《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赵紫阳现象
周舵



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经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之后,赵紫阳先生以85岁的高龄郁郁而终。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的沉痛。至于用行动来表达,比如,亲往他的家中吊唁慰问,就更不可能了我刚刚被告知,那绝对不行。

中共加于赵紫阳先生的,是三重的不公正:

一,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完全错误。作为深深卷入这一政治漩涡的当事人,我从未听说哪个学生或知识分子曾意图推翻共产党;至于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则更是天方夜谭。

二, 说赵紫阳先生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纯属妄加罪名。作为按照当时的党章国法产生的最高领导人,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自己内心良知的声音,正确地 预见到血腥镇压的严重负面后果,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当自己的正确意见不被采纳之后,他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毅然辞职(仅 仅是辞职而已!仅仅是不忍看学生娃们流血而已!);在真理和谬误、高尚和卑鄙、自我牺牲和一已私利的艰难抉择之中,他勇敢地选择 了真理、高尚和自我牺牲这在如今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当中实属凤毛麟角。赵紫阳先生以自己罕见的高贵品格,为共产党这个声誉不佳的群体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把这样一个人入罪,不能不说是中共当政者的奇耻大辱!

三,六.四 血腥镇压之后,对赵紫阳先生依法应享有的大部分公民自由的剥夺,根本就于法无据。这不仅是不正义的,更是非法的。照此办理,法网就可以由当政者任意戳出一 个个大洞,中共所谓建设法治社会的宏愿就不过是徒托空言。这是不能用政治需要加以辩护的,因为,法治意味着宪法和法律的至上性,而绝对不可以 让宪法和法律屈从于由当政者任意解释的所谓政治需要。

一 个好人普遍地不得好报的社会绝不可能是一个好社会。历史无情,这样一种坏社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然而,这不是因某种神妙莫测的、与人的行为与意志无关的什 么历史必然规律自动地起作用,相反,仅仅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志士仁人为好社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奋斗这其中理所当然会包括共产党内众多的正直明智之士。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仍然在成长,我们不应当有意无意地抹煞这一客观事实千真万确,它是事实,而不仅仅是什么善良书生的主观愿望。这个事实,我把它称作 赵紫阳现象。

我 所说的赵紫阳现象,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仍然审慎地遵守着共产党的内部规则即党纪按照改良主义的、而不是革命的价值标准,这样 一种行为方式是合理的,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作更多的苛求。另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却是真正地大彻大悟了他们正在经历一个自由主义转 型。

马 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整个一套束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思想理论,从根本上说,乃是西方文明当中一个反主流文明的极左异端(或说支脉)即马克思主义,和东方 专制主义传统相结合的产物;它在政治学上最恰当的正式名称,应该称作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这是一种二十世纪才出现的、十足现代型的超级专 制主义,与古往今来的普通型态的专制大为不同。它有两个亚型,其一为纳粹主义,一种极右翼的极权主义;另一亚型即列宁斯大林主义,极左翼的极权主 义,而毛泽东思想不过是这一极左的极权主义的民粹主义改进型。

马 列主义和西方主流政治文明即自由主义民主是根本敌对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敌对性尤其是指向自由主义的自由,而不是民主。这是因为,纯粹的 (极端的、激进的、直接的、完全彻底的)民主即多数人的统治、多数穷人的统治、乃至多数穷人的绝对统治,和马列主义并不冲突不但不冲 突,相反,正是马列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一旦付诸实践,一定演变为要么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多数暴政,要么是魅力型(克瑞思玛) 独裁领袖煽动和操控下的多数暴政,文革就是一个绝好例证。这是一种自毁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越是纯粹、彻底、完全,就越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只有当民 主和自由紧密联合、结伴而行,民主才是一件可持续的、值得维护的好东西。

自 由主义民主的自由,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法治、人权和宪政用任何人、特别是任何立法者或立法机构不得删改的至上性宪法,切实有效地约束每一个人、首 先是约束政府(涵盖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一切政治性权力)的行为,使得每一个人理应享有的宪法性基本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显而易见,这里的任何人不 得删改的任何人,一定要包括多数人、绝大多数人,甚至,一切人在内;也就是说,多数人的意志绝非神圣,它同样要受到宪法的强有力约束和限制。这就是 为什么那些极端民主派、激进民主派、革命的民粹主义民主派要诋毁这一套约束和限制,硬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歪曲成反民主的专制、说成是资产阶级专政 的原因所在。在自由民主的拥护者看来,专制是自由的对立面,极左派却偏偏要说,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若照此说,多数人的专制、多 数暴政,自然就成为一句语义悖论。

以 上这一套自由民主的主流话语,不要说中国共产党人极为陌生,不夸张地说,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在内至今仍然不甚了了。这就愈加突显出 赵紫阳现象的难能可贵。我所说的大彻大悟,就是指共产党人的自由主义转向:从纯粹民主,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之所以称之为现象,乃因这不是 仅仅局限于赵紫阳先生一人的特殊事态,而是正在大批大批的共产党人身上发生的典型现象。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遗憾的是,为他们的安全计,我不能披露这 些事实。赵紫阳先生则已经辞世,当政者的任何权力都不再能伤害到他,我今天可以说了:早在若干年前,赵紫阳先生就曾不止一次托人传话给我,说他对我的渐 进民主主张非常赞成;而渐进民主的主旨之一,就是要促成中右派即温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翼),和中左派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右翼)两大主流 的联盟。尽管近来政治寒风吹得正盛,我认为仍然有理由相信,胡温新政或迟或早,总要沿着这条政治改良之路继续前行。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了。

历史和人民终将给赵紫阳先生以崇高的评价!

赵紫阳先生千古!

2005119 草于北京北郊

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经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之后,赵紫阳先生以85岁的高龄郁郁而终。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的沉痛。至于用行动来表达,比如,亲往他的家中吊唁慰问,就更不可能了我刚刚被告知,那绝对不行。

中共加于赵紫阳先生的,是三重的不公正:

一,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完全错误。作为深深卷入这一政治漩涡的当事人,我从未听说哪个学生或知识分子曾意图推翻共产党;至于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则更是天方夜谭。

二, 说赵紫阳先生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纯属妄加罪名。作为按照当时的党章国法产生的最高领导人,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自己内心良知的声音,正确地 预见到血腥镇压的严重负面后果,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当自己的正确意见不被采纳之后,他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毅然辞职(仅 仅是辞职而已!仅仅是不忍看学生娃们流血而已!);在真理和谬误、高尚和卑鄙、自我牺牲和一已私利的艰难抉择之中,他勇敢地选择 了真理、高尚和自我牺牲这在如今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当中实属凤毛麟角。赵紫阳先生以自己罕见的高贵品格,为共产党这个声誉不佳的群体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把这样一个人入罪,不能不说是中共当政者的奇耻大辱!

三,六.四 血腥镇压之后,对赵紫阳先生依法应享有的大部分公民自由的剥夺,根本就于法无据。这不仅是不正义的,更是非法的。照此办理,法网就可以由当政者任意戳出一 个个大洞,中共所谓建设法治社会的宏愿就不过是徒托空言。这是不能用政治需要加以辩护的,因为,法治意味着宪法和法律的至上性,而绝对不可以 让宪法和法律屈从于由当政者任意解释的所谓政治需要。

一 个好人普遍地不得好报的社会绝不可能是一个好社会。历史无情,这样一种坏社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然而,这不是因某种神妙莫测的、与人的行为与意志无关的什 么历史必然规律自动地起作用,相反,仅仅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志士仁人为好社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奋斗这其中理所当然会包括共产党内众多的正直明智之士。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仍然在成长,我们不应当有意无意地抹煞这一客观事实千真万确,它是事实,而不仅仅是什么善良书生的主观愿望。这个事实,我把它称作 赵紫阳现象。

我 所说的赵紫阳现象,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仍然审慎地遵守着共产党的内部规则即党纪按照改良主义的、而不是革命的价值标准,这样 一种行为方式是合理的,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作更多的苛求。另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却是真正地大彻大悟了他们正在经历一个自由主义转 型。

马 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整个一套束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思想理论,从根本上说,乃是西方文明当中一个反主流文明的极左异端(或说支脉)即马克思主义,和东方 专制主义传统相结合的产物;它在政治学上最恰当的正式名称,应该称作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这是一种二十世纪才出现的、十足现代型的超级专 制主义,与古往今来的普通型态的专制大为不同。它有两个亚型,其一为纳粹主义,一种极右翼的极权主义;另一亚型即列宁斯大林主义,极左翼的极权主 义,而毛泽东思想不过是这一极左的极权主义的民粹主义改进型。

马 列主义和西方主流政治文明即自由主义民主是根本敌对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敌对性尤其是指向自由主义的自由,而不是民主。这是因为,纯粹的 (极端的、激进的、直接的、完全彻底的)民主即多数人的统治、多数穷人的统治、乃至多数穷人的绝对统治,和马列主义并不冲突不但不冲 突,相反,正是马列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一旦付诸实践,一定演变为要么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多数暴政,要么是魅力型(克瑞思玛) 独裁领袖煽动和操控下的多数暴政,文革就是一个绝好例证。这是一种自毁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越是纯粹、彻底、完全,就越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只有当民 主和自由紧密联合、结伴而行,民主才是一件可持续的、值得维护的好东西。

自 由主义民主的自由,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法治、人权和宪政用任何人、特别是任何立法者或立法机构不得删改的至上性宪法,切实有效地约束每一个人、首 先是约束政府(涵盖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一切政治性权力)的行为,使得每一个人理应享有的宪法性基本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显而易见,这里的任何人不 得删改的任何人,一定要包括多数人、绝大多数人,甚至,一切人在内;也就是说,多数人的意志绝非神圣,它同样要受到宪法的强有力约束和限制。这就是 为什么那些极端民主派、激进民主派、革命的民粹主义民主派要诋毁这一套约束和限制,硬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歪曲成反民主的专制、说成是资产阶级专政 的原因所在。在自由民主的拥护者看来,专制是自由的对立面,极左派却偏偏要说,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若照此说,多数人的专制、多 数暴政,自然就成为一句语义悖论。

以 上这一套自由民主的主流话语,不要说中国共产党人极为陌生,不夸张地说,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在内至今仍然不甚了了。这就愈加突显出 赵紫阳现象的难能可贵。我所说的大彻大悟,就是指共产党人的自由主义转向:从纯粹民主,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之所以称之为现象,乃因这不是 仅仅局限于赵紫阳先生一人的特殊事态,而是正在大批大批的共产党人身上发生的典型现象。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遗憾的是,为他们的安全计,我不能披露这 些事实。赵紫阳先生则已经辞世,当政者的任何权力都不再能伤害到他,我今天可以说了:早在若干年前,赵紫阳先生就曾不止一次托人传话给我,说他对我的渐 进民主主张非常赞成;而渐进民主的主旨之一,就是要促成中右派即温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翼),和中左派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右翼)两大主流 的联盟。尽管近来政治寒风吹得正盛,我认为仍然有理由相信,胡温新政或迟或早,总要沿着这条政治改良之路继续前行。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了。

历史和人民终将给赵紫阳先生以崇高的评价!

赵紫阳先生千古!

2005119 草于北京北郊

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经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之后,赵紫阳先生以85岁的高龄郁郁而终。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的沉痛。至于用行动来表达,比如,亲往他的家中吊唁慰问,就更不可能了我刚刚被告知,那绝对不行。

中共加于赵紫阳先生的,是三重的不公正:

一,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完全错误。作为深深卷入这一政治漩涡的当事人,我从未听说哪个学生或知识分子曾意图推翻共产党;至于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则更是天方夜谭。

二, 说赵紫阳先生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纯属妄加罪名。作为按照当时的党章国法产生的最高领导人,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自己内心良知的声音,正确地 预见到血腥镇压的严重负面后果,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当自己的正确意见不被采纳之后,他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毅然辞职(仅 仅是辞职而已!仅仅是不忍看学生娃们流血而已!);在真理和谬误、高尚和卑鄙、自我牺牲和一已私利的艰难抉择之中,他勇敢地选择 了真理、高尚和自我牺牲这在如今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当中实属凤毛麟角。赵紫阳先生以自己罕见的高贵品格,为共产党这个声誉不佳的群体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把这样一个人入罪,不能不说是中共当政者的奇耻大辱!

三,六.四 血腥镇压之后,对赵紫阳先生依法应享有的大部分公民自由的剥夺,根本就于法无据。这不仅是不正义的,更是非法的。照此办理,法网就可以由当政者任意戳出一 个个大洞,中共所谓建设法治社会的宏愿就不过是徒托空言。这是不能用政治需要加以辩护的,因为,法治意味着宪法和法律的至上性,而绝对不可以 让宪法和法律屈从于由当政者任意解释的所谓政治需要。

一 个好人普遍地不得好报的社会绝不可能是一个好社会。历史无情,这样一种坏社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然而,这不是因某种神妙莫测的、与人的行为与意志无关的什 么历史必然规律自动地起作用,相反,仅仅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志士仁人为好社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奋斗这其中理所当然会包括共产党内众多的正直明智之士。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仍然在成长,我们不应当有意无意地抹煞这一客观事实千真万确,它是事实,而不仅仅是什么善良书生的主观愿望。这个事实,我把它称作 赵紫阳现象。

我 所说的赵紫阳现象,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仍然审慎地遵守着共产党的内部规则即党纪按照改良主义的、而不是革命的价值标准,这样 一种行为方式是合理的,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作更多的苛求。另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却是真正地大彻大悟了他们正在经历一个自由主义转 型。

马 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整个一套束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思想理论,从根本上说,乃是西方文明当中一个反主流文明的极左异端(或说支脉)即马克思主义,和东方 专制主义传统相结合的产物;它在政治学上最恰当的正式名称,应该称作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这是一种二十世纪才出现的、十足现代型的超级专 制主义,与古往今来的普通型态的专制大为不同。它有两个亚型,其一为纳粹主义,一种极右翼的极权主义;另一亚型即列宁斯大林主义,极左翼的极权主 义,而毛泽东思想不过是这一极左的极权主义的民粹主义改进型。

马 列主义和西方主流政治文明即自由主义民主是根本敌对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敌对性尤其是指向自由主义的自由,而不是民主。这是因为,纯粹的 (极端的、激进的、直接的、完全彻底的)民主即多数人的统治、多数穷人的统治、乃至多数穷人的绝对统治,和马列主义并不冲突不但不冲 突,相反,正是马列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一旦付诸实践,一定演变为要么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多数暴政,要么是魅力型(克瑞思玛) 独裁领袖煽动和操控下的多数暴政,文革就是一个绝好例证。这是一种自毁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越是纯粹、彻底、完全,就越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只有当民 主和自由紧密联合、结伴而行,民主才是一件可持续的、值得维护的好东西。

自 由主义民主的自由,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法治、人权和宪政用任何人、特别是任何立法者或立法机构不得删改的至上性宪法,切实有效地约束每一个人、首 先是约束政府(涵盖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一切政治性权力)的行为,使得每一个人理应享有的宪法性基本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显而易见,这里的任何人不 得删改的任何人,一定要包括多数人、绝大多数人,甚至,一切人在内;也就是说,多数人的意志绝非神圣,它同样要受到宪法的强有力约束和限制。这就是 为什么那些极端民主派、激进民主派、革命的民粹主义民主派要诋毁这一套约束和限制,硬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歪曲成反民主的专制、说成是资产阶级专政 的原因所在。在自由民主的拥护者看来,专制是自由的对立面,极左派却偏偏要说,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若照此说,多数人的专制、多 数暴政,自然就成为一句语义悖论。

以 上这一套自由民主的主流话语,不要说中国共产党人极为陌生,不夸张地说,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在内至今仍然不甚了了。这就愈加突显出 赵紫阳现象的难能可贵。我所说的大彻大悟,就是指共产党人的自由主义转向:从纯粹民主,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之所以称之为现象,乃因这不是 仅仅局限于赵紫阳先生一人的特殊事态,而是正在大批大批的共产党人身上发生的典型现象。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遗憾的是,为他们的安全计,我不能披露这 些事实。赵紫阳先生则已经辞世,当政者的任何权力都不再能伤害到他,我今天可以说了:早在若干年前,赵紫阳先生就曾不止一次托人传话给我,说他对我的渐 进民主主张非常赞成;而渐进民主的主旨之一,就是要促成中右派即温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翼),和中左派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右翼)两大主流 的联盟。尽管近来政治寒风吹得正盛,我认为仍然有理由相信,胡温新政或迟或早,总要沿着这条政治改良之路继续前行。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了。

历史和人民终将给赵紫阳先生以崇高的评价!

赵紫阳先生千古!

2005119 草于北京北郊

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经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之后,赵紫阳先生以85岁的高龄郁郁而终。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的沉痛。至于用行动来表达,比如,亲往他的家中吊唁慰问,就更不可能了我刚刚被告知,那绝对不行。

中共加于赵紫阳先生的,是三重的不公正:

一,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完全错误。作为深深卷入这一政治漩涡的当事人,我从未听说哪个学生或知识分子曾意图推翻共产党;至于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则更是天方夜谭。

二, 说赵紫阳先生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纯属妄加罪名。作为按照当时的党章国法产生的最高领导人,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自己内心良知的声音,正确地 预见到血腥镇压的严重负面后果,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当自己的正确意见不被采纳之后,他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毅然辞职(仅 仅是辞职而已!仅仅是不忍看学生娃们流血而已!);在真理和谬误、高尚和卑鄙、自我牺牲和一已私利的艰难抉择之中,他勇敢地选择 了真理、高尚和自我牺牲这在如今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当中实属凤毛麟角。赵紫阳先生以自己罕见的高贵品格,为共产党这个声誉不佳的群体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把这样一个人入罪,不能不说是中共当政者的奇耻大辱!

三,六.四 血腥镇压之后,对赵紫阳先生依法应享有的大部分公民自由的剥夺,根本就于法无据。这不仅是不正义的,更是非法的。照此办理,法网就可以由当政者任意戳出一 个个大洞,中共所谓建设法治社会的宏愿就不过是徒托空言。这是不能用政治需要加以辩护的,因为,法治意味着宪法和法律的至上性,而绝对不可以 让宪法和法律屈从于由当政者任意解释的所谓政治需要。

一 个好人普遍地不得好报的社会绝不可能是一个好社会。历史无情,这样一种坏社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然而,这不是因某种神妙莫测的、与人的行为与意志无关的什 么历史必然规律自动地起作用,相反,仅仅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志士仁人为好社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奋斗这其中理所当然会包括共产党内众多的正直明智之士。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仍然在成长,我们不应当有意无意地抹煞这一客观事实千真万确,它是事实,而不仅仅是什么善良书生的主观愿望。这个事实,我把它称作 赵紫阳现象。

我 所说的赵紫阳现象,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仍然审慎地遵守着共产党的内部规则即党纪按照改良主义的、而不是革命的价值标准,这样 一种行为方式是合理的,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作更多的苛求。另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却是真正地大彻大悟了他们正在经历一个自由主义转 型。

马 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整个一套束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思想理论,从根本上说,乃是西方文明当中一个反主流文明的极左异端(或说支脉)即马克思主义,和东方 专制主义传统相结合的产物;它在政治学上最恰当的正式名称,应该称作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这是一种二十世纪才出现的、十足现代型的超级专 制主义,与古往今来的普通型态的专制大为不同。它有两个亚型,其一为纳粹主义,一种极右翼的极权主义;另一亚型即列宁斯大林主义,极左翼的极权主 义,而毛泽东思想不过是这一极左的极权主义的民粹主义改进型。

马 列主义和西方主流政治文明即自由主义民主是根本敌对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敌对性尤其是指向自由主义的自由,而不是民主。这是因为,纯粹的 (极端的、激进的、直接的、完全彻底的)民主即多数人的统治、多数穷人的统治、乃至多数穷人的绝对统治,和马列主义并不冲突不但不冲 突,相反,正是马列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一旦付诸实践,一定演变为要么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多数暴政,要么是魅力型(克瑞思玛) 独裁领袖煽动和操控下的多数暴政,文革就是一个绝好例证。这是一种自毁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越是纯粹、彻底、完全,就越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只有当民 主和自由紧密联合、结伴而行,民主才是一件可持续的、值得维护的好东西。

自 由主义民主的自由,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法治、人权和宪政用任何人、特别是任何立法者或立法机构不得删改的至上性宪法,切实有效地约束每一个人、首 先是约束政府(涵盖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一切政治性权力)的行为,使得每一个人理应享有的宪法性基本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显而易见,这里的任何人不 得删改的任何人,一定要包括多数人、绝大多数人,甚至,一切人在内;也就是说,多数人的意志绝非神圣,它同样要受到宪法的强有力约束和限制。这就是 为什么那些极端民主派、激进民主派、革命的民粹主义民主派要诋毁这一套约束和限制,硬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歪曲成反民主的专制、说成是资产阶级专政 的原因所在。在自由民主的拥护者看来,专制是自由的对立面,极左派却偏偏要说,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若照此说,多数人的专制、多 数暴政,自然就成为一句语义悖论。

以 上这一套自由民主的主流话语,不要说中国共产党人极为陌生,不夸张地说,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在内至今仍然不甚了了。这就愈加突显出 赵紫阳现象的难能可贵。我所说的大彻大悟,就是指共产党人的自由主义转向:从纯粹民主,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之所以称之为现象,乃因这不是 仅仅局限于赵紫阳先生一人的特殊事态,而是正在大批大批的共产党人身上发生的典型现象。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遗憾的是,为他们的安全计,我不能披露这 些事实。赵紫阳先生则已经辞世,当政者的任何权力都不再能伤害到他,我今天可以说了:早在若干年前,赵紫阳先生就曾不止一次托人传话给我,说他对我的渐 进民主主张非常赞成;而渐进民主的主旨之一,就是要促成中右派即温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翼),和中左派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右翼)两大主流 的联盟。尽管近来政治寒风吹得正盛,我认为仍然有理由相信,胡温新政或迟或早,总要沿着这条政治改良之路继续前行。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了。

历史和人民终将给赵紫阳先生以崇高的评价!

赵紫阳先生千古!

2005119 草于北京北郊

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经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之后,赵紫阳先生以85岁的高龄郁郁而终。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的沉痛。至于用行动来表达,比如,亲往他的家中吊唁慰问,就更不可能了我刚刚被告知,那绝对不行。

中共加于赵紫阳先生的,是三重的不公正:

一,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完全错误。作为深深卷入这一政治漩涡的当事人,我从未听说哪个学生或知识分子曾意图推翻共产党;至于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则更是天方夜谭。

二, 说赵紫阳先生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纯属妄加罪名。作为按照当时的党章国法产生的最高领导人,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自己内心良知的声音,正确地 预见到血腥镇压的严重负面后果,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当自己的正确意见不被采纳之后,他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毅然辞职(仅 仅是辞职而已!仅仅是不忍看学生娃们流血而已!);在真理和谬误、高尚和卑鄙、自我牺牲和一已私利的艰难抉择之中,他勇敢地选择 了真理、高尚和自我牺牲这在如今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当中实属凤毛麟角。赵紫阳先生以自己罕见的高贵品格,为共产党这个声誉不佳的群体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把这样一个人入罪,不能不说是中共当政者的奇耻大辱!

三,六.四 血腥镇压之后,对赵紫阳先生依法应享有的大部分公民自由的剥夺,根本就于法无据。这不仅是不正义的,更是非法的。照此办理,法网就可以由当政者任意戳出一 个个大洞,中共所谓建设法治社会的宏愿就不过是徒托空言。这是不能用政治需要加以辩护的,因为,法治意味着宪法和法律的至上性,而绝对不可以 让宪法和法律屈从于由当政者任意解释的所谓政治需要。

一 个好人普遍地不得好报的社会绝不可能是一个好社会。历史无情,这样一种坏社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然而,这不是因某种神妙莫测的、与人的行为与意志无关的什 么历史必然规律自动地起作用,相反,仅仅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志士仁人为好社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奋斗这其中理所当然会包括共产党内众多的正直明智之士。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仍然在成长,我们不应当有意无意地抹煞这一客观事实千真万确,它是事实,而不仅仅是什么善良书生的主观愿望。这个事实,我把它称作 赵紫阳现象。

我 所说的赵紫阳现象,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仍然审慎地遵守着共产党的内部规则即党纪按照改良主义的、而不是革命的价值标准,这样 一种行为方式是合理的,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作更多的苛求。另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却是真正地大彻大悟了他们正在经历一个自由主义转 型。

马 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整个一套束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思想理论,从根本上说,乃是西方文明当中一个反主流文明的极左异端(或说支脉)即马克思主义,和东方 专制主义传统相结合的产物;它在政治学上最恰当的正式名称,应该称作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这是一种二十世纪才出现的、十足现代型的超级专 制主义,与古往今来的普通型态的专制大为不同。它有两个亚型,其一为纳粹主义,一种极右翼的极权主义;另一亚型即列宁斯大林主义,极左翼的极权主 义,而毛泽东思想不过是这一极左的极权主义的民粹主义改进型。

马 列主义和西方主流政治文明即自由主义民主是根本敌对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敌对性尤其是指向自由主义的自由,而不是民主。这是因为,纯粹的 (极端的、激进的、直接的、完全彻底的)民主即多数人的统治、多数穷人的统治、乃至多数穷人的绝对统治,和马列主义并不冲突不但不冲 突,相反,正是马列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一旦付诸实践,一定演变为要么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多数暴政,要么是魅力型(克瑞思玛) 独裁领袖煽动和操控下的多数暴政,文革就是一个绝好例证。这是一种自毁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越是纯粹、彻底、完全,就越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只有当民 主和自由紧密联合、结伴而行,民主才是一件可持续的、值得维护的好东西。

自 由主义民主的自由,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法治、人权和宪政用任何人、特别是任何立法者或立法机构不得删改的至上性宪法,切实有效地约束每一个人、首 先是约束政府(涵盖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一切政治性权力)的行为,使得每一个人理应享有的宪法性基本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显而易见,这里的任何人不 得删改的任何人,一定要包括多数人、绝大多数人,甚至,一切人在内;也就是说,多数人的意志绝非神圣,它同样要受到宪法的强有力约束和限制。这就是 为什么那些极端民主派、激进民主派、革命的民粹主义民主派要诋毁这一套约束和限制,硬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歪曲成反民主的专制、说成是资产阶级专政 的原因所在。在自由民主的拥护者看来,专制是自由的对立面,极左派却偏偏要说,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若照此说,多数人的专制、多 数暴政,自然就成为一句语义悖论。

以 上这一套自由民主的主流话语,不要说中国共产党人极为陌生,不夸张地说,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在内至今仍然不甚了了。这就愈加突显出 赵紫阳现象的难能可贵。我所说的大彻大悟,就是指共产党人的自由主义转向:从纯粹民主,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之所以称之为现象,乃因这不是 仅仅局限于赵紫阳先生一人的特殊事态,而是正在大批大批的共产党人身上发生的典型现象。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遗憾的是,为他们的安全计,我不能披露这 些事实。赵紫阳先生则已经辞世,当政者的任何权力都不再能伤害到他,我今天可以说了:早在若干年前,赵紫阳先生就曾不止一次托人传话给我,说他对我的渐 进民主主张非常赞成;而渐进民主的主旨之一,就是要促成中右派即温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翼),和中左派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右翼)两大主流 的联盟。尽管近来政治寒风吹得正盛,我认为仍然有理由相信,胡温新政或迟或早,总要沿着这条政治改良之路继续前行。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了。

历史和人民终将给赵紫阳先生以崇高的评价!

赵紫阳先生千古!

2005119 草于北京北郊

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经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之后,赵紫阳先生以85岁的高龄郁郁而终。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的沉痛。至于用行动来表达,比如,亲往他的家中吊唁慰问,就更不可能了我刚刚被告知,那绝对不行。

中共加于赵紫阳先生的,是三重的不公正:

一,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完全错误。作为深深卷入这一政治漩涡的当事人,我从未听说哪个学生或知识分子曾意图推翻共产党;至于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则更是天方夜谭。

二, 说赵紫阳先生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纯属妄加罪名。作为按照当时的党章国法产生的最高领导人,他出于人道与博爱的情怀,听从自己内心良知的声音,正确地 预见到血腥镇压的严重负面后果,坚持用不流血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当自己的正确意见不被采纳之后,他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毅然辞职(仅 仅是辞职而已!仅仅是不忍看学生娃们流血而已!);在真理和谬误、高尚和卑鄙、自我牺牲和一已私利的艰难抉择之中,他勇敢地选择 了真理、高尚和自我牺牲这在如今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当中实属凤毛麟角。赵紫阳先生以自己罕见的高贵品格,为共产党这个声誉不佳的群体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把这样一个人入罪,不能不说是中共当政者的奇耻大辱!

三,六.四 血腥镇压之后,对赵紫阳先生依法应享有的大部分公民自由的剥夺,根本就于法无据。这不仅是不正义的,更是非法的。照此办理,法网就可以由当政者任意戳出一 个个大洞,中共所谓建设法治社会的宏愿就不过是徒托空言。这是不能用政治需要加以辩护的,因为,法治意味着宪法和法律的至上性,而绝对不可以 让宪法和法律屈从于由当政者任意解释的所谓政治需要。

一 个好人普遍地不得好报的社会绝不可能是一个好社会。历史无情,这样一种坏社会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然而,这不是因某种神妙莫测的、与人的行为与意志无关的什 么历史必然规律自动地起作用,相反,仅仅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志士仁人为好社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奋斗这其中理所当然会包括共产党内众多的正直明智之士。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仍然在成长,我们不应当有意无意地抹煞这一客观事实千真万确,它是事实,而不仅仅是什么善良书生的主观愿望。这个事实,我把它称作 赵紫阳现象。

我 所说的赵紫阳现象,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仍然审慎地遵守着共产党的内部规则即党纪按照改良主义的、而不是革命的价值标准,这样 一种行为方式是合理的,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作更多的苛求。另一方面,这些共产党人却是真正地大彻大悟了他们正在经历一个自由主义转 型。

马 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整个一套束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思想理论,从根本上说,乃是西方文明当中一个反主流文明的极左异端(或说支脉)即马克思主义,和东方 专制主义传统相结合的产物;它在政治学上最恰当的正式名称,应该称作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这是一种二十世纪才出现的、十足现代型的超级专 制主义,与古往今来的普通型态的专制大为不同。它有两个亚型,其一为纳粹主义,一种极右翼的极权主义;另一亚型即列宁斯大林主义,极左翼的极权主 义,而毛泽东思想不过是这一极左的极权主义的民粹主义改进型。

马 列主义和西方主流政治文明即自由主义民主是根本敌对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敌对性尤其是指向自由主义的自由,而不是民主。这是因为,纯粹的 (极端的、激进的、直接的、完全彻底的)民主即多数人的统治、多数穷人的统治、乃至多数穷人的绝对统治,和马列主义并不冲突不但不冲 突,相反,正是马列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一旦付诸实践,一定演变为要么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多数暴政,要么是魅力型(克瑞思玛) 独裁领袖煽动和操控下的多数暴政,文革就是一个绝好例证。这是一种自毁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越是纯粹、彻底、完全,就越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只有当民 主和自由紧密联合、结伴而行,民主才是一件可持续的、值得维护的好东西。

自 由主义民主的自由,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法治、人权和宪政用任何人、特别是任何立法者或立法机构不得删改的至上性宪法,切实有效地约束每一个人、首 先是约束政府(涵盖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一切政治性权力)的行为,使得每一个人理应享有的宪法性基本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显而易见,这里的任何人不 得删改的任何人,一定要包括多数人、绝大多数人,甚至,一切人在内;也就是说,多数人的意志绝非神圣,它同样要受到宪法的强有力约束和限制。这就是 为什么那些极端民主派、激进民主派、革命的民粹主义民主派要诋毁这一套约束和限制,硬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歪曲成反民主的专制、说成是资产阶级专政 的原因所在。在自由民主的拥护者看来,专制是自由的对立面,极左派却偏偏要说,专制是民主的对立面若照此说,多数人的专制、多 数暴政,自然就成为一句语义悖论。

以 上这一套自由民主的主流话语,不要说中国共产党人极为陌生,不夸张地说,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在内至今仍然不甚了了。这就愈加突显出 赵紫阳现象的难能可贵。我所说的大彻大悟,就是指共产党人的自由主义转向:从纯粹民主,转向自由主义民主。之所以称之为现象,乃因这不是 仅仅局限于赵紫阳先生一人的特殊事态,而是正在大批大批的共产党人身上发生的典型现象。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遗憾的是,为他们的安全计,我不能披露这 些事实。赵紫阳先生则已经辞世,当政者的任何权力都不再能伤害到他,我今天可以说了:早在若干年前,赵紫阳先生就曾不止一次托人传话给我,说他对我的渐 进民主主张非常赞成;而渐进民主的主旨之一,就是要促成中右派即温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左翼),和中左派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右翼)两大主流 的联盟。尽管近来政治寒风吹得正盛,我认为仍然有理由相信,胡温新政或迟或早,总要沿着这条政治改良之路继续前行。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了。

历史和人民终将给赵紫阳先生以崇高的评价!

赵紫阳先生千古!

2005119 草于北京北郊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