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士无思想愧为人
东海一枭



Unfreedom of Thought: Human Indignity

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简直不配为人。

Commentator Donghai Yixiao considers the vital importance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r being human.


造化之神奇,真是处处令人惊叹。单说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无数,一人一面,亿人亿面,绝无重复雷同者。纵是父子兄弟,无论怎样相似,只仅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灵对社会人生宇宙万物的理性认识,是人的意识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并经过思维活动的结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异丰富多彩的。以思想为主业的人文知识分子(士),更应该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时代(如春秋战国,南北朝),中国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万马一声。中国人大一统情结特别严重,思想、观念也讲求统一。

能思会想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差别。思想自由乃是人权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断、去决定相信什么、并把思想表达出来的权利。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里"胡思乱想!

有人以"人民在闲时可以随意畅谈国事"来反击老枭对政府剥夺言论自由的抨击。以农夫野老田头地角闹磕式言论来说明"言论自由",是对言论自由的狭 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力;又在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表达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 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里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强调的,任何人思想的价值必须通过思 想对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的影响以及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传递才能实现。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还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决,乃是区别民主与专制的主要试金石和分水岭。奥威尔在《文学与极权主义》一 文中写道:"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 它不仅不许你表达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 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这是文革期间中国政治生态和社会状态的真实写照。当今后极权、后专制时代,思想控制虽有所松弛,但专制主义的本质依然。我国政府虽然签署了两部 《国际人权公约》,但《公约》的基本精神却一直未在中国宪法中得到体现。如《公约》所规定的思想自由在宪法中不仅没有规定,还在序言和正文中多处被否定, 如要求全体国民信仰共产党的唯物主义。

剥夺思想自由,不仅是对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而且极大地损害人民的创新能力,阻碍经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灾 难性的后果。专制体制强迫人民全体一致,使民族丧失特性及本色,变成死气沉沉的一群,偶尔苏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专制统治重压下变得麻木不仁。哈 耶克认为,越是现代化生产,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个人的创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无法实行"舆论一致"和"统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没有个人 思想自由的社会,其经济会是有效率的。科学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离的。必须有思想自由,科学才能发展。

中国曾经有过举世瞩目的辉煌。但从15世纪以后,中国越来越落后了。从朱元璋开始,畸形地强化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主义,同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 扼制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到了清朝又大兴"文字狱",思想专制愈来愈严重,从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满清的辫子,却剪不 断专制的阴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荡。

一个强调思想统一、舆论一律的政府,必定是与民为敌、逆时而动的政府;一个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会,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专制社会。

就象水不许流动就变成死水一样,思想一旦被强制性统一起来,便成了死思想、伪思想、思想的赝品。这种思想不但肤浅、软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 空。官场人物的官腔,官方媒体的官样文章,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样本。这种伪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败亏输,望风而逃。

李大钊说得好:"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然没有一点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 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这就是思想 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义原则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国家统一,但厌憎思想统一;我赞成并弘扬爱国主义,但反对国家主义。我祈望著一个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国家:人们的思想面貌千姿万态、心灵面貌丰富多彩、精神面貌争奇夺艳!

我不太喜欢张承志的红卫兵情结,但很喜欢张承志《一册山河》中的一段话。他说:"俸禄可以舍弃,头衔不值一提,黄泥小屋让其永远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条条来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块思想自由的石头。哪怕遍体水?蛂A棱角缺残"

不少老前辈和老诗人以国士、奇士相誉,我曾答以诗曰:"世满穷愁羞致富,士无功业愧称奇"。能否建功立业,毕竟有待于客观条件的配合,不是仅凭主 观愿望就可达成的。但作为一个以思想为主业、正业的知识分子(士),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 简直不配为人。故后一句诗改为"士无思想愧称人"更为妥适。便以此句为本文标题吧。

或许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却来自天赋,最独特最唯我;或许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却发自内心最真实最"唯心"。 面貌绝不涂抹,思想绝不化?菕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风格,都是我特有的,纵可模仿,终难神似。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Unfreedom of Thought: Human Indignity

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简直不配为人。

Commentator Donghai Yixiao considers the vital importance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r being human.


造化之神奇,真是处处令人惊叹。单说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无数,一人一面,亿人亿面,绝无重复雷同者。纵是父子兄弟,无论怎样相似,只仅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灵对社会人生宇宙万物的理性认识,是人的意识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并经过思维活动的结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异丰富多彩的。以思想为主业的人文知识分子(士),更应该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时代(如春秋战国,南北朝),中国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万马一声。中国人大一统情结特别严重,思想、观念也讲求统一。

能思会想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差别。思想自由乃是人权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断、去决定相信什么、并把思想表达出来的权利。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里"胡思乱想!

有人以"人民在闲时可以随意畅谈国事"来反击老枭对政府剥夺言论自由的抨击。以农夫野老田头地角闹磕式言论来说明"言论自由",是对言论自由的狭 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力;又在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表达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 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里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强调的,任何人思想的价值必须通过思 想对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的影响以及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传递才能实现。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还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决,乃是区别民主与专制的主要试金石和分水岭。奥威尔在《文学与极权主义》一 文中写道:"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 它不仅不许你表达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 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这是文革期间中国政治生态和社会状态的真实写照。当今后极权、后专制时代,思想控制虽有所松弛,但专制主义的本质依然。我国政府虽然签署了两部 《国际人权公约》,但《公约》的基本精神却一直未在中国宪法中得到体现。如《公约》所规定的思想自由在宪法中不仅没有规定,还在序言和正文中多处被否定, 如要求全体国民信仰共产党的唯物主义。

剥夺思想自由,不仅是对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而且极大地损害人民的创新能力,阻碍经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灾 难性的后果。专制体制强迫人民全体一致,使民族丧失特性及本色,变成死气沉沉的一群,偶尔苏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专制统治重压下变得麻木不仁。哈 耶克认为,越是现代化生产,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个人的创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无法实行"舆论一致"和"统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没有个人 思想自由的社会,其经济会是有效率的。科学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离的。必须有思想自由,科学才能发展。

中国曾经有过举世瞩目的辉煌。但从15世纪以后,中国越来越落后了。从朱元璋开始,畸形地强化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主义,同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 扼制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到了清朝又大兴"文字狱",思想专制愈来愈严重,从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满清的辫子,却剪不 断专制的阴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荡。

一个强调思想统一、舆论一律的政府,必定是与民为敌、逆时而动的政府;一个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会,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专制社会。

就象水不许流动就变成死水一样,思想一旦被强制性统一起来,便成了死思想、伪思想、思想的赝品。这种思想不但肤浅、软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 空。官场人物的官腔,官方媒体的官样文章,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样本。这种伪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败亏输,望风而逃。

李大钊说得好:"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然没有一点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 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这就是思想 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义原则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国家统一,但厌憎思想统一;我赞成并弘扬爱国主义,但反对国家主义。我祈望著一个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国家:人们的思想面貌千姿万态、心灵面貌丰富多彩、精神面貌争奇夺艳!

我不太喜欢张承志的红卫兵情结,但很喜欢张承志《一册山河》中的一段话。他说:"俸禄可以舍弃,头衔不值一提,黄泥小屋让其永远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条条来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块思想自由的石头。哪怕遍体水?蛂A棱角缺残"

不少老前辈和老诗人以国士、奇士相誉,我曾答以诗曰:"世满穷愁羞致富,士无功业愧称奇"。能否建功立业,毕竟有待于客观条件的配合,不是仅凭主 观愿望就可达成的。但作为一个以思想为主业、正业的知识分子(士),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 简直不配为人。故后一句诗改为"士无思想愧称人"更为妥适。便以此句为本文标题吧。

或许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却来自天赋,最独特最唯我;或许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却发自内心最真实最"唯心"。 面貌绝不涂抹,思想绝不化?菕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风格,都是我特有的,纵可模仿,终难神似。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Unfreedom of Thought: Human Indignity

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简直不配为人。

Commentator Donghai Yixiao considers the vital importance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r being human.


造化之神奇,真是处处令人惊叹。单说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无数,一人一面,亿人亿面,绝无重复雷同者。纵是父子兄弟,无论怎样相似,只仅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灵对社会人生宇宙万物的理性认识,是人的意识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并经过思维活动的结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异丰富多彩的。以思想为主业的人文知识分子(士),更应该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时代(如春秋战国,南北朝),中国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万马一声。中国人大一统情结特别严重,思想、观念也讲求统一。

能思会想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差别。思想自由乃是人权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断、去决定相信什么、并把思想表达出来的权利。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里"胡思乱想!

有人以"人民在闲时可以随意畅谈国事"来反击老枭对政府剥夺言论自由的抨击。以农夫野老田头地角闹磕式言论来说明"言论自由",是对言论自由的狭 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力;又在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表达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 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里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强调的,任何人思想的价值必须通过思 想对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的影响以及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传递才能实现。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还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决,乃是区别民主与专制的主要试金石和分水岭。奥威尔在《文学与极权主义》一 文中写道:"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 它不仅不许你表达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 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这是文革期间中国政治生态和社会状态的真实写照。当今后极权、后专制时代,思想控制虽有所松弛,但专制主义的本质依然。我国政府虽然签署了两部 《国际人权公约》,但《公约》的基本精神却一直未在中国宪法中得到体现。如《公约》所规定的思想自由在宪法中不仅没有规定,还在序言和正文中多处被否定, 如要求全体国民信仰共产党的唯物主义。

剥夺思想自由,不仅是对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而且极大地损害人民的创新能力,阻碍经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灾 难性的后果。专制体制强迫人民全体一致,使民族丧失特性及本色,变成死气沉沉的一群,偶尔苏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专制统治重压下变得麻木不仁。哈 耶克认为,越是现代化生产,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个人的创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无法实行"舆论一致"和"统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没有个人 思想自由的社会,其经济会是有效率的。科学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离的。必须有思想自由,科学才能发展。

中国曾经有过举世瞩目的辉煌。但从15世纪以后,中国越来越落后了。从朱元璋开始,畸形地强化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主义,同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 扼制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到了清朝又大兴"文字狱",思想专制愈来愈严重,从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满清的辫子,却剪不 断专制的阴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荡。

一个强调思想统一、舆论一律的政府,必定是与民为敌、逆时而动的政府;一个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会,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专制社会。

就象水不许流动就变成死水一样,思想一旦被强制性统一起来,便成了死思想、伪思想、思想的赝品。这种思想不但肤浅、软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 空。官场人物的官腔,官方媒体的官样文章,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样本。这种伪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败亏输,望风而逃。

李大钊说得好:"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然没有一点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 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这就是思想 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义原则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国家统一,但厌憎思想统一;我赞成并弘扬爱国主义,但反对国家主义。我祈望著一个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国家:人们的思想面貌千姿万态、心灵面貌丰富多彩、精神面貌争奇夺艳!

我不太喜欢张承志的红卫兵情结,但很喜欢张承志《一册山河》中的一段话。他说:"俸禄可以舍弃,头衔不值一提,黄泥小屋让其永远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条条来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块思想自由的石头。哪怕遍体水?蛂A棱角缺残"

不少老前辈和老诗人以国士、奇士相誉,我曾答以诗曰:"世满穷愁羞致富,士无功业愧称奇"。能否建功立业,毕竟有待于客观条件的配合,不是仅凭主 观愿望就可达成的。但作为一个以思想为主业、正业的知识分子(士),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 简直不配为人。故后一句诗改为"士无思想愧称人"更为妥适。便以此句为本文标题吧。

或许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却来自天赋,最独特最唯我;或许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却发自内心最真实最"唯心"。 面貌绝不涂抹,思想绝不化?菕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风格,都是我特有的,纵可模仿,终难神似。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Unfreedom of Thought: Human Indignity

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简直不配为人。

Commentator Donghai Yixiao considers the vital importance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r being human.


造化之神奇,真是处处令人惊叹。单说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无数,一人一面,亿人亿面,绝无重复雷同者。纵是父子兄弟,无论怎样相似,只仅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灵对社会人生宇宙万物的理性认识,是人的意识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并经过思维活动的结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异丰富多彩的。以思想为主业的人文知识分子(士),更应该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时代(如春秋战国,南北朝),中国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万马一声。中国人大一统情结特别严重,思想、观念也讲求统一。

能思会想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差别。思想自由乃是人权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断、去决定相信什么、并把思想表达出来的权利。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里"胡思乱想!

有人以"人民在闲时可以随意畅谈国事"来反击老枭对政府剥夺言论自由的抨击。以农夫野老田头地角闹磕式言论来说明"言论自由",是对言论自由的狭 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力;又在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表达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 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里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强调的,任何人思想的价值必须通过思 想对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的影响以及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传递才能实现。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还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决,乃是区别民主与专制的主要试金石和分水岭。奥威尔在《文学与极权主义》一 文中写道:"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 它不仅不许你表达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 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这是文革期间中国政治生态和社会状态的真实写照。当今后极权、后专制时代,思想控制虽有所松弛,但专制主义的本质依然。我国政府虽然签署了两部 《国际人权公约》,但《公约》的基本精神却一直未在中国宪法中得到体现。如《公约》所规定的思想自由在宪法中不仅没有规定,还在序言和正文中多处被否定, 如要求全体国民信仰共产党的唯物主义。

剥夺思想自由,不仅是对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而且极大地损害人民的创新能力,阻碍经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灾 难性的后果。专制体制强迫人民全体一致,使民族丧失特性及本色,变成死气沉沉的一群,偶尔苏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专制统治重压下变得麻木不仁。哈 耶克认为,越是现代化生产,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个人的创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无法实行"舆论一致"和"统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没有个人 思想自由的社会,其经济会是有效率的。科学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离的。必须有思想自由,科学才能发展。

中国曾经有过举世瞩目的辉煌。但从15世纪以后,中国越来越落后了。从朱元璋开始,畸形地强化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主义,同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 扼制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到了清朝又大兴"文字狱",思想专制愈来愈严重,从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满清的辫子,却剪不 断专制的阴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荡。

一个强调思想统一、舆论一律的政府,必定是与民为敌、逆时而动的政府;一个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会,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专制社会。

就象水不许流动就变成死水一样,思想一旦被强制性统一起来,便成了死思想、伪思想、思想的赝品。这种思想不但肤浅、软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 空。官场人物的官腔,官方媒体的官样文章,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样本。这种伪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败亏输,望风而逃。

李大钊说得好:"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然没有一点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 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这就是思想 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义原则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国家统一,但厌憎思想统一;我赞成并弘扬爱国主义,但反对国家主义。我祈望著一个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国家:人们的思想面貌千姿万态、心灵面貌丰富多彩、精神面貌争奇夺艳!

我不太喜欢张承志的红卫兵情结,但很喜欢张承志《一册山河》中的一段话。他说:"俸禄可以舍弃,头衔不值一提,黄泥小屋让其永远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条条来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块思想自由的石头。哪怕遍体水?蛂A棱角缺残"

不少老前辈和老诗人以国士、奇士相誉,我曾答以诗曰:"世满穷愁羞致富,士无功业愧称奇"。能否建功立业,毕竟有待于客观条件的配合,不是仅凭主 观愿望就可达成的。但作为一个以思想为主业、正业的知识分子(士),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 简直不配为人。故后一句诗改为"士无思想愧称人"更为妥适。便以此句为本文标题吧。

或许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却来自天赋,最独特最唯我;或许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却发自内心最真实最"唯心"。 面貌绝不涂抹,思想绝不化?菕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风格,都是我特有的,纵可模仿,终难神似。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Unfreedom of Thought: Human Indignity

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简直不配为人。

Commentator Donghai Yixiao considers the vital importance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r being human.


造化之神奇,真是处处令人惊叹。单说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无数,一人一面,亿人亿面,绝无重复雷同者。纵是父子兄弟,无论怎样相似,只仅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灵对社会人生宇宙万物的理性认识,是人的意识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并经过思维活动的结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异丰富多彩的。以思想为主业的人文知识分子(士),更应该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时代(如春秋战国,南北朝),中国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万马一声。中国人大一统情结特别严重,思想、观念也讲求统一。

能思会想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差别。思想自由乃是人权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断、去决定相信什么、并把思想表达出来的权利。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里"胡思乱想!

有人以"人民在闲时可以随意畅谈国事"来反击老枭对政府剥夺言论自由的抨击。以农夫野老田头地角闹磕式言论来说明"言论自由",是对言论自由的狭 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力;又在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表达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 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里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强调的,任何人思想的价值必须通过思 想对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的影响以及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传递才能实现。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还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决,乃是区别民主与专制的主要试金石和分水岭。奥威尔在《文学与极权主义》一 文中写道:"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 它不仅不许你表达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 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这是文革期间中国政治生态和社会状态的真实写照。当今后极权、后专制时代,思想控制虽有所松弛,但专制主义的本质依然。我国政府虽然签署了两部 《国际人权公约》,但《公约》的基本精神却一直未在中国宪法中得到体现。如《公约》所规定的思想自由在宪法中不仅没有规定,还在序言和正文中多处被否定, 如要求全体国民信仰共产党的唯物主义。

剥夺思想自由,不仅是对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而且极大地损害人民的创新能力,阻碍经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灾 难性的后果。专制体制强迫人民全体一致,使民族丧失特性及本色,变成死气沉沉的一群,偶尔苏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专制统治重压下变得麻木不仁。哈 耶克认为,越是现代化生产,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个人的创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无法实行"舆论一致"和"统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没有个人 思想自由的社会,其经济会是有效率的。科学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离的。必须有思想自由,科学才能发展。

中国曾经有过举世瞩目的辉煌。但从15世纪以后,中国越来越落后了。从朱元璋开始,畸形地强化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主义,同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 扼制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到了清朝又大兴"文字狱",思想专制愈来愈严重,从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满清的辫子,却剪不 断专制的阴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荡。

一个强调思想统一、舆论一律的政府,必定是与民为敌、逆时而动的政府;一个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会,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专制社会。

就象水不许流动就变成死水一样,思想一旦被强制性统一起来,便成了死思想、伪思想、思想的赝品。这种思想不但肤浅、软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 空。官场人物的官腔,官方媒体的官样文章,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样本。这种伪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败亏输,望风而逃。

李大钊说得好:"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然没有一点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 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这就是思想 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义原则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国家统一,但厌憎思想统一;我赞成并弘扬爱国主义,但反对国家主义。我祈望著一个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国家:人们的思想面貌千姿万态、心灵面貌丰富多彩、精神面貌争奇夺艳!

我不太喜欢张承志的红卫兵情结,但很喜欢张承志《一册山河》中的一段话。他说:"俸禄可以舍弃,头衔不值一提,黄泥小屋让其永远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条条来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块思想自由的石头。哪怕遍体水?蛂A棱角缺残"

不少老前辈和老诗人以国士、奇士相誉,我曾答以诗曰:"世满穷愁羞致富,士无功业愧称奇"。能否建功立业,毕竟有待于客观条件的配合,不是仅凭主 观愿望就可达成的。但作为一个以思想为主业、正业的知识分子(士),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 简直不配为人。故后一句诗改为"士无思想愧称人"更为妥适。便以此句为本文标题吧。

或许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却来自天赋,最独特最唯我;或许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却发自内心最真实最"唯心"。 面貌绝不涂抹,思想绝不化?菕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风格,都是我特有的,纵可模仿,终难神似。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Unfreedom of Thought: Human Indignity

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简直不配为人。

Commentator Donghai Yixiao considers the vital importance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r being human.


造化之神奇,真是处处令人惊叹。单说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无数,一人一面,亿人亿面,绝无重复雷同者。纵是父子兄弟,无论怎样相似,只仅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灵对社会人生宇宙万物的理性认识,是人的意识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并经过思维活动的结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异丰富多彩的。以思想为主业的人文知识分子(士),更应该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时代(如春秋战国,南北朝),中国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万马一声。中国人大一统情结特别严重,思想、观念也讲求统一。

能思会想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差别。思想自由乃是人权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断、去决定相信什么、并把思想表达出来的权利。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里"胡思乱想!

有人以"人民在闲时可以随意畅谈国事"来反击老枭对政府剥夺言论自由的抨击。以农夫野老田头地角闹磕式言论来说明"言论自由",是对言论自由的狭 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力;又在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表达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 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里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强调的,任何人思想的价值必须通过思 想对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的影响以及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传递才能实现。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还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决,乃是区别民主与专制的主要试金石和分水岭。奥威尔在《文学与极权主义》一 文中写道:"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 它不仅不许你表达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 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这是文革期间中国政治生态和社会状态的真实写照。当今后极权、后专制时代,思想控制虽有所松弛,但专制主义的本质依然。我国政府虽然签署了两部 《国际人权公约》,但《公约》的基本精神却一直未在中国宪法中得到体现。如《公约》所规定的思想自由在宪法中不仅没有规定,还在序言和正文中多处被否定, 如要求全体国民信仰共产党的唯物主义。

剥夺思想自由,不仅是对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而且极大地损害人民的创新能力,阻碍经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灾 难性的后果。专制体制强迫人民全体一致,使民族丧失特性及本色,变成死气沉沉的一群,偶尔苏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专制统治重压下变得麻木不仁。哈 耶克认为,越是现代化生产,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个人的创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无法实行"舆论一致"和"统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没有个人 思想自由的社会,其经济会是有效率的。科学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离的。必须有思想自由,科学才能发展。

中国曾经有过举世瞩目的辉煌。但从15世纪以后,中国越来越落后了。从朱元璋开始,畸形地强化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主义,同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 扼制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到了清朝又大兴"文字狱",思想专制愈来愈严重,从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满清的辫子,却剪不 断专制的阴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荡。

一个强调思想统一、舆论一律的政府,必定是与民为敌、逆时而动的政府;一个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会,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专制社会。

就象水不许流动就变成死水一样,思想一旦被强制性统一起来,便成了死思想、伪思想、思想的赝品。这种思想不但肤浅、软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 空。官场人物的官腔,官方媒体的官样文章,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样本。这种伪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败亏输,望风而逃。

李大钊说得好:"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然没有一点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 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这就是思想 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义原则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国家统一,但厌憎思想统一;我赞成并弘扬爱国主义,但反对国家主义。我祈望著一个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国家:人们的思想面貌千姿万态、心灵面貌丰富多彩、精神面貌争奇夺艳!

我不太喜欢张承志的红卫兵情结,但很喜欢张承志《一册山河》中的一段话。他说:"俸禄可以舍弃,头衔不值一提,黄泥小屋让其永远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条条来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块思想自由的石头。哪怕遍体水?蛂A棱角缺残"

不少老前辈和老诗人以国士、奇士相誉,我曾答以诗曰:"世满穷愁羞致富,士无功业愧称奇"。能否建功立业,毕竟有待于客观条件的配合,不是仅凭主 观愿望就可达成的。但作为一个以思想为主业、正业的知识分子(士),如无自己独特、真实、先进、丰富、尖锐、自由的思想,则是可悲可愧的,岂但不配为士, 简直不配为人。故后一句诗改为"士无思想愧称人"更为妥适。便以此句为本文标题吧。

或许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却来自天赋,最独特最唯我;或许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却发自内心最真实最"唯心"。 面貌绝不涂抹,思想绝不化?菕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风格,都是我特有的,纵可模仿,终难神似。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