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民主理论浅析 对多元民主的异议(首发)
(武汉)李卫平



民主的内涵颇为复杂,欲对其做一全面定义是困难的。但为了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尝试对其做一基本定义却是必须的,尽管这有一定的风险。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 争论,我们将不依某种具有内在等级次序的价值体系的进路,来构造民主概念,而选择以经验主义的思路来定义该概念,即通过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人们通常称为 民主的与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之间的本质区别,来定义民主。

如此,则我们可以称民主乃是一种政治制度安排。这里,人们依既定的程序,通过竞取民众选票的方式获得政治权力。自熊彼得以来,这已成为民主概念的精典表述。它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众多公认的重要特征,当然远不是全部的重要特征。

显然,现代民主已失去了其词源意义上的民主意蕴,即人民的统治。现代民族、国家的幅员、人口复杂性和明显的社会差异,使得源自古希腊雅典 的直接民主成为不可能。今天,民主并非是指人民确实在进行统治,而是指人民有权挑选决定那些将要统治他们的人。固然,其间弥漫著浓厚的精英色彩,但只 要精英阶层是非封闭的,精英的竞争是多元的,公民能够通过定期选举,选择政治精英作为统治者,则精英的统治仍然是民主的。

一种观点认为,所谓民主就是多数的绝对主权,即多数只受内化规则的制约。用杰弗逊的话说,只要多数认为自己的意愿是合情合理的,它就是法律。我们 可以将其称作一元的民主观;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主不仅意味著多数的主权,同时也意味著少数的权利,即多数必须接受外化的规则的制约。这里,某些议题被排除 在民主程序之外,受到宪法的绝对保护,民主与权利间有著一种并非轻松的张力。我们称其为宪政的民主,或简称为二元民主。

人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一元民主最终必然走向寡头制。一元民主赋予多数不容置疑的主权,他们只受内化的规则,即传统道德信仰觉悟的制约。但人是 自私的,自我约束只能是暂时的、非利益悠关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任何自我约束,均不堪一击。道德良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 我。然而,社会教化本身即是多数的产物。这意味著多数的愿望即是标准。因而,道德良知与其说是多数行为的约束,倒不如说是多数全部行动合法的许可证。这 里,多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走向多数暴政,不仅自然而且必然。但这种情况并不会长久。很快,那些懂得人民具有最大作用并深谙于巧妙利用人民者,将凌 驾于人民之上,他们借用人民的名义行少数暴政之实。

二元民主相信,只有外化的制度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二元民主将宪法政治与常规政治隔离。民主的多数只在常规政治中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宪法政治中多 数受到绝对的束缚。二元民主通过将基本权利划入宪法政治的范畴,将多数驱逐于该范围之外,从而达到约束公权、保护个人权利的目的;二元民主通过将公权分拆 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借以实现相互制约平衡。

上述两种民主理论,均相信惟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多元民主理论则不同。多元民主认为,以权力制约权力,仅具有形式意义,惟有多元自主的利益集团,方能提供对权力的实质性制约,即只有多元社会力量,才能制约权力。

多元民主理论特别强调于国家、个人之间的中介性社会团体的作用,认为正是这众多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制约了公权,保护了个人自由。该理论认为:行为 是政治的惟一内容,其取决于各群体的相对力量,政治规则及其结构,对行为没有有意义的影响,至多只有很小的影响。他们认为,在本质上政治行为与市场行为没 有区别,多元群体的斗争妥协如同生产过程,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便是其产品。所以,后者受前者决定制约,而不是相反。由此,多元民主理论的旗手罗伯特-达尔 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中写到: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有了宪法才保持了民主,这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因为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民主的,宪法才保持下来,这听起来似乎不对,但实际 上却正确得多。如果多元统治的必要条件不存在,那么没有什么旨在限制领袖权力的宪法能残存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宪法形式,都能够轻易地适应于正在变化著 的对权力的社会制衡。......

由此,多元民主论对二元民主大张挞伐。在它们看来,与其将宪政民主论称为民主的理论,不若称其为反民主的理论。因为,宪政不仅通过权力分立,而且 借助权利保护,限制多数人的统治能力。而且,与多元的社会力量相比,政治规则及政治结构只有无关紧要的重要性,其对政治的实际运作,是一个很差的指标。宪 政民主论脱离实在的政治行动,研究政治,是舍本逐末之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宪政民主论的确蕴涵著浓厚的对民主的不信任色彩。但是,无论宪政民主对国家结构的规定,还是有关权利的规定,事实上都促进了民主 而非相反。分权制不仅限制了派系的权力,而且减少了议员们追求其个人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可能性。因为,不论一个政治领袖或其派别的权力与野心多么大或多么 自利,宪政民主制度均能确保至少有一个同样野心勃勃、权欲熏心的政治领袖或其派别,能与之抗衡。这对于制约宗派专制与自利代表,确保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社会 的长期有序运行,是十分必要的;不论对民主做何种解释,对某些权利的宪法保护,正是为了保卫民主。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选举权的保护,即是例证。换一个 角度,将上述民主的基本价值置于民主程序中,本质上正是对民主的反动,尽管其形式上与民主的意涵相合;政治行动均是规则与制度之下的行动,撇开政治规范与 机制的大背景孤立地研究政治行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规则与机制对人类、对行动便利追求的本性,是十分必要有效的约束,否则掌握著政权的人们必将恣意妄 为。

宪政民主的大选区,尤其是司法审查制度,大为减轻了公权必须机械地反映民意的倾向,确保了政治具有基本的深思熟虑的特性。否则,错误的公众潮流, 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理性与正义将淹没于激情和邪恶的狂潮中。我们只需回望一下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便能深刻地体认到对因顽固地坚持自己的 价值而失去理智的人们予以制约,有多么重要。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往往不是在明显不正义的旗帜下发生的,其恰恰是由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正义与真理,自认应 该不受任何约束的狂徒,以人民和公正的名义实施的。

多元民主的问题在于,抛开多元社会形成、存在与发展的政治规则和制度的背景与前提,单一地以显微的方式研究多元社会,无限夸大多元社会对权力的制 约效能,进而将异常复杂的政治情境,化约为纯粹的数学逻辑。这已十分荒唐了。但其仍未止步。其从行为主义的理路出发,将多元的活跃社会力量定义为自变量, 视政治规则与制度,为多元力量的函数,从而彻底颠倒了政制与多元社会力量的本来关系。

首先,发现社会力量能够制约权力的,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其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对此多有深刻的洞见。他认识到美国的多元社会, 源自其宪政民主的政治规则与制度,多元社会形成后,其方能有效地制约公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然而,真理与谬误仅只一线只隔。很不幸,达尔及其追随者,却跨 出了一大步,不仅视多元社会为无因之果,而且倒果为因。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成文宪法、两院制国会、总统否决权及司法审查的美国,会同样发展出今天的、极具活力的、强大的多元社会。多元民主论完全无视这 样一个事实,即在某些社会,政治规则与制度,是禁止该社会的其它力量自由结合和相互作用的。那?堮琤诱ㄕs在多元的力量,当然更不可能发展出多元的社会。 考虑到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在形成政局和历史格局中的作用,那些公然宣称最重要和关键的变量是社会的而非政制的人,便的确令人费解了。对这种所谓的巨大的 理论勇气,还是多一些冷静和怀疑的好。

达尔毕竟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这位美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白鲁恂十分推崇,被称为当达尔谈起民主时,每一个人都应该洗耳恭听的人,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1982年出版的《多元民主的困境》一书中,达尔写到:

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制中是非常值得需要的东西,至少在大型的民主制中是如此。一旦民主的过程在诸如民族-国家这样大的范围内被运用,那么 自主的社会组织就必定会出现。而且,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仅是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一个直接结果,也是为民主过程本身运作所必需的,其功能在于 使政府的强制最小化、保障政治自由、改善人的生活。

这里,尽管达尔依旧强调多元社会的重要性,但却承认其并非原生性的,而是民主过程的衍生物,摆正了民主制度与多元社会力量的关系。然而,近三十年 的以讹传讹,却造成了极其难以肃清的错误影响。今天,很多人尤其是长期于自由世界生活的人们,论民主言必称多元已成惯例,将多元社会这种后生性的力量,提 高至其并不具备的决定性的地位。有人甚至放言,只有在充分发展的多元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中国正应走先发展多元社会,尔后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追 根溯源,类似谬论皆出于罗伯特-达尔。

由此看来,尽管历经了数百年的发展,民主理论却并不完善,民主现实更非尽善尽美。我们对此当然不满。但我们所以不满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 热爱民主,希望她更好。如果将民主与独裁比较,民主的优势就得到了极佳的证明。中国的民主化是必然的,任何个人与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阻挡住这一进 程。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并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公民多元社会的建立为前提,而惟有在确立宪政民主原则与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与发展。

民主的内涵颇为复杂,欲对其做一全面定义是困难的。但为了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尝试对其做一基本定义却是必须的,尽管这有一定的风险。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 争论,我们将不依某种具有内在等级次序的价值体系的进路,来构造民主概念,而选择以经验主义的思路来定义该概念,即通过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人们通常称为 民主的与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之间的本质区别,来定义民主。

如此,则我们可以称民主乃是一种政治制度安排。这里,人们依既定的程序,通过竞取民众选票的方式获得政治权力。自熊彼得以来,这已成为民主概念的精典表述。它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众多公认的重要特征,当然远不是全部的重要特征。

显然,现代民主已失去了其词源意义上的民主意蕴,即人民的统治。现代民族、国家的幅员、人口复杂性和明显的社会差异,使得源自古希腊雅典 的直接民主成为不可能。今天,民主并非是指人民确实在进行统治,而是指人民有权挑选决定那些将要统治他们的人。固然,其间弥漫著浓厚的精英色彩,但只 要精英阶层是非封闭的,精英的竞争是多元的,公民能够通过定期选举,选择政治精英作为统治者,则精英的统治仍然是民主的。

一种观点认为,所谓民主就是多数的绝对主权,即多数只受内化规则的制约。用杰弗逊的话说,只要多数认为自己的意愿是合情合理的,它就是法律。我们 可以将其称作一元的民主观;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主不仅意味著多数的主权,同时也意味著少数的权利,即多数必须接受外化的规则的制约。这里,某些议题被排除 在民主程序之外,受到宪法的绝对保护,民主与权利间有著一种并非轻松的张力。我们称其为宪政的民主,或简称为二元民主。

人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一元民主最终必然走向寡头制。一元民主赋予多数不容置疑的主权,他们只受内化的规则,即传统道德信仰觉悟的制约。但人是 自私的,自我约束只能是暂时的、非利益悠关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任何自我约束,均不堪一击。道德良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 我。然而,社会教化本身即是多数的产物。这意味著多数的愿望即是标准。因而,道德良知与其说是多数行为的约束,倒不如说是多数全部行动合法的许可证。这 里,多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走向多数暴政,不仅自然而且必然。但这种情况并不会长久。很快,那些懂得人民具有最大作用并深谙于巧妙利用人民者,将凌 驾于人民之上,他们借用人民的名义行少数暴政之实。

二元民主相信,只有外化的制度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二元民主将宪法政治与常规政治隔离。民主的多数只在常规政治中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宪法政治中多 数受到绝对的束缚。二元民主通过将基本权利划入宪法政治的范畴,将多数驱逐于该范围之外,从而达到约束公权、保护个人权利的目的;二元民主通过将公权分拆 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借以实现相互制约平衡。

上述两种民主理论,均相信惟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多元民主理论则不同。多元民主认为,以权力制约权力,仅具有形式意义,惟有多元自主的利益集团,方能提供对权力的实质性制约,即只有多元社会力量,才能制约权力。

多元民主理论特别强调于国家、个人之间的中介性社会团体的作用,认为正是这众多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制约了公权,保护了个人自由。该理论认为:行为 是政治的惟一内容,其取决于各群体的相对力量,政治规则及其结构,对行为没有有意义的影响,至多只有很小的影响。他们认为,在本质上政治行为与市场行为没 有区别,多元群体的斗争妥协如同生产过程,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便是其产品。所以,后者受前者决定制约,而不是相反。由此,多元民主理论的旗手罗伯特-达尔 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中写到: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有了宪法才保持了民主,这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因为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民主的,宪法才保持下来,这听起来似乎不对,但实际 上却正确得多。如果多元统治的必要条件不存在,那么没有什么旨在限制领袖权力的宪法能残存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宪法形式,都能够轻易地适应于正在变化著 的对权力的社会制衡。......

由此,多元民主论对二元民主大张挞伐。在它们看来,与其将宪政民主论称为民主的理论,不若称其为反民主的理论。因为,宪政不仅通过权力分立,而且 借助权利保护,限制多数人的统治能力。而且,与多元的社会力量相比,政治规则及政治结构只有无关紧要的重要性,其对政治的实际运作,是一个很差的指标。宪 政民主论脱离实在的政治行动,研究政治,是舍本逐末之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宪政民主论的确蕴涵著浓厚的对民主的不信任色彩。但是,无论宪政民主对国家结构的规定,还是有关权利的规定,事实上都促进了民主 而非相反。分权制不仅限制了派系的权力,而且减少了议员们追求其个人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可能性。因为,不论一个政治领袖或其派别的权力与野心多么大或多么 自利,宪政民主制度均能确保至少有一个同样野心勃勃、权欲熏心的政治领袖或其派别,能与之抗衡。这对于制约宗派专制与自利代表,确保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社会 的长期有序运行,是十分必要的;不论对民主做何种解释,对某些权利的宪法保护,正是为了保卫民主。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选举权的保护,即是例证。换一个 角度,将上述民主的基本价值置于民主程序中,本质上正是对民主的反动,尽管其形式上与民主的意涵相合;政治行动均是规则与制度之下的行动,撇开政治规范与 机制的大背景孤立地研究政治行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规则与机制对人类、对行动便利追求的本性,是十分必要有效的约束,否则掌握著政权的人们必将恣意妄 为。

宪政民主的大选区,尤其是司法审查制度,大为减轻了公权必须机械地反映民意的倾向,确保了政治具有基本的深思熟虑的特性。否则,错误的公众潮流, 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理性与正义将淹没于激情和邪恶的狂潮中。我们只需回望一下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便能深刻地体认到对因顽固地坚持自己的 价值而失去理智的人们予以制约,有多么重要。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往往不是在明显不正义的旗帜下发生的,其恰恰是由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正义与真理,自认应 该不受任何约束的狂徒,以人民和公正的名义实施的。

多元民主的问题在于,抛开多元社会形成、存在与发展的政治规则和制度的背景与前提,单一地以显微的方式研究多元社会,无限夸大多元社会对权力的制 约效能,进而将异常复杂的政治情境,化约为纯粹的数学逻辑。这已十分荒唐了。但其仍未止步。其从行为主义的理路出发,将多元的活跃社会力量定义为自变量, 视政治规则与制度,为多元力量的函数,从而彻底颠倒了政制与多元社会力量的本来关系。

首先,发现社会力量能够制约权力的,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其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对此多有深刻的洞见。他认识到美国的多元社会, 源自其宪政民主的政治规则与制度,多元社会形成后,其方能有效地制约公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然而,真理与谬误仅只一线只隔。很不幸,达尔及其追随者,却跨 出了一大步,不仅视多元社会为无因之果,而且倒果为因。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成文宪法、两院制国会、总统否决权及司法审查的美国,会同样发展出今天的、极具活力的、强大的多元社会。多元民主论完全无视这 样一个事实,即在某些社会,政治规则与制度,是禁止该社会的其它力量自由结合和相互作用的。那?堮琤诱ㄕs在多元的力量,当然更不可能发展出多元的社会。 考虑到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在形成政局和历史格局中的作用,那些公然宣称最重要和关键的变量是社会的而非政制的人,便的确令人费解了。对这种所谓的巨大的 理论勇气,还是多一些冷静和怀疑的好。

达尔毕竟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这位美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白鲁恂十分推崇,被称为当达尔谈起民主时,每一个人都应该洗耳恭听的人,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1982年出版的《多元民主的困境》一书中,达尔写到:

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制中是非常值得需要的东西,至少在大型的民主制中是如此。一旦民主的过程在诸如民族-国家这样大的范围内被运用,那么 自主的社会组织就必定会出现。而且,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仅是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一个直接结果,也是为民主过程本身运作所必需的,其功能在于 使政府的强制最小化、保障政治自由、改善人的生活。

这里,尽管达尔依旧强调多元社会的重要性,但却承认其并非原生性的,而是民主过程的衍生物,摆正了民主制度与多元社会力量的关系。然而,近三十年 的以讹传讹,却造成了极其难以肃清的错误影响。今天,很多人尤其是长期于自由世界生活的人们,论民主言必称多元已成惯例,将多元社会这种后生性的力量,提 高至其并不具备的决定性的地位。有人甚至放言,只有在充分发展的多元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中国正应走先发展多元社会,尔后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追 根溯源,类似谬论皆出于罗伯特-达尔。

由此看来,尽管历经了数百年的发展,民主理论却并不完善,民主现实更非尽善尽美。我们对此当然不满。但我们所以不满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 热爱民主,希望她更好。如果将民主与独裁比较,民主的优势就得到了极佳的证明。中国的民主化是必然的,任何个人与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阻挡住这一进 程。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并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公民多元社会的建立为前提,而惟有在确立宪政民主原则与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与发展。

民主的内涵颇为复杂,欲对其做一全面定义是困难的。但为了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尝试对其做一基本定义却是必须的,尽管这有一定的风险。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 争论,我们将不依某种具有内在等级次序的价值体系的进路,来构造民主概念,而选择以经验主义的思路来定义该概念,即通过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人们通常称为 民主的与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之间的本质区别,来定义民主。

如此,则我们可以称民主乃是一种政治制度安排。这里,人们依既定的程序,通过竞取民众选票的方式获得政治权力。自熊彼得以来,这已成为民主概念的精典表述。它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众多公认的重要特征,当然远不是全部的重要特征。

显然,现代民主已失去了其词源意义上的民主意蕴,即人民的统治。现代民族、国家的幅员、人口复杂性和明显的社会差异,使得源自古希腊雅典 的直接民主成为不可能。今天,民主并非是指人民确实在进行统治,而是指人民有权挑选决定那些将要统治他们的人。固然,其间弥漫著浓厚的精英色彩,但只 要精英阶层是非封闭的,精英的竞争是多元的,公民能够通过定期选举,选择政治精英作为统治者,则精英的统治仍然是民主的。

一种观点认为,所谓民主就是多数的绝对主权,即多数只受内化规则的制约。用杰弗逊的话说,只要多数认为自己的意愿是合情合理的,它就是法律。我们 可以将其称作一元的民主观;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主不仅意味著多数的主权,同时也意味著少数的权利,即多数必须接受外化的规则的制约。这里,某些议题被排除 在民主程序之外,受到宪法的绝对保护,民主与权利间有著一种并非轻松的张力。我们称其为宪政的民主,或简称为二元民主。

人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一元民主最终必然走向寡头制。一元民主赋予多数不容置疑的主权,他们只受内化的规则,即传统道德信仰觉悟的制约。但人是 自私的,自我约束只能是暂时的、非利益悠关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任何自我约束,均不堪一击。道德良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 我。然而,社会教化本身即是多数的产物。这意味著多数的愿望即是标准。因而,道德良知与其说是多数行为的约束,倒不如说是多数全部行动合法的许可证。这 里,多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走向多数暴政,不仅自然而且必然。但这种情况并不会长久。很快,那些懂得人民具有最大作用并深谙于巧妙利用人民者,将凌 驾于人民之上,他们借用人民的名义行少数暴政之实。

二元民主相信,只有外化的制度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二元民主将宪法政治与常规政治隔离。民主的多数只在常规政治中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宪法政治中多 数受到绝对的束缚。二元民主通过将基本权利划入宪法政治的范畴,将多数驱逐于该范围之外,从而达到约束公权、保护个人权利的目的;二元民主通过将公权分拆 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借以实现相互制约平衡。

上述两种民主理论,均相信惟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多元民主理论则不同。多元民主认为,以权力制约权力,仅具有形式意义,惟有多元自主的利益集团,方能提供对权力的实质性制约,即只有多元社会力量,才能制约权力。

多元民主理论特别强调于国家、个人之间的中介性社会团体的作用,认为正是这众多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制约了公权,保护了个人自由。该理论认为:行为 是政治的惟一内容,其取决于各群体的相对力量,政治规则及其结构,对行为没有有意义的影响,至多只有很小的影响。他们认为,在本质上政治行为与市场行为没 有区别,多元群体的斗争妥协如同生产过程,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便是其产品。所以,后者受前者决定制约,而不是相反。由此,多元民主理论的旗手罗伯特-达尔 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中写到: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有了宪法才保持了民主,这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因为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民主的,宪法才保持下来,这听起来似乎不对,但实际 上却正确得多。如果多元统治的必要条件不存在,那么没有什么旨在限制领袖权力的宪法能残存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宪法形式,都能够轻易地适应于正在变化著 的对权力的社会制衡。......

由此,多元民主论对二元民主大张挞伐。在它们看来,与其将宪政民主论称为民主的理论,不若称其为反民主的理论。因为,宪政不仅通过权力分立,而且 借助权利保护,限制多数人的统治能力。而且,与多元的社会力量相比,政治规则及政治结构只有无关紧要的重要性,其对政治的实际运作,是一个很差的指标。宪 政民主论脱离实在的政治行动,研究政治,是舍本逐末之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宪政民主论的确蕴涵著浓厚的对民主的不信任色彩。但是,无论宪政民主对国家结构的规定,还是有关权利的规定,事实上都促进了民主 而非相反。分权制不仅限制了派系的权力,而且减少了议员们追求其个人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可能性。因为,不论一个政治领袖或其派别的权力与野心多么大或多么 自利,宪政民主制度均能确保至少有一个同样野心勃勃、权欲熏心的政治领袖或其派别,能与之抗衡。这对于制约宗派专制与自利代表,确保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社会 的长期有序运行,是十分必要的;不论对民主做何种解释,对某些权利的宪法保护,正是为了保卫民主。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选举权的保护,即是例证。换一个 角度,将上述民主的基本价值置于民主程序中,本质上正是对民主的反动,尽管其形式上与民主的意涵相合;政治行动均是规则与制度之下的行动,撇开政治规范与 机制的大背景孤立地研究政治行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规则与机制对人类、对行动便利追求的本性,是十分必要有效的约束,否则掌握著政权的人们必将恣意妄 为。

宪政民主的大选区,尤其是司法审查制度,大为减轻了公权必须机械地反映民意的倾向,确保了政治具有基本的深思熟虑的特性。否则,错误的公众潮流, 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理性与正义将淹没于激情和邪恶的狂潮中。我们只需回望一下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便能深刻地体认到对因顽固地坚持自己的 价值而失去理智的人们予以制约,有多么重要。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往往不是在明显不正义的旗帜下发生的,其恰恰是由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正义与真理,自认应 该不受任何约束的狂徒,以人民和公正的名义实施的。

多元民主的问题在于,抛开多元社会形成、存在与发展的政治规则和制度的背景与前提,单一地以显微的方式研究多元社会,无限夸大多元社会对权力的制 约效能,进而将异常复杂的政治情境,化约为纯粹的数学逻辑。这已十分荒唐了。但其仍未止步。其从行为主义的理路出发,将多元的活跃社会力量定义为自变量, 视政治规则与制度,为多元力量的函数,从而彻底颠倒了政制与多元社会力量的本来关系。

首先,发现社会力量能够制约权力的,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其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对此多有深刻的洞见。他认识到美国的多元社会, 源自其宪政民主的政治规则与制度,多元社会形成后,其方能有效地制约公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然而,真理与谬误仅只一线只隔。很不幸,达尔及其追随者,却跨 出了一大步,不仅视多元社会为无因之果,而且倒果为因。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成文宪法、两院制国会、总统否决权及司法审查的美国,会同样发展出今天的、极具活力的、强大的多元社会。多元民主论完全无视这 样一个事实,即在某些社会,政治规则与制度,是禁止该社会的其它力量自由结合和相互作用的。那?堮琤诱ㄕs在多元的力量,当然更不可能发展出多元的社会。 考虑到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在形成政局和历史格局中的作用,那些公然宣称最重要和关键的变量是社会的而非政制的人,便的确令人费解了。对这种所谓的巨大的 理论勇气,还是多一些冷静和怀疑的好。

达尔毕竟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这位美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白鲁恂十分推崇,被称为当达尔谈起民主时,每一个人都应该洗耳恭听的人,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1982年出版的《多元民主的困境》一书中,达尔写到:

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制中是非常值得需要的东西,至少在大型的民主制中是如此。一旦民主的过程在诸如民族-国家这样大的范围内被运用,那么 自主的社会组织就必定会出现。而且,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仅是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一个直接结果,也是为民主过程本身运作所必需的,其功能在于 使政府的强制最小化、保障政治自由、改善人的生活。

这里,尽管达尔依旧强调多元社会的重要性,但却承认其并非原生性的,而是民主过程的衍生物,摆正了民主制度与多元社会力量的关系。然而,近三十年 的以讹传讹,却造成了极其难以肃清的错误影响。今天,很多人尤其是长期于自由世界生活的人们,论民主言必称多元已成惯例,将多元社会这种后生性的力量,提 高至其并不具备的决定性的地位。有人甚至放言,只有在充分发展的多元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中国正应走先发展多元社会,尔后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追 根溯源,类似谬论皆出于罗伯特-达尔。

由此看来,尽管历经了数百年的发展,民主理论却并不完善,民主现实更非尽善尽美。我们对此当然不满。但我们所以不满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 热爱民主,希望她更好。如果将民主与独裁比较,民主的优势就得到了极佳的证明。中国的民主化是必然的,任何个人与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阻挡住这一进 程。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并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公民多元社会的建立为前提,而惟有在确立宪政民主原则与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与发展。

民主的内涵颇为复杂,欲对其做一全面定义是困难的。但为了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尝试对其做一基本定义却是必须的,尽管这有一定的风险。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 争论,我们将不依某种具有内在等级次序的价值体系的进路,来构造民主概念,而选择以经验主义的思路来定义该概念,即通过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人们通常称为 民主的与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之间的本质区别,来定义民主。

如此,则我们可以称民主乃是一种政治制度安排。这里,人们依既定的程序,通过竞取民众选票的方式获得政治权力。自熊彼得以来,这已成为民主概念的精典表述。它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众多公认的重要特征,当然远不是全部的重要特征。

显然,现代民主已失去了其词源意义上的民主意蕴,即人民的统治。现代民族、国家的幅员、人口复杂性和明显的社会差异,使得源自古希腊雅典 的直接民主成为不可能。今天,民主并非是指人民确实在进行统治,而是指人民有权挑选决定那些将要统治他们的人。固然,其间弥漫著浓厚的精英色彩,但只 要精英阶层是非封闭的,精英的竞争是多元的,公民能够通过定期选举,选择政治精英作为统治者,则精英的统治仍然是民主的。

一种观点认为,所谓民主就是多数的绝对主权,即多数只受内化规则的制约。用杰弗逊的话说,只要多数认为自己的意愿是合情合理的,它就是法律。我们 可以将其称作一元的民主观;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主不仅意味著多数的主权,同时也意味著少数的权利,即多数必须接受外化的规则的制约。这里,某些议题被排除 在民主程序之外,受到宪法的绝对保护,民主与权利间有著一种并非轻松的张力。我们称其为宪政的民主,或简称为二元民主。

人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一元民主最终必然走向寡头制。一元民主赋予多数不容置疑的主权,他们只受内化的规则,即传统道德信仰觉悟的制约。但人是 自私的,自我约束只能是暂时的、非利益悠关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任何自我约束,均不堪一击。道德良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 我。然而,社会教化本身即是多数的产物。这意味著多数的愿望即是标准。因而,道德良知与其说是多数行为的约束,倒不如说是多数全部行动合法的许可证。这 里,多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走向多数暴政,不仅自然而且必然。但这种情况并不会长久。很快,那些懂得人民具有最大作用并深谙于巧妙利用人民者,将凌 驾于人民之上,他们借用人民的名义行少数暴政之实。

二元民主相信,只有外化的制度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二元民主将宪法政治与常规政治隔离。民主的多数只在常规政治中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宪法政治中多 数受到绝对的束缚。二元民主通过将基本权利划入宪法政治的范畴,将多数驱逐于该范围之外,从而达到约束公权、保护个人权利的目的;二元民主通过将公权分拆 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借以实现相互制约平衡。

上述两种民主理论,均相信惟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多元民主理论则不同。多元民主认为,以权力制约权力,仅具有形式意义,惟有多元自主的利益集团,方能提供对权力的实质性制约,即只有多元社会力量,才能制约权力。

多元民主理论特别强调于国家、个人之间的中介性社会团体的作用,认为正是这众多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制约了公权,保护了个人自由。该理论认为:行为 是政治的惟一内容,其取决于各群体的相对力量,政治规则及其结构,对行为没有有意义的影响,至多只有很小的影响。他们认为,在本质上政治行为与市场行为没 有区别,多元群体的斗争妥协如同生产过程,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便是其产品。所以,后者受前者决定制约,而不是相反。由此,多元民主理论的旗手罗伯特-达尔 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中写到: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有了宪法才保持了民主,这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因为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民主的,宪法才保持下来,这听起来似乎不对,但实际 上却正确得多。如果多元统治的必要条件不存在,那么没有什么旨在限制领袖权力的宪法能残存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宪法形式,都能够轻易地适应于正在变化著 的对权力的社会制衡。......

由此,多元民主论对二元民主大张挞伐。在它们看来,与其将宪政民主论称为民主的理论,不若称其为反民主的理论。因为,宪政不仅通过权力分立,而且 借助权利保护,限制多数人的统治能力。而且,与多元的社会力量相比,政治规则及政治结构只有无关紧要的重要性,其对政治的实际运作,是一个很差的指标。宪 政民主论脱离实在的政治行动,研究政治,是舍本逐末之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宪政民主论的确蕴涵著浓厚的对民主的不信任色彩。但是,无论宪政民主对国家结构的规定,还是有关权利的规定,事实上都促进了民主 而非相反。分权制不仅限制了派系的权力,而且减少了议员们追求其个人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可能性。因为,不论一个政治领袖或其派别的权力与野心多么大或多么 自利,宪政民主制度均能确保至少有一个同样野心勃勃、权欲熏心的政治领袖或其派别,能与之抗衡。这对于制约宗派专制与自利代表,确保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社会 的长期有序运行,是十分必要的;不论对民主做何种解释,对某些权利的宪法保护,正是为了保卫民主。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选举权的保护,即是例证。换一个 角度,将上述民主的基本价值置于民主程序中,本质上正是对民主的反动,尽管其形式上与民主的意涵相合;政治行动均是规则与制度之下的行动,撇开政治规范与 机制的大背景孤立地研究政治行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规则与机制对人类、对行动便利追求的本性,是十分必要有效的约束,否则掌握著政权的人们必将恣意妄 为。

宪政民主的大选区,尤其是司法审查制度,大为减轻了公权必须机械地反映民意的倾向,确保了政治具有基本的深思熟虑的特性。否则,错误的公众潮流, 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理性与正义将淹没于激情和邪恶的狂潮中。我们只需回望一下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便能深刻地体认到对因顽固地坚持自己的 价值而失去理智的人们予以制约,有多么重要。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往往不是在明显不正义的旗帜下发生的,其恰恰是由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正义与真理,自认应 该不受任何约束的狂徒,以人民和公正的名义实施的。

多元民主的问题在于,抛开多元社会形成、存在与发展的政治规则和制度的背景与前提,单一地以显微的方式研究多元社会,无限夸大多元社会对权力的制 约效能,进而将异常复杂的政治情境,化约为纯粹的数学逻辑。这已十分荒唐了。但其仍未止步。其从行为主义的理路出发,将多元的活跃社会力量定义为自变量, 视政治规则与制度,为多元力量的函数,从而彻底颠倒了政制与多元社会力量的本来关系。

首先,发现社会力量能够制约权力的,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其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对此多有深刻的洞见。他认识到美国的多元社会, 源自其宪政民主的政治规则与制度,多元社会形成后,其方能有效地制约公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然而,真理与谬误仅只一线只隔。很不幸,达尔及其追随者,却跨 出了一大步,不仅视多元社会为无因之果,而且倒果为因。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成文宪法、两院制国会、总统否决权及司法审查的美国,会同样发展出今天的、极具活力的、强大的多元社会。多元民主论完全无视这 样一个事实,即在某些社会,政治规则与制度,是禁止该社会的其它力量自由结合和相互作用的。那?堮琤诱ㄕs在多元的力量,当然更不可能发展出多元的社会。 考虑到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在形成政局和历史格局中的作用,那些公然宣称最重要和关键的变量是社会的而非政制的人,便的确令人费解了。对这种所谓的巨大的 理论勇气,还是多一些冷静和怀疑的好。

达尔毕竟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这位美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白鲁恂十分推崇,被称为当达尔谈起民主时,每一个人都应该洗耳恭听的人,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1982年出版的《多元民主的困境》一书中,达尔写到:

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制中是非常值得需要的东西,至少在大型的民主制中是如此。一旦民主的过程在诸如民族-国家这样大的范围内被运用,那么 自主的社会组织就必定会出现。而且,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仅是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一个直接结果,也是为民主过程本身运作所必需的,其功能在于 使政府的强制最小化、保障政治自由、改善人的生活。

这里,尽管达尔依旧强调多元社会的重要性,但却承认其并非原生性的,而是民主过程的衍生物,摆正了民主制度与多元社会力量的关系。然而,近三十年 的以讹传讹,却造成了极其难以肃清的错误影响。今天,很多人尤其是长期于自由世界生活的人们,论民主言必称多元已成惯例,将多元社会这种后生性的力量,提 高至其并不具备的决定性的地位。有人甚至放言,只有在充分发展的多元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中国正应走先发展多元社会,尔后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追 根溯源,类似谬论皆出于罗伯特-达尔。

由此看来,尽管历经了数百年的发展,民主理论却并不完善,民主现实更非尽善尽美。我们对此当然不满。但我们所以不满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 热爱民主,希望她更好。如果将民主与独裁比较,民主的优势就得到了极佳的证明。中国的民主化是必然的,任何个人与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阻挡住这一进 程。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并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公民多元社会的建立为前提,而惟有在确立宪政民主原则与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与发展。

民主的内涵颇为复杂,欲对其做一全面定义是困难的。但为了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尝试对其做一基本定义却是必须的,尽管这有一定的风险。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 争论,我们将不依某种具有内在等级次序的价值体系的进路,来构造民主概念,而选择以经验主义的思路来定义该概念,即通过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人们通常称为 民主的与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之间的本质区别,来定义民主。

如此,则我们可以称民主乃是一种政治制度安排。这里,人们依既定的程序,通过竞取民众选票的方式获得政治权力。自熊彼得以来,这已成为民主概念的精典表述。它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众多公认的重要特征,当然远不是全部的重要特征。

显然,现代民主已失去了其词源意义上的民主意蕴,即人民的统治。现代民族、国家的幅员、人口复杂性和明显的社会差异,使得源自古希腊雅典 的直接民主成为不可能。今天,民主并非是指人民确实在进行统治,而是指人民有权挑选决定那些将要统治他们的人。固然,其间弥漫著浓厚的精英色彩,但只 要精英阶层是非封闭的,精英的竞争是多元的,公民能够通过定期选举,选择政治精英作为统治者,则精英的统治仍然是民主的。

一种观点认为,所谓民主就是多数的绝对主权,即多数只受内化规则的制约。用杰弗逊的话说,只要多数认为自己的意愿是合情合理的,它就是法律。我们 可以将其称作一元的民主观;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主不仅意味著多数的主权,同时也意味著少数的权利,即多数必须接受外化的规则的制约。这里,某些议题被排除 在民主程序之外,受到宪法的绝对保护,民主与权利间有著一种并非轻松的张力。我们称其为宪政的民主,或简称为二元民主。

人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一元民主最终必然走向寡头制。一元民主赋予多数不容置疑的主权,他们只受内化的规则,即传统道德信仰觉悟的制约。但人是 自私的,自我约束只能是暂时的、非利益悠关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任何自我约束,均不堪一击。道德良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 我。然而,社会教化本身即是多数的产物。这意味著多数的愿望即是标准。因而,道德良知与其说是多数行为的约束,倒不如说是多数全部行动合法的许可证。这 里,多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走向多数暴政,不仅自然而且必然。但这种情况并不会长久。很快,那些懂得人民具有最大作用并深谙于巧妙利用人民者,将凌 驾于人民之上,他们借用人民的名义行少数暴政之实。

二元民主相信,只有外化的制度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二元民主将宪法政治与常规政治隔离。民主的多数只在常规政治中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宪法政治中多 数受到绝对的束缚。二元民主通过将基本权利划入宪法政治的范畴,将多数驱逐于该范围之外,从而达到约束公权、保护个人权利的目的;二元民主通过将公权分拆 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借以实现相互制约平衡。

上述两种民主理论,均相信惟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多元民主理论则不同。多元民主认为,以权力制约权力,仅具有形式意义,惟有多元自主的利益集团,方能提供对权力的实质性制约,即只有多元社会力量,才能制约权力。

多元民主理论特别强调于国家、个人之间的中介性社会团体的作用,认为正是这众多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制约了公权,保护了个人自由。该理论认为:行为 是政治的惟一内容,其取决于各群体的相对力量,政治规则及其结构,对行为没有有意义的影响,至多只有很小的影响。他们认为,在本质上政治行为与市场行为没 有区别,多元群体的斗争妥协如同生产过程,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便是其产品。所以,后者受前者决定制约,而不是相反。由此,多元民主理论的旗手罗伯特-达尔 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中写到: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有了宪法才保持了民主,这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因为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民主的,宪法才保持下来,这听起来似乎不对,但实际 上却正确得多。如果多元统治的必要条件不存在,那么没有什么旨在限制领袖权力的宪法能残存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宪法形式,都能够轻易地适应于正在变化著 的对权力的社会制衡。......

由此,多元民主论对二元民主大张挞伐。在它们看来,与其将宪政民主论称为民主的理论,不若称其为反民主的理论。因为,宪政不仅通过权力分立,而且 借助权利保护,限制多数人的统治能力。而且,与多元的社会力量相比,政治规则及政治结构只有无关紧要的重要性,其对政治的实际运作,是一个很差的指标。宪 政民主论脱离实在的政治行动,研究政治,是舍本逐末之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宪政民主论的确蕴涵著浓厚的对民主的不信任色彩。但是,无论宪政民主对国家结构的规定,还是有关权利的规定,事实上都促进了民主 而非相反。分权制不仅限制了派系的权力,而且减少了议员们追求其个人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可能性。因为,不论一个政治领袖或其派别的权力与野心多么大或多么 自利,宪政民主制度均能确保至少有一个同样野心勃勃、权欲熏心的政治领袖或其派别,能与之抗衡。这对于制约宗派专制与自利代表,确保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社会 的长期有序运行,是十分必要的;不论对民主做何种解释,对某些权利的宪法保护,正是为了保卫民主。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选举权的保护,即是例证。换一个 角度,将上述民主的基本价值置于民主程序中,本质上正是对民主的反动,尽管其形式上与民主的意涵相合;政治行动均是规则与制度之下的行动,撇开政治规范与 机制的大背景孤立地研究政治行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规则与机制对人类、对行动便利追求的本性,是十分必要有效的约束,否则掌握著政权的人们必将恣意妄 为。

宪政民主的大选区,尤其是司法审查制度,大为减轻了公权必须机械地反映民意的倾向,确保了政治具有基本的深思熟虑的特性。否则,错误的公众潮流, 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理性与正义将淹没于激情和邪恶的狂潮中。我们只需回望一下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便能深刻地体认到对因顽固地坚持自己的 价值而失去理智的人们予以制约,有多么重要。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往往不是在明显不正义的旗帜下发生的,其恰恰是由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正义与真理,自认应 该不受任何约束的狂徒,以人民和公正的名义实施的。

多元民主的问题在于,抛开多元社会形成、存在与发展的政治规则和制度的背景与前提,单一地以显微的方式研究多元社会,无限夸大多元社会对权力的制 约效能,进而将异常复杂的政治情境,化约为纯粹的数学逻辑。这已十分荒唐了。但其仍未止步。其从行为主义的理路出发,将多元的活跃社会力量定义为自变量, 视政治规则与制度,为多元力量的函数,从而彻底颠倒了政制与多元社会力量的本来关系。

首先,发现社会力量能够制约权力的,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其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对此多有深刻的洞见。他认识到美国的多元社会, 源自其宪政民主的政治规则与制度,多元社会形成后,其方能有效地制约公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然而,真理与谬误仅只一线只隔。很不幸,达尔及其追随者,却跨 出了一大步,不仅视多元社会为无因之果,而且倒果为因。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成文宪法、两院制国会、总统否决权及司法审查的美国,会同样发展出今天的、极具活力的、强大的多元社会。多元民主论完全无视这 样一个事实,即在某些社会,政治规则与制度,是禁止该社会的其它力量自由结合和相互作用的。那?堮琤诱ㄕs在多元的力量,当然更不可能发展出多元的社会。 考虑到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在形成政局和历史格局中的作用,那些公然宣称最重要和关键的变量是社会的而非政制的人,便的确令人费解了。对这种所谓的巨大的 理论勇气,还是多一些冷静和怀疑的好。

达尔毕竟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这位美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白鲁恂十分推崇,被称为当达尔谈起民主时,每一个人都应该洗耳恭听的人,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1982年出版的《多元民主的困境》一书中,达尔写到:

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制中是非常值得需要的东西,至少在大型的民主制中是如此。一旦民主的过程在诸如民族-国家这样大的范围内被运用,那么 自主的社会组织就必定会出现。而且,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仅是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一个直接结果,也是为民主过程本身运作所必需的,其功能在于 使政府的强制最小化、保障政治自由、改善人的生活。

这里,尽管达尔依旧强调多元社会的重要性,但却承认其并非原生性的,而是民主过程的衍生物,摆正了民主制度与多元社会力量的关系。然而,近三十年 的以讹传讹,却造成了极其难以肃清的错误影响。今天,很多人尤其是长期于自由世界生活的人们,论民主言必称多元已成惯例,将多元社会这种后生性的力量,提 高至其并不具备的决定性的地位。有人甚至放言,只有在充分发展的多元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中国正应走先发展多元社会,尔后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追 根溯源,类似谬论皆出于罗伯特-达尔。

由此看来,尽管历经了数百年的发展,民主理论却并不完善,民主现实更非尽善尽美。我们对此当然不满。但我们所以不满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 热爱民主,希望她更好。如果将民主与独裁比较,民主的优势就得到了极佳的证明。中国的民主化是必然的,任何个人与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阻挡住这一进 程。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并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公民多元社会的建立为前提,而惟有在确立宪政民主原则与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与发展。

民主的内涵颇为复杂,欲对其做一全面定义是困难的。但为了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尝试对其做一基本定义却是必须的,尽管这有一定的风险。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 争论,我们将不依某种具有内在等级次序的价值体系的进路,来构造民主概念,而选择以经验主义的思路来定义该概念,即通过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人们通常称为 民主的与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之间的本质区别,来定义民主。

如此,则我们可以称民主乃是一种政治制度安排。这里,人们依既定的程序,通过竞取民众选票的方式获得政治权力。自熊彼得以来,这已成为民主概念的精典表述。它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众多公认的重要特征,当然远不是全部的重要特征。

显然,现代民主已失去了其词源意义上的民主意蕴,即人民的统治。现代民族、国家的幅员、人口复杂性和明显的社会差异,使得源自古希腊雅典 的直接民主成为不可能。今天,民主并非是指人民确实在进行统治,而是指人民有权挑选决定那些将要统治他们的人。固然,其间弥漫著浓厚的精英色彩,但只 要精英阶层是非封闭的,精英的竞争是多元的,公民能够通过定期选举,选择政治精英作为统治者,则精英的统治仍然是民主的。

一种观点认为,所谓民主就是多数的绝对主权,即多数只受内化规则的制约。用杰弗逊的话说,只要多数认为自己的意愿是合情合理的,它就是法律。我们 可以将其称作一元的民主观;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主不仅意味著多数的主权,同时也意味著少数的权利,即多数必须接受外化的规则的制约。这里,某些议题被排除 在民主程序之外,受到宪法的绝对保护,民主与权利间有著一种并非轻松的张力。我们称其为宪政的民主,或简称为二元民主。

人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一元民主最终必然走向寡头制。一元民主赋予多数不容置疑的主权,他们只受内化的规则,即传统道德信仰觉悟的制约。但人是 自私的,自我约束只能是暂时的、非利益悠关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任何自我约束,均不堪一击。道德良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 我。然而,社会教化本身即是多数的产物。这意味著多数的愿望即是标准。因而,道德良知与其说是多数行为的约束,倒不如说是多数全部行动合法的许可证。这 里,多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走向多数暴政,不仅自然而且必然。但这种情况并不会长久。很快,那些懂得人民具有最大作用并深谙于巧妙利用人民者,将凌 驾于人民之上,他们借用人民的名义行少数暴政之实。

二元民主相信,只有外化的制度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二元民主将宪法政治与常规政治隔离。民主的多数只在常规政治中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宪法政治中多 数受到绝对的束缚。二元民主通过将基本权利划入宪法政治的范畴,将多数驱逐于该范围之外,从而达到约束公权、保护个人权利的目的;二元民主通过将公权分拆 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借以实现相互制约平衡。

上述两种民主理论,均相信惟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多元民主理论则不同。多元民主认为,以权力制约权力,仅具有形式意义,惟有多元自主的利益集团,方能提供对权力的实质性制约,即只有多元社会力量,才能制约权力。

多元民主理论特别强调于国家、个人之间的中介性社会团体的作用,认为正是这众多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制约了公权,保护了个人自由。该理论认为:行为 是政治的惟一内容,其取决于各群体的相对力量,政治规则及其结构,对行为没有有意义的影响,至多只有很小的影响。他们认为,在本质上政治行为与市场行为没 有区别,多元群体的斗争妥协如同生产过程,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便是其产品。所以,后者受前者决定制约,而不是相反。由此,多元民主理论的旗手罗伯特-达尔 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中写到: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有了宪法才保持了民主,这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因为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民主的,宪法才保持下来,这听起来似乎不对,但实际 上却正确得多。如果多元统治的必要条件不存在,那么没有什么旨在限制领袖权力的宪法能残存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宪法形式,都能够轻易地适应于正在变化著 的对权力的社会制衡。......

由此,多元民主论对二元民主大张挞伐。在它们看来,与其将宪政民主论称为民主的理论,不若称其为反民主的理论。因为,宪政不仅通过权力分立,而且 借助权利保护,限制多数人的统治能力。而且,与多元的社会力量相比,政治规则及政治结构只有无关紧要的重要性,其对政治的实际运作,是一个很差的指标。宪 政民主论脱离实在的政治行动,研究政治,是舍本逐末之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宪政民主论的确蕴涵著浓厚的对民主的不信任色彩。但是,无论宪政民主对国家结构的规定,还是有关权利的规定,事实上都促进了民主 而非相反。分权制不仅限制了派系的权力,而且减少了议员们追求其个人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可能性。因为,不论一个政治领袖或其派别的权力与野心多么大或多么 自利,宪政民主制度均能确保至少有一个同样野心勃勃、权欲熏心的政治领袖或其派别,能与之抗衡。这对于制约宗派专制与自利代表,确保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社会 的长期有序运行,是十分必要的;不论对民主做何种解释,对某些权利的宪法保护,正是为了保卫民主。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选举权的保护,即是例证。换一个 角度,将上述民主的基本价值置于民主程序中,本质上正是对民主的反动,尽管其形式上与民主的意涵相合;政治行动均是规则与制度之下的行动,撇开政治规范与 机制的大背景孤立地研究政治行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规则与机制对人类、对行动便利追求的本性,是十分必要有效的约束,否则掌握著政权的人们必将恣意妄 为。

宪政民主的大选区,尤其是司法审查制度,大为减轻了公权必须机械地反映民意的倾向,确保了政治具有基本的深思熟虑的特性。否则,错误的公众潮流, 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理性与正义将淹没于激情和邪恶的狂潮中。我们只需回望一下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便能深刻地体认到对因顽固地坚持自己的 价值而失去理智的人们予以制约,有多么重要。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往往不是在明显不正义的旗帜下发生的,其恰恰是由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正义与真理,自认应 该不受任何约束的狂徒,以人民和公正的名义实施的。

多元民主的问题在于,抛开多元社会形成、存在与发展的政治规则和制度的背景与前提,单一地以显微的方式研究多元社会,无限夸大多元社会对权力的制 约效能,进而将异常复杂的政治情境,化约为纯粹的数学逻辑。这已十分荒唐了。但其仍未止步。其从行为主义的理路出发,将多元的活跃社会力量定义为自变量, 视政治规则与制度,为多元力量的函数,从而彻底颠倒了政制与多元社会力量的本来关系。

首先,发现社会力量能够制约权力的,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其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对此多有深刻的洞见。他认识到美国的多元社会, 源自其宪政民主的政治规则与制度,多元社会形成后,其方能有效地制约公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然而,真理与谬误仅只一线只隔。很不幸,达尔及其追随者,却跨 出了一大步,不仅视多元社会为无因之果,而且倒果为因。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成文宪法、两院制国会、总统否决权及司法审查的美国,会同样发展出今天的、极具活力的、强大的多元社会。多元民主论完全无视这 样一个事实,即在某些社会,政治规则与制度,是禁止该社会的其它力量自由结合和相互作用的。那?堮琤诱ㄕs在多元的力量,当然更不可能发展出多元的社会。 考虑到政治规则与政治制度,在形成政局和历史格局中的作用,那些公然宣称最重要和关键的变量是社会的而非政制的人,便的确令人费解了。对这种所谓的巨大的 理论勇气,还是多一些冷静和怀疑的好。

达尔毕竟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这位美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白鲁恂十分推崇,被称为当达尔谈起民主时,每一个人都应该洗耳恭听的人,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1982年出版的《多元民主的困境》一书中,达尔写到:

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制中是非常值得需要的东西,至少在大型的民主制中是如此。一旦民主的过程在诸如民族-国家这样大的范围内被运用,那么 自主的社会组织就必定会出现。而且,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仅是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一个直接结果,也是为民主过程本身运作所必需的,其功能在于 使政府的强制最小化、保障政治自由、改善人的生活。

这里,尽管达尔依旧强调多元社会的重要性,但却承认其并非原生性的,而是民主过程的衍生物,摆正了民主制度与多元社会力量的关系。然而,近三十年 的以讹传讹,却造成了极其难以肃清的错误影响。今天,很多人尤其是长期于自由世界生活的人们,论民主言必称多元已成惯例,将多元社会这种后生性的力量,提 高至其并不具备的决定性的地位。有人甚至放言,只有在充分发展的多元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中国正应走先发展多元社会,尔后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追 根溯源,类似谬论皆出于罗伯特-达尔。

由此看来,尽管历经了数百年的发展,民主理论却并不完善,民主现实更非尽善尽美。我们对此当然不满。但我们所以不满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 热爱民主,希望她更好。如果将民主与独裁比较,民主的优势就得到了极佳的证明。中国的民主化是必然的,任何个人与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阻挡住这一进 程。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民主的实现,并不需要、也不可能以公民多元社会的建立为前提,而惟有在确立宪政民主原则与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与发展。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