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我为什么竞选人大代表
许志永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这是我7月份打算2003年要做的四件事之一(就收容遣送提起违宪审查, 孙大午案,人大选举,出一本讲述以上三个故事的有关宪政的书)。不过,当时是计划帮助湖北的姚立法先生竞选连任,我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派遣观察团的方案, 准备在姚立法竞选的重要时机,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学者以及媒体去考察潜江选举,以公开的社会力量排除可能干预选举的非法力量从而促使民主真正落到实 处。后来当我得知北京各区今年选举的消息,我的设想有所改变,我还会想办法帮助姚立法先生,但他做的准备已经很好,既然北京有机会我也就积极参与吧,北京 的选举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推动这个社会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我深深知道民主法治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是,多年来民主法治常常停留在口号中,法律赋予我们神圣的选举权与被选 举权很少被尊重。我当然也知道,民主法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民主法治需要很多人漫长的努力,为了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中国,为了一个公正幸福的社会,我愿 意成为一名推动社会变革的法律志愿者。

早在北大法学院读博士期间,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也曾经因为给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地方政府误解把我扣押,但这些不会让我产生偏见或嫉恨,而是让我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孙志刚的不幸,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农村问题深知收容遣送制度之恶的学者,我再也无法沉默了,5月14日,我 和俞江、滕彪两位朋友一起就导致孙志刚不幸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20日,这个制造了无数苦难 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了。虽然违宪审查不了了之深为遗憾,但毕竟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我们行动了,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2003年5月27日,孙大午先生被捕,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呼吁大家关注孙大午,关注他也就是关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民 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7月,收容遣送制度有关事宜告一段落,我决定接手孙大午案件。我和另外两位律师一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辛努力之后,孙大午先生总算出来 了。当然,正如我们提起的违宪审查一样,留下了遗憾,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直到给孙大午带来牢狱之灾的僵化的法律被改变。

所有这些努力我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们国家更加民主法治。这个社会在进步,我们没有时间等待,更没有时间抱怨。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有责任以自己的切身实践推动著中国民主法治进程,我曾经努力过,我还将继续努力。

现在,我要开始新的行动:直接参与人大选举。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我想通过我的参与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们的法律,请相信这个 时代的进步,请相信,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也想告诉大家:让我们一起珍惜法律赋予我们的民主权利,让我们真诚对待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政 府,我们民族的过去。不管历史曾经给多少人造成了伤害,不管你如何怀疑眼前的现实,不管未来面临多少艰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有了行动才有进步的可能。

我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不仅仅意味著经济的富足,还包括社会公正和人的自由;我相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更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渴望真实的选举,于是我开始了竞争,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新的开始。

是的,我要参加竞选。选举就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无所谓选举。我们没有必要把竞选贴上某种主义的标签并拒之门外,没有理由对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充满敌意。

我不是为了批判什么,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某种表演,而是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一场游戏,而是为了心中的爱。爱中国,爱这片古老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民。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渴望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宪政法治自由幸福的中国。

我多么渴望我们的国家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国家民主法治,社会公正人道,人民祥和幸福。而我相信在这个时代,民主法治是通往公正幸福的必由之 路,这是几百年来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惨痛的教训。当然,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建设,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具体的努力。我 以最大的善意考虑我们所有的同胞,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没有人愿意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而我自己,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法律的框架内参与民主 建设就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我相信,社会进步就是靠千千万万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的,我希望以自己的真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作为普通的公民,2003年,我们帮助了千千万万城市新移民免遭收容遣送的迫害,我们帮助了孙大午先生和周围很多百姓。未来的时间里,我一定会继 续利用自己的专长,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城市边沿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关注不合理的法律制度,关注宪政法治。也许,选举不能直接帮助谁,但这个过程能够告 诉我们的国民:这是新的希望,这个过程也能告诉全世界:这是正在进步的中国!如果将来,我作为人大代表能有助于制定好的法律,我将能够帮助更多的人,那将 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人大代表。

2003年11月12日
sunnypku@263.net
www.oci.org.cn

(转载自YTHT站)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这是我7月份打算2003年要做的四件事之一(就收容遣送提起违宪审查, 孙大午案,人大选举,出一本讲述以上三个故事的有关宪政的书)。不过,当时是计划帮助湖北的姚立法先生竞选连任,我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派遣观察团的方案, 准备在姚立法竞选的重要时机,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学者以及媒体去考察潜江选举,以公开的社会力量排除可能干预选举的非法力量从而促使民主真正落到实 处。后来当我得知北京各区今年选举的消息,我的设想有所改变,我还会想办法帮助姚立法先生,但他做的准备已经很好,既然北京有机会我也就积极参与吧,北京 的选举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推动这个社会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我深深知道民主法治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是,多年来民主法治常常停留在口号中,法律赋予我们神圣的选举权与被选 举权很少被尊重。我当然也知道,民主法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民主法治需要很多人漫长的努力,为了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中国,为了一个公正幸福的社会,我愿 意成为一名推动社会变革的法律志愿者。

早在北大法学院读博士期间,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也曾经因为给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地方政府误解把我扣押,但这些不会让我产生偏见或嫉恨,而是让我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孙志刚的不幸,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农村问题深知收容遣送制度之恶的学者,我再也无法沉默了,5月14日,我 和俞江、滕彪两位朋友一起就导致孙志刚不幸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20日,这个制造了无数苦难 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了。虽然违宪审查不了了之深为遗憾,但毕竟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我们行动了,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2003年5月27日,孙大午先生被捕,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呼吁大家关注孙大午,关注他也就是关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民 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7月,收容遣送制度有关事宜告一段落,我决定接手孙大午案件。我和另外两位律师一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辛努力之后,孙大午先生总算出来 了。当然,正如我们提起的违宪审查一样,留下了遗憾,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直到给孙大午带来牢狱之灾的僵化的法律被改变。

所有这些努力我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们国家更加民主法治。这个社会在进步,我们没有时间等待,更没有时间抱怨。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有责任以自己的切身实践推动著中国民主法治进程,我曾经努力过,我还将继续努力。

现在,我要开始新的行动:直接参与人大选举。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我想通过我的参与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们的法律,请相信这个 时代的进步,请相信,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也想告诉大家:让我们一起珍惜法律赋予我们的民主权利,让我们真诚对待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政 府,我们民族的过去。不管历史曾经给多少人造成了伤害,不管你如何怀疑眼前的现实,不管未来面临多少艰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有了行动才有进步的可能。

我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不仅仅意味著经济的富足,还包括社会公正和人的自由;我相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更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渴望真实的选举,于是我开始了竞争,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新的开始。

是的,我要参加竞选。选举就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无所谓选举。我们没有必要把竞选贴上某种主义的标签并拒之门外,没有理由对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充满敌意。

我不是为了批判什么,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某种表演,而是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一场游戏,而是为了心中的爱。爱中国,爱这片古老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民。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渴望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宪政法治自由幸福的中国。

我多么渴望我们的国家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国家民主法治,社会公正人道,人民祥和幸福。而我相信在这个时代,民主法治是通往公正幸福的必由之 路,这是几百年来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惨痛的教训。当然,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建设,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具体的努力。我 以最大的善意考虑我们所有的同胞,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没有人愿意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而我自己,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法律的框架内参与民主 建设就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我相信,社会进步就是靠千千万万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的,我希望以自己的真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作为普通的公民,2003年,我们帮助了千千万万城市新移民免遭收容遣送的迫害,我们帮助了孙大午先生和周围很多百姓。未来的时间里,我一定会继 续利用自己的专长,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城市边沿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关注不合理的法律制度,关注宪政法治。也许,选举不能直接帮助谁,但这个过程能够告 诉我们的国民:这是新的希望,这个过程也能告诉全世界:这是正在进步的中国!如果将来,我作为人大代表能有助于制定好的法律,我将能够帮助更多的人,那将 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人大代表。

2003年11月12日
sunnypku@263.net
www.oci.org.cn

(转载自YTHT站)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这是我7月份打算2003年要做的四件事之一(就收容遣送提起违宪审查, 孙大午案,人大选举,出一本讲述以上三个故事的有关宪政的书)。不过,当时是计划帮助湖北的姚立法先生竞选连任,我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派遣观察团的方案, 准备在姚立法竞选的重要时机,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学者以及媒体去考察潜江选举,以公开的社会力量排除可能干预选举的非法力量从而促使民主真正落到实 处。后来当我得知北京各区今年选举的消息,我的设想有所改变,我还会想办法帮助姚立法先生,但他做的准备已经很好,既然北京有机会我也就积极参与吧,北京 的选举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推动这个社会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我深深知道民主法治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是,多年来民主法治常常停留在口号中,法律赋予我们神圣的选举权与被选 举权很少被尊重。我当然也知道,民主法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民主法治需要很多人漫长的努力,为了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中国,为了一个公正幸福的社会,我愿 意成为一名推动社会变革的法律志愿者。

早在北大法学院读博士期间,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也曾经因为给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地方政府误解把我扣押,但这些不会让我产生偏见或嫉恨,而是让我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孙志刚的不幸,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农村问题深知收容遣送制度之恶的学者,我再也无法沉默了,5月14日,我 和俞江、滕彪两位朋友一起就导致孙志刚不幸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20日,这个制造了无数苦难 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了。虽然违宪审查不了了之深为遗憾,但毕竟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我们行动了,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2003年5月27日,孙大午先生被捕,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呼吁大家关注孙大午,关注他也就是关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民 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7月,收容遣送制度有关事宜告一段落,我决定接手孙大午案件。我和另外两位律师一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辛努力之后,孙大午先生总算出来 了。当然,正如我们提起的违宪审查一样,留下了遗憾,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直到给孙大午带来牢狱之灾的僵化的法律被改变。

所有这些努力我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们国家更加民主法治。这个社会在进步,我们没有时间等待,更没有时间抱怨。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有责任以自己的切身实践推动著中国民主法治进程,我曾经努力过,我还将继续努力。

现在,我要开始新的行动:直接参与人大选举。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我想通过我的参与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们的法律,请相信这个 时代的进步,请相信,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也想告诉大家:让我们一起珍惜法律赋予我们的民主权利,让我们真诚对待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政 府,我们民族的过去。不管历史曾经给多少人造成了伤害,不管你如何怀疑眼前的现实,不管未来面临多少艰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有了行动才有进步的可能。

我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不仅仅意味著经济的富足,还包括社会公正和人的自由;我相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更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渴望真实的选举,于是我开始了竞争,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新的开始。

是的,我要参加竞选。选举就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无所谓选举。我们没有必要把竞选贴上某种主义的标签并拒之门外,没有理由对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充满敌意。

我不是为了批判什么,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某种表演,而是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一场游戏,而是为了心中的爱。爱中国,爱这片古老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民。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渴望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宪政法治自由幸福的中国。

我多么渴望我们的国家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国家民主法治,社会公正人道,人民祥和幸福。而我相信在这个时代,民主法治是通往公正幸福的必由之 路,这是几百年来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惨痛的教训。当然,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建设,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具体的努力。我 以最大的善意考虑我们所有的同胞,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没有人愿意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而我自己,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法律的框架内参与民主 建设就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我相信,社会进步就是靠千千万万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的,我希望以自己的真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作为普通的公民,2003年,我们帮助了千千万万城市新移民免遭收容遣送的迫害,我们帮助了孙大午先生和周围很多百姓。未来的时间里,我一定会继 续利用自己的专长,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城市边沿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关注不合理的法律制度,关注宪政法治。也许,选举不能直接帮助谁,但这个过程能够告 诉我们的国民:这是新的希望,这个过程也能告诉全世界:这是正在进步的中国!如果将来,我作为人大代表能有助于制定好的法律,我将能够帮助更多的人,那将 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人大代表。

2003年11月12日
sunnypku@263.net
www.oci.org.cn

(转载自YTHT站)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这是我7月份打算2003年要做的四件事之一(就收容遣送提起违宪审查, 孙大午案,人大选举,出一本讲述以上三个故事的有关宪政的书)。不过,当时是计划帮助湖北的姚立法先生竞选连任,我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派遣观察团的方案, 准备在姚立法竞选的重要时机,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学者以及媒体去考察潜江选举,以公开的社会力量排除可能干预选举的非法力量从而促使民主真正落到实 处。后来当我得知北京各区今年选举的消息,我的设想有所改变,我还会想办法帮助姚立法先生,但他做的准备已经很好,既然北京有机会我也就积极参与吧,北京 的选举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推动这个社会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我深深知道民主法治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是,多年来民主法治常常停留在口号中,法律赋予我们神圣的选举权与被选 举权很少被尊重。我当然也知道,民主法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民主法治需要很多人漫长的努力,为了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中国,为了一个公正幸福的社会,我愿 意成为一名推动社会变革的法律志愿者。

早在北大法学院读博士期间,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也曾经因为给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地方政府误解把我扣押,但这些不会让我产生偏见或嫉恨,而是让我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孙志刚的不幸,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农村问题深知收容遣送制度之恶的学者,我再也无法沉默了,5月14日,我 和俞江、滕彪两位朋友一起就导致孙志刚不幸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20日,这个制造了无数苦难 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了。虽然违宪审查不了了之深为遗憾,但毕竟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我们行动了,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2003年5月27日,孙大午先生被捕,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呼吁大家关注孙大午,关注他也就是关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民 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7月,收容遣送制度有关事宜告一段落,我决定接手孙大午案件。我和另外两位律师一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辛努力之后,孙大午先生总算出来 了。当然,正如我们提起的违宪审查一样,留下了遗憾,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直到给孙大午带来牢狱之灾的僵化的法律被改变。

所有这些努力我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们国家更加民主法治。这个社会在进步,我们没有时间等待,更没有时间抱怨。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有责任以自己的切身实践推动著中国民主法治进程,我曾经努力过,我还将继续努力。

现在,我要开始新的行动:直接参与人大选举。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我想通过我的参与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们的法律,请相信这个 时代的进步,请相信,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也想告诉大家:让我们一起珍惜法律赋予我们的民主权利,让我们真诚对待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政 府,我们民族的过去。不管历史曾经给多少人造成了伤害,不管你如何怀疑眼前的现实,不管未来面临多少艰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有了行动才有进步的可能。

我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不仅仅意味著经济的富足,还包括社会公正和人的自由;我相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更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渴望真实的选举,于是我开始了竞争,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新的开始。

是的,我要参加竞选。选举就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无所谓选举。我们没有必要把竞选贴上某种主义的标签并拒之门外,没有理由对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充满敌意。

我不是为了批判什么,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某种表演,而是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一场游戏,而是为了心中的爱。爱中国,爱这片古老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民。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渴望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宪政法治自由幸福的中国。

我多么渴望我们的国家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国家民主法治,社会公正人道,人民祥和幸福。而我相信在这个时代,民主法治是通往公正幸福的必由之 路,这是几百年来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惨痛的教训。当然,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建设,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具体的努力。我 以最大的善意考虑我们所有的同胞,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没有人愿意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而我自己,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法律的框架内参与民主 建设就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我相信,社会进步就是靠千千万万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的,我希望以自己的真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作为普通的公民,2003年,我们帮助了千千万万城市新移民免遭收容遣送的迫害,我们帮助了孙大午先生和周围很多百姓。未来的时间里,我一定会继 续利用自己的专长,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城市边沿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关注不合理的法律制度,关注宪政法治。也许,选举不能直接帮助谁,但这个过程能够告 诉我们的国民:这是新的希望,这个过程也能告诉全世界:这是正在进步的中国!如果将来,我作为人大代表能有助于制定好的法律,我将能够帮助更多的人,那将 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人大代表。

2003年11月12日
sunnypku@263.net
www.oci.org.cn

(转载自YTHT站)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这是我7月份打算2003年要做的四件事之一(就收容遣送提起违宪审查, 孙大午案,人大选举,出一本讲述以上三个故事的有关宪政的书)。不过,当时是计划帮助湖北的姚立法先生竞选连任,我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派遣观察团的方案, 准备在姚立法竞选的重要时机,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学者以及媒体去考察潜江选举,以公开的社会力量排除可能干预选举的非法力量从而促使民主真正落到实 处。后来当我得知北京各区今年选举的消息,我的设想有所改变,我还会想办法帮助姚立法先生,但他做的准备已经很好,既然北京有机会我也就积极参与吧,北京 的选举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推动这个社会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我深深知道民主法治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是,多年来民主法治常常停留在口号中,法律赋予我们神圣的选举权与被选 举权很少被尊重。我当然也知道,民主法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民主法治需要很多人漫长的努力,为了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中国,为了一个公正幸福的社会,我愿 意成为一名推动社会变革的法律志愿者。

早在北大法学院读博士期间,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也曾经因为给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地方政府误解把我扣押,但这些不会让我产生偏见或嫉恨,而是让我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孙志刚的不幸,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农村问题深知收容遣送制度之恶的学者,我再也无法沉默了,5月14日,我 和俞江、滕彪两位朋友一起就导致孙志刚不幸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20日,这个制造了无数苦难 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了。虽然违宪审查不了了之深为遗憾,但毕竟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我们行动了,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2003年5月27日,孙大午先生被捕,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呼吁大家关注孙大午,关注他也就是关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民 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7月,收容遣送制度有关事宜告一段落,我决定接手孙大午案件。我和另外两位律师一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辛努力之后,孙大午先生总算出来 了。当然,正如我们提起的违宪审查一样,留下了遗憾,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直到给孙大午带来牢狱之灾的僵化的法律被改变。

所有这些努力我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们国家更加民主法治。这个社会在进步,我们没有时间等待,更没有时间抱怨。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有责任以自己的切身实践推动著中国民主法治进程,我曾经努力过,我还将继续努力。

现在,我要开始新的行动:直接参与人大选举。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我想通过我的参与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们的法律,请相信这个 时代的进步,请相信,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也想告诉大家:让我们一起珍惜法律赋予我们的民主权利,让我们真诚对待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政 府,我们民族的过去。不管历史曾经给多少人造成了伤害,不管你如何怀疑眼前的现实,不管未来面临多少艰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有了行动才有进步的可能。

我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不仅仅意味著经济的富足,还包括社会公正和人的自由;我相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更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渴望真实的选举,于是我开始了竞争,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新的开始。

是的,我要参加竞选。选举就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无所谓选举。我们没有必要把竞选贴上某种主义的标签并拒之门外,没有理由对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充满敌意。

我不是为了批判什么,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某种表演,而是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一场游戏,而是为了心中的爱。爱中国,爱这片古老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民。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渴望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宪政法治自由幸福的中国。

我多么渴望我们的国家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国家民主法治,社会公正人道,人民祥和幸福。而我相信在这个时代,民主法治是通往公正幸福的必由之 路,这是几百年来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惨痛的教训。当然,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建设,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具体的努力。我 以最大的善意考虑我们所有的同胞,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没有人愿意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而我自己,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法律的框架内参与民主 建设就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我相信,社会进步就是靠千千万万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的,我希望以自己的真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作为普通的公民,2003年,我们帮助了千千万万城市新移民免遭收容遣送的迫害,我们帮助了孙大午先生和周围很多百姓。未来的时间里,我一定会继 续利用自己的专长,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城市边沿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关注不合理的法律制度,关注宪政法治。也许,选举不能直接帮助谁,但这个过程能够告 诉我们的国民:这是新的希望,这个过程也能告诉全世界:这是正在进步的中国!如果将来,我作为人大代表能有助于制定好的法律,我将能够帮助更多的人,那将 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人大代表。

2003年11月12日
sunnypku@263.net
www.oci.org.cn

(转载自YTHT站)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这是我7月份打算2003年要做的四件事之一(就收容遣送提起违宪审查, 孙大午案,人大选举,出一本讲述以上三个故事的有关宪政的书)。不过,当时是计划帮助湖北的姚立法先生竞选连任,我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派遣观察团的方案, 准备在姚立法竞选的重要时机,联合有关政府部门、学者以及媒体去考察潜江选举,以公开的社会力量排除可能干预选举的非法力量从而促使民主真正落到实 处。后来当我得知北京各区今年选举的消息,我的设想有所改变,我还会想办法帮助姚立法先生,但他做的准备已经很好,既然北京有机会我也就积极参与吧,北京 的选举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推动这个社会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我深深知道民主法治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是,多年来民主法治常常停留在口号中,法律赋予我们神圣的选举权与被选 举权很少被尊重。我当然也知道,民主法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民主法治需要很多人漫长的努力,为了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中国,为了一个公正幸福的社会,我愿 意成为一名推动社会变革的法律志愿者。

早在北大法学院读博士期间,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也曾经因为给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地方政府误解把我扣押,但这些不会让我产生偏见或嫉恨,而是让我更加理性地认识中国。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孙志刚的不幸,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农村问题深知收容遣送制度之恶的学者,我再也无法沉默了,5月14日,我 和俞江、滕彪两位朋友一起就导致孙志刚不幸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20日,这个制造了无数苦难 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了。虽然违宪审查不了了之深为遗憾,但毕竟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我们行动了,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2003年5月27日,孙大午先生被捕,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呼吁大家关注孙大午,关注他也就是关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民 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7月,收容遣送制度有关事宜告一段落,我决定接手孙大午案件。我和另外两位律师一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辛努力之后,孙大午先生总算出来 了。当然,正如我们提起的违宪审查一样,留下了遗憾,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直到给孙大午带来牢狱之灾的僵化的法律被改变。

所有这些努力我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我们国家更加民主法治。这个社会在进步,我们没有时间等待,更没有时间抱怨。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有责任以自己的切身实践推动著中国民主法治进程,我曾经努力过,我还将继续努力。

现在,我要开始新的行动:直接参与人大选举。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我想通过我的参与告诉大家:请相信我们的法律,请相信这个 时代的进步,请相信,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也想告诉大家:让我们一起珍惜法律赋予我们的民主权利,让我们真诚对待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政 府,我们民族的过去。不管历史曾经给多少人造成了伤害,不管你如何怀疑眼前的现实,不管未来面临多少艰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有了行动才有进步的可能。

我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不仅仅意味著经济的富足,还包括社会公正和人的自由;我相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更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渴望真实的选举,于是我开始了竞争,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新的开始。

是的,我要参加竞选。选举就要有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无所谓选举。我们没有必要把竞选贴上某种主义的标签并拒之门外,没有理由对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充满敌意。

我不是为了批判什么,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某种表演,而是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一场游戏,而是为了心中的爱。爱中国,爱这片古老的土地,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民。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渴望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宪政法治自由幸福的中国。

我多么渴望我们的国家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国家民主法治,社会公正人道,人民祥和幸福。而我相信在这个时代,民主法治是通往公正幸福的必由之 路,这是几百年来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惨痛的教训。当然,民主法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建设,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具体的努力。我 以最大的善意考虑我们所有的同胞,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没有人愿意阻挡历史前进的潮流,而我自己,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法律的框架内参与民主 建设就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我相信,社会进步就是靠千千万万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的,我希望以自己的真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作为普通的公民,2003年,我们帮助了千千万万城市新移民免遭收容遣送的迫害,我们帮助了孙大午先生和周围很多百姓。未来的时间里,我一定会继 续利用自己的专长,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城市边沿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关注不合理的法律制度,关注宪政法治。也许,选举不能直接帮助谁,但这个过程能够告 诉我们的国民:这是新的希望,这个过程也能告诉全世界:这是正在进步的中国!如果将来,我作为人大代表能有助于制定好的法律,我将能够帮助更多的人,那将 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的,我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人大代表。

2003年11月12日
sunnypku@263.net
www.oci.org.cn

(转载自YTHT站)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