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悼念赵紫阳先生
郭少坤



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今天,您平静地走了

没有降旗

没有哀乐

没有仪式

只有那简短的一行字

您走了

终年八十五岁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前天安门的硝烟锋火

红旗招展和人声鼎沸

十五你年前的壮丽篇章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的走了吗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来对您的屈辱和不公

法律的无奈和道德的苍白

十五年来的饱经忧患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地走了吗

您走了

我辈该当如何

当年的追随和追求

我这个梦寐以求的民主卫士梦想

何日能得以实现

我不能平静地想

您走了

我只问了几个老百姓

该如何想象

他们平静的告诉我说

不该走的走了

该死的却还赖在世上不走

您走了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这块地

人还是这些人

只有老百姓的话

才是对您最公正的评价和最好的悼念

2005年元月17日于徐州家中

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今天,您平静地走了

没有降旗

没有哀乐

没有仪式

只有那简短的一行字

您走了

终年八十五岁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前天安门的硝烟锋火

红旗招展和人声鼎沸

十五你年前的壮丽篇章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的走了吗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来对您的屈辱和不公

法律的无奈和道德的苍白

十五年来的饱经忧患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地走了吗

您走了

我辈该当如何

当年的追随和追求

我这个梦寐以求的民主卫士梦想

何日能得以实现

我不能平静地想

您走了

我只问了几个老百姓

该如何想象

他们平静的告诉我说

不该走的走了

该死的却还赖在世上不走

您走了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这块地

人还是这些人

只有老百姓的话

才是对您最公正的评价和最好的悼念

2005年元月17日于徐州家中

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今天,您平静地走了

没有降旗

没有哀乐

没有仪式

只有那简短的一行字

您走了

终年八十五岁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前天安门的硝烟锋火

红旗招展和人声鼎沸

十五你年前的壮丽篇章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的走了吗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来对您的屈辱和不公

法律的无奈和道德的苍白

十五年来的饱经忧患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地走了吗

您走了

我辈该当如何

当年的追随和追求

我这个梦寐以求的民主卫士梦想

何日能得以实现

我不能平静地想

您走了

我只问了几个老百姓

该如何想象

他们平静的告诉我说

不该走的走了

该死的却还赖在世上不走

您走了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这块地

人还是这些人

只有老百姓的话

才是对您最公正的评价和最好的悼念

2005年元月17日于徐州家中

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今天,您平静地走了

没有降旗

没有哀乐

没有仪式

只有那简短的一行字

您走了

终年八十五岁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前天安门的硝烟锋火

红旗招展和人声鼎沸

十五你年前的壮丽篇章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的走了吗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来对您的屈辱和不公

法律的无奈和道德的苍白

十五年来的饱经忧患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地走了吗

您走了

我辈该当如何

当年的追随和追求

我这个梦寐以求的民主卫士梦想

何日能得以实现

我不能平静地想

您走了

我只问了几个老百姓

该如何想象

他们平静的告诉我说

不该走的走了

该死的却还赖在世上不走

您走了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这块地

人还是这些人

只有老百姓的话

才是对您最公正的评价和最好的悼念

2005年元月17日于徐州家中

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今天,您平静地走了

没有降旗

没有哀乐

没有仪式

只有那简短的一行字

您走了

终年八十五岁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前天安门的硝烟锋火

红旗招展和人声鼎沸

十五你年前的壮丽篇章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的走了吗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来对您的屈辱和不公

法律的无奈和道德的苍白

十五年来的饱经忧患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地走了吗

您走了

我辈该当如何

当年的追随和追求

我这个梦寐以求的民主卫士梦想

何日能得以实现

我不能平静地想

您走了

我只问了几个老百姓

该如何想象

他们平静的告诉我说

不该走的走了

该死的却还赖在世上不走

您走了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这块地

人还是这些人

只有老百姓的话

才是对您最公正的评价和最好的悼念

2005年元月17日于徐州家中

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今天,您平静地走了

没有降旗

没有哀乐

没有仪式

只有那简短的一行字

您走了

终年八十五岁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前天安门的硝烟锋火

红旗招展和人声鼎沸

十五你年前的壮丽篇章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的走了吗

您走了

其实您不应当平静地离去

十五年来对您的屈辱和不公

法律的无奈和道德的苍白

十五年来的饱经忧患

能使您忘却而平静地走了吗

您走了

我辈该当如何

当年的追随和追求

我这个梦寐以求的民主卫士梦想

何日能得以实现

我不能平静地想

您走了

我只问了几个老百姓

该如何想象

他们平静的告诉我说

不该走的走了

该死的却还赖在世上不走

您走了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这块地

人还是这些人

只有老百姓的话

才是对您最公正的评价和最好的悼念

2005年元月17日于徐州家中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