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藏身于北大荒粪坑中的艺术(首发)
王念



2003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第一银行二楼的画廊里,展出了五十多幅极不寻常的水墨画。这些水墨画尺幅巨大,画作上重复出现浓重的黑色铁窗、晶亮的 眼泪、从上至下滴穿画面的血滴,黑框内扭曲挣扎的被肢解了的人体,以及一群群张牙舞爪、怒目窥视的恶狼的意象。画展使每一位置身其中的观者,感到震撼。

藏身北大荒厕所的粪坑中才得以保存的艺术

艺术家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 长。1993年,当选为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1994年,他却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被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 所”。在那?堙A他被狱警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六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地剧烈痛苦。后来,狱警在看到他还是不屈服后,开始拿些纸墨给他,允许 他画点画。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抒写自己心中的悲愤。常常,严正学正在创作一幅画时,有狱警进来,严正学就把画揉成一团,用脚踩在底下,以向 狱警表示这些都不是画作,只是废画,是垃圾纸,没有用的,等狱警离开了,又赶快再仔细地将作品重新铺开,接著画。就这样,他在狱中创作了一百多幅画。

等画画完了,严正学就把它们包起来,再用塑料布裹好套紧。待到要去监狱外劳动时,严正学就把画作悄悄背在身上。在劳动中间找个机会上厕所,趁狱警 在厕所外等他的空当儿,严正学就把裹好的作品扔到茅坑里。由于北大荒很冷,冬天厕所都是结冰的,严正学把画扔进茅坑后把手纸往上一盖狱警就不会发现。三年 劳教中,严正学就这样固定地把自己的创作扔到几个坑内。等到有同狱的人被释放出去或儿子、女儿来探监时,严正学就告诉他们哪个厕所的哪几个坑里有自己的几 包画,请他们把画带走。严正学知道,他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狱警发现,他会面临严重的惩罚,但艺术家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把狱中的真实感受,诉说给 外面的世界。

1996年4月3日,严正学刑满获释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三天,他便用这些作品,举行了“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使警方如临大敌,当天下午,便派大批 人员到场将画展冲击取消。这次在美国举行画展前,严正学曾经几次试图把作品从中国带出,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通过关系,将作品混在集装箱中才运了出来。

沉重的水墨画

传统中国水墨画是以标榜恬淡、优雅、隽永、落花无言,含而不露为特征的。中国历代文人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一种远离尘世的、高远的贵族气 息。即使如八大山人那样接近现实,对家国之失有著强烈痛苦感受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只能寄情残荷败花,孤独的闭目不视的乌鸦等意象,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中 国画家选用竹、兰、梅、菊,倾诉自己与当政者的不合作,以及自己对美好质量的向往,几乎成为了一种优美的传统,以致人们在观赏这些作品时,常常不会感受到 任何的压抑或对立情绪,而是被吸引著去玩味作品中那种空谷回音式的、对压抑的自我抑制。可以说,在中国水墨画当中,用粗硬的黑框、眼泪、鲜血、被肢解的人 体、恶狼等形象,这样直接地赤裸裸表现痛苦,表现灵魂被压迫时发出的声嘶力竭呼喊的,严正学是第一个人。严正学的作品,籍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重神不重形的 特点,籍用它的墨色、水墨一气形成的混沌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想表现的情绪;同时,他选用的巨大尺寸,西方绘画式的四方构图,以及直接来之现实的真实 形象,也又给了传统水墨画以崭新的面貌。正是通过严正学这些在狱中创作的作品,我们才看到一幅水墨画也能如此充满声音,情绪强烈,和如此富有厚度及力量。

严正学在画展上告诉一位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个画家,语言不能表达我,我只能用绘画来说话。让人们通过我的画,了解到一个艺术家在中国是怎样受到迫害的;让人们看到我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从而警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个真的艺术家的愿望。

2003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第一银行二楼的画廊里,展出了五十多幅极不寻常的水墨画。这些水墨画尺幅巨大,画作上重复出现浓重的黑色铁窗、晶亮的 眼泪、从上至下滴穿画面的血滴,黑框内扭曲挣扎的被肢解了的人体,以及一群群张牙舞爪、怒目窥视的恶狼的意象。画展使每一位置身其中的观者,感到震撼。

藏身北大荒厕所的粪坑中才得以保存的艺术

艺术家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 长。1993年,当选为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1994年,他却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被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 所”。在那?堙A他被狱警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六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地剧烈痛苦。后来,狱警在看到他还是不屈服后,开始拿些纸墨给他,允许 他画点画。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抒写自己心中的悲愤。常常,严正学正在创作一幅画时,有狱警进来,严正学就把画揉成一团,用脚踩在底下,以向 狱警表示这些都不是画作,只是废画,是垃圾纸,没有用的,等狱警离开了,又赶快再仔细地将作品重新铺开,接著画。就这样,他在狱中创作了一百多幅画。

等画画完了,严正学就把它们包起来,再用塑料布裹好套紧。待到要去监狱外劳动时,严正学就把画作悄悄背在身上。在劳动中间找个机会上厕所,趁狱警 在厕所外等他的空当儿,严正学就把裹好的作品扔到茅坑里。由于北大荒很冷,冬天厕所都是结冰的,严正学把画扔进茅坑后把手纸往上一盖狱警就不会发现。三年 劳教中,严正学就这样固定地把自己的创作扔到几个坑内。等到有同狱的人被释放出去或儿子、女儿来探监时,严正学就告诉他们哪个厕所的哪几个坑里有自己的几 包画,请他们把画带走。严正学知道,他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狱警发现,他会面临严重的惩罚,但艺术家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把狱中的真实感受,诉说给 外面的世界。

1996年4月3日,严正学刑满获释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三天,他便用这些作品,举行了“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使警方如临大敌,当天下午,便派大批 人员到场将画展冲击取消。这次在美国举行画展前,严正学曾经几次试图把作品从中国带出,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通过关系,将作品混在集装箱中才运了出来。

沉重的水墨画

传统中国水墨画是以标榜恬淡、优雅、隽永、落花无言,含而不露为特征的。中国历代文人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一种远离尘世的、高远的贵族气 息。即使如八大山人那样接近现实,对家国之失有著强烈痛苦感受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只能寄情残荷败花,孤独的闭目不视的乌鸦等意象,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中 国画家选用竹、兰、梅、菊,倾诉自己与当政者的不合作,以及自己对美好质量的向往,几乎成为了一种优美的传统,以致人们在观赏这些作品时,常常不会感受到 任何的压抑或对立情绪,而是被吸引著去玩味作品中那种空谷回音式的、对压抑的自我抑制。可以说,在中国水墨画当中,用粗硬的黑框、眼泪、鲜血、被肢解的人 体、恶狼等形象,这样直接地赤裸裸表现痛苦,表现灵魂被压迫时发出的声嘶力竭呼喊的,严正学是第一个人。严正学的作品,籍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重神不重形的 特点,籍用它的墨色、水墨一气形成的混沌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想表现的情绪;同时,他选用的巨大尺寸,西方绘画式的四方构图,以及直接来之现实的真实 形象,也又给了传统水墨画以崭新的面貌。正是通过严正学这些在狱中创作的作品,我们才看到一幅水墨画也能如此充满声音,情绪强烈,和如此富有厚度及力量。

严正学在画展上告诉一位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个画家,语言不能表达我,我只能用绘画来说话。让人们通过我的画,了解到一个艺术家在中国是怎样受到迫害的;让人们看到我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从而警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个真的艺术家的愿望。

2003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第一银行二楼的画廊里,展出了五十多幅极不寻常的水墨画。这些水墨画尺幅巨大,画作上重复出现浓重的黑色铁窗、晶亮的 眼泪、从上至下滴穿画面的血滴,黑框内扭曲挣扎的被肢解了的人体,以及一群群张牙舞爪、怒目窥视的恶狼的意象。画展使每一位置身其中的观者,感到震撼。

藏身北大荒厕所的粪坑中才得以保存的艺术

艺术家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 长。1993年,当选为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1994年,他却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被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 所”。在那?堙A他被狱警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六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地剧烈痛苦。后来,狱警在看到他还是不屈服后,开始拿些纸墨给他,允许 他画点画。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抒写自己心中的悲愤。常常,严正学正在创作一幅画时,有狱警进来,严正学就把画揉成一团,用脚踩在底下,以向 狱警表示这些都不是画作,只是废画,是垃圾纸,没有用的,等狱警离开了,又赶快再仔细地将作品重新铺开,接著画。就这样,他在狱中创作了一百多幅画。

等画画完了,严正学就把它们包起来,再用塑料布裹好套紧。待到要去监狱外劳动时,严正学就把画作悄悄背在身上。在劳动中间找个机会上厕所,趁狱警 在厕所外等他的空当儿,严正学就把裹好的作品扔到茅坑里。由于北大荒很冷,冬天厕所都是结冰的,严正学把画扔进茅坑后把手纸往上一盖狱警就不会发现。三年 劳教中,严正学就这样固定地把自己的创作扔到几个坑内。等到有同狱的人被释放出去或儿子、女儿来探监时,严正学就告诉他们哪个厕所的哪几个坑里有自己的几 包画,请他们把画带走。严正学知道,他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狱警发现,他会面临严重的惩罚,但艺术家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把狱中的真实感受,诉说给 外面的世界。

1996年4月3日,严正学刑满获释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三天,他便用这些作品,举行了“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使警方如临大敌,当天下午,便派大批 人员到场将画展冲击取消。这次在美国举行画展前,严正学曾经几次试图把作品从中国带出,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通过关系,将作品混在集装箱中才运了出来。

沉重的水墨画

传统中国水墨画是以标榜恬淡、优雅、隽永、落花无言,含而不露为特征的。中国历代文人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一种远离尘世的、高远的贵族气 息。即使如八大山人那样接近现实,对家国之失有著强烈痛苦感受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只能寄情残荷败花,孤独的闭目不视的乌鸦等意象,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中 国画家选用竹、兰、梅、菊,倾诉自己与当政者的不合作,以及自己对美好质量的向往,几乎成为了一种优美的传统,以致人们在观赏这些作品时,常常不会感受到 任何的压抑或对立情绪,而是被吸引著去玩味作品中那种空谷回音式的、对压抑的自我抑制。可以说,在中国水墨画当中,用粗硬的黑框、眼泪、鲜血、被肢解的人 体、恶狼等形象,这样直接地赤裸裸表现痛苦,表现灵魂被压迫时发出的声嘶力竭呼喊的,严正学是第一个人。严正学的作品,籍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重神不重形的 特点,籍用它的墨色、水墨一气形成的混沌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想表现的情绪;同时,他选用的巨大尺寸,西方绘画式的四方构图,以及直接来之现实的真实 形象,也又给了传统水墨画以崭新的面貌。正是通过严正学这些在狱中创作的作品,我们才看到一幅水墨画也能如此充满声音,情绪强烈,和如此富有厚度及力量。

严正学在画展上告诉一位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个画家,语言不能表达我,我只能用绘画来说话。让人们通过我的画,了解到一个艺术家在中国是怎样受到迫害的;让人们看到我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从而警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个真的艺术家的愿望。

2003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第一银行二楼的画廊里,展出了五十多幅极不寻常的水墨画。这些水墨画尺幅巨大,画作上重复出现浓重的黑色铁窗、晶亮的 眼泪、从上至下滴穿画面的血滴,黑框内扭曲挣扎的被肢解了的人体,以及一群群张牙舞爪、怒目窥视的恶狼的意象。画展使每一位置身其中的观者,感到震撼。

藏身北大荒厕所的粪坑中才得以保存的艺术

艺术家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 长。1993年,当选为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1994年,他却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被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 所”。在那?堙A他被狱警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六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地剧烈痛苦。后来,狱警在看到他还是不屈服后,开始拿些纸墨给他,允许 他画点画。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抒写自己心中的悲愤。常常,严正学正在创作一幅画时,有狱警进来,严正学就把画揉成一团,用脚踩在底下,以向 狱警表示这些都不是画作,只是废画,是垃圾纸,没有用的,等狱警离开了,又赶快再仔细地将作品重新铺开,接著画。就这样,他在狱中创作了一百多幅画。

等画画完了,严正学就把它们包起来,再用塑料布裹好套紧。待到要去监狱外劳动时,严正学就把画作悄悄背在身上。在劳动中间找个机会上厕所,趁狱警 在厕所外等他的空当儿,严正学就把裹好的作品扔到茅坑里。由于北大荒很冷,冬天厕所都是结冰的,严正学把画扔进茅坑后把手纸往上一盖狱警就不会发现。三年 劳教中,严正学就这样固定地把自己的创作扔到几个坑内。等到有同狱的人被释放出去或儿子、女儿来探监时,严正学就告诉他们哪个厕所的哪几个坑里有自己的几 包画,请他们把画带走。严正学知道,他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狱警发现,他会面临严重的惩罚,但艺术家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把狱中的真实感受,诉说给 外面的世界。

1996年4月3日,严正学刑满获释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三天,他便用这些作品,举行了“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使警方如临大敌,当天下午,便派大批 人员到场将画展冲击取消。这次在美国举行画展前,严正学曾经几次试图把作品从中国带出,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通过关系,将作品混在集装箱中才运了出来。

沉重的水墨画

传统中国水墨画是以标榜恬淡、优雅、隽永、落花无言,含而不露为特征的。中国历代文人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一种远离尘世的、高远的贵族气 息。即使如八大山人那样接近现实,对家国之失有著强烈痛苦感受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只能寄情残荷败花,孤独的闭目不视的乌鸦等意象,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中 国画家选用竹、兰、梅、菊,倾诉自己与当政者的不合作,以及自己对美好质量的向往,几乎成为了一种优美的传统,以致人们在观赏这些作品时,常常不会感受到 任何的压抑或对立情绪,而是被吸引著去玩味作品中那种空谷回音式的、对压抑的自我抑制。可以说,在中国水墨画当中,用粗硬的黑框、眼泪、鲜血、被肢解的人 体、恶狼等形象,这样直接地赤裸裸表现痛苦,表现灵魂被压迫时发出的声嘶力竭呼喊的,严正学是第一个人。严正学的作品,籍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重神不重形的 特点,籍用它的墨色、水墨一气形成的混沌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想表现的情绪;同时,他选用的巨大尺寸,西方绘画式的四方构图,以及直接来之现实的真实 形象,也又给了传统水墨画以崭新的面貌。正是通过严正学这些在狱中创作的作品,我们才看到一幅水墨画也能如此充满声音,情绪强烈,和如此富有厚度及力量。

严正学在画展上告诉一位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个画家,语言不能表达我,我只能用绘画来说话。让人们通过我的画,了解到一个艺术家在中国是怎样受到迫害的;让人们看到我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从而警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个真的艺术家的愿望。

2003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第一银行二楼的画廊里,展出了五十多幅极不寻常的水墨画。这些水墨画尺幅巨大,画作上重复出现浓重的黑色铁窗、晶亮的 眼泪、从上至下滴穿画面的血滴,黑框内扭曲挣扎的被肢解了的人体,以及一群群张牙舞爪、怒目窥视的恶狼的意象。画展使每一位置身其中的观者,感到震撼。

藏身北大荒厕所的粪坑中才得以保存的艺术

艺术家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 长。1993年,当选为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1994年,他却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被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 所”。在那?堙A他被狱警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六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地剧烈痛苦。后来,狱警在看到他还是不屈服后,开始拿些纸墨给他,允许 他画点画。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抒写自己心中的悲愤。常常,严正学正在创作一幅画时,有狱警进来,严正学就把画揉成一团,用脚踩在底下,以向 狱警表示这些都不是画作,只是废画,是垃圾纸,没有用的,等狱警离开了,又赶快再仔细地将作品重新铺开,接著画。就这样,他在狱中创作了一百多幅画。

等画画完了,严正学就把它们包起来,再用塑料布裹好套紧。待到要去监狱外劳动时,严正学就把画作悄悄背在身上。在劳动中间找个机会上厕所,趁狱警 在厕所外等他的空当儿,严正学就把裹好的作品扔到茅坑里。由于北大荒很冷,冬天厕所都是结冰的,严正学把画扔进茅坑后把手纸往上一盖狱警就不会发现。三年 劳教中,严正学就这样固定地把自己的创作扔到几个坑内。等到有同狱的人被释放出去或儿子、女儿来探监时,严正学就告诉他们哪个厕所的哪几个坑里有自己的几 包画,请他们把画带走。严正学知道,他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狱警发现,他会面临严重的惩罚,但艺术家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把狱中的真实感受,诉说给 外面的世界。

1996年4月3日,严正学刑满获释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三天,他便用这些作品,举行了“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使警方如临大敌,当天下午,便派大批 人员到场将画展冲击取消。这次在美国举行画展前,严正学曾经几次试图把作品从中国带出,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通过关系,将作品混在集装箱中才运了出来。

沉重的水墨画

传统中国水墨画是以标榜恬淡、优雅、隽永、落花无言,含而不露为特征的。中国历代文人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一种远离尘世的、高远的贵族气 息。即使如八大山人那样接近现实,对家国之失有著强烈痛苦感受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只能寄情残荷败花,孤独的闭目不视的乌鸦等意象,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中 国画家选用竹、兰、梅、菊,倾诉自己与当政者的不合作,以及自己对美好质量的向往,几乎成为了一种优美的传统,以致人们在观赏这些作品时,常常不会感受到 任何的压抑或对立情绪,而是被吸引著去玩味作品中那种空谷回音式的、对压抑的自我抑制。可以说,在中国水墨画当中,用粗硬的黑框、眼泪、鲜血、被肢解的人 体、恶狼等形象,这样直接地赤裸裸表现痛苦,表现灵魂被压迫时发出的声嘶力竭呼喊的,严正学是第一个人。严正学的作品,籍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重神不重形的 特点,籍用它的墨色、水墨一气形成的混沌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想表现的情绪;同时,他选用的巨大尺寸,西方绘画式的四方构图,以及直接来之现实的真实 形象,也又给了传统水墨画以崭新的面貌。正是通过严正学这些在狱中创作的作品,我们才看到一幅水墨画也能如此充满声音,情绪强烈,和如此富有厚度及力量。

严正学在画展上告诉一位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个画家,语言不能表达我,我只能用绘画来说话。让人们通过我的画,了解到一个艺术家在中国是怎样受到迫害的;让人们看到我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从而警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个真的艺术家的愿望。

2003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第一银行二楼的画廊里,展出了五十多幅极不寻常的水墨画。这些水墨画尺幅巨大,画作上重复出现浓重的黑色铁窗、晶亮的 眼泪、从上至下滴穿画面的血滴,黑框内扭曲挣扎的被肢解了的人体,以及一群群张牙舞爪、怒目窥视的恶狼的意象。画展使每一位置身其中的观者,感到震撼。

藏身北大荒厕所的粪坑中才得以保存的艺术

艺术家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 长。1993年,当选为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1994年,他却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被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 所”。在那?堙A他被狱警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六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地剧烈痛苦。后来,狱警在看到他还是不屈服后,开始拿些纸墨给他,允许 他画点画。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抒写自己心中的悲愤。常常,严正学正在创作一幅画时,有狱警进来,严正学就把画揉成一团,用脚踩在底下,以向 狱警表示这些都不是画作,只是废画,是垃圾纸,没有用的,等狱警离开了,又赶快再仔细地将作品重新铺开,接著画。就这样,他在狱中创作了一百多幅画。

等画画完了,严正学就把它们包起来,再用塑料布裹好套紧。待到要去监狱外劳动时,严正学就把画作悄悄背在身上。在劳动中间找个机会上厕所,趁狱警 在厕所外等他的空当儿,严正学就把裹好的作品扔到茅坑里。由于北大荒很冷,冬天厕所都是结冰的,严正学把画扔进茅坑后把手纸往上一盖狱警就不会发现。三年 劳教中,严正学就这样固定地把自己的创作扔到几个坑内。等到有同狱的人被释放出去或儿子、女儿来探监时,严正学就告诉他们哪个厕所的哪几个坑里有自己的几 包画,请他们把画带走。严正学知道,他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狱警发现,他会面临严重的惩罚,但艺术家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把狱中的真实感受,诉说给 外面的世界。

1996年4月3日,严正学刑满获释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三天,他便用这些作品,举行了“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使警方如临大敌,当天下午,便派大批 人员到场将画展冲击取消。这次在美国举行画展前,严正学曾经几次试图把作品从中国带出,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通过关系,将作品混在集装箱中才运了出来。

沉重的水墨画

传统中国水墨画是以标榜恬淡、优雅、隽永、落花无言,含而不露为特征的。中国历代文人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一种远离尘世的、高远的贵族气 息。即使如八大山人那样接近现实,对家国之失有著强烈痛苦感受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只能寄情残荷败花,孤独的闭目不视的乌鸦等意象,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中 国画家选用竹、兰、梅、菊,倾诉自己与当政者的不合作,以及自己对美好质量的向往,几乎成为了一种优美的传统,以致人们在观赏这些作品时,常常不会感受到 任何的压抑或对立情绪,而是被吸引著去玩味作品中那种空谷回音式的、对压抑的自我抑制。可以说,在中国水墨画当中,用粗硬的黑框、眼泪、鲜血、被肢解的人 体、恶狼等形象,这样直接地赤裸裸表现痛苦,表现灵魂被压迫时发出的声嘶力竭呼喊的,严正学是第一个人。严正学的作品,籍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重神不重形的 特点,籍用它的墨色、水墨一气形成的混沌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想表现的情绪;同时,他选用的巨大尺寸,西方绘画式的四方构图,以及直接来之现实的真实 形象,也又给了传统水墨画以崭新的面貌。正是通过严正学这些在狱中创作的作品,我们才看到一幅水墨画也能如此充满声音,情绪强烈,和如此富有厚度及力量。

严正学在画展上告诉一位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个画家,语言不能表达我,我只能用绘画来说话。让人们通过我的画,了解到一个艺术家在中国是怎样受到迫害的;让人们看到我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从而警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一个真的艺术家的愿望。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