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奇人与奇书 -孙文广教授和他的《狱中上书中共中央》(首发)
胡平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是一个奇人,他这本《狱中上书中共中央》是一部奇书。

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化革命期间又因散布反动言论, 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两次被关进牛棚三十个月。1974年更被当局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其罪名是攻击毛主席, 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1982年始得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担任过若干学术职务。1989年民运期间,曾经发表公开信支持学生。

孙文广这番经历已经够不寻常的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狱中七年半,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累 计有五十万字。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信件,按照问题与时间的顺序,将这些信件整理成册,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夏斐尔国际出版公司正式出版, 书名叫《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全书共492页。

读孙文广的狱中上书,令人十分感慨。作者身处黑牢,既得不到广泛的信息,又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居然能对天下大事,有如此敏锐的感 觉和如此深入的思考。作者的见解既理性又尖锐。他当时提出的许多观点,例如:从党章和宪法中,删除毛泽东思想;质疑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违宪;在党章和宪法 中去掉专政这一概念;论证劳改犯并不是专政对象;反对出兵越南,主张军队国家化;主张多党制,等等。这些思想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大胆的、深 刻的。这些观点和主张,不要说是出自关在牢房里的反革命,就是出自大学里的教授或海外的中国问题评论家,也是不寻常的,富于启发意义的。

记得在十年前,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有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要用给共产党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同政见呢?我想,情况 是多种多样的,不可一概而论。有的人是天真幼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孙文广的情况是不同的。孙文广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上书中共中央的原因:因为他认 为,自己在监狱中朝思暮想取得一些成果,实在不甘心让它们烂在肚子里,不吐不快,但是在狱中写笔记日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抄走,与其被抄走,还不 如以给党中央写信的方式写好交给狱方,因为是给党中央的信,谅他们不敢擅自销毁。考虑到这些信他们会逐级上报,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会看到,也是一种宣 传,一种发表。当然,在这里,作者也多少抱一线希望,希望这些信能转到中央的某级领导人手中,引起他们的共鸣。作者的另一层考虑是,因为是给党中央写信, 表明自己是相信党中央拥护共产党的,如果上面要判重刑,可以为自己作辩解。

孙文广的这些文字,由于是在最黑暗、最封闭的监狱里写出来的,是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写出来的,它们不能不带著时代的烙印,监狱的 气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时,不能不有一定的自我审查,不能不有一定的局限性,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设身处地的理解。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句话, 他说:站著战斗当然比跪著战斗好。不过,就是跪著也能战斗。这里所说的跪著,不是指主观意志的屈服或妥协,而是指客观环境的强制与逼迫。孙文广为 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便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也是可以坚持独立思考和抗争的。我们今天的外部环境要比当年的孙文广好多了, 孙文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是一个奇人,他这本《狱中上书中共中央》是一部奇书。

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化革命期间又因散布反动言论, 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两次被关进牛棚三十个月。1974年更被当局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其罪名是攻击毛主席, 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1982年始得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担任过若干学术职务。1989年民运期间,曾经发表公开信支持学生。

孙文广这番经历已经够不寻常的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狱中七年半,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累 计有五十万字。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信件,按照问题与时间的顺序,将这些信件整理成册,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夏斐尔国际出版公司正式出版, 书名叫《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全书共492页。

读孙文广的狱中上书,令人十分感慨。作者身处黑牢,既得不到广泛的信息,又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居然能对天下大事,有如此敏锐的感 觉和如此深入的思考。作者的见解既理性又尖锐。他当时提出的许多观点,例如:从党章和宪法中,删除毛泽东思想;质疑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违宪;在党章和宪法 中去掉专政这一概念;论证劳改犯并不是专政对象;反对出兵越南,主张军队国家化;主张多党制,等等。这些思想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大胆的、深 刻的。这些观点和主张,不要说是出自关在牢房里的反革命,就是出自大学里的教授或海外的中国问题评论家,也是不寻常的,富于启发意义的。

记得在十年前,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有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要用给共产党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同政见呢?我想,情况 是多种多样的,不可一概而论。有的人是天真幼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孙文广的情况是不同的。孙文广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上书中共中央的原因:因为他认 为,自己在监狱中朝思暮想取得一些成果,实在不甘心让它们烂在肚子里,不吐不快,但是在狱中写笔记日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抄走,与其被抄走,还不 如以给党中央写信的方式写好交给狱方,因为是给党中央的信,谅他们不敢擅自销毁。考虑到这些信他们会逐级上报,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会看到,也是一种宣 传,一种发表。当然,在这里,作者也多少抱一线希望,希望这些信能转到中央的某级领导人手中,引起他们的共鸣。作者的另一层考虑是,因为是给党中央写信, 表明自己是相信党中央拥护共产党的,如果上面要判重刑,可以为自己作辩解。

孙文广的这些文字,由于是在最黑暗、最封闭的监狱里写出来的,是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写出来的,它们不能不带著时代的烙印,监狱的 气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时,不能不有一定的自我审查,不能不有一定的局限性,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设身处地的理解。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句话, 他说:站著战斗当然比跪著战斗好。不过,就是跪著也能战斗。这里所说的跪著,不是指主观意志的屈服或妥协,而是指客观环境的强制与逼迫。孙文广为 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便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也是可以坚持独立思考和抗争的。我们今天的外部环境要比当年的孙文广好多了, 孙文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是一个奇人,他这本《狱中上书中共中央》是一部奇书。

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化革命期间又因散布反动言论, 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两次被关进牛棚三十个月。1974年更被当局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其罪名是攻击毛主席, 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1982年始得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担任过若干学术职务。1989年民运期间,曾经发表公开信支持学生。

孙文广这番经历已经够不寻常的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狱中七年半,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累 计有五十万字。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信件,按照问题与时间的顺序,将这些信件整理成册,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夏斐尔国际出版公司正式出版, 书名叫《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全书共492页。

读孙文广的狱中上书,令人十分感慨。作者身处黑牢,既得不到广泛的信息,又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居然能对天下大事,有如此敏锐的感 觉和如此深入的思考。作者的见解既理性又尖锐。他当时提出的许多观点,例如:从党章和宪法中,删除毛泽东思想;质疑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违宪;在党章和宪法 中去掉专政这一概念;论证劳改犯并不是专政对象;反对出兵越南,主张军队国家化;主张多党制,等等。这些思想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大胆的、深 刻的。这些观点和主张,不要说是出自关在牢房里的反革命,就是出自大学里的教授或海外的中国问题评论家,也是不寻常的,富于启发意义的。

记得在十年前,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有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要用给共产党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同政见呢?我想,情况 是多种多样的,不可一概而论。有的人是天真幼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孙文广的情况是不同的。孙文广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上书中共中央的原因:因为他认 为,自己在监狱中朝思暮想取得一些成果,实在不甘心让它们烂在肚子里,不吐不快,但是在狱中写笔记日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抄走,与其被抄走,还不 如以给党中央写信的方式写好交给狱方,因为是给党中央的信,谅他们不敢擅自销毁。考虑到这些信他们会逐级上报,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会看到,也是一种宣 传,一种发表。当然,在这里,作者也多少抱一线希望,希望这些信能转到中央的某级领导人手中,引起他们的共鸣。作者的另一层考虑是,因为是给党中央写信, 表明自己是相信党中央拥护共产党的,如果上面要判重刑,可以为自己作辩解。

孙文广的这些文字,由于是在最黑暗、最封闭的监狱里写出来的,是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写出来的,它们不能不带著时代的烙印,监狱的 气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时,不能不有一定的自我审查,不能不有一定的局限性,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设身处地的理解。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句话, 他说:站著战斗当然比跪著战斗好。不过,就是跪著也能战斗。这里所说的跪著,不是指主观意志的屈服或妥协,而是指客观环境的强制与逼迫。孙文广为 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便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也是可以坚持独立思考和抗争的。我们今天的外部环境要比当年的孙文广好多了, 孙文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是一个奇人,他这本《狱中上书中共中央》是一部奇书。

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化革命期间又因散布反动言论, 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两次被关进牛棚三十个月。1974年更被当局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其罪名是攻击毛主席, 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1982年始得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担任过若干学术职务。1989年民运期间,曾经发表公开信支持学生。

孙文广这番经历已经够不寻常的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狱中七年半,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累 计有五十万字。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信件,按照问题与时间的顺序,将这些信件整理成册,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夏斐尔国际出版公司正式出版, 书名叫《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全书共492页。

读孙文广的狱中上书,令人十分感慨。作者身处黑牢,既得不到广泛的信息,又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居然能对天下大事,有如此敏锐的感 觉和如此深入的思考。作者的见解既理性又尖锐。他当时提出的许多观点,例如:从党章和宪法中,删除毛泽东思想;质疑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违宪;在党章和宪法 中去掉专政这一概念;论证劳改犯并不是专政对象;反对出兵越南,主张军队国家化;主张多党制,等等。这些思想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大胆的、深 刻的。这些观点和主张,不要说是出自关在牢房里的反革命,就是出自大学里的教授或海外的中国问题评论家,也是不寻常的,富于启发意义的。

记得在十年前,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有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要用给共产党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同政见呢?我想,情况 是多种多样的,不可一概而论。有的人是天真幼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孙文广的情况是不同的。孙文广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上书中共中央的原因:因为他认 为,自己在监狱中朝思暮想取得一些成果,实在不甘心让它们烂在肚子里,不吐不快,但是在狱中写笔记日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抄走,与其被抄走,还不 如以给党中央写信的方式写好交给狱方,因为是给党中央的信,谅他们不敢擅自销毁。考虑到这些信他们会逐级上报,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会看到,也是一种宣 传,一种发表。当然,在这里,作者也多少抱一线希望,希望这些信能转到中央的某级领导人手中,引起他们的共鸣。作者的另一层考虑是,因为是给党中央写信, 表明自己是相信党中央拥护共产党的,如果上面要判重刑,可以为自己作辩解。

孙文广的这些文字,由于是在最黑暗、最封闭的监狱里写出来的,是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写出来的,它们不能不带著时代的烙印,监狱的 气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时,不能不有一定的自我审查,不能不有一定的局限性,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设身处地的理解。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句话, 他说:站著战斗当然比跪著战斗好。不过,就是跪著也能战斗。这里所说的跪著,不是指主观意志的屈服或妥协,而是指客观环境的强制与逼迫。孙文广为 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便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也是可以坚持独立思考和抗争的。我们今天的外部环境要比当年的孙文广好多了, 孙文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是一个奇人,他这本《狱中上书中共中央》是一部奇书。

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化革命期间又因散布反动言论, 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两次被关进牛棚三十个月。1974年更被当局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其罪名是攻击毛主席, 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1982年始得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担任过若干学术职务。1989年民运期间,曾经发表公开信支持学生。

孙文广这番经历已经够不寻常的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狱中七年半,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累 计有五十万字。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信件,按照问题与时间的顺序,将这些信件整理成册,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夏斐尔国际出版公司正式出版, 书名叫《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全书共492页。

读孙文广的狱中上书,令人十分感慨。作者身处黑牢,既得不到广泛的信息,又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居然能对天下大事,有如此敏锐的感 觉和如此深入的思考。作者的见解既理性又尖锐。他当时提出的许多观点,例如:从党章和宪法中,删除毛泽东思想;质疑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违宪;在党章和宪法 中去掉专政这一概念;论证劳改犯并不是专政对象;反对出兵越南,主张军队国家化;主张多党制,等等。这些思想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大胆的、深 刻的。这些观点和主张,不要说是出自关在牢房里的反革命,就是出自大学里的教授或海外的中国问题评论家,也是不寻常的,富于启发意义的。

记得在十年前,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有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要用给共产党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同政见呢?我想,情况 是多种多样的,不可一概而论。有的人是天真幼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孙文广的情况是不同的。孙文广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上书中共中央的原因:因为他认 为,自己在监狱中朝思暮想取得一些成果,实在不甘心让它们烂在肚子里,不吐不快,但是在狱中写笔记日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抄走,与其被抄走,还不 如以给党中央写信的方式写好交给狱方,因为是给党中央的信,谅他们不敢擅自销毁。考虑到这些信他们会逐级上报,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会看到,也是一种宣 传,一种发表。当然,在这里,作者也多少抱一线希望,希望这些信能转到中央的某级领导人手中,引起他们的共鸣。作者的另一层考虑是,因为是给党中央写信, 表明自己是相信党中央拥护共产党的,如果上面要判重刑,可以为自己作辩解。

孙文广的这些文字,由于是在最黑暗、最封闭的监狱里写出来的,是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写出来的,它们不能不带著时代的烙印,监狱的 气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时,不能不有一定的自我审查,不能不有一定的局限性,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设身处地的理解。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句话, 他说:站著战斗当然比跪著战斗好。不过,就是跪著也能战斗。这里所说的跪著,不是指主观意志的屈服或妥协,而是指客观环境的强制与逼迫。孙文广为 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便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也是可以坚持独立思考和抗争的。我们今天的外部环境要比当年的孙文广好多了, 孙文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是一个奇人,他这本《狱中上书中共中央》是一部奇书。

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化革命期间又因散布反动言论, 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两次被关进牛棚三十个月。1974年更被当局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其罪名是攻击毛主席, 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1982年始得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担任过若干学术职务。1989年民运期间,曾经发表公开信支持学生。

孙文广这番经历已经够不寻常的了,更不寻常的是,他在狱中七年半,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累 计有五十万字。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信件,按照问题与时间的顺序,将这些信件整理成册,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夏斐尔国际出版公司正式出版, 书名叫《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全书共492页。

读孙文广的狱中上书,令人十分感慨。作者身处黑牢,既得不到广泛的信息,又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居然能对天下大事,有如此敏锐的感 觉和如此深入的思考。作者的见解既理性又尖锐。他当时提出的许多观点,例如:从党章和宪法中,删除毛泽东思想;质疑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违宪;在党章和宪法 中去掉专政这一概念;论证劳改犯并不是专政对象;反对出兵越南,主张军队国家化;主张多党制,等等。这些思想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大胆的、深 刻的。这些观点和主张,不要说是出自关在牢房里的反革命,就是出自大学里的教授或海外的中国问题评论家,也是不寻常的,富于启发意义的。

记得在十年前,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有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要用给共产党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同政见呢?我想,情况 是多种多样的,不可一概而论。有的人是天真幼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孙文广的情况是不同的。孙文广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上书中共中央的原因:因为他认 为,自己在监狱中朝思暮想取得一些成果,实在不甘心让它们烂在肚子里,不吐不快,但是在狱中写笔记日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抄走,与其被抄走,还不 如以给党中央写信的方式写好交给狱方,因为是给党中央的信,谅他们不敢擅自销毁。考虑到这些信他们会逐级上报,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会看到,也是一种宣 传,一种发表。当然,在这里,作者也多少抱一线希望,希望这些信能转到中央的某级领导人手中,引起他们的共鸣。作者的另一层考虑是,因为是给党中央写信, 表明自己是相信党中央拥护共产党的,如果上面要判重刑,可以为自己作辩解。

孙文广的这些文字,由于是在最黑暗、最封闭的监狱里写出来的,是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写出来的,它们不能不带著时代的烙印,监狱的 气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时,不能不有一定的自我审查,不能不有一定的局限性,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设身处地的理解。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句话, 他说:站著战斗当然比跪著战斗好。不过,就是跪著也能战斗。这里所说的跪著,不是指主观意志的屈服或妥协,而是指客观环境的强制与逼迫。孙文广为 我们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便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也是可以坚持独立思考和抗争的。我们今天的外部环境要比当年的孙文广好多了, 孙文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