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主办奥运会和其人权问题(首发)
Kevin Wamsley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我们举行听证会的出发点,是要探讨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对中国人权问题可能产生的潜在影 响。首先,我们当然必须承认,我们的思考完全是推测性的。然而,话虽如此,根据我们对中国的历史、现行政策及其实施,根据中国过去和现在与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文化上的联系的了解,恐怕尤为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关于现代奥林匹克在推进社会和政治变革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就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意 见。

中国与其它国家在体育运动上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通信联系和参加1932年、 1936年和1948年的奥运会。1984年,中国恢复参与奥林匹克的竞赛,尤其是中国为争取主办2000年和2008年奥运会所采取的兴师动众的手 段,表明奥林匹克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非官方财政预算,成本规划,以及官方的关于社会准备工作的声明作为标志的话,我 们一定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中国来说,主办2008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严肃的承诺,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 做一些推测性的推断: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和利用什么样的措施,向国际社会作出一副成功的面目,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又将会如何参与到为国际观众树立一个良好形 象的活动中去。

在1984年以后奥林匹克商业化的时代,主办城市有目的地利用各种策略,将自己表现为世界一流城市-稳定、成功、生气盎然、引人入胜2。北京也会 如此。实际上,对于北京目前有关公民行为和东道礼仪的公开声明“城市文明和建立公民道德”,我想应该形容为是赤裸裸的和具有威胁性的3。大概这样说是公正 的:中国政府将会保证,北京普通居民在奥运会期间(包括会前和会后的一段时间),将会在远远超出一般奥林匹克自愿者的水平上遵守某种行为规范。这种做法对 主办城市来说并非反常,问题在于其程度。考虑到长久以来,奥运会一直是政治表现的场所,而最近以来几届的奥运会又加上主办城市狂热的市民和其爱国情绪,与 虎视眈眈的媒体相并列,公民的行为和政治抗议成为组织委员会和主办国政府的重大忧患,也就是必然的了。一般主办国家在官方的声明中会暗示某种保证。实际 上,国际奥委会通过其公布的《奥林匹克宪章》也表达了这一要求,其中提到:“ 在奥运会区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会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性宣传……。”4另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申请主办的城市,都采取将那些被 认为“有碍观瞻”的个人和团体逐出中心地带,并保证政治团体没有散发材料和利用传媒的机会的行动5。有理由假设,北京将会实施某些手段来进行城市清洗,也 许会将那些没有登记的在京居民迁出北京,关闭他们的生意,甚至将他们拘押起来。

就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来说,其中需要考虑到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潜在影响,这种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民族主义情绪,主要来自于历史渊源和存在于中国人中的,认为被当代国际社会所忽视的情感。由此可见,因为主办奥运会而唤起的大众的民族激情,将会继续升级 6。这当然会对公民的言行、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以及某些不同政见者不愿意给中国在受到国际瞩目的时刻造成威胁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不应被低 估,尤其是在预测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镇压行动、城市政策的制定,和处理异见人士等问题上的反应时,以及在预测他们是否会向外界透露他们的生活情况,和预测 他们将会如何积极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有关的庆祝活动的问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发动和开展树立北京的文化形象的攻势时,很 可能会利用此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除了奥运会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外,在奥运会进行期间,涌入北京的二万多新闻记者和体育观光客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也必须加以讨论。当然,任何以为这 种北京和其它地区的中国人与所谓西方人的接触会对社会变革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或对政府的政策有长期的作用的看法,都是错误地将问题简单化了。不可否认, 中国的人权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注意的焦点,记者将会对有关的争议和人权危机都有兴趣。任何紧急的人权事件,毫无疑问将会得到迅速处理。但是,就奥运会的 长期影响来说,有许多因素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往往会使新闻界对地区和国家事件的解释两极化,并且会限制那些被认为是互相矛盾的,或者导致不稳定的思想观 念的影响。其中第一也是首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个短暂而紧张的媒体汇演。第二,中国政府可能拒绝任何在过去被认定“不友好”的新闻工作者入境。第三, 国际奥委会保有国际媒体成员进入中国的权利。第四,回顾一下奥林匹克的历史,证明在奥运会之前或之间,或者在争取主办权期间出现的,严重的地区性或全国性 的问题,也许会由于媒体的密切注视,而成为国际瞩目的热点;然而,这类的故事在奥运会的客人启程后会迅速地冷却下来。举例来说,象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 的卡尔加里和美国的盐湖城的土著民的问题,在多伦多和亚特兰大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都是这样。奥运会从申办到举办的过程与随之而来的对和平、亲善、公正等 理念的短暂而积极的尝试,除了媒体的有限揭露以及激发地方对巨型活动的更大抵触外,两者几乎没有直接影响。最后,由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后的极度紧张,在新 闻媒介倾向于将焦点从赛前或许受到极大注意的国家问题上转移到赛事的同时,一度曾是新闻报道中心的、某些个人和团体的的处境,也就显著地被忽视了。

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还有其它国际利益集团也在争取合法利益。就目前来说,企业、咨询公司、专家及学者已经在利用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提供的 经济上的机会,这种情况随著奥运会的临近还会不断增加。举例来说,在悉尼的一些组织正在游说中国,要求帮助他们发展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和奥运会节目,从建 筑、设施到文化节目、学术交流和奥运会教育应有尽有。那些从奥运会已经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利益的企业,和那些正在争取合同的企业集团,不太可能支持任何对 主办国有消极影响的系统性批评。实际上,那些利用奥运会象征和理念的大型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外,还能从树立中国的形象上获利。把 中国树立成一个奇异的、历史上稳定的,充满生机的国家形象,其通情达理并引人入胜的文化关联,可以提高他们的产品声誉并促进全球资金的流动。那些为了出版 和教育交流而需要依赖中国提供即使是有限的资料,旅行和经济资助的知识分子,由于害怕危及到他们在中国的特别机会,也不太可能认真提出任何有关人权的问 题。

从历史上来看,奥运会的进程倾向于给与主办国政府及其政策提供合法性,支持他们成功地主办奥运会,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而不是将注意力吸引到 其不足的方面和政治争议上去。这方面记载详细的例子包括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和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的经济危机、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经济 大萧条,1936年奥运会希特勒法西斯问题,以及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屠杀平民的事件等等7。严重的暴行和悲剧,已经成为奥运会更光彩夺目的临场盛况的 附属品。另一方面,国际体育界的成员,特别是奥委会官员,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发挥卓越的影响。当然,这是因为这一问题获得了更为 广泛的政治支持和外交重视。

概括而言,奥运会的成就更多的是在维护和发展现有的国内政策,复制有关种族、平等、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以及世界和平的神话方面,而不是在铲除世界 的不平等上8。近期内,以传统的外交手腕、夸张的修辞和豪言壮语-骨子里只不过是主办国家的政治要求,装饰起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很可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 产生消极的影响。更进一步说,不应该过低估计,中国在为了迎接整个世界而全力准备的时刻所出现的空前的民族团结的现象。即使是在普通中国人的眼中,任何对 中国从现在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社会和政治发展重点提出疑问的国际人权游说行动,都会被看作是破坏广为大众所接受的现代化中国的到来。那些要求中国改 善人权的国际活动应该谨慎从事。

2002年11月18日

注释:

1.裴东光(译音)“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两个中国的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代奥运会中的动态”,未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西安大略大学,1995年,3-4页。

2.见实例,Kevin B. Wamsley, “What Price For World Class?” Canadian Issues, 1999年秋季版,14页- 15页、 “ Policy Implications For Hosting the Olympics”, Policy Options, 总第18卷,1997年第2期,五月,13-15页、 “Tradition, Modern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c Identity, The Calgary Olympics” Olympika, V, 81-90页,与Michael K. Heine 合作,1996。

3.见官方网页:http://www.beijing-2008.org/new olympic/eolympic/1009 e/5.htm

4.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2001年9月,85页。

5.见实例,Helen Lenskyi, The Best Olympic Ev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Sydney 2000. New York: Suny, 2002.

6.不一定代表中国流行的看法,见Dave Sheng, “ Who lost China?”-the resurgenc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Chinese Community Forum,1996,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issues.
http://www.rider.edu/phanc/courses/countrys/asia/china/Cnatlsm/sheng.htm

7.有关这些运动会的一般和特殊资料见下列来源:Alan Tomlinson and Garry Whannel, eds, Five Ring Circus: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at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Pluto 1984; Richard D. Mandell, The Nazi Olympics, New York:MicMillan 1971; Arnd Kruger, ‘ The Ministry of Popular Enlightenment and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Olympics of 1936,’ in Robert K. Barney, Kevin B. Wamsley, Scott G. Martyn, Gordon H. MacDonald, eds, Global and Cultural Critique: Problematizing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Olympic Studies 1998,33-48页;Allen Guttmann, The Games Must Go On: Avery Brundage and the Olymp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Kevin B. Wamsley, “The Global Sport Monopoly: a synopsis of 20th century Olymp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75卷,3,395-410页。

8.Kevin B. Wamsley, “Laying Olympism to Rest,” in Post-Olympism? Questioning S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d. John Bale, Berg, 2004, forthcoming.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我们举行听证会的出发点,是要探讨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对中国人权问题可能产生的潜在影 响。首先,我们当然必须承认,我们的思考完全是推测性的。然而,话虽如此,根据我们对中国的历史、现行政策及其实施,根据中国过去和现在与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文化上的联系的了解,恐怕尤为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关于现代奥林匹克在推进社会和政治变革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就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意 见。

中国与其它国家在体育运动上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通信联系和参加1932年、 1936年和1948年的奥运会。1984年,中国恢复参与奥林匹克的竞赛,尤其是中国为争取主办2000年和2008年奥运会所采取的兴师动众的手 段,表明奥林匹克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非官方财政预算,成本规划,以及官方的关于社会准备工作的声明作为标志的话,我 们一定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中国来说,主办2008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严肃的承诺,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 做一些推测性的推断: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和利用什么样的措施,向国际社会作出一副成功的面目,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又将会如何参与到为国际观众树立一个良好形 象的活动中去。

在1984年以后奥林匹克商业化的时代,主办城市有目的地利用各种策略,将自己表现为世界一流城市-稳定、成功、生气盎然、引人入胜2。北京也会 如此。实际上,对于北京目前有关公民行为和东道礼仪的公开声明“城市文明和建立公民道德”,我想应该形容为是赤裸裸的和具有威胁性的3。大概这样说是公正 的:中国政府将会保证,北京普通居民在奥运会期间(包括会前和会后的一段时间),将会在远远超出一般奥林匹克自愿者的水平上遵守某种行为规范。这种做法对 主办城市来说并非反常,问题在于其程度。考虑到长久以来,奥运会一直是政治表现的场所,而最近以来几届的奥运会又加上主办城市狂热的市民和其爱国情绪,与 虎视眈眈的媒体相并列,公民的行为和政治抗议成为组织委员会和主办国政府的重大忧患,也就是必然的了。一般主办国家在官方的声明中会暗示某种保证。实际 上,国际奥委会通过其公布的《奥林匹克宪章》也表达了这一要求,其中提到:“ 在奥运会区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会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性宣传……。”4另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申请主办的城市,都采取将那些被 认为“有碍观瞻”的个人和团体逐出中心地带,并保证政治团体没有散发材料和利用传媒的机会的行动5。有理由假设,北京将会实施某些手段来进行城市清洗,也 许会将那些没有登记的在京居民迁出北京,关闭他们的生意,甚至将他们拘押起来。

就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来说,其中需要考虑到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潜在影响,这种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民族主义情绪,主要来自于历史渊源和存在于中国人中的,认为被当代国际社会所忽视的情感。由此可见,因为主办奥运会而唤起的大众的民族激情,将会继续升级 6。这当然会对公民的言行、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以及某些不同政见者不愿意给中国在受到国际瞩目的时刻造成威胁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不应被低 估,尤其是在预测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镇压行动、城市政策的制定,和处理异见人士等问题上的反应时,以及在预测他们是否会向外界透露他们的生活情况,和预测 他们将会如何积极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有关的庆祝活动的问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发动和开展树立北京的文化形象的攻势时,很 可能会利用此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除了奥运会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外,在奥运会进行期间,涌入北京的二万多新闻记者和体育观光客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也必须加以讨论。当然,任何以为这 种北京和其它地区的中国人与所谓西方人的接触会对社会变革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或对政府的政策有长期的作用的看法,都是错误地将问题简单化了。不可否认, 中国的人权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注意的焦点,记者将会对有关的争议和人权危机都有兴趣。任何紧急的人权事件,毫无疑问将会得到迅速处理。但是,就奥运会的 长期影响来说,有许多因素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往往会使新闻界对地区和国家事件的解释两极化,并且会限制那些被认为是互相矛盾的,或者导致不稳定的思想观 念的影响。其中第一也是首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个短暂而紧张的媒体汇演。第二,中国政府可能拒绝任何在过去被认定“不友好”的新闻工作者入境。第三, 国际奥委会保有国际媒体成员进入中国的权利。第四,回顾一下奥林匹克的历史,证明在奥运会之前或之间,或者在争取主办权期间出现的,严重的地区性或全国性 的问题,也许会由于媒体的密切注视,而成为国际瞩目的热点;然而,这类的故事在奥运会的客人启程后会迅速地冷却下来。举例来说,象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 的卡尔加里和美国的盐湖城的土著民的问题,在多伦多和亚特兰大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都是这样。奥运会从申办到举办的过程与随之而来的对和平、亲善、公正等 理念的短暂而积极的尝试,除了媒体的有限揭露以及激发地方对巨型活动的更大抵触外,两者几乎没有直接影响。最后,由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后的极度紧张,在新 闻媒介倾向于将焦点从赛前或许受到极大注意的国家问题上转移到赛事的同时,一度曾是新闻报道中心的、某些个人和团体的的处境,也就显著地被忽视了。

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还有其它国际利益集团也在争取合法利益。就目前来说,企业、咨询公司、专家及学者已经在利用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提供的 经济上的机会,这种情况随著奥运会的临近还会不断增加。举例来说,在悉尼的一些组织正在游说中国,要求帮助他们发展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和奥运会节目,从建 筑、设施到文化节目、学术交流和奥运会教育应有尽有。那些从奥运会已经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利益的企业,和那些正在争取合同的企业集团,不太可能支持任何对 主办国有消极影响的系统性批评。实际上,那些利用奥运会象征和理念的大型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外,还能从树立中国的形象上获利。把 中国树立成一个奇异的、历史上稳定的,充满生机的国家形象,其通情达理并引人入胜的文化关联,可以提高他们的产品声誉并促进全球资金的流动。那些为了出版 和教育交流而需要依赖中国提供即使是有限的资料,旅行和经济资助的知识分子,由于害怕危及到他们在中国的特别机会,也不太可能认真提出任何有关人权的问 题。

从历史上来看,奥运会的进程倾向于给与主办国政府及其政策提供合法性,支持他们成功地主办奥运会,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而不是将注意力吸引到 其不足的方面和政治争议上去。这方面记载详细的例子包括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和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的经济危机、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经济 大萧条,1936年奥运会希特勒法西斯问题,以及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屠杀平民的事件等等7。严重的暴行和悲剧,已经成为奥运会更光彩夺目的临场盛况的 附属品。另一方面,国际体育界的成员,特别是奥委会官员,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发挥卓越的影响。当然,这是因为这一问题获得了更为 广泛的政治支持和外交重视。

概括而言,奥运会的成就更多的是在维护和发展现有的国内政策,复制有关种族、平等、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以及世界和平的神话方面,而不是在铲除世界 的不平等上8。近期内,以传统的外交手腕、夸张的修辞和豪言壮语-骨子里只不过是主办国家的政治要求,装饰起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很可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 产生消极的影响。更进一步说,不应该过低估计,中国在为了迎接整个世界而全力准备的时刻所出现的空前的民族团结的现象。即使是在普通中国人的眼中,任何对 中国从现在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社会和政治发展重点提出疑问的国际人权游说行动,都会被看作是破坏广为大众所接受的现代化中国的到来。那些要求中国改 善人权的国际活动应该谨慎从事。

2002年11月18日

注释:

1.裴东光(译音)“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两个中国的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代奥运会中的动态”,未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西安大略大学,1995年,3-4页。

2.见实例,Kevin B. Wamsley, “What Price For World Class?” Canadian Issues, 1999年秋季版,14页- 15页、 “ Policy Implications For Hosting the Olympics”, Policy Options, 总第18卷,1997年第2期,五月,13-15页、 “Tradition, Modern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c Identity, The Calgary Olympics” Olympika, V, 81-90页,与Michael K. Heine 合作,1996。

3.见官方网页:http://www.beijing-2008.org/new olympic/eolympic/1009 e/5.htm

4.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2001年9月,85页。

5.见实例,Helen Lenskyi, The Best Olympic Ev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Sydney 2000. New York: Suny, 2002.

6.不一定代表中国流行的看法,见Dave Sheng, “ Who lost China?”-the resurgenc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Chinese Community Forum,1996,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issues.
http://www.rider.edu/phanc/courses/countrys/asia/china/Cnatlsm/sheng.htm

7.有关这些运动会的一般和特殊资料见下列来源:Alan Tomlinson and Garry Whannel, eds, Five Ring Circus: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at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Pluto 1984; Richard D. Mandell, The Nazi Olympics, New York:MicMillan 1971; Arnd Kruger, ‘ The Ministry of Popular Enlightenment and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Olympics of 1936,’ in Robert K. Barney, Kevin B. Wamsley, Scott G. Martyn, Gordon H. MacDonald, eds, Global and Cultural Critique: Problematizing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Olympic Studies 1998,33-48页;Allen Guttmann, The Games Must Go On: Avery Brundage and the Olymp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Kevin B. Wamsley, “The Global Sport Monopoly: a synopsis of 20th century Olymp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75卷,3,395-410页。

8.Kevin B. Wamsley, “Laying Olympism to Rest,” in Post-Olympism? Questioning S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d. John Bale, Berg, 2004, forthcoming.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我们举行听证会的出发点,是要探讨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对中国人权问题可能产生的潜在影 响。首先,我们当然必须承认,我们的思考完全是推测性的。然而,话虽如此,根据我们对中国的历史、现行政策及其实施,根据中国过去和现在与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文化上的联系的了解,恐怕尤为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关于现代奥林匹克在推进社会和政治变革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就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意 见。

中国与其它国家在体育运动上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通信联系和参加1932年、 1936年和1948年的奥运会。1984年,中国恢复参与奥林匹克的竞赛,尤其是中国为争取主办2000年和2008年奥运会所采取的兴师动众的手 段,表明奥林匹克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非官方财政预算,成本规划,以及官方的关于社会准备工作的声明作为标志的话,我 们一定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中国来说,主办2008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严肃的承诺,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 做一些推测性的推断: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和利用什么样的措施,向国际社会作出一副成功的面目,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又将会如何参与到为国际观众树立一个良好形 象的活动中去。

在1984年以后奥林匹克商业化的时代,主办城市有目的地利用各种策略,将自己表现为世界一流城市-稳定、成功、生气盎然、引人入胜2。北京也会 如此。实际上,对于北京目前有关公民行为和东道礼仪的公开声明“城市文明和建立公民道德”,我想应该形容为是赤裸裸的和具有威胁性的3。大概这样说是公正 的:中国政府将会保证,北京普通居民在奥运会期间(包括会前和会后的一段时间),将会在远远超出一般奥林匹克自愿者的水平上遵守某种行为规范。这种做法对 主办城市来说并非反常,问题在于其程度。考虑到长久以来,奥运会一直是政治表现的场所,而最近以来几届的奥运会又加上主办城市狂热的市民和其爱国情绪,与 虎视眈眈的媒体相并列,公民的行为和政治抗议成为组织委员会和主办国政府的重大忧患,也就是必然的了。一般主办国家在官方的声明中会暗示某种保证。实际 上,国际奥委会通过其公布的《奥林匹克宪章》也表达了这一要求,其中提到:“ 在奥运会区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会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性宣传……。”4另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申请主办的城市,都采取将那些被 认为“有碍观瞻”的个人和团体逐出中心地带,并保证政治团体没有散发材料和利用传媒的机会的行动5。有理由假设,北京将会实施某些手段来进行城市清洗,也 许会将那些没有登记的在京居民迁出北京,关闭他们的生意,甚至将他们拘押起来。

就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来说,其中需要考虑到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潜在影响,这种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民族主义情绪,主要来自于历史渊源和存在于中国人中的,认为被当代国际社会所忽视的情感。由此可见,因为主办奥运会而唤起的大众的民族激情,将会继续升级 6。这当然会对公民的言行、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以及某些不同政见者不愿意给中国在受到国际瞩目的时刻造成威胁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不应被低 估,尤其是在预测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镇压行动、城市政策的制定,和处理异见人士等问题上的反应时,以及在预测他们是否会向外界透露他们的生活情况,和预测 他们将会如何积极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有关的庆祝活动的问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发动和开展树立北京的文化形象的攻势时,很 可能会利用此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除了奥运会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外,在奥运会进行期间,涌入北京的二万多新闻记者和体育观光客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也必须加以讨论。当然,任何以为这 种北京和其它地区的中国人与所谓西方人的接触会对社会变革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或对政府的政策有长期的作用的看法,都是错误地将问题简单化了。不可否认, 中国的人权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注意的焦点,记者将会对有关的争议和人权危机都有兴趣。任何紧急的人权事件,毫无疑问将会得到迅速处理。但是,就奥运会的 长期影响来说,有许多因素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往往会使新闻界对地区和国家事件的解释两极化,并且会限制那些被认为是互相矛盾的,或者导致不稳定的思想观 念的影响。其中第一也是首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个短暂而紧张的媒体汇演。第二,中国政府可能拒绝任何在过去被认定“不友好”的新闻工作者入境。第三, 国际奥委会保有国际媒体成员进入中国的权利。第四,回顾一下奥林匹克的历史,证明在奥运会之前或之间,或者在争取主办权期间出现的,严重的地区性或全国性 的问题,也许会由于媒体的密切注视,而成为国际瞩目的热点;然而,这类的故事在奥运会的客人启程后会迅速地冷却下来。举例来说,象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 的卡尔加里和美国的盐湖城的土著民的问题,在多伦多和亚特兰大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都是这样。奥运会从申办到举办的过程与随之而来的对和平、亲善、公正等 理念的短暂而积极的尝试,除了媒体的有限揭露以及激发地方对巨型活动的更大抵触外,两者几乎没有直接影响。最后,由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后的极度紧张,在新 闻媒介倾向于将焦点从赛前或许受到极大注意的国家问题上转移到赛事的同时,一度曾是新闻报道中心的、某些个人和团体的的处境,也就显著地被忽视了。

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还有其它国际利益集团也在争取合法利益。就目前来说,企业、咨询公司、专家及学者已经在利用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提供的 经济上的机会,这种情况随著奥运会的临近还会不断增加。举例来说,在悉尼的一些组织正在游说中国,要求帮助他们发展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和奥运会节目,从建 筑、设施到文化节目、学术交流和奥运会教育应有尽有。那些从奥运会已经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利益的企业,和那些正在争取合同的企业集团,不太可能支持任何对 主办国有消极影响的系统性批评。实际上,那些利用奥运会象征和理念的大型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外,还能从树立中国的形象上获利。把 中国树立成一个奇异的、历史上稳定的,充满生机的国家形象,其通情达理并引人入胜的文化关联,可以提高他们的产品声誉并促进全球资金的流动。那些为了出版 和教育交流而需要依赖中国提供即使是有限的资料,旅行和经济资助的知识分子,由于害怕危及到他们在中国的特别机会,也不太可能认真提出任何有关人权的问 题。

从历史上来看,奥运会的进程倾向于给与主办国政府及其政策提供合法性,支持他们成功地主办奥运会,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而不是将注意力吸引到 其不足的方面和政治争议上去。这方面记载详细的例子包括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和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的经济危机、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经济 大萧条,1936年奥运会希特勒法西斯问题,以及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屠杀平民的事件等等7。严重的暴行和悲剧,已经成为奥运会更光彩夺目的临场盛况的 附属品。另一方面,国际体育界的成员,特别是奥委会官员,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发挥卓越的影响。当然,这是因为这一问题获得了更为 广泛的政治支持和外交重视。

概括而言,奥运会的成就更多的是在维护和发展现有的国内政策,复制有关种族、平等、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以及世界和平的神话方面,而不是在铲除世界 的不平等上8。近期内,以传统的外交手腕、夸张的修辞和豪言壮语-骨子里只不过是主办国家的政治要求,装饰起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很可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 产生消极的影响。更进一步说,不应该过低估计,中国在为了迎接整个世界而全力准备的时刻所出现的空前的民族团结的现象。即使是在普通中国人的眼中,任何对 中国从现在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社会和政治发展重点提出疑问的国际人权游说行动,都会被看作是破坏广为大众所接受的现代化中国的到来。那些要求中国改 善人权的国际活动应该谨慎从事。

2002年11月18日

注释:

1.裴东光(译音)“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两个中国的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代奥运会中的动态”,未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西安大略大学,1995年,3-4页。

2.见实例,Kevin B. Wamsley, “What Price For World Class?” Canadian Issues, 1999年秋季版,14页- 15页、 “ Policy Implications For Hosting the Olympics”, Policy Options, 总第18卷,1997年第2期,五月,13-15页、 “Tradition, Modern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c Identity, The Calgary Olympics” Olympika, V, 81-90页,与Michael K. Heine 合作,1996。

3.见官方网页:http://www.beijing-2008.org/new olympic/eolympic/1009 e/5.htm

4.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2001年9月,85页。

5.见实例,Helen Lenskyi, The Best Olympic Ev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Sydney 2000. New York: Suny, 2002.

6.不一定代表中国流行的看法,见Dave Sheng, “ Who lost China?”-the resurgenc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Chinese Community Forum,1996,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issues.
http://www.rider.edu/phanc/courses/countrys/asia/china/Cnatlsm/sheng.htm

7.有关这些运动会的一般和特殊资料见下列来源:Alan Tomlinson and Garry Whannel, eds, Five Ring Circus: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at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Pluto 1984; Richard D. Mandell, The Nazi Olympics, New York:MicMillan 1971; Arnd Kruger, ‘ The Ministry of Popular Enlightenment and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Olympics of 1936,’ in Robert K. Barney, Kevin B. Wamsley, Scott G. Martyn, Gordon H. MacDonald, eds, Global and Cultural Critique: Problematizing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Olympic Studies 1998,33-48页;Allen Guttmann, The Games Must Go On: Avery Brundage and the Olymp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Kevin B. Wamsley, “The Global Sport Monopoly: a synopsis of 20th century Olymp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75卷,3,395-410页。

8.Kevin B. Wamsley, “Laying Olympism to Rest,” in Post-Olympism? Questioning S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d. John Bale, Berg, 2004, forthcoming.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我们举行听证会的出发点,是要探讨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对中国人权问题可能产生的潜在影 响。首先,我们当然必须承认,我们的思考完全是推测性的。然而,话虽如此,根据我们对中国的历史、现行政策及其实施,根据中国过去和现在与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文化上的联系的了解,恐怕尤为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关于现代奥林匹克在推进社会和政治变革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就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意 见。

中国与其它国家在体育运动上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通信联系和参加1932年、 1936年和1948年的奥运会。1984年,中国恢复参与奥林匹克的竞赛,尤其是中国为争取主办2000年和2008年奥运会所采取的兴师动众的手 段,表明奥林匹克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非官方财政预算,成本规划,以及官方的关于社会准备工作的声明作为标志的话,我 们一定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中国来说,主办2008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严肃的承诺,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 做一些推测性的推断: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和利用什么样的措施,向国际社会作出一副成功的面目,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又将会如何参与到为国际观众树立一个良好形 象的活动中去。

在1984年以后奥林匹克商业化的时代,主办城市有目的地利用各种策略,将自己表现为世界一流城市-稳定、成功、生气盎然、引人入胜2。北京也会 如此。实际上,对于北京目前有关公民行为和东道礼仪的公开声明“城市文明和建立公民道德”,我想应该形容为是赤裸裸的和具有威胁性的3。大概这样说是公正 的:中国政府将会保证,北京普通居民在奥运会期间(包括会前和会后的一段时间),将会在远远超出一般奥林匹克自愿者的水平上遵守某种行为规范。这种做法对 主办城市来说并非反常,问题在于其程度。考虑到长久以来,奥运会一直是政治表现的场所,而最近以来几届的奥运会又加上主办城市狂热的市民和其爱国情绪,与 虎视眈眈的媒体相并列,公民的行为和政治抗议成为组织委员会和主办国政府的重大忧患,也就是必然的了。一般主办国家在官方的声明中会暗示某种保证。实际 上,国际奥委会通过其公布的《奥林匹克宪章》也表达了这一要求,其中提到:“ 在奥运会区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会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性宣传……。”4另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申请主办的城市,都采取将那些被 认为“有碍观瞻”的个人和团体逐出中心地带,并保证政治团体没有散发材料和利用传媒的机会的行动5。有理由假设,北京将会实施某些手段来进行城市清洗,也 许会将那些没有登记的在京居民迁出北京,关闭他们的生意,甚至将他们拘押起来。

就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来说,其中需要考虑到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潜在影响,这种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民族主义情绪,主要来自于历史渊源和存在于中国人中的,认为被当代国际社会所忽视的情感。由此可见,因为主办奥运会而唤起的大众的民族激情,将会继续升级 6。这当然会对公民的言行、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以及某些不同政见者不愿意给中国在受到国际瞩目的时刻造成威胁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不应被低 估,尤其是在预测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镇压行动、城市政策的制定,和处理异见人士等问题上的反应时,以及在预测他们是否会向外界透露他们的生活情况,和预测 他们将会如何积极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有关的庆祝活动的问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发动和开展树立北京的文化形象的攻势时,很 可能会利用此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除了奥运会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外,在奥运会进行期间,涌入北京的二万多新闻记者和体育观光客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也必须加以讨论。当然,任何以为这 种北京和其它地区的中国人与所谓西方人的接触会对社会变革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或对政府的政策有长期的作用的看法,都是错误地将问题简单化了。不可否认, 中国的人权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注意的焦点,记者将会对有关的争议和人权危机都有兴趣。任何紧急的人权事件,毫无疑问将会得到迅速处理。但是,就奥运会的 长期影响来说,有许多因素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往往会使新闻界对地区和国家事件的解释两极化,并且会限制那些被认为是互相矛盾的,或者导致不稳定的思想观 念的影响。其中第一也是首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个短暂而紧张的媒体汇演。第二,中国政府可能拒绝任何在过去被认定“不友好”的新闻工作者入境。第三, 国际奥委会保有国际媒体成员进入中国的权利。第四,回顾一下奥林匹克的历史,证明在奥运会之前或之间,或者在争取主办权期间出现的,严重的地区性或全国性 的问题,也许会由于媒体的密切注视,而成为国际瞩目的热点;然而,这类的故事在奥运会的客人启程后会迅速地冷却下来。举例来说,象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 的卡尔加里和美国的盐湖城的土著民的问题,在多伦多和亚特兰大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都是这样。奥运会从申办到举办的过程与随之而来的对和平、亲善、公正等 理念的短暂而积极的尝试,除了媒体的有限揭露以及激发地方对巨型活动的更大抵触外,两者几乎没有直接影响。最后,由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后的极度紧张,在新 闻媒介倾向于将焦点从赛前或许受到极大注意的国家问题上转移到赛事的同时,一度曾是新闻报道中心的、某些个人和团体的的处境,也就显著地被忽视了。

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还有其它国际利益集团也在争取合法利益。就目前来说,企业、咨询公司、专家及学者已经在利用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提供的 经济上的机会,这种情况随著奥运会的临近还会不断增加。举例来说,在悉尼的一些组织正在游说中国,要求帮助他们发展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和奥运会节目,从建 筑、设施到文化节目、学术交流和奥运会教育应有尽有。那些从奥运会已经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利益的企业,和那些正在争取合同的企业集团,不太可能支持任何对 主办国有消极影响的系统性批评。实际上,那些利用奥运会象征和理念的大型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外,还能从树立中国的形象上获利。把 中国树立成一个奇异的、历史上稳定的,充满生机的国家形象,其通情达理并引人入胜的文化关联,可以提高他们的产品声誉并促进全球资金的流动。那些为了出版 和教育交流而需要依赖中国提供即使是有限的资料,旅行和经济资助的知识分子,由于害怕危及到他们在中国的特别机会,也不太可能认真提出任何有关人权的问 题。

从历史上来看,奥运会的进程倾向于给与主办国政府及其政策提供合法性,支持他们成功地主办奥运会,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而不是将注意力吸引到 其不足的方面和政治争议上去。这方面记载详细的例子包括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和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的经济危机、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经济 大萧条,1936年奥运会希特勒法西斯问题,以及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屠杀平民的事件等等7。严重的暴行和悲剧,已经成为奥运会更光彩夺目的临场盛况的 附属品。另一方面,国际体育界的成员,特别是奥委会官员,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发挥卓越的影响。当然,这是因为这一问题获得了更为 广泛的政治支持和外交重视。

概括而言,奥运会的成就更多的是在维护和发展现有的国内政策,复制有关种族、平等、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以及世界和平的神话方面,而不是在铲除世界 的不平等上8。近期内,以传统的外交手腕、夸张的修辞和豪言壮语-骨子里只不过是主办国家的政治要求,装饰起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很可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 产生消极的影响。更进一步说,不应该过低估计,中国在为了迎接整个世界而全力准备的时刻所出现的空前的民族团结的现象。即使是在普通中国人的眼中,任何对 中国从现在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社会和政治发展重点提出疑问的国际人权游说行动,都会被看作是破坏广为大众所接受的现代化中国的到来。那些要求中国改 善人权的国际活动应该谨慎从事。

2002年11月18日

注释:

1.裴东光(译音)“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两个中国的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代奥运会中的动态”,未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西安大略大学,1995年,3-4页。

2.见实例,Kevin B. Wamsley, “What Price For World Class?” Canadian Issues, 1999年秋季版,14页- 15页、 “ Policy Implications For Hosting the Olympics”, Policy Options, 总第18卷,1997年第2期,五月,13-15页、 “Tradition, Modern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c Identity, The Calgary Olympics” Olympika, V, 81-90页,与Michael K. Heine 合作,1996。

3.见官方网页:http://www.beijing-2008.org/new olympic/eolympic/1009 e/5.htm

4.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2001年9月,85页。

5.见实例,Helen Lenskyi, The Best Olympic Ev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Sydney 2000. New York: Suny, 2002.

6.不一定代表中国流行的看法,见Dave Sheng, “ Who lost China?”-the resurgenc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Chinese Community Forum,1996,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issues.
http://www.rider.edu/phanc/courses/countrys/asia/china/Cnatlsm/sheng.htm

7.有关这些运动会的一般和特殊资料见下列来源:Alan Tomlinson and Garry Whannel, eds, Five Ring Circus: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at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Pluto 1984; Richard D. Mandell, The Nazi Olympics, New York:MicMillan 1971; Arnd Kruger, ‘ The Ministry of Popular Enlightenment and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Olympics of 1936,’ in Robert K. Barney, Kevin B. Wamsley, Scott G. Martyn, Gordon H. MacDonald, eds, Global and Cultural Critique: Problematizing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Olympic Studies 1998,33-48页;Allen Guttmann, The Games Must Go On: Avery Brundage and the Olymp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Kevin B. Wamsley, “The Global Sport Monopoly: a synopsis of 20th century Olymp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75卷,3,395-410页。

8.Kevin B. Wamsley, “Laying Olympism to Rest,” in Post-Olympism? Questioning S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d. John Bale, Berg, 2004, forthcoming.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我们举行听证会的出发点,是要探讨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对中国人权问题可能产生的潜在影 响。首先,我们当然必须承认,我们的思考完全是推测性的。然而,话虽如此,根据我们对中国的历史、现行政策及其实施,根据中国过去和现在与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文化上的联系的了解,恐怕尤为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关于现代奥林匹克在推进社会和政治变革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就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意 见。

中国与其它国家在体育运动上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通信联系和参加1932年、 1936年和1948年的奥运会。1984年,中国恢复参与奥林匹克的竞赛,尤其是中国为争取主办2000年和2008年奥运会所采取的兴师动众的手 段,表明奥林匹克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非官方财政预算,成本规划,以及官方的关于社会准备工作的声明作为标志的话,我 们一定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中国来说,主办2008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严肃的承诺,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 做一些推测性的推断: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和利用什么样的措施,向国际社会作出一副成功的面目,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又将会如何参与到为国际观众树立一个良好形 象的活动中去。

在1984年以后奥林匹克商业化的时代,主办城市有目的地利用各种策略,将自己表现为世界一流城市-稳定、成功、生气盎然、引人入胜2。北京也会 如此。实际上,对于北京目前有关公民行为和东道礼仪的公开声明“城市文明和建立公民道德”,我想应该形容为是赤裸裸的和具有威胁性的3。大概这样说是公正 的:中国政府将会保证,北京普通居民在奥运会期间(包括会前和会后的一段时间),将会在远远超出一般奥林匹克自愿者的水平上遵守某种行为规范。这种做法对 主办城市来说并非反常,问题在于其程度。考虑到长久以来,奥运会一直是政治表现的场所,而最近以来几届的奥运会又加上主办城市狂热的市民和其爱国情绪,与 虎视眈眈的媒体相并列,公民的行为和政治抗议成为组织委员会和主办国政府的重大忧患,也就是必然的了。一般主办国家在官方的声明中会暗示某种保证。实际 上,国际奥委会通过其公布的《奥林匹克宪章》也表达了这一要求,其中提到:“ 在奥运会区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会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性宣传……。”4另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申请主办的城市,都采取将那些被 认为“有碍观瞻”的个人和团体逐出中心地带,并保证政治团体没有散发材料和利用传媒的机会的行动5。有理由假设,北京将会实施某些手段来进行城市清洗,也 许会将那些没有登记的在京居民迁出北京,关闭他们的生意,甚至将他们拘押起来。

就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来说,其中需要考虑到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潜在影响,这种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民族主义情绪,主要来自于历史渊源和存在于中国人中的,认为被当代国际社会所忽视的情感。由此可见,因为主办奥运会而唤起的大众的民族激情,将会继续升级 6。这当然会对公民的言行、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以及某些不同政见者不愿意给中国在受到国际瞩目的时刻造成威胁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不应被低 估,尤其是在预测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镇压行动、城市政策的制定,和处理异见人士等问题上的反应时,以及在预测他们是否会向外界透露他们的生活情况,和预测 他们将会如何积极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有关的庆祝活动的问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发动和开展树立北京的文化形象的攻势时,很 可能会利用此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除了奥运会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外,在奥运会进行期间,涌入北京的二万多新闻记者和体育观光客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也必须加以讨论。当然,任何以为这 种北京和其它地区的中国人与所谓西方人的接触会对社会变革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或对政府的政策有长期的作用的看法,都是错误地将问题简单化了。不可否认, 中国的人权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注意的焦点,记者将会对有关的争议和人权危机都有兴趣。任何紧急的人权事件,毫无疑问将会得到迅速处理。但是,就奥运会的 长期影响来说,有许多因素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往往会使新闻界对地区和国家事件的解释两极化,并且会限制那些被认为是互相矛盾的,或者导致不稳定的思想观 念的影响。其中第一也是首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个短暂而紧张的媒体汇演。第二,中国政府可能拒绝任何在过去被认定“不友好”的新闻工作者入境。第三, 国际奥委会保有国际媒体成员进入中国的权利。第四,回顾一下奥林匹克的历史,证明在奥运会之前或之间,或者在争取主办权期间出现的,严重的地区性或全国性 的问题,也许会由于媒体的密切注视,而成为国际瞩目的热点;然而,这类的故事在奥运会的客人启程后会迅速地冷却下来。举例来说,象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 的卡尔加里和美国的盐湖城的土著民的问题,在多伦多和亚特兰大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都是这样。奥运会从申办到举办的过程与随之而来的对和平、亲善、公正等 理念的短暂而积极的尝试,除了媒体的有限揭露以及激发地方对巨型活动的更大抵触外,两者几乎没有直接影响。最后,由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后的极度紧张,在新 闻媒介倾向于将焦点从赛前或许受到极大注意的国家问题上转移到赛事的同时,一度曾是新闻报道中心的、某些个人和团体的的处境,也就显著地被忽视了。

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还有其它国际利益集团也在争取合法利益。就目前来说,企业、咨询公司、专家及学者已经在利用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提供的 经济上的机会,这种情况随著奥运会的临近还会不断增加。举例来说,在悉尼的一些组织正在游说中国,要求帮助他们发展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和奥运会节目,从建 筑、设施到文化节目、学术交流和奥运会教育应有尽有。那些从奥运会已经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利益的企业,和那些正在争取合同的企业集团,不太可能支持任何对 主办国有消极影响的系统性批评。实际上,那些利用奥运会象征和理念的大型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外,还能从树立中国的形象上获利。把 中国树立成一个奇异的、历史上稳定的,充满生机的国家形象,其通情达理并引人入胜的文化关联,可以提高他们的产品声誉并促进全球资金的流动。那些为了出版 和教育交流而需要依赖中国提供即使是有限的资料,旅行和经济资助的知识分子,由于害怕危及到他们在中国的特别机会,也不太可能认真提出任何有关人权的问 题。

从历史上来看,奥运会的进程倾向于给与主办国政府及其政策提供合法性,支持他们成功地主办奥运会,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而不是将注意力吸引到 其不足的方面和政治争议上去。这方面记载详细的例子包括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和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的经济危机、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经济 大萧条,1936年奥运会希特勒法西斯问题,以及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屠杀平民的事件等等7。严重的暴行和悲剧,已经成为奥运会更光彩夺目的临场盛况的 附属品。另一方面,国际体育界的成员,特别是奥委会官员,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发挥卓越的影响。当然,这是因为这一问题获得了更为 广泛的政治支持和外交重视。

概括而言,奥运会的成就更多的是在维护和发展现有的国内政策,复制有关种族、平等、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以及世界和平的神话方面,而不是在铲除世界 的不平等上8。近期内,以传统的外交手腕、夸张的修辞和豪言壮语-骨子里只不过是主办国家的政治要求,装饰起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很可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 产生消极的影响。更进一步说,不应该过低估计,中国在为了迎接整个世界而全力准备的时刻所出现的空前的民族团结的现象。即使是在普通中国人的眼中,任何对 中国从现在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社会和政治发展重点提出疑问的国际人权游说行动,都会被看作是破坏广为大众所接受的现代化中国的到来。那些要求中国改 善人权的国际活动应该谨慎从事。

2002年11月18日

注释:

1.裴东光(译音)“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两个中国的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代奥运会中的动态”,未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西安大略大学,1995年,3-4页。

2.见实例,Kevin B. Wamsley, “What Price For World Class?” Canadian Issues, 1999年秋季版,14页- 15页、 “ Policy Implications For Hosting the Olympics”, Policy Options, 总第18卷,1997年第2期,五月,13-15页、 “Tradition, Modern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c Identity, The Calgary Olympics” Olympika, V, 81-90页,与Michael K. Heine 合作,1996。

3.见官方网页:http://www.beijing-2008.org/new olympic/eolympic/1009 e/5.htm

4.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2001年9月,85页。

5.见实例,Helen Lenskyi, The Best Olympic Ev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Sydney 2000. New York: Suny, 2002.

6.不一定代表中国流行的看法,见Dave Sheng, “ Who lost China?”-the resurgenc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Chinese Community Forum,1996,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issues.
http://www.rider.edu/phanc/courses/countrys/asia/china/Cnatlsm/sheng.htm

7.有关这些运动会的一般和特殊资料见下列来源:Alan Tomlinson and Garry Whannel, eds, Five Ring Circus: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at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Pluto 1984; Richard D. Mandell, The Nazi Olympics, New York:MicMillan 1971; Arnd Kruger, ‘ The Ministry of Popular Enlightenment and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Olympics of 1936,’ in Robert K. Barney, Kevin B. Wamsley, Scott G. Martyn, Gordon H. MacDonald, eds, Global and Cultural Critique: Problematizing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Olympic Studies 1998,33-48页;Allen Guttmann, The Games Must Go On: Avery Brundage and the Olymp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Kevin B. Wamsley, “The Global Sport Monopoly: a synopsis of 20th century Olymp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75卷,3,395-410页。

8.Kevin B. Wamsley, “Laying Olympism to Rest,” in Post-Olympism? Questioning S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d. John Bale, Berg, 2004, forthcoming.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我们举行听证会的出发点,是要探讨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对中国人权问题可能产生的潜在影 响。首先,我们当然必须承认,我们的思考完全是推测性的。然而,话虽如此,根据我们对中国的历史、现行政策及其实施,根据中国过去和现在与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文化上的联系的了解,恐怕尤为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关于现代奥林匹克在推进社会和政治变革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就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意 见。

中国与其它国家在体育运动上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通信联系和参加1932年、 1936年和1948年的奥运会。1984年,中国恢复参与奥林匹克的竞赛,尤其是中国为争取主办2000年和2008年奥运会所采取的兴师动众的手 段,表明奥林匹克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将非官方财政预算,成本规划,以及官方的关于社会准备工作的声明作为标志的话,我 们一定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中国来说,主办2008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严肃的承诺,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 做一些推测性的推断: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和利用什么样的措施,向国际社会作出一副成功的面目,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又将会如何参与到为国际观众树立一个良好形 象的活动中去。

在1984年以后奥林匹克商业化的时代,主办城市有目的地利用各种策略,将自己表现为世界一流城市-稳定、成功、生气盎然、引人入胜2。北京也会 如此。实际上,对于北京目前有关公民行为和东道礼仪的公开声明“城市文明和建立公民道德”,我想应该形容为是赤裸裸的和具有威胁性的3。大概这样说是公正 的:中国政府将会保证,北京普通居民在奥运会期间(包括会前和会后的一段时间),将会在远远超出一般奥林匹克自愿者的水平上遵守某种行为规范。这种做法对 主办城市来说并非反常,问题在于其程度。考虑到长久以来,奥运会一直是政治表现的场所,而最近以来几届的奥运会又加上主办城市狂热的市民和其爱国情绪,与 虎视眈眈的媒体相并列,公民的行为和政治抗议成为组织委员会和主办国政府的重大忧患,也就是必然的了。一般主办国家在官方的声明中会暗示某种保证。实际 上,国际奥委会通过其公布的《奥林匹克宪章》也表达了这一要求,其中提到:“ 在奥运会区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会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性宣传……。”4另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申请主办的城市,都采取将那些被 认为“有碍观瞻”的个人和团体逐出中心地带,并保证政治团体没有散发材料和利用传媒的机会的行动5。有理由假设,北京将会实施某些手段来进行城市清洗,也 许会将那些没有登记的在京居民迁出北京,关闭他们的生意,甚至将他们拘押起来。

就中国主办2008年奥运会来说,其中需要考虑到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潜在影响,这种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民族主义情绪,主要来自于历史渊源和存在于中国人中的,认为被当代国际社会所忽视的情感。由此可见,因为主办奥运会而唤起的大众的民族激情,将会继续升级 6。这当然会对公民的言行、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以及某些不同政见者不愿意给中国在受到国际瞩目的时刻造成威胁都有直接的影响。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不应被低 估,尤其是在预测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镇压行动、城市政策的制定,和处理异见人士等问题上的反应时,以及在预测他们是否会向外界透露他们的生活情况,和预测 他们将会如何积极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及有关的庆祝活动的问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发动和开展树立北京的文化形象的攻势时,很 可能会利用此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除了奥运会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外,在奥运会进行期间,涌入北京的二万多新闻记者和体育观光客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也必须加以讨论。当然,任何以为这 种北京和其它地区的中国人与所谓西方人的接触会对社会变革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或对政府的政策有长期的作用的看法,都是错误地将问题简单化了。不可否认, 中国的人权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注意的焦点,记者将会对有关的争议和人权危机都有兴趣。任何紧急的人权事件,毫无疑问将会得到迅速处理。但是,就奥运会的 长期影响来说,有许多因素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往往会使新闻界对地区和国家事件的解释两极化,并且会限制那些被认为是互相矛盾的,或者导致不稳定的思想观 念的影响。其中第一也是首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个短暂而紧张的媒体汇演。第二,中国政府可能拒绝任何在过去被认定“不友好”的新闻工作者入境。第三, 国际奥委会保有国际媒体成员进入中国的权利。第四,回顾一下奥林匹克的历史,证明在奥运会之前或之间,或者在争取主办权期间出现的,严重的地区性或全国性 的问题,也许会由于媒体的密切注视,而成为国际瞩目的热点;然而,这类的故事在奥运会的客人启程后会迅速地冷却下来。举例来说,象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 的卡尔加里和美国的盐湖城的土著民的问题,在多伦多和亚特兰大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都是这样。奥运会从申办到举办的过程与随之而来的对和平、亲善、公正等 理念的短暂而积极的尝试,除了媒体的有限揭露以及激发地方对巨型活动的更大抵触外,两者几乎没有直接影响。最后,由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后的极度紧张,在新 闻媒介倾向于将焦点从赛前或许受到极大注意的国家问题上转移到赛事的同时,一度曾是新闻报道中心的、某些个人和团体的的处境,也就显著地被忽视了。

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还有其它国际利益集团也在争取合法利益。就目前来说,企业、咨询公司、专家及学者已经在利用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提供的 经济上的机会,这种情况随著奥运会的临近还会不断增加。举例来说,在悉尼的一些组织正在游说中国,要求帮助他们发展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和奥运会节目,从建 筑、设施到文化节目、学术交流和奥运会教育应有尽有。那些从奥运会已经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利益的企业,和那些正在争取合同的企业集团,不太可能支持任何对 主办国有消极影响的系统性批评。实际上,那些利用奥运会象征和理念的大型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外,还能从树立中国的形象上获利。把 中国树立成一个奇异的、历史上稳定的,充满生机的国家形象,其通情达理并引人入胜的文化关联,可以提高他们的产品声誉并促进全球资金的流动。那些为了出版 和教育交流而需要依赖中国提供即使是有限的资料,旅行和经济资助的知识分子,由于害怕危及到他们在中国的特别机会,也不太可能认真提出任何有关人权的问 题。

从历史上来看,奥运会的进程倾向于给与主办国政府及其政策提供合法性,支持他们成功地主办奥运会,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而不是将注意力吸引到 其不足的方面和政治争议上去。这方面记载详细的例子包括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和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的经济危机、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经济 大萧条,1936年奥运会希特勒法西斯问题,以及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屠杀平民的事件等等7。严重的暴行和悲剧,已经成为奥运会更光彩夺目的临场盛况的 附属品。另一方面,国际体育界的成员,特别是奥委会官员,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发挥卓越的影响。当然,这是因为这一问题获得了更为 广泛的政治支持和外交重视。

概括而言,奥运会的成就更多的是在维护和发展现有的国内政策,复制有关种族、平等、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以及世界和平的神话方面,而不是在铲除世界 的不平等上8。近期内,以传统的外交手腕、夸张的修辞和豪言壮语-骨子里只不过是主办国家的政治要求,装饰起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很可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 产生消极的影响。更进一步说,不应该过低估计,中国在为了迎接整个世界而全力准备的时刻所出现的空前的民族团结的现象。即使是在普通中国人的眼中,任何对 中国从现在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社会和政治发展重点提出疑问的国际人权游说行动,都会被看作是破坏广为大众所接受的现代化中国的到来。那些要求中国改 善人权的国际活动应该谨慎从事。

2002年11月18日

注释:

1.裴东光(译音)“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两个中国的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代奥运会中的动态”,未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西安大略大学,1995年,3-4页。

2.见实例,Kevin B. Wamsley, “What Price For World Class?” Canadian Issues, 1999年秋季版,14页- 15页、 “ Policy Implications For Hosting the Olympics”, Policy Options, 总第18卷,1997年第2期,五月,13-15页、 “Tradition, Modern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ivic Identity, The Calgary Olympics” Olympika, V, 81-90页,与Michael K. Heine 合作,1996。

3.见官方网页:http://www.beijing-2008.org/new olympic/eolympic/1009 e/5.htm

4.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2001年9月,85页。

5.见实例,Helen Lenskyi, The Best Olympic Ev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Sydney 2000. New York: Suny, 2002.

6.不一定代表中国流行的看法,见Dave Sheng, “ Who lost China?”-the resurgenc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Chinese Community Forum,1996, to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issues.
http://www.rider.edu/phanc/courses/countrys/asia/china/Cnatlsm/sheng.htm

7.有关这些运动会的一般和特殊资料见下列来源:Alan Tomlinson and Garry Whannel, eds, Five Ring Circus: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at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Pluto 1984; Richard D. Mandell, The Nazi Olympics, New York:MicMillan 1971; Arnd Kruger, ‘ The Ministry of Popular Enlightenment and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Olympics of 1936,’ in Robert K. Barney, Kevin B. Wamsley, Scott G. Martyn, Gordon H. MacDonald, eds, Global and Cultural Critique: Problematizing the Olympic Games, London: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Olympic Studies 1998,33-48页;Allen Guttmann, The Games Must Go On: Avery Brundage and the Olymp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Kevin B. Wamsley, “The Global Sport Monopoly: a synopsis of 20th century Olymp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75卷,3,395-410页。

8.Kevin B. Wamsley, “Laying Olympism to Rest,” in Post-Olympism? Questioning S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d. John Bale, Berg, 2004, forthcoming.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