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也谈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首发稿)
翁剑平



眼下,所谓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凭借著官方舆论工具的强大优势,正越来越混淆著人们的视听。很多人开始相信,人权的普遍性不是抽象的,它要透过人权的 特殊性表现出来,同各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及特殊性。但是如何理解人权的这个特殊性及其衍生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时常被 颠倒歪曲的大问题。

在美国对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问题上,不少人正是从这种人权的多样性与特殊性出 发,认为全世界不能只实行一种制度,而应当多种价值并存。如果硬是将美国一己
之人权模式强加于他人,那本身就是霸道而不是民主。

他们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和对象。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以一种价值去统一另一种价值。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甚至对立冲突的自由与人权互相兼容并存,这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但前提是它们首先在本质上都属于自由与人权,而不是相反。

现在的问题是,当伊拉克人民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也就是他们无数的子弟被活活扔进万人坑的时候,或者像阿富汗人民被剥夺收看电视,他们的女孩被 剥夺上学受教育的权利的时候,很多网友却提出不同国家特殊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并存,而不能由美式人权一家独霸天下。我不知道这究竟能说明什么?不管是美式人 权也好,非美式人权也好,它们总归还是属于人权,只不过具体的内容或者说外延不同罢了。当有些人口口声声谴责美国以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别国是否民主自 由的时侯,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本身首先得处在一种基于美国式以外的另一种人权方式,而这种方式不是特殊或多样到可以象伊拉克人民的女儿那样被乌代 强奸的自由,以及什叶派穆斯林被活埋的人权。否则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在扯蛋。

同样,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也是如此。诚然,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各
异,社会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其各自的人权状况也就自然不同,并且在现实中也总是不完美的。然而,这不是那些极权专制统治对人 权的践踏,由此而变得正当合理起来的理由。事实本身的存在,并不能取代事实是否合乎理性和正义的价值判断。这正如一个警官,不能以奸淫偷盗反正在完美社会 到来之前总不可避免存在为由,就可以替自己由于失职而使辖区内治安状况恶化找到遁词。这个道理我想是再简单也不过了。

不管各国社会历史条件怎么不同,怎么多样,人权总归还是人权。人权的实现情况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特点,并不等于人权本身的基本内涵可以在各个国 家分裂成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解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本质属性,人权的主体是人,是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为任何时代、任何地 域、任何民族的人所共有。当我们在谈论人权的特殊性时,必须牢牢记住:这种特殊性及其多样性,只能是建立在普遍性的基础之上具体展开的不同的外延。各种各 样的人权和自由,再怎么不同怎么特殊甚至对立冲突(比如宗教信仰权),都终归是人权的一种,而并不表示可以特殊到违背自身的基本内涵或本质属性。否则的 话,人权就不成其为人权,自由也就不成其为自由。因此人权的特殊性,并不等于可以因为国情不同而搞特殊化。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钳制思想,封锁新闻和 舆论自由;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大肆拘捕民主异议人士,禁止或变相取缔公民罢工及游行示威等权利;也不能因为条件特殊,情况多样,就可以一党包办天 下,以专制代替宪政,以权力凌驾法制。否则的话,那么像文革,像四五以及六四,包括如今的孙志刚、李思怡之类的事件,甚至像萨达姆、塔利班、 金王朝等那样对本国人民恐怖统治的政权,就都没什么不合理,也都没有什么罪恶可言的了。

我想这才是我们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应当辨明的正确关系。


眼下,所谓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凭借著官方舆论工具的强大优势,正越来越混淆著人们的视听。很多人开始相信,人权的普遍性不是抽象的,它要透过人权的 特殊性表现出来,同各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及特殊性。但是如何理解人权的这个特殊性及其衍生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时常被 颠倒歪曲的大问题。

在美国对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问题上,不少人正是从这种人权的多样性与特殊性出 发,认为全世界不能只实行一种制度,而应当多种价值并存。如果硬是将美国一己
之人权模式强加于他人,那本身就是霸道而不是民主。

他们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和对象。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以一种价值去统一另一种价值。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甚至对立冲突的自由与人权互相兼容并存,这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但前提是它们首先在本质上都属于自由与人权,而不是相反。

现在的问题是,当伊拉克人民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也就是他们无数的子弟被活活扔进万人坑的时候,或者像阿富汗人民被剥夺收看电视,他们的女孩被 剥夺上学受教育的权利的时候,很多网友却提出不同国家特殊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并存,而不能由美式人权一家独霸天下。我不知道这究竟能说明什么?不管是美式人 权也好,非美式人权也好,它们总归还是属于人权,只不过具体的内容或者说外延不同罢了。当有些人口口声声谴责美国以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别国是否民主自 由的时侯,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本身首先得处在一种基于美国式以外的另一种人权方式,而这种方式不是特殊或多样到可以象伊拉克人民的女儿那样被乌代 强奸的自由,以及什叶派穆斯林被活埋的人权。否则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在扯蛋。

同样,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也是如此。诚然,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各
异,社会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其各自的人权状况也就自然不同,并且在现实中也总是不完美的。然而,这不是那些极权专制统治对人 权的践踏,由此而变得正当合理起来的理由。事实本身的存在,并不能取代事实是否合乎理性和正义的价值判断。这正如一个警官,不能以奸淫偷盗反正在完美社会 到来之前总不可避免存在为由,就可以替自己由于失职而使辖区内治安状况恶化找到遁词。这个道理我想是再简单也不过了。

不管各国社会历史条件怎么不同,怎么多样,人权总归还是人权。人权的实现情况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特点,并不等于人权本身的基本内涵可以在各个国 家分裂成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解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本质属性,人权的主体是人,是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为任何时代、任何地 域、任何民族的人所共有。当我们在谈论人权的特殊性时,必须牢牢记住:这种特殊性及其多样性,只能是建立在普遍性的基础之上具体展开的不同的外延。各种各 样的人权和自由,再怎么不同怎么特殊甚至对立冲突(比如宗教信仰权),都终归是人权的一种,而并不表示可以特殊到违背自身的基本内涵或本质属性。否则的 话,人权就不成其为人权,自由也就不成其为自由。因此人权的特殊性,并不等于可以因为国情不同而搞特殊化。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钳制思想,封锁新闻和 舆论自由;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大肆拘捕民主异议人士,禁止或变相取缔公民罢工及游行示威等权利;也不能因为条件特殊,情况多样,就可以一党包办天 下,以专制代替宪政,以权力凌驾法制。否则的话,那么像文革,像四五以及六四,包括如今的孙志刚、李思怡之类的事件,甚至像萨达姆、塔利班、 金王朝等那样对本国人民恐怖统治的政权,就都没什么不合理,也都没有什么罪恶可言的了。

我想这才是我们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应当辨明的正确关系。


眼下,所谓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凭借著官方舆论工具的强大优势,正越来越混淆著人们的视听。很多人开始相信,人权的普遍性不是抽象的,它要透过人权的 特殊性表现出来,同各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及特殊性。但是如何理解人权的这个特殊性及其衍生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时常被 颠倒歪曲的大问题。

在美国对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问题上,不少人正是从这种人权的多样性与特殊性出 发,认为全世界不能只实行一种制度,而应当多种价值并存。如果硬是将美国一己
之人权模式强加于他人,那本身就是霸道而不是民主。

他们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和对象。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以一种价值去统一另一种价值。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甚至对立冲突的自由与人权互相兼容并存,这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但前提是它们首先在本质上都属于自由与人权,而不是相反。

现在的问题是,当伊拉克人民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也就是他们无数的子弟被活活扔进万人坑的时候,或者像阿富汗人民被剥夺收看电视,他们的女孩被 剥夺上学受教育的权利的时候,很多网友却提出不同国家特殊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并存,而不能由美式人权一家独霸天下。我不知道这究竟能说明什么?不管是美式人 权也好,非美式人权也好,它们总归还是属于人权,只不过具体的内容或者说外延不同罢了。当有些人口口声声谴责美国以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别国是否民主自 由的时侯,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本身首先得处在一种基于美国式以外的另一种人权方式,而这种方式不是特殊或多样到可以象伊拉克人民的女儿那样被乌代 强奸的自由,以及什叶派穆斯林被活埋的人权。否则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在扯蛋。

同样,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也是如此。诚然,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各
异,社会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其各自的人权状况也就自然不同,并且在现实中也总是不完美的。然而,这不是那些极权专制统治对人 权的践踏,由此而变得正当合理起来的理由。事实本身的存在,并不能取代事实是否合乎理性和正义的价值判断。这正如一个警官,不能以奸淫偷盗反正在完美社会 到来之前总不可避免存在为由,就可以替自己由于失职而使辖区内治安状况恶化找到遁词。这个道理我想是再简单也不过了。

不管各国社会历史条件怎么不同,怎么多样,人权总归还是人权。人权的实现情况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特点,并不等于人权本身的基本内涵可以在各个国 家分裂成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解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本质属性,人权的主体是人,是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为任何时代、任何地 域、任何民族的人所共有。当我们在谈论人权的特殊性时,必须牢牢记住:这种特殊性及其多样性,只能是建立在普遍性的基础之上具体展开的不同的外延。各种各 样的人权和自由,再怎么不同怎么特殊甚至对立冲突(比如宗教信仰权),都终归是人权的一种,而并不表示可以特殊到违背自身的基本内涵或本质属性。否则的 话,人权就不成其为人权,自由也就不成其为自由。因此人权的特殊性,并不等于可以因为国情不同而搞特殊化。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钳制思想,封锁新闻和 舆论自由;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大肆拘捕民主异议人士,禁止或变相取缔公民罢工及游行示威等权利;也不能因为条件特殊,情况多样,就可以一党包办天 下,以专制代替宪政,以权力凌驾法制。否则的话,那么像文革,像四五以及六四,包括如今的孙志刚、李思怡之类的事件,甚至像萨达姆、塔利班、 金王朝等那样对本国人民恐怖统治的政权,就都没什么不合理,也都没有什么罪恶可言的了。

我想这才是我们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应当辨明的正确关系。


眼下,所谓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凭借著官方舆论工具的强大优势,正越来越混淆著人们的视听。很多人开始相信,人权的普遍性不是抽象的,它要透过人权的 特殊性表现出来,同各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及特殊性。但是如何理解人权的这个特殊性及其衍生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时常被 颠倒歪曲的大问题。

在美国对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问题上,不少人正是从这种人权的多样性与特殊性出 发,认为全世界不能只实行一种制度,而应当多种价值并存。如果硬是将美国一己
之人权模式强加于他人,那本身就是霸道而不是民主。

他们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和对象。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以一种价值去统一另一种价值。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甚至对立冲突的自由与人权互相兼容并存,这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但前提是它们首先在本质上都属于自由与人权,而不是相反。

现在的问题是,当伊拉克人民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也就是他们无数的子弟被活活扔进万人坑的时候,或者像阿富汗人民被剥夺收看电视,他们的女孩被 剥夺上学受教育的权利的时候,很多网友却提出不同国家特殊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并存,而不能由美式人权一家独霸天下。我不知道这究竟能说明什么?不管是美式人 权也好,非美式人权也好,它们总归还是属于人权,只不过具体的内容或者说外延不同罢了。当有些人口口声声谴责美国以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别国是否民主自 由的时侯,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本身首先得处在一种基于美国式以外的另一种人权方式,而这种方式不是特殊或多样到可以象伊拉克人民的女儿那样被乌代 强奸的自由,以及什叶派穆斯林被活埋的人权。否则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在扯蛋。

同样,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也是如此。诚然,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各
异,社会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其各自的人权状况也就自然不同,并且在现实中也总是不完美的。然而,这不是那些极权专制统治对人 权的践踏,由此而变得正当合理起来的理由。事实本身的存在,并不能取代事实是否合乎理性和正义的价值判断。这正如一个警官,不能以奸淫偷盗反正在完美社会 到来之前总不可避免存在为由,就可以替自己由于失职而使辖区内治安状况恶化找到遁词。这个道理我想是再简单也不过了。

不管各国社会历史条件怎么不同,怎么多样,人权总归还是人权。人权的实现情况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特点,并不等于人权本身的基本内涵可以在各个国 家分裂成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解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本质属性,人权的主体是人,是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为任何时代、任何地 域、任何民族的人所共有。当我们在谈论人权的特殊性时,必须牢牢记住:这种特殊性及其多样性,只能是建立在普遍性的基础之上具体展开的不同的外延。各种各 样的人权和自由,再怎么不同怎么特殊甚至对立冲突(比如宗教信仰权),都终归是人权的一种,而并不表示可以特殊到违背自身的基本内涵或本质属性。否则的 话,人权就不成其为人权,自由也就不成其为自由。因此人权的特殊性,并不等于可以因为国情不同而搞特殊化。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钳制思想,封锁新闻和 舆论自由;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大肆拘捕民主异议人士,禁止或变相取缔公民罢工及游行示威等权利;也不能因为条件特殊,情况多样,就可以一党包办天 下,以专制代替宪政,以权力凌驾法制。否则的话,那么像文革,像四五以及六四,包括如今的孙志刚、李思怡之类的事件,甚至像萨达姆、塔利班、 金王朝等那样对本国人民恐怖统治的政权,就都没什么不合理,也都没有什么罪恶可言的了。

我想这才是我们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应当辨明的正确关系。


眼下,所谓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凭借著官方舆论工具的强大优势,正越来越混淆著人们的视听。很多人开始相信,人权的普遍性不是抽象的,它要透过人权的 特殊性表现出来,同各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及特殊性。但是如何理解人权的这个特殊性及其衍生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时常被 颠倒歪曲的大问题。

在美国对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问题上,不少人正是从这种人权的多样性与特殊性出 发,认为全世界不能只实行一种制度,而应当多种价值并存。如果硬是将美国一己
之人权模式强加于他人,那本身就是霸道而不是民主。

他们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和对象。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以一种价值去统一另一种价值。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甚至对立冲突的自由与人权互相兼容并存,这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但前提是它们首先在本质上都属于自由与人权,而不是相反。

现在的问题是,当伊拉克人民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也就是他们无数的子弟被活活扔进万人坑的时候,或者像阿富汗人民被剥夺收看电视,他们的女孩被 剥夺上学受教育的权利的时候,很多网友却提出不同国家特殊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并存,而不能由美式人权一家独霸天下。我不知道这究竟能说明什么?不管是美式人 权也好,非美式人权也好,它们总归还是属于人权,只不过具体的内容或者说外延不同罢了。当有些人口口声声谴责美国以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别国是否民主自 由的时侯,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本身首先得处在一种基于美国式以外的另一种人权方式,而这种方式不是特殊或多样到可以象伊拉克人民的女儿那样被乌代 强奸的自由,以及什叶派穆斯林被活埋的人权。否则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在扯蛋。

同样,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也是如此。诚然,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各
异,社会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其各自的人权状况也就自然不同,并且在现实中也总是不完美的。然而,这不是那些极权专制统治对人 权的践踏,由此而变得正当合理起来的理由。事实本身的存在,并不能取代事实是否合乎理性和正义的价值判断。这正如一个警官,不能以奸淫偷盗反正在完美社会 到来之前总不可避免存在为由,就可以替自己由于失职而使辖区内治安状况恶化找到遁词。这个道理我想是再简单也不过了。

不管各国社会历史条件怎么不同,怎么多样,人权总归还是人权。人权的实现情况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特点,并不等于人权本身的基本内涵可以在各个国 家分裂成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解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本质属性,人权的主体是人,是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为任何时代、任何地 域、任何民族的人所共有。当我们在谈论人权的特殊性时,必须牢牢记住:这种特殊性及其多样性,只能是建立在普遍性的基础之上具体展开的不同的外延。各种各 样的人权和自由,再怎么不同怎么特殊甚至对立冲突(比如宗教信仰权),都终归是人权的一种,而并不表示可以特殊到违背自身的基本内涵或本质属性。否则的 话,人权就不成其为人权,自由也就不成其为自由。因此人权的特殊性,并不等于可以因为国情不同而搞特殊化。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钳制思想,封锁新闻和 舆论自由;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大肆拘捕民主异议人士,禁止或变相取缔公民罢工及游行示威等权利;也不能因为条件特殊,情况多样,就可以一党包办天 下,以专制代替宪政,以权力凌驾法制。否则的话,那么像文革,像四五以及六四,包括如今的孙志刚、李思怡之类的事件,甚至像萨达姆、塔利班、 金王朝等那样对本国人民恐怖统治的政权,就都没什么不合理,也都没有什么罪恶可言的了。

我想这才是我们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应当辨明的正确关系。


眼下,所谓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凭借著官方舆论工具的强大优势,正越来越混淆著人们的视听。很多人开始相信,人权的普遍性不是抽象的,它要透过人权的 特殊性表现出来,同各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及特殊性。但是如何理解人权的这个特殊性及其衍生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时常被 颠倒歪曲的大问题。

在美国对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问题上,不少人正是从这种人权的多样性与特殊性出 发,认为全世界不能只实行一种制度,而应当多种价值并存。如果硬是将美国一己
之人权模式强加于他人,那本身就是霸道而不是民主。

他们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和对象。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以一种价值去统一另一种价值。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甚至对立冲突的自由与人权互相兼容并存,这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但前提是它们首先在本质上都属于自由与人权,而不是相反。

现在的问题是,当伊拉克人民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也就是他们无数的子弟被活活扔进万人坑的时候,或者像阿富汗人民被剥夺收看电视,他们的女孩被 剥夺上学受教育的权利的时候,很多网友却提出不同国家特殊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并存,而不能由美式人权一家独霸天下。我不知道这究竟能说明什么?不管是美式人 权也好,非美式人权也好,它们总归还是属于人权,只不过具体的内容或者说外延不同罢了。当有些人口口声声谴责美国以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别国是否民主自 由的时侯,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本身首先得处在一种基于美国式以外的另一种人权方式,而这种方式不是特殊或多样到可以象伊拉克人民的女儿那样被乌代 强奸的自由,以及什叶派穆斯林被活埋的人权。否则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在扯蛋。

同样,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也是如此。诚然,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各
异,社会政治制度的不同,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其各自的人权状况也就自然不同,并且在现实中也总是不完美的。然而,这不是那些极权专制统治对人 权的践踏,由此而变得正当合理起来的理由。事实本身的存在,并不能取代事实是否合乎理性和正义的价值判断。这正如一个警官,不能以奸淫偷盗反正在完美社会 到来之前总不可避免存在为由,就可以替自己由于失职而使辖区内治安状况恶化找到遁词。这个道理我想是再简单也不过了。

不管各国社会历史条件怎么不同,怎么多样,人权总归还是人权。人权的实现情况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特点,并不等于人权本身的基本内涵可以在各个国 家分裂成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解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本质属性,人权的主体是人,是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为任何时代、任何地 域、任何民族的人所共有。当我们在谈论人权的特殊性时,必须牢牢记住:这种特殊性及其多样性,只能是建立在普遍性的基础之上具体展开的不同的外延。各种各 样的人权和自由,再怎么不同怎么特殊甚至对立冲突(比如宗教信仰权),都终归是人权的一种,而并不表示可以特殊到违背自身的基本内涵或本质属性。否则的 话,人权就不成其为人权,自由也就不成其为自由。因此人权的特殊性,并不等于可以因为国情不同而搞特殊化。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钳制思想,封锁新闻和 舆论自由;不能因为国情不同,就可以大肆拘捕民主异议人士,禁止或变相取缔公民罢工及游行示威等权利;也不能因为条件特殊,情况多样,就可以一党包办天 下,以专制代替宪政,以权力凌驾法制。否则的话,那么像文革,像四五以及六四,包括如今的孙志刚、李思怡之类的事件,甚至像萨达姆、塔利班、 金王朝等那样对本国人民恐怖统治的政权,就都没什么不合理,也都没有什么罪恶可言的了。

我想这才是我们在人权的普遍性及特殊性问题上,应当辨明的正确关系。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