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双十节一步两岗 (首发)
(武汉)李卫平



一转眼,又临双十佳节,笔者不由自主便忆起前年时的情形。

2001年是武昌首义九十周年,中国首次隆重举行庆祝大会。主会场设于武汉大学奥林匹克体育场。笔者原打算凑个热闹,但一进校门即发现气氛不对。学校内岗哨林立,警员如织,一瞬间仿佛走进了一所大监狱。

距奥林匹克体育场数十米外,每隔一步设一名武警,数千人将奥林匹克体育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奥林匹克体育场围?晱~,约千名警察又围了一个圈,仍然是一步两岗。场内一大批便衣警察坐在最前排和头头脑脑的周围,制服警察遍地都是。

我不明白,好端端一台喜庆的晚会,为何要如此弓张弩拔,杀气腾腾,如临大敌?我私下妄加猜测,或许是第一次在露天广场举办这种政治性的文艺晚会, 心中无底;或许是担心大学生们图谋不轨。据说场内的学生全是一年级的。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见多识广,怕他们胆大妄为造乱子。可对手无寸铁、少不更事的学生 有此必要吗?当然,军队绝对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军队是用来对付别有用心的人的。十多年前就说过同样的话。可这些人在此又能有何作为呢?!窃以为当权者太 小题大做了,未免过于心虚胆怯了。

转念一想,又不由佩服当权者。他们想得比我深远。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合法性存在很大的问题,认识到政治、社会矛盾危如累卵,稍不留心,便有可能酿出 激变。但他们想得并不透彻。毕竟政权的合法性不可能通过歌舞升平的欺骗和强权来建立,政治、社会矛盾更不能通过压制,惟有以交流、疏导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 和缓解。压制只会导致更强烈地爆发。难道当权者当真不明白这一点吗?不会,当权者实际上很清醒。因此,问题不在于不知,而在于不为;不在于不能,而在于不 愿。既有的巨大、诱人的利益和不可预知的灰暗甚至是惨淡的未来,两者相较确有天壤之别。这也难怪当权者游移寡断了。惟有真正洞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大 魄力者,方能痛下决心、果断地斩开这一死节。

人一旦开始作恶,就不仅再也不可能停顿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原因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惩罚。正如独裁统治的血腥暴力不断升级,独裁者在咽下最 后一口气前是绝不会撒开牢牢掌握的权柄的。但是,所有的独裁者,都只能暂时地延缓自己的失败。独裁时间越长,手段越残暴,未来的惩罚也必将越严厉,甚至会 永久剥夺独裁力量的政治权利。相反,断然走出独裁怪圈的政治力量,不仅很好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最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利益。这些难道不足以促使当权者三思 吗?!


一转眼,又临双十佳节,笔者不由自主便忆起前年时的情形。

2001年是武昌首义九十周年,中国首次隆重举行庆祝大会。主会场设于武汉大学奥林匹克体育场。笔者原打算凑个热闹,但一进校门即发现气氛不对。学校内岗哨林立,警员如织,一瞬间仿佛走进了一所大监狱。

距奥林匹克体育场数十米外,每隔一步设一名武警,数千人将奥林匹克体育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奥林匹克体育场围?晱~,约千名警察又围了一个圈,仍然是一步两岗。场内一大批便衣警察坐在最前排和头头脑脑的周围,制服警察遍地都是。

我不明白,好端端一台喜庆的晚会,为何要如此弓张弩拔,杀气腾腾,如临大敌?我私下妄加猜测,或许是第一次在露天广场举办这种政治性的文艺晚会, 心中无底;或许是担心大学生们图谋不轨。据说场内的学生全是一年级的。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见多识广,怕他们胆大妄为造乱子。可对手无寸铁、少不更事的学生 有此必要吗?当然,军队绝对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军队是用来对付别有用心的人的。十多年前就说过同样的话。可这些人在此又能有何作为呢?!窃以为当权者太 小题大做了,未免过于心虚胆怯了。

转念一想,又不由佩服当权者。他们想得比我深远。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合法性存在很大的问题,认识到政治、社会矛盾危如累卵,稍不留心,便有可能酿出 激变。但他们想得并不透彻。毕竟政权的合法性不可能通过歌舞升平的欺骗和强权来建立,政治、社会矛盾更不能通过压制,惟有以交流、疏导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 和缓解。压制只会导致更强烈地爆发。难道当权者当真不明白这一点吗?不会,当权者实际上很清醒。因此,问题不在于不知,而在于不为;不在于不能,而在于不 愿。既有的巨大、诱人的利益和不可预知的灰暗甚至是惨淡的未来,两者相较确有天壤之别。这也难怪当权者游移寡断了。惟有真正洞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大 魄力者,方能痛下决心、果断地斩开这一死节。

人一旦开始作恶,就不仅再也不可能停顿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原因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惩罚。正如独裁统治的血腥暴力不断升级,独裁者在咽下最 后一口气前是绝不会撒开牢牢掌握的权柄的。但是,所有的独裁者,都只能暂时地延缓自己的失败。独裁时间越长,手段越残暴,未来的惩罚也必将越严厉,甚至会 永久剥夺独裁力量的政治权利。相反,断然走出独裁怪圈的政治力量,不仅很好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最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利益。这些难道不足以促使当权者三思 吗?!


一转眼,又临双十佳节,笔者不由自主便忆起前年时的情形。

2001年是武昌首义九十周年,中国首次隆重举行庆祝大会。主会场设于武汉大学奥林匹克体育场。笔者原打算凑个热闹,但一进校门即发现气氛不对。学校内岗哨林立,警员如织,一瞬间仿佛走进了一所大监狱。

距奥林匹克体育场数十米外,每隔一步设一名武警,数千人将奥林匹克体育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奥林匹克体育场围?晱~,约千名警察又围了一个圈,仍然是一步两岗。场内一大批便衣警察坐在最前排和头头脑脑的周围,制服警察遍地都是。

我不明白,好端端一台喜庆的晚会,为何要如此弓张弩拔,杀气腾腾,如临大敌?我私下妄加猜测,或许是第一次在露天广场举办这种政治性的文艺晚会, 心中无底;或许是担心大学生们图谋不轨。据说场内的学生全是一年级的。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见多识广,怕他们胆大妄为造乱子。可对手无寸铁、少不更事的学生 有此必要吗?当然,军队绝对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军队是用来对付别有用心的人的。十多年前就说过同样的话。可这些人在此又能有何作为呢?!窃以为当权者太 小题大做了,未免过于心虚胆怯了。

转念一想,又不由佩服当权者。他们想得比我深远。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合法性存在很大的问题,认识到政治、社会矛盾危如累卵,稍不留心,便有可能酿出 激变。但他们想得并不透彻。毕竟政权的合法性不可能通过歌舞升平的欺骗和强权来建立,政治、社会矛盾更不能通过压制,惟有以交流、疏导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 和缓解。压制只会导致更强烈地爆发。难道当权者当真不明白这一点吗?不会,当权者实际上很清醒。因此,问题不在于不知,而在于不为;不在于不能,而在于不 愿。既有的巨大、诱人的利益和不可预知的灰暗甚至是惨淡的未来,两者相较确有天壤之别。这也难怪当权者游移寡断了。惟有真正洞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大 魄力者,方能痛下决心、果断地斩开这一死节。

人一旦开始作恶,就不仅再也不可能停顿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原因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惩罚。正如独裁统治的血腥暴力不断升级,独裁者在咽下最 后一口气前是绝不会撒开牢牢掌握的权柄的。但是,所有的独裁者,都只能暂时地延缓自己的失败。独裁时间越长,手段越残暴,未来的惩罚也必将越严厉,甚至会 永久剥夺独裁力量的政治权利。相反,断然走出独裁怪圈的政治力量,不仅很好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最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利益。这些难道不足以促使当权者三思 吗?!


一转眼,又临双十佳节,笔者不由自主便忆起前年时的情形。

2001年是武昌首义九十周年,中国首次隆重举行庆祝大会。主会场设于武汉大学奥林匹克体育场。笔者原打算凑个热闹,但一进校门即发现气氛不对。学校内岗哨林立,警员如织,一瞬间仿佛走进了一所大监狱。

距奥林匹克体育场数十米外,每隔一步设一名武警,数千人将奥林匹克体育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奥林匹克体育场围?晱~,约千名警察又围了一个圈,仍然是一步两岗。场内一大批便衣警察坐在最前排和头头脑脑的周围,制服警察遍地都是。

我不明白,好端端一台喜庆的晚会,为何要如此弓张弩拔,杀气腾腾,如临大敌?我私下妄加猜测,或许是第一次在露天广场举办这种政治性的文艺晚会, 心中无底;或许是担心大学生们图谋不轨。据说场内的学生全是一年级的。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见多识广,怕他们胆大妄为造乱子。可对手无寸铁、少不更事的学生 有此必要吗?当然,军队绝对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军队是用来对付别有用心的人的。十多年前就说过同样的话。可这些人在此又能有何作为呢?!窃以为当权者太 小题大做了,未免过于心虚胆怯了。

转念一想,又不由佩服当权者。他们想得比我深远。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合法性存在很大的问题,认识到政治、社会矛盾危如累卵,稍不留心,便有可能酿出 激变。但他们想得并不透彻。毕竟政权的合法性不可能通过歌舞升平的欺骗和强权来建立,政治、社会矛盾更不能通过压制,惟有以交流、疏导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 和缓解。压制只会导致更强烈地爆发。难道当权者当真不明白这一点吗?不会,当权者实际上很清醒。因此,问题不在于不知,而在于不为;不在于不能,而在于不 愿。既有的巨大、诱人的利益和不可预知的灰暗甚至是惨淡的未来,两者相较确有天壤之别。这也难怪当权者游移寡断了。惟有真正洞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大 魄力者,方能痛下决心、果断地斩开这一死节。

人一旦开始作恶,就不仅再也不可能停顿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原因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惩罚。正如独裁统治的血腥暴力不断升级,独裁者在咽下最 后一口气前是绝不会撒开牢牢掌握的权柄的。但是,所有的独裁者,都只能暂时地延缓自己的失败。独裁时间越长,手段越残暴,未来的惩罚也必将越严厉,甚至会 永久剥夺独裁力量的政治权利。相反,断然走出独裁怪圈的政治力量,不仅很好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最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利益。这些难道不足以促使当权者三思 吗?!


一转眼,又临双十佳节,笔者不由自主便忆起前年时的情形。

2001年是武昌首义九十周年,中国首次隆重举行庆祝大会。主会场设于武汉大学奥林匹克体育场。笔者原打算凑个热闹,但一进校门即发现气氛不对。学校内岗哨林立,警员如织,一瞬间仿佛走进了一所大监狱。

距奥林匹克体育场数十米外,每隔一步设一名武警,数千人将奥林匹克体育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奥林匹克体育场围?晱~,约千名警察又围了一个圈,仍然是一步两岗。场内一大批便衣警察坐在最前排和头头脑脑的周围,制服警察遍地都是。

我不明白,好端端一台喜庆的晚会,为何要如此弓张弩拔,杀气腾腾,如临大敌?我私下妄加猜测,或许是第一次在露天广场举办这种政治性的文艺晚会, 心中无底;或许是担心大学生们图谋不轨。据说场内的学生全是一年级的。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见多识广,怕他们胆大妄为造乱子。可对手无寸铁、少不更事的学生 有此必要吗?当然,军队绝对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军队是用来对付别有用心的人的。十多年前就说过同样的话。可这些人在此又能有何作为呢?!窃以为当权者太 小题大做了,未免过于心虚胆怯了。

转念一想,又不由佩服当权者。他们想得比我深远。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合法性存在很大的问题,认识到政治、社会矛盾危如累卵,稍不留心,便有可能酿出 激变。但他们想得并不透彻。毕竟政权的合法性不可能通过歌舞升平的欺骗和强权来建立,政治、社会矛盾更不能通过压制,惟有以交流、疏导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 和缓解。压制只会导致更强烈地爆发。难道当权者当真不明白这一点吗?不会,当权者实际上很清醒。因此,问题不在于不知,而在于不为;不在于不能,而在于不 愿。既有的巨大、诱人的利益和不可预知的灰暗甚至是惨淡的未来,两者相较确有天壤之别。这也难怪当权者游移寡断了。惟有真正洞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大 魄力者,方能痛下决心、果断地斩开这一死节。

人一旦开始作恶,就不仅再也不可能停顿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原因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惩罚。正如独裁统治的血腥暴力不断升级,独裁者在咽下最 后一口气前是绝不会撒开牢牢掌握的权柄的。但是,所有的独裁者,都只能暂时地延缓自己的失败。独裁时间越长,手段越残暴,未来的惩罚也必将越严厉,甚至会 永久剥夺独裁力量的政治权利。相反,断然走出独裁怪圈的政治力量,不仅很好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最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利益。这些难道不足以促使当权者三思 吗?!


一转眼,又临双十佳节,笔者不由自主便忆起前年时的情形。

2001年是武昌首义九十周年,中国首次隆重举行庆祝大会。主会场设于武汉大学奥林匹克体育场。笔者原打算凑个热闹,但一进校门即发现气氛不对。学校内岗哨林立,警员如织,一瞬间仿佛走进了一所大监狱。

距奥林匹克体育场数十米外,每隔一步设一名武警,数千人将奥林匹克体育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奥林匹克体育场围?晱~,约千名警察又围了一个圈,仍然是一步两岗。场内一大批便衣警察坐在最前排和头头脑脑的周围,制服警察遍地都是。

我不明白,好端端一台喜庆的晚会,为何要如此弓张弩拔,杀气腾腾,如临大敌?我私下妄加猜测,或许是第一次在露天广场举办这种政治性的文艺晚会, 心中无底;或许是担心大学生们图谋不轨。据说场内的学生全是一年级的。大概是高年级的学生见多识广,怕他们胆大妄为造乱子。可对手无寸铁、少不更事的学生 有此必要吗?当然,军队绝对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军队是用来对付别有用心的人的。十多年前就说过同样的话。可这些人在此又能有何作为呢?!窃以为当权者太 小题大做了,未免过于心虚胆怯了。

转念一想,又不由佩服当权者。他们想得比我深远。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合法性存在很大的问题,认识到政治、社会矛盾危如累卵,稍不留心,便有可能酿出 激变。但他们想得并不透彻。毕竟政权的合法性不可能通过歌舞升平的欺骗和强权来建立,政治、社会矛盾更不能通过压制,惟有以交流、疏导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 和缓解。压制只会导致更强烈地爆发。难道当权者当真不明白这一点吗?不会,当权者实际上很清醒。因此,问题不在于不知,而在于不为;不在于不能,而在于不 愿。既有的巨大、诱人的利益和不可预知的灰暗甚至是惨淡的未来,两者相较确有天壤之别。这也难怪当权者游移寡断了。惟有真正洞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大 魄力者,方能痛下决心、果断地斩开这一死节。

人一旦开始作恶,就不仅再也不可能停顿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原因在于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惩罚。正如独裁统治的血腥暴力不断升级,独裁者在咽下最 后一口气前是绝不会撒开牢牢掌握的权柄的。但是,所有的独裁者,都只能暂时地延缓自己的失败。独裁时间越长,手段越残暴,未来的惩罚也必将越严厉,甚至会 永久剥夺独裁力量的政治权利。相反,断然走出独裁怪圈的政治力量,不仅很好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最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利益。这些难道不足以促使当权者三思 吗?!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