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读《国策下的国难》(首发)
胡平



最近,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书名叫《国策下的国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评析》,由古原女士整理和执笔,廖天琪女士参与编辑。正文 前有吴弘达先生写的序言,正文后附录了六份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正文分为十六节,从中国人口发展的轨迹出发,对二十多年来被中国政府奉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 策-它的出台背景、实施手段以及对社会的影响-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分析和批评,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讲到计划生育,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计划生育,乃是指的个人或家庭,是说由家庭自己决定怎样有计划地生育,不是由国家、由政府 来决定。第二,有些国家的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政策或措施,试图影响人口的增长,但是他们采取的只是间接的方法,例如实行某种公共教育政策、医疗保健政策、退 休养老政策乃至税收政策,以便引导和鼓励人们多生或少生孩子。中国的计划生育却不是这样。中国计划生育是由国家、由政府直接作决定,硬性规定每个家庭生育 子女的数量和间隔,统一分配生育指标,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强制实行。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或曰一胎化政策,在国际上有很大的争议。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政府对之强烈谴责,批评它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权利的粗 暴侵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宗的人权迫害。可是,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类机构却对之大表赞赏,赞扬它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卓有成效,还号召其它发展中国家学 习。中国人对这项政策的观点也有很大的分歧。许多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不控制不行,而要有效地控制就不能不采取强制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某些强制手段的野蛮凶残感到不安,对这项政策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充满忧虑。

本来,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化政策,是为了解决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然而,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制造 出来的。如果不是当年毛泽东批判马寅初,鼓吹人多好办事,中国的人口问题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的地步。另外,中国政府在解决人口压力问题时,不是采取成 龙配套的诱导性政策,而是简单粗暴地硬性禁止,其结果是,一方面导致了野蛮残酷地侵犯人权,另一方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口增长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有效 的控制。本来要解决的老问题,未必得到有效的解决,反而制造出大量的新问题:例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人口年龄呈倒金字塔畸形发展的问题,等等。

我向读者推荐这本《国策下的国难》,以期使国人对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重新思考。顺便一提,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 尔奖得主阿马迪亚.森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其中,作者以大量的实证考察和论证,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有力的批评。国人可以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和 启示。


最近,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书名叫《国策下的国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评析》,由古原女士整理和执笔,廖天琪女士参与编辑。正文 前有吴弘达先生写的序言,正文后附录了六份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正文分为十六节,从中国人口发展的轨迹出发,对二十多年来被中国政府奉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 策-它的出台背景、实施手段以及对社会的影响-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分析和批评,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讲到计划生育,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计划生育,乃是指的个人或家庭,是说由家庭自己决定怎样有计划地生育,不是由国家、由政府 来决定。第二,有些国家的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政策或措施,试图影响人口的增长,但是他们采取的只是间接的方法,例如实行某种公共教育政策、医疗保健政策、退 休养老政策乃至税收政策,以便引导和鼓励人们多生或少生孩子。中国的计划生育却不是这样。中国计划生育是由国家、由政府直接作决定,硬性规定每个家庭生育 子女的数量和间隔,统一分配生育指标,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强制实行。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或曰一胎化政策,在国际上有很大的争议。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政府对之强烈谴责,批评它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权利的粗 暴侵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宗的人权迫害。可是,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类机构却对之大表赞赏,赞扬它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卓有成效,还号召其它发展中国家学 习。中国人对这项政策的观点也有很大的分歧。许多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不控制不行,而要有效地控制就不能不采取强制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某些强制手段的野蛮凶残感到不安,对这项政策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充满忧虑。

本来,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化政策,是为了解决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然而,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制造 出来的。如果不是当年毛泽东批判马寅初,鼓吹人多好办事,中国的人口问题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的地步。另外,中国政府在解决人口压力问题时,不是采取成 龙配套的诱导性政策,而是简单粗暴地硬性禁止,其结果是,一方面导致了野蛮残酷地侵犯人权,另一方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口增长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有效 的控制。本来要解决的老问题,未必得到有效的解决,反而制造出大量的新问题:例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人口年龄呈倒金字塔畸形发展的问题,等等。

我向读者推荐这本《国策下的国难》,以期使国人对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重新思考。顺便一提,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 尔奖得主阿马迪亚.森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其中,作者以大量的实证考察和论证,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有力的批评。国人可以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和 启示。


最近,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书名叫《国策下的国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评析》,由古原女士整理和执笔,廖天琪女士参与编辑。正文 前有吴弘达先生写的序言,正文后附录了六份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正文分为十六节,从中国人口发展的轨迹出发,对二十多年来被中国政府奉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 策-它的出台背景、实施手段以及对社会的影响-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分析和批评,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讲到计划生育,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计划生育,乃是指的个人或家庭,是说由家庭自己决定怎样有计划地生育,不是由国家、由政府 来决定。第二,有些国家的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政策或措施,试图影响人口的增长,但是他们采取的只是间接的方法,例如实行某种公共教育政策、医疗保健政策、退 休养老政策乃至税收政策,以便引导和鼓励人们多生或少生孩子。中国的计划生育却不是这样。中国计划生育是由国家、由政府直接作决定,硬性规定每个家庭生育 子女的数量和间隔,统一分配生育指标,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强制实行。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或曰一胎化政策,在国际上有很大的争议。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政府对之强烈谴责,批评它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权利的粗 暴侵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宗的人权迫害。可是,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类机构却对之大表赞赏,赞扬它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卓有成效,还号召其它发展中国家学 习。中国人对这项政策的观点也有很大的分歧。许多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不控制不行,而要有效地控制就不能不采取强制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某些强制手段的野蛮凶残感到不安,对这项政策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充满忧虑。

本来,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化政策,是为了解决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然而,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制造 出来的。如果不是当年毛泽东批判马寅初,鼓吹人多好办事,中国的人口问题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的地步。另外,中国政府在解决人口压力问题时,不是采取成 龙配套的诱导性政策,而是简单粗暴地硬性禁止,其结果是,一方面导致了野蛮残酷地侵犯人权,另一方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口增长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有效 的控制。本来要解决的老问题,未必得到有效的解决,反而制造出大量的新问题:例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人口年龄呈倒金字塔畸形发展的问题,等等。

我向读者推荐这本《国策下的国难》,以期使国人对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重新思考。顺便一提,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 尔奖得主阿马迪亚.森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其中,作者以大量的实证考察和论证,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有力的批评。国人可以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和 启示。


最近,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书名叫《国策下的国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评析》,由古原女士整理和执笔,廖天琪女士参与编辑。正文 前有吴弘达先生写的序言,正文后附录了六份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正文分为十六节,从中国人口发展的轨迹出发,对二十多年来被中国政府奉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 策-它的出台背景、实施手段以及对社会的影响-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分析和批评,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讲到计划生育,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计划生育,乃是指的个人或家庭,是说由家庭自己决定怎样有计划地生育,不是由国家、由政府 来决定。第二,有些国家的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政策或措施,试图影响人口的增长,但是他们采取的只是间接的方法,例如实行某种公共教育政策、医疗保健政策、退 休养老政策乃至税收政策,以便引导和鼓励人们多生或少生孩子。中国的计划生育却不是这样。中国计划生育是由国家、由政府直接作决定,硬性规定每个家庭生育 子女的数量和间隔,统一分配生育指标,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强制实行。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或曰一胎化政策,在国际上有很大的争议。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政府对之强烈谴责,批评它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权利的粗 暴侵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宗的人权迫害。可是,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类机构却对之大表赞赏,赞扬它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卓有成效,还号召其它发展中国家学 习。中国人对这项政策的观点也有很大的分歧。许多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不控制不行,而要有效地控制就不能不采取强制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某些强制手段的野蛮凶残感到不安,对这项政策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充满忧虑。

本来,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化政策,是为了解决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然而,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制造 出来的。如果不是当年毛泽东批判马寅初,鼓吹人多好办事,中国的人口问题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的地步。另外,中国政府在解决人口压力问题时,不是采取成 龙配套的诱导性政策,而是简单粗暴地硬性禁止,其结果是,一方面导致了野蛮残酷地侵犯人权,另一方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口增长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有效 的控制。本来要解决的老问题,未必得到有效的解决,反而制造出大量的新问题:例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人口年龄呈倒金字塔畸形发展的问题,等等。

我向读者推荐这本《国策下的国难》,以期使国人对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重新思考。顺便一提,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 尔奖得主阿马迪亚.森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其中,作者以大量的实证考察和论证,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有力的批评。国人可以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和 启示。


最近,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书名叫《国策下的国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评析》,由古原女士整理和执笔,廖天琪女士参与编辑。正文 前有吴弘达先生写的序言,正文后附录了六份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正文分为十六节,从中国人口发展的轨迹出发,对二十多年来被中国政府奉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 策-它的出台背景、实施手段以及对社会的影响-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分析和批评,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讲到计划生育,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计划生育,乃是指的个人或家庭,是说由家庭自己决定怎样有计划地生育,不是由国家、由政府 来决定。第二,有些国家的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政策或措施,试图影响人口的增长,但是他们采取的只是间接的方法,例如实行某种公共教育政策、医疗保健政策、退 休养老政策乃至税收政策,以便引导和鼓励人们多生或少生孩子。中国的计划生育却不是这样。中国计划生育是由国家、由政府直接作决定,硬性规定每个家庭生育 子女的数量和间隔,统一分配生育指标,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强制实行。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或曰一胎化政策,在国际上有很大的争议。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政府对之强烈谴责,批评它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权利的粗 暴侵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宗的人权迫害。可是,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类机构却对之大表赞赏,赞扬它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卓有成效,还号召其它发展中国家学 习。中国人对这项政策的观点也有很大的分歧。许多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不控制不行,而要有效地控制就不能不采取强制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某些强制手段的野蛮凶残感到不安,对这项政策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充满忧虑。

本来,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化政策,是为了解决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然而,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制造 出来的。如果不是当年毛泽东批判马寅初,鼓吹人多好办事,中国的人口问题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的地步。另外,中国政府在解决人口压力问题时,不是采取成 龙配套的诱导性政策,而是简单粗暴地硬性禁止,其结果是,一方面导致了野蛮残酷地侵犯人权,另一方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口增长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有效 的控制。本来要解决的老问题,未必得到有效的解决,反而制造出大量的新问题:例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人口年龄呈倒金字塔畸形发展的问题,等等。

我向读者推荐这本《国策下的国难》,以期使国人对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重新思考。顺便一提,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 尔奖得主阿马迪亚.森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其中,作者以大量的实证考察和论证,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有力的批评。国人可以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和 启示。


最近,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书名叫《国策下的国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评析》,由古原女士整理和执笔,廖天琪女士参与编辑。正文 前有吴弘达先生写的序言,正文后附录了六份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正文分为十六节,从中国人口发展的轨迹出发,对二十多年来被中国政府奉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 策-它的出台背景、实施手段以及对社会的影响-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分析和批评,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讲到计划生育,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计划生育,乃是指的个人或家庭,是说由家庭自己决定怎样有计划地生育,不是由国家、由政府 来决定。第二,有些国家的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政策或措施,试图影响人口的增长,但是他们采取的只是间接的方法,例如实行某种公共教育政策、医疗保健政策、退 休养老政策乃至税收政策,以便引导和鼓励人们多生或少生孩子。中国的计划生育却不是这样。中国计划生育是由国家、由政府直接作决定,硬性规定每个家庭生育 子女的数量和间隔,统一分配生育指标,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强制实行。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或曰一胎化政策,在国际上有很大的争议。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政府对之强烈谴责,批评它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权利的粗 暴侵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宗的人权迫害。可是,像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类机构却对之大表赞赏,赞扬它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卓有成效,还号召其它发展中国家学 习。中国人对这项政策的观点也有很大的分歧。许多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不控制不行,而要有效地控制就不能不采取强制手段; 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某些强制手段的野蛮凶残感到不安,对这项政策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充满忧虑。

本来,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化政策,是为了解决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然而,这种巨大的人口压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制造 出来的。如果不是当年毛泽东批判马寅初,鼓吹人多好办事,中国的人口问题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的地步。另外,中国政府在解决人口压力问题时,不是采取成 龙配套的诱导性政策,而是简单粗暴地硬性禁止,其结果是,一方面导致了野蛮残酷地侵犯人权,另一方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口增长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有效 的控制。本来要解决的老问题,未必得到有效的解决,反而制造出大量的新问题:例如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人口年龄呈倒金字塔畸形发展的问题,等等。

我向读者推荐这本《国策下的国难》,以期使国人对强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重新思考。顺便一提,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著名经济学家、诺贝 尔奖得主阿马迪亚.森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其中,作者以大量的实证考察和论证,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有力的批评。国人可以从中获得许多教益和 启示。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