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遍地流氓下夕烟【首发】
东海一枭



Rogue in Fashion


整个中国社会,包括政府和国家,都不再讲规则、道德,没有原则、操守,一切随利益需要而变,不尊重生命、人权。
In all sector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tate, rules, morality, principles, and discipline no longer have any hold; everything centers around profit and greed; no respect for life and human rights.


古今流氓释义

流氓一词有狭广二义。狭义指的是侮辱异性或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广义指的是没有生产资料(如土地、政权)、丧失家园、没有理性、不从事生产又特有破坏性的流动人口。《中国流氓史》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一般无业,或为流民,或被豢养,行为恶劣,不讲道德,不讲规则。

鲁迅在《流氓与文学》的讲演中说:流氓等于无赖子加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 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所谓流氓。壮士、三百代言,皆日语,大概是痞子之意。在《流氓的变迁》中鲁迅 更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以武犯禁而替天行道 的是侠客,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

流氓不是中国特产。但这种人物自古以来中国特别盛产。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无数次所谓的起义、革命,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

时代发展了,流氓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于今为烈了;手段更高内涵更丰,与时俱进了。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 氓,所以流氓的定义也不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我以为,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一切都随著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所有不尊重生 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不论有没有生产资料,是不是流动人口,都可划归流氓系列。

流氓的特点就在于一个流字。一是流动,变化不定首鼠多端。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 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二是下流,既使有国家家园(政权),有土地家园,但如果没有情感家园灵魂家园,精神下贱行为下 流,也属流氓一族。

根据现代的流氓定义,当今流氓充斥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放眼滔滔,尽是流氓,遍地流氓下夕烟。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基层民众、知识分子、官员、执法机关执法人员、政府都在流氓化。甚至国家也有一定的流氓倾向。

民众流氓化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量出现公德败坏、诚信崩溃、见利弃义、唯利是图、巧取豪夺、唯权是附、只见眼前、不求长远、欺诈成性、坑蒙拐骗等种种丑 陋卑下的现象。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势力的燎原,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因为,流氓 和无赖恶棍土匪强盗,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体姐妹,他们的身份有时很难分个一清二楚的。

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 治领域渗透。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 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 势头。原因就在于,流氓黑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必是愈反愈黑。

知识分子流氓化

知识分子古称士,是一个特殊的承载著知识和道义的群体,是思想守护神、灵魂工程师。几千年来,包括儒、道、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 道之士-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陈寅恪说过,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文革中,知识分子是被打倒,而今,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实现了四化: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如《国民素质忧思录》一书所 言: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但精神世界里的痞丧失人格、渴望堕落、厚颜无耻、出卖原则、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已 不能不说相当普遍。痞,就是流氓之一种。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知识分子群体中,弥漫著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 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无缘政治腐败, 就大搞学术腐败;不能亲当凶手,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其水平降到了历 史最低点。同时,商业、媒体、艺术、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流氓化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公务员和政权机构,比起其它部门来,在公开公平公正方面存在著更高的要求。国民在社会上遭受冤曲,在其它部门 遭遇了不公正,还可以求助于法律。如果执法人员甚至执法机构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社会稳定就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当今神州大地,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 公安警察的土匪化、执法机关的流氓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使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

官员和政权流氓化

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已成官场常态。但我这里指的并非是这个。官员也是人嘛,在现代开放社会,只要没有搞权色交易,没有动用公款消费女色,也就是 生活作风问题罢了,既使流氓成性,象张二江那样泡上一百零八个之多,也不过生性风流而已,就算流氓,也是极低层次的。官场上,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 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

南京《周末》报4月17日报道,四川省富顺县县委书记彭邦友向县检察院下达了一项政治任务,这件任务是查办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从任务的 性质看,王明章好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实际上,他只是为保护该县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庙而冲撞了彭邦友。富顺县文庙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 四川文庙之冠。彭邦友要在文庙周围建造高楼,富顺县多数干部群众都不赞同,身为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多次当面向彭表示反对意见,在破坏无法制止的情 况下又请新闻界作了报道。于是彭邦友要求县检察院查办王明章,一会儿要查经济问题,一会儿要查渎职问题,总之必须查出问题来。最后,彭邦友自己因受贿被检 察机关拘捕,由于这一意外,文物工作者王明章侥幸地赢得了胜利。

刘洪波为此大发感慨:近年来,彭邦友之类的货色人们见多不怪,他们在位之时,处处下达政治任务,整人可以成为政治,受贿后命令下属给行贿者办事 可以成为政治,拉帮结派可以成为政治,对他们态度不恭敬可以成为政治,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无不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只要是他布置的任务,无不可以成为政治 任务。政治成为魇其私欲的字眼,政治二字被败坏成最下作、最虚伪的东西,人们对之表面有庄严神态,实际上不过视之为污秽的儿戏(刘洪波: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士柏评论》2002年7月)一文中曾经指出: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政府,在一些执法部门,给人形象很不好。在县乡两级政府中,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 员。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计划生育、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他们敢做敢为。同时,近些年来对 官员的纪律和道德约束松弛,一些官员把流氓形象当做潇洒。在有的地方,官员免费嫖娼只算是小儿科,还有幕后策划参股开妓院的以及其它的违法犯罪活动。

孙教授指出的这些政权流氓化现象,本身仍属小儿科,而且政权流氓化并不局限于县乡等基层,不少中层乃至高层官员与黑社会团伙合作,参与各种违法犯 罪活动。已经曝光的几个黑社会团伙案件,皆有成串大小官员卷入其中。近年来的几个走私大案,有地方政府全军覆没的,有省部级官员牵连其中的,这方面已有过 不少公开报道。

高层次流氓低层次起来当然也是如鱼得水:见钱就收,不给就借;见位就抢,见国就出;见机就投,见色就好! 流氓政治产生政治流氓,政治流氓玩弄流氓政治,官员流氓化和政权流氓化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使政治这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已彻头彻尾堕落为阴 谋诡计的骗术和争权夺利的霸术。

国家流氓化倾向

朝鲜、伊朗、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独裁国家,在国际上素有流氓国家之称。其共同点是:支持恐怖主义,援助恐怖组织,从事恐怖活动;迫害、杀 害政治异议分子和本国百姓;研发核武、生化、导弹等武器;不尊重生命、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为敌等。9.11事件之后,利比亚领导人强烈谴责 911恐怖袭击事件,表示利比亚不再是流氓国家了。可见,既使是卡扎菲这样的独裁恶魔,对流氓国家的称呼也是深以为耻的。

我们一贯喜欢与那些流氓国家勾勾搭搭,并以充当它们的龙头老大为荣,对国际上正义的力量动辄斥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批评的声音勇于拒绝擅于狡辩:别 人责我侵犯人权,我就斥人干涉内政;别人批我专制主义,我就骂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别人指我头上流脓,我就骂人脚底有疮。总之是嘴尖皮厚,或咬紧牙关,隔 壁阿二不曾偷,或反守为攻,你们自己也肮脏。要不,表面上与时俱进,实际上依然故我,一些国际人权文件早签署了,却挂在半空中从不落实。这些表现,就很有 流氓的味道了。

好在,我们虽有鲜明的流氓化倾向,整体上毕竟还欠缺火候,没彻底化成。也就是说,与伊拉克、北朝鲜之类真正的流氓相比,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例 如,我们也迫害异见分子压迫老百姓,但不象萨达姆那样大规模杀害他们;我们也坚持社会主义,但已修正了,不如金正日那么一丝不苟地纯粹。

根在政治流氓化

这一切的根子都在政治流氓化。政权的私有化(党有化)导致了政治流氓化,政治流氓化之纲一举,官员流氓化、知识分子流氓化、民众流氓化乃至国家流 氓化之目,就争先恐后张起来了。如朱大可所说:流氓是极度醒目的道德标志,它的大规模滋长,宣喻了一个动乱和罪恶时代的降临(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 析》)。任其发展下去,我民族的灵魂和正气将完全腐蚀消亡,离一个全民流氓国家流氓的时代也就不远了。那时,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窝甚至土匪强盗窝。

鲁爷说古时候流氓由儒侠堕落演化而成,我以为那样演化成的多为市井流氓,至于政治流氓的老祖宗,似乎应属法家-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 和生命的部分。这种流氓文化随著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能量越来越大,表现形式很多,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 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 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都是。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流氓哲学、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

与一母同胞的强盗土匪相比,流氓显得阴一些,喜欢术、计多一些。四十年代,秦牧写过一篇《流氓经》的杂文,他所说的流氓经,就是所谓 的三十六计。他说,体现于三十六计中的那种破坏一切、利用一切、自私第一、小我至上的生活哲学,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流氓精神。秦牧骂的是早已过时的国民 党,可把他的话与现实相对照,依然若合符契、句句真理,令人兴今夕何夕之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流氓们耍的花招、玩的计谋仍是那一套。这真是民主的国家各 有各的不同,专制的政权都是相似的。眼看著三十五计又都陆续快耍完了,我们也不妨仿秦牧先生叹息一声:玩水者死于水,耍流氓本领者死于流氓本领,观众已 经慢慢散去,戏快要收场了!我最后想说的只是马叙伦先生早已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把坟墓掘得太深了。

与国民党时代相比,当今政治流氓和流氓政治的文化背景更丰富复杂些,坟墓势必要掘得深些。原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法术势思想、世俗文化中的江湖流 氓习气与后进的马列主义斗争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共产中国为政权私有化服务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江湖流氓习气本来也不算什么很坏的东西,可是后 来逐渐堕落,又苟合了邪恶的法家思想,就将其流氓性无限发扬光大起来,成了人间极邪极恶极下流。这就是中国流氓于今为烈、政治流氓空前茂盛、流氓恶棍 强盗土匪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

结语

流氓也分很多档次的。低等小流氓,往往无情无义、无知无德、坏事做绝、六亲不认!中等流氓,或无理而有情,或无情而有义,纵然也杀人也放火,在他 圈子里,却是有情义有担当的好汉子。高等大流氓,则难得一见。他们或能文能武,本领出众;或敢说敢干,胆识超群;或敢于玩命,豁得出去;或疏财仗义,管理 有术;或恩仇必报,恩怨分明。他们违法乱纪却恪守江湖规矩,作恶多端却盗亦有道。这些人大邪中有大正、大恶中有大善,是流氓中的有道之士,虽然为人行 事机诈、狡狯、狠毒、决绝,其本事才干气质胆略德望,却有人所不可及者。如解放前上海滩的黄金荣、杜玉笙之辈,《教父》中的教父等,此类富有大气的大 流氓,而今已成绝唱矣。

中国既使成了最大的流氓窝,窝里的众流氓只怕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他们既使成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仍摆脱不了小脸、小鼻子、小心眼、小花招、小手段、小丑样、小人味、小家子气,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流氓、艺术流氓,乃至足球流氓,概莫能外。



注:本文中提及的有关文章和书籍:
《中国流氓史》陈宝良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年3月第1版
《国民素质忧思录》解思忠著,作家出版社1997年出版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作者:刘洪波 发于《每日商报》
《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 作者:孙立平 资料来源:《中国学术城》网站
《流氓的精神分析》作者:朱大可。资料来源:中国报道电子杂志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Rogue in Fashion


整个中国社会,包括政府和国家,都不再讲规则、道德,没有原则、操守,一切随利益需要而变,不尊重生命、人权。
In all sector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tate, rules, morality, principles, and discipline no longer have any hold; everything centers around profit and greed; no respect for life and human rights.


古今流氓释义

流氓一词有狭广二义。狭义指的是侮辱异性或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广义指的是没有生产资料(如土地、政权)、丧失家园、没有理性、不从事生产又特有破坏性的流动人口。《中国流氓史》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一般无业,或为流民,或被豢养,行为恶劣,不讲道德,不讲规则。

鲁迅在《流氓与文学》的讲演中说:流氓等于无赖子加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 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所谓流氓。壮士、三百代言,皆日语,大概是痞子之意。在《流氓的变迁》中鲁迅 更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以武犯禁而替天行道 的是侠客,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

流氓不是中国特产。但这种人物自古以来中国特别盛产。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无数次所谓的起义、革命,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

时代发展了,流氓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于今为烈了;手段更高内涵更丰,与时俱进了。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 氓,所以流氓的定义也不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我以为,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一切都随著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所有不尊重生 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不论有没有生产资料,是不是流动人口,都可划归流氓系列。

流氓的特点就在于一个流字。一是流动,变化不定首鼠多端。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 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二是下流,既使有国家家园(政权),有土地家园,但如果没有情感家园灵魂家园,精神下贱行为下 流,也属流氓一族。

根据现代的流氓定义,当今流氓充斥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放眼滔滔,尽是流氓,遍地流氓下夕烟。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基层民众、知识分子、官员、执法机关执法人员、政府都在流氓化。甚至国家也有一定的流氓倾向。

民众流氓化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量出现公德败坏、诚信崩溃、见利弃义、唯利是图、巧取豪夺、唯权是附、只见眼前、不求长远、欺诈成性、坑蒙拐骗等种种丑 陋卑下的现象。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势力的燎原,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因为,流氓 和无赖恶棍土匪强盗,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体姐妹,他们的身份有时很难分个一清二楚的。

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 治领域渗透。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 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 势头。原因就在于,流氓黑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必是愈反愈黑。

知识分子流氓化

知识分子古称士,是一个特殊的承载著知识和道义的群体,是思想守护神、灵魂工程师。几千年来,包括儒、道、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 道之士-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陈寅恪说过,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文革中,知识分子是被打倒,而今,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实现了四化: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如《国民素质忧思录》一书所 言: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但精神世界里的痞丧失人格、渴望堕落、厚颜无耻、出卖原则、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已 不能不说相当普遍。痞,就是流氓之一种。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知识分子群体中,弥漫著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 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无缘政治腐败, 就大搞学术腐败;不能亲当凶手,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其水平降到了历 史最低点。同时,商业、媒体、艺术、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流氓化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公务员和政权机构,比起其它部门来,在公开公平公正方面存在著更高的要求。国民在社会上遭受冤曲,在其它部门 遭遇了不公正,还可以求助于法律。如果执法人员甚至执法机构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社会稳定就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当今神州大地,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 公安警察的土匪化、执法机关的流氓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使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

官员和政权流氓化

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已成官场常态。但我这里指的并非是这个。官员也是人嘛,在现代开放社会,只要没有搞权色交易,没有动用公款消费女色,也就是 生活作风问题罢了,既使流氓成性,象张二江那样泡上一百零八个之多,也不过生性风流而已,就算流氓,也是极低层次的。官场上,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 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

南京《周末》报4月17日报道,四川省富顺县县委书记彭邦友向县检察院下达了一项政治任务,这件任务是查办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从任务的 性质看,王明章好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实际上,他只是为保护该县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庙而冲撞了彭邦友。富顺县文庙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 四川文庙之冠。彭邦友要在文庙周围建造高楼,富顺县多数干部群众都不赞同,身为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多次当面向彭表示反对意见,在破坏无法制止的情 况下又请新闻界作了报道。于是彭邦友要求县检察院查办王明章,一会儿要查经济问题,一会儿要查渎职问题,总之必须查出问题来。最后,彭邦友自己因受贿被检 察机关拘捕,由于这一意外,文物工作者王明章侥幸地赢得了胜利。

刘洪波为此大发感慨:近年来,彭邦友之类的货色人们见多不怪,他们在位之时,处处下达政治任务,整人可以成为政治,受贿后命令下属给行贿者办事 可以成为政治,拉帮结派可以成为政治,对他们态度不恭敬可以成为政治,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无不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只要是他布置的任务,无不可以成为政治 任务。政治成为魇其私欲的字眼,政治二字被败坏成最下作、最虚伪的东西,人们对之表面有庄严神态,实际上不过视之为污秽的儿戏(刘洪波: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士柏评论》2002年7月)一文中曾经指出: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政府,在一些执法部门,给人形象很不好。在县乡两级政府中,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 员。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计划生育、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他们敢做敢为。同时,近些年来对 官员的纪律和道德约束松弛,一些官员把流氓形象当做潇洒。在有的地方,官员免费嫖娼只算是小儿科,还有幕后策划参股开妓院的以及其它的违法犯罪活动。

孙教授指出的这些政权流氓化现象,本身仍属小儿科,而且政权流氓化并不局限于县乡等基层,不少中层乃至高层官员与黑社会团伙合作,参与各种违法犯 罪活动。已经曝光的几个黑社会团伙案件,皆有成串大小官员卷入其中。近年来的几个走私大案,有地方政府全军覆没的,有省部级官员牵连其中的,这方面已有过 不少公开报道。

高层次流氓低层次起来当然也是如鱼得水:见钱就收,不给就借;见位就抢,见国就出;见机就投,见色就好! 流氓政治产生政治流氓,政治流氓玩弄流氓政治,官员流氓化和政权流氓化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使政治这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已彻头彻尾堕落为阴 谋诡计的骗术和争权夺利的霸术。

国家流氓化倾向

朝鲜、伊朗、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独裁国家,在国际上素有流氓国家之称。其共同点是:支持恐怖主义,援助恐怖组织,从事恐怖活动;迫害、杀 害政治异议分子和本国百姓;研发核武、生化、导弹等武器;不尊重生命、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为敌等。9.11事件之后,利比亚领导人强烈谴责 911恐怖袭击事件,表示利比亚不再是流氓国家了。可见,既使是卡扎菲这样的独裁恶魔,对流氓国家的称呼也是深以为耻的。

我们一贯喜欢与那些流氓国家勾勾搭搭,并以充当它们的龙头老大为荣,对国际上正义的力量动辄斥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批评的声音勇于拒绝擅于狡辩:别 人责我侵犯人权,我就斥人干涉内政;别人批我专制主义,我就骂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别人指我头上流脓,我就骂人脚底有疮。总之是嘴尖皮厚,或咬紧牙关,隔 壁阿二不曾偷,或反守为攻,你们自己也肮脏。要不,表面上与时俱进,实际上依然故我,一些国际人权文件早签署了,却挂在半空中从不落实。这些表现,就很有 流氓的味道了。

好在,我们虽有鲜明的流氓化倾向,整体上毕竟还欠缺火候,没彻底化成。也就是说,与伊拉克、北朝鲜之类真正的流氓相比,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例 如,我们也迫害异见分子压迫老百姓,但不象萨达姆那样大规模杀害他们;我们也坚持社会主义,但已修正了,不如金正日那么一丝不苟地纯粹。

根在政治流氓化

这一切的根子都在政治流氓化。政权的私有化(党有化)导致了政治流氓化,政治流氓化之纲一举,官员流氓化、知识分子流氓化、民众流氓化乃至国家流 氓化之目,就争先恐后张起来了。如朱大可所说:流氓是极度醒目的道德标志,它的大规模滋长,宣喻了一个动乱和罪恶时代的降临(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 析》)。任其发展下去,我民族的灵魂和正气将完全腐蚀消亡,离一个全民流氓国家流氓的时代也就不远了。那时,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窝甚至土匪强盗窝。

鲁爷说古时候流氓由儒侠堕落演化而成,我以为那样演化成的多为市井流氓,至于政治流氓的老祖宗,似乎应属法家-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 和生命的部分。这种流氓文化随著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能量越来越大,表现形式很多,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 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 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都是。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流氓哲学、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

与一母同胞的强盗土匪相比,流氓显得阴一些,喜欢术、计多一些。四十年代,秦牧写过一篇《流氓经》的杂文,他所说的流氓经,就是所谓 的三十六计。他说,体现于三十六计中的那种破坏一切、利用一切、自私第一、小我至上的生活哲学,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流氓精神。秦牧骂的是早已过时的国民 党,可把他的话与现实相对照,依然若合符契、句句真理,令人兴今夕何夕之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流氓们耍的花招、玩的计谋仍是那一套。这真是民主的国家各 有各的不同,专制的政权都是相似的。眼看著三十五计又都陆续快耍完了,我们也不妨仿秦牧先生叹息一声:玩水者死于水,耍流氓本领者死于流氓本领,观众已 经慢慢散去,戏快要收场了!我最后想说的只是马叙伦先生早已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把坟墓掘得太深了。

与国民党时代相比,当今政治流氓和流氓政治的文化背景更丰富复杂些,坟墓势必要掘得深些。原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法术势思想、世俗文化中的江湖流 氓习气与后进的马列主义斗争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共产中国为政权私有化服务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江湖流氓习气本来也不算什么很坏的东西,可是后 来逐渐堕落,又苟合了邪恶的法家思想,就将其流氓性无限发扬光大起来,成了人间极邪极恶极下流。这就是中国流氓于今为烈、政治流氓空前茂盛、流氓恶棍 强盗土匪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

结语

流氓也分很多档次的。低等小流氓,往往无情无义、无知无德、坏事做绝、六亲不认!中等流氓,或无理而有情,或无情而有义,纵然也杀人也放火,在他 圈子里,却是有情义有担当的好汉子。高等大流氓,则难得一见。他们或能文能武,本领出众;或敢说敢干,胆识超群;或敢于玩命,豁得出去;或疏财仗义,管理 有术;或恩仇必报,恩怨分明。他们违法乱纪却恪守江湖规矩,作恶多端却盗亦有道。这些人大邪中有大正、大恶中有大善,是流氓中的有道之士,虽然为人行 事机诈、狡狯、狠毒、决绝,其本事才干气质胆略德望,却有人所不可及者。如解放前上海滩的黄金荣、杜玉笙之辈,《教父》中的教父等,此类富有大气的大 流氓,而今已成绝唱矣。

中国既使成了最大的流氓窝,窝里的众流氓只怕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他们既使成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仍摆脱不了小脸、小鼻子、小心眼、小花招、小手段、小丑样、小人味、小家子气,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流氓、艺术流氓,乃至足球流氓,概莫能外。



注:本文中提及的有关文章和书籍:
《中国流氓史》陈宝良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年3月第1版
《国民素质忧思录》解思忠著,作家出版社1997年出版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作者:刘洪波 发于《每日商报》
《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 作者:孙立平 资料来源:《中国学术城》网站
《流氓的精神分析》作者:朱大可。资料来源:中国报道电子杂志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Rogue in Fashion


整个中国社会,包括政府和国家,都不再讲规则、道德,没有原则、操守,一切随利益需要而变,不尊重生命、人权。
In all sector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tate, rules, morality, principles, and discipline no longer have any hold; everything centers around profit and greed; no respect for life and human rights.


古今流氓释义

流氓一词有狭广二义。狭义指的是侮辱异性或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广义指的是没有生产资料(如土地、政权)、丧失家园、没有理性、不从事生产又特有破坏性的流动人口。《中国流氓史》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一般无业,或为流民,或被豢养,行为恶劣,不讲道德,不讲规则。

鲁迅在《流氓与文学》的讲演中说:流氓等于无赖子加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 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所谓流氓。壮士、三百代言,皆日语,大概是痞子之意。在《流氓的变迁》中鲁迅 更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以武犯禁而替天行道 的是侠客,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

流氓不是中国特产。但这种人物自古以来中国特别盛产。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无数次所谓的起义、革命,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

时代发展了,流氓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于今为烈了;手段更高内涵更丰,与时俱进了。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 氓,所以流氓的定义也不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我以为,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一切都随著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所有不尊重生 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不论有没有生产资料,是不是流动人口,都可划归流氓系列。

流氓的特点就在于一个流字。一是流动,变化不定首鼠多端。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 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二是下流,既使有国家家园(政权),有土地家园,但如果没有情感家园灵魂家园,精神下贱行为下 流,也属流氓一族。

根据现代的流氓定义,当今流氓充斥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放眼滔滔,尽是流氓,遍地流氓下夕烟。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基层民众、知识分子、官员、执法机关执法人员、政府都在流氓化。甚至国家也有一定的流氓倾向。

民众流氓化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量出现公德败坏、诚信崩溃、见利弃义、唯利是图、巧取豪夺、唯权是附、只见眼前、不求长远、欺诈成性、坑蒙拐骗等种种丑 陋卑下的现象。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势力的燎原,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因为,流氓 和无赖恶棍土匪强盗,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体姐妹,他们的身份有时很难分个一清二楚的。

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 治领域渗透。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 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 势头。原因就在于,流氓黑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必是愈反愈黑。

知识分子流氓化

知识分子古称士,是一个特殊的承载著知识和道义的群体,是思想守护神、灵魂工程师。几千年来,包括儒、道、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 道之士-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陈寅恪说过,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文革中,知识分子是被打倒,而今,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实现了四化: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如《国民素质忧思录》一书所 言: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但精神世界里的痞丧失人格、渴望堕落、厚颜无耻、出卖原则、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已 不能不说相当普遍。痞,就是流氓之一种。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知识分子群体中,弥漫著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 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无缘政治腐败, 就大搞学术腐败;不能亲当凶手,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其水平降到了历 史最低点。同时,商业、媒体、艺术、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流氓化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公务员和政权机构,比起其它部门来,在公开公平公正方面存在著更高的要求。国民在社会上遭受冤曲,在其它部门 遭遇了不公正,还可以求助于法律。如果执法人员甚至执法机构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社会稳定就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当今神州大地,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 公安警察的土匪化、执法机关的流氓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使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

官员和政权流氓化

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已成官场常态。但我这里指的并非是这个。官员也是人嘛,在现代开放社会,只要没有搞权色交易,没有动用公款消费女色,也就是 生活作风问题罢了,既使流氓成性,象张二江那样泡上一百零八个之多,也不过生性风流而已,就算流氓,也是极低层次的。官场上,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 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

南京《周末》报4月17日报道,四川省富顺县县委书记彭邦友向县检察院下达了一项政治任务,这件任务是查办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从任务的 性质看,王明章好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实际上,他只是为保护该县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庙而冲撞了彭邦友。富顺县文庙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 四川文庙之冠。彭邦友要在文庙周围建造高楼,富顺县多数干部群众都不赞同,身为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多次当面向彭表示反对意见,在破坏无法制止的情 况下又请新闻界作了报道。于是彭邦友要求县检察院查办王明章,一会儿要查经济问题,一会儿要查渎职问题,总之必须查出问题来。最后,彭邦友自己因受贿被检 察机关拘捕,由于这一意外,文物工作者王明章侥幸地赢得了胜利。

刘洪波为此大发感慨:近年来,彭邦友之类的货色人们见多不怪,他们在位之时,处处下达政治任务,整人可以成为政治,受贿后命令下属给行贿者办事 可以成为政治,拉帮结派可以成为政治,对他们态度不恭敬可以成为政治,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无不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只要是他布置的任务,无不可以成为政治 任务。政治成为魇其私欲的字眼,政治二字被败坏成最下作、最虚伪的东西,人们对之表面有庄严神态,实际上不过视之为污秽的儿戏(刘洪波: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士柏评论》2002年7月)一文中曾经指出: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政府,在一些执法部门,给人形象很不好。在县乡两级政府中,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 员。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计划生育、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他们敢做敢为。同时,近些年来对 官员的纪律和道德约束松弛,一些官员把流氓形象当做潇洒。在有的地方,官员免费嫖娼只算是小儿科,还有幕后策划参股开妓院的以及其它的违法犯罪活动。

孙教授指出的这些政权流氓化现象,本身仍属小儿科,而且政权流氓化并不局限于县乡等基层,不少中层乃至高层官员与黑社会团伙合作,参与各种违法犯 罪活动。已经曝光的几个黑社会团伙案件,皆有成串大小官员卷入其中。近年来的几个走私大案,有地方政府全军覆没的,有省部级官员牵连其中的,这方面已有过 不少公开报道。

高层次流氓低层次起来当然也是如鱼得水:见钱就收,不给就借;见位就抢,见国就出;见机就投,见色就好! 流氓政治产生政治流氓,政治流氓玩弄流氓政治,官员流氓化和政权流氓化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使政治这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已彻头彻尾堕落为阴 谋诡计的骗术和争权夺利的霸术。

国家流氓化倾向

朝鲜、伊朗、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独裁国家,在国际上素有流氓国家之称。其共同点是:支持恐怖主义,援助恐怖组织,从事恐怖活动;迫害、杀 害政治异议分子和本国百姓;研发核武、生化、导弹等武器;不尊重生命、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为敌等。9.11事件之后,利比亚领导人强烈谴责 911恐怖袭击事件,表示利比亚不再是流氓国家了。可见,既使是卡扎菲这样的独裁恶魔,对流氓国家的称呼也是深以为耻的。

我们一贯喜欢与那些流氓国家勾勾搭搭,并以充当它们的龙头老大为荣,对国际上正义的力量动辄斥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批评的声音勇于拒绝擅于狡辩:别 人责我侵犯人权,我就斥人干涉内政;别人批我专制主义,我就骂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别人指我头上流脓,我就骂人脚底有疮。总之是嘴尖皮厚,或咬紧牙关,隔 壁阿二不曾偷,或反守为攻,你们自己也肮脏。要不,表面上与时俱进,实际上依然故我,一些国际人权文件早签署了,却挂在半空中从不落实。这些表现,就很有 流氓的味道了。

好在,我们虽有鲜明的流氓化倾向,整体上毕竟还欠缺火候,没彻底化成。也就是说,与伊拉克、北朝鲜之类真正的流氓相比,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例 如,我们也迫害异见分子压迫老百姓,但不象萨达姆那样大规模杀害他们;我们也坚持社会主义,但已修正了,不如金正日那么一丝不苟地纯粹。

根在政治流氓化

这一切的根子都在政治流氓化。政权的私有化(党有化)导致了政治流氓化,政治流氓化之纲一举,官员流氓化、知识分子流氓化、民众流氓化乃至国家流 氓化之目,就争先恐后张起来了。如朱大可所说:流氓是极度醒目的道德标志,它的大规模滋长,宣喻了一个动乱和罪恶时代的降临(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 析》)。任其发展下去,我民族的灵魂和正气将完全腐蚀消亡,离一个全民流氓国家流氓的时代也就不远了。那时,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窝甚至土匪强盗窝。

鲁爷说古时候流氓由儒侠堕落演化而成,我以为那样演化成的多为市井流氓,至于政治流氓的老祖宗,似乎应属法家-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 和生命的部分。这种流氓文化随著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能量越来越大,表现形式很多,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 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 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都是。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流氓哲学、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

与一母同胞的强盗土匪相比,流氓显得阴一些,喜欢术、计多一些。四十年代,秦牧写过一篇《流氓经》的杂文,他所说的流氓经,就是所谓 的三十六计。他说,体现于三十六计中的那种破坏一切、利用一切、自私第一、小我至上的生活哲学,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流氓精神。秦牧骂的是早已过时的国民 党,可把他的话与现实相对照,依然若合符契、句句真理,令人兴今夕何夕之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流氓们耍的花招、玩的计谋仍是那一套。这真是民主的国家各 有各的不同,专制的政权都是相似的。眼看著三十五计又都陆续快耍完了,我们也不妨仿秦牧先生叹息一声:玩水者死于水,耍流氓本领者死于流氓本领,观众已 经慢慢散去,戏快要收场了!我最后想说的只是马叙伦先生早已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把坟墓掘得太深了。

与国民党时代相比,当今政治流氓和流氓政治的文化背景更丰富复杂些,坟墓势必要掘得深些。原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法术势思想、世俗文化中的江湖流 氓习气与后进的马列主义斗争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共产中国为政权私有化服务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江湖流氓习气本来也不算什么很坏的东西,可是后 来逐渐堕落,又苟合了邪恶的法家思想,就将其流氓性无限发扬光大起来,成了人间极邪极恶极下流。这就是中国流氓于今为烈、政治流氓空前茂盛、流氓恶棍 强盗土匪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

结语

流氓也分很多档次的。低等小流氓,往往无情无义、无知无德、坏事做绝、六亲不认!中等流氓,或无理而有情,或无情而有义,纵然也杀人也放火,在他 圈子里,却是有情义有担当的好汉子。高等大流氓,则难得一见。他们或能文能武,本领出众;或敢说敢干,胆识超群;或敢于玩命,豁得出去;或疏财仗义,管理 有术;或恩仇必报,恩怨分明。他们违法乱纪却恪守江湖规矩,作恶多端却盗亦有道。这些人大邪中有大正、大恶中有大善,是流氓中的有道之士,虽然为人行 事机诈、狡狯、狠毒、决绝,其本事才干气质胆略德望,却有人所不可及者。如解放前上海滩的黄金荣、杜玉笙之辈,《教父》中的教父等,此类富有大气的大 流氓,而今已成绝唱矣。

中国既使成了最大的流氓窝,窝里的众流氓只怕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他们既使成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仍摆脱不了小脸、小鼻子、小心眼、小花招、小手段、小丑样、小人味、小家子气,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流氓、艺术流氓,乃至足球流氓,概莫能外。



注:本文中提及的有关文章和书籍:
《中国流氓史》陈宝良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年3月第1版
《国民素质忧思录》解思忠著,作家出版社1997年出版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作者:刘洪波 发于《每日商报》
《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 作者:孙立平 资料来源:《中国学术城》网站
《流氓的精神分析》作者:朱大可。资料来源:中国报道电子杂志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Rogue in Fashion


整个中国社会,包括政府和国家,都不再讲规则、道德,没有原则、操守,一切随利益需要而变,不尊重生命、人权。
In all sector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tate, rules, morality, principles, and discipline no longer have any hold; everything centers around profit and greed; no respect for life and human rights.


古今流氓释义

流氓一词有狭广二义。狭义指的是侮辱异性或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广义指的是没有生产资料(如土地、政权)、丧失家园、没有理性、不从事生产又特有破坏性的流动人口。《中国流氓史》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一般无业,或为流民,或被豢养,行为恶劣,不讲道德,不讲规则。

鲁迅在《流氓与文学》的讲演中说:流氓等于无赖子加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 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所谓流氓。壮士、三百代言,皆日语,大概是痞子之意。在《流氓的变迁》中鲁迅 更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以武犯禁而替天行道 的是侠客,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

流氓不是中国特产。但这种人物自古以来中国特别盛产。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无数次所谓的起义、革命,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

时代发展了,流氓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于今为烈了;手段更高内涵更丰,与时俱进了。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 氓,所以流氓的定义也不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我以为,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一切都随著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所有不尊重生 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不论有没有生产资料,是不是流动人口,都可划归流氓系列。

流氓的特点就在于一个流字。一是流动,变化不定首鼠多端。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 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二是下流,既使有国家家园(政权),有土地家园,但如果没有情感家园灵魂家园,精神下贱行为下 流,也属流氓一族。

根据现代的流氓定义,当今流氓充斥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放眼滔滔,尽是流氓,遍地流氓下夕烟。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基层民众、知识分子、官员、执法机关执法人员、政府都在流氓化。甚至国家也有一定的流氓倾向。

民众流氓化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量出现公德败坏、诚信崩溃、见利弃义、唯利是图、巧取豪夺、唯权是附、只见眼前、不求长远、欺诈成性、坑蒙拐骗等种种丑 陋卑下的现象。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势力的燎原,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因为,流氓 和无赖恶棍土匪强盗,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体姐妹,他们的身份有时很难分个一清二楚的。

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 治领域渗透。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 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 势头。原因就在于,流氓黑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必是愈反愈黑。

知识分子流氓化

知识分子古称士,是一个特殊的承载著知识和道义的群体,是思想守护神、灵魂工程师。几千年来,包括儒、道、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 道之士-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陈寅恪说过,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文革中,知识分子是被打倒,而今,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实现了四化: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如《国民素质忧思录》一书所 言: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但精神世界里的痞丧失人格、渴望堕落、厚颜无耻、出卖原则、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已 不能不说相当普遍。痞,就是流氓之一种。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知识分子群体中,弥漫著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 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无缘政治腐败, 就大搞学术腐败;不能亲当凶手,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其水平降到了历 史最低点。同时,商业、媒体、艺术、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流氓化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公务员和政权机构,比起其它部门来,在公开公平公正方面存在著更高的要求。国民在社会上遭受冤曲,在其它部门 遭遇了不公正,还可以求助于法律。如果执法人员甚至执法机构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社会稳定就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当今神州大地,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 公安警察的土匪化、执法机关的流氓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使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

官员和政权流氓化

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已成官场常态。但我这里指的并非是这个。官员也是人嘛,在现代开放社会,只要没有搞权色交易,没有动用公款消费女色,也就是 生活作风问题罢了,既使流氓成性,象张二江那样泡上一百零八个之多,也不过生性风流而已,就算流氓,也是极低层次的。官场上,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 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

南京《周末》报4月17日报道,四川省富顺县县委书记彭邦友向县检察院下达了一项政治任务,这件任务是查办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从任务的 性质看,王明章好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实际上,他只是为保护该县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庙而冲撞了彭邦友。富顺县文庙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 四川文庙之冠。彭邦友要在文庙周围建造高楼,富顺县多数干部群众都不赞同,身为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多次当面向彭表示反对意见,在破坏无法制止的情 况下又请新闻界作了报道。于是彭邦友要求县检察院查办王明章,一会儿要查经济问题,一会儿要查渎职问题,总之必须查出问题来。最后,彭邦友自己因受贿被检 察机关拘捕,由于这一意外,文物工作者王明章侥幸地赢得了胜利。

刘洪波为此大发感慨:近年来,彭邦友之类的货色人们见多不怪,他们在位之时,处处下达政治任务,整人可以成为政治,受贿后命令下属给行贿者办事 可以成为政治,拉帮结派可以成为政治,对他们态度不恭敬可以成为政治,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无不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只要是他布置的任务,无不可以成为政治 任务。政治成为魇其私欲的字眼,政治二字被败坏成最下作、最虚伪的东西,人们对之表面有庄严神态,实际上不过视之为污秽的儿戏(刘洪波: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士柏评论》2002年7月)一文中曾经指出: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政府,在一些执法部门,给人形象很不好。在县乡两级政府中,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 员。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计划生育、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他们敢做敢为。同时,近些年来对 官员的纪律和道德约束松弛,一些官员把流氓形象当做潇洒。在有的地方,官员免费嫖娼只算是小儿科,还有幕后策划参股开妓院的以及其它的违法犯罪活动。

孙教授指出的这些政权流氓化现象,本身仍属小儿科,而且政权流氓化并不局限于县乡等基层,不少中层乃至高层官员与黑社会团伙合作,参与各种违法犯 罪活动。已经曝光的几个黑社会团伙案件,皆有成串大小官员卷入其中。近年来的几个走私大案,有地方政府全军覆没的,有省部级官员牵连其中的,这方面已有过 不少公开报道。

高层次流氓低层次起来当然也是如鱼得水:见钱就收,不给就借;见位就抢,见国就出;见机就投,见色就好! 流氓政治产生政治流氓,政治流氓玩弄流氓政治,官员流氓化和政权流氓化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使政治这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已彻头彻尾堕落为阴 谋诡计的骗术和争权夺利的霸术。

国家流氓化倾向

朝鲜、伊朗、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独裁国家,在国际上素有流氓国家之称。其共同点是:支持恐怖主义,援助恐怖组织,从事恐怖活动;迫害、杀 害政治异议分子和本国百姓;研发核武、生化、导弹等武器;不尊重生命、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为敌等。9.11事件之后,利比亚领导人强烈谴责 911恐怖袭击事件,表示利比亚不再是流氓国家了。可见,既使是卡扎菲这样的独裁恶魔,对流氓国家的称呼也是深以为耻的。

我们一贯喜欢与那些流氓国家勾勾搭搭,并以充当它们的龙头老大为荣,对国际上正义的力量动辄斥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批评的声音勇于拒绝擅于狡辩:别 人责我侵犯人权,我就斥人干涉内政;别人批我专制主义,我就骂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别人指我头上流脓,我就骂人脚底有疮。总之是嘴尖皮厚,或咬紧牙关,隔 壁阿二不曾偷,或反守为攻,你们自己也肮脏。要不,表面上与时俱进,实际上依然故我,一些国际人权文件早签署了,却挂在半空中从不落实。这些表现,就很有 流氓的味道了。

好在,我们虽有鲜明的流氓化倾向,整体上毕竟还欠缺火候,没彻底化成。也就是说,与伊拉克、北朝鲜之类真正的流氓相比,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例 如,我们也迫害异见分子压迫老百姓,但不象萨达姆那样大规模杀害他们;我们也坚持社会主义,但已修正了,不如金正日那么一丝不苟地纯粹。

根在政治流氓化

这一切的根子都在政治流氓化。政权的私有化(党有化)导致了政治流氓化,政治流氓化之纲一举,官员流氓化、知识分子流氓化、民众流氓化乃至国家流 氓化之目,就争先恐后张起来了。如朱大可所说:流氓是极度醒目的道德标志,它的大规模滋长,宣喻了一个动乱和罪恶时代的降临(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 析》)。任其发展下去,我民族的灵魂和正气将完全腐蚀消亡,离一个全民流氓国家流氓的时代也就不远了。那时,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窝甚至土匪强盗窝。

鲁爷说古时候流氓由儒侠堕落演化而成,我以为那样演化成的多为市井流氓,至于政治流氓的老祖宗,似乎应属法家-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 和生命的部分。这种流氓文化随著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能量越来越大,表现形式很多,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 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 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都是。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流氓哲学、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

与一母同胞的强盗土匪相比,流氓显得阴一些,喜欢术、计多一些。四十年代,秦牧写过一篇《流氓经》的杂文,他所说的流氓经,就是所谓 的三十六计。他说,体现于三十六计中的那种破坏一切、利用一切、自私第一、小我至上的生活哲学,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流氓精神。秦牧骂的是早已过时的国民 党,可把他的话与现实相对照,依然若合符契、句句真理,令人兴今夕何夕之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流氓们耍的花招、玩的计谋仍是那一套。这真是民主的国家各 有各的不同,专制的政权都是相似的。眼看著三十五计又都陆续快耍完了,我们也不妨仿秦牧先生叹息一声:玩水者死于水,耍流氓本领者死于流氓本领,观众已 经慢慢散去,戏快要收场了!我最后想说的只是马叙伦先生早已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把坟墓掘得太深了。

与国民党时代相比,当今政治流氓和流氓政治的文化背景更丰富复杂些,坟墓势必要掘得深些。原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法术势思想、世俗文化中的江湖流 氓习气与后进的马列主义斗争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共产中国为政权私有化服务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江湖流氓习气本来也不算什么很坏的东西,可是后 来逐渐堕落,又苟合了邪恶的法家思想,就将其流氓性无限发扬光大起来,成了人间极邪极恶极下流。这就是中国流氓于今为烈、政治流氓空前茂盛、流氓恶棍 强盗土匪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

结语

流氓也分很多档次的。低等小流氓,往往无情无义、无知无德、坏事做绝、六亲不认!中等流氓,或无理而有情,或无情而有义,纵然也杀人也放火,在他 圈子里,却是有情义有担当的好汉子。高等大流氓,则难得一见。他们或能文能武,本领出众;或敢说敢干,胆识超群;或敢于玩命,豁得出去;或疏财仗义,管理 有术;或恩仇必报,恩怨分明。他们违法乱纪却恪守江湖规矩,作恶多端却盗亦有道。这些人大邪中有大正、大恶中有大善,是流氓中的有道之士,虽然为人行 事机诈、狡狯、狠毒、决绝,其本事才干气质胆略德望,却有人所不可及者。如解放前上海滩的黄金荣、杜玉笙之辈,《教父》中的教父等,此类富有大气的大 流氓,而今已成绝唱矣。

中国既使成了最大的流氓窝,窝里的众流氓只怕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他们既使成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仍摆脱不了小脸、小鼻子、小心眼、小花招、小手段、小丑样、小人味、小家子气,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流氓、艺术流氓,乃至足球流氓,概莫能外。



注:本文中提及的有关文章和书籍:
《中国流氓史》陈宝良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年3月第1版
《国民素质忧思录》解思忠著,作家出版社1997年出版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作者:刘洪波 发于《每日商报》
《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 作者:孙立平 资料来源:《中国学术城》网站
《流氓的精神分析》作者:朱大可。资料来源:中国报道电子杂志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Rogue in Fashion


整个中国社会,包括政府和国家,都不再讲规则、道德,没有原则、操守,一切随利益需要而变,不尊重生命、人权。
In all sector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tate, rules, morality, principles, and discipline no longer have any hold; everything centers around profit and greed; no respect for life and human rights.


古今流氓释义

流氓一词有狭广二义。狭义指的是侮辱异性或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广义指的是没有生产资料(如土地、政权)、丧失家园、没有理性、不从事生产又特有破坏性的流动人口。《中国流氓史》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一般无业,或为流民,或被豢养,行为恶劣,不讲道德,不讲规则。

鲁迅在《流氓与文学》的讲演中说:流氓等于无赖子加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 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所谓流氓。壮士、三百代言,皆日语,大概是痞子之意。在《流氓的变迁》中鲁迅 更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以武犯禁而替天行道 的是侠客,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

流氓不是中国特产。但这种人物自古以来中国特别盛产。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无数次所谓的起义、革命,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

时代发展了,流氓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于今为烈了;手段更高内涵更丰,与时俱进了。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 氓,所以流氓的定义也不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我以为,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一切都随著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所有不尊重生 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不论有没有生产资料,是不是流动人口,都可划归流氓系列。

流氓的特点就在于一个流字。一是流动,变化不定首鼠多端。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 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二是下流,既使有国家家园(政权),有土地家园,但如果没有情感家园灵魂家园,精神下贱行为下 流,也属流氓一族。

根据现代的流氓定义,当今流氓充斥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放眼滔滔,尽是流氓,遍地流氓下夕烟。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基层民众、知识分子、官员、执法机关执法人员、政府都在流氓化。甚至国家也有一定的流氓倾向。

民众流氓化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量出现公德败坏、诚信崩溃、见利弃义、唯利是图、巧取豪夺、唯权是附、只见眼前、不求长远、欺诈成性、坑蒙拐骗等种种丑 陋卑下的现象。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势力的燎原,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因为,流氓 和无赖恶棍土匪强盗,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体姐妹,他们的身份有时很难分个一清二楚的。

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 治领域渗透。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 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 势头。原因就在于,流氓黑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必是愈反愈黑。

知识分子流氓化

知识分子古称士,是一个特殊的承载著知识和道义的群体,是思想守护神、灵魂工程师。几千年来,包括儒、道、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 道之士-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陈寅恪说过,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文革中,知识分子是被打倒,而今,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实现了四化: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如《国民素质忧思录》一书所 言: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但精神世界里的痞丧失人格、渴望堕落、厚颜无耻、出卖原则、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已 不能不说相当普遍。痞,就是流氓之一种。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知识分子群体中,弥漫著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 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无缘政治腐败, 就大搞学术腐败;不能亲当凶手,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其水平降到了历 史最低点。同时,商业、媒体、艺术、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流氓化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公务员和政权机构,比起其它部门来,在公开公平公正方面存在著更高的要求。国民在社会上遭受冤曲,在其它部门 遭遇了不公正,还可以求助于法律。如果执法人员甚至执法机构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社会稳定就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当今神州大地,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 公安警察的土匪化、执法机关的流氓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使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

官员和政权流氓化

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已成官场常态。但我这里指的并非是这个。官员也是人嘛,在现代开放社会,只要没有搞权色交易,没有动用公款消费女色,也就是 生活作风问题罢了,既使流氓成性,象张二江那样泡上一百零八个之多,也不过生性风流而已,就算流氓,也是极低层次的。官场上,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 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

南京《周末》报4月17日报道,四川省富顺县县委书记彭邦友向县检察院下达了一项政治任务,这件任务是查办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从任务的 性质看,王明章好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实际上,他只是为保护该县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庙而冲撞了彭邦友。富顺县文庙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 四川文庙之冠。彭邦友要在文庙周围建造高楼,富顺县多数干部群众都不赞同,身为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多次当面向彭表示反对意见,在破坏无法制止的情 况下又请新闻界作了报道。于是彭邦友要求县检察院查办王明章,一会儿要查经济问题,一会儿要查渎职问题,总之必须查出问题来。最后,彭邦友自己因受贿被检 察机关拘捕,由于这一意外,文物工作者王明章侥幸地赢得了胜利。

刘洪波为此大发感慨:近年来,彭邦友之类的货色人们见多不怪,他们在位之时,处处下达政治任务,整人可以成为政治,受贿后命令下属给行贿者办事 可以成为政治,拉帮结派可以成为政治,对他们态度不恭敬可以成为政治,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无不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只要是他布置的任务,无不可以成为政治 任务。政治成为魇其私欲的字眼,政治二字被败坏成最下作、最虚伪的东西,人们对之表面有庄严神态,实际上不过视之为污秽的儿戏(刘洪波: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士柏评论》2002年7月)一文中曾经指出: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政府,在一些执法部门,给人形象很不好。在县乡两级政府中,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 员。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计划生育、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他们敢做敢为。同时,近些年来对 官员的纪律和道德约束松弛,一些官员把流氓形象当做潇洒。在有的地方,官员免费嫖娼只算是小儿科,还有幕后策划参股开妓院的以及其它的违法犯罪活动。

孙教授指出的这些政权流氓化现象,本身仍属小儿科,而且政权流氓化并不局限于县乡等基层,不少中层乃至高层官员与黑社会团伙合作,参与各种违法犯 罪活动。已经曝光的几个黑社会团伙案件,皆有成串大小官员卷入其中。近年来的几个走私大案,有地方政府全军覆没的,有省部级官员牵连其中的,这方面已有过 不少公开报道。

高层次流氓低层次起来当然也是如鱼得水:见钱就收,不给就借;见位就抢,见国就出;见机就投,见色就好! 流氓政治产生政治流氓,政治流氓玩弄流氓政治,官员流氓化和政权流氓化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使政治这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已彻头彻尾堕落为阴 谋诡计的骗术和争权夺利的霸术。

国家流氓化倾向

朝鲜、伊朗、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独裁国家,在国际上素有流氓国家之称。其共同点是:支持恐怖主义,援助恐怖组织,从事恐怖活动;迫害、杀 害政治异议分子和本国百姓;研发核武、生化、导弹等武器;不尊重生命、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为敌等。9.11事件之后,利比亚领导人强烈谴责 911恐怖袭击事件,表示利比亚不再是流氓国家了。可见,既使是卡扎菲这样的独裁恶魔,对流氓国家的称呼也是深以为耻的。

我们一贯喜欢与那些流氓国家勾勾搭搭,并以充当它们的龙头老大为荣,对国际上正义的力量动辄斥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批评的声音勇于拒绝擅于狡辩:别 人责我侵犯人权,我就斥人干涉内政;别人批我专制主义,我就骂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别人指我头上流脓,我就骂人脚底有疮。总之是嘴尖皮厚,或咬紧牙关,隔 壁阿二不曾偷,或反守为攻,你们自己也肮脏。要不,表面上与时俱进,实际上依然故我,一些国际人权文件早签署了,却挂在半空中从不落实。这些表现,就很有 流氓的味道了。

好在,我们虽有鲜明的流氓化倾向,整体上毕竟还欠缺火候,没彻底化成。也就是说,与伊拉克、北朝鲜之类真正的流氓相比,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例 如,我们也迫害异见分子压迫老百姓,但不象萨达姆那样大规模杀害他们;我们也坚持社会主义,但已修正了,不如金正日那么一丝不苟地纯粹。

根在政治流氓化

这一切的根子都在政治流氓化。政权的私有化(党有化)导致了政治流氓化,政治流氓化之纲一举,官员流氓化、知识分子流氓化、民众流氓化乃至国家流 氓化之目,就争先恐后张起来了。如朱大可所说:流氓是极度醒目的道德标志,它的大规模滋长,宣喻了一个动乱和罪恶时代的降临(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 析》)。任其发展下去,我民族的灵魂和正气将完全腐蚀消亡,离一个全民流氓国家流氓的时代也就不远了。那时,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窝甚至土匪强盗窝。

鲁爷说古时候流氓由儒侠堕落演化而成,我以为那样演化成的多为市井流氓,至于政治流氓的老祖宗,似乎应属法家-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 和生命的部分。这种流氓文化随著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能量越来越大,表现形式很多,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 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 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都是。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流氓哲学、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

与一母同胞的强盗土匪相比,流氓显得阴一些,喜欢术、计多一些。四十年代,秦牧写过一篇《流氓经》的杂文,他所说的流氓经,就是所谓 的三十六计。他说,体现于三十六计中的那种破坏一切、利用一切、自私第一、小我至上的生活哲学,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流氓精神。秦牧骂的是早已过时的国民 党,可把他的话与现实相对照,依然若合符契、句句真理,令人兴今夕何夕之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流氓们耍的花招、玩的计谋仍是那一套。这真是民主的国家各 有各的不同,专制的政权都是相似的。眼看著三十五计又都陆续快耍完了,我们也不妨仿秦牧先生叹息一声:玩水者死于水,耍流氓本领者死于流氓本领,观众已 经慢慢散去,戏快要收场了!我最后想说的只是马叙伦先生早已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把坟墓掘得太深了。

与国民党时代相比,当今政治流氓和流氓政治的文化背景更丰富复杂些,坟墓势必要掘得深些。原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法术势思想、世俗文化中的江湖流 氓习气与后进的马列主义斗争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共产中国为政权私有化服务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江湖流氓习气本来也不算什么很坏的东西,可是后 来逐渐堕落,又苟合了邪恶的法家思想,就将其流氓性无限发扬光大起来,成了人间极邪极恶极下流。这就是中国流氓于今为烈、政治流氓空前茂盛、流氓恶棍 强盗土匪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

结语

流氓也分很多档次的。低等小流氓,往往无情无义、无知无德、坏事做绝、六亲不认!中等流氓,或无理而有情,或无情而有义,纵然也杀人也放火,在他 圈子里,却是有情义有担当的好汉子。高等大流氓,则难得一见。他们或能文能武,本领出众;或敢说敢干,胆识超群;或敢于玩命,豁得出去;或疏财仗义,管理 有术;或恩仇必报,恩怨分明。他们违法乱纪却恪守江湖规矩,作恶多端却盗亦有道。这些人大邪中有大正、大恶中有大善,是流氓中的有道之士,虽然为人行 事机诈、狡狯、狠毒、决绝,其本事才干气质胆略德望,却有人所不可及者。如解放前上海滩的黄金荣、杜玉笙之辈,《教父》中的教父等,此类富有大气的大 流氓,而今已成绝唱矣。

中国既使成了最大的流氓窝,窝里的众流氓只怕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他们既使成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仍摆脱不了小脸、小鼻子、小心眼、小花招、小手段、小丑样、小人味、小家子气,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流氓、艺术流氓,乃至足球流氓,概莫能外。



注:本文中提及的有关文章和书籍:
《中国流氓史》陈宝良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年3月第1版
《国民素质忧思录》解思忠著,作家出版社1997年出版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作者:刘洪波 发于《每日商报》
《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 作者:孙立平 资料来源:《中国学术城》网站
《流氓的精神分析》作者:朱大可。资料来源:中国报道电子杂志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Rogue in Fashion


整个中国社会,包括政府和国家,都不再讲规则、道德,没有原则、操守,一切随利益需要而变,不尊重生命、人权。
In all sector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state, rules, morality, principles, and discipline no longer have any hold; everything centers around profit and greed; no respect for life and human rights.


古今流氓释义

流氓一词有狭广二义。狭义指的是侮辱异性或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广义指的是没有生产资料(如土地、政权)、丧失家园、没有理性、不从事生产又特有破坏性的流动人口。《中国流氓史》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一般无业,或为流民,或被豢养,行为恶劣,不讲道德,不讲规则。

鲁迅在《流氓与文学》的讲演中说:流氓等于无赖子加壮士、加三百代言。流氓的造成,大约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种是墨子之徒, 就是侠。这两种东西本来也很好,可是后来他们的思想一堕落,就慢慢地演成了所谓流氓。壮士、三百代言,皆日语,大概是痞子之意。在《流氓的变迁》中鲁迅 更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以武犯禁而替天行道 的是侠客,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

流氓不是中国特产。但这种人物自古以来中国特别盛产。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无数次所谓的起义、革命,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

时代发展了,流氓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于今为烈了;手段更高内涵更丰,与时俱进了。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 氓,所以流氓的定义也不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我以为,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一切都随著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所有不尊重生 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不论有没有生产资料,是不是流动人口,都可划归流氓系列。

流氓的特点就在于一个流字。一是流动,变化不定首鼠多端。鲁迅说:无论古今,凡是没有一定的理论,或主张,而他的变化没有一定的线索可寻,而随 时拿了各种各派的理论来做武器的人,都可以通称为流氓;二是下流,既使有国家家园(政权),有土地家园,但如果没有情感家园灵魂家园,精神下贱行为下 流,也属流氓一族。

根据现代的流氓定义,当今流氓充斥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放眼滔滔,尽是流氓,遍地流氓下夕烟。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基层民众、知识分子、官员、执法机关执法人员、政府都在流氓化。甚至国家也有一定的流氓倾向。

民众流氓化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量出现公德败坏、诚信崩溃、见利弃义、唯利是图、巧取豪夺、唯权是附、只见眼前、不求长远、欺诈成性、坑蒙拐骗等种种丑 陋卑下的现象。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恶势力的燎原,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因为,流氓 和无赖恶棍土匪强盗,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体姐妹,他们的身份有时很难分个一清二楚的。

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 治领域渗透。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 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 势头。原因就在于,流氓黑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必是愈反愈黑。

知识分子流氓化

知识分子古称士,是一个特殊的承载著知识和道义的群体,是思想守护神、灵魂工程师。几千年来,包括儒、道、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 道之士-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陈寅恪说过,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文革中,知识分子是被打倒,而今,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实现了四化: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如《国民素质忧思录》一书所 言: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但精神世界里的痞丧失人格、渴望堕落、厚颜无耻、出卖原则、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已 不能不说相当普遍。痞,就是流氓之一种。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知识分子群体中,弥漫著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 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无缘政治腐败, 就大搞学术腐败;不能亲当凶手,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其水平降到了历 史最低点。同时,商业、媒体、艺术、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流氓化

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公务员和政权机构,比起其它部门来,在公开公平公正方面存在著更高的要求。国民在社会上遭受冤曲,在其它部门 遭遇了不公正,还可以求助于法律。如果执法人员甚至执法机构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社会稳定就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当今神州大地,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 公安警察的土匪化、执法机关的流氓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使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

官员和政权流氓化

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已成官场常态。但我这里指的并非是这个。官员也是人嘛,在现代开放社会,只要没有搞权色交易,没有动用公款消费女色,也就是 生活作风问题罢了,既使流氓成性,象张二江那样泡上一百零八个之多,也不过生性风流而已,就算流氓,也是极低层次的。官场上,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 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

南京《周末》报4月17日报道,四川省富顺县县委书记彭邦友向县检察院下达了一项政治任务,这件任务是查办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从任务的 性质看,王明章好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实际上,他只是为保护该县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庙而冲撞了彭邦友。富顺县文庙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 四川文庙之冠。彭邦友要在文庙周围建造高楼,富顺县多数干部群众都不赞同,身为文物管理所所长,王明章多次当面向彭表示反对意见,在破坏无法制止的情 况下又请新闻界作了报道。于是彭邦友要求县检察院查办王明章,一会儿要查经济问题,一会儿要查渎职问题,总之必须查出问题来。最后,彭邦友自己因受贿被检 察机关拘捕,由于这一意外,文物工作者王明章侥幸地赢得了胜利。

刘洪波为此大发感慨:近年来,彭邦友之类的货色人们见多不怪,他们在位之时,处处下达政治任务,整人可以成为政治,受贿后命令下属给行贿者办事 可以成为政治,拉帮结派可以成为政治,对他们态度不恭敬可以成为政治,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无不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只要是他布置的任务,无不可以成为政治 任务。政治成为魇其私欲的字眼,政治二字被败坏成最下作、最虚伪的东西,人们对之表面有庄严神态,实际上不过视之为污秽的儿戏(刘洪波: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士柏评论》2002年7月)一文中曾经指出: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政府,在一些执法部门,给人形象很不好。在县乡两级政府中,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 员。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计划生育、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他们敢做敢为。同时,近些年来对 官员的纪律和道德约束松弛,一些官员把流氓形象当做潇洒。在有的地方,官员免费嫖娼只算是小儿科,还有幕后策划参股开妓院的以及其它的违法犯罪活动。

孙教授指出的这些政权流氓化现象,本身仍属小儿科,而且政权流氓化并不局限于县乡等基层,不少中层乃至高层官员与黑社会团伙合作,参与各种违法犯 罪活动。已经曝光的几个黑社会团伙案件,皆有成串大小官员卷入其中。近年来的几个走私大案,有地方政府全军覆没的,有省部级官员牵连其中的,这方面已有过 不少公开报道。

高层次流氓低层次起来当然也是如鱼得水:见钱就收,不给就借;见位就抢,见国就出;见机就投,见色就好! 流氓政治产生政治流氓,政治流氓玩弄流氓政治,官员流氓化和政权流氓化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使政治这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已彻头彻尾堕落为阴 谋诡计的骗术和争权夺利的霸术。

国家流氓化倾向

朝鲜、伊朗、伊拉克、古巴、利比亚等独裁国家,在国际上素有流氓国家之称。其共同点是:支持恐怖主义,援助恐怖组织,从事恐怖活动;迫害、杀 害政治异议分子和本国百姓;研发核武、生化、导弹等武器;不尊重生命、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为敌等。9.11事件之后,利比亚领导人强烈谴责 911恐怖袭击事件,表示利比亚不再是流氓国家了。可见,既使是卡扎菲这样的独裁恶魔,对流氓国家的称呼也是深以为耻的。

我们一贯喜欢与那些流氓国家勾勾搭搭,并以充当它们的龙头老大为荣,对国际上正义的力量动辄斥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批评的声音勇于拒绝擅于狡辩:别 人责我侵犯人权,我就斥人干涉内政;别人批我专制主义,我就骂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别人指我头上流脓,我就骂人脚底有疮。总之是嘴尖皮厚,或咬紧牙关,隔 壁阿二不曾偷,或反守为攻,你们自己也肮脏。要不,表面上与时俱进,实际上依然故我,一些国际人权文件早签署了,却挂在半空中从不落实。这些表现,就很有 流氓的味道了。

好在,我们虽有鲜明的流氓化倾向,整体上毕竟还欠缺火候,没彻底化成。也就是说,与伊拉克、北朝鲜之类真正的流氓相比,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例 如,我们也迫害异见分子压迫老百姓,但不象萨达姆那样大规模杀害他们;我们也坚持社会主义,但已修正了,不如金正日那么一丝不苟地纯粹。

根在政治流氓化

这一切的根子都在政治流氓化。政权的私有化(党有化)导致了政治流氓化,政治流氓化之纲一举,官员流氓化、知识分子流氓化、民众流氓化乃至国家流 氓化之目,就争先恐后张起来了。如朱大可所说:流氓是极度醒目的道德标志,它的大规模滋长,宣喻了一个动乱和罪恶时代的降临(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 析》)。任其发展下去,我民族的灵魂和正气将完全腐蚀消亡,离一个全民流氓国家流氓的时代也就不远了。那时,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窝甚至土匪强盗窝。

鲁爷说古时候流氓由儒侠堕落演化而成,我以为那样演化成的多为市井流氓,至于政治流氓的老祖宗,似乎应属法家-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 和生命的部分。这种流氓文化随著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能量越来越大,表现形式很多,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 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 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都是。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流氓哲学、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

与一母同胞的强盗土匪相比,流氓显得阴一些,喜欢术、计多一些。四十年代,秦牧写过一篇《流氓经》的杂文,他所说的流氓经,就是所谓 的三十六计。他说,体现于三十六计中的那种破坏一切、利用一切、自私第一、小我至上的生活哲学,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流氓精神。秦牧骂的是早已过时的国民 党,可把他的话与现实相对照,依然若合符契、句句真理,令人兴今夕何夕之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流氓们耍的花招、玩的计谋仍是那一套。这真是民主的国家各 有各的不同,专制的政权都是相似的。眼看著三十五计又都陆续快耍完了,我们也不妨仿秦牧先生叹息一声:玩水者死于水,耍流氓本领者死于流氓本领,观众已 经慢慢散去,戏快要收场了!我最后想说的只是马叙伦先生早已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把坟墓掘得太深了。

与国民党时代相比,当今政治流氓和流氓政治的文化背景更丰富复杂些,坟墓势必要掘得深些。原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法术势思想、世俗文化中的江湖流 氓习气与后进的马列主义斗争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共产中国为政权私有化服务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江湖流氓习气本来也不算什么很坏的东西,可是后 来逐渐堕落,又苟合了邪恶的法家思想,就将其流氓性无限发扬光大起来,成了人间极邪极恶极下流。这就是中国流氓于今为烈、政治流氓空前茂盛、流氓恶棍 强盗土匪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

结语

流氓也分很多档次的。低等小流氓,往往无情无义、无知无德、坏事做绝、六亲不认!中等流氓,或无理而有情,或无情而有义,纵然也杀人也放火,在他 圈子里,却是有情义有担当的好汉子。高等大流氓,则难得一见。他们或能文能武,本领出众;或敢说敢干,胆识超群;或敢于玩命,豁得出去;或疏财仗义,管理 有术;或恩仇必报,恩怨分明。他们违法乱纪却恪守江湖规矩,作恶多端却盗亦有道。这些人大邪中有大正、大恶中有大善,是流氓中的有道之士,虽然为人行 事机诈、狡狯、狠毒、决绝,其本事才干气质胆略德望,却有人所不可及者。如解放前上海滩的黄金荣、杜玉笙之辈,《教父》中的教父等,此类富有大气的大 流氓,而今已成绝唱矣。

中国既使成了最大的流氓窝,窝里的众流氓只怕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他们既使成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仍摆脱不了小脸、小鼻子、小心眼、小花招、小手段、小丑样、小人味、小家子气,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流氓、艺术流氓,乃至足球流氓,概莫能外。



注:本文中提及的有关文章和书籍:
《中国流氓史》陈宝良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年3月第1版
《国民素质忧思录》解思忠著,作家出版社1997年出版
《警惕!可怕的"流氓政治"》作者:刘洪波 发于《每日商报》
《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 作者:孙立平 资料来源:《中国学术城》网站
《流氓的精神分析》作者:朱大可。资料来源:中国报道电子杂志



(东海一枭,网上活跃作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