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四川自贡:血债累累的盛世中华
张耀杰



在中国死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区别。50多年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在《大参考》发来的邮件中,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短文,标题为《女记者突然放声痛哭,四川封锁舆论报道真相》,说的是四川自贡一对下岗职工,夫妻二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300元,还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线。为了供养孩子,他们什么都尝试过:蹬三轮车、擦皮鞋、摆地摊他们刚刚上小学的6岁 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商店里偷了一些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被店主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夫妻二人得知真相,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里,然后回到家 里上吊自杀。一位省报的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此事,被当地官员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里享受盛宴,女记者面对美食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对 于大多数海外网站所刊登的新闻报道,笔者一向半信半疑,此前也曾经在文章中谈到这一点,结果被网络流氓造了一个多月的谣言。为了慎重起见,笔者给自贡当地 的朋友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说确有此事,而且已经发生了好长时间,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由于电话中的声音一直是重音,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笔者只好挂断电 话。

打从1949年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封锁信息新闻开始,在过去的50多 年里,像这对年轻夫妻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社会发生着,死一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的区别。从小在中国农村饥寒交迫的笔者就是见证人,哭瞎了眼 睛的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人比畜。女记者被当地官员用美食封口的遭遇,当过电视编导的笔者也曾经见识过。远的不用说,2004712日, 来自四川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李庆和陈仿初,就明确表示要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金台饭店请吃饭,而在他们带到北京的所谓汇报材料中,又颇为恶毒地给笔 者和俞梅荪扣上一个勾结海外反动势力的政治罪名。仅仅是科级官员的李庆和陈仿初,在四星级的金台饭店里住一个晚上的费用是635元,比上吊而死的这对下岗职工夫妇两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令 笔者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在死亡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位有良知的女记者,这位女记者或者她的朋友又把此事公开放在了网络中,从而使这对夫妻忍默而死的大 不幸,变成了公诸于世的不幸之大幸:他们毕竟是以死亡为代价给世人留下了一条旧新闻和旧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笔者连续为数万名自贡失地农民发表过10多篇呼吁文章,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自己反倒陷入恐怖之中。

好在总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在前仆后继,200517日,《南方周末》又公开发表记者赵凌的长篇报道《一块纠缠了12年的地皮》,开篇第一句就告诉人们:在留下一堆纠缠的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开发区新城里,看到的大多是闲置的商品房和荒芜的土地。在赵凌的文章中,最为重大的贡献是记录了自贡市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自供状:为什么汇东公司的董事长由当时的管委会主任侍俊兼任?为什么金马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红旗乡原乡长、党委书记陈文贤兼任?现已升任副市长的侍俊解释说:工作需要,我当时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在里面都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

在笔者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位失地农民和报刊记者揭发过侍俊以及其他市领导一次分红几百万。这件事情既然由侍俊自己坦白出来了,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和审计署长李金华们,似乎应该立即赶赴自贡去查个水落石出,让水深火热的自贡失地农民,在2005年春节来临之际,爆发出一点点笑声。然而,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总是停留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下基层时,口口声声说出的并不是反腐败,而只是自相矛盾地既要肯定成绩又要访贫问苦。

笔者手头另有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9组全体失地农民提供的一份《四川自贡用黑社会强行征占土地殴打、威胁农民情况报告》,落款时间是20041115日,其中讲述了当地党政当局再次动用和纵容黑社会势力镇压合法公民的犯罪事实:1110日上午土石方承包工程负责人刁强又带着30余人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开着装载机强行进入该组土地强行施工,该组失地农民50名人前去阻止,有几位失地农民遭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张某等几名人的殴打,失地农民李某,男,80岁;温某,女,65岁;李某,女,66岁;何某,女,64岁;杨某,女,76岁等5位老人被殴打致伤,连续几次把李婆婆殴打在地上,衣服被撕烂,这5位老人被殴打时,汇东公安分局有3名警察在现场。

当笔者要求失地农民提供遭受殴打的5位老人的真实姓名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他们被打怕了,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查 自贡市政府网站,笔者再一次意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地方党政当局中的贪官污吏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而是主宰任命贪官污吏的更高权力乃至于最高权力 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全国人大及司法制度之上违法违宪的的问题。

据介绍,就在下岗职工上吊自杀和失地农民水深火热的同时,盛世中华第11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于20041223日隆重开幕,张学忠、张中伟、陶武先、蒋巨峰、甘道明、李春城、刘子寿、刘晓峰、杨海清等省领导为灯会剪彩,中外嘉宾2万多人出席开幕式。当张学忠、张中伟游览到正在制作灯会吉祥鸟的通道时,制灯艺人恳请他们为吉祥鸟点睛。张学忠和张中伟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分别拿起毛笔,为一只吉祥鸟点睛。

不 久前刚刚被汉源库区的数万名移民包围扣留的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自然明白所谓的盛世中华,是由无数个弱势公民的白骨堆积而成的。然而,在没有舆论监督 和司法制裁的情况下,全面掌控党、政、军、工、学、商的权力资源的张学忠,宁愿昧着良心去为吉祥鸟点睛,也不肯踏踏实实地执政为民。更为有趣的是,200511日刚刚发表过《新年献辞》的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罗林书,几天前已经调任四川省工会副主席。公开谈论一次分红几百万问题的侍俊,据说也在准备高升为某市市长。在自贡欠下血债的责任人一个个跑掉之后,成千上万的失地农民和下岗职工,又该去找谁讨还血债呢?!

2005-1-14于北京

在中国死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区别。50多年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在《大参考》发来的邮件中,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短文,标题为《女记者突然放声痛哭,四川封锁舆论报道真相》,说的是四川自贡一对下岗职工,夫妻二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300元,还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线。为了供养孩子,他们什么都尝试过:蹬三轮车、擦皮鞋、摆地摊他们刚刚上小学的6岁 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商店里偷了一些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被店主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夫妻二人得知真相,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里,然后回到家 里上吊自杀。一位省报的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此事,被当地官员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里享受盛宴,女记者面对美食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对 于大多数海外网站所刊登的新闻报道,笔者一向半信半疑,此前也曾经在文章中谈到这一点,结果被网络流氓造了一个多月的谣言。为了慎重起见,笔者给自贡当地 的朋友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说确有此事,而且已经发生了好长时间,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由于电话中的声音一直是重音,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笔者只好挂断电 话。

打从1949年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封锁信息新闻开始,在过去的50多 年里,像这对年轻夫妻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社会发生着,死一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的区别。从小在中国农村饥寒交迫的笔者就是见证人,哭瞎了眼 睛的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人比畜。女记者被当地官员用美食封口的遭遇,当过电视编导的笔者也曾经见识过。远的不用说,2004712日, 来自四川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李庆和陈仿初,就明确表示要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金台饭店请吃饭,而在他们带到北京的所谓汇报材料中,又颇为恶毒地给笔 者和俞梅荪扣上一个勾结海外反动势力的政治罪名。仅仅是科级官员的李庆和陈仿初,在四星级的金台饭店里住一个晚上的费用是635元,比上吊而死的这对下岗职工夫妇两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令 笔者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在死亡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位有良知的女记者,这位女记者或者她的朋友又把此事公开放在了网络中,从而使这对夫妻忍默而死的大 不幸,变成了公诸于世的不幸之大幸:他们毕竟是以死亡为代价给世人留下了一条旧新闻和旧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笔者连续为数万名自贡失地农民发表过10多篇呼吁文章,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自己反倒陷入恐怖之中。

好在总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在前仆后继,200517日,《南方周末》又公开发表记者赵凌的长篇报道《一块纠缠了12年的地皮》,开篇第一句就告诉人们:在留下一堆纠缠的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开发区新城里,看到的大多是闲置的商品房和荒芜的土地。在赵凌的文章中,最为重大的贡献是记录了自贡市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自供状:为什么汇东公司的董事长由当时的管委会主任侍俊兼任?为什么金马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红旗乡原乡长、党委书记陈文贤兼任?现已升任副市长的侍俊解释说:工作需要,我当时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在里面都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

在笔者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位失地农民和报刊记者揭发过侍俊以及其他市领导一次分红几百万。这件事情既然由侍俊自己坦白出来了,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和审计署长李金华们,似乎应该立即赶赴自贡去查个水落石出,让水深火热的自贡失地农民,在2005年春节来临之际,爆发出一点点笑声。然而,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总是停留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下基层时,口口声声说出的并不是反腐败,而只是自相矛盾地既要肯定成绩又要访贫问苦。

笔者手头另有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9组全体失地农民提供的一份《四川自贡用黑社会强行征占土地殴打、威胁农民情况报告》,落款时间是20041115日,其中讲述了当地党政当局再次动用和纵容黑社会势力镇压合法公民的犯罪事实:1110日上午土石方承包工程负责人刁强又带着30余人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开着装载机强行进入该组土地强行施工,该组失地农民50名人前去阻止,有几位失地农民遭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张某等几名人的殴打,失地农民李某,男,80岁;温某,女,65岁;李某,女,66岁;何某,女,64岁;杨某,女,76岁等5位老人被殴打致伤,连续几次把李婆婆殴打在地上,衣服被撕烂,这5位老人被殴打时,汇东公安分局有3名警察在现场。

当笔者要求失地农民提供遭受殴打的5位老人的真实姓名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他们被打怕了,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查 自贡市政府网站,笔者再一次意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地方党政当局中的贪官污吏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而是主宰任命贪官污吏的更高权力乃至于最高权力 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全国人大及司法制度之上违法违宪的的问题。

据介绍,就在下岗职工上吊自杀和失地农民水深火热的同时,盛世中华第11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于20041223日隆重开幕,张学忠、张中伟、陶武先、蒋巨峰、甘道明、李春城、刘子寿、刘晓峰、杨海清等省领导为灯会剪彩,中外嘉宾2万多人出席开幕式。当张学忠、张中伟游览到正在制作灯会吉祥鸟的通道时,制灯艺人恳请他们为吉祥鸟点睛。张学忠和张中伟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分别拿起毛笔,为一只吉祥鸟点睛。

不 久前刚刚被汉源库区的数万名移民包围扣留的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自然明白所谓的盛世中华,是由无数个弱势公民的白骨堆积而成的。然而,在没有舆论监督 和司法制裁的情况下,全面掌控党、政、军、工、学、商的权力资源的张学忠,宁愿昧着良心去为吉祥鸟点睛,也不肯踏踏实实地执政为民。更为有趣的是,200511日刚刚发表过《新年献辞》的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罗林书,几天前已经调任四川省工会副主席。公开谈论一次分红几百万问题的侍俊,据说也在准备高升为某市市长。在自贡欠下血债的责任人一个个跑掉之后,成千上万的失地农民和下岗职工,又该去找谁讨还血债呢?!

2005-1-14于北京

在中国死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区别。50多年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在《大参考》发来的邮件中,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短文,标题为《女记者突然放声痛哭,四川封锁舆论报道真相》,说的是四川自贡一对下岗职工,夫妻二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300元,还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线。为了供养孩子,他们什么都尝试过:蹬三轮车、擦皮鞋、摆地摊他们刚刚上小学的6岁 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商店里偷了一些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被店主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夫妻二人得知真相,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里,然后回到家 里上吊自杀。一位省报的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此事,被当地官员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里享受盛宴,女记者面对美食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对 于大多数海外网站所刊登的新闻报道,笔者一向半信半疑,此前也曾经在文章中谈到这一点,结果被网络流氓造了一个多月的谣言。为了慎重起见,笔者给自贡当地 的朋友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说确有此事,而且已经发生了好长时间,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由于电话中的声音一直是重音,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笔者只好挂断电 话。

打从1949年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封锁信息新闻开始,在过去的50多 年里,像这对年轻夫妻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社会发生着,死一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的区别。从小在中国农村饥寒交迫的笔者就是见证人,哭瞎了眼 睛的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人比畜。女记者被当地官员用美食封口的遭遇,当过电视编导的笔者也曾经见识过。远的不用说,2004712日, 来自四川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李庆和陈仿初,就明确表示要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金台饭店请吃饭,而在他们带到北京的所谓汇报材料中,又颇为恶毒地给笔 者和俞梅荪扣上一个勾结海外反动势力的政治罪名。仅仅是科级官员的李庆和陈仿初,在四星级的金台饭店里住一个晚上的费用是635元,比上吊而死的这对下岗职工夫妇两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令 笔者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在死亡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位有良知的女记者,这位女记者或者她的朋友又把此事公开放在了网络中,从而使这对夫妻忍默而死的大 不幸,变成了公诸于世的不幸之大幸:他们毕竟是以死亡为代价给世人留下了一条旧新闻和旧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笔者连续为数万名自贡失地农民发表过10多篇呼吁文章,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自己反倒陷入恐怖之中。

好在总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在前仆后继,200517日,《南方周末》又公开发表记者赵凌的长篇报道《一块纠缠了12年的地皮》,开篇第一句就告诉人们:在留下一堆纠缠的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开发区新城里,看到的大多是闲置的商品房和荒芜的土地。在赵凌的文章中,最为重大的贡献是记录了自贡市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自供状:为什么汇东公司的董事长由当时的管委会主任侍俊兼任?为什么金马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红旗乡原乡长、党委书记陈文贤兼任?现已升任副市长的侍俊解释说:工作需要,我当时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在里面都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

在笔者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位失地农民和报刊记者揭发过侍俊以及其他市领导一次分红几百万。这件事情既然由侍俊自己坦白出来了,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和审计署长李金华们,似乎应该立即赶赴自贡去查个水落石出,让水深火热的自贡失地农民,在2005年春节来临之际,爆发出一点点笑声。然而,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总是停留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下基层时,口口声声说出的并不是反腐败,而只是自相矛盾地既要肯定成绩又要访贫问苦。

笔者手头另有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9组全体失地农民提供的一份《四川自贡用黑社会强行征占土地殴打、威胁农民情况报告》,落款时间是20041115日,其中讲述了当地党政当局再次动用和纵容黑社会势力镇压合法公民的犯罪事实:1110日上午土石方承包工程负责人刁强又带着30余人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开着装载机强行进入该组土地强行施工,该组失地农民50名人前去阻止,有几位失地农民遭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张某等几名人的殴打,失地农民李某,男,80岁;温某,女,65岁;李某,女,66岁;何某,女,64岁;杨某,女,76岁等5位老人被殴打致伤,连续几次把李婆婆殴打在地上,衣服被撕烂,这5位老人被殴打时,汇东公安分局有3名警察在现场。

当笔者要求失地农民提供遭受殴打的5位老人的真实姓名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他们被打怕了,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查 自贡市政府网站,笔者再一次意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地方党政当局中的贪官污吏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而是主宰任命贪官污吏的更高权力乃至于最高权力 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全国人大及司法制度之上违法违宪的的问题。

据介绍,就在下岗职工上吊自杀和失地农民水深火热的同时,盛世中华第11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于20041223日隆重开幕,张学忠、张中伟、陶武先、蒋巨峰、甘道明、李春城、刘子寿、刘晓峰、杨海清等省领导为灯会剪彩,中外嘉宾2万多人出席开幕式。当张学忠、张中伟游览到正在制作灯会吉祥鸟的通道时,制灯艺人恳请他们为吉祥鸟点睛。张学忠和张中伟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分别拿起毛笔,为一只吉祥鸟点睛。

不 久前刚刚被汉源库区的数万名移民包围扣留的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自然明白所谓的盛世中华,是由无数个弱势公民的白骨堆积而成的。然而,在没有舆论监督 和司法制裁的情况下,全面掌控党、政、军、工、学、商的权力资源的张学忠,宁愿昧着良心去为吉祥鸟点睛,也不肯踏踏实实地执政为民。更为有趣的是,200511日刚刚发表过《新年献辞》的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罗林书,几天前已经调任四川省工会副主席。公开谈论一次分红几百万问题的侍俊,据说也在准备高升为某市市长。在自贡欠下血债的责任人一个个跑掉之后,成千上万的失地农民和下岗职工,又该去找谁讨还血债呢?!

2005-1-14于北京

在中国死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区别。50多年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在《大参考》发来的邮件中,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短文,标题为《女记者突然放声痛哭,四川封锁舆论报道真相》,说的是四川自贡一对下岗职工,夫妻二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300元,还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线。为了供养孩子,他们什么都尝试过:蹬三轮车、擦皮鞋、摆地摊他们刚刚上小学的6岁 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商店里偷了一些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被店主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夫妻二人得知真相,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里,然后回到家 里上吊自杀。一位省报的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此事,被当地官员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里享受盛宴,女记者面对美食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对 于大多数海外网站所刊登的新闻报道,笔者一向半信半疑,此前也曾经在文章中谈到这一点,结果被网络流氓造了一个多月的谣言。为了慎重起见,笔者给自贡当地 的朋友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说确有此事,而且已经发生了好长时间,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由于电话中的声音一直是重音,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笔者只好挂断电 话。

打从1949年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封锁信息新闻开始,在过去的50多 年里,像这对年轻夫妻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社会发生着,死一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的区别。从小在中国农村饥寒交迫的笔者就是见证人,哭瞎了眼 睛的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人比畜。女记者被当地官员用美食封口的遭遇,当过电视编导的笔者也曾经见识过。远的不用说,2004712日, 来自四川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李庆和陈仿初,就明确表示要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金台饭店请吃饭,而在他们带到北京的所谓汇报材料中,又颇为恶毒地给笔 者和俞梅荪扣上一个勾结海外反动势力的政治罪名。仅仅是科级官员的李庆和陈仿初,在四星级的金台饭店里住一个晚上的费用是635元,比上吊而死的这对下岗职工夫妇两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令 笔者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在死亡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位有良知的女记者,这位女记者或者她的朋友又把此事公开放在了网络中,从而使这对夫妻忍默而死的大 不幸,变成了公诸于世的不幸之大幸:他们毕竟是以死亡为代价给世人留下了一条旧新闻和旧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笔者连续为数万名自贡失地农民发表过10多篇呼吁文章,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自己反倒陷入恐怖之中。

好在总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在前仆后继,200517日,《南方周末》又公开发表记者赵凌的长篇报道《一块纠缠了12年的地皮》,开篇第一句就告诉人们:在留下一堆纠缠的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开发区新城里,看到的大多是闲置的商品房和荒芜的土地。在赵凌的文章中,最为重大的贡献是记录了自贡市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自供状:为什么汇东公司的董事长由当时的管委会主任侍俊兼任?为什么金马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红旗乡原乡长、党委书记陈文贤兼任?现已升任副市长的侍俊解释说:工作需要,我当时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在里面都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

在笔者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位失地农民和报刊记者揭发过侍俊以及其他市领导一次分红几百万。这件事情既然由侍俊自己坦白出来了,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和审计署长李金华们,似乎应该立即赶赴自贡去查个水落石出,让水深火热的自贡失地农民,在2005年春节来临之际,爆发出一点点笑声。然而,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总是停留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下基层时,口口声声说出的并不是反腐败,而只是自相矛盾地既要肯定成绩又要访贫问苦。

笔者手头另有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9组全体失地农民提供的一份《四川自贡用黑社会强行征占土地殴打、威胁农民情况报告》,落款时间是20041115日,其中讲述了当地党政当局再次动用和纵容黑社会势力镇压合法公民的犯罪事实:1110日上午土石方承包工程负责人刁强又带着30余人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开着装载机强行进入该组土地强行施工,该组失地农民50名人前去阻止,有几位失地农民遭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张某等几名人的殴打,失地农民李某,男,80岁;温某,女,65岁;李某,女,66岁;何某,女,64岁;杨某,女,76岁等5位老人被殴打致伤,连续几次把李婆婆殴打在地上,衣服被撕烂,这5位老人被殴打时,汇东公安分局有3名警察在现场。

当笔者要求失地农民提供遭受殴打的5位老人的真实姓名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他们被打怕了,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查 自贡市政府网站,笔者再一次意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地方党政当局中的贪官污吏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而是主宰任命贪官污吏的更高权力乃至于最高权力 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全国人大及司法制度之上违法违宪的的问题。

据介绍,就在下岗职工上吊自杀和失地农民水深火热的同时,盛世中华第11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于20041223日隆重开幕,张学忠、张中伟、陶武先、蒋巨峰、甘道明、李春城、刘子寿、刘晓峰、杨海清等省领导为灯会剪彩,中外嘉宾2万多人出席开幕式。当张学忠、张中伟游览到正在制作灯会吉祥鸟的通道时,制灯艺人恳请他们为吉祥鸟点睛。张学忠和张中伟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分别拿起毛笔,为一只吉祥鸟点睛。

不 久前刚刚被汉源库区的数万名移民包围扣留的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自然明白所谓的盛世中华,是由无数个弱势公民的白骨堆积而成的。然而,在没有舆论监督 和司法制裁的情况下,全面掌控党、政、军、工、学、商的权力资源的张学忠,宁愿昧着良心去为吉祥鸟点睛,也不肯踏踏实实地执政为民。更为有趣的是,200511日刚刚发表过《新年献辞》的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罗林书,几天前已经调任四川省工会副主席。公开谈论一次分红几百万问题的侍俊,据说也在准备高升为某市市长。在自贡欠下血债的责任人一个个跑掉之后,成千上万的失地农民和下岗职工,又该去找谁讨还血债呢?!

2005-1-14于北京

在中国死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区别。50多年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在《大参考》发来的邮件中,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短文,标题为《女记者突然放声痛哭,四川封锁舆论报道真相》,说的是四川自贡一对下岗职工,夫妻二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300元,还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线。为了供养孩子,他们什么都尝试过:蹬三轮车、擦皮鞋、摆地摊他们刚刚上小学的6岁 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商店里偷了一些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被店主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夫妻二人得知真相,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里,然后回到家 里上吊自杀。一位省报的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此事,被当地官员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里享受盛宴,女记者面对美食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对 于大多数海外网站所刊登的新闻报道,笔者一向半信半疑,此前也曾经在文章中谈到这一点,结果被网络流氓造了一个多月的谣言。为了慎重起见,笔者给自贡当地 的朋友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说确有此事,而且已经发生了好长时间,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由于电话中的声音一直是重音,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笔者只好挂断电 话。

打从1949年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封锁信息新闻开始,在过去的50多 年里,像这对年轻夫妻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社会发生着,死一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的区别。从小在中国农村饥寒交迫的笔者就是见证人,哭瞎了眼 睛的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人比畜。女记者被当地官员用美食封口的遭遇,当过电视编导的笔者也曾经见识过。远的不用说,2004712日, 来自四川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李庆和陈仿初,就明确表示要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金台饭店请吃饭,而在他们带到北京的所谓汇报材料中,又颇为恶毒地给笔 者和俞梅荪扣上一个勾结海外反动势力的政治罪名。仅仅是科级官员的李庆和陈仿初,在四星级的金台饭店里住一个晚上的费用是635元,比上吊而死的这对下岗职工夫妇两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令 笔者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在死亡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位有良知的女记者,这位女记者或者她的朋友又把此事公开放在了网络中,从而使这对夫妻忍默而死的大 不幸,变成了公诸于世的不幸之大幸:他们毕竟是以死亡为代价给世人留下了一条旧新闻和旧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笔者连续为数万名自贡失地农民发表过10多篇呼吁文章,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自己反倒陷入恐怖之中。

好在总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在前仆后继,200517日,《南方周末》又公开发表记者赵凌的长篇报道《一块纠缠了12年的地皮》,开篇第一句就告诉人们:在留下一堆纠缠的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开发区新城里,看到的大多是闲置的商品房和荒芜的土地。在赵凌的文章中,最为重大的贡献是记录了自贡市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自供状:为什么汇东公司的董事长由当时的管委会主任侍俊兼任?为什么金马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红旗乡原乡长、党委书记陈文贤兼任?现已升任副市长的侍俊解释说:工作需要,我当时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在里面都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

在笔者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位失地农民和报刊记者揭发过侍俊以及其他市领导一次分红几百万。这件事情既然由侍俊自己坦白出来了,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和审计署长李金华们,似乎应该立即赶赴自贡去查个水落石出,让水深火热的自贡失地农民,在2005年春节来临之际,爆发出一点点笑声。然而,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总是停留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下基层时,口口声声说出的并不是反腐败,而只是自相矛盾地既要肯定成绩又要访贫问苦。

笔者手头另有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9组全体失地农民提供的一份《四川自贡用黑社会强行征占土地殴打、威胁农民情况报告》,落款时间是20041115日,其中讲述了当地党政当局再次动用和纵容黑社会势力镇压合法公民的犯罪事实:1110日上午土石方承包工程负责人刁强又带着30余人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开着装载机强行进入该组土地强行施工,该组失地农民50名人前去阻止,有几位失地农民遭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张某等几名人的殴打,失地农民李某,男,80岁;温某,女,65岁;李某,女,66岁;何某,女,64岁;杨某,女,76岁等5位老人被殴打致伤,连续几次把李婆婆殴打在地上,衣服被撕烂,这5位老人被殴打时,汇东公安分局有3名警察在现场。

当笔者要求失地农民提供遭受殴打的5位老人的真实姓名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他们被打怕了,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查 自贡市政府网站,笔者再一次意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地方党政当局中的贪官污吏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而是主宰任命贪官污吏的更高权力乃至于最高权力 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全国人大及司法制度之上违法违宪的的问题。

据介绍,就在下岗职工上吊自杀和失地农民水深火热的同时,盛世中华第11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于20041223日隆重开幕,张学忠、张中伟、陶武先、蒋巨峰、甘道明、李春城、刘子寿、刘晓峰、杨海清等省领导为灯会剪彩,中外嘉宾2万多人出席开幕式。当张学忠、张中伟游览到正在制作灯会吉祥鸟的通道时,制灯艺人恳请他们为吉祥鸟点睛。张学忠和张中伟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分别拿起毛笔,为一只吉祥鸟点睛。

不 久前刚刚被汉源库区的数万名移民包围扣留的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自然明白所谓的盛世中华,是由无数个弱势公民的白骨堆积而成的。然而,在没有舆论监督 和司法制裁的情况下,全面掌控党、政、军、工、学、商的权力资源的张学忠,宁愿昧着良心去为吉祥鸟点睛,也不肯踏踏实实地执政为民。更为有趣的是,200511日刚刚发表过《新年献辞》的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罗林书,几天前已经调任四川省工会副主席。公开谈论一次分红几百万问题的侍俊,据说也在准备高升为某市市长。在自贡欠下血债的责任人一个个跑掉之后,成千上万的失地农民和下岗职工,又该去找谁讨还血债呢?!

2005-1-14于北京

在中国死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区别。50多年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在《大参考》发来的邮件中,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短文,标题为《女记者突然放声痛哭,四川封锁舆论报道真相》,说的是四川自贡一对下岗职工,夫妻二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300元,还不到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线。为了供养孩子,他们什么都尝试过:蹬三轮车、擦皮鞋、摆地摊他们刚刚上小学的6岁 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去商店里偷了一些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被店主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夫妻二人得知真相,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里,然后回到家 里上吊自杀。一位省报的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此事,被当地官员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里享受盛宴,女记者面对美食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对 于大多数海外网站所刊登的新闻报道,笔者一向半信半疑,此前也曾经在文章中谈到这一点,结果被网络流氓造了一个多月的谣言。为了慎重起见,笔者给自贡当地 的朋友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说确有此事,而且已经发生了好长时间,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由于电话中的声音一直是重音,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笔者只好挂断电 话。

打从1949年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封锁信息新闻开始,在过去的50多 年里,像这对年轻夫妻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社会发生着,死一条人命和死个畜生没有太大的区别。从小在中国农村饥寒交迫的笔者就是见证人,哭瞎了眼 睛的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人比畜。女记者被当地官员用美食封口的遭遇,当过电视编导的笔者也曾经见识过。远的不用说,2004712日, 来自四川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李庆和陈仿初,就明确表示要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金台饭店请吃饭,而在他们带到北京的所谓汇报材料中,又颇为恶毒地给笔 者和俞梅荪扣上一个勾结海外反动势力的政治罪名。仅仅是科级官员的李庆和陈仿初,在四星级的金台饭店里住一个晚上的费用是635元,比上吊而死的这对下岗职工夫妇两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令 笔者稍微感到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在死亡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位有良知的女记者,这位女记者或者她的朋友又把此事公开放在了网络中,从而使这对夫妻忍默而死的大 不幸,变成了公诸于世的不幸之大幸:他们毕竟是以死亡为代价给世人留下了一条旧新闻和旧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笔者连续为数万名自贡失地农民发表过10多篇呼吁文章,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自己反倒陷入恐怖之中。

好在总有一些有良知的人在前仆后继,200517日,《南方周末》又公开发表记者赵凌的长篇报道《一块纠缠了12年的地皮》,开篇第一句就告诉人们:在留下一堆纠缠的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开发区新城里,看到的大多是闲置的商品房和荒芜的土地。在赵凌的文章中,最为重大的贡献是记录了自贡市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自供状:为什么汇东公司的董事长由当时的管委会主任侍俊兼任?为什么金马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由红旗乡原乡长、党委书记陈文贤兼任?现已升任副市长的侍俊解释说:工作需要,我当时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在里面都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

在笔者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位失地农民和报刊记者揭发过侍俊以及其他市领导一次分红几百万。这件事情既然由侍俊自己坦白出来了,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和审计署长李金华们,似乎应该立即赶赴自贡去查个水落石出,让水深火热的自贡失地农民,在2005年春节来临之际,爆发出一点点笑声。然而,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总是停留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下基层时,口口声声说出的并不是反腐败,而只是自相矛盾地既要肯定成绩又要访贫问苦。

笔者手头另有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原白果村9组全体失地农民提供的一份《四川自贡用黑社会强行征占土地殴打、威胁农民情况报告》,落款时间是20041115日,其中讲述了当地党政当局再次动用和纵容黑社会势力镇压合法公民的犯罪事实:1110日上午土石方承包工程负责人刁强又带着30余人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开着装载机强行进入该组土地强行施工,该组失地农民50名人前去阻止,有几位失地农民遭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张某等几名人的殴打,失地农民李某,男,80岁;温某,女,65岁;李某,女,66岁;何某,女,64岁;杨某,女,76岁等5位老人被殴打致伤,连续几次把李婆婆殴打在地上,衣服被撕烂,这5位老人被殴打时,汇东公安分局有3名警察在现场。

当笔者要求失地农民提供遭受殴打的5位老人的真实姓名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他们被打怕了,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查 自贡市政府网站,笔者再一次意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地方党政当局中的贪官污吏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而是主宰任命贪官污吏的更高权力乃至于最高权力 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全国人大及司法制度之上违法违宪的的问题。

据介绍,就在下岗职工上吊自杀和失地农民水深火热的同时,盛世中华第11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于20041223日隆重开幕,张学忠、张中伟、陶武先、蒋巨峰、甘道明、李春城、刘子寿、刘晓峰、杨海清等省领导为灯会剪彩,中外嘉宾2万多人出席开幕式。当张学忠、张中伟游览到正在制作灯会吉祥鸟的通道时,制灯艺人恳请他们为吉祥鸟点睛。张学忠和张中伟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分别拿起毛笔,为一只吉祥鸟点睛。

不 久前刚刚被汉源库区的数万名移民包围扣留的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自然明白所谓的盛世中华,是由无数个弱势公民的白骨堆积而成的。然而,在没有舆论监督 和司法制裁的情况下,全面掌控党、政、军、工、学、商的权力资源的张学忠,宁愿昧着良心去为吉祥鸟点睛,也不肯踏踏实实地执政为民。更为有趣的是,200511日刚刚发表过《新年献辞》的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罗林书,几天前已经调任四川省工会副主席。公开谈论一次分红几百万问题的侍俊,据说也在准备高升为某市市长。在自贡欠下血债的责任人一个个跑掉之后,成千上万的失地农民和下岗职工,又该去找谁讨还血债呢?!

2005-1-14于北京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