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历史性的胜利 【首发】
胡平



A Victory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抗争。
Liberty is a very contagious virus. We live in a time of dangers and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九七后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来就日渐萎缩,只不过温火煮青蛙,港人没作出强烈反应。23条立法好比加进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烫得跳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次七一五十万港人大游行。

有人说,50万人参加游行未必都是反对23条立法。当然,古今中外的群众运动都不单纯,参加者的动机多种多样。像当年投奔共产党,有的是因为失 恋,有的是为了逃债;像当年悼念周恩来,有的是拥护共产党,有的是反对共产党。但是相比之下,这次港人大游行要算是很单纯的了,基本上就是因为反对23 条。

港人有种种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表达,用不著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如果你不反对23条,何必去凑那份热闹?七一那 天,烈日当头,气温高达三十几度,游行持续六七个小时,这可不是春游,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于明确的理念,谁肯受那份罪?从以往的经验看,特区政府并不在 乎民意,更不用说它背后的中共当局了,因此参加游行很可能是白搭。想来一定有不少人觉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没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 游的想法的,可见意志之坚定。

所以,对于这次游行所展现的民意,千万不可低估,万万不可误读。

站在中共当局的立场,搞23条立法真是庸人自扰。因为它刺激了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强烈的反弹。不过这场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因为 所谓一国两制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在现实中,必然会发生谁影响谁的问题:是大陆受香港的影响呢,还是香港受大陆的影响?是专制影响自由,还是自 由影响专制?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香港董建华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可以相信,特区政府的立场软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化。我们知道,推动23条立法是江泽民主政时期开始的,如今胡锦涛、温家宝新官上任,不愿意全盘继承前任的愚蠢决策,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对港人采取高压,那固然充分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彻底破产,证明了中共对自由民主的无比敌视。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共 实行某种让步,却并不能证明一国两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证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认同自由民主价值。毕竟,董建华只是答应推迟23条立法以及对 23条作某种修正,北京方面则表示支持董建华的工作。未来形势会如何发展,还是不确定的。再说,即便现在中共还注意维护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 为了给台湾做示范,不等于他们已经接受了自由民主的价值。

不错,从萨斯事件到孙志刚事件再到这次香港大游行,胡锦涛温家宝新政府的应对方式都显得比前任要开明;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就在今 天,共产党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继续,民主改革仍然不见动静。有人说,胡温是开明的,愿意解决问题,只是江泽民在挡道。等到把江泽民搬开了,胡温就会顺应民 意,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则提出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胡温之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比较开明的举措,恰恰是因为江泽民还在干政,因此胡温要与江争夺权 力,这就要争取民心,这就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开明。如果胡温权力巩固了,那胡温恐怕就连这点开明也不需要了。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是反复出现过的。

在我看来,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情况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间力量必须坚定不移,持之以?琚C 这次七一游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它必将进一步增强港人的信心。这也是对大陆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 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信念和抗争。


(作者简介: 胡平,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A Victory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抗争。
Liberty is a very contagious virus. We live in a time of dangers and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九七后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来就日渐萎缩,只不过温火煮青蛙,港人没作出强烈反应。23条立法好比加进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烫得跳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次七一五十万港人大游行。

有人说,50万人参加游行未必都是反对23条立法。当然,古今中外的群众运动都不单纯,参加者的动机多种多样。像当年投奔共产党,有的是因为失 恋,有的是为了逃债;像当年悼念周恩来,有的是拥护共产党,有的是反对共产党。但是相比之下,这次港人大游行要算是很单纯的了,基本上就是因为反对23 条。

港人有种种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表达,用不著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如果你不反对23条,何必去凑那份热闹?七一那 天,烈日当头,气温高达三十几度,游行持续六七个小时,这可不是春游,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于明确的理念,谁肯受那份罪?从以往的经验看,特区政府并不在 乎民意,更不用说它背后的中共当局了,因此参加游行很可能是白搭。想来一定有不少人觉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没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 游的想法的,可见意志之坚定。

所以,对于这次游行所展现的民意,千万不可低估,万万不可误读。

站在中共当局的立场,搞23条立法真是庸人自扰。因为它刺激了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强烈的反弹。不过这场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因为 所谓一国两制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在现实中,必然会发生谁影响谁的问题:是大陆受香港的影响呢,还是香港受大陆的影响?是专制影响自由,还是自 由影响专制?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香港董建华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可以相信,特区政府的立场软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化。我们知道,推动23条立法是江泽民主政时期开始的,如今胡锦涛、温家宝新官上任,不愿意全盘继承前任的愚蠢决策,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对港人采取高压,那固然充分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彻底破产,证明了中共对自由民主的无比敌视。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共 实行某种让步,却并不能证明一国两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证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认同自由民主价值。毕竟,董建华只是答应推迟23条立法以及对 23条作某种修正,北京方面则表示支持董建华的工作。未来形势会如何发展,还是不确定的。再说,即便现在中共还注意维护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 为了给台湾做示范,不等于他们已经接受了自由民主的价值。

不错,从萨斯事件到孙志刚事件再到这次香港大游行,胡锦涛温家宝新政府的应对方式都显得比前任要开明;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就在今 天,共产党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继续,民主改革仍然不见动静。有人说,胡温是开明的,愿意解决问题,只是江泽民在挡道。等到把江泽民搬开了,胡温就会顺应民 意,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则提出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胡温之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比较开明的举措,恰恰是因为江泽民还在干政,因此胡温要与江争夺权 力,这就要争取民心,这就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开明。如果胡温权力巩固了,那胡温恐怕就连这点开明也不需要了。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是反复出现过的。

在我看来,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情况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间力量必须坚定不移,持之以?琚C 这次七一游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它必将进一步增强港人的信心。这也是对大陆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 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信念和抗争。


(作者简介: 胡平,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A Victory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抗争。
Liberty is a very contagious virus. We live in a time of dangers and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九七后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来就日渐萎缩,只不过温火煮青蛙,港人没作出强烈反应。23条立法好比加进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烫得跳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次七一五十万港人大游行。

有人说,50万人参加游行未必都是反对23条立法。当然,古今中外的群众运动都不单纯,参加者的动机多种多样。像当年投奔共产党,有的是因为失 恋,有的是为了逃债;像当年悼念周恩来,有的是拥护共产党,有的是反对共产党。但是相比之下,这次港人大游行要算是很单纯的了,基本上就是因为反对23 条。

港人有种种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表达,用不著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如果你不反对23条,何必去凑那份热闹?七一那 天,烈日当头,气温高达三十几度,游行持续六七个小时,这可不是春游,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于明确的理念,谁肯受那份罪?从以往的经验看,特区政府并不在 乎民意,更不用说它背后的中共当局了,因此参加游行很可能是白搭。想来一定有不少人觉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没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 游的想法的,可见意志之坚定。

所以,对于这次游行所展现的民意,千万不可低估,万万不可误读。

站在中共当局的立场,搞23条立法真是庸人自扰。因为它刺激了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强烈的反弹。不过这场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因为 所谓一国两制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在现实中,必然会发生谁影响谁的问题:是大陆受香港的影响呢,还是香港受大陆的影响?是专制影响自由,还是自 由影响专制?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香港董建华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可以相信,特区政府的立场软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化。我们知道,推动23条立法是江泽民主政时期开始的,如今胡锦涛、温家宝新官上任,不愿意全盘继承前任的愚蠢决策,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对港人采取高压,那固然充分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彻底破产,证明了中共对自由民主的无比敌视。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共 实行某种让步,却并不能证明一国两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证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认同自由民主价值。毕竟,董建华只是答应推迟23条立法以及对 23条作某种修正,北京方面则表示支持董建华的工作。未来形势会如何发展,还是不确定的。再说,即便现在中共还注意维护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 为了给台湾做示范,不等于他们已经接受了自由民主的价值。

不错,从萨斯事件到孙志刚事件再到这次香港大游行,胡锦涛温家宝新政府的应对方式都显得比前任要开明;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就在今 天,共产党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继续,民主改革仍然不见动静。有人说,胡温是开明的,愿意解决问题,只是江泽民在挡道。等到把江泽民搬开了,胡温就会顺应民 意,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则提出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胡温之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比较开明的举措,恰恰是因为江泽民还在干政,因此胡温要与江争夺权 力,这就要争取民心,这就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开明。如果胡温权力巩固了,那胡温恐怕就连这点开明也不需要了。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是反复出现过的。

在我看来,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情况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间力量必须坚定不移,持之以?琚C 这次七一游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它必将进一步增强港人的信心。这也是对大陆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 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信念和抗争。


(作者简介: 胡平,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A Victory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抗争。
Liberty is a very contagious virus. We live in a time of dangers and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九七后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来就日渐萎缩,只不过温火煮青蛙,港人没作出强烈反应。23条立法好比加进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烫得跳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次七一五十万港人大游行。

有人说,50万人参加游行未必都是反对23条立法。当然,古今中外的群众运动都不单纯,参加者的动机多种多样。像当年投奔共产党,有的是因为失 恋,有的是为了逃债;像当年悼念周恩来,有的是拥护共产党,有的是反对共产党。但是相比之下,这次港人大游行要算是很单纯的了,基本上就是因为反对23 条。

港人有种种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表达,用不著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如果你不反对23条,何必去凑那份热闹?七一那 天,烈日当头,气温高达三十几度,游行持续六七个小时,这可不是春游,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于明确的理念,谁肯受那份罪?从以往的经验看,特区政府并不在 乎民意,更不用说它背后的中共当局了,因此参加游行很可能是白搭。想来一定有不少人觉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没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 游的想法的,可见意志之坚定。

所以,对于这次游行所展现的民意,千万不可低估,万万不可误读。

站在中共当局的立场,搞23条立法真是庸人自扰。因为它刺激了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强烈的反弹。不过这场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因为 所谓一国两制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在现实中,必然会发生谁影响谁的问题:是大陆受香港的影响呢,还是香港受大陆的影响?是专制影响自由,还是自 由影响专制?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香港董建华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可以相信,特区政府的立场软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化。我们知道,推动23条立法是江泽民主政时期开始的,如今胡锦涛、温家宝新官上任,不愿意全盘继承前任的愚蠢决策,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对港人采取高压,那固然充分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彻底破产,证明了中共对自由民主的无比敌视。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共 实行某种让步,却并不能证明一国两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证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认同自由民主价值。毕竟,董建华只是答应推迟23条立法以及对 23条作某种修正,北京方面则表示支持董建华的工作。未来形势会如何发展,还是不确定的。再说,即便现在中共还注意维护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 为了给台湾做示范,不等于他们已经接受了自由民主的价值。

不错,从萨斯事件到孙志刚事件再到这次香港大游行,胡锦涛温家宝新政府的应对方式都显得比前任要开明;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就在今 天,共产党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继续,民主改革仍然不见动静。有人说,胡温是开明的,愿意解决问题,只是江泽民在挡道。等到把江泽民搬开了,胡温就会顺应民 意,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则提出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胡温之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比较开明的举措,恰恰是因为江泽民还在干政,因此胡温要与江争夺权 力,这就要争取民心,这就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开明。如果胡温权力巩固了,那胡温恐怕就连这点开明也不需要了。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是反复出现过的。

在我看来,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情况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间力量必须坚定不移,持之以?琚C 这次七一游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它必将进一步增强港人的信心。这也是对大陆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 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信念和抗争。


(作者简介: 胡平,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A Victory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抗争。
Liberty is a very contagious virus. We live in a time of dangers and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九七后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来就日渐萎缩,只不过温火煮青蛙,港人没作出强烈反应。23条立法好比加进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烫得跳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次七一五十万港人大游行。

有人说,50万人参加游行未必都是反对23条立法。当然,古今中外的群众运动都不单纯,参加者的动机多种多样。像当年投奔共产党,有的是因为失 恋,有的是为了逃债;像当年悼念周恩来,有的是拥护共产党,有的是反对共产党。但是相比之下,这次港人大游行要算是很单纯的了,基本上就是因为反对23 条。

港人有种种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表达,用不著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如果你不反对23条,何必去凑那份热闹?七一那 天,烈日当头,气温高达三十几度,游行持续六七个小时,这可不是春游,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于明确的理念,谁肯受那份罪?从以往的经验看,特区政府并不在 乎民意,更不用说它背后的中共当局了,因此参加游行很可能是白搭。想来一定有不少人觉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没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 游的想法的,可见意志之坚定。

所以,对于这次游行所展现的民意,千万不可低估,万万不可误读。

站在中共当局的立场,搞23条立法真是庸人自扰。因为它刺激了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强烈的反弹。不过这场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因为 所谓一国两制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在现实中,必然会发生谁影响谁的问题:是大陆受香港的影响呢,还是香港受大陆的影响?是专制影响自由,还是自 由影响专制?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香港董建华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可以相信,特区政府的立场软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化。我们知道,推动23条立法是江泽民主政时期开始的,如今胡锦涛、温家宝新官上任,不愿意全盘继承前任的愚蠢决策,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对港人采取高压,那固然充分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彻底破产,证明了中共对自由民主的无比敌视。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共 实行某种让步,却并不能证明一国两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证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认同自由民主价值。毕竟,董建华只是答应推迟23条立法以及对 23条作某种修正,北京方面则表示支持董建华的工作。未来形势会如何发展,还是不确定的。再说,即便现在中共还注意维护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 为了给台湾做示范,不等于他们已经接受了自由民主的价值。

不错,从萨斯事件到孙志刚事件再到这次香港大游行,胡锦涛温家宝新政府的应对方式都显得比前任要开明;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就在今 天,共产党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继续,民主改革仍然不见动静。有人说,胡温是开明的,愿意解决问题,只是江泽民在挡道。等到把江泽民搬开了,胡温就会顺应民 意,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则提出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胡温之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比较开明的举措,恰恰是因为江泽民还在干政,因此胡温要与江争夺权 力,这就要争取民心,这就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开明。如果胡温权力巩固了,那胡温恐怕就连这点开明也不需要了。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是反复出现过的。

在我看来,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情况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间力量必须坚定不移,持之以?琚C 这次七一游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它必将进一步增强港人的信心。这也是对大陆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 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信念和抗争。


(作者简介: 胡平,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A Victory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抗争。
Liberty is a very contagious virus. We live in a time of dangers and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九七后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来就日渐萎缩,只不过温火煮青蛙,港人没作出强烈反应。23条立法好比加进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烫得跳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次七一五十万港人大游行。

有人说,50万人参加游行未必都是反对23条立法。当然,古今中外的群众运动都不单纯,参加者的动机多种多样。像当年投奔共产党,有的是因为失 恋,有的是为了逃债;像当年悼念周恩来,有的是拥护共产党,有的是反对共产党。但是相比之下,这次港人大游行要算是很单纯的了,基本上就是因为反对23 条。

港人有种种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截了当地表达,用不著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如果你不反对23条,何必去凑那份热闹?七一那 天,烈日当头,气温高达三十几度,游行持续六七个小时,这可不是春游,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于明确的理念,谁肯受那份罪?从以往的经验看,特区政府并不在 乎民意,更不用说它背后的中共当局了,因此参加游行很可能是白搭。想来一定有不少人觉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没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 游的想法的,可见意志之坚定。

所以,对于这次游行所展现的民意,千万不可低估,万万不可误读。

站在中共当局的立场,搞23条立法真是庸人自扰。因为它刺激了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强烈的反弹。不过这场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因为 所谓一国两制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矛盾。在现实中,必然会发生谁影响谁的问题:是大陆受香港的影响呢,还是香港受大陆的影响?是专制影响自由,还是自 由影响专制?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香港董建华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让步。可以相信,特区政府的立场软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化。我们知道,推动23条立法是江泽民主政时期开始的,如今胡锦涛、温家宝新官上任,不愿意全盘继承前任的愚蠢决策,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对港人采取高压,那固然充分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彻底破产,证明了中共对自由民主的无比敌视。但是反过来,如果中共 实行某种让步,却并不能证明一国两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证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认同自由民主价值。毕竟,董建华只是答应推迟23条立法以及对 23条作某种修正,北京方面则表示支持董建华的工作。未来形势会如何发展,还是不确定的。再说,即便现在中共还注意维护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 为了给台湾做示范,不等于他们已经接受了自由民主的价值。

不错,从萨斯事件到孙志刚事件再到这次香港大游行,胡锦涛温家宝新政府的应对方式都显得比前任要开明;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就在今 天,共产党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继续,民主改革仍然不见动静。有人说,胡温是开明的,愿意解决问题,只是江泽民在挡道。等到把江泽民搬开了,胡温就会顺应民 意,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则提出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胡温之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比较开明的举措,恰恰是因为江泽民还在干政,因此胡温要与江争夺权 力,这就要争取民心,这就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开明。如果胡温权力巩固了,那胡温恐怕就连这点开明也不需要了。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是反复出现过的。

在我看来,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情况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间力量必须坚定不移,持之以?琚C 这次七一游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它必将进一步增强港人的信心。这也是对大陆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 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信念和抗争。


(作者简介: 胡平,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