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胡平



Party Loyalty, People Loyalt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 A Review of Collection of Essays, Volume on Journalism, by Hu Jiwei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Wh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People's Daily, having worked in journalism und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50 years, could not find a publisher for his collection of essays, nor publicly distribute it inside China?





1. 为什么要自费出版

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胡绩伟先生在去年自费出版了一套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大约一百万字。我最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这三本书,读后很有些感慨。

胡绩伟早年参加共产革命,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体制内担任过不少重要职务,在大陆新闻出版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可是他这 本自选集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原因当然是在政治上,是因为胡绩伟被当局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是因为文集中有若干篇文章 触犯了当局的禁忌。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它说明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压制是何等的严厉,也反映出当局是何等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然而这正 好证明了这套书的独特价值。在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国家里,如果一个文化人、新闻人,一辈子也没写过一篇出格犯禁的文章,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不能无所 顾忌地畅所欲言,那不是太可悲了吗?胡绩伟的自选集要自费出版,这正是作者的光荣。

《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三册的标题分别是:一、《我与胡乔木的十年论辩》;二、《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三、《报人生涯五十年》。其中收录了作者从1979年到2002年间的五十三篇文章和讲话,相当完整地呈现出作者晚年的思考与奋斗。


2. 人民性高于党性

胡绩伟这三大本自选集里的文章,主要是有关新闻有关办报的一些理论性、原则性问题。胡绩伟说他信奉民为邦本、主权在民、人民 高于一切。但是胡绩伟又是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报的编辑工作,具有党报报人的身份。正象作者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党性和人民性,成了其一生所有矛盾冲突之 源。通过对文革浩劫的反思,胡绩伟抛弃了过去甘当党的驯服工具的愚蠢观念,鲜明地提出党报的人民性高于党性;强调在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不一致时,要 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胡绩伟立志要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应该说,在《人民日报》五十多年的历史上,以胡绩伟主持工作这段期间(从四人帮垮台到八 三年)相对最好。当然,要真正做到把人民性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实行新闻自由。晚年的胡绩伟也意识到这一点。

胡绩伟自选集里还收录了一些回忆性的叙述文章,其中,回忆邓拓、胡耀邦和王若水的文章都很让人感动。另外一些文章则披露了某些 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譬如作者讲到在七八年夏天《人民日报》注销文章,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遭到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 兴的强烈反对,责骂《人民日报》不听党的话,责问《人民日报》究竟代表哪一个党中央?要查一下!然而就在严厉批判《人民日报》的几次中央主持的宣 传会议上,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却对《人民日报》的这些严重错误一声不吭,连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下令纪律处分了。

胡绩伟提供的这段事实很重要。以往,我们只知道华国锋是凡是派,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可是上述故事告 诉我们,华国锋至少并没有动用手中大权压制这场讨论。今后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不应遗漏这件事实;后人在评价华国锋的功过时,也不应忽略他的这一表现。


3. 言论自由是根本

在一篇纪念周恩来九十诞辰的文章(写于1989年1月)里,胡绩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批判。他指出中共有三大弊病:左倾顽症、党 内专制和驯服工具。其中,对党内专制的分析尤为深刻。作者告诉我们,在早先,中共党内还有些民主。持不同意见的少数派只要遵守讨论自由,行动一致的原 则,只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们就还可以在上层继续活动。例如当初毛泽东就是少数派,但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保留了若干重要职务。在长征途 中,毛泽东还可以同几位领导同志热烈交换意见,扩大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被扣上非组织活动的罪名。这样,毛泽东才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毛的正确路线才得 以取代王明的错误路线。

作者反问道:大家想想,如果当时把毛泽东开除了党籍,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把同意他的人也打成反党集团,也开除出党,毛泽 东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吗?他的正确路线能够胜利吗? 可是,等到中共赢得政权,等到毛泽东成了绝对多数,对于不同意见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办法,动辄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把少数派开除撤职,而且还禁止少数 派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交流,否则就扣上非组织活动、搞分裂的罪名。这就完全扼杀了党内自我纠正错误的可能,使当权者越来越专制独裁。

联系到党报的功能,胡绩伟一针见血地指出:长期以来,党报不能代表全党和人民对党起监督作用,党的领袖永远高踞于任何监督之 上,党委党报只能是领袖的驯服工具。 党报只能宣传最高领袖的意见,不能宣传次高领袖的意见,甚至根本不能在报上反映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什么分歧。这种情况至今仍未有任何改变。其实,不只 是党报,其它报纸也不准发出不同声音。胡绩伟这段分析批判既理性中肯,又深刻尖锐。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共产党也好,整个政治体制也好,它们的问题首先就是 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举凡左倾顽症、党内专制、个人崇拜,都是建立在压制言论自由之上。争取言论自由是克服体制弊端的根本。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是,有不少人却借口要维持稳定,借口要渐进不要激进,借口不要照搬西方民主要制度创 新,维护现行体制苟延残喘,抵制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把视线集中到言论自由这个关键上来。无论如何,言论自由总是应该兑现,而且没有理由拖 延,现在就该努力争取,现在就该兑现的吧。如今,很多人都很赞赏胡适的名言多谈些问题,少讲些主义。那么,言论自由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多谈谈言论 自由的问题。不论你喜欢什么主义,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达成共识的─除非你坚持的是法西斯专制主义。


4. 难能可贵的自省精神

胡绩伟自选集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是作者的自省精神。作为一个给共产党充当了几十年驯服工具的老报人,作者坦承自己是到了晚年才醒悟, 老时醒,醒时老,醒时已白发盖头,临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年轻的一代或许不难超越胡绩伟的思想,但是,那不应该影响我们对这位老人的尊重。这一曲 折漫长的觉醒过程值得我们去认真理解和思考,其中所必需的道义勇气也值得我们尊敬。


(作者系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相关文章:



Party Loyalty, People Loyalt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 A Review of Collection of Essays, Volume on Journalism, by Hu Jiwei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Wh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People's Daily, having worked in journalism und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50 years, could not find a publisher for his collection of essays, nor publicly distribute it inside China?





1. 为什么要自费出版

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胡绩伟先生在去年自费出版了一套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大约一百万字。我最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这三本书,读后很有些感慨。

胡绩伟早年参加共产革命,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体制内担任过不少重要职务,在大陆新闻出版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可是他这 本自选集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原因当然是在政治上,是因为胡绩伟被当局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是因为文集中有若干篇文章 触犯了当局的禁忌。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它说明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压制是何等的严厉,也反映出当局是何等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然而这正 好证明了这套书的独特价值。在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国家里,如果一个文化人、新闻人,一辈子也没写过一篇出格犯禁的文章,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不能无所 顾忌地畅所欲言,那不是太可悲了吗?胡绩伟的自选集要自费出版,这正是作者的光荣。

《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三册的标题分别是:一、《我与胡乔木的十年论辩》;二、《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三、《报人生涯五十年》。其中收录了作者从1979年到2002年间的五十三篇文章和讲话,相当完整地呈现出作者晚年的思考与奋斗。


2. 人民性高于党性

胡绩伟这三大本自选集里的文章,主要是有关新闻有关办报的一些理论性、原则性问题。胡绩伟说他信奉民为邦本、主权在民、人民 高于一切。但是胡绩伟又是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报的编辑工作,具有党报报人的身份。正象作者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党性和人民性,成了其一生所有矛盾冲突之 源。通过对文革浩劫的反思,胡绩伟抛弃了过去甘当党的驯服工具的愚蠢观念,鲜明地提出党报的人民性高于党性;强调在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不一致时,要 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胡绩伟立志要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应该说,在《人民日报》五十多年的历史上,以胡绩伟主持工作这段期间(从四人帮垮台到八 三年)相对最好。当然,要真正做到把人民性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实行新闻自由。晚年的胡绩伟也意识到这一点。

胡绩伟自选集里还收录了一些回忆性的叙述文章,其中,回忆邓拓、胡耀邦和王若水的文章都很让人感动。另外一些文章则披露了某些 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譬如作者讲到在七八年夏天《人民日报》注销文章,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遭到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 兴的强烈反对,责骂《人民日报》不听党的话,责问《人民日报》究竟代表哪一个党中央?要查一下!然而就在严厉批判《人民日报》的几次中央主持的宣 传会议上,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却对《人民日报》的这些严重错误一声不吭,连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下令纪律处分了。

胡绩伟提供的这段事实很重要。以往,我们只知道华国锋是凡是派,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可是上述故事告 诉我们,华国锋至少并没有动用手中大权压制这场讨论。今后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不应遗漏这件事实;后人在评价华国锋的功过时,也不应忽略他的这一表现。


3. 言论自由是根本

在一篇纪念周恩来九十诞辰的文章(写于1989年1月)里,胡绩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批判。他指出中共有三大弊病:左倾顽症、党 内专制和驯服工具。其中,对党内专制的分析尤为深刻。作者告诉我们,在早先,中共党内还有些民主。持不同意见的少数派只要遵守讨论自由,行动一致的原 则,只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们就还可以在上层继续活动。例如当初毛泽东就是少数派,但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保留了若干重要职务。在长征途 中,毛泽东还可以同几位领导同志热烈交换意见,扩大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被扣上非组织活动的罪名。这样,毛泽东才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毛的正确路线才得 以取代王明的错误路线。

作者反问道:大家想想,如果当时把毛泽东开除了党籍,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把同意他的人也打成反党集团,也开除出党,毛泽 东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吗?他的正确路线能够胜利吗? 可是,等到中共赢得政权,等到毛泽东成了绝对多数,对于不同意见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办法,动辄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把少数派开除撤职,而且还禁止少数 派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交流,否则就扣上非组织活动、搞分裂的罪名。这就完全扼杀了党内自我纠正错误的可能,使当权者越来越专制独裁。

联系到党报的功能,胡绩伟一针见血地指出:长期以来,党报不能代表全党和人民对党起监督作用,党的领袖永远高踞于任何监督之 上,党委党报只能是领袖的驯服工具。 党报只能宣传最高领袖的意见,不能宣传次高领袖的意见,甚至根本不能在报上反映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什么分歧。这种情况至今仍未有任何改变。其实,不只 是党报,其它报纸也不准发出不同声音。胡绩伟这段分析批判既理性中肯,又深刻尖锐。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共产党也好,整个政治体制也好,它们的问题首先就是 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举凡左倾顽症、党内专制、个人崇拜,都是建立在压制言论自由之上。争取言论自由是克服体制弊端的根本。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是,有不少人却借口要维持稳定,借口要渐进不要激进,借口不要照搬西方民主要制度创 新,维护现行体制苟延残喘,抵制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把视线集中到言论自由这个关键上来。无论如何,言论自由总是应该兑现,而且没有理由拖 延,现在就该努力争取,现在就该兑现的吧。如今,很多人都很赞赏胡适的名言多谈些问题,少讲些主义。那么,言论自由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多谈谈言论 自由的问题。不论你喜欢什么主义,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达成共识的─除非你坚持的是法西斯专制主义。


4. 难能可贵的自省精神

胡绩伟自选集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是作者的自省精神。作为一个给共产党充当了几十年驯服工具的老报人,作者坦承自己是到了晚年才醒悟, 老时醒,醒时老,醒时已白发盖头,临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年轻的一代或许不难超越胡绩伟的思想,但是,那不应该影响我们对这位老人的尊重。这一曲 折漫长的觉醒过程值得我们去认真理解和思考,其中所必需的道义勇气也值得我们尊敬。


(作者系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相关文章:



Party Loyalty, People Loyalt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 A Review of Collection of Essays, Volume on Journalism, by Hu Jiwei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Wh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People's Daily, having worked in journalism und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50 years, could not find a publisher for his collection of essays, nor publicly distribute it inside China?





1. 为什么要自费出版

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胡绩伟先生在去年自费出版了一套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大约一百万字。我最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这三本书,读后很有些感慨。

胡绩伟早年参加共产革命,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体制内担任过不少重要职务,在大陆新闻出版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可是他这 本自选集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原因当然是在政治上,是因为胡绩伟被当局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是因为文集中有若干篇文章 触犯了当局的禁忌。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它说明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压制是何等的严厉,也反映出当局是何等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然而这正 好证明了这套书的独特价值。在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国家里,如果一个文化人、新闻人,一辈子也没写过一篇出格犯禁的文章,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不能无所 顾忌地畅所欲言,那不是太可悲了吗?胡绩伟的自选集要自费出版,这正是作者的光荣。

《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三册的标题分别是:一、《我与胡乔木的十年论辩》;二、《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三、《报人生涯五十年》。其中收录了作者从1979年到2002年间的五十三篇文章和讲话,相当完整地呈现出作者晚年的思考与奋斗。


2. 人民性高于党性

胡绩伟这三大本自选集里的文章,主要是有关新闻有关办报的一些理论性、原则性问题。胡绩伟说他信奉民为邦本、主权在民、人民 高于一切。但是胡绩伟又是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报的编辑工作,具有党报报人的身份。正象作者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党性和人民性,成了其一生所有矛盾冲突之 源。通过对文革浩劫的反思,胡绩伟抛弃了过去甘当党的驯服工具的愚蠢观念,鲜明地提出党报的人民性高于党性;强调在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不一致时,要 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胡绩伟立志要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应该说,在《人民日报》五十多年的历史上,以胡绩伟主持工作这段期间(从四人帮垮台到八 三年)相对最好。当然,要真正做到把人民性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实行新闻自由。晚年的胡绩伟也意识到这一点。

胡绩伟自选集里还收录了一些回忆性的叙述文章,其中,回忆邓拓、胡耀邦和王若水的文章都很让人感动。另外一些文章则披露了某些 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譬如作者讲到在七八年夏天《人民日报》注销文章,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遭到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 兴的强烈反对,责骂《人民日报》不听党的话,责问《人民日报》究竟代表哪一个党中央?要查一下!然而就在严厉批判《人民日报》的几次中央主持的宣 传会议上,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却对《人民日报》的这些严重错误一声不吭,连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下令纪律处分了。

胡绩伟提供的这段事实很重要。以往,我们只知道华国锋是凡是派,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可是上述故事告 诉我们,华国锋至少并没有动用手中大权压制这场讨论。今后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不应遗漏这件事实;后人在评价华国锋的功过时,也不应忽略他的这一表现。


3. 言论自由是根本

在一篇纪念周恩来九十诞辰的文章(写于1989年1月)里,胡绩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批判。他指出中共有三大弊病:左倾顽症、党 内专制和驯服工具。其中,对党内专制的分析尤为深刻。作者告诉我们,在早先,中共党内还有些民主。持不同意见的少数派只要遵守讨论自由,行动一致的原 则,只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们就还可以在上层继续活动。例如当初毛泽东就是少数派,但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保留了若干重要职务。在长征途 中,毛泽东还可以同几位领导同志热烈交换意见,扩大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被扣上非组织活动的罪名。这样,毛泽东才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毛的正确路线才得 以取代王明的错误路线。

作者反问道:大家想想,如果当时把毛泽东开除了党籍,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把同意他的人也打成反党集团,也开除出党,毛泽 东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吗?他的正确路线能够胜利吗? 可是,等到中共赢得政权,等到毛泽东成了绝对多数,对于不同意见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办法,动辄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把少数派开除撤职,而且还禁止少数 派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交流,否则就扣上非组织活动、搞分裂的罪名。这就完全扼杀了党内自我纠正错误的可能,使当权者越来越专制独裁。

联系到党报的功能,胡绩伟一针见血地指出:长期以来,党报不能代表全党和人民对党起监督作用,党的领袖永远高踞于任何监督之 上,党委党报只能是领袖的驯服工具。 党报只能宣传最高领袖的意见,不能宣传次高领袖的意见,甚至根本不能在报上反映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什么分歧。这种情况至今仍未有任何改变。其实,不只 是党报,其它报纸也不准发出不同声音。胡绩伟这段分析批判既理性中肯,又深刻尖锐。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共产党也好,整个政治体制也好,它们的问题首先就是 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举凡左倾顽症、党内专制、个人崇拜,都是建立在压制言论自由之上。争取言论自由是克服体制弊端的根本。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是,有不少人却借口要维持稳定,借口要渐进不要激进,借口不要照搬西方民主要制度创 新,维护现行体制苟延残喘,抵制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把视线集中到言论自由这个关键上来。无论如何,言论自由总是应该兑现,而且没有理由拖 延,现在就该努力争取,现在就该兑现的吧。如今,很多人都很赞赏胡适的名言多谈些问题,少讲些主义。那么,言论自由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多谈谈言论 自由的问题。不论你喜欢什么主义,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达成共识的─除非你坚持的是法西斯专制主义。


4. 难能可贵的自省精神

胡绩伟自选集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是作者的自省精神。作为一个给共产党充当了几十年驯服工具的老报人,作者坦承自己是到了晚年才醒悟, 老时醒,醒时老,醒时已白发盖头,临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年轻的一代或许不难超越胡绩伟的思想,但是,那不应该影响我们对这位老人的尊重。这一曲 折漫长的觉醒过程值得我们去认真理解和思考,其中所必需的道义勇气也值得我们尊敬。


(作者系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相关文章:



Party Loyalty, People Loyalt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 A Review of Collection of Essays, Volume on Journalism, by Hu Jiwei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Wh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People's Daily, having worked in journalism und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50 years, could not find a publisher for his collection of essays, nor publicly distribute it inside China?





1. 为什么要自费出版

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胡绩伟先生在去年自费出版了一套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大约一百万字。我最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这三本书,读后很有些感慨。

胡绩伟早年参加共产革命,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体制内担任过不少重要职务,在大陆新闻出版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可是他这 本自选集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原因当然是在政治上,是因为胡绩伟被当局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是因为文集中有若干篇文章 触犯了当局的禁忌。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它说明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压制是何等的严厉,也反映出当局是何等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然而这正 好证明了这套书的独特价值。在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国家里,如果一个文化人、新闻人,一辈子也没写过一篇出格犯禁的文章,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不能无所 顾忌地畅所欲言,那不是太可悲了吗?胡绩伟的自选集要自费出版,这正是作者的光荣。

《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三册的标题分别是:一、《我与胡乔木的十年论辩》;二、《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三、《报人生涯五十年》。其中收录了作者从1979年到2002年间的五十三篇文章和讲话,相当完整地呈现出作者晚年的思考与奋斗。


2. 人民性高于党性

胡绩伟这三大本自选集里的文章,主要是有关新闻有关办报的一些理论性、原则性问题。胡绩伟说他信奉民为邦本、主权在民、人民 高于一切。但是胡绩伟又是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报的编辑工作,具有党报报人的身份。正象作者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党性和人民性,成了其一生所有矛盾冲突之 源。通过对文革浩劫的反思,胡绩伟抛弃了过去甘当党的驯服工具的愚蠢观念,鲜明地提出党报的人民性高于党性;强调在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不一致时,要 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胡绩伟立志要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应该说,在《人民日报》五十多年的历史上,以胡绩伟主持工作这段期间(从四人帮垮台到八 三年)相对最好。当然,要真正做到把人民性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实行新闻自由。晚年的胡绩伟也意识到这一点。

胡绩伟自选集里还收录了一些回忆性的叙述文章,其中,回忆邓拓、胡耀邦和王若水的文章都很让人感动。另外一些文章则披露了某些 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譬如作者讲到在七八年夏天《人民日报》注销文章,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遭到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 兴的强烈反对,责骂《人民日报》不听党的话,责问《人民日报》究竟代表哪一个党中央?要查一下!然而就在严厉批判《人民日报》的几次中央主持的宣 传会议上,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却对《人民日报》的这些严重错误一声不吭,连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下令纪律处分了。

胡绩伟提供的这段事实很重要。以往,我们只知道华国锋是凡是派,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可是上述故事告 诉我们,华国锋至少并没有动用手中大权压制这场讨论。今后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不应遗漏这件事实;后人在评价华国锋的功过时,也不应忽略他的这一表现。


3. 言论自由是根本

在一篇纪念周恩来九十诞辰的文章(写于1989年1月)里,胡绩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批判。他指出中共有三大弊病:左倾顽症、党 内专制和驯服工具。其中,对党内专制的分析尤为深刻。作者告诉我们,在早先,中共党内还有些民主。持不同意见的少数派只要遵守讨论自由,行动一致的原 则,只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们就还可以在上层继续活动。例如当初毛泽东就是少数派,但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保留了若干重要职务。在长征途 中,毛泽东还可以同几位领导同志热烈交换意见,扩大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被扣上非组织活动的罪名。这样,毛泽东才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毛的正确路线才得 以取代王明的错误路线。

作者反问道:大家想想,如果当时把毛泽东开除了党籍,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把同意他的人也打成反党集团,也开除出党,毛泽 东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吗?他的正确路线能够胜利吗? 可是,等到中共赢得政权,等到毛泽东成了绝对多数,对于不同意见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办法,动辄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把少数派开除撤职,而且还禁止少数 派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交流,否则就扣上非组织活动、搞分裂的罪名。这就完全扼杀了党内自我纠正错误的可能,使当权者越来越专制独裁。

联系到党报的功能,胡绩伟一针见血地指出:长期以来,党报不能代表全党和人民对党起监督作用,党的领袖永远高踞于任何监督之 上,党委党报只能是领袖的驯服工具。 党报只能宣传最高领袖的意见,不能宣传次高领袖的意见,甚至根本不能在报上反映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什么分歧。这种情况至今仍未有任何改变。其实,不只 是党报,其它报纸也不准发出不同声音。胡绩伟这段分析批判既理性中肯,又深刻尖锐。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共产党也好,整个政治体制也好,它们的问题首先就是 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举凡左倾顽症、党内专制、个人崇拜,都是建立在压制言论自由之上。争取言论自由是克服体制弊端的根本。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是,有不少人却借口要维持稳定,借口要渐进不要激进,借口不要照搬西方民主要制度创 新,维护现行体制苟延残喘,抵制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把视线集中到言论自由这个关键上来。无论如何,言论自由总是应该兑现,而且没有理由拖 延,现在就该努力争取,现在就该兑现的吧。如今,很多人都很赞赏胡适的名言多谈些问题,少讲些主义。那么,言论自由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多谈谈言论 自由的问题。不论你喜欢什么主义,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达成共识的─除非你坚持的是法西斯专制主义。


4. 难能可贵的自省精神

胡绩伟自选集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是作者的自省精神。作为一个给共产党充当了几十年驯服工具的老报人,作者坦承自己是到了晚年才醒悟, 老时醒,醒时老,醒时已白发盖头,临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年轻的一代或许不难超越胡绩伟的思想,但是,那不应该影响我们对这位老人的尊重。这一曲 折漫长的觉醒过程值得我们去认真理解和思考,其中所必需的道义勇气也值得我们尊敬。


(作者系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相关文章:



Party Loyalty, People Loyalt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 A Review of Collection of Essays, Volume on Journalism, by Hu Jiwei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Wh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People's Daily, having worked in journalism und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50 years, could not find a publisher for his collection of essays, nor publicly distribute it inside China?





1. 为什么要自费出版

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胡绩伟先生在去年自费出版了一套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大约一百万字。我最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这三本书,读后很有些感慨。

胡绩伟早年参加共产革命,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体制内担任过不少重要职务,在大陆新闻出版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可是他这 本自选集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原因当然是在政治上,是因为胡绩伟被当局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是因为文集中有若干篇文章 触犯了当局的禁忌。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它说明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压制是何等的严厉,也反映出当局是何等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然而这正 好证明了这套书的独特价值。在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国家里,如果一个文化人、新闻人,一辈子也没写过一篇出格犯禁的文章,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不能无所 顾忌地畅所欲言,那不是太可悲了吗?胡绩伟的自选集要自费出版,这正是作者的光荣。

《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三册的标题分别是:一、《我与胡乔木的十年论辩》;二、《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三、《报人生涯五十年》。其中收录了作者从1979年到2002年间的五十三篇文章和讲话,相当完整地呈现出作者晚年的思考与奋斗。


2. 人民性高于党性

胡绩伟这三大本自选集里的文章,主要是有关新闻有关办报的一些理论性、原则性问题。胡绩伟说他信奉民为邦本、主权在民、人民 高于一切。但是胡绩伟又是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报的编辑工作,具有党报报人的身份。正象作者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党性和人民性,成了其一生所有矛盾冲突之 源。通过对文革浩劫的反思,胡绩伟抛弃了过去甘当党的驯服工具的愚蠢观念,鲜明地提出党报的人民性高于党性;强调在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不一致时,要 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胡绩伟立志要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应该说,在《人民日报》五十多年的历史上,以胡绩伟主持工作这段期间(从四人帮垮台到八 三年)相对最好。当然,要真正做到把人民性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实行新闻自由。晚年的胡绩伟也意识到这一点。

胡绩伟自选集里还收录了一些回忆性的叙述文章,其中,回忆邓拓、胡耀邦和王若水的文章都很让人感动。另外一些文章则披露了某些 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譬如作者讲到在七八年夏天《人民日报》注销文章,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遭到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 兴的强烈反对,责骂《人民日报》不听党的话,责问《人民日报》究竟代表哪一个党中央?要查一下!然而就在严厉批判《人民日报》的几次中央主持的宣 传会议上,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却对《人民日报》的这些严重错误一声不吭,连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下令纪律处分了。

胡绩伟提供的这段事实很重要。以往,我们只知道华国锋是凡是派,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可是上述故事告 诉我们,华国锋至少并没有动用手中大权压制这场讨论。今后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不应遗漏这件事实;后人在评价华国锋的功过时,也不应忽略他的这一表现。


3. 言论自由是根本

在一篇纪念周恩来九十诞辰的文章(写于1989年1月)里,胡绩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批判。他指出中共有三大弊病:左倾顽症、党 内专制和驯服工具。其中,对党内专制的分析尤为深刻。作者告诉我们,在早先,中共党内还有些民主。持不同意见的少数派只要遵守讨论自由,行动一致的原 则,只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们就还可以在上层继续活动。例如当初毛泽东就是少数派,但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保留了若干重要职务。在长征途 中,毛泽东还可以同几位领导同志热烈交换意见,扩大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被扣上非组织活动的罪名。这样,毛泽东才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毛的正确路线才得 以取代王明的错误路线。

作者反问道:大家想想,如果当时把毛泽东开除了党籍,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把同意他的人也打成反党集团,也开除出党,毛泽 东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吗?他的正确路线能够胜利吗? 可是,等到中共赢得政权,等到毛泽东成了绝对多数,对于不同意见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办法,动辄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把少数派开除撤职,而且还禁止少数 派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交流,否则就扣上非组织活动、搞分裂的罪名。这就完全扼杀了党内自我纠正错误的可能,使当权者越来越专制独裁。

联系到党报的功能,胡绩伟一针见血地指出:长期以来,党报不能代表全党和人民对党起监督作用,党的领袖永远高踞于任何监督之 上,党委党报只能是领袖的驯服工具。 党报只能宣传最高领袖的意见,不能宣传次高领袖的意见,甚至根本不能在报上反映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什么分歧。这种情况至今仍未有任何改变。其实,不只 是党报,其它报纸也不准发出不同声音。胡绩伟这段分析批判既理性中肯,又深刻尖锐。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共产党也好,整个政治体制也好,它们的问题首先就是 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举凡左倾顽症、党内专制、个人崇拜,都是建立在压制言论自由之上。争取言论自由是克服体制弊端的根本。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是,有不少人却借口要维持稳定,借口要渐进不要激进,借口不要照搬西方民主要制度创 新,维护现行体制苟延残喘,抵制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把视线集中到言论自由这个关键上来。无论如何,言论自由总是应该兑现,而且没有理由拖 延,现在就该努力争取,现在就该兑现的吧。如今,很多人都很赞赏胡适的名言多谈些问题,少讲些主义。那么,言论自由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多谈谈言论 自由的问题。不论你喜欢什么主义,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达成共识的─除非你坚持的是法西斯专制主义。


4. 难能可贵的自省精神

胡绩伟自选集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是作者的自省精神。作为一个给共产党充当了几十年驯服工具的老报人,作者坦承自己是到了晚年才醒悟, 老时醒,醒时老,醒时已白发盖头,临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年轻的一代或许不难超越胡绩伟的思想,但是,那不应该影响我们对这位老人的尊重。这一曲 折漫长的觉醒过程值得我们去认真理解和思考,其中所必需的道义勇气也值得我们尊敬。


(作者系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相关文章:



Party Loyalty, People Loyalt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 A Review of Collection of Essays, Volume on Journalism, by Hu Jiwei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Wh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People's Daily, having worked in journalism und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50 years, could not find a publisher for his collection of essays, nor publicly distribute it inside China?





1. 为什么要自费出版

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胡绩伟先生在去年自费出版了一套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大约一百万字。我最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这三本书,读后很有些感慨。

胡绩伟早年参加共产革命,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体制内担任过不少重要职务,在大陆新闻出版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可是他这 本自选集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原因当然是在政治上,是因为胡绩伟被当局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是因为文集中有若干篇文章 触犯了当局的禁忌。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它说明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压制是何等的严厉,也反映出当局是何等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然而这正 好证明了这套书的独特价值。在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国家里,如果一个文化人、新闻人,一辈子也没写过一篇出格犯禁的文章,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不能无所 顾忌地畅所欲言,那不是太可悲了吗?胡绩伟的自选集要自费出版,这正是作者的光荣。

《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共三册,三册的标题分别是:一、《我与胡乔木的十年论辩》;二、《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三、《报人生涯五十年》。其中收录了作者从1979年到2002年间的五十三篇文章和讲话,相当完整地呈现出作者晚年的思考与奋斗。


2. 人民性高于党性

胡绩伟这三大本自选集里的文章,主要是有关新闻有关办报的一些理论性、原则性问题。胡绩伟说他信奉民为邦本、主权在民、人民 高于一切。但是胡绩伟又是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报的编辑工作,具有党报报人的身份。正象作者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党性和人民性,成了其一生所有矛盾冲突之 源。通过对文革浩劫的反思,胡绩伟抛弃了过去甘当党的驯服工具的愚蠢观念,鲜明地提出党报的人民性高于党性;强调在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不一致时,要 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胡绩伟立志要办一张人民喜爱的报纸。应该说,在《人民日报》五十多年的历史上,以胡绩伟主持工作这段期间(从四人帮垮台到八 三年)相对最好。当然,要真正做到把人民性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实行新闻自由。晚年的胡绩伟也意识到这一点。

胡绩伟自选集里还收录了一些回忆性的叙述文章,其中,回忆邓拓、胡耀邦和王若水的文章都很让人感动。另外一些文章则披露了某些 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譬如作者讲到在七八年夏天《人民日报》注销文章,展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遭到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 兴的强烈反对,责骂《人民日报》不听党的话,责问《人民日报》究竟代表哪一个党中央?要查一下!然而就在严厉批判《人民日报》的几次中央主持的宣 传会议上,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却对《人民日报》的这些严重错误一声不吭,连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下令纪律处分了。

胡绩伟提供的这段事实很重要。以往,我们只知道华国锋是凡是派,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可是上述故事告 诉我们,华国锋至少并没有动用手中大权压制这场讨论。今后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不应遗漏这件事实;后人在评价华国锋的功过时,也不应忽略他的这一表现。


3. 言论自由是根本

在一篇纪念周恩来九十诞辰的文章(写于1989年1月)里,胡绩伟对共产党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批判。他指出中共有三大弊病:左倾顽症、党 内专制和驯服工具。其中,对党内专制的分析尤为深刻。作者告诉我们,在早先,中共党内还有些民主。持不同意见的少数派只要遵守讨论自由,行动一致的原 则,只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们就还可以在上层继续活动。例如当初毛泽东就是少数派,但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保留了若干重要职务。在长征途 中,毛泽东还可以同几位领导同志热烈交换意见,扩大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被扣上非组织活动的罪名。这样,毛泽东才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毛的正确路线才得 以取代王明的错误路线。

作者反问道:大家想想,如果当时把毛泽东开除了党籍,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把同意他的人也打成反党集团,也开除出党,毛泽 东能够从少数变成多数吗?他的正确路线能够胜利吗? 可是,等到中共赢得政权,等到毛泽东成了绝对多数,对于不同意见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办法,动辄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把少数派开除撤职,而且还禁止少数 派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交流,否则就扣上非组织活动、搞分裂的罪名。这就完全扼杀了党内自我纠正错误的可能,使当权者越来越专制独裁。

联系到党报的功能,胡绩伟一针见血地指出:长期以来,党报不能代表全党和人民对党起监督作用,党的领袖永远高踞于任何监督之 上,党委党报只能是领袖的驯服工具。 党报只能宣传最高领袖的意见,不能宣传次高领袖的意见,甚至根本不能在报上反映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和什么分歧。这种情况至今仍未有任何改变。其实,不只 是党报,其它报纸也不准发出不同声音。胡绩伟这段分析批判既理性中肯,又深刻尖锐。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共产党也好,整个政治体制也好,它们的问题首先就是 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举凡左倾顽症、党内专制、个人崇拜,都是建立在压制言论自由之上。争取言论自由是克服体制弊端的根本。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是,有不少人却借口要维持稳定,借口要渐进不要激进,借口不要照搬西方民主要制度创 新,维护现行体制苟延残喘,抵制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把视线集中到言论自由这个关键上来。无论如何,言论自由总是应该兑现,而且没有理由拖 延,现在就该努力争取,现在就该兑现的吧。如今,很多人都很赞赏胡适的名言多谈些问题,少讲些主义。那么,言论自由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多谈谈言论 自由的问题。不论你喜欢什么主义,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达成共识的─除非你坚持的是法西斯专制主义。


4. 难能可贵的自省精神

胡绩伟自选集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是作者的自省精神。作为一个给共产党充当了几十年驯服工具的老报人,作者坦承自己是到了晚年才醒悟, 老时醒,醒时老,醒时已白发盖头,临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年轻的一代或许不难超越胡绩伟的思想,但是,那不应该影响我们对这位老人的尊重。这一曲 折漫长的觉醒过程值得我们去认真理解和思考,其中所必需的道义勇气也值得我们尊敬。


(作者系本刊主笔,《北京之春》主编。)


相关文章: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