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我的狱中《思想改造总结》和《保证书》(首发)
江棋生



eport to My Jailer on "Thought Reform"


Befor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May, Jiang Qishen was asked to submit to authorities a "Summary Report on Thought Reform" and a "Statement of Promise." He wrote the two essays in prison, "Why Couldn't China Tolerate Lu Xun?" and "Telling the Truth All My Life."

一点说明

2003年4月4日晚,狱方向我知会:每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都要按规定写两件东西。一件是《思想改造总结》,另一件是《保证书》。且每件均为一 式两份,一份供监狱存档,一份送达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狱卒言罢,我笑而允诺。4月5日,癸未清明。我挥笔拟就《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一文。 4月6日,我继而写出《一生说真话》一文。

江棋生
2003年4月7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思想改造总结

我在20岁之前,读了一些鲁迅。20岁之后,读得很少。关于鲁迅,有一件事我记得极清楚:在乡下插队的时候,我与几个甚为相知的同学作过一个自问自答,即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不会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大家都肯定地回答,会。

30年过去了。公开出版的报章终于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史实: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与上海文艺界人士座谈。席间罗稷南问 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著,他会怎么样?毛泽东答道,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 日)。

我相信毛罗对话确有其事。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震撼力,而在于它的发人深省。梁漱溟先生曾认为自己不能见容于毛泽东,乃在于后者缺乏雅量。 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道理:对你梁漱溟,如果不太识相,毛说翻脸也就翻脸了。而鲁迅则不同。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人物中,鲁迅是毛泽东给予最高褒扬的顶尖人杰, 毛的雅量再小,恐怕也只能忍受鲁迅带来的不快。毛对这样的国宝断然容不得,看来不是什么容人雅量大小的问题。

我认为,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毛泽东所代表的制度与鲁迅所崇尚的价值观是不兼容的。为了维护不容异见、不存异端的制度,一代枭雄 如毛泽东者,也不敢让鲁迅享有特别豁免权:有话直说,不予追究。只是毛泽东未免小看了鲁迅,认为鲁迅这位没有丝毫媚骨的汉子,为了避免坐班房,可能会 呆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依我看,倘若二者择一,鲁迅的选择只能是: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立国以来,炎黄子孙中因说真话而以言招祸、以言获罪者,可谓大有人在,不绝如缕。首先我想说,被以反革命 宣传煽动罪(1997年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加以判刑乃至被处决的,高达数十万之众当是保守的估计。1957年,则有57万人被以言治 罪,打成右派。1959年,上万言书说真话的彭大将军被罢官,跟著就整肃了一大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到1976年间,因私下议论被揭发 而惨遭专政者,因一言不慎而横遭批斗者,因无限上纲而受文字狱迫害者,更是司空见惯,不计其数。我的母校 常熟市中(当年叫常熟县中)的一位青年语文教师张振宁,因口无遮拦说过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有语法错误,就被斗得死去活来,险 些送命。张老师当时的痛楚绝望之情让我刻骨铭心,以至37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令人心悸。1979年,当西单民主?棤}始说出更多的真话时,就遭到封 杀和取缔。1980年代,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王若水为代表的言者又遭最高当局整肃。1989年春,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民主运动。当局 除了将其诬指为动乱并谎称演变为暴乱而加以血腥镇压外,还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之名在全国判了一批人。一大批八九民运中的呐喊者则被打入另册, 视为异类。1990年代至今,当局继续以《刑法》第105条第2款为标志来维持言禁,惩治直言不讳的持不同政见者。此外,其它敢说真话的人也继续受到权势 者的打击报复。1995年,时任河北省卢龙县法院院长的贾庭润,因恪守良知秉公直言、拒绝按县委领导的意思定案,而被革去职务,贬为县司法局一般干部;后 又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和职务工资分别降两级(《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一名记者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而被单位开除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2日)。曾任四川省泸州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因仗义执言为出租车司机争取合法权益,而被以诈骗罪之名判刑一年。北 京市人大代表吴青说:本来有人打算推荐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但是他们不敢签名,我感到有很强的力量在阻止我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有一段时间,北京记者 都不敢对我进行报道(《南方周末》,2003年2月27)。吴青教授是敢于实话实说的,因此就有很强的力量在阻厄她。这种力量能使别人心怀恐惧,从而 不敢签名和不敢报导。

不过,应当公道地说,言禁不是中国的专利;在中国,言禁也不是自1949年始。作为人类蒙昧时期产物的言禁,它源于对有限理 性原理的无知,对拒绝谎言说出真话的人类天性的漠视,和对人类生活多元化、人的平权化的拒斥。在帝王专制时代,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实话,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脑袋搬家亦是常事。这里仅举两例。明世宗年间,大臣杨继盛向皇帝说了真话,上奏指摘奸臣误国,结果被皇帝廷杖,打了140棍。打完以后,又下狱3年。最后 还把他杀了。他死后20年,左光斗出生了。在左光斗51岁时,由于说真话,被廷杖、被下狱、被刑求,刑求中主要是炮烙,用烧红的铁条去浑身烫,烫得体无完 肤。后来左光斗也在狱里被杀死了,死在明熹宗年间(资料引自李敖所著《法源寺》一书)。所幸中国的言禁在民国时期曾经大大弱化,乃得以成就鲁迅、胡适、茅 盾、巴金、沈从文等大师级人物。民国之后,中国本该取消言禁、实行民主,以消解毛黄对话中黄炎培袒露之担心。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是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被 打成右派,一生坎坷!

21世纪的今天,代表制度落后和文化落后的言禁还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中存在著。作为一名因挑战言禁 而锒铛下狱的良心犯,我心情沉重。四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不可能让我放逐自己的良知,但是,我也不想把自己甘愿坐牢的行为视作人生的骄傲。我只是痛苦地觉得, 丑陋和恶心的言禁是今日中国之国耻;中国人直到现在还要被以言治罪,实在是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即将走出大?棜姚穧菪悀宏?,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没有言禁的制度优越于实行言禁的制度。后者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在容纳、适配和促进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生气勃勃,在激发人的创 造性和人的善意,并形成宽容、友谊和信任的社会氛围上,远不能望前者之项背。在此,我真诚地呼吁:渴望尊严地生存和发展的公民们,企盼中华民族复兴的同胞 们,让我们尽快在神州大地上确立那样一种良好的制度,她能够容得下鲁迅,容得下每一个说真话的中国人。


一生说真话

我的保证书

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以不说违心话了。比起1976年丙辰清明时分,是个不小的进步。那时候,人们不说违心话不行,不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不行。

对我来说,自1989年以来,我就对自己提出了如下要求:不仅不说违心话,而且要说真话;不仅要说一般的真话,而且要说官方不爱 听的真话。四年前,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指出1989年6月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暴乱,有的只是军队屠杀平民镇压民主运动的史实,要国人点燃万千烛 光,共祭六四英魂。结果是,真话既出,牢狱之灾接踵而至。狱中很多人问我,一篇文章换来四年冤狱,值不值?我说值。出去之后还写不写?我说写。于是就有人 表扬我,说我为了理想牺牲自我令人敬佩。

我深知他们的称道出自内心。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我会立即正色申辩道,我这么做一点也不崇高,只是为了自己,至少首先是为自己。我说,第一,说真话是天性使然。 我说真话只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本色表露。人生苦短,不顺天性,还活个什么劲儿?

第二,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经历过不准说真话的压抑,憋气、窝囊和恼人的年代,你能体会到说真话是一种人格的张扬,是一种人生的幸福和享受,能给你带来问心无愧的踏实感和欣慰感。

第三,说真话的价值很大。只有说真话,才能领略人生的意趣和真谛,才能建立友谊和信任的平台,才能有独特的创见和卓越的建树。

一句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实现自我;为了说真话,我愿意付出坐牢的代价。当然 ,我也并不讳言,我的具有精神特质的言行会在别人心目中被视为榜样。说真的,我的确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人的价值尺度上,说真话的份量应当至少不亚 于吃好穿好的份量,应当至少有一部分人先把真话痛痛快快说起来。

悠忽间,1460个日日夜夜就要逝去,冤狱将尽矣。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念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骨肉亲人,深深感念所有理解我、关心我、声援我、帮助 我的人类同胞。此时此刻,我诚挚祝愿从我儿子一代开始,言者无罪将在中国被确认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将再不会有国人以言获罪身陷大牢。此时此刻,我愿对 天发誓以明心迹:此去别无求,一生说真话。


江棋生
2003年4月6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作者简介: 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因参加八九民运, 1989年9月被捕﹐被关押1年零5个月。获释后协助六四难属丁子霖寻找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参加争取人权与民主的各种和平请愿签名上书活动。 1999年6月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2000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3年5月从北 京市第二监狱刑满出狱。)

eport to My Jailer on "Thought Reform"


Befor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May, Jiang Qishen was asked to submit to authorities a "Summary Report on Thought Reform" and a "Statement of Promise." He wrote the two essays in prison, "Why Couldn't China Tolerate Lu Xun?" and "Telling the Truth All My Life."

一点说明

2003年4月4日晚,狱方向我知会:每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都要按规定写两件东西。一件是《思想改造总结》,另一件是《保证书》。且每件均为一 式两份,一份供监狱存档,一份送达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狱卒言罢,我笑而允诺。4月5日,癸未清明。我挥笔拟就《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一文。 4月6日,我继而写出《一生说真话》一文。

江棋生
2003年4月7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思想改造总结

我在20岁之前,读了一些鲁迅。20岁之后,读得很少。关于鲁迅,有一件事我记得极清楚:在乡下插队的时候,我与几个甚为相知的同学作过一个自问自答,即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不会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大家都肯定地回答,会。

30年过去了。公开出版的报章终于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史实: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与上海文艺界人士座谈。席间罗稷南问 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著,他会怎么样?毛泽东答道,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 日)。

我相信毛罗对话确有其事。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震撼力,而在于它的发人深省。梁漱溟先生曾认为自己不能见容于毛泽东,乃在于后者缺乏雅量。 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道理:对你梁漱溟,如果不太识相,毛说翻脸也就翻脸了。而鲁迅则不同。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人物中,鲁迅是毛泽东给予最高褒扬的顶尖人杰, 毛的雅量再小,恐怕也只能忍受鲁迅带来的不快。毛对这样的国宝断然容不得,看来不是什么容人雅量大小的问题。

我认为,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毛泽东所代表的制度与鲁迅所崇尚的价值观是不兼容的。为了维护不容异见、不存异端的制度,一代枭雄 如毛泽东者,也不敢让鲁迅享有特别豁免权:有话直说,不予追究。只是毛泽东未免小看了鲁迅,认为鲁迅这位没有丝毫媚骨的汉子,为了避免坐班房,可能会 呆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依我看,倘若二者择一,鲁迅的选择只能是: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立国以来,炎黄子孙中因说真话而以言招祸、以言获罪者,可谓大有人在,不绝如缕。首先我想说,被以反革命 宣传煽动罪(1997年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加以判刑乃至被处决的,高达数十万之众当是保守的估计。1957年,则有57万人被以言治 罪,打成右派。1959年,上万言书说真话的彭大将军被罢官,跟著就整肃了一大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到1976年间,因私下议论被揭发 而惨遭专政者,因一言不慎而横遭批斗者,因无限上纲而受文字狱迫害者,更是司空见惯,不计其数。我的母校 常熟市中(当年叫常熟县中)的一位青年语文教师张振宁,因口无遮拦说过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有语法错误,就被斗得死去活来,险 些送命。张老师当时的痛楚绝望之情让我刻骨铭心,以至37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令人心悸。1979年,当西单民主?棤}始说出更多的真话时,就遭到封 杀和取缔。1980年代,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王若水为代表的言者又遭最高当局整肃。1989年春,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民主运动。当局 除了将其诬指为动乱并谎称演变为暴乱而加以血腥镇压外,还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之名在全国判了一批人。一大批八九民运中的呐喊者则被打入另册, 视为异类。1990年代至今,当局继续以《刑法》第105条第2款为标志来维持言禁,惩治直言不讳的持不同政见者。此外,其它敢说真话的人也继续受到权势 者的打击报复。1995年,时任河北省卢龙县法院院长的贾庭润,因恪守良知秉公直言、拒绝按县委领导的意思定案,而被革去职务,贬为县司法局一般干部;后 又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和职务工资分别降两级(《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一名记者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而被单位开除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2日)。曾任四川省泸州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因仗义执言为出租车司机争取合法权益,而被以诈骗罪之名判刑一年。北 京市人大代表吴青说:本来有人打算推荐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但是他们不敢签名,我感到有很强的力量在阻止我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有一段时间,北京记者 都不敢对我进行报道(《南方周末》,2003年2月27)。吴青教授是敢于实话实说的,因此就有很强的力量在阻厄她。这种力量能使别人心怀恐惧,从而 不敢签名和不敢报导。

不过,应当公道地说,言禁不是中国的专利;在中国,言禁也不是自1949年始。作为人类蒙昧时期产物的言禁,它源于对有限理 性原理的无知,对拒绝谎言说出真话的人类天性的漠视,和对人类生活多元化、人的平权化的拒斥。在帝王专制时代,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实话,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脑袋搬家亦是常事。这里仅举两例。明世宗年间,大臣杨继盛向皇帝说了真话,上奏指摘奸臣误国,结果被皇帝廷杖,打了140棍。打完以后,又下狱3年。最后 还把他杀了。他死后20年,左光斗出生了。在左光斗51岁时,由于说真话,被廷杖、被下狱、被刑求,刑求中主要是炮烙,用烧红的铁条去浑身烫,烫得体无完 肤。后来左光斗也在狱里被杀死了,死在明熹宗年间(资料引自李敖所著《法源寺》一书)。所幸中国的言禁在民国时期曾经大大弱化,乃得以成就鲁迅、胡适、茅 盾、巴金、沈从文等大师级人物。民国之后,中国本该取消言禁、实行民主,以消解毛黄对话中黄炎培袒露之担心。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是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被 打成右派,一生坎坷!

21世纪的今天,代表制度落后和文化落后的言禁还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中存在著。作为一名因挑战言禁 而锒铛下狱的良心犯,我心情沉重。四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不可能让我放逐自己的良知,但是,我也不想把自己甘愿坐牢的行为视作人生的骄傲。我只是痛苦地觉得, 丑陋和恶心的言禁是今日中国之国耻;中国人直到现在还要被以言治罪,实在是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即将走出大?棜姚穧菪悀宏?,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没有言禁的制度优越于实行言禁的制度。后者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在容纳、适配和促进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生气勃勃,在激发人的创 造性和人的善意,并形成宽容、友谊和信任的社会氛围上,远不能望前者之项背。在此,我真诚地呼吁:渴望尊严地生存和发展的公民们,企盼中华民族复兴的同胞 们,让我们尽快在神州大地上确立那样一种良好的制度,她能够容得下鲁迅,容得下每一个说真话的中国人。


一生说真话

我的保证书

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以不说违心话了。比起1976年丙辰清明时分,是个不小的进步。那时候,人们不说违心话不行,不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不行。

对我来说,自1989年以来,我就对自己提出了如下要求:不仅不说违心话,而且要说真话;不仅要说一般的真话,而且要说官方不爱 听的真话。四年前,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指出1989年6月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暴乱,有的只是军队屠杀平民镇压民主运动的史实,要国人点燃万千烛 光,共祭六四英魂。结果是,真话既出,牢狱之灾接踵而至。狱中很多人问我,一篇文章换来四年冤狱,值不值?我说值。出去之后还写不写?我说写。于是就有人 表扬我,说我为了理想牺牲自我令人敬佩。

我深知他们的称道出自内心。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我会立即正色申辩道,我这么做一点也不崇高,只是为了自己,至少首先是为自己。我说,第一,说真话是天性使然。 我说真话只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本色表露。人生苦短,不顺天性,还活个什么劲儿?

第二,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经历过不准说真话的压抑,憋气、窝囊和恼人的年代,你能体会到说真话是一种人格的张扬,是一种人生的幸福和享受,能给你带来问心无愧的踏实感和欣慰感。

第三,说真话的价值很大。只有说真话,才能领略人生的意趣和真谛,才能建立友谊和信任的平台,才能有独特的创见和卓越的建树。

一句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实现自我;为了说真话,我愿意付出坐牢的代价。当然 ,我也并不讳言,我的具有精神特质的言行会在别人心目中被视为榜样。说真的,我的确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人的价值尺度上,说真话的份量应当至少不亚 于吃好穿好的份量,应当至少有一部分人先把真话痛痛快快说起来。

悠忽间,1460个日日夜夜就要逝去,冤狱将尽矣。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念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骨肉亲人,深深感念所有理解我、关心我、声援我、帮助 我的人类同胞。此时此刻,我诚挚祝愿从我儿子一代开始,言者无罪将在中国被确认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将再不会有国人以言获罪身陷大牢。此时此刻,我愿对 天发誓以明心迹:此去别无求,一生说真话。


江棋生
2003年4月6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作者简介: 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因参加八九民运, 1989年9月被捕﹐被关押1年零5个月。获释后协助六四难属丁子霖寻找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参加争取人权与民主的各种和平请愿签名上书活动。 1999年6月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2000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3年5月从北 京市第二监狱刑满出狱。)

eport to My Jailer on "Thought Reform"


Befor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May, Jiang Qishen was asked to submit to authorities a "Summary Report on Thought Reform" and a "Statement of Promise." He wrote the two essays in prison, "Why Couldn't China Tolerate Lu Xun?" and "Telling the Truth All My Life."

一点说明

2003年4月4日晚,狱方向我知会:每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都要按规定写两件东西。一件是《思想改造总结》,另一件是《保证书》。且每件均为一 式两份,一份供监狱存档,一份送达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狱卒言罢,我笑而允诺。4月5日,癸未清明。我挥笔拟就《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一文。 4月6日,我继而写出《一生说真话》一文。

江棋生
2003年4月7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思想改造总结

我在20岁之前,读了一些鲁迅。20岁之后,读得很少。关于鲁迅,有一件事我记得极清楚:在乡下插队的时候,我与几个甚为相知的同学作过一个自问自答,即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不会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大家都肯定地回答,会。

30年过去了。公开出版的报章终于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史实: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与上海文艺界人士座谈。席间罗稷南问 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著,他会怎么样?毛泽东答道,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 日)。

我相信毛罗对话确有其事。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震撼力,而在于它的发人深省。梁漱溟先生曾认为自己不能见容于毛泽东,乃在于后者缺乏雅量。 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道理:对你梁漱溟,如果不太识相,毛说翻脸也就翻脸了。而鲁迅则不同。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人物中,鲁迅是毛泽东给予最高褒扬的顶尖人杰, 毛的雅量再小,恐怕也只能忍受鲁迅带来的不快。毛对这样的国宝断然容不得,看来不是什么容人雅量大小的问题。

我认为,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毛泽东所代表的制度与鲁迅所崇尚的价值观是不兼容的。为了维护不容异见、不存异端的制度,一代枭雄 如毛泽东者,也不敢让鲁迅享有特别豁免权:有话直说,不予追究。只是毛泽东未免小看了鲁迅,认为鲁迅这位没有丝毫媚骨的汉子,为了避免坐班房,可能会 呆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依我看,倘若二者择一,鲁迅的选择只能是: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立国以来,炎黄子孙中因说真话而以言招祸、以言获罪者,可谓大有人在,不绝如缕。首先我想说,被以反革命 宣传煽动罪(1997年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加以判刑乃至被处决的,高达数十万之众当是保守的估计。1957年,则有57万人被以言治 罪,打成右派。1959年,上万言书说真话的彭大将军被罢官,跟著就整肃了一大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到1976年间,因私下议论被揭发 而惨遭专政者,因一言不慎而横遭批斗者,因无限上纲而受文字狱迫害者,更是司空见惯,不计其数。我的母校 常熟市中(当年叫常熟县中)的一位青年语文教师张振宁,因口无遮拦说过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有语法错误,就被斗得死去活来,险 些送命。张老师当时的痛楚绝望之情让我刻骨铭心,以至37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令人心悸。1979年,当西单民主?棤}始说出更多的真话时,就遭到封 杀和取缔。1980年代,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王若水为代表的言者又遭最高当局整肃。1989年春,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民主运动。当局 除了将其诬指为动乱并谎称演变为暴乱而加以血腥镇压外,还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之名在全国判了一批人。一大批八九民运中的呐喊者则被打入另册, 视为异类。1990年代至今,当局继续以《刑法》第105条第2款为标志来维持言禁,惩治直言不讳的持不同政见者。此外,其它敢说真话的人也继续受到权势 者的打击报复。1995年,时任河北省卢龙县法院院长的贾庭润,因恪守良知秉公直言、拒绝按县委领导的意思定案,而被革去职务,贬为县司法局一般干部;后 又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和职务工资分别降两级(《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一名记者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而被单位开除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2日)。曾任四川省泸州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因仗义执言为出租车司机争取合法权益,而被以诈骗罪之名判刑一年。北 京市人大代表吴青说:本来有人打算推荐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但是他们不敢签名,我感到有很强的力量在阻止我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有一段时间,北京记者 都不敢对我进行报道(《南方周末》,2003年2月27)。吴青教授是敢于实话实说的,因此就有很强的力量在阻厄她。这种力量能使别人心怀恐惧,从而 不敢签名和不敢报导。

不过,应当公道地说,言禁不是中国的专利;在中国,言禁也不是自1949年始。作为人类蒙昧时期产物的言禁,它源于对有限理 性原理的无知,对拒绝谎言说出真话的人类天性的漠视,和对人类生活多元化、人的平权化的拒斥。在帝王专制时代,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实话,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脑袋搬家亦是常事。这里仅举两例。明世宗年间,大臣杨继盛向皇帝说了真话,上奏指摘奸臣误国,结果被皇帝廷杖,打了140棍。打完以后,又下狱3年。最后 还把他杀了。他死后20年,左光斗出生了。在左光斗51岁时,由于说真话,被廷杖、被下狱、被刑求,刑求中主要是炮烙,用烧红的铁条去浑身烫,烫得体无完 肤。后来左光斗也在狱里被杀死了,死在明熹宗年间(资料引自李敖所著《法源寺》一书)。所幸中国的言禁在民国时期曾经大大弱化,乃得以成就鲁迅、胡适、茅 盾、巴金、沈从文等大师级人物。民国之后,中国本该取消言禁、实行民主,以消解毛黄对话中黄炎培袒露之担心。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是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被 打成右派,一生坎坷!

21世纪的今天,代表制度落后和文化落后的言禁还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中存在著。作为一名因挑战言禁 而锒铛下狱的良心犯,我心情沉重。四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不可能让我放逐自己的良知,但是,我也不想把自己甘愿坐牢的行为视作人生的骄傲。我只是痛苦地觉得, 丑陋和恶心的言禁是今日中国之国耻;中国人直到现在还要被以言治罪,实在是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即将走出大?棜姚穧菪悀宏?,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没有言禁的制度优越于实行言禁的制度。后者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在容纳、适配和促进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生气勃勃,在激发人的创 造性和人的善意,并形成宽容、友谊和信任的社会氛围上,远不能望前者之项背。在此,我真诚地呼吁:渴望尊严地生存和发展的公民们,企盼中华民族复兴的同胞 们,让我们尽快在神州大地上确立那样一种良好的制度,她能够容得下鲁迅,容得下每一个说真话的中国人。


一生说真话

我的保证书

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以不说违心话了。比起1976年丙辰清明时分,是个不小的进步。那时候,人们不说违心话不行,不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不行。

对我来说,自1989年以来,我就对自己提出了如下要求:不仅不说违心话,而且要说真话;不仅要说一般的真话,而且要说官方不爱 听的真话。四年前,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指出1989年6月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暴乱,有的只是军队屠杀平民镇压民主运动的史实,要国人点燃万千烛 光,共祭六四英魂。结果是,真话既出,牢狱之灾接踵而至。狱中很多人问我,一篇文章换来四年冤狱,值不值?我说值。出去之后还写不写?我说写。于是就有人 表扬我,说我为了理想牺牲自我令人敬佩。

我深知他们的称道出自内心。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我会立即正色申辩道,我这么做一点也不崇高,只是为了自己,至少首先是为自己。我说,第一,说真话是天性使然。 我说真话只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本色表露。人生苦短,不顺天性,还活个什么劲儿?

第二,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经历过不准说真话的压抑,憋气、窝囊和恼人的年代,你能体会到说真话是一种人格的张扬,是一种人生的幸福和享受,能给你带来问心无愧的踏实感和欣慰感。

第三,说真话的价值很大。只有说真话,才能领略人生的意趣和真谛,才能建立友谊和信任的平台,才能有独特的创见和卓越的建树。

一句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实现自我;为了说真话,我愿意付出坐牢的代价。当然 ,我也并不讳言,我的具有精神特质的言行会在别人心目中被视为榜样。说真的,我的确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人的价值尺度上,说真话的份量应当至少不亚 于吃好穿好的份量,应当至少有一部分人先把真话痛痛快快说起来。

悠忽间,1460个日日夜夜就要逝去,冤狱将尽矣。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念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骨肉亲人,深深感念所有理解我、关心我、声援我、帮助 我的人类同胞。此时此刻,我诚挚祝愿从我儿子一代开始,言者无罪将在中国被确认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将再不会有国人以言获罪身陷大牢。此时此刻,我愿对 天发誓以明心迹:此去别无求,一生说真话。


江棋生
2003年4月6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作者简介: 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因参加八九民运, 1989年9月被捕﹐被关押1年零5个月。获释后协助六四难属丁子霖寻找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参加争取人权与民主的各种和平请愿签名上书活动。 1999年6月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2000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3年5月从北 京市第二监狱刑满出狱。)

eport to My Jailer on "Thought Reform"


Befor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May, Jiang Qishen was asked to submit to authorities a "Summary Report on Thought Reform" and a "Statement of Promise." He wrote the two essays in prison, "Why Couldn't China Tolerate Lu Xun?" and "Telling the Truth All My Life."

一点说明

2003年4月4日晚,狱方向我知会:每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都要按规定写两件东西。一件是《思想改造总结》,另一件是《保证书》。且每件均为一 式两份,一份供监狱存档,一份送达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狱卒言罢,我笑而允诺。4月5日,癸未清明。我挥笔拟就《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一文。 4月6日,我继而写出《一生说真话》一文。

江棋生
2003年4月7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思想改造总结

我在20岁之前,读了一些鲁迅。20岁之后,读得很少。关于鲁迅,有一件事我记得极清楚:在乡下插队的时候,我与几个甚为相知的同学作过一个自问自答,即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不会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大家都肯定地回答,会。

30年过去了。公开出版的报章终于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史实: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与上海文艺界人士座谈。席间罗稷南问 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著,他会怎么样?毛泽东答道,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 日)。

我相信毛罗对话确有其事。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震撼力,而在于它的发人深省。梁漱溟先生曾认为自己不能见容于毛泽东,乃在于后者缺乏雅量。 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道理:对你梁漱溟,如果不太识相,毛说翻脸也就翻脸了。而鲁迅则不同。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人物中,鲁迅是毛泽东给予最高褒扬的顶尖人杰, 毛的雅量再小,恐怕也只能忍受鲁迅带来的不快。毛对这样的国宝断然容不得,看来不是什么容人雅量大小的问题。

我认为,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毛泽东所代表的制度与鲁迅所崇尚的价值观是不兼容的。为了维护不容异见、不存异端的制度,一代枭雄 如毛泽东者,也不敢让鲁迅享有特别豁免权:有话直说,不予追究。只是毛泽东未免小看了鲁迅,认为鲁迅这位没有丝毫媚骨的汉子,为了避免坐班房,可能会 呆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依我看,倘若二者择一,鲁迅的选择只能是: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立国以来,炎黄子孙中因说真话而以言招祸、以言获罪者,可谓大有人在,不绝如缕。首先我想说,被以反革命 宣传煽动罪(1997年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加以判刑乃至被处决的,高达数十万之众当是保守的估计。1957年,则有57万人被以言治 罪,打成右派。1959年,上万言书说真话的彭大将军被罢官,跟著就整肃了一大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到1976年间,因私下议论被揭发 而惨遭专政者,因一言不慎而横遭批斗者,因无限上纲而受文字狱迫害者,更是司空见惯,不计其数。我的母校 常熟市中(当年叫常熟县中)的一位青年语文教师张振宁,因口无遮拦说过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有语法错误,就被斗得死去活来,险 些送命。张老师当时的痛楚绝望之情让我刻骨铭心,以至37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令人心悸。1979年,当西单民主?棤}始说出更多的真话时,就遭到封 杀和取缔。1980年代,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王若水为代表的言者又遭最高当局整肃。1989年春,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民主运动。当局 除了将其诬指为动乱并谎称演变为暴乱而加以血腥镇压外,还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之名在全国判了一批人。一大批八九民运中的呐喊者则被打入另册, 视为异类。1990年代至今,当局继续以《刑法》第105条第2款为标志来维持言禁,惩治直言不讳的持不同政见者。此外,其它敢说真话的人也继续受到权势 者的打击报复。1995年,时任河北省卢龙县法院院长的贾庭润,因恪守良知秉公直言、拒绝按县委领导的意思定案,而被革去职务,贬为县司法局一般干部;后 又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和职务工资分别降两级(《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一名记者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而被单位开除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2日)。曾任四川省泸州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因仗义执言为出租车司机争取合法权益,而被以诈骗罪之名判刑一年。北 京市人大代表吴青说:本来有人打算推荐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但是他们不敢签名,我感到有很强的力量在阻止我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有一段时间,北京记者 都不敢对我进行报道(《南方周末》,2003年2月27)。吴青教授是敢于实话实说的,因此就有很强的力量在阻厄她。这种力量能使别人心怀恐惧,从而 不敢签名和不敢报导。

不过,应当公道地说,言禁不是中国的专利;在中国,言禁也不是自1949年始。作为人类蒙昧时期产物的言禁,它源于对有限理 性原理的无知,对拒绝谎言说出真话的人类天性的漠视,和对人类生活多元化、人的平权化的拒斥。在帝王专制时代,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实话,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脑袋搬家亦是常事。这里仅举两例。明世宗年间,大臣杨继盛向皇帝说了真话,上奏指摘奸臣误国,结果被皇帝廷杖,打了140棍。打完以后,又下狱3年。最后 还把他杀了。他死后20年,左光斗出生了。在左光斗51岁时,由于说真话,被廷杖、被下狱、被刑求,刑求中主要是炮烙,用烧红的铁条去浑身烫,烫得体无完 肤。后来左光斗也在狱里被杀死了,死在明熹宗年间(资料引自李敖所著《法源寺》一书)。所幸中国的言禁在民国时期曾经大大弱化,乃得以成就鲁迅、胡适、茅 盾、巴金、沈从文等大师级人物。民国之后,中国本该取消言禁、实行民主,以消解毛黄对话中黄炎培袒露之担心。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是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被 打成右派,一生坎坷!

21世纪的今天,代表制度落后和文化落后的言禁还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中存在著。作为一名因挑战言禁 而锒铛下狱的良心犯,我心情沉重。四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不可能让我放逐自己的良知,但是,我也不想把自己甘愿坐牢的行为视作人生的骄傲。我只是痛苦地觉得, 丑陋和恶心的言禁是今日中国之国耻;中国人直到现在还要被以言治罪,实在是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即将走出大?棜姚穧菪悀宏?,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没有言禁的制度优越于实行言禁的制度。后者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在容纳、适配和促进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生气勃勃,在激发人的创 造性和人的善意,并形成宽容、友谊和信任的社会氛围上,远不能望前者之项背。在此,我真诚地呼吁:渴望尊严地生存和发展的公民们,企盼中华民族复兴的同胞 们,让我们尽快在神州大地上确立那样一种良好的制度,她能够容得下鲁迅,容得下每一个说真话的中国人。


一生说真话

我的保证书

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以不说违心话了。比起1976年丙辰清明时分,是个不小的进步。那时候,人们不说违心话不行,不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不行。

对我来说,自1989年以来,我就对自己提出了如下要求:不仅不说违心话,而且要说真话;不仅要说一般的真话,而且要说官方不爱 听的真话。四年前,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指出1989年6月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暴乱,有的只是军队屠杀平民镇压民主运动的史实,要国人点燃万千烛 光,共祭六四英魂。结果是,真话既出,牢狱之灾接踵而至。狱中很多人问我,一篇文章换来四年冤狱,值不值?我说值。出去之后还写不写?我说写。于是就有人 表扬我,说我为了理想牺牲自我令人敬佩。

我深知他们的称道出自内心。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我会立即正色申辩道,我这么做一点也不崇高,只是为了自己,至少首先是为自己。我说,第一,说真话是天性使然。 我说真话只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本色表露。人生苦短,不顺天性,还活个什么劲儿?

第二,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经历过不准说真话的压抑,憋气、窝囊和恼人的年代,你能体会到说真话是一种人格的张扬,是一种人生的幸福和享受,能给你带来问心无愧的踏实感和欣慰感。

第三,说真话的价值很大。只有说真话,才能领略人生的意趣和真谛,才能建立友谊和信任的平台,才能有独特的创见和卓越的建树。

一句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实现自我;为了说真话,我愿意付出坐牢的代价。当然 ,我也并不讳言,我的具有精神特质的言行会在别人心目中被视为榜样。说真的,我的确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人的价值尺度上,说真话的份量应当至少不亚 于吃好穿好的份量,应当至少有一部分人先把真话痛痛快快说起来。

悠忽间,1460个日日夜夜就要逝去,冤狱将尽矣。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念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骨肉亲人,深深感念所有理解我、关心我、声援我、帮助 我的人类同胞。此时此刻,我诚挚祝愿从我儿子一代开始,言者无罪将在中国被确认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将再不会有国人以言获罪身陷大牢。此时此刻,我愿对 天发誓以明心迹:此去别无求,一生说真话。


江棋生
2003年4月6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作者简介: 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因参加八九民运, 1989年9月被捕﹐被关押1年零5个月。获释后协助六四难属丁子霖寻找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参加争取人权与民主的各种和平请愿签名上书活动。 1999年6月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2000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3年5月从北 京市第二监狱刑满出狱。)

eport to My Jailer on "Thought Reform"


Befor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May, Jiang Qishen was asked to submit to authorities a "Summary Report on Thought Reform" and a "Statement of Promise." He wrote the two essays in prison, "Why Couldn't China Tolerate Lu Xun?" and "Telling the Truth All My Life."

一点说明

2003年4月4日晚,狱方向我知会:每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都要按规定写两件东西。一件是《思想改造总结》,另一件是《保证书》。且每件均为一 式两份,一份供监狱存档,一份送达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狱卒言罢,我笑而允诺。4月5日,癸未清明。我挥笔拟就《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一文。 4月6日,我继而写出《一生说真话》一文。

江棋生
2003年4月7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思想改造总结

我在20岁之前,读了一些鲁迅。20岁之后,读得很少。关于鲁迅,有一件事我记得极清楚:在乡下插队的时候,我与几个甚为相知的同学作过一个自问自答,即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不会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大家都肯定地回答,会。

30年过去了。公开出版的报章终于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史实: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与上海文艺界人士座谈。席间罗稷南问 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著,他会怎么样?毛泽东答道,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 日)。

我相信毛罗对话确有其事。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震撼力,而在于它的发人深省。梁漱溟先生曾认为自己不能见容于毛泽东,乃在于后者缺乏雅量。 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道理:对你梁漱溟,如果不太识相,毛说翻脸也就翻脸了。而鲁迅则不同。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人物中,鲁迅是毛泽东给予最高褒扬的顶尖人杰, 毛的雅量再小,恐怕也只能忍受鲁迅带来的不快。毛对这样的国宝断然容不得,看来不是什么容人雅量大小的问题。

我认为,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毛泽东所代表的制度与鲁迅所崇尚的价值观是不兼容的。为了维护不容异见、不存异端的制度,一代枭雄 如毛泽东者,也不敢让鲁迅享有特别豁免权:有话直说,不予追究。只是毛泽东未免小看了鲁迅,认为鲁迅这位没有丝毫媚骨的汉子,为了避免坐班房,可能会 呆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依我看,倘若二者择一,鲁迅的选择只能是: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立国以来,炎黄子孙中因说真话而以言招祸、以言获罪者,可谓大有人在,不绝如缕。首先我想说,被以反革命 宣传煽动罪(1997年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加以判刑乃至被处决的,高达数十万之众当是保守的估计。1957年,则有57万人被以言治 罪,打成右派。1959年,上万言书说真话的彭大将军被罢官,跟著就整肃了一大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到1976年间,因私下议论被揭发 而惨遭专政者,因一言不慎而横遭批斗者,因无限上纲而受文字狱迫害者,更是司空见惯,不计其数。我的母校 常熟市中(当年叫常熟县中)的一位青年语文教师张振宁,因口无遮拦说过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有语法错误,就被斗得死去活来,险 些送命。张老师当时的痛楚绝望之情让我刻骨铭心,以至37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令人心悸。1979年,当西单民主?棤}始说出更多的真话时,就遭到封 杀和取缔。1980年代,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王若水为代表的言者又遭最高当局整肃。1989年春,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民主运动。当局 除了将其诬指为动乱并谎称演变为暴乱而加以血腥镇压外,还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之名在全国判了一批人。一大批八九民运中的呐喊者则被打入另册, 视为异类。1990年代至今,当局继续以《刑法》第105条第2款为标志来维持言禁,惩治直言不讳的持不同政见者。此外,其它敢说真话的人也继续受到权势 者的打击报复。1995年,时任河北省卢龙县法院院长的贾庭润,因恪守良知秉公直言、拒绝按县委领导的意思定案,而被革去职务,贬为县司法局一般干部;后 又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和职务工资分别降两级(《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一名记者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而被单位开除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2日)。曾任四川省泸州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因仗义执言为出租车司机争取合法权益,而被以诈骗罪之名判刑一年。北 京市人大代表吴青说:本来有人打算推荐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但是他们不敢签名,我感到有很强的力量在阻止我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有一段时间,北京记者 都不敢对我进行报道(《南方周末》,2003年2月27)。吴青教授是敢于实话实说的,因此就有很强的力量在阻厄她。这种力量能使别人心怀恐惧,从而 不敢签名和不敢报导。

不过,应当公道地说,言禁不是中国的专利;在中国,言禁也不是自1949年始。作为人类蒙昧时期产物的言禁,它源于对有限理 性原理的无知,对拒绝谎言说出真话的人类天性的漠视,和对人类生活多元化、人的平权化的拒斥。在帝王专制时代,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实话,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脑袋搬家亦是常事。这里仅举两例。明世宗年间,大臣杨继盛向皇帝说了真话,上奏指摘奸臣误国,结果被皇帝廷杖,打了140棍。打完以后,又下狱3年。最后 还把他杀了。他死后20年,左光斗出生了。在左光斗51岁时,由于说真话,被廷杖、被下狱、被刑求,刑求中主要是炮烙,用烧红的铁条去浑身烫,烫得体无完 肤。后来左光斗也在狱里被杀死了,死在明熹宗年间(资料引自李敖所著《法源寺》一书)。所幸中国的言禁在民国时期曾经大大弱化,乃得以成就鲁迅、胡适、茅 盾、巴金、沈从文等大师级人物。民国之后,中国本该取消言禁、实行民主,以消解毛黄对话中黄炎培袒露之担心。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是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被 打成右派,一生坎坷!

21世纪的今天,代表制度落后和文化落后的言禁还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中存在著。作为一名因挑战言禁 而锒铛下狱的良心犯,我心情沉重。四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不可能让我放逐自己的良知,但是,我也不想把自己甘愿坐牢的行为视作人生的骄傲。我只是痛苦地觉得, 丑陋和恶心的言禁是今日中国之国耻;中国人直到现在还要被以言治罪,实在是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即将走出大?棜姚穧菪悀宏?,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没有言禁的制度优越于实行言禁的制度。后者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在容纳、适配和促进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生气勃勃,在激发人的创 造性和人的善意,并形成宽容、友谊和信任的社会氛围上,远不能望前者之项背。在此,我真诚地呼吁:渴望尊严地生存和发展的公民们,企盼中华民族复兴的同胞 们,让我们尽快在神州大地上确立那样一种良好的制度,她能够容得下鲁迅,容得下每一个说真话的中国人。


一生说真话

我的保证书

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以不说违心话了。比起1976年丙辰清明时分,是个不小的进步。那时候,人们不说违心话不行,不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不行。

对我来说,自1989年以来,我就对自己提出了如下要求:不仅不说违心话,而且要说真话;不仅要说一般的真话,而且要说官方不爱 听的真话。四年前,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指出1989年6月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暴乱,有的只是军队屠杀平民镇压民主运动的史实,要国人点燃万千烛 光,共祭六四英魂。结果是,真话既出,牢狱之灾接踵而至。狱中很多人问我,一篇文章换来四年冤狱,值不值?我说值。出去之后还写不写?我说写。于是就有人 表扬我,说我为了理想牺牲自我令人敬佩。

我深知他们的称道出自内心。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我会立即正色申辩道,我这么做一点也不崇高,只是为了自己,至少首先是为自己。我说,第一,说真话是天性使然。 我说真话只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本色表露。人生苦短,不顺天性,还活个什么劲儿?

第二,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经历过不准说真话的压抑,憋气、窝囊和恼人的年代,你能体会到说真话是一种人格的张扬,是一种人生的幸福和享受,能给你带来问心无愧的踏实感和欣慰感。

第三,说真话的价值很大。只有说真话,才能领略人生的意趣和真谛,才能建立友谊和信任的平台,才能有独特的创见和卓越的建树。

一句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实现自我;为了说真话,我愿意付出坐牢的代价。当然 ,我也并不讳言,我的具有精神特质的言行会在别人心目中被视为榜样。说真的,我的确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人的价值尺度上,说真话的份量应当至少不亚 于吃好穿好的份量,应当至少有一部分人先把真话痛痛快快说起来。

悠忽间,1460个日日夜夜就要逝去,冤狱将尽矣。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念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骨肉亲人,深深感念所有理解我、关心我、声援我、帮助 我的人类同胞。此时此刻,我诚挚祝愿从我儿子一代开始,言者无罪将在中国被确认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将再不会有国人以言获罪身陷大牢。此时此刻,我愿对 天发誓以明心迹:此去别无求,一生说真话。


江棋生
2003年4月6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作者简介: 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因参加八九民运, 1989年9月被捕﹐被关押1年零5个月。获释后协助六四难属丁子霖寻找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参加争取人权与民主的各种和平请愿签名上书活动。 1999年6月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2000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3年5月从北 京市第二监狱刑满出狱。)

eport to My Jailer on "Thought Reform"


Befor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May, Jiang Qishen was asked to submit to authorities a "Summary Report on Thought Reform" and a "Statement of Promise." He wrote the two essays in prison, "Why Couldn't China Tolerate Lu Xun?" and "Telling the Truth All My Life."

一点说明

2003年4月4日晚,狱方向我知会:每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都要按规定写两件东西。一件是《思想改造总结》,另一件是《保证书》。且每件均为一 式两份,一份供监狱存档,一份送达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狱卒言罢,我笑而允诺。4月5日,癸未清明。我挥笔拟就《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一文。 4月6日,我继而写出《一生说真话》一文。

江棋生
2003年4月7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思想改造总结

我在20岁之前,读了一些鲁迅。20岁之后,读得很少。关于鲁迅,有一件事我记得极清楚:在乡下插队的时候,我与几个甚为相知的同学作过一个自问自答,即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不会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大家都肯定地回答,会。

30年过去了。公开出版的报章终于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史实: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与上海文艺界人士座谈。席间罗稷南问 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著,他会怎么样?毛泽东答道,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 日)。

我相信毛罗对话确有其事。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震撼力,而在于它的发人深省。梁漱溟先生曾认为自己不能见容于毛泽东,乃在于后者缺乏雅量。 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道理:对你梁漱溟,如果不太识相,毛说翻脸也就翻脸了。而鲁迅则不同。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人物中,鲁迅是毛泽东给予最高褒扬的顶尖人杰, 毛的雅量再小,恐怕也只能忍受鲁迅带来的不快。毛对这样的国宝断然容不得,看来不是什么容人雅量大小的问题。

我认为,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毛泽东所代表的制度与鲁迅所崇尚的价值观是不兼容的。为了维护不容异见、不存异端的制度,一代枭雄 如毛泽东者,也不敢让鲁迅享有特别豁免权:有话直说,不予追究。只是毛泽东未免小看了鲁迅,认为鲁迅这位没有丝毫媚骨的汉子,为了避免坐班房,可能会 呆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依我看,倘若二者择一,鲁迅的选择只能是: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立国以来,炎黄子孙中因说真话而以言招祸、以言获罪者,可谓大有人在,不绝如缕。首先我想说,被以反革命 宣传煽动罪(1997年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加以判刑乃至被处决的,高达数十万之众当是保守的估计。1957年,则有57万人被以言治 罪,打成右派。1959年,上万言书说真话的彭大将军被罢官,跟著就整肃了一大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到1976年间,因私下议论被揭发 而惨遭专政者,因一言不慎而横遭批斗者,因无限上纲而受文字狱迫害者,更是司空见惯,不计其数。我的母校 常熟市中(当年叫常熟县中)的一位青年语文教师张振宁,因口无遮拦说过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有语法错误,就被斗得死去活来,险 些送命。张老师当时的痛楚绝望之情让我刻骨铭心,以至37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令人心悸。1979年,当西单民主?棤}始说出更多的真话时,就遭到封 杀和取缔。1980年代,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王若水为代表的言者又遭最高当局整肃。1989年春,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民主运动。当局 除了将其诬指为动乱并谎称演变为暴乱而加以血腥镇压外,还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之名在全国判了一批人。一大批八九民运中的呐喊者则被打入另册, 视为异类。1990年代至今,当局继续以《刑法》第105条第2款为标志来维持言禁,惩治直言不讳的持不同政见者。此外,其它敢说真话的人也继续受到权势 者的打击报复。1995年,时任河北省卢龙县法院院长的贾庭润,因恪守良知秉公直言、拒绝按县委领导的意思定案,而被革去职务,贬为县司法局一般干部;后 又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行政级别和职务工资分别降两级(《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一名记者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而被单位开除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2日)。曾任四川省泸州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因仗义执言为出租车司机争取合法权益,而被以诈骗罪之名判刑一年。北 京市人大代表吴青说:本来有人打算推荐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但是他们不敢签名,我感到有很强的力量在阻止我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有一段时间,北京记者 都不敢对我进行报道(《南方周末》,2003年2月27)。吴青教授是敢于实话实说的,因此就有很强的力量在阻厄她。这种力量能使别人心怀恐惧,从而 不敢签名和不敢报导。

不过,应当公道地说,言禁不是中国的专利;在中国,言禁也不是自1949年始。作为人类蒙昧时期产物的言禁,它源于对有限理 性原理的无知,对拒绝谎言说出真话的人类天性的漠视,和对人类生活多元化、人的平权化的拒斥。在帝王专制时代,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实话,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脑袋搬家亦是常事。这里仅举两例。明世宗年间,大臣杨继盛向皇帝说了真话,上奏指摘奸臣误国,结果被皇帝廷杖,打了140棍。打完以后,又下狱3年。最后 还把他杀了。他死后20年,左光斗出生了。在左光斗51岁时,由于说真话,被廷杖、被下狱、被刑求,刑求中主要是炮烙,用烧红的铁条去浑身烫,烫得体无完 肤。后来左光斗也在狱里被杀死了,死在明熹宗年间(资料引自李敖所著《法源寺》一书)。所幸中国的言禁在民国时期曾经大大弱化,乃得以成就鲁迅、胡适、茅 盾、巴金、沈从文等大师级人物。民国之后,中国本该取消言禁、实行民主,以消解毛黄对话中黄炎培袒露之担心。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是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被 打成右派,一生坎坷!

21世纪的今天,代表制度落后和文化落后的言禁还在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中存在著。作为一名因挑战言禁 而锒铛下狱的良心犯,我心情沉重。四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不可能让我放逐自己的良知,但是,我也不想把自己甘愿坐牢的行为视作人生的骄傲。我只是痛苦地觉得, 丑陋和恶心的言禁是今日中国之国耻;中国人直到现在还要被以言治罪,实在是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即将走出大?棜姚穧菪悀宏?,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没有言禁的制度优越于实行言禁的制度。后者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在容纳、适配和促进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生气勃勃,在激发人的创 造性和人的善意,并形成宽容、友谊和信任的社会氛围上,远不能望前者之项背。在此,我真诚地呼吁:渴望尊严地生存和发展的公民们,企盼中华民族复兴的同胞 们,让我们尽快在神州大地上确立那样一种良好的制度,她能够容得下鲁迅,容得下每一个说真话的中国人。


一生说真话

我的保证书

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以不说违心话了。比起1976年丙辰清明时分,是个不小的进步。那时候,人们不说违心话不行,不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不行。

对我来说,自1989年以来,我就对自己提出了如下要求:不仅不说违心话,而且要说真话;不仅要说一般的真话,而且要说官方不爱 听的真话。四年前,我写了《告全国同胞书》,指出1989年6月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暴乱,有的只是军队屠杀平民镇压民主运动的史实,要国人点燃万千烛 光,共祭六四英魂。结果是,真话既出,牢狱之灾接踵而至。狱中很多人问我,一篇文章换来四年冤狱,值不值?我说值。出去之后还写不写?我说写。于是就有人 表扬我,说我为了理想牺牲自我令人敬佩。

我深知他们的称道出自内心。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我会立即正色申辩道,我这么做一点也不崇高,只是为了自己,至少首先是为自己。我说,第一,说真话是天性使然。 我说真话只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本色表露。人生苦短,不顺天性,还活个什么劲儿?

第二,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经历过不准说真话的压抑,憋气、窝囊和恼人的年代,你能体会到说真话是一种人格的张扬,是一种人生的幸福和享受,能给你带来问心无愧的踏实感和欣慰感。

第三,说真话的价值很大。只有说真话,才能领略人生的意趣和真谛,才能建立友谊和信任的平台,才能有独特的创见和卓越的建树。

一句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实现自我;为了说真话,我愿意付出坐牢的代价。当然 ,我也并不讳言,我的具有精神特质的言行会在别人心目中被视为榜样。说真的,我的确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人的价值尺度上,说真话的份量应当至少不亚 于吃好穿好的份量,应当至少有一部分人先把真话痛痛快快说起来。

悠忽间,1460个日日夜夜就要逝去,冤狱将尽矣。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念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骨肉亲人,深深感念所有理解我、关心我、声援我、帮助 我的人类同胞。此时此刻,我诚挚祝愿从我儿子一代开始,言者无罪将在中国被确认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将再不会有国人以言获罪身陷大牢。此时此刻,我愿对 天发誓以明心迹:此去别无求,一生说真话。


江棋生
2003年4月6日于北京市第二监狱六监区16分监区

(作者简介: 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因参加八九民运, 1989年9月被捕﹐被关押1年零5个月。获释后协助六四难属丁子霖寻找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参加争取人权与民主的各种和平请愿签名上书活动。 1999年6月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2000年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3年5月从北 京市第二监狱刑满出狱。)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