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的基础教育:无钱则无权 (首发)
樊百华



Basic Education in China: No Money, No Right


教育的日趋商品化如何导致义务教育人权状况的恶化?

How does growing commercialization of education in China lead to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compulsory basic education?





作为父辈人,我对中国的孩子们有著特别复杂的情感。如果是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快读高中了。那时我想,为了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有真正的欢 乐,我们应当不惜承当一切苦难。14年过去了,苦难依然,孩子们除了沉重的教育负担,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在SARS这一天灾人祸肆虐的日子里,纪念14 年前为了民主自由献身的孩子们,有了格外的悲愤。年年有六四,今年更神伤。在早已无话可说的中国还是要说话!

据我观察,SARS给上学的孩子们带来的影响最大了。有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某学校为了封校,不让走读生回家,跟上来就是这收费那收费。 要钱还是要命是强盗逻辑,教育乱买卖、乱收费在孩子们人生必经的道路上,应当算作一种剪径遭遇。都说人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向民主自由的原动 力。现在的孩子们似乎不怎么有权利意识,不知与独生子女多了之后的独根呵甚有无关系。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说孩子们的切身利益。


义务教育乃神圣不可夺之人权

谁也没有想到教育买卖来势如此迅猛。我常在心里祈祷: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少一些上吊、喝农药的吧。苦读十二年考上了大学,不过意味著争得了一次花大钱的资格!

2000年国庆后的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大学生。这孩子1.85米的个头,通常一顿午饭只吃光面一碗!他噙著泪与我谈了好久。为了使他安心学习, 他父亲对家人隐瞒了几年的病情;他为父亲争到了资格通过借债购买中国大学教育的资格。他不知道该不该央求父亲去购买中国乡村医疗,他认为装著 不知父亲的病情或许更好,因为那是父亲的意志所期求的。他的父亲其实是花了生命的代价来购买中国教育。我对他说:你应当争取到最高贷学金!我的申请 书交过了,可前天又让我写一份,因为补办有关证明我已经错过第一批贷款名额的审批。过就过了,反正我也不想申请全额。为什么?规定毕业后一年内还 清,到时工作能不能找到都是问题,还不了怎么办? 我心想,这孩子如果提出让我做他的担保人,我怎么办?悲悯或者同情是有限的!今年3月,他的父亲因无钱医治去世。我给了他一点钱聊作抚慰

既然做起了买卖,那就不能不讲讲买卖的规矩。首先当然是什么可卖什么不可卖,得有严格的范围限制,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界限必须守住,政府不可 以失责,这与人的尊严、权利相关。义务教育属于人权范围,不可以让受教育者用钱购买其本当拥有的,这一点共产党需要有起码的良知。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问题,既然老百姓已经缴了各种苛捐杂税,共产党就应当提供义务教育这一公共产品,让孩子们再缴费,就等于同样商品重复卖 两次,也等于老百姓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产品,更等于你靠强力将我生产的产品夺去,反过来又要我花钱买回来共产党的经济学难道是匪盗经济学?! 更荒唐的是,义务教育人权的重要性,居然在口口声声自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当权的时代,还要人们不断努力去向统治者说明、论证、强调!

关于人权,思想家们曾经有多种论证。 最彻底的立场可以称作公共知产论 一个人来到世上,不仅仅是活过去就算的,因为人有趋乐避苦、好奇、释疑解惑等等的人类本能,更有寻求安全、体现人生价值的社会本能。本能是天赋的,因 而都是值得珍视、尊重的。体现这种珍视与人格尊重的文明社会契约,就是胡蔓莱茨(human rights,秦晖戏译)。相应地,将前人试错、摸索、探求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告知后人,这一文化遗传也就是一项人权遗产。作为向下一代传输文化遗产 的教育,是成人社会应该尽到的义务。在这里,长辈的不努力与晚辈的不勤勉,都是缺乏人生自觉、生命自恋、人格自重的。前人留下的文化财富是后人共有的,不 是哪一个人、组织、党派、政府的,应当有教无类地传授给每一个后人,以资后来者生存、发展、享受少走弯路。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罢,什么主义都不应当在义 务教育上做商贾,这是一条优先的教育准则。 受教育是为了他人与自己共有的人格尊严,是个体与群体共有的道义使命。各国(很多经济状况远不如中国)行使的义务教育或称免费教育,正是这一准则所要求 的。如今共产党似乎一下子从乌托邦神圣堕落成了经济动物了!更严格地从经济理论上讲:凡属非专利范围的知识传播,都应当是义务教育的范围。

当然,教育是面临一些具体问题:在操作上究竟怎样确定义务教育的终点。例如义务教育究竟应该是9年制还是12年制?究竟是止于初中还是止于高中 呢?现代文明社会都普遍实行幼儿(学前)到高中的义务教育。毫无疑问,这样做仍没有达到公共知产论的要求,因为成为公民以后受到的教育,例如普通大学 所传授的知识,大多仍是非专利性质的。于是,人们通常补充说,大学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带有很多独立研究的成分,因此,其劳动是需要购买的。这种说法似是 而非:如属技术性工程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都不是教师自己的发明;如属自然科学基础与专业基础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并无教师 的发现;如属人文社科,那么至少在实现了教育自主的社会和思想学术范围,倒是有教师的独到见解可言的,甚至必须有独到见解的教师才是够格的,但是,人文社 科的首创认定总体说来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再说,就教学研究与实践而言,即使是学前教育也有著同样甚至更高难的要求。如此看来,大学教育也就基本上 落在了义务教育的范围内。从理论上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大学教育也一定会向普及化、义务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人权文件的提法与公共知产论不谋而合。 《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3(2)条更具体提出:初等教育应属义务性质并一律免费;各种形式的中等教育,包括中等技术和职业教育,应 以一切适当方法,普遍设立,并对一切人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大矣

人们说,人权文本只能是一个道义理想,实际做不到。我想对这些务实党人说一句:人类社会当下的现实问题主要不是离理想太远,而是有些国家离自 己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宪法、法律太远!而人权文本与这样一个事实一致:不是收钱的教育比重越来越大,而是全人类范围的义务教育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它的范围。 教育的日益商品化根本不是进步的标志,恰恰相反,是退步的标志!众所周知,若干年来,中国的相对教育投入呈下降趋势,很多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义务教育 却走到了中国的前面。这一事实应当启发中国共产党起码的良知。

有一种择业投资论认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属普及知识性的教育,不应收钱,而大学教育是受教育者对其职业生涯的投资,应当收钱。这种说法尽管可以 对中国的现实产生积极的作用(例如为义务教育扩展到高中提供支持),但我并不认同,因为它其实很抽象,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社会机制与教育水平对大学生的择 业、就业有著太多的逆效应。据调查:在广东,人们的平均收入与文化程度恰成反比,小学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大学。对此,择业投资论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 措。

现代文明国家实际奉行的是公民准备论的义务教育原则,即:政府有责任对每个未成年人实行义务教育。人们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当成为公民有了 独立谋生能力之后,国家便实行统一的公民社会要求,一视同仁,任何人不得例外。不难看出,这在奉行联合国相关人权约定上,已经走在了今天世界的最前面。事 实上,现代文明国家在公民继续教育上,也不是钱字当头的,相对于落后国家的乱收费来说,很多方面是公益或免费的。反观中国,义务教育的年限规定得较短,还 口惠而实不至,将挂在嘴上、写在纸上的承诺,弄成了戏词!什么叫落后?就是即便立了规矩也往往靠不住,或者是事实上不存在什么规矩。

公民准备论与人权准则有著高度一致的严肃性,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宪政权威。这一理论还鲜明地要求义务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必须充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制度理念,从人权理想与法治务实的结合上看,都提供了义务教育 实践的榜样。

关于中国的义务教育,人们议论到的有些难题当然是实践的难题,例如钱从何来?我们无法深究没钱保障义务教育的原因,或者追问经济学家杨帆先生测算 的30万亿元人民币的腐败成果。 共产党该负何罪责?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事实;但大量的政策性收费(乱收费还是另外的问题)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也是事实,而它们竟与动辄超过或接近两位 数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并存!

中国的义务教育买卖计有:1,赞助费。什么赞助?不是赞而助,而是缴了就是赞助!你敢不缴(赞助)吗?其实是不愿挨也得挨,家长们联想到 的字眼很吓人,叫人质、绑架。幼儿园动不动也收到几千元了;2,择校费。义务教育成了强制性安排,再怎么择校也不可能不碰到钱的逼迫;3, 民营班。一校两制,用著公办的教育资源,打著民营的幌子收费;4,素质教育费。以实行素质教育为名,烂开技能班(课),既烂收了钱又增加了学 生负担。此外,还有各种强买强卖,做学问的专家们可能视而不见,但我却骨鲠在喉不得不说,因为我看到过几则乱收费导致学生自杀的报道,例如东北某小学校一 女孩因缴不起10元报刊费而喝农药弃世!有的小学校光书本、资料、报刊、文具簿本费,一年就达几百元。开水不给喝上一口(北京一位知识母亲不无沉痛地说: 孩子成了耐渴的骆驼!),可是强制半强制的就餐、加餐,倒是躲不掉(动辄几百人几千人的中毒伤亡也就屡见不鲜)。校服换得勤,成了某些人或集体创收的路 子,人家使用校服旨在养护孩子的平等心态,到中国就变味了我常这样想:一个社会的人道程度,看看其医疗(院)如何就知道了;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看看 其学校如何就知道了!这一回SARS爆发,集中暴露出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可谓天下苦秦深矣!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久矣、大矣!

落实义务教育当然是有困难的,但实践的难题有真假之分。大家都真心诚意来做却举步维艰的事情是真难,人为设障使得可做的事做不了则是假 难。很多难事其实不难,可为者不肯为、不让为,不难自然也难了。假难不假,譬如又说到钱,让人们难堪的事情何止义务教育,君不见钱照收、教师工资 照样发不出的难吗?对不起,落实义务教育不管多难,都首先是各级政府需要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主张一些地方的孩子失学,要将责任追究到家长头上, 有的失学儿童还将父母告到法庭,其实干系主要或基本在地方政府,责任应当或者首先应当追究到相关政府身上。而追究不成乃共产党中央政府的专制政治使然 这应当说是认识中国义务教育实行难的基本觉悟。


民办、公办一样恶劣空前

现在提倡投入上的非政府办学,我的看法是,对义务教育而言,首先政府应当提供足够充分、尽可能好的义务教育保障,同时,对民办学校必须有 健全的权利保障机制,例如:免除政府的越界干扰;贷学制度应当延伸以体现平等原则;更重要的是教育购买者,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应当引起起码的重 视。有的私立学校校舍、教学设备、图书馆(室)、社区环境等等办校条件低劣,引起学生种种不满,这是政府必须管理的。高收费的教育红火根本不代表教育进 步!如果中国的义务教育质量能够让人放心,那些钱贵教不贵、空有虚荣与浮华的伪贵族学校还会生意兴隆吗?

杨东平先生认为,文革以后的中国教育,是逐步恢复传统的教育。事实上,从教育买卖的角度看,是有恢复,但主要是突破。而就恢复看,情 形也还有复杂的一面。例如,古代中国的教育至少官学是不收钱的,只是察举、科举中才有拜门奔竞,货赂嘱托。读了几本大同小异的教育史,有关怎么收 钱的俗事大抵缺如。这个民族在钱面前一向并不怎么儒雅,为什么教育史对教育买卖语焉不详呢?教育商贾是新话题吗?当然未必。我们悠久的历史上流传了一些苦 读的故事,其实正揭示了教育与钱的关系。孔夫子是要吃束修的,他办的是私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办教育或社会办学,与少正卯等同行还有一 番很酷的竞争。这私学与他前后的官学、乡学一样,是不管扫盲层次的、启蒙性的,与奴隶、贫民无关。官学当然是培养接班人的。 又例如早先的党庠与遂序之分,《周礼》的记录是:五百家为党,党有庠,以教闾塾所升者。万二千五百家为遂(术),遂有序,以教党庠所升者。 党校自然花公费。孔夫子以后的私学间断性地越来越为官府控制,所谓私也就要体现到经费的别有来路,当然不叫产业化,而叫捐学,例如出 私财百万营私学馆的五代时前蜀母昭裔就是其一,与如今大款插一手外加公家钱庄做支柱的社会办学,倒真有志趣的不同。又如两晋时吴郡范平的孙子蔚有书 7000余卷,招远近读书郎达百余人,蔚并供他们衣食,这蔚先生不可能有科教兴国的宏图大愿,更不懂得不当收钱的义务教育与来钱的素质教育之 类,的确办的是义学,足令今天的中产阶级、权贵们汗??!我不想追问这蔚氏的钱从何而来,总是他的破费要比吃喝嫖摇赌公家全报或者资金外逃更 文明吧。今天有几个红色资本家比得上这蔚先生的呢!

古代的社会办学成就最高者要数书院。书院本来是经济自足的,等到办出成就,生徒日众,官府便为稳定计前来控制利用。官府给银子的书院 生徒有了膏火保证,学业好的还能得到奖金,其安逸只有红色时代的带薪大学生可比。书院的最高代表让我说就是东林书院,而有中国特色的官办书院 则预示了迄今中国教育的出息。经过官方改制的书院不复有社会办学的鲜活气象,倒是在教会办的书院中有了混血儿式的投胎转世 只要没有官方染指,真正社会自主的事业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生气,例如都不会有中西、体用之类的人造对立!中共的教育史只说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 工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造就服从他们的知识干部和愚弄广大的中国人民。可也有一系列事实不可抹杀:教会学校开启了真正顾及贫民子弟的义务蒙 学,而且学的是鸟语;替中国人填补了残障儿童的教育(特殊教育)、女子入学的空白;近现代中国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出于教会学校者比例最大;以蔡元 培先生为代表的那段现代教育,其血脉之根乃生于教会学校。中国十数所相对有些模样的大学,校史上值得矜持的一页,透出的无非是教会的洋气与书院的山林野 气。而以收费论,教会学校起初也是义学性质的,一些蓬头垢面的贫孤,官府视为弃儿,是教会学校收留养育了!后来又是因了权贵的介入,门槛才高起来。 20世纪革命发轫以后,国共人物子弟就争相留洋(苏),而洋人主办的学校则日渐萧索终至云散!而革命力量办的教育从以俄为师的孙中山开始,就实行 将革命主义灌输于人心的教育方针,连红色学校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体现了革命者获利的原则,例如苏区列宁小学有功子弟才可享受完全免费待遇 (今天又在用孩子升学优先、每天增加几百元工资吸引医护人员投身SARS前线 我的观点是将医护卫生保障摆在最高地位,例如干扰素、丙种球蛋白优先保证医护人员,而不是被高官们抢用一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连孩子也得种好儿 童团菜园,还得到例如苏区木工厂干活。革命没有席卷到的地方,去私塾识识字、背背四书的穷孩子,不必以工代费,是用实物换开蒙。甚至到解放初一 些地方还在缴学堂(学校)大米。

所以,如今的花钱买教育,突破的只是官学传统(当官的不怕乱收费),而恢复的是孔夫子时代就有的社会办学传统(好处首先是政府部门捞);惜乎 恢复的只在钱,而不见了款款儒风。去雅存俗,也算教育的最后一波恢复传统大功告成吧。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工资发放都不保了,教师的工资保障就更不待 言,有的实行起实物抵工资的传统制度来,这使我想到了孔夫子吃的干肉,我担心古代延续到解放初的教师去学生家轮饭的制度会再现!这当然很 不体面,于是义务教育能否落实的问题当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财政苟活、延续的大事,钱当然是要收的;于是那收钱的名目当然就有了所有柯断行业 (例如中国电信)敛钱的质量,很多说法、做法的是非对错、真假虚实是含混不清的这符合中国衙门的文化传统性格,尽管实际作为并没有丝毫的暧昧、含 糊。


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教育买卖

离开义务教育,也不是一个钱字了得的。更重要的话题这里不谈,就谈教育买卖应当如何做。

上面引用到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关于受教育者的权利平等的问题,现代文明社会有一系列制度上的保证,以免除受教育者的被歧视、被威胁、被损害。我们国家的宪法与教育法也说到教育平等。但 是,如果将这些年高考季节的传媒所披露的冰山一角系统整理一下,便不难发现我们的教育买卖离平等交易、公平交易的买卖规矩差距何止以道里计。我将之概 括为如下数种歧视:

  • 关系性歧视,如当官的打招呼方便,其子女在录取上普遍多得讨巧,填志愿的紧要甚于考分其实往往不在学校、专业招生名额的限制上,而在关系的限制上;

  • 柯断性歧视,如本校、本系统、本行业官僚与职工子女的录取分数低于一般校外、行业系统外考生的分数,尤以一些柯断性行业院校为突出;

  • 城乡有别的歧视,即农民的孩子考学要求的分数线高于城市的孩子;

  • 地区歧视,即北京、上海等地的考分制度性地低于多数外省的考分;

  • 生理歧视,例如残疾人考学难;

  • 技能歧视,例如竞技体育相对拔尖的考生,可以获得特别的考分优惠;

  • 地位歧视,主要是成人教育中党政企官员动用公款购买高学位教育,严重扰乱了特别是硕士、博士的学位管理;等等。
落 实到钱上来说,这些歧视也就是教育买卖的不公平。此外,从2000年《南方周末》等传媒披露的情况看,各地的收费标准仅公布出来的就存在著严重不平衡现 象。奇怪的是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的收费标准并不西部! 还有一类无以名之、不伦不类的公办二级学院,收的钱已经远远超过(相对于人均收入而言)美国公立学校了:美国一般公立学校收费10000美金,我 们这类公办大学一般收费50000元人民币!(不含杂费)一些地方竟然高到10万元人民币!(见萧雪慧:《教育:必要的乌托邦》,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1年5月)当然,据说都是按物价部门审定的标准收的,不能说是乱收费。

教育买卖的一个最为紧要的问题无疑是:拿什么样质量的教育来做买卖?2000年10月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则某柯断性出版社出版的中学教材错误百 出的新闻,这对各地大中小学强制性售卖的教材与教参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在南京某些高校,曾经有几年时间使用过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德 育教材,约近一半篇幅是对美国某伦理学权威专著的摘译,译文让人不能卒读,其中一位译者竟然没有学过英语!

教育这一特殊商品的购买者有哪些权利?提出这样的问题应当说是很自然的。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从根本上说来,是一个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有与 无,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得到落实、保障的问题。我认为既然科教兴国是国策,那就需要制定专门的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法案(现行的教育法当然没有体现应有的功 能),舍此不能保证国策的落实。这样的法案必须正确合理地界定清楚政府、学校、教育购买者三者的关系,明确三者的权责范围。拿大学来说,即使是一定程度的 教育商品化,也应当给学生相应的权利,例如同一学校范围内系科选择的自由度、系科的课程设置、教学的方式安排、学生社团的自治、对学校党政权力的民主制 约、校园文化交流的自由、校园生活管理的参与等等,都应当将教育购买者应有的权利不打折扣地如数归还给学生。购买教育者对于掌握教育商品的强势群 体毫无约束力,那又指望什么力量能够约束政府与学校真正为教育的购买者著想呢?教育在中国也应当算是一种柯断商品了吧,如果说商品市场上的柯断还可以 依靠竞争或者法律解决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政府身陷其中的教育柯断要靠什么力量来解决呢?恐怕只有让教育购买者真正说得上话、真正得以行使其权利才行。

我的一位才20岁出头的年轻朋友,在对本文初稿提出批评意见时这样说:要么把教育完全作为一种制度性福利,让强卖之权无用武之地,这当然是 教育的遥远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比如现在这样,非得让教育象下岗职工一样自己找钱养活自己,那就让教育完全商品化、民主化,让教育的购买者成为上 帝,用大多数人的权利克制强卖之权。教育紧密关系到社会中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应当让大家说话。购买者说不上话,那教育(不只教育,一切的一切)就只会为强 卖之权左右。

借用朋友傅国涌的一段读书笔记作结吧

青年男女能过一种自由自在的学校生活,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判断,采用民主方式,根据民主原则,拟定学生自治大纲,并促其实现。使学生有 充分之机会,练习民权之运用,在学生自治活动中,培养干部人才,定期举行各种不同性质的集团活动,养成集体生活之习惯民主的教育一定要有民主政治才能 推行;同时教育也有推动政治的力量。主持教育的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教育民主化,先从学校行政民主化开始,教员是教育的基本支持者,学生是教育的 对象,办学应以他们的福利为根据,重视他们的需求,不要盲从地执行命令,只知效忠于少数的人。为国家民族前途著想,办学应该是培养人才,并不是为某人某派 做势力,而教员学生应该尽各人之所能,扩大正义和民主的思想,启发民众智能,唤起民众觉悟,改善民众生活,这样的教育就可以有促进民主政治早日实现的能 力。从事教育的人应该努力使目前的教育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争取民主政治的早日降临,只有真民主政治的实现,教育的危机才可以挽救。(《雷洁琼文集》 (上)197198页 开明出版社)

2003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相关文章:



Basic Education in China: No Money, No Right


教育的日趋商品化如何导致义务教育人权状况的恶化?

How does growing commercialization of education in China lead to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compulsory basic education?





作为父辈人,我对中国的孩子们有著特别复杂的情感。如果是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快读高中了。那时我想,为了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有真正的欢 乐,我们应当不惜承当一切苦难。14年过去了,苦难依然,孩子们除了沉重的教育负担,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在SARS这一天灾人祸肆虐的日子里,纪念14 年前为了民主自由献身的孩子们,有了格外的悲愤。年年有六四,今年更神伤。在早已无话可说的中国还是要说话!

据我观察,SARS给上学的孩子们带来的影响最大了。有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某学校为了封校,不让走读生回家,跟上来就是这收费那收费。 要钱还是要命是强盗逻辑,教育乱买卖、乱收费在孩子们人生必经的道路上,应当算作一种剪径遭遇。都说人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向民主自由的原动 力。现在的孩子们似乎不怎么有权利意识,不知与独生子女多了之后的独根呵甚有无关系。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说孩子们的切身利益。


义务教育乃神圣不可夺之人权

谁也没有想到教育买卖来势如此迅猛。我常在心里祈祷: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少一些上吊、喝农药的吧。苦读十二年考上了大学,不过意味著争得了一次花大钱的资格!

2000年国庆后的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大学生。这孩子1.85米的个头,通常一顿午饭只吃光面一碗!他噙著泪与我谈了好久。为了使他安心学习, 他父亲对家人隐瞒了几年的病情;他为父亲争到了资格通过借债购买中国大学教育的资格。他不知道该不该央求父亲去购买中国乡村医疗,他认为装著 不知父亲的病情或许更好,因为那是父亲的意志所期求的。他的父亲其实是花了生命的代价来购买中国教育。我对他说:你应当争取到最高贷学金!我的申请 书交过了,可前天又让我写一份,因为补办有关证明我已经错过第一批贷款名额的审批。过就过了,反正我也不想申请全额。为什么?规定毕业后一年内还 清,到时工作能不能找到都是问题,还不了怎么办? 我心想,这孩子如果提出让我做他的担保人,我怎么办?悲悯或者同情是有限的!今年3月,他的父亲因无钱医治去世。我给了他一点钱聊作抚慰

既然做起了买卖,那就不能不讲讲买卖的规矩。首先当然是什么可卖什么不可卖,得有严格的范围限制,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界限必须守住,政府不可 以失责,这与人的尊严、权利相关。义务教育属于人权范围,不可以让受教育者用钱购买其本当拥有的,这一点共产党需要有起码的良知。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问题,既然老百姓已经缴了各种苛捐杂税,共产党就应当提供义务教育这一公共产品,让孩子们再缴费,就等于同样商品重复卖 两次,也等于老百姓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产品,更等于你靠强力将我生产的产品夺去,反过来又要我花钱买回来共产党的经济学难道是匪盗经济学?! 更荒唐的是,义务教育人权的重要性,居然在口口声声自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当权的时代,还要人们不断努力去向统治者说明、论证、强调!

关于人权,思想家们曾经有多种论证。 最彻底的立场可以称作公共知产论 一个人来到世上,不仅仅是活过去就算的,因为人有趋乐避苦、好奇、释疑解惑等等的人类本能,更有寻求安全、体现人生价值的社会本能。本能是天赋的,因 而都是值得珍视、尊重的。体现这种珍视与人格尊重的文明社会契约,就是胡蔓莱茨(human rights,秦晖戏译)。相应地,将前人试错、摸索、探求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告知后人,这一文化遗传也就是一项人权遗产。作为向下一代传输文化遗产 的教育,是成人社会应该尽到的义务。在这里,长辈的不努力与晚辈的不勤勉,都是缺乏人生自觉、生命自恋、人格自重的。前人留下的文化财富是后人共有的,不 是哪一个人、组织、党派、政府的,应当有教无类地传授给每一个后人,以资后来者生存、发展、享受少走弯路。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罢,什么主义都不应当在义 务教育上做商贾,这是一条优先的教育准则。 受教育是为了他人与自己共有的人格尊严,是个体与群体共有的道义使命。各国(很多经济状况远不如中国)行使的义务教育或称免费教育,正是这一准则所要求 的。如今共产党似乎一下子从乌托邦神圣堕落成了经济动物了!更严格地从经济理论上讲:凡属非专利范围的知识传播,都应当是义务教育的范围。

当然,教育是面临一些具体问题:在操作上究竟怎样确定义务教育的终点。例如义务教育究竟应该是9年制还是12年制?究竟是止于初中还是止于高中 呢?现代文明社会都普遍实行幼儿(学前)到高中的义务教育。毫无疑问,这样做仍没有达到公共知产论的要求,因为成为公民以后受到的教育,例如普通大学 所传授的知识,大多仍是非专利性质的。于是,人们通常补充说,大学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带有很多独立研究的成分,因此,其劳动是需要购买的。这种说法似是 而非:如属技术性工程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都不是教师自己的发明;如属自然科学基础与专业基础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并无教师 的发现;如属人文社科,那么至少在实现了教育自主的社会和思想学术范围,倒是有教师的独到见解可言的,甚至必须有独到见解的教师才是够格的,但是,人文社 科的首创认定总体说来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再说,就教学研究与实践而言,即使是学前教育也有著同样甚至更高难的要求。如此看来,大学教育也就基本上 落在了义务教育的范围内。从理论上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大学教育也一定会向普及化、义务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人权文件的提法与公共知产论不谋而合。 《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3(2)条更具体提出:初等教育应属义务性质并一律免费;各种形式的中等教育,包括中等技术和职业教育,应 以一切适当方法,普遍设立,并对一切人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大矣

人们说,人权文本只能是一个道义理想,实际做不到。我想对这些务实党人说一句:人类社会当下的现实问题主要不是离理想太远,而是有些国家离自 己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宪法、法律太远!而人权文本与这样一个事实一致:不是收钱的教育比重越来越大,而是全人类范围的义务教育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它的范围。 教育的日益商品化根本不是进步的标志,恰恰相反,是退步的标志!众所周知,若干年来,中国的相对教育投入呈下降趋势,很多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义务教育 却走到了中国的前面。这一事实应当启发中国共产党起码的良知。

有一种择业投资论认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属普及知识性的教育,不应收钱,而大学教育是受教育者对其职业生涯的投资,应当收钱。这种说法尽管可以 对中国的现实产生积极的作用(例如为义务教育扩展到高中提供支持),但我并不认同,因为它其实很抽象,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社会机制与教育水平对大学生的择 业、就业有著太多的逆效应。据调查:在广东,人们的平均收入与文化程度恰成反比,小学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大学。对此,择业投资论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 措。

现代文明国家实际奉行的是公民准备论的义务教育原则,即:政府有责任对每个未成年人实行义务教育。人们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当成为公民有了 独立谋生能力之后,国家便实行统一的公民社会要求,一视同仁,任何人不得例外。不难看出,这在奉行联合国相关人权约定上,已经走在了今天世界的最前面。事 实上,现代文明国家在公民继续教育上,也不是钱字当头的,相对于落后国家的乱收费来说,很多方面是公益或免费的。反观中国,义务教育的年限规定得较短,还 口惠而实不至,将挂在嘴上、写在纸上的承诺,弄成了戏词!什么叫落后?就是即便立了规矩也往往靠不住,或者是事实上不存在什么规矩。

公民准备论与人权准则有著高度一致的严肃性,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宪政权威。这一理论还鲜明地要求义务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必须充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制度理念,从人权理想与法治务实的结合上看,都提供了义务教育 实践的榜样。

关于中国的义务教育,人们议论到的有些难题当然是实践的难题,例如钱从何来?我们无法深究没钱保障义务教育的原因,或者追问经济学家杨帆先生测算 的30万亿元人民币的腐败成果。 共产党该负何罪责?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事实;但大量的政策性收费(乱收费还是另外的问题)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也是事实,而它们竟与动辄超过或接近两位 数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并存!

中国的义务教育买卖计有:1,赞助费。什么赞助?不是赞而助,而是缴了就是赞助!你敢不缴(赞助)吗?其实是不愿挨也得挨,家长们联想到 的字眼很吓人,叫人质、绑架。幼儿园动不动也收到几千元了;2,择校费。义务教育成了强制性安排,再怎么择校也不可能不碰到钱的逼迫;3, 民营班。一校两制,用著公办的教育资源,打著民营的幌子收费;4,素质教育费。以实行素质教育为名,烂开技能班(课),既烂收了钱又增加了学 生负担。此外,还有各种强买强卖,做学问的专家们可能视而不见,但我却骨鲠在喉不得不说,因为我看到过几则乱收费导致学生自杀的报道,例如东北某小学校一 女孩因缴不起10元报刊费而喝农药弃世!有的小学校光书本、资料、报刊、文具簿本费,一年就达几百元。开水不给喝上一口(北京一位知识母亲不无沉痛地说: 孩子成了耐渴的骆驼!),可是强制半强制的就餐、加餐,倒是躲不掉(动辄几百人几千人的中毒伤亡也就屡见不鲜)。校服换得勤,成了某些人或集体创收的路 子,人家使用校服旨在养护孩子的平等心态,到中国就变味了我常这样想:一个社会的人道程度,看看其医疗(院)如何就知道了;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看看 其学校如何就知道了!这一回SARS爆发,集中暴露出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可谓天下苦秦深矣!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久矣、大矣!

落实义务教育当然是有困难的,但实践的难题有真假之分。大家都真心诚意来做却举步维艰的事情是真难,人为设障使得可做的事做不了则是假 难。很多难事其实不难,可为者不肯为、不让为,不难自然也难了。假难不假,譬如又说到钱,让人们难堪的事情何止义务教育,君不见钱照收、教师工资 照样发不出的难吗?对不起,落实义务教育不管多难,都首先是各级政府需要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主张一些地方的孩子失学,要将责任追究到家长头上, 有的失学儿童还将父母告到法庭,其实干系主要或基本在地方政府,责任应当或者首先应当追究到相关政府身上。而追究不成乃共产党中央政府的专制政治使然 这应当说是认识中国义务教育实行难的基本觉悟。


民办、公办一样恶劣空前

现在提倡投入上的非政府办学,我的看法是,对义务教育而言,首先政府应当提供足够充分、尽可能好的义务教育保障,同时,对民办学校必须有 健全的权利保障机制,例如:免除政府的越界干扰;贷学制度应当延伸以体现平等原则;更重要的是教育购买者,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应当引起起码的重 视。有的私立学校校舍、教学设备、图书馆(室)、社区环境等等办校条件低劣,引起学生种种不满,这是政府必须管理的。高收费的教育红火根本不代表教育进 步!如果中国的义务教育质量能够让人放心,那些钱贵教不贵、空有虚荣与浮华的伪贵族学校还会生意兴隆吗?

杨东平先生认为,文革以后的中国教育,是逐步恢复传统的教育。事实上,从教育买卖的角度看,是有恢复,但主要是突破。而就恢复看,情 形也还有复杂的一面。例如,古代中国的教育至少官学是不收钱的,只是察举、科举中才有拜门奔竞,货赂嘱托。读了几本大同小异的教育史,有关怎么收 钱的俗事大抵缺如。这个民族在钱面前一向并不怎么儒雅,为什么教育史对教育买卖语焉不详呢?教育商贾是新话题吗?当然未必。我们悠久的历史上流传了一些苦 读的故事,其实正揭示了教育与钱的关系。孔夫子是要吃束修的,他办的是私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办教育或社会办学,与少正卯等同行还有一 番很酷的竞争。这私学与他前后的官学、乡学一样,是不管扫盲层次的、启蒙性的,与奴隶、贫民无关。官学当然是培养接班人的。 又例如早先的党庠与遂序之分,《周礼》的记录是:五百家为党,党有庠,以教闾塾所升者。万二千五百家为遂(术),遂有序,以教党庠所升者。 党校自然花公费。孔夫子以后的私学间断性地越来越为官府控制,所谓私也就要体现到经费的别有来路,当然不叫产业化,而叫捐学,例如出 私财百万营私学馆的五代时前蜀母昭裔就是其一,与如今大款插一手外加公家钱庄做支柱的社会办学,倒真有志趣的不同。又如两晋时吴郡范平的孙子蔚有书 7000余卷,招远近读书郎达百余人,蔚并供他们衣食,这蔚先生不可能有科教兴国的宏图大愿,更不懂得不当收钱的义务教育与来钱的素质教育之 类,的确办的是义学,足令今天的中产阶级、权贵们汗??!我不想追问这蔚氏的钱从何而来,总是他的破费要比吃喝嫖摇赌公家全报或者资金外逃更 文明吧。今天有几个红色资本家比得上这蔚先生的呢!

古代的社会办学成就最高者要数书院。书院本来是经济自足的,等到办出成就,生徒日众,官府便为稳定计前来控制利用。官府给银子的书院 生徒有了膏火保证,学业好的还能得到奖金,其安逸只有红色时代的带薪大学生可比。书院的最高代表让我说就是东林书院,而有中国特色的官办书院 则预示了迄今中国教育的出息。经过官方改制的书院不复有社会办学的鲜活气象,倒是在教会办的书院中有了混血儿式的投胎转世 只要没有官方染指,真正社会自主的事业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生气,例如都不会有中西、体用之类的人造对立!中共的教育史只说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 工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造就服从他们的知识干部和愚弄广大的中国人民。可也有一系列事实不可抹杀:教会学校开启了真正顾及贫民子弟的义务蒙 学,而且学的是鸟语;替中国人填补了残障儿童的教育(特殊教育)、女子入学的空白;近现代中国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出于教会学校者比例最大;以蔡元 培先生为代表的那段现代教育,其血脉之根乃生于教会学校。中国十数所相对有些模样的大学,校史上值得矜持的一页,透出的无非是教会的洋气与书院的山林野 气。而以收费论,教会学校起初也是义学性质的,一些蓬头垢面的贫孤,官府视为弃儿,是教会学校收留养育了!后来又是因了权贵的介入,门槛才高起来。 20世纪革命发轫以后,国共人物子弟就争相留洋(苏),而洋人主办的学校则日渐萧索终至云散!而革命力量办的教育从以俄为师的孙中山开始,就实行 将革命主义灌输于人心的教育方针,连红色学校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体现了革命者获利的原则,例如苏区列宁小学有功子弟才可享受完全免费待遇 (今天又在用孩子升学优先、每天增加几百元工资吸引医护人员投身SARS前线 我的观点是将医护卫生保障摆在最高地位,例如干扰素、丙种球蛋白优先保证医护人员,而不是被高官们抢用一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连孩子也得种好儿 童团菜园,还得到例如苏区木工厂干活。革命没有席卷到的地方,去私塾识识字、背背四书的穷孩子,不必以工代费,是用实物换开蒙。甚至到解放初一 些地方还在缴学堂(学校)大米。

所以,如今的花钱买教育,突破的只是官学传统(当官的不怕乱收费),而恢复的是孔夫子时代就有的社会办学传统(好处首先是政府部门捞);惜乎 恢复的只在钱,而不见了款款儒风。去雅存俗,也算教育的最后一波恢复传统大功告成吧。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工资发放都不保了,教师的工资保障就更不待 言,有的实行起实物抵工资的传统制度来,这使我想到了孔夫子吃的干肉,我担心古代延续到解放初的教师去学生家轮饭的制度会再现!这当然很 不体面,于是义务教育能否落实的问题当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财政苟活、延续的大事,钱当然是要收的;于是那收钱的名目当然就有了所有柯断行业 (例如中国电信)敛钱的质量,很多说法、做法的是非对错、真假虚实是含混不清的这符合中国衙门的文化传统性格,尽管实际作为并没有丝毫的暧昧、含 糊。


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教育买卖

离开义务教育,也不是一个钱字了得的。更重要的话题这里不谈,就谈教育买卖应当如何做。

上面引用到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关于受教育者的权利平等的问题,现代文明社会有一系列制度上的保证,以免除受教育者的被歧视、被威胁、被损害。我们国家的宪法与教育法也说到教育平等。但 是,如果将这些年高考季节的传媒所披露的冰山一角系统整理一下,便不难发现我们的教育买卖离平等交易、公平交易的买卖规矩差距何止以道里计。我将之概 括为如下数种歧视:

  • 关系性歧视,如当官的打招呼方便,其子女在录取上普遍多得讨巧,填志愿的紧要甚于考分其实往往不在学校、专业招生名额的限制上,而在关系的限制上;

  • 柯断性歧视,如本校、本系统、本行业官僚与职工子女的录取分数低于一般校外、行业系统外考生的分数,尤以一些柯断性行业院校为突出;

  • 城乡有别的歧视,即农民的孩子考学要求的分数线高于城市的孩子;

  • 地区歧视,即北京、上海等地的考分制度性地低于多数外省的考分;

  • 生理歧视,例如残疾人考学难;

  • 技能歧视,例如竞技体育相对拔尖的考生,可以获得特别的考分优惠;

  • 地位歧视,主要是成人教育中党政企官员动用公款购买高学位教育,严重扰乱了特别是硕士、博士的学位管理;等等。
落 实到钱上来说,这些歧视也就是教育买卖的不公平。此外,从2000年《南方周末》等传媒披露的情况看,各地的收费标准仅公布出来的就存在著严重不平衡现 象。奇怪的是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的收费标准并不西部! 还有一类无以名之、不伦不类的公办二级学院,收的钱已经远远超过(相对于人均收入而言)美国公立学校了:美国一般公立学校收费10000美金,我 们这类公办大学一般收费50000元人民币!(不含杂费)一些地方竟然高到10万元人民币!(见萧雪慧:《教育:必要的乌托邦》,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1年5月)当然,据说都是按物价部门审定的标准收的,不能说是乱收费。

教育买卖的一个最为紧要的问题无疑是:拿什么样质量的教育来做买卖?2000年10月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则某柯断性出版社出版的中学教材错误百 出的新闻,这对各地大中小学强制性售卖的教材与教参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在南京某些高校,曾经有几年时间使用过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德 育教材,约近一半篇幅是对美国某伦理学权威专著的摘译,译文让人不能卒读,其中一位译者竟然没有学过英语!

教育这一特殊商品的购买者有哪些权利?提出这样的问题应当说是很自然的。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从根本上说来,是一个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有与 无,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得到落实、保障的问题。我认为既然科教兴国是国策,那就需要制定专门的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法案(现行的教育法当然没有体现应有的功 能),舍此不能保证国策的落实。这样的法案必须正确合理地界定清楚政府、学校、教育购买者三者的关系,明确三者的权责范围。拿大学来说,即使是一定程度的 教育商品化,也应当给学生相应的权利,例如同一学校范围内系科选择的自由度、系科的课程设置、教学的方式安排、学生社团的自治、对学校党政权力的民主制 约、校园文化交流的自由、校园生活管理的参与等等,都应当将教育购买者应有的权利不打折扣地如数归还给学生。购买教育者对于掌握教育商品的强势群 体毫无约束力,那又指望什么力量能够约束政府与学校真正为教育的购买者著想呢?教育在中国也应当算是一种柯断商品了吧,如果说商品市场上的柯断还可以 依靠竞争或者法律解决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政府身陷其中的教育柯断要靠什么力量来解决呢?恐怕只有让教育购买者真正说得上话、真正得以行使其权利才行。

我的一位才20岁出头的年轻朋友,在对本文初稿提出批评意见时这样说:要么把教育完全作为一种制度性福利,让强卖之权无用武之地,这当然是 教育的遥远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比如现在这样,非得让教育象下岗职工一样自己找钱养活自己,那就让教育完全商品化、民主化,让教育的购买者成为上 帝,用大多数人的权利克制强卖之权。教育紧密关系到社会中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应当让大家说话。购买者说不上话,那教育(不只教育,一切的一切)就只会为强 卖之权左右。

借用朋友傅国涌的一段读书笔记作结吧

青年男女能过一种自由自在的学校生活,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判断,采用民主方式,根据民主原则,拟定学生自治大纲,并促其实现。使学生有 充分之机会,练习民权之运用,在学生自治活动中,培养干部人才,定期举行各种不同性质的集团活动,养成集体生活之习惯民主的教育一定要有民主政治才能 推行;同时教育也有推动政治的力量。主持教育的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教育民主化,先从学校行政民主化开始,教员是教育的基本支持者,学生是教育的 对象,办学应以他们的福利为根据,重视他们的需求,不要盲从地执行命令,只知效忠于少数的人。为国家民族前途著想,办学应该是培养人才,并不是为某人某派 做势力,而教员学生应该尽各人之所能,扩大正义和民主的思想,启发民众智能,唤起民众觉悟,改善民众生活,这样的教育就可以有促进民主政治早日实现的能 力。从事教育的人应该努力使目前的教育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争取民主政治的早日降临,只有真民主政治的实现,教育的危机才可以挽救。(《雷洁琼文集》 (上)197198页 开明出版社)

2003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相关文章:



Basic Education in China: No Money, No Right


教育的日趋商品化如何导致义务教育人权状况的恶化?

How does growing commercialization of education in China lead to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compulsory basic education?





作为父辈人,我对中国的孩子们有著特别复杂的情感。如果是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快读高中了。那时我想,为了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有真正的欢 乐,我们应当不惜承当一切苦难。14年过去了,苦难依然,孩子们除了沉重的教育负担,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在SARS这一天灾人祸肆虐的日子里,纪念14 年前为了民主自由献身的孩子们,有了格外的悲愤。年年有六四,今年更神伤。在早已无话可说的中国还是要说话!

据我观察,SARS给上学的孩子们带来的影响最大了。有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某学校为了封校,不让走读生回家,跟上来就是这收费那收费。 要钱还是要命是强盗逻辑,教育乱买卖、乱收费在孩子们人生必经的道路上,应当算作一种剪径遭遇。都说人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向民主自由的原动 力。现在的孩子们似乎不怎么有权利意识,不知与独生子女多了之后的独根呵甚有无关系。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说孩子们的切身利益。


义务教育乃神圣不可夺之人权

谁也没有想到教育买卖来势如此迅猛。我常在心里祈祷: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少一些上吊、喝农药的吧。苦读十二年考上了大学,不过意味著争得了一次花大钱的资格!

2000年国庆后的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大学生。这孩子1.85米的个头,通常一顿午饭只吃光面一碗!他噙著泪与我谈了好久。为了使他安心学习, 他父亲对家人隐瞒了几年的病情;他为父亲争到了资格通过借债购买中国大学教育的资格。他不知道该不该央求父亲去购买中国乡村医疗,他认为装著 不知父亲的病情或许更好,因为那是父亲的意志所期求的。他的父亲其实是花了生命的代价来购买中国教育。我对他说:你应当争取到最高贷学金!我的申请 书交过了,可前天又让我写一份,因为补办有关证明我已经错过第一批贷款名额的审批。过就过了,反正我也不想申请全额。为什么?规定毕业后一年内还 清,到时工作能不能找到都是问题,还不了怎么办? 我心想,这孩子如果提出让我做他的担保人,我怎么办?悲悯或者同情是有限的!今年3月,他的父亲因无钱医治去世。我给了他一点钱聊作抚慰

既然做起了买卖,那就不能不讲讲买卖的规矩。首先当然是什么可卖什么不可卖,得有严格的范围限制,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界限必须守住,政府不可 以失责,这与人的尊严、权利相关。义务教育属于人权范围,不可以让受教育者用钱购买其本当拥有的,这一点共产党需要有起码的良知。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问题,既然老百姓已经缴了各种苛捐杂税,共产党就应当提供义务教育这一公共产品,让孩子们再缴费,就等于同样商品重复卖 两次,也等于老百姓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产品,更等于你靠强力将我生产的产品夺去,反过来又要我花钱买回来共产党的经济学难道是匪盗经济学?! 更荒唐的是,义务教育人权的重要性,居然在口口声声自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当权的时代,还要人们不断努力去向统治者说明、论证、强调!

关于人权,思想家们曾经有多种论证。 最彻底的立场可以称作公共知产论 一个人来到世上,不仅仅是活过去就算的,因为人有趋乐避苦、好奇、释疑解惑等等的人类本能,更有寻求安全、体现人生价值的社会本能。本能是天赋的,因 而都是值得珍视、尊重的。体现这种珍视与人格尊重的文明社会契约,就是胡蔓莱茨(human rights,秦晖戏译)。相应地,将前人试错、摸索、探求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告知后人,这一文化遗传也就是一项人权遗产。作为向下一代传输文化遗产 的教育,是成人社会应该尽到的义务。在这里,长辈的不努力与晚辈的不勤勉,都是缺乏人生自觉、生命自恋、人格自重的。前人留下的文化财富是后人共有的,不 是哪一个人、组织、党派、政府的,应当有教无类地传授给每一个后人,以资后来者生存、发展、享受少走弯路。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罢,什么主义都不应当在义 务教育上做商贾,这是一条优先的教育准则。 受教育是为了他人与自己共有的人格尊严,是个体与群体共有的道义使命。各国(很多经济状况远不如中国)行使的义务教育或称免费教育,正是这一准则所要求 的。如今共产党似乎一下子从乌托邦神圣堕落成了经济动物了!更严格地从经济理论上讲:凡属非专利范围的知识传播,都应当是义务教育的范围。

当然,教育是面临一些具体问题:在操作上究竟怎样确定义务教育的终点。例如义务教育究竟应该是9年制还是12年制?究竟是止于初中还是止于高中 呢?现代文明社会都普遍实行幼儿(学前)到高中的义务教育。毫无疑问,这样做仍没有达到公共知产论的要求,因为成为公民以后受到的教育,例如普通大学 所传授的知识,大多仍是非专利性质的。于是,人们通常补充说,大学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带有很多独立研究的成分,因此,其劳动是需要购买的。这种说法似是 而非:如属技术性工程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都不是教师自己的发明;如属自然科学基础与专业基础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并无教师 的发现;如属人文社科,那么至少在实现了教育自主的社会和思想学术范围,倒是有教师的独到见解可言的,甚至必须有独到见解的教师才是够格的,但是,人文社 科的首创认定总体说来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再说,就教学研究与实践而言,即使是学前教育也有著同样甚至更高难的要求。如此看来,大学教育也就基本上 落在了义务教育的范围内。从理论上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大学教育也一定会向普及化、义务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人权文件的提法与公共知产论不谋而合。 《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3(2)条更具体提出:初等教育应属义务性质并一律免费;各种形式的中等教育,包括中等技术和职业教育,应 以一切适当方法,普遍设立,并对一切人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大矣

人们说,人权文本只能是一个道义理想,实际做不到。我想对这些务实党人说一句:人类社会当下的现实问题主要不是离理想太远,而是有些国家离自 己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宪法、法律太远!而人权文本与这样一个事实一致:不是收钱的教育比重越来越大,而是全人类范围的义务教育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它的范围。 教育的日益商品化根本不是进步的标志,恰恰相反,是退步的标志!众所周知,若干年来,中国的相对教育投入呈下降趋势,很多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义务教育 却走到了中国的前面。这一事实应当启发中国共产党起码的良知。

有一种择业投资论认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属普及知识性的教育,不应收钱,而大学教育是受教育者对其职业生涯的投资,应当收钱。这种说法尽管可以 对中国的现实产生积极的作用(例如为义务教育扩展到高中提供支持),但我并不认同,因为它其实很抽象,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社会机制与教育水平对大学生的择 业、就业有著太多的逆效应。据调查:在广东,人们的平均收入与文化程度恰成反比,小学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大学。对此,择业投资论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 措。

现代文明国家实际奉行的是公民准备论的义务教育原则,即:政府有责任对每个未成年人实行义务教育。人们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当成为公民有了 独立谋生能力之后,国家便实行统一的公民社会要求,一视同仁,任何人不得例外。不难看出,这在奉行联合国相关人权约定上,已经走在了今天世界的最前面。事 实上,现代文明国家在公民继续教育上,也不是钱字当头的,相对于落后国家的乱收费来说,很多方面是公益或免费的。反观中国,义务教育的年限规定得较短,还 口惠而实不至,将挂在嘴上、写在纸上的承诺,弄成了戏词!什么叫落后?就是即便立了规矩也往往靠不住,或者是事实上不存在什么规矩。

公民准备论与人权准则有著高度一致的严肃性,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宪政权威。这一理论还鲜明地要求义务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必须充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制度理念,从人权理想与法治务实的结合上看,都提供了义务教育 实践的榜样。

关于中国的义务教育,人们议论到的有些难题当然是实践的难题,例如钱从何来?我们无法深究没钱保障义务教育的原因,或者追问经济学家杨帆先生测算 的30万亿元人民币的腐败成果。 共产党该负何罪责?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事实;但大量的政策性收费(乱收费还是另外的问题)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也是事实,而它们竟与动辄超过或接近两位 数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并存!

中国的义务教育买卖计有:1,赞助费。什么赞助?不是赞而助,而是缴了就是赞助!你敢不缴(赞助)吗?其实是不愿挨也得挨,家长们联想到 的字眼很吓人,叫人质、绑架。幼儿园动不动也收到几千元了;2,择校费。义务教育成了强制性安排,再怎么择校也不可能不碰到钱的逼迫;3, 民营班。一校两制,用著公办的教育资源,打著民营的幌子收费;4,素质教育费。以实行素质教育为名,烂开技能班(课),既烂收了钱又增加了学 生负担。此外,还有各种强买强卖,做学问的专家们可能视而不见,但我却骨鲠在喉不得不说,因为我看到过几则乱收费导致学生自杀的报道,例如东北某小学校一 女孩因缴不起10元报刊费而喝农药弃世!有的小学校光书本、资料、报刊、文具簿本费,一年就达几百元。开水不给喝上一口(北京一位知识母亲不无沉痛地说: 孩子成了耐渴的骆驼!),可是强制半强制的就餐、加餐,倒是躲不掉(动辄几百人几千人的中毒伤亡也就屡见不鲜)。校服换得勤,成了某些人或集体创收的路 子,人家使用校服旨在养护孩子的平等心态,到中国就变味了我常这样想:一个社会的人道程度,看看其医疗(院)如何就知道了;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看看 其学校如何就知道了!这一回SARS爆发,集中暴露出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可谓天下苦秦深矣!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久矣、大矣!

落实义务教育当然是有困难的,但实践的难题有真假之分。大家都真心诚意来做却举步维艰的事情是真难,人为设障使得可做的事做不了则是假 难。很多难事其实不难,可为者不肯为、不让为,不难自然也难了。假难不假,譬如又说到钱,让人们难堪的事情何止义务教育,君不见钱照收、教师工资 照样发不出的难吗?对不起,落实义务教育不管多难,都首先是各级政府需要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主张一些地方的孩子失学,要将责任追究到家长头上, 有的失学儿童还将父母告到法庭,其实干系主要或基本在地方政府,责任应当或者首先应当追究到相关政府身上。而追究不成乃共产党中央政府的专制政治使然 这应当说是认识中国义务教育实行难的基本觉悟。


民办、公办一样恶劣空前

现在提倡投入上的非政府办学,我的看法是,对义务教育而言,首先政府应当提供足够充分、尽可能好的义务教育保障,同时,对民办学校必须有 健全的权利保障机制,例如:免除政府的越界干扰;贷学制度应当延伸以体现平等原则;更重要的是教育购买者,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应当引起起码的重 视。有的私立学校校舍、教学设备、图书馆(室)、社区环境等等办校条件低劣,引起学生种种不满,这是政府必须管理的。高收费的教育红火根本不代表教育进 步!如果中国的义务教育质量能够让人放心,那些钱贵教不贵、空有虚荣与浮华的伪贵族学校还会生意兴隆吗?

杨东平先生认为,文革以后的中国教育,是逐步恢复传统的教育。事实上,从教育买卖的角度看,是有恢复,但主要是突破。而就恢复看,情 形也还有复杂的一面。例如,古代中国的教育至少官学是不收钱的,只是察举、科举中才有拜门奔竞,货赂嘱托。读了几本大同小异的教育史,有关怎么收 钱的俗事大抵缺如。这个民族在钱面前一向并不怎么儒雅,为什么教育史对教育买卖语焉不详呢?教育商贾是新话题吗?当然未必。我们悠久的历史上流传了一些苦 读的故事,其实正揭示了教育与钱的关系。孔夫子是要吃束修的,他办的是私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办教育或社会办学,与少正卯等同行还有一 番很酷的竞争。这私学与他前后的官学、乡学一样,是不管扫盲层次的、启蒙性的,与奴隶、贫民无关。官学当然是培养接班人的。 又例如早先的党庠与遂序之分,《周礼》的记录是:五百家为党,党有庠,以教闾塾所升者。万二千五百家为遂(术),遂有序,以教党庠所升者。 党校自然花公费。孔夫子以后的私学间断性地越来越为官府控制,所谓私也就要体现到经费的别有来路,当然不叫产业化,而叫捐学,例如出 私财百万营私学馆的五代时前蜀母昭裔就是其一,与如今大款插一手外加公家钱庄做支柱的社会办学,倒真有志趣的不同。又如两晋时吴郡范平的孙子蔚有书 7000余卷,招远近读书郎达百余人,蔚并供他们衣食,这蔚先生不可能有科教兴国的宏图大愿,更不懂得不当收钱的义务教育与来钱的素质教育之 类,的确办的是义学,足令今天的中产阶级、权贵们汗??!我不想追问这蔚氏的钱从何而来,总是他的破费要比吃喝嫖摇赌公家全报或者资金外逃更 文明吧。今天有几个红色资本家比得上这蔚先生的呢!

古代的社会办学成就最高者要数书院。书院本来是经济自足的,等到办出成就,生徒日众,官府便为稳定计前来控制利用。官府给银子的书院 生徒有了膏火保证,学业好的还能得到奖金,其安逸只有红色时代的带薪大学生可比。书院的最高代表让我说就是东林书院,而有中国特色的官办书院 则预示了迄今中国教育的出息。经过官方改制的书院不复有社会办学的鲜活气象,倒是在教会办的书院中有了混血儿式的投胎转世 只要没有官方染指,真正社会自主的事业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生气,例如都不会有中西、体用之类的人造对立!中共的教育史只说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 工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造就服从他们的知识干部和愚弄广大的中国人民。可也有一系列事实不可抹杀:教会学校开启了真正顾及贫民子弟的义务蒙 学,而且学的是鸟语;替中国人填补了残障儿童的教育(特殊教育)、女子入学的空白;近现代中国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出于教会学校者比例最大;以蔡元 培先生为代表的那段现代教育,其血脉之根乃生于教会学校。中国十数所相对有些模样的大学,校史上值得矜持的一页,透出的无非是教会的洋气与书院的山林野 气。而以收费论,教会学校起初也是义学性质的,一些蓬头垢面的贫孤,官府视为弃儿,是教会学校收留养育了!后来又是因了权贵的介入,门槛才高起来。 20世纪革命发轫以后,国共人物子弟就争相留洋(苏),而洋人主办的学校则日渐萧索终至云散!而革命力量办的教育从以俄为师的孙中山开始,就实行 将革命主义灌输于人心的教育方针,连红色学校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体现了革命者获利的原则,例如苏区列宁小学有功子弟才可享受完全免费待遇 (今天又在用孩子升学优先、每天增加几百元工资吸引医护人员投身SARS前线 我的观点是将医护卫生保障摆在最高地位,例如干扰素、丙种球蛋白优先保证医护人员,而不是被高官们抢用一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连孩子也得种好儿 童团菜园,还得到例如苏区木工厂干活。革命没有席卷到的地方,去私塾识识字、背背四书的穷孩子,不必以工代费,是用实物换开蒙。甚至到解放初一 些地方还在缴学堂(学校)大米。

所以,如今的花钱买教育,突破的只是官学传统(当官的不怕乱收费),而恢复的是孔夫子时代就有的社会办学传统(好处首先是政府部门捞);惜乎 恢复的只在钱,而不见了款款儒风。去雅存俗,也算教育的最后一波恢复传统大功告成吧。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工资发放都不保了,教师的工资保障就更不待 言,有的实行起实物抵工资的传统制度来,这使我想到了孔夫子吃的干肉,我担心古代延续到解放初的教师去学生家轮饭的制度会再现!这当然很 不体面,于是义务教育能否落实的问题当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财政苟活、延续的大事,钱当然是要收的;于是那收钱的名目当然就有了所有柯断行业 (例如中国电信)敛钱的质量,很多说法、做法的是非对错、真假虚实是含混不清的这符合中国衙门的文化传统性格,尽管实际作为并没有丝毫的暧昧、含 糊。


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教育买卖

离开义务教育,也不是一个钱字了得的。更重要的话题这里不谈,就谈教育买卖应当如何做。

上面引用到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关于受教育者的权利平等的问题,现代文明社会有一系列制度上的保证,以免除受教育者的被歧视、被威胁、被损害。我们国家的宪法与教育法也说到教育平等。但 是,如果将这些年高考季节的传媒所披露的冰山一角系统整理一下,便不难发现我们的教育买卖离平等交易、公平交易的买卖规矩差距何止以道里计。我将之概 括为如下数种歧视:

  • 关系性歧视,如当官的打招呼方便,其子女在录取上普遍多得讨巧,填志愿的紧要甚于考分其实往往不在学校、专业招生名额的限制上,而在关系的限制上;

  • 柯断性歧视,如本校、本系统、本行业官僚与职工子女的录取分数低于一般校外、行业系统外考生的分数,尤以一些柯断性行业院校为突出;

  • 城乡有别的歧视,即农民的孩子考学要求的分数线高于城市的孩子;

  • 地区歧视,即北京、上海等地的考分制度性地低于多数外省的考分;

  • 生理歧视,例如残疾人考学难;

  • 技能歧视,例如竞技体育相对拔尖的考生,可以获得特别的考分优惠;

  • 地位歧视,主要是成人教育中党政企官员动用公款购买高学位教育,严重扰乱了特别是硕士、博士的学位管理;等等。
落 实到钱上来说,这些歧视也就是教育买卖的不公平。此外,从2000年《南方周末》等传媒披露的情况看,各地的收费标准仅公布出来的就存在著严重不平衡现 象。奇怪的是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的收费标准并不西部! 还有一类无以名之、不伦不类的公办二级学院,收的钱已经远远超过(相对于人均收入而言)美国公立学校了:美国一般公立学校收费10000美金,我 们这类公办大学一般收费50000元人民币!(不含杂费)一些地方竟然高到10万元人民币!(见萧雪慧:《教育:必要的乌托邦》,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1年5月)当然,据说都是按物价部门审定的标准收的,不能说是乱收费。

教育买卖的一个最为紧要的问题无疑是:拿什么样质量的教育来做买卖?2000年10月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则某柯断性出版社出版的中学教材错误百 出的新闻,这对各地大中小学强制性售卖的教材与教参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在南京某些高校,曾经有几年时间使用过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德 育教材,约近一半篇幅是对美国某伦理学权威专著的摘译,译文让人不能卒读,其中一位译者竟然没有学过英语!

教育这一特殊商品的购买者有哪些权利?提出这样的问题应当说是很自然的。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从根本上说来,是一个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有与 无,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得到落实、保障的问题。我认为既然科教兴国是国策,那就需要制定专门的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法案(现行的教育法当然没有体现应有的功 能),舍此不能保证国策的落实。这样的法案必须正确合理地界定清楚政府、学校、教育购买者三者的关系,明确三者的权责范围。拿大学来说,即使是一定程度的 教育商品化,也应当给学生相应的权利,例如同一学校范围内系科选择的自由度、系科的课程设置、教学的方式安排、学生社团的自治、对学校党政权力的民主制 约、校园文化交流的自由、校园生活管理的参与等等,都应当将教育购买者应有的权利不打折扣地如数归还给学生。购买教育者对于掌握教育商品的强势群 体毫无约束力,那又指望什么力量能够约束政府与学校真正为教育的购买者著想呢?教育在中国也应当算是一种柯断商品了吧,如果说商品市场上的柯断还可以 依靠竞争或者法律解决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政府身陷其中的教育柯断要靠什么力量来解决呢?恐怕只有让教育购买者真正说得上话、真正得以行使其权利才行。

我的一位才20岁出头的年轻朋友,在对本文初稿提出批评意见时这样说:要么把教育完全作为一种制度性福利,让强卖之权无用武之地,这当然是 教育的遥远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比如现在这样,非得让教育象下岗职工一样自己找钱养活自己,那就让教育完全商品化、民主化,让教育的购买者成为上 帝,用大多数人的权利克制强卖之权。教育紧密关系到社会中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应当让大家说话。购买者说不上话,那教育(不只教育,一切的一切)就只会为强 卖之权左右。

借用朋友傅国涌的一段读书笔记作结吧

青年男女能过一种自由自在的学校生活,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判断,采用民主方式,根据民主原则,拟定学生自治大纲,并促其实现。使学生有 充分之机会,练习民权之运用,在学生自治活动中,培养干部人才,定期举行各种不同性质的集团活动,养成集体生活之习惯民主的教育一定要有民主政治才能 推行;同时教育也有推动政治的力量。主持教育的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教育民主化,先从学校行政民主化开始,教员是教育的基本支持者,学生是教育的 对象,办学应以他们的福利为根据,重视他们的需求,不要盲从地执行命令,只知效忠于少数的人。为国家民族前途著想,办学应该是培养人才,并不是为某人某派 做势力,而教员学生应该尽各人之所能,扩大正义和民主的思想,启发民众智能,唤起民众觉悟,改善民众生活,这样的教育就可以有促进民主政治早日实现的能 力。从事教育的人应该努力使目前的教育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争取民主政治的早日降临,只有真民主政治的实现,教育的危机才可以挽救。(《雷洁琼文集》 (上)197198页 开明出版社)

2003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相关文章:



Basic Education in China: No Money, No Right


教育的日趋商品化如何导致义务教育人权状况的恶化?

How does growing commercialization of education in China lead to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compulsory basic education?





作为父辈人,我对中国的孩子们有著特别复杂的情感。如果是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快读高中了。那时我想,为了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有真正的欢 乐,我们应当不惜承当一切苦难。14年过去了,苦难依然,孩子们除了沉重的教育负担,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在SARS这一天灾人祸肆虐的日子里,纪念14 年前为了民主自由献身的孩子们,有了格外的悲愤。年年有六四,今年更神伤。在早已无话可说的中国还是要说话!

据我观察,SARS给上学的孩子们带来的影响最大了。有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某学校为了封校,不让走读生回家,跟上来就是这收费那收费。 要钱还是要命是强盗逻辑,教育乱买卖、乱收费在孩子们人生必经的道路上,应当算作一种剪径遭遇。都说人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向民主自由的原动 力。现在的孩子们似乎不怎么有权利意识,不知与独生子女多了之后的独根呵甚有无关系。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说孩子们的切身利益。


义务教育乃神圣不可夺之人权

谁也没有想到教育买卖来势如此迅猛。我常在心里祈祷: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少一些上吊、喝农药的吧。苦读十二年考上了大学,不过意味著争得了一次花大钱的资格!

2000年国庆后的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大学生。这孩子1.85米的个头,通常一顿午饭只吃光面一碗!他噙著泪与我谈了好久。为了使他安心学习, 他父亲对家人隐瞒了几年的病情;他为父亲争到了资格通过借债购买中国大学教育的资格。他不知道该不该央求父亲去购买中国乡村医疗,他认为装著 不知父亲的病情或许更好,因为那是父亲的意志所期求的。他的父亲其实是花了生命的代价来购买中国教育。我对他说:你应当争取到最高贷学金!我的申请 书交过了,可前天又让我写一份,因为补办有关证明我已经错过第一批贷款名额的审批。过就过了,反正我也不想申请全额。为什么?规定毕业后一年内还 清,到时工作能不能找到都是问题,还不了怎么办? 我心想,这孩子如果提出让我做他的担保人,我怎么办?悲悯或者同情是有限的!今年3月,他的父亲因无钱医治去世。我给了他一点钱聊作抚慰

既然做起了买卖,那就不能不讲讲买卖的规矩。首先当然是什么可卖什么不可卖,得有严格的范围限制,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界限必须守住,政府不可 以失责,这与人的尊严、权利相关。义务教育属于人权范围,不可以让受教育者用钱购买其本当拥有的,这一点共产党需要有起码的良知。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问题,既然老百姓已经缴了各种苛捐杂税,共产党就应当提供义务教育这一公共产品,让孩子们再缴费,就等于同样商品重复卖 两次,也等于老百姓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产品,更等于你靠强力将我生产的产品夺去,反过来又要我花钱买回来共产党的经济学难道是匪盗经济学?! 更荒唐的是,义务教育人权的重要性,居然在口口声声自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当权的时代,还要人们不断努力去向统治者说明、论证、强调!

关于人权,思想家们曾经有多种论证。 最彻底的立场可以称作公共知产论 一个人来到世上,不仅仅是活过去就算的,因为人有趋乐避苦、好奇、释疑解惑等等的人类本能,更有寻求安全、体现人生价值的社会本能。本能是天赋的,因 而都是值得珍视、尊重的。体现这种珍视与人格尊重的文明社会契约,就是胡蔓莱茨(human rights,秦晖戏译)。相应地,将前人试错、摸索、探求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告知后人,这一文化遗传也就是一项人权遗产。作为向下一代传输文化遗产 的教育,是成人社会应该尽到的义务。在这里,长辈的不努力与晚辈的不勤勉,都是缺乏人生自觉、生命自恋、人格自重的。前人留下的文化财富是后人共有的,不 是哪一个人、组织、党派、政府的,应当有教无类地传授给每一个后人,以资后来者生存、发展、享受少走弯路。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罢,什么主义都不应当在义 务教育上做商贾,这是一条优先的教育准则。 受教育是为了他人与自己共有的人格尊严,是个体与群体共有的道义使命。各国(很多经济状况远不如中国)行使的义务教育或称免费教育,正是这一准则所要求 的。如今共产党似乎一下子从乌托邦神圣堕落成了经济动物了!更严格地从经济理论上讲:凡属非专利范围的知识传播,都应当是义务教育的范围。

当然,教育是面临一些具体问题:在操作上究竟怎样确定义务教育的终点。例如义务教育究竟应该是9年制还是12年制?究竟是止于初中还是止于高中 呢?现代文明社会都普遍实行幼儿(学前)到高中的义务教育。毫无疑问,这样做仍没有达到公共知产论的要求,因为成为公民以后受到的教育,例如普通大学 所传授的知识,大多仍是非专利性质的。于是,人们通常补充说,大学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带有很多独立研究的成分,因此,其劳动是需要购买的。这种说法似是 而非:如属技术性工程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都不是教师自己的发明;如属自然科学基础与专业基础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并无教师 的发现;如属人文社科,那么至少在实现了教育自主的社会和思想学术范围,倒是有教师的独到见解可言的,甚至必须有独到见解的教师才是够格的,但是,人文社 科的首创认定总体说来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再说,就教学研究与实践而言,即使是学前教育也有著同样甚至更高难的要求。如此看来,大学教育也就基本上 落在了义务教育的范围内。从理论上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大学教育也一定会向普及化、义务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人权文件的提法与公共知产论不谋而合。 《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3(2)条更具体提出:初等教育应属义务性质并一律免费;各种形式的中等教育,包括中等技术和职业教育,应 以一切适当方法,普遍设立,并对一切人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大矣

人们说,人权文本只能是一个道义理想,实际做不到。我想对这些务实党人说一句:人类社会当下的现实问题主要不是离理想太远,而是有些国家离自 己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宪法、法律太远!而人权文本与这样一个事实一致:不是收钱的教育比重越来越大,而是全人类范围的义务教育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它的范围。 教育的日益商品化根本不是进步的标志,恰恰相反,是退步的标志!众所周知,若干年来,中国的相对教育投入呈下降趋势,很多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义务教育 却走到了中国的前面。这一事实应当启发中国共产党起码的良知。

有一种择业投资论认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属普及知识性的教育,不应收钱,而大学教育是受教育者对其职业生涯的投资,应当收钱。这种说法尽管可以 对中国的现实产生积极的作用(例如为义务教育扩展到高中提供支持),但我并不认同,因为它其实很抽象,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社会机制与教育水平对大学生的择 业、就业有著太多的逆效应。据调查:在广东,人们的平均收入与文化程度恰成反比,小学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大学。对此,择业投资论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 措。

现代文明国家实际奉行的是公民准备论的义务教育原则,即:政府有责任对每个未成年人实行义务教育。人们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当成为公民有了 独立谋生能力之后,国家便实行统一的公民社会要求,一视同仁,任何人不得例外。不难看出,这在奉行联合国相关人权约定上,已经走在了今天世界的最前面。事 实上,现代文明国家在公民继续教育上,也不是钱字当头的,相对于落后国家的乱收费来说,很多方面是公益或免费的。反观中国,义务教育的年限规定得较短,还 口惠而实不至,将挂在嘴上、写在纸上的承诺,弄成了戏词!什么叫落后?就是即便立了规矩也往往靠不住,或者是事实上不存在什么规矩。

公民准备论与人权准则有著高度一致的严肃性,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宪政权威。这一理论还鲜明地要求义务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必须充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制度理念,从人权理想与法治务实的结合上看,都提供了义务教育 实践的榜样。

关于中国的义务教育,人们议论到的有些难题当然是实践的难题,例如钱从何来?我们无法深究没钱保障义务教育的原因,或者追问经济学家杨帆先生测算 的30万亿元人民币的腐败成果。 共产党该负何罪责?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事实;但大量的政策性收费(乱收费还是另外的问题)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也是事实,而它们竟与动辄超过或接近两位 数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并存!

中国的义务教育买卖计有:1,赞助费。什么赞助?不是赞而助,而是缴了就是赞助!你敢不缴(赞助)吗?其实是不愿挨也得挨,家长们联想到 的字眼很吓人,叫人质、绑架。幼儿园动不动也收到几千元了;2,择校费。义务教育成了强制性安排,再怎么择校也不可能不碰到钱的逼迫;3, 民营班。一校两制,用著公办的教育资源,打著民营的幌子收费;4,素质教育费。以实行素质教育为名,烂开技能班(课),既烂收了钱又增加了学 生负担。此外,还有各种强买强卖,做学问的专家们可能视而不见,但我却骨鲠在喉不得不说,因为我看到过几则乱收费导致学生自杀的报道,例如东北某小学校一 女孩因缴不起10元报刊费而喝农药弃世!有的小学校光书本、资料、报刊、文具簿本费,一年就达几百元。开水不给喝上一口(北京一位知识母亲不无沉痛地说: 孩子成了耐渴的骆驼!),可是强制半强制的就餐、加餐,倒是躲不掉(动辄几百人几千人的中毒伤亡也就屡见不鲜)。校服换得勤,成了某些人或集体创收的路 子,人家使用校服旨在养护孩子的平等心态,到中国就变味了我常这样想:一个社会的人道程度,看看其医疗(院)如何就知道了;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看看 其学校如何就知道了!这一回SARS爆发,集中暴露出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可谓天下苦秦深矣!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久矣、大矣!

落实义务教育当然是有困难的,但实践的难题有真假之分。大家都真心诚意来做却举步维艰的事情是真难,人为设障使得可做的事做不了则是假 难。很多难事其实不难,可为者不肯为、不让为,不难自然也难了。假难不假,譬如又说到钱,让人们难堪的事情何止义务教育,君不见钱照收、教师工资 照样发不出的难吗?对不起,落实义务教育不管多难,都首先是各级政府需要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主张一些地方的孩子失学,要将责任追究到家长头上, 有的失学儿童还将父母告到法庭,其实干系主要或基本在地方政府,责任应当或者首先应当追究到相关政府身上。而追究不成乃共产党中央政府的专制政治使然 这应当说是认识中国义务教育实行难的基本觉悟。


民办、公办一样恶劣空前

现在提倡投入上的非政府办学,我的看法是,对义务教育而言,首先政府应当提供足够充分、尽可能好的义务教育保障,同时,对民办学校必须有 健全的权利保障机制,例如:免除政府的越界干扰;贷学制度应当延伸以体现平等原则;更重要的是教育购买者,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应当引起起码的重 视。有的私立学校校舍、教学设备、图书馆(室)、社区环境等等办校条件低劣,引起学生种种不满,这是政府必须管理的。高收费的教育红火根本不代表教育进 步!如果中国的义务教育质量能够让人放心,那些钱贵教不贵、空有虚荣与浮华的伪贵族学校还会生意兴隆吗?

杨东平先生认为,文革以后的中国教育,是逐步恢复传统的教育。事实上,从教育买卖的角度看,是有恢复,但主要是突破。而就恢复看,情 形也还有复杂的一面。例如,古代中国的教育至少官学是不收钱的,只是察举、科举中才有拜门奔竞,货赂嘱托。读了几本大同小异的教育史,有关怎么收 钱的俗事大抵缺如。这个民族在钱面前一向并不怎么儒雅,为什么教育史对教育买卖语焉不详呢?教育商贾是新话题吗?当然未必。我们悠久的历史上流传了一些苦 读的故事,其实正揭示了教育与钱的关系。孔夫子是要吃束修的,他办的是私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办教育或社会办学,与少正卯等同行还有一 番很酷的竞争。这私学与他前后的官学、乡学一样,是不管扫盲层次的、启蒙性的,与奴隶、贫民无关。官学当然是培养接班人的。 又例如早先的党庠与遂序之分,《周礼》的记录是:五百家为党,党有庠,以教闾塾所升者。万二千五百家为遂(术),遂有序,以教党庠所升者。 党校自然花公费。孔夫子以后的私学间断性地越来越为官府控制,所谓私也就要体现到经费的别有来路,当然不叫产业化,而叫捐学,例如出 私财百万营私学馆的五代时前蜀母昭裔就是其一,与如今大款插一手外加公家钱庄做支柱的社会办学,倒真有志趣的不同。又如两晋时吴郡范平的孙子蔚有书 7000余卷,招远近读书郎达百余人,蔚并供他们衣食,这蔚先生不可能有科教兴国的宏图大愿,更不懂得不当收钱的义务教育与来钱的素质教育之 类,的确办的是义学,足令今天的中产阶级、权贵们汗??!我不想追问这蔚氏的钱从何而来,总是他的破费要比吃喝嫖摇赌公家全报或者资金外逃更 文明吧。今天有几个红色资本家比得上这蔚先生的呢!

古代的社会办学成就最高者要数书院。书院本来是经济自足的,等到办出成就,生徒日众,官府便为稳定计前来控制利用。官府给银子的书院 生徒有了膏火保证,学业好的还能得到奖金,其安逸只有红色时代的带薪大学生可比。书院的最高代表让我说就是东林书院,而有中国特色的官办书院 则预示了迄今中国教育的出息。经过官方改制的书院不复有社会办学的鲜活气象,倒是在教会办的书院中有了混血儿式的投胎转世 只要没有官方染指,真正社会自主的事业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生气,例如都不会有中西、体用之类的人造对立!中共的教育史只说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 工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造就服从他们的知识干部和愚弄广大的中国人民。可也有一系列事实不可抹杀:教会学校开启了真正顾及贫民子弟的义务蒙 学,而且学的是鸟语;替中国人填补了残障儿童的教育(特殊教育)、女子入学的空白;近现代中国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出于教会学校者比例最大;以蔡元 培先生为代表的那段现代教育,其血脉之根乃生于教会学校。中国十数所相对有些模样的大学,校史上值得矜持的一页,透出的无非是教会的洋气与书院的山林野 气。而以收费论,教会学校起初也是义学性质的,一些蓬头垢面的贫孤,官府视为弃儿,是教会学校收留养育了!后来又是因了权贵的介入,门槛才高起来。 20世纪革命发轫以后,国共人物子弟就争相留洋(苏),而洋人主办的学校则日渐萧索终至云散!而革命力量办的教育从以俄为师的孙中山开始,就实行 将革命主义灌输于人心的教育方针,连红色学校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体现了革命者获利的原则,例如苏区列宁小学有功子弟才可享受完全免费待遇 (今天又在用孩子升学优先、每天增加几百元工资吸引医护人员投身SARS前线 我的观点是将医护卫生保障摆在最高地位,例如干扰素、丙种球蛋白优先保证医护人员,而不是被高官们抢用一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连孩子也得种好儿 童团菜园,还得到例如苏区木工厂干活。革命没有席卷到的地方,去私塾识识字、背背四书的穷孩子,不必以工代费,是用实物换开蒙。甚至到解放初一 些地方还在缴学堂(学校)大米。

所以,如今的花钱买教育,突破的只是官学传统(当官的不怕乱收费),而恢复的是孔夫子时代就有的社会办学传统(好处首先是政府部门捞);惜乎 恢复的只在钱,而不见了款款儒风。去雅存俗,也算教育的最后一波恢复传统大功告成吧。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工资发放都不保了,教师的工资保障就更不待 言,有的实行起实物抵工资的传统制度来,这使我想到了孔夫子吃的干肉,我担心古代延续到解放初的教师去学生家轮饭的制度会再现!这当然很 不体面,于是义务教育能否落实的问题当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财政苟活、延续的大事,钱当然是要收的;于是那收钱的名目当然就有了所有柯断行业 (例如中国电信)敛钱的质量,很多说法、做法的是非对错、真假虚实是含混不清的这符合中国衙门的文化传统性格,尽管实际作为并没有丝毫的暧昧、含 糊。


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教育买卖

离开义务教育,也不是一个钱字了得的。更重要的话题这里不谈,就谈教育买卖应当如何做。

上面引用到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关于受教育者的权利平等的问题,现代文明社会有一系列制度上的保证,以免除受教育者的被歧视、被威胁、被损害。我们国家的宪法与教育法也说到教育平等。但 是,如果将这些年高考季节的传媒所披露的冰山一角系统整理一下,便不难发现我们的教育买卖离平等交易、公平交易的买卖规矩差距何止以道里计。我将之概 括为如下数种歧视:

  • 关系性歧视,如当官的打招呼方便,其子女在录取上普遍多得讨巧,填志愿的紧要甚于考分其实往往不在学校、专业招生名额的限制上,而在关系的限制上;

  • 柯断性歧视,如本校、本系统、本行业官僚与职工子女的录取分数低于一般校外、行业系统外考生的分数,尤以一些柯断性行业院校为突出;

  • 城乡有别的歧视,即农民的孩子考学要求的分数线高于城市的孩子;

  • 地区歧视,即北京、上海等地的考分制度性地低于多数外省的考分;

  • 生理歧视,例如残疾人考学难;

  • 技能歧视,例如竞技体育相对拔尖的考生,可以获得特别的考分优惠;

  • 地位歧视,主要是成人教育中党政企官员动用公款购买高学位教育,严重扰乱了特别是硕士、博士的学位管理;等等。
落 实到钱上来说,这些歧视也就是教育买卖的不公平。此外,从2000年《南方周末》等传媒披露的情况看,各地的收费标准仅公布出来的就存在著严重不平衡现 象。奇怪的是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的收费标准并不西部! 还有一类无以名之、不伦不类的公办二级学院,收的钱已经远远超过(相对于人均收入而言)美国公立学校了:美国一般公立学校收费10000美金,我 们这类公办大学一般收费50000元人民币!(不含杂费)一些地方竟然高到10万元人民币!(见萧雪慧:《教育:必要的乌托邦》,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1年5月)当然,据说都是按物价部门审定的标准收的,不能说是乱收费。

教育买卖的一个最为紧要的问题无疑是:拿什么样质量的教育来做买卖?2000年10月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则某柯断性出版社出版的中学教材错误百 出的新闻,这对各地大中小学强制性售卖的教材与教参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在南京某些高校,曾经有几年时间使用过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德 育教材,约近一半篇幅是对美国某伦理学权威专著的摘译,译文让人不能卒读,其中一位译者竟然没有学过英语!

教育这一特殊商品的购买者有哪些权利?提出这样的问题应当说是很自然的。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从根本上说来,是一个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有与 无,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得到落实、保障的问题。我认为既然科教兴国是国策,那就需要制定专门的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法案(现行的教育法当然没有体现应有的功 能),舍此不能保证国策的落实。这样的法案必须正确合理地界定清楚政府、学校、教育购买者三者的关系,明确三者的权责范围。拿大学来说,即使是一定程度的 教育商品化,也应当给学生相应的权利,例如同一学校范围内系科选择的自由度、系科的课程设置、教学的方式安排、学生社团的自治、对学校党政权力的民主制 约、校园文化交流的自由、校园生活管理的参与等等,都应当将教育购买者应有的权利不打折扣地如数归还给学生。购买教育者对于掌握教育商品的强势群 体毫无约束力,那又指望什么力量能够约束政府与学校真正为教育的购买者著想呢?教育在中国也应当算是一种柯断商品了吧,如果说商品市场上的柯断还可以 依靠竞争或者法律解决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政府身陷其中的教育柯断要靠什么力量来解决呢?恐怕只有让教育购买者真正说得上话、真正得以行使其权利才行。

我的一位才20岁出头的年轻朋友,在对本文初稿提出批评意见时这样说:要么把教育完全作为一种制度性福利,让强卖之权无用武之地,这当然是 教育的遥远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比如现在这样,非得让教育象下岗职工一样自己找钱养活自己,那就让教育完全商品化、民主化,让教育的购买者成为上 帝,用大多数人的权利克制强卖之权。教育紧密关系到社会中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应当让大家说话。购买者说不上话,那教育(不只教育,一切的一切)就只会为强 卖之权左右。

借用朋友傅国涌的一段读书笔记作结吧

青年男女能过一种自由自在的学校生活,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判断,采用民主方式,根据民主原则,拟定学生自治大纲,并促其实现。使学生有 充分之机会,练习民权之运用,在学生自治活动中,培养干部人才,定期举行各种不同性质的集团活动,养成集体生活之习惯民主的教育一定要有民主政治才能 推行;同时教育也有推动政治的力量。主持教育的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教育民主化,先从学校行政民主化开始,教员是教育的基本支持者,学生是教育的 对象,办学应以他们的福利为根据,重视他们的需求,不要盲从地执行命令,只知效忠于少数的人。为国家民族前途著想,办学应该是培养人才,并不是为某人某派 做势力,而教员学生应该尽各人之所能,扩大正义和民主的思想,启发民众智能,唤起民众觉悟,改善民众生活,这样的教育就可以有促进民主政治早日实现的能 力。从事教育的人应该努力使目前的教育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争取民主政治的早日降临,只有真民主政治的实现,教育的危机才可以挽救。(《雷洁琼文集》 (上)197198页 开明出版社)

2003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相关文章:



Basic Education in China: No Money, No Right


教育的日趋商品化如何导致义务教育人权状况的恶化?

How does growing commercialization of education in China lead to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compulsory basic education?





作为父辈人,我对中国的孩子们有著特别复杂的情感。如果是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快读高中了。那时我想,为了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有真正的欢 乐,我们应当不惜承当一切苦难。14年过去了,苦难依然,孩子们除了沉重的教育负担,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在SARS这一天灾人祸肆虐的日子里,纪念14 年前为了民主自由献身的孩子们,有了格外的悲愤。年年有六四,今年更神伤。在早已无话可说的中国还是要说话!

据我观察,SARS给上学的孩子们带来的影响最大了。有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某学校为了封校,不让走读生回家,跟上来就是这收费那收费。 要钱还是要命是强盗逻辑,教育乱买卖、乱收费在孩子们人生必经的道路上,应当算作一种剪径遭遇。都说人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向民主自由的原动 力。现在的孩子们似乎不怎么有权利意识,不知与独生子女多了之后的独根呵甚有无关系。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说孩子们的切身利益。


义务教育乃神圣不可夺之人权

谁也没有想到教育买卖来势如此迅猛。我常在心里祈祷: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少一些上吊、喝农药的吧。苦读十二年考上了大学,不过意味著争得了一次花大钱的资格!

2000年国庆后的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大学生。这孩子1.85米的个头,通常一顿午饭只吃光面一碗!他噙著泪与我谈了好久。为了使他安心学习, 他父亲对家人隐瞒了几年的病情;他为父亲争到了资格通过借债购买中国大学教育的资格。他不知道该不该央求父亲去购买中国乡村医疗,他认为装著 不知父亲的病情或许更好,因为那是父亲的意志所期求的。他的父亲其实是花了生命的代价来购买中国教育。我对他说:你应当争取到最高贷学金!我的申请 书交过了,可前天又让我写一份,因为补办有关证明我已经错过第一批贷款名额的审批。过就过了,反正我也不想申请全额。为什么?规定毕业后一年内还 清,到时工作能不能找到都是问题,还不了怎么办? 我心想,这孩子如果提出让我做他的担保人,我怎么办?悲悯或者同情是有限的!今年3月,他的父亲因无钱医治去世。我给了他一点钱聊作抚慰

既然做起了买卖,那就不能不讲讲买卖的规矩。首先当然是什么可卖什么不可卖,得有严格的范围限制,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界限必须守住,政府不可 以失责,这与人的尊严、权利相关。义务教育属于人权范围,不可以让受教育者用钱购买其本当拥有的,这一点共产党需要有起码的良知。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问题,既然老百姓已经缴了各种苛捐杂税,共产党就应当提供义务教育这一公共产品,让孩子们再缴费,就等于同样商品重复卖 两次,也等于老百姓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产品,更等于你靠强力将我生产的产品夺去,反过来又要我花钱买回来共产党的经济学难道是匪盗经济学?! 更荒唐的是,义务教育人权的重要性,居然在口口声声自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当权的时代,还要人们不断努力去向统治者说明、论证、强调!

关于人权,思想家们曾经有多种论证。 最彻底的立场可以称作公共知产论 一个人来到世上,不仅仅是活过去就算的,因为人有趋乐避苦、好奇、释疑解惑等等的人类本能,更有寻求安全、体现人生价值的社会本能。本能是天赋的,因 而都是值得珍视、尊重的。体现这种珍视与人格尊重的文明社会契约,就是胡蔓莱茨(human rights,秦晖戏译)。相应地,将前人试错、摸索、探求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告知后人,这一文化遗传也就是一项人权遗产。作为向下一代传输文化遗产 的教育,是成人社会应该尽到的义务。在这里,长辈的不努力与晚辈的不勤勉,都是缺乏人生自觉、生命自恋、人格自重的。前人留下的文化财富是后人共有的,不 是哪一个人、组织、党派、政府的,应当有教无类地传授给每一个后人,以资后来者生存、发展、享受少走弯路。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罢,什么主义都不应当在义 务教育上做商贾,这是一条优先的教育准则。 受教育是为了他人与自己共有的人格尊严,是个体与群体共有的道义使命。各国(很多经济状况远不如中国)行使的义务教育或称免费教育,正是这一准则所要求 的。如今共产党似乎一下子从乌托邦神圣堕落成了经济动物了!更严格地从经济理论上讲:凡属非专利范围的知识传播,都应当是义务教育的范围。

当然,教育是面临一些具体问题:在操作上究竟怎样确定义务教育的终点。例如义务教育究竟应该是9年制还是12年制?究竟是止于初中还是止于高中 呢?现代文明社会都普遍实行幼儿(学前)到高中的义务教育。毫无疑问,这样做仍没有达到公共知产论的要求,因为成为公民以后受到的教育,例如普通大学 所传授的知识,大多仍是非专利性质的。于是,人们通常补充说,大学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带有很多独立研究的成分,因此,其劳动是需要购买的。这种说法似是 而非:如属技术性工程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都不是教师自己的发明;如属自然科学基础与专业基础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并无教师 的发现;如属人文社科,那么至少在实现了教育自主的社会和思想学术范围,倒是有教师的独到见解可言的,甚至必须有独到见解的教师才是够格的,但是,人文社 科的首创认定总体说来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再说,就教学研究与实践而言,即使是学前教育也有著同样甚至更高难的要求。如此看来,大学教育也就基本上 落在了义务教育的范围内。从理论上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大学教育也一定会向普及化、义务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人权文件的提法与公共知产论不谋而合。 《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3(2)条更具体提出:初等教育应属义务性质并一律免费;各种形式的中等教育,包括中等技术和职业教育,应 以一切适当方法,普遍设立,并对一切人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大矣

人们说,人权文本只能是一个道义理想,实际做不到。我想对这些务实党人说一句:人类社会当下的现实问题主要不是离理想太远,而是有些国家离自 己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宪法、法律太远!而人权文本与这样一个事实一致:不是收钱的教育比重越来越大,而是全人类范围的义务教育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它的范围。 教育的日益商品化根本不是进步的标志,恰恰相反,是退步的标志!众所周知,若干年来,中国的相对教育投入呈下降趋势,很多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义务教育 却走到了中国的前面。这一事实应当启发中国共产党起码的良知。

有一种择业投资论认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属普及知识性的教育,不应收钱,而大学教育是受教育者对其职业生涯的投资,应当收钱。这种说法尽管可以 对中国的现实产生积极的作用(例如为义务教育扩展到高中提供支持),但我并不认同,因为它其实很抽象,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社会机制与教育水平对大学生的择 业、就业有著太多的逆效应。据调查:在广东,人们的平均收入与文化程度恰成反比,小学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大学。对此,择业投资论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 措。

现代文明国家实际奉行的是公民准备论的义务教育原则,即:政府有责任对每个未成年人实行义务教育。人们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当成为公民有了 独立谋生能力之后,国家便实行统一的公民社会要求,一视同仁,任何人不得例外。不难看出,这在奉行联合国相关人权约定上,已经走在了今天世界的最前面。事 实上,现代文明国家在公民继续教育上,也不是钱字当头的,相对于落后国家的乱收费来说,很多方面是公益或免费的。反观中国,义务教育的年限规定得较短,还 口惠而实不至,将挂在嘴上、写在纸上的承诺,弄成了戏词!什么叫落后?就是即便立了规矩也往往靠不住,或者是事实上不存在什么规矩。

公民准备论与人权准则有著高度一致的严肃性,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宪政权威。这一理论还鲜明地要求义务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必须充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制度理念,从人权理想与法治务实的结合上看,都提供了义务教育 实践的榜样。

关于中国的义务教育,人们议论到的有些难题当然是实践的难题,例如钱从何来?我们无法深究没钱保障义务教育的原因,或者追问经济学家杨帆先生测算 的30万亿元人民币的腐败成果。 共产党该负何罪责?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事实;但大量的政策性收费(乱收费还是另外的问题)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也是事实,而它们竟与动辄超过或接近两位 数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并存!

中国的义务教育买卖计有:1,赞助费。什么赞助?不是赞而助,而是缴了就是赞助!你敢不缴(赞助)吗?其实是不愿挨也得挨,家长们联想到 的字眼很吓人,叫人质、绑架。幼儿园动不动也收到几千元了;2,择校费。义务教育成了强制性安排,再怎么择校也不可能不碰到钱的逼迫;3, 民营班。一校两制,用著公办的教育资源,打著民营的幌子收费;4,素质教育费。以实行素质教育为名,烂开技能班(课),既烂收了钱又增加了学 生负担。此外,还有各种强买强卖,做学问的专家们可能视而不见,但我却骨鲠在喉不得不说,因为我看到过几则乱收费导致学生自杀的报道,例如东北某小学校一 女孩因缴不起10元报刊费而喝农药弃世!有的小学校光书本、资料、报刊、文具簿本费,一年就达几百元。开水不给喝上一口(北京一位知识母亲不无沉痛地说: 孩子成了耐渴的骆驼!),可是强制半强制的就餐、加餐,倒是躲不掉(动辄几百人几千人的中毒伤亡也就屡见不鲜)。校服换得勤,成了某些人或集体创收的路 子,人家使用校服旨在养护孩子的平等心态,到中国就变味了我常这样想:一个社会的人道程度,看看其医疗(院)如何就知道了;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看看 其学校如何就知道了!这一回SARS爆发,集中暴露出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可谓天下苦秦深矣!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久矣、大矣!

落实义务教育当然是有困难的,但实践的难题有真假之分。大家都真心诚意来做却举步维艰的事情是真难,人为设障使得可做的事做不了则是假 难。很多难事其实不难,可为者不肯为、不让为,不难自然也难了。假难不假,譬如又说到钱,让人们难堪的事情何止义务教育,君不见钱照收、教师工资 照样发不出的难吗?对不起,落实义务教育不管多难,都首先是各级政府需要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主张一些地方的孩子失学,要将责任追究到家长头上, 有的失学儿童还将父母告到法庭,其实干系主要或基本在地方政府,责任应当或者首先应当追究到相关政府身上。而追究不成乃共产党中央政府的专制政治使然 这应当说是认识中国义务教育实行难的基本觉悟。


民办、公办一样恶劣空前

现在提倡投入上的非政府办学,我的看法是,对义务教育而言,首先政府应当提供足够充分、尽可能好的义务教育保障,同时,对民办学校必须有 健全的权利保障机制,例如:免除政府的越界干扰;贷学制度应当延伸以体现平等原则;更重要的是教育购买者,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应当引起起码的重 视。有的私立学校校舍、教学设备、图书馆(室)、社区环境等等办校条件低劣,引起学生种种不满,这是政府必须管理的。高收费的教育红火根本不代表教育进 步!如果中国的义务教育质量能够让人放心,那些钱贵教不贵、空有虚荣与浮华的伪贵族学校还会生意兴隆吗?

杨东平先生认为,文革以后的中国教育,是逐步恢复传统的教育。事实上,从教育买卖的角度看,是有恢复,但主要是突破。而就恢复看,情 形也还有复杂的一面。例如,古代中国的教育至少官学是不收钱的,只是察举、科举中才有拜门奔竞,货赂嘱托。读了几本大同小异的教育史,有关怎么收 钱的俗事大抵缺如。这个民族在钱面前一向并不怎么儒雅,为什么教育史对教育买卖语焉不详呢?教育商贾是新话题吗?当然未必。我们悠久的历史上流传了一些苦 读的故事,其实正揭示了教育与钱的关系。孔夫子是要吃束修的,他办的是私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办教育或社会办学,与少正卯等同行还有一 番很酷的竞争。这私学与他前后的官学、乡学一样,是不管扫盲层次的、启蒙性的,与奴隶、贫民无关。官学当然是培养接班人的。 又例如早先的党庠与遂序之分,《周礼》的记录是:五百家为党,党有庠,以教闾塾所升者。万二千五百家为遂(术),遂有序,以教党庠所升者。 党校自然花公费。孔夫子以后的私学间断性地越来越为官府控制,所谓私也就要体现到经费的别有来路,当然不叫产业化,而叫捐学,例如出 私财百万营私学馆的五代时前蜀母昭裔就是其一,与如今大款插一手外加公家钱庄做支柱的社会办学,倒真有志趣的不同。又如两晋时吴郡范平的孙子蔚有书 7000余卷,招远近读书郎达百余人,蔚并供他们衣食,这蔚先生不可能有科教兴国的宏图大愿,更不懂得不当收钱的义务教育与来钱的素质教育之 类,的确办的是义学,足令今天的中产阶级、权贵们汗??!我不想追问这蔚氏的钱从何而来,总是他的破费要比吃喝嫖摇赌公家全报或者资金外逃更 文明吧。今天有几个红色资本家比得上这蔚先生的呢!

古代的社会办学成就最高者要数书院。书院本来是经济自足的,等到办出成就,生徒日众,官府便为稳定计前来控制利用。官府给银子的书院 生徒有了膏火保证,学业好的还能得到奖金,其安逸只有红色时代的带薪大学生可比。书院的最高代表让我说就是东林书院,而有中国特色的官办书院 则预示了迄今中国教育的出息。经过官方改制的书院不复有社会办学的鲜活气象,倒是在教会办的书院中有了混血儿式的投胎转世 只要没有官方染指,真正社会自主的事业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生气,例如都不会有中西、体用之类的人造对立!中共的教育史只说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 工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造就服从他们的知识干部和愚弄广大的中国人民。可也有一系列事实不可抹杀:教会学校开启了真正顾及贫民子弟的义务蒙 学,而且学的是鸟语;替中国人填补了残障儿童的教育(特殊教育)、女子入学的空白;近现代中国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出于教会学校者比例最大;以蔡元 培先生为代表的那段现代教育,其血脉之根乃生于教会学校。中国十数所相对有些模样的大学,校史上值得矜持的一页,透出的无非是教会的洋气与书院的山林野 气。而以收费论,教会学校起初也是义学性质的,一些蓬头垢面的贫孤,官府视为弃儿,是教会学校收留养育了!后来又是因了权贵的介入,门槛才高起来。 20世纪革命发轫以后,国共人物子弟就争相留洋(苏),而洋人主办的学校则日渐萧索终至云散!而革命力量办的教育从以俄为师的孙中山开始,就实行 将革命主义灌输于人心的教育方针,连红色学校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体现了革命者获利的原则,例如苏区列宁小学有功子弟才可享受完全免费待遇 (今天又在用孩子升学优先、每天增加几百元工资吸引医护人员投身SARS前线 我的观点是将医护卫生保障摆在最高地位,例如干扰素、丙种球蛋白优先保证医护人员,而不是被高官们抢用一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连孩子也得种好儿 童团菜园,还得到例如苏区木工厂干活。革命没有席卷到的地方,去私塾识识字、背背四书的穷孩子,不必以工代费,是用实物换开蒙。甚至到解放初一 些地方还在缴学堂(学校)大米。

所以,如今的花钱买教育,突破的只是官学传统(当官的不怕乱收费),而恢复的是孔夫子时代就有的社会办学传统(好处首先是政府部门捞);惜乎 恢复的只在钱,而不见了款款儒风。去雅存俗,也算教育的最后一波恢复传统大功告成吧。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工资发放都不保了,教师的工资保障就更不待 言,有的实行起实物抵工资的传统制度来,这使我想到了孔夫子吃的干肉,我担心古代延续到解放初的教师去学生家轮饭的制度会再现!这当然很 不体面,于是义务教育能否落实的问题当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财政苟活、延续的大事,钱当然是要收的;于是那收钱的名目当然就有了所有柯断行业 (例如中国电信)敛钱的质量,很多说法、做法的是非对错、真假虚实是含混不清的这符合中国衙门的文化传统性格,尽管实际作为并没有丝毫的暧昧、含 糊。


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教育买卖

离开义务教育,也不是一个钱字了得的。更重要的话题这里不谈,就谈教育买卖应当如何做。

上面引用到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关于受教育者的权利平等的问题,现代文明社会有一系列制度上的保证,以免除受教育者的被歧视、被威胁、被损害。我们国家的宪法与教育法也说到教育平等。但 是,如果将这些年高考季节的传媒所披露的冰山一角系统整理一下,便不难发现我们的教育买卖离平等交易、公平交易的买卖规矩差距何止以道里计。我将之概 括为如下数种歧视:

  • 关系性歧视,如当官的打招呼方便,其子女在录取上普遍多得讨巧,填志愿的紧要甚于考分其实往往不在学校、专业招生名额的限制上,而在关系的限制上;

  • 柯断性歧视,如本校、本系统、本行业官僚与职工子女的录取分数低于一般校外、行业系统外考生的分数,尤以一些柯断性行业院校为突出;

  • 城乡有别的歧视,即农民的孩子考学要求的分数线高于城市的孩子;

  • 地区歧视,即北京、上海等地的考分制度性地低于多数外省的考分;

  • 生理歧视,例如残疾人考学难;

  • 技能歧视,例如竞技体育相对拔尖的考生,可以获得特别的考分优惠;

  • 地位歧视,主要是成人教育中党政企官员动用公款购买高学位教育,严重扰乱了特别是硕士、博士的学位管理;等等。
落 实到钱上来说,这些歧视也就是教育买卖的不公平。此外,从2000年《南方周末》等传媒披露的情况看,各地的收费标准仅公布出来的就存在著严重不平衡现 象。奇怪的是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的收费标准并不西部! 还有一类无以名之、不伦不类的公办二级学院,收的钱已经远远超过(相对于人均收入而言)美国公立学校了:美国一般公立学校收费10000美金,我 们这类公办大学一般收费50000元人民币!(不含杂费)一些地方竟然高到10万元人民币!(见萧雪慧:《教育:必要的乌托邦》,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1年5月)当然,据说都是按物价部门审定的标准收的,不能说是乱收费。

教育买卖的一个最为紧要的问题无疑是:拿什么样质量的教育来做买卖?2000年10月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则某柯断性出版社出版的中学教材错误百 出的新闻,这对各地大中小学强制性售卖的教材与教参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在南京某些高校,曾经有几年时间使用过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德 育教材,约近一半篇幅是对美国某伦理学权威专著的摘译,译文让人不能卒读,其中一位译者竟然没有学过英语!

教育这一特殊商品的购买者有哪些权利?提出这样的问题应当说是很自然的。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从根本上说来,是一个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有与 无,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得到落实、保障的问题。我认为既然科教兴国是国策,那就需要制定专门的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法案(现行的教育法当然没有体现应有的功 能),舍此不能保证国策的落实。这样的法案必须正确合理地界定清楚政府、学校、教育购买者三者的关系,明确三者的权责范围。拿大学来说,即使是一定程度的 教育商品化,也应当给学生相应的权利,例如同一学校范围内系科选择的自由度、系科的课程设置、教学的方式安排、学生社团的自治、对学校党政权力的民主制 约、校园文化交流的自由、校园生活管理的参与等等,都应当将教育购买者应有的权利不打折扣地如数归还给学生。购买教育者对于掌握教育商品的强势群 体毫无约束力,那又指望什么力量能够约束政府与学校真正为教育的购买者著想呢?教育在中国也应当算是一种柯断商品了吧,如果说商品市场上的柯断还可以 依靠竞争或者法律解决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政府身陷其中的教育柯断要靠什么力量来解决呢?恐怕只有让教育购买者真正说得上话、真正得以行使其权利才行。

我的一位才20岁出头的年轻朋友,在对本文初稿提出批评意见时这样说:要么把教育完全作为一种制度性福利,让强卖之权无用武之地,这当然是 教育的遥远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比如现在这样,非得让教育象下岗职工一样自己找钱养活自己,那就让教育完全商品化、民主化,让教育的购买者成为上 帝,用大多数人的权利克制强卖之权。教育紧密关系到社会中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应当让大家说话。购买者说不上话,那教育(不只教育,一切的一切)就只会为强 卖之权左右。

借用朋友傅国涌的一段读书笔记作结吧

青年男女能过一种自由自在的学校生活,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判断,采用民主方式,根据民主原则,拟定学生自治大纲,并促其实现。使学生有 充分之机会,练习民权之运用,在学生自治活动中,培养干部人才,定期举行各种不同性质的集团活动,养成集体生活之习惯民主的教育一定要有民主政治才能 推行;同时教育也有推动政治的力量。主持教育的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教育民主化,先从学校行政民主化开始,教员是教育的基本支持者,学生是教育的 对象,办学应以他们的福利为根据,重视他们的需求,不要盲从地执行命令,只知效忠于少数的人。为国家民族前途著想,办学应该是培养人才,并不是为某人某派 做势力,而教员学生应该尽各人之所能,扩大正义和民主的思想,启发民众智能,唤起民众觉悟,改善民众生活,这样的教育就可以有促进民主政治早日实现的能 力。从事教育的人应该努力使目前的教育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争取民主政治的早日降临,只有真民主政治的实现,教育的危机才可以挽救。(《雷洁琼文集》 (上)197198页 开明出版社)

2003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相关文章:



Basic Education in China: No Money, No Right


教育的日趋商品化如何导致义务教育人权状况的恶化?

How does growing commercialization of education in China lead to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compulsory basic education?





作为父辈人,我对中国的孩子们有著特别复杂的情感。如果是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快读高中了。那时我想,为了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有真正的欢 乐,我们应当不惜承当一切苦难。14年过去了,苦难依然,孩子们除了沉重的教育负担,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在SARS这一天灾人祸肆虐的日子里,纪念14 年前为了民主自由献身的孩子们,有了格外的悲愤。年年有六四,今年更神伤。在早已无话可说的中国还是要说话!

据我观察,SARS给上学的孩子们带来的影响最大了。有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某学校为了封校,不让走读生回家,跟上来就是这收费那收费。 要钱还是要命是强盗逻辑,教育乱买卖、乱收费在孩子们人生必经的道路上,应当算作一种剪径遭遇。都说人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向民主自由的原动 力。现在的孩子们似乎不怎么有权利意识,不知与独生子女多了之后的独根呵甚有无关系。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说孩子们的切身利益。


义务教育乃神圣不可夺之人权

谁也没有想到教育买卖来势如此迅猛。我常在心里祈祷: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少一些上吊、喝农药的吧。苦读十二年考上了大学,不过意味著争得了一次花大钱的资格!

2000年国庆后的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大学生。这孩子1.85米的个头,通常一顿午饭只吃光面一碗!他噙著泪与我谈了好久。为了使他安心学习, 他父亲对家人隐瞒了几年的病情;他为父亲争到了资格通过借债购买中国大学教育的资格。他不知道该不该央求父亲去购买中国乡村医疗,他认为装著 不知父亲的病情或许更好,因为那是父亲的意志所期求的。他的父亲其实是花了生命的代价来购买中国教育。我对他说:你应当争取到最高贷学金!我的申请 书交过了,可前天又让我写一份,因为补办有关证明我已经错过第一批贷款名额的审批。过就过了,反正我也不想申请全额。为什么?规定毕业后一年内还 清,到时工作能不能找到都是问题,还不了怎么办? 我心想,这孩子如果提出让我做他的担保人,我怎么办?悲悯或者同情是有限的!今年3月,他的父亲因无钱医治去世。我给了他一点钱聊作抚慰

既然做起了买卖,那就不能不讲讲买卖的规矩。首先当然是什么可卖什么不可卖,得有严格的范围限制,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界限必须守住,政府不可 以失责,这与人的尊严、权利相关。义务教育属于人权范围,不可以让受教育者用钱购买其本当拥有的,这一点共产党需要有起码的良知。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问题,既然老百姓已经缴了各种苛捐杂税,共产党就应当提供义务教育这一公共产品,让孩子们再缴费,就等于同样商品重复卖 两次,也等于老百姓自己花钱购买自己生产的产品,更等于你靠强力将我生产的产品夺去,反过来又要我花钱买回来共产党的经济学难道是匪盗经济学?! 更荒唐的是,义务教育人权的重要性,居然在口口声声自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当权的时代,还要人们不断努力去向统治者说明、论证、强调!

关于人权,思想家们曾经有多种论证。 最彻底的立场可以称作公共知产论 一个人来到世上,不仅仅是活过去就算的,因为人有趋乐避苦、好奇、释疑解惑等等的人类本能,更有寻求安全、体现人生价值的社会本能。本能是天赋的,因 而都是值得珍视、尊重的。体现这种珍视与人格尊重的文明社会契约,就是胡蔓莱茨(human rights,秦晖戏译)。相应地,将前人试错、摸索、探求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告知后人,这一文化遗传也就是一项人权遗产。作为向下一代传输文化遗产 的教育,是成人社会应该尽到的义务。在这里,长辈的不努力与晚辈的不勤勉,都是缺乏人生自觉、生命自恋、人格自重的。前人留下的文化财富是后人共有的,不 是哪一个人、组织、党派、政府的,应当有教无类地传授给每一个后人,以资后来者生存、发展、享受少走弯路。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罢,什么主义都不应当在义 务教育上做商贾,这是一条优先的教育准则。 受教育是为了他人与自己共有的人格尊严,是个体与群体共有的道义使命。各国(很多经济状况远不如中国)行使的义务教育或称免费教育,正是这一准则所要求 的。如今共产党似乎一下子从乌托邦神圣堕落成了经济动物了!更严格地从经济理论上讲:凡属非专利范围的知识传播,都应当是义务教育的范围。

当然,教育是面临一些具体问题:在操作上究竟怎样确定义务教育的终点。例如义务教育究竟应该是9年制还是12年制?究竟是止于初中还是止于高中 呢?现代文明社会都普遍实行幼儿(学前)到高中的义务教育。毫无疑问,这样做仍没有达到公共知产论的要求,因为成为公民以后受到的教育,例如普通大学 所传授的知识,大多仍是非专利性质的。于是,人们通常补充说,大学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带有很多独立研究的成分,因此,其劳动是需要购买的。这种说法似是 而非:如属技术性工程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都不是教师自己的发明;如属自然科学基础与专业基础教育,那么,大学教育的内容一般说来并无教师 的发现;如属人文社科,那么至少在实现了教育自主的社会和思想学术范围,倒是有教师的独到见解可言的,甚至必须有独到见解的教师才是够格的,但是,人文社 科的首创认定总体说来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再说,就教学研究与实践而言,即使是学前教育也有著同样甚至更高难的要求。如此看来,大学教育也就基本上 落在了义务教育的范围内。从理论上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大学教育也一定会向普及化、义务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人权文件的提法与公共知产论不谋而合。 《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3(2)条更具体提出:初等教育应属义务性质并一律免费;各种形式的中等教育,包括中等技术和职业教育,应 以一切适当方法,普遍设立,并对一切人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以一切适当方法,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特别要逐渐做到免费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大矣

人们说,人权文本只能是一个道义理想,实际做不到。我想对这些务实党人说一句:人类社会当下的现实问题主要不是离理想太远,而是有些国家离自 己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宪法、法律太远!而人权文本与这样一个事实一致:不是收钱的教育比重越来越大,而是全人类范围的义务教育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它的范围。 教育的日益商品化根本不是进步的标志,恰恰相反,是退步的标志!众所周知,若干年来,中国的相对教育投入呈下降趋势,很多比中国更穷的国家,义务教育 却走到了中国的前面。这一事实应当启发中国共产党起码的良知。

有一种择业投资论认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属普及知识性的教育,不应收钱,而大学教育是受教育者对其职业生涯的投资,应当收钱。这种说法尽管可以 对中国的现实产生积极的作用(例如为义务教育扩展到高中提供支持),但我并不认同,因为它其实很抽象,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社会机制与教育水平对大学生的择 业、就业有著太多的逆效应。据调查:在广东,人们的平均收入与文化程度恰成反比,小学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大学。对此,择业投资论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 措。

现代文明国家实际奉行的是公民准备论的义务教育原则,即:政府有责任对每个未成年人实行义务教育。人们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当成为公民有了 独立谋生能力之后,国家便实行统一的公民社会要求,一视同仁,任何人不得例外。不难看出,这在奉行联合国相关人权约定上,已经走在了今天世界的最前面。事 实上,现代文明国家在公民继续教育上,也不是钱字当头的,相对于落后国家的乱收费来说,很多方面是公益或免费的。反观中国,义务教育的年限规定得较短,还 口惠而实不至,将挂在嘴上、写在纸上的承诺,弄成了戏词!什么叫落后?就是即便立了规矩也往往靠不住,或者是事实上不存在什么规矩。

公民准备论与人权准则有著高度一致的严肃性,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宪政权威。这一理论还鲜明地要求义务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必须充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的制度理念,从人权理想与法治务实的结合上看,都提供了义务教育 实践的榜样。

关于中国的义务教育,人们议论到的有些难题当然是实践的难题,例如钱从何来?我们无法深究没钱保障义务教育的原因,或者追问经济学家杨帆先生测算 的30万亿元人民币的腐败成果。 共产党该负何罪责?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是事实;但大量的政策性收费(乱收费还是另外的问题)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也是事实,而它们竟与动辄超过或接近两位 数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并存!

中国的义务教育买卖计有:1,赞助费。什么赞助?不是赞而助,而是缴了就是赞助!你敢不缴(赞助)吗?其实是不愿挨也得挨,家长们联想到 的字眼很吓人,叫人质、绑架。幼儿园动不动也收到几千元了;2,择校费。义务教育成了强制性安排,再怎么择校也不可能不碰到钱的逼迫;3, 民营班。一校两制,用著公办的教育资源,打著民营的幌子收费;4,素质教育费。以实行素质教育为名,烂开技能班(课),既烂收了钱又增加了学 生负担。此外,还有各种强买强卖,做学问的专家们可能视而不见,但我却骨鲠在喉不得不说,因为我看到过几则乱收费导致学生自杀的报道,例如东北某小学校一 女孩因缴不起10元报刊费而喝农药弃世!有的小学校光书本、资料、报刊、文具簿本费,一年就达几百元。开水不给喝上一口(北京一位知识母亲不无沉痛地说: 孩子成了耐渴的骆驼!),可是强制半强制的就餐、加餐,倒是躲不掉(动辄几百人几千人的中毒伤亡也就屡见不鲜)。校服换得勤,成了某些人或集体创收的路 子,人家使用校服旨在养护孩子的平等心态,到中国就变味了我常这样想:一个社会的人道程度,看看其医疗(院)如何就知道了;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看看 其学校如何就知道了!这一回SARS爆发,集中暴露出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可谓天下苦秦深矣!

孩子们苦共产党的教育久矣、大矣!

落实义务教育当然是有困难的,但实践的难题有真假之分。大家都真心诚意来做却举步维艰的事情是真难,人为设障使得可做的事做不了则是假 难。很多难事其实不难,可为者不肯为、不让为,不难自然也难了。假难不假,譬如又说到钱,让人们难堪的事情何止义务教育,君不见钱照收、教师工资 照样发不出的难吗?对不起,落实义务教育不管多难,都首先是各级政府需要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主张一些地方的孩子失学,要将责任追究到家长头上, 有的失学儿童还将父母告到法庭,其实干系主要或基本在地方政府,责任应当或者首先应当追究到相关政府身上。而追究不成乃共产党中央政府的专制政治使然 这应当说是认识中国义务教育实行难的基本觉悟。


民办、公办一样恶劣空前

现在提倡投入上的非政府办学,我的看法是,对义务教育而言,首先政府应当提供足够充分、尽可能好的义务教育保障,同时,对民办学校必须有 健全的权利保障机制,例如:免除政府的越界干扰;贷学制度应当延伸以体现平等原则;更重要的是教育购买者,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应当引起起码的重 视。有的私立学校校舍、教学设备、图书馆(室)、社区环境等等办校条件低劣,引起学生种种不满,这是政府必须管理的。高收费的教育红火根本不代表教育进 步!如果中国的义务教育质量能够让人放心,那些钱贵教不贵、空有虚荣与浮华的伪贵族学校还会生意兴隆吗?

杨东平先生认为,文革以后的中国教育,是逐步恢复传统的教育。事实上,从教育买卖的角度看,是有恢复,但主要是突破。而就恢复看,情 形也还有复杂的一面。例如,古代中国的教育至少官学是不收钱的,只是察举、科举中才有拜门奔竞,货赂嘱托。读了几本大同小异的教育史,有关怎么收 钱的俗事大抵缺如。这个民族在钱面前一向并不怎么儒雅,为什么教育史对教育买卖语焉不详呢?教育商贾是新话题吗?当然未必。我们悠久的历史上流传了一些苦 读的故事,其实正揭示了教育与钱的关系。孔夫子是要吃束修的,他办的是私学,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办教育或社会办学,与少正卯等同行还有一 番很酷的竞争。这私学与他前后的官学、乡学一样,是不管扫盲层次的、启蒙性的,与奴隶、贫民无关。官学当然是培养接班人的。 又例如早先的党庠与遂序之分,《周礼》的记录是:五百家为党,党有庠,以教闾塾所升者。万二千五百家为遂(术),遂有序,以教党庠所升者。 党校自然花公费。孔夫子以后的私学间断性地越来越为官府控制,所谓私也就要体现到经费的别有来路,当然不叫产业化,而叫捐学,例如出 私财百万营私学馆的五代时前蜀母昭裔就是其一,与如今大款插一手外加公家钱庄做支柱的社会办学,倒真有志趣的不同。又如两晋时吴郡范平的孙子蔚有书 7000余卷,招远近读书郎达百余人,蔚并供他们衣食,这蔚先生不可能有科教兴国的宏图大愿,更不懂得不当收钱的义务教育与来钱的素质教育之 类,的确办的是义学,足令今天的中产阶级、权贵们汗??!我不想追问这蔚氏的钱从何而来,总是他的破费要比吃喝嫖摇赌公家全报或者资金外逃更 文明吧。今天有几个红色资本家比得上这蔚先生的呢!

古代的社会办学成就最高者要数书院。书院本来是经济自足的,等到办出成就,生徒日众,官府便为稳定计前来控制利用。官府给银子的书院 生徒有了膏火保证,学业好的还能得到奖金,其安逸只有红色时代的带薪大学生可比。书院的最高代表让我说就是东林书院,而有中国特色的官办书院 则预示了迄今中国教育的出息。经过官方改制的书院不复有社会办学的鲜活气象,倒是在教会办的书院中有了混血儿式的投胎转世 只要没有官方染指,真正社会自主的事业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生气,例如都不会有中西、体用之类的人造对立!中共的教育史只说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 工具,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造就服从他们的知识干部和愚弄广大的中国人民。可也有一系列事实不可抹杀:教会学校开启了真正顾及贫民子弟的义务蒙 学,而且学的是鸟语;替中国人填补了残障儿童的教育(特殊教育)、女子入学的空白;近现代中国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出于教会学校者比例最大;以蔡元 培先生为代表的那段现代教育,其血脉之根乃生于教会学校。中国十数所相对有些模样的大学,校史上值得矜持的一页,透出的无非是教会的洋气与书院的山林野 气。而以收费论,教会学校起初也是义学性质的,一些蓬头垢面的贫孤,官府视为弃儿,是教会学校收留养育了!后来又是因了权贵的介入,门槛才高起来。 20世纪革命发轫以后,国共人物子弟就争相留洋(苏),而洋人主办的学校则日渐萧索终至云散!而革命力量办的教育从以俄为师的孙中山开始,就实行 将革命主义灌输于人心的教育方针,连红色学校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体现了革命者获利的原则,例如苏区列宁小学有功子弟才可享受完全免费待遇 (今天又在用孩子升学优先、每天增加几百元工资吸引医护人员投身SARS前线 我的观点是将医护卫生保障摆在最高地位,例如干扰素、丙种球蛋白优先保证医护人员,而不是被高官们抢用一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连孩子也得种好儿 童团菜园,还得到例如苏区木工厂干活。革命没有席卷到的地方,去私塾识识字、背背四书的穷孩子,不必以工代费,是用实物换开蒙。甚至到解放初一 些地方还在缴学堂(学校)大米。

所以,如今的花钱买教育,突破的只是官学传统(当官的不怕乱收费),而恢复的是孔夫子时代就有的社会办学传统(好处首先是政府部门捞);惜乎 恢复的只在钱,而不见了款款儒风。去雅存俗,也算教育的最后一波恢复传统大功告成吧。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工资发放都不保了,教师的工资保障就更不待 言,有的实行起实物抵工资的传统制度来,这使我想到了孔夫子吃的干肉,我担心古代延续到解放初的教师去学生家轮饭的制度会再现!这当然很 不体面,于是义务教育能否落实的问题当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财政苟活、延续的大事,钱当然是要收的;于是那收钱的名目当然就有了所有柯断行业 (例如中国电信)敛钱的质量,很多说法、做法的是非对错、真假虚实是含混不清的这符合中国衙门的文化传统性格,尽管实际作为并没有丝毫的暧昧、含 糊。


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教育买卖

离开义务教育,也不是一个钱字了得的。更重要的话题这里不谈,就谈教育买卖应当如何做。

上面引用到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关于受教育者的权利平等的问题,现代文明社会有一系列制度上的保证,以免除受教育者的被歧视、被威胁、被损害。我们国家的宪法与教育法也说到教育平等。但 是,如果将这些年高考季节的传媒所披露的冰山一角系统整理一下,便不难发现我们的教育买卖离平等交易、公平交易的买卖规矩差距何止以道里计。我将之概 括为如下数种歧视:

  • 关系性歧视,如当官的打招呼方便,其子女在录取上普遍多得讨巧,填志愿的紧要甚于考分其实往往不在学校、专业招生名额的限制上,而在关系的限制上;

  • 柯断性歧视,如本校、本系统、本行业官僚与职工子女的录取分数低于一般校外、行业系统外考生的分数,尤以一些柯断性行业院校为突出;

  • 城乡有别的歧视,即农民的孩子考学要求的分数线高于城市的孩子;

  • 地区歧视,即北京、上海等地的考分制度性地低于多数外省的考分;

  • 生理歧视,例如残疾人考学难;

  • 技能歧视,例如竞技体育相对拔尖的考生,可以获得特别的考分优惠;

  • 地位歧视,主要是成人教育中党政企官员动用公款购买高学位教育,严重扰乱了特别是硕士、博士的学位管理;等等。
落 实到钱上来说,这些歧视也就是教育买卖的不公平。此外,从2000年《南方周末》等传媒披露的情况看,各地的收费标准仅公布出来的就存在著严重不平衡现 象。奇怪的是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的收费标准并不西部! 还有一类无以名之、不伦不类的公办二级学院,收的钱已经远远超过(相对于人均收入而言)美国公立学校了:美国一般公立学校收费10000美金,我 们这类公办大学一般收费50000元人民币!(不含杂费)一些地方竟然高到10万元人民币!(见萧雪慧:《教育:必要的乌托邦》,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1年5月)当然,据说都是按物价部门审定的标准收的,不能说是乱收费。

教育买卖的一个最为紧要的问题无疑是:拿什么样质量的教育来做买卖?2000年10月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则某柯断性出版社出版的中学教材错误百 出的新闻,这对各地大中小学强制性售卖的教材与教参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在南京某些高校,曾经有几年时间使用过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德 育教材,约近一半篇幅是对美国某伦理学权威专著的摘译,译文让人不能卒读,其中一位译者竟然没有学过英语!

教育这一特殊商品的购买者有哪些权利?提出这样的问题应当说是很自然的。有没有购买到相应质量的教育,从根本上说来,是一个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有与 无,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得到落实、保障的问题。我认为既然科教兴国是国策,那就需要制定专门的教育购买者的权利法案(现行的教育法当然没有体现应有的功 能),舍此不能保证国策的落实。这样的法案必须正确合理地界定清楚政府、学校、教育购买者三者的关系,明确三者的权责范围。拿大学来说,即使是一定程度的 教育商品化,也应当给学生相应的权利,例如同一学校范围内系科选择的自由度、系科的课程设置、教学的方式安排、学生社团的自治、对学校党政权力的民主制 约、校园文化交流的自由、校园生活管理的参与等等,都应当将教育购买者应有的权利不打折扣地如数归还给学生。购买教育者对于掌握教育商品的强势群 体毫无约束力,那又指望什么力量能够约束政府与学校真正为教育的购买者著想呢?教育在中国也应当算是一种柯断商品了吧,如果说商品市场上的柯断还可以 依靠竞争或者法律解决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政府身陷其中的教育柯断要靠什么力量来解决呢?恐怕只有让教育购买者真正说得上话、真正得以行使其权利才行。

我的一位才20岁出头的年轻朋友,在对本文初稿提出批评意见时这样说:要么把教育完全作为一种制度性福利,让强卖之权无用武之地,这当然是 教育的遥远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比如现在这样,非得让教育象下岗职工一样自己找钱养活自己,那就让教育完全商品化、民主化,让教育的购买者成为上 帝,用大多数人的权利克制强卖之权。教育紧密关系到社会中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应当让大家说话。购买者说不上话,那教育(不只教育,一切的一切)就只会为强 卖之权左右。

借用朋友傅国涌的一段读书笔记作结吧

青年男女能过一种自由自在的学校生活,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判断,采用民主方式,根据民主原则,拟定学生自治大纲,并促其实现。使学生有 充分之机会,练习民权之运用,在学生自治活动中,培养干部人才,定期举行各种不同性质的集团活动,养成集体生活之习惯民主的教育一定要有民主政治才能 推行;同时教育也有推动政治的力量。主持教育的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教育民主化,先从学校行政民主化开始,教员是教育的基本支持者,学生是教育的 对象,办学应以他们的福利为根据,重视他们的需求,不要盲从地执行命令,只知效忠于少数的人。为国家民族前途著想,办学应该是培养人才,并不是为某人某派 做势力,而教员学生应该尽各人之所能,扩大正义和民主的思想,启发民众智能,唤起民众觉悟,改善民众生活,这样的教育就可以有促进民主政治早日实现的能 力。从事教育的人应该努力使目前的教育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争取民主政治的早日降临,只有真民主政治的实现,教育的危机才可以挽救。(《雷洁琼文集》 (上)197198页 开明出版社)

2003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相关文章: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