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首发)
刘晓波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目前高层领导就孙志刚在广东收容所被打死一案出面干预,这是否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有所进步?

Recently, top leader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a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beaten to death at a Custody and Repatriation Center in Guangdong. Does this interference mean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legal justice?





孙志刚死于广东省收容医院一案,既是恶性刑事犯罪,更是践踏人权的制度性犯罪,一经《南方都市报》爆光,就引起诸多媒体和民间舆论的强烈关注。现在,中共高层已经介入此案,政治局常委罗干、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张德江等高官都表示:要严惩凶手和补偿孙志刚的家人。

孙志刚案的当下进展,引来官方媒体的大量正面评论,网上也有诸多叫好声:在SARS危机中处罚失职高官和疫情透明化之后,又为胡温新政添上了醒目的一笔,似乎也说明了中国的人权保护的大进步。

然而,在促成此案进入司法程序的诸因素中,最值得欣慰的作为,绝非高官在舆论压力下的政治干预,而应该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自发维权行动的开 始。而且,民间对这种人治式的进步也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制度比人更可靠、人治现实决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公正、明君清官也不会带来人权保障的善制等。现代 政治文明正在日益变成国人的常识。每一践踏人权的个案皆与所有人相关、扞卫他人的人权就是在扞卫自己的人权。护权越来越成为人们起而反抗暴政的自觉行动。 正是这种觉醒及其相应的言行,推动著新闻监督和民间舆论在保障人权上发挥著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政治权力凌驾于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之上的制度中,对民众最具迷惑性的案例,恰恰是那些深得民心的法律审判,比如对四人帮的审判、把腐败高官 绳之以法和周期性严打的从重从快。然而,民间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只要独裁制度不变,即便是最好的统治者也至多只是具有父母官意识,能够明智地玩弄民 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统治术。其主要的权术之一便是柯断所有实施善政的权力和机会。特别是出现大天灾、或恰巧发生民怨极大的怨案之时,皆是独裁者扮 演大恩人、大救星的天赐良机,如果利用得好,就可能是一次皇恩齐天的赈灾义演,或青天大老爷的为民伸冤。 而这一切仁政善行和严肃法制,其终极意义无非就是变成独裁者为民作主的政绩资本。独裁政治之所以蛮横霸道,不仅在于它容不得任何异见,全面剥 夺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质疑、监督、批评等权利,更在于独裁者要柯断一切美名和善政,剥夺民众受到独立司法保障的权利。 正因为冤案得不到公正的司法救济,才为政治权力扮演公正法官提供了制度前提。凡是涉及到伸冤的诉讼和涉及到增进公益的善政,拥有独占的干预权力的人无疑是 独裁者及其官员。其政治效果仅仅是:古人高呼皇恩浩荡和给青天大老爷磕头,今人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否则的话,我们便无法解释:孙志刚案完全可以由司法机构独立解决,为什么要劳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等高官的大驾?他们的介入只能说明:1,没有独立 司法来保障人权,而只有政治权力才能为民伸冤。2,利用柯断权力来显示父母官的仁政和对司法的主宰。3,高官出面为孙志刚伸冤,必须在幕后进行利益权衡之 后才有可能,其干预底线是:非但不会触动独裁政权的根本,反而会为现政府赢得民心!作为可以与之对比的人权案例,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因为这些 人权案件与政权利益高度相关,所以,高官们能够做的,至多是把这类案件变成人质外交,来应对美国等主流国家的人权外交。

所以,政治权力干预下的司法审判,即便深得民心,也并不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比如,对陈希同、成克杰、胡长青等高官的法律惩处,显然是来自 最高政治权力的幕后决定,或基于内部权争或基于权力高层对政权利益的权衡,而绝非司法机构的独立判决。也就是说,当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和腐败犯罪激起巨大 民怨之时,不抛出一两个替罪羊,就将对政权稳定、高层权威和政府信誉造成严重伤害,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

在中国的制度下,如果用父皇、独生子和后娘养来比喻政治局、中纪委和公检法之间的关系,那么,在这类案件的办理程序之中,国家的司法 机关也只能处于后娘养的低贱地位,公检法要听命于政治权力的独生子中共纪检委,而独生子听命于父皇。纪检委是政治局的工具,司法机关是纪 检委的工具。套用柏拉图发明的理念、现实和文艺作品之间的影子说,理念是最高本体,现实是理念的影子,文艺作品又是现实的影子,所以文艺作品不过是 理念的影子的影子。政治局是最高政治权力,纪检委是政治权力的工具,公检法又是纪检委的工具,所以,国家司法机关不过是政治权力(党权)的工具的工 具。

换言之,从制度的角度讲,只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新闻媒体和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有效制约,才是最有效的实现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善政;而政治权力 干预司法 即便是审判四人帮、惩治腐败官员或干预孙志刚案 则是无视公正和践踏人权的恶政。高官们或屈于内外压力、或基于一时的良心发现,保护了某一个案中的受害人,也只是人治化的偶然行为,无法中止践踏人权的恶 政恶法,也不能在制度上保证公民的人权从此不再受到侵犯和剥夺。

凌驾于普世正义和司法权威之上的政治权力,对人权个案进行干预,中止迫害只是极为罕见的官方行为,而延续迫害则是中共官方的惯例,二者的比例完全 可以用一毛和九牛之比来形容。仅近几年内,政治权力干预了数起涉及到国民人权的个案,然而只有政治色彩较淡的延安黄碟案和孙志刚案,得到 了某种事后弥补(惩治凶手、处罚执法犯法者、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而其它的案件皆是政治权力干预下的肆意侵犯人权。政治权力可以为孙志刚伸张冤屈,更可 以用宣传煽动的罪名判天网网站版主黄琦五年徒刑,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东北工潮领袖姚福信7年徒刑和萧云良4年徒刑,审讯新青年学会成员 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及张宏海,逮捕女大学生刘荻等等。而且,以上践踏人权的案件在司法程序上皆违反中共自己的法律,黄琦已经关押了三年才判刑,杨子 立等人已经关押了两年多还未最后判决,还有刘荻、杨建利等人,其羁押期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的法律规定,不许会见亲属,也不许律师介入。

以上种种,还仅仅是政治权力通过干预司法来践踏人权的案件之九牛一毛,即便我们将毛泽东时代的无法无天所造成的人权灾难忽略不计,而仅仅关注 所谓的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的改革时代,中国的法律仍然是政治权力实施人权迫害的工具。从西单民主?晼车蚰顝l,在六四后的大审判和迫害法轮功的审判 达到高潮。由于中国的黑箱政治,迫害人权案件之多已经难以做出量化统计。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广为人知的人权迫害皆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审 判。实质上,这类审判与法律无关,而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是政治权力专门针对异见的人权迫害。

独裁制度的主要特质之一,就是要将一部分人划为社会贱民和国家敌人,并通过所谓的法律来歧视贱民和镇压敌人。收容遣送就是针对 社会贱民(主要是农民工)的歧视制度,颠覆罪和煽动罪就是针对国家敌人的镇压工具。二者的目标只有一个:维护独裁权力的稳定和特权者的既 得利益。周恩来的保护使一些人在文革中免遭更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他本人也参与过对更多人的政治迫害,包括对刘少奇的迫害。即便周恩来没有参与迫害,他所 能保护的少数人与全国性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相比,特别是与迫害制度本身的残酷性相比,对于中止政治迫害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同样,即使在政治权力的干预下解 决了孙志刚案,这一个案件与遭受收容遣送制度迫害的无数案件相比,实在是凤毛麟角,仅媒体爆光的就有曹海鑫被冤杀案、李绿松割舌案、程树良教授 嫖娼致死案、黄秋香卖淫案、苏萍被轮奸案受害人都没有得到公正的法律对待,害人者也没有得到与其罪行相应的法律制裁。

政治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必然导致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 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侥幸,而要让这种侥幸变为一生的幸福,个体就必须与政权进行如下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 全,也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精神太监。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贱民和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孙志刚,他不是进城打工的农民,而是大学毕业 生;他也不是无工作无合法证件的盲流,而是某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而且在被收容之后该公司还向公安机关证明过孙志刚的身份,然而,他照样以贱民之身死于 收容遣送制度。再如刘荻,她在被捕前并非异见人士,而仅仅是爱思考且关心时事的大学生,她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即便对社会现象有所批评,也并不那么直白激 烈,反而还颇有些学术色彩和幽默情调,然而,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企图颠覆国家的敌人而身陷囹圄。再如,参与八九运动的大学生,官方一直说他们是 爱国的,但是,六四的血腥之夜过后,死于大屠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受到逮捕的学生变成了敌人。法轮功本来只是强身健体的民间气功组织,曾经缓解过 弱势群体的焦虑,也曾得到过官方的肯定。然而,也是一夜之间,这一自发民间组织就被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坚持练功的退休大妈或老伯就变成了 国家敌人。

无论看历史还是现实,在中国现存制度下,正如陈永苗律师所言:成为人民公敌的机会概率,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最高领袖,只不过大小不同。个体的公 民身份之维没有确定的保障。那么推到极端,可以说人民民主专政体制内没有公民。(见《对抗制 ── 从司法到政治》,载于宪政论衡网站)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体制与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普世道义相反,没有公民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受到制度保障的人权,也就没有独立的个体和司法,而只有政治 权力实现其私利的工具。党组织是工具,政府机构是工具,意识形态是工具,法律是工具,军队警察是工具,每个人也是工具。当你这个工具能够为政治权力所利 用、并为其利益增值时,你就是社会精英或国家栋梁或模范顺民,就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嘉奖,享受到政治权力所恩赐的种种优惠;而当你这个工具不能 为政治权力所利用并有损于权贵们的私利时,你就是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或暴民,等待你的就是全民大批判,就是收容所、劳教所和监狱,甚至就是死 无葬身之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只有工具而没有目的的国家,人被当作工具而频繁更换,却没有符合人性的目标。

所以,首先作为个体而生存的中国人,应该意欲摆脱工具性生存而上升为目的性生存。民间社会应该建立这样的基本共识: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寄希望于从民间做起,自下而上地推动人权保护的制度化,特别是舆论自由化和司法独立化。

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追求自由之人的天赋责任。

2003年5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简介:作家,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相关文章: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目前高层领导就孙志刚在广东收容所被打死一案出面干预,这是否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有所进步?

Recently, top leader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a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beaten to death at a Custody and Repatriation Center in Guangdong. Does this interference mean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legal justice?





孙志刚死于广东省收容医院一案,既是恶性刑事犯罪,更是践踏人权的制度性犯罪,一经《南方都市报》爆光,就引起诸多媒体和民间舆论的强烈关注。现在,中共高层已经介入此案,政治局常委罗干、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张德江等高官都表示:要严惩凶手和补偿孙志刚的家人。

孙志刚案的当下进展,引来官方媒体的大量正面评论,网上也有诸多叫好声:在SARS危机中处罚失职高官和疫情透明化之后,又为胡温新政添上了醒目的一笔,似乎也说明了中国的人权保护的大进步。

然而,在促成此案进入司法程序的诸因素中,最值得欣慰的作为,绝非高官在舆论压力下的政治干预,而应该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自发维权行动的开 始。而且,民间对这种人治式的进步也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制度比人更可靠、人治现实决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公正、明君清官也不会带来人权保障的善制等。现代 政治文明正在日益变成国人的常识。每一践踏人权的个案皆与所有人相关、扞卫他人的人权就是在扞卫自己的人权。护权越来越成为人们起而反抗暴政的自觉行动。 正是这种觉醒及其相应的言行,推动著新闻监督和民间舆论在保障人权上发挥著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政治权力凌驾于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之上的制度中,对民众最具迷惑性的案例,恰恰是那些深得民心的法律审判,比如对四人帮的审判、把腐败高官 绳之以法和周期性严打的从重从快。然而,民间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只要独裁制度不变,即便是最好的统治者也至多只是具有父母官意识,能够明智地玩弄民 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统治术。其主要的权术之一便是柯断所有实施善政的权力和机会。特别是出现大天灾、或恰巧发生民怨极大的怨案之时,皆是独裁者扮 演大恩人、大救星的天赐良机,如果利用得好,就可能是一次皇恩齐天的赈灾义演,或青天大老爷的为民伸冤。 而这一切仁政善行和严肃法制,其终极意义无非就是变成独裁者为民作主的政绩资本。独裁政治之所以蛮横霸道,不仅在于它容不得任何异见,全面剥 夺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质疑、监督、批评等权利,更在于独裁者要柯断一切美名和善政,剥夺民众受到独立司法保障的权利。 正因为冤案得不到公正的司法救济,才为政治权力扮演公正法官提供了制度前提。凡是涉及到伸冤的诉讼和涉及到增进公益的善政,拥有独占的干预权力的人无疑是 独裁者及其官员。其政治效果仅仅是:古人高呼皇恩浩荡和给青天大老爷磕头,今人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否则的话,我们便无法解释:孙志刚案完全可以由司法机构独立解决,为什么要劳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等高官的大驾?他们的介入只能说明:1,没有独立 司法来保障人权,而只有政治权力才能为民伸冤。2,利用柯断权力来显示父母官的仁政和对司法的主宰。3,高官出面为孙志刚伸冤,必须在幕后进行利益权衡之 后才有可能,其干预底线是:非但不会触动独裁政权的根本,反而会为现政府赢得民心!作为可以与之对比的人权案例,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因为这些 人权案件与政权利益高度相关,所以,高官们能够做的,至多是把这类案件变成人质外交,来应对美国等主流国家的人权外交。

所以,政治权力干预下的司法审判,即便深得民心,也并不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比如,对陈希同、成克杰、胡长青等高官的法律惩处,显然是来自 最高政治权力的幕后决定,或基于内部权争或基于权力高层对政权利益的权衡,而绝非司法机构的独立判决。也就是说,当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和腐败犯罪激起巨大 民怨之时,不抛出一两个替罪羊,就将对政权稳定、高层权威和政府信誉造成严重伤害,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

在中国的制度下,如果用父皇、独生子和后娘养来比喻政治局、中纪委和公检法之间的关系,那么,在这类案件的办理程序之中,国家的司法 机关也只能处于后娘养的低贱地位,公检法要听命于政治权力的独生子中共纪检委,而独生子听命于父皇。纪检委是政治局的工具,司法机关是纪 检委的工具。套用柏拉图发明的理念、现实和文艺作品之间的影子说,理念是最高本体,现实是理念的影子,文艺作品又是现实的影子,所以文艺作品不过是 理念的影子的影子。政治局是最高政治权力,纪检委是政治权力的工具,公检法又是纪检委的工具,所以,国家司法机关不过是政治权力(党权)的工具的工 具。

换言之,从制度的角度讲,只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新闻媒体和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有效制约,才是最有效的实现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善政;而政治权力 干预司法 即便是审判四人帮、惩治腐败官员或干预孙志刚案 则是无视公正和践踏人权的恶政。高官们或屈于内外压力、或基于一时的良心发现,保护了某一个案中的受害人,也只是人治化的偶然行为,无法中止践踏人权的恶 政恶法,也不能在制度上保证公民的人权从此不再受到侵犯和剥夺。

凌驾于普世正义和司法权威之上的政治权力,对人权个案进行干预,中止迫害只是极为罕见的官方行为,而延续迫害则是中共官方的惯例,二者的比例完全 可以用一毛和九牛之比来形容。仅近几年内,政治权力干预了数起涉及到国民人权的个案,然而只有政治色彩较淡的延安黄碟案和孙志刚案,得到 了某种事后弥补(惩治凶手、处罚执法犯法者、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而其它的案件皆是政治权力干预下的肆意侵犯人权。政治权力可以为孙志刚伸张冤屈,更可 以用宣传煽动的罪名判天网网站版主黄琦五年徒刑,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东北工潮领袖姚福信7年徒刑和萧云良4年徒刑,审讯新青年学会成员 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及张宏海,逮捕女大学生刘荻等等。而且,以上践踏人权的案件在司法程序上皆违反中共自己的法律,黄琦已经关押了三年才判刑,杨子 立等人已经关押了两年多还未最后判决,还有刘荻、杨建利等人,其羁押期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的法律规定,不许会见亲属,也不许律师介入。

以上种种,还仅仅是政治权力通过干预司法来践踏人权的案件之九牛一毛,即便我们将毛泽东时代的无法无天所造成的人权灾难忽略不计,而仅仅关注 所谓的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的改革时代,中国的法律仍然是政治权力实施人权迫害的工具。从西单民主?晼车蚰顝l,在六四后的大审判和迫害法轮功的审判 达到高潮。由于中国的黑箱政治,迫害人权案件之多已经难以做出量化统计。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广为人知的人权迫害皆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审 判。实质上,这类审判与法律无关,而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是政治权力专门针对异见的人权迫害。

独裁制度的主要特质之一,就是要将一部分人划为社会贱民和国家敌人,并通过所谓的法律来歧视贱民和镇压敌人。收容遣送就是针对 社会贱民(主要是农民工)的歧视制度,颠覆罪和煽动罪就是针对国家敌人的镇压工具。二者的目标只有一个:维护独裁权力的稳定和特权者的既 得利益。周恩来的保护使一些人在文革中免遭更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他本人也参与过对更多人的政治迫害,包括对刘少奇的迫害。即便周恩来没有参与迫害,他所 能保护的少数人与全国性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相比,特别是与迫害制度本身的残酷性相比,对于中止政治迫害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同样,即使在政治权力的干预下解 决了孙志刚案,这一个案件与遭受收容遣送制度迫害的无数案件相比,实在是凤毛麟角,仅媒体爆光的就有曹海鑫被冤杀案、李绿松割舌案、程树良教授 嫖娼致死案、黄秋香卖淫案、苏萍被轮奸案受害人都没有得到公正的法律对待,害人者也没有得到与其罪行相应的法律制裁。

政治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必然导致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 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侥幸,而要让这种侥幸变为一生的幸福,个体就必须与政权进行如下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 全,也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精神太监。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贱民和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孙志刚,他不是进城打工的农民,而是大学毕业 生;他也不是无工作无合法证件的盲流,而是某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而且在被收容之后该公司还向公安机关证明过孙志刚的身份,然而,他照样以贱民之身死于 收容遣送制度。再如刘荻,她在被捕前并非异见人士,而仅仅是爱思考且关心时事的大学生,她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即便对社会现象有所批评,也并不那么直白激 烈,反而还颇有些学术色彩和幽默情调,然而,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企图颠覆国家的敌人而身陷囹圄。再如,参与八九运动的大学生,官方一直说他们是 爱国的,但是,六四的血腥之夜过后,死于大屠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受到逮捕的学生变成了敌人。法轮功本来只是强身健体的民间气功组织,曾经缓解过 弱势群体的焦虑,也曾得到过官方的肯定。然而,也是一夜之间,这一自发民间组织就被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坚持练功的退休大妈或老伯就变成了 国家敌人。

无论看历史还是现实,在中国现存制度下,正如陈永苗律师所言:成为人民公敌的机会概率,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最高领袖,只不过大小不同。个体的公 民身份之维没有确定的保障。那么推到极端,可以说人民民主专政体制内没有公民。(见《对抗制 ── 从司法到政治》,载于宪政论衡网站)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体制与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普世道义相反,没有公民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受到制度保障的人权,也就没有独立的个体和司法,而只有政治 权力实现其私利的工具。党组织是工具,政府机构是工具,意识形态是工具,法律是工具,军队警察是工具,每个人也是工具。当你这个工具能够为政治权力所利 用、并为其利益增值时,你就是社会精英或国家栋梁或模范顺民,就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嘉奖,享受到政治权力所恩赐的种种优惠;而当你这个工具不能 为政治权力所利用并有损于权贵们的私利时,你就是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或暴民,等待你的就是全民大批判,就是收容所、劳教所和监狱,甚至就是死 无葬身之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只有工具而没有目的的国家,人被当作工具而频繁更换,却没有符合人性的目标。

所以,首先作为个体而生存的中国人,应该意欲摆脱工具性生存而上升为目的性生存。民间社会应该建立这样的基本共识: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寄希望于从民间做起,自下而上地推动人权保护的制度化,特别是舆论自由化和司法独立化。

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追求自由之人的天赋责任。

2003年5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简介:作家,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相关文章: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目前高层领导就孙志刚在广东收容所被打死一案出面干预,这是否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有所进步?

Recently, top leader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a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beaten to death at a Custody and Repatriation Center in Guangdong. Does this interference mean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legal justice?





孙志刚死于广东省收容医院一案,既是恶性刑事犯罪,更是践踏人权的制度性犯罪,一经《南方都市报》爆光,就引起诸多媒体和民间舆论的强烈关注。现在,中共高层已经介入此案,政治局常委罗干、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张德江等高官都表示:要严惩凶手和补偿孙志刚的家人。

孙志刚案的当下进展,引来官方媒体的大量正面评论,网上也有诸多叫好声:在SARS危机中处罚失职高官和疫情透明化之后,又为胡温新政添上了醒目的一笔,似乎也说明了中国的人权保护的大进步。

然而,在促成此案进入司法程序的诸因素中,最值得欣慰的作为,绝非高官在舆论压力下的政治干预,而应该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自发维权行动的开 始。而且,民间对这种人治式的进步也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制度比人更可靠、人治现实决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公正、明君清官也不会带来人权保障的善制等。现代 政治文明正在日益变成国人的常识。每一践踏人权的个案皆与所有人相关、扞卫他人的人权就是在扞卫自己的人权。护权越来越成为人们起而反抗暴政的自觉行动。 正是这种觉醒及其相应的言行,推动著新闻监督和民间舆论在保障人权上发挥著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政治权力凌驾于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之上的制度中,对民众最具迷惑性的案例,恰恰是那些深得民心的法律审判,比如对四人帮的审判、把腐败高官 绳之以法和周期性严打的从重从快。然而,民间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只要独裁制度不变,即便是最好的统治者也至多只是具有父母官意识,能够明智地玩弄民 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统治术。其主要的权术之一便是柯断所有实施善政的权力和机会。特别是出现大天灾、或恰巧发生民怨极大的怨案之时,皆是独裁者扮 演大恩人、大救星的天赐良机,如果利用得好,就可能是一次皇恩齐天的赈灾义演,或青天大老爷的为民伸冤。 而这一切仁政善行和严肃法制,其终极意义无非就是变成独裁者为民作主的政绩资本。独裁政治之所以蛮横霸道,不仅在于它容不得任何异见,全面剥 夺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质疑、监督、批评等权利,更在于独裁者要柯断一切美名和善政,剥夺民众受到独立司法保障的权利。 正因为冤案得不到公正的司法救济,才为政治权力扮演公正法官提供了制度前提。凡是涉及到伸冤的诉讼和涉及到增进公益的善政,拥有独占的干预权力的人无疑是 独裁者及其官员。其政治效果仅仅是:古人高呼皇恩浩荡和给青天大老爷磕头,今人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否则的话,我们便无法解释:孙志刚案完全可以由司法机构独立解决,为什么要劳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等高官的大驾?他们的介入只能说明:1,没有独立 司法来保障人权,而只有政治权力才能为民伸冤。2,利用柯断权力来显示父母官的仁政和对司法的主宰。3,高官出面为孙志刚伸冤,必须在幕后进行利益权衡之 后才有可能,其干预底线是:非但不会触动独裁政权的根本,反而会为现政府赢得民心!作为可以与之对比的人权案例,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因为这些 人权案件与政权利益高度相关,所以,高官们能够做的,至多是把这类案件变成人质外交,来应对美国等主流国家的人权外交。

所以,政治权力干预下的司法审判,即便深得民心,也并不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比如,对陈希同、成克杰、胡长青等高官的法律惩处,显然是来自 最高政治权力的幕后决定,或基于内部权争或基于权力高层对政权利益的权衡,而绝非司法机构的独立判决。也就是说,当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和腐败犯罪激起巨大 民怨之时,不抛出一两个替罪羊,就将对政权稳定、高层权威和政府信誉造成严重伤害,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

在中国的制度下,如果用父皇、独生子和后娘养来比喻政治局、中纪委和公检法之间的关系,那么,在这类案件的办理程序之中,国家的司法 机关也只能处于后娘养的低贱地位,公检法要听命于政治权力的独生子中共纪检委,而独生子听命于父皇。纪检委是政治局的工具,司法机关是纪 检委的工具。套用柏拉图发明的理念、现实和文艺作品之间的影子说,理念是最高本体,现实是理念的影子,文艺作品又是现实的影子,所以文艺作品不过是 理念的影子的影子。政治局是最高政治权力,纪检委是政治权力的工具,公检法又是纪检委的工具,所以,国家司法机关不过是政治权力(党权)的工具的工 具。

换言之,从制度的角度讲,只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新闻媒体和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有效制约,才是最有效的实现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善政;而政治权力 干预司法 即便是审判四人帮、惩治腐败官员或干预孙志刚案 则是无视公正和践踏人权的恶政。高官们或屈于内外压力、或基于一时的良心发现,保护了某一个案中的受害人,也只是人治化的偶然行为,无法中止践踏人权的恶 政恶法,也不能在制度上保证公民的人权从此不再受到侵犯和剥夺。

凌驾于普世正义和司法权威之上的政治权力,对人权个案进行干预,中止迫害只是极为罕见的官方行为,而延续迫害则是中共官方的惯例,二者的比例完全 可以用一毛和九牛之比来形容。仅近几年内,政治权力干预了数起涉及到国民人权的个案,然而只有政治色彩较淡的延安黄碟案和孙志刚案,得到 了某种事后弥补(惩治凶手、处罚执法犯法者、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而其它的案件皆是政治权力干预下的肆意侵犯人权。政治权力可以为孙志刚伸张冤屈,更可 以用宣传煽动的罪名判天网网站版主黄琦五年徒刑,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东北工潮领袖姚福信7年徒刑和萧云良4年徒刑,审讯新青年学会成员 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及张宏海,逮捕女大学生刘荻等等。而且,以上践踏人权的案件在司法程序上皆违反中共自己的法律,黄琦已经关押了三年才判刑,杨子 立等人已经关押了两年多还未最后判决,还有刘荻、杨建利等人,其羁押期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的法律规定,不许会见亲属,也不许律师介入。

以上种种,还仅仅是政治权力通过干预司法来践踏人权的案件之九牛一毛,即便我们将毛泽东时代的无法无天所造成的人权灾难忽略不计,而仅仅关注 所谓的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的改革时代,中国的法律仍然是政治权力实施人权迫害的工具。从西单民主?晼车蚰顝l,在六四后的大审判和迫害法轮功的审判 达到高潮。由于中国的黑箱政治,迫害人权案件之多已经难以做出量化统计。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广为人知的人权迫害皆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审 判。实质上,这类审判与法律无关,而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是政治权力专门针对异见的人权迫害。

独裁制度的主要特质之一,就是要将一部分人划为社会贱民和国家敌人,并通过所谓的法律来歧视贱民和镇压敌人。收容遣送就是针对 社会贱民(主要是农民工)的歧视制度,颠覆罪和煽动罪就是针对国家敌人的镇压工具。二者的目标只有一个:维护独裁权力的稳定和特权者的既 得利益。周恩来的保护使一些人在文革中免遭更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他本人也参与过对更多人的政治迫害,包括对刘少奇的迫害。即便周恩来没有参与迫害,他所 能保护的少数人与全国性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相比,特别是与迫害制度本身的残酷性相比,对于中止政治迫害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同样,即使在政治权力的干预下解 决了孙志刚案,这一个案件与遭受收容遣送制度迫害的无数案件相比,实在是凤毛麟角,仅媒体爆光的就有曹海鑫被冤杀案、李绿松割舌案、程树良教授 嫖娼致死案、黄秋香卖淫案、苏萍被轮奸案受害人都没有得到公正的法律对待,害人者也没有得到与其罪行相应的法律制裁。

政治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必然导致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 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侥幸,而要让这种侥幸变为一生的幸福,个体就必须与政权进行如下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 全,也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精神太监。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贱民和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孙志刚,他不是进城打工的农民,而是大学毕业 生;他也不是无工作无合法证件的盲流,而是某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而且在被收容之后该公司还向公安机关证明过孙志刚的身份,然而,他照样以贱民之身死于 收容遣送制度。再如刘荻,她在被捕前并非异见人士,而仅仅是爱思考且关心时事的大学生,她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即便对社会现象有所批评,也并不那么直白激 烈,反而还颇有些学术色彩和幽默情调,然而,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企图颠覆国家的敌人而身陷囹圄。再如,参与八九运动的大学生,官方一直说他们是 爱国的,但是,六四的血腥之夜过后,死于大屠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受到逮捕的学生变成了敌人。法轮功本来只是强身健体的民间气功组织,曾经缓解过 弱势群体的焦虑,也曾得到过官方的肯定。然而,也是一夜之间,这一自发民间组织就被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坚持练功的退休大妈或老伯就变成了 国家敌人。

无论看历史还是现实,在中国现存制度下,正如陈永苗律师所言:成为人民公敌的机会概率,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最高领袖,只不过大小不同。个体的公 民身份之维没有确定的保障。那么推到极端,可以说人民民主专政体制内没有公民。(见《对抗制 ── 从司法到政治》,载于宪政论衡网站)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体制与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普世道义相反,没有公民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受到制度保障的人权,也就没有独立的个体和司法,而只有政治 权力实现其私利的工具。党组织是工具,政府机构是工具,意识形态是工具,法律是工具,军队警察是工具,每个人也是工具。当你这个工具能够为政治权力所利 用、并为其利益增值时,你就是社会精英或国家栋梁或模范顺民,就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嘉奖,享受到政治权力所恩赐的种种优惠;而当你这个工具不能 为政治权力所利用并有损于权贵们的私利时,你就是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或暴民,等待你的就是全民大批判,就是收容所、劳教所和监狱,甚至就是死 无葬身之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只有工具而没有目的的国家,人被当作工具而频繁更换,却没有符合人性的目标。

所以,首先作为个体而生存的中国人,应该意欲摆脱工具性生存而上升为目的性生存。民间社会应该建立这样的基本共识: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寄希望于从民间做起,自下而上地推动人权保护的制度化,特别是舆论自由化和司法独立化。

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追求自由之人的天赋责任。

2003年5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简介:作家,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相关文章: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目前高层领导就孙志刚在广东收容所被打死一案出面干预,这是否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有所进步?

Recently, top leader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a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beaten to death at a Custody and Repatriation Center in Guangdong. Does this interference mean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legal justice?





孙志刚死于广东省收容医院一案,既是恶性刑事犯罪,更是践踏人权的制度性犯罪,一经《南方都市报》爆光,就引起诸多媒体和民间舆论的强烈关注。现在,中共高层已经介入此案,政治局常委罗干、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张德江等高官都表示:要严惩凶手和补偿孙志刚的家人。

孙志刚案的当下进展,引来官方媒体的大量正面评论,网上也有诸多叫好声:在SARS危机中处罚失职高官和疫情透明化之后,又为胡温新政添上了醒目的一笔,似乎也说明了中国的人权保护的大进步。

然而,在促成此案进入司法程序的诸因素中,最值得欣慰的作为,绝非高官在舆论压力下的政治干预,而应该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自发维权行动的开 始。而且,民间对这种人治式的进步也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制度比人更可靠、人治现实决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公正、明君清官也不会带来人权保障的善制等。现代 政治文明正在日益变成国人的常识。每一践踏人权的个案皆与所有人相关、扞卫他人的人权就是在扞卫自己的人权。护权越来越成为人们起而反抗暴政的自觉行动。 正是这种觉醒及其相应的言行,推动著新闻监督和民间舆论在保障人权上发挥著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政治权力凌驾于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之上的制度中,对民众最具迷惑性的案例,恰恰是那些深得民心的法律审判,比如对四人帮的审判、把腐败高官 绳之以法和周期性严打的从重从快。然而,民间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只要独裁制度不变,即便是最好的统治者也至多只是具有父母官意识,能够明智地玩弄民 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统治术。其主要的权术之一便是柯断所有实施善政的权力和机会。特别是出现大天灾、或恰巧发生民怨极大的怨案之时,皆是独裁者扮 演大恩人、大救星的天赐良机,如果利用得好,就可能是一次皇恩齐天的赈灾义演,或青天大老爷的为民伸冤。 而这一切仁政善行和严肃法制,其终极意义无非就是变成独裁者为民作主的政绩资本。独裁政治之所以蛮横霸道,不仅在于它容不得任何异见,全面剥 夺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质疑、监督、批评等权利,更在于独裁者要柯断一切美名和善政,剥夺民众受到独立司法保障的权利。 正因为冤案得不到公正的司法救济,才为政治权力扮演公正法官提供了制度前提。凡是涉及到伸冤的诉讼和涉及到增进公益的善政,拥有独占的干预权力的人无疑是 独裁者及其官员。其政治效果仅仅是:古人高呼皇恩浩荡和给青天大老爷磕头,今人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否则的话,我们便无法解释:孙志刚案完全可以由司法机构独立解决,为什么要劳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等高官的大驾?他们的介入只能说明:1,没有独立 司法来保障人权,而只有政治权力才能为民伸冤。2,利用柯断权力来显示父母官的仁政和对司法的主宰。3,高官出面为孙志刚伸冤,必须在幕后进行利益权衡之 后才有可能,其干预底线是:非但不会触动独裁政权的根本,反而会为现政府赢得民心!作为可以与之对比的人权案例,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因为这些 人权案件与政权利益高度相关,所以,高官们能够做的,至多是把这类案件变成人质外交,来应对美国等主流国家的人权外交。

所以,政治权力干预下的司法审判,即便深得民心,也并不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比如,对陈希同、成克杰、胡长青等高官的法律惩处,显然是来自 最高政治权力的幕后决定,或基于内部权争或基于权力高层对政权利益的权衡,而绝非司法机构的独立判决。也就是说,当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和腐败犯罪激起巨大 民怨之时,不抛出一两个替罪羊,就将对政权稳定、高层权威和政府信誉造成严重伤害,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

在中国的制度下,如果用父皇、独生子和后娘养来比喻政治局、中纪委和公检法之间的关系,那么,在这类案件的办理程序之中,国家的司法 机关也只能处于后娘养的低贱地位,公检法要听命于政治权力的独生子中共纪检委,而独生子听命于父皇。纪检委是政治局的工具,司法机关是纪 检委的工具。套用柏拉图发明的理念、现实和文艺作品之间的影子说,理念是最高本体,现实是理念的影子,文艺作品又是现实的影子,所以文艺作品不过是 理念的影子的影子。政治局是最高政治权力,纪检委是政治权力的工具,公检法又是纪检委的工具,所以,国家司法机关不过是政治权力(党权)的工具的工 具。

换言之,从制度的角度讲,只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新闻媒体和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有效制约,才是最有效的实现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善政;而政治权力 干预司法 即便是审判四人帮、惩治腐败官员或干预孙志刚案 则是无视公正和践踏人权的恶政。高官们或屈于内外压力、或基于一时的良心发现,保护了某一个案中的受害人,也只是人治化的偶然行为,无法中止践踏人权的恶 政恶法,也不能在制度上保证公民的人权从此不再受到侵犯和剥夺。

凌驾于普世正义和司法权威之上的政治权力,对人权个案进行干预,中止迫害只是极为罕见的官方行为,而延续迫害则是中共官方的惯例,二者的比例完全 可以用一毛和九牛之比来形容。仅近几年内,政治权力干预了数起涉及到国民人权的个案,然而只有政治色彩较淡的延安黄碟案和孙志刚案,得到 了某种事后弥补(惩治凶手、处罚执法犯法者、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而其它的案件皆是政治权力干预下的肆意侵犯人权。政治权力可以为孙志刚伸张冤屈,更可 以用宣传煽动的罪名判天网网站版主黄琦五年徒刑,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东北工潮领袖姚福信7年徒刑和萧云良4年徒刑,审讯新青年学会成员 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及张宏海,逮捕女大学生刘荻等等。而且,以上践踏人权的案件在司法程序上皆违反中共自己的法律,黄琦已经关押了三年才判刑,杨子 立等人已经关押了两年多还未最后判决,还有刘荻、杨建利等人,其羁押期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的法律规定,不许会见亲属,也不许律师介入。

以上种种,还仅仅是政治权力通过干预司法来践踏人权的案件之九牛一毛,即便我们将毛泽东时代的无法无天所造成的人权灾难忽略不计,而仅仅关注 所谓的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的改革时代,中国的法律仍然是政治权力实施人权迫害的工具。从西单民主?晼车蚰顝l,在六四后的大审判和迫害法轮功的审判 达到高潮。由于中国的黑箱政治,迫害人权案件之多已经难以做出量化统计。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广为人知的人权迫害皆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审 判。实质上,这类审判与法律无关,而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是政治权力专门针对异见的人权迫害。

独裁制度的主要特质之一,就是要将一部分人划为社会贱民和国家敌人,并通过所谓的法律来歧视贱民和镇压敌人。收容遣送就是针对 社会贱民(主要是农民工)的歧视制度,颠覆罪和煽动罪就是针对国家敌人的镇压工具。二者的目标只有一个:维护独裁权力的稳定和特权者的既 得利益。周恩来的保护使一些人在文革中免遭更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他本人也参与过对更多人的政治迫害,包括对刘少奇的迫害。即便周恩来没有参与迫害,他所 能保护的少数人与全国性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相比,特别是与迫害制度本身的残酷性相比,对于中止政治迫害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同样,即使在政治权力的干预下解 决了孙志刚案,这一个案件与遭受收容遣送制度迫害的无数案件相比,实在是凤毛麟角,仅媒体爆光的就有曹海鑫被冤杀案、李绿松割舌案、程树良教授 嫖娼致死案、黄秋香卖淫案、苏萍被轮奸案受害人都没有得到公正的法律对待,害人者也没有得到与其罪行相应的法律制裁。

政治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必然导致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 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侥幸,而要让这种侥幸变为一生的幸福,个体就必须与政权进行如下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 全,也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精神太监。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贱民和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孙志刚,他不是进城打工的农民,而是大学毕业 生;他也不是无工作无合法证件的盲流,而是某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而且在被收容之后该公司还向公安机关证明过孙志刚的身份,然而,他照样以贱民之身死于 收容遣送制度。再如刘荻,她在被捕前并非异见人士,而仅仅是爱思考且关心时事的大学生,她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即便对社会现象有所批评,也并不那么直白激 烈,反而还颇有些学术色彩和幽默情调,然而,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企图颠覆国家的敌人而身陷囹圄。再如,参与八九运动的大学生,官方一直说他们是 爱国的,但是,六四的血腥之夜过后,死于大屠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受到逮捕的学生变成了敌人。法轮功本来只是强身健体的民间气功组织,曾经缓解过 弱势群体的焦虑,也曾得到过官方的肯定。然而,也是一夜之间,这一自发民间组织就被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坚持练功的退休大妈或老伯就变成了 国家敌人。

无论看历史还是现实,在中国现存制度下,正如陈永苗律师所言:成为人民公敌的机会概率,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最高领袖,只不过大小不同。个体的公 民身份之维没有确定的保障。那么推到极端,可以说人民民主专政体制内没有公民。(见《对抗制 ── 从司法到政治》,载于宪政论衡网站)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体制与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普世道义相反,没有公民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受到制度保障的人权,也就没有独立的个体和司法,而只有政治 权力实现其私利的工具。党组织是工具,政府机构是工具,意识形态是工具,法律是工具,军队警察是工具,每个人也是工具。当你这个工具能够为政治权力所利 用、并为其利益增值时,你就是社会精英或国家栋梁或模范顺民,就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嘉奖,享受到政治权力所恩赐的种种优惠;而当你这个工具不能 为政治权力所利用并有损于权贵们的私利时,你就是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或暴民,等待你的就是全民大批判,就是收容所、劳教所和监狱,甚至就是死 无葬身之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只有工具而没有目的的国家,人被当作工具而频繁更换,却没有符合人性的目标。

所以,首先作为个体而生存的中国人,应该意欲摆脱工具性生存而上升为目的性生存。民间社会应该建立这样的基本共识: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寄希望于从民间做起,自下而上地推动人权保护的制度化,特别是舆论自由化和司法独立化。

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追求自由之人的天赋责任。

2003年5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简介:作家,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相关文章: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目前高层领导就孙志刚在广东收容所被打死一案出面干预,这是否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有所进步?

Recently, top leader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a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beaten to death at a Custody and Repatriation Center in Guangdong. Does this interference mean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legal justice?





孙志刚死于广东省收容医院一案,既是恶性刑事犯罪,更是践踏人权的制度性犯罪,一经《南方都市报》爆光,就引起诸多媒体和民间舆论的强烈关注。现在,中共高层已经介入此案,政治局常委罗干、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张德江等高官都表示:要严惩凶手和补偿孙志刚的家人。

孙志刚案的当下进展,引来官方媒体的大量正面评论,网上也有诸多叫好声:在SARS危机中处罚失职高官和疫情透明化之后,又为胡温新政添上了醒目的一笔,似乎也说明了中国的人权保护的大进步。

然而,在促成此案进入司法程序的诸因素中,最值得欣慰的作为,绝非高官在舆论压力下的政治干预,而应该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自发维权行动的开 始。而且,民间对这种人治式的进步也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制度比人更可靠、人治现实决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公正、明君清官也不会带来人权保障的善制等。现代 政治文明正在日益变成国人的常识。每一践踏人权的个案皆与所有人相关、扞卫他人的人权就是在扞卫自己的人权。护权越来越成为人们起而反抗暴政的自觉行动。 正是这种觉醒及其相应的言行,推动著新闻监督和民间舆论在保障人权上发挥著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政治权力凌驾于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之上的制度中,对民众最具迷惑性的案例,恰恰是那些深得民心的法律审判,比如对四人帮的审判、把腐败高官 绳之以法和周期性严打的从重从快。然而,民间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只要独裁制度不变,即便是最好的统治者也至多只是具有父母官意识,能够明智地玩弄民 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统治术。其主要的权术之一便是柯断所有实施善政的权力和机会。特别是出现大天灾、或恰巧发生民怨极大的怨案之时,皆是独裁者扮 演大恩人、大救星的天赐良机,如果利用得好,就可能是一次皇恩齐天的赈灾义演,或青天大老爷的为民伸冤。 而这一切仁政善行和严肃法制,其终极意义无非就是变成独裁者为民作主的政绩资本。独裁政治之所以蛮横霸道,不仅在于它容不得任何异见,全面剥 夺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质疑、监督、批评等权利,更在于独裁者要柯断一切美名和善政,剥夺民众受到独立司法保障的权利。 正因为冤案得不到公正的司法救济,才为政治权力扮演公正法官提供了制度前提。凡是涉及到伸冤的诉讼和涉及到增进公益的善政,拥有独占的干预权力的人无疑是 独裁者及其官员。其政治效果仅仅是:古人高呼皇恩浩荡和给青天大老爷磕头,今人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否则的话,我们便无法解释:孙志刚案完全可以由司法机构独立解决,为什么要劳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等高官的大驾?他们的介入只能说明:1,没有独立 司法来保障人权,而只有政治权力才能为民伸冤。2,利用柯断权力来显示父母官的仁政和对司法的主宰。3,高官出面为孙志刚伸冤,必须在幕后进行利益权衡之 后才有可能,其干预底线是:非但不会触动独裁政权的根本,反而会为现政府赢得民心!作为可以与之对比的人权案例,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因为这些 人权案件与政权利益高度相关,所以,高官们能够做的,至多是把这类案件变成人质外交,来应对美国等主流国家的人权外交。

所以,政治权力干预下的司法审判,即便深得民心,也并不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比如,对陈希同、成克杰、胡长青等高官的法律惩处,显然是来自 最高政治权力的幕后决定,或基于内部权争或基于权力高层对政权利益的权衡,而绝非司法机构的独立判决。也就是说,当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和腐败犯罪激起巨大 民怨之时,不抛出一两个替罪羊,就将对政权稳定、高层权威和政府信誉造成严重伤害,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

在中国的制度下,如果用父皇、独生子和后娘养来比喻政治局、中纪委和公检法之间的关系,那么,在这类案件的办理程序之中,国家的司法 机关也只能处于后娘养的低贱地位,公检法要听命于政治权力的独生子中共纪检委,而独生子听命于父皇。纪检委是政治局的工具,司法机关是纪 检委的工具。套用柏拉图发明的理念、现实和文艺作品之间的影子说,理念是最高本体,现实是理念的影子,文艺作品又是现实的影子,所以文艺作品不过是 理念的影子的影子。政治局是最高政治权力,纪检委是政治权力的工具,公检法又是纪检委的工具,所以,国家司法机关不过是政治权力(党权)的工具的工 具。

换言之,从制度的角度讲,只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新闻媒体和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有效制约,才是最有效的实现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善政;而政治权力 干预司法 即便是审判四人帮、惩治腐败官员或干预孙志刚案 则是无视公正和践踏人权的恶政。高官们或屈于内外压力、或基于一时的良心发现,保护了某一个案中的受害人,也只是人治化的偶然行为,无法中止践踏人权的恶 政恶法,也不能在制度上保证公民的人权从此不再受到侵犯和剥夺。

凌驾于普世正义和司法权威之上的政治权力,对人权个案进行干预,中止迫害只是极为罕见的官方行为,而延续迫害则是中共官方的惯例,二者的比例完全 可以用一毛和九牛之比来形容。仅近几年内,政治权力干预了数起涉及到国民人权的个案,然而只有政治色彩较淡的延安黄碟案和孙志刚案,得到 了某种事后弥补(惩治凶手、处罚执法犯法者、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而其它的案件皆是政治权力干预下的肆意侵犯人权。政治权力可以为孙志刚伸张冤屈,更可 以用宣传煽动的罪名判天网网站版主黄琦五年徒刑,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东北工潮领袖姚福信7年徒刑和萧云良4年徒刑,审讯新青年学会成员 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及张宏海,逮捕女大学生刘荻等等。而且,以上践踏人权的案件在司法程序上皆违反中共自己的法律,黄琦已经关押了三年才判刑,杨子 立等人已经关押了两年多还未最后判决,还有刘荻、杨建利等人,其羁押期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的法律规定,不许会见亲属,也不许律师介入。

以上种种,还仅仅是政治权力通过干预司法来践踏人权的案件之九牛一毛,即便我们将毛泽东时代的无法无天所造成的人权灾难忽略不计,而仅仅关注 所谓的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的改革时代,中国的法律仍然是政治权力实施人权迫害的工具。从西单民主?晼车蚰顝l,在六四后的大审判和迫害法轮功的审判 达到高潮。由于中国的黑箱政治,迫害人权案件之多已经难以做出量化统计。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广为人知的人权迫害皆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审 判。实质上,这类审判与法律无关,而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是政治权力专门针对异见的人权迫害。

独裁制度的主要特质之一,就是要将一部分人划为社会贱民和国家敌人,并通过所谓的法律来歧视贱民和镇压敌人。收容遣送就是针对 社会贱民(主要是农民工)的歧视制度,颠覆罪和煽动罪就是针对国家敌人的镇压工具。二者的目标只有一个:维护独裁权力的稳定和特权者的既 得利益。周恩来的保护使一些人在文革中免遭更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他本人也参与过对更多人的政治迫害,包括对刘少奇的迫害。即便周恩来没有参与迫害,他所 能保护的少数人与全国性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相比,特别是与迫害制度本身的残酷性相比,对于中止政治迫害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同样,即使在政治权力的干预下解 决了孙志刚案,这一个案件与遭受收容遣送制度迫害的无数案件相比,实在是凤毛麟角,仅媒体爆光的就有曹海鑫被冤杀案、李绿松割舌案、程树良教授 嫖娼致死案、黄秋香卖淫案、苏萍被轮奸案受害人都没有得到公正的法律对待,害人者也没有得到与其罪行相应的法律制裁。

政治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必然导致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 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侥幸,而要让这种侥幸变为一生的幸福,个体就必须与政权进行如下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 全,也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精神太监。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贱民和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孙志刚,他不是进城打工的农民,而是大学毕业 生;他也不是无工作无合法证件的盲流,而是某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而且在被收容之后该公司还向公安机关证明过孙志刚的身份,然而,他照样以贱民之身死于 收容遣送制度。再如刘荻,她在被捕前并非异见人士,而仅仅是爱思考且关心时事的大学生,她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即便对社会现象有所批评,也并不那么直白激 烈,反而还颇有些学术色彩和幽默情调,然而,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企图颠覆国家的敌人而身陷囹圄。再如,参与八九运动的大学生,官方一直说他们是 爱国的,但是,六四的血腥之夜过后,死于大屠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受到逮捕的学生变成了敌人。法轮功本来只是强身健体的民间气功组织,曾经缓解过 弱势群体的焦虑,也曾得到过官方的肯定。然而,也是一夜之间,这一自发民间组织就被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坚持练功的退休大妈或老伯就变成了 国家敌人。

无论看历史还是现实,在中国现存制度下,正如陈永苗律师所言:成为人民公敌的机会概率,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最高领袖,只不过大小不同。个体的公 民身份之维没有确定的保障。那么推到极端,可以说人民民主专政体制内没有公民。(见《对抗制 ── 从司法到政治》,载于宪政论衡网站)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体制与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普世道义相反,没有公民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受到制度保障的人权,也就没有独立的个体和司法,而只有政治 权力实现其私利的工具。党组织是工具,政府机构是工具,意识形态是工具,法律是工具,军队警察是工具,每个人也是工具。当你这个工具能够为政治权力所利 用、并为其利益增值时,你就是社会精英或国家栋梁或模范顺民,就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嘉奖,享受到政治权力所恩赐的种种优惠;而当你这个工具不能 为政治权力所利用并有损于权贵们的私利时,你就是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或暴民,等待你的就是全民大批判,就是收容所、劳教所和监狱,甚至就是死 无葬身之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只有工具而没有目的的国家,人被当作工具而频繁更换,却没有符合人性的目标。

所以,首先作为个体而生存的中国人,应该意欲摆脱工具性生存而上升为目的性生存。民间社会应该建立这样的基本共识: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寄希望于从民间做起,自下而上地推动人权保护的制度化,特别是舆论自由化和司法独立化。

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追求自由之人的天赋责任。

2003年5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简介:作家,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相关文章: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目前高层领导就孙志刚在广东收容所被打死一案出面干预,这是否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有所进步?

Recently, top leader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the case of Sun Zhigang, a university graduate, who was beaten to death at a Custody and Repatriation Center in Guangdong. Does this interference mean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legal justice?





孙志刚死于广东省收容医院一案,既是恶性刑事犯罪,更是践踏人权的制度性犯罪,一经《南方都市报》爆光,就引起诸多媒体和民间舆论的强烈关注。现在,中共高层已经介入此案,政治局常委罗干、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张德江等高官都表示:要严惩凶手和补偿孙志刚的家人。

孙志刚案的当下进展,引来官方媒体的大量正面评论,网上也有诸多叫好声:在SARS危机中处罚失职高官和疫情透明化之后,又为胡温新政添上了醒目的一笔,似乎也说明了中国的人权保护的大进步。

然而,在促成此案进入司法程序的诸因素中,最值得欣慰的作为,绝非高官在舆论压力下的政治干预,而应该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自发维权行动的开 始。而且,民间对这种人治式的进步也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制度比人更可靠、人治现实决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公正、明君清官也不会带来人权保障的善制等。现代 政治文明正在日益变成国人的常识。每一践踏人权的个案皆与所有人相关、扞卫他人的人权就是在扞卫自己的人权。护权越来越成为人们起而反抗暴政的自觉行动。 正是这种觉醒及其相应的言行,推动著新闻监督和民间舆论在保障人权上发挥著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政治权力凌驾于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之上的制度中,对民众最具迷惑性的案例,恰恰是那些深得民心的法律审判,比如对四人帮的审判、把腐败高官 绳之以法和周期性严打的从重从快。然而,民间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只要独裁制度不变,即便是最好的统治者也至多只是具有父母官意识,能够明智地玩弄民 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统治术。其主要的权术之一便是柯断所有实施善政的权力和机会。特别是出现大天灾、或恰巧发生民怨极大的怨案之时,皆是独裁者扮 演大恩人、大救星的天赐良机,如果利用得好,就可能是一次皇恩齐天的赈灾义演,或青天大老爷的为民伸冤。 而这一切仁政善行和严肃法制,其终极意义无非就是变成独裁者为民作主的政绩资本。独裁政治之所以蛮横霸道,不仅在于它容不得任何异见,全面剥 夺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质疑、监督、批评等权利,更在于独裁者要柯断一切美名和善政,剥夺民众受到独立司法保障的权利。 正因为冤案得不到公正的司法救济,才为政治权力扮演公正法官提供了制度前提。凡是涉及到伸冤的诉讼和涉及到增进公益的善政,拥有独占的干预权力的人无疑是 独裁者及其官员。其政治效果仅仅是:古人高呼皇恩浩荡和给青天大老爷磕头,今人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否则的话,我们便无法解释:孙志刚案完全可以由司法机构独立解决,为什么要劳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等高官的大驾?他们的介入只能说明:1,没有独立 司法来保障人权,而只有政治权力才能为民伸冤。2,利用柯断权力来显示父母官的仁政和对司法的主宰。3,高官出面为孙志刚伸冤,必须在幕后进行利益权衡之 后才有可能,其干预底线是:非但不会触动独裁政权的根本,反而会为现政府赢得民心!作为可以与之对比的人权案例,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因为这些 人权案件与政权利益高度相关,所以,高官们能够做的,至多是把这类案件变成人质外交,来应对美国等主流国家的人权外交。

所以,政治权力干预下的司法审判,即便深得民心,也并不意味著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比如,对陈希同、成克杰、胡长青等高官的法律惩处,显然是来自 最高政治权力的幕后决定,或基于内部权争或基于权力高层对政权利益的权衡,而绝非司法机构的独立判决。也就是说,当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和腐败犯罪激起巨大 民怨之时,不抛出一两个替罪羊,就将对政权稳定、高层权威和政府信誉造成严重伤害,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

在中国的制度下,如果用父皇、独生子和后娘养来比喻政治局、中纪委和公检法之间的关系,那么,在这类案件的办理程序之中,国家的司法 机关也只能处于后娘养的低贱地位,公检法要听命于政治权力的独生子中共纪检委,而独生子听命于父皇。纪检委是政治局的工具,司法机关是纪 检委的工具。套用柏拉图发明的理念、现实和文艺作品之间的影子说,理念是最高本体,现实是理念的影子,文艺作品又是现实的影子,所以文艺作品不过是 理念的影子的影子。政治局是最高政治权力,纪检委是政治权力的工具,公检法又是纪检委的工具,所以,国家司法机关不过是政治权力(党权)的工具的工 具。

换言之,从制度的角度讲,只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新闻媒体和民间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有效制约,才是最有效的实现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善政;而政治权力 干预司法 即便是审判四人帮、惩治腐败官员或干预孙志刚案 则是无视公正和践踏人权的恶政。高官们或屈于内外压力、或基于一时的良心发现,保护了某一个案中的受害人,也只是人治化的偶然行为,无法中止践踏人权的恶 政恶法,也不能在制度上保证公民的人权从此不再受到侵犯和剥夺。

凌驾于普世正义和司法权威之上的政治权力,对人权个案进行干预,中止迫害只是极为罕见的官方行为,而延续迫害则是中共官方的惯例,二者的比例完全 可以用一毛和九牛之比来形容。仅近几年内,政治权力干预了数起涉及到国民人权的个案,然而只有政治色彩较淡的延安黄碟案和孙志刚案,得到 了某种事后弥补(惩治凶手、处罚执法犯法者、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而其它的案件皆是政治权力干预下的肆意侵犯人权。政治权力可以为孙志刚伸张冤屈,更可 以用宣传煽动的罪名判天网网站版主黄琦五年徒刑,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东北工潮领袖姚福信7年徒刑和萧云良4年徒刑,审讯新青年学会成员 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及张宏海,逮捕女大学生刘荻等等。而且,以上践踏人权的案件在司法程序上皆违反中共自己的法律,黄琦已经关押了三年才判刑,杨子 立等人已经关押了两年多还未最后判决,还有刘荻、杨建利等人,其羁押期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的法律规定,不许会见亲属,也不许律师介入。

以上种种,还仅仅是政治权力通过干预司法来践踏人权的案件之九牛一毛,即便我们将毛泽东时代的无法无天所造成的人权灾难忽略不计,而仅仅关注 所谓的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的改革时代,中国的法律仍然是政治权力实施人权迫害的工具。从西单民主?晼车蚰顝l,在六四后的大审判和迫害法轮功的审判 达到高潮。由于中国的黑箱政治,迫害人权案件之多已经难以做出量化统计。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广为人知的人权迫害皆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审 判。实质上,这类审判与法律无关,而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是政治权力专门针对异见的人权迫害。

独裁制度的主要特质之一,就是要将一部分人划为社会贱民和国家敌人,并通过所谓的法律来歧视贱民和镇压敌人。收容遣送就是针对 社会贱民(主要是农民工)的歧视制度,颠覆罪和煽动罪就是针对国家敌人的镇压工具。二者的目标只有一个:维护独裁权力的稳定和特权者的既 得利益。周恩来的保护使一些人在文革中免遭更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他本人也参与过对更多人的政治迫害,包括对刘少奇的迫害。即便周恩来没有参与迫害,他所 能保护的少数人与全国性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相比,特别是与迫害制度本身的残酷性相比,对于中止政治迫害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同样,即使在政治权力的干预下解 决了孙志刚案,这一个案件与遭受收容遣送制度迫害的无数案件相比,实在是凤毛麟角,仅媒体爆光的就有曹海鑫被冤杀案、李绿松割舌案、程树良教授 嫖娼致死案、黄秋香卖淫案、苏萍被轮奸案受害人都没有得到公正的法律对待,害人者也没有得到与其罪行相应的法律制裁。

政治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必然导致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 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侥幸,而要让这种侥幸变为一生的幸福,个体就必须与政权进行如下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 全,也就是心甘情愿地成为精神太监。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贱民和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孙志刚,他不是进城打工的农民,而是大学毕业 生;他也不是无工作无合法证件的盲流,而是某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而且在被收容之后该公司还向公安机关证明过孙志刚的身份,然而,他照样以贱民之身死于 收容遣送制度。再如刘荻,她在被捕前并非异见人士,而仅仅是爱思考且关心时事的大学生,她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即便对社会现象有所批评,也并不那么直白激 烈,反而还颇有些学术色彩和幽默情调,然而,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企图颠覆国家的敌人而身陷囹圄。再如,参与八九运动的大学生,官方一直说他们是 爱国的,但是,六四的血腥之夜过后,死于大屠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受到逮捕的学生变成了敌人。法轮功本来只是强身健体的民间气功组织,曾经缓解过 弱势群体的焦虑,也曾得到过官方的肯定。然而,也是一夜之间,这一自发民间组织就被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坚持练功的退休大妈或老伯就变成了 国家敌人。

无论看历史还是现实,在中国现存制度下,正如陈永苗律师所言:成为人民公敌的机会概率,每一个人都有,甚至最高领袖,只不过大小不同。个体的公 民身份之维没有确定的保障。那么推到极端,可以说人民民主专政体制内没有公民。(见《对抗制 ── 从司法到政治》,载于宪政论衡网站)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体制与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普世道义相反,没有公民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受到制度保障的人权,也就没有独立的个体和司法,而只有政治 权力实现其私利的工具。党组织是工具,政府机构是工具,意识形态是工具,法律是工具,军队警察是工具,每个人也是工具。当你这个工具能够为政治权力所利 用、并为其利益增值时,你就是社会精英或国家栋梁或模范顺民,就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嘉奖,享受到政治权力所恩赐的种种优惠;而当你这个工具不能 为政治权力所利用并有损于权贵们的私利时,你就是社会贱民或国家敌人或暴民,等待你的就是全民大批判,就是收容所、劳教所和监狱,甚至就是死 无葬身之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只有工具而没有目的的国家,人被当作工具而频繁更换,却没有符合人性的目标。

所以,首先作为个体而生存的中国人,应该意欲摆脱工具性生存而上升为目的性生存。民间社会应该建立这样的基本共识: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寄希望于从民间做起,自下而上地推动人权保护的制度化,特别是舆论自由化和司法独立化。

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追求自由之人的天赋责任。

2003年5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简介:作家,评论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相关文章: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