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解决流动人口问题需采取诸多措施
裴克凛/Nicolas Becquelin



More than Half Measures Needed on Migrants


在中国人权对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发布的研究报告《制度化的排除》之后,中国政府就农村流入城市的人口(民工)问题发布了一个通知,以展示对此一问题的高度重视。裴克凛分析评价此通知的意义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Following public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d a directive on rural migrants addressing concerns that have been raised. Nicolas Becquelin examin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rective and its likely ramifications.





2003年1月中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废除对进城打工农民实行的差别待遇政策,督促各有关部门保护民工的权益 。这项通知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烈欢迎,被认为是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信号。

中国政府的这个通知没有对其它方面的问题发布指示,因为没有什么比在春节期间保持和谐的公共秩序更为重要,其目的在于彰显胡锦涛总书记对下层社会的关怀。按惯例春节是社会冲突高度紧张的时期)

观察家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流动人口不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

还是让数码本身来说明问题吧。中国国内的流动人口上百万:自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居民离开了乡村;目前有一亿五千万人在迁移中;政府估计从现在开始到2010年,每年将会有一千三百万新移民移居到城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民工对中国发展的贡献并不只局限于对沿海城市和大都市那些令人瞩目的高楼大厦的物质方面的建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定 期给家人的汇款对那些备受忽略的农村人口来说已经成为唯一的经济生命线;否则,他们的家人将无力支付学费、医疗费、房屋修缮费以及当地官员征收的各种名目 繁多的费税。

尽管如此,农村民工仍旧是中国社会地位最低下、最受歧视的人群。他们或者在低贱、艰苦和危险的低薪行业打工,或在沿海制造业受剥削;但他们却享受不到诸如教育、住房补贴和健康保险等得到国家补贴的基本社会服务。

从文件上看,政府的这一步好象是对过去那种把流动人口当成公共秩序问题来处理的作法提出了变革方案,似乎是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政府支 持拓宽农民进城之门,并保证民工享有跟城里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实际上政府所发布的只不过是一纸仅具行动建议、而无任何法定约束力的通知而已。

这项通知的根本问题是认可都市化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需要立还是破的问题。中国农村已经有一亿七千万剩余劳动力。中国加入世界贸 易组织的后果预计会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进行实施,如降低农产品的进口关税,减少国家给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及取 消将会使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失业的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

现在的问题是:城里会有足够的工作给民工们提供就业机会吗?

国家统计局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的民工由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和定居机会而返回家乡;平均约有百分之六十进城找工的农民连一个工作也找不到而返回家乡。统计局警告说,这种现象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严重挑战。

不管这个新的通知怎么说,中央政府更关心的是要扩大城市劳动力市场来满足从农村流向城市的劳动大军转移的需要,而不是要保障民工的权利。自由结社、劳资谈判和废除歧视的措施远未放到中国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迄今为止,如何实施这项通知的问题还没有受到关注,但这些问题却是极难解决的。

就说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吧,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抗议。政府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过很多措施,国务院的此项通知只不过是其中最新发布的一个而 已,都没有什么用。单就一月份而言,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报告报道了一万三千个案例,包括六十二万六千民工的工资被拖欠,数额高达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据劳 动部估计,仅广东一省,每年拖欠额就超过四亿元人民币。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不允许民工组织起来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若继续下去,除了那些被树立为榜样或在中央政府眼皮底下的城市外,政府实际上自己就排除了使其政策变化在地方上得到切实实施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很清楚,如果让大量的民工跟城市居民享受同等优惠,将会给他们的预算增加沉重的负担。各项福利费用的支出(教育、健康保险和社会安全费用)已经给地方小城市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会十分不情愿再增加新的社会福利开支项目。

另外,各地地方政府之间的强烈的竞争将使他们不会慷慨解囊,那将会耗掉他们的预算,削弱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颇有矛盾的是,那些为民工提供较好福利条件并严格执行劳动强度和安全操作规则的城市,与那些不严格执行劳保标准的地方相比,很可能处于不利竞争地位。

一旦地方政府和企业结成一帮,公开赞同维护他们手中控制劳工的庞大权势,限制民工获得留居城里的权利,那么民工们就无法联合采取行动扞卫自己的权益和解决被拖欠的工资等问题。

最近某些地方政府相继采纳了较宽松的政策,以便吸引高素质的流动劳力进城,但这些政府同时又通过任意羁押和强行驱逐等经常伴有暴力的清理 运动来排除那些贫穷的、没有地位的流动人口,这些运动其范围之大,不能不引起关注。中国国内的统计表明:全国被拘留和遣送的人数最近已经上升到一年超过三 百万人,是1990年人数的三倍之多,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被置于极恶劣的环境中。官方承认其中民工占被拘留者的绝大多数。但这些数码也许只代表冰山之顶。由 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管理的收容遣送站的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六百五十个猛升到八百多个。

为了使北京以清洁面貌迎接今年三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公安把不符号要求的人口(大部分是雇佣民工)从北京清理出城。 公安部已经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前将执行对城市管理更高的要求,并已经加强了把无业流动人口清除出城的措施,声称他们的存在提高了犯罪率。

想通过这个新通知中提到的零零碎碎的措施来废除对民工的制度性歧视,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唯一的办法是全面废除户籍制,允许流动人口独立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主任,现居香港。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人权主办的《中国人权论坛》(China Rights Forum)2003年春季刊上。蔡济泉译。)


相关文章:



More than Half Measures Needed on Migrants


在中国人权对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发布的研究报告《制度化的排除》之后,中国政府就农村流入城市的人口(民工)问题发布了一个通知,以展示对此一问题的高度重视。裴克凛分析评价此通知的意义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Following public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d a directive on rural migrants addressing concerns that have been raised. Nicolas Becquelin examin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rective and its likely ramifications.





2003年1月中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废除对进城打工农民实行的差别待遇政策,督促各有关部门保护民工的权益 。这项通知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烈欢迎,被认为是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信号。

中国政府的这个通知没有对其它方面的问题发布指示,因为没有什么比在春节期间保持和谐的公共秩序更为重要,其目的在于彰显胡锦涛总书记对下层社会的关怀。按惯例春节是社会冲突高度紧张的时期)

观察家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流动人口不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

还是让数码本身来说明问题吧。中国国内的流动人口上百万:自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居民离开了乡村;目前有一亿五千万人在迁移中;政府估计从现在开始到2010年,每年将会有一千三百万新移民移居到城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民工对中国发展的贡献并不只局限于对沿海城市和大都市那些令人瞩目的高楼大厦的物质方面的建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定 期给家人的汇款对那些备受忽略的农村人口来说已经成为唯一的经济生命线;否则,他们的家人将无力支付学费、医疗费、房屋修缮费以及当地官员征收的各种名目 繁多的费税。

尽管如此,农村民工仍旧是中国社会地位最低下、最受歧视的人群。他们或者在低贱、艰苦和危险的低薪行业打工,或在沿海制造业受剥削;但他们却享受不到诸如教育、住房补贴和健康保险等得到国家补贴的基本社会服务。

从文件上看,政府的这一步好象是对过去那种把流动人口当成公共秩序问题来处理的作法提出了变革方案,似乎是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政府支 持拓宽农民进城之门,并保证民工享有跟城里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实际上政府所发布的只不过是一纸仅具行动建议、而无任何法定约束力的通知而已。

这项通知的根本问题是认可都市化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需要立还是破的问题。中国农村已经有一亿七千万剩余劳动力。中国加入世界贸 易组织的后果预计会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进行实施,如降低农产品的进口关税,减少国家给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及取 消将会使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失业的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

现在的问题是:城里会有足够的工作给民工们提供就业机会吗?

国家统计局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的民工由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和定居机会而返回家乡;平均约有百分之六十进城找工的农民连一个工作也找不到而返回家乡。统计局警告说,这种现象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严重挑战。

不管这个新的通知怎么说,中央政府更关心的是要扩大城市劳动力市场来满足从农村流向城市的劳动大军转移的需要,而不是要保障民工的权利。自由结社、劳资谈判和废除歧视的措施远未放到中国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迄今为止,如何实施这项通知的问题还没有受到关注,但这些问题却是极难解决的。

就说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吧,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抗议。政府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过很多措施,国务院的此项通知只不过是其中最新发布的一个而 已,都没有什么用。单就一月份而言,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报告报道了一万三千个案例,包括六十二万六千民工的工资被拖欠,数额高达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据劳 动部估计,仅广东一省,每年拖欠额就超过四亿元人民币。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不允许民工组织起来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若继续下去,除了那些被树立为榜样或在中央政府眼皮底下的城市外,政府实际上自己就排除了使其政策变化在地方上得到切实实施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很清楚,如果让大量的民工跟城市居民享受同等优惠,将会给他们的预算增加沉重的负担。各项福利费用的支出(教育、健康保险和社会安全费用)已经给地方小城市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会十分不情愿再增加新的社会福利开支项目。

另外,各地地方政府之间的强烈的竞争将使他们不会慷慨解囊,那将会耗掉他们的预算,削弱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颇有矛盾的是,那些为民工提供较好福利条件并严格执行劳动强度和安全操作规则的城市,与那些不严格执行劳保标准的地方相比,很可能处于不利竞争地位。

一旦地方政府和企业结成一帮,公开赞同维护他们手中控制劳工的庞大权势,限制民工获得留居城里的权利,那么民工们就无法联合采取行动扞卫自己的权益和解决被拖欠的工资等问题。

最近某些地方政府相继采纳了较宽松的政策,以便吸引高素质的流动劳力进城,但这些政府同时又通过任意羁押和强行驱逐等经常伴有暴力的清理 运动来排除那些贫穷的、没有地位的流动人口,这些运动其范围之大,不能不引起关注。中国国内的统计表明:全国被拘留和遣送的人数最近已经上升到一年超过三 百万人,是1990年人数的三倍之多,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被置于极恶劣的环境中。官方承认其中民工占被拘留者的绝大多数。但这些数码也许只代表冰山之顶。由 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管理的收容遣送站的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六百五十个猛升到八百多个。

为了使北京以清洁面貌迎接今年三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公安把不符号要求的人口(大部分是雇佣民工)从北京清理出城。 公安部已经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前将执行对城市管理更高的要求,并已经加强了把无业流动人口清除出城的措施,声称他们的存在提高了犯罪率。

想通过这个新通知中提到的零零碎碎的措施来废除对民工的制度性歧视,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唯一的办法是全面废除户籍制,允许流动人口独立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主任,现居香港。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人权主办的《中国人权论坛》(China Rights Forum)2003年春季刊上。蔡济泉译。)


相关文章:



More than Half Measures Needed on Migrants


在中国人权对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发布的研究报告《制度化的排除》之后,中国政府就农村流入城市的人口(民工)问题发布了一个通知,以展示对此一问题的高度重视。裴克凛分析评价此通知的意义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Following public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d a directive on rural migrants addressing concerns that have been raised. Nicolas Becquelin examin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rective and its likely ramifications.





2003年1月中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废除对进城打工农民实行的差别待遇政策,督促各有关部门保护民工的权益 。这项通知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烈欢迎,被认为是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信号。

中国政府的这个通知没有对其它方面的问题发布指示,因为没有什么比在春节期间保持和谐的公共秩序更为重要,其目的在于彰显胡锦涛总书记对下层社会的关怀。按惯例春节是社会冲突高度紧张的时期)

观察家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流动人口不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

还是让数码本身来说明问题吧。中国国内的流动人口上百万:自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居民离开了乡村;目前有一亿五千万人在迁移中;政府估计从现在开始到2010年,每年将会有一千三百万新移民移居到城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民工对中国发展的贡献并不只局限于对沿海城市和大都市那些令人瞩目的高楼大厦的物质方面的建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定 期给家人的汇款对那些备受忽略的农村人口来说已经成为唯一的经济生命线;否则,他们的家人将无力支付学费、医疗费、房屋修缮费以及当地官员征收的各种名目 繁多的费税。

尽管如此,农村民工仍旧是中国社会地位最低下、最受歧视的人群。他们或者在低贱、艰苦和危险的低薪行业打工,或在沿海制造业受剥削;但他们却享受不到诸如教育、住房补贴和健康保险等得到国家补贴的基本社会服务。

从文件上看,政府的这一步好象是对过去那种把流动人口当成公共秩序问题来处理的作法提出了变革方案,似乎是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政府支 持拓宽农民进城之门,并保证民工享有跟城里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实际上政府所发布的只不过是一纸仅具行动建议、而无任何法定约束力的通知而已。

这项通知的根本问题是认可都市化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需要立还是破的问题。中国农村已经有一亿七千万剩余劳动力。中国加入世界贸 易组织的后果预计会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进行实施,如降低农产品的进口关税,减少国家给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及取 消将会使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失业的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

现在的问题是:城里会有足够的工作给民工们提供就业机会吗?

国家统计局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的民工由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和定居机会而返回家乡;平均约有百分之六十进城找工的农民连一个工作也找不到而返回家乡。统计局警告说,这种现象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严重挑战。

不管这个新的通知怎么说,中央政府更关心的是要扩大城市劳动力市场来满足从农村流向城市的劳动大军转移的需要,而不是要保障民工的权利。自由结社、劳资谈判和废除歧视的措施远未放到中国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迄今为止,如何实施这项通知的问题还没有受到关注,但这些问题却是极难解决的。

就说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吧,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抗议。政府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过很多措施,国务院的此项通知只不过是其中最新发布的一个而 已,都没有什么用。单就一月份而言,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报告报道了一万三千个案例,包括六十二万六千民工的工资被拖欠,数额高达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据劳 动部估计,仅广东一省,每年拖欠额就超过四亿元人民币。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不允许民工组织起来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若继续下去,除了那些被树立为榜样或在中央政府眼皮底下的城市外,政府实际上自己就排除了使其政策变化在地方上得到切实实施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很清楚,如果让大量的民工跟城市居民享受同等优惠,将会给他们的预算增加沉重的负担。各项福利费用的支出(教育、健康保险和社会安全费用)已经给地方小城市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会十分不情愿再增加新的社会福利开支项目。

另外,各地地方政府之间的强烈的竞争将使他们不会慷慨解囊,那将会耗掉他们的预算,削弱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颇有矛盾的是,那些为民工提供较好福利条件并严格执行劳动强度和安全操作规则的城市,与那些不严格执行劳保标准的地方相比,很可能处于不利竞争地位。

一旦地方政府和企业结成一帮,公开赞同维护他们手中控制劳工的庞大权势,限制民工获得留居城里的权利,那么民工们就无法联合采取行动扞卫自己的权益和解决被拖欠的工资等问题。

最近某些地方政府相继采纳了较宽松的政策,以便吸引高素质的流动劳力进城,但这些政府同时又通过任意羁押和强行驱逐等经常伴有暴力的清理 运动来排除那些贫穷的、没有地位的流动人口,这些运动其范围之大,不能不引起关注。中国国内的统计表明:全国被拘留和遣送的人数最近已经上升到一年超过三 百万人,是1990年人数的三倍之多,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被置于极恶劣的环境中。官方承认其中民工占被拘留者的绝大多数。但这些数码也许只代表冰山之顶。由 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管理的收容遣送站的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六百五十个猛升到八百多个。

为了使北京以清洁面貌迎接今年三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公安把不符号要求的人口(大部分是雇佣民工)从北京清理出城。 公安部已经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前将执行对城市管理更高的要求,并已经加强了把无业流动人口清除出城的措施,声称他们的存在提高了犯罪率。

想通过这个新通知中提到的零零碎碎的措施来废除对民工的制度性歧视,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唯一的办法是全面废除户籍制,允许流动人口独立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主任,现居香港。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人权主办的《中国人权论坛》(China Rights Forum)2003年春季刊上。蔡济泉译。)


相关文章:



More than Half Measures Needed on Migrants


在中国人权对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发布的研究报告《制度化的排除》之后,中国政府就农村流入城市的人口(民工)问题发布了一个通知,以展示对此一问题的高度重视。裴克凛分析评价此通知的意义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Following public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d a directive on rural migrants addressing concerns that have been raised. Nicolas Becquelin examin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rective and its likely ramifications.





2003年1月中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废除对进城打工农民实行的差别待遇政策,督促各有关部门保护民工的权益 。这项通知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烈欢迎,被认为是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信号。

中国政府的这个通知没有对其它方面的问题发布指示,因为没有什么比在春节期间保持和谐的公共秩序更为重要,其目的在于彰显胡锦涛总书记对下层社会的关怀。按惯例春节是社会冲突高度紧张的时期)

观察家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流动人口不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

还是让数码本身来说明问题吧。中国国内的流动人口上百万:自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居民离开了乡村;目前有一亿五千万人在迁移中;政府估计从现在开始到2010年,每年将会有一千三百万新移民移居到城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民工对中国发展的贡献并不只局限于对沿海城市和大都市那些令人瞩目的高楼大厦的物质方面的建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定 期给家人的汇款对那些备受忽略的农村人口来说已经成为唯一的经济生命线;否则,他们的家人将无力支付学费、医疗费、房屋修缮费以及当地官员征收的各种名目 繁多的费税。

尽管如此,农村民工仍旧是中国社会地位最低下、最受歧视的人群。他们或者在低贱、艰苦和危险的低薪行业打工,或在沿海制造业受剥削;但他们却享受不到诸如教育、住房补贴和健康保险等得到国家补贴的基本社会服务。

从文件上看,政府的这一步好象是对过去那种把流动人口当成公共秩序问题来处理的作法提出了变革方案,似乎是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政府支 持拓宽农民进城之门,并保证民工享有跟城里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实际上政府所发布的只不过是一纸仅具行动建议、而无任何法定约束力的通知而已。

这项通知的根本问题是认可都市化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需要立还是破的问题。中国农村已经有一亿七千万剩余劳动力。中国加入世界贸 易组织的后果预计会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进行实施,如降低农产品的进口关税,减少国家给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及取 消将会使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失业的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

现在的问题是:城里会有足够的工作给民工们提供就业机会吗?

国家统计局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的民工由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和定居机会而返回家乡;平均约有百分之六十进城找工的农民连一个工作也找不到而返回家乡。统计局警告说,这种现象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严重挑战。

不管这个新的通知怎么说,中央政府更关心的是要扩大城市劳动力市场来满足从农村流向城市的劳动大军转移的需要,而不是要保障民工的权利。自由结社、劳资谈判和废除歧视的措施远未放到中国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迄今为止,如何实施这项通知的问题还没有受到关注,但这些问题却是极难解决的。

就说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吧,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抗议。政府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过很多措施,国务院的此项通知只不过是其中最新发布的一个而 已,都没有什么用。单就一月份而言,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报告报道了一万三千个案例,包括六十二万六千民工的工资被拖欠,数额高达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据劳 动部估计,仅广东一省,每年拖欠额就超过四亿元人民币。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不允许民工组织起来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若继续下去,除了那些被树立为榜样或在中央政府眼皮底下的城市外,政府实际上自己就排除了使其政策变化在地方上得到切实实施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很清楚,如果让大量的民工跟城市居民享受同等优惠,将会给他们的预算增加沉重的负担。各项福利费用的支出(教育、健康保险和社会安全费用)已经给地方小城市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会十分不情愿再增加新的社会福利开支项目。

另外,各地地方政府之间的强烈的竞争将使他们不会慷慨解囊,那将会耗掉他们的预算,削弱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颇有矛盾的是,那些为民工提供较好福利条件并严格执行劳动强度和安全操作规则的城市,与那些不严格执行劳保标准的地方相比,很可能处于不利竞争地位。

一旦地方政府和企业结成一帮,公开赞同维护他们手中控制劳工的庞大权势,限制民工获得留居城里的权利,那么民工们就无法联合采取行动扞卫自己的权益和解决被拖欠的工资等问题。

最近某些地方政府相继采纳了较宽松的政策,以便吸引高素质的流动劳力进城,但这些政府同时又通过任意羁押和强行驱逐等经常伴有暴力的清理 运动来排除那些贫穷的、没有地位的流动人口,这些运动其范围之大,不能不引起关注。中国国内的统计表明:全国被拘留和遣送的人数最近已经上升到一年超过三 百万人,是1990年人数的三倍之多,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被置于极恶劣的环境中。官方承认其中民工占被拘留者的绝大多数。但这些数码也许只代表冰山之顶。由 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管理的收容遣送站的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六百五十个猛升到八百多个。

为了使北京以清洁面貌迎接今年三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公安把不符号要求的人口(大部分是雇佣民工)从北京清理出城。 公安部已经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前将执行对城市管理更高的要求,并已经加强了把无业流动人口清除出城的措施,声称他们的存在提高了犯罪率。

想通过这个新通知中提到的零零碎碎的措施来废除对民工的制度性歧视,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唯一的办法是全面废除户籍制,允许流动人口独立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主任,现居香港。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人权主办的《中国人权论坛》(China Rights Forum)2003年春季刊上。蔡济泉译。)


相关文章:



More than Half Measures Needed on Migrants


在中国人权对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发布的研究报告《制度化的排除》之后,中国政府就农村流入城市的人口(民工)问题发布了一个通知,以展示对此一问题的高度重视。裴克凛分析评价此通知的意义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Following public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d a directive on rural migrants addressing concerns that have been raised. Nicolas Becquelin examin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rective and its likely ramifications.





2003年1月中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废除对进城打工农民实行的差别待遇政策,督促各有关部门保护民工的权益 。这项通知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烈欢迎,被认为是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信号。

中国政府的这个通知没有对其它方面的问题发布指示,因为没有什么比在春节期间保持和谐的公共秩序更为重要,其目的在于彰显胡锦涛总书记对下层社会的关怀。按惯例春节是社会冲突高度紧张的时期)

观察家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流动人口不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

还是让数码本身来说明问题吧。中国国内的流动人口上百万:自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居民离开了乡村;目前有一亿五千万人在迁移中;政府估计从现在开始到2010年,每年将会有一千三百万新移民移居到城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民工对中国发展的贡献并不只局限于对沿海城市和大都市那些令人瞩目的高楼大厦的物质方面的建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定 期给家人的汇款对那些备受忽略的农村人口来说已经成为唯一的经济生命线;否则,他们的家人将无力支付学费、医疗费、房屋修缮费以及当地官员征收的各种名目 繁多的费税。

尽管如此,农村民工仍旧是中国社会地位最低下、最受歧视的人群。他们或者在低贱、艰苦和危险的低薪行业打工,或在沿海制造业受剥削;但他们却享受不到诸如教育、住房补贴和健康保险等得到国家补贴的基本社会服务。

从文件上看,政府的这一步好象是对过去那种把流动人口当成公共秩序问题来处理的作法提出了变革方案,似乎是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政府支 持拓宽农民进城之门,并保证民工享有跟城里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实际上政府所发布的只不过是一纸仅具行动建议、而无任何法定约束力的通知而已。

这项通知的根本问题是认可都市化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需要立还是破的问题。中国农村已经有一亿七千万剩余劳动力。中国加入世界贸 易组织的后果预计会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进行实施,如降低农产品的进口关税,减少国家给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及取 消将会使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失业的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

现在的问题是:城里会有足够的工作给民工们提供就业机会吗?

国家统计局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的民工由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和定居机会而返回家乡;平均约有百分之六十进城找工的农民连一个工作也找不到而返回家乡。统计局警告说,这种现象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严重挑战。

不管这个新的通知怎么说,中央政府更关心的是要扩大城市劳动力市场来满足从农村流向城市的劳动大军转移的需要,而不是要保障民工的权利。自由结社、劳资谈判和废除歧视的措施远未放到中国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迄今为止,如何实施这项通知的问题还没有受到关注,但这些问题却是极难解决的。

就说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吧,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抗议。政府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过很多措施,国务院的此项通知只不过是其中最新发布的一个而 已,都没有什么用。单就一月份而言,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报告报道了一万三千个案例,包括六十二万六千民工的工资被拖欠,数额高达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据劳 动部估计,仅广东一省,每年拖欠额就超过四亿元人民币。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不允许民工组织起来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若继续下去,除了那些被树立为榜样或在中央政府眼皮底下的城市外,政府实际上自己就排除了使其政策变化在地方上得到切实实施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很清楚,如果让大量的民工跟城市居民享受同等优惠,将会给他们的预算增加沉重的负担。各项福利费用的支出(教育、健康保险和社会安全费用)已经给地方小城市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会十分不情愿再增加新的社会福利开支项目。

另外,各地地方政府之间的强烈的竞争将使他们不会慷慨解囊,那将会耗掉他们的预算,削弱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颇有矛盾的是,那些为民工提供较好福利条件并严格执行劳动强度和安全操作规则的城市,与那些不严格执行劳保标准的地方相比,很可能处于不利竞争地位。

一旦地方政府和企业结成一帮,公开赞同维护他们手中控制劳工的庞大权势,限制民工获得留居城里的权利,那么民工们就无法联合采取行动扞卫自己的权益和解决被拖欠的工资等问题。

最近某些地方政府相继采纳了较宽松的政策,以便吸引高素质的流动劳力进城,但这些政府同时又通过任意羁押和强行驱逐等经常伴有暴力的清理 运动来排除那些贫穷的、没有地位的流动人口,这些运动其范围之大,不能不引起关注。中国国内的统计表明:全国被拘留和遣送的人数最近已经上升到一年超过三 百万人,是1990年人数的三倍之多,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被置于极恶劣的环境中。官方承认其中民工占被拘留者的绝大多数。但这些数码也许只代表冰山之顶。由 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管理的收容遣送站的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六百五十个猛升到八百多个。

为了使北京以清洁面貌迎接今年三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公安把不符号要求的人口(大部分是雇佣民工)从北京清理出城。 公安部已经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前将执行对城市管理更高的要求,并已经加强了把无业流动人口清除出城的措施,声称他们的存在提高了犯罪率。

想通过这个新通知中提到的零零碎碎的措施来废除对民工的制度性歧视,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唯一的办法是全面废除户籍制,允许流动人口独立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主任,现居香港。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人权主办的《中国人权论坛》(China Rights Forum)2003年春季刊上。蔡济泉译。)


相关文章:



More than Half Measures Needed on Migrants


在中国人权对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发布的研究报告《制度化的排除》之后,中国政府就农村流入城市的人口(民工)问题发布了一个通知,以展示对此一问题的高度重视。裴克凛分析评价此通知的意义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Following public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d a directive on rural migrants addressing concerns that have been raised. Nicolas Becquelin examin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rective and its likely ramifications.





2003年1月中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废除对进城打工农民实行的差别待遇政策,督促各有关部门保护民工的权益 。这项通知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烈欢迎,被认为是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信号。

中国政府的这个通知没有对其它方面的问题发布指示,因为没有什么比在春节期间保持和谐的公共秩序更为重要,其目的在于彰显胡锦涛总书记对下层社会的关怀。按惯例春节是社会冲突高度紧张的时期)

观察家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流动人口不再受中央政府的控制,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

还是让数码本身来说明问题吧。中国国内的流动人口上百万:自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居民离开了乡村;目前有一亿五千万人在迁移中;政府估计从现在开始到2010年,每年将会有一千三百万新移民移居到城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民工对中国发展的贡献并不只局限于对沿海城市和大都市那些令人瞩目的高楼大厦的物质方面的建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定 期给家人的汇款对那些备受忽略的农村人口来说已经成为唯一的经济生命线;否则,他们的家人将无力支付学费、医疗费、房屋修缮费以及当地官员征收的各种名目 繁多的费税。

尽管如此,农村民工仍旧是中国社会地位最低下、最受歧视的人群。他们或者在低贱、艰苦和危险的低薪行业打工,或在沿海制造业受剥削;但他们却享受不到诸如教育、住房补贴和健康保险等得到国家补贴的基本社会服务。

从文件上看,政府的这一步好象是对过去那种把流动人口当成公共秩序问题来处理的作法提出了变革方案,似乎是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政府支 持拓宽农民进城之门,并保证民工享有跟城里人同等的地位。但是实际上政府所发布的只不过是一纸仅具行动建议、而无任何法定约束力的通知而已。

这项通知的根本问题是认可都市化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需要立还是破的问题。中国农村已经有一亿七千万剩余劳动力。中国加入世界贸 易组织的后果预计会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进行实施,如降低农产品的进口关税,减少国家给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及取 消将会使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失业的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

现在的问题是:城里会有足够的工作给民工们提供就业机会吗?

国家统计局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的民工由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和定居机会而返回家乡;平均约有百分之六十进城找工的农民连一个工作也找不到而返回家乡。统计局警告说,这种现象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严重挑战。

不管这个新的通知怎么说,中央政府更关心的是要扩大城市劳动力市场来满足从农村流向城市的劳动大军转移的需要,而不是要保障民工的权利。自由结社、劳资谈判和废除歧视的措施远未放到中国政府的工作日程上。

迄今为止,如何实施这项通知的问题还没有受到关注,但这些问题却是极难解决的。

就说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吧,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抗议。政府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过很多措施,国务院的此项通知只不过是其中最新发布的一个而 已,都没有什么用。单就一月份而言,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报告报道了一万三千个案例,包括六十二万六千民工的工资被拖欠,数额高达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据劳 动部估计,仅广东一省,每年拖欠额就超过四亿元人民币。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不允许民工组织起来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若继续下去,除了那些被树立为榜样或在中央政府眼皮底下的城市外,政府实际上自己就排除了使其政策变化在地方上得到切实实施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很清楚,如果让大量的民工跟城市居民享受同等优惠,将会给他们的预算增加沉重的负担。各项福利费用的支出(教育、健康保险和社会安全费用)已经给地方小城市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会十分不情愿再增加新的社会福利开支项目。

另外,各地地方政府之间的强烈的竞争将使他们不会慷慨解囊,那将会耗掉他们的预算,削弱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颇有矛盾的是,那些为民工提供较好福利条件并严格执行劳动强度和安全操作规则的城市,与那些不严格执行劳保标准的地方相比,很可能处于不利竞争地位。

一旦地方政府和企业结成一帮,公开赞同维护他们手中控制劳工的庞大权势,限制民工获得留居城里的权利,那么民工们就无法联合采取行动扞卫自己的权益和解决被拖欠的工资等问题。

最近某些地方政府相继采纳了较宽松的政策,以便吸引高素质的流动劳力进城,但这些政府同时又通过任意羁押和强行驱逐等经常伴有暴力的清理 运动来排除那些贫穷的、没有地位的流动人口,这些运动其范围之大,不能不引起关注。中国国内的统计表明:全国被拘留和遣送的人数最近已经上升到一年超过三 百万人,是1990年人数的三倍之多,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被置于极恶劣的环境中。官方承认其中民工占被拘留者的绝大多数。但这些数码也许只代表冰山之顶。由 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管理的收容遣送站的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六百五十个猛升到八百多个。

为了使北京以清洁面貌迎接今年三月初召开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公安把不符号要求的人口(大部分是雇佣民工)从北京清理出城。 公安部已经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前将执行对城市管理更高的要求,并已经加强了把无业流动人口清除出城的措施,声称他们的存在提高了犯罪率。

想通过这个新通知中提到的零零碎碎的措施来废除对民工的制度性歧视,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唯一的办法是全面废除户籍制,允许流动人口独立地组织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主任,现居香港。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人权主办的《中国人权论坛》(China Rights Forum)2003年春季刊上。蔡济泉译。)


相关文章: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