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话说中共的人权改善
周良



Has China Made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长久以来,中国的人权记录极不光彩,一直为西方民主社会所诟病。虽然近若干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毛泽东时代有了一些的改善,但以《世界人权宣 言》的要求以及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相比,则相去甚远。即使不与民主国家相比,翻开自己国家的宪法,看看那上面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文规定,再对照一下现实,就 知道纸面上的文字是一套,而实际执行的又是另一套。

长久以来,大陆忌谈人权,甚至连提起人权这两个字都好像犯了忌讳,恰如一个秃子忌讳听到别人说电灯泡一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今年大陆竟 也办了一份《人权》杂志。这好象是个好消息,但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或者将会有一些改善呢?就在这份杂志创刊的同时,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 物、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为此刊物的创刊所发的贺信又使人们感到从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李鹏在信中说:「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经济水平的不 同,不同国家和人民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又说「要求所有国家赞同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李鹏认为人权会由于历史 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及经济发展水平等等的不同而应有不同的标准,人权不具有普遍性原则,而且也决不准备接受普世所认可的人权标准。如此说来,李鹏的 人权观与普世所认定的人权观是大相径庭的。人们当然知道李鹏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这些谬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有什么颜面来 谈论人权?!而可以预计的是,这份杂志所刊载的文章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伪专家循著李大人的指示胡乱发些议论而已,它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绝无补益。

笔者不是人权理论的研究者,在这里也无意就人权的定义和理论花费太多笔墨,只是想就大陆的人权状况做些议论,发些感慨而已。

按一般的理解,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似应包括生存权以及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社会进步到了今天,各个国家的宪法中似乎都规定了公民应 该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比如,选举与被选举、信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游行以及人身与个人财产,乃至个人尊严不受侵犯等等方面的民主自由权 利。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人权记录的确是不光彩的。中国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操纵在中共党的手?堙A尽管世界各国都呼吁中共给予百姓参与选举的权利,但 中共害怕由于民众参选而导致大权旁落,始终无视外界的强烈呼声。从若干年的实际情形来看,老百姓对选举似已麻木,老百姓不是对选举不感兴趣,而是感兴趣又 有何用?而其它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就更难保证。比如,带有政治色彩的结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中国民主党刚一成立即被定为非法组织,发起人至今仍被关押在监 狱中。又比如言论自由,你如果发表了反对共产党的言论,那就必然要被治罪,而且宪法就规定中共是主导一切的,一次反右运动就纯粹由于响应共产党的号召而没 有看出共产党的阳谋,善意地给共产党提意见,结果导致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更不要说异议人士了,他们能在中国立足么? 在大陆,执法部门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至于游行、罢工,如果发生了,那么组织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中共对于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常回应说人权首先,或主要是生存权。这种说法也许并无什么太多的错误,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生存权而抹杀掉人人 应该享有的其它民主自由权利,人们当然记得「不自由毋宁死」这句名言。更何况中国在保证人的生存权方面尚有著太多的问题,三千多万尚未解决温饱的农民的生 存权就面临著严重的挑战,一千多万下岗职工和待业人员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乐观。

记得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有一首歌的歌词唱道:「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生理上的「呼吸」都是自由 的,但在前苏联,政治上的「自由呼吸」却是不允许的,那么多的反对派及「持不同政见者」的被杀戮就充分证明人权的真空状态,哪还能自由呼吸?而在中共建政 前广泛传唱的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中最后唱道:「向著太阳,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然而,到了1980年代却将歌词中的「向著自由」给 改掉了,这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对自由害怕到了这种状态,还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谈。其实,在任何一个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堙A都不可能保障大众享有充分的 民主自由权利。

李鹏信中的观点如果不是对人权问题的无知,就是故意掩盖他在人权问题上的恣意妄为。但世界的民主潮流总是向前发展的,相信在整个世界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人权状况也会逐步改善。这倒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Has China Made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长久以来,中国的人权记录极不光彩,一直为西方民主社会所诟病。虽然近若干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毛泽东时代有了一些的改善,但以《世界人权宣 言》的要求以及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相比,则相去甚远。即使不与民主国家相比,翻开自己国家的宪法,看看那上面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文规定,再对照一下现实,就 知道纸面上的文字是一套,而实际执行的又是另一套。

长久以来,大陆忌谈人权,甚至连提起人权这两个字都好像犯了忌讳,恰如一个秃子忌讳听到别人说电灯泡一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今年大陆竟 也办了一份《人权》杂志。这好象是个好消息,但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或者将会有一些改善呢?就在这份杂志创刊的同时,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 物、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为此刊物的创刊所发的贺信又使人们感到从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李鹏在信中说:「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经济水平的不 同,不同国家和人民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又说「要求所有国家赞同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李鹏认为人权会由于历史 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及经济发展水平等等的不同而应有不同的标准,人权不具有普遍性原则,而且也决不准备接受普世所认可的人权标准。如此说来,李鹏的 人权观与普世所认定的人权观是大相径庭的。人们当然知道李鹏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这些谬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有什么颜面来 谈论人权?!而可以预计的是,这份杂志所刊载的文章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伪专家循著李大人的指示胡乱发些议论而已,它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绝无补益。

笔者不是人权理论的研究者,在这里也无意就人权的定义和理论花费太多笔墨,只是想就大陆的人权状况做些议论,发些感慨而已。

按一般的理解,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似应包括生存权以及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社会进步到了今天,各个国家的宪法中似乎都规定了公民应 该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比如,选举与被选举、信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游行以及人身与个人财产,乃至个人尊严不受侵犯等等方面的民主自由权 利。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人权记录的确是不光彩的。中国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操纵在中共党的手?堙A尽管世界各国都呼吁中共给予百姓参与选举的权利,但 中共害怕由于民众参选而导致大权旁落,始终无视外界的强烈呼声。从若干年的实际情形来看,老百姓对选举似已麻木,老百姓不是对选举不感兴趣,而是感兴趣又 有何用?而其它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就更难保证。比如,带有政治色彩的结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中国民主党刚一成立即被定为非法组织,发起人至今仍被关押在监 狱中。又比如言论自由,你如果发表了反对共产党的言论,那就必然要被治罪,而且宪法就规定中共是主导一切的,一次反右运动就纯粹由于响应共产党的号召而没 有看出共产党的阳谋,善意地给共产党提意见,结果导致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更不要说异议人士了,他们能在中国立足么? 在大陆,执法部门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至于游行、罢工,如果发生了,那么组织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中共对于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常回应说人权首先,或主要是生存权。这种说法也许并无什么太多的错误,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生存权而抹杀掉人人 应该享有的其它民主自由权利,人们当然记得「不自由毋宁死」这句名言。更何况中国在保证人的生存权方面尚有著太多的问题,三千多万尚未解决温饱的农民的生 存权就面临著严重的挑战,一千多万下岗职工和待业人员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乐观。

记得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有一首歌的歌词唱道:「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生理上的「呼吸」都是自由 的,但在前苏联,政治上的「自由呼吸」却是不允许的,那么多的反对派及「持不同政见者」的被杀戮就充分证明人权的真空状态,哪还能自由呼吸?而在中共建政 前广泛传唱的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中最后唱道:「向著太阳,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然而,到了1980年代却将歌词中的「向著自由」给 改掉了,这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对自由害怕到了这种状态,还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谈。其实,在任何一个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堙A都不可能保障大众享有充分的 民主自由权利。

李鹏信中的观点如果不是对人权问题的无知,就是故意掩盖他在人权问题上的恣意妄为。但世界的民主潮流总是向前发展的,相信在整个世界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人权状况也会逐步改善。这倒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Has China Made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长久以来,中国的人权记录极不光彩,一直为西方民主社会所诟病。虽然近若干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毛泽东时代有了一些的改善,但以《世界人权宣 言》的要求以及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相比,则相去甚远。即使不与民主国家相比,翻开自己国家的宪法,看看那上面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文规定,再对照一下现实,就 知道纸面上的文字是一套,而实际执行的又是另一套。

长久以来,大陆忌谈人权,甚至连提起人权这两个字都好像犯了忌讳,恰如一个秃子忌讳听到别人说电灯泡一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今年大陆竟 也办了一份《人权》杂志。这好象是个好消息,但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或者将会有一些改善呢?就在这份杂志创刊的同时,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 物、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为此刊物的创刊所发的贺信又使人们感到从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李鹏在信中说:「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经济水平的不 同,不同国家和人民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又说「要求所有国家赞同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李鹏认为人权会由于历史 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及经济发展水平等等的不同而应有不同的标准,人权不具有普遍性原则,而且也决不准备接受普世所认可的人权标准。如此说来,李鹏的 人权观与普世所认定的人权观是大相径庭的。人们当然知道李鹏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这些谬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有什么颜面来 谈论人权?!而可以预计的是,这份杂志所刊载的文章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伪专家循著李大人的指示胡乱发些议论而已,它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绝无补益。

笔者不是人权理论的研究者,在这里也无意就人权的定义和理论花费太多笔墨,只是想就大陆的人权状况做些议论,发些感慨而已。

按一般的理解,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似应包括生存权以及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社会进步到了今天,各个国家的宪法中似乎都规定了公民应 该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比如,选举与被选举、信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游行以及人身与个人财产,乃至个人尊严不受侵犯等等方面的民主自由权 利。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人权记录的确是不光彩的。中国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操纵在中共党的手?堙A尽管世界各国都呼吁中共给予百姓参与选举的权利,但 中共害怕由于民众参选而导致大权旁落,始终无视外界的强烈呼声。从若干年的实际情形来看,老百姓对选举似已麻木,老百姓不是对选举不感兴趣,而是感兴趣又 有何用?而其它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就更难保证。比如,带有政治色彩的结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中国民主党刚一成立即被定为非法组织,发起人至今仍被关押在监 狱中。又比如言论自由,你如果发表了反对共产党的言论,那就必然要被治罪,而且宪法就规定中共是主导一切的,一次反右运动就纯粹由于响应共产党的号召而没 有看出共产党的阳谋,善意地给共产党提意见,结果导致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更不要说异议人士了,他们能在中国立足么? 在大陆,执法部门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至于游行、罢工,如果发生了,那么组织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中共对于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常回应说人权首先,或主要是生存权。这种说法也许并无什么太多的错误,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生存权而抹杀掉人人 应该享有的其它民主自由权利,人们当然记得「不自由毋宁死」这句名言。更何况中国在保证人的生存权方面尚有著太多的问题,三千多万尚未解决温饱的农民的生 存权就面临著严重的挑战,一千多万下岗职工和待业人员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乐观。

记得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有一首歌的歌词唱道:「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生理上的「呼吸」都是自由 的,但在前苏联,政治上的「自由呼吸」却是不允许的,那么多的反对派及「持不同政见者」的被杀戮就充分证明人权的真空状态,哪还能自由呼吸?而在中共建政 前广泛传唱的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中最后唱道:「向著太阳,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然而,到了1980年代却将歌词中的「向著自由」给 改掉了,这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对自由害怕到了这种状态,还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谈。其实,在任何一个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堙A都不可能保障大众享有充分的 民主自由权利。

李鹏信中的观点如果不是对人权问题的无知,就是故意掩盖他在人权问题上的恣意妄为。但世界的民主潮流总是向前发展的,相信在整个世界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人权状况也会逐步改善。这倒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Has China Made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长久以来,中国的人权记录极不光彩,一直为西方民主社会所诟病。虽然近若干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毛泽东时代有了一些的改善,但以《世界人权宣 言》的要求以及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相比,则相去甚远。即使不与民主国家相比,翻开自己国家的宪法,看看那上面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文规定,再对照一下现实,就 知道纸面上的文字是一套,而实际执行的又是另一套。

长久以来,大陆忌谈人权,甚至连提起人权这两个字都好像犯了忌讳,恰如一个秃子忌讳听到别人说电灯泡一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今年大陆竟 也办了一份《人权》杂志。这好象是个好消息,但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或者将会有一些改善呢?就在这份杂志创刊的同时,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 物、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为此刊物的创刊所发的贺信又使人们感到从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李鹏在信中说:「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经济水平的不 同,不同国家和人民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又说「要求所有国家赞同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李鹏认为人权会由于历史 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及经济发展水平等等的不同而应有不同的标准,人权不具有普遍性原则,而且也决不准备接受普世所认可的人权标准。如此说来,李鹏的 人权观与普世所认定的人权观是大相径庭的。人们当然知道李鹏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这些谬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有什么颜面来 谈论人权?!而可以预计的是,这份杂志所刊载的文章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伪专家循著李大人的指示胡乱发些议论而已,它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绝无补益。

笔者不是人权理论的研究者,在这里也无意就人权的定义和理论花费太多笔墨,只是想就大陆的人权状况做些议论,发些感慨而已。

按一般的理解,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似应包括生存权以及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社会进步到了今天,各个国家的宪法中似乎都规定了公民应 该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比如,选举与被选举、信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游行以及人身与个人财产,乃至个人尊严不受侵犯等等方面的民主自由权 利。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人权记录的确是不光彩的。中国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操纵在中共党的手?堙A尽管世界各国都呼吁中共给予百姓参与选举的权利,但 中共害怕由于民众参选而导致大权旁落,始终无视外界的强烈呼声。从若干年的实际情形来看,老百姓对选举似已麻木,老百姓不是对选举不感兴趣,而是感兴趣又 有何用?而其它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就更难保证。比如,带有政治色彩的结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中国民主党刚一成立即被定为非法组织,发起人至今仍被关押在监 狱中。又比如言论自由,你如果发表了反对共产党的言论,那就必然要被治罪,而且宪法就规定中共是主导一切的,一次反右运动就纯粹由于响应共产党的号召而没 有看出共产党的阳谋,善意地给共产党提意见,结果导致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更不要说异议人士了,他们能在中国立足么? 在大陆,执法部门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至于游行、罢工,如果发生了,那么组织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中共对于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常回应说人权首先,或主要是生存权。这种说法也许并无什么太多的错误,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生存权而抹杀掉人人 应该享有的其它民主自由权利,人们当然记得「不自由毋宁死」这句名言。更何况中国在保证人的生存权方面尚有著太多的问题,三千多万尚未解决温饱的农民的生 存权就面临著严重的挑战,一千多万下岗职工和待业人员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乐观。

记得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有一首歌的歌词唱道:「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生理上的「呼吸」都是自由 的,但在前苏联,政治上的「自由呼吸」却是不允许的,那么多的反对派及「持不同政见者」的被杀戮就充分证明人权的真空状态,哪还能自由呼吸?而在中共建政 前广泛传唱的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中最后唱道:「向著太阳,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然而,到了1980年代却将歌词中的「向著自由」给 改掉了,这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对自由害怕到了这种状态,还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谈。其实,在任何一个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堙A都不可能保障大众享有充分的 民主自由权利。

李鹏信中的观点如果不是对人权问题的无知,就是故意掩盖他在人权问题上的恣意妄为。但世界的民主潮流总是向前发展的,相信在整个世界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人权状况也会逐步改善。这倒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Has China Made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长久以来,中国的人权记录极不光彩,一直为西方民主社会所诟病。虽然近若干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毛泽东时代有了一些的改善,但以《世界人权宣 言》的要求以及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相比,则相去甚远。即使不与民主国家相比,翻开自己国家的宪法,看看那上面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文规定,再对照一下现实,就 知道纸面上的文字是一套,而实际执行的又是另一套。

长久以来,大陆忌谈人权,甚至连提起人权这两个字都好像犯了忌讳,恰如一个秃子忌讳听到别人说电灯泡一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今年大陆竟 也办了一份《人权》杂志。这好象是个好消息,但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或者将会有一些改善呢?就在这份杂志创刊的同时,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 物、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为此刊物的创刊所发的贺信又使人们感到从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李鹏在信中说:「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经济水平的不 同,不同国家和人民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又说「要求所有国家赞同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李鹏认为人权会由于历史 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及经济发展水平等等的不同而应有不同的标准,人权不具有普遍性原则,而且也决不准备接受普世所认可的人权标准。如此说来,李鹏的 人权观与普世所认定的人权观是大相径庭的。人们当然知道李鹏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这些谬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有什么颜面来 谈论人权?!而可以预计的是,这份杂志所刊载的文章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伪专家循著李大人的指示胡乱发些议论而已,它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绝无补益。

笔者不是人权理论的研究者,在这里也无意就人权的定义和理论花费太多笔墨,只是想就大陆的人权状况做些议论,发些感慨而已。

按一般的理解,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似应包括生存权以及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社会进步到了今天,各个国家的宪法中似乎都规定了公民应 该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比如,选举与被选举、信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游行以及人身与个人财产,乃至个人尊严不受侵犯等等方面的民主自由权 利。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人权记录的确是不光彩的。中国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操纵在中共党的手?堙A尽管世界各国都呼吁中共给予百姓参与选举的权利,但 中共害怕由于民众参选而导致大权旁落,始终无视外界的强烈呼声。从若干年的实际情形来看,老百姓对选举似已麻木,老百姓不是对选举不感兴趣,而是感兴趣又 有何用?而其它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就更难保证。比如,带有政治色彩的结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中国民主党刚一成立即被定为非法组织,发起人至今仍被关押在监 狱中。又比如言论自由,你如果发表了反对共产党的言论,那就必然要被治罪,而且宪法就规定中共是主导一切的,一次反右运动就纯粹由于响应共产党的号召而没 有看出共产党的阳谋,善意地给共产党提意见,结果导致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更不要说异议人士了,他们能在中国立足么? 在大陆,执法部门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至于游行、罢工,如果发生了,那么组织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中共对于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常回应说人权首先,或主要是生存权。这种说法也许并无什么太多的错误,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生存权而抹杀掉人人 应该享有的其它民主自由权利,人们当然记得「不自由毋宁死」这句名言。更何况中国在保证人的生存权方面尚有著太多的问题,三千多万尚未解决温饱的农民的生 存权就面临著严重的挑战,一千多万下岗职工和待业人员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乐观。

记得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有一首歌的歌词唱道:「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生理上的「呼吸」都是自由 的,但在前苏联,政治上的「自由呼吸」却是不允许的,那么多的反对派及「持不同政见者」的被杀戮就充分证明人权的真空状态,哪还能自由呼吸?而在中共建政 前广泛传唱的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中最后唱道:「向著太阳,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然而,到了1980年代却将歌词中的「向著自由」给 改掉了,这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对自由害怕到了这种状态,还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谈。其实,在任何一个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堙A都不可能保障大众享有充分的 民主自由权利。

李鹏信中的观点如果不是对人权问题的无知,就是故意掩盖他在人权问题上的恣意妄为。但世界的民主潮流总是向前发展的,相信在整个世界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人权状况也会逐步改善。这倒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Has China Made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长久以来,中国的人权记录极不光彩,一直为西方民主社会所诟病。虽然近若干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毛泽东时代有了一些的改善,但以《世界人权宣 言》的要求以及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相比,则相去甚远。即使不与民主国家相比,翻开自己国家的宪法,看看那上面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文规定,再对照一下现实,就 知道纸面上的文字是一套,而实际执行的又是另一套。

长久以来,大陆忌谈人权,甚至连提起人权这两个字都好像犯了忌讳,恰如一个秃子忌讳听到别人说电灯泡一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今年大陆竟 也办了一份《人权》杂志。这好象是个好消息,但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或者将会有一些改善呢?就在这份杂志创刊的同时,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 物、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为此刊物的创刊所发的贺信又使人们感到从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李鹏在信中说:「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经济水平的不 同,不同国家和人民对人权有不同的理解。」又说「要求所有国家赞同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李鹏认为人权会由于历史 背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及经济发展水平等等的不同而应有不同的标准,人权不具有普遍性原则,而且也决不准备接受普世所认可的人权标准。如此说来,李鹏的 人权观与普世所认定的人权观是大相径庭的。人们当然知道李鹏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这些谬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有什么颜面来 谈论人权?!而可以预计的是,这份杂志所刊载的文章也只能是体制内的伪专家循著李大人的指示胡乱发些议论而已,它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绝无补益。

笔者不是人权理论的研究者,在这里也无意就人权的定义和理论花费太多笔墨,只是想就大陆的人权状况做些议论,发些感慨而已。

按一般的理解,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似应包括生存权以及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社会进步到了今天,各个国家的宪法中似乎都规定了公民应 该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比如,选举与被选举、信仰、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游行以及人身与个人财产,乃至个人尊严不受侵犯等等方面的民主自由权 利。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人权记录的确是不光彩的。中国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操纵在中共党的手?堙A尽管世界各国都呼吁中共给予百姓参与选举的权利,但 中共害怕由于民众参选而导致大权旁落,始终无视外界的强烈呼声。从若干年的实际情形来看,老百姓对选举似已麻木,老百姓不是对选举不感兴趣,而是感兴趣又 有何用?而其它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就更难保证。比如,带有政治色彩的结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中国民主党刚一成立即被定为非法组织,发起人至今仍被关押在监 狱中。又比如言论自由,你如果发表了反对共产党的言论,那就必然要被治罪,而且宪法就规定中共是主导一切的,一次反右运动就纯粹由于响应共产党的号召而没 有看出共产党的阳谋,善意地给共产党提意见,结果导致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更不要说异议人士了,他们能在中国立足么? 在大陆,执法部门任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至于游行、罢工,如果发生了,那么组织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中共对于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常回应说人权首先,或主要是生存权。这种说法也许并无什么太多的错误,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生存权而抹杀掉人人 应该享有的其它民主自由权利,人们当然记得「不自由毋宁死」这句名言。更何况中国在保证人的生存权方面尚有著太多的问题,三千多万尚未解决温饱的农民的生 存权就面临著严重的挑战,一千多万下岗职工和待业人员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乐观。

记得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有一首歌的歌词唱道:「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人们生理上的「呼吸」都是自由 的,但在前苏联,政治上的「自由呼吸」却是不允许的,那么多的反对派及「持不同政见者」的被杀戮就充分证明人权的真空状态,哪还能自由呼吸?而在中共建政 前广泛传唱的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中最后唱道:「向著太阳,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然而,到了1980年代却将歌词中的「向著自由」给 改掉了,这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对自由害怕到了这种状态,还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谈。其实,在任何一个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堙A都不可能保障大众享有充分的 民主自由权利。

李鹏信中的观点如果不是对人权问题的无知,就是故意掩盖他在人权问题上的恣意妄为。但世界的民主潮流总是向前发展的,相信在整个世界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人权状况也会逐步改善。这倒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