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生命的尊严与法律的价值
乔新生



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就在人们讨论死刑存废问题时,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件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十年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因为真正的罪犯被抓获归案而重新被人们提起。鲜活的生命在司法系统层层关口、诸多环节的过滤下,命丧黄泉。

 

回过头来,简单地责怪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显得过于轻佻。物是人非,即使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仍然难以挽回生命的尊严。在这个充满着悲伤的气氛里,宣扬复仇的精神显然无助于进行深刻的反思。

 

在任何国家,司法制度都存在着破绽。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漏洞存在,并且危及到公民生命尊严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如果我们对法律的漏洞听之任之,那么屈辱的生命换来的只会是这个国家周期性的沉沦。反之,如果我们认真查找这些漏洞,并且采取措施补救司法环节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么我们的司法体制一定会处在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状态。

 

法 律的价值不在于消磨每个公民的精神,而在于指引一个国家健康向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死刑的存在毫无价值。死刑是一种建立在古老的同态复仇观念之上的最严厉 的刑罚。在世界上没有比剥夺生命更加残酷的惩罚了。然而,历史的辩证法就在于,假如完全取消死刑,那么对有些犯罪分子来说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我们能否在 取消死刑与惩戒犯罪之间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除了死刑之外,终身监禁可能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可是,终身监禁面临着巨大的刑罚成本问题。换句话说,假如判处罪犯终身监禁,那么整个社会将为此支付大量的费用。可是面对错误的死刑判决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我们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仅仅是个案。然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将会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的尊严,哪怕是最卑微的生命的尊严,都值得全社会平心静气,低下头来,进行认真的忏悔和深刻的反思。

 

如 果一个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一个国家缺乏对制度的必要反思,那么同样的悲剧将会不断地上演。历史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考虑到可 能出现的多种因素,必须将人的生命作为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如果我们仅仅看到制度的一个方面,而没有看到法律制度所带来的另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在埋头进 行法律制度建设时,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偏差。当我们倡导严刑峻法,试图通过死刑判决来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们可能忽视了死刑判决中可能出现的不可逆转的冤 假错案。反过来,当我们置身于死刑制度存废的喧闹声中,各执一词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尴尬与严峻局面。

 

一 个案件不等于制度的全部,但一个屈辱的案件绝对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认真反思。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固然有利于避免类似的现象发生。但是,假如最高 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出现问题(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数情况下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不可能比高级法院或者中级法院更容易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那么我们是 不是还要在最高人民法院之上,再设立一个死刑复核程序呢?

 

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应该成为我们法律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错案的发生。即使在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我们除了在精神上还受害人以清白之外,还可以给他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用任何代价都难以换取的。

 

历 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给法律制度附加了太多的价值之后,法律制度往往会被扭曲。所以,今后我们在制定法律制度时,除了充分尊重民众的意见之外,还应当 尽量地剥离附着于法律制度之上华丽的色彩,从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价值出发,追求最原始的也是最值得人们珍惜的法律崇高目标。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 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一个公民的死亡,假如能够葬送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那么,他死得伟大;一个公民的死亡,如果只是了却个人的恩怨,那么他的死轻如鸿毛。

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就在人们讨论死刑存废问题时,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件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十年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因为真正的罪犯被抓获归案而重新被人们提起。鲜活的生命在司法系统层层关口、诸多环节的过滤下,命丧黄泉。

 

回过头来,简单地责怪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显得过于轻佻。物是人非,即使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仍然难以挽回生命的尊严。在这个充满着悲伤的气氛里,宣扬复仇的精神显然无助于进行深刻的反思。

 

在任何国家,司法制度都存在着破绽。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漏洞存在,并且危及到公民生命尊严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如果我们对法律的漏洞听之任之,那么屈辱的生命换来的只会是这个国家周期性的沉沦。反之,如果我们认真查找这些漏洞,并且采取措施补救司法环节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么我们的司法体制一定会处在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状态。

 

法 律的价值不在于消磨每个公民的精神,而在于指引一个国家健康向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死刑的存在毫无价值。死刑是一种建立在古老的同态复仇观念之上的最严厉 的刑罚。在世界上没有比剥夺生命更加残酷的惩罚了。然而,历史的辩证法就在于,假如完全取消死刑,那么对有些犯罪分子来说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我们能否在 取消死刑与惩戒犯罪之间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除了死刑之外,终身监禁可能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可是,终身监禁面临着巨大的刑罚成本问题。换句话说,假如判处罪犯终身监禁,那么整个社会将为此支付大量的费用。可是面对错误的死刑判决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我们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仅仅是个案。然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将会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的尊严,哪怕是最卑微的生命的尊严,都值得全社会平心静气,低下头来,进行认真的忏悔和深刻的反思。

 

如 果一个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一个国家缺乏对制度的必要反思,那么同样的悲剧将会不断地上演。历史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考虑到可 能出现的多种因素,必须将人的生命作为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如果我们仅仅看到制度的一个方面,而没有看到法律制度所带来的另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在埋头进 行法律制度建设时,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偏差。当我们倡导严刑峻法,试图通过死刑判决来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们可能忽视了死刑判决中可能出现的不可逆转的冤 假错案。反过来,当我们置身于死刑制度存废的喧闹声中,各执一词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尴尬与严峻局面。

 

一 个案件不等于制度的全部,但一个屈辱的案件绝对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认真反思。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固然有利于避免类似的现象发生。但是,假如最高 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出现问题(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数情况下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不可能比高级法院或者中级法院更容易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那么我们是 不是还要在最高人民法院之上,再设立一个死刑复核程序呢?

 

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应该成为我们法律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错案的发生。即使在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我们除了在精神上还受害人以清白之外,还可以给他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用任何代价都难以换取的。

 

历 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给法律制度附加了太多的价值之后,法律制度往往会被扭曲。所以,今后我们在制定法律制度时,除了充分尊重民众的意见之外,还应当 尽量地剥离附着于法律制度之上华丽的色彩,从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价值出发,追求最原始的也是最值得人们珍惜的法律崇高目标。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 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一个公民的死亡,假如能够葬送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那么,他死得伟大;一个公民的死亡,如果只是了却个人的恩怨,那么他的死轻如鸿毛。

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就在人们讨论死刑存废问题时,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件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十年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因为真正的罪犯被抓获归案而重新被人们提起。鲜活的生命在司法系统层层关口、诸多环节的过滤下,命丧黄泉。

 

回过头来,简单地责怪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显得过于轻佻。物是人非,即使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仍然难以挽回生命的尊严。在这个充满着悲伤的气氛里,宣扬复仇的精神显然无助于进行深刻的反思。

 

在任何国家,司法制度都存在着破绽。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漏洞存在,并且危及到公民生命尊严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如果我们对法律的漏洞听之任之,那么屈辱的生命换来的只会是这个国家周期性的沉沦。反之,如果我们认真查找这些漏洞,并且采取措施补救司法环节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么我们的司法体制一定会处在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状态。

 

法 律的价值不在于消磨每个公民的精神,而在于指引一个国家健康向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死刑的存在毫无价值。死刑是一种建立在古老的同态复仇观念之上的最严厉 的刑罚。在世界上没有比剥夺生命更加残酷的惩罚了。然而,历史的辩证法就在于,假如完全取消死刑,那么对有些犯罪分子来说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我们能否在 取消死刑与惩戒犯罪之间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除了死刑之外,终身监禁可能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可是,终身监禁面临着巨大的刑罚成本问题。换句话说,假如判处罪犯终身监禁,那么整个社会将为此支付大量的费用。可是面对错误的死刑判决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我们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仅仅是个案。然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将会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的尊严,哪怕是最卑微的生命的尊严,都值得全社会平心静气,低下头来,进行认真的忏悔和深刻的反思。

 

如 果一个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一个国家缺乏对制度的必要反思,那么同样的悲剧将会不断地上演。历史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考虑到可 能出现的多种因素,必须将人的生命作为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如果我们仅仅看到制度的一个方面,而没有看到法律制度所带来的另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在埋头进 行法律制度建设时,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偏差。当我们倡导严刑峻法,试图通过死刑判决来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们可能忽视了死刑判决中可能出现的不可逆转的冤 假错案。反过来,当我们置身于死刑制度存废的喧闹声中,各执一词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尴尬与严峻局面。

 

一 个案件不等于制度的全部,但一个屈辱的案件绝对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认真反思。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固然有利于避免类似的现象发生。但是,假如最高 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出现问题(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数情况下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不可能比高级法院或者中级法院更容易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那么我们是 不是还要在最高人民法院之上,再设立一个死刑复核程序呢?

 

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应该成为我们法律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错案的发生。即使在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我们除了在精神上还受害人以清白之外,还可以给他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用任何代价都难以换取的。

 

历 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给法律制度附加了太多的价值之后,法律制度往往会被扭曲。所以,今后我们在制定法律制度时,除了充分尊重民众的意见之外,还应当 尽量地剥离附着于法律制度之上华丽的色彩,从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价值出发,追求最原始的也是最值得人们珍惜的法律崇高目标。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 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一个公民的死亡,假如能够葬送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那么,他死得伟大;一个公民的死亡,如果只是了却个人的恩怨,那么他的死轻如鸿毛。

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就在人们讨论死刑存废问题时,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件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十年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因为真正的罪犯被抓获归案而重新被人们提起。鲜活的生命在司法系统层层关口、诸多环节的过滤下,命丧黄泉。

 

回过头来,简单地责怪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显得过于轻佻。物是人非,即使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仍然难以挽回生命的尊严。在这个充满着悲伤的气氛里,宣扬复仇的精神显然无助于进行深刻的反思。

 

在任何国家,司法制度都存在着破绽。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漏洞存在,并且危及到公民生命尊严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如果我们对法律的漏洞听之任之,那么屈辱的生命换来的只会是这个国家周期性的沉沦。反之,如果我们认真查找这些漏洞,并且采取措施补救司法环节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么我们的司法体制一定会处在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状态。

 

法 律的价值不在于消磨每个公民的精神,而在于指引一个国家健康向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死刑的存在毫无价值。死刑是一种建立在古老的同态复仇观念之上的最严厉 的刑罚。在世界上没有比剥夺生命更加残酷的惩罚了。然而,历史的辩证法就在于,假如完全取消死刑,那么对有些犯罪分子来说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我们能否在 取消死刑与惩戒犯罪之间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除了死刑之外,终身监禁可能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可是,终身监禁面临着巨大的刑罚成本问题。换句话说,假如判处罪犯终身监禁,那么整个社会将为此支付大量的费用。可是面对错误的死刑判决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我们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仅仅是个案。然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将会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的尊严,哪怕是最卑微的生命的尊严,都值得全社会平心静气,低下头来,进行认真的忏悔和深刻的反思。

 

如 果一个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一个国家缺乏对制度的必要反思,那么同样的悲剧将会不断地上演。历史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考虑到可 能出现的多种因素,必须将人的生命作为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如果我们仅仅看到制度的一个方面,而没有看到法律制度所带来的另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在埋头进 行法律制度建设时,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偏差。当我们倡导严刑峻法,试图通过死刑判决来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们可能忽视了死刑判决中可能出现的不可逆转的冤 假错案。反过来,当我们置身于死刑制度存废的喧闹声中,各执一词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尴尬与严峻局面。

 

一 个案件不等于制度的全部,但一个屈辱的案件绝对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认真反思。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固然有利于避免类似的现象发生。但是,假如最高 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出现问题(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数情况下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不可能比高级法院或者中级法院更容易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那么我们是 不是还要在最高人民法院之上,再设立一个死刑复核程序呢?

 

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应该成为我们法律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错案的发生。即使在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我们除了在精神上还受害人以清白之外,还可以给他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用任何代价都难以换取的。

 

历 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给法律制度附加了太多的价值之后,法律制度往往会被扭曲。所以,今后我们在制定法律制度时,除了充分尊重民众的意见之外,还应当 尽量地剥离附着于法律制度之上华丽的色彩,从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价值出发,追求最原始的也是最值得人们珍惜的法律崇高目标。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 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一个公民的死亡,假如能够葬送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那么,他死得伟大;一个公民的死亡,如果只是了却个人的恩怨,那么他的死轻如鸿毛。

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就在人们讨论死刑存废问题时,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件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十年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因为真正的罪犯被抓获归案而重新被人们提起。鲜活的生命在司法系统层层关口、诸多环节的过滤下,命丧黄泉。

 

回过头来,简单地责怪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显得过于轻佻。物是人非,即使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仍然难以挽回生命的尊严。在这个充满着悲伤的气氛里,宣扬复仇的精神显然无助于进行深刻的反思。

 

在任何国家,司法制度都存在着破绽。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漏洞存在,并且危及到公民生命尊严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如果我们对法律的漏洞听之任之,那么屈辱的生命换来的只会是这个国家周期性的沉沦。反之,如果我们认真查找这些漏洞,并且采取措施补救司法环节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么我们的司法体制一定会处在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状态。

 

法 律的价值不在于消磨每个公民的精神,而在于指引一个国家健康向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死刑的存在毫无价值。死刑是一种建立在古老的同态复仇观念之上的最严厉 的刑罚。在世界上没有比剥夺生命更加残酷的惩罚了。然而,历史的辩证法就在于,假如完全取消死刑,那么对有些犯罪分子来说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我们能否在 取消死刑与惩戒犯罪之间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除了死刑之外,终身监禁可能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可是,终身监禁面临着巨大的刑罚成本问题。换句话说,假如判处罪犯终身监禁,那么整个社会将为此支付大量的费用。可是面对错误的死刑判决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我们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仅仅是个案。然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将会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的尊严,哪怕是最卑微的生命的尊严,都值得全社会平心静气,低下头来,进行认真的忏悔和深刻的反思。

 

如 果一个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一个国家缺乏对制度的必要反思,那么同样的悲剧将会不断地上演。历史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考虑到可 能出现的多种因素,必须将人的生命作为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如果我们仅仅看到制度的一个方面,而没有看到法律制度所带来的另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在埋头进 行法律制度建设时,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偏差。当我们倡导严刑峻法,试图通过死刑判决来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们可能忽视了死刑判决中可能出现的不可逆转的冤 假错案。反过来,当我们置身于死刑制度存废的喧闹声中,各执一词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尴尬与严峻局面。

 

一 个案件不等于制度的全部,但一个屈辱的案件绝对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认真反思。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固然有利于避免类似的现象发生。但是,假如最高 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出现问题(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数情况下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不可能比高级法院或者中级法院更容易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那么我们是 不是还要在最高人民法院之上,再设立一个死刑复核程序呢?

 

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应该成为我们法律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错案的发生。即使在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我们除了在精神上还受害人以清白之外,还可以给他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用任何代价都难以换取的。

 

历 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给法律制度附加了太多的价值之后,法律制度往往会被扭曲。所以,今后我们在制定法律制度时,除了充分尊重民众的意见之外,还应当 尽量地剥离附着于法律制度之上华丽的色彩,从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价值出发,追求最原始的也是最值得人们珍惜的法律崇高目标。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 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一个公民的死亡,假如能够葬送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那么,他死得伟大;一个公民的死亡,如果只是了却个人的恩怨,那么他的死轻如鸿毛。

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就在人们讨论死刑存废问题时,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件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十年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因为真正的罪犯被抓获归案而重新被人们提起。鲜活的生命在司法系统层层关口、诸多环节的过滤下,命丧黄泉。

 

回过头来,简单地责怪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显得过于轻佻。物是人非,即使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仍然难以挽回生命的尊严。在这个充满着悲伤的气氛里,宣扬复仇的精神显然无助于进行深刻的反思。

 

在任何国家,司法制度都存在着破绽。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漏洞存在,并且危及到公民生命尊严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如果我们对法律的漏洞听之任之,那么屈辱的生命换来的只会是这个国家周期性的沉沦。反之,如果我们认真查找这些漏洞,并且采取措施补救司法环节可能出现的漏洞,那么我们的司法体制一定会处在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状态。

 

法 律的价值不在于消磨每个公民的精神,而在于指引一个国家健康向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死刑的存在毫无价值。死刑是一种建立在古老的同态复仇观念之上的最严厉 的刑罚。在世界上没有比剥夺生命更加残酷的惩罚了。然而,历史的辩证法就在于,假如完全取消死刑,那么对有些犯罪分子来说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我们能否在 取消死刑与惩戒犯罪之间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除了死刑之外,终身监禁可能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可是,终身监禁面临着巨大的刑罚成本问题。换句话说,假如判处罪犯终身监禁,那么整个社会将为此支付大量的费用。可是面对错误的死刑判决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我们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仅仅是个案。然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个错误的判决将会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的尊严,哪怕是最卑微的生命的尊严,都值得全社会平心静气,低下头来,进行认真的忏悔和深刻的反思。

 

如 果一个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一个国家缺乏对制度的必要反思,那么同样的悲剧将会不断地上演。历史仿佛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考虑到可 能出现的多种因素,必须将人的生命作为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如果我们仅仅看到制度的一个方面,而没有看到法律制度所带来的另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在埋头进 行法律制度建设时,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偏差。当我们倡导严刑峻法,试图通过死刑判决来打击犯罪的时候,我们可能忽视了死刑判决中可能出现的不可逆转的冤 假错案。反过来,当我们置身于死刑制度存废的喧闹声中,各执一词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尴尬与严峻局面。

 

一 个案件不等于制度的全部,但一个屈辱的案件绝对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认真反思。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固然有利于避免类似的现象发生。但是,假如最高 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出现问题(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数情况下采取书面审理的方式,不可能比高级法院或者中级法院更容易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那么我们是 不是还要在最高人民法院之上,再设立一个死刑复核程序呢?

 

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应该成为我们法律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错案的发生。即使在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我们除了在精神上还受害人以清白之外,还可以给他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用任何代价都难以换取的。

 

历 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给法律制度附加了太多的价值之后,法律制度往往会被扭曲。所以,今后我们在制定法律制度时,除了充分尊重民众的意见之外,还应当 尽量地剥离附着于法律制度之上华丽的色彩,从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价值出发,追求最原始的也是最值得人们珍惜的法律崇高目标。尊重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就是我 们值得珍惜的法律最崇高的目标。

 

一个公民的死亡,假如能够葬送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那么,他死得伟大;一个公民的死亡,如果只是了却个人的恩怨,那么他的死轻如鸿毛。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