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附文: 聂树斌案报道中触目惊心的文字
根源



一个无辜的青年,在屈打成招后,居然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拉去崩了;而在他伏法的整整十年之后,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里,当年的真凶才浮出水面,从而揭开一件触目惊心的大冤案这,便是最新披露出来的聂树斌冤案。那篇字字血、句句泪的悲愤控诉,那张老泪纵横、满面沧桑的脸,实在教人心如刀绞,不忍卒读。


  然而,在这篇题目为《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错杀详情披露》的详尽报道中,令我感到触目惊心的,倒还不是关于这起冤案制造过程中的细节描述,而是以下这段可能并不怎么起眼的文字:办案民警深感此案关系重大,立即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取得了联系。该分局一位负责人答曰:裕华分局管辖范围的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

好一个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好一个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好一个零积案率!看着这起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因为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机遇才浮了出水面的聂树斌冤案,很难令我不再往下追问一句:你们这个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到底有多少是建筑在聂树斌式冤案之基础上的?!在你们高破案率零积案率那耀目的光圈之下,到底又还掩藏着多少类似聂树斌般的窦娥沉冤?!

曾几何时,我们总对自己的破案率高感到无比的自豪,且喜欢拿这种高破案率去 四处炫耀,还总爱将西方国家的破案率、积案率拿来放一块作对比,以此来讥笑西方国家警察部门的效率低下、办案无方。比如一听到西方社会有些连环杀手在杀人 之后潜伏了若干年才堕入法网的消息,便会有人出来揶揄道:瞧,咱们国家的杀人案,破起来就是比他们快得多的,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一年左右,哪有象他们 那样十几年、几十年都破不了的!


  但近几年以来,由于社会怨气的陡升,各种刑事案件中的大案要案跟着大幅飚升,那些犯事的人的智商也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中还夹带着不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根本就无从着手的悬案、无头案,因而许多地方即使急促、大量地扩充警力,也力不从心、疲于奔命,再难把这个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的超级神话维系下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方面将破案率拿出来吹嘘的频率,也跟着少起来了。


  当然,这种纯粹的牛皮项目面子工程,弄出来本来就仅供这伙人向上邀功讨赏、对外自吹自擂时才使用的,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间一长被戳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非但如此,原来可以令面子上无限荣光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现在竟又被这些部门拿来当作阻挠当年冤案重审的挡箭牌,真让人瞠目结舌。按说要是他们那些侦察员们真的都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和零积案率的话,那么就应该对那些已经水落石出的案子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底气的;别人再怎么重新查验,只要是公开、透明地去查,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这就如同对于一个考生而言,他的优异成绩如果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作弊、走后门弄到的,那么别人再怎么复查他的考卷,他也应该无须担忧,哪里竟需要用我已经考了一百分的借口来推搪阻挠?!用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来阻挠对冤案的复查,个中未尽之意实在耐人玩味看着这句苍白无力的遁词,不难想像出其背后的发话者当时的口气是何等色厉内荏,表情是何等惊惶失措,内心是何等坐如针毡;不难勾勒出其为了保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面子和好不容易才爬到的位子,而罔顾无辜者能令六月天降下鹅毛大雪的冤情的无耻丑恶嘴脸;也不难揣摸出其所谓的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原来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

毫无疑问,以无辜者的鲜血来维系的所谓稳定,本身就是极其不稳的;以无辜者的生命糊成的面子和荣耀,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镜花水月。回顾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治安形势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会蓦然发现,以往所谓的高破案率低积案率,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过什么阻吓的效果,无论犯事的人还是老百姓都没把它当一回事,遏止住犯罪率的节节攀升那就更无从谈起。


  再往深一层观察,我们还能发现,恰恰是这种为了追求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破案速度破案效率等 等的花架子,而宁愿将无辜者送上祭坛、也不惜放过真正的犯事者的集体犯罪行为,令广大罪犯们倍感犯罪成本实在过低,于是争先恐后甩开膀子放开手脚去大干特 干;也令奉公守法的人意识到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注意别去犯事,冤屈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与其保持清白吃哑巴亏,倒还不如跟着也干上它一把,还能把本捞回 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将好人坏人一古脑全逼上犯罪的道路,令社会治安彻底崩盘。

记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香港翡翠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专题片,内容是采访北京的上访村村民的辛酸。期间电视台采访了几名为了申冤而长期滞京告状的上访村民,有东北的,有华北的,也有西南的,其中就有类似聂树斌式的冤案。有的冤案地方当局也明知是弄错了的,但同样为了保住其早已干瘪斑驳的面子和正坐得无限惬意的位子,不仅对冤情充耳不闻,还支使爪牙公然赶赴异地打压上访申冤人士。


  吹破的牛皮当然不值一觑,但在其吹的整个过程中,到底使用过一些什么样的令人发指的手段,人为地制造过多少起类似聂树斌案那样的惊世冤案,那真是应该好好盘点一下的,也是时候该全面、认真地复查一下了。破案率积案率大家听得早就不耐烦了,是时候该调查和公布一下真实的错案率冤案率了。否则,等将来民众的冤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上访村成了上访鎮上访县上访卫星城的时候再去复查、公布,恐怕错案率冤案率就差不多能赶上当年右派错划率了。

一个无辜的青年,在屈打成招后,居然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拉去崩了;而在他伏法的整整十年之后,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里,当年的真凶才浮出水面,从而揭开一件触目惊心的大冤案这,便是最新披露出来的聂树斌冤案。那篇字字血、句句泪的悲愤控诉,那张老泪纵横、满面沧桑的脸,实在教人心如刀绞,不忍卒读。


  然而,在这篇题目为《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错杀详情披露》的详尽报道中,令我感到触目惊心的,倒还不是关于这起冤案制造过程中的细节描述,而是以下这段可能并不怎么起眼的文字:办案民警深感此案关系重大,立即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取得了联系。该分局一位负责人答曰:裕华分局管辖范围的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

好一个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好一个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好一个零积案率!看着这起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因为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机遇才浮了出水面的聂树斌冤案,很难令我不再往下追问一句:你们这个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到底有多少是建筑在聂树斌式冤案之基础上的?!在你们高破案率零积案率那耀目的光圈之下,到底又还掩藏着多少类似聂树斌般的窦娥沉冤?!

曾几何时,我们总对自己的破案率高感到无比的自豪,且喜欢拿这种高破案率去 四处炫耀,还总爱将西方国家的破案率、积案率拿来放一块作对比,以此来讥笑西方国家警察部门的效率低下、办案无方。比如一听到西方社会有些连环杀手在杀人 之后潜伏了若干年才堕入法网的消息,便会有人出来揶揄道:瞧,咱们国家的杀人案,破起来就是比他们快得多的,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一年左右,哪有象他们 那样十几年、几十年都破不了的!


  但近几年以来,由于社会怨气的陡升,各种刑事案件中的大案要案跟着大幅飚升,那些犯事的人的智商也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中还夹带着不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根本就无从着手的悬案、无头案,因而许多地方即使急促、大量地扩充警力,也力不从心、疲于奔命,再难把这个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的超级神话维系下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方面将破案率拿出来吹嘘的频率,也跟着少起来了。


  当然,这种纯粹的牛皮项目面子工程,弄出来本来就仅供这伙人向上邀功讨赏、对外自吹自擂时才使用的,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间一长被戳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非但如此,原来可以令面子上无限荣光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现在竟又被这些部门拿来当作阻挠当年冤案重审的挡箭牌,真让人瞠目结舌。按说要是他们那些侦察员们真的都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和零积案率的话,那么就应该对那些已经水落石出的案子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底气的;别人再怎么重新查验,只要是公开、透明地去查,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这就如同对于一个考生而言,他的优异成绩如果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作弊、走后门弄到的,那么别人再怎么复查他的考卷,他也应该无须担忧,哪里竟需要用我已经考了一百分的借口来推搪阻挠?!用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来阻挠对冤案的复查,个中未尽之意实在耐人玩味看着这句苍白无力的遁词,不难想像出其背后的发话者当时的口气是何等色厉内荏,表情是何等惊惶失措,内心是何等坐如针毡;不难勾勒出其为了保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面子和好不容易才爬到的位子,而罔顾无辜者能令六月天降下鹅毛大雪的冤情的无耻丑恶嘴脸;也不难揣摸出其所谓的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原来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

毫无疑问,以无辜者的鲜血来维系的所谓稳定,本身就是极其不稳的;以无辜者的生命糊成的面子和荣耀,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镜花水月。回顾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治安形势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会蓦然发现,以往所谓的高破案率低积案率,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过什么阻吓的效果,无论犯事的人还是老百姓都没把它当一回事,遏止住犯罪率的节节攀升那就更无从谈起。


  再往深一层观察,我们还能发现,恰恰是这种为了追求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破案速度破案效率等 等的花架子,而宁愿将无辜者送上祭坛、也不惜放过真正的犯事者的集体犯罪行为,令广大罪犯们倍感犯罪成本实在过低,于是争先恐后甩开膀子放开手脚去大干特 干;也令奉公守法的人意识到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注意别去犯事,冤屈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与其保持清白吃哑巴亏,倒还不如跟着也干上它一把,还能把本捞回 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将好人坏人一古脑全逼上犯罪的道路,令社会治安彻底崩盘。

记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香港翡翠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专题片,内容是采访北京的上访村村民的辛酸。期间电视台采访了几名为了申冤而长期滞京告状的上访村民,有东北的,有华北的,也有西南的,其中就有类似聂树斌式的冤案。有的冤案地方当局也明知是弄错了的,但同样为了保住其早已干瘪斑驳的面子和正坐得无限惬意的位子,不仅对冤情充耳不闻,还支使爪牙公然赶赴异地打压上访申冤人士。


  吹破的牛皮当然不值一觑,但在其吹的整个过程中,到底使用过一些什么样的令人发指的手段,人为地制造过多少起类似聂树斌案那样的惊世冤案,那真是应该好好盘点一下的,也是时候该全面、认真地复查一下了。破案率积案率大家听得早就不耐烦了,是时候该调查和公布一下真实的错案率冤案率了。否则,等将来民众的冤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上访村成了上访鎮上访县上访卫星城的时候再去复查、公布,恐怕错案率冤案率就差不多能赶上当年右派错划率了。

一个无辜的青年,在屈打成招后,居然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拉去崩了;而在他伏法的整整十年之后,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里,当年的真凶才浮出水面,从而揭开一件触目惊心的大冤案这,便是最新披露出来的聂树斌冤案。那篇字字血、句句泪的悲愤控诉,那张老泪纵横、满面沧桑的脸,实在教人心如刀绞,不忍卒读。


  然而,在这篇题目为《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错杀详情披露》的详尽报道中,令我感到触目惊心的,倒还不是关于这起冤案制造过程中的细节描述,而是以下这段可能并不怎么起眼的文字:办案民警深感此案关系重大,立即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取得了联系。该分局一位负责人答曰:裕华分局管辖范围的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

好一个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好一个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好一个零积案率!看着这起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因为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机遇才浮了出水面的聂树斌冤案,很难令我不再往下追问一句:你们这个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到底有多少是建筑在聂树斌式冤案之基础上的?!在你们高破案率零积案率那耀目的光圈之下,到底又还掩藏着多少类似聂树斌般的窦娥沉冤?!

曾几何时,我们总对自己的破案率高感到无比的自豪,且喜欢拿这种高破案率去 四处炫耀,还总爱将西方国家的破案率、积案率拿来放一块作对比,以此来讥笑西方国家警察部门的效率低下、办案无方。比如一听到西方社会有些连环杀手在杀人 之后潜伏了若干年才堕入法网的消息,便会有人出来揶揄道:瞧,咱们国家的杀人案,破起来就是比他们快得多的,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一年左右,哪有象他们 那样十几年、几十年都破不了的!


  但近几年以来,由于社会怨气的陡升,各种刑事案件中的大案要案跟着大幅飚升,那些犯事的人的智商也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中还夹带着不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根本就无从着手的悬案、无头案,因而许多地方即使急促、大量地扩充警力,也力不从心、疲于奔命,再难把这个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的超级神话维系下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方面将破案率拿出来吹嘘的频率,也跟着少起来了。


  当然,这种纯粹的牛皮项目面子工程,弄出来本来就仅供这伙人向上邀功讨赏、对外自吹自擂时才使用的,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间一长被戳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非但如此,原来可以令面子上无限荣光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现在竟又被这些部门拿来当作阻挠当年冤案重审的挡箭牌,真让人瞠目结舌。按说要是他们那些侦察员们真的都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和零积案率的话,那么就应该对那些已经水落石出的案子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底气的;别人再怎么重新查验,只要是公开、透明地去查,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这就如同对于一个考生而言,他的优异成绩如果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作弊、走后门弄到的,那么别人再怎么复查他的考卷,他也应该无须担忧,哪里竟需要用我已经考了一百分的借口来推搪阻挠?!用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来阻挠对冤案的复查,个中未尽之意实在耐人玩味看着这句苍白无力的遁词,不难想像出其背后的发话者当时的口气是何等色厉内荏,表情是何等惊惶失措,内心是何等坐如针毡;不难勾勒出其为了保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面子和好不容易才爬到的位子,而罔顾无辜者能令六月天降下鹅毛大雪的冤情的无耻丑恶嘴脸;也不难揣摸出其所谓的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原来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

毫无疑问,以无辜者的鲜血来维系的所谓稳定,本身就是极其不稳的;以无辜者的生命糊成的面子和荣耀,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镜花水月。回顾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治安形势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会蓦然发现,以往所谓的高破案率低积案率,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过什么阻吓的效果,无论犯事的人还是老百姓都没把它当一回事,遏止住犯罪率的节节攀升那就更无从谈起。


  再往深一层观察,我们还能发现,恰恰是这种为了追求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破案速度破案效率等 等的花架子,而宁愿将无辜者送上祭坛、也不惜放过真正的犯事者的集体犯罪行为,令广大罪犯们倍感犯罪成本实在过低,于是争先恐后甩开膀子放开手脚去大干特 干;也令奉公守法的人意识到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注意别去犯事,冤屈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与其保持清白吃哑巴亏,倒还不如跟着也干上它一把,还能把本捞回 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将好人坏人一古脑全逼上犯罪的道路,令社会治安彻底崩盘。

记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香港翡翠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专题片,内容是采访北京的上访村村民的辛酸。期间电视台采访了几名为了申冤而长期滞京告状的上访村民,有东北的,有华北的,也有西南的,其中就有类似聂树斌式的冤案。有的冤案地方当局也明知是弄错了的,但同样为了保住其早已干瘪斑驳的面子和正坐得无限惬意的位子,不仅对冤情充耳不闻,还支使爪牙公然赶赴异地打压上访申冤人士。


  吹破的牛皮当然不值一觑,但在其吹的整个过程中,到底使用过一些什么样的令人发指的手段,人为地制造过多少起类似聂树斌案那样的惊世冤案,那真是应该好好盘点一下的,也是时候该全面、认真地复查一下了。破案率积案率大家听得早就不耐烦了,是时候该调查和公布一下真实的错案率冤案率了。否则,等将来民众的冤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上访村成了上访鎮上访县上访卫星城的时候再去复查、公布,恐怕错案率冤案率就差不多能赶上当年右派错划率了。

一个无辜的青年,在屈打成招后,居然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拉去崩了;而在他伏法的整整十年之后,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里,当年的真凶才浮出水面,从而揭开一件触目惊心的大冤案这,便是最新披露出来的聂树斌冤案。那篇字字血、句句泪的悲愤控诉,那张老泪纵横、满面沧桑的脸,实在教人心如刀绞,不忍卒读。


  然而,在这篇题目为《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错杀详情披露》的详尽报道中,令我感到触目惊心的,倒还不是关于这起冤案制造过程中的细节描述,而是以下这段可能并不怎么起眼的文字:办案民警深感此案关系重大,立即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取得了联系。该分局一位负责人答曰:裕华分局管辖范围的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

好一个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好一个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好一个零积案率!看着这起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因为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机遇才浮了出水面的聂树斌冤案,很难令我不再往下追问一句:你们这个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到底有多少是建筑在聂树斌式冤案之基础上的?!在你们高破案率零积案率那耀目的光圈之下,到底又还掩藏着多少类似聂树斌般的窦娥沉冤?!

曾几何时,我们总对自己的破案率高感到无比的自豪,且喜欢拿这种高破案率去 四处炫耀,还总爱将西方国家的破案率、积案率拿来放一块作对比,以此来讥笑西方国家警察部门的效率低下、办案无方。比如一听到西方社会有些连环杀手在杀人 之后潜伏了若干年才堕入法网的消息,便会有人出来揶揄道:瞧,咱们国家的杀人案,破起来就是比他们快得多的,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一年左右,哪有象他们 那样十几年、几十年都破不了的!


  但近几年以来,由于社会怨气的陡升,各种刑事案件中的大案要案跟着大幅飚升,那些犯事的人的智商也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中还夹带着不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根本就无从着手的悬案、无头案,因而许多地方即使急促、大量地扩充警力,也力不从心、疲于奔命,再难把这个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的超级神话维系下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方面将破案率拿出来吹嘘的频率,也跟着少起来了。


  当然,这种纯粹的牛皮项目面子工程,弄出来本来就仅供这伙人向上邀功讨赏、对外自吹自擂时才使用的,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间一长被戳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非但如此,原来可以令面子上无限荣光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现在竟又被这些部门拿来当作阻挠当年冤案重审的挡箭牌,真让人瞠目结舌。按说要是他们那些侦察员们真的都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和零积案率的话,那么就应该对那些已经水落石出的案子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底气的;别人再怎么重新查验,只要是公开、透明地去查,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这就如同对于一个考生而言,他的优异成绩如果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作弊、走后门弄到的,那么别人再怎么复查他的考卷,他也应该无须担忧,哪里竟需要用我已经考了一百分的借口来推搪阻挠?!用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来阻挠对冤案的复查,个中未尽之意实在耐人玩味看着这句苍白无力的遁词,不难想像出其背后的发话者当时的口气是何等色厉内荏,表情是何等惊惶失措,内心是何等坐如针毡;不难勾勒出其为了保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面子和好不容易才爬到的位子,而罔顾无辜者能令六月天降下鹅毛大雪的冤情的无耻丑恶嘴脸;也不难揣摸出其所谓的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原来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

毫无疑问,以无辜者的鲜血来维系的所谓稳定,本身就是极其不稳的;以无辜者的生命糊成的面子和荣耀,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镜花水月。回顾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治安形势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会蓦然发现,以往所谓的高破案率低积案率,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过什么阻吓的效果,无论犯事的人还是老百姓都没把它当一回事,遏止住犯罪率的节节攀升那就更无从谈起。


  再往深一层观察,我们还能发现,恰恰是这种为了追求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破案速度破案效率等 等的花架子,而宁愿将无辜者送上祭坛、也不惜放过真正的犯事者的集体犯罪行为,令广大罪犯们倍感犯罪成本实在过低,于是争先恐后甩开膀子放开手脚去大干特 干;也令奉公守法的人意识到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注意别去犯事,冤屈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与其保持清白吃哑巴亏,倒还不如跟着也干上它一把,还能把本捞回 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将好人坏人一古脑全逼上犯罪的道路,令社会治安彻底崩盘。

记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香港翡翠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专题片,内容是采访北京的上访村村民的辛酸。期间电视台采访了几名为了申冤而长期滞京告状的上访村民,有东北的,有华北的,也有西南的,其中就有类似聂树斌式的冤案。有的冤案地方当局也明知是弄错了的,但同样为了保住其早已干瘪斑驳的面子和正坐得无限惬意的位子,不仅对冤情充耳不闻,还支使爪牙公然赶赴异地打压上访申冤人士。


  吹破的牛皮当然不值一觑,但在其吹的整个过程中,到底使用过一些什么样的令人发指的手段,人为地制造过多少起类似聂树斌案那样的惊世冤案,那真是应该好好盘点一下的,也是时候该全面、认真地复查一下了。破案率积案率大家听得早就不耐烦了,是时候该调查和公布一下真实的错案率冤案率了。否则,等将来民众的冤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上访村成了上访鎮上访县上访卫星城的时候再去复查、公布,恐怕错案率冤案率就差不多能赶上当年右派错划率了。

一个无辜的青年,在屈打成招后,居然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拉去崩了;而在他伏法的整整十年之后,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里,当年的真凶才浮出水面,从而揭开一件触目惊心的大冤案这,便是最新披露出来的聂树斌冤案。那篇字字血、句句泪的悲愤控诉,那张老泪纵横、满面沧桑的脸,实在教人心如刀绞,不忍卒读。


  然而,在这篇题目为《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错杀详情披露》的详尽报道中,令我感到触目惊心的,倒还不是关于这起冤案制造过程中的细节描述,而是以下这段可能并不怎么起眼的文字:办案民警深感此案关系重大,立即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取得了联系。该分局一位负责人答曰:裕华分局管辖范围的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

好一个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好一个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好一个零积案率!看着这起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因为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机遇才浮了出水面的聂树斌冤案,很难令我不再往下追问一句:你们这个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到底有多少是建筑在聂树斌式冤案之基础上的?!在你们高破案率零积案率那耀目的光圈之下,到底又还掩藏着多少类似聂树斌般的窦娥沉冤?!

曾几何时,我们总对自己的破案率高感到无比的自豪,且喜欢拿这种高破案率去 四处炫耀,还总爱将西方国家的破案率、积案率拿来放一块作对比,以此来讥笑西方国家警察部门的效率低下、办案无方。比如一听到西方社会有些连环杀手在杀人 之后潜伏了若干年才堕入法网的消息,便会有人出来揶揄道:瞧,咱们国家的杀人案,破起来就是比他们快得多的,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一年左右,哪有象他们 那样十几年、几十年都破不了的!


  但近几年以来,由于社会怨气的陡升,各种刑事案件中的大案要案跟着大幅飚升,那些犯事的人的智商也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中还夹带着不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根本就无从着手的悬案、无头案,因而许多地方即使急促、大量地扩充警力,也力不从心、疲于奔命,再难把这个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的超级神话维系下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方面将破案率拿出来吹嘘的频率,也跟着少起来了。


  当然,这种纯粹的牛皮项目面子工程,弄出来本来就仅供这伙人向上邀功讨赏、对外自吹自擂时才使用的,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间一长被戳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非但如此,原来可以令面子上无限荣光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现在竟又被这些部门拿来当作阻挠当年冤案重审的挡箭牌,真让人瞠目结舌。按说要是他们那些侦察员们真的都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和零积案率的话,那么就应该对那些已经水落石出的案子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底气的;别人再怎么重新查验,只要是公开、透明地去查,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这就如同对于一个考生而言,他的优异成绩如果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作弊、走后门弄到的,那么别人再怎么复查他的考卷,他也应该无须担忧,哪里竟需要用我已经考了一百分的借口来推搪阻挠?!用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来阻挠对冤案的复查,个中未尽之意实在耐人玩味看着这句苍白无力的遁词,不难想像出其背后的发话者当时的口气是何等色厉内荏,表情是何等惊惶失措,内心是何等坐如针毡;不难勾勒出其为了保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面子和好不容易才爬到的位子,而罔顾无辜者能令六月天降下鹅毛大雪的冤情的无耻丑恶嘴脸;也不难揣摸出其所谓的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原来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

毫无疑问,以无辜者的鲜血来维系的所谓稳定,本身就是极其不稳的;以无辜者的生命糊成的面子和荣耀,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镜花水月。回顾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治安形势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会蓦然发现,以往所谓的高破案率低积案率,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过什么阻吓的效果,无论犯事的人还是老百姓都没把它当一回事,遏止住犯罪率的节节攀升那就更无从谈起。


  再往深一层观察,我们还能发现,恰恰是这种为了追求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破案速度破案效率等 等的花架子,而宁愿将无辜者送上祭坛、也不惜放过真正的犯事者的集体犯罪行为,令广大罪犯们倍感犯罪成本实在过低,于是争先恐后甩开膀子放开手脚去大干特 干;也令奉公守法的人意识到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注意别去犯事,冤屈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与其保持清白吃哑巴亏,倒还不如跟着也干上它一把,还能把本捞回 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将好人坏人一古脑全逼上犯罪的道路,令社会治安彻底崩盘。

记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香港翡翠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专题片,内容是采访北京的上访村村民的辛酸。期间电视台采访了几名为了申冤而长期滞京告状的上访村民,有东北的,有华北的,也有西南的,其中就有类似聂树斌式的冤案。有的冤案地方当局也明知是弄错了的,但同样为了保住其早已干瘪斑驳的面子和正坐得无限惬意的位子,不仅对冤情充耳不闻,还支使爪牙公然赶赴异地打压上访申冤人士。


  吹破的牛皮当然不值一觑,但在其吹的整个过程中,到底使用过一些什么样的令人发指的手段,人为地制造过多少起类似聂树斌案那样的惊世冤案,那真是应该好好盘点一下的,也是时候该全面、认真地复查一下了。破案率积案率大家听得早就不耐烦了,是时候该调查和公布一下真实的错案率冤案率了。否则,等将来民众的冤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上访村成了上访鎮上访县上访卫星城的时候再去复查、公布,恐怕错案率冤案率就差不多能赶上当年右派错划率了。

一个无辜的青年,在屈打成招后,居然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拉去崩了;而在他伏法的整整十年之后,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里,当年的真凶才浮出水面,从而揭开一件触目惊心的大冤案这,便是最新披露出来的聂树斌冤案。那篇字字血、句句泪的悲愤控诉,那张老泪纵横、满面沧桑的脸,实在教人心如刀绞,不忍卒读。


  然而,在这篇题目为《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错杀详情披露》的详尽报道中,令我感到触目惊心的,倒还不是关于这起冤案制造过程中的细节描述,而是以下这段可能并不怎么起眼的文字:办案民警深感此案关系重大,立即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取得了联系。该分局一位负责人答曰:裕华分局管辖范围的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

好一个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好一个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好一个零积案率!看着这起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因为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机遇才浮了出水面的聂树斌冤案,很难令我不再往下追问一句:你们这个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到底有多少是建筑在聂树斌式冤案之基础上的?!在你们高破案率零积案率那耀目的光圈之下,到底又还掩藏着多少类似聂树斌般的窦娥沉冤?!

曾几何时,我们总对自己的破案率高感到无比的自豪,且喜欢拿这种高破案率去 四处炫耀,还总爱将西方国家的破案率、积案率拿来放一块作对比,以此来讥笑西方国家警察部门的效率低下、办案无方。比如一听到西方社会有些连环杀手在杀人 之后潜伏了若干年才堕入法网的消息,便会有人出来揶揄道:瞧,咱们国家的杀人案,破起来就是比他们快得多的,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一年左右,哪有象他们 那样十几年、几十年都破不了的!


  但近几年以来,由于社会怨气的陡升,各种刑事案件中的大案要案跟着大幅飚升,那些犯事的人的智商也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中还夹带着不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根本就无从着手的悬案、无头案,因而许多地方即使急促、大量地扩充警力,也力不从心、疲于奔命,再难把这个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的超级神话维系下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方面将破案率拿出来吹嘘的频率,也跟着少起来了。


  当然,这种纯粹的牛皮项目面子工程,弄出来本来就仅供这伙人向上邀功讨赏、对外自吹自擂时才使用的,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间一长被戳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非但如此,原来可以令面子上无限荣光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现在竟又被这些部门拿来当作阻挠当年冤案重审的挡箭牌,真让人瞠目结舌。按说要是他们那些侦察员们真的都那么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和零积案率的话,那么就应该对那些已经水落石出的案子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底气的;别人再怎么重新查验,只要是公开、透明地去查,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这就如同对于一个考生而言,他的优异成绩如果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作弊、走后门弄到的,那么别人再怎么复查他的考卷,他也应该无须担忧,哪里竟需要用我已经考了一百分的借口来推搪阻挠?!用所有命案都破了,没有未破的积案来阻挠对冤案的复查,个中未尽之意实在耐人玩味看着这句苍白无力的遁词,不难想像出其背后的发话者当时的口气是何等色厉内荏,表情是何等惊惶失措,内心是何等坐如针毡;不难勾勒出其为了保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面子和好不容易才爬到的位子,而罔顾无辜者能令六月天降下鹅毛大雪的冤情的无耻丑恶嘴脸;也不难揣摸出其所谓的百分之百的高破案率零积案率,原来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

毫无疑问,以无辜者的鲜血来维系的所谓稳定,本身就是极其不稳的;以无辜者的生命糊成的面子和荣耀,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镜花水月。回顾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治安形势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会蓦然发现,以往所谓的高破案率低积案率,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过什么阻吓的效果,无论犯事的人还是老百姓都没把它当一回事,遏止住犯罪率的节节攀升那就更无从谈起。


  再往深一层观察,我们还能发现,恰恰是这种为了追求高破案率低积案率破案速度破案效率等 等的花架子,而宁愿将无辜者送上祭坛、也不惜放过真正的犯事者的集体犯罪行为,令广大罪犯们倍感犯罪成本实在过低,于是争先恐后甩开膀子放开手脚去大干特 干;也令奉公守法的人意识到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注意别去犯事,冤屈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与其保持清白吃哑巴亏,倒还不如跟着也干上它一把,还能把本捞回 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将好人坏人一古脑全逼上犯罪的道路,令社会治安彻底崩盘。

记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香港翡翠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专题片,内容是采访北京的上访村村民的辛酸。期间电视台采访了几名为了申冤而长期滞京告状的上访村民,有东北的,有华北的,也有西南的,其中就有类似聂树斌式的冤案。有的冤案地方当局也明知是弄错了的,但同样为了保住其早已干瘪斑驳的面子和正坐得无限惬意的位子,不仅对冤情充耳不闻,还支使爪牙公然赶赴异地打压上访申冤人士。


  吹破的牛皮当然不值一觑,但在其吹的整个过程中,到底使用过一些什么样的令人发指的手段,人为地制造过多少起类似聂树斌案那样的惊世冤案,那真是应该好好盘点一下的,也是时候该全面、认真地复查一下了。破案率积案率大家听得早就不耐烦了,是时候该调查和公布一下真实的错案率冤案率了。否则,等将来民众的冤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上访村成了上访鎮上访县上访卫星城的时候再去复查、公布,恐怕错案率冤案率就差不多能赶上当年右派错划率了。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