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首度清明祭奠赵紫阳
自由亚洲电台 张敏



清明,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祭奠赵紫阳先生。

  四月五号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清明节期间,人们怀念逝世的亲人朋友,扫墓祭奠。今年四月五日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赵紫阳的家人在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家中举行了祭奠仪式。

    (一)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到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

主持人:喂,您好!

对方: 您好!

问:请问王雁南在吗?

答:王雁南不在。请问那里找?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是赵紫阳先生家人吗?

答:是的。

问:我想请问今天清明节家庭的祭奠仪式进行的怎麽样?

答:都还比较顺利,孩子们基本上都回来了,还是做了一些仪式。

问:其中有些什么程序呢?

答:我们拜祭一下老人。再有,我们家里种了一棵玉兰树,象征洁白嘛!大家都觉得这个时间里头能种这么一棵树,每年它的花开得比较早,正好是这个纪念日的时间。

问:这棵树是种在什么地方呢?

答:就种在院子里头。

问:今天,都有那些人来参加了这个家庭的祭奠仪式呢?

答:来了一些人,有家庭的亲朋好友,也有不相识的老百姓啊。

问:一共有多少人来?

答:大概有几十人。

问:凡是来到这边想参加祭奠仪式的人都能够进来吗?

答:不一定。有些和我们有电话联系的,我们家人基本能到门口把他们接进来。有些没有联系到的话呢,恐怕难度就比较大一些。

问:据您所知,想来参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进门的人多不多?

答:有。外面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是有人想来是没有来成。

问:请问赵紫阳先生的骨灰现在还在家中吗?

答:对。

问:下一步准备把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家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答: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目前还在家中。

问:自从赵紫阳先生过世以后到现在,也就是到清明节之前,还有哪些方面,哪些人士,对赵紫阳先生用哪些方式表示祭奠,或者和家属联络,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方面的情况您能讲一讲吗?

答:这都还是有一些的,有通过电话呀,也有本人来,这都有,各种形式都有。

问:有关赵紫阳先生骨灰的安放,家人和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进一步的提出要求,或者有些什么交涉呢?

答:这方面没有。因为这是,我们认为这个是我们没有考虑好的事件,我们到时候看下一步,因为还没有做下一步的考虑,就暂时安放在家里头。

问:您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的今天来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家人们,在赵紫阳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你们是什麽样的心情,您能讲一讲吗?

答:心情当然是很伤感的,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清明嘛。所以呢,家人都从各地都基本上赶回来了。总是能够在这么一个时间里头,能够为刚去世的老人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是这样的。

问: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讲的话?

答:这个,不太方便现在跟你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方便。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对方:好的,谢谢。

             (二)

主持人:一位与赵紫阳家有世交的老共产党员的女儿,清明前往祭奠赵紫阳先生,她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谈当天在赵紫阳家中所看到的。

女士:家里还有灵堂,就是他原来的书房里头。老人家的遗像还挂着。有一些朋友、亲戚,来给他上香,送了些鲜花、松树、松柏等等。

主持人:您是在赵紫阳逝世后第一时间,就是在赵紫阳先生的女儿最早发出的群发手机短讯,告诉最熟悉的朋友说,赵紫阳先生过世,那么,您就知道了。 女士: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您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心情。

答:清明是祭奠亲人的这么一个传统节日,我呢,就觉得,就把他看成赵叔叔,所以我去祭奠他。在胡同口就被人拦住了。因为我带着花,就有一个人拦住我,问我上哪儿去。我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走在这个胡同里有什么不可以吗?後来他说:你是要上哪儿去,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我说:不需要你联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也没必要问我。他说:我也觉得没必要,是上面这麽部布置的。我说:既然你也觉得没必要,我也觉得没必要,咱们各走各的就完了。就这样,进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看得这么紧张。我们现在的国家要讲法制,就是什么事情允许做,什么事情不允许做,不能随便谁我说了不准就不准,这没有道理。另外一个呢,就是原来他老人家住在里面,你可以说对这个老人有所限制,什么安全保卫之类的。现在里面住的就是他的家属。他家属是什么呢,就是老百姓嘛!你搞得这么紧张,这么戒备森严,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拦路问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谁啊!我就觉得这种状况不好。

               (三) 

主持人:清明节这一天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和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前去富强胡同六号,想到赵紫阳家中参加祭奠。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现在请听北京的胡佳先生谈当时的经过。

胡佳:我是清早的时候回到北京的。我回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呢,也就是在清明节这一天能去祭奠赵公,因为在以前我因为警察的软禁,所以错过了跟赵公告别,就是一月二十九号那一次。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前往赵公家,在那个胡同口看到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有的坐在那里,有的站在那里,稍远一点停着警车。当我快走到赵公家门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黑影跟过来。他突然拽住我,问:你叫什么?很不客气的。我跟他讲:我叫胡佳。他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我是来祭奠 赵公的。他说:你给我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把我往那边拖,身边有五、六个便衣了。他们这一次找来在门口执勤的便衣都是五大三粗的。比如说拽我那个警察,他很粗壮。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暗中拨叫王雁南的手机号码。王雁南很快就接了那个电话。我说:我是胡佳,已经到了你的门口了。她说:好。我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跟警察也这么说了。我说:我是王雁南的朋友,她马上就出来。这些警察跟我讲说:即使她出来,你也跟我们先走!就这样狠命的往外推,往那个胡同口方向拖拽我。我在这种过程中,很快眼镜呀什麽的,也都被他们弄掉了。这时候我看到,也就是在不到半分钟左右的话, 王雁南已经从门口里出来了。她也看到我,并且喊了一句:胡佳吗?在那条胡同里面所有人都能听得见。我喊了一声说: 是 ,但是再说话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警察已经上来堵住我的嘴,很快就把我拖到胡同口,而且都是警察在吆三喝四的,所以我没办法看到和听到后边王雁南那边有什么样的过程。我只是很遗憾在她的家人都很伤感的这一天,还让他们看到这样的行动,就是对他家人的一种刺激。

              (四)

主持人:接下来我采访了两位在清明节得以进入赵家,祭奠赵紫阳的北京市民。

会计师沙裕光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社会。清明节当晚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先朗读了一段他刚刚写完的日记:下午,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赵紫阳灵堂,在紫阳侄子的召见中与紫阳家乡亲人陪同下写成祭文,三言两语祭紫阳:西谚云人在亲戚心中是不死的。而中国古往今来少有的终于企及东方所追求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境界,更兼西方所崇尚:智慧,公益,勇敢,节制的人品者,赵紫阳同志,即使在全人类心中也是不死的。因此完全可以有信,有望,有爱的说: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

然后向紫阳遗像三鞠躬,开始朗读祭文,并与赵二军,王雁南在灵堂内紫阳像前合影,又荣获赵二军,王雁南签赠有紫阳签名的彩照,暨印有紫阳夫人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谢谢大家的珍贵纪念卡。同时与老鬼,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马波重逢,在紫阳家并与纪登奎之子交谈。

有幸在紫阳故居的灵堂内外,自十四点三十左右,直至十六点三十眷恋逗留,长达两小时之久,深为紫阳家风之高洁和谐而感怀。

沙:今天日记就记的是这个。

主持人:您今天进去的时候顺利不顺利?

沙裕光:今天真的挺顺利的。到那儿,我发现那个大门紧闭。因为我带着小灵通呢,打通了紫阳家里电话,我说找赵大军、王雁南。他说没有在,我说我是准备来赵紫阳灵堂祭拜的,然后他就说找一下人,找的就是赵二军。他一听说我认识赵大军,就说可以按门铃,就有人接待。然后就进去了。赵二军先生就领我到赵紫阳灵堂,人不是很多。一般人如果是不知道的话(今年在二月十四日,我夫人他们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那天我把我写的关于沙裕光悼念赵紫阳备忘录拿出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有一个人 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了)。今天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一些,我不太认识,都拿着花。

主持人:您当时有些什么感受?

沙:赵紫阳在那种环境下,他能够生活十五年之久,我觉得也算长寿了。 这和他们家人的支持理解也都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看那灵堂,家里头也都恢复了紫阳生前时候那样。他们家今天新栽植了一棵白玉兰树,挺有意义的。在新栽植的白玉兰前面合影,那树一米多高嘛,枝头已经开着白玉兰花了。我看了看紫阳的书房,抄了一下他子女写的挽联。一个是右首墙的,是用白绫子,白绸子写的,很大的,很好的。用毛笔写的,像通体挂的那麽大条幅: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这是上联。下联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这是在右首墙。左首墙是: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主持人:和一月份赵紫阳先生刚逝世的时候挂的那幅对联相比好像稍稍有一些改动。

沙:稍微有一些变动。那个是今生的荣幸;这个是毕生的荣耀。 然后到灵堂前的院中坐了一阵子。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对赵紫阳有一种 良知上的价值判断。今天我特别荣幸的得到紫阳签名的纪念卡。我特别关心的就是将来这个富强胡同六号能不能够保住的问题,会不会拆迁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保留,而且那个地方,今天才知道胡耀邦同志作组织部长的时候也在这儿住过,也是这个地方。而且说国外有一种呼吁,就是准备把富强胡同改成紫阳胡同,而且那个四合院应该说是带有古城风貌的一个四合院。

               (五)

我采访的下一位参加者是小说《血色黄昏》的作者,作家老鬼,马波先生。他的母亲是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间是清明节当天晚上。

马波:我们今天下午差不多一点多钟去的吧,几个朋友一块去的。快到他们门口的时候,有一帮便衣警察,问我们,你们跟里面联系了没有。我们说联系了。他们说,打了电话没有。我们说,我们打了。他反正特别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们不理他。那些便衣都是年轻的小孩。我们不搭理他,就进去了。他也不敢太硬,死不让进去。正好碰见赵紫阳的三儿媳妇,她带我们进去了。

在灵堂给紫阳鞠躬,我们给他献了一个哈达。因为我们都是去内蒙插队的,有很多哈达。我写的是:紫阳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立了大功,署上我的名字。照了几张相,又跟二军在他的厨房、餐厅里一块说了说话。讲了讲外边这些便衣千方百计地不让人进去。有些外地人来,他一看你是外地人,他就特横:这儿不许走!胡同里他就不让你走。有一个人还是赵紫阳家的亲戚呢,他从富强胡同南边,往北边走,结果呢,他那个胡同里头到处都是便衣,有的便衣坐在汽车里,有的便衣坐在马札上,装作看报纸的样子。他看到陌生人,他就问问你。紫阳那个亲戚就是从河南来的,便衣就说:这个胡同不许走,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结果他绕 了三个多小时,从南边才过来。说了说他们用的各种手段吧。比如他们都通知附近的花店:花店老板,谁来买花,你要登记,如果是给赵紫阳家买,不许卖。后来附近花店都透露了,这是公安局的命令啊。花店老板就说:我们接到居委会,还有公安局的命令,如果是给紫阳这个事买花圈的话就不卖。

主持人:您今天去,是家人邀请您去的还是您自己去的?

马波:自己去的,因为我看网上说,紫阳他们家还是很欢迎人们去的嘛,因为他的骨灰就放在家里嘛!

主持人:您去赵紫阳家,参加这个凭吊、祭奠,您还有什麽见闻和感想?

马波:我就觉得很怀念他。紫阳,好人啊!在共产党里,这麽好的一个老党员,晚年紫阳的心就跟老百姓的心一样了。他就完全是想着人民所想。 他说共产党没治了,这话真说到老百姓心眼里了!就是这样嘛!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在里面停留了多长时间?

马波:待了有二十分钟吧,献了花圈,完了又跟二军聊了一会儿,当时有二军的一个朋友,原来是一个干部,六四以后给撤了,一块儿聊一聊。

主持人:你们谈到些什么?您想到些什么?

马波:那次遗体告别的时候,当局如临大敌呀,刚一进去就让人赶出来。出来以后又不准在那儿停留,很多老同志互相见面问候一下,不让,让你赶紧走,不让你在那儿停,非常的不讲理吧。

主持人:赵紫阳过世后家里灵堂的吊唁和遗体告别仪式您都参加了吗? 马波:我都去了。

主持人:您当时看到了怎样的情况,能不能简单作一个回顾?

马波:我去他家去了两次。他过世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去的,那时候当局宽松一段,过几天突然又严了,不让人去了,头一次人特别多,小院子里都挤满了,可是第二次去呢,人很少了。头一次去的时候那些挽联啊,还有一些大字报啊,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的一些话呀,都有,贴在他们家墙上。过几天当局就管了,所以第二次我去的时候,院子里墙上的挽联、还有那些大字报啊,都没有啦,就是很严的时候,我一去的时候,便衣就不让进去。

主持人:那你们怎麽进去的呢?

马波:紫阳家有一位代表站在胡同门口。如果有人要进去,警察不让进的时候,他家的人就说我们都联系了。我去的时候,警察不让进,正在跟警察争辩的时候,他家的代表就过来,说,对对,我们都联系好了。那警察就没话说了。我们就进去了。

主持人:那您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有哪些事情、场景给您印象特别深的?

马波:人很多啊,当局不敢告诉老百姓,不敢让大家知道,有很多人,黑压压的,有上千人都去呀。尽管去了那麽多警察,成百警察,可是呢,还是有那麽多人去。中国呢,他就一点都不报道。还有呢,就是严厉禁止大家照相。当时我就问便衣:你凭什么不让照相,这又是国家机密吗?他说:上边命令

主持人:您今天去,还有什么见闻?

马波:灵堂还摆着,我看那签到簿上有陶斯亮的签字。签到簿旁边还放着两叠材料。一个是鲍彤写的《清明节悼念赵紫阳》那篇文章,他们给印的,还有一个就是香港的一个报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是悼念紫阳的,在签到簿旁边。谁签完到以后,你可以随便拿。

               (六)

主持人:清明节期间,还有一些想去祭奠赵紫阳的人遭软禁,失去行动自由。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赵紫阳逝世后至今,齐志勇先生几度被软禁在家中。

齐志勇:这不是一直就这麽看着我呢。。。

主持人:是自从赵紫阳过世一直就看着还是最近几天又看着? 

齐:对呀!就没停息,等于就过了个春节嘛!

问:现在情况怎麽样,到什么程度呢?

答:这不又加岗了,刚才我看。。。。。。

问:现在几个人?

答:原来四个,现在是六个。

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家阳台、还有前后门吧,我住一层,都上岗了。二十四小时,这麽连轴转。

问:他们穿着制服吗?

答:警察穿制服。保安、还有联防的就不用穿了。这对我说是严加看管,从三月二十六号一直到现在。因为我的小女儿刚七岁嘛,我得接送她上学。我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摩托车他都不让我开,就必须坐他的警车,然后由一个警察把我女儿带下去,还得留一个警察看着我。那个警察把孩子送到学校。

问:您的孩子上学坐警车有多长时间了?

答:一直就是这样,从两会,然后赖斯来,还有。这次从三月二十六号开始的。

问:孩子怎麽说呢?

答: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两天的功夫。三月十七号呢,晚上十点钟撤的。因为十八号是周五,十九号是周六。我女儿特别高兴,她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解放了,他们不看着你了?哎呦,当时我就掉泪了,我说:女儿,你怎么这麽想呢?她说:爸爸,我也大了,上学了,我们作好人,好学生,怎么能老看着你呀!爸爸,今天是周六,咱们应该去查经啊!

主持人:齐志勇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女儿说的查经是和其他基督徒一起查考圣经。

齐志勇:那个警察七点钟就到了,他说:你哪儿都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呀?他说:赖斯访华呀,我说:赖斯访华,我怎麽了,我也欢迎中美关系搞好。他说:那不,成,她谈人权问题,像你这样人就不能出去。

主持人:您知道六四难属中受这种监控的有多少人吗?

齐志勇:在北京的,比较重点的,当然都被看了。我刚才还和黄金平通电话了。

问:她情况怎麽样?

答:她当然也是这样啦。去哪儿都是被跟踪,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又画地为牢了。

问:要是买东西呢?

答:不行,不让去。你要买什么东西,他这儿派人去。

 

              (七)

主持人:清明节下午一点多钟,前去祭奠赵紫阳先生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就在赵紫阳门口,在离出来迎接他的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我们来听听胡佳先生後来的情况。

胡佳:到了胡同口的话,迅速有一辆伊维科警车就开到我面前停下,这时候,有穿制服的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上推。在胡同里有一位市民走得离我很近,并且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被当成我的所谓同伙吧,也被弄上了警车。他还被那些警员踢了一脚。本身是五十多岁的人啦,我觉得很对不住他吧。我们被带到东华门派出所,找了一个警察的办公室。让我跟那个市民在里边。几个很凶悍的警察就在门口把守着。随后换了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专门作审问或者说作笔录的这样的警察进来。他问你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所有的回答都是同样的,就是说会有人告诉你是什么理由。我们大约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约三点钟的时候,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带着他的手下,还有两辆警车就到了。跟我 说他是来送我回家。我当时跟他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成,因为我既然到了这,你们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是要到赵公的家去拜祭一下。他说这不可能的,而且也说在今后几天的话,你不能离开家了,就又是一种软禁的状态吧。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怎麽想?

答:我觉得就是莫大的遗憾。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软禁起来啦。还有我在河南考察的时候,当地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父老乡亲。他们很多人还念赵公的好,为赵公鸣不平。我是带着这一群人的心愿到这里来的。就仅仅离着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达成这个心愿。昨天晚上和王雁南也通了几个短信。我也跟他说我经常去河南,也可能在什么时候回到赵公家乡滑县呀,去那里我会带回水和当地的土,因为当地的水土曾经生养过赵公。清明节的时候,富强胡同六号里面种植了一株玉兰树。 我带着水土回来的话,会培育在这玉兰树下。这也是对赵公的一种缅怀吧.

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感情?

答:毕竟赵公离开公众视野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但因为我的父母是右派,所以说对那年代的很多事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一直清楚的记得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号的时候赵公跟大家讲的话: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在那之后,他从公众的视野中就消失了。应该说,感谢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普及,另外呢,遇到像老齐呀

主持人插:您是说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

胡佳:这样的一群朋友。我们对赵公以前所做的努力愈加清楚了。所以呢,去年十月十七号他老人家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想到他那里去拜访他老人家,因为这位长者他是有良心的人,有勇气的人。在门外待了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批是武警,第二批是国安的便衣,第三批是他们叫来的巡警来阻挠。我在门口呆着的时候,我看到里边正在往外抬氧气瓶。这就从侧面验证了赵公是借助氧气来呼吸的。我生平就非常钦佩大智大勇者,钦佩这样的仁爱之人。因为毕竟他把生命看得是超越一切的,他不同意开枪,他对我们很多人来讲,也算一位恩公吧。其实,我其它的懂得并不多。如果他能看到我们这样的当年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依然记挂着那段历史,而且呢,要还那个历史以公正的话,我想赵公他也会感觉到欣慰的。不过很可惜,这个心愿没能在赵公生前实现,我们一定会给历史一个交代,完成赵公生前的遗愿,他要看到这个国家有公正,有人权,还要对当年造成这种流血的那些人的惩罚和对他们历史责任的追诉。这些事情,我们这辈人一定会完成,而且不会很久了。

          Mr.Louis 根据播出节目记录,张敏校对



清明,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祭奠赵紫阳先生。

  四月五号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清明节期间,人们怀念逝世的亲人朋友,扫墓祭奠。今年四月五日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赵紫阳的家人在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家中举行了祭奠仪式。

    (一)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到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

主持人:喂,您好!

对方: 您好!

问:请问王雁南在吗?

答:王雁南不在。请问那里找?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是赵紫阳先生家人吗?

答:是的。

问:我想请问今天清明节家庭的祭奠仪式进行的怎麽样?

答:都还比较顺利,孩子们基本上都回来了,还是做了一些仪式。

问:其中有些什么程序呢?

答:我们拜祭一下老人。再有,我们家里种了一棵玉兰树,象征洁白嘛!大家都觉得这个时间里头能种这么一棵树,每年它的花开得比较早,正好是这个纪念日的时间。

问:这棵树是种在什么地方呢?

答:就种在院子里头。

问:今天,都有那些人来参加了这个家庭的祭奠仪式呢?

答:来了一些人,有家庭的亲朋好友,也有不相识的老百姓啊。

问:一共有多少人来?

答:大概有几十人。

问:凡是来到这边想参加祭奠仪式的人都能够进来吗?

答:不一定。有些和我们有电话联系的,我们家人基本能到门口把他们接进来。有些没有联系到的话呢,恐怕难度就比较大一些。

问:据您所知,想来参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进门的人多不多?

答:有。外面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是有人想来是没有来成。

问:请问赵紫阳先生的骨灰现在还在家中吗?

答:对。

问:下一步准备把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家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答: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目前还在家中。

问:自从赵紫阳先生过世以后到现在,也就是到清明节之前,还有哪些方面,哪些人士,对赵紫阳先生用哪些方式表示祭奠,或者和家属联络,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方面的情况您能讲一讲吗?

答:这都还是有一些的,有通过电话呀,也有本人来,这都有,各种形式都有。

问:有关赵紫阳先生骨灰的安放,家人和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进一步的提出要求,或者有些什么交涉呢?

答:这方面没有。因为这是,我们认为这个是我们没有考虑好的事件,我们到时候看下一步,因为还没有做下一步的考虑,就暂时安放在家里头。

问:您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的今天来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家人们,在赵紫阳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你们是什麽样的心情,您能讲一讲吗?

答:心情当然是很伤感的,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清明嘛。所以呢,家人都从各地都基本上赶回来了。总是能够在这么一个时间里头,能够为刚去世的老人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是这样的。

问: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讲的话?

答:这个,不太方便现在跟你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方便。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对方:好的,谢谢。

             (二)

主持人:一位与赵紫阳家有世交的老共产党员的女儿,清明前往祭奠赵紫阳先生,她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谈当天在赵紫阳家中所看到的。

女士:家里还有灵堂,就是他原来的书房里头。老人家的遗像还挂着。有一些朋友、亲戚,来给他上香,送了些鲜花、松树、松柏等等。

主持人:您是在赵紫阳逝世后第一时间,就是在赵紫阳先生的女儿最早发出的群发手机短讯,告诉最熟悉的朋友说,赵紫阳先生过世,那么,您就知道了。 女士: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您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心情。

答:清明是祭奠亲人的这么一个传统节日,我呢,就觉得,就把他看成赵叔叔,所以我去祭奠他。在胡同口就被人拦住了。因为我带着花,就有一个人拦住我,问我上哪儿去。我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走在这个胡同里有什么不可以吗?後来他说:你是要上哪儿去,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我说:不需要你联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也没必要问我。他说:我也觉得没必要,是上面这麽部布置的。我说:既然你也觉得没必要,我也觉得没必要,咱们各走各的就完了。就这样,进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看得这么紧张。我们现在的国家要讲法制,就是什么事情允许做,什么事情不允许做,不能随便谁我说了不准就不准,这没有道理。另外一个呢,就是原来他老人家住在里面,你可以说对这个老人有所限制,什么安全保卫之类的。现在里面住的就是他的家属。他家属是什么呢,就是老百姓嘛!你搞得这么紧张,这么戒备森严,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拦路问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谁啊!我就觉得这种状况不好。

               (三) 

主持人:清明节这一天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和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前去富强胡同六号,想到赵紫阳家中参加祭奠。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现在请听北京的胡佳先生谈当时的经过。

胡佳:我是清早的时候回到北京的。我回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呢,也就是在清明节这一天能去祭奠赵公,因为在以前我因为警察的软禁,所以错过了跟赵公告别,就是一月二十九号那一次。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前往赵公家,在那个胡同口看到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有的坐在那里,有的站在那里,稍远一点停着警车。当我快走到赵公家门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黑影跟过来。他突然拽住我,问:你叫什么?很不客气的。我跟他讲:我叫胡佳。他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我是来祭奠 赵公的。他说:你给我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把我往那边拖,身边有五、六个便衣了。他们这一次找来在门口执勤的便衣都是五大三粗的。比如说拽我那个警察,他很粗壮。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暗中拨叫王雁南的手机号码。王雁南很快就接了那个电话。我说:我是胡佳,已经到了你的门口了。她说:好。我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跟警察也这么说了。我说:我是王雁南的朋友,她马上就出来。这些警察跟我讲说:即使她出来,你也跟我们先走!就这样狠命的往外推,往那个胡同口方向拖拽我。我在这种过程中,很快眼镜呀什麽的,也都被他们弄掉了。这时候我看到,也就是在不到半分钟左右的话, 王雁南已经从门口里出来了。她也看到我,并且喊了一句:胡佳吗?在那条胡同里面所有人都能听得见。我喊了一声说: 是 ,但是再说话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警察已经上来堵住我的嘴,很快就把我拖到胡同口,而且都是警察在吆三喝四的,所以我没办法看到和听到后边王雁南那边有什么样的过程。我只是很遗憾在她的家人都很伤感的这一天,还让他们看到这样的行动,就是对他家人的一种刺激。

              (四)

主持人:接下来我采访了两位在清明节得以进入赵家,祭奠赵紫阳的北京市民。

会计师沙裕光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社会。清明节当晚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先朗读了一段他刚刚写完的日记:下午,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赵紫阳灵堂,在紫阳侄子的召见中与紫阳家乡亲人陪同下写成祭文,三言两语祭紫阳:西谚云人在亲戚心中是不死的。而中国古往今来少有的终于企及东方所追求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境界,更兼西方所崇尚:智慧,公益,勇敢,节制的人品者,赵紫阳同志,即使在全人类心中也是不死的。因此完全可以有信,有望,有爱的说: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

然后向紫阳遗像三鞠躬,开始朗读祭文,并与赵二军,王雁南在灵堂内紫阳像前合影,又荣获赵二军,王雁南签赠有紫阳签名的彩照,暨印有紫阳夫人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谢谢大家的珍贵纪念卡。同时与老鬼,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马波重逢,在紫阳家并与纪登奎之子交谈。

有幸在紫阳故居的灵堂内外,自十四点三十左右,直至十六点三十眷恋逗留,长达两小时之久,深为紫阳家风之高洁和谐而感怀。

沙:今天日记就记的是这个。

主持人:您今天进去的时候顺利不顺利?

沙裕光:今天真的挺顺利的。到那儿,我发现那个大门紧闭。因为我带着小灵通呢,打通了紫阳家里电话,我说找赵大军、王雁南。他说没有在,我说我是准备来赵紫阳灵堂祭拜的,然后他就说找一下人,找的就是赵二军。他一听说我认识赵大军,就说可以按门铃,就有人接待。然后就进去了。赵二军先生就领我到赵紫阳灵堂,人不是很多。一般人如果是不知道的话(今年在二月十四日,我夫人他们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那天我把我写的关于沙裕光悼念赵紫阳备忘录拿出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有一个人 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了)。今天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一些,我不太认识,都拿着花。

主持人:您当时有些什么感受?

沙:赵紫阳在那种环境下,他能够生活十五年之久,我觉得也算长寿了。 这和他们家人的支持理解也都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看那灵堂,家里头也都恢复了紫阳生前时候那样。他们家今天新栽植了一棵白玉兰树,挺有意义的。在新栽植的白玉兰前面合影,那树一米多高嘛,枝头已经开着白玉兰花了。我看了看紫阳的书房,抄了一下他子女写的挽联。一个是右首墙的,是用白绫子,白绸子写的,很大的,很好的。用毛笔写的,像通体挂的那麽大条幅: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这是上联。下联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这是在右首墙。左首墙是: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主持人:和一月份赵紫阳先生刚逝世的时候挂的那幅对联相比好像稍稍有一些改动。

沙:稍微有一些变动。那个是今生的荣幸;这个是毕生的荣耀。 然后到灵堂前的院中坐了一阵子。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对赵紫阳有一种 良知上的价值判断。今天我特别荣幸的得到紫阳签名的纪念卡。我特别关心的就是将来这个富强胡同六号能不能够保住的问题,会不会拆迁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保留,而且那个地方,今天才知道胡耀邦同志作组织部长的时候也在这儿住过,也是这个地方。而且说国外有一种呼吁,就是准备把富强胡同改成紫阳胡同,而且那个四合院应该说是带有古城风貌的一个四合院。

               (五)

我采访的下一位参加者是小说《血色黄昏》的作者,作家老鬼,马波先生。他的母亲是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间是清明节当天晚上。

马波:我们今天下午差不多一点多钟去的吧,几个朋友一块去的。快到他们门口的时候,有一帮便衣警察,问我们,你们跟里面联系了没有。我们说联系了。他们说,打了电话没有。我们说,我们打了。他反正特别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们不理他。那些便衣都是年轻的小孩。我们不搭理他,就进去了。他也不敢太硬,死不让进去。正好碰见赵紫阳的三儿媳妇,她带我们进去了。

在灵堂给紫阳鞠躬,我们给他献了一个哈达。因为我们都是去内蒙插队的,有很多哈达。我写的是:紫阳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立了大功,署上我的名字。照了几张相,又跟二军在他的厨房、餐厅里一块说了说话。讲了讲外边这些便衣千方百计地不让人进去。有些外地人来,他一看你是外地人,他就特横:这儿不许走!胡同里他就不让你走。有一个人还是赵紫阳家的亲戚呢,他从富强胡同南边,往北边走,结果呢,他那个胡同里头到处都是便衣,有的便衣坐在汽车里,有的便衣坐在马札上,装作看报纸的样子。他看到陌生人,他就问问你。紫阳那个亲戚就是从河南来的,便衣就说:这个胡同不许走,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结果他绕 了三个多小时,从南边才过来。说了说他们用的各种手段吧。比如他们都通知附近的花店:花店老板,谁来买花,你要登记,如果是给赵紫阳家买,不许卖。后来附近花店都透露了,这是公安局的命令啊。花店老板就说:我们接到居委会,还有公安局的命令,如果是给紫阳这个事买花圈的话就不卖。

主持人:您今天去,是家人邀请您去的还是您自己去的?

马波:自己去的,因为我看网上说,紫阳他们家还是很欢迎人们去的嘛,因为他的骨灰就放在家里嘛!

主持人:您去赵紫阳家,参加这个凭吊、祭奠,您还有什麽见闻和感想?

马波:我就觉得很怀念他。紫阳,好人啊!在共产党里,这麽好的一个老党员,晚年紫阳的心就跟老百姓的心一样了。他就完全是想着人民所想。 他说共产党没治了,这话真说到老百姓心眼里了!就是这样嘛!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在里面停留了多长时间?

马波:待了有二十分钟吧,献了花圈,完了又跟二军聊了一会儿,当时有二军的一个朋友,原来是一个干部,六四以后给撤了,一块儿聊一聊。

主持人:你们谈到些什么?您想到些什么?

马波:那次遗体告别的时候,当局如临大敌呀,刚一进去就让人赶出来。出来以后又不准在那儿停留,很多老同志互相见面问候一下,不让,让你赶紧走,不让你在那儿停,非常的不讲理吧。

主持人:赵紫阳过世后家里灵堂的吊唁和遗体告别仪式您都参加了吗? 马波:我都去了。

主持人:您当时看到了怎样的情况,能不能简单作一个回顾?

马波:我去他家去了两次。他过世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去的,那时候当局宽松一段,过几天突然又严了,不让人去了,头一次人特别多,小院子里都挤满了,可是第二次去呢,人很少了。头一次去的时候那些挽联啊,还有一些大字报啊,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的一些话呀,都有,贴在他们家墙上。过几天当局就管了,所以第二次我去的时候,院子里墙上的挽联、还有那些大字报啊,都没有啦,就是很严的时候,我一去的时候,便衣就不让进去。

主持人:那你们怎麽进去的呢?

马波:紫阳家有一位代表站在胡同门口。如果有人要进去,警察不让进的时候,他家的人就说我们都联系了。我去的时候,警察不让进,正在跟警察争辩的时候,他家的代表就过来,说,对对,我们都联系好了。那警察就没话说了。我们就进去了。

主持人:那您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有哪些事情、场景给您印象特别深的?

马波:人很多啊,当局不敢告诉老百姓,不敢让大家知道,有很多人,黑压压的,有上千人都去呀。尽管去了那麽多警察,成百警察,可是呢,还是有那麽多人去。中国呢,他就一点都不报道。还有呢,就是严厉禁止大家照相。当时我就问便衣:你凭什么不让照相,这又是国家机密吗?他说:上边命令

主持人:您今天去,还有什么见闻?

马波:灵堂还摆着,我看那签到簿上有陶斯亮的签字。签到簿旁边还放着两叠材料。一个是鲍彤写的《清明节悼念赵紫阳》那篇文章,他们给印的,还有一个就是香港的一个报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是悼念紫阳的,在签到簿旁边。谁签完到以后,你可以随便拿。

               (六)

主持人:清明节期间,还有一些想去祭奠赵紫阳的人遭软禁,失去行动自由。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赵紫阳逝世后至今,齐志勇先生几度被软禁在家中。

齐志勇:这不是一直就这麽看着我呢。。。

主持人:是自从赵紫阳过世一直就看着还是最近几天又看着? 

齐:对呀!就没停息,等于就过了个春节嘛!

问:现在情况怎麽样,到什么程度呢?

答:这不又加岗了,刚才我看。。。。。。

问:现在几个人?

答:原来四个,现在是六个。

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家阳台、还有前后门吧,我住一层,都上岗了。二十四小时,这麽连轴转。

问:他们穿着制服吗?

答:警察穿制服。保安、还有联防的就不用穿了。这对我说是严加看管,从三月二十六号一直到现在。因为我的小女儿刚七岁嘛,我得接送她上学。我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摩托车他都不让我开,就必须坐他的警车,然后由一个警察把我女儿带下去,还得留一个警察看着我。那个警察把孩子送到学校。

问:您的孩子上学坐警车有多长时间了?

答:一直就是这样,从两会,然后赖斯来,还有。这次从三月二十六号开始的。

问:孩子怎麽说呢?

答: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两天的功夫。三月十七号呢,晚上十点钟撤的。因为十八号是周五,十九号是周六。我女儿特别高兴,她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解放了,他们不看着你了?哎呦,当时我就掉泪了,我说:女儿,你怎么这麽想呢?她说:爸爸,我也大了,上学了,我们作好人,好学生,怎么能老看着你呀!爸爸,今天是周六,咱们应该去查经啊!

主持人:齐志勇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女儿说的查经是和其他基督徒一起查考圣经。

齐志勇:那个警察七点钟就到了,他说:你哪儿都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呀?他说:赖斯访华呀,我说:赖斯访华,我怎麽了,我也欢迎中美关系搞好。他说:那不,成,她谈人权问题,像你这样人就不能出去。

主持人:您知道六四难属中受这种监控的有多少人吗?

齐志勇:在北京的,比较重点的,当然都被看了。我刚才还和黄金平通电话了。

问:她情况怎麽样?

答:她当然也是这样啦。去哪儿都是被跟踪,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又画地为牢了。

问:要是买东西呢?

答:不行,不让去。你要买什么东西,他这儿派人去。

 

              (七)

主持人:清明节下午一点多钟,前去祭奠赵紫阳先生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就在赵紫阳门口,在离出来迎接他的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我们来听听胡佳先生後来的情况。

胡佳:到了胡同口的话,迅速有一辆伊维科警车就开到我面前停下,这时候,有穿制服的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上推。在胡同里有一位市民走得离我很近,并且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被当成我的所谓同伙吧,也被弄上了警车。他还被那些警员踢了一脚。本身是五十多岁的人啦,我觉得很对不住他吧。我们被带到东华门派出所,找了一个警察的办公室。让我跟那个市民在里边。几个很凶悍的警察就在门口把守着。随后换了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专门作审问或者说作笔录的这样的警察进来。他问你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所有的回答都是同样的,就是说会有人告诉你是什么理由。我们大约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约三点钟的时候,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带着他的手下,还有两辆警车就到了。跟我 说他是来送我回家。我当时跟他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成,因为我既然到了这,你们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是要到赵公的家去拜祭一下。他说这不可能的,而且也说在今后几天的话,你不能离开家了,就又是一种软禁的状态吧。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怎麽想?

答:我觉得就是莫大的遗憾。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软禁起来啦。还有我在河南考察的时候,当地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父老乡亲。他们很多人还念赵公的好,为赵公鸣不平。我是带着这一群人的心愿到这里来的。就仅仅离着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达成这个心愿。昨天晚上和王雁南也通了几个短信。我也跟他说我经常去河南,也可能在什么时候回到赵公家乡滑县呀,去那里我会带回水和当地的土,因为当地的水土曾经生养过赵公。清明节的时候,富强胡同六号里面种植了一株玉兰树。 我带着水土回来的话,会培育在这玉兰树下。这也是对赵公的一种缅怀吧.

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感情?

答:毕竟赵公离开公众视野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但因为我的父母是右派,所以说对那年代的很多事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一直清楚的记得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号的时候赵公跟大家讲的话: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在那之后,他从公众的视野中就消失了。应该说,感谢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普及,另外呢,遇到像老齐呀

主持人插:您是说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

胡佳:这样的一群朋友。我们对赵公以前所做的努力愈加清楚了。所以呢,去年十月十七号他老人家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想到他那里去拜访他老人家,因为这位长者他是有良心的人,有勇气的人。在门外待了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批是武警,第二批是国安的便衣,第三批是他们叫来的巡警来阻挠。我在门口呆着的时候,我看到里边正在往外抬氧气瓶。这就从侧面验证了赵公是借助氧气来呼吸的。我生平就非常钦佩大智大勇者,钦佩这样的仁爱之人。因为毕竟他把生命看得是超越一切的,他不同意开枪,他对我们很多人来讲,也算一位恩公吧。其实,我其它的懂得并不多。如果他能看到我们这样的当年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依然记挂着那段历史,而且呢,要还那个历史以公正的话,我想赵公他也会感觉到欣慰的。不过很可惜,这个心愿没能在赵公生前实现,我们一定会给历史一个交代,完成赵公生前的遗愿,他要看到这个国家有公正,有人权,还要对当年造成这种流血的那些人的惩罚和对他们历史责任的追诉。这些事情,我们这辈人一定会完成,而且不会很久了。

          Mr.Louis 根据播出节目记录,张敏校对



清明,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祭奠赵紫阳先生。

  四月五号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清明节期间,人们怀念逝世的亲人朋友,扫墓祭奠。今年四月五日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赵紫阳的家人在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家中举行了祭奠仪式。

    (一)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到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

主持人:喂,您好!

对方: 您好!

问:请问王雁南在吗?

答:王雁南不在。请问那里找?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是赵紫阳先生家人吗?

答:是的。

问:我想请问今天清明节家庭的祭奠仪式进行的怎麽样?

答:都还比较顺利,孩子们基本上都回来了,还是做了一些仪式。

问:其中有些什么程序呢?

答:我们拜祭一下老人。再有,我们家里种了一棵玉兰树,象征洁白嘛!大家都觉得这个时间里头能种这么一棵树,每年它的花开得比较早,正好是这个纪念日的时间。

问:这棵树是种在什么地方呢?

答:就种在院子里头。

问:今天,都有那些人来参加了这个家庭的祭奠仪式呢?

答:来了一些人,有家庭的亲朋好友,也有不相识的老百姓啊。

问:一共有多少人来?

答:大概有几十人。

问:凡是来到这边想参加祭奠仪式的人都能够进来吗?

答:不一定。有些和我们有电话联系的,我们家人基本能到门口把他们接进来。有些没有联系到的话呢,恐怕难度就比较大一些。

问:据您所知,想来参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进门的人多不多?

答:有。外面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是有人想来是没有来成。

问:请问赵紫阳先生的骨灰现在还在家中吗?

答:对。

问:下一步准备把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家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答: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目前还在家中。

问:自从赵紫阳先生过世以后到现在,也就是到清明节之前,还有哪些方面,哪些人士,对赵紫阳先生用哪些方式表示祭奠,或者和家属联络,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方面的情况您能讲一讲吗?

答:这都还是有一些的,有通过电话呀,也有本人来,这都有,各种形式都有。

问:有关赵紫阳先生骨灰的安放,家人和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进一步的提出要求,或者有些什么交涉呢?

答:这方面没有。因为这是,我们认为这个是我们没有考虑好的事件,我们到时候看下一步,因为还没有做下一步的考虑,就暂时安放在家里头。

问:您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的今天来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家人们,在赵紫阳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你们是什麽样的心情,您能讲一讲吗?

答:心情当然是很伤感的,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清明嘛。所以呢,家人都从各地都基本上赶回来了。总是能够在这么一个时间里头,能够为刚去世的老人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是这样的。

问: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讲的话?

答:这个,不太方便现在跟你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方便。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对方:好的,谢谢。

             (二)

主持人:一位与赵紫阳家有世交的老共产党员的女儿,清明前往祭奠赵紫阳先生,她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谈当天在赵紫阳家中所看到的。

女士:家里还有灵堂,就是他原来的书房里头。老人家的遗像还挂着。有一些朋友、亲戚,来给他上香,送了些鲜花、松树、松柏等等。

主持人:您是在赵紫阳逝世后第一时间,就是在赵紫阳先生的女儿最早发出的群发手机短讯,告诉最熟悉的朋友说,赵紫阳先生过世,那么,您就知道了。 女士: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您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心情。

答:清明是祭奠亲人的这么一个传统节日,我呢,就觉得,就把他看成赵叔叔,所以我去祭奠他。在胡同口就被人拦住了。因为我带着花,就有一个人拦住我,问我上哪儿去。我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走在这个胡同里有什么不可以吗?後来他说:你是要上哪儿去,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我说:不需要你联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也没必要问我。他说:我也觉得没必要,是上面这麽部布置的。我说:既然你也觉得没必要,我也觉得没必要,咱们各走各的就完了。就这样,进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看得这么紧张。我们现在的国家要讲法制,就是什么事情允许做,什么事情不允许做,不能随便谁我说了不准就不准,这没有道理。另外一个呢,就是原来他老人家住在里面,你可以说对这个老人有所限制,什么安全保卫之类的。现在里面住的就是他的家属。他家属是什么呢,就是老百姓嘛!你搞得这么紧张,这么戒备森严,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拦路问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谁啊!我就觉得这种状况不好。

               (三) 

主持人:清明节这一天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和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前去富强胡同六号,想到赵紫阳家中参加祭奠。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现在请听北京的胡佳先生谈当时的经过。

胡佳:我是清早的时候回到北京的。我回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呢,也就是在清明节这一天能去祭奠赵公,因为在以前我因为警察的软禁,所以错过了跟赵公告别,就是一月二十九号那一次。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前往赵公家,在那个胡同口看到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有的坐在那里,有的站在那里,稍远一点停着警车。当我快走到赵公家门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黑影跟过来。他突然拽住我,问:你叫什么?很不客气的。我跟他讲:我叫胡佳。他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我是来祭奠 赵公的。他说:你给我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把我往那边拖,身边有五、六个便衣了。他们这一次找来在门口执勤的便衣都是五大三粗的。比如说拽我那个警察,他很粗壮。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暗中拨叫王雁南的手机号码。王雁南很快就接了那个电话。我说:我是胡佳,已经到了你的门口了。她说:好。我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跟警察也这么说了。我说:我是王雁南的朋友,她马上就出来。这些警察跟我讲说:即使她出来,你也跟我们先走!就这样狠命的往外推,往那个胡同口方向拖拽我。我在这种过程中,很快眼镜呀什麽的,也都被他们弄掉了。这时候我看到,也就是在不到半分钟左右的话, 王雁南已经从门口里出来了。她也看到我,并且喊了一句:胡佳吗?在那条胡同里面所有人都能听得见。我喊了一声说: 是 ,但是再说话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警察已经上来堵住我的嘴,很快就把我拖到胡同口,而且都是警察在吆三喝四的,所以我没办法看到和听到后边王雁南那边有什么样的过程。我只是很遗憾在她的家人都很伤感的这一天,还让他们看到这样的行动,就是对他家人的一种刺激。

              (四)

主持人:接下来我采访了两位在清明节得以进入赵家,祭奠赵紫阳的北京市民。

会计师沙裕光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社会。清明节当晚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先朗读了一段他刚刚写完的日记:下午,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赵紫阳灵堂,在紫阳侄子的召见中与紫阳家乡亲人陪同下写成祭文,三言两语祭紫阳:西谚云人在亲戚心中是不死的。而中国古往今来少有的终于企及东方所追求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境界,更兼西方所崇尚:智慧,公益,勇敢,节制的人品者,赵紫阳同志,即使在全人类心中也是不死的。因此完全可以有信,有望,有爱的说: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

然后向紫阳遗像三鞠躬,开始朗读祭文,并与赵二军,王雁南在灵堂内紫阳像前合影,又荣获赵二军,王雁南签赠有紫阳签名的彩照,暨印有紫阳夫人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谢谢大家的珍贵纪念卡。同时与老鬼,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马波重逢,在紫阳家并与纪登奎之子交谈。

有幸在紫阳故居的灵堂内外,自十四点三十左右,直至十六点三十眷恋逗留,长达两小时之久,深为紫阳家风之高洁和谐而感怀。

沙:今天日记就记的是这个。

主持人:您今天进去的时候顺利不顺利?

沙裕光:今天真的挺顺利的。到那儿,我发现那个大门紧闭。因为我带着小灵通呢,打通了紫阳家里电话,我说找赵大军、王雁南。他说没有在,我说我是准备来赵紫阳灵堂祭拜的,然后他就说找一下人,找的就是赵二军。他一听说我认识赵大军,就说可以按门铃,就有人接待。然后就进去了。赵二军先生就领我到赵紫阳灵堂,人不是很多。一般人如果是不知道的话(今年在二月十四日,我夫人他们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那天我把我写的关于沙裕光悼念赵紫阳备忘录拿出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有一个人 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了)。今天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一些,我不太认识,都拿着花。

主持人:您当时有些什么感受?

沙:赵紫阳在那种环境下,他能够生活十五年之久,我觉得也算长寿了。 这和他们家人的支持理解也都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看那灵堂,家里头也都恢复了紫阳生前时候那样。他们家今天新栽植了一棵白玉兰树,挺有意义的。在新栽植的白玉兰前面合影,那树一米多高嘛,枝头已经开着白玉兰花了。我看了看紫阳的书房,抄了一下他子女写的挽联。一个是右首墙的,是用白绫子,白绸子写的,很大的,很好的。用毛笔写的,像通体挂的那麽大条幅: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这是上联。下联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这是在右首墙。左首墙是: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主持人:和一月份赵紫阳先生刚逝世的时候挂的那幅对联相比好像稍稍有一些改动。

沙:稍微有一些变动。那个是今生的荣幸;这个是毕生的荣耀。 然后到灵堂前的院中坐了一阵子。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对赵紫阳有一种 良知上的价值判断。今天我特别荣幸的得到紫阳签名的纪念卡。我特别关心的就是将来这个富强胡同六号能不能够保住的问题,会不会拆迁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保留,而且那个地方,今天才知道胡耀邦同志作组织部长的时候也在这儿住过,也是这个地方。而且说国外有一种呼吁,就是准备把富强胡同改成紫阳胡同,而且那个四合院应该说是带有古城风貌的一个四合院。

               (五)

我采访的下一位参加者是小说《血色黄昏》的作者,作家老鬼,马波先生。他的母亲是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间是清明节当天晚上。

马波:我们今天下午差不多一点多钟去的吧,几个朋友一块去的。快到他们门口的时候,有一帮便衣警察,问我们,你们跟里面联系了没有。我们说联系了。他们说,打了电话没有。我们说,我们打了。他反正特别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们不理他。那些便衣都是年轻的小孩。我们不搭理他,就进去了。他也不敢太硬,死不让进去。正好碰见赵紫阳的三儿媳妇,她带我们进去了。

在灵堂给紫阳鞠躬,我们给他献了一个哈达。因为我们都是去内蒙插队的,有很多哈达。我写的是:紫阳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立了大功,署上我的名字。照了几张相,又跟二军在他的厨房、餐厅里一块说了说话。讲了讲外边这些便衣千方百计地不让人进去。有些外地人来,他一看你是外地人,他就特横:这儿不许走!胡同里他就不让你走。有一个人还是赵紫阳家的亲戚呢,他从富强胡同南边,往北边走,结果呢,他那个胡同里头到处都是便衣,有的便衣坐在汽车里,有的便衣坐在马札上,装作看报纸的样子。他看到陌生人,他就问问你。紫阳那个亲戚就是从河南来的,便衣就说:这个胡同不许走,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结果他绕 了三个多小时,从南边才过来。说了说他们用的各种手段吧。比如他们都通知附近的花店:花店老板,谁来买花,你要登记,如果是给赵紫阳家买,不许卖。后来附近花店都透露了,这是公安局的命令啊。花店老板就说:我们接到居委会,还有公安局的命令,如果是给紫阳这个事买花圈的话就不卖。

主持人:您今天去,是家人邀请您去的还是您自己去的?

马波:自己去的,因为我看网上说,紫阳他们家还是很欢迎人们去的嘛,因为他的骨灰就放在家里嘛!

主持人:您去赵紫阳家,参加这个凭吊、祭奠,您还有什麽见闻和感想?

马波:我就觉得很怀念他。紫阳,好人啊!在共产党里,这麽好的一个老党员,晚年紫阳的心就跟老百姓的心一样了。他就完全是想着人民所想。 他说共产党没治了,这话真说到老百姓心眼里了!就是这样嘛!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在里面停留了多长时间?

马波:待了有二十分钟吧,献了花圈,完了又跟二军聊了一会儿,当时有二军的一个朋友,原来是一个干部,六四以后给撤了,一块儿聊一聊。

主持人:你们谈到些什么?您想到些什么?

马波:那次遗体告别的时候,当局如临大敌呀,刚一进去就让人赶出来。出来以后又不准在那儿停留,很多老同志互相见面问候一下,不让,让你赶紧走,不让你在那儿停,非常的不讲理吧。

主持人:赵紫阳过世后家里灵堂的吊唁和遗体告别仪式您都参加了吗? 马波:我都去了。

主持人:您当时看到了怎样的情况,能不能简单作一个回顾?

马波:我去他家去了两次。他过世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去的,那时候当局宽松一段,过几天突然又严了,不让人去了,头一次人特别多,小院子里都挤满了,可是第二次去呢,人很少了。头一次去的时候那些挽联啊,还有一些大字报啊,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的一些话呀,都有,贴在他们家墙上。过几天当局就管了,所以第二次我去的时候,院子里墙上的挽联、还有那些大字报啊,都没有啦,就是很严的时候,我一去的时候,便衣就不让进去。

主持人:那你们怎麽进去的呢?

马波:紫阳家有一位代表站在胡同门口。如果有人要进去,警察不让进的时候,他家的人就说我们都联系了。我去的时候,警察不让进,正在跟警察争辩的时候,他家的代表就过来,说,对对,我们都联系好了。那警察就没话说了。我们就进去了。

主持人:那您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有哪些事情、场景给您印象特别深的?

马波:人很多啊,当局不敢告诉老百姓,不敢让大家知道,有很多人,黑压压的,有上千人都去呀。尽管去了那麽多警察,成百警察,可是呢,还是有那麽多人去。中国呢,他就一点都不报道。还有呢,就是严厉禁止大家照相。当时我就问便衣:你凭什么不让照相,这又是国家机密吗?他说:上边命令

主持人:您今天去,还有什么见闻?

马波:灵堂还摆着,我看那签到簿上有陶斯亮的签字。签到簿旁边还放着两叠材料。一个是鲍彤写的《清明节悼念赵紫阳》那篇文章,他们给印的,还有一个就是香港的一个报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是悼念紫阳的,在签到簿旁边。谁签完到以后,你可以随便拿。

               (六)

主持人:清明节期间,还有一些想去祭奠赵紫阳的人遭软禁,失去行动自由。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赵紫阳逝世后至今,齐志勇先生几度被软禁在家中。

齐志勇:这不是一直就这麽看着我呢。。。

主持人:是自从赵紫阳过世一直就看着还是最近几天又看着? 

齐:对呀!就没停息,等于就过了个春节嘛!

问:现在情况怎麽样,到什么程度呢?

答:这不又加岗了,刚才我看。。。。。。

问:现在几个人?

答:原来四个,现在是六个。

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家阳台、还有前后门吧,我住一层,都上岗了。二十四小时,这麽连轴转。

问:他们穿着制服吗?

答:警察穿制服。保安、还有联防的就不用穿了。这对我说是严加看管,从三月二十六号一直到现在。因为我的小女儿刚七岁嘛,我得接送她上学。我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摩托车他都不让我开,就必须坐他的警车,然后由一个警察把我女儿带下去,还得留一个警察看着我。那个警察把孩子送到学校。

问:您的孩子上学坐警车有多长时间了?

答:一直就是这样,从两会,然后赖斯来,还有。这次从三月二十六号开始的。

问:孩子怎麽说呢?

答: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两天的功夫。三月十七号呢,晚上十点钟撤的。因为十八号是周五,十九号是周六。我女儿特别高兴,她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解放了,他们不看着你了?哎呦,当时我就掉泪了,我说:女儿,你怎么这麽想呢?她说:爸爸,我也大了,上学了,我们作好人,好学生,怎么能老看着你呀!爸爸,今天是周六,咱们应该去查经啊!

主持人:齐志勇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女儿说的查经是和其他基督徒一起查考圣经。

齐志勇:那个警察七点钟就到了,他说:你哪儿都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呀?他说:赖斯访华呀,我说:赖斯访华,我怎麽了,我也欢迎中美关系搞好。他说:那不,成,她谈人权问题,像你这样人就不能出去。

主持人:您知道六四难属中受这种监控的有多少人吗?

齐志勇:在北京的,比较重点的,当然都被看了。我刚才还和黄金平通电话了。

问:她情况怎麽样?

答:她当然也是这样啦。去哪儿都是被跟踪,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又画地为牢了。

问:要是买东西呢?

答:不行,不让去。你要买什么东西,他这儿派人去。

 

              (七)

主持人:清明节下午一点多钟,前去祭奠赵紫阳先生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就在赵紫阳门口,在离出来迎接他的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我们来听听胡佳先生後来的情况。

胡佳:到了胡同口的话,迅速有一辆伊维科警车就开到我面前停下,这时候,有穿制服的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上推。在胡同里有一位市民走得离我很近,并且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被当成我的所谓同伙吧,也被弄上了警车。他还被那些警员踢了一脚。本身是五十多岁的人啦,我觉得很对不住他吧。我们被带到东华门派出所,找了一个警察的办公室。让我跟那个市民在里边。几个很凶悍的警察就在门口把守着。随后换了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专门作审问或者说作笔录的这样的警察进来。他问你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所有的回答都是同样的,就是说会有人告诉你是什么理由。我们大约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约三点钟的时候,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带着他的手下,还有两辆警车就到了。跟我 说他是来送我回家。我当时跟他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成,因为我既然到了这,你们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是要到赵公的家去拜祭一下。他说这不可能的,而且也说在今后几天的话,你不能离开家了,就又是一种软禁的状态吧。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怎麽想?

答:我觉得就是莫大的遗憾。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软禁起来啦。还有我在河南考察的时候,当地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父老乡亲。他们很多人还念赵公的好,为赵公鸣不平。我是带着这一群人的心愿到这里来的。就仅仅离着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达成这个心愿。昨天晚上和王雁南也通了几个短信。我也跟他说我经常去河南,也可能在什么时候回到赵公家乡滑县呀,去那里我会带回水和当地的土,因为当地的水土曾经生养过赵公。清明节的时候,富强胡同六号里面种植了一株玉兰树。 我带着水土回来的话,会培育在这玉兰树下。这也是对赵公的一种缅怀吧.

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感情?

答:毕竟赵公离开公众视野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但因为我的父母是右派,所以说对那年代的很多事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一直清楚的记得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号的时候赵公跟大家讲的话: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在那之后,他从公众的视野中就消失了。应该说,感谢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普及,另外呢,遇到像老齐呀

主持人插:您是说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

胡佳:这样的一群朋友。我们对赵公以前所做的努力愈加清楚了。所以呢,去年十月十七号他老人家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想到他那里去拜访他老人家,因为这位长者他是有良心的人,有勇气的人。在门外待了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批是武警,第二批是国安的便衣,第三批是他们叫来的巡警来阻挠。我在门口呆着的时候,我看到里边正在往外抬氧气瓶。这就从侧面验证了赵公是借助氧气来呼吸的。我生平就非常钦佩大智大勇者,钦佩这样的仁爱之人。因为毕竟他把生命看得是超越一切的,他不同意开枪,他对我们很多人来讲,也算一位恩公吧。其实,我其它的懂得并不多。如果他能看到我们这样的当年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依然记挂着那段历史,而且呢,要还那个历史以公正的话,我想赵公他也会感觉到欣慰的。不过很可惜,这个心愿没能在赵公生前实现,我们一定会给历史一个交代,完成赵公生前的遗愿,他要看到这个国家有公正,有人权,还要对当年造成这种流血的那些人的惩罚和对他们历史责任的追诉。这些事情,我们这辈人一定会完成,而且不会很久了。

          Mr.Louis 根据播出节目记录,张敏校对



清明,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祭奠赵紫阳先生。

  四月五号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清明节期间,人们怀念逝世的亲人朋友,扫墓祭奠。今年四月五日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赵紫阳的家人在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家中举行了祭奠仪式。

    (一)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到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

主持人:喂,您好!

对方: 您好!

问:请问王雁南在吗?

答:王雁南不在。请问那里找?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是赵紫阳先生家人吗?

答:是的。

问:我想请问今天清明节家庭的祭奠仪式进行的怎麽样?

答:都还比较顺利,孩子们基本上都回来了,还是做了一些仪式。

问:其中有些什么程序呢?

答:我们拜祭一下老人。再有,我们家里种了一棵玉兰树,象征洁白嘛!大家都觉得这个时间里头能种这么一棵树,每年它的花开得比较早,正好是这个纪念日的时间。

问:这棵树是种在什么地方呢?

答:就种在院子里头。

问:今天,都有那些人来参加了这个家庭的祭奠仪式呢?

答:来了一些人,有家庭的亲朋好友,也有不相识的老百姓啊。

问:一共有多少人来?

答:大概有几十人。

问:凡是来到这边想参加祭奠仪式的人都能够进来吗?

答:不一定。有些和我们有电话联系的,我们家人基本能到门口把他们接进来。有些没有联系到的话呢,恐怕难度就比较大一些。

问:据您所知,想来参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进门的人多不多?

答:有。外面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是有人想来是没有来成。

问:请问赵紫阳先生的骨灰现在还在家中吗?

答:对。

问:下一步准备把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家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答: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目前还在家中。

问:自从赵紫阳先生过世以后到现在,也就是到清明节之前,还有哪些方面,哪些人士,对赵紫阳先生用哪些方式表示祭奠,或者和家属联络,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方面的情况您能讲一讲吗?

答:这都还是有一些的,有通过电话呀,也有本人来,这都有,各种形式都有。

问:有关赵紫阳先生骨灰的安放,家人和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进一步的提出要求,或者有些什么交涉呢?

答:这方面没有。因为这是,我们认为这个是我们没有考虑好的事件,我们到时候看下一步,因为还没有做下一步的考虑,就暂时安放在家里头。

问:您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的今天来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家人们,在赵紫阳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你们是什麽样的心情,您能讲一讲吗?

答:心情当然是很伤感的,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清明嘛。所以呢,家人都从各地都基本上赶回来了。总是能够在这么一个时间里头,能够为刚去世的老人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是这样的。

问: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讲的话?

答:这个,不太方便现在跟你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方便。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对方:好的,谢谢。

             (二)

主持人:一位与赵紫阳家有世交的老共产党员的女儿,清明前往祭奠赵紫阳先生,她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谈当天在赵紫阳家中所看到的。

女士:家里还有灵堂,就是他原来的书房里头。老人家的遗像还挂着。有一些朋友、亲戚,来给他上香,送了些鲜花、松树、松柏等等。

主持人:您是在赵紫阳逝世后第一时间,就是在赵紫阳先生的女儿最早发出的群发手机短讯,告诉最熟悉的朋友说,赵紫阳先生过世,那么,您就知道了。 女士: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您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心情。

答:清明是祭奠亲人的这么一个传统节日,我呢,就觉得,就把他看成赵叔叔,所以我去祭奠他。在胡同口就被人拦住了。因为我带着花,就有一个人拦住我,问我上哪儿去。我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走在这个胡同里有什么不可以吗?後来他说:你是要上哪儿去,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我说:不需要你联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也没必要问我。他说:我也觉得没必要,是上面这麽部布置的。我说:既然你也觉得没必要,我也觉得没必要,咱们各走各的就完了。就这样,进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看得这么紧张。我们现在的国家要讲法制,就是什么事情允许做,什么事情不允许做,不能随便谁我说了不准就不准,这没有道理。另外一个呢,就是原来他老人家住在里面,你可以说对这个老人有所限制,什么安全保卫之类的。现在里面住的就是他的家属。他家属是什么呢,就是老百姓嘛!你搞得这么紧张,这么戒备森严,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拦路问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谁啊!我就觉得这种状况不好。

               (三) 

主持人:清明节这一天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和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前去富强胡同六号,想到赵紫阳家中参加祭奠。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现在请听北京的胡佳先生谈当时的经过。

胡佳:我是清早的时候回到北京的。我回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呢,也就是在清明节这一天能去祭奠赵公,因为在以前我因为警察的软禁,所以错过了跟赵公告别,就是一月二十九号那一次。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前往赵公家,在那个胡同口看到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有的坐在那里,有的站在那里,稍远一点停着警车。当我快走到赵公家门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黑影跟过来。他突然拽住我,问:你叫什么?很不客气的。我跟他讲:我叫胡佳。他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我是来祭奠 赵公的。他说:你给我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把我往那边拖,身边有五、六个便衣了。他们这一次找来在门口执勤的便衣都是五大三粗的。比如说拽我那个警察,他很粗壮。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暗中拨叫王雁南的手机号码。王雁南很快就接了那个电话。我说:我是胡佳,已经到了你的门口了。她说:好。我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跟警察也这么说了。我说:我是王雁南的朋友,她马上就出来。这些警察跟我讲说:即使她出来,你也跟我们先走!就这样狠命的往外推,往那个胡同口方向拖拽我。我在这种过程中,很快眼镜呀什麽的,也都被他们弄掉了。这时候我看到,也就是在不到半分钟左右的话, 王雁南已经从门口里出来了。她也看到我,并且喊了一句:胡佳吗?在那条胡同里面所有人都能听得见。我喊了一声说: 是 ,但是再说话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警察已经上来堵住我的嘴,很快就把我拖到胡同口,而且都是警察在吆三喝四的,所以我没办法看到和听到后边王雁南那边有什么样的过程。我只是很遗憾在她的家人都很伤感的这一天,还让他们看到这样的行动,就是对他家人的一种刺激。

              (四)

主持人:接下来我采访了两位在清明节得以进入赵家,祭奠赵紫阳的北京市民。

会计师沙裕光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社会。清明节当晚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先朗读了一段他刚刚写完的日记:下午,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赵紫阳灵堂,在紫阳侄子的召见中与紫阳家乡亲人陪同下写成祭文,三言两语祭紫阳:西谚云人在亲戚心中是不死的。而中国古往今来少有的终于企及东方所追求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境界,更兼西方所崇尚:智慧,公益,勇敢,节制的人品者,赵紫阳同志,即使在全人类心中也是不死的。因此完全可以有信,有望,有爱的说: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

然后向紫阳遗像三鞠躬,开始朗读祭文,并与赵二军,王雁南在灵堂内紫阳像前合影,又荣获赵二军,王雁南签赠有紫阳签名的彩照,暨印有紫阳夫人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谢谢大家的珍贵纪念卡。同时与老鬼,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马波重逢,在紫阳家并与纪登奎之子交谈。

有幸在紫阳故居的灵堂内外,自十四点三十左右,直至十六点三十眷恋逗留,长达两小时之久,深为紫阳家风之高洁和谐而感怀。

沙:今天日记就记的是这个。

主持人:您今天进去的时候顺利不顺利?

沙裕光:今天真的挺顺利的。到那儿,我发现那个大门紧闭。因为我带着小灵通呢,打通了紫阳家里电话,我说找赵大军、王雁南。他说没有在,我说我是准备来赵紫阳灵堂祭拜的,然后他就说找一下人,找的就是赵二军。他一听说我认识赵大军,就说可以按门铃,就有人接待。然后就进去了。赵二军先生就领我到赵紫阳灵堂,人不是很多。一般人如果是不知道的话(今年在二月十四日,我夫人他们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那天我把我写的关于沙裕光悼念赵紫阳备忘录拿出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有一个人 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了)。今天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一些,我不太认识,都拿着花。

主持人:您当时有些什么感受?

沙:赵紫阳在那种环境下,他能够生活十五年之久,我觉得也算长寿了。 这和他们家人的支持理解也都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看那灵堂,家里头也都恢复了紫阳生前时候那样。他们家今天新栽植了一棵白玉兰树,挺有意义的。在新栽植的白玉兰前面合影,那树一米多高嘛,枝头已经开着白玉兰花了。我看了看紫阳的书房,抄了一下他子女写的挽联。一个是右首墙的,是用白绫子,白绸子写的,很大的,很好的。用毛笔写的,像通体挂的那麽大条幅: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这是上联。下联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这是在右首墙。左首墙是: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主持人:和一月份赵紫阳先生刚逝世的时候挂的那幅对联相比好像稍稍有一些改动。

沙:稍微有一些变动。那个是今生的荣幸;这个是毕生的荣耀。 然后到灵堂前的院中坐了一阵子。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对赵紫阳有一种 良知上的价值判断。今天我特别荣幸的得到紫阳签名的纪念卡。我特别关心的就是将来这个富强胡同六号能不能够保住的问题,会不会拆迁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保留,而且那个地方,今天才知道胡耀邦同志作组织部长的时候也在这儿住过,也是这个地方。而且说国外有一种呼吁,就是准备把富强胡同改成紫阳胡同,而且那个四合院应该说是带有古城风貌的一个四合院。

               (五)

我采访的下一位参加者是小说《血色黄昏》的作者,作家老鬼,马波先生。他的母亲是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间是清明节当天晚上。

马波:我们今天下午差不多一点多钟去的吧,几个朋友一块去的。快到他们门口的时候,有一帮便衣警察,问我们,你们跟里面联系了没有。我们说联系了。他们说,打了电话没有。我们说,我们打了。他反正特别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们不理他。那些便衣都是年轻的小孩。我们不搭理他,就进去了。他也不敢太硬,死不让进去。正好碰见赵紫阳的三儿媳妇,她带我们进去了。

在灵堂给紫阳鞠躬,我们给他献了一个哈达。因为我们都是去内蒙插队的,有很多哈达。我写的是:紫阳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立了大功,署上我的名字。照了几张相,又跟二军在他的厨房、餐厅里一块说了说话。讲了讲外边这些便衣千方百计地不让人进去。有些外地人来,他一看你是外地人,他就特横:这儿不许走!胡同里他就不让你走。有一个人还是赵紫阳家的亲戚呢,他从富强胡同南边,往北边走,结果呢,他那个胡同里头到处都是便衣,有的便衣坐在汽车里,有的便衣坐在马札上,装作看报纸的样子。他看到陌生人,他就问问你。紫阳那个亲戚就是从河南来的,便衣就说:这个胡同不许走,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结果他绕 了三个多小时,从南边才过来。说了说他们用的各种手段吧。比如他们都通知附近的花店:花店老板,谁来买花,你要登记,如果是给赵紫阳家买,不许卖。后来附近花店都透露了,这是公安局的命令啊。花店老板就说:我们接到居委会,还有公安局的命令,如果是给紫阳这个事买花圈的话就不卖。

主持人:您今天去,是家人邀请您去的还是您自己去的?

马波:自己去的,因为我看网上说,紫阳他们家还是很欢迎人们去的嘛,因为他的骨灰就放在家里嘛!

主持人:您去赵紫阳家,参加这个凭吊、祭奠,您还有什麽见闻和感想?

马波:我就觉得很怀念他。紫阳,好人啊!在共产党里,这麽好的一个老党员,晚年紫阳的心就跟老百姓的心一样了。他就完全是想着人民所想。 他说共产党没治了,这话真说到老百姓心眼里了!就是这样嘛!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在里面停留了多长时间?

马波:待了有二十分钟吧,献了花圈,完了又跟二军聊了一会儿,当时有二军的一个朋友,原来是一个干部,六四以后给撤了,一块儿聊一聊。

主持人:你们谈到些什么?您想到些什么?

马波:那次遗体告别的时候,当局如临大敌呀,刚一进去就让人赶出来。出来以后又不准在那儿停留,很多老同志互相见面问候一下,不让,让你赶紧走,不让你在那儿停,非常的不讲理吧。

主持人:赵紫阳过世后家里灵堂的吊唁和遗体告别仪式您都参加了吗? 马波:我都去了。

主持人:您当时看到了怎样的情况,能不能简单作一个回顾?

马波:我去他家去了两次。他过世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去的,那时候当局宽松一段,过几天突然又严了,不让人去了,头一次人特别多,小院子里都挤满了,可是第二次去呢,人很少了。头一次去的时候那些挽联啊,还有一些大字报啊,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的一些话呀,都有,贴在他们家墙上。过几天当局就管了,所以第二次我去的时候,院子里墙上的挽联、还有那些大字报啊,都没有啦,就是很严的时候,我一去的时候,便衣就不让进去。

主持人:那你们怎麽进去的呢?

马波:紫阳家有一位代表站在胡同门口。如果有人要进去,警察不让进的时候,他家的人就说我们都联系了。我去的时候,警察不让进,正在跟警察争辩的时候,他家的代表就过来,说,对对,我们都联系好了。那警察就没话说了。我们就进去了。

主持人:那您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有哪些事情、场景给您印象特别深的?

马波:人很多啊,当局不敢告诉老百姓,不敢让大家知道,有很多人,黑压压的,有上千人都去呀。尽管去了那麽多警察,成百警察,可是呢,还是有那麽多人去。中国呢,他就一点都不报道。还有呢,就是严厉禁止大家照相。当时我就问便衣:你凭什么不让照相,这又是国家机密吗?他说:上边命令

主持人:您今天去,还有什么见闻?

马波:灵堂还摆着,我看那签到簿上有陶斯亮的签字。签到簿旁边还放着两叠材料。一个是鲍彤写的《清明节悼念赵紫阳》那篇文章,他们给印的,还有一个就是香港的一个报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是悼念紫阳的,在签到簿旁边。谁签完到以后,你可以随便拿。

               (六)

主持人:清明节期间,还有一些想去祭奠赵紫阳的人遭软禁,失去行动自由。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赵紫阳逝世后至今,齐志勇先生几度被软禁在家中。

齐志勇:这不是一直就这麽看着我呢。。。

主持人:是自从赵紫阳过世一直就看着还是最近几天又看着? 

齐:对呀!就没停息,等于就过了个春节嘛!

问:现在情况怎麽样,到什么程度呢?

答:这不又加岗了,刚才我看。。。。。。

问:现在几个人?

答:原来四个,现在是六个。

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家阳台、还有前后门吧,我住一层,都上岗了。二十四小时,这麽连轴转。

问:他们穿着制服吗?

答:警察穿制服。保安、还有联防的就不用穿了。这对我说是严加看管,从三月二十六号一直到现在。因为我的小女儿刚七岁嘛,我得接送她上学。我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摩托车他都不让我开,就必须坐他的警车,然后由一个警察把我女儿带下去,还得留一个警察看着我。那个警察把孩子送到学校。

问:您的孩子上学坐警车有多长时间了?

答:一直就是这样,从两会,然后赖斯来,还有。这次从三月二十六号开始的。

问:孩子怎麽说呢?

答: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两天的功夫。三月十七号呢,晚上十点钟撤的。因为十八号是周五,十九号是周六。我女儿特别高兴,她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解放了,他们不看着你了?哎呦,当时我就掉泪了,我说:女儿,你怎么这麽想呢?她说:爸爸,我也大了,上学了,我们作好人,好学生,怎么能老看着你呀!爸爸,今天是周六,咱们应该去查经啊!

主持人:齐志勇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女儿说的查经是和其他基督徒一起查考圣经。

齐志勇:那个警察七点钟就到了,他说:你哪儿都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呀?他说:赖斯访华呀,我说:赖斯访华,我怎麽了,我也欢迎中美关系搞好。他说:那不,成,她谈人权问题,像你这样人就不能出去。

主持人:您知道六四难属中受这种监控的有多少人吗?

齐志勇:在北京的,比较重点的,当然都被看了。我刚才还和黄金平通电话了。

问:她情况怎麽样?

答:她当然也是这样啦。去哪儿都是被跟踪,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又画地为牢了。

问:要是买东西呢?

答:不行,不让去。你要买什么东西,他这儿派人去。

 

              (七)

主持人:清明节下午一点多钟,前去祭奠赵紫阳先生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就在赵紫阳门口,在离出来迎接他的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我们来听听胡佳先生後来的情况。

胡佳:到了胡同口的话,迅速有一辆伊维科警车就开到我面前停下,这时候,有穿制服的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上推。在胡同里有一位市民走得离我很近,并且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被当成我的所谓同伙吧,也被弄上了警车。他还被那些警员踢了一脚。本身是五十多岁的人啦,我觉得很对不住他吧。我们被带到东华门派出所,找了一个警察的办公室。让我跟那个市民在里边。几个很凶悍的警察就在门口把守着。随后换了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专门作审问或者说作笔录的这样的警察进来。他问你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所有的回答都是同样的,就是说会有人告诉你是什么理由。我们大约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约三点钟的时候,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带着他的手下,还有两辆警车就到了。跟我 说他是来送我回家。我当时跟他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成,因为我既然到了这,你们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是要到赵公的家去拜祭一下。他说这不可能的,而且也说在今后几天的话,你不能离开家了,就又是一种软禁的状态吧。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怎麽想?

答:我觉得就是莫大的遗憾。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软禁起来啦。还有我在河南考察的时候,当地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父老乡亲。他们很多人还念赵公的好,为赵公鸣不平。我是带着这一群人的心愿到这里来的。就仅仅离着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达成这个心愿。昨天晚上和王雁南也通了几个短信。我也跟他说我经常去河南,也可能在什么时候回到赵公家乡滑县呀,去那里我会带回水和当地的土,因为当地的水土曾经生养过赵公。清明节的时候,富强胡同六号里面种植了一株玉兰树。 我带着水土回来的话,会培育在这玉兰树下。这也是对赵公的一种缅怀吧.

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感情?

答:毕竟赵公离开公众视野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但因为我的父母是右派,所以说对那年代的很多事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一直清楚的记得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号的时候赵公跟大家讲的话: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在那之后,他从公众的视野中就消失了。应该说,感谢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普及,另外呢,遇到像老齐呀

主持人插:您是说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

胡佳:这样的一群朋友。我们对赵公以前所做的努力愈加清楚了。所以呢,去年十月十七号他老人家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想到他那里去拜访他老人家,因为这位长者他是有良心的人,有勇气的人。在门外待了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批是武警,第二批是国安的便衣,第三批是他们叫来的巡警来阻挠。我在门口呆着的时候,我看到里边正在往外抬氧气瓶。这就从侧面验证了赵公是借助氧气来呼吸的。我生平就非常钦佩大智大勇者,钦佩这样的仁爱之人。因为毕竟他把生命看得是超越一切的,他不同意开枪,他对我们很多人来讲,也算一位恩公吧。其实,我其它的懂得并不多。如果他能看到我们这样的当年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依然记挂着那段历史,而且呢,要还那个历史以公正的话,我想赵公他也会感觉到欣慰的。不过很可惜,这个心愿没能在赵公生前实现,我们一定会给历史一个交代,完成赵公生前的遗愿,他要看到这个国家有公正,有人权,还要对当年造成这种流血的那些人的惩罚和对他们历史责任的追诉。这些事情,我们这辈人一定会完成,而且不会很久了。

          Mr.Louis 根据播出节目记录,张敏校对



清明,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祭奠赵紫阳先生。

  四月五号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清明节期间,人们怀念逝世的亲人朋友,扫墓祭奠。今年四月五日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赵紫阳的家人在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家中举行了祭奠仪式。

    (一)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到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

主持人:喂,您好!

对方: 您好!

问:请问王雁南在吗?

答:王雁南不在。请问那里找?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是赵紫阳先生家人吗?

答:是的。

问:我想请问今天清明节家庭的祭奠仪式进行的怎麽样?

答:都还比较顺利,孩子们基本上都回来了,还是做了一些仪式。

问:其中有些什么程序呢?

答:我们拜祭一下老人。再有,我们家里种了一棵玉兰树,象征洁白嘛!大家都觉得这个时间里头能种这么一棵树,每年它的花开得比较早,正好是这个纪念日的时间。

问:这棵树是种在什么地方呢?

答:就种在院子里头。

问:今天,都有那些人来参加了这个家庭的祭奠仪式呢?

答:来了一些人,有家庭的亲朋好友,也有不相识的老百姓啊。

问:一共有多少人来?

答:大概有几十人。

问:凡是来到这边想参加祭奠仪式的人都能够进来吗?

答:不一定。有些和我们有电话联系的,我们家人基本能到门口把他们接进来。有些没有联系到的话呢,恐怕难度就比较大一些。

问:据您所知,想来参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进门的人多不多?

答:有。外面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是有人想来是没有来成。

问:请问赵紫阳先生的骨灰现在还在家中吗?

答:对。

问:下一步准备把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家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答: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目前还在家中。

问:自从赵紫阳先生过世以后到现在,也就是到清明节之前,还有哪些方面,哪些人士,对赵紫阳先生用哪些方式表示祭奠,或者和家属联络,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方面的情况您能讲一讲吗?

答:这都还是有一些的,有通过电话呀,也有本人来,这都有,各种形式都有。

问:有关赵紫阳先生骨灰的安放,家人和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进一步的提出要求,或者有些什么交涉呢?

答:这方面没有。因为这是,我们认为这个是我们没有考虑好的事件,我们到时候看下一步,因为还没有做下一步的考虑,就暂时安放在家里头。

问:您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的今天来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家人们,在赵紫阳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你们是什麽样的心情,您能讲一讲吗?

答:心情当然是很伤感的,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清明嘛。所以呢,家人都从各地都基本上赶回来了。总是能够在这么一个时间里头,能够为刚去世的老人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是这样的。

问: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讲的话?

答:这个,不太方便现在跟你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方便。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对方:好的,谢谢。

             (二)

主持人:一位与赵紫阳家有世交的老共产党员的女儿,清明前往祭奠赵紫阳先生,她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谈当天在赵紫阳家中所看到的。

女士:家里还有灵堂,就是他原来的书房里头。老人家的遗像还挂着。有一些朋友、亲戚,来给他上香,送了些鲜花、松树、松柏等等。

主持人:您是在赵紫阳逝世后第一时间,就是在赵紫阳先生的女儿最早发出的群发手机短讯,告诉最熟悉的朋友说,赵紫阳先生过世,那么,您就知道了。 女士: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您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心情。

答:清明是祭奠亲人的这么一个传统节日,我呢,就觉得,就把他看成赵叔叔,所以我去祭奠他。在胡同口就被人拦住了。因为我带着花,就有一个人拦住我,问我上哪儿去。我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走在这个胡同里有什么不可以吗?後来他说:你是要上哪儿去,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我说:不需要你联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也没必要问我。他说:我也觉得没必要,是上面这麽部布置的。我说:既然你也觉得没必要,我也觉得没必要,咱们各走各的就完了。就这样,进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看得这么紧张。我们现在的国家要讲法制,就是什么事情允许做,什么事情不允许做,不能随便谁我说了不准就不准,这没有道理。另外一个呢,就是原来他老人家住在里面,你可以说对这个老人有所限制,什么安全保卫之类的。现在里面住的就是他的家属。他家属是什么呢,就是老百姓嘛!你搞得这么紧张,这么戒备森严,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拦路问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谁啊!我就觉得这种状况不好。

               (三) 

主持人:清明节这一天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和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前去富强胡同六号,想到赵紫阳家中参加祭奠。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现在请听北京的胡佳先生谈当时的经过。

胡佳:我是清早的时候回到北京的。我回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呢,也就是在清明节这一天能去祭奠赵公,因为在以前我因为警察的软禁,所以错过了跟赵公告别,就是一月二十九号那一次。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前往赵公家,在那个胡同口看到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有的坐在那里,有的站在那里,稍远一点停着警车。当我快走到赵公家门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黑影跟过来。他突然拽住我,问:你叫什么?很不客气的。我跟他讲:我叫胡佳。他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我是来祭奠 赵公的。他说:你给我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把我往那边拖,身边有五、六个便衣了。他们这一次找来在门口执勤的便衣都是五大三粗的。比如说拽我那个警察,他很粗壮。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暗中拨叫王雁南的手机号码。王雁南很快就接了那个电话。我说:我是胡佳,已经到了你的门口了。她说:好。我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跟警察也这么说了。我说:我是王雁南的朋友,她马上就出来。这些警察跟我讲说:即使她出来,你也跟我们先走!就这样狠命的往外推,往那个胡同口方向拖拽我。我在这种过程中,很快眼镜呀什麽的,也都被他们弄掉了。这时候我看到,也就是在不到半分钟左右的话, 王雁南已经从门口里出来了。她也看到我,并且喊了一句:胡佳吗?在那条胡同里面所有人都能听得见。我喊了一声说: 是 ,但是再说话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警察已经上来堵住我的嘴,很快就把我拖到胡同口,而且都是警察在吆三喝四的,所以我没办法看到和听到后边王雁南那边有什么样的过程。我只是很遗憾在她的家人都很伤感的这一天,还让他们看到这样的行动,就是对他家人的一种刺激。

              (四)

主持人:接下来我采访了两位在清明节得以进入赵家,祭奠赵紫阳的北京市民。

会计师沙裕光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社会。清明节当晚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先朗读了一段他刚刚写完的日记:下午,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赵紫阳灵堂,在紫阳侄子的召见中与紫阳家乡亲人陪同下写成祭文,三言两语祭紫阳:西谚云人在亲戚心中是不死的。而中国古往今来少有的终于企及东方所追求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境界,更兼西方所崇尚:智慧,公益,勇敢,节制的人品者,赵紫阳同志,即使在全人类心中也是不死的。因此完全可以有信,有望,有爱的说: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

然后向紫阳遗像三鞠躬,开始朗读祭文,并与赵二军,王雁南在灵堂内紫阳像前合影,又荣获赵二军,王雁南签赠有紫阳签名的彩照,暨印有紫阳夫人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谢谢大家的珍贵纪念卡。同时与老鬼,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马波重逢,在紫阳家并与纪登奎之子交谈。

有幸在紫阳故居的灵堂内外,自十四点三十左右,直至十六点三十眷恋逗留,长达两小时之久,深为紫阳家风之高洁和谐而感怀。

沙:今天日记就记的是这个。

主持人:您今天进去的时候顺利不顺利?

沙裕光:今天真的挺顺利的。到那儿,我发现那个大门紧闭。因为我带着小灵通呢,打通了紫阳家里电话,我说找赵大军、王雁南。他说没有在,我说我是准备来赵紫阳灵堂祭拜的,然后他就说找一下人,找的就是赵二军。他一听说我认识赵大军,就说可以按门铃,就有人接待。然后就进去了。赵二军先生就领我到赵紫阳灵堂,人不是很多。一般人如果是不知道的话(今年在二月十四日,我夫人他们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那天我把我写的关于沙裕光悼念赵紫阳备忘录拿出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有一个人 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了)。今天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一些,我不太认识,都拿着花。

主持人:您当时有些什么感受?

沙:赵紫阳在那种环境下,他能够生活十五年之久,我觉得也算长寿了。 这和他们家人的支持理解也都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看那灵堂,家里头也都恢复了紫阳生前时候那样。他们家今天新栽植了一棵白玉兰树,挺有意义的。在新栽植的白玉兰前面合影,那树一米多高嘛,枝头已经开着白玉兰花了。我看了看紫阳的书房,抄了一下他子女写的挽联。一个是右首墙的,是用白绫子,白绸子写的,很大的,很好的。用毛笔写的,像通体挂的那麽大条幅: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这是上联。下联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这是在右首墙。左首墙是: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主持人:和一月份赵紫阳先生刚逝世的时候挂的那幅对联相比好像稍稍有一些改动。

沙:稍微有一些变动。那个是今生的荣幸;这个是毕生的荣耀。 然后到灵堂前的院中坐了一阵子。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对赵紫阳有一种 良知上的价值判断。今天我特别荣幸的得到紫阳签名的纪念卡。我特别关心的就是将来这个富强胡同六号能不能够保住的问题,会不会拆迁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保留,而且那个地方,今天才知道胡耀邦同志作组织部长的时候也在这儿住过,也是这个地方。而且说国外有一种呼吁,就是准备把富强胡同改成紫阳胡同,而且那个四合院应该说是带有古城风貌的一个四合院。

               (五)

我采访的下一位参加者是小说《血色黄昏》的作者,作家老鬼,马波先生。他的母亲是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间是清明节当天晚上。

马波:我们今天下午差不多一点多钟去的吧,几个朋友一块去的。快到他们门口的时候,有一帮便衣警察,问我们,你们跟里面联系了没有。我们说联系了。他们说,打了电话没有。我们说,我们打了。他反正特别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们不理他。那些便衣都是年轻的小孩。我们不搭理他,就进去了。他也不敢太硬,死不让进去。正好碰见赵紫阳的三儿媳妇,她带我们进去了。

在灵堂给紫阳鞠躬,我们给他献了一个哈达。因为我们都是去内蒙插队的,有很多哈达。我写的是:紫阳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立了大功,署上我的名字。照了几张相,又跟二军在他的厨房、餐厅里一块说了说话。讲了讲外边这些便衣千方百计地不让人进去。有些外地人来,他一看你是外地人,他就特横:这儿不许走!胡同里他就不让你走。有一个人还是赵紫阳家的亲戚呢,他从富强胡同南边,往北边走,结果呢,他那个胡同里头到处都是便衣,有的便衣坐在汽车里,有的便衣坐在马札上,装作看报纸的样子。他看到陌生人,他就问问你。紫阳那个亲戚就是从河南来的,便衣就说:这个胡同不许走,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结果他绕 了三个多小时,从南边才过来。说了说他们用的各种手段吧。比如他们都通知附近的花店:花店老板,谁来买花,你要登记,如果是给赵紫阳家买,不许卖。后来附近花店都透露了,这是公安局的命令啊。花店老板就说:我们接到居委会,还有公安局的命令,如果是给紫阳这个事买花圈的话就不卖。

主持人:您今天去,是家人邀请您去的还是您自己去的?

马波:自己去的,因为我看网上说,紫阳他们家还是很欢迎人们去的嘛,因为他的骨灰就放在家里嘛!

主持人:您去赵紫阳家,参加这个凭吊、祭奠,您还有什麽见闻和感想?

马波:我就觉得很怀念他。紫阳,好人啊!在共产党里,这麽好的一个老党员,晚年紫阳的心就跟老百姓的心一样了。他就完全是想着人民所想。 他说共产党没治了,这话真说到老百姓心眼里了!就是这样嘛!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在里面停留了多长时间?

马波:待了有二十分钟吧,献了花圈,完了又跟二军聊了一会儿,当时有二军的一个朋友,原来是一个干部,六四以后给撤了,一块儿聊一聊。

主持人:你们谈到些什么?您想到些什么?

马波:那次遗体告别的时候,当局如临大敌呀,刚一进去就让人赶出来。出来以后又不准在那儿停留,很多老同志互相见面问候一下,不让,让你赶紧走,不让你在那儿停,非常的不讲理吧。

主持人:赵紫阳过世后家里灵堂的吊唁和遗体告别仪式您都参加了吗? 马波:我都去了。

主持人:您当时看到了怎样的情况,能不能简单作一个回顾?

马波:我去他家去了两次。他过世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去的,那时候当局宽松一段,过几天突然又严了,不让人去了,头一次人特别多,小院子里都挤满了,可是第二次去呢,人很少了。头一次去的时候那些挽联啊,还有一些大字报啊,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的一些话呀,都有,贴在他们家墙上。过几天当局就管了,所以第二次我去的时候,院子里墙上的挽联、还有那些大字报啊,都没有啦,就是很严的时候,我一去的时候,便衣就不让进去。

主持人:那你们怎麽进去的呢?

马波:紫阳家有一位代表站在胡同门口。如果有人要进去,警察不让进的时候,他家的人就说我们都联系了。我去的时候,警察不让进,正在跟警察争辩的时候,他家的代表就过来,说,对对,我们都联系好了。那警察就没话说了。我们就进去了。

主持人:那您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有哪些事情、场景给您印象特别深的?

马波:人很多啊,当局不敢告诉老百姓,不敢让大家知道,有很多人,黑压压的,有上千人都去呀。尽管去了那麽多警察,成百警察,可是呢,还是有那麽多人去。中国呢,他就一点都不报道。还有呢,就是严厉禁止大家照相。当时我就问便衣:你凭什么不让照相,这又是国家机密吗?他说:上边命令

主持人:您今天去,还有什么见闻?

马波:灵堂还摆着,我看那签到簿上有陶斯亮的签字。签到簿旁边还放着两叠材料。一个是鲍彤写的《清明节悼念赵紫阳》那篇文章,他们给印的,还有一个就是香港的一个报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是悼念紫阳的,在签到簿旁边。谁签完到以后,你可以随便拿。

               (六)

主持人:清明节期间,还有一些想去祭奠赵紫阳的人遭软禁,失去行动自由。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赵紫阳逝世后至今,齐志勇先生几度被软禁在家中。

齐志勇:这不是一直就这麽看着我呢。。。

主持人:是自从赵紫阳过世一直就看着还是最近几天又看着? 

齐:对呀!就没停息,等于就过了个春节嘛!

问:现在情况怎麽样,到什么程度呢?

答:这不又加岗了,刚才我看。。。。。。

问:现在几个人?

答:原来四个,现在是六个。

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家阳台、还有前后门吧,我住一层,都上岗了。二十四小时,这麽连轴转。

问:他们穿着制服吗?

答:警察穿制服。保安、还有联防的就不用穿了。这对我说是严加看管,从三月二十六号一直到现在。因为我的小女儿刚七岁嘛,我得接送她上学。我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摩托车他都不让我开,就必须坐他的警车,然后由一个警察把我女儿带下去,还得留一个警察看着我。那个警察把孩子送到学校。

问:您的孩子上学坐警车有多长时间了?

答:一直就是这样,从两会,然后赖斯来,还有。这次从三月二十六号开始的。

问:孩子怎麽说呢?

答: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两天的功夫。三月十七号呢,晚上十点钟撤的。因为十八号是周五,十九号是周六。我女儿特别高兴,她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解放了,他们不看着你了?哎呦,当时我就掉泪了,我说:女儿,你怎么这麽想呢?她说:爸爸,我也大了,上学了,我们作好人,好学生,怎么能老看着你呀!爸爸,今天是周六,咱们应该去查经啊!

主持人:齐志勇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女儿说的查经是和其他基督徒一起查考圣经。

齐志勇:那个警察七点钟就到了,他说:你哪儿都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呀?他说:赖斯访华呀,我说:赖斯访华,我怎麽了,我也欢迎中美关系搞好。他说:那不,成,她谈人权问题,像你这样人就不能出去。

主持人:您知道六四难属中受这种监控的有多少人吗?

齐志勇:在北京的,比较重点的,当然都被看了。我刚才还和黄金平通电话了。

问:她情况怎麽样?

答:她当然也是这样啦。去哪儿都是被跟踪,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又画地为牢了。

问:要是买东西呢?

答:不行,不让去。你要买什么东西,他这儿派人去。

 

              (七)

主持人:清明节下午一点多钟,前去祭奠赵紫阳先生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就在赵紫阳门口,在离出来迎接他的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我们来听听胡佳先生後来的情况。

胡佳:到了胡同口的话,迅速有一辆伊维科警车就开到我面前停下,这时候,有穿制服的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上推。在胡同里有一位市民走得离我很近,并且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被当成我的所谓同伙吧,也被弄上了警车。他还被那些警员踢了一脚。本身是五十多岁的人啦,我觉得很对不住他吧。我们被带到东华门派出所,找了一个警察的办公室。让我跟那个市民在里边。几个很凶悍的警察就在门口把守着。随后换了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专门作审问或者说作笔录的这样的警察进来。他问你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所有的回答都是同样的,就是说会有人告诉你是什么理由。我们大约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约三点钟的时候,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带着他的手下,还有两辆警车就到了。跟我 说他是来送我回家。我当时跟他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成,因为我既然到了这,你们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是要到赵公的家去拜祭一下。他说这不可能的,而且也说在今后几天的话,你不能离开家了,就又是一种软禁的状态吧。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怎麽想?

答:我觉得就是莫大的遗憾。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软禁起来啦。还有我在河南考察的时候,当地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父老乡亲。他们很多人还念赵公的好,为赵公鸣不平。我是带着这一群人的心愿到这里来的。就仅仅离着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达成这个心愿。昨天晚上和王雁南也通了几个短信。我也跟他说我经常去河南,也可能在什么时候回到赵公家乡滑县呀,去那里我会带回水和当地的土,因为当地的水土曾经生养过赵公。清明节的时候,富强胡同六号里面种植了一株玉兰树。 我带着水土回来的话,会培育在这玉兰树下。这也是对赵公的一种缅怀吧.

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感情?

答:毕竟赵公离开公众视野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但因为我的父母是右派,所以说对那年代的很多事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一直清楚的记得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号的时候赵公跟大家讲的话: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在那之后,他从公众的视野中就消失了。应该说,感谢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普及,另外呢,遇到像老齐呀

主持人插:您是说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

胡佳:这样的一群朋友。我们对赵公以前所做的努力愈加清楚了。所以呢,去年十月十七号他老人家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想到他那里去拜访他老人家,因为这位长者他是有良心的人,有勇气的人。在门外待了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批是武警,第二批是国安的便衣,第三批是他们叫来的巡警来阻挠。我在门口呆着的时候,我看到里边正在往外抬氧气瓶。这就从侧面验证了赵公是借助氧气来呼吸的。我生平就非常钦佩大智大勇者,钦佩这样的仁爱之人。因为毕竟他把生命看得是超越一切的,他不同意开枪,他对我们很多人来讲,也算一位恩公吧。其实,我其它的懂得并不多。如果他能看到我们这样的当年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依然记挂着那段历史,而且呢,要还那个历史以公正的话,我想赵公他也会感觉到欣慰的。不过很可惜,这个心愿没能在赵公生前实现,我们一定会给历史一个交代,完成赵公生前的遗愿,他要看到这个国家有公正,有人权,还要对当年造成这种流血的那些人的惩罚和对他们历史责任的追诉。这些事情,我们这辈人一定会完成,而且不会很久了。

          Mr.Louis 根据播出节目记录,张敏校对



清明,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祭奠赵紫阳先生。

  四月五号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清明节期间,人们怀念逝世的亲人朋友,扫墓祭奠。今年四月五日是赵紫阳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赵紫阳的家人在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家中举行了祭奠仪式。

    (一)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到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

主持人:喂,您好!

对方: 您好!

问:请问王雁南在吗?

答:王雁南不在。请问那里找?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是赵紫阳先生家人吗?

答:是的。

问:我想请问今天清明节家庭的祭奠仪式进行的怎麽样?

答:都还比较顺利,孩子们基本上都回来了,还是做了一些仪式。

问:其中有些什么程序呢?

答:我们拜祭一下老人。再有,我们家里种了一棵玉兰树,象征洁白嘛!大家都觉得这个时间里头能种这么一棵树,每年它的花开得比较早,正好是这个纪念日的时间。

问:这棵树是种在什么地方呢?

答:就种在院子里头。

问:今天,都有那些人来参加了这个家庭的祭奠仪式呢?

答:来了一些人,有家庭的亲朋好友,也有不相识的老百姓啊。

问:一共有多少人来?

答:大概有几十人。

问:凡是来到这边想参加祭奠仪式的人都能够进来吗?

答:不一定。有些和我们有电话联系的,我们家人基本能到门口把他们接进来。有些没有联系到的话呢,恐怕难度就比较大一些。

问:据您所知,想来参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进门的人多不多?

答:有。外面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是有人想来是没有来成。

问:请问赵紫阳先生的骨灰现在还在家中吗?

答:对。

问:下一步准备把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家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答: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目前还在家中。

问:自从赵紫阳先生过世以后到现在,也就是到清明节之前,还有哪些方面,哪些人士,对赵紫阳先生用哪些方式表示祭奠,或者和家属联络,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方面的情况您能讲一讲吗?

答:这都还是有一些的,有通过电话呀,也有本人来,这都有,各种形式都有。

问:有关赵紫阳先生骨灰的安放,家人和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进一步的提出要求,或者有些什么交涉呢?

答:这方面没有。因为这是,我们认为这个是我们没有考虑好的事件,我们到时候看下一步,因为还没有做下一步的考虑,就暂时安放在家里头。

问:您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的今天来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家人们,在赵紫阳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你们是什麽样的心情,您能讲一讲吗?

答:心情当然是很伤感的,因为毕竟是第一个清明嘛。所以呢,家人都从各地都基本上赶回来了。总是能够在这么一个时间里头,能够为刚去世的老人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是这样的。

问: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讲的话?

答:这个,不太方便现在跟你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方便。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对方:好的,谢谢。

             (二)

主持人:一位与赵紫阳家有世交的老共产党员的女儿,清明前往祭奠赵紫阳先生,她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谈当天在赵紫阳家中所看到的。

女士:家里还有灵堂,就是他原来的书房里头。老人家的遗像还挂着。有一些朋友、亲戚,来给他上香,送了些鲜花、松树、松柏等等。

主持人:您是在赵紫阳逝世后第一时间,就是在赵紫阳先生的女儿最早发出的群发手机短讯,告诉最熟悉的朋友说,赵紫阳先生过世,那么,您就知道了。 女士: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您参加家庭祭奠仪式的心情。

答:清明是祭奠亲人的这么一个传统节日,我呢,就觉得,就把他看成赵叔叔,所以我去祭奠他。在胡同口就被人拦住了。因为我带着花,就有一个人拦住我,问我上哪儿去。我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我走在这个胡同里有什么不可以吗?後来他说:你是要上哪儿去,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我说:不需要你联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也没必要问我。他说:我也觉得没必要,是上面这麽部布置的。我说:既然你也觉得没必要,我也觉得没必要,咱们各走各的就完了。就这样,进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看得这么紧张。我们现在的国家要讲法制,就是什么事情允许做,什么事情不允许做,不能随便谁我说了不准就不准,这没有道理。另外一个呢,就是原来他老人家住在里面,你可以说对这个老人有所限制,什么安全保卫之类的。现在里面住的就是他的家属。他家属是什么呢,就是老百姓嘛!你搞得这么紧张,这么戒备森严,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拦路问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谁啊!我就觉得这种状况不好。

               (三) 

主持人:清明节这一天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和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前去富强胡同六号,想到赵紫阳家中参加祭奠。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现在请听北京的胡佳先生谈当时的经过。

胡佳:我是清早的时候回到北京的。我回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呢,也就是在清明节这一天能去祭奠赵公,因为在以前我因为警察的软禁,所以错过了跟赵公告别,就是一月二十九号那一次。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前往赵公家,在那个胡同口看到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有的坐在那里,有的站在那里,稍远一点停着警车。当我快走到赵公家门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黑影跟过来。他突然拽住我,问:你叫什么?很不客气的。我跟他讲:我叫胡佳。他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我是来祭奠 赵公的。他说:你给我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把我往那边拖,身边有五、六个便衣了。他们这一次找来在门口执勤的便衣都是五大三粗的。比如说拽我那个警察,他很粗壮。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暗中拨叫王雁南的手机号码。王雁南很快就接了那个电话。我说:我是胡佳,已经到了你的门口了。她说:好。我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跟警察也这么说了。我说:我是王雁南的朋友,她马上就出来。这些警察跟我讲说:即使她出来,你也跟我们先走!就这样狠命的往外推,往那个胡同口方向拖拽我。我在这种过程中,很快眼镜呀什麽的,也都被他们弄掉了。这时候我看到,也就是在不到半分钟左右的话, 王雁南已经从门口里出来了。她也看到我,并且喊了一句:胡佳吗?在那条胡同里面所有人都能听得见。我喊了一声说: 是 ,但是再说话已经没用了,因为那个警察已经上来堵住我的嘴,很快就把我拖到胡同口,而且都是警察在吆三喝四的,所以我没办法看到和听到后边王雁南那边有什么样的过程。我只是很遗憾在她的家人都很伤感的这一天,还让他们看到这样的行动,就是对他家人的一种刺激。

              (四)

主持人:接下来我采访了两位在清明节得以进入赵家,祭奠赵紫阳的北京市民。

会计师沙裕光先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社会。清明节当晚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先朗读了一段他刚刚写完的日记:下午,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赵紫阳灵堂,在紫阳侄子的召见中与紫阳家乡亲人陪同下写成祭文,三言两语祭紫阳:西谚云人在亲戚心中是不死的。而中国古往今来少有的终于企及东方所追求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境界,更兼西方所崇尚:智慧,公益,勇敢,节制的人品者,赵紫阳同志,即使在全人类心中也是不死的。因此完全可以有信,有望,有爱的说: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

然后向紫阳遗像三鞠躬,开始朗读祭文,并与赵二军,王雁南在灵堂内紫阳像前合影,又荣获赵二军,王雁南签赠有紫阳签名的彩照,暨印有紫阳夫人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谢谢大家的珍贵纪念卡。同时与老鬼,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马波重逢,在紫阳家并与纪登奎之子交谈。

有幸在紫阳故居的灵堂内外,自十四点三十左右,直至十六点三十眷恋逗留,长达两小时之久,深为紫阳家风之高洁和谐而感怀。

沙:今天日记就记的是这个。

主持人:您今天进去的时候顺利不顺利?

沙裕光:今天真的挺顺利的。到那儿,我发现那个大门紧闭。因为我带着小灵通呢,打通了紫阳家里电话,我说找赵大军、王雁南。他说没有在,我说我是准备来赵紫阳灵堂祭拜的,然后他就说找一下人,找的就是赵二军。他一听说我认识赵大军,就说可以按门铃,就有人接待。然后就进去了。赵二军先生就领我到赵紫阳灵堂,人不是很多。一般人如果是不知道的话(今年在二月十四日,我夫人他们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那天我把我写的关于沙裕光悼念赵紫阳备忘录拿出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有一个人 根本不知道赵紫阳去世了)。今天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一些,我不太认识,都拿着花。

主持人:您当时有些什么感受?

沙:赵紫阳在那种环境下,他能够生活十五年之久,我觉得也算长寿了。 这和他们家人的支持理解也都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看那灵堂,家里头也都恢复了紫阳生前时候那样。他们家今天新栽植了一棵白玉兰树,挺有意义的。在新栽植的白玉兰前面合影,那树一米多高嘛,枝头已经开着白玉兰花了。我看了看紫阳的书房,抄了一下他子女写的挽联。一个是右首墙的,是用白绫子,白绸子写的,很大的,很好的。用毛笔写的,像通体挂的那麽大条幅: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这是上联。下联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这是在右首墙。左首墙是: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主持人:和一月份赵紫阳先生刚逝世的时候挂的那幅对联相比好像稍稍有一些改动。

沙:稍微有一些变动。那个是今生的荣幸;这个是毕生的荣耀。 然后到灵堂前的院中坐了一阵子。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对赵紫阳有一种 良知上的价值判断。今天我特别荣幸的得到紫阳签名的纪念卡。我特别关心的就是将来这个富强胡同六号能不能够保住的问题,会不会拆迁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保留,而且那个地方,今天才知道胡耀邦同志作组织部长的时候也在这儿住过,也是这个地方。而且说国外有一种呼吁,就是准备把富强胡同改成紫阳胡同,而且那个四合院应该说是带有古城风貌的一个四合院。

               (五)

我采访的下一位参加者是小说《血色黄昏》的作者,作家老鬼,马波先生。他的母亲是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间是清明节当天晚上。

马波:我们今天下午差不多一点多钟去的吧,几个朋友一块去的。快到他们门口的时候,有一帮便衣警察,问我们,你们跟里面联系了没有。我们说联系了。他们说,打了电话没有。我们说,我们打了。他反正特别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们不理他。那些便衣都是年轻的小孩。我们不搭理他,就进去了。他也不敢太硬,死不让进去。正好碰见赵紫阳的三儿媳妇,她带我们进去了。

在灵堂给紫阳鞠躬,我们给他献了一个哈达。因为我们都是去内蒙插队的,有很多哈达。我写的是:紫阳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立了大功,署上我的名字。照了几张相,又跟二军在他的厨房、餐厅里一块说了说话。讲了讲外边这些便衣千方百计地不让人进去。有些外地人来,他一看你是外地人,他就特横:这儿不许走!胡同里他就不让你走。有一个人还是赵紫阳家的亲戚呢,他从富强胡同南边,往北边走,结果呢,他那个胡同里头到处都是便衣,有的便衣坐在汽车里,有的便衣坐在马札上,装作看报纸的样子。他看到陌生人,他就问问你。紫阳那个亲戚就是从河南来的,便衣就说:这个胡同不许走,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结果他绕 了三个多小时,从南边才过来。说了说他们用的各种手段吧。比如他们都通知附近的花店:花店老板,谁来买花,你要登记,如果是给赵紫阳家买,不许卖。后来附近花店都透露了,这是公安局的命令啊。花店老板就说:我们接到居委会,还有公安局的命令,如果是给紫阳这个事买花圈的话就不卖。

主持人:您今天去,是家人邀请您去的还是您自己去的?

马波:自己去的,因为我看网上说,紫阳他们家还是很欢迎人们去的嘛,因为他的骨灰就放在家里嘛!

主持人:您去赵紫阳家,参加这个凭吊、祭奠,您还有什麽见闻和感想?

马波:我就觉得很怀念他。紫阳,好人啊!在共产党里,这麽好的一个老党员,晚年紫阳的心就跟老百姓的心一样了。他就完全是想着人民所想。 他说共产党没治了,这话真说到老百姓心眼里了!就是这样嘛!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在里面停留了多长时间?

马波:待了有二十分钟吧,献了花圈,完了又跟二军聊了一会儿,当时有二军的一个朋友,原来是一个干部,六四以后给撤了,一块儿聊一聊。

主持人:你们谈到些什么?您想到些什么?

马波:那次遗体告别的时候,当局如临大敌呀,刚一进去就让人赶出来。出来以后又不准在那儿停留,很多老同志互相见面问候一下,不让,让你赶紧走,不让你在那儿停,非常的不讲理吧。

主持人:赵紫阳过世后家里灵堂的吊唁和遗体告别仪式您都参加了吗? 马波:我都去了。

主持人:您当时看到了怎样的情况,能不能简单作一个回顾?

马波:我去他家去了两次。他过世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去的,那时候当局宽松一段,过几天突然又严了,不让人去了,头一次人特别多,小院子里都挤满了,可是第二次去呢,人很少了。头一次去的时候那些挽联啊,还有一些大字报啊,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的一些话呀,都有,贴在他们家墙上。过几天当局就管了,所以第二次我去的时候,院子里墙上的挽联、还有那些大字报啊,都没有啦,就是很严的时候,我一去的时候,便衣就不让进去。

主持人:那你们怎麽进去的呢?

马波:紫阳家有一位代表站在胡同门口。如果有人要进去,警察不让进的时候,他家的人就说我们都联系了。我去的时候,警察不让进,正在跟警察争辩的时候,他家的代表就过来,说,对对,我们都联系好了。那警察就没话说了。我们就进去了。

主持人:那您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有哪些事情、场景给您印象特别深的?

马波:人很多啊,当局不敢告诉老百姓,不敢让大家知道,有很多人,黑压压的,有上千人都去呀。尽管去了那麽多警察,成百警察,可是呢,还是有那麽多人去。中国呢,他就一点都不报道。还有呢,就是严厉禁止大家照相。当时我就问便衣:你凭什么不让照相,这又是国家机密吗?他说:上边命令

主持人:您今天去,还有什么见闻?

马波:灵堂还摆着,我看那签到簿上有陶斯亮的签字。签到簿旁边还放着两叠材料。一个是鲍彤写的《清明节悼念赵紫阳》那篇文章,他们给印的,还有一个就是香港的一个报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是悼念紫阳的,在签到簿旁边。谁签完到以后,你可以随便拿。

               (六)

主持人:清明节期间,还有一些想去祭奠赵紫阳的人遭软禁,失去行动自由。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中被戒严部队射伤,失去一条腿。赵紫阳逝世后至今,齐志勇先生几度被软禁在家中。

齐志勇:这不是一直就这麽看着我呢。。。

主持人:是自从赵紫阳过世一直就看着还是最近几天又看着? 

齐:对呀!就没停息,等于就过了个春节嘛!

问:现在情况怎麽样,到什么程度呢?

答:这不又加岗了,刚才我看。。。。。。

问:现在几个人?

答:原来四个,现在是六个。

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家阳台、还有前后门吧,我住一层,都上岗了。二十四小时,这麽连轴转。

问:他们穿着制服吗?

答:警察穿制服。保安、还有联防的就不用穿了。这对我说是严加看管,从三月二十六号一直到现在。因为我的小女儿刚七岁嘛,我得接送她上学。我有一个自己的残疾人摩托车他都不让我开,就必须坐他的警车,然后由一个警察把我女儿带下去,还得留一个警察看着我。那个警察把孩子送到学校。

问:您的孩子上学坐警车有多长时间了?

答:一直就是这样,从两会,然后赖斯来,还有。这次从三月二十六号开始的。

问:孩子怎麽说呢?

答: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两天的功夫。三月十七号呢,晚上十点钟撤的。因为十八号是周五,十九号是周六。我女儿特别高兴,她说: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解放了,他们不看着你了?哎呦,当时我就掉泪了,我说:女儿,你怎么这麽想呢?她说:爸爸,我也大了,上学了,我们作好人,好学生,怎么能老看着你呀!爸爸,今天是周六,咱们应该去查经啊!

主持人:齐志勇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女儿说的查经是和其他基督徒一起查考圣经。

齐志勇:那个警察七点钟就到了,他说:你哪儿都不能去。我说:因为什么呀?他说:赖斯访华呀,我说:赖斯访华,我怎麽了,我也欢迎中美关系搞好。他说:那不,成,她谈人权问题,像你这样人就不能出去。

主持人:您知道六四难属中受这种监控的有多少人吗?

齐志勇:在北京的,比较重点的,当然都被看了。我刚才还和黄金平通电话了。

问:她情况怎麽样?

答:她当然也是这样啦。去哪儿都是被跟踪,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又画地为牢了。

问:要是买东西呢?

答:不行,不让去。你要买什么东西,他这儿派人去。

 

              (七)

主持人:清明节下午一点多钟,前去祭奠赵紫阳先生的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就在赵紫阳门口,在离出来迎接他的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带走。我们来听听胡佳先生後来的情况。

胡佳:到了胡同口的话,迅速有一辆伊维科警车就开到我面前停下,这时候,有穿制服的警察就开始把我们往上推。在胡同里有一位市民走得离我很近,并且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被当成我的所谓同伙吧,也被弄上了警车。他还被那些警员踢了一脚。本身是五十多岁的人啦,我觉得很对不住他吧。我们被带到东华门派出所,找了一个警察的办公室。让我跟那个市民在里边。几个很凶悍的警察就在门口把守着。随后换了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专门作审问或者说作笔录的这样的警察进来。他问你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所有的回答都是同样的,就是说会有人告诉你是什么理由。我们大约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约三点钟的时候,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带着他的手下,还有两辆警车就到了。跟我 说他是来送我回家。我当时跟他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成,因为我既然到了这,你们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是要到赵公的家去拜祭一下。他说这不可能的,而且也说在今后几天的话,你不能离开家了,就又是一种软禁的状态吧。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怎麽想?

答:我觉得就是莫大的遗憾。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软禁起来啦。还有我在河南考察的时候,当地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父老乡亲。他们很多人还念赵公的好,为赵公鸣不平。我是带着这一群人的心愿到这里来的。就仅仅离着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达成这个心愿。昨天晚上和王雁南也通了几个短信。我也跟他说我经常去河南,也可能在什么时候回到赵公家乡滑县呀,去那里我会带回水和当地的土,因为当地的水土曾经生养过赵公。清明节的时候,富强胡同六号里面种植了一株玉兰树。 我带着水土回来的话,会培育在这玉兰树下。这也是对赵公的一种缅怀吧.

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感情?

答:毕竟赵公离开公众视野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但因为我的父母是右派,所以说对那年代的很多事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一直清楚的记得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号的时候赵公跟大家讲的话: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在那之后,他从公众的视野中就消失了。应该说,感谢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普及,另外呢,遇到像老齐呀

主持人插:您是说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

胡佳:这样的一群朋友。我们对赵公以前所做的努力愈加清楚了。所以呢,去年十月十七号他老人家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想到他那里去拜访他老人家,因为这位长者他是有良心的人,有勇气的人。在门外待了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批是武警,第二批是国安的便衣,第三批是他们叫来的巡警来阻挠。我在门口呆着的时候,我看到里边正在往外抬氧气瓶。这就从侧面验证了赵公是借助氧气来呼吸的。我生平就非常钦佩大智大勇者,钦佩这样的仁爱之人。因为毕竟他把生命看得是超越一切的,他不同意开枪,他对我们很多人来讲,也算一位恩公吧。其实,我其它的懂得并不多。如果他能看到我们这样的当年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依然记挂着那段历史,而且呢,要还那个历史以公正的话,我想赵公他也会感觉到欣慰的。不过很可惜,这个心愿没能在赵公生前实现,我们一定会给历史一个交代,完成赵公生前的遗愿,他要看到这个国家有公正,有人权,还要对当年造成这种流血的那些人的惩罚和对他们历史责任的追诉。这些事情,我们这辈人一定会完成,而且不会很久了。

          Mr.Louis 根据播出节目记录,张敏校对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