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郭少坤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民运人士刘贤彬的母亲病危时,当局拒绝了刘贤彬回家看望病危母亲的请求,至于刘母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刘贤彬先生没能够在母亲病危时回家看看已经成了不争事实。

 

   还有在前不久,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父亲在病逝时,也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回家,能够最后看望一眼死去的老父亲,秦父到死也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为其操劳和担惊受怕一辈子的儿子一眼,恐怕这种事情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也无论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和不能不遗恨终生的人间悲剧!

 

    其实,类似刘贤彬和秦永敏先生家庭不幸和人间悲剧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海外的一些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也是有家难投,有国难归,人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忧伤之情也就不肖自说,各自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和苦衷!

 

 再此,尽管我不想更多的评论当局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但是这种连封建专制时期的那一点开明精神都找不到的现象,却不能不令人费解和深思。特别是在今天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构造和谐社会的形势下,出现这种反人道和文明的事情,更不能不让那些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的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历史中,从来都不乏一些英明的君主,他们往往都是在自己上任登基之时,在全国进行大赦,甚至是连自己的政敌、死敌也网开一面,而且提拔重用,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他不但没有杀掉与他为敌并且几度欲置于他死地的魏徵,反而对他推崇备至,请他管理国家大事,在他们化仇为友后,终于联手开创了令世人刮目相看和令中国人永远引以骄傲的前唐盛世和开明社会。

 

  李世民不仅仅是政治宽容和任人为贤,他对自己的统治更加是充满了自信,应该说他才是真正的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欧阳修的《纵囚论》里的真实故事就可以看到当时在中国的政治是如何的清明,社会是如何的安定,民风是如何的纯朴,文中说:方唐太宗之六年,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是以君子难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二卒自归无后者。是君子之所难,而小人之所易也。此岂近于人情哉?

 

   虽然,欧阳修先生也在此文中的后面提到李世民的这种做法有着所以求此名也之嫌,但是那三百名死囚犯们能够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后再从容回来受死,的确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在这里,除去能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的文明和中国社会曾经有过的和谐之外,再说其他的也恐怕就是多余的了。

 

   联想到我们今日之中国,谁又见过哪个共产党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大赦过天下呢?相反的是罪犯越来越多,监狱越来越大,即使是所谓的胡温新政,别说是让那些该死的死囚们回家看看再回去受死,就连像刘贤彬、秦永敏(包括海外的流亡者)这些只不过是有点思想和良心的同胞都不允许行使天伦之乐以尽人道,谁又能说这新政究竟新在何处哪?!不要说讲政治宽容和社会和谐了,连一千多年自己祖宗的遗风和影子都看不到,恐怕这才是中国人共同的不幸!

 

不过,我还是充满自信,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也好,人有离合悲欢的情感流露也罢,在人类社会的无情规律面前,该离的还是要离,该合的还是要合,百川东到海,何复盼西归?!人类文明的光辉终会驱除黑暗和愚昧,将要照耀着没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身上,尽管那是迟到的温暖!

            2005512日于徐州家中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民运人士刘贤彬的母亲病危时,当局拒绝了刘贤彬回家看望病危母亲的请求,至于刘母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刘贤彬先生没能够在母亲病危时回家看看已经成了不争事实。

 

   还有在前不久,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父亲在病逝时,也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回家,能够最后看望一眼死去的老父亲,秦父到死也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为其操劳和担惊受怕一辈子的儿子一眼,恐怕这种事情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也无论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和不能不遗恨终生的人间悲剧!

 

    其实,类似刘贤彬和秦永敏先生家庭不幸和人间悲剧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海外的一些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也是有家难投,有国难归,人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忧伤之情也就不肖自说,各自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和苦衷!

 

 再此,尽管我不想更多的评论当局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但是这种连封建专制时期的那一点开明精神都找不到的现象,却不能不令人费解和深思。特别是在今天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构造和谐社会的形势下,出现这种反人道和文明的事情,更不能不让那些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的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历史中,从来都不乏一些英明的君主,他们往往都是在自己上任登基之时,在全国进行大赦,甚至是连自己的政敌、死敌也网开一面,而且提拔重用,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他不但没有杀掉与他为敌并且几度欲置于他死地的魏徵,反而对他推崇备至,请他管理国家大事,在他们化仇为友后,终于联手开创了令世人刮目相看和令中国人永远引以骄傲的前唐盛世和开明社会。

 

  李世民不仅仅是政治宽容和任人为贤,他对自己的统治更加是充满了自信,应该说他才是真正的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欧阳修的《纵囚论》里的真实故事就可以看到当时在中国的政治是如何的清明,社会是如何的安定,民风是如何的纯朴,文中说:方唐太宗之六年,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是以君子难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二卒自归无后者。是君子之所难,而小人之所易也。此岂近于人情哉?

 

   虽然,欧阳修先生也在此文中的后面提到李世民的这种做法有着所以求此名也之嫌,但是那三百名死囚犯们能够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后再从容回来受死,的确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在这里,除去能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的文明和中国社会曾经有过的和谐之外,再说其他的也恐怕就是多余的了。

 

   联想到我们今日之中国,谁又见过哪个共产党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大赦过天下呢?相反的是罪犯越来越多,监狱越来越大,即使是所谓的胡温新政,别说是让那些该死的死囚们回家看看再回去受死,就连像刘贤彬、秦永敏(包括海外的流亡者)这些只不过是有点思想和良心的同胞都不允许行使天伦之乐以尽人道,谁又能说这新政究竟新在何处哪?!不要说讲政治宽容和社会和谐了,连一千多年自己祖宗的遗风和影子都看不到,恐怕这才是中国人共同的不幸!

 

不过,我还是充满自信,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也好,人有离合悲欢的情感流露也罢,在人类社会的无情规律面前,该离的还是要离,该合的还是要合,百川东到海,何复盼西归?!人类文明的光辉终会驱除黑暗和愚昧,将要照耀着没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身上,尽管那是迟到的温暖!

            2005512日于徐州家中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民运人士刘贤彬的母亲病危时,当局拒绝了刘贤彬回家看望病危母亲的请求,至于刘母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刘贤彬先生没能够在母亲病危时回家看看已经成了不争事实。

 

   还有在前不久,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父亲在病逝时,也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回家,能够最后看望一眼死去的老父亲,秦父到死也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为其操劳和担惊受怕一辈子的儿子一眼,恐怕这种事情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也无论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和不能不遗恨终生的人间悲剧!

 

    其实,类似刘贤彬和秦永敏先生家庭不幸和人间悲剧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海外的一些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也是有家难投,有国难归,人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忧伤之情也就不肖自说,各自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和苦衷!

 

 再此,尽管我不想更多的评论当局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但是这种连封建专制时期的那一点开明精神都找不到的现象,却不能不令人费解和深思。特别是在今天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构造和谐社会的形势下,出现这种反人道和文明的事情,更不能不让那些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的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历史中,从来都不乏一些英明的君主,他们往往都是在自己上任登基之时,在全国进行大赦,甚至是连自己的政敌、死敌也网开一面,而且提拔重用,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他不但没有杀掉与他为敌并且几度欲置于他死地的魏徵,反而对他推崇备至,请他管理国家大事,在他们化仇为友后,终于联手开创了令世人刮目相看和令中国人永远引以骄傲的前唐盛世和开明社会。

 

  李世民不仅仅是政治宽容和任人为贤,他对自己的统治更加是充满了自信,应该说他才是真正的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欧阳修的《纵囚论》里的真实故事就可以看到当时在中国的政治是如何的清明,社会是如何的安定,民风是如何的纯朴,文中说:方唐太宗之六年,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是以君子难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二卒自归无后者。是君子之所难,而小人之所易也。此岂近于人情哉?

 

   虽然,欧阳修先生也在此文中的后面提到李世民的这种做法有着所以求此名也之嫌,但是那三百名死囚犯们能够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后再从容回来受死,的确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在这里,除去能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的文明和中国社会曾经有过的和谐之外,再说其他的也恐怕就是多余的了。

 

   联想到我们今日之中国,谁又见过哪个共产党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大赦过天下呢?相反的是罪犯越来越多,监狱越来越大,即使是所谓的胡温新政,别说是让那些该死的死囚们回家看看再回去受死,就连像刘贤彬、秦永敏(包括海外的流亡者)这些只不过是有点思想和良心的同胞都不允许行使天伦之乐以尽人道,谁又能说这新政究竟新在何处哪?!不要说讲政治宽容和社会和谐了,连一千多年自己祖宗的遗风和影子都看不到,恐怕这才是中国人共同的不幸!

 

不过,我还是充满自信,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也好,人有离合悲欢的情感流露也罢,在人类社会的无情规律面前,该离的还是要离,该合的还是要合,百川东到海,何复盼西归?!人类文明的光辉终会驱除黑暗和愚昧,将要照耀着没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身上,尽管那是迟到的温暖!

            2005512日于徐州家中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民运人士刘贤彬的母亲病危时,当局拒绝了刘贤彬回家看望病危母亲的请求,至于刘母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刘贤彬先生没能够在母亲病危时回家看看已经成了不争事实。

 

   还有在前不久,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父亲在病逝时,也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回家,能够最后看望一眼死去的老父亲,秦父到死也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为其操劳和担惊受怕一辈子的儿子一眼,恐怕这种事情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也无论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和不能不遗恨终生的人间悲剧!

 

    其实,类似刘贤彬和秦永敏先生家庭不幸和人间悲剧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海外的一些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也是有家难投,有国难归,人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忧伤之情也就不肖自说,各自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和苦衷!

 

 再此,尽管我不想更多的评论当局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但是这种连封建专制时期的那一点开明精神都找不到的现象,却不能不令人费解和深思。特别是在今天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构造和谐社会的形势下,出现这种反人道和文明的事情,更不能不让那些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的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历史中,从来都不乏一些英明的君主,他们往往都是在自己上任登基之时,在全国进行大赦,甚至是连自己的政敌、死敌也网开一面,而且提拔重用,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他不但没有杀掉与他为敌并且几度欲置于他死地的魏徵,反而对他推崇备至,请他管理国家大事,在他们化仇为友后,终于联手开创了令世人刮目相看和令中国人永远引以骄傲的前唐盛世和开明社会。

 

  李世民不仅仅是政治宽容和任人为贤,他对自己的统治更加是充满了自信,应该说他才是真正的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欧阳修的《纵囚论》里的真实故事就可以看到当时在中国的政治是如何的清明,社会是如何的安定,民风是如何的纯朴,文中说:方唐太宗之六年,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是以君子难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二卒自归无后者。是君子之所难,而小人之所易也。此岂近于人情哉?

 

   虽然,欧阳修先生也在此文中的后面提到李世民的这种做法有着所以求此名也之嫌,但是那三百名死囚犯们能够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后再从容回来受死,的确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在这里,除去能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的文明和中国社会曾经有过的和谐之外,再说其他的也恐怕就是多余的了。

 

   联想到我们今日之中国,谁又见过哪个共产党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大赦过天下呢?相反的是罪犯越来越多,监狱越来越大,即使是所谓的胡温新政,别说是让那些该死的死囚们回家看看再回去受死,就连像刘贤彬、秦永敏(包括海外的流亡者)这些只不过是有点思想和良心的同胞都不允许行使天伦之乐以尽人道,谁又能说这新政究竟新在何处哪?!不要说讲政治宽容和社会和谐了,连一千多年自己祖宗的遗风和影子都看不到,恐怕这才是中国人共同的不幸!

 

不过,我还是充满自信,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也好,人有离合悲欢的情感流露也罢,在人类社会的无情规律面前,该离的还是要离,该合的还是要合,百川东到海,何复盼西归?!人类文明的光辉终会驱除黑暗和愚昧,将要照耀着没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身上,尽管那是迟到的温暖!

            2005512日于徐州家中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民运人士刘贤彬的母亲病危时,当局拒绝了刘贤彬回家看望病危母亲的请求,至于刘母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刘贤彬先生没能够在母亲病危时回家看看已经成了不争事实。

 

   还有在前不久,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父亲在病逝时,也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回家,能够最后看望一眼死去的老父亲,秦父到死也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为其操劳和担惊受怕一辈子的儿子一眼,恐怕这种事情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也无论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和不能不遗恨终生的人间悲剧!

 

    其实,类似刘贤彬和秦永敏先生家庭不幸和人间悲剧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海外的一些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也是有家难投,有国难归,人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忧伤之情也就不肖自说,各自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和苦衷!

 

 再此,尽管我不想更多的评论当局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但是这种连封建专制时期的那一点开明精神都找不到的现象,却不能不令人费解和深思。特别是在今天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构造和谐社会的形势下,出现这种反人道和文明的事情,更不能不让那些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的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历史中,从来都不乏一些英明的君主,他们往往都是在自己上任登基之时,在全国进行大赦,甚至是连自己的政敌、死敌也网开一面,而且提拔重用,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他不但没有杀掉与他为敌并且几度欲置于他死地的魏徵,反而对他推崇备至,请他管理国家大事,在他们化仇为友后,终于联手开创了令世人刮目相看和令中国人永远引以骄傲的前唐盛世和开明社会。

 

  李世民不仅仅是政治宽容和任人为贤,他对自己的统治更加是充满了自信,应该说他才是真正的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欧阳修的《纵囚论》里的真实故事就可以看到当时在中国的政治是如何的清明,社会是如何的安定,民风是如何的纯朴,文中说:方唐太宗之六年,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是以君子难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二卒自归无后者。是君子之所难,而小人之所易也。此岂近于人情哉?

 

   虽然,欧阳修先生也在此文中的后面提到李世民的这种做法有着所以求此名也之嫌,但是那三百名死囚犯们能够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后再从容回来受死,的确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在这里,除去能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的文明和中国社会曾经有过的和谐之外,再说其他的也恐怕就是多余的了。

 

   联想到我们今日之中国,谁又见过哪个共产党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大赦过天下呢?相反的是罪犯越来越多,监狱越来越大,即使是所谓的胡温新政,别说是让那些该死的死囚们回家看看再回去受死,就连像刘贤彬、秦永敏(包括海外的流亡者)这些只不过是有点思想和良心的同胞都不允许行使天伦之乐以尽人道,谁又能说这新政究竟新在何处哪?!不要说讲政治宽容和社会和谐了,连一千多年自己祖宗的遗风和影子都看不到,恐怕这才是中国人共同的不幸!

 

不过,我还是充满自信,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也好,人有离合悲欢的情感流露也罢,在人类社会的无情规律面前,该离的还是要离,该合的还是要合,百川东到海,何复盼西归?!人类文明的光辉终会驱除黑暗和愚昧,将要照耀着没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身上,尽管那是迟到的温暖!

            2005512日于徐州家中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民运人士刘贤彬的母亲病危时,当局拒绝了刘贤彬回家看望病危母亲的请求,至于刘母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刘贤彬先生没能够在母亲病危时回家看看已经成了不争事实。

 

   还有在前不久,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父亲在病逝时,也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回家,能够最后看望一眼死去的老父亲,秦父到死也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为其操劳和担惊受怕一辈子的儿子一眼,恐怕这种事情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也无论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和不能不遗恨终生的人间悲剧!

 

    其实,类似刘贤彬和秦永敏先生家庭不幸和人间悲剧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海外的一些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人,他们也是有家难投,有国难归,人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忧伤之情也就不肖自说,各自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和苦衷!

 

 再此,尽管我不想更多的评论当局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但是这种连封建专制时期的那一点开明精神都找不到的现象,却不能不令人费解和深思。特别是在今天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构造和谐社会的形势下,出现这种反人道和文明的事情,更不能不让那些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的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历史中,从来都不乏一些英明的君主,他们往往都是在自己上任登基之时,在全国进行大赦,甚至是连自己的政敌、死敌也网开一面,而且提拔重用,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他不但没有杀掉与他为敌并且几度欲置于他死地的魏徵,反而对他推崇备至,请他管理国家大事,在他们化仇为友后,终于联手开创了令世人刮目相看和令中国人永远引以骄傲的前唐盛世和开明社会。

 

  李世民不仅仅是政治宽容和任人为贤,他对自己的统治更加是充满了自信,应该说他才是真正的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欧阳修的《纵囚论》里的真实故事就可以看到当时在中国的政治是如何的清明,社会是如何的安定,民风是如何的纯朴,文中说:方唐太宗之六年,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是以君子难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二卒自归无后者。是君子之所难,而小人之所易也。此岂近于人情哉?

 

   虽然,欧阳修先生也在此文中的后面提到李世民的这种做法有着所以求此名也之嫌,但是那三百名死囚犯们能够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后再从容回来受死,的确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在这里,除去能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的文明和中国社会曾经有过的和谐之外,再说其他的也恐怕就是多余的了。

 

   联想到我们今日之中国,谁又见过哪个共产党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大赦过天下呢?相反的是罪犯越来越多,监狱越来越大,即使是所谓的胡温新政,别说是让那些该死的死囚们回家看看再回去受死,就连像刘贤彬、秦永敏(包括海外的流亡者)这些只不过是有点思想和良心的同胞都不允许行使天伦之乐以尽人道,谁又能说这新政究竟新在何处哪?!不要说讲政治宽容和社会和谐了,连一千多年自己祖宗的遗风和影子都看不到,恐怕这才是中国人共同的不幸!

 

不过,我还是充满自信,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也好,人有离合悲欢的情感流露也罢,在人类社会的无情规律面前,该离的还是要离,该合的还是要合,百川东到海,何复盼西归?!人类文明的光辉终会驱除黑暗和愚昧,将要照耀着没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身上,尽管那是迟到的温暖!

            2005512日于徐州家中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