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告上访公民书
老上访:一丹



各位上访公民:

作为上访中的一名老上访,我想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多年上访积累的想法与各位沟通,共同探讨出一条解决我们上访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    上访,0.2的成功率,无疑是空耗宝贵的生命时光

 

我同很多上访公民一样,抱着地方官太黑,北京有青天的心理,不管天寒地冻,酷暑烈日,忍饥挨饿爬偷车,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来到北京,寻找意想中的青天大老爷。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同许多上访公民一样,几乎每次都从这个信访部门推到那个信访部门;然后又从中央的信访部门推到省级信访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又将我们推到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基本上采取拖、骗、哄和假汇报的方式应付我们。我们被迫再上北京。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99.8的上访公民在北京没有找到自己意想中的青天!地方官依然太黑,蒙冤者依然蒙冤!无奈之下,我们被迫集体群访,玉泉山、中南海,去官园、总理府一次又一次被接进派出所,再被当地政府强制接回。在被接返的过程中,不少上访公民遭受殴打和凌辱,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断胳膊打断腿,有的被打致死青天未见,命归黄泉!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看到不少蒙冤受难的公民,住在上访村的三元、五元店,睡车站、马路人行通道。有的流落街头,靠捡破烂、乞讨度日;幸运一点的也只是住进了接济站。日出日落,寒来暑往。上访,耗去了我们的宝贵生命!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来自重庆的一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李裕芬老大妈,她为屈死警察之手的独子伸冤告状20年。我认识了湖北的年过七旬、个子瘦小的王友云老大妈,她是为因举报单位领导贪污腐败而死于纪检监察之手的儿子伸冤上访的。我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刘杰大姐,她不屈不挠地依法起诉国务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枉法作为。我也认识了湖南老乡冉金菊和冉金玉,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为死于杭州警察之手的弟弟伸冤告状了整整八年。我还认识了广东的上访乞丐周潮新大哥,他在上访过程中身背国旗、录音机,反复播放着国歌。

 

北京有青天吗?有!然而,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告诉我们,只有0.2的人通过上访找到了青天!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我们来到北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历尽磨难,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难道就为了追求这渺茫的2的成功吗?难道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宝贵的生命光阴就这样不值钱,只能空耗在茫茫上访中吗?

 

          二、我们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上访意味着什么?在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天下人都是皇帝的臣民。老百姓有了冤屈,遇到地方官贪赃枉法,官官相护的时候,只有上访,进皇城,找青天大老爷下跪,告御状,象杨乃武和小白菜那样,最后告到慈禧太后那里才得以伸冤昭雪!

 

而今天,北京早已不是封建王朝的皇城,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中华大地的百姓再也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再声称,它的干部不是人民的老爷,而是人民的公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也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作为掌握共和国一切权力的主人人民的一员,我们跑到北京上访是向谁告状的?向谁下跪的?难道有主人向公仆下跪、主人向公仆告状的道理吗?!然而,不少主人跑到北京向共和国的最高公仆告状来了,下跪来了!难道中国又重新回到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不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本国公民当家作主人的权力,被贪官污吏巧取豪夺了!人民成了没有权力的主人! 当作为主人的人民一旦失去了权力,就变成了极权专制的臣民。公共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变成了专制皇权!蒙冤受屈的公民,就只好效仿封建王朝的臣民,跑到皇城来下跪,来寻找青天大老爷,来告御状!

 

三、    走出上访误区,依法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做共和国的真正主人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各级人民代表是各级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人员。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人民行使对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力,就是通过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信得过的代表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决定全国和各级地方一切重大事务,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和任免权。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真正是老百姓选出的、能代表老百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人民代表并不多。不少的人民代表就是通过拉领导关系当选的。有位上访公民向我诉说过他去找当地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私人企业主)的遭遇:他找到这位省人大代表请求为他的冤案说话,这位省人大代表很干脆地拒绝他说:我这个人大代表是领导叫我当的,又不是你叫我当的,我怎么能为你说话呢?领导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这位省人大代表说得一点不错!不是人民选出的代表,而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买来的人民代表,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代表,怎么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呢?又怎能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省长和副省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然而,如果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 当选的人民代表,他们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自身也盗取了一个人民代表的头衔,他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罢免自己的官职的!

 

各位上访公民,贪官污吏就是通过剥夺我们的选举权,将我们的权力公民的权力窃取去的,使我们这些共和国的主人变成了没有权力的奴隶!

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对他们就无可奈何、束手无策了吗?不是!按照《宪法》第一百零二条⑥和《选举法》第四十三条⑦、第五十二条⑧的规定,我们平民百姓虽然无法直接罢免贪官污吏,但我们有权直接罢免他们的人大代表资格,直接罢免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的资格。罢免了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罢免了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贪官污吏的官位也就保不住了!同时,我们要将那些真正与老百姓一条心的人推选为人民代表,让他们代表人民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将那些与老百姓一条心的、有能力办实事的人推选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

 

只有各级人大代表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代表人民行使对各级政府、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官员的任免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才真正属于人民!人民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主人!

 

各位上访公民,回去吧,田园将芜胡不归,家乡大地在呼唤着我们回去,撒播法治的种子,迎接法治的春天!家乡的父老乡亲在期盼着我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

 

各位上访公民,历史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反腐斗士、时代先锋,我们要不负历史的重托,以我们的言行向家乡的父老乡亲现身说法,用宪法和法律将家乡的父老乡亲武装起来!当人民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权力,成为共和国的真正主人,中华民族的历史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愧于历史,不愧于国家民族,不愧于人生,不愧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

 

                                      2005年5月8日敬上

 

联系方式:E-mail:gdp114@sina.com

 



各位上访公民:

作为上访中的一名老上访,我想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多年上访积累的想法与各位沟通,共同探讨出一条解决我们上访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    上访,0.2的成功率,无疑是空耗宝贵的生命时光

 

我同很多上访公民一样,抱着地方官太黑,北京有青天的心理,不管天寒地冻,酷暑烈日,忍饥挨饿爬偷车,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来到北京,寻找意想中的青天大老爷。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同许多上访公民一样,几乎每次都从这个信访部门推到那个信访部门;然后又从中央的信访部门推到省级信访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又将我们推到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基本上采取拖、骗、哄和假汇报的方式应付我们。我们被迫再上北京。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99.8的上访公民在北京没有找到自己意想中的青天!地方官依然太黑,蒙冤者依然蒙冤!无奈之下,我们被迫集体群访,玉泉山、中南海,去官园、总理府一次又一次被接进派出所,再被当地政府强制接回。在被接返的过程中,不少上访公民遭受殴打和凌辱,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断胳膊打断腿,有的被打致死青天未见,命归黄泉!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看到不少蒙冤受难的公民,住在上访村的三元、五元店,睡车站、马路人行通道。有的流落街头,靠捡破烂、乞讨度日;幸运一点的也只是住进了接济站。日出日落,寒来暑往。上访,耗去了我们的宝贵生命!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来自重庆的一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李裕芬老大妈,她为屈死警察之手的独子伸冤告状20年。我认识了湖北的年过七旬、个子瘦小的王友云老大妈,她是为因举报单位领导贪污腐败而死于纪检监察之手的儿子伸冤上访的。我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刘杰大姐,她不屈不挠地依法起诉国务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枉法作为。我也认识了湖南老乡冉金菊和冉金玉,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为死于杭州警察之手的弟弟伸冤告状了整整八年。我还认识了广东的上访乞丐周潮新大哥,他在上访过程中身背国旗、录音机,反复播放着国歌。

 

北京有青天吗?有!然而,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告诉我们,只有0.2的人通过上访找到了青天!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我们来到北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历尽磨难,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难道就为了追求这渺茫的2的成功吗?难道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宝贵的生命光阴就这样不值钱,只能空耗在茫茫上访中吗?

 

          二、我们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上访意味着什么?在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天下人都是皇帝的臣民。老百姓有了冤屈,遇到地方官贪赃枉法,官官相护的时候,只有上访,进皇城,找青天大老爷下跪,告御状,象杨乃武和小白菜那样,最后告到慈禧太后那里才得以伸冤昭雪!

 

而今天,北京早已不是封建王朝的皇城,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中华大地的百姓再也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再声称,它的干部不是人民的老爷,而是人民的公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也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作为掌握共和国一切权力的主人人民的一员,我们跑到北京上访是向谁告状的?向谁下跪的?难道有主人向公仆下跪、主人向公仆告状的道理吗?!然而,不少主人跑到北京向共和国的最高公仆告状来了,下跪来了!难道中国又重新回到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不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本国公民当家作主人的权力,被贪官污吏巧取豪夺了!人民成了没有权力的主人! 当作为主人的人民一旦失去了权力,就变成了极权专制的臣民。公共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变成了专制皇权!蒙冤受屈的公民,就只好效仿封建王朝的臣民,跑到皇城来下跪,来寻找青天大老爷,来告御状!

 

三、    走出上访误区,依法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做共和国的真正主人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各级人民代表是各级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人员。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人民行使对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力,就是通过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信得过的代表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决定全国和各级地方一切重大事务,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和任免权。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真正是老百姓选出的、能代表老百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人民代表并不多。不少的人民代表就是通过拉领导关系当选的。有位上访公民向我诉说过他去找当地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私人企业主)的遭遇:他找到这位省人大代表请求为他的冤案说话,这位省人大代表很干脆地拒绝他说:我这个人大代表是领导叫我当的,又不是你叫我当的,我怎么能为你说话呢?领导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这位省人大代表说得一点不错!不是人民选出的代表,而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买来的人民代表,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代表,怎么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呢?又怎能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省长和副省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然而,如果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 当选的人民代表,他们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自身也盗取了一个人民代表的头衔,他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罢免自己的官职的!

 

各位上访公民,贪官污吏就是通过剥夺我们的选举权,将我们的权力公民的权力窃取去的,使我们这些共和国的主人变成了没有权力的奴隶!

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对他们就无可奈何、束手无策了吗?不是!按照《宪法》第一百零二条⑥和《选举法》第四十三条⑦、第五十二条⑧的规定,我们平民百姓虽然无法直接罢免贪官污吏,但我们有权直接罢免他们的人大代表资格,直接罢免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的资格。罢免了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罢免了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贪官污吏的官位也就保不住了!同时,我们要将那些真正与老百姓一条心的人推选为人民代表,让他们代表人民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将那些与老百姓一条心的、有能力办实事的人推选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

 

只有各级人大代表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代表人民行使对各级政府、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官员的任免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才真正属于人民!人民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主人!

 

各位上访公民,回去吧,田园将芜胡不归,家乡大地在呼唤着我们回去,撒播法治的种子,迎接法治的春天!家乡的父老乡亲在期盼着我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

 

各位上访公民,历史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反腐斗士、时代先锋,我们要不负历史的重托,以我们的言行向家乡的父老乡亲现身说法,用宪法和法律将家乡的父老乡亲武装起来!当人民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权力,成为共和国的真正主人,中华民族的历史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愧于历史,不愧于国家民族,不愧于人生,不愧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

 

                                      2005年5月8日敬上

 

联系方式:E-mail:gdp114@sina.com

 



各位上访公民:

作为上访中的一名老上访,我想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多年上访积累的想法与各位沟通,共同探讨出一条解决我们上访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    上访,0.2的成功率,无疑是空耗宝贵的生命时光

 

我同很多上访公民一样,抱着地方官太黑,北京有青天的心理,不管天寒地冻,酷暑烈日,忍饥挨饿爬偷车,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来到北京,寻找意想中的青天大老爷。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同许多上访公民一样,几乎每次都从这个信访部门推到那个信访部门;然后又从中央的信访部门推到省级信访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又将我们推到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基本上采取拖、骗、哄和假汇报的方式应付我们。我们被迫再上北京。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99.8的上访公民在北京没有找到自己意想中的青天!地方官依然太黑,蒙冤者依然蒙冤!无奈之下,我们被迫集体群访,玉泉山、中南海,去官园、总理府一次又一次被接进派出所,再被当地政府强制接回。在被接返的过程中,不少上访公民遭受殴打和凌辱,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断胳膊打断腿,有的被打致死青天未见,命归黄泉!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看到不少蒙冤受难的公民,住在上访村的三元、五元店,睡车站、马路人行通道。有的流落街头,靠捡破烂、乞讨度日;幸运一点的也只是住进了接济站。日出日落,寒来暑往。上访,耗去了我们的宝贵生命!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来自重庆的一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李裕芬老大妈,她为屈死警察之手的独子伸冤告状20年。我认识了湖北的年过七旬、个子瘦小的王友云老大妈,她是为因举报单位领导贪污腐败而死于纪检监察之手的儿子伸冤上访的。我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刘杰大姐,她不屈不挠地依法起诉国务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枉法作为。我也认识了湖南老乡冉金菊和冉金玉,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为死于杭州警察之手的弟弟伸冤告状了整整八年。我还认识了广东的上访乞丐周潮新大哥,他在上访过程中身背国旗、录音机,反复播放着国歌。

 

北京有青天吗?有!然而,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告诉我们,只有0.2的人通过上访找到了青天!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我们来到北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历尽磨难,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难道就为了追求这渺茫的2的成功吗?难道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宝贵的生命光阴就这样不值钱,只能空耗在茫茫上访中吗?

 

          二、我们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上访意味着什么?在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天下人都是皇帝的臣民。老百姓有了冤屈,遇到地方官贪赃枉法,官官相护的时候,只有上访,进皇城,找青天大老爷下跪,告御状,象杨乃武和小白菜那样,最后告到慈禧太后那里才得以伸冤昭雪!

 

而今天,北京早已不是封建王朝的皇城,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中华大地的百姓再也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再声称,它的干部不是人民的老爷,而是人民的公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也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作为掌握共和国一切权力的主人人民的一员,我们跑到北京上访是向谁告状的?向谁下跪的?难道有主人向公仆下跪、主人向公仆告状的道理吗?!然而,不少主人跑到北京向共和国的最高公仆告状来了,下跪来了!难道中国又重新回到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不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本国公民当家作主人的权力,被贪官污吏巧取豪夺了!人民成了没有权力的主人! 当作为主人的人民一旦失去了权力,就变成了极权专制的臣民。公共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变成了专制皇权!蒙冤受屈的公民,就只好效仿封建王朝的臣民,跑到皇城来下跪,来寻找青天大老爷,来告御状!

 

三、    走出上访误区,依法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做共和国的真正主人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各级人民代表是各级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人员。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人民行使对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力,就是通过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信得过的代表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决定全国和各级地方一切重大事务,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和任免权。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真正是老百姓选出的、能代表老百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人民代表并不多。不少的人民代表就是通过拉领导关系当选的。有位上访公民向我诉说过他去找当地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私人企业主)的遭遇:他找到这位省人大代表请求为他的冤案说话,这位省人大代表很干脆地拒绝他说:我这个人大代表是领导叫我当的,又不是你叫我当的,我怎么能为你说话呢?领导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这位省人大代表说得一点不错!不是人民选出的代表,而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买来的人民代表,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代表,怎么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呢?又怎能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省长和副省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然而,如果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 当选的人民代表,他们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自身也盗取了一个人民代表的头衔,他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罢免自己的官职的!

 

各位上访公民,贪官污吏就是通过剥夺我们的选举权,将我们的权力公民的权力窃取去的,使我们这些共和国的主人变成了没有权力的奴隶!

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对他们就无可奈何、束手无策了吗?不是!按照《宪法》第一百零二条⑥和《选举法》第四十三条⑦、第五十二条⑧的规定,我们平民百姓虽然无法直接罢免贪官污吏,但我们有权直接罢免他们的人大代表资格,直接罢免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的资格。罢免了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罢免了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贪官污吏的官位也就保不住了!同时,我们要将那些真正与老百姓一条心的人推选为人民代表,让他们代表人民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将那些与老百姓一条心的、有能力办实事的人推选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

 

只有各级人大代表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代表人民行使对各级政府、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官员的任免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才真正属于人民!人民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主人!

 

各位上访公民,回去吧,田园将芜胡不归,家乡大地在呼唤着我们回去,撒播法治的种子,迎接法治的春天!家乡的父老乡亲在期盼着我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

 

各位上访公民,历史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反腐斗士、时代先锋,我们要不负历史的重托,以我们的言行向家乡的父老乡亲现身说法,用宪法和法律将家乡的父老乡亲武装起来!当人民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权力,成为共和国的真正主人,中华民族的历史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愧于历史,不愧于国家民族,不愧于人生,不愧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

 

                                      2005年5月8日敬上

 

联系方式:E-mail:gdp114@sina.com

 



各位上访公民:

作为上访中的一名老上访,我想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多年上访积累的想法与各位沟通,共同探讨出一条解决我们上访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    上访,0.2的成功率,无疑是空耗宝贵的生命时光

 

我同很多上访公民一样,抱着地方官太黑,北京有青天的心理,不管天寒地冻,酷暑烈日,忍饥挨饿爬偷车,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来到北京,寻找意想中的青天大老爷。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同许多上访公民一样,几乎每次都从这个信访部门推到那个信访部门;然后又从中央的信访部门推到省级信访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又将我们推到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基本上采取拖、骗、哄和假汇报的方式应付我们。我们被迫再上北京。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99.8的上访公民在北京没有找到自己意想中的青天!地方官依然太黑,蒙冤者依然蒙冤!无奈之下,我们被迫集体群访,玉泉山、中南海,去官园、总理府一次又一次被接进派出所,再被当地政府强制接回。在被接返的过程中,不少上访公民遭受殴打和凌辱,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断胳膊打断腿,有的被打致死青天未见,命归黄泉!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看到不少蒙冤受难的公民,住在上访村的三元、五元店,睡车站、马路人行通道。有的流落街头,靠捡破烂、乞讨度日;幸运一点的也只是住进了接济站。日出日落,寒来暑往。上访,耗去了我们的宝贵生命!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来自重庆的一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李裕芬老大妈,她为屈死警察之手的独子伸冤告状20年。我认识了湖北的年过七旬、个子瘦小的王友云老大妈,她是为因举报单位领导贪污腐败而死于纪检监察之手的儿子伸冤上访的。我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刘杰大姐,她不屈不挠地依法起诉国务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枉法作为。我也认识了湖南老乡冉金菊和冉金玉,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为死于杭州警察之手的弟弟伸冤告状了整整八年。我还认识了广东的上访乞丐周潮新大哥,他在上访过程中身背国旗、录音机,反复播放着国歌。

 

北京有青天吗?有!然而,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告诉我们,只有0.2的人通过上访找到了青天!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我们来到北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历尽磨难,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难道就为了追求这渺茫的2的成功吗?难道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宝贵的生命光阴就这样不值钱,只能空耗在茫茫上访中吗?

 

          二、我们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上访意味着什么?在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天下人都是皇帝的臣民。老百姓有了冤屈,遇到地方官贪赃枉法,官官相护的时候,只有上访,进皇城,找青天大老爷下跪,告御状,象杨乃武和小白菜那样,最后告到慈禧太后那里才得以伸冤昭雪!

 

而今天,北京早已不是封建王朝的皇城,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中华大地的百姓再也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再声称,它的干部不是人民的老爷,而是人民的公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也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作为掌握共和国一切权力的主人人民的一员,我们跑到北京上访是向谁告状的?向谁下跪的?难道有主人向公仆下跪、主人向公仆告状的道理吗?!然而,不少主人跑到北京向共和国的最高公仆告状来了,下跪来了!难道中国又重新回到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不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本国公民当家作主人的权力,被贪官污吏巧取豪夺了!人民成了没有权力的主人! 当作为主人的人民一旦失去了权力,就变成了极权专制的臣民。公共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变成了专制皇权!蒙冤受屈的公民,就只好效仿封建王朝的臣民,跑到皇城来下跪,来寻找青天大老爷,来告御状!

 

三、    走出上访误区,依法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做共和国的真正主人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各级人民代表是各级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人员。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人民行使对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力,就是通过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信得过的代表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决定全国和各级地方一切重大事务,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和任免权。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真正是老百姓选出的、能代表老百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人民代表并不多。不少的人民代表就是通过拉领导关系当选的。有位上访公民向我诉说过他去找当地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私人企业主)的遭遇:他找到这位省人大代表请求为他的冤案说话,这位省人大代表很干脆地拒绝他说:我这个人大代表是领导叫我当的,又不是你叫我当的,我怎么能为你说话呢?领导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这位省人大代表说得一点不错!不是人民选出的代表,而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买来的人民代表,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代表,怎么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呢?又怎能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省长和副省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然而,如果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 当选的人民代表,他们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自身也盗取了一个人民代表的头衔,他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罢免自己的官职的!

 

各位上访公民,贪官污吏就是通过剥夺我们的选举权,将我们的权力公民的权力窃取去的,使我们这些共和国的主人变成了没有权力的奴隶!

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对他们就无可奈何、束手无策了吗?不是!按照《宪法》第一百零二条⑥和《选举法》第四十三条⑦、第五十二条⑧的规定,我们平民百姓虽然无法直接罢免贪官污吏,但我们有权直接罢免他们的人大代表资格,直接罢免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的资格。罢免了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罢免了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贪官污吏的官位也就保不住了!同时,我们要将那些真正与老百姓一条心的人推选为人民代表,让他们代表人民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将那些与老百姓一条心的、有能力办实事的人推选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

 

只有各级人大代表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代表人民行使对各级政府、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官员的任免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才真正属于人民!人民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主人!

 

各位上访公民,回去吧,田园将芜胡不归,家乡大地在呼唤着我们回去,撒播法治的种子,迎接法治的春天!家乡的父老乡亲在期盼着我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

 

各位上访公民,历史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反腐斗士、时代先锋,我们要不负历史的重托,以我们的言行向家乡的父老乡亲现身说法,用宪法和法律将家乡的父老乡亲武装起来!当人民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权力,成为共和国的真正主人,中华民族的历史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愧于历史,不愧于国家民族,不愧于人生,不愧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

 

                                      2005年5月8日敬上

 

联系方式:E-mail:gdp114@sina.com

 



各位上访公民:

作为上访中的一名老上访,我想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多年上访积累的想法与各位沟通,共同探讨出一条解决我们上访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    上访,0.2的成功率,无疑是空耗宝贵的生命时光

 

我同很多上访公民一样,抱着地方官太黑,北京有青天的心理,不管天寒地冻,酷暑烈日,忍饥挨饿爬偷车,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来到北京,寻找意想中的青天大老爷。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同许多上访公民一样,几乎每次都从这个信访部门推到那个信访部门;然后又从中央的信访部门推到省级信访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又将我们推到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基本上采取拖、骗、哄和假汇报的方式应付我们。我们被迫再上北京。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99.8的上访公民在北京没有找到自己意想中的青天!地方官依然太黑,蒙冤者依然蒙冤!无奈之下,我们被迫集体群访,玉泉山、中南海,去官园、总理府一次又一次被接进派出所,再被当地政府强制接回。在被接返的过程中,不少上访公民遭受殴打和凌辱,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断胳膊打断腿,有的被打致死青天未见,命归黄泉!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看到不少蒙冤受难的公民,住在上访村的三元、五元店,睡车站、马路人行通道。有的流落街头,靠捡破烂、乞讨度日;幸运一点的也只是住进了接济站。日出日落,寒来暑往。上访,耗去了我们的宝贵生命!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来自重庆的一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李裕芬老大妈,她为屈死警察之手的独子伸冤告状20年。我认识了湖北的年过七旬、个子瘦小的王友云老大妈,她是为因举报单位领导贪污腐败而死于纪检监察之手的儿子伸冤上访的。我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刘杰大姐,她不屈不挠地依法起诉国务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枉法作为。我也认识了湖南老乡冉金菊和冉金玉,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为死于杭州警察之手的弟弟伸冤告状了整整八年。我还认识了广东的上访乞丐周潮新大哥,他在上访过程中身背国旗、录音机,反复播放着国歌。

 

北京有青天吗?有!然而,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告诉我们,只有0.2的人通过上访找到了青天!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我们来到北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历尽磨难,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难道就为了追求这渺茫的2的成功吗?难道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宝贵的生命光阴就这样不值钱,只能空耗在茫茫上访中吗?

 

          二、我们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上访意味着什么?在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天下人都是皇帝的臣民。老百姓有了冤屈,遇到地方官贪赃枉法,官官相护的时候,只有上访,进皇城,找青天大老爷下跪,告御状,象杨乃武和小白菜那样,最后告到慈禧太后那里才得以伸冤昭雪!

 

而今天,北京早已不是封建王朝的皇城,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中华大地的百姓再也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再声称,它的干部不是人民的老爷,而是人民的公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也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作为掌握共和国一切权力的主人人民的一员,我们跑到北京上访是向谁告状的?向谁下跪的?难道有主人向公仆下跪、主人向公仆告状的道理吗?!然而,不少主人跑到北京向共和国的最高公仆告状来了,下跪来了!难道中国又重新回到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不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本国公民当家作主人的权力,被贪官污吏巧取豪夺了!人民成了没有权力的主人! 当作为主人的人民一旦失去了权力,就变成了极权专制的臣民。公共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变成了专制皇权!蒙冤受屈的公民,就只好效仿封建王朝的臣民,跑到皇城来下跪,来寻找青天大老爷,来告御状!

 

三、    走出上访误区,依法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做共和国的真正主人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各级人民代表是各级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人员。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人民行使对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力,就是通过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信得过的代表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决定全国和各级地方一切重大事务,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和任免权。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真正是老百姓选出的、能代表老百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人民代表并不多。不少的人民代表就是通过拉领导关系当选的。有位上访公民向我诉说过他去找当地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私人企业主)的遭遇:他找到这位省人大代表请求为他的冤案说话,这位省人大代表很干脆地拒绝他说:我这个人大代表是领导叫我当的,又不是你叫我当的,我怎么能为你说话呢?领导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这位省人大代表说得一点不错!不是人民选出的代表,而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买来的人民代表,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代表,怎么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呢?又怎能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省长和副省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然而,如果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 当选的人民代表,他们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自身也盗取了一个人民代表的头衔,他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罢免自己的官职的!

 

各位上访公民,贪官污吏就是通过剥夺我们的选举权,将我们的权力公民的权力窃取去的,使我们这些共和国的主人变成了没有权力的奴隶!

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对他们就无可奈何、束手无策了吗?不是!按照《宪法》第一百零二条⑥和《选举法》第四十三条⑦、第五十二条⑧的规定,我们平民百姓虽然无法直接罢免贪官污吏,但我们有权直接罢免他们的人大代表资格,直接罢免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的资格。罢免了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罢免了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贪官污吏的官位也就保不住了!同时,我们要将那些真正与老百姓一条心的人推选为人民代表,让他们代表人民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将那些与老百姓一条心的、有能力办实事的人推选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

 

只有各级人大代表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代表人民行使对各级政府、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官员的任免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才真正属于人民!人民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主人!

 

各位上访公民,回去吧,田园将芜胡不归,家乡大地在呼唤着我们回去,撒播法治的种子,迎接法治的春天!家乡的父老乡亲在期盼着我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

 

各位上访公民,历史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反腐斗士、时代先锋,我们要不负历史的重托,以我们的言行向家乡的父老乡亲现身说法,用宪法和法律将家乡的父老乡亲武装起来!当人民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权力,成为共和国的真正主人,中华民族的历史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愧于历史,不愧于国家民族,不愧于人生,不愧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

 

                                      2005年5月8日敬上

 

联系方式:E-mail:gdp114@sina.com

 



各位上访公民:

作为上访中的一名老上访,我想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多年上访积累的想法与各位沟通,共同探讨出一条解决我们上访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    上访,0.2的成功率,无疑是空耗宝贵的生命时光

 

我同很多上访公民一样,抱着地方官太黑,北京有青天的心理,不管天寒地冻,酷暑烈日,忍饥挨饿爬偷车,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来到北京,寻找意想中的青天大老爷。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同许多上访公民一样,几乎每次都从这个信访部门推到那个信访部门;然后又从中央的信访部门推到省级信访部门;省级信访部门又将我们推到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当地政府及其信访部门基本上采取拖、骗、哄和假汇报的方式应付我们。我们被迫再上北京。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99.8的上访公民在北京没有找到自己意想中的青天!地方官依然太黑,蒙冤者依然蒙冤!无奈之下,我们被迫集体群访,玉泉山、中南海,去官园、总理府一次又一次被接进派出所,再被当地政府强制接回。在被接返的过程中,不少上访公民遭受殴打和凌辱,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断胳膊打断腿,有的被打致死青天未见,命归黄泉!

 

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看到不少蒙冤受难的公民,住在上访村的三元、五元店,睡车站、马路人行通道。有的流落街头,靠捡破烂、乞讨度日;幸运一点的也只是住进了接济站。日出日落,寒来暑往。上访,耗去了我们的宝贵生命!在北京上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来自重庆的一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李裕芬老大妈,她为屈死警察之手的独子伸冤告状20年。我认识了湖北的年过七旬、个子瘦小的王友云老大妈,她是为因举报单位领导贪污腐败而死于纪检监察之手的儿子伸冤上访的。我认识了来自黑龙江的刘杰大姐,她不屈不挠地依法起诉国务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枉法作为。我也认识了湖南老乡冉金菊和冉金玉,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为死于杭州警察之手的弟弟伸冤告状了整整八年。我还认识了广东的上访乞丐周潮新大哥,他在上访过程中身背国旗、录音机,反复播放着国歌。

 

北京有青天吗?有!然而,国家信访总局公布的数字告诉我们,只有0.2的人通过上访找到了青天!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我们来到北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含辛茹苦,历尽磨难,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难道就为了追求这渺茫的2的成功吗?难道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宝贵的生命光阴就这样不值钱,只能空耗在茫茫上访中吗?

 

          二、我们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上访意味着什么?在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天下人都是皇帝的臣民。老百姓有了冤屈,遇到地方官贪赃枉法,官官相护的时候,只有上访,进皇城,找青天大老爷下跪,告御状,象杨乃武和小白菜那样,最后告到慈禧太后那里才得以伸冤昭雪!

 

而今天,北京早已不是封建王朝的皇城,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中华大地的百姓再也不是封建王朝的臣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一再声称,它的干部不是人民的老爷,而是人民的公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也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作为掌握共和国一切权力的主人人民的一员,我们跑到北京上访是向谁告状的?向谁下跪的?难道有主人向公仆下跪、主人向公仆告状的道理吗?!然而,不少主人跑到北京向共和国的最高公仆告状来了,下跪来了!难道中国又重新回到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封建时代?不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本国公民当家作主人的权力,被贪官污吏巧取豪夺了!人民成了没有权力的主人! 当作为主人的人民一旦失去了权力,就变成了极权专制的臣民。公共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变成了专制皇权!蒙冤受屈的公民,就只好效仿封建王朝的臣民,跑到皇城来下跪,来寻找青天大老爷,来告御状!

 

三、    走出上访误区,依法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做共和国的真正主人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各级人民代表是各级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人员。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人民行使对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力,就是通过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信得过的代表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决定全国和各级地方一切重大事务,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和任免权。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真正是老百姓选出的、能代表老百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人民代表并不多。不少的人民代表就是通过拉领导关系当选的。有位上访公民向我诉说过他去找当地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私人企业主)的遭遇:他找到这位省人大代表请求为他的冤案说话,这位省人大代表很干脆地拒绝他说:我这个人大代表是领导叫我当的,又不是你叫我当的,我怎么能为你说话呢?领导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这位省人大代表说得一点不错!不是人民选出的代表,而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买来的人民代表,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代表,怎么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呢?又怎能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呢?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省长和副省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然而,如果是贪官污吏指定的、或通过行贿 当选的人民代表,他们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依法行使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力,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自身也盗取了一个人民代表的头衔,他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罢免自己的官职的!

 

各位上访公民,贪官污吏就是通过剥夺我们的选举权,将我们的权力公民的权力窃取去的,使我们这些共和国的主人变成了没有权力的奴隶!

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对他们就无可奈何、束手无策了吗?不是!按照《宪法》第一百零二条⑥和《选举法》第四十三条⑦、第五十二条⑧的规定,我们平民百姓虽然无法直接罢免贪官污吏,但我们有权直接罢免他们的人大代表资格,直接罢免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的资格。罢免了贪官污吏的人大代表资格,罢免了那些与贪官污吏狼狈为奸的人大代表,贪官污吏的官位也就保不住了!同时,我们要将那些真正与老百姓一条心的人推选为人民代表,让他们代表人民去罢免那些贪赃枉法、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去罢免那些索贿受贿、鱼肉百姓、渎职犯罪的省长、市长、县长、区长、乡长或镇长!将那些与老百姓一条心的、有能力办实事的人推选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

 

只有各级人大代表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代表人民行使对各级政府、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官员的任免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才真正属于人民!人民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主人!

 

各位上访公民,回去吧,田园将芜胡不归,家乡大地在呼唤着我们回去,撒播法治的种子,迎接法治的春天!家乡的父老乡亲在期盼着我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收回被贪官污吏窃取的权力!

 

各位上访公民,历史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反腐斗士、时代先锋,我们要不负历史的重托,以我们的言行向家乡的父老乡亲现身说法,用宪法和法律将家乡的父老乡亲武装起来!当人民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权力,成为共和国的真正主人,中华民族的历史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愧于历史,不愧于国家民族,不愧于人生,不愧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

 

                                      2005年5月8日敬上

 

联系方式:E-mail:gdp114@sina.com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