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赵达功



   作为香港的记者和作家获得人权新闻奖是很自然的,包括许多海外记者作家获奖也很正常,但是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之机构共同举办的人权新闻奖颁发给大陆异议作家,其意义就延伸到专制的中国大陆。

   与刘晓波先生、张裕先生(瑞典)等一同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当我走上领奖台从香港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先生手中接过奖座,当我听到会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闪光灯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是激动了。当时我在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千万中国为民主自由事业奋斗的所有写作者的荣誉。

   张裕先生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负责人,我也是狱委会成员之一,与其他狱委会成员一起,我们时刻关注者中国狱中作家状况。在广泛搜集材料基础上,在不断与狱中 作家家属的采访交谈中,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这就是要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文字狱迫害,要向全世界呼吁,关注中国继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营救他们出 狱,帮助他们改善狱中生活环境。

   张裕与我共同写作完成的文章《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2004年11月号。文章揭露了中共当局迫害作家的恶行,对狱中作家进行分 类,同时用数字和表格展示了中国异议作家牢狱之灾的遭遇。同时发表在当期《开放》杂志上还有一系列关于中国狱中作家状况的专题文章,其中有流亡在西班牙作 家黄河清文章《梓州壮士欧阳懿》和《赵岩被捕:维权而不是泄密》,胡化先生的《高勤荣的血书》,特约记者的文章《网上作家清水君回国奇遇》,胡平先生的 《鱼与网的新斗争从拘捕作家看中国言论自由现状》。

   有记者问我,在香港把人权新闻大奖颁给大陆异议作家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说,意义有三,一是展示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市民有言论自由,香港人民希望中 共当局认真对待许诺的一国两制;二是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也是为了香港能够长期保证自由和法治,只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香港社会就可以保持稳定,相反, 如果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香港也难以保证能够推动民主进程,甚至危害香港人民已有的自由;三是香港舆论界声援中国异议作家,鼓励中国作家维护写 作、出版和发表言论自由权利。

   也有记者问我,获得人权新闻大奖会不会受到当局迫害?我说完全有可能。不过,我们既然敢于写作,敢于抨击中共专制统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任何恐吓和迫害我们都会从容面对。

   我希望下一届人权新闻奖继续有颁奖给大陆异议作家,鼓励大陆异议作家勇敢传播人权价值观,中国人民的觉醒将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社会。

                              2005年6月25日

   作为香港的记者和作家获得人权新闻奖是很自然的,包括许多海外记者作家获奖也很正常,但是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之机构共同举办的人权新闻奖颁发给大陆异议作家,其意义就延伸到专制的中国大陆。

   与刘晓波先生、张裕先生(瑞典)等一同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当我走上领奖台从香港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先生手中接过奖座,当我听到会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闪光灯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是激动了。当时我在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千万中国为民主自由事业奋斗的所有写作者的荣誉。

   张裕先生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负责人,我也是狱委会成员之一,与其他狱委会成员一起,我们时刻关注者中国狱中作家状况。在广泛搜集材料基础上,在不断与狱中 作家家属的采访交谈中,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这就是要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文字狱迫害,要向全世界呼吁,关注中国继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营救他们出 狱,帮助他们改善狱中生活环境。

   张裕与我共同写作完成的文章《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2004年11月号。文章揭露了中共当局迫害作家的恶行,对狱中作家进行分 类,同时用数字和表格展示了中国异议作家牢狱之灾的遭遇。同时发表在当期《开放》杂志上还有一系列关于中国狱中作家状况的专题文章,其中有流亡在西班牙作 家黄河清文章《梓州壮士欧阳懿》和《赵岩被捕:维权而不是泄密》,胡化先生的《高勤荣的血书》,特约记者的文章《网上作家清水君回国奇遇》,胡平先生的 《鱼与网的新斗争从拘捕作家看中国言论自由现状》。

   有记者问我,在香港把人权新闻大奖颁给大陆异议作家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说,意义有三,一是展示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市民有言论自由,香港人民希望中 共当局认真对待许诺的一国两制;二是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也是为了香港能够长期保证自由和法治,只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香港社会就可以保持稳定,相反, 如果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香港也难以保证能够推动民主进程,甚至危害香港人民已有的自由;三是香港舆论界声援中国异议作家,鼓励中国作家维护写 作、出版和发表言论自由权利。

   也有记者问我,获得人权新闻大奖会不会受到当局迫害?我说完全有可能。不过,我们既然敢于写作,敢于抨击中共专制统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任何恐吓和迫害我们都会从容面对。

   我希望下一届人权新闻奖继续有颁奖给大陆异议作家,鼓励大陆异议作家勇敢传播人权价值观,中国人民的觉醒将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社会。

                              2005年6月25日

   作为香港的记者和作家获得人权新闻奖是很自然的,包括许多海外记者作家获奖也很正常,但是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之机构共同举办的人权新闻奖颁发给大陆异议作家,其意义就延伸到专制的中国大陆。

   与刘晓波先生、张裕先生(瑞典)等一同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当我走上领奖台从香港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先生手中接过奖座,当我听到会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闪光灯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是激动了。当时我在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千万中国为民主自由事业奋斗的所有写作者的荣誉。

   张裕先生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负责人,我也是狱委会成员之一,与其他狱委会成员一起,我们时刻关注者中国狱中作家状况。在广泛搜集材料基础上,在不断与狱中 作家家属的采访交谈中,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这就是要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文字狱迫害,要向全世界呼吁,关注中国继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营救他们出 狱,帮助他们改善狱中生活环境。

   张裕与我共同写作完成的文章《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2004年11月号。文章揭露了中共当局迫害作家的恶行,对狱中作家进行分 类,同时用数字和表格展示了中国异议作家牢狱之灾的遭遇。同时发表在当期《开放》杂志上还有一系列关于中国狱中作家状况的专题文章,其中有流亡在西班牙作 家黄河清文章《梓州壮士欧阳懿》和《赵岩被捕:维权而不是泄密》,胡化先生的《高勤荣的血书》,特约记者的文章《网上作家清水君回国奇遇》,胡平先生的 《鱼与网的新斗争从拘捕作家看中国言论自由现状》。

   有记者问我,在香港把人权新闻大奖颁给大陆异议作家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说,意义有三,一是展示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市民有言论自由,香港人民希望中 共当局认真对待许诺的一国两制;二是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也是为了香港能够长期保证自由和法治,只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香港社会就可以保持稳定,相反, 如果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香港也难以保证能够推动民主进程,甚至危害香港人民已有的自由;三是香港舆论界声援中国异议作家,鼓励中国作家维护写 作、出版和发表言论自由权利。

   也有记者问我,获得人权新闻大奖会不会受到当局迫害?我说完全有可能。不过,我们既然敢于写作,敢于抨击中共专制统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任何恐吓和迫害我们都会从容面对。

   我希望下一届人权新闻奖继续有颁奖给大陆异议作家,鼓励大陆异议作家勇敢传播人权价值观,中国人民的觉醒将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社会。

                              2005年6月25日

   作为香港的记者和作家获得人权新闻奖是很自然的,包括许多海外记者作家获奖也很正常,但是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之机构共同举办的人权新闻奖颁发给大陆异议作家,其意义就延伸到专制的中国大陆。

   与刘晓波先生、张裕先生(瑞典)等一同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当我走上领奖台从香港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先生手中接过奖座,当我听到会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闪光灯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是激动了。当时我在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千万中国为民主自由事业奋斗的所有写作者的荣誉。

   张裕先生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负责人,我也是狱委会成员之一,与其他狱委会成员一起,我们时刻关注者中国狱中作家状况。在广泛搜集材料基础上,在不断与狱中 作家家属的采访交谈中,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这就是要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文字狱迫害,要向全世界呼吁,关注中国继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营救他们出 狱,帮助他们改善狱中生活环境。

   张裕与我共同写作完成的文章《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2004年11月号。文章揭露了中共当局迫害作家的恶行,对狱中作家进行分 类,同时用数字和表格展示了中国异议作家牢狱之灾的遭遇。同时发表在当期《开放》杂志上还有一系列关于中国狱中作家状况的专题文章,其中有流亡在西班牙作 家黄河清文章《梓州壮士欧阳懿》和《赵岩被捕:维权而不是泄密》,胡化先生的《高勤荣的血书》,特约记者的文章《网上作家清水君回国奇遇》,胡平先生的 《鱼与网的新斗争从拘捕作家看中国言论自由现状》。

   有记者问我,在香港把人权新闻大奖颁给大陆异议作家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说,意义有三,一是展示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市民有言论自由,香港人民希望中 共当局认真对待许诺的一国两制;二是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也是为了香港能够长期保证自由和法治,只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香港社会就可以保持稳定,相反, 如果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香港也难以保证能够推动民主进程,甚至危害香港人民已有的自由;三是香港舆论界声援中国异议作家,鼓励中国作家维护写 作、出版和发表言论自由权利。

   也有记者问我,获得人权新闻大奖会不会受到当局迫害?我说完全有可能。不过,我们既然敢于写作,敢于抨击中共专制统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任何恐吓和迫害我们都会从容面对。

   我希望下一届人权新闻奖继续有颁奖给大陆异议作家,鼓励大陆异议作家勇敢传播人权价值观,中国人民的觉醒将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社会。

                              2005年6月25日

   作为香港的记者和作家获得人权新闻奖是很自然的,包括许多海外记者作家获奖也很正常,但是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之机构共同举办的人权新闻奖颁发给大陆异议作家,其意义就延伸到专制的中国大陆。

   与刘晓波先生、张裕先生(瑞典)等一同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当我走上领奖台从香港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先生手中接过奖座,当我听到会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闪光灯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是激动了。当时我在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千万中国为民主自由事业奋斗的所有写作者的荣誉。

   张裕先生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负责人,我也是狱委会成员之一,与其他狱委会成员一起,我们时刻关注者中国狱中作家状况。在广泛搜集材料基础上,在不断与狱中 作家家属的采访交谈中,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这就是要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文字狱迫害,要向全世界呼吁,关注中国继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营救他们出 狱,帮助他们改善狱中生活环境。

   张裕与我共同写作完成的文章《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2004年11月号。文章揭露了中共当局迫害作家的恶行,对狱中作家进行分 类,同时用数字和表格展示了中国异议作家牢狱之灾的遭遇。同时发表在当期《开放》杂志上还有一系列关于中国狱中作家状况的专题文章,其中有流亡在西班牙作 家黄河清文章《梓州壮士欧阳懿》和《赵岩被捕:维权而不是泄密》,胡化先生的《高勤荣的血书》,特约记者的文章《网上作家清水君回国奇遇》,胡平先生的 《鱼与网的新斗争从拘捕作家看中国言论自由现状》。

   有记者问我,在香港把人权新闻大奖颁给大陆异议作家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说,意义有三,一是展示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市民有言论自由,香港人民希望中 共当局认真对待许诺的一国两制;二是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也是为了香港能够长期保证自由和法治,只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香港社会就可以保持稳定,相反, 如果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香港也难以保证能够推动民主进程,甚至危害香港人民已有的自由;三是香港舆论界声援中国异议作家,鼓励中国作家维护写 作、出版和发表言论自由权利。

   也有记者问我,获得人权新闻大奖会不会受到当局迫害?我说完全有可能。不过,我们既然敢于写作,敢于抨击中共专制统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任何恐吓和迫害我们都会从容面对。

   我希望下一届人权新闻奖继续有颁奖给大陆异议作家,鼓励大陆异议作家勇敢传播人权价值观,中国人民的觉醒将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社会。

                              2005年6月25日

   作为香港的记者和作家获得人权新闻奖是很自然的,包括许多海外记者作家获奖也很正常,但是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之机构共同举办的人权新闻奖颁发给大陆异议作家,其意义就延伸到专制的中国大陆。

   与刘晓波先生、张裕先生(瑞典)等一同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当我走上领奖台从香港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先生手中接过奖座,当我听到会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闪光灯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是激动了。当时我在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千万中国为民主自由事业奋斗的所有写作者的荣誉。

   张裕先生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负责人,我也是狱委会成员之一,与其他狱委会成员一起,我们时刻关注者中国狱中作家状况。在广泛搜集材料基础上,在不断与狱中 作家家属的采访交谈中,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这就是要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文字狱迫害,要向全世界呼吁,关注中国继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营救他们出 狱,帮助他们改善狱中生活环境。

   张裕与我共同写作完成的文章《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2004年11月号。文章揭露了中共当局迫害作家的恶行,对狱中作家进行分 类,同时用数字和表格展示了中国异议作家牢狱之灾的遭遇。同时发表在当期《开放》杂志上还有一系列关于中国狱中作家状况的专题文章,其中有流亡在西班牙作 家黄河清文章《梓州壮士欧阳懿》和《赵岩被捕:维权而不是泄密》,胡化先生的《高勤荣的血书》,特约记者的文章《网上作家清水君回国奇遇》,胡平先生的 《鱼与网的新斗争从拘捕作家看中国言论自由现状》。

   有记者问我,在香港把人权新闻大奖颁给大陆异议作家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说,意义有三,一是展示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香港市民有言论自由,香港人民希望中 共当局认真对待许诺的一国两制;二是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也是为了香港能够长期保证自由和法治,只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香港社会就可以保持稳定,相反, 如果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香港也难以保证能够推动民主进程,甚至危害香港人民已有的自由;三是香港舆论界声援中国异议作家,鼓励中国作家维护写 作、出版和发表言论自由权利。

   也有记者问我,获得人权新闻大奖会不会受到当局迫害?我说完全有可能。不过,我们既然敢于写作,敢于抨击中共专制统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任何恐吓和迫害我们都会从容面对。

   我希望下一届人权新闻奖继续有颁奖给大陆异议作家,鼓励大陆异议作家勇敢传播人权价值观,中国人民的觉醒将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社会。

                              2005年6月25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