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啼笑皆非话民间
郭少坤



    近日回乡下,闻讯赶来看我的父老兄弟们又向我讲起了近来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听时或忍俊不禁,或拍案而起;听后又觉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因而在此讲述给大家,请大家从中思考一些问题。
一、 暴政逼出暴民
    我们那个乡自《村民自治条例》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认真贯彻落实。全乡仅仅有一个村(京庄村)的村民通过上访后,选举了自己的村长;但是前年,这个民 选村长还被村支书雇人杀害了。其它村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民选村长。我所居住的村(果园村)也是如此,与其他村不同的是,党委派的村长和支书遭到了 村民们的抵制,使他们不能开展工作。但是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那么不要脸皮,他们死乞白赖地行驶权力,愤怒的村民上访也无人搭理。结果前几天,那个被非法 委派的村长(刘忌民)家中的十多棵树不知道被谁砍了,另外那个村支书(李永海)家门前的树也在一夜间被刮去了树皮。刮树皮的人还向村支书喊 话:你的脸就像你家里的树一样,不要皮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吓得村支书连门也不敢出。
    诚然,以损坏他人的财产为手段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报复是不对的,但是这还不都是共产党给逼出来的吗?试想如果让村民们民主选举自己的领导干部,村民们也就不 会以这种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非法干部,看来暴政产生暴民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现象,如果共产党不进行政治改革,类似问题只会有增无减。
                      二、地下工作者
  共产党自夺取政权,其执政都已经56年了,但是他们对民主仍然是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在日益觉醒的人民面前,他们表现得非常狼狈不堪。乡亲们对我说,那 几个利欲熏心的村干部由于不是村民选举的,在村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他们有时候偷偷摸摸的到乡里去开会,碰上人们问他去干什么时,他们都不敢说 去开会,而说去赶集买东西去。由此可见,他们仅仅为了那一顿饭、几杯酒就什么也不顾了,光天化日之下连伪装成民选干部的勇气都没有了,看来共产党 的基层组织已经被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的洪流之中了。
三、 党委书记怕群众
    由于乡的党委书记(唐士安)既破坏民主选举,又腐化堕落,他竟然在共产党开展的所谓保鲜(先)教育时,擅自率领各村的党支书浩浩荡荡到海南省公款旅 游,共花费七十余万元人民币。愤怒的村民们去乡里找到他说理,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乡亲们不无幽默地说:共产党不管他们的党徒党孙,我们来替他们管管这 些中华民族的败类。
四、 究竟是谁忽悠谁
    当赵本山这个家喻户晓的忽悠大王的忽悠文化盛行之时,中国人都开始忽悠起来,都在选择适合自己欺骗和忽悠的对象。乡亲们向我讲起了有关 忽悠的二件事情,一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忽悠他们的总书记胡锦涛的真实故事:在2003年的冬天,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去视察工作,听说那个地方 盛产蘑菇,便要去参观,当地官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叫王梁乡的乡里,但是由于气候原因,该乡根本没种蘑菇。当地干部为了让总书记满意,便提前到河南省夏邑 县买了一些蘑菇,然后把蘑菇放到塑料大棚里,告诉胡锦涛说,这就是他们种植的蘑菇。胡说:此项目可行。于是在胡锦涛走后,当地政府马上给老百姓发放贷 款,种蘑菇。可是那些不懂种植蘑菇技术的农民们并没有把钱用到种蘑菇上,不少人都用贷款给自己买起了摩托车和手机,并说:反正是胡锦涛批的钱,不用白不 用。此事在当地传为笑话。
   第二件事,就是乡亲们讲到了共产党忽悠农民们的问题,他们说,虽然是共产党声称减免农业税,但是他们却通过抬高农业生产资料的办法把负担又加给了 农民。比如说,过去一吨化肥只需要48元人民币,而现在却需要90多元,如果每亩地一年用化肥一吨,一亩地就增加了几十元的农资负担,而农业税充其量只不 过是一亩地才征收8元钱,由此来看通过减免农业税的办法并不等于就能减轻农民们的负担,相反由于各项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农民们的经济负担反而增 加了。因此乡亲们们说:如果不算帐,还真被所谓的减免农业税给忽悠住了。
    从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中,我们不能不看到农村形势的复杂化,更加令人深思和可怕的是,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并被有引起当局的重视,而任其发展蔓延。难怪乡亲们困惑的问我;他们共产党政府里的干部都在干什么?他们究竟还管什么?!
    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他们在营造和谐社会,在搞和平发展,如果把权利给你们,那些贪官污吏不都倒霉了?他们完蛋了,谁还帮助共产党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和 谐社会局面哪?!其实,这就是共产党的硬道理,至少目前谁也无法碰它和改变它。至于这样的道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那就只有让历史的发展规律来 决定了。
    不论怎么样,以上这几则民间故事也足以聊博得人们一笑,并在笑声中引以思考。
                           2005年6月1日  于徐州家中


    近日回乡下,闻讯赶来看我的父老兄弟们又向我讲起了近来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听时或忍俊不禁,或拍案而起;听后又觉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因而在此讲述给大家,请大家从中思考一些问题。
一、 暴政逼出暴民
    我们那个乡自《村民自治条例》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认真贯彻落实。全乡仅仅有一个村(京庄村)的村民通过上访后,选举了自己的村长;但是前年,这个民 选村长还被村支书雇人杀害了。其它村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民选村长。我所居住的村(果园村)也是如此,与其他村不同的是,党委派的村长和支书遭到了 村民们的抵制,使他们不能开展工作。但是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那么不要脸皮,他们死乞白赖地行驶权力,愤怒的村民上访也无人搭理。结果前几天,那个被非法 委派的村长(刘忌民)家中的十多棵树不知道被谁砍了,另外那个村支书(李永海)家门前的树也在一夜间被刮去了树皮。刮树皮的人还向村支书喊 话:你的脸就像你家里的树一样,不要皮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吓得村支书连门也不敢出。
    诚然,以损坏他人的财产为手段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报复是不对的,但是这还不都是共产党给逼出来的吗?试想如果让村民们民主选举自己的领导干部,村民们也就不 会以这种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非法干部,看来暴政产生暴民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现象,如果共产党不进行政治改革,类似问题只会有增无减。
                      二、地下工作者
  共产党自夺取政权,其执政都已经56年了,但是他们对民主仍然是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在日益觉醒的人民面前,他们表现得非常狼狈不堪。乡亲们对我说,那 几个利欲熏心的村干部由于不是村民选举的,在村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他们有时候偷偷摸摸的到乡里去开会,碰上人们问他去干什么时,他们都不敢说 去开会,而说去赶集买东西去。由此可见,他们仅仅为了那一顿饭、几杯酒就什么也不顾了,光天化日之下连伪装成民选干部的勇气都没有了,看来共产党 的基层组织已经被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的洪流之中了。
三、 党委书记怕群众
    由于乡的党委书记(唐士安)既破坏民主选举,又腐化堕落,他竟然在共产党开展的所谓保鲜(先)教育时,擅自率领各村的党支书浩浩荡荡到海南省公款旅 游,共花费七十余万元人民币。愤怒的村民们去乡里找到他说理,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乡亲们不无幽默地说:共产党不管他们的党徒党孙,我们来替他们管管这 些中华民族的败类。
四、 究竟是谁忽悠谁
    当赵本山这个家喻户晓的忽悠大王的忽悠文化盛行之时,中国人都开始忽悠起来,都在选择适合自己欺骗和忽悠的对象。乡亲们向我讲起了有关 忽悠的二件事情,一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忽悠他们的总书记胡锦涛的真实故事:在2003年的冬天,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去视察工作,听说那个地方 盛产蘑菇,便要去参观,当地官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叫王梁乡的乡里,但是由于气候原因,该乡根本没种蘑菇。当地干部为了让总书记满意,便提前到河南省夏邑 县买了一些蘑菇,然后把蘑菇放到塑料大棚里,告诉胡锦涛说,这就是他们种植的蘑菇。胡说:此项目可行。于是在胡锦涛走后,当地政府马上给老百姓发放贷 款,种蘑菇。可是那些不懂种植蘑菇技术的农民们并没有把钱用到种蘑菇上,不少人都用贷款给自己买起了摩托车和手机,并说:反正是胡锦涛批的钱,不用白不 用。此事在当地传为笑话。
   第二件事,就是乡亲们讲到了共产党忽悠农民们的问题,他们说,虽然是共产党声称减免农业税,但是他们却通过抬高农业生产资料的办法把负担又加给了 农民。比如说,过去一吨化肥只需要48元人民币,而现在却需要90多元,如果每亩地一年用化肥一吨,一亩地就增加了几十元的农资负担,而农业税充其量只不 过是一亩地才征收8元钱,由此来看通过减免农业税的办法并不等于就能减轻农民们的负担,相反由于各项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农民们的经济负担反而增 加了。因此乡亲们们说:如果不算帐,还真被所谓的减免农业税给忽悠住了。
    从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中,我们不能不看到农村形势的复杂化,更加令人深思和可怕的是,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并被有引起当局的重视,而任其发展蔓延。难怪乡亲们困惑的问我;他们共产党政府里的干部都在干什么?他们究竟还管什么?!
    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他们在营造和谐社会,在搞和平发展,如果把权利给你们,那些贪官污吏不都倒霉了?他们完蛋了,谁还帮助共产党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和 谐社会局面哪?!其实,这就是共产党的硬道理,至少目前谁也无法碰它和改变它。至于这样的道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那就只有让历史的发展规律来 决定了。
    不论怎么样,以上这几则民间故事也足以聊博得人们一笑,并在笑声中引以思考。
                           2005年6月1日  于徐州家中


    近日回乡下,闻讯赶来看我的父老兄弟们又向我讲起了近来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听时或忍俊不禁,或拍案而起;听后又觉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因而在此讲述给大家,请大家从中思考一些问题。
一、 暴政逼出暴民
    我们那个乡自《村民自治条例》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认真贯彻落实。全乡仅仅有一个村(京庄村)的村民通过上访后,选举了自己的村长;但是前年,这个民 选村长还被村支书雇人杀害了。其它村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民选村长。我所居住的村(果园村)也是如此,与其他村不同的是,党委派的村长和支书遭到了 村民们的抵制,使他们不能开展工作。但是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那么不要脸皮,他们死乞白赖地行驶权力,愤怒的村民上访也无人搭理。结果前几天,那个被非法 委派的村长(刘忌民)家中的十多棵树不知道被谁砍了,另外那个村支书(李永海)家门前的树也在一夜间被刮去了树皮。刮树皮的人还向村支书喊 话:你的脸就像你家里的树一样,不要皮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吓得村支书连门也不敢出。
    诚然,以损坏他人的财产为手段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报复是不对的,但是这还不都是共产党给逼出来的吗?试想如果让村民们民主选举自己的领导干部,村民们也就不 会以这种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非法干部,看来暴政产生暴民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现象,如果共产党不进行政治改革,类似问题只会有增无减。
                      二、地下工作者
  共产党自夺取政权,其执政都已经56年了,但是他们对民主仍然是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在日益觉醒的人民面前,他们表现得非常狼狈不堪。乡亲们对我说,那 几个利欲熏心的村干部由于不是村民选举的,在村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他们有时候偷偷摸摸的到乡里去开会,碰上人们问他去干什么时,他们都不敢说 去开会,而说去赶集买东西去。由此可见,他们仅仅为了那一顿饭、几杯酒就什么也不顾了,光天化日之下连伪装成民选干部的勇气都没有了,看来共产党 的基层组织已经被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的洪流之中了。
三、 党委书记怕群众
    由于乡的党委书记(唐士安)既破坏民主选举,又腐化堕落,他竟然在共产党开展的所谓保鲜(先)教育时,擅自率领各村的党支书浩浩荡荡到海南省公款旅 游,共花费七十余万元人民币。愤怒的村民们去乡里找到他说理,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乡亲们不无幽默地说:共产党不管他们的党徒党孙,我们来替他们管管这 些中华民族的败类。
四、 究竟是谁忽悠谁
    当赵本山这个家喻户晓的忽悠大王的忽悠文化盛行之时,中国人都开始忽悠起来,都在选择适合自己欺骗和忽悠的对象。乡亲们向我讲起了有关 忽悠的二件事情,一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忽悠他们的总书记胡锦涛的真实故事:在2003年的冬天,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去视察工作,听说那个地方 盛产蘑菇,便要去参观,当地官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叫王梁乡的乡里,但是由于气候原因,该乡根本没种蘑菇。当地干部为了让总书记满意,便提前到河南省夏邑 县买了一些蘑菇,然后把蘑菇放到塑料大棚里,告诉胡锦涛说,这就是他们种植的蘑菇。胡说:此项目可行。于是在胡锦涛走后,当地政府马上给老百姓发放贷 款,种蘑菇。可是那些不懂种植蘑菇技术的农民们并没有把钱用到种蘑菇上,不少人都用贷款给自己买起了摩托车和手机,并说:反正是胡锦涛批的钱,不用白不 用。此事在当地传为笑话。
   第二件事,就是乡亲们讲到了共产党忽悠农民们的问题,他们说,虽然是共产党声称减免农业税,但是他们却通过抬高农业生产资料的办法把负担又加给了 农民。比如说,过去一吨化肥只需要48元人民币,而现在却需要90多元,如果每亩地一年用化肥一吨,一亩地就增加了几十元的农资负担,而农业税充其量只不 过是一亩地才征收8元钱,由此来看通过减免农业税的办法并不等于就能减轻农民们的负担,相反由于各项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农民们的经济负担反而增 加了。因此乡亲们们说:如果不算帐,还真被所谓的减免农业税给忽悠住了。
    从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中,我们不能不看到农村形势的复杂化,更加令人深思和可怕的是,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并被有引起当局的重视,而任其发展蔓延。难怪乡亲们困惑的问我;他们共产党政府里的干部都在干什么?他们究竟还管什么?!
    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他们在营造和谐社会,在搞和平发展,如果把权利给你们,那些贪官污吏不都倒霉了?他们完蛋了,谁还帮助共产党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和 谐社会局面哪?!其实,这就是共产党的硬道理,至少目前谁也无法碰它和改变它。至于这样的道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那就只有让历史的发展规律来 决定了。
    不论怎么样,以上这几则民间故事也足以聊博得人们一笑,并在笑声中引以思考。
                           2005年6月1日  于徐州家中


    近日回乡下,闻讯赶来看我的父老兄弟们又向我讲起了近来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听时或忍俊不禁,或拍案而起;听后又觉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因而在此讲述给大家,请大家从中思考一些问题。
一、 暴政逼出暴民
    我们那个乡自《村民自治条例》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认真贯彻落实。全乡仅仅有一个村(京庄村)的村民通过上访后,选举了自己的村长;但是前年,这个民 选村长还被村支书雇人杀害了。其它村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民选村长。我所居住的村(果园村)也是如此,与其他村不同的是,党委派的村长和支书遭到了 村民们的抵制,使他们不能开展工作。但是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那么不要脸皮,他们死乞白赖地行驶权力,愤怒的村民上访也无人搭理。结果前几天,那个被非法 委派的村长(刘忌民)家中的十多棵树不知道被谁砍了,另外那个村支书(李永海)家门前的树也在一夜间被刮去了树皮。刮树皮的人还向村支书喊 话:你的脸就像你家里的树一样,不要皮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吓得村支书连门也不敢出。
    诚然,以损坏他人的财产为手段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报复是不对的,但是这还不都是共产党给逼出来的吗?试想如果让村民们民主选举自己的领导干部,村民们也就不 会以这种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非法干部,看来暴政产生暴民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现象,如果共产党不进行政治改革,类似问题只会有增无减。
                      二、地下工作者
  共产党自夺取政权,其执政都已经56年了,但是他们对民主仍然是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在日益觉醒的人民面前,他们表现得非常狼狈不堪。乡亲们对我说,那 几个利欲熏心的村干部由于不是村民选举的,在村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他们有时候偷偷摸摸的到乡里去开会,碰上人们问他去干什么时,他们都不敢说 去开会,而说去赶集买东西去。由此可见,他们仅仅为了那一顿饭、几杯酒就什么也不顾了,光天化日之下连伪装成民选干部的勇气都没有了,看来共产党 的基层组织已经被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的洪流之中了。
三、 党委书记怕群众
    由于乡的党委书记(唐士安)既破坏民主选举,又腐化堕落,他竟然在共产党开展的所谓保鲜(先)教育时,擅自率领各村的党支书浩浩荡荡到海南省公款旅 游,共花费七十余万元人民币。愤怒的村民们去乡里找到他说理,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乡亲们不无幽默地说:共产党不管他们的党徒党孙,我们来替他们管管这 些中华民族的败类。
四、 究竟是谁忽悠谁
    当赵本山这个家喻户晓的忽悠大王的忽悠文化盛行之时,中国人都开始忽悠起来,都在选择适合自己欺骗和忽悠的对象。乡亲们向我讲起了有关 忽悠的二件事情,一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忽悠他们的总书记胡锦涛的真实故事:在2003年的冬天,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去视察工作,听说那个地方 盛产蘑菇,便要去参观,当地官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叫王梁乡的乡里,但是由于气候原因,该乡根本没种蘑菇。当地干部为了让总书记满意,便提前到河南省夏邑 县买了一些蘑菇,然后把蘑菇放到塑料大棚里,告诉胡锦涛说,这就是他们种植的蘑菇。胡说:此项目可行。于是在胡锦涛走后,当地政府马上给老百姓发放贷 款,种蘑菇。可是那些不懂种植蘑菇技术的农民们并没有把钱用到种蘑菇上,不少人都用贷款给自己买起了摩托车和手机,并说:反正是胡锦涛批的钱,不用白不 用。此事在当地传为笑话。
   第二件事,就是乡亲们讲到了共产党忽悠农民们的问题,他们说,虽然是共产党声称减免农业税,但是他们却通过抬高农业生产资料的办法把负担又加给了 农民。比如说,过去一吨化肥只需要48元人民币,而现在却需要90多元,如果每亩地一年用化肥一吨,一亩地就增加了几十元的农资负担,而农业税充其量只不 过是一亩地才征收8元钱,由此来看通过减免农业税的办法并不等于就能减轻农民们的负担,相反由于各项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农民们的经济负担反而增 加了。因此乡亲们们说:如果不算帐,还真被所谓的减免农业税给忽悠住了。
    从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中,我们不能不看到农村形势的复杂化,更加令人深思和可怕的是,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并被有引起当局的重视,而任其发展蔓延。难怪乡亲们困惑的问我;他们共产党政府里的干部都在干什么?他们究竟还管什么?!
    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他们在营造和谐社会,在搞和平发展,如果把权利给你们,那些贪官污吏不都倒霉了?他们完蛋了,谁还帮助共产党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和 谐社会局面哪?!其实,这就是共产党的硬道理,至少目前谁也无法碰它和改变它。至于这样的道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那就只有让历史的发展规律来 决定了。
    不论怎么样,以上这几则民间故事也足以聊博得人们一笑,并在笑声中引以思考。
                           2005年6月1日  于徐州家中


    近日回乡下,闻讯赶来看我的父老兄弟们又向我讲起了近来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听时或忍俊不禁,或拍案而起;听后又觉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因而在此讲述给大家,请大家从中思考一些问题。
一、 暴政逼出暴民
    我们那个乡自《村民自治条例》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认真贯彻落实。全乡仅仅有一个村(京庄村)的村民通过上访后,选举了自己的村长;但是前年,这个民 选村长还被村支书雇人杀害了。其它村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民选村长。我所居住的村(果园村)也是如此,与其他村不同的是,党委派的村长和支书遭到了 村民们的抵制,使他们不能开展工作。但是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那么不要脸皮,他们死乞白赖地行驶权力,愤怒的村民上访也无人搭理。结果前几天,那个被非法 委派的村长(刘忌民)家中的十多棵树不知道被谁砍了,另外那个村支书(李永海)家门前的树也在一夜间被刮去了树皮。刮树皮的人还向村支书喊 话:你的脸就像你家里的树一样,不要皮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吓得村支书连门也不敢出。
    诚然,以损坏他人的财产为手段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报复是不对的,但是这还不都是共产党给逼出来的吗?试想如果让村民们民主选举自己的领导干部,村民们也就不 会以这种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非法干部,看来暴政产生暴民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现象,如果共产党不进行政治改革,类似问题只会有增无减。
                      二、地下工作者
  共产党自夺取政权,其执政都已经56年了,但是他们对民主仍然是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在日益觉醒的人民面前,他们表现得非常狼狈不堪。乡亲们对我说,那 几个利欲熏心的村干部由于不是村民选举的,在村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他们有时候偷偷摸摸的到乡里去开会,碰上人们问他去干什么时,他们都不敢说 去开会,而说去赶集买东西去。由此可见,他们仅仅为了那一顿饭、几杯酒就什么也不顾了,光天化日之下连伪装成民选干部的勇气都没有了,看来共产党 的基层组织已经被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的洪流之中了。
三、 党委书记怕群众
    由于乡的党委书记(唐士安)既破坏民主选举,又腐化堕落,他竟然在共产党开展的所谓保鲜(先)教育时,擅自率领各村的党支书浩浩荡荡到海南省公款旅 游,共花费七十余万元人民币。愤怒的村民们去乡里找到他说理,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乡亲们不无幽默地说:共产党不管他们的党徒党孙,我们来替他们管管这 些中华民族的败类。
四、 究竟是谁忽悠谁
    当赵本山这个家喻户晓的忽悠大王的忽悠文化盛行之时,中国人都开始忽悠起来,都在选择适合自己欺骗和忽悠的对象。乡亲们向我讲起了有关 忽悠的二件事情,一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忽悠他们的总书记胡锦涛的真实故事:在2003年的冬天,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去视察工作,听说那个地方 盛产蘑菇,便要去参观,当地官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叫王梁乡的乡里,但是由于气候原因,该乡根本没种蘑菇。当地干部为了让总书记满意,便提前到河南省夏邑 县买了一些蘑菇,然后把蘑菇放到塑料大棚里,告诉胡锦涛说,这就是他们种植的蘑菇。胡说:此项目可行。于是在胡锦涛走后,当地政府马上给老百姓发放贷 款,种蘑菇。可是那些不懂种植蘑菇技术的农民们并没有把钱用到种蘑菇上,不少人都用贷款给自己买起了摩托车和手机,并说:反正是胡锦涛批的钱,不用白不 用。此事在当地传为笑话。
   第二件事,就是乡亲们讲到了共产党忽悠农民们的问题,他们说,虽然是共产党声称减免农业税,但是他们却通过抬高农业生产资料的办法把负担又加给了 农民。比如说,过去一吨化肥只需要48元人民币,而现在却需要90多元,如果每亩地一年用化肥一吨,一亩地就增加了几十元的农资负担,而农业税充其量只不 过是一亩地才征收8元钱,由此来看通过减免农业税的办法并不等于就能减轻农民们的负担,相反由于各项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农民们的经济负担反而增 加了。因此乡亲们们说:如果不算帐,还真被所谓的减免农业税给忽悠住了。
    从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中,我们不能不看到农村形势的复杂化,更加令人深思和可怕的是,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并被有引起当局的重视,而任其发展蔓延。难怪乡亲们困惑的问我;他们共产党政府里的干部都在干什么?他们究竟还管什么?!
    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他们在营造和谐社会,在搞和平发展,如果把权利给你们,那些贪官污吏不都倒霉了?他们完蛋了,谁还帮助共产党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和 谐社会局面哪?!其实,这就是共产党的硬道理,至少目前谁也无法碰它和改变它。至于这样的道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那就只有让历史的发展规律来 决定了。
    不论怎么样,以上这几则民间故事也足以聊博得人们一笑,并在笑声中引以思考。
                           2005年6月1日  于徐州家中


    近日回乡下,闻讯赶来看我的父老兄弟们又向我讲起了近来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听时或忍俊不禁,或拍案而起;听后又觉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因而在此讲述给大家,请大家从中思考一些问题。
一、 暴政逼出暴民
    我们那个乡自《村民自治条例》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认真贯彻落实。全乡仅仅有一个村(京庄村)的村民通过上访后,选举了自己的村长;但是前年,这个民 选村长还被村支书雇人杀害了。其它村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民选村长。我所居住的村(果园村)也是如此,与其他村不同的是,党委派的村长和支书遭到了 村民们的抵制,使他们不能开展工作。但是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那么不要脸皮,他们死乞白赖地行驶权力,愤怒的村民上访也无人搭理。结果前几天,那个被非法 委派的村长(刘忌民)家中的十多棵树不知道被谁砍了,另外那个村支书(李永海)家门前的树也在一夜间被刮去了树皮。刮树皮的人还向村支书喊 话:你的脸就像你家里的树一样,不要皮了,你还活着干什么?吓得村支书连门也不敢出。
    诚然,以损坏他人的财产为手段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报复是不对的,但是这还不都是共产党给逼出来的吗?试想如果让村民们民主选举自己的领导干部,村民们也就不 会以这种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非法干部,看来暴政产生暴民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现象,如果共产党不进行政治改革,类似问题只会有增无减。
                      二、地下工作者
  共产党自夺取政权,其执政都已经56年了,但是他们对民主仍然是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在日益觉醒的人民面前,他们表现得非常狼狈不堪。乡亲们对我说,那 几个利欲熏心的村干部由于不是村民选举的,在村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他们有时候偷偷摸摸的到乡里去开会,碰上人们问他去干什么时,他们都不敢说 去开会,而说去赶集买东西去。由此可见,他们仅仅为了那一顿饭、几杯酒就什么也不顾了,光天化日之下连伪装成民选干部的勇气都没有了,看来共产党 的基层组织已经被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的洪流之中了。
三、 党委书记怕群众
    由于乡的党委书记(唐士安)既破坏民主选举,又腐化堕落,他竟然在共产党开展的所谓保鲜(先)教育时,擅自率领各村的党支书浩浩荡荡到海南省公款旅 游,共花费七十余万元人民币。愤怒的村民们去乡里找到他说理,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乡亲们不无幽默地说:共产党不管他们的党徒党孙,我们来替他们管管这 些中华民族的败类。
四、 究竟是谁忽悠谁
    当赵本山这个家喻户晓的忽悠大王的忽悠文化盛行之时,中国人都开始忽悠起来,都在选择适合自己欺骗和忽悠的对象。乡亲们向我讲起了有关 忽悠的二件事情,一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忽悠他们的总书记胡锦涛的真实故事:在2003年的冬天,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去视察工作,听说那个地方 盛产蘑菇,便要去参观,当地官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叫王梁乡的乡里,但是由于气候原因,该乡根本没种蘑菇。当地干部为了让总书记满意,便提前到河南省夏邑 县买了一些蘑菇,然后把蘑菇放到塑料大棚里,告诉胡锦涛说,这就是他们种植的蘑菇。胡说:此项目可行。于是在胡锦涛走后,当地政府马上给老百姓发放贷 款,种蘑菇。可是那些不懂种植蘑菇技术的农民们并没有把钱用到种蘑菇上,不少人都用贷款给自己买起了摩托车和手机,并说:反正是胡锦涛批的钱,不用白不 用。此事在当地传为笑话。
   第二件事,就是乡亲们讲到了共产党忽悠农民们的问题,他们说,虽然是共产党声称减免农业税,但是他们却通过抬高农业生产资料的办法把负担又加给了 农民。比如说,过去一吨化肥只需要48元人民币,而现在却需要90多元,如果每亩地一年用化肥一吨,一亩地就增加了几十元的农资负担,而农业税充其量只不 过是一亩地才征收8元钱,由此来看通过减免农业税的办法并不等于就能减轻农民们的负担,相反由于各项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农民们的经济负担反而增 加了。因此乡亲们们说:如果不算帐,还真被所谓的减免农业税给忽悠住了。
    从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中,我们不能不看到农村形势的复杂化,更加令人深思和可怕的是,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并被有引起当局的重视,而任其发展蔓延。难怪乡亲们困惑的问我;他们共产党政府里的干部都在干什么?他们究竟还管什么?!
    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他们在营造和谐社会,在搞和平发展,如果把权利给你们,那些贪官污吏不都倒霉了?他们完蛋了,谁还帮助共产党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和 谐社会局面哪?!其实,这就是共产党的硬道理,至少目前谁也无法碰它和改变它。至于这样的道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那就只有让历史的发展规律来 决定了。
    不论怎么样,以上这几则民间故事也足以聊博得人们一笑,并在笑声中引以思考。
                           2005年6月1日  于徐州家中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