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无微不至的网络封锁
张耀杰




    每年六四都是当局严密封网的敏感时期,相比之下,2005年度的大规模封网,就显得更加明目张胆,也更加无微不至。笔者与16年前的六四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却同样被本国党政当局豢养的网络警察严密关注,成了一名网罗中人。
   
                  一、没有完成的IP备案
   
    查2005年4月20日日记:小赖发来邮件,让填写网站登记材料。不知道IP地址如何填写。原申请日期是2004年09月25日。交款920元。域名是www.yjxy.net。定单号是YH-12451。网站名称是Defend and Muckrak自卫与扒粪。用户名:webmaster@yjxy.net
    小赖是帮助笔者设计和管理个人网站的外地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5月2日的日记中,笔者还贴有如下一份电子邮件:尊敬的用户,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主办单位名称:张耀杰,www.yjxy.net;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1978号,审核日期:2005-04-30 09:42:39。附件一是您的电子证书。请您按附件二的要求完成最后的备案工作。谢谢合作!邮件生成时间:2005-04-30 14:07:54。
   按照要求打开附件二,看到这样几行文字:1.请将备案证书文件bazs.cert放到网站的cert/目录下。该文件必须可以通过下列地址 http://网站域名/cert/bazs.cert访问,其中网站域名指的是网站的Internet域名。2.将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显示在网站首页底部的中间位置,如当地电管局另有要求则以当地电管局要求为准。
   对于上述技术操作,只会打字写文章的笔者一无所知。发邮件请求小赖帮忙,也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想请人有偿传授一点相关技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备案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要求最后完成。好在笔者的个人网站Defend and Muckrak,至今并没有被封杀关闭,个中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到最后期限,也许是由于笔者自己不具备更换网页的技术,这个几乎无人浏览的小网站不足以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
    在笔者的outlook电子邮箱里,原本保留着一整套的网站登记材料。几天前的2005年6月14日,笔者在网络上搜寻与《新青年》有关的历史材料时,正在打开的网页突然从电脑中消失,再度上网时却再也打不开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中所收藏的所有网页。像这样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干扰,每个星期都会遭遇几次;然而,眼看着自己辛苦搜索的资料化为乌有,笔者无论如何也不能保持平常心态。焦虑中只好带上电脑到中关村,请维修商重新安装电脑系统,发现outlook电子邮箱里的所有信息惨遭丢失时已经为时晚矣。
    在笔者的印象中,出售网站域名的服务商要求备案登记的依据,是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九条规定:本办法实施前直接从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等具有IP地址管理权的国际机构获得IP地址供本单位使用或者分配IP地址供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应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四十五个工作日内,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完成备案手续。第二十条即最后一条规定:本办法自2005年3月20日起实施。这样算下来,完成备案手续的时间,恰好是六四之前的5月初。
   
    二、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
   
    依法做公民,是笔者历来奉行的做人原则。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笔者自觉自愿地按照《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为个人网站备案登记。与此同时,笔者对于该办法第一条所标榜的为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保障互联网络的安全,维护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促进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制定本办法,无论如何都是不予认同的。原因很简单,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与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两件事情。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只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真实可靠的各种信息,而不是接受党政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所谓管理。用包括封杀和屏蔽海内外网站、制造和发送网络病毒、监控和侵犯私人邮箱在内的无耻手段,强行管理互联网业的信息产业部及网络警察,恰恰是败坏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笔者很偶然地通过无界浏览6.0版突破网络封锁,并且在《博讯》网站意外发现了【成败之鉴】全部文章目录(2005年04月16日发表)。当笔者兴高采烈地按照目录予以下载的时候,电脑中偏偏出现了网站已经过期的警示。在此后的日子里,笔者尝试了无数次,却再也不能登陆海外网站。无奈之中,只能通过洪哲胜先生按时发送到邮箱中的《民主通讯》,连同朋友办的一个内部网站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
    上网搜索,在朋友办的内部网站中,看到李新德于2005年6月16日在《博讯》网站发布的最新消息:今天中国舆论监督网被迫关闭了,当网站工作人员向服务商万维网询问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关闭的原因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接到了北京市新闻办的通知让关闭的,详细情况本站将会进一步核实。同时也看到署名丹鹤的网友于6月17日连续发表的陕北民营石油网站第二次被封杀、陕北民营石油网第三次开通:http://sbmqsy.blogchina.com请关注新动态!的贴子。
    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中,又看到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国两著名异见网站遭强行关闭》,介绍的是李新德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和吴伟主持的思想文化网站《民主与自由》被强行关闭的情况。在来自《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另有《微软中国网站禁用民主自由等字眼》的报道。打开另一著名网站《自由中国论坛》(2005.6.14),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几行字:
    http://zyzg2006.126.com (大陆用转向地址)
    http://zyzg.org (大陆无法直接访问)
    http://210.91.253.199:2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0.207.184.28:1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1.232.129.245:100(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自由中国论坛》是网址变化最为频繁的一家大陆网站。2005年4月1日愚人节,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就是因为在教室黑板上公布该网站地址而被特务学生举报的。几天前在朋友家里见到被学校开除后到北京寻找出路的李建辉,竟然是一个瘦小文弱、一脸稚气的小男生。应该说,在中国大陆被强行封杀的,大都是敢于传播真实的信息和发出正义的声音的优秀网站。遭受迫害和逮捕的,也大都是捍卫人类良知和正当人性的文明正义之士。
    就笔者个人而言,比起明目张胆地封杀网站,党政当局更加无耻的网络管理,还体现在对于私人电子邮箱的监控和封锁上。一路算下来,笔者被迫注册和废弃的电子邮箱已经有10多个。在此前的几年中,每到六四,电子邮箱里就会出现大量的病毒邮件。到了2005年度,电子邮箱中的病毒倒是减少了许多,邮箱中的私人邮件却总是被抢先打开。笔者同时发给朋友们的邮件,总会有几个朋友收得到,又有几个朋友收不到。在另一个中文雅虎邮箱里,保存着笔者为数最多的电邮通讯录,却总是在急用的时候偏偏打不开。
    最令笔者感到愤怒的是,2004年访美时申请的一个英文雅虎邮箱,回到大陆后很少使用,只在与少数朋友沟通私人事项时才偶尔一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笔者打开该邮箱之后只能看到邮件的标题,一旦点击邮件,就会出现网面已经过期的提示。亲眼看着属于自己的私人邮件不能由自己来打开接收,感觉就像是被捆绑双手眼睁睁地看着流氓强盗抢劫自己的私人财产一样,既无能为力又羞愧难当。
   
    三、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
   
    去年夏天,一位外地朋友被秘密逮捕,警方所提供的全部罪证竟然是他持续大半年的电子邮件。经过亲友的积极营救,这位朋友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他的所谓罪证也得以摆放在笔者的面前。面对如此无微不至且历历在目的网络监控,笔者第一次感触到了极具震撼力的红色恐怖。不久之后,另一位朋友师涛被捕,用来定罪的所谓证据,依然是网络警察截获下载的电子邮件。
    面对由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的既明目张胆又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作为网络中人和网罗中人的笔者,一直采用的是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的态度。这其实也是笔者作为弱势个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负责任的公民态度。其中的道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论恐惧与自由一文中,曾经有过很好的阐述:如果每天出门都留神是否有人跟踪,那一定是很累的。如果有人在家中整天想着屋顶是否安装了窃听器,出门总想着是否有人跟踪,这人大概也就做不成什么事了,弄得不好还会神经衰弱。在民众的维权活动,必须保持低调、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在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活动。这样的策略可以使参加者多一些安全感,减少恐惧。
    笔者是一个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普通公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青年〉真相》、《1925年的学潮真相》、《民权保障同盟真相》、《鲁迅与鲁迅迷真相》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经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的整整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地变成了以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为正当,甘为专政机器的政治螺丝钉,由他们记录下来的,几乎全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精神垃圾。1949年之前较为真实可信的文献资料,大都被中共当局化公为私地加密封存,甚至于极其野蛮地销毁。即使最近20多年从海外引进的相关书籍,也大都经过官方出版社的净化篡改。要想真正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到中国大陆之外去搜寻第一手的文献资料。笔者最初接触网络信息的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后来卷入公民维权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党政当局野蛮封网的逼上梁山。
    由欧美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人员发明创造的网络技术,为遭受野蛮的信息封锁的中国公民,打开窗户看世界的现代信息通道。愚弄本国公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专制法宝的党政当局,不帮助本国公民和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明接轨,却偏要花费巨额的国库经费,雇用大批网络警察,专门用来剥夺本国公民的通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不遗余力地打造专门用来控制本国公民的信息交流的金盾工程。笔者在从《博讯》等海外网站查找历史资料不很容易,却很更容易地得到很多维权信息。比起从事历史研究,为遭受国家专制机器迫害的杨子立、姚福信、罗永忠、欧阳懿、张友仁、师涛们呐喊呼吁,既是更加紧迫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是检验一个现代公民和专业学者的良心的试金石。在今后的岁月里,面对当局黑暗无耻的封网行动,笔者将一如既往地一边从事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一边承担依法维权的公民责任。
    网络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身试网,党政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网络封锁,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每年六四都是当局严密封网的敏感时期,相比之下,2005年度的大规模封网,就显得更加明目张胆,也更加无微不至。笔者与16年前的六四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却同样被本国党政当局豢养的网络警察严密关注,成了一名网罗中人。
   
                  一、没有完成的IP备案
   
    查2005年4月20日日记:小赖发来邮件,让填写网站登记材料。不知道IP地址如何填写。原申请日期是2004年09月25日。交款920元。域名是www.yjxy.net。定单号是YH-12451。网站名称是Defend and Muckrak自卫与扒粪。用户名:webmaster@yjxy.net
    小赖是帮助笔者设计和管理个人网站的外地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5月2日的日记中,笔者还贴有如下一份电子邮件:尊敬的用户,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主办单位名称:张耀杰,www.yjxy.net;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1978号,审核日期:2005-04-30 09:42:39。附件一是您的电子证书。请您按附件二的要求完成最后的备案工作。谢谢合作!邮件生成时间:2005-04-30 14:07:54。
   按照要求打开附件二,看到这样几行文字:1.请将备案证书文件bazs.cert放到网站的cert/目录下。该文件必须可以通过下列地址 http://网站域名/cert/bazs.cert访问,其中网站域名指的是网站的Internet域名。2.将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显示在网站首页底部的中间位置,如当地电管局另有要求则以当地电管局要求为准。
   对于上述技术操作,只会打字写文章的笔者一无所知。发邮件请求小赖帮忙,也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想请人有偿传授一点相关技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备案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要求最后完成。好在笔者的个人网站Defend and Muckrak,至今并没有被封杀关闭,个中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到最后期限,也许是由于笔者自己不具备更换网页的技术,这个几乎无人浏览的小网站不足以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
    在笔者的outlook电子邮箱里,原本保留着一整套的网站登记材料。几天前的2005年6月14日,笔者在网络上搜寻与《新青年》有关的历史材料时,正在打开的网页突然从电脑中消失,再度上网时却再也打不开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中所收藏的所有网页。像这样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干扰,每个星期都会遭遇几次;然而,眼看着自己辛苦搜索的资料化为乌有,笔者无论如何也不能保持平常心态。焦虑中只好带上电脑到中关村,请维修商重新安装电脑系统,发现outlook电子邮箱里的所有信息惨遭丢失时已经为时晚矣。
    在笔者的印象中,出售网站域名的服务商要求备案登记的依据,是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九条规定:本办法实施前直接从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等具有IP地址管理权的国际机构获得IP地址供本单位使用或者分配IP地址供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应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四十五个工作日内,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完成备案手续。第二十条即最后一条规定:本办法自2005年3月20日起实施。这样算下来,完成备案手续的时间,恰好是六四之前的5月初。
   
    二、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
   
    依法做公民,是笔者历来奉行的做人原则。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笔者自觉自愿地按照《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为个人网站备案登记。与此同时,笔者对于该办法第一条所标榜的为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保障互联网络的安全,维护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促进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制定本办法,无论如何都是不予认同的。原因很简单,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与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两件事情。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只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真实可靠的各种信息,而不是接受党政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所谓管理。用包括封杀和屏蔽海内外网站、制造和发送网络病毒、监控和侵犯私人邮箱在内的无耻手段,强行管理互联网业的信息产业部及网络警察,恰恰是败坏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笔者很偶然地通过无界浏览6.0版突破网络封锁,并且在《博讯》网站意外发现了【成败之鉴】全部文章目录(2005年04月16日发表)。当笔者兴高采烈地按照目录予以下载的时候,电脑中偏偏出现了网站已经过期的警示。在此后的日子里,笔者尝试了无数次,却再也不能登陆海外网站。无奈之中,只能通过洪哲胜先生按时发送到邮箱中的《民主通讯》,连同朋友办的一个内部网站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
    上网搜索,在朋友办的内部网站中,看到李新德于2005年6月16日在《博讯》网站发布的最新消息:今天中国舆论监督网被迫关闭了,当网站工作人员向服务商万维网询问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关闭的原因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接到了北京市新闻办的通知让关闭的,详细情况本站将会进一步核实。同时也看到署名丹鹤的网友于6月17日连续发表的陕北民营石油网站第二次被封杀、陕北民营石油网第三次开通:http://sbmqsy.blogchina.com请关注新动态!的贴子。
    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中,又看到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国两著名异见网站遭强行关闭》,介绍的是李新德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和吴伟主持的思想文化网站《民主与自由》被强行关闭的情况。在来自《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另有《微软中国网站禁用民主自由等字眼》的报道。打开另一著名网站《自由中国论坛》(2005.6.14),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几行字:
    http://zyzg2006.126.com (大陆用转向地址)
    http://zyzg.org (大陆无法直接访问)
    http://210.91.253.199:2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0.207.184.28:1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1.232.129.245:100(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自由中国论坛》是网址变化最为频繁的一家大陆网站。2005年4月1日愚人节,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就是因为在教室黑板上公布该网站地址而被特务学生举报的。几天前在朋友家里见到被学校开除后到北京寻找出路的李建辉,竟然是一个瘦小文弱、一脸稚气的小男生。应该说,在中国大陆被强行封杀的,大都是敢于传播真实的信息和发出正义的声音的优秀网站。遭受迫害和逮捕的,也大都是捍卫人类良知和正当人性的文明正义之士。
    就笔者个人而言,比起明目张胆地封杀网站,党政当局更加无耻的网络管理,还体现在对于私人电子邮箱的监控和封锁上。一路算下来,笔者被迫注册和废弃的电子邮箱已经有10多个。在此前的几年中,每到六四,电子邮箱里就会出现大量的病毒邮件。到了2005年度,电子邮箱中的病毒倒是减少了许多,邮箱中的私人邮件却总是被抢先打开。笔者同时发给朋友们的邮件,总会有几个朋友收得到,又有几个朋友收不到。在另一个中文雅虎邮箱里,保存着笔者为数最多的电邮通讯录,却总是在急用的时候偏偏打不开。
    最令笔者感到愤怒的是,2004年访美时申请的一个英文雅虎邮箱,回到大陆后很少使用,只在与少数朋友沟通私人事项时才偶尔一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笔者打开该邮箱之后只能看到邮件的标题,一旦点击邮件,就会出现网面已经过期的提示。亲眼看着属于自己的私人邮件不能由自己来打开接收,感觉就像是被捆绑双手眼睁睁地看着流氓强盗抢劫自己的私人财产一样,既无能为力又羞愧难当。
   
    三、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
   
    去年夏天,一位外地朋友被秘密逮捕,警方所提供的全部罪证竟然是他持续大半年的电子邮件。经过亲友的积极营救,这位朋友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他的所谓罪证也得以摆放在笔者的面前。面对如此无微不至且历历在目的网络监控,笔者第一次感触到了极具震撼力的红色恐怖。不久之后,另一位朋友师涛被捕,用来定罪的所谓证据,依然是网络警察截获下载的电子邮件。
    面对由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的既明目张胆又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作为网络中人和网罗中人的笔者,一直采用的是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的态度。这其实也是笔者作为弱势个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负责任的公民态度。其中的道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论恐惧与自由一文中,曾经有过很好的阐述:如果每天出门都留神是否有人跟踪,那一定是很累的。如果有人在家中整天想着屋顶是否安装了窃听器,出门总想着是否有人跟踪,这人大概也就做不成什么事了,弄得不好还会神经衰弱。在民众的维权活动,必须保持低调、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在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活动。这样的策略可以使参加者多一些安全感,减少恐惧。
    笔者是一个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普通公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青年〉真相》、《1925年的学潮真相》、《民权保障同盟真相》、《鲁迅与鲁迅迷真相》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经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的整整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地变成了以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为正当,甘为专政机器的政治螺丝钉,由他们记录下来的,几乎全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精神垃圾。1949年之前较为真实可信的文献资料,大都被中共当局化公为私地加密封存,甚至于极其野蛮地销毁。即使最近20多年从海外引进的相关书籍,也大都经过官方出版社的净化篡改。要想真正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到中国大陆之外去搜寻第一手的文献资料。笔者最初接触网络信息的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后来卷入公民维权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党政当局野蛮封网的逼上梁山。
    由欧美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人员发明创造的网络技术,为遭受野蛮的信息封锁的中国公民,打开窗户看世界的现代信息通道。愚弄本国公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专制法宝的党政当局,不帮助本国公民和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明接轨,却偏要花费巨额的国库经费,雇用大批网络警察,专门用来剥夺本国公民的通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不遗余力地打造专门用来控制本国公民的信息交流的金盾工程。笔者在从《博讯》等海外网站查找历史资料不很容易,却很更容易地得到很多维权信息。比起从事历史研究,为遭受国家专制机器迫害的杨子立、姚福信、罗永忠、欧阳懿、张友仁、师涛们呐喊呼吁,既是更加紧迫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是检验一个现代公民和专业学者的良心的试金石。在今后的岁月里,面对当局黑暗无耻的封网行动,笔者将一如既往地一边从事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一边承担依法维权的公民责任。
    网络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身试网,党政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网络封锁,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每年六四都是当局严密封网的敏感时期,相比之下,2005年度的大规模封网,就显得更加明目张胆,也更加无微不至。笔者与16年前的六四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却同样被本国党政当局豢养的网络警察严密关注,成了一名网罗中人。
   
                  一、没有完成的IP备案
   
    查2005年4月20日日记:小赖发来邮件,让填写网站登记材料。不知道IP地址如何填写。原申请日期是2004年09月25日。交款920元。域名是www.yjxy.net。定单号是YH-12451。网站名称是Defend and Muckrak自卫与扒粪。用户名:webmaster@yjxy.net
    小赖是帮助笔者设计和管理个人网站的外地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5月2日的日记中,笔者还贴有如下一份电子邮件:尊敬的用户,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主办单位名称:张耀杰,www.yjxy.net;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1978号,审核日期:2005-04-30 09:42:39。附件一是您的电子证书。请您按附件二的要求完成最后的备案工作。谢谢合作!邮件生成时间:2005-04-30 14:07:54。
   按照要求打开附件二,看到这样几行文字:1.请将备案证书文件bazs.cert放到网站的cert/目录下。该文件必须可以通过下列地址 http://网站域名/cert/bazs.cert访问,其中网站域名指的是网站的Internet域名。2.将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显示在网站首页底部的中间位置,如当地电管局另有要求则以当地电管局要求为准。
   对于上述技术操作,只会打字写文章的笔者一无所知。发邮件请求小赖帮忙,也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想请人有偿传授一点相关技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备案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要求最后完成。好在笔者的个人网站Defend and Muckrak,至今并没有被封杀关闭,个中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到最后期限,也许是由于笔者自己不具备更换网页的技术,这个几乎无人浏览的小网站不足以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
    在笔者的outlook电子邮箱里,原本保留着一整套的网站登记材料。几天前的2005年6月14日,笔者在网络上搜寻与《新青年》有关的历史材料时,正在打开的网页突然从电脑中消失,再度上网时却再也打不开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中所收藏的所有网页。像这样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干扰,每个星期都会遭遇几次;然而,眼看着自己辛苦搜索的资料化为乌有,笔者无论如何也不能保持平常心态。焦虑中只好带上电脑到中关村,请维修商重新安装电脑系统,发现outlook电子邮箱里的所有信息惨遭丢失时已经为时晚矣。
    在笔者的印象中,出售网站域名的服务商要求备案登记的依据,是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九条规定:本办法实施前直接从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等具有IP地址管理权的国际机构获得IP地址供本单位使用或者分配IP地址供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应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四十五个工作日内,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完成备案手续。第二十条即最后一条规定:本办法自2005年3月20日起实施。这样算下来,完成备案手续的时间,恰好是六四之前的5月初。
   
    二、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
   
    依法做公民,是笔者历来奉行的做人原则。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笔者自觉自愿地按照《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为个人网站备案登记。与此同时,笔者对于该办法第一条所标榜的为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保障互联网络的安全,维护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促进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制定本办法,无论如何都是不予认同的。原因很简单,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与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两件事情。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只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真实可靠的各种信息,而不是接受党政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所谓管理。用包括封杀和屏蔽海内外网站、制造和发送网络病毒、监控和侵犯私人邮箱在内的无耻手段,强行管理互联网业的信息产业部及网络警察,恰恰是败坏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笔者很偶然地通过无界浏览6.0版突破网络封锁,并且在《博讯》网站意外发现了【成败之鉴】全部文章目录(2005年04月16日发表)。当笔者兴高采烈地按照目录予以下载的时候,电脑中偏偏出现了网站已经过期的警示。在此后的日子里,笔者尝试了无数次,却再也不能登陆海外网站。无奈之中,只能通过洪哲胜先生按时发送到邮箱中的《民主通讯》,连同朋友办的一个内部网站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
    上网搜索,在朋友办的内部网站中,看到李新德于2005年6月16日在《博讯》网站发布的最新消息:今天中国舆论监督网被迫关闭了,当网站工作人员向服务商万维网询问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关闭的原因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接到了北京市新闻办的通知让关闭的,详细情况本站将会进一步核实。同时也看到署名丹鹤的网友于6月17日连续发表的陕北民营石油网站第二次被封杀、陕北民营石油网第三次开通:http://sbmqsy.blogchina.com请关注新动态!的贴子。
    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中,又看到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国两著名异见网站遭强行关闭》,介绍的是李新德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和吴伟主持的思想文化网站《民主与自由》被强行关闭的情况。在来自《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另有《微软中国网站禁用民主自由等字眼》的报道。打开另一著名网站《自由中国论坛》(2005.6.14),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几行字:
    http://zyzg2006.126.com (大陆用转向地址)
    http://zyzg.org (大陆无法直接访问)
    http://210.91.253.199:2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0.207.184.28:1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1.232.129.245:100(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自由中国论坛》是网址变化最为频繁的一家大陆网站。2005年4月1日愚人节,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就是因为在教室黑板上公布该网站地址而被特务学生举报的。几天前在朋友家里见到被学校开除后到北京寻找出路的李建辉,竟然是一个瘦小文弱、一脸稚气的小男生。应该说,在中国大陆被强行封杀的,大都是敢于传播真实的信息和发出正义的声音的优秀网站。遭受迫害和逮捕的,也大都是捍卫人类良知和正当人性的文明正义之士。
    就笔者个人而言,比起明目张胆地封杀网站,党政当局更加无耻的网络管理,还体现在对于私人电子邮箱的监控和封锁上。一路算下来,笔者被迫注册和废弃的电子邮箱已经有10多个。在此前的几年中,每到六四,电子邮箱里就会出现大量的病毒邮件。到了2005年度,电子邮箱中的病毒倒是减少了许多,邮箱中的私人邮件却总是被抢先打开。笔者同时发给朋友们的邮件,总会有几个朋友收得到,又有几个朋友收不到。在另一个中文雅虎邮箱里,保存着笔者为数最多的电邮通讯录,却总是在急用的时候偏偏打不开。
    最令笔者感到愤怒的是,2004年访美时申请的一个英文雅虎邮箱,回到大陆后很少使用,只在与少数朋友沟通私人事项时才偶尔一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笔者打开该邮箱之后只能看到邮件的标题,一旦点击邮件,就会出现网面已经过期的提示。亲眼看着属于自己的私人邮件不能由自己来打开接收,感觉就像是被捆绑双手眼睁睁地看着流氓强盗抢劫自己的私人财产一样,既无能为力又羞愧难当。
   
    三、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
   
    去年夏天,一位外地朋友被秘密逮捕,警方所提供的全部罪证竟然是他持续大半年的电子邮件。经过亲友的积极营救,这位朋友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他的所谓罪证也得以摆放在笔者的面前。面对如此无微不至且历历在目的网络监控,笔者第一次感触到了极具震撼力的红色恐怖。不久之后,另一位朋友师涛被捕,用来定罪的所谓证据,依然是网络警察截获下载的电子邮件。
    面对由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的既明目张胆又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作为网络中人和网罗中人的笔者,一直采用的是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的态度。这其实也是笔者作为弱势个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负责任的公民态度。其中的道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论恐惧与自由一文中,曾经有过很好的阐述:如果每天出门都留神是否有人跟踪,那一定是很累的。如果有人在家中整天想着屋顶是否安装了窃听器,出门总想着是否有人跟踪,这人大概也就做不成什么事了,弄得不好还会神经衰弱。在民众的维权活动,必须保持低调、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在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活动。这样的策略可以使参加者多一些安全感,减少恐惧。
    笔者是一个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普通公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青年〉真相》、《1925年的学潮真相》、《民权保障同盟真相》、《鲁迅与鲁迅迷真相》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经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的整整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地变成了以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为正当,甘为专政机器的政治螺丝钉,由他们记录下来的,几乎全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精神垃圾。1949年之前较为真实可信的文献资料,大都被中共当局化公为私地加密封存,甚至于极其野蛮地销毁。即使最近20多年从海外引进的相关书籍,也大都经过官方出版社的净化篡改。要想真正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到中国大陆之外去搜寻第一手的文献资料。笔者最初接触网络信息的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后来卷入公民维权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党政当局野蛮封网的逼上梁山。
    由欧美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人员发明创造的网络技术,为遭受野蛮的信息封锁的中国公民,打开窗户看世界的现代信息通道。愚弄本国公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专制法宝的党政当局,不帮助本国公民和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明接轨,却偏要花费巨额的国库经费,雇用大批网络警察,专门用来剥夺本国公民的通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不遗余力地打造专门用来控制本国公民的信息交流的金盾工程。笔者在从《博讯》等海外网站查找历史资料不很容易,却很更容易地得到很多维权信息。比起从事历史研究,为遭受国家专制机器迫害的杨子立、姚福信、罗永忠、欧阳懿、张友仁、师涛们呐喊呼吁,既是更加紧迫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是检验一个现代公民和专业学者的良心的试金石。在今后的岁月里,面对当局黑暗无耻的封网行动,笔者将一如既往地一边从事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一边承担依法维权的公民责任。
    网络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身试网,党政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网络封锁,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每年六四都是当局严密封网的敏感时期,相比之下,2005年度的大规模封网,就显得更加明目张胆,也更加无微不至。笔者与16年前的六四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却同样被本国党政当局豢养的网络警察严密关注,成了一名网罗中人。
   
                  一、没有完成的IP备案
   
    查2005年4月20日日记:小赖发来邮件,让填写网站登记材料。不知道IP地址如何填写。原申请日期是2004年09月25日。交款920元。域名是www.yjxy.net。定单号是YH-12451。网站名称是Defend and Muckrak自卫与扒粪。用户名:webmaster@yjxy.net
    小赖是帮助笔者设计和管理个人网站的外地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5月2日的日记中,笔者还贴有如下一份电子邮件:尊敬的用户,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主办单位名称:张耀杰,www.yjxy.net;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1978号,审核日期:2005-04-30 09:42:39。附件一是您的电子证书。请您按附件二的要求完成最后的备案工作。谢谢合作!邮件生成时间:2005-04-30 14:07:54。
   按照要求打开附件二,看到这样几行文字:1.请将备案证书文件bazs.cert放到网站的cert/目录下。该文件必须可以通过下列地址 http://网站域名/cert/bazs.cert访问,其中网站域名指的是网站的Internet域名。2.将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显示在网站首页底部的中间位置,如当地电管局另有要求则以当地电管局要求为准。
   对于上述技术操作,只会打字写文章的笔者一无所知。发邮件请求小赖帮忙,也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想请人有偿传授一点相关技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备案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要求最后完成。好在笔者的个人网站Defend and Muckrak,至今并没有被封杀关闭,个中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到最后期限,也许是由于笔者自己不具备更换网页的技术,这个几乎无人浏览的小网站不足以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
    在笔者的outlook电子邮箱里,原本保留着一整套的网站登记材料。几天前的2005年6月14日,笔者在网络上搜寻与《新青年》有关的历史材料时,正在打开的网页突然从电脑中消失,再度上网时却再也打不开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中所收藏的所有网页。像这样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干扰,每个星期都会遭遇几次;然而,眼看着自己辛苦搜索的资料化为乌有,笔者无论如何也不能保持平常心态。焦虑中只好带上电脑到中关村,请维修商重新安装电脑系统,发现outlook电子邮箱里的所有信息惨遭丢失时已经为时晚矣。
    在笔者的印象中,出售网站域名的服务商要求备案登记的依据,是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九条规定:本办法实施前直接从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等具有IP地址管理权的国际机构获得IP地址供本单位使用或者分配IP地址供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应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四十五个工作日内,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完成备案手续。第二十条即最后一条规定:本办法自2005年3月20日起实施。这样算下来,完成备案手续的时间,恰好是六四之前的5月初。
   
    二、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
   
    依法做公民,是笔者历来奉行的做人原则。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笔者自觉自愿地按照《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为个人网站备案登记。与此同时,笔者对于该办法第一条所标榜的为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保障互联网络的安全,维护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促进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制定本办法,无论如何都是不予认同的。原因很简单,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与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两件事情。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只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真实可靠的各种信息,而不是接受党政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所谓管理。用包括封杀和屏蔽海内外网站、制造和发送网络病毒、监控和侵犯私人邮箱在内的无耻手段,强行管理互联网业的信息产业部及网络警察,恰恰是败坏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笔者很偶然地通过无界浏览6.0版突破网络封锁,并且在《博讯》网站意外发现了【成败之鉴】全部文章目录(2005年04月16日发表)。当笔者兴高采烈地按照目录予以下载的时候,电脑中偏偏出现了网站已经过期的警示。在此后的日子里,笔者尝试了无数次,却再也不能登陆海外网站。无奈之中,只能通过洪哲胜先生按时发送到邮箱中的《民主通讯》,连同朋友办的一个内部网站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
    上网搜索,在朋友办的内部网站中,看到李新德于2005年6月16日在《博讯》网站发布的最新消息:今天中国舆论监督网被迫关闭了,当网站工作人员向服务商万维网询问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关闭的原因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接到了北京市新闻办的通知让关闭的,详细情况本站将会进一步核实。同时也看到署名丹鹤的网友于6月17日连续发表的陕北民营石油网站第二次被封杀、陕北民营石油网第三次开通:http://sbmqsy.blogchina.com请关注新动态!的贴子。
    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中,又看到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国两著名异见网站遭强行关闭》,介绍的是李新德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和吴伟主持的思想文化网站《民主与自由》被强行关闭的情况。在来自《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另有《微软中国网站禁用民主自由等字眼》的报道。打开另一著名网站《自由中国论坛》(2005.6.14),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几行字:
    http://zyzg2006.126.com (大陆用转向地址)
    http://zyzg.org (大陆无法直接访问)
    http://210.91.253.199:2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0.207.184.28:1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1.232.129.245:100(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自由中国论坛》是网址变化最为频繁的一家大陆网站。2005年4月1日愚人节,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就是因为在教室黑板上公布该网站地址而被特务学生举报的。几天前在朋友家里见到被学校开除后到北京寻找出路的李建辉,竟然是一个瘦小文弱、一脸稚气的小男生。应该说,在中国大陆被强行封杀的,大都是敢于传播真实的信息和发出正义的声音的优秀网站。遭受迫害和逮捕的,也大都是捍卫人类良知和正当人性的文明正义之士。
    就笔者个人而言,比起明目张胆地封杀网站,党政当局更加无耻的网络管理,还体现在对于私人电子邮箱的监控和封锁上。一路算下来,笔者被迫注册和废弃的电子邮箱已经有10多个。在此前的几年中,每到六四,电子邮箱里就会出现大量的病毒邮件。到了2005年度,电子邮箱中的病毒倒是减少了许多,邮箱中的私人邮件却总是被抢先打开。笔者同时发给朋友们的邮件,总会有几个朋友收得到,又有几个朋友收不到。在另一个中文雅虎邮箱里,保存着笔者为数最多的电邮通讯录,却总是在急用的时候偏偏打不开。
    最令笔者感到愤怒的是,2004年访美时申请的一个英文雅虎邮箱,回到大陆后很少使用,只在与少数朋友沟通私人事项时才偶尔一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笔者打开该邮箱之后只能看到邮件的标题,一旦点击邮件,就会出现网面已经过期的提示。亲眼看着属于自己的私人邮件不能由自己来打开接收,感觉就像是被捆绑双手眼睁睁地看着流氓强盗抢劫自己的私人财产一样,既无能为力又羞愧难当。
   
    三、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
   
    去年夏天,一位外地朋友被秘密逮捕,警方所提供的全部罪证竟然是他持续大半年的电子邮件。经过亲友的积极营救,这位朋友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他的所谓罪证也得以摆放在笔者的面前。面对如此无微不至且历历在目的网络监控,笔者第一次感触到了极具震撼力的红色恐怖。不久之后,另一位朋友师涛被捕,用来定罪的所谓证据,依然是网络警察截获下载的电子邮件。
    面对由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的既明目张胆又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作为网络中人和网罗中人的笔者,一直采用的是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的态度。这其实也是笔者作为弱势个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负责任的公民态度。其中的道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论恐惧与自由一文中,曾经有过很好的阐述:如果每天出门都留神是否有人跟踪,那一定是很累的。如果有人在家中整天想着屋顶是否安装了窃听器,出门总想着是否有人跟踪,这人大概也就做不成什么事了,弄得不好还会神经衰弱。在民众的维权活动,必须保持低调、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在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活动。这样的策略可以使参加者多一些安全感,减少恐惧。
    笔者是一个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普通公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青年〉真相》、《1925年的学潮真相》、《民权保障同盟真相》、《鲁迅与鲁迅迷真相》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经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的整整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地变成了以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为正当,甘为专政机器的政治螺丝钉,由他们记录下来的,几乎全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精神垃圾。1949年之前较为真实可信的文献资料,大都被中共当局化公为私地加密封存,甚至于极其野蛮地销毁。即使最近20多年从海外引进的相关书籍,也大都经过官方出版社的净化篡改。要想真正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到中国大陆之外去搜寻第一手的文献资料。笔者最初接触网络信息的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后来卷入公民维权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党政当局野蛮封网的逼上梁山。
    由欧美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人员发明创造的网络技术,为遭受野蛮的信息封锁的中国公民,打开窗户看世界的现代信息通道。愚弄本国公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专制法宝的党政当局,不帮助本国公民和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明接轨,却偏要花费巨额的国库经费,雇用大批网络警察,专门用来剥夺本国公民的通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不遗余力地打造专门用来控制本国公民的信息交流的金盾工程。笔者在从《博讯》等海外网站查找历史资料不很容易,却很更容易地得到很多维权信息。比起从事历史研究,为遭受国家专制机器迫害的杨子立、姚福信、罗永忠、欧阳懿、张友仁、师涛们呐喊呼吁,既是更加紧迫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是检验一个现代公民和专业学者的良心的试金石。在今后的岁月里,面对当局黑暗无耻的封网行动,笔者将一如既往地一边从事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一边承担依法维权的公民责任。
    网络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身试网,党政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网络封锁,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每年六四都是当局严密封网的敏感时期,相比之下,2005年度的大规模封网,就显得更加明目张胆,也更加无微不至。笔者与16年前的六四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却同样被本国党政当局豢养的网络警察严密关注,成了一名网罗中人。
   
                  一、没有完成的IP备案
   
    查2005年4月20日日记:小赖发来邮件,让填写网站登记材料。不知道IP地址如何填写。原申请日期是2004年09月25日。交款920元。域名是www.yjxy.net。定单号是YH-12451。网站名称是Defend and Muckrak自卫与扒粪。用户名:webmaster@yjxy.net
    小赖是帮助笔者设计和管理个人网站的外地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5月2日的日记中,笔者还贴有如下一份电子邮件:尊敬的用户,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主办单位名称:张耀杰,www.yjxy.net;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1978号,审核日期:2005-04-30 09:42:39。附件一是您的电子证书。请您按附件二的要求完成最后的备案工作。谢谢合作!邮件生成时间:2005-04-30 14:07:54。
   按照要求打开附件二,看到这样几行文字:1.请将备案证书文件bazs.cert放到网站的cert/目录下。该文件必须可以通过下列地址 http://网站域名/cert/bazs.cert访问,其中网站域名指的是网站的Internet域名。2.将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显示在网站首页底部的中间位置,如当地电管局另有要求则以当地电管局要求为准。
   对于上述技术操作,只会打字写文章的笔者一无所知。发邮件请求小赖帮忙,也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想请人有偿传授一点相关技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备案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要求最后完成。好在笔者的个人网站Defend and Muckrak,至今并没有被封杀关闭,个中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到最后期限,也许是由于笔者自己不具备更换网页的技术,这个几乎无人浏览的小网站不足以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
    在笔者的outlook电子邮箱里,原本保留着一整套的网站登记材料。几天前的2005年6月14日,笔者在网络上搜寻与《新青年》有关的历史材料时,正在打开的网页突然从电脑中消失,再度上网时却再也打不开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中所收藏的所有网页。像这样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干扰,每个星期都会遭遇几次;然而,眼看着自己辛苦搜索的资料化为乌有,笔者无论如何也不能保持平常心态。焦虑中只好带上电脑到中关村,请维修商重新安装电脑系统,发现outlook电子邮箱里的所有信息惨遭丢失时已经为时晚矣。
    在笔者的印象中,出售网站域名的服务商要求备案登记的依据,是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九条规定:本办法实施前直接从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等具有IP地址管理权的国际机构获得IP地址供本单位使用或者分配IP地址供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应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四十五个工作日内,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完成备案手续。第二十条即最后一条规定:本办法自2005年3月20日起实施。这样算下来,完成备案手续的时间,恰好是六四之前的5月初。
   
    二、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
   
    依法做公民,是笔者历来奉行的做人原则。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笔者自觉自愿地按照《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为个人网站备案登记。与此同时,笔者对于该办法第一条所标榜的为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保障互联网络的安全,维护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促进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制定本办法,无论如何都是不予认同的。原因很简单,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与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两件事情。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只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真实可靠的各种信息,而不是接受党政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所谓管理。用包括封杀和屏蔽海内外网站、制造和发送网络病毒、监控和侵犯私人邮箱在内的无耻手段,强行管理互联网业的信息产业部及网络警察,恰恰是败坏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笔者很偶然地通过无界浏览6.0版突破网络封锁,并且在《博讯》网站意外发现了【成败之鉴】全部文章目录(2005年04月16日发表)。当笔者兴高采烈地按照目录予以下载的时候,电脑中偏偏出现了网站已经过期的警示。在此后的日子里,笔者尝试了无数次,却再也不能登陆海外网站。无奈之中,只能通过洪哲胜先生按时发送到邮箱中的《民主通讯》,连同朋友办的一个内部网站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
    上网搜索,在朋友办的内部网站中,看到李新德于2005年6月16日在《博讯》网站发布的最新消息:今天中国舆论监督网被迫关闭了,当网站工作人员向服务商万维网询问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关闭的原因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接到了北京市新闻办的通知让关闭的,详细情况本站将会进一步核实。同时也看到署名丹鹤的网友于6月17日连续发表的陕北民营石油网站第二次被封杀、陕北民营石油网第三次开通:http://sbmqsy.blogchina.com请关注新动态!的贴子。
    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中,又看到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国两著名异见网站遭强行关闭》,介绍的是李新德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和吴伟主持的思想文化网站《民主与自由》被强行关闭的情况。在来自《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另有《微软中国网站禁用民主自由等字眼》的报道。打开另一著名网站《自由中国论坛》(2005.6.14),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几行字:
    http://zyzg2006.126.com (大陆用转向地址)
    http://zyzg.org (大陆无法直接访问)
    http://210.91.253.199:2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0.207.184.28:1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1.232.129.245:100(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自由中国论坛》是网址变化最为频繁的一家大陆网站。2005年4月1日愚人节,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就是因为在教室黑板上公布该网站地址而被特务学生举报的。几天前在朋友家里见到被学校开除后到北京寻找出路的李建辉,竟然是一个瘦小文弱、一脸稚气的小男生。应该说,在中国大陆被强行封杀的,大都是敢于传播真实的信息和发出正义的声音的优秀网站。遭受迫害和逮捕的,也大都是捍卫人类良知和正当人性的文明正义之士。
    就笔者个人而言,比起明目张胆地封杀网站,党政当局更加无耻的网络管理,还体现在对于私人电子邮箱的监控和封锁上。一路算下来,笔者被迫注册和废弃的电子邮箱已经有10多个。在此前的几年中,每到六四,电子邮箱里就会出现大量的病毒邮件。到了2005年度,电子邮箱中的病毒倒是减少了许多,邮箱中的私人邮件却总是被抢先打开。笔者同时发给朋友们的邮件,总会有几个朋友收得到,又有几个朋友收不到。在另一个中文雅虎邮箱里,保存着笔者为数最多的电邮通讯录,却总是在急用的时候偏偏打不开。
    最令笔者感到愤怒的是,2004年访美时申请的一个英文雅虎邮箱,回到大陆后很少使用,只在与少数朋友沟通私人事项时才偶尔一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笔者打开该邮箱之后只能看到邮件的标题,一旦点击邮件,就会出现网面已经过期的提示。亲眼看着属于自己的私人邮件不能由自己来打开接收,感觉就像是被捆绑双手眼睁睁地看着流氓强盗抢劫自己的私人财产一样,既无能为力又羞愧难当。
   
    三、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
   
    去年夏天,一位外地朋友被秘密逮捕,警方所提供的全部罪证竟然是他持续大半年的电子邮件。经过亲友的积极营救,这位朋友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他的所谓罪证也得以摆放在笔者的面前。面对如此无微不至且历历在目的网络监控,笔者第一次感触到了极具震撼力的红色恐怖。不久之后,另一位朋友师涛被捕,用来定罪的所谓证据,依然是网络警察截获下载的电子邮件。
    面对由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的既明目张胆又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作为网络中人和网罗中人的笔者,一直采用的是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的态度。这其实也是笔者作为弱势个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负责任的公民态度。其中的道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论恐惧与自由一文中,曾经有过很好的阐述:如果每天出门都留神是否有人跟踪,那一定是很累的。如果有人在家中整天想着屋顶是否安装了窃听器,出门总想着是否有人跟踪,这人大概也就做不成什么事了,弄得不好还会神经衰弱。在民众的维权活动,必须保持低调、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在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活动。这样的策略可以使参加者多一些安全感,减少恐惧。
    笔者是一个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普通公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青年〉真相》、《1925年的学潮真相》、《民权保障同盟真相》、《鲁迅与鲁迅迷真相》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经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的整整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地变成了以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为正当,甘为专政机器的政治螺丝钉,由他们记录下来的,几乎全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精神垃圾。1949年之前较为真实可信的文献资料,大都被中共当局化公为私地加密封存,甚至于极其野蛮地销毁。即使最近20多年从海外引进的相关书籍,也大都经过官方出版社的净化篡改。要想真正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到中国大陆之外去搜寻第一手的文献资料。笔者最初接触网络信息的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后来卷入公民维权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党政当局野蛮封网的逼上梁山。
    由欧美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人员发明创造的网络技术,为遭受野蛮的信息封锁的中国公民,打开窗户看世界的现代信息通道。愚弄本国公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专制法宝的党政当局,不帮助本国公民和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明接轨,却偏要花费巨额的国库经费,雇用大批网络警察,专门用来剥夺本国公民的通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不遗余力地打造专门用来控制本国公民的信息交流的金盾工程。笔者在从《博讯》等海外网站查找历史资料不很容易,却很更容易地得到很多维权信息。比起从事历史研究,为遭受国家专制机器迫害的杨子立、姚福信、罗永忠、欧阳懿、张友仁、师涛们呐喊呼吁,既是更加紧迫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是检验一个现代公民和专业学者的良心的试金石。在今后的岁月里,面对当局黑暗无耻的封网行动,笔者将一如既往地一边从事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一边承担依法维权的公民责任。
    网络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身试网,党政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网络封锁,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每年六四都是当局严密封网的敏感时期,相比之下,2005年度的大规模封网,就显得更加明目张胆,也更加无微不至。笔者与16年前的六四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却同样被本国党政当局豢养的网络警察严密关注,成了一名网罗中人。
   
                  一、没有完成的IP备案
   
    查2005年4月20日日记:小赖发来邮件,让填写网站登记材料。不知道IP地址如何填写。原申请日期是2004年09月25日。交款920元。域名是www.yjxy.net。定单号是YH-12451。网站名称是Defend and Muckrak自卫与扒粪。用户名:webmaster@yjxy.net
    小赖是帮助笔者设计和管理个人网站的外地朋友,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5月2日的日记中,笔者还贴有如下一份电子邮件:尊敬的用户,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主办单位名称:张耀杰,www.yjxy.net;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1978号,审核日期:2005-04-30 09:42:39。附件一是您的电子证书。请您按附件二的要求完成最后的备案工作。谢谢合作!邮件生成时间:2005-04-30 14:07:54。
   按照要求打开附件二,看到这样几行文字:1.请将备案证书文件bazs.cert放到网站的cert/目录下。该文件必须可以通过下列地址 http://网站域名/cert/bazs.cert访问,其中网站域名指的是网站的Internet域名。2.将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显示在网站首页底部的中间位置,如当地电管局另有要求则以当地电管局要求为准。
   对于上述技术操作,只会打字写文章的笔者一无所知。发邮件请求小赖帮忙,也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想请人有偿传授一点相关技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备案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要求最后完成。好在笔者的个人网站Defend and Muckrak,至今并没有被封杀关闭,个中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到最后期限,也许是由于笔者自己不具备更换网页的技术,这个几乎无人浏览的小网站不足以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
    在笔者的outlook电子邮箱里,原本保留着一整套的网站登记材料。几天前的2005年6月14日,笔者在网络上搜寻与《新青年》有关的历史材料时,正在打开的网页突然从电脑中消失,再度上网时却再也打不开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中所收藏的所有网页。像这样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干扰,每个星期都会遭遇几次;然而,眼看着自己辛苦搜索的资料化为乌有,笔者无论如何也不能保持平常心态。焦虑中只好带上电脑到中关村,请维修商重新安装电脑系统,发现outlook电子邮箱里的所有信息惨遭丢失时已经为时晚矣。
    在笔者的印象中,出售网站域名的服务商要求备案登记的依据,是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九条规定:本办法实施前直接从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等具有IP地址管理权的国际机构获得IP地址供本单位使用或者分配IP地址供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应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四十五个工作日内,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完成备案手续。第二十条即最后一条规定:本办法自2005年3月20日起实施。这样算下来,完成备案手续的时间,恰好是六四之前的5月初。
   
    二、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
   
    依法做公民,是笔者历来奉行的做人原则。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笔者自觉自愿地按照《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为个人网站备案登记。与此同时,笔者对于该办法第一条所标榜的为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保障互联网络的安全,维护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促进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制定本办法,无论如何都是不予认同的。原因很简单,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与加强对互联网IP地址资源使用的管理,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两件事情。广大互联网用户的根本利益,只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真实可靠的各种信息,而不是接受党政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所谓管理。用包括封杀和屏蔽海内外网站、制造和发送网络病毒、监控和侵犯私人邮箱在内的无耻手段,强行管理互联网业的信息产业部及网络警察,恰恰是败坏互联网业的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笔者很偶然地通过无界浏览6.0版突破网络封锁,并且在《博讯》网站意外发现了【成败之鉴】全部文章目录(2005年04月16日发表)。当笔者兴高采烈地按照目录予以下载的时候,电脑中偏偏出现了网站已经过期的警示。在此后的日子里,笔者尝试了无数次,却再也不能登陆海外网站。无奈之中,只能通过洪哲胜先生按时发送到邮箱中的《民主通讯》,连同朋友办的一个内部网站了解一点外面的信息。
    上网搜索,在朋友办的内部网站中,看到李新德于2005年6月16日在《博讯》网站发布的最新消息:今天中国舆论监督网被迫关闭了,当网站工作人员向服务商万维网询问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关闭的原因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接到了北京市新闻办的通知让关闭的,详细情况本站将会进一步核实。同时也看到署名丹鹤的网友于6月17日连续发表的陕北民营石油网站第二次被封杀、陕北民营石油网第三次开通:http://sbmqsy.blogchina.com请关注新动态!的贴子。
    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中,又看到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国两著名异见网站遭强行关闭》,介绍的是李新德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和吴伟主持的思想文化网站《民主与自由》被强行关闭的情况。在来自《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另有《微软中国网站禁用民主自由等字眼》的报道。打开另一著名网站《自由中国论坛》(2005.6.14),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几行字:
    http://zyzg2006.126.com (大陆用转向地址)
    http://zyzg.org (大陆无法直接访问)
    http://210.91.253.199:2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0.207.184.28:100 (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http://211.232.129.245:100(大陆可直接访问)(快)
    《自由中国论坛》是网址变化最为频繁的一家大陆网站。2005年4月1日愚人节,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就是因为在教室黑板上公布该网站地址而被特务学生举报的。几天前在朋友家里见到被学校开除后到北京寻找出路的李建辉,竟然是一个瘦小文弱、一脸稚气的小男生。应该说,在中国大陆被强行封杀的,大都是敢于传播真实的信息和发出正义的声音的优秀网站。遭受迫害和逮捕的,也大都是捍卫人类良知和正当人性的文明正义之士。
    就笔者个人而言,比起明目张胆地封杀网站,党政当局更加无耻的网络管理,还体现在对于私人电子邮箱的监控和封锁上。一路算下来,笔者被迫注册和废弃的电子邮箱已经有10多个。在此前的几年中,每到六四,电子邮箱里就会出现大量的病毒邮件。到了2005年度,电子邮箱中的病毒倒是减少了许多,邮箱中的私人邮件却总是被抢先打开。笔者同时发给朋友们的邮件,总会有几个朋友收得到,又有几个朋友收不到。在另一个中文雅虎邮箱里,保存着笔者为数最多的电邮通讯录,却总是在急用的时候偏偏打不开。
    最令笔者感到愤怒的是,2004年访美时申请的一个英文雅虎邮箱,回到大陆后很少使用,只在与少数朋友沟通私人事项时才偶尔一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笔者打开该邮箱之后只能看到邮件的标题,一旦点击邮件,就会出现网面已经过期的提示。亲眼看着属于自己的私人邮件不能由自己来打开接收,感觉就像是被捆绑双手眼睁睁地看着流氓强盗抢劫自己的私人财产一样,既无能为力又羞愧难当。
   
    三、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
   
    去年夏天,一位外地朋友被秘密逮捕,警方所提供的全部罪证竟然是他持续大半年的电子邮件。经过亲友的积极营救,这位朋友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他的所谓罪证也得以摆放在笔者的面前。面对如此无微不至且历历在目的网络监控,笔者第一次感触到了极具震撼力的红色恐怖。不久之后,另一位朋友师涛被捕,用来定罪的所谓证据,依然是网络警察截获下载的电子邮件。
    面对由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的既明目张胆又无微不至的网络监控,作为网络中人和网罗中人的笔者,一直采用的是以光明正大应对黑暗无耻的态度。这其实也是笔者作为弱势个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负责任的公民态度。其中的道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论恐惧与自由一文中,曾经有过很好的阐述:如果每天出门都留神是否有人跟踪,那一定是很累的。如果有人在家中整天想着屋顶是否安装了窃听器,出门总想着是否有人跟踪,这人大概也就做不成什么事了,弄得不好还会神经衰弱。在民众的维权活动,必须保持低调、和平、理性、非暴力,要在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活动。这样的策略可以使参加者多一些安全感,减少恐惧。
    笔者是一个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普通公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青年〉真相》、《1925年的学潮真相》、《民权保障同盟真相》、《鲁迅与鲁迅迷真相》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经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的整整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地变成了以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为正当,甘为专政机器的政治螺丝钉,由他们记录下来的,几乎全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精神垃圾。1949年之前较为真实可信的文献资料,大都被中共当局化公为私地加密封存,甚至于极其野蛮地销毁。即使最近20多年从海外引进的相关书籍,也大都经过官方出版社的净化篡改。要想真正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到中国大陆之外去搜寻第一手的文献资料。笔者最初接触网络信息的主要动机,就是为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后来卷入公民维权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党政当局野蛮封网的逼上梁山。
    由欧美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人员发明创造的网络技术,为遭受野蛮的信息封锁的中国公民,打开窗户看世界的现代信息通道。愚弄本国公民,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专制法宝的党政当局,不帮助本国公民和企业在信息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明接轨,却偏要花费巨额的国库经费,雇用大批网络警察,专门用来剥夺本国公民的通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不遗余力地打造专门用来控制本国公民的信息交流的金盾工程。笔者在从《博讯》等海外网站查找历史资料不很容易,却很更容易地得到很多维权信息。比起从事历史研究,为遭受国家专制机器迫害的杨子立、姚福信、罗永忠、欧阳懿、张友仁、师涛们呐喊呼吁,既是更加紧迫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是检验一个现代公民和专业学者的良心的试金石。在今后的岁月里,面对当局黑暗无耻的封网行动,笔者将一如既往地一边从事历史课题的学术研究,一边承担依法维权的公民责任。
    网络本身是没有国界的。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身试网,党政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网络封锁,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