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赵达功



    6月30日是中国互联网网站向当局备案的最后期限,凡是没有申报或申报备案未批准的网站将一律强行关闭。一般的网站备案并非难事,惟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将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事实上,中共当局借备案登记之举,目的是要全面控制互联网阵地,尤其是要扼杀来自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声音。

   中共当局对民间思想舆论网站的封杀从来没有停止过,著名的黄琦案就是最早的典型封杀案例。近几年来,《民主与自由》、《不寐之夜》、《宪政论衡》等数十个网站不断被封杀,但这些网站又一直千方百计恢复运作,针对官方的封杀,民间网站开展了网上游击战,一次又一次的封杀,又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复燃,民间网站经历了坚苦的磨练,同时也让官方头痛不已。《民主与自由》论坛已经被封杀44次,但这个论坛又第45次重新恢复;《宪政论衡》被封杀9次,但这个论坛也又第十次恢复。不过,这些论坛网站域名只要出现就立即被封杀,论坛已不能在国内租用服务器,他们不得不转向租用海外服务器。可以说,中共当局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利用投资巨大的网络控制技术,他们赢了。目前,中国大陆自由思想论坛已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一个《自由中国论坛》使用高技术与当局封杀进行周旋,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还能运转,令人称奇。

    尽管当局已经全面封杀了自由思想网站,但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从揭露腐败和法律维权入手,似乎是在响应胡锦涛依法治国和反腐败举措。自从李新德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揭露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丑闻以来,极大鼓舞了民间维权反腐败斗志,数十个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络春天到来了。

   我们知道,侵犯人权的是中共各级党政机构,腐败分子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民间维权和反腐败,表面上看都是针对地方各级官员侵权和腐败个案,实质上是在抨击中共的专制制度,所追求的是民主与法制。维权和反腐败使人民觉醒,使人民认识到,权力应该来自于人民,只有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有人权可言。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要旨在于呼唤政治改革,这就刺痛了中共的心脏。一个个的维权反腐败个案形成民间运动,这种民间运动矛头直指中共的专制统治。

    当下跪副市长的丑陋罪行被民间网站中国舆论监督网披露以来,中共当局首先要做的不是惩治党内腐败分子,而是要封杀揭露事实真相的民间网站,并且同时抓捕举报者李玉春女士。当局不仅多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而且站长李新德先生也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最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记者专门对下跪副市长案件进行采访,但他们把新闻埋藏起来,直到 下跪副市长李信被逮捕,以至现在,采访新闻始终没有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这说明什么问题?下跪副市长腐败大案牵连到山东省高级官员,腐败是一整个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腐败链条维系着中共的统治,中共的反腐败只不过做个样子,只是用来蒙骗中国百姓的幌子。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腐败就只能进行到底!

   中共的腐败是彻底的,腐败官员像链条一样紧密链接,而腐败是建立在侵犯公民权利和剥夺公民经济利益基础上。那么,反腐败的对象就是整个中共统治集团。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的利害,当他们看到自己党内的同志一个个被揭露,他们感觉到专制统治的基础被动摇了,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向人民宣战,向维权和反腐败的人民宣战。当局开始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和资源,甚至使用流氓手段迫害不同政见者,迫害维权知识分子,并全力封杀舆论言路,尤其是针对互联网的全面控制。

   去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像重视报纸电视一样重视网络的社论,毫不掩饰当局对民间网站要进行全面控制的叫嚣:我们必须像重视报纸、电视、广播那样,重视网络工作,牢牢把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营造网上舆论宣传的强势,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提供有利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这篇社论拉开了控制互联网的序幕,接下来,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网站开始一个个沦陷,而6月30日这个截止日期,似乎成了中共当局弹冠庆贺胜利的日子。

目前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有: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
中国百姓喉舌网
三农维权网
中国维权服务网
反腐败网哨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中国洞察事务监督网
中国时讯网
中国新记者网
拆迁维权网
民间举报调查网
王甘霖独立调查网
打工者之声维权网
中国法制报道网
中国新闻人网
福建在线舆论网
中国百姓贴心网
雪子青工作室

    上述列举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部分在六月初就已经开始陆续遭到封杀,它们是: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三农维权网、中国维权服务网、拆迁维权网、反腐败网哨和中国舆论监督网。其余的民间网站命运如何,那也只能等到6月30日以后才能知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还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保存下来,今后的路子将很坚苦,与当局斗争和周旋在所难免,民间维权反腐败命运多舛,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2005年6月23日


 



    6月30日是中国互联网网站向当局备案的最后期限,凡是没有申报或申报备案未批准的网站将一律强行关闭。一般的网站备案并非难事,惟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将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事实上,中共当局借备案登记之举,目的是要全面控制互联网阵地,尤其是要扼杀来自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声音。

   中共当局对民间思想舆论网站的封杀从来没有停止过,著名的黄琦案就是最早的典型封杀案例。近几年来,《民主与自由》、《不寐之夜》、《宪政论衡》等数十个网站不断被封杀,但这些网站又一直千方百计恢复运作,针对官方的封杀,民间网站开展了网上游击战,一次又一次的封杀,又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复燃,民间网站经历了坚苦的磨练,同时也让官方头痛不已。《民主与自由》论坛已经被封杀44次,但这个论坛又第45次重新恢复;《宪政论衡》被封杀9次,但这个论坛也又第十次恢复。不过,这些论坛网站域名只要出现就立即被封杀,论坛已不能在国内租用服务器,他们不得不转向租用海外服务器。可以说,中共当局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利用投资巨大的网络控制技术,他们赢了。目前,中国大陆自由思想论坛已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一个《自由中国论坛》使用高技术与当局封杀进行周旋,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还能运转,令人称奇。

    尽管当局已经全面封杀了自由思想网站,但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从揭露腐败和法律维权入手,似乎是在响应胡锦涛依法治国和反腐败举措。自从李新德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揭露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丑闻以来,极大鼓舞了民间维权反腐败斗志,数十个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络春天到来了。

   我们知道,侵犯人权的是中共各级党政机构,腐败分子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民间维权和反腐败,表面上看都是针对地方各级官员侵权和腐败个案,实质上是在抨击中共的专制制度,所追求的是民主与法制。维权和反腐败使人民觉醒,使人民认识到,权力应该来自于人民,只有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有人权可言。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要旨在于呼唤政治改革,这就刺痛了中共的心脏。一个个的维权反腐败个案形成民间运动,这种民间运动矛头直指中共的专制统治。

    当下跪副市长的丑陋罪行被民间网站中国舆论监督网披露以来,中共当局首先要做的不是惩治党内腐败分子,而是要封杀揭露事实真相的民间网站,并且同时抓捕举报者李玉春女士。当局不仅多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而且站长李新德先生也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最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记者专门对下跪副市长案件进行采访,但他们把新闻埋藏起来,直到 下跪副市长李信被逮捕,以至现在,采访新闻始终没有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这说明什么问题?下跪副市长腐败大案牵连到山东省高级官员,腐败是一整个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腐败链条维系着中共的统治,中共的反腐败只不过做个样子,只是用来蒙骗中国百姓的幌子。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腐败就只能进行到底!

   中共的腐败是彻底的,腐败官员像链条一样紧密链接,而腐败是建立在侵犯公民权利和剥夺公民经济利益基础上。那么,反腐败的对象就是整个中共统治集团。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的利害,当他们看到自己党内的同志一个个被揭露,他们感觉到专制统治的基础被动摇了,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向人民宣战,向维权和反腐败的人民宣战。当局开始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和资源,甚至使用流氓手段迫害不同政见者,迫害维权知识分子,并全力封杀舆论言路,尤其是针对互联网的全面控制。

   去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像重视报纸电视一样重视网络的社论,毫不掩饰当局对民间网站要进行全面控制的叫嚣:我们必须像重视报纸、电视、广播那样,重视网络工作,牢牢把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营造网上舆论宣传的强势,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提供有利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这篇社论拉开了控制互联网的序幕,接下来,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网站开始一个个沦陷,而6月30日这个截止日期,似乎成了中共当局弹冠庆贺胜利的日子。

目前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有: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
中国百姓喉舌网
三农维权网
中国维权服务网
反腐败网哨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中国洞察事务监督网
中国时讯网
中国新记者网
拆迁维权网
民间举报调查网
王甘霖独立调查网
打工者之声维权网
中国法制报道网
中国新闻人网
福建在线舆论网
中国百姓贴心网
雪子青工作室

    上述列举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部分在六月初就已经开始陆续遭到封杀,它们是: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三农维权网、中国维权服务网、拆迁维权网、反腐败网哨和中国舆论监督网。其余的民间网站命运如何,那也只能等到6月30日以后才能知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还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保存下来,今后的路子将很坚苦,与当局斗争和周旋在所难免,民间维权反腐败命运多舛,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2005年6月23日


 



    6月30日是中国互联网网站向当局备案的最后期限,凡是没有申报或申报备案未批准的网站将一律强行关闭。一般的网站备案并非难事,惟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将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事实上,中共当局借备案登记之举,目的是要全面控制互联网阵地,尤其是要扼杀来自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声音。

   中共当局对民间思想舆论网站的封杀从来没有停止过,著名的黄琦案就是最早的典型封杀案例。近几年来,《民主与自由》、《不寐之夜》、《宪政论衡》等数十个网站不断被封杀,但这些网站又一直千方百计恢复运作,针对官方的封杀,民间网站开展了网上游击战,一次又一次的封杀,又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复燃,民间网站经历了坚苦的磨练,同时也让官方头痛不已。《民主与自由》论坛已经被封杀44次,但这个论坛又第45次重新恢复;《宪政论衡》被封杀9次,但这个论坛也又第十次恢复。不过,这些论坛网站域名只要出现就立即被封杀,论坛已不能在国内租用服务器,他们不得不转向租用海外服务器。可以说,中共当局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利用投资巨大的网络控制技术,他们赢了。目前,中国大陆自由思想论坛已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一个《自由中国论坛》使用高技术与当局封杀进行周旋,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还能运转,令人称奇。

    尽管当局已经全面封杀了自由思想网站,但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从揭露腐败和法律维权入手,似乎是在响应胡锦涛依法治国和反腐败举措。自从李新德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揭露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丑闻以来,极大鼓舞了民间维权反腐败斗志,数十个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络春天到来了。

   我们知道,侵犯人权的是中共各级党政机构,腐败分子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民间维权和反腐败,表面上看都是针对地方各级官员侵权和腐败个案,实质上是在抨击中共的专制制度,所追求的是民主与法制。维权和反腐败使人民觉醒,使人民认识到,权力应该来自于人民,只有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有人权可言。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要旨在于呼唤政治改革,这就刺痛了中共的心脏。一个个的维权反腐败个案形成民间运动,这种民间运动矛头直指中共的专制统治。

    当下跪副市长的丑陋罪行被民间网站中国舆论监督网披露以来,中共当局首先要做的不是惩治党内腐败分子,而是要封杀揭露事实真相的民间网站,并且同时抓捕举报者李玉春女士。当局不仅多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而且站长李新德先生也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最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记者专门对下跪副市长案件进行采访,但他们把新闻埋藏起来,直到 下跪副市长李信被逮捕,以至现在,采访新闻始终没有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这说明什么问题?下跪副市长腐败大案牵连到山东省高级官员,腐败是一整个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腐败链条维系着中共的统治,中共的反腐败只不过做个样子,只是用来蒙骗中国百姓的幌子。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腐败就只能进行到底!

   中共的腐败是彻底的,腐败官员像链条一样紧密链接,而腐败是建立在侵犯公民权利和剥夺公民经济利益基础上。那么,反腐败的对象就是整个中共统治集团。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的利害,当他们看到自己党内的同志一个个被揭露,他们感觉到专制统治的基础被动摇了,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向人民宣战,向维权和反腐败的人民宣战。当局开始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和资源,甚至使用流氓手段迫害不同政见者,迫害维权知识分子,并全力封杀舆论言路,尤其是针对互联网的全面控制。

   去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像重视报纸电视一样重视网络的社论,毫不掩饰当局对民间网站要进行全面控制的叫嚣:我们必须像重视报纸、电视、广播那样,重视网络工作,牢牢把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营造网上舆论宣传的强势,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提供有利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这篇社论拉开了控制互联网的序幕,接下来,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网站开始一个个沦陷,而6月30日这个截止日期,似乎成了中共当局弹冠庆贺胜利的日子。

目前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有: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
中国百姓喉舌网
三农维权网
中国维权服务网
反腐败网哨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中国洞察事务监督网
中国时讯网
中国新记者网
拆迁维权网
民间举报调查网
王甘霖独立调查网
打工者之声维权网
中国法制报道网
中国新闻人网
福建在线舆论网
中国百姓贴心网
雪子青工作室

    上述列举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部分在六月初就已经开始陆续遭到封杀,它们是: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三农维权网、中国维权服务网、拆迁维权网、反腐败网哨和中国舆论监督网。其余的民间网站命运如何,那也只能等到6月30日以后才能知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还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保存下来,今后的路子将很坚苦,与当局斗争和周旋在所难免,民间维权反腐败命运多舛,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2005年6月23日


 



    6月30日是中国互联网网站向当局备案的最后期限,凡是没有申报或申报备案未批准的网站将一律强行关闭。一般的网站备案并非难事,惟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将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事实上,中共当局借备案登记之举,目的是要全面控制互联网阵地,尤其是要扼杀来自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声音。

   中共当局对民间思想舆论网站的封杀从来没有停止过,著名的黄琦案就是最早的典型封杀案例。近几年来,《民主与自由》、《不寐之夜》、《宪政论衡》等数十个网站不断被封杀,但这些网站又一直千方百计恢复运作,针对官方的封杀,民间网站开展了网上游击战,一次又一次的封杀,又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复燃,民间网站经历了坚苦的磨练,同时也让官方头痛不已。《民主与自由》论坛已经被封杀44次,但这个论坛又第45次重新恢复;《宪政论衡》被封杀9次,但这个论坛也又第十次恢复。不过,这些论坛网站域名只要出现就立即被封杀,论坛已不能在国内租用服务器,他们不得不转向租用海外服务器。可以说,中共当局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利用投资巨大的网络控制技术,他们赢了。目前,中国大陆自由思想论坛已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一个《自由中国论坛》使用高技术与当局封杀进行周旋,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还能运转,令人称奇。

    尽管当局已经全面封杀了自由思想网站,但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从揭露腐败和法律维权入手,似乎是在响应胡锦涛依法治国和反腐败举措。自从李新德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揭露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丑闻以来,极大鼓舞了民间维权反腐败斗志,数十个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络春天到来了。

   我们知道,侵犯人权的是中共各级党政机构,腐败分子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民间维权和反腐败,表面上看都是针对地方各级官员侵权和腐败个案,实质上是在抨击中共的专制制度,所追求的是民主与法制。维权和反腐败使人民觉醒,使人民认识到,权力应该来自于人民,只有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有人权可言。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要旨在于呼唤政治改革,这就刺痛了中共的心脏。一个个的维权反腐败个案形成民间运动,这种民间运动矛头直指中共的专制统治。

    当下跪副市长的丑陋罪行被民间网站中国舆论监督网披露以来,中共当局首先要做的不是惩治党内腐败分子,而是要封杀揭露事实真相的民间网站,并且同时抓捕举报者李玉春女士。当局不仅多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而且站长李新德先生也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最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记者专门对下跪副市长案件进行采访,但他们把新闻埋藏起来,直到 下跪副市长李信被逮捕,以至现在,采访新闻始终没有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这说明什么问题?下跪副市长腐败大案牵连到山东省高级官员,腐败是一整个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腐败链条维系着中共的统治,中共的反腐败只不过做个样子,只是用来蒙骗中国百姓的幌子。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腐败就只能进行到底!

   中共的腐败是彻底的,腐败官员像链条一样紧密链接,而腐败是建立在侵犯公民权利和剥夺公民经济利益基础上。那么,反腐败的对象就是整个中共统治集团。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的利害,当他们看到自己党内的同志一个个被揭露,他们感觉到专制统治的基础被动摇了,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向人民宣战,向维权和反腐败的人民宣战。当局开始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和资源,甚至使用流氓手段迫害不同政见者,迫害维权知识分子,并全力封杀舆论言路,尤其是针对互联网的全面控制。

   去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像重视报纸电视一样重视网络的社论,毫不掩饰当局对民间网站要进行全面控制的叫嚣:我们必须像重视报纸、电视、广播那样,重视网络工作,牢牢把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营造网上舆论宣传的强势,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提供有利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这篇社论拉开了控制互联网的序幕,接下来,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网站开始一个个沦陷,而6月30日这个截止日期,似乎成了中共当局弹冠庆贺胜利的日子。

目前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有: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
中国百姓喉舌网
三农维权网
中国维权服务网
反腐败网哨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中国洞察事务监督网
中国时讯网
中国新记者网
拆迁维权网
民间举报调查网
王甘霖独立调查网
打工者之声维权网
中国法制报道网
中国新闻人网
福建在线舆论网
中国百姓贴心网
雪子青工作室

    上述列举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部分在六月初就已经开始陆续遭到封杀,它们是: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三农维权网、中国维权服务网、拆迁维权网、反腐败网哨和中国舆论监督网。其余的民间网站命运如何,那也只能等到6月30日以后才能知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还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保存下来,今后的路子将很坚苦,与当局斗争和周旋在所难免,民间维权反腐败命运多舛,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2005年6月23日


 



    6月30日是中国互联网网站向当局备案的最后期限,凡是没有申报或申报备案未批准的网站将一律强行关闭。一般的网站备案并非难事,惟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将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事实上,中共当局借备案登记之举,目的是要全面控制互联网阵地,尤其是要扼杀来自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声音。

   中共当局对民间思想舆论网站的封杀从来没有停止过,著名的黄琦案就是最早的典型封杀案例。近几年来,《民主与自由》、《不寐之夜》、《宪政论衡》等数十个网站不断被封杀,但这些网站又一直千方百计恢复运作,针对官方的封杀,民间网站开展了网上游击战,一次又一次的封杀,又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复燃,民间网站经历了坚苦的磨练,同时也让官方头痛不已。《民主与自由》论坛已经被封杀44次,但这个论坛又第45次重新恢复;《宪政论衡》被封杀9次,但这个论坛也又第十次恢复。不过,这些论坛网站域名只要出现就立即被封杀,论坛已不能在国内租用服务器,他们不得不转向租用海外服务器。可以说,中共当局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利用投资巨大的网络控制技术,他们赢了。目前,中国大陆自由思想论坛已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一个《自由中国论坛》使用高技术与当局封杀进行周旋,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还能运转,令人称奇。

    尽管当局已经全面封杀了自由思想网站,但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从揭露腐败和法律维权入手,似乎是在响应胡锦涛依法治国和反腐败举措。自从李新德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揭露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丑闻以来,极大鼓舞了民间维权反腐败斗志,数十个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络春天到来了。

   我们知道,侵犯人权的是中共各级党政机构,腐败分子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民间维权和反腐败,表面上看都是针对地方各级官员侵权和腐败个案,实质上是在抨击中共的专制制度,所追求的是民主与法制。维权和反腐败使人民觉醒,使人民认识到,权力应该来自于人民,只有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有人权可言。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要旨在于呼唤政治改革,这就刺痛了中共的心脏。一个个的维权反腐败个案形成民间运动,这种民间运动矛头直指中共的专制统治。

    当下跪副市长的丑陋罪行被民间网站中国舆论监督网披露以来,中共当局首先要做的不是惩治党内腐败分子,而是要封杀揭露事实真相的民间网站,并且同时抓捕举报者李玉春女士。当局不仅多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而且站长李新德先生也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最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记者专门对下跪副市长案件进行采访,但他们把新闻埋藏起来,直到 下跪副市长李信被逮捕,以至现在,采访新闻始终没有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这说明什么问题?下跪副市长腐败大案牵连到山东省高级官员,腐败是一整个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腐败链条维系着中共的统治,中共的反腐败只不过做个样子,只是用来蒙骗中国百姓的幌子。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腐败就只能进行到底!

   中共的腐败是彻底的,腐败官员像链条一样紧密链接,而腐败是建立在侵犯公民权利和剥夺公民经济利益基础上。那么,反腐败的对象就是整个中共统治集团。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的利害,当他们看到自己党内的同志一个个被揭露,他们感觉到专制统治的基础被动摇了,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向人民宣战,向维权和反腐败的人民宣战。当局开始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和资源,甚至使用流氓手段迫害不同政见者,迫害维权知识分子,并全力封杀舆论言路,尤其是针对互联网的全面控制。

   去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像重视报纸电视一样重视网络的社论,毫不掩饰当局对民间网站要进行全面控制的叫嚣:我们必须像重视报纸、电视、广播那样,重视网络工作,牢牢把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营造网上舆论宣传的强势,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提供有利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这篇社论拉开了控制互联网的序幕,接下来,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网站开始一个个沦陷,而6月30日这个截止日期,似乎成了中共当局弹冠庆贺胜利的日子。

目前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有: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
中国百姓喉舌网
三农维权网
中国维权服务网
反腐败网哨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中国洞察事务监督网
中国时讯网
中国新记者网
拆迁维权网
民间举报调查网
王甘霖独立调查网
打工者之声维权网
中国法制报道网
中国新闻人网
福建在线舆论网
中国百姓贴心网
雪子青工作室

    上述列举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部分在六月初就已经开始陆续遭到封杀,它们是: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三农维权网、中国维权服务网、拆迁维权网、反腐败网哨和中国舆论监督网。其余的民间网站命运如何,那也只能等到6月30日以后才能知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还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保存下来,今后的路子将很坚苦,与当局斗争和周旋在所难免,民间维权反腐败命运多舛,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2005年6月23日


 



    6月30日是中国互联网网站向当局备案的最后期限,凡是没有申报或申报备案未批准的网站将一律强行关闭。一般的网站备案并非难事,惟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将面临灭顶之灾。因为事实上,中共当局借备案登记之举,目的是要全面控制互联网阵地,尤其是要扼杀来自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声音。

   中共当局对民间思想舆论网站的封杀从来没有停止过,著名的黄琦案就是最早的典型封杀案例。近几年来,《民主与自由》、《不寐之夜》、《宪政论衡》等数十个网站不断被封杀,但这些网站又一直千方百计恢复运作,针对官方的封杀,民间网站开展了网上游击战,一次又一次的封杀,又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复燃,民间网站经历了坚苦的磨练,同时也让官方头痛不已。《民主与自由》论坛已经被封杀44次,但这个论坛又第45次重新恢复;《宪政论衡》被封杀9次,但这个论坛也又第十次恢复。不过,这些论坛网站域名只要出现就立即被封杀,论坛已不能在国内租用服务器,他们不得不转向租用海外服务器。可以说,中共当局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利用投资巨大的网络控制技术,他们赢了。目前,中国大陆自由思想论坛已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一个《自由中国论坛》使用高技术与当局封杀进行周旋,且一直保持到现在还能运转,令人称奇。

    尽管当局已经全面封杀了自由思想网站,但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从揭露腐败和法律维权入手,似乎是在响应胡锦涛依法治国和反腐败举措。自从李新德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揭露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丑闻以来,极大鼓舞了民间维权反腐败斗志,数十个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络春天到来了。

   我们知道,侵犯人权的是中共各级党政机构,腐败分子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民间维权和反腐败,表面上看都是针对地方各级官员侵权和腐败个案,实质上是在抨击中共的专制制度,所追求的是民主与法制。维权和反腐败使人民觉醒,使人民认识到,权力应该来自于人民,只有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有人权可言。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的要旨在于呼唤政治改革,这就刺痛了中共的心脏。一个个的维权反腐败个案形成民间运动,这种民间运动矛头直指中共的专制统治。

    当下跪副市长的丑陋罪行被民间网站中国舆论监督网披露以来,中共当局首先要做的不是惩治党内腐败分子,而是要封杀揭露事实真相的民间网站,并且同时抓捕举报者李玉春女士。当局不仅多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而且站长李新德先生也多次受到恐吓和威胁。最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记者专门对下跪副市长案件进行采访,但他们把新闻埋藏起来,直到 下跪副市长李信被逮捕,以至现在,采访新闻始终没有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这说明什么问题?下跪副市长腐败大案牵连到山东省高级官员,腐败是一整个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腐败链条维系着中共的统治,中共的反腐败只不过做个样子,只是用来蒙骗中国百姓的幌子。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腐败就只能进行到底!

   中共的腐败是彻底的,腐败官员像链条一样紧密链接,而腐败是建立在侵犯公民权利和剥夺公民经济利益基础上。那么,反腐败的对象就是整个中共统治集团。中共当局知道其中的利害,当他们看到自己党内的同志一个个被揭露,他们感觉到专制统治的基础被动摇了,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向人民宣战,向维权和反腐败的人民宣战。当局开始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和资源,甚至使用流氓手段迫害不同政见者,迫害维权知识分子,并全力封杀舆论言路,尤其是针对互联网的全面控制。

   去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像重视报纸电视一样重视网络的社论,毫不掩饰当局对民间网站要进行全面控制的叫嚣:我们必须像重视报纸、电视、广播那样,重视网络工作,牢牢把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营造网上舆论宣传的强势,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提供有利的思想保证和舆论支持。这篇社论拉开了控制互联网的序幕,接下来,民间维权和反腐败网站开始一个个沦陷,而6月30日这个截止日期,似乎成了中共当局弹冠庆贺胜利的日子。

目前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有: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
中国百姓喉舌网
三农维权网
中国维权服务网
反腐败网哨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中国洞察事务监督网
中国时讯网
中国新记者网
拆迁维权网
民间举报调查网
王甘霖独立调查网
打工者之声维权网
中国法制报道网
中国新闻人网
福建在线舆论网
中国百姓贴心网
雪子青工作室

    上述列举的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部分在六月初就已经开始陆续遭到封杀,它们是:中国民间反腐败联盟网、三农维权网、中国维权服务网、拆迁维权网、反腐败网哨和中国舆论监督网。其余的民间网站命运如何,那也只能等到6月30日以后才能知晓。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还有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保存下来,今后的路子将很坚苦,与当局斗争和周旋在所难免,民间维权反腐败命运多舛,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2005年6月23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