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人权杀手王登记
张耀杰 (北京)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系中共党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三岔湾村征地惨案和陕西油田案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在不到 一年的时间内,直接参与制造两起镇压辖区内维权公民的恶性大案,像这样的人权杀手,即使在早已丧心病狂的中国大陆,也是较为罕见的。


一、三岔湾村的共产战场

   在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第四章大沙漠中,有这样的文字:翻山越岭经过两三天的日夜行军,西北野战军一部进到三岔湾附近。三岔湾是榆林城南二 十里的一个主要据点,是榆林城的门户。这个村子四面都是沙漠。敌人一个团,固守三岔湾。早晨,三岔湾枪声炮声响成一片。蒋匪的美国造飞机也急急忙忙地赶来 轰炸。
被称为敌人的蒋匪,其实是中华民国以蒋介石为统帅的胡宗南政府军。所谓西北野战军,是由苏联人武装起来的中共军队。半个世纪前,村子四面都 是沙漠的三岔湾村,是国共两党为争夺政权打内战的重要战场。进入21世纪之后,这里依然是当地官员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物权、产权的共产战场。

    《新西部》杂志2004年第9期,刊登有该刊记者张义学的新闻报道《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酷暑7月正是陕北庄稼生长旺盛的时节,然而记 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成片的蒿草或水稗。靠近村南的一片耕地,已经被建筑垃圾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记者同时发现,在这些撂荒的耕地上,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平整的 土地分割成棋盘状,水渠旁边是一排排参天的白杨。显然,这里曾经是一片在黄土高原上相当难得的水地。
在三岔湾村委会,张义学见到了被警方通缉的农民维权带头人、60岁左右的高拉定。据高拉定介绍,三岔湾村共有3600多口人,在榆溪河东有5000亩左右 的良田,在河西的西沙有一万多亩林地。我们的祖先在清朝嘉庆十六年,在西沙买下这片土地(有约为证)。解放初期,沙尘袭击榆溪河,我们的先辈就开始治理 荒沙保护农田和河流。

    1999年2月,榆林市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东邻榆溪河、西邻神延铁路、规划面积18.4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三岔湾村位于河西西沙的10800亩土 地,被当地政府以500元的价格收为国有,其依据是1951年11月19日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清理林权作出的几项规定的命令》第五条:不 宜农耕的大荒山和沙漠边缘,河流两岸的大荒沙地,面积在500亩以上的,均收归国有。
西北军政委员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其命令自然不具备法律效力。这种凭一纸命令就把原住民的土地家园收为国有的共产政策,也与中国大陆的 现行宪法背道而驰。退一步说,一亩沙漠无论如何都不是区区500元的代价就可以改造成为林地的,10800亩林地所承载的,更是三岔湾几代村民的心血和希 望。

    《新西部》毕竟是陕西省的喉舌媒体,张义学虽然颇具良知和勇气,却不能把如此简单的道理直白说出,而是借着一名农业问题专家的名义强调说:建开 发区本是为了搞工业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则有违初衷。所以,在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和保护农民利益。虽 然三岔湾事件真相尚不明了,但只要坚持利益均衡的原则,问题再复杂也会得到解决。


二、王登记的暴力镇压

   在《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一文中,张义学借榆阳镇党委书记纪生荣之口,介绍了榆林市长王登记的暴力作为:今年3月27日三岔湾部分村民再 次以弃耕聚众的方式挑起事端以来,市、区、镇三级政府都很重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坐镇指挥,依法强行启动了榆中的建设施工,依法拘押了几名煽动群众弃 耕聚众的村民。从5月份起,三岔湾部分村民开始聚集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与政府对抗。

   与张义学的文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陕西日报》记者焦永兴于2004年7月9日在该报发表的伪劣新闻《市长与农民面对面谈论土地难题》,说是7月5日下 午2时,烈日当头,热浪扑面。王登记轻车简行悄然来到三岔湾村。王登记对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表示歉意,并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
奇怪的是,焦永兴并没有正面报道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而是提供了如下数据:开发区在规划建设中依法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考虑到几十年来周边村组 在治沙造林运动中付出了一定劳动,本着让利于民的原则,将荒沙地按宜林地对待,给农民予以补偿。三岔湾村得到了10706亩补偿费662.9万元,并得到 开发区内1932亩土地的使用权,按目前每亩10万元的最低地价,三岔湾村直接效益近2亿元,人均6万多元。据开发区负责人介绍,此补偿标准之高,让利力 度之大,在国内同类开发区中十分罕见。

   按照焦永兴的强盗逻辑,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土地家园时,答应给予人均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笔者倒是要追问一句:既然如此, 王登记为什么要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以表示歉意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焦永兴还有更加无耻的说谎:据了解,第二天,榆阳区委、区 政府按照市长王登记的指派,组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开始进驻三岔湾村,对群众所反映的问题一一查证落实,正在逐项妥善解决。
   而在事实上,当地政府此前已经三次镇压三岔湾村民捍卫土地家园的正义抗争。第一次是2003年4月28日,共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 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共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5月26日,共出动近3000名警察。在此之后的8月27日,榆林市政府当局第四次出动 2000名警察,共有近百名村民被抓。到了10月4日凌晨3点钟,在市长王登记、公安局长杨勇的指挥下,1600多名防暴警察突袭三岔湾村,开枪打伤村民 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逮捕村民30多名,其中23名为妇女。焦永兴能够把武装镇压表述为妥善解决,堪称是无耻之尤。

    2004年10月4日当天,以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落款的《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 三岔湾村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在网上发布,中央政府对此毫无反应。到了2005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新闻《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陕西榆林 27人获刑》,说是本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本月14日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 海明、张福财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 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1月28日,《榆林日报》中另有记者严继文的新闻报道《市委高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村贫困户》:1月25日,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 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榆阳区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慰问 品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送到老乡家中。

   一个拥有5000亩水田、10800亩林地的陕北城郊农村,仅出让土地一项,就可以得到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却偏偏存在着需要慰问品和慰问金 的贫困户,笔者不禁要问一问王登记:原本属于三岔湾村民的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三、陕西油田案的缘起

   陕西油田案,是中国大陆经济政策朝令夕改和党政官员以权谋私的活标本。

   1994年,在国务委员康世恩的积极倡议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石油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协议,划出1080平方公里让陕北各县自行开采石 油,以支援地方建设。到了2003年3 月13日,为了抢在中石油之前把民间投资人的油井据为己有,延安市安塞县率先张贴《关于收回原联合单位个人投资油井收益权的通告》,采取先收井、后算 账,再解决遗留问题的办法回收油井。陕北2 市15县新一轮化私为公的野蛮共产运动由此启动。

   2003年5月28日,延安市安塞县在县委书记冯毅的主使下,把40多名石油投资人游街示众,还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宣布对高智、高有等15人正式逮捕。6月 16日,榆林市出动500多名警察,在靖边县青阳岔油区逮捕15名石油投资人,另有25人被列为通缉对象。
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公民私有财产的共产行为,引起社会各界的纷纷抗议,著名学者党治国坦言: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就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不同程度上的 缩影,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现时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改革与反改革、保护私人财产与侵犯私人财产、法律与长官意志、真理与权力的较量,斗争的焦点都集 中在陕北油田事件上,可谓决战在陕北油田。


四、人权杀手王登记

   与三岔湾征地惨案一样,在陕西油田案中,榆林市市长王登记,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权杀手。

   2005年4月12日,省长陈德铭赴榆林视察工作,200多名石油投资人闻讯后来到榆林市政府门前求见省长。静坐一小时后,榆林市长王登记出面接待,说是 收油井是正确的,是上面的决定,他是被迫执行,回收过程中,有些错误做法,但那犯的是美丽的错误。
5月11日上午9点,300多名石油投资人聚集在陕西省委门前,要求和省委省政府进行对话。9名石油投资人代表与以陕西省委秘书长施南为首的30多名政府官员,进行了4个小时的艰难对话,之后由王登记出面宴请政府官员和石油投资人代表。

    5月12日上午,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首的政府官员与石油投资人代表继续对话。王登记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继续上访,就要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 刑。他还引用三岔湾村征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事例,对石油投资人进行恐吓威胁。5月14日,榆林市靖边县的石油投资人冯孝元、陕北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 员仝宗瑞被逮捕。随后又有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石油投资人被捕。5月26日凌晨,来自北京的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 靖边县朔方大酒店1118房间被刑事拘留。此前,王登记为抓捕朱久虎曾悬赏10万元。

   2005年6月18日,以陕北榆林、延安两市23名老共产党员落款的《试问陕北现在是谁的天下?23名陕北老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在网络中 广泛流传。公开信在斥责陕北油田事件中王登记市长以及榆林延安所属市县的党委、政府领导亲自带队抓捕、捆绑、游街示众几千民营企业家和穷苦的投资农民 的同时,还揭发榆林市长王登记、靖边县副县长高忠诚、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安塞县委书记冯毅、定边县政协副主席张林森,在当地都是众所周知的几千万 元富翁。

   应该说,野蛮掠夺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是20世纪中国最为恐怖邪恶的一件事情。 共产官员王登记以本辖区公民为镇压和掠夺对象的新一轮的共产运动,更是21世纪中国最为野蛮无耻的人权个案。只有切实有效地依法清算王登记之流的人权杀 手,中国社会才会有真正走上人类社会所共同的文明道路私有制前提之下的宪政民主之路。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系中共党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三岔湾村征地惨案和陕西油田案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在不到 一年的时间内,直接参与制造两起镇压辖区内维权公民的恶性大案,像这样的人权杀手,即使在早已丧心病狂的中国大陆,也是较为罕见的。


一、三岔湾村的共产战场

   在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第四章大沙漠中,有这样的文字:翻山越岭经过两三天的日夜行军,西北野战军一部进到三岔湾附近。三岔湾是榆林城南二 十里的一个主要据点,是榆林城的门户。这个村子四面都是沙漠。敌人一个团,固守三岔湾。早晨,三岔湾枪声炮声响成一片。蒋匪的美国造飞机也急急忙忙地赶来 轰炸。
被称为敌人的蒋匪,其实是中华民国以蒋介石为统帅的胡宗南政府军。所谓西北野战军,是由苏联人武装起来的中共军队。半个世纪前,村子四面都 是沙漠的三岔湾村,是国共两党为争夺政权打内战的重要战场。进入21世纪之后,这里依然是当地官员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物权、产权的共产战场。

    《新西部》杂志2004年第9期,刊登有该刊记者张义学的新闻报道《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酷暑7月正是陕北庄稼生长旺盛的时节,然而记 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成片的蒿草或水稗。靠近村南的一片耕地,已经被建筑垃圾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记者同时发现,在这些撂荒的耕地上,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平整的 土地分割成棋盘状,水渠旁边是一排排参天的白杨。显然,这里曾经是一片在黄土高原上相当难得的水地。
在三岔湾村委会,张义学见到了被警方通缉的农民维权带头人、60岁左右的高拉定。据高拉定介绍,三岔湾村共有3600多口人,在榆溪河东有5000亩左右 的良田,在河西的西沙有一万多亩林地。我们的祖先在清朝嘉庆十六年,在西沙买下这片土地(有约为证)。解放初期,沙尘袭击榆溪河,我们的先辈就开始治理 荒沙保护农田和河流。

    1999年2月,榆林市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东邻榆溪河、西邻神延铁路、规划面积18.4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三岔湾村位于河西西沙的10800亩土 地,被当地政府以500元的价格收为国有,其依据是1951年11月19日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清理林权作出的几项规定的命令》第五条:不 宜农耕的大荒山和沙漠边缘,河流两岸的大荒沙地,面积在500亩以上的,均收归国有。
西北军政委员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其命令自然不具备法律效力。这种凭一纸命令就把原住民的土地家园收为国有的共产政策,也与中国大陆的 现行宪法背道而驰。退一步说,一亩沙漠无论如何都不是区区500元的代价就可以改造成为林地的,10800亩林地所承载的,更是三岔湾几代村民的心血和希 望。

    《新西部》毕竟是陕西省的喉舌媒体,张义学虽然颇具良知和勇气,却不能把如此简单的道理直白说出,而是借着一名农业问题专家的名义强调说:建开 发区本是为了搞工业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则有违初衷。所以,在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和保护农民利益。虽 然三岔湾事件真相尚不明了,但只要坚持利益均衡的原则,问题再复杂也会得到解决。


二、王登记的暴力镇压

   在《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一文中,张义学借榆阳镇党委书记纪生荣之口,介绍了榆林市长王登记的暴力作为:今年3月27日三岔湾部分村民再 次以弃耕聚众的方式挑起事端以来,市、区、镇三级政府都很重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坐镇指挥,依法强行启动了榆中的建设施工,依法拘押了几名煽动群众弃 耕聚众的村民。从5月份起,三岔湾部分村民开始聚集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与政府对抗。

   与张义学的文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陕西日报》记者焦永兴于2004年7月9日在该报发表的伪劣新闻《市长与农民面对面谈论土地难题》,说是7月5日下 午2时,烈日当头,热浪扑面。王登记轻车简行悄然来到三岔湾村。王登记对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表示歉意,并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
奇怪的是,焦永兴并没有正面报道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而是提供了如下数据:开发区在规划建设中依法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考虑到几十年来周边村组 在治沙造林运动中付出了一定劳动,本着让利于民的原则,将荒沙地按宜林地对待,给农民予以补偿。三岔湾村得到了10706亩补偿费662.9万元,并得到 开发区内1932亩土地的使用权,按目前每亩10万元的最低地价,三岔湾村直接效益近2亿元,人均6万多元。据开发区负责人介绍,此补偿标准之高,让利力 度之大,在国内同类开发区中十分罕见。

   按照焦永兴的强盗逻辑,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土地家园时,答应给予人均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笔者倒是要追问一句:既然如此, 王登记为什么要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以表示歉意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焦永兴还有更加无耻的说谎:据了解,第二天,榆阳区委、区 政府按照市长王登记的指派,组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开始进驻三岔湾村,对群众所反映的问题一一查证落实,正在逐项妥善解决。
   而在事实上,当地政府此前已经三次镇压三岔湾村民捍卫土地家园的正义抗争。第一次是2003年4月28日,共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 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共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5月26日,共出动近3000名警察。在此之后的8月27日,榆林市政府当局第四次出动 2000名警察,共有近百名村民被抓。到了10月4日凌晨3点钟,在市长王登记、公安局长杨勇的指挥下,1600多名防暴警察突袭三岔湾村,开枪打伤村民 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逮捕村民30多名,其中23名为妇女。焦永兴能够把武装镇压表述为妥善解决,堪称是无耻之尤。

    2004年10月4日当天,以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落款的《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 三岔湾村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在网上发布,中央政府对此毫无反应。到了2005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新闻《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陕西榆林 27人获刑》,说是本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本月14日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 海明、张福财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 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1月28日,《榆林日报》中另有记者严继文的新闻报道《市委高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村贫困户》:1月25日,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 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榆阳区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慰问 品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送到老乡家中。

   一个拥有5000亩水田、10800亩林地的陕北城郊农村,仅出让土地一项,就可以得到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却偏偏存在着需要慰问品和慰问金 的贫困户,笔者不禁要问一问王登记:原本属于三岔湾村民的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三、陕西油田案的缘起

   陕西油田案,是中国大陆经济政策朝令夕改和党政官员以权谋私的活标本。

   1994年,在国务委员康世恩的积极倡议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石油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协议,划出1080平方公里让陕北各县自行开采石 油,以支援地方建设。到了2003年3 月13日,为了抢在中石油之前把民间投资人的油井据为己有,延安市安塞县率先张贴《关于收回原联合单位个人投资油井收益权的通告》,采取先收井、后算 账,再解决遗留问题的办法回收油井。陕北2 市15县新一轮化私为公的野蛮共产运动由此启动。

   2003年5月28日,延安市安塞县在县委书记冯毅的主使下,把40多名石油投资人游街示众,还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宣布对高智、高有等15人正式逮捕。6月 16日,榆林市出动500多名警察,在靖边县青阳岔油区逮捕15名石油投资人,另有25人被列为通缉对象。
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公民私有财产的共产行为,引起社会各界的纷纷抗议,著名学者党治国坦言: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就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不同程度上的 缩影,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现时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改革与反改革、保护私人财产与侵犯私人财产、法律与长官意志、真理与权力的较量,斗争的焦点都集 中在陕北油田事件上,可谓决战在陕北油田。


四、人权杀手王登记

   与三岔湾征地惨案一样,在陕西油田案中,榆林市市长王登记,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权杀手。

   2005年4月12日,省长陈德铭赴榆林视察工作,200多名石油投资人闻讯后来到榆林市政府门前求见省长。静坐一小时后,榆林市长王登记出面接待,说是 收油井是正确的,是上面的决定,他是被迫执行,回收过程中,有些错误做法,但那犯的是美丽的错误。
5月11日上午9点,300多名石油投资人聚集在陕西省委门前,要求和省委省政府进行对话。9名石油投资人代表与以陕西省委秘书长施南为首的30多名政府官员,进行了4个小时的艰难对话,之后由王登记出面宴请政府官员和石油投资人代表。

    5月12日上午,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首的政府官员与石油投资人代表继续对话。王登记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继续上访,就要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 刑。他还引用三岔湾村征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事例,对石油投资人进行恐吓威胁。5月14日,榆林市靖边县的石油投资人冯孝元、陕北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 员仝宗瑞被逮捕。随后又有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石油投资人被捕。5月26日凌晨,来自北京的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 靖边县朔方大酒店1118房间被刑事拘留。此前,王登记为抓捕朱久虎曾悬赏10万元。

   2005年6月18日,以陕北榆林、延安两市23名老共产党员落款的《试问陕北现在是谁的天下?23名陕北老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在网络中 广泛流传。公开信在斥责陕北油田事件中王登记市长以及榆林延安所属市县的党委、政府领导亲自带队抓捕、捆绑、游街示众几千民营企业家和穷苦的投资农民 的同时,还揭发榆林市长王登记、靖边县副县长高忠诚、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安塞县委书记冯毅、定边县政协副主席张林森,在当地都是众所周知的几千万 元富翁。

   应该说,野蛮掠夺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是20世纪中国最为恐怖邪恶的一件事情。 共产官员王登记以本辖区公民为镇压和掠夺对象的新一轮的共产运动,更是21世纪中国最为野蛮无耻的人权个案。只有切实有效地依法清算王登记之流的人权杀 手,中国社会才会有真正走上人类社会所共同的文明道路私有制前提之下的宪政民主之路。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系中共党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三岔湾村征地惨案和陕西油田案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在不到 一年的时间内,直接参与制造两起镇压辖区内维权公民的恶性大案,像这样的人权杀手,即使在早已丧心病狂的中国大陆,也是较为罕见的。


一、三岔湾村的共产战场

   在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第四章大沙漠中,有这样的文字:翻山越岭经过两三天的日夜行军,西北野战军一部进到三岔湾附近。三岔湾是榆林城南二 十里的一个主要据点,是榆林城的门户。这个村子四面都是沙漠。敌人一个团,固守三岔湾。早晨,三岔湾枪声炮声响成一片。蒋匪的美国造飞机也急急忙忙地赶来 轰炸。
被称为敌人的蒋匪,其实是中华民国以蒋介石为统帅的胡宗南政府军。所谓西北野战军,是由苏联人武装起来的中共军队。半个世纪前,村子四面都 是沙漠的三岔湾村,是国共两党为争夺政权打内战的重要战场。进入21世纪之后,这里依然是当地官员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物权、产权的共产战场。

    《新西部》杂志2004年第9期,刊登有该刊记者张义学的新闻报道《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酷暑7月正是陕北庄稼生长旺盛的时节,然而记 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成片的蒿草或水稗。靠近村南的一片耕地,已经被建筑垃圾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记者同时发现,在这些撂荒的耕地上,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平整的 土地分割成棋盘状,水渠旁边是一排排参天的白杨。显然,这里曾经是一片在黄土高原上相当难得的水地。
在三岔湾村委会,张义学见到了被警方通缉的农民维权带头人、60岁左右的高拉定。据高拉定介绍,三岔湾村共有3600多口人,在榆溪河东有5000亩左右 的良田,在河西的西沙有一万多亩林地。我们的祖先在清朝嘉庆十六年,在西沙买下这片土地(有约为证)。解放初期,沙尘袭击榆溪河,我们的先辈就开始治理 荒沙保护农田和河流。

    1999年2月,榆林市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东邻榆溪河、西邻神延铁路、规划面积18.4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三岔湾村位于河西西沙的10800亩土 地,被当地政府以500元的价格收为国有,其依据是1951年11月19日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清理林权作出的几项规定的命令》第五条:不 宜农耕的大荒山和沙漠边缘,河流两岸的大荒沙地,面积在500亩以上的,均收归国有。
西北军政委员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其命令自然不具备法律效力。这种凭一纸命令就把原住民的土地家园收为国有的共产政策,也与中国大陆的 现行宪法背道而驰。退一步说,一亩沙漠无论如何都不是区区500元的代价就可以改造成为林地的,10800亩林地所承载的,更是三岔湾几代村民的心血和希 望。

    《新西部》毕竟是陕西省的喉舌媒体,张义学虽然颇具良知和勇气,却不能把如此简单的道理直白说出,而是借着一名农业问题专家的名义强调说:建开 发区本是为了搞工业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则有违初衷。所以,在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和保护农民利益。虽 然三岔湾事件真相尚不明了,但只要坚持利益均衡的原则,问题再复杂也会得到解决。


二、王登记的暴力镇压

   在《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一文中,张义学借榆阳镇党委书记纪生荣之口,介绍了榆林市长王登记的暴力作为:今年3月27日三岔湾部分村民再 次以弃耕聚众的方式挑起事端以来,市、区、镇三级政府都很重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坐镇指挥,依法强行启动了榆中的建设施工,依法拘押了几名煽动群众弃 耕聚众的村民。从5月份起,三岔湾部分村民开始聚集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与政府对抗。

   与张义学的文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陕西日报》记者焦永兴于2004年7月9日在该报发表的伪劣新闻《市长与农民面对面谈论土地难题》,说是7月5日下 午2时,烈日当头,热浪扑面。王登记轻车简行悄然来到三岔湾村。王登记对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表示歉意,并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
奇怪的是,焦永兴并没有正面报道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而是提供了如下数据:开发区在规划建设中依法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考虑到几十年来周边村组 在治沙造林运动中付出了一定劳动,本着让利于民的原则,将荒沙地按宜林地对待,给农民予以补偿。三岔湾村得到了10706亩补偿费662.9万元,并得到 开发区内1932亩土地的使用权,按目前每亩10万元的最低地价,三岔湾村直接效益近2亿元,人均6万多元。据开发区负责人介绍,此补偿标准之高,让利力 度之大,在国内同类开发区中十分罕见。

   按照焦永兴的强盗逻辑,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土地家园时,答应给予人均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笔者倒是要追问一句:既然如此, 王登记为什么要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以表示歉意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焦永兴还有更加无耻的说谎:据了解,第二天,榆阳区委、区 政府按照市长王登记的指派,组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开始进驻三岔湾村,对群众所反映的问题一一查证落实,正在逐项妥善解决。
   而在事实上,当地政府此前已经三次镇压三岔湾村民捍卫土地家园的正义抗争。第一次是2003年4月28日,共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 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共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5月26日,共出动近3000名警察。在此之后的8月27日,榆林市政府当局第四次出动 2000名警察,共有近百名村民被抓。到了10月4日凌晨3点钟,在市长王登记、公安局长杨勇的指挥下,1600多名防暴警察突袭三岔湾村,开枪打伤村民 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逮捕村民30多名,其中23名为妇女。焦永兴能够把武装镇压表述为妥善解决,堪称是无耻之尤。

    2004年10月4日当天,以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落款的《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 三岔湾村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在网上发布,中央政府对此毫无反应。到了2005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新闻《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陕西榆林 27人获刑》,说是本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本月14日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 海明、张福财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 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1月28日,《榆林日报》中另有记者严继文的新闻报道《市委高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村贫困户》:1月25日,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 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榆阳区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慰问 品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送到老乡家中。

   一个拥有5000亩水田、10800亩林地的陕北城郊农村,仅出让土地一项,就可以得到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却偏偏存在着需要慰问品和慰问金 的贫困户,笔者不禁要问一问王登记:原本属于三岔湾村民的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三、陕西油田案的缘起

   陕西油田案,是中国大陆经济政策朝令夕改和党政官员以权谋私的活标本。

   1994年,在国务委员康世恩的积极倡议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石油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协议,划出1080平方公里让陕北各县自行开采石 油,以支援地方建设。到了2003年3 月13日,为了抢在中石油之前把民间投资人的油井据为己有,延安市安塞县率先张贴《关于收回原联合单位个人投资油井收益权的通告》,采取先收井、后算 账,再解决遗留问题的办法回收油井。陕北2 市15县新一轮化私为公的野蛮共产运动由此启动。

   2003年5月28日,延安市安塞县在县委书记冯毅的主使下,把40多名石油投资人游街示众,还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宣布对高智、高有等15人正式逮捕。6月 16日,榆林市出动500多名警察,在靖边县青阳岔油区逮捕15名石油投资人,另有25人被列为通缉对象。
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公民私有财产的共产行为,引起社会各界的纷纷抗议,著名学者党治国坦言: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就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不同程度上的 缩影,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现时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改革与反改革、保护私人财产与侵犯私人财产、法律与长官意志、真理与权力的较量,斗争的焦点都集 中在陕北油田事件上,可谓决战在陕北油田。


四、人权杀手王登记

   与三岔湾征地惨案一样,在陕西油田案中,榆林市市长王登记,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权杀手。

   2005年4月12日,省长陈德铭赴榆林视察工作,200多名石油投资人闻讯后来到榆林市政府门前求见省长。静坐一小时后,榆林市长王登记出面接待,说是 收油井是正确的,是上面的决定,他是被迫执行,回收过程中,有些错误做法,但那犯的是美丽的错误。
5月11日上午9点,300多名石油投资人聚集在陕西省委门前,要求和省委省政府进行对话。9名石油投资人代表与以陕西省委秘书长施南为首的30多名政府官员,进行了4个小时的艰难对话,之后由王登记出面宴请政府官员和石油投资人代表。

    5月12日上午,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首的政府官员与石油投资人代表继续对话。王登记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继续上访,就要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 刑。他还引用三岔湾村征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事例,对石油投资人进行恐吓威胁。5月14日,榆林市靖边县的石油投资人冯孝元、陕北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 员仝宗瑞被逮捕。随后又有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石油投资人被捕。5月26日凌晨,来自北京的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 靖边县朔方大酒店1118房间被刑事拘留。此前,王登记为抓捕朱久虎曾悬赏10万元。

   2005年6月18日,以陕北榆林、延安两市23名老共产党员落款的《试问陕北现在是谁的天下?23名陕北老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在网络中 广泛流传。公开信在斥责陕北油田事件中王登记市长以及榆林延安所属市县的党委、政府领导亲自带队抓捕、捆绑、游街示众几千民营企业家和穷苦的投资农民 的同时,还揭发榆林市长王登记、靖边县副县长高忠诚、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安塞县委书记冯毅、定边县政协副主席张林森,在当地都是众所周知的几千万 元富翁。

   应该说,野蛮掠夺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是20世纪中国最为恐怖邪恶的一件事情。 共产官员王登记以本辖区公民为镇压和掠夺对象的新一轮的共产运动,更是21世纪中国最为野蛮无耻的人权个案。只有切实有效地依法清算王登记之流的人权杀 手,中国社会才会有真正走上人类社会所共同的文明道路私有制前提之下的宪政民主之路。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系中共党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三岔湾村征地惨案和陕西油田案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在不到 一年的时间内,直接参与制造两起镇压辖区内维权公民的恶性大案,像这样的人权杀手,即使在早已丧心病狂的中国大陆,也是较为罕见的。


一、三岔湾村的共产战场

   在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第四章大沙漠中,有这样的文字:翻山越岭经过两三天的日夜行军,西北野战军一部进到三岔湾附近。三岔湾是榆林城南二 十里的一个主要据点,是榆林城的门户。这个村子四面都是沙漠。敌人一个团,固守三岔湾。早晨,三岔湾枪声炮声响成一片。蒋匪的美国造飞机也急急忙忙地赶来 轰炸。
被称为敌人的蒋匪,其实是中华民国以蒋介石为统帅的胡宗南政府军。所谓西北野战军,是由苏联人武装起来的中共军队。半个世纪前,村子四面都 是沙漠的三岔湾村,是国共两党为争夺政权打内战的重要战场。进入21世纪之后,这里依然是当地官员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物权、产权的共产战场。

    《新西部》杂志2004年第9期,刊登有该刊记者张义学的新闻报道《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酷暑7月正是陕北庄稼生长旺盛的时节,然而记 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成片的蒿草或水稗。靠近村南的一片耕地,已经被建筑垃圾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记者同时发现,在这些撂荒的耕地上,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平整的 土地分割成棋盘状,水渠旁边是一排排参天的白杨。显然,这里曾经是一片在黄土高原上相当难得的水地。
在三岔湾村委会,张义学见到了被警方通缉的农民维权带头人、60岁左右的高拉定。据高拉定介绍,三岔湾村共有3600多口人,在榆溪河东有5000亩左右 的良田,在河西的西沙有一万多亩林地。我们的祖先在清朝嘉庆十六年,在西沙买下这片土地(有约为证)。解放初期,沙尘袭击榆溪河,我们的先辈就开始治理 荒沙保护农田和河流。

    1999年2月,榆林市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东邻榆溪河、西邻神延铁路、规划面积18.4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三岔湾村位于河西西沙的10800亩土 地,被当地政府以500元的价格收为国有,其依据是1951年11月19日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清理林权作出的几项规定的命令》第五条:不 宜农耕的大荒山和沙漠边缘,河流两岸的大荒沙地,面积在500亩以上的,均收归国有。
西北军政委员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其命令自然不具备法律效力。这种凭一纸命令就把原住民的土地家园收为国有的共产政策,也与中国大陆的 现行宪法背道而驰。退一步说,一亩沙漠无论如何都不是区区500元的代价就可以改造成为林地的,10800亩林地所承载的,更是三岔湾几代村民的心血和希 望。

    《新西部》毕竟是陕西省的喉舌媒体,张义学虽然颇具良知和勇气,却不能把如此简单的道理直白说出,而是借着一名农业问题专家的名义强调说:建开 发区本是为了搞工业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则有违初衷。所以,在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和保护农民利益。虽 然三岔湾事件真相尚不明了,但只要坚持利益均衡的原则,问题再复杂也会得到解决。


二、王登记的暴力镇压

   在《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一文中,张义学借榆阳镇党委书记纪生荣之口,介绍了榆林市长王登记的暴力作为:今年3月27日三岔湾部分村民再 次以弃耕聚众的方式挑起事端以来,市、区、镇三级政府都很重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坐镇指挥,依法强行启动了榆中的建设施工,依法拘押了几名煽动群众弃 耕聚众的村民。从5月份起,三岔湾部分村民开始聚集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与政府对抗。

   与张义学的文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陕西日报》记者焦永兴于2004年7月9日在该报发表的伪劣新闻《市长与农民面对面谈论土地难题》,说是7月5日下 午2时,烈日当头,热浪扑面。王登记轻车简行悄然来到三岔湾村。王登记对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表示歉意,并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
奇怪的是,焦永兴并没有正面报道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而是提供了如下数据:开发区在规划建设中依法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考虑到几十年来周边村组 在治沙造林运动中付出了一定劳动,本着让利于民的原则,将荒沙地按宜林地对待,给农民予以补偿。三岔湾村得到了10706亩补偿费662.9万元,并得到 开发区内1932亩土地的使用权,按目前每亩10万元的最低地价,三岔湾村直接效益近2亿元,人均6万多元。据开发区负责人介绍,此补偿标准之高,让利力 度之大,在国内同类开发区中十分罕见。

   按照焦永兴的强盗逻辑,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土地家园时,答应给予人均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笔者倒是要追问一句:既然如此, 王登记为什么要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以表示歉意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焦永兴还有更加无耻的说谎:据了解,第二天,榆阳区委、区 政府按照市长王登记的指派,组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开始进驻三岔湾村,对群众所反映的问题一一查证落实,正在逐项妥善解决。
   而在事实上,当地政府此前已经三次镇压三岔湾村民捍卫土地家园的正义抗争。第一次是2003年4月28日,共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 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共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5月26日,共出动近3000名警察。在此之后的8月27日,榆林市政府当局第四次出动 2000名警察,共有近百名村民被抓。到了10月4日凌晨3点钟,在市长王登记、公安局长杨勇的指挥下,1600多名防暴警察突袭三岔湾村,开枪打伤村民 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逮捕村民30多名,其中23名为妇女。焦永兴能够把武装镇压表述为妥善解决,堪称是无耻之尤。

    2004年10月4日当天,以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落款的《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 三岔湾村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在网上发布,中央政府对此毫无反应。到了2005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新闻《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陕西榆林 27人获刑》,说是本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本月14日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 海明、张福财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 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1月28日,《榆林日报》中另有记者严继文的新闻报道《市委高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村贫困户》:1月25日,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 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榆阳区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慰问 品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送到老乡家中。

   一个拥有5000亩水田、10800亩林地的陕北城郊农村,仅出让土地一项,就可以得到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却偏偏存在着需要慰问品和慰问金 的贫困户,笔者不禁要问一问王登记:原本属于三岔湾村民的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三、陕西油田案的缘起

   陕西油田案,是中国大陆经济政策朝令夕改和党政官员以权谋私的活标本。

   1994年,在国务委员康世恩的积极倡议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石油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协议,划出1080平方公里让陕北各县自行开采石 油,以支援地方建设。到了2003年3 月13日,为了抢在中石油之前把民间投资人的油井据为己有,延安市安塞县率先张贴《关于收回原联合单位个人投资油井收益权的通告》,采取先收井、后算 账,再解决遗留问题的办法回收油井。陕北2 市15县新一轮化私为公的野蛮共产运动由此启动。

   2003年5月28日,延安市安塞县在县委书记冯毅的主使下,把40多名石油投资人游街示众,还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宣布对高智、高有等15人正式逮捕。6月 16日,榆林市出动500多名警察,在靖边县青阳岔油区逮捕15名石油投资人,另有25人被列为通缉对象。
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公民私有财产的共产行为,引起社会各界的纷纷抗议,著名学者党治国坦言: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就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不同程度上的 缩影,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现时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改革与反改革、保护私人财产与侵犯私人财产、法律与长官意志、真理与权力的较量,斗争的焦点都集 中在陕北油田事件上,可谓决战在陕北油田。


四、人权杀手王登记

   与三岔湾征地惨案一样,在陕西油田案中,榆林市市长王登记,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权杀手。

   2005年4月12日,省长陈德铭赴榆林视察工作,200多名石油投资人闻讯后来到榆林市政府门前求见省长。静坐一小时后,榆林市长王登记出面接待,说是 收油井是正确的,是上面的决定,他是被迫执行,回收过程中,有些错误做法,但那犯的是美丽的错误。
5月11日上午9点,300多名石油投资人聚集在陕西省委门前,要求和省委省政府进行对话。9名石油投资人代表与以陕西省委秘书长施南为首的30多名政府官员,进行了4个小时的艰难对话,之后由王登记出面宴请政府官员和石油投资人代表。

    5月12日上午,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首的政府官员与石油投资人代表继续对话。王登记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继续上访,就要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 刑。他还引用三岔湾村征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事例,对石油投资人进行恐吓威胁。5月14日,榆林市靖边县的石油投资人冯孝元、陕北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 员仝宗瑞被逮捕。随后又有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石油投资人被捕。5月26日凌晨,来自北京的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 靖边县朔方大酒店1118房间被刑事拘留。此前,王登记为抓捕朱久虎曾悬赏10万元。

   2005年6月18日,以陕北榆林、延安两市23名老共产党员落款的《试问陕北现在是谁的天下?23名陕北老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在网络中 广泛流传。公开信在斥责陕北油田事件中王登记市长以及榆林延安所属市县的党委、政府领导亲自带队抓捕、捆绑、游街示众几千民营企业家和穷苦的投资农民 的同时,还揭发榆林市长王登记、靖边县副县长高忠诚、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安塞县委书记冯毅、定边县政协副主席张林森,在当地都是众所周知的几千万 元富翁。

   应该说,野蛮掠夺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是20世纪中国最为恐怖邪恶的一件事情。 共产官员王登记以本辖区公民为镇压和掠夺对象的新一轮的共产运动,更是21世纪中国最为野蛮无耻的人权个案。只有切实有效地依法清算王登记之流的人权杀 手,中国社会才会有真正走上人类社会所共同的文明道路私有制前提之下的宪政民主之路。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系中共党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三岔湾村征地惨案和陕西油田案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在不到 一年的时间内,直接参与制造两起镇压辖区内维权公民的恶性大案,像这样的人权杀手,即使在早已丧心病狂的中国大陆,也是较为罕见的。


一、三岔湾村的共产战场

   在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第四章大沙漠中,有这样的文字:翻山越岭经过两三天的日夜行军,西北野战军一部进到三岔湾附近。三岔湾是榆林城南二 十里的一个主要据点,是榆林城的门户。这个村子四面都是沙漠。敌人一个团,固守三岔湾。早晨,三岔湾枪声炮声响成一片。蒋匪的美国造飞机也急急忙忙地赶来 轰炸。
被称为敌人的蒋匪,其实是中华民国以蒋介石为统帅的胡宗南政府军。所谓西北野战军,是由苏联人武装起来的中共军队。半个世纪前,村子四面都 是沙漠的三岔湾村,是国共两党为争夺政权打内战的重要战场。进入21世纪之后,这里依然是当地官员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物权、产权的共产战场。

    《新西部》杂志2004年第9期,刊登有该刊记者张义学的新闻报道《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酷暑7月正是陕北庄稼生长旺盛的时节,然而记 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成片的蒿草或水稗。靠近村南的一片耕地,已经被建筑垃圾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记者同时发现,在这些撂荒的耕地上,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平整的 土地分割成棋盘状,水渠旁边是一排排参天的白杨。显然,这里曾经是一片在黄土高原上相当难得的水地。
在三岔湾村委会,张义学见到了被警方通缉的农民维权带头人、60岁左右的高拉定。据高拉定介绍,三岔湾村共有3600多口人,在榆溪河东有5000亩左右 的良田,在河西的西沙有一万多亩林地。我们的祖先在清朝嘉庆十六年,在西沙买下这片土地(有约为证)。解放初期,沙尘袭击榆溪河,我们的先辈就开始治理 荒沙保护农田和河流。

    1999年2月,榆林市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东邻榆溪河、西邻神延铁路、规划面积18.4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三岔湾村位于河西西沙的10800亩土 地,被当地政府以500元的价格收为国有,其依据是1951年11月19日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清理林权作出的几项规定的命令》第五条:不 宜农耕的大荒山和沙漠边缘,河流两岸的大荒沙地,面积在500亩以上的,均收归国有。
西北军政委员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其命令自然不具备法律效力。这种凭一纸命令就把原住民的土地家园收为国有的共产政策,也与中国大陆的 现行宪法背道而驰。退一步说,一亩沙漠无论如何都不是区区500元的代价就可以改造成为林地的,10800亩林地所承载的,更是三岔湾几代村民的心血和希 望。

    《新西部》毕竟是陕西省的喉舌媒体,张义学虽然颇具良知和勇气,却不能把如此简单的道理直白说出,而是借着一名农业问题专家的名义强调说:建开 发区本是为了搞工业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则有违初衷。所以,在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和保护农民利益。虽 然三岔湾事件真相尚不明了,但只要坚持利益均衡的原则,问题再复杂也会得到解决。


二、王登记的暴力镇压

   在《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一文中,张义学借榆阳镇党委书记纪生荣之口,介绍了榆林市长王登记的暴力作为:今年3月27日三岔湾部分村民再 次以弃耕聚众的方式挑起事端以来,市、区、镇三级政府都很重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坐镇指挥,依法强行启动了榆中的建设施工,依法拘押了几名煽动群众弃 耕聚众的村民。从5月份起,三岔湾部分村民开始聚集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与政府对抗。

   与张义学的文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陕西日报》记者焦永兴于2004年7月9日在该报发表的伪劣新闻《市长与农民面对面谈论土地难题》,说是7月5日下 午2时,烈日当头,热浪扑面。王登记轻车简行悄然来到三岔湾村。王登记对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表示歉意,并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
奇怪的是,焦永兴并没有正面报道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而是提供了如下数据:开发区在规划建设中依法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考虑到几十年来周边村组 在治沙造林运动中付出了一定劳动,本着让利于民的原则,将荒沙地按宜林地对待,给农民予以补偿。三岔湾村得到了10706亩补偿费662.9万元,并得到 开发区内1932亩土地的使用权,按目前每亩10万元的最低地价,三岔湾村直接效益近2亿元,人均6万多元。据开发区负责人介绍,此补偿标准之高,让利力 度之大,在国内同类开发区中十分罕见。

   按照焦永兴的强盗逻辑,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土地家园时,答应给予人均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笔者倒是要追问一句:既然如此, 王登记为什么要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以表示歉意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焦永兴还有更加无耻的说谎:据了解,第二天,榆阳区委、区 政府按照市长王登记的指派,组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开始进驻三岔湾村,对群众所反映的问题一一查证落实,正在逐项妥善解决。
   而在事实上,当地政府此前已经三次镇压三岔湾村民捍卫土地家园的正义抗争。第一次是2003年4月28日,共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 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共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5月26日,共出动近3000名警察。在此之后的8月27日,榆林市政府当局第四次出动 2000名警察,共有近百名村民被抓。到了10月4日凌晨3点钟,在市长王登记、公安局长杨勇的指挥下,1600多名防暴警察突袭三岔湾村,开枪打伤村民 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逮捕村民30多名,其中23名为妇女。焦永兴能够把武装镇压表述为妥善解决,堪称是无耻之尤。

    2004年10月4日当天,以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落款的《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 三岔湾村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在网上发布,中央政府对此毫无反应。到了2005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新闻《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陕西榆林 27人获刑》,说是本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本月14日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 海明、张福财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 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1月28日,《榆林日报》中另有记者严继文的新闻报道《市委高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村贫困户》:1月25日,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 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榆阳区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慰问 品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送到老乡家中。

   一个拥有5000亩水田、10800亩林地的陕北城郊农村,仅出让土地一项,就可以得到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却偏偏存在着需要慰问品和慰问金 的贫困户,笔者不禁要问一问王登记:原本属于三岔湾村民的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三、陕西油田案的缘起

   陕西油田案,是中国大陆经济政策朝令夕改和党政官员以权谋私的活标本。

   1994年,在国务委员康世恩的积极倡议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石油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协议,划出1080平方公里让陕北各县自行开采石 油,以支援地方建设。到了2003年3 月13日,为了抢在中石油之前把民间投资人的油井据为己有,延安市安塞县率先张贴《关于收回原联合单位个人投资油井收益权的通告》,采取先收井、后算 账,再解决遗留问题的办法回收油井。陕北2 市15县新一轮化私为公的野蛮共产运动由此启动。

   2003年5月28日,延安市安塞县在县委书记冯毅的主使下,把40多名石油投资人游街示众,还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宣布对高智、高有等15人正式逮捕。6月 16日,榆林市出动500多名警察,在靖边县青阳岔油区逮捕15名石油投资人,另有25人被列为通缉对象。
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公民私有财产的共产行为,引起社会各界的纷纷抗议,著名学者党治国坦言: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就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不同程度上的 缩影,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现时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改革与反改革、保护私人财产与侵犯私人财产、法律与长官意志、真理与权力的较量,斗争的焦点都集 中在陕北油田事件上,可谓决战在陕北油田。


四、人权杀手王登记

   与三岔湾征地惨案一样,在陕西油田案中,榆林市市长王登记,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权杀手。

   2005年4月12日,省长陈德铭赴榆林视察工作,200多名石油投资人闻讯后来到榆林市政府门前求见省长。静坐一小时后,榆林市长王登记出面接待,说是 收油井是正确的,是上面的决定,他是被迫执行,回收过程中,有些错误做法,但那犯的是美丽的错误。
5月11日上午9点,300多名石油投资人聚集在陕西省委门前,要求和省委省政府进行对话。9名石油投资人代表与以陕西省委秘书长施南为首的30多名政府官员,进行了4个小时的艰难对话,之后由王登记出面宴请政府官员和石油投资人代表。

    5月12日上午,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首的政府官员与石油投资人代表继续对话。王登记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继续上访,就要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 刑。他还引用三岔湾村征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事例,对石油投资人进行恐吓威胁。5月14日,榆林市靖边县的石油投资人冯孝元、陕北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 员仝宗瑞被逮捕。随后又有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石油投资人被捕。5月26日凌晨,来自北京的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 靖边县朔方大酒店1118房间被刑事拘留。此前,王登记为抓捕朱久虎曾悬赏10万元。

   2005年6月18日,以陕北榆林、延安两市23名老共产党员落款的《试问陕北现在是谁的天下?23名陕北老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在网络中 广泛流传。公开信在斥责陕北油田事件中王登记市长以及榆林延安所属市县的党委、政府领导亲自带队抓捕、捆绑、游街示众几千民营企业家和穷苦的投资农民 的同时,还揭发榆林市长王登记、靖边县副县长高忠诚、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安塞县委书记冯毅、定边县政协副主席张林森,在当地都是众所周知的几千万 元富翁。

   应该说,野蛮掠夺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是20世纪中国最为恐怖邪恶的一件事情。 共产官员王登记以本辖区公民为镇压和掠夺对象的新一轮的共产运动,更是21世纪中国最为野蛮无耻的人权个案。只有切实有效地依法清算王登记之流的人权杀 手,中国社会才会有真正走上人类社会所共同的文明道路私有制前提之下的宪政民主之路。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系中共党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三岔湾村征地惨案和陕西油田案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在不到 一年的时间内,直接参与制造两起镇压辖区内维权公民的恶性大案,像这样的人权杀手,即使在早已丧心病狂的中国大陆,也是较为罕见的。


一、三岔湾村的共产战场

   在杜鹏程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第四章大沙漠中,有这样的文字:翻山越岭经过两三天的日夜行军,西北野战军一部进到三岔湾附近。三岔湾是榆林城南二 十里的一个主要据点,是榆林城的门户。这个村子四面都是沙漠。敌人一个团,固守三岔湾。早晨,三岔湾枪声炮声响成一片。蒋匪的美国造飞机也急急忙忙地赶来 轰炸。
被称为敌人的蒋匪,其实是中华民国以蒋介石为统帅的胡宗南政府军。所谓西北野战军,是由苏联人武装起来的中共军队。半个世纪前,村子四面都 是沙漠的三岔湾村,是国共两党为争夺政权打内战的重要战场。进入21世纪之后,这里依然是当地官员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物权、产权的共产战场。

    《新西部》杂志2004年第9期,刊登有该刊记者张义学的新闻报道《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酷暑7月正是陕北庄稼生长旺盛的时节,然而记 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成片的蒿草或水稗。靠近村南的一片耕地,已经被建筑垃圾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记者同时发现,在这些撂荒的耕地上,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平整的 土地分割成棋盘状,水渠旁边是一排排参天的白杨。显然,这里曾经是一片在黄土高原上相当难得的水地。
在三岔湾村委会,张义学见到了被警方通缉的农民维权带头人、60岁左右的高拉定。据高拉定介绍,三岔湾村共有3600多口人,在榆溪河东有5000亩左右 的良田,在河西的西沙有一万多亩林地。我们的祖先在清朝嘉庆十六年,在西沙买下这片土地(有约为证)。解放初期,沙尘袭击榆溪河,我们的先辈就开始治理 荒沙保护农田和河流。

    1999年2月,榆林市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东邻榆溪河、西邻神延铁路、规划面积18.4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三岔湾村位于河西西沙的10800亩土 地,被当地政府以500元的价格收为国有,其依据是1951年11月19日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清理林权作出的几项规定的命令》第五条:不 宜农耕的大荒山和沙漠边缘,河流两岸的大荒沙地,面积在500亩以上的,均收归国有。
西北军政委员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其命令自然不具备法律效力。这种凭一纸命令就把原住民的土地家园收为国有的共产政策,也与中国大陆的 现行宪法背道而驰。退一步说,一亩沙漠无论如何都不是区区500元的代价就可以改造成为林地的,10800亩林地所承载的,更是三岔湾几代村民的心血和希 望。

    《新西部》毕竟是陕西省的喉舌媒体,张义学虽然颇具良知和勇气,却不能把如此简单的道理直白说出,而是借着一名农业问题专家的名义强调说:建开 发区本是为了搞工业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则有违初衷。所以,在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和保护农民利益。虽 然三岔湾事件真相尚不明了,但只要坚持利益均衡的原则,问题再复杂也会得到解决。


二、王登记的暴力镇压

   在《榆林三岔湾5000亩耕地撂荒背后》一文中,张义学借榆阳镇党委书记纪生荣之口,介绍了榆林市长王登记的暴力作为:今年3月27日三岔湾部分村民再 次以弃耕聚众的方式挑起事端以来,市、区、镇三级政府都很重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坐镇指挥,依法强行启动了榆中的建设施工,依法拘押了几名煽动群众弃 耕聚众的村民。从5月份起,三岔湾部分村民开始聚集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与政府对抗。

   与张义学的文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陕西日报》记者焦永兴于2004年7月9日在该报发表的伪劣新闻《市长与农民面对面谈论土地难题》,说是7月5日下 午2时,烈日当头,热浪扑面。王登记轻车简行悄然来到三岔湾村。王登记对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表示歉意,并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
奇怪的是,焦永兴并没有正面报道各级政府前段工作上的失误,而是提供了如下数据:开发区在规划建设中依法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考虑到几十年来周边村组 在治沙造林运动中付出了一定劳动,本着让利于民的原则,将荒沙地按宜林地对待,给农民予以补偿。三岔湾村得到了10706亩补偿费662.9万元,并得到 开发区内1932亩土地的使用权,按目前每亩10万元的最低地价,三岔湾村直接效益近2亿元,人均6万多元。据开发区负责人介绍,此补偿标准之高,让利力 度之大,在国内同类开发区中十分罕见。

   按照焦永兴的强盗逻辑,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原住居民的土地家园时,答应给予人均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笔者倒是要追问一句:既然如此, 王登记为什么要恭恭敬敬地向三岔湾农民代表三鞠躬以表示歉意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焦永兴还有更加无耻的说谎:据了解,第二天,榆阳区委、区 政府按照市长王登记的指派,组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开始进驻三岔湾村,对群众所反映的问题一一查证落实,正在逐项妥善解决。
   而在事实上,当地政府此前已经三次镇压三岔湾村民捍卫土地家园的正义抗争。第一次是2003年4月28日,共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 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共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5月26日,共出动近3000名警察。在此之后的8月27日,榆林市政府当局第四次出动 2000名警察,共有近百名村民被抓。到了10月4日凌晨3点钟,在市长王登记、公安局长杨勇的指挥下,1600多名防暴警察突袭三岔湾村,开枪打伤村民 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逮捕村民30多名,其中23名为妇女。焦永兴能够把武装镇压表述为妥善解决,堪称是无耻之尤。

    2004年10月4日当天,以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落款的《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 三岔湾村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在网上发布,中央政府对此毫无反应。到了2005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新闻《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陕西榆林 27人获刑》,说是本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本月14日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 海明、张福财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 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1月28日,《榆林日报》中另有记者严继文的新闻报道《市委高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村贫困户》:1月25日,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 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榆阳区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慰问 品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送到老乡家中。

   一个拥有5000亩水田、10800亩林地的陕北城郊农村,仅出让土地一项,就可以得到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却偏偏存在着需要慰问品和慰问金 的贫困户,笔者不禁要问一问王登记:原本属于三岔湾村民的人均6万多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三、陕西油田案的缘起

   陕西油田案,是中国大陆经济政策朝令夕改和党政官员以权谋私的活标本。

   1994年,在国务委员康世恩的积极倡议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石油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协议,划出1080平方公里让陕北各县自行开采石 油,以支援地方建设。到了2003年3 月13日,为了抢在中石油之前把民间投资人的油井据为己有,延安市安塞县率先张贴《关于收回原联合单位个人投资油井收益权的通告》,采取先收井、后算 账,再解决遗留问题的办法回收油井。陕北2 市15县新一轮化私为公的野蛮共产运动由此启动。

   2003年5月28日,延安市安塞县在县委书记冯毅的主使下,把40多名石油投资人游街示众,还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宣布对高智、高有等15人正式逮捕。6月 16日,榆林市出动500多名警察,在靖边县青阳岔油区逮捕15名石油投资人,另有25人被列为通缉对象。
当地政府野蛮掠夺公民私有财产的共产行为,引起社会各界的纷纷抗议,著名学者党治国坦言: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就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不同程度上的 缩影,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现时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改革与反改革、保护私人财产与侵犯私人财产、法律与长官意志、真理与权力的较量,斗争的焦点都集 中在陕北油田事件上,可谓决战在陕北油田。


四、人权杀手王登记

   与三岔湾征地惨案一样,在陕西油田案中,榆林市市长王登记,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权杀手。

   2005年4月12日,省长陈德铭赴榆林视察工作,200多名石油投资人闻讯后来到榆林市政府门前求见省长。静坐一小时后,榆林市长王登记出面接待,说是 收油井是正确的,是上面的决定,他是被迫执行,回收过程中,有些错误做法,但那犯的是美丽的错误。
5月11日上午9点,300多名石油投资人聚集在陕西省委门前,要求和省委省政府进行对话。9名石油投资人代表与以陕西省委秘书长施南为首的30多名政府官员,进行了4个小时的艰难对话,之后由王登记出面宴请政府官员和石油投资人代表。

    5月12日上午,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首的政府官员与石油投资人代表继续对话。王登记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继续上访,就要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 刑。他还引用三岔湾村征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事例,对石油投资人进行恐吓威胁。5月14日,榆林市靖边县的石油投资人冯孝元、陕北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 员仝宗瑞被逮捕。随后又有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石油投资人被捕。5月26日凌晨,来自北京的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在 靖边县朔方大酒店1118房间被刑事拘留。此前,王登记为抓捕朱久虎曾悬赏10万元。

   2005年6月18日,以陕北榆林、延安两市23名老共产党员落款的《试问陕北现在是谁的天下?23名陕北老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在网络中 广泛流传。公开信在斥责陕北油田事件中王登记市长以及榆林延安所属市县的党委、政府领导亲自带队抓捕、捆绑、游街示众几千民营企业家和穷苦的投资农民 的同时,还揭发榆林市长王登记、靖边县副县长高忠诚、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安塞县委书记冯毅、定边县政协副主席张林森,在当地都是众所周知的几千万 元富翁。

   应该说,野蛮掠夺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是20世纪中国最为恐怖邪恶的一件事情。 共产官员王登记以本辖区公民为镇压和掠夺对象的新一轮的共产运动,更是21世纪中国最为野蛮无耻的人权个案。只有切实有效地依法清算王登记之流的人权杀 手,中国社会才会有真正走上人类社会所共同的文明道路私有制前提之下的宪政民主之路。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