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 — 作者新著《人性与法律》序
乔新生 (武汉)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发生剧烈变革的时代,任何人只要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都可以指点江山。法律是如此的至高无上,以至于普通老百姓不得不时时地仰视他。面对 众说纷纭的社会热点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把法律抬出来,评判是非曲直,久而久之,法律似乎不再处于客体的位置,而成为了人类的主宰。我们每个人就是生活在 法律牢笼里的囚犯,不得不面对狭小的铁窗,祈祷上苍。

      难道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法律生活吗?法律应该成为我们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而不应该成为左右我们命运的魔鬼。在法律万能的社会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顾忌到 法律的存在,逐渐地失去了创造性。在繁复驳杂的法网中,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是地狱,而自己则是被上帝遗弃的天使。在这样的社会里,法律不仅没有成为营造和 谐社会的基础和条件,反而成为了制造矛盾和社会紧张关系的罪魁祸首。

       回顾这些年来,人们从来都没有在内心深处树立对法律的景仰之情,反而在工具理性下,时时刻刻为他人挖掘法律的陷阱。法学院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法律专家,这些 人没有给社会带来幸福,反而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幸。这样一批被称作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人士,成为这个社会灾难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制造法律,特别是制造 混乱的法律,同时又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中,人们很难发现圣洁之士,却很容易发现追腥逐臭之徒。不知道是法律毁 损了这些人的人格,还是这些人制造了法律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垃圾。

       从我接受法律启蒙教育开始,就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所困扰: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凶神恶煞,成为镇压的工 具;另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法律扮演着协调社会矛盾、平衡社会关系的角色,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是如此的含情脉脉,成为人们生活 中须臾不可分离的社会现象。在有些极端的学者看来,法律甚至和空气与水一样,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

       既然法律是统治的工具,那么谁愿意成为被统治的对象呢?所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法律只是阶段性的产物,具有典型的历史性,随着国家和阶级的消 灭,法律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美好远景虽然遥不可及,但毕竟给了我们美好的想象。只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成为被统治的对象,或者在统治他人的时候,尽量 做到手下留情,这个社会不致于变得更加糟糕。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法律始终伴随着人类永续长存的观念,那么,即使我们想要摆脱法律也会变得不太可能。在法 律这个软刀子下面,我们每个人必须时时承受痛苦的煎熬。人类在法律温情的面纱下面,不得不虚伪地生活着。

        我无意清算法律,但是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法律几乎成为了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大山。每当人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是扪心自问,进行心灵的沟通,而是昂起头 来,面对法律,指天发誓,甚至老拳相向。靠不住的法律,往往由靠不住的人在操纵,芸芸众生的命运就在这些看似人类文明结晶的法律面前变得不可捉摸了。

       在现代社会,任何人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每当我们的情感遭遇到挫折,每当我们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运用 法律、通过诉讼来熨平我们的创伤。法律就这样顺势进入我们的生活,左右着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甚至左右着我们的人性。

       当我在考察法律与人们生活关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面对多元化的价值形态和道德观念,我们的法律是如此的陈旧不堪。在貌似公允的法律面前,每个人的生活 是如此的虚伪,感情是如此的脆弱,金钱是如此的嚣张,社会是如此的丑陋。

       我们有了法律,或者说我们有了很多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不但没有降低人际交往的成本,反而大大增加了人际交往的费用。特别是由于司法的介入,许多本来应该 由公民自己决定的领域,公权力机关长驱直入。即使公民处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时刻小心谨慎,以防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利用公权力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公民自愿让渡自己的权力,组成公权力机关,并且由公权力机关为我们看家护院。可是现在我们纳税人豢养的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 随时都可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拿走我们的财产,甚至剥夺我们的自由。更麻烦的是,由于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浸淫太久,以致于我们已经习惯了公权力机关的这种执法 方式。在有些时候,当我们遇到困惑、麻烦乃至分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仰望法律,并且希望掌握法律的公权力机关能够为我们做主。这种缺乏主体意识、仰人 鼻息的生存状态,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存在太久太久,如今法律上写满了公民的权利,可是我们仍然不敢行使自己的权利。

      当前,在中国法律体系呈现出一种漏斗状态:宪法前所未有地将公民权利写满纸上。法律在重复公民宪法上权利的同时,通过程序性的规范,逐渐将公民宪法上的权 利淡化甚至削弱。行政法规作为中国改革时期法律体系的核心,在重申公民宪法权利的同时,为了发展生产力,在许多时候将公民宪法上的权利暂时冻结。而地方性 法规和部门规章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庞大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剥夺了公民宪法和法律上的权利。从整个形态上来看,宪法中公民的权利最为全面,从 法律到行政法规再到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公民的权利逐渐地被弱化或者被限制。这样一种立法格局,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确实催生了许许多多的社会怪现象。那 些贪赃枉法的法官,利用法律体系的不周延,肆无忌惮地敲诈当事人,而那些被称为律师的法律工作者,完全在扮演着古代绍兴师爷的角色,他们在法官面前点头哈 腰,在当事人面前故作高深,在法庭上巧舌如簧,在背地里上下其手。这样的人居然成为社会的精英,这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时代的悲哀。

      作为法学工作者,当我在研究法律规范内在逻辑的时候,充满着技术主义的乐趣;可是当我跳出法律规范,试图站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高度来看待法律体系 的时候,心中充满着悲哀。如果说,法律在不同时期迁就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成为社会的平衡器还有些许价值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法律几乎成 为了暴力的代名词。从本质上来看,法律应该体现不同阶段不同社会利益群体的共同愿望,但是从结果来看,法律往往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草菅人命的工具。面对 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律,我们丝毫看不出人性的关怀,在冰冷的条文下面,是一个又一个屈死的冤魂。法律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敬仰的对象,法律本身就是人类一 切丑恶的集大成者。

       现在,附着在法律身上的华丽词藻太多太多,以致于那些刚刚进入法学大门的学子们对法治社会满怀美好的憧憬。可是经过法学的洗礼,他们除了获得居高临下,左 右他人命运的快感之外,丝毫没有人性的升华。在一个法律人统治的国家,绝对是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但是绝对是一个人欲横流的国家。因为法律本身不是与人为 善,而是与人为恶,法律本身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之上的。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政治途径表达自己的愿望,甚至都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制定 规则的主人。可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普通民众成为法律制定者的通道被堵塞,法律真正成为了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民主不等于法制,民主的过程往往会强化 法制,而法制被反复强化的结果则是整个社会更加不民主。

        事实证明,并且将一再证明,任何违背人性的规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摆脱国家统治的历史阴影,只要有国家存在,就很难保证不会出现违背人 性的法律。民主的国家,会通过周期性的选举,改善国民的处境;而专制的国家,则会通过周期性的政权更迭,将法律踩在脚下。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周期性的政权 更迭带来的是社会动荡,是人性的摧残,所以,要想守护我们的心灵,必须放弃颠覆政权的革命,通过民主的方式改造我们的法律。但是,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我 们不得不承受着法律对人性的压榨和扭曲。

       处在转轨时期,我们每个人总是向往着美好的前景,而较少顾及到身边法律深层次的矛盾。即使面对法律纠纷,我们仍然期盼着法律能够给我们简洁的答案。然而事 实证明,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一个民族的价值形态处于混乱的状态,法律不可能给我们一个简明可靠的答案。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看到的是一片人性的荒 原。

      我走下法律的制高点,试图探求人性的那一面。可是在跋涉的途中,时刻受到法律的羁绊。我无意亵渎法律,也无意对法律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是在忙碌的人群中,希望发现法律中人性的火焰。

       历史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视角,可是我却在这个视角中看到了现实的混乱。但愿在这个讲究秩序的时代,我们能够了解法律的真谛,剥去法律身上种种虚假的包装,将 本来应该透明的法律,归还给这个尚不透明的社会。

《人性与法律》25万字     香港华大报业国际集团公司即将出版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发生剧烈变革的时代,任何人只要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都可以指点江山。法律是如此的至高无上,以至于普通老百姓不得不时时地仰视他。面对 众说纷纭的社会热点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把法律抬出来,评判是非曲直,久而久之,法律似乎不再处于客体的位置,而成为了人类的主宰。我们每个人就是生活在 法律牢笼里的囚犯,不得不面对狭小的铁窗,祈祷上苍。

      难道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法律生活吗?法律应该成为我们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而不应该成为左右我们命运的魔鬼。在法律万能的社会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顾忌到 法律的存在,逐渐地失去了创造性。在繁复驳杂的法网中,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是地狱,而自己则是被上帝遗弃的天使。在这样的社会里,法律不仅没有成为营造和 谐社会的基础和条件,反而成为了制造矛盾和社会紧张关系的罪魁祸首。

       回顾这些年来,人们从来都没有在内心深处树立对法律的景仰之情,反而在工具理性下,时时刻刻为他人挖掘法律的陷阱。法学院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法律专家,这些 人没有给社会带来幸福,反而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幸。这样一批被称作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人士,成为这个社会灾难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制造法律,特别是制造 混乱的法律,同时又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中,人们很难发现圣洁之士,却很容易发现追腥逐臭之徒。不知道是法律毁 损了这些人的人格,还是这些人制造了法律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垃圾。

       从我接受法律启蒙教育开始,就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所困扰: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凶神恶煞,成为镇压的工 具;另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法律扮演着协调社会矛盾、平衡社会关系的角色,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是如此的含情脉脉,成为人们生活 中须臾不可分离的社会现象。在有些极端的学者看来,法律甚至和空气与水一样,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

       既然法律是统治的工具,那么谁愿意成为被统治的对象呢?所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法律只是阶段性的产物,具有典型的历史性,随着国家和阶级的消 灭,法律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美好远景虽然遥不可及,但毕竟给了我们美好的想象。只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成为被统治的对象,或者在统治他人的时候,尽量 做到手下留情,这个社会不致于变得更加糟糕。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法律始终伴随着人类永续长存的观念,那么,即使我们想要摆脱法律也会变得不太可能。在法 律这个软刀子下面,我们每个人必须时时承受痛苦的煎熬。人类在法律温情的面纱下面,不得不虚伪地生活着。

        我无意清算法律,但是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法律几乎成为了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大山。每当人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是扪心自问,进行心灵的沟通,而是昂起头 来,面对法律,指天发誓,甚至老拳相向。靠不住的法律,往往由靠不住的人在操纵,芸芸众生的命运就在这些看似人类文明结晶的法律面前变得不可捉摸了。

       在现代社会,任何人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每当我们的情感遭遇到挫折,每当我们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运用 法律、通过诉讼来熨平我们的创伤。法律就这样顺势进入我们的生活,左右着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甚至左右着我们的人性。

       当我在考察法律与人们生活关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面对多元化的价值形态和道德观念,我们的法律是如此的陈旧不堪。在貌似公允的法律面前,每个人的生活 是如此的虚伪,感情是如此的脆弱,金钱是如此的嚣张,社会是如此的丑陋。

       我们有了法律,或者说我们有了很多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不但没有降低人际交往的成本,反而大大增加了人际交往的费用。特别是由于司法的介入,许多本来应该 由公民自己决定的领域,公权力机关长驱直入。即使公民处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时刻小心谨慎,以防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利用公权力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公民自愿让渡自己的权力,组成公权力机关,并且由公权力机关为我们看家护院。可是现在我们纳税人豢养的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 随时都可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拿走我们的财产,甚至剥夺我们的自由。更麻烦的是,由于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浸淫太久,以致于我们已经习惯了公权力机关的这种执法 方式。在有些时候,当我们遇到困惑、麻烦乃至分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仰望法律,并且希望掌握法律的公权力机关能够为我们做主。这种缺乏主体意识、仰人 鼻息的生存状态,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存在太久太久,如今法律上写满了公民的权利,可是我们仍然不敢行使自己的权利。

      当前,在中国法律体系呈现出一种漏斗状态:宪法前所未有地将公民权利写满纸上。法律在重复公民宪法上权利的同时,通过程序性的规范,逐渐将公民宪法上的权 利淡化甚至削弱。行政法规作为中国改革时期法律体系的核心,在重申公民宪法权利的同时,为了发展生产力,在许多时候将公民宪法上的权利暂时冻结。而地方性 法规和部门规章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庞大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剥夺了公民宪法和法律上的权利。从整个形态上来看,宪法中公民的权利最为全面,从 法律到行政法规再到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公民的权利逐渐地被弱化或者被限制。这样一种立法格局,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确实催生了许许多多的社会怪现象。那 些贪赃枉法的法官,利用法律体系的不周延,肆无忌惮地敲诈当事人,而那些被称为律师的法律工作者,完全在扮演着古代绍兴师爷的角色,他们在法官面前点头哈 腰,在当事人面前故作高深,在法庭上巧舌如簧,在背地里上下其手。这样的人居然成为社会的精英,这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时代的悲哀。

      作为法学工作者,当我在研究法律规范内在逻辑的时候,充满着技术主义的乐趣;可是当我跳出法律规范,试图站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高度来看待法律体系 的时候,心中充满着悲哀。如果说,法律在不同时期迁就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成为社会的平衡器还有些许价值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法律几乎成 为了暴力的代名词。从本质上来看,法律应该体现不同阶段不同社会利益群体的共同愿望,但是从结果来看,法律往往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草菅人命的工具。面对 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律,我们丝毫看不出人性的关怀,在冰冷的条文下面,是一个又一个屈死的冤魂。法律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敬仰的对象,法律本身就是人类一 切丑恶的集大成者。

       现在,附着在法律身上的华丽词藻太多太多,以致于那些刚刚进入法学大门的学子们对法治社会满怀美好的憧憬。可是经过法学的洗礼,他们除了获得居高临下,左 右他人命运的快感之外,丝毫没有人性的升华。在一个法律人统治的国家,绝对是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但是绝对是一个人欲横流的国家。因为法律本身不是与人为 善,而是与人为恶,法律本身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之上的。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政治途径表达自己的愿望,甚至都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制定 规则的主人。可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普通民众成为法律制定者的通道被堵塞,法律真正成为了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民主不等于法制,民主的过程往往会强化 法制,而法制被反复强化的结果则是整个社会更加不民主。

        事实证明,并且将一再证明,任何违背人性的规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摆脱国家统治的历史阴影,只要有国家存在,就很难保证不会出现违背人 性的法律。民主的国家,会通过周期性的选举,改善国民的处境;而专制的国家,则会通过周期性的政权更迭,将法律踩在脚下。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周期性的政权 更迭带来的是社会动荡,是人性的摧残,所以,要想守护我们的心灵,必须放弃颠覆政权的革命,通过民主的方式改造我们的法律。但是,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我 们不得不承受着法律对人性的压榨和扭曲。

       处在转轨时期,我们每个人总是向往着美好的前景,而较少顾及到身边法律深层次的矛盾。即使面对法律纠纷,我们仍然期盼着法律能够给我们简洁的答案。然而事 实证明,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一个民族的价值形态处于混乱的状态,法律不可能给我们一个简明可靠的答案。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看到的是一片人性的荒 原。

      我走下法律的制高点,试图探求人性的那一面。可是在跋涉的途中,时刻受到法律的羁绊。我无意亵渎法律,也无意对法律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是在忙碌的人群中,希望发现法律中人性的火焰。

       历史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视角,可是我却在这个视角中看到了现实的混乱。但愿在这个讲究秩序的时代,我们能够了解法律的真谛,剥去法律身上种种虚假的包装,将 本来应该透明的法律,归还给这个尚不透明的社会。

《人性与法律》25万字     香港华大报业国际集团公司即将出版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发生剧烈变革的时代,任何人只要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都可以指点江山。法律是如此的至高无上,以至于普通老百姓不得不时时地仰视他。面对 众说纷纭的社会热点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把法律抬出来,评判是非曲直,久而久之,法律似乎不再处于客体的位置,而成为了人类的主宰。我们每个人就是生活在 法律牢笼里的囚犯,不得不面对狭小的铁窗,祈祷上苍。

      难道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法律生活吗?法律应该成为我们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而不应该成为左右我们命运的魔鬼。在法律万能的社会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顾忌到 法律的存在,逐渐地失去了创造性。在繁复驳杂的法网中,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是地狱,而自己则是被上帝遗弃的天使。在这样的社会里,法律不仅没有成为营造和 谐社会的基础和条件,反而成为了制造矛盾和社会紧张关系的罪魁祸首。

       回顾这些年来,人们从来都没有在内心深处树立对法律的景仰之情,反而在工具理性下,时时刻刻为他人挖掘法律的陷阱。法学院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法律专家,这些 人没有给社会带来幸福,反而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幸。这样一批被称作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人士,成为这个社会灾难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制造法律,特别是制造 混乱的法律,同时又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中,人们很难发现圣洁之士,却很容易发现追腥逐臭之徒。不知道是法律毁 损了这些人的人格,还是这些人制造了法律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垃圾。

       从我接受法律启蒙教育开始,就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所困扰: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凶神恶煞,成为镇压的工 具;另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法律扮演着协调社会矛盾、平衡社会关系的角色,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是如此的含情脉脉,成为人们生活 中须臾不可分离的社会现象。在有些极端的学者看来,法律甚至和空气与水一样,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

       既然法律是统治的工具,那么谁愿意成为被统治的对象呢?所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法律只是阶段性的产物,具有典型的历史性,随着国家和阶级的消 灭,法律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美好远景虽然遥不可及,但毕竟给了我们美好的想象。只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成为被统治的对象,或者在统治他人的时候,尽量 做到手下留情,这个社会不致于变得更加糟糕。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法律始终伴随着人类永续长存的观念,那么,即使我们想要摆脱法律也会变得不太可能。在法 律这个软刀子下面,我们每个人必须时时承受痛苦的煎熬。人类在法律温情的面纱下面,不得不虚伪地生活着。

        我无意清算法律,但是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法律几乎成为了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大山。每当人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是扪心自问,进行心灵的沟通,而是昂起头 来,面对法律,指天发誓,甚至老拳相向。靠不住的法律,往往由靠不住的人在操纵,芸芸众生的命运就在这些看似人类文明结晶的法律面前变得不可捉摸了。

       在现代社会,任何人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每当我们的情感遭遇到挫折,每当我们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运用 法律、通过诉讼来熨平我们的创伤。法律就这样顺势进入我们的生活,左右着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甚至左右着我们的人性。

       当我在考察法律与人们生活关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面对多元化的价值形态和道德观念,我们的法律是如此的陈旧不堪。在貌似公允的法律面前,每个人的生活 是如此的虚伪,感情是如此的脆弱,金钱是如此的嚣张,社会是如此的丑陋。

       我们有了法律,或者说我们有了很多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不但没有降低人际交往的成本,反而大大增加了人际交往的费用。特别是由于司法的介入,许多本来应该 由公民自己决定的领域,公权力机关长驱直入。即使公民处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时刻小心谨慎,以防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利用公权力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公民自愿让渡自己的权力,组成公权力机关,并且由公权力机关为我们看家护院。可是现在我们纳税人豢养的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 随时都可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拿走我们的财产,甚至剥夺我们的自由。更麻烦的是,由于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浸淫太久,以致于我们已经习惯了公权力机关的这种执法 方式。在有些时候,当我们遇到困惑、麻烦乃至分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仰望法律,并且希望掌握法律的公权力机关能够为我们做主。这种缺乏主体意识、仰人 鼻息的生存状态,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存在太久太久,如今法律上写满了公民的权利,可是我们仍然不敢行使自己的权利。

      当前,在中国法律体系呈现出一种漏斗状态:宪法前所未有地将公民权利写满纸上。法律在重复公民宪法上权利的同时,通过程序性的规范,逐渐将公民宪法上的权 利淡化甚至削弱。行政法规作为中国改革时期法律体系的核心,在重申公民宪法权利的同时,为了发展生产力,在许多时候将公民宪法上的权利暂时冻结。而地方性 法规和部门规章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庞大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剥夺了公民宪法和法律上的权利。从整个形态上来看,宪法中公民的权利最为全面,从 法律到行政法规再到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公民的权利逐渐地被弱化或者被限制。这样一种立法格局,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确实催生了许许多多的社会怪现象。那 些贪赃枉法的法官,利用法律体系的不周延,肆无忌惮地敲诈当事人,而那些被称为律师的法律工作者,完全在扮演着古代绍兴师爷的角色,他们在法官面前点头哈 腰,在当事人面前故作高深,在法庭上巧舌如簧,在背地里上下其手。这样的人居然成为社会的精英,这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时代的悲哀。

      作为法学工作者,当我在研究法律规范内在逻辑的时候,充满着技术主义的乐趣;可是当我跳出法律规范,试图站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高度来看待法律体系 的时候,心中充满着悲哀。如果说,法律在不同时期迁就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成为社会的平衡器还有些许价值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法律几乎成 为了暴力的代名词。从本质上来看,法律应该体现不同阶段不同社会利益群体的共同愿望,但是从结果来看,法律往往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草菅人命的工具。面对 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律,我们丝毫看不出人性的关怀,在冰冷的条文下面,是一个又一个屈死的冤魂。法律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敬仰的对象,法律本身就是人类一 切丑恶的集大成者。

       现在,附着在法律身上的华丽词藻太多太多,以致于那些刚刚进入法学大门的学子们对法治社会满怀美好的憧憬。可是经过法学的洗礼,他们除了获得居高临下,左 右他人命运的快感之外,丝毫没有人性的升华。在一个法律人统治的国家,绝对是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但是绝对是一个人欲横流的国家。因为法律本身不是与人为 善,而是与人为恶,法律本身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之上的。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政治途径表达自己的愿望,甚至都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制定 规则的主人。可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普通民众成为法律制定者的通道被堵塞,法律真正成为了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民主不等于法制,民主的过程往往会强化 法制,而法制被反复强化的结果则是整个社会更加不民主。

        事实证明,并且将一再证明,任何违背人性的规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摆脱国家统治的历史阴影,只要有国家存在,就很难保证不会出现违背人 性的法律。民主的国家,会通过周期性的选举,改善国民的处境;而专制的国家,则会通过周期性的政权更迭,将法律踩在脚下。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周期性的政权 更迭带来的是社会动荡,是人性的摧残,所以,要想守护我们的心灵,必须放弃颠覆政权的革命,通过民主的方式改造我们的法律。但是,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我 们不得不承受着法律对人性的压榨和扭曲。

       处在转轨时期,我们每个人总是向往着美好的前景,而较少顾及到身边法律深层次的矛盾。即使面对法律纠纷,我们仍然期盼着法律能够给我们简洁的答案。然而事 实证明,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一个民族的价值形态处于混乱的状态,法律不可能给我们一个简明可靠的答案。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看到的是一片人性的荒 原。

      我走下法律的制高点,试图探求人性的那一面。可是在跋涉的途中,时刻受到法律的羁绊。我无意亵渎法律,也无意对法律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是在忙碌的人群中,希望发现法律中人性的火焰。

       历史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视角,可是我却在这个视角中看到了现实的混乱。但愿在这个讲究秩序的时代,我们能够了解法律的真谛,剥去法律身上种种虚假的包装,将 本来应该透明的法律,归还给这个尚不透明的社会。

《人性与法律》25万字     香港华大报业国际集团公司即将出版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发生剧烈变革的时代,任何人只要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都可以指点江山。法律是如此的至高无上,以至于普通老百姓不得不时时地仰视他。面对 众说纷纭的社会热点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把法律抬出来,评判是非曲直,久而久之,法律似乎不再处于客体的位置,而成为了人类的主宰。我们每个人就是生活在 法律牢笼里的囚犯,不得不面对狭小的铁窗,祈祷上苍。

      难道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法律生活吗?法律应该成为我们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而不应该成为左右我们命运的魔鬼。在法律万能的社会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顾忌到 法律的存在,逐渐地失去了创造性。在繁复驳杂的法网中,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是地狱,而自己则是被上帝遗弃的天使。在这样的社会里,法律不仅没有成为营造和 谐社会的基础和条件,反而成为了制造矛盾和社会紧张关系的罪魁祸首。

       回顾这些年来,人们从来都没有在内心深处树立对法律的景仰之情,反而在工具理性下,时时刻刻为他人挖掘法律的陷阱。法学院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法律专家,这些 人没有给社会带来幸福,反而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幸。这样一批被称作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人士,成为这个社会灾难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制造法律,特别是制造 混乱的法律,同时又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中,人们很难发现圣洁之士,却很容易发现追腥逐臭之徒。不知道是法律毁 损了这些人的人格,还是这些人制造了法律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垃圾。

       从我接受法律启蒙教育开始,就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所困扰: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凶神恶煞,成为镇压的工 具;另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法律扮演着协调社会矛盾、平衡社会关系的角色,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是如此的含情脉脉,成为人们生活 中须臾不可分离的社会现象。在有些极端的学者看来,法律甚至和空气与水一样,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

       既然法律是统治的工具,那么谁愿意成为被统治的对象呢?所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法律只是阶段性的产物,具有典型的历史性,随着国家和阶级的消 灭,法律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美好远景虽然遥不可及,但毕竟给了我们美好的想象。只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成为被统治的对象,或者在统治他人的时候,尽量 做到手下留情,这个社会不致于变得更加糟糕。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法律始终伴随着人类永续长存的观念,那么,即使我们想要摆脱法律也会变得不太可能。在法 律这个软刀子下面,我们每个人必须时时承受痛苦的煎熬。人类在法律温情的面纱下面,不得不虚伪地生活着。

        我无意清算法律,但是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法律几乎成为了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大山。每当人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是扪心自问,进行心灵的沟通,而是昂起头 来,面对法律,指天发誓,甚至老拳相向。靠不住的法律,往往由靠不住的人在操纵,芸芸众生的命运就在这些看似人类文明结晶的法律面前变得不可捉摸了。

       在现代社会,任何人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每当我们的情感遭遇到挫折,每当我们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运用 法律、通过诉讼来熨平我们的创伤。法律就这样顺势进入我们的生活,左右着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甚至左右着我们的人性。

       当我在考察法律与人们生活关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面对多元化的价值形态和道德观念,我们的法律是如此的陈旧不堪。在貌似公允的法律面前,每个人的生活 是如此的虚伪,感情是如此的脆弱,金钱是如此的嚣张,社会是如此的丑陋。

       我们有了法律,或者说我们有了很多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不但没有降低人际交往的成本,反而大大增加了人际交往的费用。特别是由于司法的介入,许多本来应该 由公民自己决定的领域,公权力机关长驱直入。即使公民处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时刻小心谨慎,以防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利用公权力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公民自愿让渡自己的权力,组成公权力机关,并且由公权力机关为我们看家护院。可是现在我们纳税人豢养的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 随时都可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拿走我们的财产,甚至剥夺我们的自由。更麻烦的是,由于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浸淫太久,以致于我们已经习惯了公权力机关的这种执法 方式。在有些时候,当我们遇到困惑、麻烦乃至分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仰望法律,并且希望掌握法律的公权力机关能够为我们做主。这种缺乏主体意识、仰人 鼻息的生存状态,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存在太久太久,如今法律上写满了公民的权利,可是我们仍然不敢行使自己的权利。

      当前,在中国法律体系呈现出一种漏斗状态:宪法前所未有地将公民权利写满纸上。法律在重复公民宪法上权利的同时,通过程序性的规范,逐渐将公民宪法上的权 利淡化甚至削弱。行政法规作为中国改革时期法律体系的核心,在重申公民宪法权利的同时,为了发展生产力,在许多时候将公民宪法上的权利暂时冻结。而地方性 法规和部门规章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庞大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剥夺了公民宪法和法律上的权利。从整个形态上来看,宪法中公民的权利最为全面,从 法律到行政法规再到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公民的权利逐渐地被弱化或者被限制。这样一种立法格局,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确实催生了许许多多的社会怪现象。那 些贪赃枉法的法官,利用法律体系的不周延,肆无忌惮地敲诈当事人,而那些被称为律师的法律工作者,完全在扮演着古代绍兴师爷的角色,他们在法官面前点头哈 腰,在当事人面前故作高深,在法庭上巧舌如簧,在背地里上下其手。这样的人居然成为社会的精英,这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时代的悲哀。

      作为法学工作者,当我在研究法律规范内在逻辑的时候,充满着技术主义的乐趣;可是当我跳出法律规范,试图站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高度来看待法律体系 的时候,心中充满着悲哀。如果说,法律在不同时期迁就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成为社会的平衡器还有些许价值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法律几乎成 为了暴力的代名词。从本质上来看,法律应该体现不同阶段不同社会利益群体的共同愿望,但是从结果来看,法律往往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草菅人命的工具。面对 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律,我们丝毫看不出人性的关怀,在冰冷的条文下面,是一个又一个屈死的冤魂。法律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敬仰的对象,法律本身就是人类一 切丑恶的集大成者。

       现在,附着在法律身上的华丽词藻太多太多,以致于那些刚刚进入法学大门的学子们对法治社会满怀美好的憧憬。可是经过法学的洗礼,他们除了获得居高临下,左 右他人命运的快感之外,丝毫没有人性的升华。在一个法律人统治的国家,绝对是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但是绝对是一个人欲横流的国家。因为法律本身不是与人为 善,而是与人为恶,法律本身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之上的。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政治途径表达自己的愿望,甚至都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制定 规则的主人。可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普通民众成为法律制定者的通道被堵塞,法律真正成为了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民主不等于法制,民主的过程往往会强化 法制,而法制被反复强化的结果则是整个社会更加不民主。

        事实证明,并且将一再证明,任何违背人性的规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摆脱国家统治的历史阴影,只要有国家存在,就很难保证不会出现违背人 性的法律。民主的国家,会通过周期性的选举,改善国民的处境;而专制的国家,则会通过周期性的政权更迭,将法律踩在脚下。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周期性的政权 更迭带来的是社会动荡,是人性的摧残,所以,要想守护我们的心灵,必须放弃颠覆政权的革命,通过民主的方式改造我们的法律。但是,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我 们不得不承受着法律对人性的压榨和扭曲。

       处在转轨时期,我们每个人总是向往着美好的前景,而较少顾及到身边法律深层次的矛盾。即使面对法律纠纷,我们仍然期盼着法律能够给我们简洁的答案。然而事 实证明,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一个民族的价值形态处于混乱的状态,法律不可能给我们一个简明可靠的答案。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看到的是一片人性的荒 原。

      我走下法律的制高点,试图探求人性的那一面。可是在跋涉的途中,时刻受到法律的羁绊。我无意亵渎法律,也无意对法律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是在忙碌的人群中,希望发现法律中人性的火焰。

       历史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视角,可是我却在这个视角中看到了现实的混乱。但愿在这个讲究秩序的时代,我们能够了解法律的真谛,剥去法律身上种种虚假的包装,将 本来应该透明的法律,归还给这个尚不透明的社会。

《人性与法律》25万字     香港华大报业国际集团公司即将出版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发生剧烈变革的时代,任何人只要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都可以指点江山。法律是如此的至高无上,以至于普通老百姓不得不时时地仰视他。面对 众说纷纭的社会热点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把法律抬出来,评判是非曲直,久而久之,法律似乎不再处于客体的位置,而成为了人类的主宰。我们每个人就是生活在 法律牢笼里的囚犯,不得不面对狭小的铁窗,祈祷上苍。

      难道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法律生活吗?法律应该成为我们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而不应该成为左右我们命运的魔鬼。在法律万能的社会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顾忌到 法律的存在,逐渐地失去了创造性。在繁复驳杂的法网中,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是地狱,而自己则是被上帝遗弃的天使。在这样的社会里,法律不仅没有成为营造和 谐社会的基础和条件,反而成为了制造矛盾和社会紧张关系的罪魁祸首。

       回顾这些年来,人们从来都没有在内心深处树立对法律的景仰之情,反而在工具理性下,时时刻刻为他人挖掘法律的陷阱。法学院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法律专家,这些 人没有给社会带来幸福,反而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幸。这样一批被称作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人士,成为这个社会灾难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制造法律,特别是制造 混乱的法律,同时又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中,人们很难发现圣洁之士,却很容易发现追腥逐臭之徒。不知道是法律毁 损了这些人的人格,还是这些人制造了法律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垃圾。

       从我接受法律启蒙教育开始,就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所困扰: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凶神恶煞,成为镇压的工 具;另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法律扮演着协调社会矛盾、平衡社会关系的角色,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是如此的含情脉脉,成为人们生活 中须臾不可分离的社会现象。在有些极端的学者看来,法律甚至和空气与水一样,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

       既然法律是统治的工具,那么谁愿意成为被统治的对象呢?所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法律只是阶段性的产物,具有典型的历史性,随着国家和阶级的消 灭,法律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美好远景虽然遥不可及,但毕竟给了我们美好的想象。只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成为被统治的对象,或者在统治他人的时候,尽量 做到手下留情,这个社会不致于变得更加糟糕。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法律始终伴随着人类永续长存的观念,那么,即使我们想要摆脱法律也会变得不太可能。在法 律这个软刀子下面,我们每个人必须时时承受痛苦的煎熬。人类在法律温情的面纱下面,不得不虚伪地生活着。

        我无意清算法律,但是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法律几乎成为了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大山。每当人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是扪心自问,进行心灵的沟通,而是昂起头 来,面对法律,指天发誓,甚至老拳相向。靠不住的法律,往往由靠不住的人在操纵,芸芸众生的命运就在这些看似人类文明结晶的法律面前变得不可捉摸了。

       在现代社会,任何人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每当我们的情感遭遇到挫折,每当我们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运用 法律、通过诉讼来熨平我们的创伤。法律就这样顺势进入我们的生活,左右着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甚至左右着我们的人性。

       当我在考察法律与人们生活关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面对多元化的价值形态和道德观念,我们的法律是如此的陈旧不堪。在貌似公允的法律面前,每个人的生活 是如此的虚伪,感情是如此的脆弱,金钱是如此的嚣张,社会是如此的丑陋。

       我们有了法律,或者说我们有了很多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不但没有降低人际交往的成本,反而大大增加了人际交往的费用。特别是由于司法的介入,许多本来应该 由公民自己决定的领域,公权力机关长驱直入。即使公民处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时刻小心谨慎,以防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利用公权力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公民自愿让渡自己的权力,组成公权力机关,并且由公权力机关为我们看家护院。可是现在我们纳税人豢养的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 随时都可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拿走我们的财产,甚至剥夺我们的自由。更麻烦的是,由于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浸淫太久,以致于我们已经习惯了公权力机关的这种执法 方式。在有些时候,当我们遇到困惑、麻烦乃至分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仰望法律,并且希望掌握法律的公权力机关能够为我们做主。这种缺乏主体意识、仰人 鼻息的生存状态,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存在太久太久,如今法律上写满了公民的权利,可是我们仍然不敢行使自己的权利。

      当前,在中国法律体系呈现出一种漏斗状态:宪法前所未有地将公民权利写满纸上。法律在重复公民宪法上权利的同时,通过程序性的规范,逐渐将公民宪法上的权 利淡化甚至削弱。行政法规作为中国改革时期法律体系的核心,在重申公民宪法权利的同时,为了发展生产力,在许多时候将公民宪法上的权利暂时冻结。而地方性 法规和部门规章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庞大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剥夺了公民宪法和法律上的权利。从整个形态上来看,宪法中公民的权利最为全面,从 法律到行政法规再到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公民的权利逐渐地被弱化或者被限制。这样一种立法格局,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确实催生了许许多多的社会怪现象。那 些贪赃枉法的法官,利用法律体系的不周延,肆无忌惮地敲诈当事人,而那些被称为律师的法律工作者,完全在扮演着古代绍兴师爷的角色,他们在法官面前点头哈 腰,在当事人面前故作高深,在法庭上巧舌如簧,在背地里上下其手。这样的人居然成为社会的精英,这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时代的悲哀。

      作为法学工作者,当我在研究法律规范内在逻辑的时候,充满着技术主义的乐趣;可是当我跳出法律规范,试图站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高度来看待法律体系 的时候,心中充满着悲哀。如果说,法律在不同时期迁就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成为社会的平衡器还有些许价值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法律几乎成 为了暴力的代名词。从本质上来看,法律应该体现不同阶段不同社会利益群体的共同愿望,但是从结果来看,法律往往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草菅人命的工具。面对 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律,我们丝毫看不出人性的关怀,在冰冷的条文下面,是一个又一个屈死的冤魂。法律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敬仰的对象,法律本身就是人类一 切丑恶的集大成者。

       现在,附着在法律身上的华丽词藻太多太多,以致于那些刚刚进入法学大门的学子们对法治社会满怀美好的憧憬。可是经过法学的洗礼,他们除了获得居高临下,左 右他人命运的快感之外,丝毫没有人性的升华。在一个法律人统治的国家,绝对是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但是绝对是一个人欲横流的国家。因为法律本身不是与人为 善,而是与人为恶,法律本身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之上的。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政治途径表达自己的愿望,甚至都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制定 规则的主人。可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普通民众成为法律制定者的通道被堵塞,法律真正成为了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民主不等于法制,民主的过程往往会强化 法制,而法制被反复强化的结果则是整个社会更加不民主。

        事实证明,并且将一再证明,任何违背人性的规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摆脱国家统治的历史阴影,只要有国家存在,就很难保证不会出现违背人 性的法律。民主的国家,会通过周期性的选举,改善国民的处境;而专制的国家,则会通过周期性的政权更迭,将法律踩在脚下。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周期性的政权 更迭带来的是社会动荡,是人性的摧残,所以,要想守护我们的心灵,必须放弃颠覆政权的革命,通过民主的方式改造我们的法律。但是,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我 们不得不承受着法律对人性的压榨和扭曲。

       处在转轨时期,我们每个人总是向往着美好的前景,而较少顾及到身边法律深层次的矛盾。即使面对法律纠纷,我们仍然期盼着法律能够给我们简洁的答案。然而事 实证明,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一个民族的价值形态处于混乱的状态,法律不可能给我们一个简明可靠的答案。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看到的是一片人性的荒 原。

      我走下法律的制高点,试图探求人性的那一面。可是在跋涉的途中,时刻受到法律的羁绊。我无意亵渎法律,也无意对法律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是在忙碌的人群中,希望发现法律中人性的火焰。

       历史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视角,可是我却在这个视角中看到了现实的混乱。但愿在这个讲究秩序的时代,我们能够了解法律的真谛,剥去法律身上种种虚假的包装,将 本来应该透明的法律,归还给这个尚不透明的社会。

《人性与法律》25万字     香港华大报业国际集团公司即将出版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发生剧烈变革的时代,任何人只要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都可以指点江山。法律是如此的至高无上,以至于普通老百姓不得不时时地仰视他。面对 众说纷纭的社会热点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把法律抬出来,评判是非曲直,久而久之,法律似乎不再处于客体的位置,而成为了人类的主宰。我们每个人就是生活在 法律牢笼里的囚犯,不得不面对狭小的铁窗,祈祷上苍。

      难道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法律生活吗?法律应该成为我们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而不应该成为左右我们命运的魔鬼。在法律万能的社会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顾忌到 法律的存在,逐渐地失去了创造性。在繁复驳杂的法网中,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是地狱,而自己则是被上帝遗弃的天使。在这样的社会里,法律不仅没有成为营造和 谐社会的基础和条件,反而成为了制造矛盾和社会紧张关系的罪魁祸首。

       回顾这些年来,人们从来都没有在内心深处树立对法律的景仰之情,反而在工具理性下,时时刻刻为他人挖掘法律的陷阱。法学院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法律专家,这些 人没有给社会带来幸福,反而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幸。这样一批被称作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人士,成为这个社会灾难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制造法律,特别是制造 混乱的法律,同时又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中,人们很难发现圣洁之士,却很容易发现追腥逐臭之徒。不知道是法律毁 损了这些人的人格,还是这些人制造了法律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垃圾。

       从我接受法律启蒙教育开始,就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观念所困扰: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凶神恶煞,成为镇压的工 具;另一种观念告诉我,法律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法律扮演着协调社会矛盾、平衡社会关系的角色,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是如此的含情脉脉,成为人们生活 中须臾不可分离的社会现象。在有些极端的学者看来,法律甚至和空气与水一样,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

       既然法律是统治的工具,那么谁愿意成为被统治的对象呢?所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法律只是阶段性的产物,具有典型的历史性,随着国家和阶级的消 灭,法律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美好远景虽然遥不可及,但毕竟给了我们美好的想象。只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成为被统治的对象,或者在统治他人的时候,尽量 做到手下留情,这个社会不致于变得更加糟糕。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法律始终伴随着人类永续长存的观念,那么,即使我们想要摆脱法律也会变得不太可能。在法 律这个软刀子下面,我们每个人必须时时承受痛苦的煎熬。人类在法律温情的面纱下面,不得不虚伪地生活着。

        我无意清算法律,但是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法律几乎成为了压在人们身上的一座大山。每当人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是扪心自问,进行心灵的沟通,而是昂起头 来,面对法律,指天发誓,甚至老拳相向。靠不住的法律,往往由靠不住的人在操纵,芸芸众生的命运就在这些看似人类文明结晶的法律面前变得不可捉摸了。

       在现代社会,任何人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每当我们的情感遭遇到挫折,每当我们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运用 法律、通过诉讼来熨平我们的创伤。法律就这样顺势进入我们的生活,左右着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甚至左右着我们的人性。

       当我在考察法律与人们生活关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面对多元化的价值形态和道德观念,我们的法律是如此的陈旧不堪。在貌似公允的法律面前,每个人的生活 是如此的虚伪,感情是如此的脆弱,金钱是如此的嚣张,社会是如此的丑陋。

       我们有了法律,或者说我们有了很多的法律,但是这些法律不但没有降低人际交往的成本,反而大大增加了人际交往的费用。特别是由于司法的介入,许多本来应该 由公民自己决定的领域,公权力机关长驱直入。即使公民处分自己的身体,也必须时刻小心谨慎,以防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破门而入,利用公权力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公民自愿让渡自己的权力,组成公权力机关,并且由公权力机关为我们看家护院。可是现在我们纳税人豢养的公权力机关工作人员 随时都可以打开我们的房门,拿走我们的财产,甚至剥夺我们的自由。更麻烦的是,由于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浸淫太久,以致于我们已经习惯了公权力机关的这种执法 方式。在有些时候,当我们遇到困惑、麻烦乃至分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仰望法律,并且希望掌握法律的公权力机关能够为我们做主。这种缺乏主体意识、仰人 鼻息的生存状态,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存在太久太久,如今法律上写满了公民的权利,可是我们仍然不敢行使自己的权利。

      当前,在中国法律体系呈现出一种漏斗状态:宪法前所未有地将公民权利写满纸上。法律在重复公民宪法上权利的同时,通过程序性的规范,逐渐将公民宪法上的权 利淡化甚至削弱。行政法规作为中国改革时期法律体系的核心,在重申公民宪法权利的同时,为了发展生产力,在许多时候将公民宪法上的权利暂时冻结。而地方性 法规和部门规章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庞大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情况下直接剥夺了公民宪法和法律上的权利。从整个形态上来看,宪法中公民的权利最为全面,从 法律到行政法规再到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公民的权利逐渐地被弱化或者被限制。这样一种立法格局,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确实催生了许许多多的社会怪现象。那 些贪赃枉法的法官,利用法律体系的不周延,肆无忌惮地敲诈当事人,而那些被称为律师的法律工作者,完全在扮演着古代绍兴师爷的角色,他们在法官面前点头哈 腰,在当事人面前故作高深,在法庭上巧舌如簧,在背地里上下其手。这样的人居然成为社会的精英,这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时代的悲哀。

      作为法学工作者,当我在研究法律规范内在逻辑的时候,充满着技术主义的乐趣;可是当我跳出法律规范,试图站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高度来看待法律体系 的时候,心中充满着悲哀。如果说,法律在不同时期迁就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成为社会的平衡器还有些许价值的话,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法律几乎成 为了暴力的代名词。从本质上来看,法律应该体现不同阶段不同社会利益群体的共同愿望,但是从结果来看,法律往往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草菅人命的工具。面对 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律,我们丝毫看不出人性的关怀,在冰冷的条文下面,是一个又一个屈死的冤魂。法律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敬仰的对象,法律本身就是人类一 切丑恶的集大成者。

       现在,附着在法律身上的华丽词藻太多太多,以致于那些刚刚进入法学大门的学子们对法治社会满怀美好的憧憬。可是经过法学的洗礼,他们除了获得居高临下,左 右他人命运的快感之外,丝毫没有人性的升华。在一个法律人统治的国家,绝对是一个有秩序的国家,但是绝对是一个人欲横流的国家。因为法律本身不是与人为 善,而是与人为恶,法律本身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之上的。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政治途径表达自己的愿望,甚至都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制定 规则的主人。可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普通民众成为法律制定者的通道被堵塞,法律真正成为了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民主不等于法制,民主的过程往往会强化 法制,而法制被反复强化的结果则是整个社会更加不民主。

        事实证明,并且将一再证明,任何违背人性的规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摆脱国家统治的历史阴影,只要有国家存在,就很难保证不会出现违背人 性的法律。民主的国家,会通过周期性的选举,改善国民的处境;而专制的国家,则会通过周期性的政权更迭,将法律踩在脚下。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周期性的政权 更迭带来的是社会动荡,是人性的摧残,所以,要想守护我们的心灵,必须放弃颠覆政权的革命,通过民主的方式改造我们的法律。但是,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我 们不得不承受着法律对人性的压榨和扭曲。

       处在转轨时期,我们每个人总是向往着美好的前景,而较少顾及到身边法律深层次的矛盾。即使面对法律纠纷,我们仍然期盼着法律能够给我们简洁的答案。然而事 实证明,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一个民族的价值形态处于混乱的状态,法律不可能给我们一个简明可靠的答案。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看到的是一片人性的荒 原。

      我走下法律的制高点,试图探求人性的那一面。可是在跋涉的途中,时刻受到法律的羁绊。我无意亵渎法律,也无意对法律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是在忙碌的人群中,希望发现法律中人性的火焰。

       历史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视角,可是我却在这个视角中看到了现实的混乱。但愿在这个讲究秩序的时代,我们能够了解法律的真谛,剥去法律身上种种虚假的包装,将 本来应该透明的法律,归还给这个尚不透明的社会。

《人性与法律》25万字     香港华大报业国际集团公司即将出版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