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李而亮:黑社会加地下党
张耀杰(北京)



几天来,名不见经传的李而亮,突然飙升为海内外的著名华人。这一切既得益于中国青年报一批葆有良知的编辑记者的集体抗议,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草根民 众拓展的信息时空。其根本原因,却在于李而亮本人,以总编辑身份强力推出的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为敌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条例(试行稿)》。

一、贺延光的发难与李方的请辞

这次中青报事件的始因,是2005年7月15日署名青评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振翅远飞正逢时》,其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就实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所作的重要指示,像灯塔一样,为当代大学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文章发表后,引起该报资深摄影记者贺延光的警惕和发难。他于7月21日在该报内部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本报评论员,我为你害臊!》,是为灯塔事件。

贺延光的发难直接导致负责组织撰写此类评论员文章的青年话题主编李方,于8月11日递交辞呈。8月15日,贺延光又为此事写作《贺延光作答总编辑 和编委会》,一方面为李方的请辞真诚辩护:这次灯塔事件,李方并无责任,但他了解跟理不跟人的基本道理,更明白做人做事的是非底线。听他 说,我决不当赵勇的狗!一方面把发难的目标,明确锁定在总编辑和编委会及主管中青报的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身上。

二、李大同的阳光话语

在李方请辞的第二天即8月12日,以李大同为首的《冰点》周刊中心集体讨论《条例》,与会人员谢湘、王胜春、杜涌涛、卢跃刚、邓琮琮、李雪红、武卫强、潘 婷、赵飞鹏、徐虹、许革、姜蕾、季元宏、潘平、滕兴才等人,颇为一致地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这其中以卢跃刚的声音最具代表性:我们这个曾经那么辉煌的伟大 报纸,现在居然说:一篇稿子是否好,是由团中央、各省部级、政治局委员的嘉奖来决定,我们自己没标准吗?我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眼睛朝上,一将功 成万骨枯!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8月15日上午10点,李大同的万言书《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编委会》,与《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几乎同时贴在中青报的 内部网站中。国内外网站于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文件,李大同大义凛然的阳光话语,不仅留在了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目之中,也必将被写入新闻史册:这份新的考 核办法,核心是价值导向问题,是评判标准,是将《中国青年报》奴婢化、侏儒化、庸俗化的问题。我不能再沉默,也没有理由再沉默。

面对中青报同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庄严呐喊,以控制枪杆子和笔枪子为执政根本的中共当局,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据报道,15日下午,中青报社长王宏猷、总编 李而亮、常务副总编徐文新被团中央召见。16日下午,国内网站中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主贴和跟帖被全部删除。连李而亮贴到网上的《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 一文,也在昙花一现后再无踪迹。笔者手头的全套资料,是几位朋友及时备份后分别提供的。

三、李而亮的暗藏杀机

李而亮,男,1955年9月出生,籍贯广西。他虽然在新闻事业中没有像卢跃刚、李大同、贺延光、李方等人那样做出特殊贡献,却偏偏能够成为主持笔政的总编辑,足以证明他自有过人之处。这一点,在《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该文中,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一款中,面对李大同洋洋万言的实话不予认真反思和回应,偏偏通过装傻充愣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而暗藏杀机:针对这样一个尚待修改的草稿发此万言公开信,而且匆忙发到境外网站(不一定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能告诉我实话吗?

绕开实话找实话的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二款中,又加给李大同新的罪名:你行动目标主要是我,为什么不交流一下再出手呢?我觉得你这样做,作为同事来讲是不尊重,作为朋友来讲是不仗义,作为君子来讲是不坦荡。

李大同的万言书,本身就是实话实说的一种交流,李而亮笔头一转却变成了不尊重、不仗义、不坦荡的所谓出手。笔者倒想质问一句:你李而 亮主持出台并且以组织的名义强加在中青报同人头上的一篇报道或版面受到读者最高评价只能加50分,但只要受到某官员表扬,最低可加80分,最高可加 300分!如果受到官员批评,还要反向扣分!的《条例》之中,难道可以找到所谓的尊重、仗义和坦荡吗?!

在李而亮进行澄清的第三款中,一共举出了李大同公开信中存在虚假成分的四个例证,其中的第二个例证是关于李方的:我在家即主动给李方去的电话, 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交谈,谈话是很诚恳的,最后李方是很平静挂机的。第二天,我即到云南出差,10天才回来。如果不是8月2日编辑中心会上李方的发言,我还 认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怎么到了大同你的描述下,就完全变成了无中生有的离奇故事了呢?

看一看李大同的万言书,被李而亮避而不谈的所谓离奇,其实就是一句话:他对社长王宏猷说:我不能做赵勇的狗!这句话同时也出现在了《贺延光作 答总编辑和编委会》一文中。8月15日晚上,李方本人在中青报内部网站贴出一篇《李方回复: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其中没有任何离奇的表示,由此可 知,李而亮的所谓离奇,才真正是做贼心虚的无中生有。

在李而亮文章中,最为恐怖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比如你引用的有关我大彻大悟的那段话,我还是认帐的。那是我在参加完国防大学舆论战研讨班回来后, 在例会上谈的感想,事先声明了只在内部说说,还专门交代小谢不要记录。会后有好心同志提醒我,会议上不要口无遮拦,有些人会专门记下来,作其他目的引用。 我不信,因为大家都说中青报的优良传统就是可以畅所欲言。现在想来,果然应了同志们的忠告。

可以在中央级公共媒体的例会上内部说说的舆论战,却不可以公诸于世,一旦见了阳光就成了敌对性质的作其他目的引用。李而亮心目中的中青报,除了是见不得阳光的黑社会和只能够暗箱操作的地下党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

在该文中,李而亮表现得最为强硬的价值观,依然是在《条例》中充分体现的惟上是从和眼睛朝上:今年冰点并非舆论监督的5篇被批评的稿件中,就有三篇受到 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赞赏的中青报勇气和价值观,那明日的中青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清楚?大同你强调读者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龙应台文章 发表后的凤凰网,跟贴数万条,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有多少,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笔者很认真地到凤凰网中浏览了一下,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确实有,更多的却是认同和赞扬的声音。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是在香港、台湾、新 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同时发表的,却单单在中国大陆发生了由中青报总编辑为该文写检查的事情,其原因只有一点:不是龙应台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中国大陆有一套 自外于人类社会和普世价值的地下党逻辑和黑社会心理。作为地下党和黑社会中的一员,李而亮所坚守的并不是新闻人的职业操守和人格尊严,而是领导 写检查,下面看笑话的个人得失。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只承认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而不承认中青报几十年来积累形成的历史底蕴和人文命脉。

 四、黑社会加地下党的怪现状

截至目前为止,中青报事件已经以《条例》被撤回而告一段落。在这一利好现象的背后,却是黑恶势力对于相关网络文章的全面封杀。对于21世纪的现代人类 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空气、水源、能源之外的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公共资源。中共当局动用全中国人民的公共财力来封锁互联网,是与流氓强盗的图财害命相等同的 恐怖犯罪行为。
作为执政党,中共已经把所谓的三个代表写进现行宪法,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代表,就是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见这个执政党是一个不 折不扣的拿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生财谋利的利益集团。既然如此,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里,这个党与它所代表的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之间,就应该像上市 公司的经营者与大小股东及散户股民之间的关系那样,是光明正大、公开透明的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而不应该像拥有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的 顾雏军那样,通过做假账、造假新闻之类的暗箱操作来误导欺骗广大股民,进而私分、挪用公私财产。然而,中青报事件连同当下还在进行之中的南方都市报事件、 陕西油田事件、黄金高事件、卢雪松事件、师涛事件、张林事件、李建平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大陆无处不在的黑社会加地下党的黑恶势力。

应该说,每一个21世纪的现代公民,都是愿意与本国政府共同致力于正当的制度文明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执政56年的前地下党,迄 今为止依然像56年前那样通过匿名隐身的方式宣传动员和发号施令,甚至于在前地下党并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更加浓重的黑社会色彩。假如这 个政府坚持以本国公民为敌,假如掌握枪杆子的执政党,偏偏卑劣胆小到要用地下党和黑社会的恐怖思维来对待铁肩担道义的合法公民,这个政府和这个政党注定是 要灭亡的。以执政党的健康心态光明正大地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不折不扣地监管惩治党内层出不穷的贪官污吏,才是这个党与时俱进、自我救赎的真正出路。





几天来,名不见经传的李而亮,突然飙升为海内外的著名华人。这一切既得益于中国青年报一批葆有良知的编辑记者的集体抗议,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草根民 众拓展的信息时空。其根本原因,却在于李而亮本人,以总编辑身份强力推出的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为敌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条例(试行稿)》。

一、贺延光的发难与李方的请辞

这次中青报事件的始因,是2005年7月15日署名青评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振翅远飞正逢时》,其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就实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所作的重要指示,像灯塔一样,为当代大学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文章发表后,引起该报资深摄影记者贺延光的警惕和发难。他于7月21日在该报内部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本报评论员,我为你害臊!》,是为灯塔事件。

贺延光的发难直接导致负责组织撰写此类评论员文章的青年话题主编李方,于8月11日递交辞呈。8月15日,贺延光又为此事写作《贺延光作答总编辑 和编委会》,一方面为李方的请辞真诚辩护:这次灯塔事件,李方并无责任,但他了解跟理不跟人的基本道理,更明白做人做事的是非底线。听他 说,我决不当赵勇的狗!一方面把发难的目标,明确锁定在总编辑和编委会及主管中青报的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身上。

二、李大同的阳光话语

在李方请辞的第二天即8月12日,以李大同为首的《冰点》周刊中心集体讨论《条例》,与会人员谢湘、王胜春、杜涌涛、卢跃刚、邓琮琮、李雪红、武卫强、潘 婷、赵飞鹏、徐虹、许革、姜蕾、季元宏、潘平、滕兴才等人,颇为一致地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这其中以卢跃刚的声音最具代表性:我们这个曾经那么辉煌的伟大 报纸,现在居然说:一篇稿子是否好,是由团中央、各省部级、政治局委员的嘉奖来决定,我们自己没标准吗?我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眼睛朝上,一将功 成万骨枯!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8月15日上午10点,李大同的万言书《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编委会》,与《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几乎同时贴在中青报的 内部网站中。国内外网站于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文件,李大同大义凛然的阳光话语,不仅留在了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目之中,也必将被写入新闻史册:这份新的考 核办法,核心是价值导向问题,是评判标准,是将《中国青年报》奴婢化、侏儒化、庸俗化的问题。我不能再沉默,也没有理由再沉默。

面对中青报同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庄严呐喊,以控制枪杆子和笔枪子为执政根本的中共当局,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据报道,15日下午,中青报社长王宏猷、总编 李而亮、常务副总编徐文新被团中央召见。16日下午,国内网站中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主贴和跟帖被全部删除。连李而亮贴到网上的《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 一文,也在昙花一现后再无踪迹。笔者手头的全套资料,是几位朋友及时备份后分别提供的。

三、李而亮的暗藏杀机

李而亮,男,1955年9月出生,籍贯广西。他虽然在新闻事业中没有像卢跃刚、李大同、贺延光、李方等人那样做出特殊贡献,却偏偏能够成为主持笔政的总编辑,足以证明他自有过人之处。这一点,在《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该文中,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一款中,面对李大同洋洋万言的实话不予认真反思和回应,偏偏通过装傻充愣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而暗藏杀机:针对这样一个尚待修改的草稿发此万言公开信,而且匆忙发到境外网站(不一定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能告诉我实话吗?

绕开实话找实话的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二款中,又加给李大同新的罪名:你行动目标主要是我,为什么不交流一下再出手呢?我觉得你这样做,作为同事来讲是不尊重,作为朋友来讲是不仗义,作为君子来讲是不坦荡。

李大同的万言书,本身就是实话实说的一种交流,李而亮笔头一转却变成了不尊重、不仗义、不坦荡的所谓出手。笔者倒想质问一句:你李而 亮主持出台并且以组织的名义强加在中青报同人头上的一篇报道或版面受到读者最高评价只能加50分,但只要受到某官员表扬,最低可加80分,最高可加 300分!如果受到官员批评,还要反向扣分!的《条例》之中,难道可以找到所谓的尊重、仗义和坦荡吗?!

在李而亮进行澄清的第三款中,一共举出了李大同公开信中存在虚假成分的四个例证,其中的第二个例证是关于李方的:我在家即主动给李方去的电话, 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交谈,谈话是很诚恳的,最后李方是很平静挂机的。第二天,我即到云南出差,10天才回来。如果不是8月2日编辑中心会上李方的发言,我还 认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怎么到了大同你的描述下,就完全变成了无中生有的离奇故事了呢?

看一看李大同的万言书,被李而亮避而不谈的所谓离奇,其实就是一句话:他对社长王宏猷说:我不能做赵勇的狗!这句话同时也出现在了《贺延光作 答总编辑和编委会》一文中。8月15日晚上,李方本人在中青报内部网站贴出一篇《李方回复: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其中没有任何离奇的表示,由此可 知,李而亮的所谓离奇,才真正是做贼心虚的无中生有。

在李而亮文章中,最为恐怖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比如你引用的有关我大彻大悟的那段话,我还是认帐的。那是我在参加完国防大学舆论战研讨班回来后, 在例会上谈的感想,事先声明了只在内部说说,还专门交代小谢不要记录。会后有好心同志提醒我,会议上不要口无遮拦,有些人会专门记下来,作其他目的引用。 我不信,因为大家都说中青报的优良传统就是可以畅所欲言。现在想来,果然应了同志们的忠告。

可以在中央级公共媒体的例会上内部说说的舆论战,却不可以公诸于世,一旦见了阳光就成了敌对性质的作其他目的引用。李而亮心目中的中青报,除了是见不得阳光的黑社会和只能够暗箱操作的地下党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

在该文中,李而亮表现得最为强硬的价值观,依然是在《条例》中充分体现的惟上是从和眼睛朝上:今年冰点并非舆论监督的5篇被批评的稿件中,就有三篇受到 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赞赏的中青报勇气和价值观,那明日的中青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清楚?大同你强调读者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龙应台文章 发表后的凤凰网,跟贴数万条,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有多少,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笔者很认真地到凤凰网中浏览了一下,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确实有,更多的却是认同和赞扬的声音。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是在香港、台湾、新 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同时发表的,却单单在中国大陆发生了由中青报总编辑为该文写检查的事情,其原因只有一点:不是龙应台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中国大陆有一套 自外于人类社会和普世价值的地下党逻辑和黑社会心理。作为地下党和黑社会中的一员,李而亮所坚守的并不是新闻人的职业操守和人格尊严,而是领导 写检查,下面看笑话的个人得失。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只承认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而不承认中青报几十年来积累形成的历史底蕴和人文命脉。

 四、黑社会加地下党的怪现状

截至目前为止,中青报事件已经以《条例》被撤回而告一段落。在这一利好现象的背后,却是黑恶势力对于相关网络文章的全面封杀。对于21世纪的现代人类 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空气、水源、能源之外的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公共资源。中共当局动用全中国人民的公共财力来封锁互联网,是与流氓强盗的图财害命相等同的 恐怖犯罪行为。
作为执政党,中共已经把所谓的三个代表写进现行宪法,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代表,就是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见这个执政党是一个不 折不扣的拿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生财谋利的利益集团。既然如此,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里,这个党与它所代表的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之间,就应该像上市 公司的经营者与大小股东及散户股民之间的关系那样,是光明正大、公开透明的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而不应该像拥有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的 顾雏军那样,通过做假账、造假新闻之类的暗箱操作来误导欺骗广大股民,进而私分、挪用公私财产。然而,中青报事件连同当下还在进行之中的南方都市报事件、 陕西油田事件、黄金高事件、卢雪松事件、师涛事件、张林事件、李建平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大陆无处不在的黑社会加地下党的黑恶势力。

应该说,每一个21世纪的现代公民,都是愿意与本国政府共同致力于正当的制度文明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执政56年的前地下党,迄 今为止依然像56年前那样通过匿名隐身的方式宣传动员和发号施令,甚至于在前地下党并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更加浓重的黑社会色彩。假如这 个政府坚持以本国公民为敌,假如掌握枪杆子的执政党,偏偏卑劣胆小到要用地下党和黑社会的恐怖思维来对待铁肩担道义的合法公民,这个政府和这个政党注定是 要灭亡的。以执政党的健康心态光明正大地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不折不扣地监管惩治党内层出不穷的贪官污吏,才是这个党与时俱进、自我救赎的真正出路。





几天来,名不见经传的李而亮,突然飙升为海内外的著名华人。这一切既得益于中国青年报一批葆有良知的编辑记者的集体抗议,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草根民 众拓展的信息时空。其根本原因,却在于李而亮本人,以总编辑身份强力推出的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为敌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条例(试行稿)》。

一、贺延光的发难与李方的请辞

这次中青报事件的始因,是2005年7月15日署名青评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振翅远飞正逢时》,其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就实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所作的重要指示,像灯塔一样,为当代大学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文章发表后,引起该报资深摄影记者贺延光的警惕和发难。他于7月21日在该报内部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本报评论员,我为你害臊!》,是为灯塔事件。

贺延光的发难直接导致负责组织撰写此类评论员文章的青年话题主编李方,于8月11日递交辞呈。8月15日,贺延光又为此事写作《贺延光作答总编辑 和编委会》,一方面为李方的请辞真诚辩护:这次灯塔事件,李方并无责任,但他了解跟理不跟人的基本道理,更明白做人做事的是非底线。听他 说,我决不当赵勇的狗!一方面把发难的目标,明确锁定在总编辑和编委会及主管中青报的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身上。

二、李大同的阳光话语

在李方请辞的第二天即8月12日,以李大同为首的《冰点》周刊中心集体讨论《条例》,与会人员谢湘、王胜春、杜涌涛、卢跃刚、邓琮琮、李雪红、武卫强、潘 婷、赵飞鹏、徐虹、许革、姜蕾、季元宏、潘平、滕兴才等人,颇为一致地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这其中以卢跃刚的声音最具代表性:我们这个曾经那么辉煌的伟大 报纸,现在居然说:一篇稿子是否好,是由团中央、各省部级、政治局委员的嘉奖来决定,我们自己没标准吗?我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眼睛朝上,一将功 成万骨枯!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8月15日上午10点,李大同的万言书《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编委会》,与《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几乎同时贴在中青报的 内部网站中。国内外网站于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文件,李大同大义凛然的阳光话语,不仅留在了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目之中,也必将被写入新闻史册:这份新的考 核办法,核心是价值导向问题,是评判标准,是将《中国青年报》奴婢化、侏儒化、庸俗化的问题。我不能再沉默,也没有理由再沉默。

面对中青报同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庄严呐喊,以控制枪杆子和笔枪子为执政根本的中共当局,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据报道,15日下午,中青报社长王宏猷、总编 李而亮、常务副总编徐文新被团中央召见。16日下午,国内网站中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主贴和跟帖被全部删除。连李而亮贴到网上的《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 一文,也在昙花一现后再无踪迹。笔者手头的全套资料,是几位朋友及时备份后分别提供的。

三、李而亮的暗藏杀机

李而亮,男,1955年9月出生,籍贯广西。他虽然在新闻事业中没有像卢跃刚、李大同、贺延光、李方等人那样做出特殊贡献,却偏偏能够成为主持笔政的总编辑,足以证明他自有过人之处。这一点,在《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该文中,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一款中,面对李大同洋洋万言的实话不予认真反思和回应,偏偏通过装傻充愣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而暗藏杀机:针对这样一个尚待修改的草稿发此万言公开信,而且匆忙发到境外网站(不一定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能告诉我实话吗?

绕开实话找实话的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二款中,又加给李大同新的罪名:你行动目标主要是我,为什么不交流一下再出手呢?我觉得你这样做,作为同事来讲是不尊重,作为朋友来讲是不仗义,作为君子来讲是不坦荡。

李大同的万言书,本身就是实话实说的一种交流,李而亮笔头一转却变成了不尊重、不仗义、不坦荡的所谓出手。笔者倒想质问一句:你李而 亮主持出台并且以组织的名义强加在中青报同人头上的一篇报道或版面受到读者最高评价只能加50分,但只要受到某官员表扬,最低可加80分,最高可加 300分!如果受到官员批评,还要反向扣分!的《条例》之中,难道可以找到所谓的尊重、仗义和坦荡吗?!

在李而亮进行澄清的第三款中,一共举出了李大同公开信中存在虚假成分的四个例证,其中的第二个例证是关于李方的:我在家即主动给李方去的电话, 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交谈,谈话是很诚恳的,最后李方是很平静挂机的。第二天,我即到云南出差,10天才回来。如果不是8月2日编辑中心会上李方的发言,我还 认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怎么到了大同你的描述下,就完全变成了无中生有的离奇故事了呢?

看一看李大同的万言书,被李而亮避而不谈的所谓离奇,其实就是一句话:他对社长王宏猷说:我不能做赵勇的狗!这句话同时也出现在了《贺延光作 答总编辑和编委会》一文中。8月15日晚上,李方本人在中青报内部网站贴出一篇《李方回复: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其中没有任何离奇的表示,由此可 知,李而亮的所谓离奇,才真正是做贼心虚的无中生有。

在李而亮文章中,最为恐怖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比如你引用的有关我大彻大悟的那段话,我还是认帐的。那是我在参加完国防大学舆论战研讨班回来后, 在例会上谈的感想,事先声明了只在内部说说,还专门交代小谢不要记录。会后有好心同志提醒我,会议上不要口无遮拦,有些人会专门记下来,作其他目的引用。 我不信,因为大家都说中青报的优良传统就是可以畅所欲言。现在想来,果然应了同志们的忠告。

可以在中央级公共媒体的例会上内部说说的舆论战,却不可以公诸于世,一旦见了阳光就成了敌对性质的作其他目的引用。李而亮心目中的中青报,除了是见不得阳光的黑社会和只能够暗箱操作的地下党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

在该文中,李而亮表现得最为强硬的价值观,依然是在《条例》中充分体现的惟上是从和眼睛朝上:今年冰点并非舆论监督的5篇被批评的稿件中,就有三篇受到 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赞赏的中青报勇气和价值观,那明日的中青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清楚?大同你强调读者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龙应台文章 发表后的凤凰网,跟贴数万条,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有多少,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笔者很认真地到凤凰网中浏览了一下,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确实有,更多的却是认同和赞扬的声音。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是在香港、台湾、新 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同时发表的,却单单在中国大陆发生了由中青报总编辑为该文写检查的事情,其原因只有一点:不是龙应台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中国大陆有一套 自外于人类社会和普世价值的地下党逻辑和黑社会心理。作为地下党和黑社会中的一员,李而亮所坚守的并不是新闻人的职业操守和人格尊严,而是领导 写检查,下面看笑话的个人得失。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只承认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而不承认中青报几十年来积累形成的历史底蕴和人文命脉。

 四、黑社会加地下党的怪现状

截至目前为止,中青报事件已经以《条例》被撤回而告一段落。在这一利好现象的背后,却是黑恶势力对于相关网络文章的全面封杀。对于21世纪的现代人类 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空气、水源、能源之外的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公共资源。中共当局动用全中国人民的公共财力来封锁互联网,是与流氓强盗的图财害命相等同的 恐怖犯罪行为。
作为执政党,中共已经把所谓的三个代表写进现行宪法,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代表,就是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见这个执政党是一个不 折不扣的拿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生财谋利的利益集团。既然如此,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里,这个党与它所代表的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之间,就应该像上市 公司的经营者与大小股东及散户股民之间的关系那样,是光明正大、公开透明的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而不应该像拥有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的 顾雏军那样,通过做假账、造假新闻之类的暗箱操作来误导欺骗广大股民,进而私分、挪用公私财产。然而,中青报事件连同当下还在进行之中的南方都市报事件、 陕西油田事件、黄金高事件、卢雪松事件、师涛事件、张林事件、李建平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大陆无处不在的黑社会加地下党的黑恶势力。

应该说,每一个21世纪的现代公民,都是愿意与本国政府共同致力于正当的制度文明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执政56年的前地下党,迄 今为止依然像56年前那样通过匿名隐身的方式宣传动员和发号施令,甚至于在前地下党并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更加浓重的黑社会色彩。假如这 个政府坚持以本国公民为敌,假如掌握枪杆子的执政党,偏偏卑劣胆小到要用地下党和黑社会的恐怖思维来对待铁肩担道义的合法公民,这个政府和这个政党注定是 要灭亡的。以执政党的健康心态光明正大地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不折不扣地监管惩治党内层出不穷的贪官污吏,才是这个党与时俱进、自我救赎的真正出路。





几天来,名不见经传的李而亮,突然飙升为海内外的著名华人。这一切既得益于中国青年报一批葆有良知的编辑记者的集体抗议,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草根民 众拓展的信息时空。其根本原因,却在于李而亮本人,以总编辑身份强力推出的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为敌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条例(试行稿)》。

一、贺延光的发难与李方的请辞

这次中青报事件的始因,是2005年7月15日署名青评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振翅远飞正逢时》,其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就实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所作的重要指示,像灯塔一样,为当代大学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文章发表后,引起该报资深摄影记者贺延光的警惕和发难。他于7月21日在该报内部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本报评论员,我为你害臊!》,是为灯塔事件。

贺延光的发难直接导致负责组织撰写此类评论员文章的青年话题主编李方,于8月11日递交辞呈。8月15日,贺延光又为此事写作《贺延光作答总编辑 和编委会》,一方面为李方的请辞真诚辩护:这次灯塔事件,李方并无责任,但他了解跟理不跟人的基本道理,更明白做人做事的是非底线。听他 说,我决不当赵勇的狗!一方面把发难的目标,明确锁定在总编辑和编委会及主管中青报的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身上。

二、李大同的阳光话语

在李方请辞的第二天即8月12日,以李大同为首的《冰点》周刊中心集体讨论《条例》,与会人员谢湘、王胜春、杜涌涛、卢跃刚、邓琮琮、李雪红、武卫强、潘 婷、赵飞鹏、徐虹、许革、姜蕾、季元宏、潘平、滕兴才等人,颇为一致地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这其中以卢跃刚的声音最具代表性:我们这个曾经那么辉煌的伟大 报纸,现在居然说:一篇稿子是否好,是由团中央、各省部级、政治局委员的嘉奖来决定,我们自己没标准吗?我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眼睛朝上,一将功 成万骨枯!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8月15日上午10点,李大同的万言书《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编委会》,与《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几乎同时贴在中青报的 内部网站中。国内外网站于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文件,李大同大义凛然的阳光话语,不仅留在了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目之中,也必将被写入新闻史册:这份新的考 核办法,核心是价值导向问题,是评判标准,是将《中国青年报》奴婢化、侏儒化、庸俗化的问题。我不能再沉默,也没有理由再沉默。

面对中青报同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庄严呐喊,以控制枪杆子和笔枪子为执政根本的中共当局,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据报道,15日下午,中青报社长王宏猷、总编 李而亮、常务副总编徐文新被团中央召见。16日下午,国内网站中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主贴和跟帖被全部删除。连李而亮贴到网上的《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 一文,也在昙花一现后再无踪迹。笔者手头的全套资料,是几位朋友及时备份后分别提供的。

三、李而亮的暗藏杀机

李而亮,男,1955年9月出生,籍贯广西。他虽然在新闻事业中没有像卢跃刚、李大同、贺延光、李方等人那样做出特殊贡献,却偏偏能够成为主持笔政的总编辑,足以证明他自有过人之处。这一点,在《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该文中,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一款中,面对李大同洋洋万言的实话不予认真反思和回应,偏偏通过装傻充愣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而暗藏杀机:针对这样一个尚待修改的草稿发此万言公开信,而且匆忙发到境外网站(不一定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能告诉我实话吗?

绕开实话找实话的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二款中,又加给李大同新的罪名:你行动目标主要是我,为什么不交流一下再出手呢?我觉得你这样做,作为同事来讲是不尊重,作为朋友来讲是不仗义,作为君子来讲是不坦荡。

李大同的万言书,本身就是实话实说的一种交流,李而亮笔头一转却变成了不尊重、不仗义、不坦荡的所谓出手。笔者倒想质问一句:你李而 亮主持出台并且以组织的名义强加在中青报同人头上的一篇报道或版面受到读者最高评价只能加50分,但只要受到某官员表扬,最低可加80分,最高可加 300分!如果受到官员批评,还要反向扣分!的《条例》之中,难道可以找到所谓的尊重、仗义和坦荡吗?!

在李而亮进行澄清的第三款中,一共举出了李大同公开信中存在虚假成分的四个例证,其中的第二个例证是关于李方的:我在家即主动给李方去的电话, 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交谈,谈话是很诚恳的,最后李方是很平静挂机的。第二天,我即到云南出差,10天才回来。如果不是8月2日编辑中心会上李方的发言,我还 认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怎么到了大同你的描述下,就完全变成了无中生有的离奇故事了呢?

看一看李大同的万言书,被李而亮避而不谈的所谓离奇,其实就是一句话:他对社长王宏猷说:我不能做赵勇的狗!这句话同时也出现在了《贺延光作 答总编辑和编委会》一文中。8月15日晚上,李方本人在中青报内部网站贴出一篇《李方回复: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其中没有任何离奇的表示,由此可 知,李而亮的所谓离奇,才真正是做贼心虚的无中生有。

在李而亮文章中,最为恐怖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比如你引用的有关我大彻大悟的那段话,我还是认帐的。那是我在参加完国防大学舆论战研讨班回来后, 在例会上谈的感想,事先声明了只在内部说说,还专门交代小谢不要记录。会后有好心同志提醒我,会议上不要口无遮拦,有些人会专门记下来,作其他目的引用。 我不信,因为大家都说中青报的优良传统就是可以畅所欲言。现在想来,果然应了同志们的忠告。

可以在中央级公共媒体的例会上内部说说的舆论战,却不可以公诸于世,一旦见了阳光就成了敌对性质的作其他目的引用。李而亮心目中的中青报,除了是见不得阳光的黑社会和只能够暗箱操作的地下党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

在该文中,李而亮表现得最为强硬的价值观,依然是在《条例》中充分体现的惟上是从和眼睛朝上:今年冰点并非舆论监督的5篇被批评的稿件中,就有三篇受到 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赞赏的中青报勇气和价值观,那明日的中青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清楚?大同你强调读者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龙应台文章 发表后的凤凰网,跟贴数万条,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有多少,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笔者很认真地到凤凰网中浏览了一下,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确实有,更多的却是认同和赞扬的声音。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是在香港、台湾、新 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同时发表的,却单单在中国大陆发生了由中青报总编辑为该文写检查的事情,其原因只有一点:不是龙应台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中国大陆有一套 自外于人类社会和普世价值的地下党逻辑和黑社会心理。作为地下党和黑社会中的一员,李而亮所坚守的并不是新闻人的职业操守和人格尊严,而是领导 写检查,下面看笑话的个人得失。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只承认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而不承认中青报几十年来积累形成的历史底蕴和人文命脉。

 四、黑社会加地下党的怪现状

截至目前为止,中青报事件已经以《条例》被撤回而告一段落。在这一利好现象的背后,却是黑恶势力对于相关网络文章的全面封杀。对于21世纪的现代人类 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空气、水源、能源之外的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公共资源。中共当局动用全中国人民的公共财力来封锁互联网,是与流氓强盗的图财害命相等同的 恐怖犯罪行为。
作为执政党,中共已经把所谓的三个代表写进现行宪法,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代表,就是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见这个执政党是一个不 折不扣的拿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生财谋利的利益集团。既然如此,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里,这个党与它所代表的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之间,就应该像上市 公司的经营者与大小股东及散户股民之间的关系那样,是光明正大、公开透明的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而不应该像拥有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的 顾雏军那样,通过做假账、造假新闻之类的暗箱操作来误导欺骗广大股民,进而私分、挪用公私财产。然而,中青报事件连同当下还在进行之中的南方都市报事件、 陕西油田事件、黄金高事件、卢雪松事件、师涛事件、张林事件、李建平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大陆无处不在的黑社会加地下党的黑恶势力。

应该说,每一个21世纪的现代公民,都是愿意与本国政府共同致力于正当的制度文明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执政56年的前地下党,迄 今为止依然像56年前那样通过匿名隐身的方式宣传动员和发号施令,甚至于在前地下党并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更加浓重的黑社会色彩。假如这 个政府坚持以本国公民为敌,假如掌握枪杆子的执政党,偏偏卑劣胆小到要用地下党和黑社会的恐怖思维来对待铁肩担道义的合法公民,这个政府和这个政党注定是 要灭亡的。以执政党的健康心态光明正大地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不折不扣地监管惩治党内层出不穷的贪官污吏,才是这个党与时俱进、自我救赎的真正出路。





几天来,名不见经传的李而亮,突然飙升为海内外的著名华人。这一切既得益于中国青年报一批葆有良知的编辑记者的集体抗议,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草根民 众拓展的信息时空。其根本原因,却在于李而亮本人,以总编辑身份强力推出的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为敌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条例(试行稿)》。

一、贺延光的发难与李方的请辞

这次中青报事件的始因,是2005年7月15日署名青评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振翅远飞正逢时》,其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就实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所作的重要指示,像灯塔一样,为当代大学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文章发表后,引起该报资深摄影记者贺延光的警惕和发难。他于7月21日在该报内部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本报评论员,我为你害臊!》,是为灯塔事件。

贺延光的发难直接导致负责组织撰写此类评论员文章的青年话题主编李方,于8月11日递交辞呈。8月15日,贺延光又为此事写作《贺延光作答总编辑 和编委会》,一方面为李方的请辞真诚辩护:这次灯塔事件,李方并无责任,但他了解跟理不跟人的基本道理,更明白做人做事的是非底线。听他 说,我决不当赵勇的狗!一方面把发难的目标,明确锁定在总编辑和编委会及主管中青报的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身上。

二、李大同的阳光话语

在李方请辞的第二天即8月12日,以李大同为首的《冰点》周刊中心集体讨论《条例》,与会人员谢湘、王胜春、杜涌涛、卢跃刚、邓琮琮、李雪红、武卫强、潘 婷、赵飞鹏、徐虹、许革、姜蕾、季元宏、潘平、滕兴才等人,颇为一致地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这其中以卢跃刚的声音最具代表性:我们这个曾经那么辉煌的伟大 报纸,现在居然说:一篇稿子是否好,是由团中央、各省部级、政治局委员的嘉奖来决定,我们自己没标准吗?我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眼睛朝上,一将功 成万骨枯!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8月15日上午10点,李大同的万言书《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编委会》,与《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几乎同时贴在中青报的 内部网站中。国内外网站于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文件,李大同大义凛然的阳光话语,不仅留在了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目之中,也必将被写入新闻史册:这份新的考 核办法,核心是价值导向问题,是评判标准,是将《中国青年报》奴婢化、侏儒化、庸俗化的问题。我不能再沉默,也没有理由再沉默。

面对中青报同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庄严呐喊,以控制枪杆子和笔枪子为执政根本的中共当局,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据报道,15日下午,中青报社长王宏猷、总编 李而亮、常务副总编徐文新被团中央召见。16日下午,国内网站中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主贴和跟帖被全部删除。连李而亮贴到网上的《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 一文,也在昙花一现后再无踪迹。笔者手头的全套资料,是几位朋友及时备份后分别提供的。

三、李而亮的暗藏杀机

李而亮,男,1955年9月出生,籍贯广西。他虽然在新闻事业中没有像卢跃刚、李大同、贺延光、李方等人那样做出特殊贡献,却偏偏能够成为主持笔政的总编辑,足以证明他自有过人之处。这一点,在《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该文中,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一款中,面对李大同洋洋万言的实话不予认真反思和回应,偏偏通过装傻充愣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而暗藏杀机:针对这样一个尚待修改的草稿发此万言公开信,而且匆忙发到境外网站(不一定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能告诉我实话吗?

绕开实话找实话的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二款中,又加给李大同新的罪名:你行动目标主要是我,为什么不交流一下再出手呢?我觉得你这样做,作为同事来讲是不尊重,作为朋友来讲是不仗义,作为君子来讲是不坦荡。

李大同的万言书,本身就是实话实说的一种交流,李而亮笔头一转却变成了不尊重、不仗义、不坦荡的所谓出手。笔者倒想质问一句:你李而 亮主持出台并且以组织的名义强加在中青报同人头上的一篇报道或版面受到读者最高评价只能加50分,但只要受到某官员表扬,最低可加80分,最高可加 300分!如果受到官员批评,还要反向扣分!的《条例》之中,难道可以找到所谓的尊重、仗义和坦荡吗?!

在李而亮进行澄清的第三款中,一共举出了李大同公开信中存在虚假成分的四个例证,其中的第二个例证是关于李方的:我在家即主动给李方去的电话, 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交谈,谈话是很诚恳的,最后李方是很平静挂机的。第二天,我即到云南出差,10天才回来。如果不是8月2日编辑中心会上李方的发言,我还 认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怎么到了大同你的描述下,就完全变成了无中生有的离奇故事了呢?

看一看李大同的万言书,被李而亮避而不谈的所谓离奇,其实就是一句话:他对社长王宏猷说:我不能做赵勇的狗!这句话同时也出现在了《贺延光作 答总编辑和编委会》一文中。8月15日晚上,李方本人在中青报内部网站贴出一篇《李方回复: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其中没有任何离奇的表示,由此可 知,李而亮的所谓离奇,才真正是做贼心虚的无中生有。

在李而亮文章中,最为恐怖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比如你引用的有关我大彻大悟的那段话,我还是认帐的。那是我在参加完国防大学舆论战研讨班回来后, 在例会上谈的感想,事先声明了只在内部说说,还专门交代小谢不要记录。会后有好心同志提醒我,会议上不要口无遮拦,有些人会专门记下来,作其他目的引用。 我不信,因为大家都说中青报的优良传统就是可以畅所欲言。现在想来,果然应了同志们的忠告。

可以在中央级公共媒体的例会上内部说说的舆论战,却不可以公诸于世,一旦见了阳光就成了敌对性质的作其他目的引用。李而亮心目中的中青报,除了是见不得阳光的黑社会和只能够暗箱操作的地下党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

在该文中,李而亮表现得最为强硬的价值观,依然是在《条例》中充分体现的惟上是从和眼睛朝上:今年冰点并非舆论监督的5篇被批评的稿件中,就有三篇受到 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赞赏的中青报勇气和价值观,那明日的中青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清楚?大同你强调读者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龙应台文章 发表后的凤凰网,跟贴数万条,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有多少,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笔者很认真地到凤凰网中浏览了一下,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确实有,更多的却是认同和赞扬的声音。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是在香港、台湾、新 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同时发表的,却单单在中国大陆发生了由中青报总编辑为该文写检查的事情,其原因只有一点:不是龙应台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中国大陆有一套 自外于人类社会和普世价值的地下党逻辑和黑社会心理。作为地下党和黑社会中的一员,李而亮所坚守的并不是新闻人的职业操守和人格尊严,而是领导 写检查,下面看笑话的个人得失。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只承认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而不承认中青报几十年来积累形成的历史底蕴和人文命脉。

 四、黑社会加地下党的怪现状

截至目前为止,中青报事件已经以《条例》被撤回而告一段落。在这一利好现象的背后,却是黑恶势力对于相关网络文章的全面封杀。对于21世纪的现代人类 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空气、水源、能源之外的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公共资源。中共当局动用全中国人民的公共财力来封锁互联网,是与流氓强盗的图财害命相等同的 恐怖犯罪行为。
作为执政党,中共已经把所谓的三个代表写进现行宪法,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代表,就是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见这个执政党是一个不 折不扣的拿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生财谋利的利益集团。既然如此,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里,这个党与它所代表的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之间,就应该像上市 公司的经营者与大小股东及散户股民之间的关系那样,是光明正大、公开透明的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而不应该像拥有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的 顾雏军那样,通过做假账、造假新闻之类的暗箱操作来误导欺骗广大股民,进而私分、挪用公私财产。然而,中青报事件连同当下还在进行之中的南方都市报事件、 陕西油田事件、黄金高事件、卢雪松事件、师涛事件、张林事件、李建平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大陆无处不在的黑社会加地下党的黑恶势力。

应该说,每一个21世纪的现代公民,都是愿意与本国政府共同致力于正当的制度文明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执政56年的前地下党,迄 今为止依然像56年前那样通过匿名隐身的方式宣传动员和发号施令,甚至于在前地下党并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更加浓重的黑社会色彩。假如这 个政府坚持以本国公民为敌,假如掌握枪杆子的执政党,偏偏卑劣胆小到要用地下党和黑社会的恐怖思维来对待铁肩担道义的合法公民,这个政府和这个政党注定是 要灭亡的。以执政党的健康心态光明正大地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不折不扣地监管惩治党内层出不穷的贪官污吏,才是这个党与时俱进、自我救赎的真正出路。





几天来,名不见经传的李而亮,突然飙升为海内外的著名华人。这一切既得益于中国青年报一批葆有良知的编辑记者的集体抗议,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草根民 众拓展的信息时空。其根本原因,却在于李而亮本人,以总编辑身份强力推出的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准则为敌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条例(试行稿)》。

一、贺延光的发难与李方的请辞

这次中青报事件的始因,是2005年7月15日署名青评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振翅远飞正逢时》,其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就实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所作的重要指示,像灯塔一样,为当代大学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文章发表后,引起该报资深摄影记者贺延光的警惕和发难。他于7月21日在该报内部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本报评论员,我为你害臊!》,是为灯塔事件。

贺延光的发难直接导致负责组织撰写此类评论员文章的青年话题主编李方,于8月11日递交辞呈。8月15日,贺延光又为此事写作《贺延光作答总编辑 和编委会》,一方面为李方的请辞真诚辩护:这次灯塔事件,李方并无责任,但他了解跟理不跟人的基本道理,更明白做人做事的是非底线。听他 说,我决不当赵勇的狗!一方面把发难的目标,明确锁定在总编辑和编委会及主管中青报的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身上。

二、李大同的阳光话语

在李方请辞的第二天即8月12日,以李大同为首的《冰点》周刊中心集体讨论《条例》,与会人员谢湘、王胜春、杜涌涛、卢跃刚、邓琮琮、李雪红、武卫强、潘 婷、赵飞鹏、徐虹、许革、姜蕾、季元宏、潘平、滕兴才等人,颇为一致地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这其中以卢跃刚的声音最具代表性:我们这个曾经那么辉煌的伟大 报纸,现在居然说:一篇稿子是否好,是由团中央、各省部级、政治局委员的嘉奖来决定,我们自己没标准吗?我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眼睛朝上,一将功 成万骨枯!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8月15日上午10点,李大同的万言书《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并编委会》,与《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几乎同时贴在中青报的 内部网站中。国内外网站于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文件,李大同大义凛然的阳光话语,不仅留在了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目之中,也必将被写入新闻史册:这份新的考 核办法,核心是价值导向问题,是评判标准,是将《中国青年报》奴婢化、侏儒化、庸俗化的问题。我不能再沉默,也没有理由再沉默。

面对中青报同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庄严呐喊,以控制枪杆子和笔枪子为执政根本的中共当局,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据报道,15日下午,中青报社长王宏猷、总编 李而亮、常务副总编徐文新被团中央召见。16日下午,国内网站中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主贴和跟帖被全部删除。连李而亮贴到网上的《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 一文,也在昙花一现后再无踪迹。笔者手头的全套资料,是几位朋友及时备份后分别提供的。

三、李而亮的暗藏杀机

李而亮,男,1955年9月出生,籍贯广西。他虽然在新闻事业中没有像卢跃刚、李大同、贺延光、李方等人那样做出特殊贡献,却偏偏能够成为主持笔政的总编辑,足以证明他自有过人之处。这一点,在《我的几点意见:回复李大同》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该文中,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一款中,面对李大同洋洋万言的实话不予认真反思和回应,偏偏通过装傻充愣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而暗藏杀机:针对这样一个尚待修改的草稿发此万言公开信,而且匆忙发到境外网站(不一定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能告诉我实话吗?

绕开实话找实话的李而亮,在进行澄清的第二款中,又加给李大同新的罪名:你行动目标主要是我,为什么不交流一下再出手呢?我觉得你这样做,作为同事来讲是不尊重,作为朋友来讲是不仗义,作为君子来讲是不坦荡。

李大同的万言书,本身就是实话实说的一种交流,李而亮笔头一转却变成了不尊重、不仗义、不坦荡的所谓出手。笔者倒想质问一句:你李而 亮主持出台并且以组织的名义强加在中青报同人头上的一篇报道或版面受到读者最高评价只能加50分,但只要受到某官员表扬,最低可加80分,最高可加 300分!如果受到官员批评,还要反向扣分!的《条例》之中,难道可以找到所谓的尊重、仗义和坦荡吗?!

在李而亮进行澄清的第三款中,一共举出了李大同公开信中存在虚假成分的四个例证,其中的第二个例证是关于李方的:我在家即主动给李方去的电话, 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交谈,谈话是很诚恳的,最后李方是很平静挂机的。第二天,我即到云南出差,10天才回来。如果不是8月2日编辑中心会上李方的发言,我还 认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怎么到了大同你的描述下,就完全变成了无中生有的离奇故事了呢?

看一看李大同的万言书,被李而亮避而不谈的所谓离奇,其实就是一句话:他对社长王宏猷说:我不能做赵勇的狗!这句话同时也出现在了《贺延光作 答总编辑和编委会》一文中。8月15日晚上,李方本人在中青报内部网站贴出一篇《李方回复: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其中没有任何离奇的表示,由此可 知,李而亮的所谓离奇,才真正是做贼心虚的无中生有。

在李而亮文章中,最为恐怖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比如你引用的有关我大彻大悟的那段话,我还是认帐的。那是我在参加完国防大学舆论战研讨班回来后, 在例会上谈的感想,事先声明了只在内部说说,还专门交代小谢不要记录。会后有好心同志提醒我,会议上不要口无遮拦,有些人会专门记下来,作其他目的引用。 我不信,因为大家都说中青报的优良传统就是可以畅所欲言。现在想来,果然应了同志们的忠告。

可以在中央级公共媒体的例会上内部说说的舆论战,却不可以公诸于世,一旦见了阳光就成了敌对性质的作其他目的引用。李而亮心目中的中青报,除了是见不得阳光的黑社会和只能够暗箱操作的地下党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

在该文中,李而亮表现得最为强硬的价值观,依然是在《条例》中充分体现的惟上是从和眼睛朝上:今年冰点并非舆论监督的5篇被批评的稿件中,就有三篇受到 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如果这就是你们所赞赏的中青报勇气和价值观,那明日的中青报会是什么样子,谁都清楚?大同你强调读者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龙应台文章 发表后的凤凰网,跟贴数万条,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有多少,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笔者很认真地到凤凰网中浏览了一下,骂龙应台、骂中青报的确实有,更多的却是认同和赞扬的声音。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是在香港、台湾、新 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同时发表的,却单单在中国大陆发生了由中青报总编辑为该文写检查的事情,其原因只有一点:不是龙应台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中国大陆有一套 自外于人类社会和普世价值的地下党逻辑和黑社会心理。作为地下党和黑社会中的一员,李而亮所坚守的并不是新闻人的职业操守和人格尊严,而是领导 写检查,下面看笑话的个人得失。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只承认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而不承认中青报几十年来积累形成的历史底蕴和人文命脉。

 四、黑社会加地下党的怪现状

截至目前为止,中青报事件已经以《条例》被撤回而告一段落。在这一利好现象的背后,却是黑恶势力对于相关网络文章的全面封杀。对于21世纪的现代人类 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空气、水源、能源之外的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公共资源。中共当局动用全中国人民的公共财力来封锁互联网,是与流氓强盗的图财害命相等同的 恐怖犯罪行为。
作为执政党,中共已经把所谓的三个代表写进现行宪法,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代表,就是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见这个执政党是一个不 折不扣的拿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生财谋利的利益集团。既然如此,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里,这个党与它所代表的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之间,就应该像上市 公司的经营者与大小股东及散户股民之间的关系那样,是光明正大、公开透明的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而不应该像拥有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的 顾雏军那样,通过做假账、造假新闻之类的暗箱操作来误导欺骗广大股民,进而私分、挪用公私财产。然而,中青报事件连同当下还在进行之中的南方都市报事件、 陕西油田事件、黄金高事件、卢雪松事件、师涛事件、张林事件、李建平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大陆无处不在的黑社会加地下党的黑恶势力。

应该说,每一个21世纪的现代公民,都是愿意与本国政府共同致力于正当的制度文明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执政56年的前地下党,迄 今为止依然像56年前那样通过匿名隐身的方式宣传动员和发号施令,甚至于在前地下党并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更加浓重的黑社会色彩。假如这 个政府坚持以本国公民为敌,假如掌握枪杆子的执政党,偏偏卑劣胆小到要用地下党和黑社会的恐怖思维来对待铁肩担道义的合法公民,这个政府和这个政党注定是 要灭亡的。以执政党的健康心态光明正大地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不折不扣地监管惩治党内层出不穷的贪官污吏,才是这个党与时俱进、自我救赎的真正出路。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