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朱成虎不过是个小毛泽东
刘晓波(北京)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在香港回答记者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这一问题 时,以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所谓中国领土,包含使用中国解放军所属战舰及战机; 如果美国有心干预,我们也有决心做出反应,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一、 中国并不是只有朱成虎的狂言
朱的核威慑言论一出,不仅在引起世界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应,即便在黑箱中国封锁此言论的情况下,网络上还是有比较强烈的讨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照例叫好, 而另一些网友则批判这种疯狂而冷血的叫嚣。对朱成虎的以下言论尤为反感: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有网友马上计算出,如果中国真的准备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那么中国将遭遇灭顶之灾,西安以东的地域与人口,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的21个省、市、自治区,人口10亿,占全中国13亿人的四分之三。还不算整个台湾及二千三百万台湾人的生命。

据西方媒体报道,发自中共军方的这类威胁性言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是中共鹰派的一贯观点。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授、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罗 援大校,早就有过此类表示;更高军衔的有中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他在1995年曾对当时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表示,美国人应当关心洛杉矶,胜过 关心台北,言外之意,美国如果过于关心台北,那么美国本土很可能遭到我们的核打击。

人们当然也记得,1998年,两名解放军的校级军官合写了一本《超限战》,书中的主题就是不择手段地对付美国,包括破坏银行体系与股市的经济战、以非法毒 品打击社会稳定的药物战、操弄舆情来瘫痪敌人意志的心理与媒体战、运用国际组织来遏阻敌人的国际法战、以及控制重要天然资源的能源战等。911后,鼓吹 对美国的超限战,再次风靡于大陆的网络。

好在,中共官员并非个个都是朱成虎,文官的看法与军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便同为将军级军人,刘亚洲的放言与朱成虎的狂言也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据中新社 报道,就在朱成虎的狂言引发国内外的激烈反弹之际,曾任中共驻法国大使、现任中共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 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他 告诫说:这时候理智很重要,在和平时代,必须坚定地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国际主义精神。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共政权,尽管还不具有善待百姓的为政之德,但起码还具有计算成本和收益的理智,即便是基于保住政权和权贵们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共现政权 也决不会因台湾问题而与美国摊派。毋宁说,中共现政权的对美外交,仍然处在对内言辞和对外现实的分裂之中,奉行对内灌输仇美意识而对外力保稳定的中美关 系。君不见,反分裂法之后,胡温政权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反而迅速安排了国共领袖的北京会面;朱成虎狂言之后,中共外交部也公开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 核武器的方针不会改变;胡锦涛访美之前,又是调整外汇政策,又是花五十亿美元的巨资购买40架波音。

                  二、核恫吓是独裁思维的必然产物
   
朱的核恫吓言论,主要是针对美国而发,用不惜打核大战来显示统一的决心,来阻吓美国协防台湾。但我以为,他的言论不仅是针对台湾问题,也不仅是代表了中共鹰派的立场,而且是中共的一贯狂妄思维,其鼻祖就是毛泽东。再往深里追溯,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狂妄逻辑。

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红色中国,所有极权者都有一种穷横本性,无一不对世界进行核讹诈和战争恫吓。是共产极权挑起了韩战和越战,是赫鲁晓 夫与卡斯特罗一起挑起了古巴导弹危机。赫鲁晓夫曾声言:过不了多久,我们苏联就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地制造火箭。他还不分场合地进行核讹诈,比如,他在英国首 相艾登家中作客,当宾主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入座后,赫鲁晓夫突然对艾登说:你知道摧毁你们这几个小岛需要几个核弹头吗?三个。只要三个。 还是冷战时期,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也曾对意大利进行核恫吓,他访问罗马时故意向意大利政要提起古城庞贝毁于火山喷发,暗示罗马城也可能毁于新的火山喷发 核爆炸。

现在,长期陷于经济危机且在国际上极为孤立的北韩,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穷横的核讹诈威胁国际社会,以便在与美国的较力中开出更高的要价。就在7月26日重开六方会谈的前不久,朝鲜高官也声言:我们可以打倒美国的任何地方。

再看中共的穷横逻辑。毛泽东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意味着极权者也是彻底的狂妄主义,头上无星空,心中无神圣,周围无法律,一向无所畏惧。用毛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害怕困难吗!文革时期,全国沉浸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狂热之中。

毛泽东似乎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核大战,尤其不怕与美国人打核大战。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国人多而美国人少,我们中国人不怕死而美国人 怕死。这背后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命贱,美国人命贵,我们不怕用上百条中国人的命换一条美国人的命,而美国人却怕用一条人命换中国的上百条人命。所以,只要 向美国人明确表示中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不惜首先动用核武器和美国拚命,美国就会退缩。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希特勒的论调何其相似,希特勒在进攻英国前曾对德国百姓大声宣布:英国人不过是一群店主,我们一轰炸,他们就不行了。而结果是,英国变成了欧洲抵抗纳粹德国的最后堡垒。

当年,毛泽东以蔑视的态度把美国贬为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多次声言中国人不怕打核大战。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 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 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 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毛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然而,独裁者们大都只讲实力而不讲道义,所以,在战争问题上,独裁者们不怕自由国家,却都害怕另一个更强大的独裁国家。当年,毛泽东惧怕斯大林,怕到让中 国人为苏联帝国及金日成政权卖命的程度。毛泽东太知道,斯大林象他一样心狠手辣,得罪不起。斯大林死后,老毛觉得出头之日到了,在国力悬殊的情况下,非要 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他动不动就声言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但他却不敢冲着苏联叫嚣核大战,他知道俄国人与他一样无法无天。珍宝岛冲突过后,勃列日诺 夫真要对中国下手,甚至密谋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正是极权苏联对极权中国的步步进逼,让毛泽东感到了大祸将临的恐惧,他怕与俄国人打核大战。所 以,他才不得不接受世界头号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橄榄枝,握住尼克松伸过太平洋的联中抗苏之手。原来,一向目中无人的毛泽东也有甘当鸵鸟的时刻。

毛泽东这套不拿人当人的恐吓逻辑,也不光是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逻辑,甚至不光是大陆愤青的逻辑,就连从未在大陆生活过的台湾老愤青李敖,也学会了 毛泽东式的残忍,他在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敖有话说》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在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拜之情后说:为什么在一穷二白的中国毛泽东还要搞核弹?就是为了一 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什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 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 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 的。

李熬大概没有推算过,按着当时的国际价格,中国制造第一颗原子弹要挥霍掉411亿美元。如果在大饥荒时期用这些钱进口粮食,起码会让全国人在两年内吃饱, 也就不会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在此意义上,毛泽东为造原子弹而饿死的国人,超过死于两颗核弹下的日本人的100多倍。

中共号称:原子弹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但实际上,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在1964年就成功试爆核弹是不可能的。正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共核工业才于1955 年起步,苏联帮助中共制定出1956-1967年12年核工业的计划大纲;中苏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给中国一个原子弹模型以及一系列技术设 备,首先提供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并命令苏联各部提供中方一切东西使他们能够自己造原子弹,一批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赴苏受训。就连中国的核弹试验 场也是苏联专家帮助圈定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 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 怕。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 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

斯大林当年说死一个人是生命,死一百万只是个数字。毛泽东声言用世界一半的人口换来社会主义的胜利;朱成虎声言用西安以东来换取美国的百个城市;李敖声言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

这是多么一脉相承而又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他们的追随者亦如此。
   
              三 、沉浸于大国崛起幻觉的弱智民族
   
狂妄得目中无人的老毛,亏他当政时中国的实力太弱,再想通过核大战称霸世界,也只能快快嘴皮子而已;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 众;放言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朱成虎,亏他只是个不掌兵权的少将,口出狂言发飙,还不会变成中共现政权的决策;狂妄的纳粹和日本败于二战,狂妄的 前苏联败于冷战,这样的教训已经在告诫所有国家,越是实力处于上升过程的国家﹐就越要以温和谦虚的姿态面对世界,而越是狂妄就越容易导致对外政策的失误, 也越容易招致世界的反感。而任何对外政策上的失误,哪怕仅仅过过嘴瘾的口头失误,都将支付更多外交成本。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汲取二战和冷战的教训,随着国力军力的上升和国际社会的中国崛起论的盛行,大陆中国的民族主义骄狂正在飙升,江泽民提出大国外 交以来,军费连年飙升,从政权到愤青也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御用经济学家声称:中国将在20年内赶超美国;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 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喊杀喊打的声音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如果只听爱国者们的声音,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许诺 正在变成战争崛起的叫嚣。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也已经由防御性的诉苦转向进攻型的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开始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庆 典般的话语狂欢集中于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而统一台湾、制服日本和超越美国就成为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国际上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 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即将再次称霸天下的幻觉。

这种独裁式幻觉带来的民族狂妄的可怕之处在于:当独裁政权用万物为刍狗的冷血对待生命之时,它不仅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国人民,而且可以集中全国 资源用于独裁者决策的实施,即可以拿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来恐吓世界;同时,独裁权力特有的狂妄,也会使它不断高估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恐惧,从而将 本国和世界拖入残酷的战争。

同时,这种大国幻觉和好战情绪在中国民间的流行,也反映了国人心智的普遍不成熟:1、不反思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处于自身动乱之中,却一味沉浸于曾经是世 界最强盛国家的(特别是汉唐盛世)幻觉之中;2、缺乏对自身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瓶颈的清醒反省意识,而一味把自身落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外部世界的敌意; 3、在软硬两种实力都与主流国家相距甚远的情况,却相信中国已经崛起为足以对抗西方世界的大国;4、不思如何更好地利用难得的和平环境来推动社会的良性转 型,反而一味煽动充满仇恨和战争叫嚣的民族主义。

和平时期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刺进自身的单刃毒剑。想当年,现代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合力造就的狂妄,推动着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暴政列车在战争之路上狂 奔,直到自取灭亡。现在,经历过共产极权大灾难的中国,正在走上独裁爱国主义之路,它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加以有效的遏制,台海很可能再次变 成引发世界大战的血海!

极权者之所以个个如此穷横,最大的资本是被他们劫持的整个国家和全体人们。极权者在本性上的好战和视生命如草芥的残忍,根本不在乎人命,饥荒饿死或迫害致 死也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也罢,在极权者的眼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供其驱使的群羊而已。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随着国力军力的提升,患有权力狂妄综合症的疯 子就会越来越多,越是疯狂也就越是冷血;越是冷血,也就越容易把本国人民投入战争,越容易对世界和平构成巨大威胁。

如果中共真的狂妄到率先向美国投核弹,那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肉炸弹,最疯狂的自杀性攻击,因为中国将遭到美国数百核弹的反击。国家恐怖主义 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区别只在于:恐怖分子的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是自愿献身的狂热分子;而国家恐怖主义的核弹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则是数以 亿计的被绑架的无辜生命。
                             2005年8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在香港回答记者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这一问题 时,以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所谓中国领土,包含使用中国解放军所属战舰及战机; 如果美国有心干预,我们也有决心做出反应,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一、 中国并不是只有朱成虎的狂言
朱的核威慑言论一出,不仅在引起世界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应,即便在黑箱中国封锁此言论的情况下,网络上还是有比较强烈的讨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照例叫好, 而另一些网友则批判这种疯狂而冷血的叫嚣。对朱成虎的以下言论尤为反感: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有网友马上计算出,如果中国真的准备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那么中国将遭遇灭顶之灾,西安以东的地域与人口,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的21个省、市、自治区,人口10亿,占全中国13亿人的四分之三。还不算整个台湾及二千三百万台湾人的生命。

据西方媒体报道,发自中共军方的这类威胁性言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是中共鹰派的一贯观点。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授、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罗 援大校,早就有过此类表示;更高军衔的有中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他在1995年曾对当时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表示,美国人应当关心洛杉矶,胜过 关心台北,言外之意,美国如果过于关心台北,那么美国本土很可能遭到我们的核打击。

人们当然也记得,1998年,两名解放军的校级军官合写了一本《超限战》,书中的主题就是不择手段地对付美国,包括破坏银行体系与股市的经济战、以非法毒 品打击社会稳定的药物战、操弄舆情来瘫痪敌人意志的心理与媒体战、运用国际组织来遏阻敌人的国际法战、以及控制重要天然资源的能源战等。911后,鼓吹 对美国的超限战,再次风靡于大陆的网络。

好在,中共官员并非个个都是朱成虎,文官的看法与军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便同为将军级军人,刘亚洲的放言与朱成虎的狂言也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据中新社 报道,就在朱成虎的狂言引发国内外的激烈反弹之际,曾任中共驻法国大使、现任中共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 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他 告诫说:这时候理智很重要,在和平时代,必须坚定地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国际主义精神。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共政权,尽管还不具有善待百姓的为政之德,但起码还具有计算成本和收益的理智,即便是基于保住政权和权贵们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共现政权 也决不会因台湾问题而与美国摊派。毋宁说,中共现政权的对美外交,仍然处在对内言辞和对外现实的分裂之中,奉行对内灌输仇美意识而对外力保稳定的中美关 系。君不见,反分裂法之后,胡温政权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反而迅速安排了国共领袖的北京会面;朱成虎狂言之后,中共外交部也公开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 核武器的方针不会改变;胡锦涛访美之前,又是调整外汇政策,又是花五十亿美元的巨资购买40架波音。

                  二、核恫吓是独裁思维的必然产物
   
朱的核恫吓言论,主要是针对美国而发,用不惜打核大战来显示统一的决心,来阻吓美国协防台湾。但我以为,他的言论不仅是针对台湾问题,也不仅是代表了中共鹰派的立场,而且是中共的一贯狂妄思维,其鼻祖就是毛泽东。再往深里追溯,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狂妄逻辑。

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红色中国,所有极权者都有一种穷横本性,无一不对世界进行核讹诈和战争恫吓。是共产极权挑起了韩战和越战,是赫鲁晓 夫与卡斯特罗一起挑起了古巴导弹危机。赫鲁晓夫曾声言:过不了多久,我们苏联就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地制造火箭。他还不分场合地进行核讹诈,比如,他在英国首 相艾登家中作客,当宾主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入座后,赫鲁晓夫突然对艾登说:你知道摧毁你们这几个小岛需要几个核弹头吗?三个。只要三个。 还是冷战时期,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也曾对意大利进行核恫吓,他访问罗马时故意向意大利政要提起古城庞贝毁于火山喷发,暗示罗马城也可能毁于新的火山喷发 核爆炸。

现在,长期陷于经济危机且在国际上极为孤立的北韩,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穷横的核讹诈威胁国际社会,以便在与美国的较力中开出更高的要价。就在7月26日重开六方会谈的前不久,朝鲜高官也声言:我们可以打倒美国的任何地方。

再看中共的穷横逻辑。毛泽东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意味着极权者也是彻底的狂妄主义,头上无星空,心中无神圣,周围无法律,一向无所畏惧。用毛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害怕困难吗!文革时期,全国沉浸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狂热之中。

毛泽东似乎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核大战,尤其不怕与美国人打核大战。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国人多而美国人少,我们中国人不怕死而美国人 怕死。这背后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命贱,美国人命贵,我们不怕用上百条中国人的命换一条美国人的命,而美国人却怕用一条人命换中国的上百条人命。所以,只要 向美国人明确表示中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不惜首先动用核武器和美国拚命,美国就会退缩。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希特勒的论调何其相似,希特勒在进攻英国前曾对德国百姓大声宣布:英国人不过是一群店主,我们一轰炸,他们就不行了。而结果是,英国变成了欧洲抵抗纳粹德国的最后堡垒。

当年,毛泽东以蔑视的态度把美国贬为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多次声言中国人不怕打核大战。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 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 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 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毛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然而,独裁者们大都只讲实力而不讲道义,所以,在战争问题上,独裁者们不怕自由国家,却都害怕另一个更强大的独裁国家。当年,毛泽东惧怕斯大林,怕到让中 国人为苏联帝国及金日成政权卖命的程度。毛泽东太知道,斯大林象他一样心狠手辣,得罪不起。斯大林死后,老毛觉得出头之日到了,在国力悬殊的情况下,非要 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他动不动就声言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但他却不敢冲着苏联叫嚣核大战,他知道俄国人与他一样无法无天。珍宝岛冲突过后,勃列日诺 夫真要对中国下手,甚至密谋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正是极权苏联对极权中国的步步进逼,让毛泽东感到了大祸将临的恐惧,他怕与俄国人打核大战。所 以,他才不得不接受世界头号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橄榄枝,握住尼克松伸过太平洋的联中抗苏之手。原来,一向目中无人的毛泽东也有甘当鸵鸟的时刻。

毛泽东这套不拿人当人的恐吓逻辑,也不光是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逻辑,甚至不光是大陆愤青的逻辑,就连从未在大陆生活过的台湾老愤青李敖,也学会了 毛泽东式的残忍,他在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敖有话说》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在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拜之情后说:为什么在一穷二白的中国毛泽东还要搞核弹?就是为了一 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什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 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 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 的。

李熬大概没有推算过,按着当时的国际价格,中国制造第一颗原子弹要挥霍掉411亿美元。如果在大饥荒时期用这些钱进口粮食,起码会让全国人在两年内吃饱, 也就不会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在此意义上,毛泽东为造原子弹而饿死的国人,超过死于两颗核弹下的日本人的100多倍。

中共号称:原子弹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但实际上,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在1964年就成功试爆核弹是不可能的。正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共核工业才于1955 年起步,苏联帮助中共制定出1956-1967年12年核工业的计划大纲;中苏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给中国一个原子弹模型以及一系列技术设 备,首先提供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并命令苏联各部提供中方一切东西使他们能够自己造原子弹,一批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赴苏受训。就连中国的核弹试验 场也是苏联专家帮助圈定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 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 怕。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 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

斯大林当年说死一个人是生命,死一百万只是个数字。毛泽东声言用世界一半的人口换来社会主义的胜利;朱成虎声言用西安以东来换取美国的百个城市;李敖声言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

这是多么一脉相承而又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他们的追随者亦如此。
   
              三 、沉浸于大国崛起幻觉的弱智民族
   
狂妄得目中无人的老毛,亏他当政时中国的实力太弱,再想通过核大战称霸世界,也只能快快嘴皮子而已;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 众;放言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朱成虎,亏他只是个不掌兵权的少将,口出狂言发飙,还不会变成中共现政权的决策;狂妄的纳粹和日本败于二战,狂妄的 前苏联败于冷战,这样的教训已经在告诫所有国家,越是实力处于上升过程的国家﹐就越要以温和谦虚的姿态面对世界,而越是狂妄就越容易导致对外政策的失误, 也越容易招致世界的反感。而任何对外政策上的失误,哪怕仅仅过过嘴瘾的口头失误,都将支付更多外交成本。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汲取二战和冷战的教训,随着国力军力的上升和国际社会的中国崛起论的盛行,大陆中国的民族主义骄狂正在飙升,江泽民提出大国外 交以来,军费连年飙升,从政权到愤青也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御用经济学家声称:中国将在20年内赶超美国;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 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喊杀喊打的声音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如果只听爱国者们的声音,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许诺 正在变成战争崛起的叫嚣。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也已经由防御性的诉苦转向进攻型的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开始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庆 典般的话语狂欢集中于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而统一台湾、制服日本和超越美国就成为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国际上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 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即将再次称霸天下的幻觉。

这种独裁式幻觉带来的民族狂妄的可怕之处在于:当独裁政权用万物为刍狗的冷血对待生命之时,它不仅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国人民,而且可以集中全国 资源用于独裁者决策的实施,即可以拿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来恐吓世界;同时,独裁权力特有的狂妄,也会使它不断高估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恐惧,从而将 本国和世界拖入残酷的战争。

同时,这种大国幻觉和好战情绪在中国民间的流行,也反映了国人心智的普遍不成熟:1、不反思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处于自身动乱之中,却一味沉浸于曾经是世 界最强盛国家的(特别是汉唐盛世)幻觉之中;2、缺乏对自身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瓶颈的清醒反省意识,而一味把自身落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外部世界的敌意; 3、在软硬两种实力都与主流国家相距甚远的情况,却相信中国已经崛起为足以对抗西方世界的大国;4、不思如何更好地利用难得的和平环境来推动社会的良性转 型,反而一味煽动充满仇恨和战争叫嚣的民族主义。

和平时期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刺进自身的单刃毒剑。想当年,现代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合力造就的狂妄,推动着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暴政列车在战争之路上狂 奔,直到自取灭亡。现在,经历过共产极权大灾难的中国,正在走上独裁爱国主义之路,它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加以有效的遏制,台海很可能再次变 成引发世界大战的血海!

极权者之所以个个如此穷横,最大的资本是被他们劫持的整个国家和全体人们。极权者在本性上的好战和视生命如草芥的残忍,根本不在乎人命,饥荒饿死或迫害致 死也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也罢,在极权者的眼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供其驱使的群羊而已。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随着国力军力的提升,患有权力狂妄综合症的疯 子就会越来越多,越是疯狂也就越是冷血;越是冷血,也就越容易把本国人民投入战争,越容易对世界和平构成巨大威胁。

如果中共真的狂妄到率先向美国投核弹,那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肉炸弹,最疯狂的自杀性攻击,因为中国将遭到美国数百核弹的反击。国家恐怖主义 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区别只在于:恐怖分子的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是自愿献身的狂热分子;而国家恐怖主义的核弹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则是数以 亿计的被绑架的无辜生命。
                             2005年8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在香港回答记者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这一问题 时,以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所谓中国领土,包含使用中国解放军所属战舰及战机; 如果美国有心干预,我们也有决心做出反应,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一、 中国并不是只有朱成虎的狂言
朱的核威慑言论一出,不仅在引起世界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应,即便在黑箱中国封锁此言论的情况下,网络上还是有比较强烈的讨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照例叫好, 而另一些网友则批判这种疯狂而冷血的叫嚣。对朱成虎的以下言论尤为反感: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有网友马上计算出,如果中国真的准备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那么中国将遭遇灭顶之灾,西安以东的地域与人口,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的21个省、市、自治区,人口10亿,占全中国13亿人的四分之三。还不算整个台湾及二千三百万台湾人的生命。

据西方媒体报道,发自中共军方的这类威胁性言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是中共鹰派的一贯观点。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授、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罗 援大校,早就有过此类表示;更高军衔的有中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他在1995年曾对当时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表示,美国人应当关心洛杉矶,胜过 关心台北,言外之意,美国如果过于关心台北,那么美国本土很可能遭到我们的核打击。

人们当然也记得,1998年,两名解放军的校级军官合写了一本《超限战》,书中的主题就是不择手段地对付美国,包括破坏银行体系与股市的经济战、以非法毒 品打击社会稳定的药物战、操弄舆情来瘫痪敌人意志的心理与媒体战、运用国际组织来遏阻敌人的国际法战、以及控制重要天然资源的能源战等。911后,鼓吹 对美国的超限战,再次风靡于大陆的网络。

好在,中共官员并非个个都是朱成虎,文官的看法与军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便同为将军级军人,刘亚洲的放言与朱成虎的狂言也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据中新社 报道,就在朱成虎的狂言引发国内外的激烈反弹之际,曾任中共驻法国大使、现任中共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 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他 告诫说:这时候理智很重要,在和平时代,必须坚定地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国际主义精神。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共政权,尽管还不具有善待百姓的为政之德,但起码还具有计算成本和收益的理智,即便是基于保住政权和权贵们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共现政权 也决不会因台湾问题而与美国摊派。毋宁说,中共现政权的对美外交,仍然处在对内言辞和对外现实的分裂之中,奉行对内灌输仇美意识而对外力保稳定的中美关 系。君不见,反分裂法之后,胡温政权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反而迅速安排了国共领袖的北京会面;朱成虎狂言之后,中共外交部也公开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 核武器的方针不会改变;胡锦涛访美之前,又是调整外汇政策,又是花五十亿美元的巨资购买40架波音。

                  二、核恫吓是独裁思维的必然产物
   
朱的核恫吓言论,主要是针对美国而发,用不惜打核大战来显示统一的决心,来阻吓美国协防台湾。但我以为,他的言论不仅是针对台湾问题,也不仅是代表了中共鹰派的立场,而且是中共的一贯狂妄思维,其鼻祖就是毛泽东。再往深里追溯,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狂妄逻辑。

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红色中国,所有极权者都有一种穷横本性,无一不对世界进行核讹诈和战争恫吓。是共产极权挑起了韩战和越战,是赫鲁晓 夫与卡斯特罗一起挑起了古巴导弹危机。赫鲁晓夫曾声言:过不了多久,我们苏联就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地制造火箭。他还不分场合地进行核讹诈,比如,他在英国首 相艾登家中作客,当宾主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入座后,赫鲁晓夫突然对艾登说:你知道摧毁你们这几个小岛需要几个核弹头吗?三个。只要三个。 还是冷战时期,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也曾对意大利进行核恫吓,他访问罗马时故意向意大利政要提起古城庞贝毁于火山喷发,暗示罗马城也可能毁于新的火山喷发 核爆炸。

现在,长期陷于经济危机且在国际上极为孤立的北韩,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穷横的核讹诈威胁国际社会,以便在与美国的较力中开出更高的要价。就在7月26日重开六方会谈的前不久,朝鲜高官也声言:我们可以打倒美国的任何地方。

再看中共的穷横逻辑。毛泽东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意味着极权者也是彻底的狂妄主义,头上无星空,心中无神圣,周围无法律,一向无所畏惧。用毛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害怕困难吗!文革时期,全国沉浸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狂热之中。

毛泽东似乎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核大战,尤其不怕与美国人打核大战。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国人多而美国人少,我们中国人不怕死而美国人 怕死。这背后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命贱,美国人命贵,我们不怕用上百条中国人的命换一条美国人的命,而美国人却怕用一条人命换中国的上百条人命。所以,只要 向美国人明确表示中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不惜首先动用核武器和美国拚命,美国就会退缩。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希特勒的论调何其相似,希特勒在进攻英国前曾对德国百姓大声宣布:英国人不过是一群店主,我们一轰炸,他们就不行了。而结果是,英国变成了欧洲抵抗纳粹德国的最后堡垒。

当年,毛泽东以蔑视的态度把美国贬为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多次声言中国人不怕打核大战。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 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 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 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毛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然而,独裁者们大都只讲实力而不讲道义,所以,在战争问题上,独裁者们不怕自由国家,却都害怕另一个更强大的独裁国家。当年,毛泽东惧怕斯大林,怕到让中 国人为苏联帝国及金日成政权卖命的程度。毛泽东太知道,斯大林象他一样心狠手辣,得罪不起。斯大林死后,老毛觉得出头之日到了,在国力悬殊的情况下,非要 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他动不动就声言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但他却不敢冲着苏联叫嚣核大战,他知道俄国人与他一样无法无天。珍宝岛冲突过后,勃列日诺 夫真要对中国下手,甚至密谋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正是极权苏联对极权中国的步步进逼,让毛泽东感到了大祸将临的恐惧,他怕与俄国人打核大战。所 以,他才不得不接受世界头号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橄榄枝,握住尼克松伸过太平洋的联中抗苏之手。原来,一向目中无人的毛泽东也有甘当鸵鸟的时刻。

毛泽东这套不拿人当人的恐吓逻辑,也不光是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逻辑,甚至不光是大陆愤青的逻辑,就连从未在大陆生活过的台湾老愤青李敖,也学会了 毛泽东式的残忍,他在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敖有话说》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在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拜之情后说:为什么在一穷二白的中国毛泽东还要搞核弹?就是为了一 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什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 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 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 的。

李熬大概没有推算过,按着当时的国际价格,中国制造第一颗原子弹要挥霍掉411亿美元。如果在大饥荒时期用这些钱进口粮食,起码会让全国人在两年内吃饱, 也就不会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在此意义上,毛泽东为造原子弹而饿死的国人,超过死于两颗核弹下的日本人的100多倍。

中共号称:原子弹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但实际上,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在1964年就成功试爆核弹是不可能的。正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共核工业才于1955 年起步,苏联帮助中共制定出1956-1967年12年核工业的计划大纲;中苏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给中国一个原子弹模型以及一系列技术设 备,首先提供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并命令苏联各部提供中方一切东西使他们能够自己造原子弹,一批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赴苏受训。就连中国的核弹试验 场也是苏联专家帮助圈定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 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 怕。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 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

斯大林当年说死一个人是生命,死一百万只是个数字。毛泽东声言用世界一半的人口换来社会主义的胜利;朱成虎声言用西安以东来换取美国的百个城市;李敖声言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

这是多么一脉相承而又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他们的追随者亦如此。
   
              三 、沉浸于大国崛起幻觉的弱智民族
   
狂妄得目中无人的老毛,亏他当政时中国的实力太弱,再想通过核大战称霸世界,也只能快快嘴皮子而已;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 众;放言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朱成虎,亏他只是个不掌兵权的少将,口出狂言发飙,还不会变成中共现政权的决策;狂妄的纳粹和日本败于二战,狂妄的 前苏联败于冷战,这样的教训已经在告诫所有国家,越是实力处于上升过程的国家﹐就越要以温和谦虚的姿态面对世界,而越是狂妄就越容易导致对外政策的失误, 也越容易招致世界的反感。而任何对外政策上的失误,哪怕仅仅过过嘴瘾的口头失误,都将支付更多外交成本。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汲取二战和冷战的教训,随着国力军力的上升和国际社会的中国崛起论的盛行,大陆中国的民族主义骄狂正在飙升,江泽民提出大国外 交以来,军费连年飙升,从政权到愤青也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御用经济学家声称:中国将在20年内赶超美国;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 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喊杀喊打的声音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如果只听爱国者们的声音,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许诺 正在变成战争崛起的叫嚣。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也已经由防御性的诉苦转向进攻型的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开始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庆 典般的话语狂欢集中于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而统一台湾、制服日本和超越美国就成为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国际上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 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即将再次称霸天下的幻觉。

这种独裁式幻觉带来的民族狂妄的可怕之处在于:当独裁政权用万物为刍狗的冷血对待生命之时,它不仅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国人民,而且可以集中全国 资源用于独裁者决策的实施,即可以拿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来恐吓世界;同时,独裁权力特有的狂妄,也会使它不断高估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恐惧,从而将 本国和世界拖入残酷的战争。

同时,这种大国幻觉和好战情绪在中国民间的流行,也反映了国人心智的普遍不成熟:1、不反思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处于自身动乱之中,却一味沉浸于曾经是世 界最强盛国家的(特别是汉唐盛世)幻觉之中;2、缺乏对自身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瓶颈的清醒反省意识,而一味把自身落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外部世界的敌意; 3、在软硬两种实力都与主流国家相距甚远的情况,却相信中国已经崛起为足以对抗西方世界的大国;4、不思如何更好地利用难得的和平环境来推动社会的良性转 型,反而一味煽动充满仇恨和战争叫嚣的民族主义。

和平时期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刺进自身的单刃毒剑。想当年,现代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合力造就的狂妄,推动着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暴政列车在战争之路上狂 奔,直到自取灭亡。现在,经历过共产极权大灾难的中国,正在走上独裁爱国主义之路,它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加以有效的遏制,台海很可能再次变 成引发世界大战的血海!

极权者之所以个个如此穷横,最大的资本是被他们劫持的整个国家和全体人们。极权者在本性上的好战和视生命如草芥的残忍,根本不在乎人命,饥荒饿死或迫害致 死也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也罢,在极权者的眼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供其驱使的群羊而已。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随着国力军力的提升,患有权力狂妄综合症的疯 子就会越来越多,越是疯狂也就越是冷血;越是冷血,也就越容易把本国人民投入战争,越容易对世界和平构成巨大威胁。

如果中共真的狂妄到率先向美国投核弹,那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肉炸弹,最疯狂的自杀性攻击,因为中国将遭到美国数百核弹的反击。国家恐怖主义 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区别只在于:恐怖分子的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是自愿献身的狂热分子;而国家恐怖主义的核弹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则是数以 亿计的被绑架的无辜生命。
                             2005年8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在香港回答记者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这一问题 时,以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所谓中国领土,包含使用中国解放军所属战舰及战机; 如果美国有心干预,我们也有决心做出反应,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一、 中国并不是只有朱成虎的狂言
朱的核威慑言论一出,不仅在引起世界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应,即便在黑箱中国封锁此言论的情况下,网络上还是有比较强烈的讨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照例叫好, 而另一些网友则批判这种疯狂而冷血的叫嚣。对朱成虎的以下言论尤为反感: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有网友马上计算出,如果中国真的准备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那么中国将遭遇灭顶之灾,西安以东的地域与人口,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的21个省、市、自治区,人口10亿,占全中国13亿人的四分之三。还不算整个台湾及二千三百万台湾人的生命。

据西方媒体报道,发自中共军方的这类威胁性言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是中共鹰派的一贯观点。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授、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罗 援大校,早就有过此类表示;更高军衔的有中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他在1995年曾对当时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表示,美国人应当关心洛杉矶,胜过 关心台北,言外之意,美国如果过于关心台北,那么美国本土很可能遭到我们的核打击。

人们当然也记得,1998年,两名解放军的校级军官合写了一本《超限战》,书中的主题就是不择手段地对付美国,包括破坏银行体系与股市的经济战、以非法毒 品打击社会稳定的药物战、操弄舆情来瘫痪敌人意志的心理与媒体战、运用国际组织来遏阻敌人的国际法战、以及控制重要天然资源的能源战等。911后,鼓吹 对美国的超限战,再次风靡于大陆的网络。

好在,中共官员并非个个都是朱成虎,文官的看法与军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便同为将军级军人,刘亚洲的放言与朱成虎的狂言也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据中新社 报道,就在朱成虎的狂言引发国内外的激烈反弹之际,曾任中共驻法国大使、现任中共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 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他 告诫说:这时候理智很重要,在和平时代,必须坚定地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国际主义精神。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共政权,尽管还不具有善待百姓的为政之德,但起码还具有计算成本和收益的理智,即便是基于保住政权和权贵们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共现政权 也决不会因台湾问题而与美国摊派。毋宁说,中共现政权的对美外交,仍然处在对内言辞和对外现实的分裂之中,奉行对内灌输仇美意识而对外力保稳定的中美关 系。君不见,反分裂法之后,胡温政权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反而迅速安排了国共领袖的北京会面;朱成虎狂言之后,中共外交部也公开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 核武器的方针不会改变;胡锦涛访美之前,又是调整外汇政策,又是花五十亿美元的巨资购买40架波音。

                  二、核恫吓是独裁思维的必然产物
   
朱的核恫吓言论,主要是针对美国而发,用不惜打核大战来显示统一的决心,来阻吓美国协防台湾。但我以为,他的言论不仅是针对台湾问题,也不仅是代表了中共鹰派的立场,而且是中共的一贯狂妄思维,其鼻祖就是毛泽东。再往深里追溯,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狂妄逻辑。

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红色中国,所有极权者都有一种穷横本性,无一不对世界进行核讹诈和战争恫吓。是共产极权挑起了韩战和越战,是赫鲁晓 夫与卡斯特罗一起挑起了古巴导弹危机。赫鲁晓夫曾声言:过不了多久,我们苏联就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地制造火箭。他还不分场合地进行核讹诈,比如,他在英国首 相艾登家中作客,当宾主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入座后,赫鲁晓夫突然对艾登说:你知道摧毁你们这几个小岛需要几个核弹头吗?三个。只要三个。 还是冷战时期,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也曾对意大利进行核恫吓,他访问罗马时故意向意大利政要提起古城庞贝毁于火山喷发,暗示罗马城也可能毁于新的火山喷发 核爆炸。

现在,长期陷于经济危机且在国际上极为孤立的北韩,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穷横的核讹诈威胁国际社会,以便在与美国的较力中开出更高的要价。就在7月26日重开六方会谈的前不久,朝鲜高官也声言:我们可以打倒美国的任何地方。

再看中共的穷横逻辑。毛泽东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意味着极权者也是彻底的狂妄主义,头上无星空,心中无神圣,周围无法律,一向无所畏惧。用毛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害怕困难吗!文革时期,全国沉浸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狂热之中。

毛泽东似乎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核大战,尤其不怕与美国人打核大战。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国人多而美国人少,我们中国人不怕死而美国人 怕死。这背后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命贱,美国人命贵,我们不怕用上百条中国人的命换一条美国人的命,而美国人却怕用一条人命换中国的上百条人命。所以,只要 向美国人明确表示中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不惜首先动用核武器和美国拚命,美国就会退缩。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希特勒的论调何其相似,希特勒在进攻英国前曾对德国百姓大声宣布:英国人不过是一群店主,我们一轰炸,他们就不行了。而结果是,英国变成了欧洲抵抗纳粹德国的最后堡垒。

当年,毛泽东以蔑视的态度把美国贬为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多次声言中国人不怕打核大战。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 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 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 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毛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然而,独裁者们大都只讲实力而不讲道义,所以,在战争问题上,独裁者们不怕自由国家,却都害怕另一个更强大的独裁国家。当年,毛泽东惧怕斯大林,怕到让中 国人为苏联帝国及金日成政权卖命的程度。毛泽东太知道,斯大林象他一样心狠手辣,得罪不起。斯大林死后,老毛觉得出头之日到了,在国力悬殊的情况下,非要 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他动不动就声言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但他却不敢冲着苏联叫嚣核大战,他知道俄国人与他一样无法无天。珍宝岛冲突过后,勃列日诺 夫真要对中国下手,甚至密谋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正是极权苏联对极权中国的步步进逼,让毛泽东感到了大祸将临的恐惧,他怕与俄国人打核大战。所 以,他才不得不接受世界头号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橄榄枝,握住尼克松伸过太平洋的联中抗苏之手。原来,一向目中无人的毛泽东也有甘当鸵鸟的时刻。

毛泽东这套不拿人当人的恐吓逻辑,也不光是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逻辑,甚至不光是大陆愤青的逻辑,就连从未在大陆生活过的台湾老愤青李敖,也学会了 毛泽东式的残忍,他在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敖有话说》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在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拜之情后说:为什么在一穷二白的中国毛泽东还要搞核弹?就是为了一 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什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 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 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 的。

李熬大概没有推算过,按着当时的国际价格,中国制造第一颗原子弹要挥霍掉411亿美元。如果在大饥荒时期用这些钱进口粮食,起码会让全国人在两年内吃饱, 也就不会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在此意义上,毛泽东为造原子弹而饿死的国人,超过死于两颗核弹下的日本人的100多倍。

中共号称:原子弹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但实际上,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在1964年就成功试爆核弹是不可能的。正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共核工业才于1955 年起步,苏联帮助中共制定出1956-1967年12年核工业的计划大纲;中苏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给中国一个原子弹模型以及一系列技术设 备,首先提供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并命令苏联各部提供中方一切东西使他们能够自己造原子弹,一批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赴苏受训。就连中国的核弹试验 场也是苏联专家帮助圈定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 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 怕。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 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

斯大林当年说死一个人是生命,死一百万只是个数字。毛泽东声言用世界一半的人口换来社会主义的胜利;朱成虎声言用西安以东来换取美国的百个城市;李敖声言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

这是多么一脉相承而又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他们的追随者亦如此。
   
              三 、沉浸于大国崛起幻觉的弱智民族
   
狂妄得目中无人的老毛,亏他当政时中国的实力太弱,再想通过核大战称霸世界,也只能快快嘴皮子而已;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 众;放言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朱成虎,亏他只是个不掌兵权的少将,口出狂言发飙,还不会变成中共现政权的决策;狂妄的纳粹和日本败于二战,狂妄的 前苏联败于冷战,这样的教训已经在告诫所有国家,越是实力处于上升过程的国家﹐就越要以温和谦虚的姿态面对世界,而越是狂妄就越容易导致对外政策的失误, 也越容易招致世界的反感。而任何对外政策上的失误,哪怕仅仅过过嘴瘾的口头失误,都将支付更多外交成本。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汲取二战和冷战的教训,随着国力军力的上升和国际社会的中国崛起论的盛行,大陆中国的民族主义骄狂正在飙升,江泽民提出大国外 交以来,军费连年飙升,从政权到愤青也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御用经济学家声称:中国将在20年内赶超美国;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 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喊杀喊打的声音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如果只听爱国者们的声音,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许诺 正在变成战争崛起的叫嚣。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也已经由防御性的诉苦转向进攻型的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开始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庆 典般的话语狂欢集中于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而统一台湾、制服日本和超越美国就成为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国际上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 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即将再次称霸天下的幻觉。

这种独裁式幻觉带来的民族狂妄的可怕之处在于:当独裁政权用万物为刍狗的冷血对待生命之时,它不仅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国人民,而且可以集中全国 资源用于独裁者决策的实施,即可以拿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来恐吓世界;同时,独裁权力特有的狂妄,也会使它不断高估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恐惧,从而将 本国和世界拖入残酷的战争。

同时,这种大国幻觉和好战情绪在中国民间的流行,也反映了国人心智的普遍不成熟:1、不反思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处于自身动乱之中,却一味沉浸于曾经是世 界最强盛国家的(特别是汉唐盛世)幻觉之中;2、缺乏对自身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瓶颈的清醒反省意识,而一味把自身落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外部世界的敌意; 3、在软硬两种实力都与主流国家相距甚远的情况,却相信中国已经崛起为足以对抗西方世界的大国;4、不思如何更好地利用难得的和平环境来推动社会的良性转 型,反而一味煽动充满仇恨和战争叫嚣的民族主义。

和平时期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刺进自身的单刃毒剑。想当年,现代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合力造就的狂妄,推动着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暴政列车在战争之路上狂 奔,直到自取灭亡。现在,经历过共产极权大灾难的中国,正在走上独裁爱国主义之路,它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加以有效的遏制,台海很可能再次变 成引发世界大战的血海!

极权者之所以个个如此穷横,最大的资本是被他们劫持的整个国家和全体人们。极权者在本性上的好战和视生命如草芥的残忍,根本不在乎人命,饥荒饿死或迫害致 死也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也罢,在极权者的眼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供其驱使的群羊而已。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随着国力军力的提升,患有权力狂妄综合症的疯 子就会越来越多,越是疯狂也就越是冷血;越是冷血,也就越容易把本国人民投入战争,越容易对世界和平构成巨大威胁。

如果中共真的狂妄到率先向美国投核弹,那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肉炸弹,最疯狂的自杀性攻击,因为中国将遭到美国数百核弹的反击。国家恐怖主义 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区别只在于:恐怖分子的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是自愿献身的狂热分子;而国家恐怖主义的核弹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则是数以 亿计的被绑架的无辜生命。
                             2005年8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在香港回答记者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这一问题 时,以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所谓中国领土,包含使用中国解放军所属战舰及战机; 如果美国有心干预,我们也有决心做出反应,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一、 中国并不是只有朱成虎的狂言
朱的核威慑言论一出,不仅在引起世界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应,即便在黑箱中国封锁此言论的情况下,网络上还是有比较强烈的讨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照例叫好, 而另一些网友则批判这种疯狂而冷血的叫嚣。对朱成虎的以下言论尤为反感: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有网友马上计算出,如果中国真的准备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那么中国将遭遇灭顶之灾,西安以东的地域与人口,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的21个省、市、自治区,人口10亿,占全中国13亿人的四分之三。还不算整个台湾及二千三百万台湾人的生命。

据西方媒体报道,发自中共军方的这类威胁性言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是中共鹰派的一贯观点。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授、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罗 援大校,早就有过此类表示;更高军衔的有中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他在1995年曾对当时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表示,美国人应当关心洛杉矶,胜过 关心台北,言外之意,美国如果过于关心台北,那么美国本土很可能遭到我们的核打击。

人们当然也记得,1998年,两名解放军的校级军官合写了一本《超限战》,书中的主题就是不择手段地对付美国,包括破坏银行体系与股市的经济战、以非法毒 品打击社会稳定的药物战、操弄舆情来瘫痪敌人意志的心理与媒体战、运用国际组织来遏阻敌人的国际法战、以及控制重要天然资源的能源战等。911后,鼓吹 对美国的超限战,再次风靡于大陆的网络。

好在,中共官员并非个个都是朱成虎,文官的看法与军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便同为将军级军人,刘亚洲的放言与朱成虎的狂言也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据中新社 报道,就在朱成虎的狂言引发国内外的激烈反弹之际,曾任中共驻法国大使、现任中共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 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他 告诫说:这时候理智很重要,在和平时代,必须坚定地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国际主义精神。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共政权,尽管还不具有善待百姓的为政之德,但起码还具有计算成本和收益的理智,即便是基于保住政权和权贵们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共现政权 也决不会因台湾问题而与美国摊派。毋宁说,中共现政权的对美外交,仍然处在对内言辞和对外现实的分裂之中,奉行对内灌输仇美意识而对外力保稳定的中美关 系。君不见,反分裂法之后,胡温政权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反而迅速安排了国共领袖的北京会面;朱成虎狂言之后,中共外交部也公开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 核武器的方针不会改变;胡锦涛访美之前,又是调整外汇政策,又是花五十亿美元的巨资购买40架波音。

                  二、核恫吓是独裁思维的必然产物
   
朱的核恫吓言论,主要是针对美国而发,用不惜打核大战来显示统一的决心,来阻吓美国协防台湾。但我以为,他的言论不仅是针对台湾问题,也不仅是代表了中共鹰派的立场,而且是中共的一贯狂妄思维,其鼻祖就是毛泽东。再往深里追溯,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狂妄逻辑。

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红色中国,所有极权者都有一种穷横本性,无一不对世界进行核讹诈和战争恫吓。是共产极权挑起了韩战和越战,是赫鲁晓 夫与卡斯特罗一起挑起了古巴导弹危机。赫鲁晓夫曾声言:过不了多久,我们苏联就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地制造火箭。他还不分场合地进行核讹诈,比如,他在英国首 相艾登家中作客,当宾主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入座后,赫鲁晓夫突然对艾登说:你知道摧毁你们这几个小岛需要几个核弹头吗?三个。只要三个。 还是冷战时期,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也曾对意大利进行核恫吓,他访问罗马时故意向意大利政要提起古城庞贝毁于火山喷发,暗示罗马城也可能毁于新的火山喷发 核爆炸。

现在,长期陷于经济危机且在国际上极为孤立的北韩,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穷横的核讹诈威胁国际社会,以便在与美国的较力中开出更高的要价。就在7月26日重开六方会谈的前不久,朝鲜高官也声言:我们可以打倒美国的任何地方。

再看中共的穷横逻辑。毛泽东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意味着极权者也是彻底的狂妄主义,头上无星空,心中无神圣,周围无法律,一向无所畏惧。用毛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害怕困难吗!文革时期,全国沉浸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狂热之中。

毛泽东似乎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核大战,尤其不怕与美国人打核大战。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国人多而美国人少,我们中国人不怕死而美国人 怕死。这背后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命贱,美国人命贵,我们不怕用上百条中国人的命换一条美国人的命,而美国人却怕用一条人命换中国的上百条人命。所以,只要 向美国人明确表示中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不惜首先动用核武器和美国拚命,美国就会退缩。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希特勒的论调何其相似,希特勒在进攻英国前曾对德国百姓大声宣布:英国人不过是一群店主,我们一轰炸,他们就不行了。而结果是,英国变成了欧洲抵抗纳粹德国的最后堡垒。

当年,毛泽东以蔑视的态度把美国贬为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多次声言中国人不怕打核大战。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 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 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 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毛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然而,独裁者们大都只讲实力而不讲道义,所以,在战争问题上,独裁者们不怕自由国家,却都害怕另一个更强大的独裁国家。当年,毛泽东惧怕斯大林,怕到让中 国人为苏联帝国及金日成政权卖命的程度。毛泽东太知道,斯大林象他一样心狠手辣,得罪不起。斯大林死后,老毛觉得出头之日到了,在国力悬殊的情况下,非要 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他动不动就声言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但他却不敢冲着苏联叫嚣核大战,他知道俄国人与他一样无法无天。珍宝岛冲突过后,勃列日诺 夫真要对中国下手,甚至密谋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正是极权苏联对极权中国的步步进逼,让毛泽东感到了大祸将临的恐惧,他怕与俄国人打核大战。所 以,他才不得不接受世界头号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橄榄枝,握住尼克松伸过太平洋的联中抗苏之手。原来,一向目中无人的毛泽东也有甘当鸵鸟的时刻。

毛泽东这套不拿人当人的恐吓逻辑,也不光是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逻辑,甚至不光是大陆愤青的逻辑,就连从未在大陆生活过的台湾老愤青李敖,也学会了 毛泽东式的残忍,他在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敖有话说》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在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拜之情后说:为什么在一穷二白的中国毛泽东还要搞核弹?就是为了一 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什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 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 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 的。

李熬大概没有推算过,按着当时的国际价格,中国制造第一颗原子弹要挥霍掉411亿美元。如果在大饥荒时期用这些钱进口粮食,起码会让全国人在两年内吃饱, 也就不会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在此意义上,毛泽东为造原子弹而饿死的国人,超过死于两颗核弹下的日本人的100多倍。

中共号称:原子弹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但实际上,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在1964年就成功试爆核弹是不可能的。正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共核工业才于1955 年起步,苏联帮助中共制定出1956-1967年12年核工业的计划大纲;中苏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给中国一个原子弹模型以及一系列技术设 备,首先提供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并命令苏联各部提供中方一切东西使他们能够自己造原子弹,一批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赴苏受训。就连中国的核弹试验 场也是苏联专家帮助圈定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 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 怕。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 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

斯大林当年说死一个人是生命,死一百万只是个数字。毛泽东声言用世界一半的人口换来社会主义的胜利;朱成虎声言用西安以东来换取美国的百个城市;李敖声言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

这是多么一脉相承而又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他们的追随者亦如此。
   
              三 、沉浸于大国崛起幻觉的弱智民族
   
狂妄得目中无人的老毛,亏他当政时中国的实力太弱,再想通过核大战称霸世界,也只能快快嘴皮子而已;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 众;放言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朱成虎,亏他只是个不掌兵权的少将,口出狂言发飙,还不会变成中共现政权的决策;狂妄的纳粹和日本败于二战,狂妄的 前苏联败于冷战,这样的教训已经在告诫所有国家,越是实力处于上升过程的国家﹐就越要以温和谦虚的姿态面对世界,而越是狂妄就越容易导致对外政策的失误, 也越容易招致世界的反感。而任何对外政策上的失误,哪怕仅仅过过嘴瘾的口头失误,都将支付更多外交成本。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汲取二战和冷战的教训,随着国力军力的上升和国际社会的中国崛起论的盛行,大陆中国的民族主义骄狂正在飙升,江泽民提出大国外 交以来,军费连年飙升,从政权到愤青也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御用经济学家声称:中国将在20年内赶超美国;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 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喊杀喊打的声音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如果只听爱国者们的声音,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许诺 正在变成战争崛起的叫嚣。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也已经由防御性的诉苦转向进攻型的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开始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庆 典般的话语狂欢集中于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而统一台湾、制服日本和超越美国就成为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国际上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 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即将再次称霸天下的幻觉。

这种独裁式幻觉带来的民族狂妄的可怕之处在于:当独裁政权用万物为刍狗的冷血对待生命之时,它不仅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国人民,而且可以集中全国 资源用于独裁者决策的实施,即可以拿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来恐吓世界;同时,独裁权力特有的狂妄,也会使它不断高估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恐惧,从而将 本国和世界拖入残酷的战争。

同时,这种大国幻觉和好战情绪在中国民间的流行,也反映了国人心智的普遍不成熟:1、不反思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处于自身动乱之中,却一味沉浸于曾经是世 界最强盛国家的(特别是汉唐盛世)幻觉之中;2、缺乏对自身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瓶颈的清醒反省意识,而一味把自身落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外部世界的敌意; 3、在软硬两种实力都与主流国家相距甚远的情况,却相信中国已经崛起为足以对抗西方世界的大国;4、不思如何更好地利用难得的和平环境来推动社会的良性转 型,反而一味煽动充满仇恨和战争叫嚣的民族主义。

和平时期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刺进自身的单刃毒剑。想当年,现代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合力造就的狂妄,推动着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暴政列车在战争之路上狂 奔,直到自取灭亡。现在,经历过共产极权大灾难的中国,正在走上独裁爱国主义之路,它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加以有效的遏制,台海很可能再次变 成引发世界大战的血海!

极权者之所以个个如此穷横,最大的资本是被他们劫持的整个国家和全体人们。极权者在本性上的好战和视生命如草芥的残忍,根本不在乎人命,饥荒饿死或迫害致 死也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也罢,在极权者的眼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供其驱使的群羊而已。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随着国力军力的提升,患有权力狂妄综合症的疯 子就会越来越多,越是疯狂也就越是冷血;越是冷血,也就越容易把本国人民投入战争,越容易对世界和平构成巨大威胁。

如果中共真的狂妄到率先向美国投核弹,那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肉炸弹,最疯狂的自杀性攻击,因为中国将遭到美国数百核弹的反击。国家恐怖主义 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区别只在于:恐怖分子的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是自愿献身的狂热分子;而国家恐怖主义的核弹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则是数以 亿计的被绑架的无辜生命。
                             2005年8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在香港回答记者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中国将如何反应?这一问题 时,以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所谓中国领土,包含使用中国解放军所属战舰及战机; 如果美国有心干预,我们也有决心做出反应,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一、 中国并不是只有朱成虎的狂言
朱的核威慑言论一出,不仅在引起世界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应,即便在黑箱中国封锁此言论的情况下,网络上还是有比较强烈的讨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照例叫好, 而另一些网友则批判这种疯狂而冷血的叫嚣。对朱成虎的以下言论尤为反感: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 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有网友马上计算出,如果中国真的准备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那么中国将遭遇灭顶之灾,西安以东的地域与人口,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的21个省、市、自治区,人口10亿,占全中国13亿人的四分之三。还不算整个台湾及二千三百万台湾人的生命。

据西方媒体报道,发自中共军方的这类威胁性言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是中共鹰派的一贯观点。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授、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罗 援大校,早就有过此类表示;更高军衔的有中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他在1995年曾对当时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表示,美国人应当关心洛杉矶,胜过 关心台北,言外之意,美国如果过于关心台北,那么美国本土很可能遭到我们的核打击。

人们当然也记得,1998年,两名解放军的校级军官合写了一本《超限战》,书中的主题就是不择手段地对付美国,包括破坏银行体系与股市的经济战、以非法毒 品打击社会稳定的药物战、操弄舆情来瘫痪敌人意志的心理与媒体战、运用国际组织来遏阻敌人的国际法战、以及控制重要天然资源的能源战等。911后,鼓吹 对美国的超限战,再次风靡于大陆的网络。

好在,中共官员并非个个都是朱成虎,文官的看法与军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便同为将军级军人,刘亚洲的放言与朱成虎的狂言也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据中新社 报道,就在朱成虎的狂言引发国内外的激烈反弹之际,曾任中共驻法国大使、现任中共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7月24日在受邀为全国青联全委会的委员会们作国际形 势报告时表示,看到有的媒体宣扬中国外交韬光养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感到十分担心: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和平崛起的时候容易产生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他 告诫说:这时候理智很重要,在和平时代,必须坚定地奉行共赢、睦邻、安邻、富邻的国际主义精神。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共政权,尽管还不具有善待百姓的为政之德,但起码还具有计算成本和收益的理智,即便是基于保住政权和权贵们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共现政权 也决不会因台湾问题而与美国摊派。毋宁说,中共现政权的对美外交,仍然处在对内言辞和对外现实的分裂之中,奉行对内灌输仇美意识而对外力保稳定的中美关 系。君不见,反分裂法之后,胡温政权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反而迅速安排了国共领袖的北京会面;朱成虎狂言之后,中共外交部也公开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 核武器的方针不会改变;胡锦涛访美之前,又是调整外汇政策,又是花五十亿美元的巨资购买40架波音。

                  二、核恫吓是独裁思维的必然产物
   
朱的核恫吓言论,主要是针对美国而发,用不惜打核大战来显示统一的决心,来阻吓美国协防台湾。但我以为,他的言论不仅是针对台湾问题,也不仅是代表了中共鹰派的立场,而且是中共的一贯狂妄思维,其鼻祖就是毛泽东。再往深里追溯,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狂妄逻辑。

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红色中国,所有极权者都有一种穷横本性,无一不对世界进行核讹诈和战争恫吓。是共产极权挑起了韩战和越战,是赫鲁晓 夫与卡斯特罗一起挑起了古巴导弹危机。赫鲁晓夫曾声言:过不了多久,我们苏联就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地制造火箭。他还不分场合地进行核讹诈,比如,他在英国首 相艾登家中作客,当宾主在暖烘烘的壁炉前入座后,赫鲁晓夫突然对艾登说:你知道摧毁你们这几个小岛需要几个核弹头吗?三个。只要三个。 还是冷战时期,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也曾对意大利进行核恫吓,他访问罗马时故意向意大利政要提起古城庞贝毁于火山喷发,暗示罗马城也可能毁于新的火山喷发 核爆炸。

现在,长期陷于经济危机且在国际上极为孤立的北韩,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穷横的核讹诈威胁国际社会,以便在与美国的较力中开出更高的要价。就在7月26日重开六方会谈的前不久,朝鲜高官也声言:我们可以打倒美国的任何地方。

再看中共的穷横逻辑。毛泽东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意味着极权者也是彻底的狂妄主义,头上无星空,心中无神圣,周围无法律,一向无所畏惧。用毛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害怕困难吗!文革时期,全国沉浸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狂热之中。

毛泽东似乎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核大战,尤其不怕与美国人打核大战。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国人多而美国人少,我们中国人不怕死而美国人 怕死。这背后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命贱,美国人命贵,我们不怕用上百条中国人的命换一条美国人的命,而美国人却怕用一条人命换中国的上百条人命。所以,只要 向美国人明确表示中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不惜首先动用核武器和美国拚命,美国就会退缩。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希特勒的论调何其相似,希特勒在进攻英国前曾对德国百姓大声宣布:英国人不过是一群店主,我们一轰炸,他们就不行了。而结果是,英国变成了欧洲抵抗纳粹德国的最后堡垒。

当年,毛泽东以蔑视的态度把美国贬为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多次声言中国人不怕打核大战。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 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 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 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毛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然而,独裁者们大都只讲实力而不讲道义,所以,在战争问题上,独裁者们不怕自由国家,却都害怕另一个更强大的独裁国家。当年,毛泽东惧怕斯大林,怕到让中 国人为苏联帝国及金日成政权卖命的程度。毛泽东太知道,斯大林象他一样心狠手辣,得罪不起。斯大林死后,老毛觉得出头之日到了,在国力悬殊的情况下,非要 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他动不动就声言不怕与美国打核大战,但他却不敢冲着苏联叫嚣核大战,他知道俄国人与他一样无法无天。珍宝岛冲突过后,勃列日诺 夫真要对中国下手,甚至密谋对中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正是极权苏联对极权中国的步步进逼,让毛泽东感到了大祸将临的恐惧,他怕与俄国人打核大战。所 以,他才不得不接受世界头号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橄榄枝,握住尼克松伸过太平洋的联中抗苏之手。原来,一向目中无人的毛泽东也有甘当鸵鸟的时刻。

毛泽东这套不拿人当人的恐吓逻辑,也不光是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逻辑,甚至不光是大陆愤青的逻辑,就连从未在大陆生活过的台湾老愤青李敖,也学会了 毛泽东式的残忍,他在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敖有话说》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在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拜之情后说:为什么在一穷二白的中国毛泽东还要搞核弹?就是为了一 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什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 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 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 的。

李熬大概没有推算过,按着当时的国际价格,中国制造第一颗原子弹要挥霍掉411亿美元。如果在大饥荒时期用这些钱进口粮食,起码会让全国人在两年内吃饱, 也就不会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在此意义上,毛泽东为造原子弹而饿死的国人,超过死于两颗核弹下的日本人的100多倍。

中共号称:原子弹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但实际上,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在1964年就成功试爆核弹是不可能的。正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共核工业才于1955 年起步,苏联帮助中共制定出1956-1967年12年核工业的计划大纲;中苏签订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给中国一个原子弹模型以及一系列技术设 备,首先提供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并命令苏联各部提供中方一切东西使他们能够自己造原子弹,一批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赴苏受训。就连中国的核弹试验 场也是苏联专家帮助圈定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 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 怕。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 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

斯大林当年说死一个人是生命,死一百万只是个数字。毛泽东声言用世界一半的人口换来社会主义的胜利;朱成虎声言用西安以东来换取美国的百个城市;李敖声言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

这是多么一脉相承而又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他们的追随者亦如此。
   
              三 、沉浸于大国崛起幻觉的弱智民族
   
狂妄得目中无人的老毛,亏他当政时中国的实力太弱,再想通过核大战称霸世界,也只能快快嘴皮子而已;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 众;放言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朱成虎,亏他只是个不掌兵权的少将,口出狂言发飙,还不会变成中共现政权的决策;狂妄的纳粹和日本败于二战,狂妄的 前苏联败于冷战,这样的教训已经在告诫所有国家,越是实力处于上升过程的国家﹐就越要以温和谦虚的姿态面对世界,而越是狂妄就越容易导致对外政策的失误, 也越容易招致世界的反感。而任何对外政策上的失误,哪怕仅仅过过嘴瘾的口头失误,都将支付更多外交成本。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汲取二战和冷战的教训,随着国力军力的上升和国际社会的中国崛起论的盛行,大陆中国的民族主义骄狂正在飙升,江泽民提出大国外 交以来,军费连年飙升,从政权到愤青也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御用经济学家声称:中国将在20年内赶超美国;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 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喊杀喊打的声音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如果只听爱国者们的声音,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许诺 正在变成战争崛起的叫嚣。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也已经由防御性的诉苦转向进攻型的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开始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庆 典般的话语狂欢集中于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而统一台湾、制服日本和超越美国就成为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国际上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 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即将再次称霸天下的幻觉。

这种独裁式幻觉带来的民族狂妄的可怕之处在于:当独裁政权用万物为刍狗的冷血对待生命之时,它不仅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国人民,而且可以集中全国 资源用于独裁者决策的实施,即可以拿本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来恐吓世界;同时,独裁权力特有的狂妄,也会使它不断高估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恐惧,从而将 本国和世界拖入残酷的战争。

同时,这种大国幻觉和好战情绪在中国民间的流行,也反映了国人心智的普遍不成熟:1、不反思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处于自身动乱之中,却一味沉浸于曾经是世 界最强盛国家的(特别是汉唐盛世)幻觉之中;2、缺乏对自身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瓶颈的清醒反省意识,而一味把自身落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外部世界的敌意; 3、在软硬两种实力都与主流国家相距甚远的情况,却相信中国已经崛起为足以对抗西方世界的大国;4、不思如何更好地利用难得的和平环境来推动社会的良性转 型,反而一味煽动充满仇恨和战争叫嚣的民族主义。

和平时期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刺进自身的单刃毒剑。想当年,现代的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合力造就的狂妄,推动着法西斯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暴政列车在战争之路上狂 奔,直到自取灭亡。现在,经历过共产极权大灾难的中国,正在走上独裁爱国主义之路,它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加以有效的遏制,台海很可能再次变 成引发世界大战的血海!

极权者之所以个个如此穷横,最大的资本是被他们劫持的整个国家和全体人们。极权者在本性上的好战和视生命如草芥的残忍,根本不在乎人命,饥荒饿死或迫害致 死也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也罢,在极权者的眼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供其驱使的群羊而已。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随着国力军力的提升,患有权力狂妄综合症的疯 子就会越来越多,越是疯狂也就越是冷血;越是冷血,也就越容易把本国人民投入战争,越容易对世界和平构成巨大威胁。

如果中共真的狂妄到率先向美国投核弹,那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肉炸弹,最疯狂的自杀性攻击,因为中国将遭到美国数百核弹的反击。国家恐怖主义 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区别只在于:恐怖分子的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是自愿献身的狂热分子;而国家恐怖主义的核弹自杀性攻击所利用的人肉炸弹,则是数以 亿计的被绑架的无辜生命。
                             2005年8月15日于北京家中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