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一群老工人的上访
(湖北) 391名退休工人 刘飞跃整理



我们是湖北铁树纺织印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 391名退休职工,都是在1996年以前退休的。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各部门之间上访,要求讨还我们的养老金,但不能解决。在此,愿表明我们的心声。

我们厂是1966年由中央投资、省里管理、地方筹建的大型企业。以前效益一直很好,可近年来由于经不住大小蛀虫的侵蚀,加上管理混乱
,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已奄奄一息。 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还债。企业破产了,我们的收入随之大幅度减少,多年来随工资发放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也被铁 树公司破产清算组停发。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包括离退休生活补贴、副食补贴、粮油补贴、洗理费、书报费等,人均127元。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从2003年元 月非法取消了我们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实属侵犯了我们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要求政府为我们讨还公道,偿还我们每月127元养老补贴。

这127元是企业发给退休职工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均纳入了工资总额,属养老金的一部分,已经随工资发放了多年,我们至今还保留了当年发放这批津贴的工 资条。因此,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说这些固定补贴是统筹外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停发人平127元的各项政策性固定补贴违反企业法、劳动法、破产法的。国家允许企业给予职工各种补贴和奖励,这些补贴和奖励是职工的合法收 入,任何人、任何单位包括政府都不得非法剥夺和取消。

 破产法明确规定:企业破产应优先偿还职工的各种合法款项。不能影响职工收入,不能降低职工生活水平。铁树公司在破产前还有3、4 个亿的资产,因此清算组说无力支付包括127元政策性固定补贴在内的各种该给职工的费用是不能成立的。铁树公司一破产,我们的收入就大幅度减少,我们的补 贴就被取消。难道破产就是破我们退休职工的产吗?是的,铁树公司破产了,破了职工三代人的产。爷爷破产收入下降,儿子破产就失业,孙子破产就失学(指家庭 收入减少上不起学)。

1995年111号文件:96年前的退休人员仍按老办法计发养老金,同时享受改革后基本养老金调整待遇。我们退休早,近几年加工资的机会都错过了。可面对政府红头文件,为什么我们的养老金不升反降?为什么我们一再吃亏?为什么对我们这些老人这么不公?谁人不会老?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个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同在随州这一个地方,为什么其它企业,像油泵厂、改装厂、客车厂同龄的退休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得多?难道推行的是一法两制吗?

我们这些老工人都是在50年代参加工作的,建国初期,一穷二白,职工们工资低,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经历过。那时候有苦有乐,越难越前进。那时候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分配不公。

我们年轻时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环境,来到随州这个小地方艰苦奋斗,把青春献给了地方,献给了子孙。可到了晚年,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只是二、三十岁公务员工资的 三分之一,只是三、四十岁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只是四、五十岁公务员工资的五分之一,这样的分配合理吗?中央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缩 小贫富,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然而为什么我们还被一再制造不公?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差距一再扩大?这些做法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这样的社会能和 谐美好吗?

我们一生两袖清风,平淡生活习以为常。我们不怕穷,只怕病。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又好生病。有俗语:什么都有别有病,什么都没别没钱。恰恰相反,我们是又 有病,又没钱。在我们这个群体中,患心脏病、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炎病的大有人在。自从企业破产收入下降后,许多人心里不平衡,生活压力大,导致疾病爆 发,已死近20来人,目前贫病交加的例子非常多。

我们这些人都年近7080岁了,我们的有生之年不多了。我们这个群体是弱势中的弱势,是地道的老弱病残。微薄的工资连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钱看病救命?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死,可谁又来管我们的死活呢?




我们是湖北铁树纺织印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 391名退休职工,都是在1996年以前退休的。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各部门之间上访,要求讨还我们的养老金,但不能解决。在此,愿表明我们的心声。

我们厂是1966年由中央投资、省里管理、地方筹建的大型企业。以前效益一直很好,可近年来由于经不住大小蛀虫的侵蚀,加上管理混乱
,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已奄奄一息。 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还债。企业破产了,我们的收入随之大幅度减少,多年来随工资发放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也被铁 树公司破产清算组停发。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包括离退休生活补贴、副食补贴、粮油补贴、洗理费、书报费等,人均127元。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从2003年元 月非法取消了我们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实属侵犯了我们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要求政府为我们讨还公道,偿还我们每月127元养老补贴。

这127元是企业发给退休职工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均纳入了工资总额,属养老金的一部分,已经随工资发放了多年,我们至今还保留了当年发放这批津贴的工 资条。因此,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说这些固定补贴是统筹外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停发人平127元的各项政策性固定补贴违反企业法、劳动法、破产法的。国家允许企业给予职工各种补贴和奖励,这些补贴和奖励是职工的合法收 入,任何人、任何单位包括政府都不得非法剥夺和取消。

 破产法明确规定:企业破产应优先偿还职工的各种合法款项。不能影响职工收入,不能降低职工生活水平。铁树公司在破产前还有3、4 个亿的资产,因此清算组说无力支付包括127元政策性固定补贴在内的各种该给职工的费用是不能成立的。铁树公司一破产,我们的收入就大幅度减少,我们的补 贴就被取消。难道破产就是破我们退休职工的产吗?是的,铁树公司破产了,破了职工三代人的产。爷爷破产收入下降,儿子破产就失业,孙子破产就失学(指家庭 收入减少上不起学)。

1995年111号文件:96年前的退休人员仍按老办法计发养老金,同时享受改革后基本养老金调整待遇。我们退休早,近几年加工资的机会都错过了。可面对政府红头文件,为什么我们的养老金不升反降?为什么我们一再吃亏?为什么对我们这些老人这么不公?谁人不会老?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个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同在随州这一个地方,为什么其它企业,像油泵厂、改装厂、客车厂同龄的退休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得多?难道推行的是一法两制吗?

我们这些老工人都是在50年代参加工作的,建国初期,一穷二白,职工们工资低,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经历过。那时候有苦有乐,越难越前进。那时候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分配不公。

我们年轻时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环境,来到随州这个小地方艰苦奋斗,把青春献给了地方,献给了子孙。可到了晚年,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只是二、三十岁公务员工资的 三分之一,只是三、四十岁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只是四、五十岁公务员工资的五分之一,这样的分配合理吗?中央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缩 小贫富,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然而为什么我们还被一再制造不公?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差距一再扩大?这些做法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这样的社会能和 谐美好吗?

我们一生两袖清风,平淡生活习以为常。我们不怕穷,只怕病。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又好生病。有俗语:什么都有别有病,什么都没别没钱。恰恰相反,我们是又 有病,又没钱。在我们这个群体中,患心脏病、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炎病的大有人在。自从企业破产收入下降后,许多人心里不平衡,生活压力大,导致疾病爆 发,已死近20来人,目前贫病交加的例子非常多。

我们这些人都年近7080岁了,我们的有生之年不多了。我们这个群体是弱势中的弱势,是地道的老弱病残。微薄的工资连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钱看病救命?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死,可谁又来管我们的死活呢?




我们是湖北铁树纺织印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 391名退休职工,都是在1996年以前退休的。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各部门之间上访,要求讨还我们的养老金,但不能解决。在此,愿表明我们的心声。

我们厂是1966年由中央投资、省里管理、地方筹建的大型企业。以前效益一直很好,可近年来由于经不住大小蛀虫的侵蚀,加上管理混乱
,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已奄奄一息。 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还债。企业破产了,我们的收入随之大幅度减少,多年来随工资发放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也被铁 树公司破产清算组停发。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包括离退休生活补贴、副食补贴、粮油补贴、洗理费、书报费等,人均127元。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从2003年元 月非法取消了我们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实属侵犯了我们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要求政府为我们讨还公道,偿还我们每月127元养老补贴。

这127元是企业发给退休职工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均纳入了工资总额,属养老金的一部分,已经随工资发放了多年,我们至今还保留了当年发放这批津贴的工 资条。因此,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说这些固定补贴是统筹外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停发人平127元的各项政策性固定补贴违反企业法、劳动法、破产法的。国家允许企业给予职工各种补贴和奖励,这些补贴和奖励是职工的合法收 入,任何人、任何单位包括政府都不得非法剥夺和取消。

 破产法明确规定:企业破产应优先偿还职工的各种合法款项。不能影响职工收入,不能降低职工生活水平。铁树公司在破产前还有3、4 个亿的资产,因此清算组说无力支付包括127元政策性固定补贴在内的各种该给职工的费用是不能成立的。铁树公司一破产,我们的收入就大幅度减少,我们的补 贴就被取消。难道破产就是破我们退休职工的产吗?是的,铁树公司破产了,破了职工三代人的产。爷爷破产收入下降,儿子破产就失业,孙子破产就失学(指家庭 收入减少上不起学)。

1995年111号文件:96年前的退休人员仍按老办法计发养老金,同时享受改革后基本养老金调整待遇。我们退休早,近几年加工资的机会都错过了。可面对政府红头文件,为什么我们的养老金不升反降?为什么我们一再吃亏?为什么对我们这些老人这么不公?谁人不会老?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个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同在随州这一个地方,为什么其它企业,像油泵厂、改装厂、客车厂同龄的退休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得多?难道推行的是一法两制吗?

我们这些老工人都是在50年代参加工作的,建国初期,一穷二白,职工们工资低,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经历过。那时候有苦有乐,越难越前进。那时候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分配不公。

我们年轻时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环境,来到随州这个小地方艰苦奋斗,把青春献给了地方,献给了子孙。可到了晚年,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只是二、三十岁公务员工资的 三分之一,只是三、四十岁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只是四、五十岁公务员工资的五分之一,这样的分配合理吗?中央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缩 小贫富,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然而为什么我们还被一再制造不公?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差距一再扩大?这些做法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这样的社会能和 谐美好吗?

我们一生两袖清风,平淡生活习以为常。我们不怕穷,只怕病。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又好生病。有俗语:什么都有别有病,什么都没别没钱。恰恰相反,我们是又 有病,又没钱。在我们这个群体中,患心脏病、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炎病的大有人在。自从企业破产收入下降后,许多人心里不平衡,生活压力大,导致疾病爆 发,已死近20来人,目前贫病交加的例子非常多。

我们这些人都年近7080岁了,我们的有生之年不多了。我们这个群体是弱势中的弱势,是地道的老弱病残。微薄的工资连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钱看病救命?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死,可谁又来管我们的死活呢?




我们是湖北铁树纺织印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 391名退休职工,都是在1996年以前退休的。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各部门之间上访,要求讨还我们的养老金,但不能解决。在此,愿表明我们的心声。

我们厂是1966年由中央投资、省里管理、地方筹建的大型企业。以前效益一直很好,可近年来由于经不住大小蛀虫的侵蚀,加上管理混乱
,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已奄奄一息。 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还债。企业破产了,我们的收入随之大幅度减少,多年来随工资发放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也被铁 树公司破产清算组停发。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包括离退休生活补贴、副食补贴、粮油补贴、洗理费、书报费等,人均127元。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从2003年元 月非法取消了我们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实属侵犯了我们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要求政府为我们讨还公道,偿还我们每月127元养老补贴。

这127元是企业发给退休职工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均纳入了工资总额,属养老金的一部分,已经随工资发放了多年,我们至今还保留了当年发放这批津贴的工 资条。因此,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说这些固定补贴是统筹外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停发人平127元的各项政策性固定补贴违反企业法、劳动法、破产法的。国家允许企业给予职工各种补贴和奖励,这些补贴和奖励是职工的合法收 入,任何人、任何单位包括政府都不得非法剥夺和取消。

 破产法明确规定:企业破产应优先偿还职工的各种合法款项。不能影响职工收入,不能降低职工生活水平。铁树公司在破产前还有3、4 个亿的资产,因此清算组说无力支付包括127元政策性固定补贴在内的各种该给职工的费用是不能成立的。铁树公司一破产,我们的收入就大幅度减少,我们的补 贴就被取消。难道破产就是破我们退休职工的产吗?是的,铁树公司破产了,破了职工三代人的产。爷爷破产收入下降,儿子破产就失业,孙子破产就失学(指家庭 收入减少上不起学)。

1995年111号文件:96年前的退休人员仍按老办法计发养老金,同时享受改革后基本养老金调整待遇。我们退休早,近几年加工资的机会都错过了。可面对政府红头文件,为什么我们的养老金不升反降?为什么我们一再吃亏?为什么对我们这些老人这么不公?谁人不会老?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个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同在随州这一个地方,为什么其它企业,像油泵厂、改装厂、客车厂同龄的退休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得多?难道推行的是一法两制吗?

我们这些老工人都是在50年代参加工作的,建国初期,一穷二白,职工们工资低,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经历过。那时候有苦有乐,越难越前进。那时候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分配不公。

我们年轻时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环境,来到随州这个小地方艰苦奋斗,把青春献给了地方,献给了子孙。可到了晚年,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只是二、三十岁公务员工资的 三分之一,只是三、四十岁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只是四、五十岁公务员工资的五分之一,这样的分配合理吗?中央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缩 小贫富,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然而为什么我们还被一再制造不公?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差距一再扩大?这些做法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这样的社会能和 谐美好吗?

我们一生两袖清风,平淡生活习以为常。我们不怕穷,只怕病。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又好生病。有俗语:什么都有别有病,什么都没别没钱。恰恰相反,我们是又 有病,又没钱。在我们这个群体中,患心脏病、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炎病的大有人在。自从企业破产收入下降后,许多人心里不平衡,生活压力大,导致疾病爆 发,已死近20来人,目前贫病交加的例子非常多。

我们这些人都年近7080岁了,我们的有生之年不多了。我们这个群体是弱势中的弱势,是地道的老弱病残。微薄的工资连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钱看病救命?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死,可谁又来管我们的死活呢?




我们是湖北铁树纺织印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 391名退休职工,都是在1996年以前退休的。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各部门之间上访,要求讨还我们的养老金,但不能解决。在此,愿表明我们的心声。

我们厂是1966年由中央投资、省里管理、地方筹建的大型企业。以前效益一直很好,可近年来由于经不住大小蛀虫的侵蚀,加上管理混乱
,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已奄奄一息。 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还债。企业破产了,我们的收入随之大幅度减少,多年来随工资发放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也被铁 树公司破产清算组停发。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包括离退休生活补贴、副食补贴、粮油补贴、洗理费、书报费等,人均127元。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从2003年元 月非法取消了我们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实属侵犯了我们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要求政府为我们讨还公道,偿还我们每月127元养老补贴。

这127元是企业发给退休职工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均纳入了工资总额,属养老金的一部分,已经随工资发放了多年,我们至今还保留了当年发放这批津贴的工 资条。因此,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说这些固定补贴是统筹外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停发人平127元的各项政策性固定补贴违反企业法、劳动法、破产法的。国家允许企业给予职工各种补贴和奖励,这些补贴和奖励是职工的合法收 入,任何人、任何单位包括政府都不得非法剥夺和取消。

 破产法明确规定:企业破产应优先偿还职工的各种合法款项。不能影响职工收入,不能降低职工生活水平。铁树公司在破产前还有3、4 个亿的资产,因此清算组说无力支付包括127元政策性固定补贴在内的各种该给职工的费用是不能成立的。铁树公司一破产,我们的收入就大幅度减少,我们的补 贴就被取消。难道破产就是破我们退休职工的产吗?是的,铁树公司破产了,破了职工三代人的产。爷爷破产收入下降,儿子破产就失业,孙子破产就失学(指家庭 收入减少上不起学)。

1995年111号文件:96年前的退休人员仍按老办法计发养老金,同时享受改革后基本养老金调整待遇。我们退休早,近几年加工资的机会都错过了。可面对政府红头文件,为什么我们的养老金不升反降?为什么我们一再吃亏?为什么对我们这些老人这么不公?谁人不会老?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个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同在随州这一个地方,为什么其它企业,像油泵厂、改装厂、客车厂同龄的退休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得多?难道推行的是一法两制吗?

我们这些老工人都是在50年代参加工作的,建国初期,一穷二白,职工们工资低,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经历过。那时候有苦有乐,越难越前进。那时候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分配不公。

我们年轻时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环境,来到随州这个小地方艰苦奋斗,把青春献给了地方,献给了子孙。可到了晚年,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只是二、三十岁公务员工资的 三分之一,只是三、四十岁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只是四、五十岁公务员工资的五分之一,这样的分配合理吗?中央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缩 小贫富,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然而为什么我们还被一再制造不公?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差距一再扩大?这些做法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这样的社会能和 谐美好吗?

我们一生两袖清风,平淡生活习以为常。我们不怕穷,只怕病。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又好生病。有俗语:什么都有别有病,什么都没别没钱。恰恰相反,我们是又 有病,又没钱。在我们这个群体中,患心脏病、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炎病的大有人在。自从企业破产收入下降后,许多人心里不平衡,生活压力大,导致疾病爆 发,已死近20来人,目前贫病交加的例子非常多。

我们这些人都年近7080岁了,我们的有生之年不多了。我们这个群体是弱势中的弱势,是地道的老弱病残。微薄的工资连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钱看病救命?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死,可谁又来管我们的死活呢?




我们是湖北铁树纺织印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 391名退休职工,都是在1996年以前退休的。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各部门之间上访,要求讨还我们的养老金,但不能解决。在此,愿表明我们的心声。

我们厂是1966年由中央投资、省里管理、地方筹建的大型企业。以前效益一直很好,可近年来由于经不住大小蛀虫的侵蚀,加上管理混乱
,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企业已奄奄一息。 2002年12月5日被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还债。企业破产了,我们的收入随之大幅度减少,多年来随工资发放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也被铁 树公司破产清算组停发。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包括离退休生活补贴、副食补贴、粮油补贴、洗理费、书报费等,人均127元。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从2003年元 月非法取消了我们这些政策性固定补贴,实属侵犯了我们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要求政府为我们讨还公道,偿还我们每月127元养老补贴。

这127元是企业发给退休职工的各种政策性固定补贴,均纳入了工资总额,属养老金的一部分,已经随工资发放了多年,我们至今还保留了当年发放这批津贴的工 资条。因此,铁树公司破产清算组说这些固定补贴是统筹外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停发人平127元的各项政策性固定补贴违反企业法、劳动法、破产法的。国家允许企业给予职工各种补贴和奖励,这些补贴和奖励是职工的合法收 入,任何人、任何单位包括政府都不得非法剥夺和取消。

 破产法明确规定:企业破产应优先偿还职工的各种合法款项。不能影响职工收入,不能降低职工生活水平。铁树公司在破产前还有3、4 个亿的资产,因此清算组说无力支付包括127元政策性固定补贴在内的各种该给职工的费用是不能成立的。铁树公司一破产,我们的收入就大幅度减少,我们的补 贴就被取消。难道破产就是破我们退休职工的产吗?是的,铁树公司破产了,破了职工三代人的产。爷爷破产收入下降,儿子破产就失业,孙子破产就失学(指家庭 收入减少上不起学)。

1995年111号文件:96年前的退休人员仍按老办法计发养老金,同时享受改革后基本养老金调整待遇。我们退休早,近几年加工资的机会都错过了。可面对政府红头文件,为什么我们的养老金不升反降?为什么我们一再吃亏?为什么对我们这些老人这么不公?谁人不会老?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个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同在随州这一个地方,为什么其它企业,像油泵厂、改装厂、客车厂同龄的退休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得多?难道推行的是一法两制吗?

我们这些老工人都是在50年代参加工作的,建国初期,一穷二白,职工们工资低,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经历过。那时候有苦有乐,越难越前进。那时候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分配不公。

我们年轻时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环境,来到随州这个小地方艰苦奋斗,把青春献给了地方,献给了子孙。可到了晚年,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只是二、三十岁公务员工资的 三分之一,只是三、四十岁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只是四、五十岁公务员工资的五分之一,这样的分配合理吗?中央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缩 小贫富,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然而为什么我们还被一再制造不公?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差距一再扩大?这些做法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这样的社会能和 谐美好吗?

我们一生两袖清风,平淡生活习以为常。我们不怕穷,只怕病。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又好生病。有俗语:什么都有别有病,什么都没别没钱。恰恰相反,我们是又 有病,又没钱。在我们这个群体中,患心脏病、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炎病的大有人在。自从企业破产收入下降后,许多人心里不平衡,生活压力大,导致疾病爆 发,已死近20来人,目前贫病交加的例子非常多。

我们这些人都年近7080岁了,我们的有生之年不多了。我们这个群体是弱势中的弱势,是地道的老弱病残。微薄的工资连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钱看病救命?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死,可谁又来管我们的死活呢?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