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郭少坤 (徐州)



由于身体健康和经济状况等原因,我已经很少出门,只是在家里艰难地打发时光以度残年,虽然谈不上是与世隔绝,倒也的确是孤陋寡闻,因此对于社情民意的了解 并不是太多。至于那电视上只报喜而不报忧的陈词滥调,我早就不屑一顾,关于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倒还算有些真实性,但是由于视力所限,也只能是看得一二,总 之我感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和关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有愧对之感。

今天偶尔出去,碰上好久不见的一位好朋友,当我问到她的近况时,她只说是在艰难谋生,同时对我讲了一件连我这样的男人都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家住在徐州市兵工路的一户姓付的居民,年龄仅仅才三十岁,但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没有正常的经济收入,养不起老婆和孩子。结婚后不久又离婚,而离婚后的老 婆也没有正常收入,夫妻二人谁也不愿意扶养孩子。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孩子,三岁的小孩子在他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折腾,到了谁那里谁就打孩子,把个孩子折磨 得痛苦不堪,到后来,这位姓付的居民实在是再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养活不起,便服毒自杀了。

这位居民死后,周围的邻居无不为之而伤心难过,但是无知的孩子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躺在灵床上的爸爸还说:他怎么这么懒,躺着不起来,总让我一个人抗东西(孩子为爸爸守灵时手里拿着的小白棍),又说:爸爸怎么不起来打我了?身边的人们纷纷流下泪水。

如果仅仅是这二代人的悲剧到还罢了,朋友接下来又向我讲述了这位付姓居民的爸爸的故事。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正值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时 期,在疯狂的文攻武卫号召下,造反派们互相残杀,到处都是枪声。当时,正在农村的这位姓付的爸爸在田间收割麦子,当他抬头休息时,突然飞来一颗 子弹将他击中,顿时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死去。至今,谁也不知道这颗子弹来自何方?是谁发射的?当然,也更谈不上由谁来负这个人命关天的责任!

 一家三代的不幸命运就这样在朋友时而轻描淡写、时而咯显沉重的叙述中结束了。为了证实其真实性,我再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说,事情就 发生在她的妈妈家跟前,连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都曾经为之而掉泪,她还让我去亲自调查,并告诉了我这位居民姓什名谁,这时我才确信无疑的相信了这件足以令人 心酸和值得思考的事情。

带着对这一家三代不幸遭遇的痛苦感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了电脑,用放大镜吃力的寻找着字母,打下以上含血带泪的真实故事。
还能让我说些什么哪?我常叹自己命苦,自己家中不幸,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家庭,我又何尝不是幸运儿哪?!我的爸爸没有被冷枪打死成为冤魂屈鬼,至今还是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虽然屡遭迫害,但是我还能把孩子们拉扯成人,我本人虽然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但是还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使之 能生存下去。

可这姓付的一家三代的奇冤和苦难以及无数像这位居民类似的同胞们的遭遇又去向谁叙说哪?!谁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解决点滴哪?!对此,我无解,更无奈!   有人说,只有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之后,社会才有公正平等,可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法治之前又该如何杜绝这能惨无人寰的事情再发生呢?!显然,这也只能够 去问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了!

中国的问题决不像执政的共产党所宣扬的那样无足轻重,也不像一些极端主义着所说的那样不可药救,谁都知道,问题存在的根源就是这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没 有保障人民所有合法权益的机制和功能,也就是说没有人民应该充分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台和社会条件,因此只要共产党还政 与民,尽快的实行民主法治,就能够从根本声解决问题,否则出现以上那样的家庭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不难想象并断定,如果是共产党的达官显贵们被来路不明的 子弹打死,肯定会受到政府的重视而被破案,死者及其家庭就会受到应有的待遇和抚恤;如果是共产党官员的家庭,就不会有找不到工作的失业人员被逼得没有饭吃 和养活不起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因为生活所迫服毒自杀;可当灾难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时,也就只能是以这样的悲剧而告终了。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时,就不难自然的看到这个社会制度的弊端及其危害性以及它对弱者的残酷无情和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比过去 的封建专制社会丝毫也不逊色,记得我们曾经看过的印度电影《流浪者》里有这么一句话: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和历代的封建专制社会以及 共产党人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发生在现在中国的无数类似那位姓付的市民的家庭悲剧,已经充分证明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何等货色?应该 毫不夸张的说,比起那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和吃人的资本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即使这样的草民为数再多,苦难再深重,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道理也很简单,那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们谁还 来得及管这些人的事,宣传部门不会报道,领导们不会亲自前去慰问,更不会向上反映回报,他们要的只是能够使其往上爬的政绩,至于这些事,也就只好由我 们这些爱管闲事者来为之鸣冤叫屈和妄加评论了!
                       2005年8月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由于身体健康和经济状况等原因,我已经很少出门,只是在家里艰难地打发时光以度残年,虽然谈不上是与世隔绝,倒也的确是孤陋寡闻,因此对于社情民意的了解 并不是太多。至于那电视上只报喜而不报忧的陈词滥调,我早就不屑一顾,关于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倒还算有些真实性,但是由于视力所限,也只能是看得一二,总 之我感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和关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有愧对之感。

今天偶尔出去,碰上好久不见的一位好朋友,当我问到她的近况时,她只说是在艰难谋生,同时对我讲了一件连我这样的男人都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家住在徐州市兵工路的一户姓付的居民,年龄仅仅才三十岁,但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没有正常的经济收入,养不起老婆和孩子。结婚后不久又离婚,而离婚后的老 婆也没有正常收入,夫妻二人谁也不愿意扶养孩子。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孩子,三岁的小孩子在他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折腾,到了谁那里谁就打孩子,把个孩子折磨 得痛苦不堪,到后来,这位姓付的居民实在是再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养活不起,便服毒自杀了。

这位居民死后,周围的邻居无不为之而伤心难过,但是无知的孩子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躺在灵床上的爸爸还说:他怎么这么懒,躺着不起来,总让我一个人抗东西(孩子为爸爸守灵时手里拿着的小白棍),又说:爸爸怎么不起来打我了?身边的人们纷纷流下泪水。

如果仅仅是这二代人的悲剧到还罢了,朋友接下来又向我讲述了这位付姓居民的爸爸的故事。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正值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时 期,在疯狂的文攻武卫号召下,造反派们互相残杀,到处都是枪声。当时,正在农村的这位姓付的爸爸在田间收割麦子,当他抬头休息时,突然飞来一颗 子弹将他击中,顿时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死去。至今,谁也不知道这颗子弹来自何方?是谁发射的?当然,也更谈不上由谁来负这个人命关天的责任!

 一家三代的不幸命运就这样在朋友时而轻描淡写、时而咯显沉重的叙述中结束了。为了证实其真实性,我再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说,事情就 发生在她的妈妈家跟前,连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都曾经为之而掉泪,她还让我去亲自调查,并告诉了我这位居民姓什名谁,这时我才确信无疑的相信了这件足以令人 心酸和值得思考的事情。

带着对这一家三代不幸遭遇的痛苦感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了电脑,用放大镜吃力的寻找着字母,打下以上含血带泪的真实故事。
还能让我说些什么哪?我常叹自己命苦,自己家中不幸,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家庭,我又何尝不是幸运儿哪?!我的爸爸没有被冷枪打死成为冤魂屈鬼,至今还是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虽然屡遭迫害,但是我还能把孩子们拉扯成人,我本人虽然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但是还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使之 能生存下去。

可这姓付的一家三代的奇冤和苦难以及无数像这位居民类似的同胞们的遭遇又去向谁叙说哪?!谁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解决点滴哪?!对此,我无解,更无奈!   有人说,只有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之后,社会才有公正平等,可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法治之前又该如何杜绝这能惨无人寰的事情再发生呢?!显然,这也只能够 去问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了!

中国的问题决不像执政的共产党所宣扬的那样无足轻重,也不像一些极端主义着所说的那样不可药救,谁都知道,问题存在的根源就是这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没 有保障人民所有合法权益的机制和功能,也就是说没有人民应该充分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台和社会条件,因此只要共产党还政 与民,尽快的实行民主法治,就能够从根本声解决问题,否则出现以上那样的家庭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不难想象并断定,如果是共产党的达官显贵们被来路不明的 子弹打死,肯定会受到政府的重视而被破案,死者及其家庭就会受到应有的待遇和抚恤;如果是共产党官员的家庭,就不会有找不到工作的失业人员被逼得没有饭吃 和养活不起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因为生活所迫服毒自杀;可当灾难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时,也就只能是以这样的悲剧而告终了。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时,就不难自然的看到这个社会制度的弊端及其危害性以及它对弱者的残酷无情和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比过去 的封建专制社会丝毫也不逊色,记得我们曾经看过的印度电影《流浪者》里有这么一句话: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和历代的封建专制社会以及 共产党人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发生在现在中国的无数类似那位姓付的市民的家庭悲剧,已经充分证明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何等货色?应该 毫不夸张的说,比起那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和吃人的资本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即使这样的草民为数再多,苦难再深重,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道理也很简单,那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们谁还 来得及管这些人的事,宣传部门不会报道,领导们不会亲自前去慰问,更不会向上反映回报,他们要的只是能够使其往上爬的政绩,至于这些事,也就只好由我 们这些爱管闲事者来为之鸣冤叫屈和妄加评论了!
                       2005年8月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由于身体健康和经济状况等原因,我已经很少出门,只是在家里艰难地打发时光以度残年,虽然谈不上是与世隔绝,倒也的确是孤陋寡闻,因此对于社情民意的了解 并不是太多。至于那电视上只报喜而不报忧的陈词滥调,我早就不屑一顾,关于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倒还算有些真实性,但是由于视力所限,也只能是看得一二,总 之我感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和关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有愧对之感。

今天偶尔出去,碰上好久不见的一位好朋友,当我问到她的近况时,她只说是在艰难谋生,同时对我讲了一件连我这样的男人都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家住在徐州市兵工路的一户姓付的居民,年龄仅仅才三十岁,但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没有正常的经济收入,养不起老婆和孩子。结婚后不久又离婚,而离婚后的老 婆也没有正常收入,夫妻二人谁也不愿意扶养孩子。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孩子,三岁的小孩子在他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折腾,到了谁那里谁就打孩子,把个孩子折磨 得痛苦不堪,到后来,这位姓付的居民实在是再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养活不起,便服毒自杀了。

这位居民死后,周围的邻居无不为之而伤心难过,但是无知的孩子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躺在灵床上的爸爸还说:他怎么这么懒,躺着不起来,总让我一个人抗东西(孩子为爸爸守灵时手里拿着的小白棍),又说:爸爸怎么不起来打我了?身边的人们纷纷流下泪水。

如果仅仅是这二代人的悲剧到还罢了,朋友接下来又向我讲述了这位付姓居民的爸爸的故事。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正值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时 期,在疯狂的文攻武卫号召下,造反派们互相残杀,到处都是枪声。当时,正在农村的这位姓付的爸爸在田间收割麦子,当他抬头休息时,突然飞来一颗 子弹将他击中,顿时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死去。至今,谁也不知道这颗子弹来自何方?是谁发射的?当然,也更谈不上由谁来负这个人命关天的责任!

 一家三代的不幸命运就这样在朋友时而轻描淡写、时而咯显沉重的叙述中结束了。为了证实其真实性,我再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说,事情就 发生在她的妈妈家跟前,连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都曾经为之而掉泪,她还让我去亲自调查,并告诉了我这位居民姓什名谁,这时我才确信无疑的相信了这件足以令人 心酸和值得思考的事情。

带着对这一家三代不幸遭遇的痛苦感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了电脑,用放大镜吃力的寻找着字母,打下以上含血带泪的真实故事。
还能让我说些什么哪?我常叹自己命苦,自己家中不幸,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家庭,我又何尝不是幸运儿哪?!我的爸爸没有被冷枪打死成为冤魂屈鬼,至今还是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虽然屡遭迫害,但是我还能把孩子们拉扯成人,我本人虽然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但是还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使之 能生存下去。

可这姓付的一家三代的奇冤和苦难以及无数像这位居民类似的同胞们的遭遇又去向谁叙说哪?!谁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解决点滴哪?!对此,我无解,更无奈!   有人说,只有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之后,社会才有公正平等,可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法治之前又该如何杜绝这能惨无人寰的事情再发生呢?!显然,这也只能够 去问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了!

中国的问题决不像执政的共产党所宣扬的那样无足轻重,也不像一些极端主义着所说的那样不可药救,谁都知道,问题存在的根源就是这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没 有保障人民所有合法权益的机制和功能,也就是说没有人民应该充分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台和社会条件,因此只要共产党还政 与民,尽快的实行民主法治,就能够从根本声解决问题,否则出现以上那样的家庭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不难想象并断定,如果是共产党的达官显贵们被来路不明的 子弹打死,肯定会受到政府的重视而被破案,死者及其家庭就会受到应有的待遇和抚恤;如果是共产党官员的家庭,就不会有找不到工作的失业人员被逼得没有饭吃 和养活不起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因为生活所迫服毒自杀;可当灾难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时,也就只能是以这样的悲剧而告终了。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时,就不难自然的看到这个社会制度的弊端及其危害性以及它对弱者的残酷无情和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比过去 的封建专制社会丝毫也不逊色,记得我们曾经看过的印度电影《流浪者》里有这么一句话: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和历代的封建专制社会以及 共产党人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发生在现在中国的无数类似那位姓付的市民的家庭悲剧,已经充分证明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何等货色?应该 毫不夸张的说,比起那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和吃人的资本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即使这样的草民为数再多,苦难再深重,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道理也很简单,那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们谁还 来得及管这些人的事,宣传部门不会报道,领导们不会亲自前去慰问,更不会向上反映回报,他们要的只是能够使其往上爬的政绩,至于这些事,也就只好由我 们这些爱管闲事者来为之鸣冤叫屈和妄加评论了!
                       2005年8月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由于身体健康和经济状况等原因,我已经很少出门,只是在家里艰难地打发时光以度残年,虽然谈不上是与世隔绝,倒也的确是孤陋寡闻,因此对于社情民意的了解 并不是太多。至于那电视上只报喜而不报忧的陈词滥调,我早就不屑一顾,关于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倒还算有些真实性,但是由于视力所限,也只能是看得一二,总 之我感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和关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有愧对之感。

今天偶尔出去,碰上好久不见的一位好朋友,当我问到她的近况时,她只说是在艰难谋生,同时对我讲了一件连我这样的男人都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家住在徐州市兵工路的一户姓付的居民,年龄仅仅才三十岁,但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没有正常的经济收入,养不起老婆和孩子。结婚后不久又离婚,而离婚后的老 婆也没有正常收入,夫妻二人谁也不愿意扶养孩子。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孩子,三岁的小孩子在他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折腾,到了谁那里谁就打孩子,把个孩子折磨 得痛苦不堪,到后来,这位姓付的居民实在是再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养活不起,便服毒自杀了。

这位居民死后,周围的邻居无不为之而伤心难过,但是无知的孩子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躺在灵床上的爸爸还说:他怎么这么懒,躺着不起来,总让我一个人抗东西(孩子为爸爸守灵时手里拿着的小白棍),又说:爸爸怎么不起来打我了?身边的人们纷纷流下泪水。

如果仅仅是这二代人的悲剧到还罢了,朋友接下来又向我讲述了这位付姓居民的爸爸的故事。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正值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时 期,在疯狂的文攻武卫号召下,造反派们互相残杀,到处都是枪声。当时,正在农村的这位姓付的爸爸在田间收割麦子,当他抬头休息时,突然飞来一颗 子弹将他击中,顿时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死去。至今,谁也不知道这颗子弹来自何方?是谁发射的?当然,也更谈不上由谁来负这个人命关天的责任!

 一家三代的不幸命运就这样在朋友时而轻描淡写、时而咯显沉重的叙述中结束了。为了证实其真实性,我再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说,事情就 发生在她的妈妈家跟前,连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都曾经为之而掉泪,她还让我去亲自调查,并告诉了我这位居民姓什名谁,这时我才确信无疑的相信了这件足以令人 心酸和值得思考的事情。

带着对这一家三代不幸遭遇的痛苦感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了电脑,用放大镜吃力的寻找着字母,打下以上含血带泪的真实故事。
还能让我说些什么哪?我常叹自己命苦,自己家中不幸,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家庭,我又何尝不是幸运儿哪?!我的爸爸没有被冷枪打死成为冤魂屈鬼,至今还是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虽然屡遭迫害,但是我还能把孩子们拉扯成人,我本人虽然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但是还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使之 能生存下去。

可这姓付的一家三代的奇冤和苦难以及无数像这位居民类似的同胞们的遭遇又去向谁叙说哪?!谁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解决点滴哪?!对此,我无解,更无奈!   有人说,只有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之后,社会才有公正平等,可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法治之前又该如何杜绝这能惨无人寰的事情再发生呢?!显然,这也只能够 去问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了!

中国的问题决不像执政的共产党所宣扬的那样无足轻重,也不像一些极端主义着所说的那样不可药救,谁都知道,问题存在的根源就是这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没 有保障人民所有合法权益的机制和功能,也就是说没有人民应该充分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台和社会条件,因此只要共产党还政 与民,尽快的实行民主法治,就能够从根本声解决问题,否则出现以上那样的家庭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不难想象并断定,如果是共产党的达官显贵们被来路不明的 子弹打死,肯定会受到政府的重视而被破案,死者及其家庭就会受到应有的待遇和抚恤;如果是共产党官员的家庭,就不会有找不到工作的失业人员被逼得没有饭吃 和养活不起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因为生活所迫服毒自杀;可当灾难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时,也就只能是以这样的悲剧而告终了。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时,就不难自然的看到这个社会制度的弊端及其危害性以及它对弱者的残酷无情和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比过去 的封建专制社会丝毫也不逊色,记得我们曾经看过的印度电影《流浪者》里有这么一句话: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和历代的封建专制社会以及 共产党人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发生在现在中国的无数类似那位姓付的市民的家庭悲剧,已经充分证明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何等货色?应该 毫不夸张的说,比起那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和吃人的资本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即使这样的草民为数再多,苦难再深重,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道理也很简单,那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们谁还 来得及管这些人的事,宣传部门不会报道,领导们不会亲自前去慰问,更不会向上反映回报,他们要的只是能够使其往上爬的政绩,至于这些事,也就只好由我 们这些爱管闲事者来为之鸣冤叫屈和妄加评论了!
                       2005年8月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由于身体健康和经济状况等原因,我已经很少出门,只是在家里艰难地打发时光以度残年,虽然谈不上是与世隔绝,倒也的确是孤陋寡闻,因此对于社情民意的了解 并不是太多。至于那电视上只报喜而不报忧的陈词滥调,我早就不屑一顾,关于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倒还算有些真实性,但是由于视力所限,也只能是看得一二,总 之我感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和关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有愧对之感。

今天偶尔出去,碰上好久不见的一位好朋友,当我问到她的近况时,她只说是在艰难谋生,同时对我讲了一件连我这样的男人都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家住在徐州市兵工路的一户姓付的居民,年龄仅仅才三十岁,但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没有正常的经济收入,养不起老婆和孩子。结婚后不久又离婚,而离婚后的老 婆也没有正常收入,夫妻二人谁也不愿意扶养孩子。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孩子,三岁的小孩子在他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折腾,到了谁那里谁就打孩子,把个孩子折磨 得痛苦不堪,到后来,这位姓付的居民实在是再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养活不起,便服毒自杀了。

这位居民死后,周围的邻居无不为之而伤心难过,但是无知的孩子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躺在灵床上的爸爸还说:他怎么这么懒,躺着不起来,总让我一个人抗东西(孩子为爸爸守灵时手里拿着的小白棍),又说:爸爸怎么不起来打我了?身边的人们纷纷流下泪水。

如果仅仅是这二代人的悲剧到还罢了,朋友接下来又向我讲述了这位付姓居民的爸爸的故事。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正值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时 期,在疯狂的文攻武卫号召下,造反派们互相残杀,到处都是枪声。当时,正在农村的这位姓付的爸爸在田间收割麦子,当他抬头休息时,突然飞来一颗 子弹将他击中,顿时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死去。至今,谁也不知道这颗子弹来自何方?是谁发射的?当然,也更谈不上由谁来负这个人命关天的责任!

 一家三代的不幸命运就这样在朋友时而轻描淡写、时而咯显沉重的叙述中结束了。为了证实其真实性,我再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说,事情就 发生在她的妈妈家跟前,连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都曾经为之而掉泪,她还让我去亲自调查,并告诉了我这位居民姓什名谁,这时我才确信无疑的相信了这件足以令人 心酸和值得思考的事情。

带着对这一家三代不幸遭遇的痛苦感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了电脑,用放大镜吃力的寻找着字母,打下以上含血带泪的真实故事。
还能让我说些什么哪?我常叹自己命苦,自己家中不幸,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家庭,我又何尝不是幸运儿哪?!我的爸爸没有被冷枪打死成为冤魂屈鬼,至今还是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虽然屡遭迫害,但是我还能把孩子们拉扯成人,我本人虽然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但是还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使之 能生存下去。

可这姓付的一家三代的奇冤和苦难以及无数像这位居民类似的同胞们的遭遇又去向谁叙说哪?!谁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解决点滴哪?!对此,我无解,更无奈!   有人说,只有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之后,社会才有公正平等,可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法治之前又该如何杜绝这能惨无人寰的事情再发生呢?!显然,这也只能够 去问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了!

中国的问题决不像执政的共产党所宣扬的那样无足轻重,也不像一些极端主义着所说的那样不可药救,谁都知道,问题存在的根源就是这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没 有保障人民所有合法权益的机制和功能,也就是说没有人民应该充分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台和社会条件,因此只要共产党还政 与民,尽快的实行民主法治,就能够从根本声解决问题,否则出现以上那样的家庭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不难想象并断定,如果是共产党的达官显贵们被来路不明的 子弹打死,肯定会受到政府的重视而被破案,死者及其家庭就会受到应有的待遇和抚恤;如果是共产党官员的家庭,就不会有找不到工作的失业人员被逼得没有饭吃 和养活不起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因为生活所迫服毒自杀;可当灾难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时,也就只能是以这样的悲剧而告终了。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时,就不难自然的看到这个社会制度的弊端及其危害性以及它对弱者的残酷无情和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比过去 的封建专制社会丝毫也不逊色,记得我们曾经看过的印度电影《流浪者》里有这么一句话: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和历代的封建专制社会以及 共产党人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发生在现在中国的无数类似那位姓付的市民的家庭悲剧,已经充分证明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何等货色?应该 毫不夸张的说,比起那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和吃人的资本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即使这样的草民为数再多,苦难再深重,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道理也很简单,那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们谁还 来得及管这些人的事,宣传部门不会报道,领导们不会亲自前去慰问,更不会向上反映回报,他们要的只是能够使其往上爬的政绩,至于这些事,也就只好由我 们这些爱管闲事者来为之鸣冤叫屈和妄加评论了!
                       2005年8月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由于身体健康和经济状况等原因,我已经很少出门,只是在家里艰难地打发时光以度残年,虽然谈不上是与世隔绝,倒也的确是孤陋寡闻,因此对于社情民意的了解 并不是太多。至于那电视上只报喜而不报忧的陈词滥调,我早就不屑一顾,关于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倒还算有些真实性,但是由于视力所限,也只能是看得一二,总 之我感到自己对社会的了解和关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有愧对之感。

今天偶尔出去,碰上好久不见的一位好朋友,当我问到她的近况时,她只说是在艰难谋生,同时对我讲了一件连我这样的男人都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家住在徐州市兵工路的一户姓付的居民,年龄仅仅才三十岁,但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没有正常的经济收入,养不起老婆和孩子。结婚后不久又离婚,而离婚后的老 婆也没有正常收入,夫妻二人谁也不愿意扶养孩子。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孩子,三岁的小孩子在他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折腾,到了谁那里谁就打孩子,把个孩子折磨 得痛苦不堪,到后来,这位姓付的居民实在是再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养活不起,便服毒自杀了。

这位居民死后,周围的邻居无不为之而伤心难过,但是无知的孩子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躺在灵床上的爸爸还说:他怎么这么懒,躺着不起来,总让我一个人抗东西(孩子为爸爸守灵时手里拿着的小白棍),又说:爸爸怎么不起来打我了?身边的人们纷纷流下泪水。

如果仅仅是这二代人的悲剧到还罢了,朋友接下来又向我讲述了这位付姓居民的爸爸的故事。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是正值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时 期,在疯狂的文攻武卫号召下,造反派们互相残杀,到处都是枪声。当时,正在农村的这位姓付的爸爸在田间收割麦子,当他抬头休息时,突然飞来一颗 子弹将他击中,顿时血如泉涌,倒在地上死去。至今,谁也不知道这颗子弹来自何方?是谁发射的?当然,也更谈不上由谁来负这个人命关天的责任!

 一家三代的不幸命运就这样在朋友时而轻描淡写、时而咯显沉重的叙述中结束了。为了证实其真实性,我再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说,事情就 发生在她的妈妈家跟前,连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都曾经为之而掉泪,她还让我去亲自调查,并告诉了我这位居民姓什名谁,这时我才确信无疑的相信了这件足以令人 心酸和值得思考的事情。

带着对这一家三代不幸遭遇的痛苦感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了电脑,用放大镜吃力的寻找着字母,打下以上含血带泪的真实故事。
还能让我说些什么哪?我常叹自己命苦,自己家中不幸,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家庭,我又何尝不是幸运儿哪?!我的爸爸没有被冷枪打死成为冤魂屈鬼,至今还是伟 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虽然屡遭迫害,但是我还能把孩子们拉扯成人,我本人虽然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但是还有那么多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使之 能生存下去。

可这姓付的一家三代的奇冤和苦难以及无数像这位居民类似的同胞们的遭遇又去向谁叙说哪?!谁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解决点滴哪?!对此,我无解,更无奈!   有人说,只有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之后,社会才有公正平等,可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法治之前又该如何杜绝这能惨无人寰的事情再发生呢?!显然,这也只能够 去问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了!

中国的问题决不像执政的共产党所宣扬的那样无足轻重,也不像一些极端主义着所说的那样不可药救,谁都知道,问题存在的根源就是这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没 有保障人民所有合法权益的机制和功能,也就是说没有人民应该充分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台和社会条件,因此只要共产党还政 与民,尽快的实行民主法治,就能够从根本声解决问题,否则出现以上那样的家庭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不难想象并断定,如果是共产党的达官显贵们被来路不明的 子弹打死,肯定会受到政府的重视而被破案,死者及其家庭就会受到应有的待遇和抚恤;如果是共产党官员的家庭,就不会有找不到工作的失业人员被逼得没有饭吃 和养活不起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因为生活所迫服毒自杀;可当灾难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时,也就只能是以这样的悲剧而告终了。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时,就不难自然的看到这个社会制度的弊端及其危害性以及它对弱者的残酷无情和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比过去 的封建专制社会丝毫也不逊色,记得我们曾经看过的印度电影《流浪者》里有这么一句话: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和历代的封建专制社会以及 共产党人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发生在现在中国的无数类似那位姓付的市民的家庭悲剧,已经充分证明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何等货色?应该 毫不夸张的说,比起那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和吃人的资本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即使这样的草民为数再多,苦难再深重,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道理也很简单,那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们谁还 来得及管这些人的事,宣传部门不会报道,领导们不会亲自前去慰问,更不会向上反映回报,他们要的只是能够使其往上爬的政绩,至于这些事,也就只好由我 们这些爱管闲事者来为之鸣冤叫屈和妄加评论了!
                       2005年8月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