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胡锦涛不如布什的九个方面
卫子游



焦国标先生是令人尊敬的,拜读过这位阳光男孩的不少佳作,受教良多。焦国标先生最有篇新作:《胡锦涛一念之差:为尧舜或为桀纣》,读后却不以为然。焦 文中断言胡锦涛上任后的糟糕表现乃是不得已也,乐观地认定胡锦涛还在路上,要给予胡錦涛以做圣贤的空间。且不论焦国标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能够 成立,且不论焦国标先生是否只是一厢情愿,单以把胡锦涛拿来与尧舜去比较而论,这篇文章就是不可取的,这是一种把胡锦涛拉回中国专制语境中的封闭思维范 式。胡锦涛成了尧舜又如何呢?避免了成为桀纣就好吗?历史上政绩德望被誉为最为接近尧舜的汉文武、唐太宗、康乾盛世之主,还不都是大独裁者?尧舜正是专制 独裁的祖宗。我以为,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请胡锦涛到中国文化中去寻求好的榜样或坏的教训,更可取的态度是,把胡锦涛摁在当代国际文明语境中,拿他与同在一个 国际舞台上表演的大国领袖小泉、布莱尔、布什去比较,在这种比较中看出差距,才是接近政治正确的思维路向。拿胡锦涛与布什相比,让人丧气的是,前者胜出之 处几乎找不到一条。相反,胡锦涛的不足之处,倒是多多:

、 权力的来路一黑一白。胡锦涛能坐上龙位,权力主要来源于邓小平,以及陈云宋平等人。这些人为什么要选择胡锦涛当继任人?这个新核心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到现 在都没有对人民作过交待。这些人的决定,执政者的御用媒体可以自吹自擂为英明,然而如果把谁当接班人交由13亿人民来决定,就不英明么?几个人与全民 相比,是前者更英明,还是后者更英明?结论是不证自明的。与布什凭公推公选正大光明的宣誓就职相比,胡锦涛成为大国领袖的来路是黑的。

、 两人权力基础不一样,由此,两人效忠的对象不同,胡效忠于官僚,布效忠于国民。现在支撑胡锦涛权力的基础,政治上是北京的大官僚阶层,经济上是挂着国家招 牌各大垄断财团,军事上是军队和警察高层。这三大基础真正决定着胡锦涛的政治生命,胡锦涛要避免走赫鲁晓夫或赵紫阳的后路,就必须并且只能对这些效忠对象 死心塌地。只要政治、经济和军事既得利益集团对他表示认同,不下决心废除他,任你国民有少人反对,除非出现概率极低的大动荡,他都可以充耳不闻,稳坐钓鱼 台。布什的权力基础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但当上总统后,对布什有弹劾罢免权的,也就是掌握着布什政治生命的,却是国会参众两院。这两院中不仅有其权力的 基础共和党成员,也有数量几乎相当的反对者阵营成员。如果布什在任上胆敢无视民意,如果反对布什的意见占据主流,超过支持的,必定引发共和党在全国政治生 活中失败,这时即使其政治对手不弹劾,任期一到,共和党也必定会将其赶下台去。所以,布什的效忠对象,实际上是国民。其表现形式则是不受布什控制的公众舆 论。

、 两人的权力大小和行使权力的方式不一样,所代表的文明一低一高。胡锦涛的权力几乎是无限制的,国民想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干什么,公共生活或私 人生活,原则上都得听从总书记的指引,全国各行各业,胡锦涛不仅都可以伸进手去管上一管,而且可以按他喜欢的方法去管,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他管了或 不管,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布什不一样,布什能管的领域很有限,国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他自己的和家人的,对另外任何人,他一样也无权过问,参众两院议员不 归他管,新闻媒介他管不着,格林斯潘也不对他负什么责,全美国的州长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手下,州长在州法律规制范围内的工作,也就是州长的主要职权,都不在 布什节制范围之内。布什可以提名任命法官,但如果有人当上法官后不买他的帐,布什也只能干瞪眼。布什不仅权力有限,而且他行使这些权力时,每一次都得遵守 法定程序,严格按法律规定的行事,不得逾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有可能像尼克松那样很不体面地下台。掌握着无限制权力的,与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的比较起 来,自然是布什高明,胡锦涛低明,因为前者代表的是文明,后者所继承的,是皇权。

、 两者的国内施政不一样,胡有些胡来,布严格遵守宪法。胡锦涛上任后,开始反对自由化,为了所谓的稳定,把政策的重心放在压制人权上。不惜置宪法于度外,惩 罚公民行使宪法明文给予保障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信教诸项基本人权的案件一桩接一桩,对民众的维权运动加强镇压毫不手软,国内政治空间明显收缩,胡锦涛 对国民外示亲和,宣传新三民主义,实际上坚持高压政策。布什呢,别说没想做这些,就是想了,也无权付诸实施。布什政府根本不可能把压制人权作为其国内 政策的重心所在。

、 意识形态一封闭一开放。在意识形态方面,胡锦涛严格管制,大开倒车。在意识形态领域继承毛泽东衣钵,胡说什么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对共产党员搞起什么保 先教育,在网络上封锁一切不同声音,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大开捕戒。这些举动,表面看上去,好象挺铁腕的,有些敢作敢为的样子,但回过味去思量一 下,原来做这些的深刻原因是出于畏惧,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封锁网络,整顿媒体,打击持不同政见者,不过说明了胡锦涛惧怕民意。布什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图 谋对国民进行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控制的事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意识形态方面,他唯一的政策只能是宽容。世界第一大国领袖,完全有能力将反对声音压 息,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出访欧洲,对反对自己的都给予充分尊重,让反对者们活动自如。只有敢于面对反对者,才是勇者。

、 两人学习的对象不一样。胡锦涛以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为学习对象,似乎志在做好一个独裁者。布什的学习对象则是华盛顿、林肯等美国有作为的总统。布什 欣赏的是夏兰斯基,志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胡锦涛则志在将专制推广到民主台湾。

、 两人的支持率不一样。两人在国际上的支持率都不很高,都有被人诟病之处,对胡锦涛,文明国家舆论把他看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独裁者,对布什,反对其 伊战政策的把他看作侵略者。但国内的支持率,两人明显不同,真实性也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在国内的支持率高,中国所有媒体无一不推崇,但大家都清楚,这种高 支持率是萨达姆式,真正的支持率,颇具讽刺意味的成了国家机密。布什在国内最高支持率也不过70%,有时则滑落到50%上下。但这些支持率是由不受布 什管辖的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得出的结论,全透明。

、 两人的个人魅力不同。从电视上看胡锦涛说话走路,简直就是受罪。胡锦涛的走路姿势,脸上表情,出言吐语,全都一个劲,一根筋,中规中矩,刻板得要命,好象 在哪个场合脸部肌肉动哪几块,都是政治局会议事先阴谋好了的,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好象稍一不检点,就会从龙椅上摔下来似的。胡锦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 的官僚,没有活力,没有幽默,也没有任何魅力。看胡锦涛的那些糟糕表演,就想起一篇俄国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从胡锦涛那些极端保守的体态语言中,我们 可以听到他在告诉世人,要时刻担心翻船,只有把自己深藏在权力的乌龟壳内才稳妥。再看布什。布什上任后,幽默笑话不断传出白宫,无论走到哪,无论谈多么重 大的军国大事,都是谈笑自如,神情轻松潇洒,端的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 人品上一诚实,一虚伪。胡锦涛在宪法和人权问题上对外一套,对内一套,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说的与做的相反,说明不诚实。布什呢,虽然举不出什么特别诚实的例子来,但从未听说过敢搞内外两张皮。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这九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胡锦涛与布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难怪这次在出访问题上会被布什瞧不 起。顺便补充一句,把胡锦涛与布什作对比,并把前者比下去,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人难看,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今后抬到国际舞台上的领袖人 物,能够无负于中华大国的形象。



焦国标先生是令人尊敬的,拜读过这位阳光男孩的不少佳作,受教良多。焦国标先生最有篇新作:《胡锦涛一念之差:为尧舜或为桀纣》,读后却不以为然。焦 文中断言胡锦涛上任后的糟糕表现乃是不得已也,乐观地认定胡锦涛还在路上,要给予胡錦涛以做圣贤的空间。且不论焦国标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能够 成立,且不论焦国标先生是否只是一厢情愿,单以把胡锦涛拿来与尧舜去比较而论,这篇文章就是不可取的,这是一种把胡锦涛拉回中国专制语境中的封闭思维范 式。胡锦涛成了尧舜又如何呢?避免了成为桀纣就好吗?历史上政绩德望被誉为最为接近尧舜的汉文武、唐太宗、康乾盛世之主,还不都是大独裁者?尧舜正是专制 独裁的祖宗。我以为,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请胡锦涛到中国文化中去寻求好的榜样或坏的教训,更可取的态度是,把胡锦涛摁在当代国际文明语境中,拿他与同在一个 国际舞台上表演的大国领袖小泉、布莱尔、布什去比较,在这种比较中看出差距,才是接近政治正确的思维路向。拿胡锦涛与布什相比,让人丧气的是,前者胜出之 处几乎找不到一条。相反,胡锦涛的不足之处,倒是多多:

、 权力的来路一黑一白。胡锦涛能坐上龙位,权力主要来源于邓小平,以及陈云宋平等人。这些人为什么要选择胡锦涛当继任人?这个新核心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到现 在都没有对人民作过交待。这些人的决定,执政者的御用媒体可以自吹自擂为英明,然而如果把谁当接班人交由13亿人民来决定,就不英明么?几个人与全民 相比,是前者更英明,还是后者更英明?结论是不证自明的。与布什凭公推公选正大光明的宣誓就职相比,胡锦涛成为大国领袖的来路是黑的。

、 两人权力基础不一样,由此,两人效忠的对象不同,胡效忠于官僚,布效忠于国民。现在支撑胡锦涛权力的基础,政治上是北京的大官僚阶层,经济上是挂着国家招 牌各大垄断财团,军事上是军队和警察高层。这三大基础真正决定着胡锦涛的政治生命,胡锦涛要避免走赫鲁晓夫或赵紫阳的后路,就必须并且只能对这些效忠对象 死心塌地。只要政治、经济和军事既得利益集团对他表示认同,不下决心废除他,任你国民有少人反对,除非出现概率极低的大动荡,他都可以充耳不闻,稳坐钓鱼 台。布什的权力基础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但当上总统后,对布什有弹劾罢免权的,也就是掌握着布什政治生命的,却是国会参众两院。这两院中不仅有其权力的 基础共和党成员,也有数量几乎相当的反对者阵营成员。如果布什在任上胆敢无视民意,如果反对布什的意见占据主流,超过支持的,必定引发共和党在全国政治生 活中失败,这时即使其政治对手不弹劾,任期一到,共和党也必定会将其赶下台去。所以,布什的效忠对象,实际上是国民。其表现形式则是不受布什控制的公众舆 论。

、 两人的权力大小和行使权力的方式不一样,所代表的文明一低一高。胡锦涛的权力几乎是无限制的,国民想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干什么,公共生活或私 人生活,原则上都得听从总书记的指引,全国各行各业,胡锦涛不仅都可以伸进手去管上一管,而且可以按他喜欢的方法去管,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他管了或 不管,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布什不一样,布什能管的领域很有限,国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他自己的和家人的,对另外任何人,他一样也无权过问,参众两院议员不 归他管,新闻媒介他管不着,格林斯潘也不对他负什么责,全美国的州长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手下,州长在州法律规制范围内的工作,也就是州长的主要职权,都不在 布什节制范围之内。布什可以提名任命法官,但如果有人当上法官后不买他的帐,布什也只能干瞪眼。布什不仅权力有限,而且他行使这些权力时,每一次都得遵守 法定程序,严格按法律规定的行事,不得逾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有可能像尼克松那样很不体面地下台。掌握着无限制权力的,与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的比较起 来,自然是布什高明,胡锦涛低明,因为前者代表的是文明,后者所继承的,是皇权。

、 两者的国内施政不一样,胡有些胡来,布严格遵守宪法。胡锦涛上任后,开始反对自由化,为了所谓的稳定,把政策的重心放在压制人权上。不惜置宪法于度外,惩 罚公民行使宪法明文给予保障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信教诸项基本人权的案件一桩接一桩,对民众的维权运动加强镇压毫不手软,国内政治空间明显收缩,胡锦涛 对国民外示亲和,宣传新三民主义,实际上坚持高压政策。布什呢,别说没想做这些,就是想了,也无权付诸实施。布什政府根本不可能把压制人权作为其国内 政策的重心所在。

、 意识形态一封闭一开放。在意识形态方面,胡锦涛严格管制,大开倒车。在意识形态领域继承毛泽东衣钵,胡说什么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对共产党员搞起什么保 先教育,在网络上封锁一切不同声音,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大开捕戒。这些举动,表面看上去,好象挺铁腕的,有些敢作敢为的样子,但回过味去思量一 下,原来做这些的深刻原因是出于畏惧,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封锁网络,整顿媒体,打击持不同政见者,不过说明了胡锦涛惧怕民意。布什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图 谋对国民进行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控制的事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意识形态方面,他唯一的政策只能是宽容。世界第一大国领袖,完全有能力将反对声音压 息,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出访欧洲,对反对自己的都给予充分尊重,让反对者们活动自如。只有敢于面对反对者,才是勇者。

、 两人学习的对象不一样。胡锦涛以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为学习对象,似乎志在做好一个独裁者。布什的学习对象则是华盛顿、林肯等美国有作为的总统。布什 欣赏的是夏兰斯基,志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胡锦涛则志在将专制推广到民主台湾。

、 两人的支持率不一样。两人在国际上的支持率都不很高,都有被人诟病之处,对胡锦涛,文明国家舆论把他看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独裁者,对布什,反对其 伊战政策的把他看作侵略者。但国内的支持率,两人明显不同,真实性也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在国内的支持率高,中国所有媒体无一不推崇,但大家都清楚,这种高 支持率是萨达姆式,真正的支持率,颇具讽刺意味的成了国家机密。布什在国内最高支持率也不过70%,有时则滑落到50%上下。但这些支持率是由不受布 什管辖的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得出的结论,全透明。

、 两人的个人魅力不同。从电视上看胡锦涛说话走路,简直就是受罪。胡锦涛的走路姿势,脸上表情,出言吐语,全都一个劲,一根筋,中规中矩,刻板得要命,好象 在哪个场合脸部肌肉动哪几块,都是政治局会议事先阴谋好了的,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好象稍一不检点,就会从龙椅上摔下来似的。胡锦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 的官僚,没有活力,没有幽默,也没有任何魅力。看胡锦涛的那些糟糕表演,就想起一篇俄国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从胡锦涛那些极端保守的体态语言中,我们 可以听到他在告诉世人,要时刻担心翻船,只有把自己深藏在权力的乌龟壳内才稳妥。再看布什。布什上任后,幽默笑话不断传出白宫,无论走到哪,无论谈多么重 大的军国大事,都是谈笑自如,神情轻松潇洒,端的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 人品上一诚实,一虚伪。胡锦涛在宪法和人权问题上对外一套,对内一套,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说的与做的相反,说明不诚实。布什呢,虽然举不出什么特别诚实的例子来,但从未听说过敢搞内外两张皮。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这九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胡锦涛与布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难怪这次在出访问题上会被布什瞧不 起。顺便补充一句,把胡锦涛与布什作对比,并把前者比下去,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人难看,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今后抬到国际舞台上的领袖人 物,能够无负于中华大国的形象。



焦国标先生是令人尊敬的,拜读过这位阳光男孩的不少佳作,受教良多。焦国标先生最有篇新作:《胡锦涛一念之差:为尧舜或为桀纣》,读后却不以为然。焦 文中断言胡锦涛上任后的糟糕表现乃是不得已也,乐观地认定胡锦涛还在路上,要给予胡錦涛以做圣贤的空间。且不论焦国标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能够 成立,且不论焦国标先生是否只是一厢情愿,单以把胡锦涛拿来与尧舜去比较而论,这篇文章就是不可取的,这是一种把胡锦涛拉回中国专制语境中的封闭思维范 式。胡锦涛成了尧舜又如何呢?避免了成为桀纣就好吗?历史上政绩德望被誉为最为接近尧舜的汉文武、唐太宗、康乾盛世之主,还不都是大独裁者?尧舜正是专制 独裁的祖宗。我以为,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请胡锦涛到中国文化中去寻求好的榜样或坏的教训,更可取的态度是,把胡锦涛摁在当代国际文明语境中,拿他与同在一个 国际舞台上表演的大国领袖小泉、布莱尔、布什去比较,在这种比较中看出差距,才是接近政治正确的思维路向。拿胡锦涛与布什相比,让人丧气的是,前者胜出之 处几乎找不到一条。相反,胡锦涛的不足之处,倒是多多:

、 权力的来路一黑一白。胡锦涛能坐上龙位,权力主要来源于邓小平,以及陈云宋平等人。这些人为什么要选择胡锦涛当继任人?这个新核心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到现 在都没有对人民作过交待。这些人的决定,执政者的御用媒体可以自吹自擂为英明,然而如果把谁当接班人交由13亿人民来决定,就不英明么?几个人与全民 相比,是前者更英明,还是后者更英明?结论是不证自明的。与布什凭公推公选正大光明的宣誓就职相比,胡锦涛成为大国领袖的来路是黑的。

、 两人权力基础不一样,由此,两人效忠的对象不同,胡效忠于官僚,布效忠于国民。现在支撑胡锦涛权力的基础,政治上是北京的大官僚阶层,经济上是挂着国家招 牌各大垄断财团,军事上是军队和警察高层。这三大基础真正决定着胡锦涛的政治生命,胡锦涛要避免走赫鲁晓夫或赵紫阳的后路,就必须并且只能对这些效忠对象 死心塌地。只要政治、经济和军事既得利益集团对他表示认同,不下决心废除他,任你国民有少人反对,除非出现概率极低的大动荡,他都可以充耳不闻,稳坐钓鱼 台。布什的权力基础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但当上总统后,对布什有弹劾罢免权的,也就是掌握着布什政治生命的,却是国会参众两院。这两院中不仅有其权力的 基础共和党成员,也有数量几乎相当的反对者阵营成员。如果布什在任上胆敢无视民意,如果反对布什的意见占据主流,超过支持的,必定引发共和党在全国政治生 活中失败,这时即使其政治对手不弹劾,任期一到,共和党也必定会将其赶下台去。所以,布什的效忠对象,实际上是国民。其表现形式则是不受布什控制的公众舆 论。

、 两人的权力大小和行使权力的方式不一样,所代表的文明一低一高。胡锦涛的权力几乎是无限制的,国民想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干什么,公共生活或私 人生活,原则上都得听从总书记的指引,全国各行各业,胡锦涛不仅都可以伸进手去管上一管,而且可以按他喜欢的方法去管,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他管了或 不管,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布什不一样,布什能管的领域很有限,国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他自己的和家人的,对另外任何人,他一样也无权过问,参众两院议员不 归他管,新闻媒介他管不着,格林斯潘也不对他负什么责,全美国的州长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手下,州长在州法律规制范围内的工作,也就是州长的主要职权,都不在 布什节制范围之内。布什可以提名任命法官,但如果有人当上法官后不买他的帐,布什也只能干瞪眼。布什不仅权力有限,而且他行使这些权力时,每一次都得遵守 法定程序,严格按法律规定的行事,不得逾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有可能像尼克松那样很不体面地下台。掌握着无限制权力的,与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的比较起 来,自然是布什高明,胡锦涛低明,因为前者代表的是文明,后者所继承的,是皇权。

、 两者的国内施政不一样,胡有些胡来,布严格遵守宪法。胡锦涛上任后,开始反对自由化,为了所谓的稳定,把政策的重心放在压制人权上。不惜置宪法于度外,惩 罚公民行使宪法明文给予保障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信教诸项基本人权的案件一桩接一桩,对民众的维权运动加强镇压毫不手软,国内政治空间明显收缩,胡锦涛 对国民外示亲和,宣传新三民主义,实际上坚持高压政策。布什呢,别说没想做这些,就是想了,也无权付诸实施。布什政府根本不可能把压制人权作为其国内 政策的重心所在。

、 意识形态一封闭一开放。在意识形态方面,胡锦涛严格管制,大开倒车。在意识形态领域继承毛泽东衣钵,胡说什么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对共产党员搞起什么保 先教育,在网络上封锁一切不同声音,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大开捕戒。这些举动,表面看上去,好象挺铁腕的,有些敢作敢为的样子,但回过味去思量一 下,原来做这些的深刻原因是出于畏惧,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封锁网络,整顿媒体,打击持不同政见者,不过说明了胡锦涛惧怕民意。布什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图 谋对国民进行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控制的事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意识形态方面,他唯一的政策只能是宽容。世界第一大国领袖,完全有能力将反对声音压 息,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出访欧洲,对反对自己的都给予充分尊重,让反对者们活动自如。只有敢于面对反对者,才是勇者。

、 两人学习的对象不一样。胡锦涛以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为学习对象,似乎志在做好一个独裁者。布什的学习对象则是华盛顿、林肯等美国有作为的总统。布什 欣赏的是夏兰斯基,志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胡锦涛则志在将专制推广到民主台湾。

、 两人的支持率不一样。两人在国际上的支持率都不很高,都有被人诟病之处,对胡锦涛,文明国家舆论把他看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独裁者,对布什,反对其 伊战政策的把他看作侵略者。但国内的支持率,两人明显不同,真实性也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在国内的支持率高,中国所有媒体无一不推崇,但大家都清楚,这种高 支持率是萨达姆式,真正的支持率,颇具讽刺意味的成了国家机密。布什在国内最高支持率也不过70%,有时则滑落到50%上下。但这些支持率是由不受布 什管辖的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得出的结论,全透明。

、 两人的个人魅力不同。从电视上看胡锦涛说话走路,简直就是受罪。胡锦涛的走路姿势,脸上表情,出言吐语,全都一个劲,一根筋,中规中矩,刻板得要命,好象 在哪个场合脸部肌肉动哪几块,都是政治局会议事先阴谋好了的,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好象稍一不检点,就会从龙椅上摔下来似的。胡锦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 的官僚,没有活力,没有幽默,也没有任何魅力。看胡锦涛的那些糟糕表演,就想起一篇俄国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从胡锦涛那些极端保守的体态语言中,我们 可以听到他在告诉世人,要时刻担心翻船,只有把自己深藏在权力的乌龟壳内才稳妥。再看布什。布什上任后,幽默笑话不断传出白宫,无论走到哪,无论谈多么重 大的军国大事,都是谈笑自如,神情轻松潇洒,端的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 人品上一诚实,一虚伪。胡锦涛在宪法和人权问题上对外一套,对内一套,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说的与做的相反,说明不诚实。布什呢,虽然举不出什么特别诚实的例子来,但从未听说过敢搞内外两张皮。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这九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胡锦涛与布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难怪这次在出访问题上会被布什瞧不 起。顺便补充一句,把胡锦涛与布什作对比,并把前者比下去,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人难看,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今后抬到国际舞台上的领袖人 物,能够无负于中华大国的形象。



焦国标先生是令人尊敬的,拜读过这位阳光男孩的不少佳作,受教良多。焦国标先生最有篇新作:《胡锦涛一念之差:为尧舜或为桀纣》,读后却不以为然。焦 文中断言胡锦涛上任后的糟糕表现乃是不得已也,乐观地认定胡锦涛还在路上,要给予胡錦涛以做圣贤的空间。且不论焦国标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能够 成立,且不论焦国标先生是否只是一厢情愿,单以把胡锦涛拿来与尧舜去比较而论,这篇文章就是不可取的,这是一种把胡锦涛拉回中国专制语境中的封闭思维范 式。胡锦涛成了尧舜又如何呢?避免了成为桀纣就好吗?历史上政绩德望被誉为最为接近尧舜的汉文武、唐太宗、康乾盛世之主,还不都是大独裁者?尧舜正是专制 独裁的祖宗。我以为,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请胡锦涛到中国文化中去寻求好的榜样或坏的教训,更可取的态度是,把胡锦涛摁在当代国际文明语境中,拿他与同在一个 国际舞台上表演的大国领袖小泉、布莱尔、布什去比较,在这种比较中看出差距,才是接近政治正确的思维路向。拿胡锦涛与布什相比,让人丧气的是,前者胜出之 处几乎找不到一条。相反,胡锦涛的不足之处,倒是多多:

、 权力的来路一黑一白。胡锦涛能坐上龙位,权力主要来源于邓小平,以及陈云宋平等人。这些人为什么要选择胡锦涛当继任人?这个新核心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到现 在都没有对人民作过交待。这些人的决定,执政者的御用媒体可以自吹自擂为英明,然而如果把谁当接班人交由13亿人民来决定,就不英明么?几个人与全民 相比,是前者更英明,还是后者更英明?结论是不证自明的。与布什凭公推公选正大光明的宣誓就职相比,胡锦涛成为大国领袖的来路是黑的。

、 两人权力基础不一样,由此,两人效忠的对象不同,胡效忠于官僚,布效忠于国民。现在支撑胡锦涛权力的基础,政治上是北京的大官僚阶层,经济上是挂着国家招 牌各大垄断财团,军事上是军队和警察高层。这三大基础真正决定着胡锦涛的政治生命,胡锦涛要避免走赫鲁晓夫或赵紫阳的后路,就必须并且只能对这些效忠对象 死心塌地。只要政治、经济和军事既得利益集团对他表示认同,不下决心废除他,任你国民有少人反对,除非出现概率极低的大动荡,他都可以充耳不闻,稳坐钓鱼 台。布什的权力基础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但当上总统后,对布什有弹劾罢免权的,也就是掌握着布什政治生命的,却是国会参众两院。这两院中不仅有其权力的 基础共和党成员,也有数量几乎相当的反对者阵营成员。如果布什在任上胆敢无视民意,如果反对布什的意见占据主流,超过支持的,必定引发共和党在全国政治生 活中失败,这时即使其政治对手不弹劾,任期一到,共和党也必定会将其赶下台去。所以,布什的效忠对象,实际上是国民。其表现形式则是不受布什控制的公众舆 论。

、 两人的权力大小和行使权力的方式不一样,所代表的文明一低一高。胡锦涛的权力几乎是无限制的,国民想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干什么,公共生活或私 人生活,原则上都得听从总书记的指引,全国各行各业,胡锦涛不仅都可以伸进手去管上一管,而且可以按他喜欢的方法去管,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他管了或 不管,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布什不一样,布什能管的领域很有限,国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他自己的和家人的,对另外任何人,他一样也无权过问,参众两院议员不 归他管,新闻媒介他管不着,格林斯潘也不对他负什么责,全美国的州长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手下,州长在州法律规制范围内的工作,也就是州长的主要职权,都不在 布什节制范围之内。布什可以提名任命法官,但如果有人当上法官后不买他的帐,布什也只能干瞪眼。布什不仅权力有限,而且他行使这些权力时,每一次都得遵守 法定程序,严格按法律规定的行事,不得逾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有可能像尼克松那样很不体面地下台。掌握着无限制权力的,与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的比较起 来,自然是布什高明,胡锦涛低明,因为前者代表的是文明,后者所继承的,是皇权。

、 两者的国内施政不一样,胡有些胡来,布严格遵守宪法。胡锦涛上任后,开始反对自由化,为了所谓的稳定,把政策的重心放在压制人权上。不惜置宪法于度外,惩 罚公民行使宪法明文给予保障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信教诸项基本人权的案件一桩接一桩,对民众的维权运动加强镇压毫不手软,国内政治空间明显收缩,胡锦涛 对国民外示亲和,宣传新三民主义,实际上坚持高压政策。布什呢,别说没想做这些,就是想了,也无权付诸实施。布什政府根本不可能把压制人权作为其国内 政策的重心所在。

、 意识形态一封闭一开放。在意识形态方面,胡锦涛严格管制,大开倒车。在意识形态领域继承毛泽东衣钵,胡说什么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对共产党员搞起什么保 先教育,在网络上封锁一切不同声音,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大开捕戒。这些举动,表面看上去,好象挺铁腕的,有些敢作敢为的样子,但回过味去思量一 下,原来做这些的深刻原因是出于畏惧,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封锁网络,整顿媒体,打击持不同政见者,不过说明了胡锦涛惧怕民意。布什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图 谋对国民进行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控制的事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意识形态方面,他唯一的政策只能是宽容。世界第一大国领袖,完全有能力将反对声音压 息,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出访欧洲,对反对自己的都给予充分尊重,让反对者们活动自如。只有敢于面对反对者,才是勇者。

、 两人学习的对象不一样。胡锦涛以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为学习对象,似乎志在做好一个独裁者。布什的学习对象则是华盛顿、林肯等美国有作为的总统。布什 欣赏的是夏兰斯基,志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胡锦涛则志在将专制推广到民主台湾。

、 两人的支持率不一样。两人在国际上的支持率都不很高,都有被人诟病之处,对胡锦涛,文明国家舆论把他看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独裁者,对布什,反对其 伊战政策的把他看作侵略者。但国内的支持率,两人明显不同,真实性也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在国内的支持率高,中国所有媒体无一不推崇,但大家都清楚,这种高 支持率是萨达姆式,真正的支持率,颇具讽刺意味的成了国家机密。布什在国内最高支持率也不过70%,有时则滑落到50%上下。但这些支持率是由不受布 什管辖的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得出的结论,全透明。

、 两人的个人魅力不同。从电视上看胡锦涛说话走路,简直就是受罪。胡锦涛的走路姿势,脸上表情,出言吐语,全都一个劲,一根筋,中规中矩,刻板得要命,好象 在哪个场合脸部肌肉动哪几块,都是政治局会议事先阴谋好了的,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好象稍一不检点,就会从龙椅上摔下来似的。胡锦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 的官僚,没有活力,没有幽默,也没有任何魅力。看胡锦涛的那些糟糕表演,就想起一篇俄国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从胡锦涛那些极端保守的体态语言中,我们 可以听到他在告诉世人,要时刻担心翻船,只有把自己深藏在权力的乌龟壳内才稳妥。再看布什。布什上任后,幽默笑话不断传出白宫,无论走到哪,无论谈多么重 大的军国大事,都是谈笑自如,神情轻松潇洒,端的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 人品上一诚实,一虚伪。胡锦涛在宪法和人权问题上对外一套,对内一套,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说的与做的相反,说明不诚实。布什呢,虽然举不出什么特别诚实的例子来,但从未听说过敢搞内外两张皮。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这九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胡锦涛与布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难怪这次在出访问题上会被布什瞧不 起。顺便补充一句,把胡锦涛与布什作对比,并把前者比下去,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人难看,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今后抬到国际舞台上的领袖人 物,能够无负于中华大国的形象。



焦国标先生是令人尊敬的,拜读过这位阳光男孩的不少佳作,受教良多。焦国标先生最有篇新作:《胡锦涛一念之差:为尧舜或为桀纣》,读后却不以为然。焦 文中断言胡锦涛上任后的糟糕表现乃是不得已也,乐观地认定胡锦涛还在路上,要给予胡錦涛以做圣贤的空间。且不论焦国标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能够 成立,且不论焦国标先生是否只是一厢情愿,单以把胡锦涛拿来与尧舜去比较而论,这篇文章就是不可取的,这是一种把胡锦涛拉回中国专制语境中的封闭思维范 式。胡锦涛成了尧舜又如何呢?避免了成为桀纣就好吗?历史上政绩德望被誉为最为接近尧舜的汉文武、唐太宗、康乾盛世之主,还不都是大独裁者?尧舜正是专制 独裁的祖宗。我以为,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请胡锦涛到中国文化中去寻求好的榜样或坏的教训,更可取的态度是,把胡锦涛摁在当代国际文明语境中,拿他与同在一个 国际舞台上表演的大国领袖小泉、布莱尔、布什去比较,在这种比较中看出差距,才是接近政治正确的思维路向。拿胡锦涛与布什相比,让人丧气的是,前者胜出之 处几乎找不到一条。相反,胡锦涛的不足之处,倒是多多:

、 权力的来路一黑一白。胡锦涛能坐上龙位,权力主要来源于邓小平,以及陈云宋平等人。这些人为什么要选择胡锦涛当继任人?这个新核心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到现 在都没有对人民作过交待。这些人的决定,执政者的御用媒体可以自吹自擂为英明,然而如果把谁当接班人交由13亿人民来决定,就不英明么?几个人与全民 相比,是前者更英明,还是后者更英明?结论是不证自明的。与布什凭公推公选正大光明的宣誓就职相比,胡锦涛成为大国领袖的来路是黑的。

、 两人权力基础不一样,由此,两人效忠的对象不同,胡效忠于官僚,布效忠于国民。现在支撑胡锦涛权力的基础,政治上是北京的大官僚阶层,经济上是挂着国家招 牌各大垄断财团,军事上是军队和警察高层。这三大基础真正决定着胡锦涛的政治生命,胡锦涛要避免走赫鲁晓夫或赵紫阳的后路,就必须并且只能对这些效忠对象 死心塌地。只要政治、经济和军事既得利益集团对他表示认同,不下决心废除他,任你国民有少人反对,除非出现概率极低的大动荡,他都可以充耳不闻,稳坐钓鱼 台。布什的权力基础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但当上总统后,对布什有弹劾罢免权的,也就是掌握着布什政治生命的,却是国会参众两院。这两院中不仅有其权力的 基础共和党成员,也有数量几乎相当的反对者阵营成员。如果布什在任上胆敢无视民意,如果反对布什的意见占据主流,超过支持的,必定引发共和党在全国政治生 活中失败,这时即使其政治对手不弹劾,任期一到,共和党也必定会将其赶下台去。所以,布什的效忠对象,实际上是国民。其表现形式则是不受布什控制的公众舆 论。

、 两人的权力大小和行使权力的方式不一样,所代表的文明一低一高。胡锦涛的权力几乎是无限制的,国民想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干什么,公共生活或私 人生活,原则上都得听从总书记的指引,全国各行各业,胡锦涛不仅都可以伸进手去管上一管,而且可以按他喜欢的方法去管,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他管了或 不管,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布什不一样,布什能管的领域很有限,国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他自己的和家人的,对另外任何人,他一样也无权过问,参众两院议员不 归他管,新闻媒介他管不着,格林斯潘也不对他负什么责,全美国的州长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手下,州长在州法律规制范围内的工作,也就是州长的主要职权,都不在 布什节制范围之内。布什可以提名任命法官,但如果有人当上法官后不买他的帐,布什也只能干瞪眼。布什不仅权力有限,而且他行使这些权力时,每一次都得遵守 法定程序,严格按法律规定的行事,不得逾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有可能像尼克松那样很不体面地下台。掌握着无限制权力的,与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的比较起 来,自然是布什高明,胡锦涛低明,因为前者代表的是文明,后者所继承的,是皇权。

、 两者的国内施政不一样,胡有些胡来,布严格遵守宪法。胡锦涛上任后,开始反对自由化,为了所谓的稳定,把政策的重心放在压制人权上。不惜置宪法于度外,惩 罚公民行使宪法明文给予保障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信教诸项基本人权的案件一桩接一桩,对民众的维权运动加强镇压毫不手软,国内政治空间明显收缩,胡锦涛 对国民外示亲和,宣传新三民主义,实际上坚持高压政策。布什呢,别说没想做这些,就是想了,也无权付诸实施。布什政府根本不可能把压制人权作为其国内 政策的重心所在。

、 意识形态一封闭一开放。在意识形态方面,胡锦涛严格管制,大开倒车。在意识形态领域继承毛泽东衣钵,胡说什么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对共产党员搞起什么保 先教育,在网络上封锁一切不同声音,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大开捕戒。这些举动,表面看上去,好象挺铁腕的,有些敢作敢为的样子,但回过味去思量一 下,原来做这些的深刻原因是出于畏惧,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封锁网络,整顿媒体,打击持不同政见者,不过说明了胡锦涛惧怕民意。布什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图 谋对国民进行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控制的事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意识形态方面,他唯一的政策只能是宽容。世界第一大国领袖,完全有能力将反对声音压 息,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出访欧洲,对反对自己的都给予充分尊重,让反对者们活动自如。只有敢于面对反对者,才是勇者。

、 两人学习的对象不一样。胡锦涛以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为学习对象,似乎志在做好一个独裁者。布什的学习对象则是华盛顿、林肯等美国有作为的总统。布什 欣赏的是夏兰斯基,志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胡锦涛则志在将专制推广到民主台湾。

、 两人的支持率不一样。两人在国际上的支持率都不很高,都有被人诟病之处,对胡锦涛,文明国家舆论把他看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独裁者,对布什,反对其 伊战政策的把他看作侵略者。但国内的支持率,两人明显不同,真实性也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在国内的支持率高,中国所有媒体无一不推崇,但大家都清楚,这种高 支持率是萨达姆式,真正的支持率,颇具讽刺意味的成了国家机密。布什在国内最高支持率也不过70%,有时则滑落到50%上下。但这些支持率是由不受布 什管辖的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得出的结论,全透明。

、 两人的个人魅力不同。从电视上看胡锦涛说话走路,简直就是受罪。胡锦涛的走路姿势,脸上表情,出言吐语,全都一个劲,一根筋,中规中矩,刻板得要命,好象 在哪个场合脸部肌肉动哪几块,都是政治局会议事先阴谋好了的,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好象稍一不检点,就会从龙椅上摔下来似的。胡锦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 的官僚,没有活力,没有幽默,也没有任何魅力。看胡锦涛的那些糟糕表演,就想起一篇俄国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从胡锦涛那些极端保守的体态语言中,我们 可以听到他在告诉世人,要时刻担心翻船,只有把自己深藏在权力的乌龟壳内才稳妥。再看布什。布什上任后,幽默笑话不断传出白宫,无论走到哪,无论谈多么重 大的军国大事,都是谈笑自如,神情轻松潇洒,端的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 人品上一诚实,一虚伪。胡锦涛在宪法和人权问题上对外一套,对内一套,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说的与做的相反,说明不诚实。布什呢,虽然举不出什么特别诚实的例子来,但从未听说过敢搞内外两张皮。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这九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胡锦涛与布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难怪这次在出访问题上会被布什瞧不 起。顺便补充一句,把胡锦涛与布什作对比,并把前者比下去,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人难看,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今后抬到国际舞台上的领袖人 物,能够无负于中华大国的形象。



焦国标先生是令人尊敬的,拜读过这位阳光男孩的不少佳作,受教良多。焦国标先生最有篇新作:《胡锦涛一念之差:为尧舜或为桀纣》,读后却不以为然。焦 文中断言胡锦涛上任后的糟糕表现乃是不得已也,乐观地认定胡锦涛还在路上,要给予胡錦涛以做圣贤的空间。且不论焦国标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能够 成立,且不论焦国标先生是否只是一厢情愿,单以把胡锦涛拿来与尧舜去比较而论,这篇文章就是不可取的,这是一种把胡锦涛拉回中国专制语境中的封闭思维范 式。胡锦涛成了尧舜又如何呢?避免了成为桀纣就好吗?历史上政绩德望被誉为最为接近尧舜的汉文武、唐太宗、康乾盛世之主,还不都是大独裁者?尧舜正是专制 独裁的祖宗。我以为,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请胡锦涛到中国文化中去寻求好的榜样或坏的教训,更可取的态度是,把胡锦涛摁在当代国际文明语境中,拿他与同在一个 国际舞台上表演的大国领袖小泉、布莱尔、布什去比较,在这种比较中看出差距,才是接近政治正确的思维路向。拿胡锦涛与布什相比,让人丧气的是,前者胜出之 处几乎找不到一条。相反,胡锦涛的不足之处,倒是多多:

、 权力的来路一黑一白。胡锦涛能坐上龙位,权力主要来源于邓小平,以及陈云宋平等人。这些人为什么要选择胡锦涛当继任人?这个新核心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到现 在都没有对人民作过交待。这些人的决定,执政者的御用媒体可以自吹自擂为英明,然而如果把谁当接班人交由13亿人民来决定,就不英明么?几个人与全民 相比,是前者更英明,还是后者更英明?结论是不证自明的。与布什凭公推公选正大光明的宣誓就职相比,胡锦涛成为大国领袖的来路是黑的。

、 两人权力基础不一样,由此,两人效忠的对象不同,胡效忠于官僚,布效忠于国民。现在支撑胡锦涛权力的基础,政治上是北京的大官僚阶层,经济上是挂着国家招 牌各大垄断财团,军事上是军队和警察高层。这三大基础真正决定着胡锦涛的政治生命,胡锦涛要避免走赫鲁晓夫或赵紫阳的后路,就必须并且只能对这些效忠对象 死心塌地。只要政治、经济和军事既得利益集团对他表示认同,不下决心废除他,任你国民有少人反对,除非出现概率极低的大动荡,他都可以充耳不闻,稳坐钓鱼 台。布什的权力基础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但当上总统后,对布什有弹劾罢免权的,也就是掌握着布什政治生命的,却是国会参众两院。这两院中不仅有其权力的 基础共和党成员,也有数量几乎相当的反对者阵营成员。如果布什在任上胆敢无视民意,如果反对布什的意见占据主流,超过支持的,必定引发共和党在全国政治生 活中失败,这时即使其政治对手不弹劾,任期一到,共和党也必定会将其赶下台去。所以,布什的效忠对象,实际上是国民。其表现形式则是不受布什控制的公众舆 论。

、 两人的权力大小和行使权力的方式不一样,所代表的文明一低一高。胡锦涛的权力几乎是无限制的,国民想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干什么,公共生活或私 人生活,原则上都得听从总书记的指引,全国各行各业,胡锦涛不仅都可以伸进手去管上一管,而且可以按他喜欢的方法去管,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他管了或 不管,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布什不一样,布什能管的领域很有限,国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他自己的和家人的,对另外任何人,他一样也无权过问,参众两院议员不 归他管,新闻媒介他管不着,格林斯潘也不对他负什么责,全美国的州长们没有一个是他的手下,州长在州法律规制范围内的工作,也就是州长的主要职权,都不在 布什节制范围之内。布什可以提名任命法官,但如果有人当上法官后不买他的帐,布什也只能干瞪眼。布什不仅权力有限,而且他行使这些权力时,每一次都得遵守 法定程序,严格按法律规定的行事,不得逾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有可能像尼克松那样很不体面地下台。掌握着无限制权力的,与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的比较起 来,自然是布什高明,胡锦涛低明,因为前者代表的是文明,后者所继承的,是皇权。

、 两者的国内施政不一样,胡有些胡来,布严格遵守宪法。胡锦涛上任后,开始反对自由化,为了所谓的稳定,把政策的重心放在压制人权上。不惜置宪法于度外,惩 罚公民行使宪法明文给予保障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信教诸项基本人权的案件一桩接一桩,对民众的维权运动加强镇压毫不手软,国内政治空间明显收缩,胡锦涛 对国民外示亲和,宣传新三民主义,实际上坚持高压政策。布什呢,别说没想做这些,就是想了,也无权付诸实施。布什政府根本不可能把压制人权作为其国内 政策的重心所在。

、 意识形态一封闭一开放。在意识形态方面,胡锦涛严格管制,大开倒车。在意识形态领域继承毛泽东衣钵,胡说什么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对共产党员搞起什么保 先教育,在网络上封锁一切不同声音,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大开捕戒。这些举动,表面看上去,好象挺铁腕的,有些敢作敢为的样子,但回过味去思量一 下,原来做这些的深刻原因是出于畏惧,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封锁网络,整顿媒体,打击持不同政见者,不过说明了胡锦涛惧怕民意。布什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图 谋对国民进行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控制的事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意识形态方面,他唯一的政策只能是宽容。世界第一大国领袖,完全有能力将反对声音压 息,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出访欧洲,对反对自己的都给予充分尊重,让反对者们活动自如。只有敢于面对反对者,才是勇者。

、 两人学习的对象不一样。胡锦涛以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为学习对象,似乎志在做好一个独裁者。布什的学习对象则是华盛顿、林肯等美国有作为的总统。布什 欣赏的是夏兰斯基,志在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胡锦涛则志在将专制推广到民主台湾。

、 两人的支持率不一样。两人在国际上的支持率都不很高,都有被人诟病之处,对胡锦涛,文明国家舆论把他看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独裁者,对布什,反对其 伊战政策的把他看作侵略者。但国内的支持率,两人明显不同,真实性也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在国内的支持率高,中国所有媒体无一不推崇,但大家都清楚,这种高 支持率是萨达姆式,真正的支持率,颇具讽刺意味的成了国家机密。布什在国内最高支持率也不过70%,有时则滑落到50%上下。但这些支持率是由不受布 什管辖的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得出的结论,全透明。

、 两人的个人魅力不同。从电视上看胡锦涛说话走路,简直就是受罪。胡锦涛的走路姿势,脸上表情,出言吐语,全都一个劲,一根筋,中规中矩,刻板得要命,好象 在哪个场合脸部肌肉动哪几块,都是政治局会议事先阴谋好了的,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好象稍一不检点,就会从龙椅上摔下来似的。胡锦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 的官僚,没有活力,没有幽默,也没有任何魅力。看胡锦涛的那些糟糕表演,就想起一篇俄国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从胡锦涛那些极端保守的体态语言中,我们 可以听到他在告诉世人,要时刻担心翻船,只有把自己深藏在权力的乌龟壳内才稳妥。再看布什。布什上任后,幽默笑话不断传出白宫,无论走到哪,无论谈多么重 大的军国大事,都是谈笑自如,神情轻松潇洒,端的是治大国若烹小鲜。

、 人品上一诚实,一虚伪。胡锦涛在宪法和人权问题上对外一套,对内一套,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说的与做的相反,说明不诚实。布什呢,虽然举不出什么特别诚实的例子来,但从未听说过敢搞内外两张皮。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这九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胡锦涛与布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难怪这次在出访问题上会被布什瞧不 起。顺便补充一句,把胡锦涛与布什作对比,并把前者比下去,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人难看,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今后抬到国际舞台上的领袖人 物,能够无负于中华大国的形象。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