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评李敖北大演说
曹维录



谁最了解李敖?大陆的民间知识分子。下面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李敖的北大演说。

一、替中共六、四开脱

李敖在骂蒋氏父子、国民党和台湾政界人士时,什么 独裁、专制、王八蛋、 骗子等,怎么骂都不解恨。这次来大陆,一些人对他还寄予希望,但没想到李敖却说这些人没安好心,这次他想菩萨低眉,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 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他嘴上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怕去不了长城就去 了秦城了,原来他的敢说话是敢替共产党讲好话。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苏联人和美国人的故事,不同的是,苏联人说他们敢在莫斯科骂美国总统,而李敖说他敢 到共产党跟前说共产党好话。

李敖转弯抹角地为中共开脱。他在演讲中说:1932年美国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 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答应说到1945年,士兵们老了再给钱,士兵们答应了。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 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
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和一个叫做艾森豪威尔的少校,打枪,多少人死掉 了。李敖神密地说: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他还还拿出一个表: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 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李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是在和学生们说,这么多政权都为有人盘居不去 开枪,你们就不要认为政府89年6.4屠杀不对,这样的事发生在哪个国家当权的也要屠杀,并说这是公民逼当权者开枪,该反省的是公民?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 屠夫开脱吗?这样的话连中共现在都不敢说了,一个在台湾安享着民主、自由的李敖就敢来胡说八道 ,难怪这个李敖一到,就被安排了国家元首级别的保镳。

其实李敖是在歪曲历史 ,捏造谣言,误导学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有关这一事件麦克阿瑟是怎么说的。麦克阿瑟在回忆这一事件中说:六百名军队在麦尔斯准将统帅下,已经从华盛顿调 到华府。我遵守总统的意旨,会同麦尔将军前往,并随身带领两名后来在世界史上赫赫有名的官员艾森豪少校和巴顿准将。 在现场上一枪未发。军队仅利用催泪瓦斯和坚定前进来应付暴民的棍棒和石击。到晚间九时三十分,安纳科西亚滩地一带已经完全肃清。当我们在渡越安纳科西亚 河时,我接到赫尔利部长的指示,告诉我斟酌情形停止行动。当我们肃清了河上的桥梁后,我立即下令停止前进,但正在这时间,暴民纵火烧着他们的营地。当夜的 军事行动便到此结束。这里,麦克阿瑟没说到开枪,也没说多少人死掉了。

如果我们不相信麦克阿瑟的话,那就以李敖所查对过的美国媒体报导来说,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路透社的报道:大队步兵,殿以坦克,搜查房舍,尽行趋 走。五英里外的一处营地,驻有退伍军人七千人、妇女四百八十人、小孩三百八十人,妇孺先已退出,军队在麦克阿瑟率领下,放瓦斯、烧帐篷,受伤者五十多 人。并且有资料证明,一个小孩被摧泪瓦斯薰死了,一个小孩抢救自己的玩具时被一个军人刺伤了。这里说的是
一个小孩被熏死,一个小孩被刺伤,怎么到了李敖嘴里就成了多少人死掉了呢?况且,89年的民运无论从规模、参与的民众、所提诉求、以及政府事后的处理和美国那次事件有什么类比之处呢? 这就是李敖在给大陆学生讲学术,这是在讲学术还是在上政治课?

二、 吹捧中共党魁

只要是中共党魁,李敖抓过一个来就吹捧。李敖说: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 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于是他接着说: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当初李敖在台湾大 批蒋氏父子,那么蒋氏父子说了不让人说话了吗?哪一个当权者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怎么到了中共这儿就一切都是真的,说的就是做了,到蒋氏父子那就不行 了。李敖手里捏着的是什么标准?蒋氏父子能容忍李敖出100来本禁书,让李敖骂个狗血淋头。要是在大陆,李敖能发得出声吗,能出100来本禁书吗?对比李 敖对蒋氏父子和共产党的不同态度,证明了他自己欺软怕硬。

提到毛泽东,现在大陆人也是连名带姓地说了,可是在李敖嘴里却是犯忌的,言必称毛主席、周总理,有时为了亲切,直说主席,还说贫富不能贱,怎么听 怎么觉得贱味十足。他过去写过一个文章,讽刺封建时代的忌讳,把道可道,非常道读作 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到了自己这就全忘了。毛泽东在李敖心目中形象十分的高大,甚至毛泽东的民主精神让李敖感到惊心动魄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 它养起来 ,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李敖应该
多 给大学生们读读这方面的书,现在大学生上政治课心不在焉,就如李敖说的不看毛选 集,毛泽东书里什么都有,如:反对独裁和一党专政,军队要国家化,要民主,要自由,要实现多党的联合政府等,在民主方面他也说过要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言者无 罪,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但他也应该问一问林昭、张志新、李九莲、丁申酉、遇罗克等,那些话毛泽东哪 一样作了呢?北京四中出过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李敖,一个是遇罗克,遇罗克不了解李敖情有可原,李敖也不了解遇罗克的《出身论》吗?

李敖自称无书不读,当然应该知道沈从文 、胡风、老舍、储安 平、章伯钧、邓拓、吴晗等等数不过来的故事,可是他为什 么还那么向学生说以上那些呢?1957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储安平发表了题为《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言
词委婉亲和,情感真挚坦诚,道理清楚明白。但就因为这样一篇讲话,他被折磨了10年,最后失踪,有人说被红卫兵打死。储安平有福份出禁书吗?

李敖说: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这话不错,但不管是哪一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乖乖地作奴隶,象列宁说的你要是敢反抗就镇 压你,就消灭你。像李敖说的那种我们也抱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 ,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这不是作梦吗?李敖也太 高估自己了,这是在大陆,我们这里什么样儿我们知道。

李敖希望中共长命百岁地活下去,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李敖有句名言说他名字五百年不朽,文章一千年不朽,一千年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共产党活一千年不就是说活到世界的尽头吗?李敖也真会说奉承话。

都捧完了也没忘捧一下现当政的: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一句话捧了一帮人,还突出了一个人,这就是他说的语言要巧。

李敖演讲,说是宣扬自由主义的演讲,可是看不见自由主义的精神。



谁最了解李敖?大陆的民间知识分子。下面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李敖的北大演说。

一、替中共六、四开脱

李敖在骂蒋氏父子、国民党和台湾政界人士时,什么 独裁、专制、王八蛋、 骗子等,怎么骂都不解恨。这次来大陆,一些人对他还寄予希望,但没想到李敖却说这些人没安好心,这次他想菩萨低眉,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 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他嘴上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怕去不了长城就去 了秦城了,原来他的敢说话是敢替共产党讲好话。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苏联人和美国人的故事,不同的是,苏联人说他们敢在莫斯科骂美国总统,而李敖说他敢 到共产党跟前说共产党好话。

李敖转弯抹角地为中共开脱。他在演讲中说:1932年美国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 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答应说到1945年,士兵们老了再给钱,士兵们答应了。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 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
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和一个叫做艾森豪威尔的少校,打枪,多少人死掉 了。李敖神密地说: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他还还拿出一个表: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 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李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是在和学生们说,这么多政权都为有人盘居不去 开枪,你们就不要认为政府89年6.4屠杀不对,这样的事发生在哪个国家当权的也要屠杀,并说这是公民逼当权者开枪,该反省的是公民?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 屠夫开脱吗?这样的话连中共现在都不敢说了,一个在台湾安享着民主、自由的李敖就敢来胡说八道 ,难怪这个李敖一到,就被安排了国家元首级别的保镳。

其实李敖是在歪曲历史 ,捏造谣言,误导学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有关这一事件麦克阿瑟是怎么说的。麦克阿瑟在回忆这一事件中说:六百名军队在麦尔斯准将统帅下,已经从华盛顿调 到华府。我遵守总统的意旨,会同麦尔将军前往,并随身带领两名后来在世界史上赫赫有名的官员艾森豪少校和巴顿准将。 在现场上一枪未发。军队仅利用催泪瓦斯和坚定前进来应付暴民的棍棒和石击。到晚间九时三十分,安纳科西亚滩地一带已经完全肃清。当我们在渡越安纳科西亚 河时,我接到赫尔利部长的指示,告诉我斟酌情形停止行动。当我们肃清了河上的桥梁后,我立即下令停止前进,但正在这时间,暴民纵火烧着他们的营地。当夜的 军事行动便到此结束。这里,麦克阿瑟没说到开枪,也没说多少人死掉了。

如果我们不相信麦克阿瑟的话,那就以李敖所查对过的美国媒体报导来说,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路透社的报道:大队步兵,殿以坦克,搜查房舍,尽行趋 走。五英里外的一处营地,驻有退伍军人七千人、妇女四百八十人、小孩三百八十人,妇孺先已退出,军队在麦克阿瑟率领下,放瓦斯、烧帐篷,受伤者五十多 人。并且有资料证明,一个小孩被摧泪瓦斯薰死了,一个小孩抢救自己的玩具时被一个军人刺伤了。这里说的是
一个小孩被熏死,一个小孩被刺伤,怎么到了李敖嘴里就成了多少人死掉了呢?况且,89年的民运无论从规模、参与的民众、所提诉求、以及政府事后的处理和美国那次事件有什么类比之处呢? 这就是李敖在给大陆学生讲学术,这是在讲学术还是在上政治课?

二、 吹捧中共党魁

只要是中共党魁,李敖抓过一个来就吹捧。李敖说: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 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于是他接着说: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当初李敖在台湾大 批蒋氏父子,那么蒋氏父子说了不让人说话了吗?哪一个当权者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怎么到了中共这儿就一切都是真的,说的就是做了,到蒋氏父子那就不行 了。李敖手里捏着的是什么标准?蒋氏父子能容忍李敖出100来本禁书,让李敖骂个狗血淋头。要是在大陆,李敖能发得出声吗,能出100来本禁书吗?对比李 敖对蒋氏父子和共产党的不同态度,证明了他自己欺软怕硬。

提到毛泽东,现在大陆人也是连名带姓地说了,可是在李敖嘴里却是犯忌的,言必称毛主席、周总理,有时为了亲切,直说主席,还说贫富不能贱,怎么听 怎么觉得贱味十足。他过去写过一个文章,讽刺封建时代的忌讳,把道可道,非常道读作 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到了自己这就全忘了。毛泽东在李敖心目中形象十分的高大,甚至毛泽东的民主精神让李敖感到惊心动魄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 它养起来 ,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李敖应该
多 给大学生们读读这方面的书,现在大学生上政治课心不在焉,就如李敖说的不看毛选 集,毛泽东书里什么都有,如:反对独裁和一党专政,军队要国家化,要民主,要自由,要实现多党的联合政府等,在民主方面他也说过要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言者无 罪,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但他也应该问一问林昭、张志新、李九莲、丁申酉、遇罗克等,那些话毛泽东哪 一样作了呢?北京四中出过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李敖,一个是遇罗克,遇罗克不了解李敖情有可原,李敖也不了解遇罗克的《出身论》吗?

李敖自称无书不读,当然应该知道沈从文 、胡风、老舍、储安 平、章伯钧、邓拓、吴晗等等数不过来的故事,可是他为什 么还那么向学生说以上那些呢?1957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储安平发表了题为《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言
词委婉亲和,情感真挚坦诚,道理清楚明白。但就因为这样一篇讲话,他被折磨了10年,最后失踪,有人说被红卫兵打死。储安平有福份出禁书吗?

李敖说: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这话不错,但不管是哪一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乖乖地作奴隶,象列宁说的你要是敢反抗就镇 压你,就消灭你。像李敖说的那种我们也抱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 ,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这不是作梦吗?李敖也太 高估自己了,这是在大陆,我们这里什么样儿我们知道。

李敖希望中共长命百岁地活下去,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李敖有句名言说他名字五百年不朽,文章一千年不朽,一千年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共产党活一千年不就是说活到世界的尽头吗?李敖也真会说奉承话。

都捧完了也没忘捧一下现当政的: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一句话捧了一帮人,还突出了一个人,这就是他说的语言要巧。

李敖演讲,说是宣扬自由主义的演讲,可是看不见自由主义的精神。



谁最了解李敖?大陆的民间知识分子。下面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李敖的北大演说。

一、替中共六、四开脱

李敖在骂蒋氏父子、国民党和台湾政界人士时,什么 独裁、专制、王八蛋、 骗子等,怎么骂都不解恨。这次来大陆,一些人对他还寄予希望,但没想到李敖却说这些人没安好心,这次他想菩萨低眉,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 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他嘴上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怕去不了长城就去 了秦城了,原来他的敢说话是敢替共产党讲好话。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苏联人和美国人的故事,不同的是,苏联人说他们敢在莫斯科骂美国总统,而李敖说他敢 到共产党跟前说共产党好话。

李敖转弯抹角地为中共开脱。他在演讲中说:1932年美国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 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答应说到1945年,士兵们老了再给钱,士兵们答应了。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 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
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和一个叫做艾森豪威尔的少校,打枪,多少人死掉 了。李敖神密地说: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他还还拿出一个表: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 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李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是在和学生们说,这么多政权都为有人盘居不去 开枪,你们就不要认为政府89年6.4屠杀不对,这样的事发生在哪个国家当权的也要屠杀,并说这是公民逼当权者开枪,该反省的是公民?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 屠夫开脱吗?这样的话连中共现在都不敢说了,一个在台湾安享着民主、自由的李敖就敢来胡说八道 ,难怪这个李敖一到,就被安排了国家元首级别的保镳。

其实李敖是在歪曲历史 ,捏造谣言,误导学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有关这一事件麦克阿瑟是怎么说的。麦克阿瑟在回忆这一事件中说:六百名军队在麦尔斯准将统帅下,已经从华盛顿调 到华府。我遵守总统的意旨,会同麦尔将军前往,并随身带领两名后来在世界史上赫赫有名的官员艾森豪少校和巴顿准将。 在现场上一枪未发。军队仅利用催泪瓦斯和坚定前进来应付暴民的棍棒和石击。到晚间九时三十分,安纳科西亚滩地一带已经完全肃清。当我们在渡越安纳科西亚 河时,我接到赫尔利部长的指示,告诉我斟酌情形停止行动。当我们肃清了河上的桥梁后,我立即下令停止前进,但正在这时间,暴民纵火烧着他们的营地。当夜的 军事行动便到此结束。这里,麦克阿瑟没说到开枪,也没说多少人死掉了。

如果我们不相信麦克阿瑟的话,那就以李敖所查对过的美国媒体报导来说,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路透社的报道:大队步兵,殿以坦克,搜查房舍,尽行趋 走。五英里外的一处营地,驻有退伍军人七千人、妇女四百八十人、小孩三百八十人,妇孺先已退出,军队在麦克阿瑟率领下,放瓦斯、烧帐篷,受伤者五十多 人。并且有资料证明,一个小孩被摧泪瓦斯薰死了,一个小孩抢救自己的玩具时被一个军人刺伤了。这里说的是
一个小孩被熏死,一个小孩被刺伤,怎么到了李敖嘴里就成了多少人死掉了呢?况且,89年的民运无论从规模、参与的民众、所提诉求、以及政府事后的处理和美国那次事件有什么类比之处呢? 这就是李敖在给大陆学生讲学术,这是在讲学术还是在上政治课?

二、 吹捧中共党魁

只要是中共党魁,李敖抓过一个来就吹捧。李敖说: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 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于是他接着说: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当初李敖在台湾大 批蒋氏父子,那么蒋氏父子说了不让人说话了吗?哪一个当权者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怎么到了中共这儿就一切都是真的,说的就是做了,到蒋氏父子那就不行 了。李敖手里捏着的是什么标准?蒋氏父子能容忍李敖出100来本禁书,让李敖骂个狗血淋头。要是在大陆,李敖能发得出声吗,能出100来本禁书吗?对比李 敖对蒋氏父子和共产党的不同态度,证明了他自己欺软怕硬。

提到毛泽东,现在大陆人也是连名带姓地说了,可是在李敖嘴里却是犯忌的,言必称毛主席、周总理,有时为了亲切,直说主席,还说贫富不能贱,怎么听 怎么觉得贱味十足。他过去写过一个文章,讽刺封建时代的忌讳,把道可道,非常道读作 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到了自己这就全忘了。毛泽东在李敖心目中形象十分的高大,甚至毛泽东的民主精神让李敖感到惊心动魄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 它养起来 ,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李敖应该
多 给大学生们读读这方面的书,现在大学生上政治课心不在焉,就如李敖说的不看毛选 集,毛泽东书里什么都有,如:反对独裁和一党专政,军队要国家化,要民主,要自由,要实现多党的联合政府等,在民主方面他也说过要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言者无 罪,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但他也应该问一问林昭、张志新、李九莲、丁申酉、遇罗克等,那些话毛泽东哪 一样作了呢?北京四中出过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李敖,一个是遇罗克,遇罗克不了解李敖情有可原,李敖也不了解遇罗克的《出身论》吗?

李敖自称无书不读,当然应该知道沈从文 、胡风、老舍、储安 平、章伯钧、邓拓、吴晗等等数不过来的故事,可是他为什 么还那么向学生说以上那些呢?1957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储安平发表了题为《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言
词委婉亲和,情感真挚坦诚,道理清楚明白。但就因为这样一篇讲话,他被折磨了10年,最后失踪,有人说被红卫兵打死。储安平有福份出禁书吗?

李敖说: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这话不错,但不管是哪一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乖乖地作奴隶,象列宁说的你要是敢反抗就镇 压你,就消灭你。像李敖说的那种我们也抱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 ,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这不是作梦吗?李敖也太 高估自己了,这是在大陆,我们这里什么样儿我们知道。

李敖希望中共长命百岁地活下去,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李敖有句名言说他名字五百年不朽,文章一千年不朽,一千年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共产党活一千年不就是说活到世界的尽头吗?李敖也真会说奉承话。

都捧完了也没忘捧一下现当政的: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一句话捧了一帮人,还突出了一个人,这就是他说的语言要巧。

李敖演讲,说是宣扬自由主义的演讲,可是看不见自由主义的精神。



谁最了解李敖?大陆的民间知识分子。下面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李敖的北大演说。

一、替中共六、四开脱

李敖在骂蒋氏父子、国民党和台湾政界人士时,什么 独裁、专制、王八蛋、 骗子等,怎么骂都不解恨。这次来大陆,一些人对他还寄予希望,但没想到李敖却说这些人没安好心,这次他想菩萨低眉,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 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他嘴上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怕去不了长城就去 了秦城了,原来他的敢说话是敢替共产党讲好话。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苏联人和美国人的故事,不同的是,苏联人说他们敢在莫斯科骂美国总统,而李敖说他敢 到共产党跟前说共产党好话。

李敖转弯抹角地为中共开脱。他在演讲中说:1932年美国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 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答应说到1945年,士兵们老了再给钱,士兵们答应了。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 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
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和一个叫做艾森豪威尔的少校,打枪,多少人死掉 了。李敖神密地说: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他还还拿出一个表: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 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李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是在和学生们说,这么多政权都为有人盘居不去 开枪,你们就不要认为政府89年6.4屠杀不对,这样的事发生在哪个国家当权的也要屠杀,并说这是公民逼当权者开枪,该反省的是公民?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 屠夫开脱吗?这样的话连中共现在都不敢说了,一个在台湾安享着民主、自由的李敖就敢来胡说八道 ,难怪这个李敖一到,就被安排了国家元首级别的保镳。

其实李敖是在歪曲历史 ,捏造谣言,误导学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有关这一事件麦克阿瑟是怎么说的。麦克阿瑟在回忆这一事件中说:六百名军队在麦尔斯准将统帅下,已经从华盛顿调 到华府。我遵守总统的意旨,会同麦尔将军前往,并随身带领两名后来在世界史上赫赫有名的官员艾森豪少校和巴顿准将。 在现场上一枪未发。军队仅利用催泪瓦斯和坚定前进来应付暴民的棍棒和石击。到晚间九时三十分,安纳科西亚滩地一带已经完全肃清。当我们在渡越安纳科西亚 河时,我接到赫尔利部长的指示,告诉我斟酌情形停止行动。当我们肃清了河上的桥梁后,我立即下令停止前进,但正在这时间,暴民纵火烧着他们的营地。当夜的 军事行动便到此结束。这里,麦克阿瑟没说到开枪,也没说多少人死掉了。

如果我们不相信麦克阿瑟的话,那就以李敖所查对过的美国媒体报导来说,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路透社的报道:大队步兵,殿以坦克,搜查房舍,尽行趋 走。五英里外的一处营地,驻有退伍军人七千人、妇女四百八十人、小孩三百八十人,妇孺先已退出,军队在麦克阿瑟率领下,放瓦斯、烧帐篷,受伤者五十多 人。并且有资料证明,一个小孩被摧泪瓦斯薰死了,一个小孩抢救自己的玩具时被一个军人刺伤了。这里说的是
一个小孩被熏死,一个小孩被刺伤,怎么到了李敖嘴里就成了多少人死掉了呢?况且,89年的民运无论从规模、参与的民众、所提诉求、以及政府事后的处理和美国那次事件有什么类比之处呢? 这就是李敖在给大陆学生讲学术,这是在讲学术还是在上政治课?

二、 吹捧中共党魁

只要是中共党魁,李敖抓过一个来就吹捧。李敖说: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 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于是他接着说: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当初李敖在台湾大 批蒋氏父子,那么蒋氏父子说了不让人说话了吗?哪一个当权者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怎么到了中共这儿就一切都是真的,说的就是做了,到蒋氏父子那就不行 了。李敖手里捏着的是什么标准?蒋氏父子能容忍李敖出100来本禁书,让李敖骂个狗血淋头。要是在大陆,李敖能发得出声吗,能出100来本禁书吗?对比李 敖对蒋氏父子和共产党的不同态度,证明了他自己欺软怕硬。

提到毛泽东,现在大陆人也是连名带姓地说了,可是在李敖嘴里却是犯忌的,言必称毛主席、周总理,有时为了亲切,直说主席,还说贫富不能贱,怎么听 怎么觉得贱味十足。他过去写过一个文章,讽刺封建时代的忌讳,把道可道,非常道读作 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到了自己这就全忘了。毛泽东在李敖心目中形象十分的高大,甚至毛泽东的民主精神让李敖感到惊心动魄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 它养起来 ,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李敖应该
多 给大学生们读读这方面的书,现在大学生上政治课心不在焉,就如李敖说的不看毛选 集,毛泽东书里什么都有,如:反对独裁和一党专政,军队要国家化,要民主,要自由,要实现多党的联合政府等,在民主方面他也说过要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言者无 罪,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但他也应该问一问林昭、张志新、李九莲、丁申酉、遇罗克等,那些话毛泽东哪 一样作了呢?北京四中出过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李敖,一个是遇罗克,遇罗克不了解李敖情有可原,李敖也不了解遇罗克的《出身论》吗?

李敖自称无书不读,当然应该知道沈从文 、胡风、老舍、储安 平、章伯钧、邓拓、吴晗等等数不过来的故事,可是他为什 么还那么向学生说以上那些呢?1957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储安平发表了题为《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言
词委婉亲和,情感真挚坦诚,道理清楚明白。但就因为这样一篇讲话,他被折磨了10年,最后失踪,有人说被红卫兵打死。储安平有福份出禁书吗?

李敖说: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这话不错,但不管是哪一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乖乖地作奴隶,象列宁说的你要是敢反抗就镇 压你,就消灭你。像李敖说的那种我们也抱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 ,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这不是作梦吗?李敖也太 高估自己了,这是在大陆,我们这里什么样儿我们知道。

李敖希望中共长命百岁地活下去,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李敖有句名言说他名字五百年不朽,文章一千年不朽,一千年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共产党活一千年不就是说活到世界的尽头吗?李敖也真会说奉承话。

都捧完了也没忘捧一下现当政的: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一句话捧了一帮人,还突出了一个人,这就是他说的语言要巧。

李敖演讲,说是宣扬自由主义的演讲,可是看不见自由主义的精神。



谁最了解李敖?大陆的民间知识分子。下面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李敖的北大演说。

一、替中共六、四开脱

李敖在骂蒋氏父子、国民党和台湾政界人士时,什么 独裁、专制、王八蛋、 骗子等,怎么骂都不解恨。这次来大陆,一些人对他还寄予希望,但没想到李敖却说这些人没安好心,这次他想菩萨低眉,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 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他嘴上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怕去不了长城就去 了秦城了,原来他的敢说话是敢替共产党讲好话。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苏联人和美国人的故事,不同的是,苏联人说他们敢在莫斯科骂美国总统,而李敖说他敢 到共产党跟前说共产党好话。

李敖转弯抹角地为中共开脱。他在演讲中说:1932年美国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 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答应说到1945年,士兵们老了再给钱,士兵们答应了。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 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
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和一个叫做艾森豪威尔的少校,打枪,多少人死掉 了。李敖神密地说: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他还还拿出一个表: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 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李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是在和学生们说,这么多政权都为有人盘居不去 开枪,你们就不要认为政府89年6.4屠杀不对,这样的事发生在哪个国家当权的也要屠杀,并说这是公民逼当权者开枪,该反省的是公民?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 屠夫开脱吗?这样的话连中共现在都不敢说了,一个在台湾安享着民主、自由的李敖就敢来胡说八道 ,难怪这个李敖一到,就被安排了国家元首级别的保镳。

其实李敖是在歪曲历史 ,捏造谣言,误导学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有关这一事件麦克阿瑟是怎么说的。麦克阿瑟在回忆这一事件中说:六百名军队在麦尔斯准将统帅下,已经从华盛顿调 到华府。我遵守总统的意旨,会同麦尔将军前往,并随身带领两名后来在世界史上赫赫有名的官员艾森豪少校和巴顿准将。 在现场上一枪未发。军队仅利用催泪瓦斯和坚定前进来应付暴民的棍棒和石击。到晚间九时三十分,安纳科西亚滩地一带已经完全肃清。当我们在渡越安纳科西亚 河时,我接到赫尔利部长的指示,告诉我斟酌情形停止行动。当我们肃清了河上的桥梁后,我立即下令停止前进,但正在这时间,暴民纵火烧着他们的营地。当夜的 军事行动便到此结束。这里,麦克阿瑟没说到开枪,也没说多少人死掉了。

如果我们不相信麦克阿瑟的话,那就以李敖所查对过的美国媒体报导来说,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路透社的报道:大队步兵,殿以坦克,搜查房舍,尽行趋 走。五英里外的一处营地,驻有退伍军人七千人、妇女四百八十人、小孩三百八十人,妇孺先已退出,军队在麦克阿瑟率领下,放瓦斯、烧帐篷,受伤者五十多 人。并且有资料证明,一个小孩被摧泪瓦斯薰死了,一个小孩抢救自己的玩具时被一个军人刺伤了。这里说的是
一个小孩被熏死,一个小孩被刺伤,怎么到了李敖嘴里就成了多少人死掉了呢?况且,89年的民运无论从规模、参与的民众、所提诉求、以及政府事后的处理和美国那次事件有什么类比之处呢? 这就是李敖在给大陆学生讲学术,这是在讲学术还是在上政治课?

二、 吹捧中共党魁

只要是中共党魁,李敖抓过一个来就吹捧。李敖说: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 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于是他接着说: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当初李敖在台湾大 批蒋氏父子,那么蒋氏父子说了不让人说话了吗?哪一个当权者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怎么到了中共这儿就一切都是真的,说的就是做了,到蒋氏父子那就不行 了。李敖手里捏着的是什么标准?蒋氏父子能容忍李敖出100来本禁书,让李敖骂个狗血淋头。要是在大陆,李敖能发得出声吗,能出100来本禁书吗?对比李 敖对蒋氏父子和共产党的不同态度,证明了他自己欺软怕硬。

提到毛泽东,现在大陆人也是连名带姓地说了,可是在李敖嘴里却是犯忌的,言必称毛主席、周总理,有时为了亲切,直说主席,还说贫富不能贱,怎么听 怎么觉得贱味十足。他过去写过一个文章,讽刺封建时代的忌讳,把道可道,非常道读作 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到了自己这就全忘了。毛泽东在李敖心目中形象十分的高大,甚至毛泽东的民主精神让李敖感到惊心动魄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 它养起来 ,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李敖应该
多 给大学生们读读这方面的书,现在大学生上政治课心不在焉,就如李敖说的不看毛选 集,毛泽东书里什么都有,如:反对独裁和一党专政,军队要国家化,要民主,要自由,要实现多党的联合政府等,在民主方面他也说过要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言者无 罪,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但他也应该问一问林昭、张志新、李九莲、丁申酉、遇罗克等,那些话毛泽东哪 一样作了呢?北京四中出过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李敖,一个是遇罗克,遇罗克不了解李敖情有可原,李敖也不了解遇罗克的《出身论》吗?

李敖自称无书不读,当然应该知道沈从文 、胡风、老舍、储安 平、章伯钧、邓拓、吴晗等等数不过来的故事,可是他为什 么还那么向学生说以上那些呢?1957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储安平发表了题为《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言
词委婉亲和,情感真挚坦诚,道理清楚明白。但就因为这样一篇讲话,他被折磨了10年,最后失踪,有人说被红卫兵打死。储安平有福份出禁书吗?

李敖说: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这话不错,但不管是哪一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乖乖地作奴隶,象列宁说的你要是敢反抗就镇 压你,就消灭你。像李敖说的那种我们也抱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 ,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这不是作梦吗?李敖也太 高估自己了,这是在大陆,我们这里什么样儿我们知道。

李敖希望中共长命百岁地活下去,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李敖有句名言说他名字五百年不朽,文章一千年不朽,一千年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共产党活一千年不就是说活到世界的尽头吗?李敖也真会说奉承话。

都捧完了也没忘捧一下现当政的: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一句话捧了一帮人,还突出了一个人,这就是他说的语言要巧。

李敖演讲,说是宣扬自由主义的演讲,可是看不见自由主义的精神。



谁最了解李敖?大陆的民间知识分子。下面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李敖的北大演说。

一、替中共六、四开脱

李敖在骂蒋氏父子、国民党和台湾政界人士时,什么 独裁、专制、王八蛋、 骗子等,怎么骂都不解恨。这次来大陆,一些人对他还寄予希望,但没想到李敖却说这些人没安好心,这次他想菩萨低眉,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 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他嘴上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怕去不了长城就去 了秦城了,原来他的敢说话是敢替共产党讲好话。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苏联人和美国人的故事,不同的是,苏联人说他们敢在莫斯科骂美国总统,而李敖说他敢 到共产党跟前说共产党好话。

李敖转弯抹角地为中共开脱。他在演讲中说:1932年美国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 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答应说到1945年,士兵们老了再给钱,士兵们答应了。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 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
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和一个叫做艾森豪威尔的少校,打枪,多少人死掉 了。李敖神密地说: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他还还拿出一个表: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 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李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是在和学生们说,这么多政权都为有人盘居不去 开枪,你们就不要认为政府89年6.4屠杀不对,这样的事发生在哪个国家当权的也要屠杀,并说这是公民逼当权者开枪,该反省的是公民?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 屠夫开脱吗?这样的话连中共现在都不敢说了,一个在台湾安享着民主、自由的李敖就敢来胡说八道 ,难怪这个李敖一到,就被安排了国家元首级别的保镳。

其实李敖是在歪曲历史 ,捏造谣言,误导学生。让我们看一看美国有关这一事件麦克阿瑟是怎么说的。麦克阿瑟在回忆这一事件中说:六百名军队在麦尔斯准将统帅下,已经从华盛顿调 到华府。我遵守总统的意旨,会同麦尔将军前往,并随身带领两名后来在世界史上赫赫有名的官员艾森豪少校和巴顿准将。 在现场上一枪未发。军队仅利用催泪瓦斯和坚定前进来应付暴民的棍棒和石击。到晚间九时三十分,安纳科西亚滩地一带已经完全肃清。当我们在渡越安纳科西亚 河时,我接到赫尔利部长的指示,告诉我斟酌情形停止行动。当我们肃清了河上的桥梁后,我立即下令停止前进,但正在这时间,暴民纵火烧着他们的营地。当夜的 军事行动便到此结束。这里,麦克阿瑟没说到开枪,也没说多少人死掉了。

如果我们不相信麦克阿瑟的话,那就以李敖所查对过的美国媒体报导来说,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路透社的报道:大队步兵,殿以坦克,搜查房舍,尽行趋 走。五英里外的一处营地,驻有退伍军人七千人、妇女四百八十人、小孩三百八十人,妇孺先已退出,军队在麦克阿瑟率领下,放瓦斯、烧帐篷,受伤者五十多 人。并且有资料证明,一个小孩被摧泪瓦斯薰死了,一个小孩抢救自己的玩具时被一个军人刺伤了。这里说的是
一个小孩被熏死,一个小孩被刺伤,怎么到了李敖嘴里就成了多少人死掉了呢?况且,89年的民运无论从规模、参与的民众、所提诉求、以及政府事后的处理和美国那次事件有什么类比之处呢? 这就是李敖在给大陆学生讲学术,这是在讲学术还是在上政治课?

二、 吹捧中共党魁

只要是中共党魁,李敖抓过一个来就吹捧。李敖说: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 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于是他接着说: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当初李敖在台湾大 批蒋氏父子,那么蒋氏父子说了不让人说话了吗?哪一个当权者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怎么到了中共这儿就一切都是真的,说的就是做了,到蒋氏父子那就不行 了。李敖手里捏着的是什么标准?蒋氏父子能容忍李敖出100来本禁书,让李敖骂个狗血淋头。要是在大陆,李敖能发得出声吗,能出100来本禁书吗?对比李 敖对蒋氏父子和共产党的不同态度,证明了他自己欺软怕硬。

提到毛泽东,现在大陆人也是连名带姓地说了,可是在李敖嘴里却是犯忌的,言必称毛主席、周总理,有时为了亲切,直说主席,还说贫富不能贱,怎么听 怎么觉得贱味十足。他过去写过一个文章,讽刺封建时代的忌讳,把道可道,非常道读作 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到了自己这就全忘了。毛泽东在李敖心目中形象十分的高大,甚至毛泽东的民主精神让李敖感到惊心动魄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 它养起来 ,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李敖应该
多 给大学生们读读这方面的书,现在大学生上政治课心不在焉,就如李敖说的不看毛选 集,毛泽东书里什么都有,如:反对独裁和一党专政,军队要国家化,要民主,要自由,要实现多党的联合政府等,在民主方面他也说过要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言者无 罪,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但他也应该问一问林昭、张志新、李九莲、丁申酉、遇罗克等,那些话毛泽东哪 一样作了呢?北京四中出过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李敖,一个是遇罗克,遇罗克不了解李敖情有可原,李敖也不了解遇罗克的《出身论》吗?

李敖自称无书不读,当然应该知道沈从文 、胡风、老舍、储安 平、章伯钧、邓拓、吴晗等等数不过来的故事,可是他为什 么还那么向学生说以上那些呢?1957年,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储安平发表了题为《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言
词委婉亲和,情感真挚坦诚,道理清楚明白。但就因为这样一篇讲话,他被折磨了10年,最后失踪,有人说被红卫兵打死。储安平有福份出禁书吗?

李敖说: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这话不错,但不管是哪一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乖乖地作奴隶,象列宁说的你要是敢反抗就镇 压你,就消灭你。像李敖说的那种我们也抱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 ,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这不是作梦吗?李敖也太 高估自己了,这是在大陆,我们这里什么样儿我们知道。

李敖希望中共长命百岁地活下去,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李敖有句名言说他名字五百年不朽,文章一千年不朽,一千年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共产党活一千年不就是说活到世界的尽头吗?李敖也真会说奉承话。

都捧完了也没忘捧一下现当政的: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一句话捧了一帮人,还突出了一个人,这就是他说的语言要巧。

李敖演讲,说是宣扬自由主义的演讲,可是看不见自由主义的精神。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