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刘晓波



尽管,番禺当局允许太石村村民在9月16号举行了罢免委员会选举,而且选举的结果大大出乎官权的意料,官方钦定的七个候选人全部落选,而村民推荐 的候选人全部当选,似乎预示着官方的失败和民间的胜利。但12号上午,官方突然出动上千警力强行抢劫了村财务室、抢走关键证据,继而是郭飞雄先生在14号 神秘失踪,我就预感到番禺官方的阴谋和罢免活动的前景并不乐观。(请参见我的文章《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名字》,首发《民主中国》05-09- 17)

果然,15号和16号,番禺区官方喉舌番禺电视台和《番禺日报》连续发表措辞强硬的指控: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少部分村民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连 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 定。

所以,政府为了恢复日常工作,维护稳定大局,予以肃清。接下来的演变完全由当局操控,一系列幕后阴谋和密集的舆论造势相结合,终于扼杀了太石村罢免行动。 9月18日,据悉,郭飞雄被广州市番禹鱼窝头派出所拘留。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同一天,一名当选的罢免委员会委员失去联络,显然是受到压力,不想履行职责。 9月21日,《番禺日报》刊出《太石村财务专项审计报告昨天公布》称:审计结果证明帐目清楚、没有问题。但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失望。9月22日,《番禺日 报》刊出《太石村村民听取财务专项审计报告》和《打开通向真相的大门鱼窝头镇太石村"912"清场行动纪实》两篇报道,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行 使民主权利四谈自觉依法行事,促进和谐稳定》。 同一天,由七人组成的太石村民选罢免委员会,有六人签署官方提供现成的辞职通知,空出的位置由官选现任村委委员顶替。镇政府随即要求村名签字取消罢免动议。 同一天,郭飞雄被证实拘押在番禺看守所。郭案为上级督办,罪名未详。 9月23日,在官方威胁和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太石村罢免委员会的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辞职。与此同时,曾在罢免动议上签名的村民,估计已有超过六成的人签署取消罢免声明。 至此,原定10月7日召开的罢免大会,事实上已经胎死腹中。
尽管,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声援瞩目,但还是败在番禺官权的野蛮镇压和黑箱阴谋之下,那些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官员们,也由此可以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赢得了现实胜利的番禺官权,未必就是大赢;而输掉了罢免的村民及其民间支持者,未必就是惨败。

从官权的角度讲,是以大的政治代价换取小的现实胜利,成本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1,番禺区官权依靠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垄断资源所赢的,仅仅是现实性、 暂时性的胜利,而输掉的却是民心所向和他们个人的为官道义。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等当地官僚的名字,将作为民众之敌和民主之敌而被钉 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番禺官权赢得胜利的代价之一,是广东省形象的严重受损。改革开放 以来,广东一直扮演全国领头羊的角色,以经济发达和务实开明而著称。但在张德江出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后,他严厉整肃堪称大陆传媒界的改革先锋的南方报业集 团,以及连续出现特大矿难,已经使广东形象蒙上厚厚的阴影。现在,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村民罢免活动,再次惨遭番禺当局扼杀,广东的政治形象必然一落千丈。

    3,番禺官权在小小的太石村赢得胜利,付出最大政治代价的却是胡温领 衔的大中央。本来,农村的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一向是中共对外展示其政治开明的民主橱窗,据路透社9月5日报道,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 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 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的评论,也大都把农村选举作为中共推行渐进政治改革的标志,卡特基金会等有影响的国际非政府 组织也一直在帮助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试验。太石村村民通过合法罢官活动,充分展示他们民主素质,完全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但番禺官权却动用种种残暴而厚 黑的手段,全力阻止村民们的自我管理,最终使村民们惨遭失败,引发出沸沸扬扬的国内外舆。而高调提倡基层民主的循序渐进的中央政权,却对小小的番禺区政府 的滥权不闻不问,如何让广大农民、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再相信中共的承诺?中共总理誓言推进基层民主的余音未消,太石村的基层民主却在当地官权的镇压下失 败,等于是地方小官扇了中央大员一记耳光。

从民间的角度讲,村民的失败赢得长远的道义声誉,也为民间维权的未来运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尽管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失败了,但它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了草根民众的 政治觉醒,他们的维权超越了狭隘的经济利益,显示出争取民主权利的自觉;它也凸现了中国民间所蕴含巨大的民主饥渴,用烈火干柴来形容并不过分。而民间的政 治觉醒和民主饥渴,正是推动草根民主的最大动力。

    2,太石村事件的起因和失败,让人们看清了面包与自由的关系:与其满 足于被恩赐的面包,不如自己争取到法定自由。自由的有无,不仅关系到面包的有无多少,也关系到面包分配的公平与否。没有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官赐的面包随 时可能被官权再次夺走,面包的分配也绝无任何公平可言。只有自发争取到自由权利,才足以保护民间的面包不被官权任意掠夺,也才能保证面包分配的基本公平。 所以,底层民众只有首先争取到法定的自由权利,才能理直气壮地抵抗官权的榨取和保障自身的权益,也才有希望获得分配上的社会公正。

    3,失败的太石村维权,并不影响农民们极为珍贵的民主素质的展示,他 们的合法而理性的非暴力维权,既让中国农民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尊重,也戳破素质低下论和民主不合国情论的捏造,增强了中国民间对基层民主 的信心。太石村事件充分证明,中国民主进程的步履蹒跚,绝非民众素质低下所致,而是中共官权的压制所致。与高素质的太石村村民比起来,那些高唱素质论 和国情论的御用精英们,如同井底之蛙,他们的双眼被傲慢、偏见和恐惧所蒙蔽,他们的良心和智慧被既得利益的血盆大口所吞噬,用捏造的理论来帮助官方阻 止民主进程。

    4,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即便是底层农村的维权活动,也能形成了广泛的 社会动员,不仅是舆论动员,也是准组织化介入。特别是法律人士、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等各界人士的在场协助,使民间精英与草根底层相结合的维权模式得到又一 次经验积累;国内知识分子和网民们的舆论声援,带动了国内开明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引发出民间舆论对基层民主的新一轮热情。

    5,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人世间最珍贵的自由!在民主国家,公 民自由尚需捍卫,何况在独裁制度下争取自由和民主,就更要付出超常的代价。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民间代价不断累积的过程。在当下中国,大 多数民间维权的暂时失败是必然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经验和代价的积累,每一次积累,既可以让民间从失败中学习一点、成熟一分,也都会让官权付出一定的统治 成本和道义损失。日益扩展的民间维权不断加大着官权的统治成本,当某一领域的维权使官权的统治成本高到某一临界点,局部的制度改革就将发生。而民间压力导 致局部制度更新的渐进改良,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突出特征之一。在此意义上,太石村事件作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不仅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了,也 必将作为一次代价的累积而铭刻在中国草根民主的历史进程之中。

为此,我必须再次向失败的村民和身陷囹圄的人士表达敬意,也向徐金海和骆蔚峰发出诅咒和蔑视!

番禺官权取得了现实的胜利,但也让地方恶吏们付出臭名远扬的道义代价,更让广东省政权和中央政权付出了形象受损的政治代价;太石村村民吞下失败的苦果,但他们却赢得了普遍的道义尊重,让心向自由的社会各界对草根民众的民主素质抱有信心。

在此意义上,官权的胜利是可耻的失败,而村民的失败是荣耀的凯旋!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家中





尽管,番禺当局允许太石村村民在9月16号举行了罢免委员会选举,而且选举的结果大大出乎官权的意料,官方钦定的七个候选人全部落选,而村民推荐 的候选人全部当选,似乎预示着官方的失败和民间的胜利。但12号上午,官方突然出动上千警力强行抢劫了村财务室、抢走关键证据,继而是郭飞雄先生在14号 神秘失踪,我就预感到番禺官方的阴谋和罢免活动的前景并不乐观。(请参见我的文章《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名字》,首发《民主中国》05-09- 17)

果然,15号和16号,番禺区官方喉舌番禺电视台和《番禺日报》连续发表措辞强硬的指控: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少部分村民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连 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 定。

所以,政府为了恢复日常工作,维护稳定大局,予以肃清。接下来的演变完全由当局操控,一系列幕后阴谋和密集的舆论造势相结合,终于扼杀了太石村罢免行动。 9月18日,据悉,郭飞雄被广州市番禹鱼窝头派出所拘留。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同一天,一名当选的罢免委员会委员失去联络,显然是受到压力,不想履行职责。 9月21日,《番禺日报》刊出《太石村财务专项审计报告昨天公布》称:审计结果证明帐目清楚、没有问题。但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失望。9月22日,《番禺日 报》刊出《太石村村民听取财务专项审计报告》和《打开通向真相的大门鱼窝头镇太石村"912"清场行动纪实》两篇报道,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行 使民主权利四谈自觉依法行事,促进和谐稳定》。 同一天,由七人组成的太石村民选罢免委员会,有六人签署官方提供现成的辞职通知,空出的位置由官选现任村委委员顶替。镇政府随即要求村名签字取消罢免动议。 同一天,郭飞雄被证实拘押在番禺看守所。郭案为上级督办,罪名未详。 9月23日,在官方威胁和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太石村罢免委员会的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辞职。与此同时,曾在罢免动议上签名的村民,估计已有超过六成的人签署取消罢免声明。 至此,原定10月7日召开的罢免大会,事实上已经胎死腹中。
尽管,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声援瞩目,但还是败在番禺官权的野蛮镇压和黑箱阴谋之下,那些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官员们,也由此可以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赢得了现实胜利的番禺官权,未必就是大赢;而输掉了罢免的村民及其民间支持者,未必就是惨败。

从官权的角度讲,是以大的政治代价换取小的现实胜利,成本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1,番禺区官权依靠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垄断资源所赢的,仅仅是现实性、 暂时性的胜利,而输掉的却是民心所向和他们个人的为官道义。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等当地官僚的名字,将作为民众之敌和民主之敌而被钉 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番禺官权赢得胜利的代价之一,是广东省形象的严重受损。改革开放 以来,广东一直扮演全国领头羊的角色,以经济发达和务实开明而著称。但在张德江出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后,他严厉整肃堪称大陆传媒界的改革先锋的南方报业集 团,以及连续出现特大矿难,已经使广东形象蒙上厚厚的阴影。现在,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村民罢免活动,再次惨遭番禺当局扼杀,广东的政治形象必然一落千丈。

    3,番禺官权在小小的太石村赢得胜利,付出最大政治代价的却是胡温领 衔的大中央。本来,农村的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一向是中共对外展示其政治开明的民主橱窗,据路透社9月5日报道,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 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 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的评论,也大都把农村选举作为中共推行渐进政治改革的标志,卡特基金会等有影响的国际非政府 组织也一直在帮助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试验。太石村村民通过合法罢官活动,充分展示他们民主素质,完全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但番禺官权却动用种种残暴而厚 黑的手段,全力阻止村民们的自我管理,最终使村民们惨遭失败,引发出沸沸扬扬的国内外舆。而高调提倡基层民主的循序渐进的中央政权,却对小小的番禺区政府 的滥权不闻不问,如何让广大农民、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再相信中共的承诺?中共总理誓言推进基层民主的余音未消,太石村的基层民主却在当地官权的镇压下失 败,等于是地方小官扇了中央大员一记耳光。

从民间的角度讲,村民的失败赢得长远的道义声誉,也为民间维权的未来运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尽管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失败了,但它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了草根民众的 政治觉醒,他们的维权超越了狭隘的经济利益,显示出争取民主权利的自觉;它也凸现了中国民间所蕴含巨大的民主饥渴,用烈火干柴来形容并不过分。而民间的政 治觉醒和民主饥渴,正是推动草根民主的最大动力。

    2,太石村事件的起因和失败,让人们看清了面包与自由的关系:与其满 足于被恩赐的面包,不如自己争取到法定自由。自由的有无,不仅关系到面包的有无多少,也关系到面包分配的公平与否。没有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官赐的面包随 时可能被官权再次夺走,面包的分配也绝无任何公平可言。只有自发争取到自由权利,才足以保护民间的面包不被官权任意掠夺,也才能保证面包分配的基本公平。 所以,底层民众只有首先争取到法定的自由权利,才能理直气壮地抵抗官权的榨取和保障自身的权益,也才有希望获得分配上的社会公正。

    3,失败的太石村维权,并不影响农民们极为珍贵的民主素质的展示,他 们的合法而理性的非暴力维权,既让中国农民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尊重,也戳破素质低下论和民主不合国情论的捏造,增强了中国民间对基层民主 的信心。太石村事件充分证明,中国民主进程的步履蹒跚,绝非民众素质低下所致,而是中共官权的压制所致。与高素质的太石村村民比起来,那些高唱素质论 和国情论的御用精英们,如同井底之蛙,他们的双眼被傲慢、偏见和恐惧所蒙蔽,他们的良心和智慧被既得利益的血盆大口所吞噬,用捏造的理论来帮助官方阻 止民主进程。

    4,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即便是底层农村的维权活动,也能形成了广泛的 社会动员,不仅是舆论动员,也是准组织化介入。特别是法律人士、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等各界人士的在场协助,使民间精英与草根底层相结合的维权模式得到又一 次经验积累;国内知识分子和网民们的舆论声援,带动了国内开明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引发出民间舆论对基层民主的新一轮热情。

    5,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人世间最珍贵的自由!在民主国家,公 民自由尚需捍卫,何况在独裁制度下争取自由和民主,就更要付出超常的代价。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民间代价不断累积的过程。在当下中国,大 多数民间维权的暂时失败是必然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经验和代价的积累,每一次积累,既可以让民间从失败中学习一点、成熟一分,也都会让官权付出一定的统治 成本和道义损失。日益扩展的民间维权不断加大着官权的统治成本,当某一领域的维权使官权的统治成本高到某一临界点,局部的制度改革就将发生。而民间压力导 致局部制度更新的渐进改良,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突出特征之一。在此意义上,太石村事件作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不仅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了,也 必将作为一次代价的累积而铭刻在中国草根民主的历史进程之中。

为此,我必须再次向失败的村民和身陷囹圄的人士表达敬意,也向徐金海和骆蔚峰发出诅咒和蔑视!

番禺官权取得了现实的胜利,但也让地方恶吏们付出臭名远扬的道义代价,更让广东省政权和中央政权付出了形象受损的政治代价;太石村村民吞下失败的苦果,但他们却赢得了普遍的道义尊重,让心向自由的社会各界对草根民众的民主素质抱有信心。

在此意义上,官权的胜利是可耻的失败,而村民的失败是荣耀的凯旋!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家中





尽管,番禺当局允许太石村村民在9月16号举行了罢免委员会选举,而且选举的结果大大出乎官权的意料,官方钦定的七个候选人全部落选,而村民推荐 的候选人全部当选,似乎预示着官方的失败和民间的胜利。但12号上午,官方突然出动上千警力强行抢劫了村财务室、抢走关键证据,继而是郭飞雄先生在14号 神秘失踪,我就预感到番禺官方的阴谋和罢免活动的前景并不乐观。(请参见我的文章《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名字》,首发《民主中国》05-09- 17)

果然,15号和16号,番禺区官方喉舌番禺电视台和《番禺日报》连续发表措辞强硬的指控: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少部分村民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连 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 定。

所以,政府为了恢复日常工作,维护稳定大局,予以肃清。接下来的演变完全由当局操控,一系列幕后阴谋和密集的舆论造势相结合,终于扼杀了太石村罢免行动。 9月18日,据悉,郭飞雄被广州市番禹鱼窝头派出所拘留。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同一天,一名当选的罢免委员会委员失去联络,显然是受到压力,不想履行职责。 9月21日,《番禺日报》刊出《太石村财务专项审计报告昨天公布》称:审计结果证明帐目清楚、没有问题。但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失望。9月22日,《番禺日 报》刊出《太石村村民听取财务专项审计报告》和《打开通向真相的大门鱼窝头镇太石村"912"清场行动纪实》两篇报道,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行 使民主权利四谈自觉依法行事,促进和谐稳定》。 同一天,由七人组成的太石村民选罢免委员会,有六人签署官方提供现成的辞职通知,空出的位置由官选现任村委委员顶替。镇政府随即要求村名签字取消罢免动议。 同一天,郭飞雄被证实拘押在番禺看守所。郭案为上级督办,罪名未详。 9月23日,在官方威胁和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太石村罢免委员会的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辞职。与此同时,曾在罢免动议上签名的村民,估计已有超过六成的人签署取消罢免声明。 至此,原定10月7日召开的罢免大会,事实上已经胎死腹中。
尽管,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声援瞩目,但还是败在番禺官权的野蛮镇压和黑箱阴谋之下,那些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官员们,也由此可以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赢得了现实胜利的番禺官权,未必就是大赢;而输掉了罢免的村民及其民间支持者,未必就是惨败。

从官权的角度讲,是以大的政治代价换取小的现实胜利,成本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1,番禺区官权依靠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垄断资源所赢的,仅仅是现实性、 暂时性的胜利,而输掉的却是民心所向和他们个人的为官道义。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等当地官僚的名字,将作为民众之敌和民主之敌而被钉 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番禺官权赢得胜利的代价之一,是广东省形象的严重受损。改革开放 以来,广东一直扮演全国领头羊的角色,以经济发达和务实开明而著称。但在张德江出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后,他严厉整肃堪称大陆传媒界的改革先锋的南方报业集 团,以及连续出现特大矿难,已经使广东形象蒙上厚厚的阴影。现在,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村民罢免活动,再次惨遭番禺当局扼杀,广东的政治形象必然一落千丈。

    3,番禺官权在小小的太石村赢得胜利,付出最大政治代价的却是胡温领 衔的大中央。本来,农村的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一向是中共对外展示其政治开明的民主橱窗,据路透社9月5日报道,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 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 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的评论,也大都把农村选举作为中共推行渐进政治改革的标志,卡特基金会等有影响的国际非政府 组织也一直在帮助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试验。太石村村民通过合法罢官活动,充分展示他们民主素质,完全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但番禺官权却动用种种残暴而厚 黑的手段,全力阻止村民们的自我管理,最终使村民们惨遭失败,引发出沸沸扬扬的国内外舆。而高调提倡基层民主的循序渐进的中央政权,却对小小的番禺区政府 的滥权不闻不问,如何让广大农民、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再相信中共的承诺?中共总理誓言推进基层民主的余音未消,太石村的基层民主却在当地官权的镇压下失 败,等于是地方小官扇了中央大员一记耳光。

从民间的角度讲,村民的失败赢得长远的道义声誉,也为民间维权的未来运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尽管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失败了,但它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了草根民众的 政治觉醒,他们的维权超越了狭隘的经济利益,显示出争取民主权利的自觉;它也凸现了中国民间所蕴含巨大的民主饥渴,用烈火干柴来形容并不过分。而民间的政 治觉醒和民主饥渴,正是推动草根民主的最大动力。

    2,太石村事件的起因和失败,让人们看清了面包与自由的关系:与其满 足于被恩赐的面包,不如自己争取到法定自由。自由的有无,不仅关系到面包的有无多少,也关系到面包分配的公平与否。没有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官赐的面包随 时可能被官权再次夺走,面包的分配也绝无任何公平可言。只有自发争取到自由权利,才足以保护民间的面包不被官权任意掠夺,也才能保证面包分配的基本公平。 所以,底层民众只有首先争取到法定的自由权利,才能理直气壮地抵抗官权的榨取和保障自身的权益,也才有希望获得分配上的社会公正。

    3,失败的太石村维权,并不影响农民们极为珍贵的民主素质的展示,他 们的合法而理性的非暴力维权,既让中国农民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尊重,也戳破素质低下论和民主不合国情论的捏造,增强了中国民间对基层民主 的信心。太石村事件充分证明,中国民主进程的步履蹒跚,绝非民众素质低下所致,而是中共官权的压制所致。与高素质的太石村村民比起来,那些高唱素质论 和国情论的御用精英们,如同井底之蛙,他们的双眼被傲慢、偏见和恐惧所蒙蔽,他们的良心和智慧被既得利益的血盆大口所吞噬,用捏造的理论来帮助官方阻 止民主进程。

    4,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即便是底层农村的维权活动,也能形成了广泛的 社会动员,不仅是舆论动员,也是准组织化介入。特别是法律人士、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等各界人士的在场协助,使民间精英与草根底层相结合的维权模式得到又一 次经验积累;国内知识分子和网民们的舆论声援,带动了国内开明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引发出民间舆论对基层民主的新一轮热情。

    5,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人世间最珍贵的自由!在民主国家,公 民自由尚需捍卫,何况在独裁制度下争取自由和民主,就更要付出超常的代价。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民间代价不断累积的过程。在当下中国,大 多数民间维权的暂时失败是必然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经验和代价的积累,每一次积累,既可以让民间从失败中学习一点、成熟一分,也都会让官权付出一定的统治 成本和道义损失。日益扩展的民间维权不断加大着官权的统治成本,当某一领域的维权使官权的统治成本高到某一临界点,局部的制度改革就将发生。而民间压力导 致局部制度更新的渐进改良,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突出特征之一。在此意义上,太石村事件作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不仅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了,也 必将作为一次代价的累积而铭刻在中国草根民主的历史进程之中。

为此,我必须再次向失败的村民和身陷囹圄的人士表达敬意,也向徐金海和骆蔚峰发出诅咒和蔑视!

番禺官权取得了现实的胜利,但也让地方恶吏们付出臭名远扬的道义代价,更让广东省政权和中央政权付出了形象受损的政治代价;太石村村民吞下失败的苦果,但他们却赢得了普遍的道义尊重,让心向自由的社会各界对草根民众的民主素质抱有信心。

在此意义上,官权的胜利是可耻的失败,而村民的失败是荣耀的凯旋!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家中





尽管,番禺当局允许太石村村民在9月16号举行了罢免委员会选举,而且选举的结果大大出乎官权的意料,官方钦定的七个候选人全部落选,而村民推荐 的候选人全部当选,似乎预示着官方的失败和民间的胜利。但12号上午,官方突然出动上千警力强行抢劫了村财务室、抢走关键证据,继而是郭飞雄先生在14号 神秘失踪,我就预感到番禺官方的阴谋和罢免活动的前景并不乐观。(请参见我的文章《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名字》,首发《民主中国》05-09- 17)

果然,15号和16号,番禺区官方喉舌番禺电视台和《番禺日报》连续发表措辞强硬的指控: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少部分村民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连 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 定。

所以,政府为了恢复日常工作,维护稳定大局,予以肃清。接下来的演变完全由当局操控,一系列幕后阴谋和密集的舆论造势相结合,终于扼杀了太石村罢免行动。 9月18日,据悉,郭飞雄被广州市番禹鱼窝头派出所拘留。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同一天,一名当选的罢免委员会委员失去联络,显然是受到压力,不想履行职责。 9月21日,《番禺日报》刊出《太石村财务专项审计报告昨天公布》称:审计结果证明帐目清楚、没有问题。但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失望。9月22日,《番禺日 报》刊出《太石村村民听取财务专项审计报告》和《打开通向真相的大门鱼窝头镇太石村"912"清场行动纪实》两篇报道,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行 使民主权利四谈自觉依法行事,促进和谐稳定》。 同一天,由七人组成的太石村民选罢免委员会,有六人签署官方提供现成的辞职通知,空出的位置由官选现任村委委员顶替。镇政府随即要求村名签字取消罢免动议。 同一天,郭飞雄被证实拘押在番禺看守所。郭案为上级督办,罪名未详。 9月23日,在官方威胁和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太石村罢免委员会的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辞职。与此同时,曾在罢免动议上签名的村民,估计已有超过六成的人签署取消罢免声明。 至此,原定10月7日召开的罢免大会,事实上已经胎死腹中。
尽管,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声援瞩目,但还是败在番禺官权的野蛮镇压和黑箱阴谋之下,那些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官员们,也由此可以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赢得了现实胜利的番禺官权,未必就是大赢;而输掉了罢免的村民及其民间支持者,未必就是惨败。

从官权的角度讲,是以大的政治代价换取小的现实胜利,成本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1,番禺区官权依靠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垄断资源所赢的,仅仅是现实性、 暂时性的胜利,而输掉的却是民心所向和他们个人的为官道义。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等当地官僚的名字,将作为民众之敌和民主之敌而被钉 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番禺官权赢得胜利的代价之一,是广东省形象的严重受损。改革开放 以来,广东一直扮演全国领头羊的角色,以经济发达和务实开明而著称。但在张德江出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后,他严厉整肃堪称大陆传媒界的改革先锋的南方报业集 团,以及连续出现特大矿难,已经使广东形象蒙上厚厚的阴影。现在,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村民罢免活动,再次惨遭番禺当局扼杀,广东的政治形象必然一落千丈。

    3,番禺官权在小小的太石村赢得胜利,付出最大政治代价的却是胡温领 衔的大中央。本来,农村的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一向是中共对外展示其政治开明的民主橱窗,据路透社9月5日报道,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 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 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的评论,也大都把农村选举作为中共推行渐进政治改革的标志,卡特基金会等有影响的国际非政府 组织也一直在帮助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试验。太石村村民通过合法罢官活动,充分展示他们民主素质,完全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但番禺官权却动用种种残暴而厚 黑的手段,全力阻止村民们的自我管理,最终使村民们惨遭失败,引发出沸沸扬扬的国内外舆。而高调提倡基层民主的循序渐进的中央政权,却对小小的番禺区政府 的滥权不闻不问,如何让广大农民、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再相信中共的承诺?中共总理誓言推进基层民主的余音未消,太石村的基层民主却在当地官权的镇压下失 败,等于是地方小官扇了中央大员一记耳光。

从民间的角度讲,村民的失败赢得长远的道义声誉,也为民间维权的未来运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尽管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失败了,但它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了草根民众的 政治觉醒,他们的维权超越了狭隘的经济利益,显示出争取民主权利的自觉;它也凸现了中国民间所蕴含巨大的民主饥渴,用烈火干柴来形容并不过分。而民间的政 治觉醒和民主饥渴,正是推动草根民主的最大动力。

    2,太石村事件的起因和失败,让人们看清了面包与自由的关系:与其满 足于被恩赐的面包,不如自己争取到法定自由。自由的有无,不仅关系到面包的有无多少,也关系到面包分配的公平与否。没有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官赐的面包随 时可能被官权再次夺走,面包的分配也绝无任何公平可言。只有自发争取到自由权利,才足以保护民间的面包不被官权任意掠夺,也才能保证面包分配的基本公平。 所以,底层民众只有首先争取到法定的自由权利,才能理直气壮地抵抗官权的榨取和保障自身的权益,也才有希望获得分配上的社会公正。

    3,失败的太石村维权,并不影响农民们极为珍贵的民主素质的展示,他 们的合法而理性的非暴力维权,既让中国农民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尊重,也戳破素质低下论和民主不合国情论的捏造,增强了中国民间对基层民主 的信心。太石村事件充分证明,中国民主进程的步履蹒跚,绝非民众素质低下所致,而是中共官权的压制所致。与高素质的太石村村民比起来,那些高唱素质论 和国情论的御用精英们,如同井底之蛙,他们的双眼被傲慢、偏见和恐惧所蒙蔽,他们的良心和智慧被既得利益的血盆大口所吞噬,用捏造的理论来帮助官方阻 止民主进程。

    4,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即便是底层农村的维权活动,也能形成了广泛的 社会动员,不仅是舆论动员,也是准组织化介入。特别是法律人士、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等各界人士的在场协助,使民间精英与草根底层相结合的维权模式得到又一 次经验积累;国内知识分子和网民们的舆论声援,带动了国内开明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引发出民间舆论对基层民主的新一轮热情。

    5,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人世间最珍贵的自由!在民主国家,公 民自由尚需捍卫,何况在独裁制度下争取自由和民主,就更要付出超常的代价。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民间代价不断累积的过程。在当下中国,大 多数民间维权的暂时失败是必然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经验和代价的积累,每一次积累,既可以让民间从失败中学习一点、成熟一分,也都会让官权付出一定的统治 成本和道义损失。日益扩展的民间维权不断加大着官权的统治成本,当某一领域的维权使官权的统治成本高到某一临界点,局部的制度改革就将发生。而民间压力导 致局部制度更新的渐进改良,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突出特征之一。在此意义上,太石村事件作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不仅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了,也 必将作为一次代价的累积而铭刻在中国草根民主的历史进程之中。

为此,我必须再次向失败的村民和身陷囹圄的人士表达敬意,也向徐金海和骆蔚峰发出诅咒和蔑视!

番禺官权取得了现实的胜利,但也让地方恶吏们付出臭名远扬的道义代价,更让广东省政权和中央政权付出了形象受损的政治代价;太石村村民吞下失败的苦果,但他们却赢得了普遍的道义尊重,让心向自由的社会各界对草根民众的民主素质抱有信心。

在此意义上,官权的胜利是可耻的失败,而村民的失败是荣耀的凯旋!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家中





尽管,番禺当局允许太石村村民在9月16号举行了罢免委员会选举,而且选举的结果大大出乎官权的意料,官方钦定的七个候选人全部落选,而村民推荐 的候选人全部当选,似乎预示着官方的失败和民间的胜利。但12号上午,官方突然出动上千警力强行抢劫了村财务室、抢走关键证据,继而是郭飞雄先生在14号 神秘失踪,我就预感到番禺官方的阴谋和罢免活动的前景并不乐观。(请参见我的文章《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名字》,首发《民主中国》05-09- 17)

果然,15号和16号,番禺区官方喉舌番禺电视台和《番禺日报》连续发表措辞强硬的指控: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少部分村民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连 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 定。

所以,政府为了恢复日常工作,维护稳定大局,予以肃清。接下来的演变完全由当局操控,一系列幕后阴谋和密集的舆论造势相结合,终于扼杀了太石村罢免行动。 9月18日,据悉,郭飞雄被广州市番禹鱼窝头派出所拘留。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同一天,一名当选的罢免委员会委员失去联络,显然是受到压力,不想履行职责。 9月21日,《番禺日报》刊出《太石村财务专项审计报告昨天公布》称:审计结果证明帐目清楚、没有问题。但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失望。9月22日,《番禺日 报》刊出《太石村村民听取财务专项审计报告》和《打开通向真相的大门鱼窝头镇太石村"912"清场行动纪实》两篇报道,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行 使民主权利四谈自觉依法行事,促进和谐稳定》。 同一天,由七人组成的太石村民选罢免委员会,有六人签署官方提供现成的辞职通知,空出的位置由官选现任村委委员顶替。镇政府随即要求村名签字取消罢免动议。 同一天,郭飞雄被证实拘押在番禺看守所。郭案为上级督办,罪名未详。 9月23日,在官方威胁和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太石村罢免委员会的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辞职。与此同时,曾在罢免动议上签名的村民,估计已有超过六成的人签署取消罢免声明。 至此,原定10月7日召开的罢免大会,事实上已经胎死腹中。
尽管,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声援瞩目,但还是败在番禺官权的野蛮镇压和黑箱阴谋之下,那些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官员们,也由此可以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赢得了现实胜利的番禺官权,未必就是大赢;而输掉了罢免的村民及其民间支持者,未必就是惨败。

从官权的角度讲,是以大的政治代价换取小的现实胜利,成本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1,番禺区官权依靠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垄断资源所赢的,仅仅是现实性、 暂时性的胜利,而输掉的却是民心所向和他们个人的为官道义。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等当地官僚的名字,将作为民众之敌和民主之敌而被钉 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番禺官权赢得胜利的代价之一,是广东省形象的严重受损。改革开放 以来,广东一直扮演全国领头羊的角色,以经济发达和务实开明而著称。但在张德江出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后,他严厉整肃堪称大陆传媒界的改革先锋的南方报业集 团,以及连续出现特大矿难,已经使广东形象蒙上厚厚的阴影。现在,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村民罢免活动,再次惨遭番禺当局扼杀,广东的政治形象必然一落千丈。

    3,番禺官权在小小的太石村赢得胜利,付出最大政治代价的却是胡温领 衔的大中央。本来,农村的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一向是中共对外展示其政治开明的民主橱窗,据路透社9月5日报道,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 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 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的评论,也大都把农村选举作为中共推行渐进政治改革的标志,卡特基金会等有影响的国际非政府 组织也一直在帮助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试验。太石村村民通过合法罢官活动,充分展示他们民主素质,完全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但番禺官权却动用种种残暴而厚 黑的手段,全力阻止村民们的自我管理,最终使村民们惨遭失败,引发出沸沸扬扬的国内外舆。而高调提倡基层民主的循序渐进的中央政权,却对小小的番禺区政府 的滥权不闻不问,如何让广大农民、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再相信中共的承诺?中共总理誓言推进基层民主的余音未消,太石村的基层民主却在当地官权的镇压下失 败,等于是地方小官扇了中央大员一记耳光。

从民间的角度讲,村民的失败赢得长远的道义声誉,也为民间维权的未来运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尽管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失败了,但它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了草根民众的 政治觉醒,他们的维权超越了狭隘的经济利益,显示出争取民主权利的自觉;它也凸现了中国民间所蕴含巨大的民主饥渴,用烈火干柴来形容并不过分。而民间的政 治觉醒和民主饥渴,正是推动草根民主的最大动力。

    2,太石村事件的起因和失败,让人们看清了面包与自由的关系:与其满 足于被恩赐的面包,不如自己争取到法定自由。自由的有无,不仅关系到面包的有无多少,也关系到面包分配的公平与否。没有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官赐的面包随 时可能被官权再次夺走,面包的分配也绝无任何公平可言。只有自发争取到自由权利,才足以保护民间的面包不被官权任意掠夺,也才能保证面包分配的基本公平。 所以,底层民众只有首先争取到法定的自由权利,才能理直气壮地抵抗官权的榨取和保障自身的权益,也才有希望获得分配上的社会公正。

    3,失败的太石村维权,并不影响农民们极为珍贵的民主素质的展示,他 们的合法而理性的非暴力维权,既让中国农民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尊重,也戳破素质低下论和民主不合国情论的捏造,增强了中国民间对基层民主 的信心。太石村事件充分证明,中国民主进程的步履蹒跚,绝非民众素质低下所致,而是中共官权的压制所致。与高素质的太石村村民比起来,那些高唱素质论 和国情论的御用精英们,如同井底之蛙,他们的双眼被傲慢、偏见和恐惧所蒙蔽,他们的良心和智慧被既得利益的血盆大口所吞噬,用捏造的理论来帮助官方阻 止民主进程。

    4,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即便是底层农村的维权活动,也能形成了广泛的 社会动员,不仅是舆论动员,也是准组织化介入。特别是法律人士、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等各界人士的在场协助,使民间精英与草根底层相结合的维权模式得到又一 次经验积累;国内知识分子和网民们的舆论声援,带动了国内开明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引发出民间舆论对基层民主的新一轮热情。

    5,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人世间最珍贵的自由!在民主国家,公 民自由尚需捍卫,何况在独裁制度下争取自由和民主,就更要付出超常的代价。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民间代价不断累积的过程。在当下中国,大 多数民间维权的暂时失败是必然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经验和代价的积累,每一次积累,既可以让民间从失败中学习一点、成熟一分,也都会让官权付出一定的统治 成本和道义损失。日益扩展的民间维权不断加大着官权的统治成本,当某一领域的维权使官权的统治成本高到某一临界点,局部的制度改革就将发生。而民间压力导 致局部制度更新的渐进改良,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突出特征之一。在此意义上,太石村事件作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不仅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了,也 必将作为一次代价的累积而铭刻在中国草根民主的历史进程之中。

为此,我必须再次向失败的村民和身陷囹圄的人士表达敬意,也向徐金海和骆蔚峰发出诅咒和蔑视!

番禺官权取得了现实的胜利,但也让地方恶吏们付出臭名远扬的道义代价,更让广东省政权和中央政权付出了形象受损的政治代价;太石村村民吞下失败的苦果,但他们却赢得了普遍的道义尊重,让心向自由的社会各界对草根民众的民主素质抱有信心。

在此意义上,官权的胜利是可耻的失败,而村民的失败是荣耀的凯旋!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家中





尽管,番禺当局允许太石村村民在9月16号举行了罢免委员会选举,而且选举的结果大大出乎官权的意料,官方钦定的七个候选人全部落选,而村民推荐 的候选人全部当选,似乎预示着官方的失败和民间的胜利。但12号上午,官方突然出动上千警力强行抢劫了村财务室、抢走关键证据,继而是郭飞雄先生在14号 神秘失踪,我就预感到番禺官方的阴谋和罢免活动的前景并不乐观。(请参见我的文章《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名字》,首发《民主中国》05-09- 17)

果然,15号和16号,番禺区官方喉舌番禺电视台和《番禺日报》连续发表措辞强硬的指控: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少部分村民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连 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 定。

所以,政府为了恢复日常工作,维护稳定大局,予以肃清。接下来的演变完全由当局操控,一系列幕后阴谋和密集的舆论造势相结合,终于扼杀了太石村罢免行动。 9月18日,据悉,郭飞雄被广州市番禹鱼窝头派出所拘留。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同一天,一名当选的罢免委员会委员失去联络,显然是受到压力,不想履行职责。 9月21日,《番禺日报》刊出《太石村财务专项审计报告昨天公布》称:审计结果证明帐目清楚、没有问题。但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失望。9月22日,《番禺日 报》刊出《太石村村民听取财务专项审计报告》和《打开通向真相的大门鱼窝头镇太石村"912"清场行动纪实》两篇报道,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行 使民主权利四谈自觉依法行事,促进和谐稳定》。 同一天,由七人组成的太石村民选罢免委员会,有六人签署官方提供现成的辞职通知,空出的位置由官选现任村委委员顶替。镇政府随即要求村名签字取消罢免动议。 同一天,郭飞雄被证实拘押在番禺看守所。郭案为上级督办,罪名未详。 9月23日,在官方威胁和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太石村罢免委员会的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辞职。与此同时,曾在罢免动议上签名的村民,估计已有超过六成的人签署取消罢免声明。 至此,原定10月7日召开的罢免大会,事实上已经胎死腹中。
尽管,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声援瞩目,但还是败在番禺官权的野蛮镇压和黑箱阴谋之下,那些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官员们,也由此可以暂时躲过一劫。然而,赢得了现实胜利的番禺官权,未必就是大赢;而输掉了罢免的村民及其民间支持者,未必就是惨败。

从官权的角度讲,是以大的政治代价换取小的现实胜利,成本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1,番禺区官权依靠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垄断资源所赢的,仅仅是现实性、 暂时性的胜利,而输掉的却是民心所向和他们个人的为官道义。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等当地官僚的名字,将作为民众之敌和民主之敌而被钉 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番禺官权赢得胜利的代价之一,是广东省形象的严重受损。改革开放 以来,广东一直扮演全国领头羊的角色,以经济发达和务实开明而著称。但在张德江出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后,他严厉整肃堪称大陆传媒界的改革先锋的南方报业集 团,以及连续出现特大矿难,已经使广东形象蒙上厚厚的阴影。现在,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村民罢免活动,再次惨遭番禺当局扼杀,广东的政治形象必然一落千丈。

    3,番禺官权在小小的太石村赢得胜利,付出最大政治代价的却是胡温领 衔的大中央。本来,农村的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一向是中共对外展示其政治开明的民主橱窗,据路透社9月5日报道,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 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 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的评论,也大都把农村选举作为中共推行渐进政治改革的标志,卡特基金会等有影响的国际非政府 组织也一直在帮助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试验。太石村村民通过合法罢官活动,充分展示他们民主素质,完全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但番禺官权却动用种种残暴而厚 黑的手段,全力阻止村民们的自我管理,最终使村民们惨遭失败,引发出沸沸扬扬的国内外舆。而高调提倡基层民主的循序渐进的中央政权,却对小小的番禺区政府 的滥权不闻不问,如何让广大农民、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再相信中共的承诺?中共总理誓言推进基层民主的余音未消,太石村的基层民主却在当地官权的镇压下失 败,等于是地方小官扇了中央大员一记耳光。

从民间的角度讲,村民的失败赢得长远的道义声誉,也为民间维权的未来运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1,尽管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失败了,但它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了草根民众的 政治觉醒,他们的维权超越了狭隘的经济利益,显示出争取民主权利的自觉;它也凸现了中国民间所蕴含巨大的民主饥渴,用烈火干柴来形容并不过分。而民间的政 治觉醒和民主饥渴,正是推动草根民主的最大动力。

    2,太石村事件的起因和失败,让人们看清了面包与自由的关系:与其满 足于被恩赐的面包,不如自己争取到法定自由。自由的有无,不仅关系到面包的有无多少,也关系到面包分配的公平与否。没有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官赐的面包随 时可能被官权再次夺走,面包的分配也绝无任何公平可言。只有自发争取到自由权利,才足以保护民间的面包不被官权任意掠夺,也才能保证面包分配的基本公平。 所以,底层民众只有首先争取到法定的自由权利,才能理直气壮地抵抗官权的榨取和保障自身的权益,也才有希望获得分配上的社会公正。

    3,失败的太石村维权,并不影响农民们极为珍贵的民主素质的展示,他 们的合法而理性的非暴力维权,既让中国农民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尊重,也戳破素质低下论和民主不合国情论的捏造,增强了中国民间对基层民主 的信心。太石村事件充分证明,中国民主进程的步履蹒跚,绝非民众素质低下所致,而是中共官权的压制所致。与高素质的太石村村民比起来,那些高唱素质论 和国情论的御用精英们,如同井底之蛙,他们的双眼被傲慢、偏见和恐惧所蒙蔽,他们的良心和智慧被既得利益的血盆大口所吞噬,用捏造的理论来帮助官方阻 止民主进程。

    4,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即便是底层农村的维权活动,也能形成了广泛的 社会动员,不仅是舆论动员,也是准组织化介入。特别是法律人士、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等各界人士的在场协助,使民间精英与草根底层相结合的维权模式得到又一 次经验积累;国内知识分子和网民们的舆论声援,带动了国内开明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引发出民间舆论对基层民主的新一轮热情。

    5,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人世间最珍贵的自由!在民主国家,公 民自由尚需捍卫,何况在独裁制度下争取自由和民主,就更要付出超常的代价。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民间代价不断累积的过程。在当下中国,大 多数民间维权的暂时失败是必然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经验和代价的积累,每一次积累,既可以让民间从失败中学习一点、成熟一分,也都会让官权付出一定的统治 成本和道义损失。日益扩展的民间维权不断加大着官权的统治成本,当某一领域的维权使官权的统治成本高到某一临界点,局部的制度改革就将发生。而民间压力导 致局部制度更新的渐进改良,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突出特征之一。在此意义上,太石村事件作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不仅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了,也 必将作为一次代价的累积而铭刻在中国草根民主的历史进程之中。

为此,我必须再次向失败的村民和身陷囹圄的人士表达敬意,也向徐金海和骆蔚峰发出诅咒和蔑视!

番禺官权取得了现实的胜利,但也让地方恶吏们付出臭名远扬的道义代价,更让广东省政权和中央政权付出了形象受损的政治代价;太石村村民吞下失败的苦果,但他们却赢得了普遍的道义尊重,让心向自由的社会各界对草根民众的民主素质抱有信心。

在此意义上,官权的胜利是可耻的失败,而村民的失败是荣耀的凯旋!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家中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