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土匪,都是土匪!
郭少坤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 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 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 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 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 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 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 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 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 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 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 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 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 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 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 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 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 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 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 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 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 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 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 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 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 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 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 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 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 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 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 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 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 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 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 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 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 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 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 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 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 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 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 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 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 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 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 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 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 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 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 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 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 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 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 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 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 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 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 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 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 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 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 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 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 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 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 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 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 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 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 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 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 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 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 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 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 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 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 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 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 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 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 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 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 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 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 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 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 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 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 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 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 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 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 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 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 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 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 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 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 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 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 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 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 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 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 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 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