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支持欧美就人权问题向北京政府施压
卫子游(湖北)



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

这几天的国际上接连出现一些对中国人权利好的消息,先是英国女皇在接待胡锦涛的讲话中含蓄然而坚定地表达了对没有民主的中国崛起的忧虑,此后又传来布莱尔 在会见胡锦涛时与之讨论中国的政治情势和人权状况,尽管"在中方要求下,会谈内容未对外公开",但英国政府允许"台湾、西藏、法轮功等团体的示威抗议。" 单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英国并没有向中国政府屈服,接着,又传来了《布什总统在日本京都的讲话》。

如果借用中国官方新闻社的习惯措辞,小布什的这篇讲话可称为"旗帜鲜明",在讲话中,布什总统毫不含糊地提升民主台湾的地位,"现在的台湾是自由、民主和 繁荣的。由于台湾各阶层都拥抱自由,台湾因此给民众带来了繁荣,并创造了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华人社会。",在鼓励中国已向自由迈出了步伐的同时,间接贬斥了 中国还没有完成自由的历程。

在这篇讲话中,布什还首次披露了他与胡锦涛曾就人权问题发生过的交锋,"我也曾指出,中国人民希望获得更大的自由,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在不受国家管制的 情况下做礼拜能印制《圣经》和其他经文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要求应被视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方面而得到鼓励。通过满足中国公民对自由和 开放的合法要求,中国领导人能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布什对胡锦涛所讲的这段话充满善意,充满对中国政府的期待,并非完全站在美国 利益的立场上,而基本是站在中国民众的利益上,他明确表示,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自由开放政策的目的是"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

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欧美的步调日益统一,立场更加坚定,音量正在放大,对于中国,对于每一个中国国民,这都应该视为好事,因为欧美所要求的,不是把中国的 人权收归西方所有,不是要让中国人成为西方的奴隶,而是要求北京政府把权利还给中国人民,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
自从中国政府背离其民主承诺之后,国内民间力量要求人权的努力从未止息,1957年"反右"运动前发生过北大学生和中青报刘宾雁等人批评政府反民主反人权 的言论,文革中诞生了顾准与林昭的思想反抗,1976年魏京生等民主人士发起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贯穿19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孕育了1989年的"六 四"运动,从19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权力的日益腐化堕落,不堪重负的底层民间自生自发了维权运动,与此同时,由李慎之先生破题,自由、 宪政、民主、人权话语相继楔入官方意识形态,在官方把持的"喉舌"中占稳一席之地,伴随2004年人权入宪,人权终于由隐而显,由"非法"而"合法",起 码从形式上实现了时代的嬗替。然而,由于民间不掌握暴力资源,对专制强权不能构成硬约束,中国人权仍然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在这个时候,比中共更强大的欧美力量的外力推进,对中国人权事业意义重大。国内民间对基本人权的合法诉求,在专制传统深厚无比、统治者不惜一切代价保权救 位的中国,今天还不足以形成强大的合力,零星的反抗,从面上看,终嫌软弱无力,当局随时可以逮捕镇压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这种镇压就停止反抗,但对于远比 中共强大得多的欧美强力推销的人权,北京当局却只能屈就。胡锦涛面对布什的一次次公开批评,不再以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作回应,就是明证。

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下来一句民谣:"民怕官,官怕匪,匪怕民。"说的是没有暴力的平民害怕掌握有军队警察的专制政府,专制政府则害怕有组织的暴力土匪准军 事集团,只有暴力不讲道理的土匪集团最终却还是斗不过"有理走遍天下"的民众。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不难认识到,这句民谣从中国几千年治乱循环现象中总结出一 条逻辑规律:暴力只有也必定屈服于更大的暴力,最大的暴力最终却总要在理性面前败下阵来。对专制强权以强力迫使其屈服最典型的例子是冷战。二战之后,苏联 极力扩大其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对民主力量寸土必争,特别是在谈判桌上对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等问题上寸步不让,对此,美国体制内的"苏联通",时任美驻苏代办 乔治凯南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对策:"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却十分敏感",主张美国只有以足够的武力相威慑,才可不动武迫使苏联退却。 历史说明凯南的政策是正确的,正是以北约盟国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民主国家不仅有效地遏制了苏联帝国的扩张野心,而且最终拖垮了这个有史以来全世界最大的暴 力机器,迫使依靠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势力走向事实上的破产。今天,欧美诸国既拥有任何强权难以比拟的武力,又拥有自由民主的道义优势,如果以同样的决 心迫使中国暴力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由虚变实,必将收到同样的效果。

世界近代史和当代史证明了,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也只有民主自由国家,才可保证和平崛起和崛起后的和 平,中国人民盼人权很多年了,不盼人权的只有专制政府和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我们希望把这个情况传达给欧美政府和人民,对来自这些国家的善意的帮助表达诚挚 的感谢!







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

这几天的国际上接连出现一些对中国人权利好的消息,先是英国女皇在接待胡锦涛的讲话中含蓄然而坚定地表达了对没有民主的中国崛起的忧虑,此后又传来布莱尔 在会见胡锦涛时与之讨论中国的政治情势和人权状况,尽管"在中方要求下,会谈内容未对外公开",但英国政府允许"台湾、西藏、法轮功等团体的示威抗议。" 单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英国并没有向中国政府屈服,接着,又传来了《布什总统在日本京都的讲话》。

如果借用中国官方新闻社的习惯措辞,小布什的这篇讲话可称为"旗帜鲜明",在讲话中,布什总统毫不含糊地提升民主台湾的地位,"现在的台湾是自由、民主和 繁荣的。由于台湾各阶层都拥抱自由,台湾因此给民众带来了繁荣,并创造了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华人社会。",在鼓励中国已向自由迈出了步伐的同时,间接贬斥了 中国还没有完成自由的历程。

在这篇讲话中,布什还首次披露了他与胡锦涛曾就人权问题发生过的交锋,"我也曾指出,中国人民希望获得更大的自由,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在不受国家管制的 情况下做礼拜能印制《圣经》和其他经文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要求应被视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方面而得到鼓励。通过满足中国公民对自由和 开放的合法要求,中国领导人能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布什对胡锦涛所讲的这段话充满善意,充满对中国政府的期待,并非完全站在美国 利益的立场上,而基本是站在中国民众的利益上,他明确表示,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自由开放政策的目的是"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

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欧美的步调日益统一,立场更加坚定,音量正在放大,对于中国,对于每一个中国国民,这都应该视为好事,因为欧美所要求的,不是把中国的 人权收归西方所有,不是要让中国人成为西方的奴隶,而是要求北京政府把权利还给中国人民,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
自从中国政府背离其民主承诺之后,国内民间力量要求人权的努力从未止息,1957年"反右"运动前发生过北大学生和中青报刘宾雁等人批评政府反民主反人权 的言论,文革中诞生了顾准与林昭的思想反抗,1976年魏京生等民主人士发起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贯穿19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孕育了1989年的"六 四"运动,从19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权力的日益腐化堕落,不堪重负的底层民间自生自发了维权运动,与此同时,由李慎之先生破题,自由、 宪政、民主、人权话语相继楔入官方意识形态,在官方把持的"喉舌"中占稳一席之地,伴随2004年人权入宪,人权终于由隐而显,由"非法"而"合法",起 码从形式上实现了时代的嬗替。然而,由于民间不掌握暴力资源,对专制强权不能构成硬约束,中国人权仍然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在这个时候,比中共更强大的欧美力量的外力推进,对中国人权事业意义重大。国内民间对基本人权的合法诉求,在专制传统深厚无比、统治者不惜一切代价保权救 位的中国,今天还不足以形成强大的合力,零星的反抗,从面上看,终嫌软弱无力,当局随时可以逮捕镇压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这种镇压就停止反抗,但对于远比 中共强大得多的欧美强力推销的人权,北京当局却只能屈就。胡锦涛面对布什的一次次公开批评,不再以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作回应,就是明证。

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下来一句民谣:"民怕官,官怕匪,匪怕民。"说的是没有暴力的平民害怕掌握有军队警察的专制政府,专制政府则害怕有组织的暴力土匪准军 事集团,只有暴力不讲道理的土匪集团最终却还是斗不过"有理走遍天下"的民众。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不难认识到,这句民谣从中国几千年治乱循环现象中总结出一 条逻辑规律:暴力只有也必定屈服于更大的暴力,最大的暴力最终却总要在理性面前败下阵来。对专制强权以强力迫使其屈服最典型的例子是冷战。二战之后,苏联 极力扩大其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对民主力量寸土必争,特别是在谈判桌上对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等问题上寸步不让,对此,美国体制内的"苏联通",时任美驻苏代办 乔治凯南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对策:"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却十分敏感",主张美国只有以足够的武力相威慑,才可不动武迫使苏联退却。 历史说明凯南的政策是正确的,正是以北约盟国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民主国家不仅有效地遏制了苏联帝国的扩张野心,而且最终拖垮了这个有史以来全世界最大的暴 力机器,迫使依靠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势力走向事实上的破产。今天,欧美诸国既拥有任何强权难以比拟的武力,又拥有自由民主的道义优势,如果以同样的决 心迫使中国暴力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由虚变实,必将收到同样的效果。

世界近代史和当代史证明了,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也只有民主自由国家,才可保证和平崛起和崛起后的和 平,中国人民盼人权很多年了,不盼人权的只有专制政府和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我们希望把这个情况传达给欧美政府和人民,对来自这些国家的善意的帮助表达诚挚 的感谢!







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

这几天的国际上接连出现一些对中国人权利好的消息,先是英国女皇在接待胡锦涛的讲话中含蓄然而坚定地表达了对没有民主的中国崛起的忧虑,此后又传来布莱尔 在会见胡锦涛时与之讨论中国的政治情势和人权状况,尽管"在中方要求下,会谈内容未对外公开",但英国政府允许"台湾、西藏、法轮功等团体的示威抗议。" 单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英国并没有向中国政府屈服,接着,又传来了《布什总统在日本京都的讲话》。

如果借用中国官方新闻社的习惯措辞,小布什的这篇讲话可称为"旗帜鲜明",在讲话中,布什总统毫不含糊地提升民主台湾的地位,"现在的台湾是自由、民主和 繁荣的。由于台湾各阶层都拥抱自由,台湾因此给民众带来了繁荣,并创造了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华人社会。",在鼓励中国已向自由迈出了步伐的同时,间接贬斥了 中国还没有完成自由的历程。

在这篇讲话中,布什还首次披露了他与胡锦涛曾就人权问题发生过的交锋,"我也曾指出,中国人民希望获得更大的自由,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在不受国家管制的 情况下做礼拜能印制《圣经》和其他经文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要求应被视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方面而得到鼓励。通过满足中国公民对自由和 开放的合法要求,中国领导人能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布什对胡锦涛所讲的这段话充满善意,充满对中国政府的期待,并非完全站在美国 利益的立场上,而基本是站在中国民众的利益上,他明确表示,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自由开放政策的目的是"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

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欧美的步调日益统一,立场更加坚定,音量正在放大,对于中国,对于每一个中国国民,这都应该视为好事,因为欧美所要求的,不是把中国的 人权收归西方所有,不是要让中国人成为西方的奴隶,而是要求北京政府把权利还给中国人民,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
自从中国政府背离其民主承诺之后,国内民间力量要求人权的努力从未止息,1957年"反右"运动前发生过北大学生和中青报刘宾雁等人批评政府反民主反人权 的言论,文革中诞生了顾准与林昭的思想反抗,1976年魏京生等民主人士发起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贯穿19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孕育了1989年的"六 四"运动,从19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权力的日益腐化堕落,不堪重负的底层民间自生自发了维权运动,与此同时,由李慎之先生破题,自由、 宪政、民主、人权话语相继楔入官方意识形态,在官方把持的"喉舌"中占稳一席之地,伴随2004年人权入宪,人权终于由隐而显,由"非法"而"合法",起 码从形式上实现了时代的嬗替。然而,由于民间不掌握暴力资源,对专制强权不能构成硬约束,中国人权仍然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在这个时候,比中共更强大的欧美力量的外力推进,对中国人权事业意义重大。国内民间对基本人权的合法诉求,在专制传统深厚无比、统治者不惜一切代价保权救 位的中国,今天还不足以形成强大的合力,零星的反抗,从面上看,终嫌软弱无力,当局随时可以逮捕镇压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这种镇压就停止反抗,但对于远比 中共强大得多的欧美强力推销的人权,北京当局却只能屈就。胡锦涛面对布什的一次次公开批评,不再以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作回应,就是明证。

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下来一句民谣:"民怕官,官怕匪,匪怕民。"说的是没有暴力的平民害怕掌握有军队警察的专制政府,专制政府则害怕有组织的暴力土匪准军 事集团,只有暴力不讲道理的土匪集团最终却还是斗不过"有理走遍天下"的民众。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不难认识到,这句民谣从中国几千年治乱循环现象中总结出一 条逻辑规律:暴力只有也必定屈服于更大的暴力,最大的暴力最终却总要在理性面前败下阵来。对专制强权以强力迫使其屈服最典型的例子是冷战。二战之后,苏联 极力扩大其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对民主力量寸土必争,特别是在谈判桌上对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等问题上寸步不让,对此,美国体制内的"苏联通",时任美驻苏代办 乔治凯南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对策:"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却十分敏感",主张美国只有以足够的武力相威慑,才可不动武迫使苏联退却。 历史说明凯南的政策是正确的,正是以北约盟国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民主国家不仅有效地遏制了苏联帝国的扩张野心,而且最终拖垮了这个有史以来全世界最大的暴 力机器,迫使依靠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势力走向事实上的破产。今天,欧美诸国既拥有任何强权难以比拟的武力,又拥有自由民主的道义优势,如果以同样的决 心迫使中国暴力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由虚变实,必将收到同样的效果。

世界近代史和当代史证明了,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也只有民主自由国家,才可保证和平崛起和崛起后的和 平,中国人民盼人权很多年了,不盼人权的只有专制政府和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我们希望把这个情况传达给欧美政府和人民,对来自这些国家的善意的帮助表达诚挚 的感谢!







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

这几天的国际上接连出现一些对中国人权利好的消息,先是英国女皇在接待胡锦涛的讲话中含蓄然而坚定地表达了对没有民主的中国崛起的忧虑,此后又传来布莱尔 在会见胡锦涛时与之讨论中国的政治情势和人权状况,尽管"在中方要求下,会谈内容未对外公开",但英国政府允许"台湾、西藏、法轮功等团体的示威抗议。" 单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英国并没有向中国政府屈服,接着,又传来了《布什总统在日本京都的讲话》。

如果借用中国官方新闻社的习惯措辞,小布什的这篇讲话可称为"旗帜鲜明",在讲话中,布什总统毫不含糊地提升民主台湾的地位,"现在的台湾是自由、民主和 繁荣的。由于台湾各阶层都拥抱自由,台湾因此给民众带来了繁荣,并创造了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华人社会。",在鼓励中国已向自由迈出了步伐的同时,间接贬斥了 中国还没有完成自由的历程。

在这篇讲话中,布什还首次披露了他与胡锦涛曾就人权问题发生过的交锋,"我也曾指出,中国人民希望获得更大的自由,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在不受国家管制的 情况下做礼拜能印制《圣经》和其他经文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要求应被视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方面而得到鼓励。通过满足中国公民对自由和 开放的合法要求,中国领导人能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布什对胡锦涛所讲的这段话充满善意,充满对中国政府的期待,并非完全站在美国 利益的立场上,而基本是站在中国民众的利益上,他明确表示,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自由开放政策的目的是"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

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欧美的步调日益统一,立场更加坚定,音量正在放大,对于中国,对于每一个中国国民,这都应该视为好事,因为欧美所要求的,不是把中国的 人权收归西方所有,不是要让中国人成为西方的奴隶,而是要求北京政府把权利还给中国人民,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
自从中国政府背离其民主承诺之后,国内民间力量要求人权的努力从未止息,1957年"反右"运动前发生过北大学生和中青报刘宾雁等人批评政府反民主反人权 的言论,文革中诞生了顾准与林昭的思想反抗,1976年魏京生等民主人士发起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贯穿19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孕育了1989年的"六 四"运动,从19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权力的日益腐化堕落,不堪重负的底层民间自生自发了维权运动,与此同时,由李慎之先生破题,自由、 宪政、民主、人权话语相继楔入官方意识形态,在官方把持的"喉舌"中占稳一席之地,伴随2004年人权入宪,人权终于由隐而显,由"非法"而"合法",起 码从形式上实现了时代的嬗替。然而,由于民间不掌握暴力资源,对专制强权不能构成硬约束,中国人权仍然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在这个时候,比中共更强大的欧美力量的外力推进,对中国人权事业意义重大。国内民间对基本人权的合法诉求,在专制传统深厚无比、统治者不惜一切代价保权救 位的中国,今天还不足以形成强大的合力,零星的反抗,从面上看,终嫌软弱无力,当局随时可以逮捕镇压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这种镇压就停止反抗,但对于远比 中共强大得多的欧美强力推销的人权,北京当局却只能屈就。胡锦涛面对布什的一次次公开批评,不再以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作回应,就是明证。

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下来一句民谣:"民怕官,官怕匪,匪怕民。"说的是没有暴力的平民害怕掌握有军队警察的专制政府,专制政府则害怕有组织的暴力土匪准军 事集团,只有暴力不讲道理的土匪集团最终却还是斗不过"有理走遍天下"的民众。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不难认识到,这句民谣从中国几千年治乱循环现象中总结出一 条逻辑规律:暴力只有也必定屈服于更大的暴力,最大的暴力最终却总要在理性面前败下阵来。对专制强权以强力迫使其屈服最典型的例子是冷战。二战之后,苏联 极力扩大其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对民主力量寸土必争,特别是在谈判桌上对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等问题上寸步不让,对此,美国体制内的"苏联通",时任美驻苏代办 乔治凯南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对策:"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却十分敏感",主张美国只有以足够的武力相威慑,才可不动武迫使苏联退却。 历史说明凯南的政策是正确的,正是以北约盟国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民主国家不仅有效地遏制了苏联帝国的扩张野心,而且最终拖垮了这个有史以来全世界最大的暴 力机器,迫使依靠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势力走向事实上的破产。今天,欧美诸国既拥有任何强权难以比拟的武力,又拥有自由民主的道义优势,如果以同样的决 心迫使中国暴力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由虚变实,必将收到同样的效果。

世界近代史和当代史证明了,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也只有民主自由国家,才可保证和平崛起和崛起后的和 平,中国人民盼人权很多年了,不盼人权的只有专制政府和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我们希望把这个情况传达给欧美政府和人民,对来自这些国家的善意的帮助表达诚挚 的感谢!







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

这几天的国际上接连出现一些对中国人权利好的消息,先是英国女皇在接待胡锦涛的讲话中含蓄然而坚定地表达了对没有民主的中国崛起的忧虑,此后又传来布莱尔 在会见胡锦涛时与之讨论中国的政治情势和人权状况,尽管"在中方要求下,会谈内容未对外公开",但英国政府允许"台湾、西藏、法轮功等团体的示威抗议。" 单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英国并没有向中国政府屈服,接着,又传来了《布什总统在日本京都的讲话》。

如果借用中国官方新闻社的习惯措辞,小布什的这篇讲话可称为"旗帜鲜明",在讲话中,布什总统毫不含糊地提升民主台湾的地位,"现在的台湾是自由、民主和 繁荣的。由于台湾各阶层都拥抱自由,台湾因此给民众带来了繁荣,并创造了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华人社会。",在鼓励中国已向自由迈出了步伐的同时,间接贬斥了 中国还没有完成自由的历程。

在这篇讲话中,布什还首次披露了他与胡锦涛曾就人权问题发生过的交锋,"我也曾指出,中国人民希望获得更大的自由,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在不受国家管制的 情况下做礼拜能印制《圣经》和其他经文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要求应被视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方面而得到鼓励。通过满足中国公民对自由和 开放的合法要求,中国领导人能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布什对胡锦涛所讲的这段话充满善意,充满对中国政府的期待,并非完全站在美国 利益的立场上,而基本是站在中国民众的利益上,他明确表示,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自由开放政策的目的是"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

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欧美的步调日益统一,立场更加坚定,音量正在放大,对于中国,对于每一个中国国民,这都应该视为好事,因为欧美所要求的,不是把中国的 人权收归西方所有,不是要让中国人成为西方的奴隶,而是要求北京政府把权利还给中国人民,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
自从中国政府背离其民主承诺之后,国内民间力量要求人权的努力从未止息,1957年"反右"运动前发生过北大学生和中青报刘宾雁等人批评政府反民主反人权 的言论,文革中诞生了顾准与林昭的思想反抗,1976年魏京生等民主人士发起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贯穿19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孕育了1989年的"六 四"运动,从19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权力的日益腐化堕落,不堪重负的底层民间自生自发了维权运动,与此同时,由李慎之先生破题,自由、 宪政、民主、人权话语相继楔入官方意识形态,在官方把持的"喉舌"中占稳一席之地,伴随2004年人权入宪,人权终于由隐而显,由"非法"而"合法",起 码从形式上实现了时代的嬗替。然而,由于民间不掌握暴力资源,对专制强权不能构成硬约束,中国人权仍然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在这个时候,比中共更强大的欧美力量的外力推进,对中国人权事业意义重大。国内民间对基本人权的合法诉求,在专制传统深厚无比、统治者不惜一切代价保权救 位的中国,今天还不足以形成强大的合力,零星的反抗,从面上看,终嫌软弱无力,当局随时可以逮捕镇压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这种镇压就停止反抗,但对于远比 中共强大得多的欧美强力推销的人权,北京当局却只能屈就。胡锦涛面对布什的一次次公开批评,不再以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作回应,就是明证。

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下来一句民谣:"民怕官,官怕匪,匪怕民。"说的是没有暴力的平民害怕掌握有军队警察的专制政府,专制政府则害怕有组织的暴力土匪准军 事集团,只有暴力不讲道理的土匪集团最终却还是斗不过"有理走遍天下"的民众。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不难认识到,这句民谣从中国几千年治乱循环现象中总结出一 条逻辑规律:暴力只有也必定屈服于更大的暴力,最大的暴力最终却总要在理性面前败下阵来。对专制强权以强力迫使其屈服最典型的例子是冷战。二战之后,苏联 极力扩大其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对民主力量寸土必争,特别是在谈判桌上对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等问题上寸步不让,对此,美国体制内的"苏联通",时任美驻苏代办 乔治凯南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对策:"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却十分敏感",主张美国只有以足够的武力相威慑,才可不动武迫使苏联退却。 历史说明凯南的政策是正确的,正是以北约盟国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民主国家不仅有效地遏制了苏联帝国的扩张野心,而且最终拖垮了这个有史以来全世界最大的暴 力机器,迫使依靠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势力走向事实上的破产。今天,欧美诸国既拥有任何强权难以比拟的武力,又拥有自由民主的道义优势,如果以同样的决 心迫使中国暴力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由虚变实,必将收到同样的效果。

世界近代史和当代史证明了,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也只有民主自由国家,才可保证和平崛起和崛起后的和 平,中国人民盼人权很多年了,不盼人权的只有专制政府和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我们希望把这个情况传达给欧美政府和人民,对来自这些国家的善意的帮助表达诚挚 的感谢!







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

这几天的国际上接连出现一些对中国人权利好的消息,先是英国女皇在接待胡锦涛的讲话中含蓄然而坚定地表达了对没有民主的中国崛起的忧虑,此后又传来布莱尔 在会见胡锦涛时与之讨论中国的政治情势和人权状况,尽管"在中方要求下,会谈内容未对外公开",但英国政府允许"台湾、西藏、法轮功等团体的示威抗议。" 单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英国并没有向中国政府屈服,接着,又传来了《布什总统在日本京都的讲话》。

如果借用中国官方新闻社的习惯措辞,小布什的这篇讲话可称为"旗帜鲜明",在讲话中,布什总统毫不含糊地提升民主台湾的地位,"现在的台湾是自由、民主和 繁荣的。由于台湾各阶层都拥抱自由,台湾因此给民众带来了繁荣,并创造了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华人社会。",在鼓励中国已向自由迈出了步伐的同时,间接贬斥了 中国还没有完成自由的历程。

在这篇讲话中,布什还首次披露了他与胡锦涛曾就人权问题发生过的交锋,"我也曾指出,中国人民希望获得更大的自由,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在不受国家管制的 情况下做礼拜能印制《圣经》和其他经文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要求应被视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方面而得到鼓励。通过满足中国公民对自由和 开放的合法要求,中国领导人能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布什对胡锦涛所讲的这段话充满善意,充满对中国政府的期待,并非完全站在美国 利益的立场上,而基本是站在中国民众的利益上,他明确表示,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自由开放政策的目的是"使中国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繁荣而自信的国家"。

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欧美的步调日益统一,立场更加坚定,音量正在放大,对于中国,对于每一个中国国民,这都应该视为好事,因为欧美所要求的,不是把中国的 人权收归西方所有,不是要让中国人成为西方的奴隶,而是要求北京政府把权利还给中国人民,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
自从中国政府背离其民主承诺之后,国内民间力量要求人权的努力从未止息,1957年"反右"运动前发生过北大学生和中青报刘宾雁等人批评政府反民主反人权 的言论,文革中诞生了顾准与林昭的思想反抗,1976年魏京生等民主人士发起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贯穿19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孕育了1989年的"六 四"运动,从19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权力的日益腐化堕落,不堪重负的底层民间自生自发了维权运动,与此同时,由李慎之先生破题,自由、 宪政、民主、人权话语相继楔入官方意识形态,在官方把持的"喉舌"中占稳一席之地,伴随2004年人权入宪,人权终于由隐而显,由"非法"而"合法",起 码从形式上实现了时代的嬗替。然而,由于民间不掌握暴力资源,对专制强权不能构成硬约束,中国人权仍然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在这个时候,比中共更强大的欧美力量的外力推进,对中国人权事业意义重大。国内民间对基本人权的合法诉求,在专制传统深厚无比、统治者不惜一切代价保权救 位的中国,今天还不足以形成强大的合力,零星的反抗,从面上看,终嫌软弱无力,当局随时可以逮捕镇压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这种镇压就停止反抗,但对于远比 中共强大得多的欧美强力推销的人权,北京当局却只能屈就。胡锦涛面对布什的一次次公开批评,不再以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作回应,就是明证。

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下来一句民谣:"民怕官,官怕匪,匪怕民。"说的是没有暴力的平民害怕掌握有军队警察的专制政府,专制政府则害怕有组织的暴力土匪准军 事集团,只有暴力不讲道理的土匪集团最终却还是斗不过"有理走遍天下"的民众。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不难认识到,这句民谣从中国几千年治乱循环现象中总结出一 条逻辑规律:暴力只有也必定屈服于更大的暴力,最大的暴力最终却总要在理性面前败下阵来。对专制强权以强力迫使其屈服最典型的例子是冷战。二战之后,苏联 极力扩大其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对民主力量寸土必争,特别是在谈判桌上对划分东欧势力范围等问题上寸步不让,对此,美国体制内的"苏联通",时任美驻苏代办 乔治凯南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对策:"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却十分敏感",主张美国只有以足够的武力相威慑,才可不动武迫使苏联退却。 历史说明凯南的政策是正确的,正是以北约盟国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民主国家不仅有效地遏制了苏联帝国的扩张野心,而且最终拖垮了这个有史以来全世界最大的暴 力机器,迫使依靠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势力走向事实上的破产。今天,欧美诸国既拥有任何强权难以比拟的武力,又拥有自由民主的道义优势,如果以同样的决 心迫使中国暴力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由虚变实,必将收到同样的效果。

世界近代史和当代史证明了,只有把尊重人权放在首位的自由民主政制才是国家稳定团结兴旺发达的保障,也只有民主自由国家,才可保证和平崛起和崛起后的和 平,中国人民盼人权很多年了,不盼人权的只有专制政府和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我们希望把这个情况传达给欧美政府和人民,对来自这些国家的善意的帮助表达诚挚 的感谢!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