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新世纪的警察抓小偷 追记参加郭国汀律师听证会
吴孟谦(江苏)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 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 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 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 人",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 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 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 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 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 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 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转身就 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 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 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 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 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 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 啊?!"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 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 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 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 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你带着资 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 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 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 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 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 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 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 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经常搞聚 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 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了,所以 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 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 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小乔?好 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 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 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 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 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 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为作家、 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你知道 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了。

"对于法轮功,我也反感其某些行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有信仰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律师,他本来就应该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 益。而郭国汀律师正是艰守良知,恪守职业道德,仗义执言,积极维护法律尊严的一位大律师,值得我尊敬!我当然要来支持他了!"
我有点怯声,但还是努力反驳他。"完了,完了,你这个人也是脑子糊涂了,拎不清楚,跟法轮功分子一样,应该抓你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旁边的章处长非常不高兴,不停地用手指指着我!




这时,过来一位年轻便衣,说:"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听证会的消息的?你网名是什么?" "我忘记了,好象是在那个自由中国论坛上看到的吧!我的网上ID是:吴孟谦。""是谁在那里发布这个消息的?""我记不得了!""我告诉你吧!是冯岩吧! 你还跟他拌嘴了呢!""原来是明知顾问,你们是早就悄悄地在收集情报了的"我心里嘀咕着。"对的,对的,好象是冯岩的一个帖子。""你以前是否有被处 理过?""2002年的时候,我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安局弄过一个取保候审一年的处分。"

"哦!我明白了!你等等",老刘语气有点兴奋,打断了年轻便衣的讯问,回头与章处长耳语了几句,两人一起出了门。我在取保候审的一年多时间里,安徽省 马鞍山市国安局一直纠缠我,不断地威胁加收买,要我做他们的线人,我不堪忍受屈辱的生活,拒绝了他们,为了声援营救不锈钢老鼠,最终我在网上公开了一切, 他们才罢休。根据我的经验,亲爱的老刘同志可能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他自以为我有可能是警方的线人。

过了一会,老刘和章处长回来了,很明显,失望的情绪在老刘脸上表露无疑。"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尝过了马鞍山市国安局的滋味,现在还想来上海尝尝 我们上海公安局的滋味。你很不老实,你到底说不说,谁让你带资料来的?谁让你来参加听证会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要不彻底坦白交代,否则,你马上把你们公 司老板的电话写下来,我们直接让你们公司领导来接你回去;或者,我们现在马上要马鞍山市国安局来接你回马鞍山,让他们直接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我乖乖地写下了公司老板姓名,电话。"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了,总不至于叫我瞎编骗你们吧!"双方陷入沉默。时间 一分一秒地过去,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老刘们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语气中他们的期望值在急剧下降。这可能是因为通过对其他人的审讯,没有任何材料和证 据可以证明,参加听证会的事件是有组织的。

于是,老刘对我的讯问越来越顺利,都是一些诸如什么时间到上海的,住哪里的,与谁见面了等等,笔录一会儿就做完了。最后便衣们要我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问我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我再三坚持:"我就是想来参加一个听证会啊!有什么对和错呢!我无法判断!"

便衣们无可奈何,章处长命令我写一份保证,保证以后不来上海参加类似的听证会,而且保证书一定要写地让他满意为止。章处长还严肃地说,你要写上: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写了保证书,内容如下(凭记忆,标准件应该在上海警方那里。):

保证书

从今以后,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有关郭律师的听证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网友聚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其他任何活动。

特此保证。

保证人:吴**
20005年3月4日

章处长看了,又命令我写上以下几条:第一、我自愿把所有资料上缴。第二、我保证不把这次事件公开披露。第三、我保证不接受采访。我只有照办,同时还写了: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包里有本刚买的盗版书《江泽民传》,老刘翻了出来,说盗版书必须收缴。我向章处长求情,我说,让我加强政治学习嘛,我刚刚买了这本书的。章处长要老刘做主,老刘非要收缴,无奈,我在保证书里又添了这么一条:
我自愿上缴盗版书《江泽民传》。

这时,便衣们和我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气氛有点活跃。年轻便衣在检查我的手机,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话号码全抄录了下来,年轻便衣笑着说:"电话号码很全啊, 都有嘛!而且有人最新换的小灵通电话,你都有啊!"他的意思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那些人的电话,我都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头跟章处长说,老刘的笔录做地真 好,比以前处理我的国安局国安做的好。

老刘不置可否,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章处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愉快还是客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还贫嘴!你现在有什么考虑?是想回去还是想留下来?"我 心里忐忑不安,不解其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为他还要抓我关几天,说"我当然想回去了!但是,如果章处长要留我几天,我也没办法!""今天就不留你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那就不一定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还想在上海到处乱跑吧!" "我马上走!"

五、六个人一起下楼,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我把车子喊过来。章处长问我"你到哪里去?""到徐家汇汽车站。""那么远,算了,不管他了!"章处长回头跟女便 衣说。"真小气,被你们折磨了一整天,竟然不送送我。"我心里嘀咕着,脸上笑容灿烂,双手握着章处长的手,"再见,处长!""走好!手机不要换,我们以后 会找你的!"

我走出了派出所,这时是2005年3月4日下午四点十分,我无辜失去自由,在派出所接受讯问历时6小时40分钟。


初稿于2005年3月15日

后记:事后得知,当天小乔、王建波、王继海等均遭到了拘禁,直到傍晚时分才获得自由。而当天的听证会,上海市司法局突然改变了地点,在浦东进行。自听证会后,郭国汀律师被上海当局软禁在家近三个月,于6月初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目前暂居加拿大。


修改于2005年11月18日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 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 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 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 人",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 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 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 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 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 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 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转身就 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 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 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 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 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 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 啊?!"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 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 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 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 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你带着资 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 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 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 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 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 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 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 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经常搞聚 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 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了,所以 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 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 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小乔?好 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 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 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 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 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 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为作家、 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你知道 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了。

"对于法轮功,我也反感其某些行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有信仰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律师,他本来就应该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 益。而郭国汀律师正是艰守良知,恪守职业道德,仗义执言,积极维护法律尊严的一位大律师,值得我尊敬!我当然要来支持他了!"
我有点怯声,但还是努力反驳他。"完了,完了,你这个人也是脑子糊涂了,拎不清楚,跟法轮功分子一样,应该抓你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旁边的章处长非常不高兴,不停地用手指指着我!




这时,过来一位年轻便衣,说:"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听证会的消息的?你网名是什么?" "我忘记了,好象是在那个自由中国论坛上看到的吧!我的网上ID是:吴孟谦。""是谁在那里发布这个消息的?""我记不得了!""我告诉你吧!是冯岩吧! 你还跟他拌嘴了呢!""原来是明知顾问,你们是早就悄悄地在收集情报了的"我心里嘀咕着。"对的,对的,好象是冯岩的一个帖子。""你以前是否有被处 理过?""2002年的时候,我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安局弄过一个取保候审一年的处分。"

"哦!我明白了!你等等",老刘语气有点兴奋,打断了年轻便衣的讯问,回头与章处长耳语了几句,两人一起出了门。我在取保候审的一年多时间里,安徽省 马鞍山市国安局一直纠缠我,不断地威胁加收买,要我做他们的线人,我不堪忍受屈辱的生活,拒绝了他们,为了声援营救不锈钢老鼠,最终我在网上公开了一切, 他们才罢休。根据我的经验,亲爱的老刘同志可能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他自以为我有可能是警方的线人。

过了一会,老刘和章处长回来了,很明显,失望的情绪在老刘脸上表露无疑。"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尝过了马鞍山市国安局的滋味,现在还想来上海尝尝 我们上海公安局的滋味。你很不老实,你到底说不说,谁让你带资料来的?谁让你来参加听证会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要不彻底坦白交代,否则,你马上把你们公 司老板的电话写下来,我们直接让你们公司领导来接你回去;或者,我们现在马上要马鞍山市国安局来接你回马鞍山,让他们直接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我乖乖地写下了公司老板姓名,电话。"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了,总不至于叫我瞎编骗你们吧!"双方陷入沉默。时间 一分一秒地过去,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老刘们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语气中他们的期望值在急剧下降。这可能是因为通过对其他人的审讯,没有任何材料和证 据可以证明,参加听证会的事件是有组织的。

于是,老刘对我的讯问越来越顺利,都是一些诸如什么时间到上海的,住哪里的,与谁见面了等等,笔录一会儿就做完了。最后便衣们要我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问我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我再三坚持:"我就是想来参加一个听证会啊!有什么对和错呢!我无法判断!"

便衣们无可奈何,章处长命令我写一份保证,保证以后不来上海参加类似的听证会,而且保证书一定要写地让他满意为止。章处长还严肃地说,你要写上: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写了保证书,内容如下(凭记忆,标准件应该在上海警方那里。):

保证书

从今以后,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有关郭律师的听证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网友聚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其他任何活动。

特此保证。

保证人:吴**
20005年3月4日

章处长看了,又命令我写上以下几条:第一、我自愿把所有资料上缴。第二、我保证不把这次事件公开披露。第三、我保证不接受采访。我只有照办,同时还写了: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包里有本刚买的盗版书《江泽民传》,老刘翻了出来,说盗版书必须收缴。我向章处长求情,我说,让我加强政治学习嘛,我刚刚买了这本书的。章处长要老刘做主,老刘非要收缴,无奈,我在保证书里又添了这么一条:
我自愿上缴盗版书《江泽民传》。

这时,便衣们和我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气氛有点活跃。年轻便衣在检查我的手机,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话号码全抄录了下来,年轻便衣笑着说:"电话号码很全啊, 都有嘛!而且有人最新换的小灵通电话,你都有啊!"他的意思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那些人的电话,我都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头跟章处长说,老刘的笔录做地真 好,比以前处理我的国安局国安做的好。

老刘不置可否,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章处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愉快还是客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还贫嘴!你现在有什么考虑?是想回去还是想留下来?"我 心里忐忑不安,不解其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为他还要抓我关几天,说"我当然想回去了!但是,如果章处长要留我几天,我也没办法!""今天就不留你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那就不一定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还想在上海到处乱跑吧!" "我马上走!"

五、六个人一起下楼,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我把车子喊过来。章处长问我"你到哪里去?""到徐家汇汽车站。""那么远,算了,不管他了!"章处长回头跟女便 衣说。"真小气,被你们折磨了一整天,竟然不送送我。"我心里嘀咕着,脸上笑容灿烂,双手握着章处长的手,"再见,处长!""走好!手机不要换,我们以后 会找你的!"

我走出了派出所,这时是2005年3月4日下午四点十分,我无辜失去自由,在派出所接受讯问历时6小时40分钟。


初稿于2005年3月15日

后记:事后得知,当天小乔、王建波、王继海等均遭到了拘禁,直到傍晚时分才获得自由。而当天的听证会,上海市司法局突然改变了地点,在浦东进行。自听证会后,郭国汀律师被上海当局软禁在家近三个月,于6月初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目前暂居加拿大。


修改于2005年11月18日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 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 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 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 人",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 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 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 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 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 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 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转身就 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 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 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 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 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 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 啊?!"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 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 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 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 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你带着资 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 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 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 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 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 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 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 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经常搞聚 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 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了,所以 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 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 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小乔?好 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 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 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 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 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 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为作家、 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你知道 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了。

"对于法轮功,我也反感其某些行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有信仰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律师,他本来就应该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 益。而郭国汀律师正是艰守良知,恪守职业道德,仗义执言,积极维护法律尊严的一位大律师,值得我尊敬!我当然要来支持他了!"
我有点怯声,但还是努力反驳他。"完了,完了,你这个人也是脑子糊涂了,拎不清楚,跟法轮功分子一样,应该抓你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旁边的章处长非常不高兴,不停地用手指指着我!




这时,过来一位年轻便衣,说:"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听证会的消息的?你网名是什么?" "我忘记了,好象是在那个自由中国论坛上看到的吧!我的网上ID是:吴孟谦。""是谁在那里发布这个消息的?""我记不得了!""我告诉你吧!是冯岩吧! 你还跟他拌嘴了呢!""原来是明知顾问,你们是早就悄悄地在收集情报了的"我心里嘀咕着。"对的,对的,好象是冯岩的一个帖子。""你以前是否有被处 理过?""2002年的时候,我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安局弄过一个取保候审一年的处分。"

"哦!我明白了!你等等",老刘语气有点兴奋,打断了年轻便衣的讯问,回头与章处长耳语了几句,两人一起出了门。我在取保候审的一年多时间里,安徽省 马鞍山市国安局一直纠缠我,不断地威胁加收买,要我做他们的线人,我不堪忍受屈辱的生活,拒绝了他们,为了声援营救不锈钢老鼠,最终我在网上公开了一切, 他们才罢休。根据我的经验,亲爱的老刘同志可能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他自以为我有可能是警方的线人。

过了一会,老刘和章处长回来了,很明显,失望的情绪在老刘脸上表露无疑。"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尝过了马鞍山市国安局的滋味,现在还想来上海尝尝 我们上海公安局的滋味。你很不老实,你到底说不说,谁让你带资料来的?谁让你来参加听证会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要不彻底坦白交代,否则,你马上把你们公 司老板的电话写下来,我们直接让你们公司领导来接你回去;或者,我们现在马上要马鞍山市国安局来接你回马鞍山,让他们直接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我乖乖地写下了公司老板姓名,电话。"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了,总不至于叫我瞎编骗你们吧!"双方陷入沉默。时间 一分一秒地过去,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老刘们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语气中他们的期望值在急剧下降。这可能是因为通过对其他人的审讯,没有任何材料和证 据可以证明,参加听证会的事件是有组织的。

于是,老刘对我的讯问越来越顺利,都是一些诸如什么时间到上海的,住哪里的,与谁见面了等等,笔录一会儿就做完了。最后便衣们要我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问我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我再三坚持:"我就是想来参加一个听证会啊!有什么对和错呢!我无法判断!"

便衣们无可奈何,章处长命令我写一份保证,保证以后不来上海参加类似的听证会,而且保证书一定要写地让他满意为止。章处长还严肃地说,你要写上: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写了保证书,内容如下(凭记忆,标准件应该在上海警方那里。):

保证书

从今以后,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有关郭律师的听证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网友聚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其他任何活动。

特此保证。

保证人:吴**
20005年3月4日

章处长看了,又命令我写上以下几条:第一、我自愿把所有资料上缴。第二、我保证不把这次事件公开披露。第三、我保证不接受采访。我只有照办,同时还写了: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包里有本刚买的盗版书《江泽民传》,老刘翻了出来,说盗版书必须收缴。我向章处长求情,我说,让我加强政治学习嘛,我刚刚买了这本书的。章处长要老刘做主,老刘非要收缴,无奈,我在保证书里又添了这么一条:
我自愿上缴盗版书《江泽民传》。

这时,便衣们和我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气氛有点活跃。年轻便衣在检查我的手机,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话号码全抄录了下来,年轻便衣笑着说:"电话号码很全啊, 都有嘛!而且有人最新换的小灵通电话,你都有啊!"他的意思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那些人的电话,我都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头跟章处长说,老刘的笔录做地真 好,比以前处理我的国安局国安做的好。

老刘不置可否,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章处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愉快还是客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还贫嘴!你现在有什么考虑?是想回去还是想留下来?"我 心里忐忑不安,不解其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为他还要抓我关几天,说"我当然想回去了!但是,如果章处长要留我几天,我也没办法!""今天就不留你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那就不一定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还想在上海到处乱跑吧!" "我马上走!"

五、六个人一起下楼,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我把车子喊过来。章处长问我"你到哪里去?""到徐家汇汽车站。""那么远,算了,不管他了!"章处长回头跟女便 衣说。"真小气,被你们折磨了一整天,竟然不送送我。"我心里嘀咕着,脸上笑容灿烂,双手握着章处长的手,"再见,处长!""走好!手机不要换,我们以后 会找你的!"

我走出了派出所,这时是2005年3月4日下午四点十分,我无辜失去自由,在派出所接受讯问历时6小时40分钟。


初稿于2005年3月15日

后记:事后得知,当天小乔、王建波、王继海等均遭到了拘禁,直到傍晚时分才获得自由。而当天的听证会,上海市司法局突然改变了地点,在浦东进行。自听证会后,郭国汀律师被上海当局软禁在家近三个月,于6月初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目前暂居加拿大。


修改于2005年11月18日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 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 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 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 人",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 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 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 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 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 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 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转身就 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 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 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 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 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 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 啊?!"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 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 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 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 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你带着资 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 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 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 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 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 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 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 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经常搞聚 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 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了,所以 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 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 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小乔?好 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 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 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 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 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 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为作家、 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你知道 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了。

"对于法轮功,我也反感其某些行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有信仰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律师,他本来就应该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 益。而郭国汀律师正是艰守良知,恪守职业道德,仗义执言,积极维护法律尊严的一位大律师,值得我尊敬!我当然要来支持他了!"
我有点怯声,但还是努力反驳他。"完了,完了,你这个人也是脑子糊涂了,拎不清楚,跟法轮功分子一样,应该抓你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旁边的章处长非常不高兴,不停地用手指指着我!




这时,过来一位年轻便衣,说:"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听证会的消息的?你网名是什么?" "我忘记了,好象是在那个自由中国论坛上看到的吧!我的网上ID是:吴孟谦。""是谁在那里发布这个消息的?""我记不得了!""我告诉你吧!是冯岩吧! 你还跟他拌嘴了呢!""原来是明知顾问,你们是早就悄悄地在收集情报了的"我心里嘀咕着。"对的,对的,好象是冯岩的一个帖子。""你以前是否有被处 理过?""2002年的时候,我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安局弄过一个取保候审一年的处分。"

"哦!我明白了!你等等",老刘语气有点兴奋,打断了年轻便衣的讯问,回头与章处长耳语了几句,两人一起出了门。我在取保候审的一年多时间里,安徽省 马鞍山市国安局一直纠缠我,不断地威胁加收买,要我做他们的线人,我不堪忍受屈辱的生活,拒绝了他们,为了声援营救不锈钢老鼠,最终我在网上公开了一切, 他们才罢休。根据我的经验,亲爱的老刘同志可能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他自以为我有可能是警方的线人。

过了一会,老刘和章处长回来了,很明显,失望的情绪在老刘脸上表露无疑。"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尝过了马鞍山市国安局的滋味,现在还想来上海尝尝 我们上海公安局的滋味。你很不老实,你到底说不说,谁让你带资料来的?谁让你来参加听证会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要不彻底坦白交代,否则,你马上把你们公 司老板的电话写下来,我们直接让你们公司领导来接你回去;或者,我们现在马上要马鞍山市国安局来接你回马鞍山,让他们直接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我乖乖地写下了公司老板姓名,电话。"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了,总不至于叫我瞎编骗你们吧!"双方陷入沉默。时间 一分一秒地过去,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老刘们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语气中他们的期望值在急剧下降。这可能是因为通过对其他人的审讯,没有任何材料和证 据可以证明,参加听证会的事件是有组织的。

于是,老刘对我的讯问越来越顺利,都是一些诸如什么时间到上海的,住哪里的,与谁见面了等等,笔录一会儿就做完了。最后便衣们要我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问我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我再三坚持:"我就是想来参加一个听证会啊!有什么对和错呢!我无法判断!"

便衣们无可奈何,章处长命令我写一份保证,保证以后不来上海参加类似的听证会,而且保证书一定要写地让他满意为止。章处长还严肃地说,你要写上: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写了保证书,内容如下(凭记忆,标准件应该在上海警方那里。):

保证书

从今以后,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有关郭律师的听证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网友聚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其他任何活动。

特此保证。

保证人:吴**
20005年3月4日

章处长看了,又命令我写上以下几条:第一、我自愿把所有资料上缴。第二、我保证不把这次事件公开披露。第三、我保证不接受采访。我只有照办,同时还写了: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包里有本刚买的盗版书《江泽民传》,老刘翻了出来,说盗版书必须收缴。我向章处长求情,我说,让我加强政治学习嘛,我刚刚买了这本书的。章处长要老刘做主,老刘非要收缴,无奈,我在保证书里又添了这么一条:
我自愿上缴盗版书《江泽民传》。

这时,便衣们和我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气氛有点活跃。年轻便衣在检查我的手机,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话号码全抄录了下来,年轻便衣笑着说:"电话号码很全啊, 都有嘛!而且有人最新换的小灵通电话,你都有啊!"他的意思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那些人的电话,我都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头跟章处长说,老刘的笔录做地真 好,比以前处理我的国安局国安做的好。

老刘不置可否,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章处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愉快还是客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还贫嘴!你现在有什么考虑?是想回去还是想留下来?"我 心里忐忑不安,不解其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为他还要抓我关几天,说"我当然想回去了!但是,如果章处长要留我几天,我也没办法!""今天就不留你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那就不一定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还想在上海到处乱跑吧!" "我马上走!"

五、六个人一起下楼,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我把车子喊过来。章处长问我"你到哪里去?""到徐家汇汽车站。""那么远,算了,不管他了!"章处长回头跟女便 衣说。"真小气,被你们折磨了一整天,竟然不送送我。"我心里嘀咕着,脸上笑容灿烂,双手握着章处长的手,"再见,处长!""走好!手机不要换,我们以后 会找你的!"

我走出了派出所,这时是2005年3月4日下午四点十分,我无辜失去自由,在派出所接受讯问历时6小时40分钟。


初稿于2005年3月15日

后记:事后得知,当天小乔、王建波、王继海等均遭到了拘禁,直到傍晚时分才获得自由。而当天的听证会,上海市司法局突然改变了地点,在浦东进行。自听证会后,郭国汀律师被上海当局软禁在家近三个月,于6月初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目前暂居加拿大。


修改于2005年11月18日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 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 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 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 人",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 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 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 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 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 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 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转身就 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 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 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 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 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 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 啊?!"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 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 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 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 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你带着资 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 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 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 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 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 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 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 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经常搞聚 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 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了,所以 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 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 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小乔?好 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 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 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 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 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 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为作家、 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你知道 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了。

"对于法轮功,我也反感其某些行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有信仰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律师,他本来就应该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 益。而郭国汀律师正是艰守良知,恪守职业道德,仗义执言,积极维护法律尊严的一位大律师,值得我尊敬!我当然要来支持他了!"
我有点怯声,但还是努力反驳他。"完了,完了,你这个人也是脑子糊涂了,拎不清楚,跟法轮功分子一样,应该抓你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旁边的章处长非常不高兴,不停地用手指指着我!




这时,过来一位年轻便衣,说:"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听证会的消息的?你网名是什么?" "我忘记了,好象是在那个自由中国论坛上看到的吧!我的网上ID是:吴孟谦。""是谁在那里发布这个消息的?""我记不得了!""我告诉你吧!是冯岩吧! 你还跟他拌嘴了呢!""原来是明知顾问,你们是早就悄悄地在收集情报了的"我心里嘀咕着。"对的,对的,好象是冯岩的一个帖子。""你以前是否有被处 理过?""2002年的时候,我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安局弄过一个取保候审一年的处分。"

"哦!我明白了!你等等",老刘语气有点兴奋,打断了年轻便衣的讯问,回头与章处长耳语了几句,两人一起出了门。我在取保候审的一年多时间里,安徽省 马鞍山市国安局一直纠缠我,不断地威胁加收买,要我做他们的线人,我不堪忍受屈辱的生活,拒绝了他们,为了声援营救不锈钢老鼠,最终我在网上公开了一切, 他们才罢休。根据我的经验,亲爱的老刘同志可能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他自以为我有可能是警方的线人。

过了一会,老刘和章处长回来了,很明显,失望的情绪在老刘脸上表露无疑。"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尝过了马鞍山市国安局的滋味,现在还想来上海尝尝 我们上海公安局的滋味。你很不老实,你到底说不说,谁让你带资料来的?谁让你来参加听证会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要不彻底坦白交代,否则,你马上把你们公 司老板的电话写下来,我们直接让你们公司领导来接你回去;或者,我们现在马上要马鞍山市国安局来接你回马鞍山,让他们直接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我乖乖地写下了公司老板姓名,电话。"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了,总不至于叫我瞎编骗你们吧!"双方陷入沉默。时间 一分一秒地过去,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老刘们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语气中他们的期望值在急剧下降。这可能是因为通过对其他人的审讯,没有任何材料和证 据可以证明,参加听证会的事件是有组织的。

于是,老刘对我的讯问越来越顺利,都是一些诸如什么时间到上海的,住哪里的,与谁见面了等等,笔录一会儿就做完了。最后便衣们要我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问我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我再三坚持:"我就是想来参加一个听证会啊!有什么对和错呢!我无法判断!"

便衣们无可奈何,章处长命令我写一份保证,保证以后不来上海参加类似的听证会,而且保证书一定要写地让他满意为止。章处长还严肃地说,你要写上: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写了保证书,内容如下(凭记忆,标准件应该在上海警方那里。):

保证书

从今以后,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有关郭律师的听证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网友聚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其他任何活动。

特此保证。

保证人:吴**
20005年3月4日

章处长看了,又命令我写上以下几条:第一、我自愿把所有资料上缴。第二、我保证不把这次事件公开披露。第三、我保证不接受采访。我只有照办,同时还写了: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包里有本刚买的盗版书《江泽民传》,老刘翻了出来,说盗版书必须收缴。我向章处长求情,我说,让我加强政治学习嘛,我刚刚买了这本书的。章处长要老刘做主,老刘非要收缴,无奈,我在保证书里又添了这么一条:
我自愿上缴盗版书《江泽民传》。

这时,便衣们和我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气氛有点活跃。年轻便衣在检查我的手机,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话号码全抄录了下来,年轻便衣笑着说:"电话号码很全啊, 都有嘛!而且有人最新换的小灵通电话,你都有啊!"他的意思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那些人的电话,我都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头跟章处长说,老刘的笔录做地真 好,比以前处理我的国安局国安做的好。

老刘不置可否,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章处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愉快还是客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还贫嘴!你现在有什么考虑?是想回去还是想留下来?"我 心里忐忑不安,不解其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为他还要抓我关几天,说"我当然想回去了!但是,如果章处长要留我几天,我也没办法!""今天就不留你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那就不一定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还想在上海到处乱跑吧!" "我马上走!"

五、六个人一起下楼,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我把车子喊过来。章处长问我"你到哪里去?""到徐家汇汽车站。""那么远,算了,不管他了!"章处长回头跟女便 衣说。"真小气,被你们折磨了一整天,竟然不送送我。"我心里嘀咕着,脸上笑容灿烂,双手握着章处长的手,"再见,处长!""走好!手机不要换,我们以后 会找你的!"

我走出了派出所,这时是2005年3月4日下午四点十分,我无辜失去自由,在派出所接受讯问历时6小时40分钟。


初稿于2005年3月15日

后记:事后得知,当天小乔、王建波、王继海等均遭到了拘禁,直到傍晚时分才获得自由。而当天的听证会,上海市司法局突然改变了地点,在浦东进行。自听证会后,郭国汀律师被上海当局软禁在家近三个月,于6月初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目前暂居加拿大。


修改于2005年11月18日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 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 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 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 人",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 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 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 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 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 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 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转身就 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 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 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 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 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 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 啊?!"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 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 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 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 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你带着资 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 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 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 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 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 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 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 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经常搞聚 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 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了,所以 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 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 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小乔?好 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 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 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 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 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 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为作家、 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你知道 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了。

"对于法轮功,我也反感其某些行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有信仰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律师,他本来就应该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 益。而郭国汀律师正是艰守良知,恪守职业道德,仗义执言,积极维护法律尊严的一位大律师,值得我尊敬!我当然要来支持他了!"
我有点怯声,但还是努力反驳他。"完了,完了,你这个人也是脑子糊涂了,拎不清楚,跟法轮功分子一样,应该抓你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旁边的章处长非常不高兴,不停地用手指指着我!




这时,过来一位年轻便衣,说:"你是怎么知道关于听证会的消息的?你网名是什么?" "我忘记了,好象是在那个自由中国论坛上看到的吧!我的网上ID是:吴孟谦。""是谁在那里发布这个消息的?""我记不得了!""我告诉你吧!是冯岩吧! 你还跟他拌嘴了呢!""原来是明知顾问,你们是早就悄悄地在收集情报了的"我心里嘀咕着。"对的,对的,好象是冯岩的一个帖子。""你以前是否有被处 理过?""2002年的时候,我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安局弄过一个取保候审一年的处分。"

"哦!我明白了!你等等",老刘语气有点兴奋,打断了年轻便衣的讯问,回头与章处长耳语了几句,两人一起出了门。我在取保候审的一年多时间里,安徽省 马鞍山市国安局一直纠缠我,不断地威胁加收买,要我做他们的线人,我不堪忍受屈辱的生活,拒绝了他们,为了声援营救不锈钢老鼠,最终我在网上公开了一切, 他们才罢休。根据我的经验,亲爱的老刘同志可能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他自以为我有可能是警方的线人。

过了一会,老刘和章处长回来了,很明显,失望的情绪在老刘脸上表露无疑。"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既然已经尝过了马鞍山市国安局的滋味,现在还想来上海尝尝 我们上海公安局的滋味。你很不老实,你到底说不说,谁让你带资料来的?谁让你来参加听证会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要不彻底坦白交代,否则,你马上把你们公 司老板的电话写下来,我们直接让你们公司领导来接你回去;或者,我们现在马上要马鞍山市国安局来接你回马鞍山,让他们直接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洗洗脑!"

我乖乖地写下了公司老板姓名,电话。"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了,总不至于叫我瞎编骗你们吧!"双方陷入沉默。时间 一分一秒地过去,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老刘们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语气中他们的期望值在急剧下降。这可能是因为通过对其他人的审讯,没有任何材料和证 据可以证明,参加听证会的事件是有组织的。

于是,老刘对我的讯问越来越顺利,都是一些诸如什么时间到上海的,住哪里的,与谁见面了等等,笔录一会儿就做完了。最后便衣们要我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问我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我再三坚持:"我就是想来参加一个听证会啊!有什么对和错呢!我无法判断!"

便衣们无可奈何,章处长命令我写一份保证,保证以后不来上海参加类似的听证会,而且保证书一定要写地让他满意为止。章处长还严肃地说,你要写上: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写了保证书,内容如下(凭记忆,标准件应该在上海警方那里。):

保证书

从今以后,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有关郭律师的听证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网友聚会等活动,我保证不来上海参与其他任何活动。

特此保证。

保证人:吴**
20005年3月4日

章处长看了,又命令我写上以下几条:第一、我自愿把所有资料上缴。第二、我保证不把这次事件公开披露。第三、我保证不接受采访。我只有照办,同时还写了:那些为法轮功辩护的都是王八蛋、臭狗屎。

我包里有本刚买的盗版书《江泽民传》,老刘翻了出来,说盗版书必须收缴。我向章处长求情,我说,让我加强政治学习嘛,我刚刚买了这本书的。章处长要老刘做主,老刘非要收缴,无奈,我在保证书里又添了这么一条:
我自愿上缴盗版书《江泽民传》。

这时,便衣们和我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气氛有点活跃。年轻便衣在检查我的手机,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话号码全抄录了下来,年轻便衣笑着说:"电话号码很全啊, 都有嘛!而且有人最新换的小灵通电话,你都有啊!"他的意思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那些人的电话,我都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头跟章处长说,老刘的笔录做地真 好,比以前处理我的国安局国安做的好。

老刘不置可否,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章处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愉快还是客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还贫嘴!你现在有什么考虑?是想回去还是想留下来?"我 心里忐忑不安,不解其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为他还要抓我关几天,说"我当然想回去了!但是,如果章处长要留我几天,我也没办法!""今天就不留你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那就不一定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还想在上海到处乱跑吧!" "我马上走!"

五、六个人一起下楼,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我把车子喊过来。章处长问我"你到哪里去?""到徐家汇汽车站。""那么远,算了,不管他了!"章处长回头跟女便 衣说。"真小气,被你们折磨了一整天,竟然不送送我。"我心里嘀咕着,脸上笑容灿烂,双手握着章处长的手,"再见,处长!""走好!手机不要换,我们以后 会找你的!"

我走出了派出所,这时是2005年3月4日下午四点十分,我无辜失去自由,在派出所接受讯问历时6小时40分钟。


初稿于2005年3月15日

后记:事后得知,当天小乔、王建波、王继海等均遭到了拘禁,直到傍晚时分才获得自由。而当天的听证会,上海市司法局突然改变了地点,在浦东进行。自听证会后,郭国汀律师被上海当局软禁在家近三个月,于6月初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目前暂居加拿大。


修改于2005年11月18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