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永远消失的村庄
任不寐(加拿大)



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加拿大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树叶将门前的小路装饰得象一条美丽的画廊。这些年我无论在哪里,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居生活,每次偶尔打开门,对面公园里的草地和飞翔的海鸥都使我惊叹不已。

这一年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白发开始在鬓角滋长,而思乡的心情也每每如感冒般从里面袭击我。中国东北农村的一草一木常常会进入梦中,这些回忆成为一道篱笆 墙,将那些黑压压的人群和伤害隔开,使我可以专心等候着神的差遣。然而这种情绪这两天被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征服了这位老先生从十岁开始从一个叫耶什牛 录的东北小村逃亡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村庄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已经无家可回。

路志高先生,现居加拿大的农学博士,前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专员,曾在非洲服务了20年。今天他坐在我的客厅里,向我这位晚辈的东北流浪者讲述了他这位老一 代东北流亡者的独特故事。我们来自一片黑土地,我们信仰一位共同的神他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然而,他几乎是专为一个故事出生在这世界上的,并因为 怀抱着这个故事而象罪犯一样从十岁起背景离乡,再也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也没有回到那魂绕梦牵的家乡。

他的故事是关于很多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都死了,他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着的。由于他活着,他必须逃亡。他说,是神把他从死亡中带出来,为今天能将那些孩子的故事告诉世人,包括今天告诉我这年轻一代的流浪者。




1946的东北,日本刚刚投降,国共内战再一次使东北沦陷在战火恐怖之中。路志高先生当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这是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落。路志高家中有一位长工孙叔叔,与路父是好友。路志高先生回忆: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八路军的宣传员,是高岗部队的。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笑着说: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XX(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 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然而路志高放学回家后,父亲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呆在家里装病。莫名其妙的路志高在家里呆了三天,父母才把真相告诉他。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 员,他告诉路家: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国军52军的队伍,而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接受孩子们欢迎之机袭击国 军。这晚父亲告诉陆志高说: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父亲告诉路志高,当时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 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欢迎国军。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 纷纷从天而降小学生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打死了。 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路的小学生,因为,牛路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事实表明,这一切是一小撮人有计划有预 谋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了,它的根基上卧着这些孩子,然而这些孩子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那场战争在历史上一定是一场杰出的胜利,一直到《雪白血红》那本书出 来,人们仍然不记得牛录村那些突然消失的孩子们。三年内战,有多少这样永远消失的故事呢?我问路志高先生,到底多少孩子死于这种场神机妙算中了。他说 不记得了,或者上千人也是有的,因为当时动员了很多孩子。路的全班有40个学生,加上老师,41个人,全部被打死。欢迎队伍还有其他村和其他学校的学 生和老师,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路先生感慨地说:当八路军打扫战场时,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受了伤的孩子,躺在血泊中呻吟,用满怀希望的哀怜目光, 用稚嫩、颤抖的童声呼喊叔叔救命、叔叔救救我时,八路军是怎样狠心地给他们每人补上一枪,结束他们性命的

路志高永远不会忘记,作为耶什牛录村唯一一个幸存的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必须要从这村子里逃走因为不能留一个活口,本是那神机妙算的必然要求;又 为了保护孙叔叔,路志高必须得离开家乡。路志高回忆说: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 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于是,父亲便在夜色 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 惨惨被迫离乡背井,开始浪迹天涯。




我朦胧中向路志高先生举杯说,为这些孩子干一杯吧。他很平静。我想这悲惨的往事不知道在他心里周转多少次了,他童年时期从大陆逃往台湾,从台湾流浪到欧 洲,再到北美和非洲,他早可以平静地面对了。然而送走陆志高先生,我自己又进入了不寐之夜,闭上眼睛,总是那片黑土地。在那块土地上,今年被洪水淹没 的沙兰镇的小学生已经成为一座座荒坟。在那块土地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迫走向中国各地去从事卖淫的工作。在那块土地上,埋着一个叫牛录的 村庄和这个那些村庄里很多可爱的孩子。路先生告诉我,今天他家乡的小村子已经没有了,他后来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曾向中国方面查找过这个小村庄,但他被 告知,中国辽宁根本没有这个村子。耶什牛录村看来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它或者成了沈阳市某区的一个街道,或者成为某工厂堆放垃圾的地方。但总而言之, 耶什牛录村不存在了。然而路志高存在,那个村庄活在他身上,正如那些死去的孩子在他身上活着一样。使我沉重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村庄和它的孩子们也开始 活在我的里面,使我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我睡不着就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路志高的相关文章,找到了他回忆当年大陆斗争教会的一些文字资料。在这些回忆中,路写到:在那次斗争会上,我看到美国神父和 美国传教士、修女,都被勒令站在斗争台的一旁,人人必须低头认罪。中国的修士和修女,则被勒令脱下会衣,一个个低着头,跪在斗争台上,每一个人都被迫戴上 一顶写了美帝走狗字样的帽子。假教友则跑上台,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控告美国神父和传教士们,杀死婴儿,育婴堂减少了多少婴儿,孤儿院 减少了多少孩子,数据准确,罪证确凿

这时八路军已经领导了国家,组建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府在义愤填膺地抨击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些消失的村庄,和那些 消失的孩子们。他们也忘记了,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不过是捏造出来的新的神机妙算,而那些消失的孩子们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是经典的谎言和 经典的失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也许路志高老人不必为那失踪在地平线上的家乡难过,在我们的大中国,那样的村庄漫山遍野。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想象力,也会看见整个国家不过是那个小村 子。孩子们继续被动员起来,以革命和建设的名义,以改革和市场的名义,以上山下乡和稳定的名义,以盛世和和谐的名义,以学费和各种糖果的名义,站在前线那 里欢迎着这些新名字,一直到他们一代一代倒毙在利用主义的秋天里。




这个世界上最大村落还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村长已经换了四代,长袍辫子也被西服领带装饰一新。路先生说,到明年2月,就是牛录村的孩子们陨落的 60周年祭。人生就一个六十年。我想到这里泪水潸然。明天,已经是我逃离村庄的第17年了,那个村庄在北京也永远消失了,而我也不过是那些幸存的孩子中的 一员。如今在这红叶满天秋高气爽的异国他乡,我正按着路先生的姿势一天天老去。我的一生能有几个17年呢?

我在离那家乡最远的地方坐在海边,陪伴着路志高老人一起坐着。我知道在他之前,海边已经有很多老人逝去了;而在我身后,将会有更年轻的一代逃到这里,眺望 那大洋彼岸渐渐模糊的村庄那些在枪口下惊慌失措的孩子们,则象海边起飞的鸥群,白色的羽毛在天宇下闪烁;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 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加拿大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树叶将门前的小路装饰得象一条美丽的画廊。这些年我无论在哪里,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居生活,每次偶尔打开门,对面公园里的草地和飞翔的海鸥都使我惊叹不已。

这一年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白发开始在鬓角滋长,而思乡的心情也每每如感冒般从里面袭击我。中国东北农村的一草一木常常会进入梦中,这些回忆成为一道篱笆 墙,将那些黑压压的人群和伤害隔开,使我可以专心等候着神的差遣。然而这种情绪这两天被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征服了这位老先生从十岁开始从一个叫耶什牛 录的东北小村逃亡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村庄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已经无家可回。

路志高先生,现居加拿大的农学博士,前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专员,曾在非洲服务了20年。今天他坐在我的客厅里,向我这位晚辈的东北流浪者讲述了他这位老一 代东北流亡者的独特故事。我们来自一片黑土地,我们信仰一位共同的神他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然而,他几乎是专为一个故事出生在这世界上的,并因为 怀抱着这个故事而象罪犯一样从十岁起背景离乡,再也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也没有回到那魂绕梦牵的家乡。

他的故事是关于很多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都死了,他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着的。由于他活着,他必须逃亡。他说,是神把他从死亡中带出来,为今天能将那些孩子的故事告诉世人,包括今天告诉我这年轻一代的流浪者。




1946的东北,日本刚刚投降,国共内战再一次使东北沦陷在战火恐怖之中。路志高先生当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这是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落。路志高家中有一位长工孙叔叔,与路父是好友。路志高先生回忆: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八路军的宣传员,是高岗部队的。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笑着说: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XX(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 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然而路志高放学回家后,父亲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呆在家里装病。莫名其妙的路志高在家里呆了三天,父母才把真相告诉他。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 员,他告诉路家: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国军52军的队伍,而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接受孩子们欢迎之机袭击国 军。这晚父亲告诉陆志高说: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父亲告诉路志高,当时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 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欢迎国军。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 纷纷从天而降小学生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打死了。 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路的小学生,因为,牛路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事实表明,这一切是一小撮人有计划有预 谋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了,它的根基上卧着这些孩子,然而这些孩子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那场战争在历史上一定是一场杰出的胜利,一直到《雪白血红》那本书出 来,人们仍然不记得牛录村那些突然消失的孩子们。三年内战,有多少这样永远消失的故事呢?我问路志高先生,到底多少孩子死于这种场神机妙算中了。他说 不记得了,或者上千人也是有的,因为当时动员了很多孩子。路的全班有40个学生,加上老师,41个人,全部被打死。欢迎队伍还有其他村和其他学校的学 生和老师,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路先生感慨地说:当八路军打扫战场时,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受了伤的孩子,躺在血泊中呻吟,用满怀希望的哀怜目光, 用稚嫩、颤抖的童声呼喊叔叔救命、叔叔救救我时,八路军是怎样狠心地给他们每人补上一枪,结束他们性命的

路志高永远不会忘记,作为耶什牛录村唯一一个幸存的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必须要从这村子里逃走因为不能留一个活口,本是那神机妙算的必然要求;又 为了保护孙叔叔,路志高必须得离开家乡。路志高回忆说: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 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于是,父亲便在夜色 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 惨惨被迫离乡背井,开始浪迹天涯。




我朦胧中向路志高先生举杯说,为这些孩子干一杯吧。他很平静。我想这悲惨的往事不知道在他心里周转多少次了,他童年时期从大陆逃往台湾,从台湾流浪到欧 洲,再到北美和非洲,他早可以平静地面对了。然而送走陆志高先生,我自己又进入了不寐之夜,闭上眼睛,总是那片黑土地。在那块土地上,今年被洪水淹没 的沙兰镇的小学生已经成为一座座荒坟。在那块土地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迫走向中国各地去从事卖淫的工作。在那块土地上,埋着一个叫牛录的 村庄和这个那些村庄里很多可爱的孩子。路先生告诉我,今天他家乡的小村子已经没有了,他后来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曾向中国方面查找过这个小村庄,但他被 告知,中国辽宁根本没有这个村子。耶什牛录村看来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它或者成了沈阳市某区的一个街道,或者成为某工厂堆放垃圾的地方。但总而言之, 耶什牛录村不存在了。然而路志高存在,那个村庄活在他身上,正如那些死去的孩子在他身上活着一样。使我沉重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村庄和它的孩子们也开始 活在我的里面,使我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我睡不着就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路志高的相关文章,找到了他回忆当年大陆斗争教会的一些文字资料。在这些回忆中,路写到:在那次斗争会上,我看到美国神父和 美国传教士、修女,都被勒令站在斗争台的一旁,人人必须低头认罪。中国的修士和修女,则被勒令脱下会衣,一个个低着头,跪在斗争台上,每一个人都被迫戴上 一顶写了美帝走狗字样的帽子。假教友则跑上台,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控告美国神父和传教士们,杀死婴儿,育婴堂减少了多少婴儿,孤儿院 减少了多少孩子,数据准确,罪证确凿

这时八路军已经领导了国家,组建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府在义愤填膺地抨击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些消失的村庄,和那些 消失的孩子们。他们也忘记了,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不过是捏造出来的新的神机妙算,而那些消失的孩子们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是经典的谎言和 经典的失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也许路志高老人不必为那失踪在地平线上的家乡难过,在我们的大中国,那样的村庄漫山遍野。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想象力,也会看见整个国家不过是那个小村 子。孩子们继续被动员起来,以革命和建设的名义,以改革和市场的名义,以上山下乡和稳定的名义,以盛世和和谐的名义,以学费和各种糖果的名义,站在前线那 里欢迎着这些新名字,一直到他们一代一代倒毙在利用主义的秋天里。




这个世界上最大村落还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村长已经换了四代,长袍辫子也被西服领带装饰一新。路先生说,到明年2月,就是牛录村的孩子们陨落的 60周年祭。人生就一个六十年。我想到这里泪水潸然。明天,已经是我逃离村庄的第17年了,那个村庄在北京也永远消失了,而我也不过是那些幸存的孩子中的 一员。如今在这红叶满天秋高气爽的异国他乡,我正按着路先生的姿势一天天老去。我的一生能有几个17年呢?

我在离那家乡最远的地方坐在海边,陪伴着路志高老人一起坐着。我知道在他之前,海边已经有很多老人逝去了;而在我身后,将会有更年轻的一代逃到这里,眺望 那大洋彼岸渐渐模糊的村庄那些在枪口下惊慌失措的孩子们,则象海边起飞的鸥群,白色的羽毛在天宇下闪烁;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 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加拿大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树叶将门前的小路装饰得象一条美丽的画廊。这些年我无论在哪里,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居生活,每次偶尔打开门,对面公园里的草地和飞翔的海鸥都使我惊叹不已。

这一年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白发开始在鬓角滋长,而思乡的心情也每每如感冒般从里面袭击我。中国东北农村的一草一木常常会进入梦中,这些回忆成为一道篱笆 墙,将那些黑压压的人群和伤害隔开,使我可以专心等候着神的差遣。然而这种情绪这两天被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征服了这位老先生从十岁开始从一个叫耶什牛 录的东北小村逃亡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村庄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已经无家可回。

路志高先生,现居加拿大的农学博士,前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专员,曾在非洲服务了20年。今天他坐在我的客厅里,向我这位晚辈的东北流浪者讲述了他这位老一 代东北流亡者的独特故事。我们来自一片黑土地,我们信仰一位共同的神他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然而,他几乎是专为一个故事出生在这世界上的,并因为 怀抱着这个故事而象罪犯一样从十岁起背景离乡,再也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也没有回到那魂绕梦牵的家乡。

他的故事是关于很多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都死了,他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着的。由于他活着,他必须逃亡。他说,是神把他从死亡中带出来,为今天能将那些孩子的故事告诉世人,包括今天告诉我这年轻一代的流浪者。




1946的东北,日本刚刚投降,国共内战再一次使东北沦陷在战火恐怖之中。路志高先生当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这是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落。路志高家中有一位长工孙叔叔,与路父是好友。路志高先生回忆: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八路军的宣传员,是高岗部队的。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笑着说: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XX(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 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然而路志高放学回家后,父亲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呆在家里装病。莫名其妙的路志高在家里呆了三天,父母才把真相告诉他。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 员,他告诉路家: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国军52军的队伍,而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接受孩子们欢迎之机袭击国 军。这晚父亲告诉陆志高说: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父亲告诉路志高,当时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 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欢迎国军。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 纷纷从天而降小学生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打死了。 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路的小学生,因为,牛路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事实表明,这一切是一小撮人有计划有预 谋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了,它的根基上卧着这些孩子,然而这些孩子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那场战争在历史上一定是一场杰出的胜利,一直到《雪白血红》那本书出 来,人们仍然不记得牛录村那些突然消失的孩子们。三年内战,有多少这样永远消失的故事呢?我问路志高先生,到底多少孩子死于这种场神机妙算中了。他说 不记得了,或者上千人也是有的,因为当时动员了很多孩子。路的全班有40个学生,加上老师,41个人,全部被打死。欢迎队伍还有其他村和其他学校的学 生和老师,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路先生感慨地说:当八路军打扫战场时,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受了伤的孩子,躺在血泊中呻吟,用满怀希望的哀怜目光, 用稚嫩、颤抖的童声呼喊叔叔救命、叔叔救救我时,八路军是怎样狠心地给他们每人补上一枪,结束他们性命的

路志高永远不会忘记,作为耶什牛录村唯一一个幸存的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必须要从这村子里逃走因为不能留一个活口,本是那神机妙算的必然要求;又 为了保护孙叔叔,路志高必须得离开家乡。路志高回忆说: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 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于是,父亲便在夜色 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 惨惨被迫离乡背井,开始浪迹天涯。




我朦胧中向路志高先生举杯说,为这些孩子干一杯吧。他很平静。我想这悲惨的往事不知道在他心里周转多少次了,他童年时期从大陆逃往台湾,从台湾流浪到欧 洲,再到北美和非洲,他早可以平静地面对了。然而送走陆志高先生,我自己又进入了不寐之夜,闭上眼睛,总是那片黑土地。在那块土地上,今年被洪水淹没 的沙兰镇的小学生已经成为一座座荒坟。在那块土地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迫走向中国各地去从事卖淫的工作。在那块土地上,埋着一个叫牛录的 村庄和这个那些村庄里很多可爱的孩子。路先生告诉我,今天他家乡的小村子已经没有了,他后来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曾向中国方面查找过这个小村庄,但他被 告知,中国辽宁根本没有这个村子。耶什牛录村看来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它或者成了沈阳市某区的一个街道,或者成为某工厂堆放垃圾的地方。但总而言之, 耶什牛录村不存在了。然而路志高存在,那个村庄活在他身上,正如那些死去的孩子在他身上活着一样。使我沉重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村庄和它的孩子们也开始 活在我的里面,使我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我睡不着就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路志高的相关文章,找到了他回忆当年大陆斗争教会的一些文字资料。在这些回忆中,路写到:在那次斗争会上,我看到美国神父和 美国传教士、修女,都被勒令站在斗争台的一旁,人人必须低头认罪。中国的修士和修女,则被勒令脱下会衣,一个个低着头,跪在斗争台上,每一个人都被迫戴上 一顶写了美帝走狗字样的帽子。假教友则跑上台,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控告美国神父和传教士们,杀死婴儿,育婴堂减少了多少婴儿,孤儿院 减少了多少孩子,数据准确,罪证确凿

这时八路军已经领导了国家,组建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府在义愤填膺地抨击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些消失的村庄,和那些 消失的孩子们。他们也忘记了,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不过是捏造出来的新的神机妙算,而那些消失的孩子们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是经典的谎言和 经典的失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也许路志高老人不必为那失踪在地平线上的家乡难过,在我们的大中国,那样的村庄漫山遍野。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想象力,也会看见整个国家不过是那个小村 子。孩子们继续被动员起来,以革命和建设的名义,以改革和市场的名义,以上山下乡和稳定的名义,以盛世和和谐的名义,以学费和各种糖果的名义,站在前线那 里欢迎着这些新名字,一直到他们一代一代倒毙在利用主义的秋天里。




这个世界上最大村落还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村长已经换了四代,长袍辫子也被西服领带装饰一新。路先生说,到明年2月,就是牛录村的孩子们陨落的 60周年祭。人生就一个六十年。我想到这里泪水潸然。明天,已经是我逃离村庄的第17年了,那个村庄在北京也永远消失了,而我也不过是那些幸存的孩子中的 一员。如今在这红叶满天秋高气爽的异国他乡,我正按着路先生的姿势一天天老去。我的一生能有几个17年呢?

我在离那家乡最远的地方坐在海边,陪伴着路志高老人一起坐着。我知道在他之前,海边已经有很多老人逝去了;而在我身后,将会有更年轻的一代逃到这里,眺望 那大洋彼岸渐渐模糊的村庄那些在枪口下惊慌失措的孩子们,则象海边起飞的鸥群,白色的羽毛在天宇下闪烁;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 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加拿大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树叶将门前的小路装饰得象一条美丽的画廊。这些年我无论在哪里,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居生活,每次偶尔打开门,对面公园里的草地和飞翔的海鸥都使我惊叹不已。

这一年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白发开始在鬓角滋长,而思乡的心情也每每如感冒般从里面袭击我。中国东北农村的一草一木常常会进入梦中,这些回忆成为一道篱笆 墙,将那些黑压压的人群和伤害隔开,使我可以专心等候着神的差遣。然而这种情绪这两天被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征服了这位老先生从十岁开始从一个叫耶什牛 录的东北小村逃亡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村庄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已经无家可回。

路志高先生,现居加拿大的农学博士,前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专员,曾在非洲服务了20年。今天他坐在我的客厅里,向我这位晚辈的东北流浪者讲述了他这位老一 代东北流亡者的独特故事。我们来自一片黑土地,我们信仰一位共同的神他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然而,他几乎是专为一个故事出生在这世界上的,并因为 怀抱着这个故事而象罪犯一样从十岁起背景离乡,再也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也没有回到那魂绕梦牵的家乡。

他的故事是关于很多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都死了,他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着的。由于他活着,他必须逃亡。他说,是神把他从死亡中带出来,为今天能将那些孩子的故事告诉世人,包括今天告诉我这年轻一代的流浪者。




1946的东北,日本刚刚投降,国共内战再一次使东北沦陷在战火恐怖之中。路志高先生当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这是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落。路志高家中有一位长工孙叔叔,与路父是好友。路志高先生回忆: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八路军的宣传员,是高岗部队的。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笑着说: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XX(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 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然而路志高放学回家后,父亲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呆在家里装病。莫名其妙的路志高在家里呆了三天,父母才把真相告诉他。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 员,他告诉路家: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国军52军的队伍,而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接受孩子们欢迎之机袭击国 军。这晚父亲告诉陆志高说: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父亲告诉路志高,当时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 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欢迎国军。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 纷纷从天而降小学生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打死了。 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路的小学生,因为,牛路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事实表明,这一切是一小撮人有计划有预 谋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了,它的根基上卧着这些孩子,然而这些孩子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那场战争在历史上一定是一场杰出的胜利,一直到《雪白血红》那本书出 来,人们仍然不记得牛录村那些突然消失的孩子们。三年内战,有多少这样永远消失的故事呢?我问路志高先生,到底多少孩子死于这种场神机妙算中了。他说 不记得了,或者上千人也是有的,因为当时动员了很多孩子。路的全班有40个学生,加上老师,41个人,全部被打死。欢迎队伍还有其他村和其他学校的学 生和老师,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路先生感慨地说:当八路军打扫战场时,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受了伤的孩子,躺在血泊中呻吟,用满怀希望的哀怜目光, 用稚嫩、颤抖的童声呼喊叔叔救命、叔叔救救我时,八路军是怎样狠心地给他们每人补上一枪,结束他们性命的

路志高永远不会忘记,作为耶什牛录村唯一一个幸存的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必须要从这村子里逃走因为不能留一个活口,本是那神机妙算的必然要求;又 为了保护孙叔叔,路志高必须得离开家乡。路志高回忆说: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 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于是,父亲便在夜色 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 惨惨被迫离乡背井,开始浪迹天涯。




我朦胧中向路志高先生举杯说,为这些孩子干一杯吧。他很平静。我想这悲惨的往事不知道在他心里周转多少次了,他童年时期从大陆逃往台湾,从台湾流浪到欧 洲,再到北美和非洲,他早可以平静地面对了。然而送走陆志高先生,我自己又进入了不寐之夜,闭上眼睛,总是那片黑土地。在那块土地上,今年被洪水淹没 的沙兰镇的小学生已经成为一座座荒坟。在那块土地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迫走向中国各地去从事卖淫的工作。在那块土地上,埋着一个叫牛录的 村庄和这个那些村庄里很多可爱的孩子。路先生告诉我,今天他家乡的小村子已经没有了,他后来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曾向中国方面查找过这个小村庄,但他被 告知,中国辽宁根本没有这个村子。耶什牛录村看来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它或者成了沈阳市某区的一个街道,或者成为某工厂堆放垃圾的地方。但总而言之, 耶什牛录村不存在了。然而路志高存在,那个村庄活在他身上,正如那些死去的孩子在他身上活着一样。使我沉重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村庄和它的孩子们也开始 活在我的里面,使我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我睡不着就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路志高的相关文章,找到了他回忆当年大陆斗争教会的一些文字资料。在这些回忆中,路写到:在那次斗争会上,我看到美国神父和 美国传教士、修女,都被勒令站在斗争台的一旁,人人必须低头认罪。中国的修士和修女,则被勒令脱下会衣,一个个低着头,跪在斗争台上,每一个人都被迫戴上 一顶写了美帝走狗字样的帽子。假教友则跑上台,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控告美国神父和传教士们,杀死婴儿,育婴堂减少了多少婴儿,孤儿院 减少了多少孩子,数据准确,罪证确凿

这时八路军已经领导了国家,组建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府在义愤填膺地抨击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些消失的村庄,和那些 消失的孩子们。他们也忘记了,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不过是捏造出来的新的神机妙算,而那些消失的孩子们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是经典的谎言和 经典的失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也许路志高老人不必为那失踪在地平线上的家乡难过,在我们的大中国,那样的村庄漫山遍野。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想象力,也会看见整个国家不过是那个小村 子。孩子们继续被动员起来,以革命和建设的名义,以改革和市场的名义,以上山下乡和稳定的名义,以盛世和和谐的名义,以学费和各种糖果的名义,站在前线那 里欢迎着这些新名字,一直到他们一代一代倒毙在利用主义的秋天里。




这个世界上最大村落还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村长已经换了四代,长袍辫子也被西服领带装饰一新。路先生说,到明年2月,就是牛录村的孩子们陨落的 60周年祭。人生就一个六十年。我想到这里泪水潸然。明天,已经是我逃离村庄的第17年了,那个村庄在北京也永远消失了,而我也不过是那些幸存的孩子中的 一员。如今在这红叶满天秋高气爽的异国他乡,我正按着路先生的姿势一天天老去。我的一生能有几个17年呢?

我在离那家乡最远的地方坐在海边,陪伴着路志高老人一起坐着。我知道在他之前,海边已经有很多老人逝去了;而在我身后,将会有更年轻的一代逃到这里,眺望 那大洋彼岸渐渐模糊的村庄那些在枪口下惊慌失措的孩子们,则象海边起飞的鸥群,白色的羽毛在天宇下闪烁;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 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加拿大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树叶将门前的小路装饰得象一条美丽的画廊。这些年我无论在哪里,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居生活,每次偶尔打开门,对面公园里的草地和飞翔的海鸥都使我惊叹不已。

这一年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白发开始在鬓角滋长,而思乡的心情也每每如感冒般从里面袭击我。中国东北农村的一草一木常常会进入梦中,这些回忆成为一道篱笆 墙,将那些黑压压的人群和伤害隔开,使我可以专心等候着神的差遣。然而这种情绪这两天被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征服了这位老先生从十岁开始从一个叫耶什牛 录的东北小村逃亡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村庄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已经无家可回。

路志高先生,现居加拿大的农学博士,前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专员,曾在非洲服务了20年。今天他坐在我的客厅里,向我这位晚辈的东北流浪者讲述了他这位老一 代东北流亡者的独特故事。我们来自一片黑土地,我们信仰一位共同的神他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然而,他几乎是专为一个故事出生在这世界上的,并因为 怀抱着这个故事而象罪犯一样从十岁起背景离乡,再也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也没有回到那魂绕梦牵的家乡。

他的故事是关于很多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都死了,他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着的。由于他活着,他必须逃亡。他说,是神把他从死亡中带出来,为今天能将那些孩子的故事告诉世人,包括今天告诉我这年轻一代的流浪者。




1946的东北,日本刚刚投降,国共内战再一次使东北沦陷在战火恐怖之中。路志高先生当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这是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落。路志高家中有一位长工孙叔叔,与路父是好友。路志高先生回忆: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八路军的宣传员,是高岗部队的。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笑着说: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XX(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 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然而路志高放学回家后,父亲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呆在家里装病。莫名其妙的路志高在家里呆了三天,父母才把真相告诉他。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 员,他告诉路家: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国军52军的队伍,而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接受孩子们欢迎之机袭击国 军。这晚父亲告诉陆志高说: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父亲告诉路志高,当时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 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欢迎国军。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 纷纷从天而降小学生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打死了。 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路的小学生,因为,牛路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事实表明,这一切是一小撮人有计划有预 谋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了,它的根基上卧着这些孩子,然而这些孩子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那场战争在历史上一定是一场杰出的胜利,一直到《雪白血红》那本书出 来,人们仍然不记得牛录村那些突然消失的孩子们。三年内战,有多少这样永远消失的故事呢?我问路志高先生,到底多少孩子死于这种场神机妙算中了。他说 不记得了,或者上千人也是有的,因为当时动员了很多孩子。路的全班有40个学生,加上老师,41个人,全部被打死。欢迎队伍还有其他村和其他学校的学 生和老师,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路先生感慨地说:当八路军打扫战场时,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受了伤的孩子,躺在血泊中呻吟,用满怀希望的哀怜目光, 用稚嫩、颤抖的童声呼喊叔叔救命、叔叔救救我时,八路军是怎样狠心地给他们每人补上一枪,结束他们性命的

路志高永远不会忘记,作为耶什牛录村唯一一个幸存的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必须要从这村子里逃走因为不能留一个活口,本是那神机妙算的必然要求;又 为了保护孙叔叔,路志高必须得离开家乡。路志高回忆说: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 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于是,父亲便在夜色 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 惨惨被迫离乡背井,开始浪迹天涯。




我朦胧中向路志高先生举杯说,为这些孩子干一杯吧。他很平静。我想这悲惨的往事不知道在他心里周转多少次了,他童年时期从大陆逃往台湾,从台湾流浪到欧 洲,再到北美和非洲,他早可以平静地面对了。然而送走陆志高先生,我自己又进入了不寐之夜,闭上眼睛,总是那片黑土地。在那块土地上,今年被洪水淹没 的沙兰镇的小学生已经成为一座座荒坟。在那块土地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迫走向中国各地去从事卖淫的工作。在那块土地上,埋着一个叫牛录的 村庄和这个那些村庄里很多可爱的孩子。路先生告诉我,今天他家乡的小村子已经没有了,他后来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曾向中国方面查找过这个小村庄,但他被 告知,中国辽宁根本没有这个村子。耶什牛录村看来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它或者成了沈阳市某区的一个街道,或者成为某工厂堆放垃圾的地方。但总而言之, 耶什牛录村不存在了。然而路志高存在,那个村庄活在他身上,正如那些死去的孩子在他身上活着一样。使我沉重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村庄和它的孩子们也开始 活在我的里面,使我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我睡不着就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路志高的相关文章,找到了他回忆当年大陆斗争教会的一些文字资料。在这些回忆中,路写到:在那次斗争会上,我看到美国神父和 美国传教士、修女,都被勒令站在斗争台的一旁,人人必须低头认罪。中国的修士和修女,则被勒令脱下会衣,一个个低着头,跪在斗争台上,每一个人都被迫戴上 一顶写了美帝走狗字样的帽子。假教友则跑上台,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控告美国神父和传教士们,杀死婴儿,育婴堂减少了多少婴儿,孤儿院 减少了多少孩子,数据准确,罪证确凿

这时八路军已经领导了国家,组建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府在义愤填膺地抨击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些消失的村庄,和那些 消失的孩子们。他们也忘记了,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不过是捏造出来的新的神机妙算,而那些消失的孩子们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是经典的谎言和 经典的失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也许路志高老人不必为那失踪在地平线上的家乡难过,在我们的大中国,那样的村庄漫山遍野。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想象力,也会看见整个国家不过是那个小村 子。孩子们继续被动员起来,以革命和建设的名义,以改革和市场的名义,以上山下乡和稳定的名义,以盛世和和谐的名义,以学费和各种糖果的名义,站在前线那 里欢迎着这些新名字,一直到他们一代一代倒毙在利用主义的秋天里。




这个世界上最大村落还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村长已经换了四代,长袍辫子也被西服领带装饰一新。路先生说,到明年2月,就是牛录村的孩子们陨落的 60周年祭。人生就一个六十年。我想到这里泪水潸然。明天,已经是我逃离村庄的第17年了,那个村庄在北京也永远消失了,而我也不过是那些幸存的孩子中的 一员。如今在这红叶满天秋高气爽的异国他乡,我正按着路先生的姿势一天天老去。我的一生能有几个17年呢?

我在离那家乡最远的地方坐在海边,陪伴着路志高老人一起坐着。我知道在他之前,海边已经有很多老人逝去了;而在我身后,将会有更年轻的一代逃到这里,眺望 那大洋彼岸渐渐模糊的村庄那些在枪口下惊慌失措的孩子们,则象海边起飞的鸥群,白色的羽毛在天宇下闪烁;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 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加拿大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树叶将门前的小路装饰得象一条美丽的画廊。这些年我无论在哪里,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居生活,每次偶尔打开门,对面公园里的草地和飞翔的海鸥都使我惊叹不已。

这一年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白发开始在鬓角滋长,而思乡的心情也每每如感冒般从里面袭击我。中国东北农村的一草一木常常会进入梦中,这些回忆成为一道篱笆 墙,将那些黑压压的人群和伤害隔开,使我可以专心等候着神的差遣。然而这种情绪这两天被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征服了这位老先生从十岁开始从一个叫耶什牛 录的东北小村逃亡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而那个村庄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已经无家可回。

路志高先生,现居加拿大的农学博士,前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专员,曾在非洲服务了20年。今天他坐在我的客厅里,向我这位晚辈的东北流浪者讲述了他这位老一 代东北流亡者的独特故事。我们来自一片黑土地,我们信仰一位共同的神他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然而,他几乎是专为一个故事出生在这世界上的,并因为 怀抱着这个故事而象罪犯一样从十岁起背景离乡,再也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也没有回到那魂绕梦牵的家乡。

他的故事是关于很多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都死了,他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着的。由于他活着,他必须逃亡。他说,是神把他从死亡中带出来,为今天能将那些孩子的故事告诉世人,包括今天告诉我这年轻一代的流浪者。




1946的东北,日本刚刚投降,国共内战再一次使东北沦陷在战火恐怖之中。路志高先生当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这是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落。路志高家中有一位长工孙叔叔,与路父是好友。路志高先生回忆: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八路军的宣传员,是高岗部队的。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笑着说: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XX(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 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然而路志高放学回家后,父亲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呆在家里装病。莫名其妙的路志高在家里呆了三天,父母才把真相告诉他。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 员,他告诉路家: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国军52军的队伍,而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接受孩子们欢迎之机袭击国 军。这晚父亲告诉陆志高说: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父亲告诉路志高,当时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 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欢迎国军。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 纷纷从天而降小学生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打死了。 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路的小学生,因为,牛路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事实表明,这一切是一小撮人有计划有预 谋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了,它的根基上卧着这些孩子,然而这些孩子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那场战争在历史上一定是一场杰出的胜利,一直到《雪白血红》那本书出 来,人们仍然不记得牛录村那些突然消失的孩子们。三年内战,有多少这样永远消失的故事呢?我问路志高先生,到底多少孩子死于这种场神机妙算中了。他说 不记得了,或者上千人也是有的,因为当时动员了很多孩子。路的全班有40个学生,加上老师,41个人,全部被打死。欢迎队伍还有其他村和其他学校的学 生和老师,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路先生感慨地说:当八路军打扫战场时,有那么几个、十几个或几十个受了伤的孩子,躺在血泊中呻吟,用满怀希望的哀怜目光, 用稚嫩、颤抖的童声呼喊叔叔救命、叔叔救救我时,八路军是怎样狠心地给他们每人补上一枪,结束他们性命的

路志高永远不会忘记,作为耶什牛录村唯一一个幸存的孩子,从那天开始,他必须要从这村子里逃走因为不能留一个活口,本是那神机妙算的必然要求;又 为了保护孙叔叔,路志高必须得离开家乡。路志高回忆说: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 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于是,父亲便在夜色 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 惨惨被迫离乡背井,开始浪迹天涯。




我朦胧中向路志高先生举杯说,为这些孩子干一杯吧。他很平静。我想这悲惨的往事不知道在他心里周转多少次了,他童年时期从大陆逃往台湾,从台湾流浪到欧 洲,再到北美和非洲,他早可以平静地面对了。然而送走陆志高先生,我自己又进入了不寐之夜,闭上眼睛,总是那片黑土地。在那块土地上,今年被洪水淹没 的沙兰镇的小学生已经成为一座座荒坟。在那块土地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迫走向中国各地去从事卖淫的工作。在那块土地上,埋着一个叫牛录的 村庄和这个那些村庄里很多可爱的孩子。路先生告诉我,今天他家乡的小村子已经没有了,他后来作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曾向中国方面查找过这个小村庄,但他被 告知,中国辽宁根本没有这个村子。耶什牛录村看来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它或者成了沈阳市某区的一个街道,或者成为某工厂堆放垃圾的地方。但总而言之, 耶什牛录村不存在了。然而路志高存在,那个村庄活在他身上,正如那些死去的孩子在他身上活着一样。使我沉重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个村庄和它的孩子们也开始 活在我的里面,使我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我睡不着就起来,打开电脑搜索路志高的相关文章,找到了他回忆当年大陆斗争教会的一些文字资料。在这些回忆中,路写到:在那次斗争会上,我看到美国神父和 美国传教士、修女,都被勒令站在斗争台的一旁,人人必须低头认罪。中国的修士和修女,则被勒令脱下会衣,一个个低着头,跪在斗争台上,每一个人都被迫戴上 一顶写了美帝走狗字样的帽子。假教友则跑上台,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控告美国神父和传教士们,杀死婴儿,育婴堂减少了多少婴儿,孤儿院 减少了多少孩子,数据准确,罪证确凿

这时八路军已经领导了国家,组建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府在义愤填膺地抨击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些消失的村庄,和那些 消失的孩子们。他们也忘记了,美帝国主义残害中国孩子不过是捏造出来的新的神机妙算,而那些消失的孩子们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是经典的谎言和 经典的失踪同时并存的世界。

也许路志高老人不必为那失踪在地平线上的家乡难过,在我们的大中国,那样的村庄漫山遍野。如果我们稍微有一点想象力,也会看见整个国家不过是那个小村 子。孩子们继续被动员起来,以革命和建设的名义,以改革和市场的名义,以上山下乡和稳定的名义,以盛世和和谐的名义,以学费和各种糖果的名义,站在前线那 里欢迎着这些新名字,一直到他们一代一代倒毙在利用主义的秋天里。




这个世界上最大村落还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村长已经换了四代,长袍辫子也被西服领带装饰一新。路先生说,到明年2月,就是牛录村的孩子们陨落的 60周年祭。人生就一个六十年。我想到这里泪水潸然。明天,已经是我逃离村庄的第17年了,那个村庄在北京也永远消失了,而我也不过是那些幸存的孩子中的 一员。如今在这红叶满天秋高气爽的异国他乡,我正按着路先生的姿势一天天老去。我的一生能有几个17年呢?

我在离那家乡最远的地方坐在海边,陪伴着路志高老人一起坐着。我知道在他之前,海边已经有很多老人逝去了;而在我身后,将会有更年轻的一代逃到这里,眺望 那大洋彼岸渐渐模糊的村庄那些在枪口下惊慌失措的孩子们,则象海边起飞的鸥群,白色的羽毛在天宇下闪烁;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灵,穿透岁月的地平线,将中 国死死钉在村口的木头上。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