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吕邦列近况:太石村一日游被禁始末
俞梅荪(北京)



吕邦列重返太石村受阻,被强制押解回乡。


一、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

2005年11月11日,吕邦列在京与我彻夜长谈,详知他10月8日他和英国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的经历。当时吕邦列被打昏,当局很蠢,不让本杰明上前看 看,致使其误以为吕邦列已被打死,从而引发国际舆论。吕邦列认为,这也不是坏事。他说,脖子、右肩、右胸、左腰等处被击伤,现在仍疼痛;头晕头痛呕吐等症 状虽有不少缓解,现仍时有发生,谈话或思考的时间一长,头痛会加重,大脑会一片空白,甚至还会语无伦次。尽管内伤不轻,但却未留下多少外伤的痕迹,看来暴 徒打人很有水平。

吕邦列向朋友们谈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计划,大家认为挺好。由于他脑伤未愈,我为他拟写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并要他低调行事,不要将此上网,以免警方事先防范、搅局。没想到,两天以后他还是把这一通知发在网上,并增加了看望在押的郭飞雄的内容。

吕邦列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如下:

7月底以来,我为太石村民罢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罢免动议》于9月29日被宣布自行失效。10月9日,我被番禺区人大送回湖北省枝江市老家。

10月15日,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指出:罢免动议自行失效后,该村村民普遍平静接受,村里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我和太石村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已把自己当成太石村一员。我离开太石村已经一个月了,非常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愿他们如区政府说,已经安居乐业。我准备回太石村走走看看。

由于太石村事件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这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乡亲们和我对此深为感谢。如有要继续了解太石村的朋友,欢迎和我一起前往,去感受那里的乡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因此,我拟邀大家一起去太石村一日游。

时间:11月20日(周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广州市的某处(待定)集合,我陪大家一同前往太石村参观游览一天,至下午4时结束。大家要在前一天抵达广州,一切食宿和交通自己安排解决。感兴趣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另:著名学者郭飞雄已在番禺所寄居一月有余,希望能一并看望。

邀请人:吕邦列


二、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回家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在网上发贴后,一些朋友与吕邦列联系,要同去太石村。吕邦列考虑到大家人身安全问题,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并陪同前往太石村。

11月18日下午3时,吕邦列在其朋友唐记者(某全国性官方报社驻广州办事处)陪同下,到番禺区公安分局提出申请保护。结果,他俩却被扣留。
  
当晚,吕邦列老家的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被叫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吕邦列回家,被吕拒绝。之后,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工作人员,欺骗 吕邦列,说送其去太石村,并不由分说地把他推上车。几个人把吕邦列送出广州,路上还游览名胜,以拖延时间。21日(第四天)晚,吕邦列被遣送回湖北省枝江 市百里洲镇的家中。

唐记者被扣留10余小时,受到警方的反复审查,并要求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印,还规劝其要珍惜前程,说吕邦烈的品行恶劣等。同时,警察两次去其住地搜查。直至次日凌晨1时半,唐记者由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

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后,原本约好在11月20日一起去太石村作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记者、学者、百姓等10多位朋友,因吕邦列的突然失踪而都未能去成。据 悉,其中《南华早报》记者在11月18日曾往番禺公安分局申请去太石村的警方保护,但被拒绝,并警告其不要进村。太石村一日游由此流产。好在这回有 关人士没被打被抓,也算是万幸了。


三、唐记者自述被审查经过

11月18日下午,我陪吕邦列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申诉上访接待室。吕邦烈提出申请:我因10月8日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 员的袭击而受伤,现我和朋友们拟于11月20日重返太石村探望农民朋友,为避免可能的人身伤害,特申请番禺警方保护并陪同前往。

在申诉上访室3时,接警人员经过2小时的验证及询问之后,答复:申请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才能回复。吕邦烈就10月8日被袭击之事正式报案,由刑警人员代替申诉上访室人员处理。吕邦烈重新就10月8日被袭击一事向警方详尽陈述。

至晚上9时半,我被带到隔壁警务室与吕邦烈隔离。警察开始对我进行协助、了解情况的问话,内容主要是:1,我的确切身份及陪吕邦烈前来的真实意图;2,我和吕邦烈的关系及太石村事件的联系;3,我对时局的观点和立场。

在问话过程中,我通过隔音玻璃墙看到吕邦烈被带离。经询问,被告知吕邦列已被礼送出境。 约深夜12时,我被告知我所供职的广州某媒体领导已来到番禺公安分局,通过另外一面隔音玻璃墙可观察到,有七、八名便衣人员正在与其交谈。

警方多次严格核查我的身份,并就当日陪吕邦烈申请之事进行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模后,才结束对我的问话,交由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离开前,有不愿意 表明身份之人员口头肯定我的品行及观察、思考能力,并劝告我要珍惜前程。我还被告知吕邦烈的品行恶劣,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用事实和证据来教 育、说服我。我离开警务室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半。

在申诉上访大厅,我看到现场大约有警装及便衣人员约10多人。我离开公安局后,单位同事告诉我,警方已将我所供职单位的所有工商事业登记手续及我的人事资料等留底,我在现供职媒体所发表文章还被宣传部门人员审读。

我回到住处后被室友告知,当晚有两批分别10多名便衣警务人员及住处居委会人员、房东入室搜查,文稿、书籍等被仔细检查,并将我的所供职媒体的记者证和原 供职媒体的一份报纸拿走(离开公安局时我被告知记者证已交还本人单位的领导)。警方在搜查过程中出示过身份证明,但未出示任何有关搜查的手续文件。


四、吕邦列自述被遣送回家的经过

自从我在互联网上发出《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后,陆续有朋友打来电话要和我一同于11月20日前往太石村。由于我上次陪英国《卫报》记者到太石村被暴徒打昏,我不愿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要请警方保护。

11月18日下午3时,我和朋友唐记者一同走进番禺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一位姓李的女警察把我们请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接待室,给我们倒来热茶,并拿来一份 《群众来访登记表》,我填写:10月8日,我陪《卫报》记者本杰明等准备到太石村采访,我在村内遭到歹徒的暴打昏迷10多个小时,太石村的有些村民朋友 甚是惦记我,我和几位朋友在11月20日去太石村拜访村民朋友,但又担心再次遭到歹徒的暴打,希望贵局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与我们同行。李警察说:需 要请示上级,才能答复。

下午4时半,一位30多岁自称姓陈的公安局信访办的组长进来。她问:现在警力很紧张,你们需要多少警员陪同前往?我说:如果贵局认为只要一个警员能 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一个警员就够了;如果贵局认为需要10名警员才行,那就10名好了。她说:领导正在商量,今天一定会有个答复的。之后,她对我 说起,我曾用明信片就10月8日被打一事向番禺区公安局报案的事。她说,公安局已收到了这封报案信,并且非常重视。随后她又说,已给我回了一封挂号信,一 会又说可能还没寄走,她去找找,当面交给我。5时左右,陈组长离开了。

等到5时40分,我去上厕所,碰上了陈组长,她跟过来说:那封函件已在11月8日用挂号信给你寄去了。我说,希望再当面报案。陈组长马上安排刑警大队的3名警察,对我认真地做着询句笔录,甚至有时几个字写错了,就重新再写一张。

晚上8时10分,询问笔录还没做完,我老家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来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快,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

马国华书记劝我回家去,不要再去太石村。他们问:如果公安局不派人保护,你还去吗?我说:那肯定还会去,要杀要剐也只能随他去了。他们见劝我不听 就走出去了。一会进来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的,要我跟他们出去谈谈。我说:我的报案笔录还没做完呢!他们说:公安局会处理好的。他们几个人把 我拥到一辆面包车前,出来时发现陪我来的唐记者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盘问。我问: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他们说:你不是要去太石村吗?我们现在就带你 去。我说:我请求的是20日到太石村去呀,不是现在去。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车上,6人都上了车并迅速开车离去。我发手机短信却发不出去。我想是 车内有干扰器,我索性关了机。当晚,我们的车赶到广东省韶关市的一家酒店住宿。
  
第二天继续行程,晚上到达长沙市,住在一家四星级宾馆。第三天(11月20日),中午到了武汉,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下午,他们带我去黄鹤楼游玩。

21日中午,我们到湖北省枝江市宾馆。午饭后,枝江市人大胡副主任与我谈心。番禺区6位遣送我回来的人要回去了。我说:你们强行把我遣送回来,我还 有些事没办完,我还得再去广州,所以你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包括交通、误工费计四、五百元。否则,我坐你们车回去。他们请示上级后,赔了我400元。之 后,枝江市百里洲镇的一位副书记开车送我到家,已是夜晚了。


五、农民维权与罢免是历史的进步

自古以来,我国农民面对严重侵权和压迫之际,习惯于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得已则为求生造反,导致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造成社会动荡。如今的广州农民却是 求生存,学宪法,罢贪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方式进行维权与罢免,走向宪政民主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这真是历史的进步和理性的提升。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和区人大 却使用对敌斗争的方式,不择手段非法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有恃无恐。今年10月19日公布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按照宪法、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由村民直接选举或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番禺区和镇的 官员却胆敢公然破坏这一难能可贵的伟大创举。
  
太石村农民依循法律,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维权和罢免,充分说明,如果政府真正履行宪法,尊重农民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农村问题是可以和平、合理解决的。但是如果农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方式被忽视、被践踏,就是逼迫农民走向传统暴力反抗。





吕邦列重返太石村受阻,被强制押解回乡。


一、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

2005年11月11日,吕邦列在京与我彻夜长谈,详知他10月8日他和英国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的经历。当时吕邦列被打昏,当局很蠢,不让本杰明上前看 看,致使其误以为吕邦列已被打死,从而引发国际舆论。吕邦列认为,这也不是坏事。他说,脖子、右肩、右胸、左腰等处被击伤,现在仍疼痛;头晕头痛呕吐等症 状虽有不少缓解,现仍时有发生,谈话或思考的时间一长,头痛会加重,大脑会一片空白,甚至还会语无伦次。尽管内伤不轻,但却未留下多少外伤的痕迹,看来暴 徒打人很有水平。

吕邦列向朋友们谈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计划,大家认为挺好。由于他脑伤未愈,我为他拟写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并要他低调行事,不要将此上网,以免警方事先防范、搅局。没想到,两天以后他还是把这一通知发在网上,并增加了看望在押的郭飞雄的内容。

吕邦列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如下:

7月底以来,我为太石村民罢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罢免动议》于9月29日被宣布自行失效。10月9日,我被番禺区人大送回湖北省枝江市老家。

10月15日,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指出:罢免动议自行失效后,该村村民普遍平静接受,村里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我和太石村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已把自己当成太石村一员。我离开太石村已经一个月了,非常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愿他们如区政府说,已经安居乐业。我准备回太石村走走看看。

由于太石村事件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这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乡亲们和我对此深为感谢。如有要继续了解太石村的朋友,欢迎和我一起前往,去感受那里的乡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因此,我拟邀大家一起去太石村一日游。

时间:11月20日(周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广州市的某处(待定)集合,我陪大家一同前往太石村参观游览一天,至下午4时结束。大家要在前一天抵达广州,一切食宿和交通自己安排解决。感兴趣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另:著名学者郭飞雄已在番禺所寄居一月有余,希望能一并看望。

邀请人:吕邦列


二、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回家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在网上发贴后,一些朋友与吕邦列联系,要同去太石村。吕邦列考虑到大家人身安全问题,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并陪同前往太石村。

11月18日下午3时,吕邦列在其朋友唐记者(某全国性官方报社驻广州办事处)陪同下,到番禺区公安分局提出申请保护。结果,他俩却被扣留。
  
当晚,吕邦列老家的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被叫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吕邦列回家,被吕拒绝。之后,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工作人员,欺骗 吕邦列,说送其去太石村,并不由分说地把他推上车。几个人把吕邦列送出广州,路上还游览名胜,以拖延时间。21日(第四天)晚,吕邦列被遣送回湖北省枝江 市百里洲镇的家中。

唐记者被扣留10余小时,受到警方的反复审查,并要求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印,还规劝其要珍惜前程,说吕邦烈的品行恶劣等。同时,警察两次去其住地搜查。直至次日凌晨1时半,唐记者由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

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后,原本约好在11月20日一起去太石村作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记者、学者、百姓等10多位朋友,因吕邦列的突然失踪而都未能去成。据 悉,其中《南华早报》记者在11月18日曾往番禺公安分局申请去太石村的警方保护,但被拒绝,并警告其不要进村。太石村一日游由此流产。好在这回有 关人士没被打被抓,也算是万幸了。


三、唐记者自述被审查经过

11月18日下午,我陪吕邦列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申诉上访接待室。吕邦烈提出申请:我因10月8日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 员的袭击而受伤,现我和朋友们拟于11月20日重返太石村探望农民朋友,为避免可能的人身伤害,特申请番禺警方保护并陪同前往。

在申诉上访室3时,接警人员经过2小时的验证及询问之后,答复:申请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才能回复。吕邦烈就10月8日被袭击之事正式报案,由刑警人员代替申诉上访室人员处理。吕邦烈重新就10月8日被袭击一事向警方详尽陈述。

至晚上9时半,我被带到隔壁警务室与吕邦烈隔离。警察开始对我进行协助、了解情况的问话,内容主要是:1,我的确切身份及陪吕邦烈前来的真实意图;2,我和吕邦烈的关系及太石村事件的联系;3,我对时局的观点和立场。

在问话过程中,我通过隔音玻璃墙看到吕邦烈被带离。经询问,被告知吕邦列已被礼送出境。 约深夜12时,我被告知我所供职的广州某媒体领导已来到番禺公安分局,通过另外一面隔音玻璃墙可观察到,有七、八名便衣人员正在与其交谈。

警方多次严格核查我的身份,并就当日陪吕邦烈申请之事进行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模后,才结束对我的问话,交由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离开前,有不愿意 表明身份之人员口头肯定我的品行及观察、思考能力,并劝告我要珍惜前程。我还被告知吕邦烈的品行恶劣,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用事实和证据来教 育、说服我。我离开警务室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半。

在申诉上访大厅,我看到现场大约有警装及便衣人员约10多人。我离开公安局后,单位同事告诉我,警方已将我所供职单位的所有工商事业登记手续及我的人事资料等留底,我在现供职媒体所发表文章还被宣传部门人员审读。

我回到住处后被室友告知,当晚有两批分别10多名便衣警务人员及住处居委会人员、房东入室搜查,文稿、书籍等被仔细检查,并将我的所供职媒体的记者证和原 供职媒体的一份报纸拿走(离开公安局时我被告知记者证已交还本人单位的领导)。警方在搜查过程中出示过身份证明,但未出示任何有关搜查的手续文件。


四、吕邦列自述被遣送回家的经过

自从我在互联网上发出《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后,陆续有朋友打来电话要和我一同于11月20日前往太石村。由于我上次陪英国《卫报》记者到太石村被暴徒打昏,我不愿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要请警方保护。

11月18日下午3时,我和朋友唐记者一同走进番禺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一位姓李的女警察把我们请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接待室,给我们倒来热茶,并拿来一份 《群众来访登记表》,我填写:10月8日,我陪《卫报》记者本杰明等准备到太石村采访,我在村内遭到歹徒的暴打昏迷10多个小时,太石村的有些村民朋友 甚是惦记我,我和几位朋友在11月20日去太石村拜访村民朋友,但又担心再次遭到歹徒的暴打,希望贵局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与我们同行。李警察说:需 要请示上级,才能答复。

下午4时半,一位30多岁自称姓陈的公安局信访办的组长进来。她问:现在警力很紧张,你们需要多少警员陪同前往?我说:如果贵局认为只要一个警员能 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一个警员就够了;如果贵局认为需要10名警员才行,那就10名好了。她说:领导正在商量,今天一定会有个答复的。之后,她对我 说起,我曾用明信片就10月8日被打一事向番禺区公安局报案的事。她说,公安局已收到了这封报案信,并且非常重视。随后她又说,已给我回了一封挂号信,一 会又说可能还没寄走,她去找找,当面交给我。5时左右,陈组长离开了。

等到5时40分,我去上厕所,碰上了陈组长,她跟过来说:那封函件已在11月8日用挂号信给你寄去了。我说,希望再当面报案。陈组长马上安排刑警大队的3名警察,对我认真地做着询句笔录,甚至有时几个字写错了,就重新再写一张。

晚上8时10分,询问笔录还没做完,我老家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来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快,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

马国华书记劝我回家去,不要再去太石村。他们问:如果公安局不派人保护,你还去吗?我说:那肯定还会去,要杀要剐也只能随他去了。他们见劝我不听 就走出去了。一会进来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的,要我跟他们出去谈谈。我说:我的报案笔录还没做完呢!他们说:公安局会处理好的。他们几个人把 我拥到一辆面包车前,出来时发现陪我来的唐记者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盘问。我问: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他们说:你不是要去太石村吗?我们现在就带你 去。我说:我请求的是20日到太石村去呀,不是现在去。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车上,6人都上了车并迅速开车离去。我发手机短信却发不出去。我想是 车内有干扰器,我索性关了机。当晚,我们的车赶到广东省韶关市的一家酒店住宿。
  
第二天继续行程,晚上到达长沙市,住在一家四星级宾馆。第三天(11月20日),中午到了武汉,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下午,他们带我去黄鹤楼游玩。

21日中午,我们到湖北省枝江市宾馆。午饭后,枝江市人大胡副主任与我谈心。番禺区6位遣送我回来的人要回去了。我说:你们强行把我遣送回来,我还 有些事没办完,我还得再去广州,所以你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包括交通、误工费计四、五百元。否则,我坐你们车回去。他们请示上级后,赔了我400元。之 后,枝江市百里洲镇的一位副书记开车送我到家,已是夜晚了。


五、农民维权与罢免是历史的进步

自古以来,我国农民面对严重侵权和压迫之际,习惯于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得已则为求生造反,导致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造成社会动荡。如今的广州农民却是 求生存,学宪法,罢贪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方式进行维权与罢免,走向宪政民主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这真是历史的进步和理性的提升。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和区人大 却使用对敌斗争的方式,不择手段非法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有恃无恐。今年10月19日公布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按照宪法、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由村民直接选举或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番禺区和镇的 官员却胆敢公然破坏这一难能可贵的伟大创举。
  
太石村农民依循法律,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维权和罢免,充分说明,如果政府真正履行宪法,尊重农民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农村问题是可以和平、合理解决的。但是如果农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方式被忽视、被践踏,就是逼迫农民走向传统暴力反抗。





吕邦列重返太石村受阻,被强制押解回乡。


一、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

2005年11月11日,吕邦列在京与我彻夜长谈,详知他10月8日他和英国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的经历。当时吕邦列被打昏,当局很蠢,不让本杰明上前看 看,致使其误以为吕邦列已被打死,从而引发国际舆论。吕邦列认为,这也不是坏事。他说,脖子、右肩、右胸、左腰等处被击伤,现在仍疼痛;头晕头痛呕吐等症 状虽有不少缓解,现仍时有发生,谈话或思考的时间一长,头痛会加重,大脑会一片空白,甚至还会语无伦次。尽管内伤不轻,但却未留下多少外伤的痕迹,看来暴 徒打人很有水平。

吕邦列向朋友们谈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计划,大家认为挺好。由于他脑伤未愈,我为他拟写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并要他低调行事,不要将此上网,以免警方事先防范、搅局。没想到,两天以后他还是把这一通知发在网上,并增加了看望在押的郭飞雄的内容。

吕邦列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如下:

7月底以来,我为太石村民罢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罢免动议》于9月29日被宣布自行失效。10月9日,我被番禺区人大送回湖北省枝江市老家。

10月15日,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指出:罢免动议自行失效后,该村村民普遍平静接受,村里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我和太石村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已把自己当成太石村一员。我离开太石村已经一个月了,非常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愿他们如区政府说,已经安居乐业。我准备回太石村走走看看。

由于太石村事件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这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乡亲们和我对此深为感谢。如有要继续了解太石村的朋友,欢迎和我一起前往,去感受那里的乡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因此,我拟邀大家一起去太石村一日游。

时间:11月20日(周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广州市的某处(待定)集合,我陪大家一同前往太石村参观游览一天,至下午4时结束。大家要在前一天抵达广州,一切食宿和交通自己安排解决。感兴趣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另:著名学者郭飞雄已在番禺所寄居一月有余,希望能一并看望。

邀请人:吕邦列


二、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回家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在网上发贴后,一些朋友与吕邦列联系,要同去太石村。吕邦列考虑到大家人身安全问题,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并陪同前往太石村。

11月18日下午3时,吕邦列在其朋友唐记者(某全国性官方报社驻广州办事处)陪同下,到番禺区公安分局提出申请保护。结果,他俩却被扣留。
  
当晚,吕邦列老家的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被叫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吕邦列回家,被吕拒绝。之后,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工作人员,欺骗 吕邦列,说送其去太石村,并不由分说地把他推上车。几个人把吕邦列送出广州,路上还游览名胜,以拖延时间。21日(第四天)晚,吕邦列被遣送回湖北省枝江 市百里洲镇的家中。

唐记者被扣留10余小时,受到警方的反复审查,并要求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印,还规劝其要珍惜前程,说吕邦烈的品行恶劣等。同时,警察两次去其住地搜查。直至次日凌晨1时半,唐记者由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

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后,原本约好在11月20日一起去太石村作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记者、学者、百姓等10多位朋友,因吕邦列的突然失踪而都未能去成。据 悉,其中《南华早报》记者在11月18日曾往番禺公安分局申请去太石村的警方保护,但被拒绝,并警告其不要进村。太石村一日游由此流产。好在这回有 关人士没被打被抓,也算是万幸了。


三、唐记者自述被审查经过

11月18日下午,我陪吕邦列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申诉上访接待室。吕邦烈提出申请:我因10月8日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 员的袭击而受伤,现我和朋友们拟于11月20日重返太石村探望农民朋友,为避免可能的人身伤害,特申请番禺警方保护并陪同前往。

在申诉上访室3时,接警人员经过2小时的验证及询问之后,答复:申请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才能回复。吕邦烈就10月8日被袭击之事正式报案,由刑警人员代替申诉上访室人员处理。吕邦烈重新就10月8日被袭击一事向警方详尽陈述。

至晚上9时半,我被带到隔壁警务室与吕邦烈隔离。警察开始对我进行协助、了解情况的问话,内容主要是:1,我的确切身份及陪吕邦烈前来的真实意图;2,我和吕邦烈的关系及太石村事件的联系;3,我对时局的观点和立场。

在问话过程中,我通过隔音玻璃墙看到吕邦烈被带离。经询问,被告知吕邦列已被礼送出境。 约深夜12时,我被告知我所供职的广州某媒体领导已来到番禺公安分局,通过另外一面隔音玻璃墙可观察到,有七、八名便衣人员正在与其交谈。

警方多次严格核查我的身份,并就当日陪吕邦烈申请之事进行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模后,才结束对我的问话,交由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离开前,有不愿意 表明身份之人员口头肯定我的品行及观察、思考能力,并劝告我要珍惜前程。我还被告知吕邦烈的品行恶劣,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用事实和证据来教 育、说服我。我离开警务室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半。

在申诉上访大厅,我看到现场大约有警装及便衣人员约10多人。我离开公安局后,单位同事告诉我,警方已将我所供职单位的所有工商事业登记手续及我的人事资料等留底,我在现供职媒体所发表文章还被宣传部门人员审读。

我回到住处后被室友告知,当晚有两批分别10多名便衣警务人员及住处居委会人员、房东入室搜查,文稿、书籍等被仔细检查,并将我的所供职媒体的记者证和原 供职媒体的一份报纸拿走(离开公安局时我被告知记者证已交还本人单位的领导)。警方在搜查过程中出示过身份证明,但未出示任何有关搜查的手续文件。


四、吕邦列自述被遣送回家的经过

自从我在互联网上发出《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后,陆续有朋友打来电话要和我一同于11月20日前往太石村。由于我上次陪英国《卫报》记者到太石村被暴徒打昏,我不愿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要请警方保护。

11月18日下午3时,我和朋友唐记者一同走进番禺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一位姓李的女警察把我们请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接待室,给我们倒来热茶,并拿来一份 《群众来访登记表》,我填写:10月8日,我陪《卫报》记者本杰明等准备到太石村采访,我在村内遭到歹徒的暴打昏迷10多个小时,太石村的有些村民朋友 甚是惦记我,我和几位朋友在11月20日去太石村拜访村民朋友,但又担心再次遭到歹徒的暴打,希望贵局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与我们同行。李警察说:需 要请示上级,才能答复。

下午4时半,一位30多岁自称姓陈的公安局信访办的组长进来。她问:现在警力很紧张,你们需要多少警员陪同前往?我说:如果贵局认为只要一个警员能 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一个警员就够了;如果贵局认为需要10名警员才行,那就10名好了。她说:领导正在商量,今天一定会有个答复的。之后,她对我 说起,我曾用明信片就10月8日被打一事向番禺区公安局报案的事。她说,公安局已收到了这封报案信,并且非常重视。随后她又说,已给我回了一封挂号信,一 会又说可能还没寄走,她去找找,当面交给我。5时左右,陈组长离开了。

等到5时40分,我去上厕所,碰上了陈组长,她跟过来说:那封函件已在11月8日用挂号信给你寄去了。我说,希望再当面报案。陈组长马上安排刑警大队的3名警察,对我认真地做着询句笔录,甚至有时几个字写错了,就重新再写一张。

晚上8时10分,询问笔录还没做完,我老家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来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快,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

马国华书记劝我回家去,不要再去太石村。他们问:如果公安局不派人保护,你还去吗?我说:那肯定还会去,要杀要剐也只能随他去了。他们见劝我不听 就走出去了。一会进来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的,要我跟他们出去谈谈。我说:我的报案笔录还没做完呢!他们说:公安局会处理好的。他们几个人把 我拥到一辆面包车前,出来时发现陪我来的唐记者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盘问。我问: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他们说:你不是要去太石村吗?我们现在就带你 去。我说:我请求的是20日到太石村去呀,不是现在去。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车上,6人都上了车并迅速开车离去。我发手机短信却发不出去。我想是 车内有干扰器,我索性关了机。当晚,我们的车赶到广东省韶关市的一家酒店住宿。
  
第二天继续行程,晚上到达长沙市,住在一家四星级宾馆。第三天(11月20日),中午到了武汉,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下午,他们带我去黄鹤楼游玩。

21日中午,我们到湖北省枝江市宾馆。午饭后,枝江市人大胡副主任与我谈心。番禺区6位遣送我回来的人要回去了。我说:你们强行把我遣送回来,我还 有些事没办完,我还得再去广州,所以你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包括交通、误工费计四、五百元。否则,我坐你们车回去。他们请示上级后,赔了我400元。之 后,枝江市百里洲镇的一位副书记开车送我到家,已是夜晚了。


五、农民维权与罢免是历史的进步

自古以来,我国农民面对严重侵权和压迫之际,习惯于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得已则为求生造反,导致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造成社会动荡。如今的广州农民却是 求生存,学宪法,罢贪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方式进行维权与罢免,走向宪政民主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这真是历史的进步和理性的提升。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和区人大 却使用对敌斗争的方式,不择手段非法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有恃无恐。今年10月19日公布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按照宪法、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由村民直接选举或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番禺区和镇的 官员却胆敢公然破坏这一难能可贵的伟大创举。
  
太石村农民依循法律,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维权和罢免,充分说明,如果政府真正履行宪法,尊重农民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农村问题是可以和平、合理解决的。但是如果农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方式被忽视、被践踏,就是逼迫农民走向传统暴力反抗。





吕邦列重返太石村受阻,被强制押解回乡。


一、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

2005年11月11日,吕邦列在京与我彻夜长谈,详知他10月8日他和英国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的经历。当时吕邦列被打昏,当局很蠢,不让本杰明上前看 看,致使其误以为吕邦列已被打死,从而引发国际舆论。吕邦列认为,这也不是坏事。他说,脖子、右肩、右胸、左腰等处被击伤,现在仍疼痛;头晕头痛呕吐等症 状虽有不少缓解,现仍时有发生,谈话或思考的时间一长,头痛会加重,大脑会一片空白,甚至还会语无伦次。尽管内伤不轻,但却未留下多少外伤的痕迹,看来暴 徒打人很有水平。

吕邦列向朋友们谈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计划,大家认为挺好。由于他脑伤未愈,我为他拟写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并要他低调行事,不要将此上网,以免警方事先防范、搅局。没想到,两天以后他还是把这一通知发在网上,并增加了看望在押的郭飞雄的内容。

吕邦列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如下:

7月底以来,我为太石村民罢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罢免动议》于9月29日被宣布自行失效。10月9日,我被番禺区人大送回湖北省枝江市老家。

10月15日,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指出:罢免动议自行失效后,该村村民普遍平静接受,村里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我和太石村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已把自己当成太石村一员。我离开太石村已经一个月了,非常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愿他们如区政府说,已经安居乐业。我准备回太石村走走看看。

由于太石村事件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这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乡亲们和我对此深为感谢。如有要继续了解太石村的朋友,欢迎和我一起前往,去感受那里的乡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因此,我拟邀大家一起去太石村一日游。

时间:11月20日(周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广州市的某处(待定)集合,我陪大家一同前往太石村参观游览一天,至下午4时结束。大家要在前一天抵达广州,一切食宿和交通自己安排解决。感兴趣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另:著名学者郭飞雄已在番禺所寄居一月有余,希望能一并看望。

邀请人:吕邦列


二、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回家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在网上发贴后,一些朋友与吕邦列联系,要同去太石村。吕邦列考虑到大家人身安全问题,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并陪同前往太石村。

11月18日下午3时,吕邦列在其朋友唐记者(某全国性官方报社驻广州办事处)陪同下,到番禺区公安分局提出申请保护。结果,他俩却被扣留。
  
当晚,吕邦列老家的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被叫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吕邦列回家,被吕拒绝。之后,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工作人员,欺骗 吕邦列,说送其去太石村,并不由分说地把他推上车。几个人把吕邦列送出广州,路上还游览名胜,以拖延时间。21日(第四天)晚,吕邦列被遣送回湖北省枝江 市百里洲镇的家中。

唐记者被扣留10余小时,受到警方的反复审查,并要求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印,还规劝其要珍惜前程,说吕邦烈的品行恶劣等。同时,警察两次去其住地搜查。直至次日凌晨1时半,唐记者由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

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后,原本约好在11月20日一起去太石村作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记者、学者、百姓等10多位朋友,因吕邦列的突然失踪而都未能去成。据 悉,其中《南华早报》记者在11月18日曾往番禺公安分局申请去太石村的警方保护,但被拒绝,并警告其不要进村。太石村一日游由此流产。好在这回有 关人士没被打被抓,也算是万幸了。


三、唐记者自述被审查经过

11月18日下午,我陪吕邦列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申诉上访接待室。吕邦烈提出申请:我因10月8日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 员的袭击而受伤,现我和朋友们拟于11月20日重返太石村探望农民朋友,为避免可能的人身伤害,特申请番禺警方保护并陪同前往。

在申诉上访室3时,接警人员经过2小时的验证及询问之后,答复:申请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才能回复。吕邦烈就10月8日被袭击之事正式报案,由刑警人员代替申诉上访室人员处理。吕邦烈重新就10月8日被袭击一事向警方详尽陈述。

至晚上9时半,我被带到隔壁警务室与吕邦烈隔离。警察开始对我进行协助、了解情况的问话,内容主要是:1,我的确切身份及陪吕邦烈前来的真实意图;2,我和吕邦烈的关系及太石村事件的联系;3,我对时局的观点和立场。

在问话过程中,我通过隔音玻璃墙看到吕邦烈被带离。经询问,被告知吕邦列已被礼送出境。 约深夜12时,我被告知我所供职的广州某媒体领导已来到番禺公安分局,通过另外一面隔音玻璃墙可观察到,有七、八名便衣人员正在与其交谈。

警方多次严格核查我的身份,并就当日陪吕邦烈申请之事进行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模后,才结束对我的问话,交由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离开前,有不愿意 表明身份之人员口头肯定我的品行及观察、思考能力,并劝告我要珍惜前程。我还被告知吕邦烈的品行恶劣,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用事实和证据来教 育、说服我。我离开警务室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半。

在申诉上访大厅,我看到现场大约有警装及便衣人员约10多人。我离开公安局后,单位同事告诉我,警方已将我所供职单位的所有工商事业登记手续及我的人事资料等留底,我在现供职媒体所发表文章还被宣传部门人员审读。

我回到住处后被室友告知,当晚有两批分别10多名便衣警务人员及住处居委会人员、房东入室搜查,文稿、书籍等被仔细检查,并将我的所供职媒体的记者证和原 供职媒体的一份报纸拿走(离开公安局时我被告知记者证已交还本人单位的领导)。警方在搜查过程中出示过身份证明,但未出示任何有关搜查的手续文件。


四、吕邦列自述被遣送回家的经过

自从我在互联网上发出《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后,陆续有朋友打来电话要和我一同于11月20日前往太石村。由于我上次陪英国《卫报》记者到太石村被暴徒打昏,我不愿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要请警方保护。

11月18日下午3时,我和朋友唐记者一同走进番禺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一位姓李的女警察把我们请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接待室,给我们倒来热茶,并拿来一份 《群众来访登记表》,我填写:10月8日,我陪《卫报》记者本杰明等准备到太石村采访,我在村内遭到歹徒的暴打昏迷10多个小时,太石村的有些村民朋友 甚是惦记我,我和几位朋友在11月20日去太石村拜访村民朋友,但又担心再次遭到歹徒的暴打,希望贵局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与我们同行。李警察说:需 要请示上级,才能答复。

下午4时半,一位30多岁自称姓陈的公安局信访办的组长进来。她问:现在警力很紧张,你们需要多少警员陪同前往?我说:如果贵局认为只要一个警员能 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一个警员就够了;如果贵局认为需要10名警员才行,那就10名好了。她说:领导正在商量,今天一定会有个答复的。之后,她对我 说起,我曾用明信片就10月8日被打一事向番禺区公安局报案的事。她说,公安局已收到了这封报案信,并且非常重视。随后她又说,已给我回了一封挂号信,一 会又说可能还没寄走,她去找找,当面交给我。5时左右,陈组长离开了。

等到5时40分,我去上厕所,碰上了陈组长,她跟过来说:那封函件已在11月8日用挂号信给你寄去了。我说,希望再当面报案。陈组长马上安排刑警大队的3名警察,对我认真地做着询句笔录,甚至有时几个字写错了,就重新再写一张。

晚上8时10分,询问笔录还没做完,我老家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来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快,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

马国华书记劝我回家去,不要再去太石村。他们问:如果公安局不派人保护,你还去吗?我说:那肯定还会去,要杀要剐也只能随他去了。他们见劝我不听 就走出去了。一会进来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的,要我跟他们出去谈谈。我说:我的报案笔录还没做完呢!他们说:公安局会处理好的。他们几个人把 我拥到一辆面包车前,出来时发现陪我来的唐记者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盘问。我问: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他们说:你不是要去太石村吗?我们现在就带你 去。我说:我请求的是20日到太石村去呀,不是现在去。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车上,6人都上了车并迅速开车离去。我发手机短信却发不出去。我想是 车内有干扰器,我索性关了机。当晚,我们的车赶到广东省韶关市的一家酒店住宿。
  
第二天继续行程,晚上到达长沙市,住在一家四星级宾馆。第三天(11月20日),中午到了武汉,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下午,他们带我去黄鹤楼游玩。

21日中午,我们到湖北省枝江市宾馆。午饭后,枝江市人大胡副主任与我谈心。番禺区6位遣送我回来的人要回去了。我说:你们强行把我遣送回来,我还 有些事没办完,我还得再去广州,所以你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包括交通、误工费计四、五百元。否则,我坐你们车回去。他们请示上级后,赔了我400元。之 后,枝江市百里洲镇的一位副书记开车送我到家,已是夜晚了。


五、农民维权与罢免是历史的进步

自古以来,我国农民面对严重侵权和压迫之际,习惯于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得已则为求生造反,导致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造成社会动荡。如今的广州农民却是 求生存,学宪法,罢贪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方式进行维权与罢免,走向宪政民主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这真是历史的进步和理性的提升。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和区人大 却使用对敌斗争的方式,不择手段非法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有恃无恐。今年10月19日公布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按照宪法、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由村民直接选举或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番禺区和镇的 官员却胆敢公然破坏这一难能可贵的伟大创举。
  
太石村农民依循法律,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维权和罢免,充分说明,如果政府真正履行宪法,尊重农民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农村问题是可以和平、合理解决的。但是如果农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方式被忽视、被践踏,就是逼迫农民走向传统暴力反抗。





吕邦列重返太石村受阻,被强制押解回乡。


一、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

2005年11月11日,吕邦列在京与我彻夜长谈,详知他10月8日他和英国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的经历。当时吕邦列被打昏,当局很蠢,不让本杰明上前看 看,致使其误以为吕邦列已被打死,从而引发国际舆论。吕邦列认为,这也不是坏事。他说,脖子、右肩、右胸、左腰等处被击伤,现在仍疼痛;头晕头痛呕吐等症 状虽有不少缓解,现仍时有发生,谈话或思考的时间一长,头痛会加重,大脑会一片空白,甚至还会语无伦次。尽管内伤不轻,但却未留下多少外伤的痕迹,看来暴 徒打人很有水平。

吕邦列向朋友们谈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计划,大家认为挺好。由于他脑伤未愈,我为他拟写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并要他低调行事,不要将此上网,以免警方事先防范、搅局。没想到,两天以后他还是把这一通知发在网上,并增加了看望在押的郭飞雄的内容。

吕邦列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如下:

7月底以来,我为太石村民罢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罢免动议》于9月29日被宣布自行失效。10月9日,我被番禺区人大送回湖北省枝江市老家。

10月15日,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指出:罢免动议自行失效后,该村村民普遍平静接受,村里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我和太石村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已把自己当成太石村一员。我离开太石村已经一个月了,非常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愿他们如区政府说,已经安居乐业。我准备回太石村走走看看。

由于太石村事件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这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乡亲们和我对此深为感谢。如有要继续了解太石村的朋友,欢迎和我一起前往,去感受那里的乡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因此,我拟邀大家一起去太石村一日游。

时间:11月20日(周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广州市的某处(待定)集合,我陪大家一同前往太石村参观游览一天,至下午4时结束。大家要在前一天抵达广州,一切食宿和交通自己安排解决。感兴趣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另:著名学者郭飞雄已在番禺所寄居一月有余,希望能一并看望。

邀请人:吕邦列


二、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回家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在网上发贴后,一些朋友与吕邦列联系,要同去太石村。吕邦列考虑到大家人身安全问题,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并陪同前往太石村。

11月18日下午3时,吕邦列在其朋友唐记者(某全国性官方报社驻广州办事处)陪同下,到番禺区公安分局提出申请保护。结果,他俩却被扣留。
  
当晚,吕邦列老家的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被叫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吕邦列回家,被吕拒绝。之后,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工作人员,欺骗 吕邦列,说送其去太石村,并不由分说地把他推上车。几个人把吕邦列送出广州,路上还游览名胜,以拖延时间。21日(第四天)晚,吕邦列被遣送回湖北省枝江 市百里洲镇的家中。

唐记者被扣留10余小时,受到警方的反复审查,并要求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印,还规劝其要珍惜前程,说吕邦烈的品行恶劣等。同时,警察两次去其住地搜查。直至次日凌晨1时半,唐记者由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

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后,原本约好在11月20日一起去太石村作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记者、学者、百姓等10多位朋友,因吕邦列的突然失踪而都未能去成。据 悉,其中《南华早报》记者在11月18日曾往番禺公安分局申请去太石村的警方保护,但被拒绝,并警告其不要进村。太石村一日游由此流产。好在这回有 关人士没被打被抓,也算是万幸了。


三、唐记者自述被审查经过

11月18日下午,我陪吕邦列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申诉上访接待室。吕邦烈提出申请:我因10月8日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 员的袭击而受伤,现我和朋友们拟于11月20日重返太石村探望农民朋友,为避免可能的人身伤害,特申请番禺警方保护并陪同前往。

在申诉上访室3时,接警人员经过2小时的验证及询问之后,答复:申请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才能回复。吕邦烈就10月8日被袭击之事正式报案,由刑警人员代替申诉上访室人员处理。吕邦烈重新就10月8日被袭击一事向警方详尽陈述。

至晚上9时半,我被带到隔壁警务室与吕邦烈隔离。警察开始对我进行协助、了解情况的问话,内容主要是:1,我的确切身份及陪吕邦烈前来的真实意图;2,我和吕邦烈的关系及太石村事件的联系;3,我对时局的观点和立场。

在问话过程中,我通过隔音玻璃墙看到吕邦烈被带离。经询问,被告知吕邦列已被礼送出境。 约深夜12时,我被告知我所供职的广州某媒体领导已来到番禺公安分局,通过另外一面隔音玻璃墙可观察到,有七、八名便衣人员正在与其交谈。

警方多次严格核查我的身份,并就当日陪吕邦烈申请之事进行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模后,才结束对我的问话,交由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离开前,有不愿意 表明身份之人员口头肯定我的品行及观察、思考能力,并劝告我要珍惜前程。我还被告知吕邦烈的品行恶劣,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用事实和证据来教 育、说服我。我离开警务室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半。

在申诉上访大厅,我看到现场大约有警装及便衣人员约10多人。我离开公安局后,单位同事告诉我,警方已将我所供职单位的所有工商事业登记手续及我的人事资料等留底,我在现供职媒体所发表文章还被宣传部门人员审读。

我回到住处后被室友告知,当晚有两批分别10多名便衣警务人员及住处居委会人员、房东入室搜查,文稿、书籍等被仔细检查,并将我的所供职媒体的记者证和原 供职媒体的一份报纸拿走(离开公安局时我被告知记者证已交还本人单位的领导)。警方在搜查过程中出示过身份证明,但未出示任何有关搜查的手续文件。


四、吕邦列自述被遣送回家的经过

自从我在互联网上发出《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后,陆续有朋友打来电话要和我一同于11月20日前往太石村。由于我上次陪英国《卫报》记者到太石村被暴徒打昏,我不愿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要请警方保护。

11月18日下午3时,我和朋友唐记者一同走进番禺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一位姓李的女警察把我们请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接待室,给我们倒来热茶,并拿来一份 《群众来访登记表》,我填写:10月8日,我陪《卫报》记者本杰明等准备到太石村采访,我在村内遭到歹徒的暴打昏迷10多个小时,太石村的有些村民朋友 甚是惦记我,我和几位朋友在11月20日去太石村拜访村民朋友,但又担心再次遭到歹徒的暴打,希望贵局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与我们同行。李警察说:需 要请示上级,才能答复。

下午4时半,一位30多岁自称姓陈的公安局信访办的组长进来。她问:现在警力很紧张,你们需要多少警员陪同前往?我说:如果贵局认为只要一个警员能 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一个警员就够了;如果贵局认为需要10名警员才行,那就10名好了。她说:领导正在商量,今天一定会有个答复的。之后,她对我 说起,我曾用明信片就10月8日被打一事向番禺区公安局报案的事。她说,公安局已收到了这封报案信,并且非常重视。随后她又说,已给我回了一封挂号信,一 会又说可能还没寄走,她去找找,当面交给我。5时左右,陈组长离开了。

等到5时40分,我去上厕所,碰上了陈组长,她跟过来说:那封函件已在11月8日用挂号信给你寄去了。我说,希望再当面报案。陈组长马上安排刑警大队的3名警察,对我认真地做着询句笔录,甚至有时几个字写错了,就重新再写一张。

晚上8时10分,询问笔录还没做完,我老家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来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快,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

马国华书记劝我回家去,不要再去太石村。他们问:如果公安局不派人保护,你还去吗?我说:那肯定还会去,要杀要剐也只能随他去了。他们见劝我不听 就走出去了。一会进来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的,要我跟他们出去谈谈。我说:我的报案笔录还没做完呢!他们说:公安局会处理好的。他们几个人把 我拥到一辆面包车前,出来时发现陪我来的唐记者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盘问。我问: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他们说:你不是要去太石村吗?我们现在就带你 去。我说:我请求的是20日到太石村去呀,不是现在去。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车上,6人都上了车并迅速开车离去。我发手机短信却发不出去。我想是 车内有干扰器,我索性关了机。当晚,我们的车赶到广东省韶关市的一家酒店住宿。
  
第二天继续行程,晚上到达长沙市,住在一家四星级宾馆。第三天(11月20日),中午到了武汉,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下午,他们带我去黄鹤楼游玩。

21日中午,我们到湖北省枝江市宾馆。午饭后,枝江市人大胡副主任与我谈心。番禺区6位遣送我回来的人要回去了。我说:你们强行把我遣送回来,我还 有些事没办完,我还得再去广州,所以你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包括交通、误工费计四、五百元。否则,我坐你们车回去。他们请示上级后,赔了我400元。之 后,枝江市百里洲镇的一位副书记开车送我到家,已是夜晚了。


五、农民维权与罢免是历史的进步

自古以来,我国农民面对严重侵权和压迫之际,习惯于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得已则为求生造反,导致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造成社会动荡。如今的广州农民却是 求生存,学宪法,罢贪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方式进行维权与罢免,走向宪政民主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这真是历史的进步和理性的提升。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和区人大 却使用对敌斗争的方式,不择手段非法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有恃无恐。今年10月19日公布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按照宪法、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由村民直接选举或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番禺区和镇的 官员却胆敢公然破坏这一难能可贵的伟大创举。
  
太石村农民依循法律,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维权和罢免,充分说明,如果政府真正履行宪法,尊重农民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农村问题是可以和平、合理解决的。但是如果农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方式被忽视、被践踏,就是逼迫农民走向传统暴力反抗。





吕邦列重返太石村受阻,被强制押解回乡。


一、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

2005年11月11日,吕邦列在京与我彻夜长谈,详知他10月8日他和英国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的经历。当时吕邦列被打昏,当局很蠢,不让本杰明上前看 看,致使其误以为吕邦列已被打死,从而引发国际舆论。吕邦列认为,这也不是坏事。他说,脖子、右肩、右胸、左腰等处被击伤,现在仍疼痛;头晕头痛呕吐等症 状虽有不少缓解,现仍时有发生,谈话或思考的时间一长,头痛会加重,大脑会一片空白,甚至还会语无伦次。尽管内伤不轻,但却未留下多少外伤的痕迹,看来暴 徒打人很有水平。

吕邦列向朋友们谈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计划,大家认为挺好。由于他脑伤未愈,我为他拟写了《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并要他低调行事,不要将此上网,以免警方事先防范、搅局。没想到,两天以后他还是把这一通知发在网上,并增加了看望在押的郭飞雄的内容。

吕邦列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如下:

7月底以来,我为太石村民罢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罢免动议》于9月29日被宣布自行失效。10月9日,我被番禺区人大送回湖北省枝江市老家。

10月15日,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指出:罢免动议自行失效后,该村村民普遍平静接受,村里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我和太石村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已把自己当成太石村一员。我离开太石村已经一个月了,非常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愿他们如区政府说,已经安居乐业。我准备回太石村走走看看。

由于太石村事件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这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乡亲们和我对此深为感谢。如有要继续了解太石村的朋友,欢迎和我一起前往,去感受那里的乡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因此,我拟邀大家一起去太石村一日游。

时间:11月20日(周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广州市的某处(待定)集合,我陪大家一同前往太石村参观游览一天,至下午4时结束。大家要在前一天抵达广州,一切食宿和交通自己安排解决。感兴趣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另:著名学者郭飞雄已在番禺所寄居一月有余,希望能一并看望。

邀请人:吕邦列


二、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回家

《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在网上发贴后,一些朋友与吕邦列联系,要同去太石村。吕邦列考虑到大家人身安全问题,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并陪同前往太石村。

11月18日下午3时,吕邦列在其朋友唐记者(某全国性官方报社驻广州办事处)陪同下,到番禺区公安分局提出申请保护。结果,他俩却被扣留。
  
当晚,吕邦列老家的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被叫来番禺区公安分局,接吕邦列回家,被吕拒绝。之后,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工作人员,欺骗 吕邦列,说送其去太石村,并不由分说地把他推上车。几个人把吕邦列送出广州,路上还游览名胜,以拖延时间。21日(第四天)晚,吕邦列被遣送回湖北省枝江 市百里洲镇的家中。

唐记者被扣留10余小时,受到警方的反复审查,并要求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印,还规劝其要珍惜前程,说吕邦烈的品行恶劣等。同时,警察两次去其住地搜查。直至次日凌晨1时半,唐记者由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

吕邦列被警方扣留并遣送后,原本约好在11月20日一起去太石村作乡俗文化一日游的记者、学者、百姓等10多位朋友,因吕邦列的突然失踪而都未能去成。据 悉,其中《南华早报》记者在11月18日曾往番禺公安分局申请去太石村的警方保护,但被拒绝,并警告其不要进村。太石村一日游由此流产。好在这回有 关人士没被打被抓,也算是万幸了。


三、唐记者自述被审查经过

11月18日下午,我陪吕邦列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申诉上访接待室。吕邦烈提出申请:我因10月8日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 员的袭击而受伤,现我和朋友们拟于11月20日重返太石村探望农民朋友,为避免可能的人身伤害,特申请番禺警方保护并陪同前往。

在申诉上访室3时,接警人员经过2小时的验证及询问之后,答复:申请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才能回复。吕邦烈就10月8日被袭击之事正式报案,由刑警人员代替申诉上访室人员处理。吕邦烈重新就10月8日被袭击一事向警方详尽陈述。

至晚上9时半,我被带到隔壁警务室与吕邦烈隔离。警察开始对我进行协助、了解情况的问话,内容主要是:1,我的确切身份及陪吕邦烈前来的真实意图;2,我和吕邦烈的关系及太石村事件的联系;3,我对时局的观点和立场。

在问话过程中,我通过隔音玻璃墙看到吕邦烈被带离。经询问,被告知吕邦列已被礼送出境。 约深夜12时,我被告知我所供职的广州某媒体领导已来到番禺公安分局,通过另外一面隔音玻璃墙可观察到,有七、八名便衣人员正在与其交谈。

警方多次严格核查我的身份,并就当日陪吕邦烈申请之事进行书面笔录和签字、按手模后,才结束对我的问话,交由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带回。离开前,有不愿意 表明身份之人员口头肯定我的品行及观察、思考能力,并劝告我要珍惜前程。我还被告知吕邦烈的品行恶劣,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用事实和证据来教 育、说服我。我离开警务室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半。

在申诉上访大厅,我看到现场大约有警装及便衣人员约10多人。我离开公安局后,单位同事告诉我,警方已将我所供职单位的所有工商事业登记手续及我的人事资料等留底,我在现供职媒体所发表文章还被宣传部门人员审读。

我回到住处后被室友告知,当晚有两批分别10多名便衣警务人员及住处居委会人员、房东入室搜查,文稿、书籍等被仔细检查,并将我的所供职媒体的记者证和原 供职媒体的一份报纸拿走(离开公安局时我被告知记者证已交还本人单位的领导)。警方在搜查过程中出示过身份证明,但未出示任何有关搜查的手续文件。


四、吕邦列自述被遣送回家的经过

自从我在互联网上发出《太石村乡俗文化一日游通知》后,陆续有朋友打来电话要和我一同于11月20日前往太石村。由于我上次陪英国《卫报》记者到太石村被暴徒打昏,我不愿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要请警方保护。

11月18日下午3时,我和朋友唐记者一同走进番禺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一位姓李的女警察把我们请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接待室,给我们倒来热茶,并拿来一份 《群众来访登记表》,我填写:10月8日,我陪《卫报》记者本杰明等准备到太石村采访,我在村内遭到歹徒的暴打昏迷10多个小时,太石村的有些村民朋友 甚是惦记我,我和几位朋友在11月20日去太石村拜访村民朋友,但又担心再次遭到歹徒的暴打,希望贵局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与我们同行。李警察说:需 要请示上级,才能答复。

下午4时半,一位30多岁自称姓陈的公安局信访办的组长进来。她问:现在警力很紧张,你们需要多少警员陪同前往?我说:如果贵局认为只要一个警员能 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一个警员就够了;如果贵局认为需要10名警员才行,那就10名好了。她说:领导正在商量,今天一定会有个答复的。之后,她对我 说起,我曾用明信片就10月8日被打一事向番禺区公安局报案的事。她说,公安局已收到了这封报案信,并且非常重视。随后她又说,已给我回了一封挂号信,一 会又说可能还没寄走,她去找找,当面交给我。5时左右,陈组长离开了。

等到5时40分,我去上厕所,碰上了陈组长,她跟过来说:那封函件已在11月8日用挂号信给你寄去了。我说,希望再当面报案。陈组长马上安排刑警大队的3名警察,对我认真地做着询句笔录,甚至有时几个字写错了,就重新再写一张。

晚上8时10分,询问笔录还没做完,我老家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副书记马国华等来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快,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

马国华书记劝我回家去,不要再去太石村。他们问:如果公安局不派人保护,你还去吗?我说:那肯定还会去,要杀要剐也只能随他去了。他们见劝我不听 就走出去了。一会进来5、6个自称是番禺区人大的,要我跟他们出去谈谈。我说:我的报案笔录还没做完呢!他们说:公安局会处理好的。他们几个人把 我拥到一辆面包车前,出来时发现陪我来的唐记者正在另一个房间接受盘问。我问: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他们说:你不是要去太石村吗?我们现在就带你 去。我说:我请求的是20日到太石村去呀,不是现在去。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车上,6人都上了车并迅速开车离去。我发手机短信却发不出去。我想是 车内有干扰器,我索性关了机。当晚,我们的车赶到广东省韶关市的一家酒店住宿。
  
第二天继续行程,晚上到达长沙市,住在一家四星级宾馆。第三天(11月20日),中午到了武汉,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下午,他们带我去黄鹤楼游玩。

21日中午,我们到湖北省枝江市宾馆。午饭后,枝江市人大胡副主任与我谈心。番禺区6位遣送我回来的人要回去了。我说:你们强行把我遣送回来,我还 有些事没办完,我还得再去广州,所以你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包括交通、误工费计四、五百元。否则,我坐你们车回去。他们请示上级后,赔了我400元。之 后,枝江市百里洲镇的一位副书记开车送我到家,已是夜晚了。


五、农民维权与罢免是历史的进步

自古以来,我国农民面对严重侵权和压迫之际,习惯于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得已则为求生造反,导致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造成社会动荡。如今的广州农民却是 求生存,学宪法,罢贪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方式进行维权与罢免,走向宪政民主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这真是历史的进步和理性的提升。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要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和区人大 却使用对敌斗争的方式,不择手段非法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有恃无恐。今年10月19日公布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按照宪法、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由村民直接选举或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番禺区和镇的 官员却胆敢公然破坏这一难能可贵的伟大创举。
  
太石村农民依循法律,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维权和罢免,充分说明,如果政府真正履行宪法,尊重农民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农村问题是可以和平、合理解决的。但是如果农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方式被忽视、被践踏,就是逼迫农民走向传统暴力反抗。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