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汕尾,为你下半旗(诗)
井蛙(美国)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心的国度
下跪
下跪

童年,留在你满是鱼腥味的码头了
二马路(1)就在你流血的地方
放了黑白电影

我的野菊花陪伴你走过最残酷的一秒钟
昨天刚听完第一曲白字剧(2)
此刻就听到枪声击碎渔民的身体

那些什么人啊
持着枪穿越你们的心脏
那些什么枪啊掌握了杀人的权力

我的上帝我的摩西
带他们走出埃及吧
他们在受难。
他们被阳光晒红的脸羞于表达
今天的阴暗
他们无处藏身

可是
所有的人都选择今天走上街头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淋着鲜血接受了基督的洗礼
从此获得了怜悯

汕尾,你是我怀念父亲的黑白片断
因为中国
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圣经能够查阅
父亲的下落

我的父亲那些坟墓如此接近你
汕尾的枪如此接近地狱
他们的悲伤如此接近我的祖国
我的心脏原来是一堆无法辨认的尸体

我的心碎裂

仅有的一面素幡为汕尾哭泣
仅有的一个国度为你




2005-12-9
SAND BEACH


(1)二马路:汕尾城里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道。
(2)白字剧:汕尾(海、陆风地区)的一种戏剧,唱词以白话文为主,故称白字。

(诗人童年时代曾在汕尾客住过,那里淳朴的渔民和海岛的悠闲生活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2003年8月底,她最后一次到过汕尾,参加杜青等诗人举办的诗歌研 讨会,诸人还到香洲中学,与忘年之交黄锡霖老先生小聚半晌。这次汕尾民众遭受警察枪杀事件,使她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慨。故作此诗哀悼死难者在天之灵。)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心的国度
下跪
下跪

童年,留在你满是鱼腥味的码头了
二马路(1)就在你流血的地方
放了黑白电影

我的野菊花陪伴你走过最残酷的一秒钟
昨天刚听完第一曲白字剧(2)
此刻就听到枪声击碎渔民的身体

那些什么人啊
持着枪穿越你们的心脏
那些什么枪啊掌握了杀人的权力

我的上帝我的摩西
带他们走出埃及吧
他们在受难。
他们被阳光晒红的脸羞于表达
今天的阴暗
他们无处藏身

可是
所有的人都选择今天走上街头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淋着鲜血接受了基督的洗礼
从此获得了怜悯

汕尾,你是我怀念父亲的黑白片断
因为中国
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圣经能够查阅
父亲的下落

我的父亲那些坟墓如此接近你
汕尾的枪如此接近地狱
他们的悲伤如此接近我的祖国
我的心脏原来是一堆无法辨认的尸体

我的心碎裂

仅有的一面素幡为汕尾哭泣
仅有的一个国度为你




2005-12-9
SAND BEACH


(1)二马路:汕尾城里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道。
(2)白字剧:汕尾(海、陆风地区)的一种戏剧,唱词以白话文为主,故称白字。

(诗人童年时代曾在汕尾客住过,那里淳朴的渔民和海岛的悠闲生活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2003年8月底,她最后一次到过汕尾,参加杜青等诗人举办的诗歌研 讨会,诸人还到香洲中学,与忘年之交黄锡霖老先生小聚半晌。这次汕尾民众遭受警察枪杀事件,使她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慨。故作此诗哀悼死难者在天之灵。)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心的国度
下跪
下跪

童年,留在你满是鱼腥味的码头了
二马路(1)就在你流血的地方
放了黑白电影

我的野菊花陪伴你走过最残酷的一秒钟
昨天刚听完第一曲白字剧(2)
此刻就听到枪声击碎渔民的身体

那些什么人啊
持着枪穿越你们的心脏
那些什么枪啊掌握了杀人的权力

我的上帝我的摩西
带他们走出埃及吧
他们在受难。
他们被阳光晒红的脸羞于表达
今天的阴暗
他们无处藏身

可是
所有的人都选择今天走上街头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淋着鲜血接受了基督的洗礼
从此获得了怜悯

汕尾,你是我怀念父亲的黑白片断
因为中国
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圣经能够查阅
父亲的下落

我的父亲那些坟墓如此接近你
汕尾的枪如此接近地狱
他们的悲伤如此接近我的祖国
我的心脏原来是一堆无法辨认的尸体

我的心碎裂

仅有的一面素幡为汕尾哭泣
仅有的一个国度为你




2005-12-9
SAND BEACH


(1)二马路:汕尾城里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道。
(2)白字剧:汕尾(海、陆风地区)的一种戏剧,唱词以白话文为主,故称白字。

(诗人童年时代曾在汕尾客住过,那里淳朴的渔民和海岛的悠闲生活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2003年8月底,她最后一次到过汕尾,参加杜青等诗人举办的诗歌研 讨会,诸人还到香洲中学,与忘年之交黄锡霖老先生小聚半晌。这次汕尾民众遭受警察枪杀事件,使她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慨。故作此诗哀悼死难者在天之灵。)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心的国度
下跪
下跪

童年,留在你满是鱼腥味的码头了
二马路(1)就在你流血的地方
放了黑白电影

我的野菊花陪伴你走过最残酷的一秒钟
昨天刚听完第一曲白字剧(2)
此刻就听到枪声击碎渔民的身体

那些什么人啊
持着枪穿越你们的心脏
那些什么枪啊掌握了杀人的权力

我的上帝我的摩西
带他们走出埃及吧
他们在受难。
他们被阳光晒红的脸羞于表达
今天的阴暗
他们无处藏身

可是
所有的人都选择今天走上街头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淋着鲜血接受了基督的洗礼
从此获得了怜悯

汕尾,你是我怀念父亲的黑白片断
因为中国
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圣经能够查阅
父亲的下落

我的父亲那些坟墓如此接近你
汕尾的枪如此接近地狱
他们的悲伤如此接近我的祖国
我的心脏原来是一堆无法辨认的尸体

我的心碎裂

仅有的一面素幡为汕尾哭泣
仅有的一个国度为你




2005-12-9
SAND BEACH


(1)二马路:汕尾城里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道。
(2)白字剧:汕尾(海、陆风地区)的一种戏剧,唱词以白话文为主,故称白字。

(诗人童年时代曾在汕尾客住过,那里淳朴的渔民和海岛的悠闲生活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2003年8月底,她最后一次到过汕尾,参加杜青等诗人举办的诗歌研 讨会,诸人还到香洲中学,与忘年之交黄锡霖老先生小聚半晌。这次汕尾民众遭受警察枪杀事件,使她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慨。故作此诗哀悼死难者在天之灵。)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心的国度
下跪
下跪

童年,留在你满是鱼腥味的码头了
二马路(1)就在你流血的地方
放了黑白电影

我的野菊花陪伴你走过最残酷的一秒钟
昨天刚听完第一曲白字剧(2)
此刻就听到枪声击碎渔民的身体

那些什么人啊
持着枪穿越你们的心脏
那些什么枪啊掌握了杀人的权力

我的上帝我的摩西
带他们走出埃及吧
他们在受难。
他们被阳光晒红的脸羞于表达
今天的阴暗
他们无处藏身

可是
所有的人都选择今天走上街头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淋着鲜血接受了基督的洗礼
从此获得了怜悯

汕尾,你是我怀念父亲的黑白片断
因为中国
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圣经能够查阅
父亲的下落

我的父亲那些坟墓如此接近你
汕尾的枪如此接近地狱
他们的悲伤如此接近我的祖国
我的心脏原来是一堆无法辨认的尸体

我的心碎裂

仅有的一面素幡为汕尾哭泣
仅有的一个国度为你




2005-12-9
SAND BEACH


(1)二马路:汕尾城里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道。
(2)白字剧:汕尾(海、陆风地区)的一种戏剧,唱词以白话文为主,故称白字。

(诗人童年时代曾在汕尾客住过,那里淳朴的渔民和海岛的悠闲生活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2003年8月底,她最后一次到过汕尾,参加杜青等诗人举办的诗歌研 讨会,诸人还到香洲中学,与忘年之交黄锡霖老先生小聚半晌。这次汕尾民众遭受警察枪杀事件,使她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慨。故作此诗哀悼死难者在天之灵。)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心的国度
下跪
下跪

童年,留在你满是鱼腥味的码头了
二马路(1)就在你流血的地方
放了黑白电影

我的野菊花陪伴你走过最残酷的一秒钟
昨天刚听完第一曲白字剧(2)
此刻就听到枪声击碎渔民的身体

那些什么人啊
持着枪穿越你们的心脏
那些什么枪啊掌握了杀人的权力

我的上帝我的摩西
带他们走出埃及吧
他们在受难。
他们被阳光晒红的脸羞于表达
今天的阴暗
他们无处藏身

可是
所有的人都选择今天走上街头
今天就是渔民被枪杀的祭日

我淋着鲜血接受了基督的洗礼
从此获得了怜悯

汕尾,你是我怀念父亲的黑白片断
因为中国
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圣经能够查阅
父亲的下落

我的父亲那些坟墓如此接近你
汕尾的枪如此接近地狱
他们的悲伤如此接近我的祖国
我的心脏原来是一堆无法辨认的尸体

我的心碎裂

仅有的一面素幡为汕尾哭泣
仅有的一个国度为你




2005-12-9
SAND BEACH


(1)二马路:汕尾城里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道。
(2)白字剧:汕尾(海、陆风地区)的一种戏剧,唱词以白话文为主,故称白字。

(诗人童年时代曾在汕尾客住过,那里淳朴的渔民和海岛的悠闲生活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2003年8月底,她最后一次到过汕尾,参加杜青等诗人举办的诗歌研 讨会,诸人还到香洲中学,与忘年之交黄锡霖老先生小聚半晌。这次汕尾民众遭受警察枪杀事件,使她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慨。故作此诗哀悼死难者在天之灵。)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