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
刘飞跃(湖北)



民办教师为农村基层教育做出巨大贡献。近年来,大批民办教师被辞退,生活被逼上绝路。他们的教龄大多已有二、三十年。


     2005年12月23日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政府大院内围满了人,当地民办教师集体上访。这次突破重围来到区政府的有二、三十个乡镇的民办教师,共一百好几十人,四名教师代表正在和主管教育的副区长谈判。
   
    民办教师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建国初期,由于公办教师缺乏,农村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便主要由那些农村中文化程度稍高的人担任,这些人即所谓民办教师,简 称民师。近些年来,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锐减,学生人数也急剧下降,许多村级学校被撤,教师出现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民办教师首先就成了裁减对 象,致使他们的生机困顿。
   
   湖北省随州市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解决和安置民办教师的工作。曾都区(原随州市)全区合格民办教师有3325名,人数众多,情况复杂。原随州市当局解决民办 教师问题大概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刚开始承诺把民办教师逐年转为公办教师,在一定的年数内转完(即所谓民转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原随州市政府于 1995年组织对全区(原随州市)的民办教师进行考试和考核,并划定了分数线, 同时下达1996、1997两年民转公的指标为1000名。当年政府不仅出台了相关文件,还将民转公对象进行了政审和造册,并上报到湖北省教育厅。但 1996年最后执行时,原随州市当局以随州连续三年遭受了百年末遇的旱灾为由,将民转公工作全部停止,这一停就是四年,结果一名民办教师也未转成。 2000年前后,为了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 达标,原随州市政府又向民办教师再次承诺普九验收合格后,把未转的民办教师逐年转完。然而2001年风云突变,湖北省教育厅下达了《一次性解决民办教 师的实验意见》,湖北省政府转发了这个文件,即鄂办发[2001]14号文,曾都区政府随即依据上述文件制定了曾政发[2002]25号文。这两个文件不 再承诺将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民办教师实行转招、辞退、退养。转招是指通过考试考核,将一些优秀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 转公后的教师工资一下子由 二、三百元提高到近千元左右。但这部分教师占整个民办教师队伍的比例较低。退养是指对男满55岁,女满50岁,且教龄满20年的合格民办教师实行离岗退 养,每个月发给他们二、三百元钱生活费。转招、退养后剩余的教师被辞退回家,一次性发放辞退费(又叫生活补偿费),辞退费按人均每年218元左右乘教龄年 数,教师们一般工作有 二、三十年时间,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四、五千元。被辞退回家的民办教师在整个民办教师队伍中人数最多。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老师们接受了上述安排。
   
    对上述安排,民办教师们并不满意,多年来他们的维权抗争行动从未停止过。他们到首都北京、省会武汉上访过,到随州市政府、曾都区政府更是上访无数。其中 2003年11月5日,近千名民办教师到随州市政府上访、静座。在2005年12月23日最近的这次集会请愿中,老师们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要求政府对19961997年省政府下达我区(原随州市)1000名民转公指标作出解释。

   二、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政策重新计算辞退金。老师们说,政府在计算辞退金问题上极不公正,简直像打发乞丐,要求政府按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为基数给予计算辞退金。

   三、要求政府给予被辞退的合格民办教师基本社会保障金待遇 ,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老师们说,下岗职工都能享受社会低保,难道我们民办教师就 不能享受同等待遇?
   
     教师代表和区政府的谈判毫无结果, 那位副区长说要等区长回来后再谈。民办教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意愿,写了一封《绝望书》,他们的心情内容绝望、无助。
   
   《绝望书》首先质疑了96年政府以灾荒为名停办民公的事。自然灾害是民办教师们造成的吗? 这个罪责为什么要民办教师们来承担?自然灾害时,你们干部的薪水少发了吗?这么大的自然灾害,原随州市为什么还要升为地级市?原随州市一再承诺逐年把 民办教师转完,可实际如何呢?这是愚弄民办教师,还是说政府的文件只不过是一纸狗皮膏药?正是由于政府连自己制定的政策也不实施,自食其言,推行卸磨杀驴 的政策,致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沦为乞丐,遭外人耻笑,后人厌弃。老有所养、老有所为,从何谈起?青天啊!为什么同在蓝天下,我们头顶那方天没有祥云和彩 霞?。
   
   对辞退费,老师们在《绝望书》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年只算 200多块钱,平均每天只有 6角钱。我们过去上一天课只值 6角钱?这6角钱能买什么?这6角钱是你们领导对民办教师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最好补偿吗?与其说这是生活补偿,倒不如说是打发乞丐。我们都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政府将我们一脚踢开,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如今我们已夕阳西下,生活无着落,这后半生又怎么过?我们真正成了少壮教子、古稀吃屎吗?。
   
   上访是国家给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可你们千方百计地阻止上访,无疑是给我们伤口抹盐、雪上加霜,把民办教师推向对立面。我们为随州农村基础教育事业作 出了巨大的贡献,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华,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的眼在掉泪,心在流血。我们失望了,我们每次上访政府主要领导为什么总是躲着不见?我们到省 里、到中央上访,都被你们挡回去,同时令各乡镇领导、各教育站领导将我们强行押回。民办教师们将以死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绝望地以死来唤醒你们的良知。
   
    老师们最后在《绝望书》中写道多年来,政府民转公的文件给了我们动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毫不动摇地搞教学,搞一无两有、搞创建 ,搞普九验收。我们民办教师为了搞好教书育人工作,宁愿减少农副收入,把土地让给别人。现在我们失去了土地,又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搞活经济、发家致富的 机会,是政府的白条文件把我们逼上了黄泉路。在这里,我们民办教师敬请领导多一份关心, 给一口饭吃。让我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使我们冰冷的心得以慰藉。谢谢!倘若继续 不尊重民办教师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把民办教师置于死地,那我们为了求生存,只好怀揣人民教师证,背起被子,告别家人,踏上我们本不该走的,到全国各大 都市去捡破烂之路,直至北京,了却残生。






民办教师为农村基层教育做出巨大贡献。近年来,大批民办教师被辞退,生活被逼上绝路。他们的教龄大多已有二、三十年。


     2005年12月23日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政府大院内围满了人,当地民办教师集体上访。这次突破重围来到区政府的有二、三十个乡镇的民办教师,共一百好几十人,四名教师代表正在和主管教育的副区长谈判。
   
    民办教师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建国初期,由于公办教师缺乏,农村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便主要由那些农村中文化程度稍高的人担任,这些人即所谓民办教师,简 称民师。近些年来,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锐减,学生人数也急剧下降,许多村级学校被撤,教师出现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民办教师首先就成了裁减对 象,致使他们的生机困顿。
   
   湖北省随州市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解决和安置民办教师的工作。曾都区(原随州市)全区合格民办教师有3325名,人数众多,情况复杂。原随州市当局解决民办 教师问题大概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刚开始承诺把民办教师逐年转为公办教师,在一定的年数内转完(即所谓民转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原随州市政府于 1995年组织对全区(原随州市)的民办教师进行考试和考核,并划定了分数线, 同时下达1996、1997两年民转公的指标为1000名。当年政府不仅出台了相关文件,还将民转公对象进行了政审和造册,并上报到湖北省教育厅。但 1996年最后执行时,原随州市当局以随州连续三年遭受了百年末遇的旱灾为由,将民转公工作全部停止,这一停就是四年,结果一名民办教师也未转成。 2000年前后,为了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 达标,原随州市政府又向民办教师再次承诺普九验收合格后,把未转的民办教师逐年转完。然而2001年风云突变,湖北省教育厅下达了《一次性解决民办教 师的实验意见》,湖北省政府转发了这个文件,即鄂办发[2001]14号文,曾都区政府随即依据上述文件制定了曾政发[2002]25号文。这两个文件不 再承诺将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民办教师实行转招、辞退、退养。转招是指通过考试考核,将一些优秀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 转公后的教师工资一下子由 二、三百元提高到近千元左右。但这部分教师占整个民办教师队伍的比例较低。退养是指对男满55岁,女满50岁,且教龄满20年的合格民办教师实行离岗退 养,每个月发给他们二、三百元钱生活费。转招、退养后剩余的教师被辞退回家,一次性发放辞退费(又叫生活补偿费),辞退费按人均每年218元左右乘教龄年 数,教师们一般工作有 二、三十年时间,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四、五千元。被辞退回家的民办教师在整个民办教师队伍中人数最多。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老师们接受了上述安排。
   
    对上述安排,民办教师们并不满意,多年来他们的维权抗争行动从未停止过。他们到首都北京、省会武汉上访过,到随州市政府、曾都区政府更是上访无数。其中 2003年11月5日,近千名民办教师到随州市政府上访、静座。在2005年12月23日最近的这次集会请愿中,老师们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要求政府对19961997年省政府下达我区(原随州市)1000名民转公指标作出解释。

   二、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政策重新计算辞退金。老师们说,政府在计算辞退金问题上极不公正,简直像打发乞丐,要求政府按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为基数给予计算辞退金。

   三、要求政府给予被辞退的合格民办教师基本社会保障金待遇 ,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老师们说,下岗职工都能享受社会低保,难道我们民办教师就 不能享受同等待遇?
   
     教师代表和区政府的谈判毫无结果, 那位副区长说要等区长回来后再谈。民办教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意愿,写了一封《绝望书》,他们的心情内容绝望、无助。
   
   《绝望书》首先质疑了96年政府以灾荒为名停办民公的事。自然灾害是民办教师们造成的吗? 这个罪责为什么要民办教师们来承担?自然灾害时,你们干部的薪水少发了吗?这么大的自然灾害,原随州市为什么还要升为地级市?原随州市一再承诺逐年把 民办教师转完,可实际如何呢?这是愚弄民办教师,还是说政府的文件只不过是一纸狗皮膏药?正是由于政府连自己制定的政策也不实施,自食其言,推行卸磨杀驴 的政策,致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沦为乞丐,遭外人耻笑,后人厌弃。老有所养、老有所为,从何谈起?青天啊!为什么同在蓝天下,我们头顶那方天没有祥云和彩 霞?。
   
   对辞退费,老师们在《绝望书》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年只算 200多块钱,平均每天只有 6角钱。我们过去上一天课只值 6角钱?这6角钱能买什么?这6角钱是你们领导对民办教师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最好补偿吗?与其说这是生活补偿,倒不如说是打发乞丐。我们都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政府将我们一脚踢开,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如今我们已夕阳西下,生活无着落,这后半生又怎么过?我们真正成了少壮教子、古稀吃屎吗?。
   
   上访是国家给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可你们千方百计地阻止上访,无疑是给我们伤口抹盐、雪上加霜,把民办教师推向对立面。我们为随州农村基础教育事业作 出了巨大的贡献,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华,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的眼在掉泪,心在流血。我们失望了,我们每次上访政府主要领导为什么总是躲着不见?我们到省 里、到中央上访,都被你们挡回去,同时令各乡镇领导、各教育站领导将我们强行押回。民办教师们将以死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绝望地以死来唤醒你们的良知。
   
    老师们最后在《绝望书》中写道多年来,政府民转公的文件给了我们动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毫不动摇地搞教学,搞一无两有、搞创建 ,搞普九验收。我们民办教师为了搞好教书育人工作,宁愿减少农副收入,把土地让给别人。现在我们失去了土地,又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搞活经济、发家致富的 机会,是政府的白条文件把我们逼上了黄泉路。在这里,我们民办教师敬请领导多一份关心, 给一口饭吃。让我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使我们冰冷的心得以慰藉。谢谢!倘若继续 不尊重民办教师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把民办教师置于死地,那我们为了求生存,只好怀揣人民教师证,背起被子,告别家人,踏上我们本不该走的,到全国各大 都市去捡破烂之路,直至北京,了却残生。






民办教师为农村基层教育做出巨大贡献。近年来,大批民办教师被辞退,生活被逼上绝路。他们的教龄大多已有二、三十年。


     2005年12月23日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政府大院内围满了人,当地民办教师集体上访。这次突破重围来到区政府的有二、三十个乡镇的民办教师,共一百好几十人,四名教师代表正在和主管教育的副区长谈判。
   
    民办教师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建国初期,由于公办教师缺乏,农村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便主要由那些农村中文化程度稍高的人担任,这些人即所谓民办教师,简 称民师。近些年来,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锐减,学生人数也急剧下降,许多村级学校被撤,教师出现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民办教师首先就成了裁减对 象,致使他们的生机困顿。
   
   湖北省随州市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解决和安置民办教师的工作。曾都区(原随州市)全区合格民办教师有3325名,人数众多,情况复杂。原随州市当局解决民办 教师问题大概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刚开始承诺把民办教师逐年转为公办教师,在一定的年数内转完(即所谓民转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原随州市政府于 1995年组织对全区(原随州市)的民办教师进行考试和考核,并划定了分数线, 同时下达1996、1997两年民转公的指标为1000名。当年政府不仅出台了相关文件,还将民转公对象进行了政审和造册,并上报到湖北省教育厅。但 1996年最后执行时,原随州市当局以随州连续三年遭受了百年末遇的旱灾为由,将民转公工作全部停止,这一停就是四年,结果一名民办教师也未转成。 2000年前后,为了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 达标,原随州市政府又向民办教师再次承诺普九验收合格后,把未转的民办教师逐年转完。然而2001年风云突变,湖北省教育厅下达了《一次性解决民办教 师的实验意见》,湖北省政府转发了这个文件,即鄂办发[2001]14号文,曾都区政府随即依据上述文件制定了曾政发[2002]25号文。这两个文件不 再承诺将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民办教师实行转招、辞退、退养。转招是指通过考试考核,将一些优秀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 转公后的教师工资一下子由 二、三百元提高到近千元左右。但这部分教师占整个民办教师队伍的比例较低。退养是指对男满55岁,女满50岁,且教龄满20年的合格民办教师实行离岗退 养,每个月发给他们二、三百元钱生活费。转招、退养后剩余的教师被辞退回家,一次性发放辞退费(又叫生活补偿费),辞退费按人均每年218元左右乘教龄年 数,教师们一般工作有 二、三十年时间,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四、五千元。被辞退回家的民办教师在整个民办教师队伍中人数最多。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老师们接受了上述安排。
   
    对上述安排,民办教师们并不满意,多年来他们的维权抗争行动从未停止过。他们到首都北京、省会武汉上访过,到随州市政府、曾都区政府更是上访无数。其中 2003年11月5日,近千名民办教师到随州市政府上访、静座。在2005年12月23日最近的这次集会请愿中,老师们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要求政府对19961997年省政府下达我区(原随州市)1000名民转公指标作出解释。

   二、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政策重新计算辞退金。老师们说,政府在计算辞退金问题上极不公正,简直像打发乞丐,要求政府按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为基数给予计算辞退金。

   三、要求政府给予被辞退的合格民办教师基本社会保障金待遇 ,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老师们说,下岗职工都能享受社会低保,难道我们民办教师就 不能享受同等待遇?
   
     教师代表和区政府的谈判毫无结果, 那位副区长说要等区长回来后再谈。民办教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意愿,写了一封《绝望书》,他们的心情内容绝望、无助。
   
   《绝望书》首先质疑了96年政府以灾荒为名停办民公的事。自然灾害是民办教师们造成的吗? 这个罪责为什么要民办教师们来承担?自然灾害时,你们干部的薪水少发了吗?这么大的自然灾害,原随州市为什么还要升为地级市?原随州市一再承诺逐年把 民办教师转完,可实际如何呢?这是愚弄民办教师,还是说政府的文件只不过是一纸狗皮膏药?正是由于政府连自己制定的政策也不实施,自食其言,推行卸磨杀驴 的政策,致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沦为乞丐,遭外人耻笑,后人厌弃。老有所养、老有所为,从何谈起?青天啊!为什么同在蓝天下,我们头顶那方天没有祥云和彩 霞?。
   
   对辞退费,老师们在《绝望书》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年只算 200多块钱,平均每天只有 6角钱。我们过去上一天课只值 6角钱?这6角钱能买什么?这6角钱是你们领导对民办教师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最好补偿吗?与其说这是生活补偿,倒不如说是打发乞丐。我们都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政府将我们一脚踢开,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如今我们已夕阳西下,生活无着落,这后半生又怎么过?我们真正成了少壮教子、古稀吃屎吗?。
   
   上访是国家给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可你们千方百计地阻止上访,无疑是给我们伤口抹盐、雪上加霜,把民办教师推向对立面。我们为随州农村基础教育事业作 出了巨大的贡献,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华,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的眼在掉泪,心在流血。我们失望了,我们每次上访政府主要领导为什么总是躲着不见?我们到省 里、到中央上访,都被你们挡回去,同时令各乡镇领导、各教育站领导将我们强行押回。民办教师们将以死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绝望地以死来唤醒你们的良知。
   
    老师们最后在《绝望书》中写道多年来,政府民转公的文件给了我们动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毫不动摇地搞教学,搞一无两有、搞创建 ,搞普九验收。我们民办教师为了搞好教书育人工作,宁愿减少农副收入,把土地让给别人。现在我们失去了土地,又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搞活经济、发家致富的 机会,是政府的白条文件把我们逼上了黄泉路。在这里,我们民办教师敬请领导多一份关心, 给一口饭吃。让我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使我们冰冷的心得以慰藉。谢谢!倘若继续 不尊重民办教师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把民办教师置于死地,那我们为了求生存,只好怀揣人民教师证,背起被子,告别家人,踏上我们本不该走的,到全国各大 都市去捡破烂之路,直至北京,了却残生。






民办教师为农村基层教育做出巨大贡献。近年来,大批民办教师被辞退,生活被逼上绝路。他们的教龄大多已有二、三十年。


     2005年12月23日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政府大院内围满了人,当地民办教师集体上访。这次突破重围来到区政府的有二、三十个乡镇的民办教师,共一百好几十人,四名教师代表正在和主管教育的副区长谈判。
   
    民办教师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建国初期,由于公办教师缺乏,农村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便主要由那些农村中文化程度稍高的人担任,这些人即所谓民办教师,简 称民师。近些年来,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锐减,学生人数也急剧下降,许多村级学校被撤,教师出现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民办教师首先就成了裁减对 象,致使他们的生机困顿。
   
   湖北省随州市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解决和安置民办教师的工作。曾都区(原随州市)全区合格民办教师有3325名,人数众多,情况复杂。原随州市当局解决民办 教师问题大概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刚开始承诺把民办教师逐年转为公办教师,在一定的年数内转完(即所谓民转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原随州市政府于 1995年组织对全区(原随州市)的民办教师进行考试和考核,并划定了分数线, 同时下达1996、1997两年民转公的指标为1000名。当年政府不仅出台了相关文件,还将民转公对象进行了政审和造册,并上报到湖北省教育厅。但 1996年最后执行时,原随州市当局以随州连续三年遭受了百年末遇的旱灾为由,将民转公工作全部停止,这一停就是四年,结果一名民办教师也未转成。 2000年前后,为了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 达标,原随州市政府又向民办教师再次承诺普九验收合格后,把未转的民办教师逐年转完。然而2001年风云突变,湖北省教育厅下达了《一次性解决民办教 师的实验意见》,湖北省政府转发了这个文件,即鄂办发[2001]14号文,曾都区政府随即依据上述文件制定了曾政发[2002]25号文。这两个文件不 再承诺将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民办教师实行转招、辞退、退养。转招是指通过考试考核,将一些优秀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 转公后的教师工资一下子由 二、三百元提高到近千元左右。但这部分教师占整个民办教师队伍的比例较低。退养是指对男满55岁,女满50岁,且教龄满20年的合格民办教师实行离岗退 养,每个月发给他们二、三百元钱生活费。转招、退养后剩余的教师被辞退回家,一次性发放辞退费(又叫生活补偿费),辞退费按人均每年218元左右乘教龄年 数,教师们一般工作有 二、三十年时间,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四、五千元。被辞退回家的民办教师在整个民办教师队伍中人数最多。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老师们接受了上述安排。
   
    对上述安排,民办教师们并不满意,多年来他们的维权抗争行动从未停止过。他们到首都北京、省会武汉上访过,到随州市政府、曾都区政府更是上访无数。其中 2003年11月5日,近千名民办教师到随州市政府上访、静座。在2005年12月23日最近的这次集会请愿中,老师们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要求政府对19961997年省政府下达我区(原随州市)1000名民转公指标作出解释。

   二、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政策重新计算辞退金。老师们说,政府在计算辞退金问题上极不公正,简直像打发乞丐,要求政府按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为基数给予计算辞退金。

   三、要求政府给予被辞退的合格民办教师基本社会保障金待遇 ,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老师们说,下岗职工都能享受社会低保,难道我们民办教师就 不能享受同等待遇?
   
     教师代表和区政府的谈判毫无结果, 那位副区长说要等区长回来后再谈。民办教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意愿,写了一封《绝望书》,他们的心情内容绝望、无助。
   
   《绝望书》首先质疑了96年政府以灾荒为名停办民公的事。自然灾害是民办教师们造成的吗? 这个罪责为什么要民办教师们来承担?自然灾害时,你们干部的薪水少发了吗?这么大的自然灾害,原随州市为什么还要升为地级市?原随州市一再承诺逐年把 民办教师转完,可实际如何呢?这是愚弄民办教师,还是说政府的文件只不过是一纸狗皮膏药?正是由于政府连自己制定的政策也不实施,自食其言,推行卸磨杀驴 的政策,致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沦为乞丐,遭外人耻笑,后人厌弃。老有所养、老有所为,从何谈起?青天啊!为什么同在蓝天下,我们头顶那方天没有祥云和彩 霞?。
   
   对辞退费,老师们在《绝望书》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年只算 200多块钱,平均每天只有 6角钱。我们过去上一天课只值 6角钱?这6角钱能买什么?这6角钱是你们领导对民办教师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最好补偿吗?与其说这是生活补偿,倒不如说是打发乞丐。我们都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政府将我们一脚踢开,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如今我们已夕阳西下,生活无着落,这后半生又怎么过?我们真正成了少壮教子、古稀吃屎吗?。
   
   上访是国家给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可你们千方百计地阻止上访,无疑是给我们伤口抹盐、雪上加霜,把民办教师推向对立面。我们为随州农村基础教育事业作 出了巨大的贡献,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华,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的眼在掉泪,心在流血。我们失望了,我们每次上访政府主要领导为什么总是躲着不见?我们到省 里、到中央上访,都被你们挡回去,同时令各乡镇领导、各教育站领导将我们强行押回。民办教师们将以死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绝望地以死来唤醒你们的良知。
   
    老师们最后在《绝望书》中写道多年来,政府民转公的文件给了我们动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毫不动摇地搞教学,搞一无两有、搞创建 ,搞普九验收。我们民办教师为了搞好教书育人工作,宁愿减少农副收入,把土地让给别人。现在我们失去了土地,又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搞活经济、发家致富的 机会,是政府的白条文件把我们逼上了黄泉路。在这里,我们民办教师敬请领导多一份关心, 给一口饭吃。让我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使我们冰冷的心得以慰藉。谢谢!倘若继续 不尊重民办教师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把民办教师置于死地,那我们为了求生存,只好怀揣人民教师证,背起被子,告别家人,踏上我们本不该走的,到全国各大 都市去捡破烂之路,直至北京,了却残生。






民办教师为农村基层教育做出巨大贡献。近年来,大批民办教师被辞退,生活被逼上绝路。他们的教龄大多已有二、三十年。


     2005年12月23日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政府大院内围满了人,当地民办教师集体上访。这次突破重围来到区政府的有二、三十个乡镇的民办教师,共一百好几十人,四名教师代表正在和主管教育的副区长谈判。
   
    民办教师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建国初期,由于公办教师缺乏,农村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便主要由那些农村中文化程度稍高的人担任,这些人即所谓民办教师,简 称民师。近些年来,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锐减,学生人数也急剧下降,许多村级学校被撤,教师出现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民办教师首先就成了裁减对 象,致使他们的生机困顿。
   
   湖北省随州市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解决和安置民办教师的工作。曾都区(原随州市)全区合格民办教师有3325名,人数众多,情况复杂。原随州市当局解决民办 教师问题大概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刚开始承诺把民办教师逐年转为公办教师,在一定的年数内转完(即所谓民转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原随州市政府于 1995年组织对全区(原随州市)的民办教师进行考试和考核,并划定了分数线, 同时下达1996、1997两年民转公的指标为1000名。当年政府不仅出台了相关文件,还将民转公对象进行了政审和造册,并上报到湖北省教育厅。但 1996年最后执行时,原随州市当局以随州连续三年遭受了百年末遇的旱灾为由,将民转公工作全部停止,这一停就是四年,结果一名民办教师也未转成。 2000年前后,为了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 达标,原随州市政府又向民办教师再次承诺普九验收合格后,把未转的民办教师逐年转完。然而2001年风云突变,湖北省教育厅下达了《一次性解决民办教 师的实验意见》,湖北省政府转发了这个文件,即鄂办发[2001]14号文,曾都区政府随即依据上述文件制定了曾政发[2002]25号文。这两个文件不 再承诺将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民办教师实行转招、辞退、退养。转招是指通过考试考核,将一些优秀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 转公后的教师工资一下子由 二、三百元提高到近千元左右。但这部分教师占整个民办教师队伍的比例较低。退养是指对男满55岁,女满50岁,且教龄满20年的合格民办教师实行离岗退 养,每个月发给他们二、三百元钱生活费。转招、退养后剩余的教师被辞退回家,一次性发放辞退费(又叫生活补偿费),辞退费按人均每年218元左右乘教龄年 数,教师们一般工作有 二、三十年时间,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四、五千元。被辞退回家的民办教师在整个民办教师队伍中人数最多。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老师们接受了上述安排。
   
    对上述安排,民办教师们并不满意,多年来他们的维权抗争行动从未停止过。他们到首都北京、省会武汉上访过,到随州市政府、曾都区政府更是上访无数。其中 2003年11月5日,近千名民办教师到随州市政府上访、静座。在2005年12月23日最近的这次集会请愿中,老师们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要求政府对19961997年省政府下达我区(原随州市)1000名民转公指标作出解释。

   二、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政策重新计算辞退金。老师们说,政府在计算辞退金问题上极不公正,简直像打发乞丐,要求政府按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为基数给予计算辞退金。

   三、要求政府给予被辞退的合格民办教师基本社会保障金待遇 ,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老师们说,下岗职工都能享受社会低保,难道我们民办教师就 不能享受同等待遇?
   
     教师代表和区政府的谈判毫无结果, 那位副区长说要等区长回来后再谈。民办教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意愿,写了一封《绝望书》,他们的心情内容绝望、无助。
   
   《绝望书》首先质疑了96年政府以灾荒为名停办民公的事。自然灾害是民办教师们造成的吗? 这个罪责为什么要民办教师们来承担?自然灾害时,你们干部的薪水少发了吗?这么大的自然灾害,原随州市为什么还要升为地级市?原随州市一再承诺逐年把 民办教师转完,可实际如何呢?这是愚弄民办教师,还是说政府的文件只不过是一纸狗皮膏药?正是由于政府连自己制定的政策也不实施,自食其言,推行卸磨杀驴 的政策,致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沦为乞丐,遭外人耻笑,后人厌弃。老有所养、老有所为,从何谈起?青天啊!为什么同在蓝天下,我们头顶那方天没有祥云和彩 霞?。
   
   对辞退费,老师们在《绝望书》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年只算 200多块钱,平均每天只有 6角钱。我们过去上一天课只值 6角钱?这6角钱能买什么?这6角钱是你们领导对民办教师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最好补偿吗?与其说这是生活补偿,倒不如说是打发乞丐。我们都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政府将我们一脚踢开,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如今我们已夕阳西下,生活无着落,这后半生又怎么过?我们真正成了少壮教子、古稀吃屎吗?。
   
   上访是国家给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可你们千方百计地阻止上访,无疑是给我们伤口抹盐、雪上加霜,把民办教师推向对立面。我们为随州农村基础教育事业作 出了巨大的贡献,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华,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的眼在掉泪,心在流血。我们失望了,我们每次上访政府主要领导为什么总是躲着不见?我们到省 里、到中央上访,都被你们挡回去,同时令各乡镇领导、各教育站领导将我们强行押回。民办教师们将以死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绝望地以死来唤醒你们的良知。
   
    老师们最后在《绝望书》中写道多年来,政府民转公的文件给了我们动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毫不动摇地搞教学,搞一无两有、搞创建 ,搞普九验收。我们民办教师为了搞好教书育人工作,宁愿减少农副收入,把土地让给别人。现在我们失去了土地,又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搞活经济、发家致富的 机会,是政府的白条文件把我们逼上了黄泉路。在这里,我们民办教师敬请领导多一份关心, 给一口饭吃。让我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使我们冰冷的心得以慰藉。谢谢!倘若继续 不尊重民办教师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把民办教师置于死地,那我们为了求生存,只好怀揣人民教师证,背起被子,告别家人,踏上我们本不该走的,到全国各大 都市去捡破烂之路,直至北京,了却残生。






民办教师为农村基层教育做出巨大贡献。近年来,大批民办教师被辞退,生活被逼上绝路。他们的教龄大多已有二、三十年。


     2005年12月23日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政府大院内围满了人,当地民办教师集体上访。这次突破重围来到区政府的有二、三十个乡镇的民办教师,共一百好几十人,四名教师代表正在和主管教育的副区长谈判。
   
    民办教师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建国初期,由于公办教师缺乏,农村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便主要由那些农村中文化程度稍高的人担任,这些人即所谓民办教师,简 称民师。近些年来,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农村人口锐减,学生人数也急剧下降,许多村级学校被撤,教师出现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民办教师首先就成了裁减对 象,致使他们的生机困顿。
   
   湖北省随州市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解决和安置民办教师的工作。曾都区(原随州市)全区合格民办教师有3325名,人数众多,情况复杂。原随州市当局解决民办 教师问题大概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刚开始承诺把民办教师逐年转为公办教师,在一定的年数内转完(即所谓民转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原随州市政府于 1995年组织对全区(原随州市)的民办教师进行考试和考核,并划定了分数线, 同时下达1996、1997两年民转公的指标为1000名。当年政府不仅出台了相关文件,还将民转公对象进行了政审和造册,并上报到湖北省教育厅。但 1996年最后执行时,原随州市当局以随州连续三年遭受了百年末遇的旱灾为由,将民转公工作全部停止,这一停就是四年,结果一名民办教师也未转成。 2000年前后,为了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 达标,原随州市政府又向民办教师再次承诺普九验收合格后,把未转的民办教师逐年转完。然而2001年风云突变,湖北省教育厅下达了《一次性解决民办教 师的实验意见》,湖北省政府转发了这个文件,即鄂办发[2001]14号文,曾都区政府随即依据上述文件制定了曾政发[2002]25号文。这两个文件不 再承诺将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而是根据不同情况对民办教师实行转招、辞退、退养。转招是指通过考试考核,将一些优秀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 转公后的教师工资一下子由 二、三百元提高到近千元左右。但这部分教师占整个民办教师队伍的比例较低。退养是指对男满55岁,女满50岁,且教龄满20年的合格民办教师实行离岗退 养,每个月发给他们二、三百元钱生活费。转招、退养后剩余的教师被辞退回家,一次性发放辞退费(又叫生活补偿费),辞退费按人均每年218元左右乘教龄年 数,教师们一般工作有 二、三十年时间,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四、五千元。被辞退回家的民办教师在整个民办教师队伍中人数最多。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老师们接受了上述安排。
   
    对上述安排,民办教师们并不满意,多年来他们的维权抗争行动从未停止过。他们到首都北京、省会武汉上访过,到随州市政府、曾都区政府更是上访无数。其中 2003年11月5日,近千名民办教师到随州市政府上访、静座。在2005年12月23日最近的这次集会请愿中,老师们提出了如下要求:

   一、要求政府对19961997年省政府下达我区(原随州市)1000名民转公指标作出解释。

   二、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政策重新计算辞退金。老师们说,政府在计算辞退金问题上极不公正,简直像打发乞丐,要求政府按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为基数给予计算辞退金。

   三、要求政府给予被辞退的合格民办教师基本社会保障金待遇 ,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老师们说,下岗职工都能享受社会低保,难道我们民办教师就 不能享受同等待遇?
   
     教师代表和区政府的谈判毫无结果, 那位副区长说要等区长回来后再谈。民办教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意愿,写了一封《绝望书》,他们的心情内容绝望、无助。
   
   《绝望书》首先质疑了96年政府以灾荒为名停办民公的事。自然灾害是民办教师们造成的吗? 这个罪责为什么要民办教师们来承担?自然灾害时,你们干部的薪水少发了吗?这么大的自然灾害,原随州市为什么还要升为地级市?原随州市一再承诺逐年把 民办教师转完,可实际如何呢?这是愚弄民办教师,还是说政府的文件只不过是一纸狗皮膏药?正是由于政府连自己制定的政策也不实施,自食其言,推行卸磨杀驴 的政策,致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沦为乞丐,遭外人耻笑,后人厌弃。老有所养、老有所为,从何谈起?青天啊!为什么同在蓝天下,我们头顶那方天没有祥云和彩 霞?。
   
   对辞退费,老师们在《绝望书》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年只算 200多块钱,平均每天只有 6角钱。我们过去上一天课只值 6角钱?这6角钱能买什么?这6角钱是你们领导对民办教师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最好补偿吗?与其说这是生活补偿,倒不如说是打发乞丐。我们都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政府将我们一脚踢开,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如今我们已夕阳西下,生活无着落,这后半生又怎么过?我们真正成了少壮教子、古稀吃屎吗?。
   
   上访是国家给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可你们千方百计地阻止上访,无疑是给我们伤口抹盐、雪上加霜,把民办教师推向对立面。我们为随州农村基础教育事业作 出了巨大的贡献,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华,落得如此下场,我们的眼在掉泪,心在流血。我们失望了,我们每次上访政府主要领导为什么总是躲着不见?我们到省 里、到中央上访,都被你们挡回去,同时令各乡镇领导、各教育站领导将我们强行押回。民办教师们将以死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绝望地以死来唤醒你们的良知。
   
    老师们最后在《绝望书》中写道多年来,政府民转公的文件给了我们动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毫不动摇地搞教学,搞一无两有、搞创建 ,搞普九验收。我们民办教师为了搞好教书育人工作,宁愿减少农副收入,把土地让给别人。现在我们失去了土地,又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搞活经济、发家致富的 机会,是政府的白条文件把我们逼上了黄泉路。在这里,我们民办教师敬请领导多一份关心, 给一口饭吃。让我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使我们冰冷的心得以慰藉。谢谢!倘若继续 不尊重民办教师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把民办教师置于死地,那我们为了求生存,只好怀揣人民教师证,背起被子,告别家人,踏上我们本不该走的,到全国各大 都市去捡破烂之路,直至北京,了却残生。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