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山东)



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这是中共政治体制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但却是历年两会代表、委员刻意回避的焦点。 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一直是社会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两会期间,民间总是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惟妙惟肖地刻画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度的本质。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分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证明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你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作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胡温当政后,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中国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今年是所谓胡温第四代领导人进入执政的第四个年头,他们2003年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漂亮执政原则和建立和谐社会的诱人治国目标以及推动政治改革与保障人权的修宪承诺,曾一度让人充满期待。但是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看来这是由中共执政团队继续捍卫传统意识形态与看守旧政治体制的惯性决定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意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完全可以在尽量减少秩序震荡的情况下从宪政改革入手。在保持人大和政协组织形式不变条件下,实现权力机关的实质功能转变。首先要使人大真正享有立法权(制定、修改与解释法律的权力)、决定权(决定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重大社会事务的权力)、监督权(评议、质询和弹劾行政官员的权力);其二要使政协组织成为各党派、利益集团和不同社会领域的精英代表进行对话协商、参与论证决策,提供指导性、咨询性意见和行使民主监督(可运用动议提案对人大和政府的重大错误决策启动复决程序或公决程序)的权威机关,而不是形式上的政治花瓶。也就是说,它应是实质上独立享有参议权、指导权与民主监督权的议会组织,使之成为国家主权三角结构中能够对立法、行政决策构成制衡作用的一角,使国家的议会制度发展为二院制的主权占有形式。

在推行以上二院议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行与之相平行的总统行政制改革,以实现国家元首与行政首脑的合二为一,并在地位上与立法机关对等。国家元首的产生应与议会代表一样由民选产生,并代表选民行使国家内政外交的组织领导与全面管理的权力,以改变党提名总理人选和集体领导为原则的总理负责制行政制度,使行政首脑不再仅仅体现党意志和代表党行使行政权的状态。由此才能真正实现国家主权结构的三权分立与制衡,利于权力的三点三面圆和运作。同时,必须推行行政首长的政治专家化,而不是技术官僚化;行政职务成为职业而不是身份。这样才能使个人与权力分离,保证权力的依法运用。

为了积极稳妥,然而又是坚定不移地推行这一变革,可首先进行总统制政府机构改革,并不失时机地将行政首长的普选推进到县级,同时相应建立起行政首长竞选和政府官员个人竞争、国家考试、公民评议三位一体的运行机制,最终过渡到全民普选总统。

以上的话题,才应是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集中议决的国家大是大非问题,而不应是那些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假、大、空问题。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这是中共政治体制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但却是历年两会代表、委员刻意回避的焦点。 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一直是社会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两会期间,民间总是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惟妙惟肖地刻画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度的本质。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分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证明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你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作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胡温当政后,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中国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今年是所谓胡温第四代领导人进入执政的第四个年头,他们2003年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漂亮执政原则和建立和谐社会的诱人治国目标以及推动政治改革与保障人权的修宪承诺,曾一度让人充满期待。但是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看来这是由中共执政团队继续捍卫传统意识形态与看守旧政治体制的惯性决定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意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完全可以在尽量减少秩序震荡的情况下从宪政改革入手。在保持人大和政协组织形式不变条件下,实现权力机关的实质功能转变。首先要使人大真正享有立法权(制定、修改与解释法律的权力)、决定权(决定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重大社会事务的权力)、监督权(评议、质询和弹劾行政官员的权力);其二要使政协组织成为各党派、利益集团和不同社会领域的精英代表进行对话协商、参与论证决策,提供指导性、咨询性意见和行使民主监督(可运用动议提案对人大和政府的重大错误决策启动复决程序或公决程序)的权威机关,而不是形式上的政治花瓶。也就是说,它应是实质上独立享有参议权、指导权与民主监督权的议会组织,使之成为国家主权三角结构中能够对立法、行政决策构成制衡作用的一角,使国家的议会制度发展为二院制的主权占有形式。

在推行以上二院议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行与之相平行的总统行政制改革,以实现国家元首与行政首脑的合二为一,并在地位上与立法机关对等。国家元首的产生应与议会代表一样由民选产生,并代表选民行使国家内政外交的组织领导与全面管理的权力,以改变党提名总理人选和集体领导为原则的总理负责制行政制度,使行政首脑不再仅仅体现党意志和代表党行使行政权的状态。由此才能真正实现国家主权结构的三权分立与制衡,利于权力的三点三面圆和运作。同时,必须推行行政首长的政治专家化,而不是技术官僚化;行政职务成为职业而不是身份。这样才能使个人与权力分离,保证权力的依法运用。

为了积极稳妥,然而又是坚定不移地推行这一变革,可首先进行总统制政府机构改革,并不失时机地将行政首长的普选推进到县级,同时相应建立起行政首长竞选和政府官员个人竞争、国家考试、公民评议三位一体的运行机制,最终过渡到全民普选总统。

以上的话题,才应是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集中议决的国家大是大非问题,而不应是那些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假、大、空问题。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这是中共政治体制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但却是历年两会代表、委员刻意回避的焦点。 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一直是社会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两会期间,民间总是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惟妙惟肖地刻画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度的本质。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分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证明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你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作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胡温当政后,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中国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今年是所谓胡温第四代领导人进入执政的第四个年头,他们2003年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漂亮执政原则和建立和谐社会的诱人治国目标以及推动政治改革与保障人权的修宪承诺,曾一度让人充满期待。但是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看来这是由中共执政团队继续捍卫传统意识形态与看守旧政治体制的惯性决定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意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完全可以在尽量减少秩序震荡的情况下从宪政改革入手。在保持人大和政协组织形式不变条件下,实现权力机关的实质功能转变。首先要使人大真正享有立法权(制定、修改与解释法律的权力)、决定权(决定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重大社会事务的权力)、监督权(评议、质询和弹劾行政官员的权力);其二要使政协组织成为各党派、利益集团和不同社会领域的精英代表进行对话协商、参与论证决策,提供指导性、咨询性意见和行使民主监督(可运用动议提案对人大和政府的重大错误决策启动复决程序或公决程序)的权威机关,而不是形式上的政治花瓶。也就是说,它应是实质上独立享有参议权、指导权与民主监督权的议会组织,使之成为国家主权三角结构中能够对立法、行政决策构成制衡作用的一角,使国家的议会制度发展为二院制的主权占有形式。

在推行以上二院议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行与之相平行的总统行政制改革,以实现国家元首与行政首脑的合二为一,并在地位上与立法机关对等。国家元首的产生应与议会代表一样由民选产生,并代表选民行使国家内政外交的组织领导与全面管理的权力,以改变党提名总理人选和集体领导为原则的总理负责制行政制度,使行政首脑不再仅仅体现党意志和代表党行使行政权的状态。由此才能真正实现国家主权结构的三权分立与制衡,利于权力的三点三面圆和运作。同时,必须推行行政首长的政治专家化,而不是技术官僚化;行政职务成为职业而不是身份。这样才能使个人与权力分离,保证权力的依法运用。

为了积极稳妥,然而又是坚定不移地推行这一变革,可首先进行总统制政府机构改革,并不失时机地将行政首长的普选推进到县级,同时相应建立起行政首长竞选和政府官员个人竞争、国家考试、公民评议三位一体的运行机制,最终过渡到全民普选总统。

以上的话题,才应是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集中议决的国家大是大非问题,而不应是那些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假、大、空问题。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这是中共政治体制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但却是历年两会代表、委员刻意回避的焦点。 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一直是社会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两会期间,民间总是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惟妙惟肖地刻画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度的本质。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分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证明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你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作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胡温当政后,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中国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今年是所谓胡温第四代领导人进入执政的第四个年头,他们2003年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漂亮执政原则和建立和谐社会的诱人治国目标以及推动政治改革与保障人权的修宪承诺,曾一度让人充满期待。但是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看来这是由中共执政团队继续捍卫传统意识形态与看守旧政治体制的惯性决定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意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完全可以在尽量减少秩序震荡的情况下从宪政改革入手。在保持人大和政协组织形式不变条件下,实现权力机关的实质功能转变。首先要使人大真正享有立法权(制定、修改与解释法律的权力)、决定权(决定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重大社会事务的权力)、监督权(评议、质询和弹劾行政官员的权力);其二要使政协组织成为各党派、利益集团和不同社会领域的精英代表进行对话协商、参与论证决策,提供指导性、咨询性意见和行使民主监督(可运用动议提案对人大和政府的重大错误决策启动复决程序或公决程序)的权威机关,而不是形式上的政治花瓶。也就是说,它应是实质上独立享有参议权、指导权与民主监督权的议会组织,使之成为国家主权三角结构中能够对立法、行政决策构成制衡作用的一角,使国家的议会制度发展为二院制的主权占有形式。

在推行以上二院议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行与之相平行的总统行政制改革,以实现国家元首与行政首脑的合二为一,并在地位上与立法机关对等。国家元首的产生应与议会代表一样由民选产生,并代表选民行使国家内政外交的组织领导与全面管理的权力,以改变党提名总理人选和集体领导为原则的总理负责制行政制度,使行政首脑不再仅仅体现党意志和代表党行使行政权的状态。由此才能真正实现国家主权结构的三权分立与制衡,利于权力的三点三面圆和运作。同时,必须推行行政首长的政治专家化,而不是技术官僚化;行政职务成为职业而不是身份。这样才能使个人与权力分离,保证权力的依法运用。

为了积极稳妥,然而又是坚定不移地推行这一变革,可首先进行总统制政府机构改革,并不失时机地将行政首长的普选推进到县级,同时相应建立起行政首长竞选和政府官员个人竞争、国家考试、公民评议三位一体的运行机制,最终过渡到全民普选总统。

以上的话题,才应是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集中议决的国家大是大非问题,而不应是那些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假、大、空问题。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这是中共政治体制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但却是历年两会代表、委员刻意回避的焦点。 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一直是社会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两会期间,民间总是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惟妙惟肖地刻画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度的本质。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分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证明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你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作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胡温当政后,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中国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今年是所谓胡温第四代领导人进入执政的第四个年头,他们2003年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漂亮执政原则和建立和谐社会的诱人治国目标以及推动政治改革与保障人权的修宪承诺,曾一度让人充满期待。但是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看来这是由中共执政团队继续捍卫传统意识形态与看守旧政治体制的惯性决定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意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完全可以在尽量减少秩序震荡的情况下从宪政改革入手。在保持人大和政协组织形式不变条件下,实现权力机关的实质功能转变。首先要使人大真正享有立法权(制定、修改与解释法律的权力)、决定权(决定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重大社会事务的权力)、监督权(评议、质询和弹劾行政官员的权力);其二要使政协组织成为各党派、利益集团和不同社会领域的精英代表进行对话协商、参与论证决策,提供指导性、咨询性意见和行使民主监督(可运用动议提案对人大和政府的重大错误决策启动复决程序或公决程序)的权威机关,而不是形式上的政治花瓶。也就是说,它应是实质上独立享有参议权、指导权与民主监督权的议会组织,使之成为国家主权三角结构中能够对立法、行政决策构成制衡作用的一角,使国家的议会制度发展为二院制的主权占有形式。

在推行以上二院议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行与之相平行的总统行政制改革,以实现国家元首与行政首脑的合二为一,并在地位上与立法机关对等。国家元首的产生应与议会代表一样由民选产生,并代表选民行使国家内政外交的组织领导与全面管理的权力,以改变党提名总理人选和集体领导为原则的总理负责制行政制度,使行政首脑不再仅仅体现党意志和代表党行使行政权的状态。由此才能真正实现国家主权结构的三权分立与制衡,利于权力的三点三面圆和运作。同时,必须推行行政首长的政治专家化,而不是技术官僚化;行政职务成为职业而不是身份。这样才能使个人与权力分离,保证权力的依法运用。

为了积极稳妥,然而又是坚定不移地推行这一变革,可首先进行总统制政府机构改革,并不失时机地将行政首长的普选推进到县级,同时相应建立起行政首长竞选和政府官员个人竞争、国家考试、公民评议三位一体的运行机制,最终过渡到全民普选总统。

以上的话题,才应是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集中议决的国家大是大非问题,而不应是那些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假、大、空问题。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这是中共政治体制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但却是历年两会代表、委员刻意回避的焦点。 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一直是社会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两会期间,民间总是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惟妙惟肖地刻画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度的本质。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分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证明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你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作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胡温当政后,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中国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今年是所谓胡温第四代领导人进入执政的第四个年头,他们2003年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漂亮执政原则和建立和谐社会的诱人治国目标以及推动政治改革与保障人权的修宪承诺,曾一度让人充满期待。但是人大、政协两会年年玩花架子,做政治秀,就是不推进实质功能的转变。看来这是由中共执政团队继续捍卫传统意识形态与看守旧政治体制的惯性决定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意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完全可以在尽量减少秩序震荡的情况下从宪政改革入手。在保持人大和政协组织形式不变条件下,实现权力机关的实质功能转变。首先要使人大真正享有立法权(制定、修改与解释法律的权力)、决定权(决定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重大社会事务的权力)、监督权(评议、质询和弹劾行政官员的权力);其二要使政协组织成为各党派、利益集团和不同社会领域的精英代表进行对话协商、参与论证决策,提供指导性、咨询性意见和行使民主监督(可运用动议提案对人大和政府的重大错误决策启动复决程序或公决程序)的权威机关,而不是形式上的政治花瓶。也就是说,它应是实质上独立享有参议权、指导权与民主监督权的议会组织,使之成为国家主权三角结构中能够对立法、行政决策构成制衡作用的一角,使国家的议会制度发展为二院制的主权占有形式。

在推行以上二院议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行与之相平行的总统行政制改革,以实现国家元首与行政首脑的合二为一,并在地位上与立法机关对等。国家元首的产生应与议会代表一样由民选产生,并代表选民行使国家内政外交的组织领导与全面管理的权力,以改变党提名总理人选和集体领导为原则的总理负责制行政制度,使行政首脑不再仅仅体现党意志和代表党行使行政权的状态。由此才能真正实现国家主权结构的三权分立与制衡,利于权力的三点三面圆和运作。同时,必须推行行政首长的政治专家化,而不是技术官僚化;行政职务成为职业而不是身份。这样才能使个人与权力分离,保证权力的依法运用。

为了积极稳妥,然而又是坚定不移地推行这一变革,可首先进行总统制政府机构改革,并不失时机地将行政首长的普选推进到县级,同时相应建立起行政首长竞选和政府官员个人竞争、国家考试、公民评议三位一体的运行机制,最终过渡到全民普选总统。

以上的话题,才应是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集中议决的国家大是大非问题,而不应是那些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假、大、空问题。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