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宪法与求职
胡胜华(湖北)



宪法规定公民平等,但是在许多就业上却只制党员,或党员优先。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


通常我们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老百姓而言,这个说法太空洞了。形象的说法,应该是:宪法乃是政府与人民的契约。但政府往往触须太多、干涉太过,以致违约,这在法理上,是应该予以制裁的,此所以文明国家皆有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第三十三条明订: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复在第四十 二条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国家通过各种途径,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提高劳动 报酬和福利待遇。劳动权自然是人权的一种,国家当然应该尊重和保障。但话虽这么说,当国家的一方不仅不尊重,不保护、不创造劳动就业 条件,反倒不惜违宪以设限,则我辈小民虽然觉得国家违约,又能如何呢?答曰:无可如何。因为国家违约,乃是国情也!

以大学生就业为例。3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大学生就业难症结何在?》一文,副标题是政协委员与政府官员关于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对话,其中有 这样几段:现在有20%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就是50万人啊!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可能就是七八十万人。问题很严重!贺大经委员说:大学生就 业难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前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教育是国家的事,就业也是国家的事;现在,教育还是国家的事,就业成了个 人的事。教育部门、高校还是按照老样子办学,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找国家找谁? 朱永新委员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面向市场办学的机制,高校主要是对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对学生负责。 陈万志委员说:现在,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这样高的投入,学生和家长对就业的期望值哪能不高?许多学生找不到好工作就继续读书,就业期望值 再次提高。这不仅进一步导致人才结构不合理,就业难度继续加大,也促成了教育高消费。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司司长于法鸣发言说:教育体制要改革,大学生也要转变就业观念。目前,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比如民营企业、公 共领域。

贺大经委员说不找国家找谁?真是快人快语。相比较之下,于法鸣司长说的就未免太搪塞、太颟顸了!所谓公共领域云云,试问现今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公 共领域吗?大学算不算公共领域?所谓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云云,诚然如此,然而且不说空闲的国家机关岗位,就连区区大学 的行政人员,都要以中共党员为限、都要以中共党员优先,那些非党员,如何适合?我曾应聘某国公立大学招录办公室人员,本来他们甚为看 好我的能力和条件,但当他们得知我非党员,顿时表示了为难。一个好心的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失望的神情,乃侧身低声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他们好些核 心的东西,你都没办法参与!我不知道做起码的行政工作和学生工作,究竟有何核心与非核心之分?我终于明白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权在资产阶级的意义上 说是一种胡说,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6页)。你都没办法参与!不正表示了我无此劳动权吗?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是 党员,就没有这样的劳动权?在劳动上,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难道一党的私人成员就可以在社会上、在竞争上比普通人优先吗?正如陈万志委员所说,大学生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结果毕业了,连个工作都难找,这也就罢了;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找到一份工作了,却又以所谓政治面貌设限,从而剥夺我们的劳动权,我们不找国家找谁? 人权在哪里?宪法又在哪里?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宪法规定公民平等,但是在许多就业上却只制党员,或党员优先。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


通常我们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老百姓而言,这个说法太空洞了。形象的说法,应该是:宪法乃是政府与人民的契约。但政府往往触须太多、干涉太过,以致违约,这在法理上,是应该予以制裁的,此所以文明国家皆有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第三十三条明订: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复在第四十 二条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国家通过各种途径,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提高劳动 报酬和福利待遇。劳动权自然是人权的一种,国家当然应该尊重和保障。但话虽这么说,当国家的一方不仅不尊重,不保护、不创造劳动就业 条件,反倒不惜违宪以设限,则我辈小民虽然觉得国家违约,又能如何呢?答曰:无可如何。因为国家违约,乃是国情也!

以大学生就业为例。3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大学生就业难症结何在?》一文,副标题是政协委员与政府官员关于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对话,其中有 这样几段:现在有20%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就是50万人啊!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可能就是七八十万人。问题很严重!贺大经委员说:大学生就 业难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前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教育是国家的事,就业也是国家的事;现在,教育还是国家的事,就业成了个 人的事。教育部门、高校还是按照老样子办学,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找国家找谁? 朱永新委员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面向市场办学的机制,高校主要是对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对学生负责。 陈万志委员说:现在,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这样高的投入,学生和家长对就业的期望值哪能不高?许多学生找不到好工作就继续读书,就业期望值 再次提高。这不仅进一步导致人才结构不合理,就业难度继续加大,也促成了教育高消费。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司司长于法鸣发言说:教育体制要改革,大学生也要转变就业观念。目前,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比如民营企业、公 共领域。

贺大经委员说不找国家找谁?真是快人快语。相比较之下,于法鸣司长说的就未免太搪塞、太颟顸了!所谓公共领域云云,试问现今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公 共领域吗?大学算不算公共领域?所谓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云云,诚然如此,然而且不说空闲的国家机关岗位,就连区区大学 的行政人员,都要以中共党员为限、都要以中共党员优先,那些非党员,如何适合?我曾应聘某国公立大学招录办公室人员,本来他们甚为看 好我的能力和条件,但当他们得知我非党员,顿时表示了为难。一个好心的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失望的神情,乃侧身低声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他们好些核 心的东西,你都没办法参与!我不知道做起码的行政工作和学生工作,究竟有何核心与非核心之分?我终于明白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权在资产阶级的意义上 说是一种胡说,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6页)。你都没办法参与!不正表示了我无此劳动权吗?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是 党员,就没有这样的劳动权?在劳动上,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难道一党的私人成员就可以在社会上、在竞争上比普通人优先吗?正如陈万志委员所说,大学生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结果毕业了,连个工作都难找,这也就罢了;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找到一份工作了,却又以所谓政治面貌设限,从而剥夺我们的劳动权,我们不找国家找谁? 人权在哪里?宪法又在哪里?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宪法规定公民平等,但是在许多就业上却只制党员,或党员优先。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


通常我们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老百姓而言,这个说法太空洞了。形象的说法,应该是:宪法乃是政府与人民的契约。但政府往往触须太多、干涉太过,以致违约,这在法理上,是应该予以制裁的,此所以文明国家皆有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第三十三条明订: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复在第四十 二条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国家通过各种途径,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提高劳动 报酬和福利待遇。劳动权自然是人权的一种,国家当然应该尊重和保障。但话虽这么说,当国家的一方不仅不尊重,不保护、不创造劳动就业 条件,反倒不惜违宪以设限,则我辈小民虽然觉得国家违约,又能如何呢?答曰:无可如何。因为国家违约,乃是国情也!

以大学生就业为例。3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大学生就业难症结何在?》一文,副标题是政协委员与政府官员关于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对话,其中有 这样几段:现在有20%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就是50万人啊!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可能就是七八十万人。问题很严重!贺大经委员说:大学生就 业难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前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教育是国家的事,就业也是国家的事;现在,教育还是国家的事,就业成了个 人的事。教育部门、高校还是按照老样子办学,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找国家找谁? 朱永新委员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面向市场办学的机制,高校主要是对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对学生负责。 陈万志委员说:现在,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这样高的投入,学生和家长对就业的期望值哪能不高?许多学生找不到好工作就继续读书,就业期望值 再次提高。这不仅进一步导致人才结构不合理,就业难度继续加大,也促成了教育高消费。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司司长于法鸣发言说:教育体制要改革,大学生也要转变就业观念。目前,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比如民营企业、公 共领域。

贺大经委员说不找国家找谁?真是快人快语。相比较之下,于法鸣司长说的就未免太搪塞、太颟顸了!所谓公共领域云云,试问现今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公 共领域吗?大学算不算公共领域?所谓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云云,诚然如此,然而且不说空闲的国家机关岗位,就连区区大学 的行政人员,都要以中共党员为限、都要以中共党员优先,那些非党员,如何适合?我曾应聘某国公立大学招录办公室人员,本来他们甚为看 好我的能力和条件,但当他们得知我非党员,顿时表示了为难。一个好心的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失望的神情,乃侧身低声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他们好些核 心的东西,你都没办法参与!我不知道做起码的行政工作和学生工作,究竟有何核心与非核心之分?我终于明白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权在资产阶级的意义上 说是一种胡说,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6页)。你都没办法参与!不正表示了我无此劳动权吗?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是 党员,就没有这样的劳动权?在劳动上,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难道一党的私人成员就可以在社会上、在竞争上比普通人优先吗?正如陈万志委员所说,大学生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结果毕业了,连个工作都难找,这也就罢了;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找到一份工作了,却又以所谓政治面貌设限,从而剥夺我们的劳动权,我们不找国家找谁? 人权在哪里?宪法又在哪里?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宪法规定公民平等,但是在许多就业上却只制党员,或党员优先。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


通常我们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老百姓而言,这个说法太空洞了。形象的说法,应该是:宪法乃是政府与人民的契约。但政府往往触须太多、干涉太过,以致违约,这在法理上,是应该予以制裁的,此所以文明国家皆有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第三十三条明订: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复在第四十 二条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国家通过各种途径,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提高劳动 报酬和福利待遇。劳动权自然是人权的一种,国家当然应该尊重和保障。但话虽这么说,当国家的一方不仅不尊重,不保护、不创造劳动就业 条件,反倒不惜违宪以设限,则我辈小民虽然觉得国家违约,又能如何呢?答曰:无可如何。因为国家违约,乃是国情也!

以大学生就业为例。3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大学生就业难症结何在?》一文,副标题是政协委员与政府官员关于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对话,其中有 这样几段:现在有20%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就是50万人啊!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可能就是七八十万人。问题很严重!贺大经委员说:大学生就 业难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前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教育是国家的事,就业也是国家的事;现在,教育还是国家的事,就业成了个 人的事。教育部门、高校还是按照老样子办学,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找国家找谁? 朱永新委员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面向市场办学的机制,高校主要是对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对学生负责。 陈万志委员说:现在,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这样高的投入,学生和家长对就业的期望值哪能不高?许多学生找不到好工作就继续读书,就业期望值 再次提高。这不仅进一步导致人才结构不合理,就业难度继续加大,也促成了教育高消费。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司司长于法鸣发言说:教育体制要改革,大学生也要转变就业观念。目前,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比如民营企业、公 共领域。

贺大经委员说不找国家找谁?真是快人快语。相比较之下,于法鸣司长说的就未免太搪塞、太颟顸了!所谓公共领域云云,试问现今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公 共领域吗?大学算不算公共领域?所谓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云云,诚然如此,然而且不说空闲的国家机关岗位,就连区区大学 的行政人员,都要以中共党员为限、都要以中共党员优先,那些非党员,如何适合?我曾应聘某国公立大学招录办公室人员,本来他们甚为看 好我的能力和条件,但当他们得知我非党员,顿时表示了为难。一个好心的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失望的神情,乃侧身低声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他们好些核 心的东西,你都没办法参与!我不知道做起码的行政工作和学生工作,究竟有何核心与非核心之分?我终于明白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权在资产阶级的意义上 说是一种胡说,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6页)。你都没办法参与!不正表示了我无此劳动权吗?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是 党员,就没有这样的劳动权?在劳动上,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难道一党的私人成员就可以在社会上、在竞争上比普通人优先吗?正如陈万志委员所说,大学生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结果毕业了,连个工作都难找,这也就罢了;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找到一份工作了,却又以所谓政治面貌设限,从而剥夺我们的劳动权,我们不找国家找谁? 人权在哪里?宪法又在哪里?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宪法规定公民平等,但是在许多就业上却只制党员,或党员优先。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


通常我们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老百姓而言,这个说法太空洞了。形象的说法,应该是:宪法乃是政府与人民的契约。但政府往往触须太多、干涉太过,以致违约,这在法理上,是应该予以制裁的,此所以文明国家皆有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第三十三条明订: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复在第四十 二条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国家通过各种途径,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提高劳动 报酬和福利待遇。劳动权自然是人权的一种,国家当然应该尊重和保障。但话虽这么说,当国家的一方不仅不尊重,不保护、不创造劳动就业 条件,反倒不惜违宪以设限,则我辈小民虽然觉得国家违约,又能如何呢?答曰:无可如何。因为国家违约,乃是国情也!

以大学生就业为例。3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大学生就业难症结何在?》一文,副标题是政协委员与政府官员关于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对话,其中有 这样几段:现在有20%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就是50万人啊!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可能就是七八十万人。问题很严重!贺大经委员说:大学生就 业难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前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教育是国家的事,就业也是国家的事;现在,教育还是国家的事,就业成了个 人的事。教育部门、高校还是按照老样子办学,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找国家找谁? 朱永新委员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面向市场办学的机制,高校主要是对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对学生负责。 陈万志委员说:现在,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这样高的投入,学生和家长对就业的期望值哪能不高?许多学生找不到好工作就继续读书,就业期望值 再次提高。这不仅进一步导致人才结构不合理,就业难度继续加大,也促成了教育高消费。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司司长于法鸣发言说:教育体制要改革,大学生也要转变就业观念。目前,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比如民营企业、公 共领域。

贺大经委员说不找国家找谁?真是快人快语。相比较之下,于法鸣司长说的就未免太搪塞、太颟顸了!所谓公共领域云云,试问现今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公 共领域吗?大学算不算公共领域?所谓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云云,诚然如此,然而且不说空闲的国家机关岗位,就连区区大学 的行政人员,都要以中共党员为限、都要以中共党员优先,那些非党员,如何适合?我曾应聘某国公立大学招录办公室人员,本来他们甚为看 好我的能力和条件,但当他们得知我非党员,顿时表示了为难。一个好心的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失望的神情,乃侧身低声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他们好些核 心的东西,你都没办法参与!我不知道做起码的行政工作和学生工作,究竟有何核心与非核心之分?我终于明白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权在资产阶级的意义上 说是一种胡说,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6页)。你都没办法参与!不正表示了我无此劳动权吗?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是 党员,就没有这样的劳动权?在劳动上,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难道一党的私人成员就可以在社会上、在竞争上比普通人优先吗?正如陈万志委员所说,大学生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结果毕业了,连个工作都难找,这也就罢了;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找到一份工作了,却又以所谓政治面貌设限,从而剥夺我们的劳动权,我们不找国家找谁? 人权在哪里?宪法又在哪里?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宪法规定公民平等,但是在许多就业上却只制党员,或党员优先。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


通常我们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老百姓而言,这个说法太空洞了。形象的说法,应该是:宪法乃是政府与人民的契约。但政府往往触须太多、干涉太过,以致违约,这在法理上,是应该予以制裁的,此所以文明国家皆有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第三十三条明订: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复在第四十 二条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国家通过各种途径,创造劳动就业条件,加强劳动保护,改善劳动条件,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提高劳动 报酬和福利待遇。劳动权自然是人权的一种,国家当然应该尊重和保障。但话虽这么说,当国家的一方不仅不尊重,不保护、不创造劳动就业 条件,反倒不惜违宪以设限,则我辈小民虽然觉得国家违约,又能如何呢?答曰:无可如何。因为国家违约,乃是国情也!

以大学生就业为例。3月1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大学生就业难症结何在?》一文,副标题是政协委员与政府官员关于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对话,其中有 这样几段:现在有20%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就是50万人啊!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可能就是七八十万人。问题很严重!贺大经委员说:大学生就 业难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前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教育是国家的事,就业也是国家的事;现在,教育还是国家的事,就业成了个 人的事。教育部门、高校还是按照老样子办学,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找国家找谁? 朱永新委员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面向市场办学的机制,高校主要是对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对学生负责。 陈万志委员说:现在,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这样高的投入,学生和家长对就业的期望值哪能不高?许多学生找不到好工作就继续读书,就业期望值 再次提高。这不仅进一步导致人才结构不合理,就业难度继续加大,也促成了教育高消费。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司司长于法鸣发言说:教育体制要改革,大学生也要转变就业观念。目前,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比如民营企业、公 共领域。

贺大经委员说不找国家找谁?真是快人快语。相比较之下,于法鸣司长说的就未免太搪塞、太颟顸了!所谓公共领域云云,试问现今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公 共领域吗?大学算不算公共领域?所谓社会上还是有许多空闲岗位适合大学生就业云云,诚然如此,然而且不说空闲的国家机关岗位,就连区区大学 的行政人员,都要以中共党员为限、都要以中共党员优先,那些非党员,如何适合?我曾应聘某国公立大学招录办公室人员,本来他们甚为看 好我的能力和条件,但当他们得知我非党员,顿时表示了为难。一个好心的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失望的神情,乃侧身低声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他们好些核 心的东西,你都没办法参与!我不知道做起码的行政工作和学生工作,究竟有何核心与非核心之分?我终于明白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权在资产阶级的意义上 说是一种胡说,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6页)。你都没办法参与!不正表示了我无此劳动权吗?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是 党员,就没有这样的劳动权?在劳动上,难道党员的劳动权利就可以高人一等吗?难道一党的私人成员就可以在社会上、在竞争上比普通人优先吗?正如陈万志委员所说,大学生一个大学上下来就要花近10万元,结果毕业了,连个工作都难找,这也就罢了;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找到一份工作了,却又以所谓政治面貌设限,从而剥夺我们的劳动权,我们不找国家找谁? 人权在哪里?宪法又在哪里?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