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老师与老虎屁股
黄广湘(安徽)



醉翁之意不在酒。教师体罚学生,因为连一口水也没喝到他的 乌呼!


首先声明,将老师与老虎屁股相提并论,并非有意贬损老师。我想表述和反映的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而已,不信就请往下看吧。

当下如果有学生家长敢于对老师的一些表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敢于对老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提出质疑,还敢于当面锣对面鼓的与之讲理争论,那么必定被认为 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了。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老师手中,当家长们把孩子升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时,听到有人竟然跟老师较 劲,无疑会
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我的天!那可是老虎屁股啊,摸得吗?

然而,最近这摸老虎屁股的事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原先这摸老虎屁股的胆子我也是没有的。也不是像武二郎那样因有几分功夫再借 着几碗酒劲,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我的不管、不顾、豁出去、毅然决然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偏要摸那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纯粹来 自于动物原始的护犊之冲动!我孩子的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体罚和变相体罚我的各方面表现并不很差的孩子,并且这种体罚和变相体罚经常地,隔三岔五地 反复发生,而且是愈演愈烈变本加厉。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并不很差,甚至还算得上很有潜力的好生。那么作为班主任为什么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种种借口反复罚他扫地、擦黑板和罚站呢?要说调皮,要说小 孩子的过失实在难免,并且不惟独是他,他的同学或者大凡是人都有过这样的不更事的经历的呀,何至于总是罚我的孩子扫地、擦黑板,甚至罚站教室外面,且连续 罚站一个星期不让孩子听课呢?我并不反对教育中的处罚,但这种对待学生的处罚
必须适当,且要目的明确,即只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处罚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学生成人成才。如若对这种处罚还能找到他种目的,那么作为家长,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难道不应该拿出勇气来过问一下干预一下吗?

现在常挂老师嘴边的是这样一句话:我是为你的孩子学习好,对你的孩子负责,才我孩子的班主任在我找她质询时也是这样说的,并且还列举了N条理由。 可是我仅轻声一问:如果他将来把扫地、擦黑板之类的劳动美德,当作罪恶来看待怎么办?如果连续一个星期让孩子站在教室门外不让孩子听课,也叫为他好, 那么请问,对
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是对他不好的呢?于是,我们的园丁便按奈不住,便暴跳如雷,便作河东狮吼状:你这样护短,我从此不管你家孩子了云云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违法,也不管她的说法是否有失教师身份,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从此捅了蚂蜂窝!我摸了在常人看来是万万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事情发生的当天报应即到:其一,我的孩子被警告不得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当然包括扫地、擦黑板);其二,起动了班主任翻云覆雨的特权调整了我孩子的座 位!并且还暗中
使了小,调一个上课会讲话的学生与我的孩子为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系列阴招,激发了我全身的好斗细胞。于是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当年景阳岗上无辜遭那吊睛白额大虫扑、扫、剪的武二郎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公然应对挑战。于是事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由学校裁决的程式

后来我的一位校工朋友告诉我,在接受学校批评教育后,我孩子的这位班主任(现在应该叫原班主任)背后曾有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大意是这样的:一年多来,连 一口水也没喝到他(这个他当然指我了)的乌呼!原来对孩子一阵紧似一阵的处罚,并不在于孩子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在借此敲打我们。无奈我天生的迂腐 迟钝,只认过去那种教书育人的死理,没有领会今日老师的醉翁之意啊!让孩子受委屈了!

让孩子们受委屈了!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醉翁之意不在酒。教师体罚学生,因为连一口水也没喝到他的 乌呼!


首先声明,将老师与老虎屁股相提并论,并非有意贬损老师。我想表述和反映的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而已,不信就请往下看吧。

当下如果有学生家长敢于对老师的一些表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敢于对老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提出质疑,还敢于当面锣对面鼓的与之讲理争论,那么必定被认为 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了。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老师手中,当家长们把孩子升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时,听到有人竟然跟老师较 劲,无疑会
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我的天!那可是老虎屁股啊,摸得吗?

然而,最近这摸老虎屁股的事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原先这摸老虎屁股的胆子我也是没有的。也不是像武二郎那样因有几分功夫再借 着几碗酒劲,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我的不管、不顾、豁出去、毅然决然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偏要摸那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纯粹来 自于动物原始的护犊之冲动!我孩子的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体罚和变相体罚我的各方面表现并不很差的孩子,并且这种体罚和变相体罚经常地,隔三岔五地 反复发生,而且是愈演愈烈变本加厉。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并不很差,甚至还算得上很有潜力的好生。那么作为班主任为什么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种种借口反复罚他扫地、擦黑板和罚站呢?要说调皮,要说小 孩子的过失实在难免,并且不惟独是他,他的同学或者大凡是人都有过这样的不更事的经历的呀,何至于总是罚我的孩子扫地、擦黑板,甚至罚站教室外面,且连续 罚站一个星期不让孩子听课呢?我并不反对教育中的处罚,但这种对待学生的处罚
必须适当,且要目的明确,即只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处罚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学生成人成才。如若对这种处罚还能找到他种目的,那么作为家长,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难道不应该拿出勇气来过问一下干预一下吗?

现在常挂老师嘴边的是这样一句话:我是为你的孩子学习好,对你的孩子负责,才我孩子的班主任在我找她质询时也是这样说的,并且还列举了N条理由。 可是我仅轻声一问:如果他将来把扫地、擦黑板之类的劳动美德,当作罪恶来看待怎么办?如果连续一个星期让孩子站在教室门外不让孩子听课,也叫为他好, 那么请问,对
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是对他不好的呢?于是,我们的园丁便按奈不住,便暴跳如雷,便作河东狮吼状:你这样护短,我从此不管你家孩子了云云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违法,也不管她的说法是否有失教师身份,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从此捅了蚂蜂窝!我摸了在常人看来是万万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事情发生的当天报应即到:其一,我的孩子被警告不得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当然包括扫地、擦黑板);其二,起动了班主任翻云覆雨的特权调整了我孩子的座 位!并且还暗中
使了小,调一个上课会讲话的学生与我的孩子为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系列阴招,激发了我全身的好斗细胞。于是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当年景阳岗上无辜遭那吊睛白额大虫扑、扫、剪的武二郎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公然应对挑战。于是事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由学校裁决的程式

后来我的一位校工朋友告诉我,在接受学校批评教育后,我孩子的这位班主任(现在应该叫原班主任)背后曾有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大意是这样的:一年多来,连 一口水也没喝到他(这个他当然指我了)的乌呼!原来对孩子一阵紧似一阵的处罚,并不在于孩子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在借此敲打我们。无奈我天生的迂腐 迟钝,只认过去那种教书育人的死理,没有领会今日老师的醉翁之意啊!让孩子受委屈了!

让孩子们受委屈了!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醉翁之意不在酒。教师体罚学生,因为连一口水也没喝到他的 乌呼!


首先声明,将老师与老虎屁股相提并论,并非有意贬损老师。我想表述和反映的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而已,不信就请往下看吧。

当下如果有学生家长敢于对老师的一些表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敢于对老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提出质疑,还敢于当面锣对面鼓的与之讲理争论,那么必定被认为 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了。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老师手中,当家长们把孩子升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时,听到有人竟然跟老师较 劲,无疑会
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我的天!那可是老虎屁股啊,摸得吗?

然而,最近这摸老虎屁股的事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原先这摸老虎屁股的胆子我也是没有的。也不是像武二郎那样因有几分功夫再借 着几碗酒劲,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我的不管、不顾、豁出去、毅然决然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偏要摸那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纯粹来 自于动物原始的护犊之冲动!我孩子的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体罚和变相体罚我的各方面表现并不很差的孩子,并且这种体罚和变相体罚经常地,隔三岔五地 反复发生,而且是愈演愈烈变本加厉。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并不很差,甚至还算得上很有潜力的好生。那么作为班主任为什么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种种借口反复罚他扫地、擦黑板和罚站呢?要说调皮,要说小 孩子的过失实在难免,并且不惟独是他,他的同学或者大凡是人都有过这样的不更事的经历的呀,何至于总是罚我的孩子扫地、擦黑板,甚至罚站教室外面,且连续 罚站一个星期不让孩子听课呢?我并不反对教育中的处罚,但这种对待学生的处罚
必须适当,且要目的明确,即只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处罚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学生成人成才。如若对这种处罚还能找到他种目的,那么作为家长,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难道不应该拿出勇气来过问一下干预一下吗?

现在常挂老师嘴边的是这样一句话:我是为你的孩子学习好,对你的孩子负责,才我孩子的班主任在我找她质询时也是这样说的,并且还列举了N条理由。 可是我仅轻声一问:如果他将来把扫地、擦黑板之类的劳动美德,当作罪恶来看待怎么办?如果连续一个星期让孩子站在教室门外不让孩子听课,也叫为他好, 那么请问,对
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是对他不好的呢?于是,我们的园丁便按奈不住,便暴跳如雷,便作河东狮吼状:你这样护短,我从此不管你家孩子了云云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违法,也不管她的说法是否有失教师身份,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从此捅了蚂蜂窝!我摸了在常人看来是万万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事情发生的当天报应即到:其一,我的孩子被警告不得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当然包括扫地、擦黑板);其二,起动了班主任翻云覆雨的特权调整了我孩子的座 位!并且还暗中
使了小,调一个上课会讲话的学生与我的孩子为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系列阴招,激发了我全身的好斗细胞。于是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当年景阳岗上无辜遭那吊睛白额大虫扑、扫、剪的武二郎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公然应对挑战。于是事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由学校裁决的程式

后来我的一位校工朋友告诉我,在接受学校批评教育后,我孩子的这位班主任(现在应该叫原班主任)背后曾有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大意是这样的:一年多来,连 一口水也没喝到他(这个他当然指我了)的乌呼!原来对孩子一阵紧似一阵的处罚,并不在于孩子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在借此敲打我们。无奈我天生的迂腐 迟钝,只认过去那种教书育人的死理,没有领会今日老师的醉翁之意啊!让孩子受委屈了!

让孩子们受委屈了!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醉翁之意不在酒。教师体罚学生,因为连一口水也没喝到他的 乌呼!


首先声明,将老师与老虎屁股相提并论,并非有意贬损老师。我想表述和反映的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而已,不信就请往下看吧。

当下如果有学生家长敢于对老师的一些表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敢于对老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提出质疑,还敢于当面锣对面鼓的与之讲理争论,那么必定被认为 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了。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老师手中,当家长们把孩子升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时,听到有人竟然跟老师较 劲,无疑会
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我的天!那可是老虎屁股啊,摸得吗?

然而,最近这摸老虎屁股的事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原先这摸老虎屁股的胆子我也是没有的。也不是像武二郎那样因有几分功夫再借 着几碗酒劲,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我的不管、不顾、豁出去、毅然决然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偏要摸那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纯粹来 自于动物原始的护犊之冲动!我孩子的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体罚和变相体罚我的各方面表现并不很差的孩子,并且这种体罚和变相体罚经常地,隔三岔五地 反复发生,而且是愈演愈烈变本加厉。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并不很差,甚至还算得上很有潜力的好生。那么作为班主任为什么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种种借口反复罚他扫地、擦黑板和罚站呢?要说调皮,要说小 孩子的过失实在难免,并且不惟独是他,他的同学或者大凡是人都有过这样的不更事的经历的呀,何至于总是罚我的孩子扫地、擦黑板,甚至罚站教室外面,且连续 罚站一个星期不让孩子听课呢?我并不反对教育中的处罚,但这种对待学生的处罚
必须适当,且要目的明确,即只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处罚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学生成人成才。如若对这种处罚还能找到他种目的,那么作为家长,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难道不应该拿出勇气来过问一下干预一下吗?

现在常挂老师嘴边的是这样一句话:我是为你的孩子学习好,对你的孩子负责,才我孩子的班主任在我找她质询时也是这样说的,并且还列举了N条理由。 可是我仅轻声一问:如果他将来把扫地、擦黑板之类的劳动美德,当作罪恶来看待怎么办?如果连续一个星期让孩子站在教室门外不让孩子听课,也叫为他好, 那么请问,对
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是对他不好的呢?于是,我们的园丁便按奈不住,便暴跳如雷,便作河东狮吼状:你这样护短,我从此不管你家孩子了云云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违法,也不管她的说法是否有失教师身份,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从此捅了蚂蜂窝!我摸了在常人看来是万万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事情发生的当天报应即到:其一,我的孩子被警告不得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当然包括扫地、擦黑板);其二,起动了班主任翻云覆雨的特权调整了我孩子的座 位!并且还暗中
使了小,调一个上课会讲话的学生与我的孩子为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系列阴招,激发了我全身的好斗细胞。于是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当年景阳岗上无辜遭那吊睛白额大虫扑、扫、剪的武二郎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公然应对挑战。于是事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由学校裁决的程式

后来我的一位校工朋友告诉我,在接受学校批评教育后,我孩子的这位班主任(现在应该叫原班主任)背后曾有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大意是这样的:一年多来,连 一口水也没喝到他(这个他当然指我了)的乌呼!原来对孩子一阵紧似一阵的处罚,并不在于孩子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在借此敲打我们。无奈我天生的迂腐 迟钝,只认过去那种教书育人的死理,没有领会今日老师的醉翁之意啊!让孩子受委屈了!

让孩子们受委屈了!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醉翁之意不在酒。教师体罚学生,因为连一口水也没喝到他的 乌呼!


首先声明,将老师与老虎屁股相提并论,并非有意贬损老师。我想表述和反映的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而已,不信就请往下看吧。

当下如果有学生家长敢于对老师的一些表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敢于对老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提出质疑,还敢于当面锣对面鼓的与之讲理争论,那么必定被认为 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了。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老师手中,当家长们把孩子升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时,听到有人竟然跟老师较 劲,无疑会
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我的天!那可是老虎屁股啊,摸得吗?

然而,最近这摸老虎屁股的事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原先这摸老虎屁股的胆子我也是没有的。也不是像武二郎那样因有几分功夫再借 着几碗酒劲,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我的不管、不顾、豁出去、毅然决然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偏要摸那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纯粹来 自于动物原始的护犊之冲动!我孩子的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体罚和变相体罚我的各方面表现并不很差的孩子,并且这种体罚和变相体罚经常地,隔三岔五地 反复发生,而且是愈演愈烈变本加厉。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并不很差,甚至还算得上很有潜力的好生。那么作为班主任为什么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种种借口反复罚他扫地、擦黑板和罚站呢?要说调皮,要说小 孩子的过失实在难免,并且不惟独是他,他的同学或者大凡是人都有过这样的不更事的经历的呀,何至于总是罚我的孩子扫地、擦黑板,甚至罚站教室外面,且连续 罚站一个星期不让孩子听课呢?我并不反对教育中的处罚,但这种对待学生的处罚
必须适当,且要目的明确,即只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处罚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学生成人成才。如若对这种处罚还能找到他种目的,那么作为家长,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难道不应该拿出勇气来过问一下干预一下吗?

现在常挂老师嘴边的是这样一句话:我是为你的孩子学习好,对你的孩子负责,才我孩子的班主任在我找她质询时也是这样说的,并且还列举了N条理由。 可是我仅轻声一问:如果他将来把扫地、擦黑板之类的劳动美德,当作罪恶来看待怎么办?如果连续一个星期让孩子站在教室门外不让孩子听课,也叫为他好, 那么请问,对
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是对他不好的呢?于是,我们的园丁便按奈不住,便暴跳如雷,便作河东狮吼状:你这样护短,我从此不管你家孩子了云云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违法,也不管她的说法是否有失教师身份,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从此捅了蚂蜂窝!我摸了在常人看来是万万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事情发生的当天报应即到:其一,我的孩子被警告不得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当然包括扫地、擦黑板);其二,起动了班主任翻云覆雨的特权调整了我孩子的座 位!并且还暗中
使了小,调一个上课会讲话的学生与我的孩子为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系列阴招,激发了我全身的好斗细胞。于是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当年景阳岗上无辜遭那吊睛白额大虫扑、扫、剪的武二郎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公然应对挑战。于是事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由学校裁决的程式

后来我的一位校工朋友告诉我,在接受学校批评教育后,我孩子的这位班主任(现在应该叫原班主任)背后曾有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大意是这样的:一年多来,连 一口水也没喝到他(这个他当然指我了)的乌呼!原来对孩子一阵紧似一阵的处罚,并不在于孩子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在借此敲打我们。无奈我天生的迂腐 迟钝,只认过去那种教书育人的死理,没有领会今日老师的醉翁之意啊!让孩子受委屈了!

让孩子们受委屈了!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醉翁之意不在酒。教师体罚学生,因为连一口水也没喝到他的 乌呼!


首先声明,将老师与老虎屁股相提并论,并非有意贬损老师。我想表述和反映的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而已,不信就请往下看吧。

当下如果有学生家长敢于对老师的一些表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敢于对老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提出质疑,还敢于当面锣对面鼓的与之讲理争论,那么必定被认为 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了。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老师手中,当家长们把孩子升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时,听到有人竟然跟老师较 劲,无疑会
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我的天!那可是老虎屁股啊,摸得吗?

然而,最近这摸老虎屁股的事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原先这摸老虎屁股的胆子我也是没有的。也不是像武二郎那样因有几分功夫再借 着几碗酒劲,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我的不管、不顾、豁出去、毅然决然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偏要摸那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纯粹来 自于动物原始的护犊之冲动!我孩子的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体罚和变相体罚我的各方面表现并不很差的孩子,并且这种体罚和变相体罚经常地,隔三岔五地 反复发生,而且是愈演愈烈变本加厉。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并不很差,甚至还算得上很有潜力的好生。那么作为班主任为什么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种种借口反复罚他扫地、擦黑板和罚站呢?要说调皮,要说小 孩子的过失实在难免,并且不惟独是他,他的同学或者大凡是人都有过这样的不更事的经历的呀,何至于总是罚我的孩子扫地、擦黑板,甚至罚站教室外面,且连续 罚站一个星期不让孩子听课呢?我并不反对教育中的处罚,但这种对待学生的处罚
必须适当,且要目的明确,即只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处罚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学生成人成才。如若对这种处罚还能找到他种目的,那么作为家长,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难道不应该拿出勇气来过问一下干预一下吗?

现在常挂老师嘴边的是这样一句话:我是为你的孩子学习好,对你的孩子负责,才我孩子的班主任在我找她质询时也是这样说的,并且还列举了N条理由。 可是我仅轻声一问:如果他将来把扫地、擦黑板之类的劳动美德,当作罪恶来看待怎么办?如果连续一个星期让孩子站在教室门外不让孩子听课,也叫为他好, 那么请问,对
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是对他不好的呢?于是,我们的园丁便按奈不住,便暴跳如雷,便作河东狮吼状:你这样护短,我从此不管你家孩子了云云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违法,也不管她的说法是否有失教师身份,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从此捅了蚂蜂窝!我摸了在常人看来是万万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事情发生的当天报应即到:其一,我的孩子被警告不得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当然包括扫地、擦黑板);其二,起动了班主任翻云覆雨的特权调整了我孩子的座 位!并且还暗中
使了小,调一个上课会讲话的学生与我的孩子为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系列阴招,激发了我全身的好斗细胞。于是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当年景阳岗上无辜遭那吊睛白额大虫扑、扫、剪的武二郎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公然应对挑战。于是事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由学校裁决的程式

后来我的一位校工朋友告诉我,在接受学校批评教育后,我孩子的这位班主任(现在应该叫原班主任)背后曾有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大意是这样的:一年多来,连 一口水也没喝到他(这个他当然指我了)的乌呼!原来对孩子一阵紧似一阵的处罚,并不在于孩子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在借此敲打我们。无奈我天生的迂腐 迟钝,只认过去那种教书育人的死理,没有领会今日老师的醉翁之意啊!让孩子受委屈了!

让孩子们受委屈了!


《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