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樊百华 (南京)



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平心而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一直是过得去的节目。最近它披露了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女士,举报该局领导非法大规模截留、不征、少征国家税收的 犯罪事实,受到严酷打击报复的悲剧,引起舆论强烈反响。(参见本文附录:天涯网站2006年3月28~30日的网友议论)

我相信,如果没有太多的鞍山国税黑幕,没有太多的权贵偷漏税,没有保护权贵的累退税制,这个国家的税收说不定能够增加一倍,2005年的税收会达到 30万亿!而现在号称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的共产党,每年在教育、医疗和其它社会保障方面,用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钱,总共也没有超过一万亿。首先安排好老百姓 的生活完全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事实上,始终不断地压迫剥削老百姓才是真相!
  

一,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鞍山市,也就是著名道义人士王泽臣所在的地方,这些年虽然钢铁搭上了黑暗的房地产快车,这个港城人民的收入里当高一些,但失业、贫困依然纠缠着这里的普通市民。一个国税局就使国家数以亿计的税收流失,整个鞍山市的腐败给人民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少?

鞍山少征的国税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鞍钢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12月少征增值税款2200万元;辽阳石化鞍山炼油厂2001年12月增值 税少交约1071万元;鞍钢集团自动化公司2001年12月增值税少交各类税款682万元仅这几家大型企业就出了9762万元的窟窿!

2000年末,鞍山国税局将用巨资兴建的市国税局大楼约三分之一面积,用于开办国府大酒店、五星级标准、设总统套房,利用税务局与企业的征管关系,让有关 企业到国府大酒店用餐,给各分局摊派任务;每年截留国家税收几千万鞍山国税局长刘光明涉嫌大肆受贿和向国外转移资产李文娟举报后,刘光明一天不停 地派人对她跟踪、威胁、监视、想方设法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在全局大会上公开辱骂、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迫使李文娟漂泊在外、夫离子散 (两次离婚),八十多岁的老母病到在床无人照顾,哥哥受惊吓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孩子在家长年无人照顾这是不折不扣的黑社会统治下的现象。

2002年5月李文娟向中纪委、税务局以实名举报了相关问题。但是,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主管副局长程法光、监察局权局长、法规司胡金木司长将她出卖了。泄密 后鞍山国税局组织大规模毁证、造假,侦查难度加大(据中国公安部公布:光是公安部门侦查追捕腐败案的平均成本,就高达每贪官百万元)。

共产党迫害好人的手段之残酷,人们时有所闻。例如唐山市书记把上访农民塞进焚尸炉吓唬李文娟呢,差点被当作非典患者整死!刘光明们公然叫喊: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威逼不成恼羞成怒的刘光明在电梯里对李文娟拳打脚踢,李文娟被打得昏死过去。刘光明把李文娟拖出电梯,拖到自己的办公室。等李文娟从昏死中醒来后,刘光明 继续试图录李文娟口供,不让她上厕所李文娟被劳教一年,罪名几次变化,一开始是毁谤,最后是多次上访扰乱秩序这与共产党迫害道义人士有何 不一样?!

李文娟幸免遇难是偶然的、侥幸的。她对记者说:个人力量太渺小了!
共产党不给民众民主、自由,个人怎么不渺小!它要的就是民众的渺小,否则它自身的渺小就不能显示出强大了。

有清醒的作者提出14个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为什么充当保护伞?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领导这么害怕将调查结论告诉举报人?按国家政策规定,3个月办结 的举报案件,为什么税务总局领导办了一年零四个月,并剥夺了举报人索取结论和签署意见的权利?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做的结论非得要在省局见面?为什么国家税 务总局领导违反信访条例和党的纪检规定将上报给中纪委的结论拖延4个月才和举报人见面?而且只是口头见面?不给举报人结论,不许举报人看结论,不许举报人 签署意见?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办案违反规定只由一个人办案?为什么办案避开举报人?为什么泄密?为什么办案期间,举报人反映鞍山国税局正在进行组织上百人 的造假时,国家税务总局不予制止?为什么举报人要求与鞍山局领导有利益相牵的胡金木回避而国家税务总局不采纳?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想巧借审计署大牌来拿结 论?为什么举报人对审计署拿的材料(非证据)提出质疑,审计署退出不做结论后,鞍山国税局给举报人荒唐地捏造了一封举报信?国家税务总局高级领导如此 办案国家有多少税款流失?税务总局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何止是14个问题!


二,反腐败元勋们的代价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 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我只有使用理性之刀砍向黑暗,才能怀抱破冰的期待。

李文娟的遭遇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千千万万正义民众的一个缩影。解剖共产党的腐败机制,首先一个事实是:如果知情民众不能冒着种种危险,反反复 复、坚持不懈地向共产党的监督机关举报腐败事实,共产党反腐败就会完全沦为官场内斗的一部分。历年来的相关报道表明:被举报出来的腐败案占到了81% ~90%以上。各类各级举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群众举报的奋起成为人治体制下反腐的主力军。而且越是大案,越是靠知情民众的顽强举报才硬捅开的。

褚时健受贿贪污大案:1995年2月,中纪委信访室收到一封发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信,举报者指控该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以行贿手段从云南玉溪卷烟厂 套购香烟,获利818万元。按举报信提供的线索,中纪委立即派员对该案展开调查取证。一年以后,案情大白,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与他的亲属总共贪污受 贿7000多万元。邓斌非法集资、王宝森贪污串案:1994年6月,中共江苏省纪委收到一封署名深受其害的单位的举报信,揭露无锡新兴总公司 非法集资诈骗案。举报信首先使非法敛财32亿元的特大诈骗犯邓斌被绳之以法,接着,牵出了她的后台北京兴隆公司总经理李明,接着又牵出了李明的后台北京市 公安局副局长李敏、李敏的后台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陈健、陈建的合伙人首钢总经理周北方,最后牵出了王宝森及其后台陈希同,可谓一举惊人。

在我对相关报道的记忆中,凡是地市级以上的贪官都是由举报而揭出来的,没有一例出于共产党的自我完善。

第二个事实是:举报者基本上没有敢于领取举报奖金的。举报奖是要由检察院主持颁发的,举报者不敢前往检察院,能怪举报者胆小么?曾被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个实 名公开领奖的举报人南京的兰贵来先生,在他领奖之后,人们纷纷担忧他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其实,兰先生早已失业了。搞笑的是,有记者居然跑到监狱与被 举报的贪官对证,然后告诉公众说:正在服刑的伯乐冰箱厂原厂长说我不会不服,我在服刑也不可能实施报复。

共产党专制下的报复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是例如刘文娟收到的种种直接又被举报人实施的报复;第二是主犯不动手由主犯的关系网实施的包袱;第三是只要举报人 的身份被暴露,整个权力控制的社会便会到处出现对举报人的冷漠、排斥。南京的兰贵来尽管家境贫寒,后来虽一时得到临时性工作,但不久又被辞退。这第二、三 种报复都是无形的。

第三个事实是:民众举报取证难、被受理难、被打击报复后获得补偿难。这里举一些笔者早年剪报得到的案例,也举一些税案。

案例一:举报人隋莉女士1994年到某县科技园区税务所负责税务征收工作。在1995年的国家财政税收大检查中,她负责30多个企业的纳税检查工作。刚查 了几个企业,她就发现偷漏税额达几百万。该税务所管辖700多户企业,大多没有高科技证书,却都享受高科技减免所得税。她向所长汇报,所长却不让她细查, 并要她适应形势。1995年12月,单位要强行调动她的工作,出于无奈,她只好开始了自己的公开举报之路。为此,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首先是她的工作 由税务征管人员变为卖发票人员,最后到工会;然后,她发现家里的电话被人监控了。(这是专政部门侵犯人权的惯伎,当然,也少不了官办电信的一份功劳) 1997年9月30日,她被本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回想起这些遭遇,隋莉就止不住地落泪。但她说:我不能如此不了了之!

案例二:东北的汉子李长太回想起自己历时7年多的举报略显伤感地说:我是在黑头发时举报的,可现在都快变白头发了,还没有个结果。1991年,他所在 的运输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汽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李长太认为公司应到工商局变更经营手续,并到税务局登记备案,按个体价格工商户 纳税。但运输公司依然按国有企业纳税。当年3月19日,他将一纸举报信亲自交到了县税务局长的手里。但他的举报同样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而他举报单位时, 只有他和税务局领导在场,可单位很快知道了他举报的事,他被停止了工作。1991年12月,他去税务局查询结果,局领导告诉他,运输公司已经补交了 5000元税款,并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去领取奖金。李长太对记者说:国家的大头没有入库,我个人拿钱是可耻的。在7年中,李长太也干过一些零活儿, 以养家糊口。对于自己的困境,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后悔。他是铁了心了,非要举报到底不可,要让偷、漏的税款全部入库。

案例三:王日忠得到了2000元的举报奖金,但他并未去领这个奖。他公开以自己的身份举报了本单位的九个部门,而杭州地税局仅仅查了一个部门就草草结案; 他举报的税额达300万元,目前查实的只有57万元,而他自从1994年走上举报这条路以来,王日忠一家已经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他的欠债总额已达7 万元之多,从1997年至今,他未领到分文工资。他说,自己现在打官司都要高利借钱。由于他的举报,原来那个还算宽裕的家已不复存在,孩子辍学,自己受到 监视,并几次险遭诱捕。举报的路太难了。王日忠多次向记者发出如此感慨。他说,妻子和孩子都不理解他,其他人也不理解他,说他怎么做这种傻事。但已 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因为相信国家才走了这条路。

案例四:恩威集团偷逃国家税收的行为被举报后,偷漏税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查处,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来。参与举报的恩威集团原财务部副经理 被停发工资,其妻子儿女也受到株连,妻子被解雇,儿女被就读的双流县中学赶出。专政真够全面的!另一位举报人,恩威集团原副总经理、北京恩威妇女 儿童保健品联合公司总经理、四川省内江市人大代表荣金明,作为恩威的创业者之一,曾为恩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在举报活动中更是历尽坎坷。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较量,最惊心动魄的或许要算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了。国贸城系列贪污受贿窝案涉及处以上干部就达140多人。51岁的于新华第一个以匿名的 方式举报国贸城的花花太岁张庭浦。因有人通风报信,于新华的举报行为被暴露,张庭浦立即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于新华临危不惧,13次进京上访到中纪委。 而在冰城哈尔滨,于新华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监视。1994年11月21日下午5点半,于新华下班时在家门口的楼梯转弯处,突然遭到两个歹徒的袭击,她的头 部和臀部被连砍数刀。这一大案虽然过去了10多年,但例如把栽赃陷害的时哈尔滨市长朱胜文千年忽然在狱中神秘跳楼自杀,朱的妻子悲痛中坚持不断上 访,至今无果。

面对令人恐怖的局面,人们说:别举报了。是啊,有网友看了李文娟的遭遇说:中国的腐败案多如牛毛,敢于举报的人实在太少了。匿名举报么,除非运气好,否则 公检法联动,匿不了;匿名也难得到受理。关键当然不在是否匿名,而在有没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政治的法律的机制。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打击报复郭光允八年案发 后,人们说:何止是河北省!是的,我本人就曾经在1998年试图调查江苏塔陵巨额集资诈骗案,找到一些离退休受害人,个个都不肯配合,说公安局到处监控着 他们的一言一行,涉及到省里的头头脑脑,上访到中央都没用哩。


三,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

李文娟是举报人,但举报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远非李文娟们的一种方式。那些数年十几年艰行于漫漫上访路上的农民,他们的血泪上访难道不是举报?那些受到不 公对待,奔走在劳动仲裁机构与法院之间的市民,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医生草菅人命、为了教育乱收费、为了控告垄断行业的掠夺,而奔波于各类各级部门的正 义之士,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抵制暴力征地而聚拢在田头路边的群众,是不是举报人?那些因为工厂被贱卖而得不到起码补偿而下岗失业的工人,他们的静坐、 绝食是不是一种举报?

据官方披露的消息,近年接到各类信访多达3000万件,发生各类群体抗争事件超过了10万起,这些当然也都是一种举报!

在我看来,全部网友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批判言论,全部报刊杂志乃至书籍影视中的各种批判,甚至一些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揭露、批判,这些也都是一种举报,而且是更重要更彻底更理性的举报。

可是,众所周知,有多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和道义人士,因为上访、因为静坐、因为发表批判言论,而遭到减薪、开除、围殴、抓捕、劳教、劳改等歧视与迫害呢?

这一回面对李文娟事件,又有论者重提加强对举报人的保护问题,很多论者都认真探讨、急切呼吁建立举报人保护法。但是,我对建立相关法律的效用心存疑虑。长期以来,举报人得不到保护,固然有法制不健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有法不依造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 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 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4条规定: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征或者少征应征税款,致使国家 税收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些法律不能说很完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有法不依的呢?我就不赘言了。请看网友们的议论吧。
  
  
附录2006年3月28~30日《天涯网站》关于李文娟事件的部分跟贴摘录: (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70799.shtml):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网友说得最多的话,只是没有何祚庥的幸灾乐祸,而只有无奈与叹息!

  胡金木称他的调查报告已和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研究,他说的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究竟是哪位?是什么力量养着这个国税局?

  快烂透了,不能吃了!

  有没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支持李文娟啊?唉!!!!!!

  什么世道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可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

  专制到顶峰--张志新就是喊毛主席万岁再提意见,也是先抹脖再枪毙!腐败到极致--李文娟就是为当国堵堵窟窿,也是大牢伺候往死里整。

   这就是中国特色呀,捞不着贪谁还当公仆呀!

  正义已经战胜不了邪恶了。

  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实在不行,那就同唱《国际歌》。

  程法光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胡金木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局长。网友不做一个字的评论,就把共产党的人事腐败这一腐败的祸根揭出来了!

  辽宁国税务局网站打不开了,是心虚吧。

  同胞们,唱国歌吧!革命是不拘一格的。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总有一天这歌声会埋葬李文娟的敌人们!

  光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是行不通的。可惜,只爱国家不爱民的人物们不承认这一点。

  新华网昨天发了同时也开了评论,可评论开了几个小时后,就给关了大家说原因是什么呢?

  在最后央视的呼吁中(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怎么怎么样的老调),我失望透了因为,如果你正义了,在你遭受苦难之后,你不会被认为是正确的、正义的,甚至没有同情,只有嘲笑,被央视当作节目,让你面对没有情感的主持人再自揭痛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腐败!

  这个案件牵涉面太广了,如果真查的话,腐败的重点就是这里,整个国内要经历一次大洗牌了!与网友的愿望相比,审计署的清官作为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是啊,看了电视了,问她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的话,还会不会举报?答案是不,权力不够大!!!

  公安机关是市长、利益者、权事者的狗,让咬谁,就咬谁;可共产党的瞎话说不完:人民公安、人民税务

  专政国家以法律为武器以法律的名义对人民执行专政,说了这么久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明就是把党和人民分开了的嘛,明明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嘛。立法司法机关可以不对法律负责,但不能不对党和政府负责,官官相护吗!

  弱弱的问上一句:即使把税收齐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GCD的统治也不长久;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每个单位都有黑暗的一面,包括我们学校,谁敢告状就整谁。
  昨晚看凤凰卫视有个大学毕业生代村民告状,四上北京,不也历尽磨难!

  我突然想起,袁世凯称帝后有一口号 ,八个字,总记不清了,谁能告诉我?好象是帝制共和。

  领导又要出国了,收起来也是供领导吃喝、出国,何必收呢?
  看来我们国家当前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无法控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了,只会喊口号了。照此下去,也到了该涅盘的时候了。等着吧!全中国受苦的奴隶。

  怪不得现在打 国.税 2字都是敏感词。

  如果把举报人举报的机构变成军队,可能现在的评论会更好玩。那个时候,举报人还有机会 感动中国么?会被钉成HJ,PG吗?

  人间正道是创伤!

  这年头,抬头三尺无神明,出门半步须小心!

  呼唤劫富济贫的大侠,宰了这帮贪官污吏。

  一起赵反,看有没有用。

  完了,这个中国。

  中国的改革已经走上歧路了!!!!

  事情已经比较明朗,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让人心寒。

  作者:徐高登 回复日期:2006-3-29 19:48:54我是鞍山人。国税局的办公大楼确实是超豪华的纳税人的钱变成国税局的囊中物了。  

  无论任何政党,任何阶级代表,最需要的是制约,而不是高薪。一个系统的既得利益受威胁时,群体腐败和群体暴力是非常可怕的,当这个群体凌驾在社会之 上就更为可怕与可悲。因为这个小群体会让整个群体所依附的群落急剧堕落和剥离于社会正义,最终,这个群体是否能被社会机制所惩罚

  我们在纵容一些人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直到无法挽救。我们真的会再次感受到一种悲哀,叫无家之人!

  自从四大从宪法中取消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这个样子。

  作者:昏天暗 回复日期:2006-3-30 2:50:56我想颠覆共产党。昏天暗网友还有共产党可颠覆吗?早被自个儿颠覆完了。

  作者:S40 回复日期:2006-3-30 08:55:30不知道天涯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拭目以待

  作者:jando 回复日期:2006-3-30 09:33:47共产党,该是醒醒的时候了!看看你从头到根的腐烂的惨状吧!现在不但地方政府每个可能的环节都在肆无忌惮的贪和败, 就连中央最顶部的也开始彻底的帮权和腐败,何处有青天啊???!!!

  中国已经被当局害成一个贬义词。

  作者:macrea 回复日期:2006-3-30 11:31:47阿扁别独立了!回归大陆参选吧!我们一定选你当国家领导人!

  作者:xiaohu31 回复日期:2006-3-30 16:58:15 中国没救了,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从上到下,无官不贪,从下到上,贪欲无边。价值观沦丧,道德观败坏!中国休矣!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平心而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一直是过得去的节目。最近它披露了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女士,举报该局领导非法大规模截留、不征、少征国家税收的 犯罪事实,受到严酷打击报复的悲剧,引起舆论强烈反响。(参见本文附录:天涯网站2006年3月28~30日的网友议论)

我相信,如果没有太多的鞍山国税黑幕,没有太多的权贵偷漏税,没有保护权贵的累退税制,这个国家的税收说不定能够增加一倍,2005年的税收会达到 30万亿!而现在号称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的共产党,每年在教育、医疗和其它社会保障方面,用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钱,总共也没有超过一万亿。首先安排好老百姓 的生活完全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事实上,始终不断地压迫剥削老百姓才是真相!
  

一,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鞍山市,也就是著名道义人士王泽臣所在的地方,这些年虽然钢铁搭上了黑暗的房地产快车,这个港城人民的收入里当高一些,但失业、贫困依然纠缠着这里的普通市民。一个国税局就使国家数以亿计的税收流失,整个鞍山市的腐败给人民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少?

鞍山少征的国税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鞍钢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12月少征增值税款2200万元;辽阳石化鞍山炼油厂2001年12月增值 税少交约1071万元;鞍钢集团自动化公司2001年12月增值税少交各类税款682万元仅这几家大型企业就出了9762万元的窟窿!

2000年末,鞍山国税局将用巨资兴建的市国税局大楼约三分之一面积,用于开办国府大酒店、五星级标准、设总统套房,利用税务局与企业的征管关系,让有关 企业到国府大酒店用餐,给各分局摊派任务;每年截留国家税收几千万鞍山国税局长刘光明涉嫌大肆受贿和向国外转移资产李文娟举报后,刘光明一天不停 地派人对她跟踪、威胁、监视、想方设法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在全局大会上公开辱骂、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迫使李文娟漂泊在外、夫离子散 (两次离婚),八十多岁的老母病到在床无人照顾,哥哥受惊吓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孩子在家长年无人照顾这是不折不扣的黑社会统治下的现象。

2002年5月李文娟向中纪委、税务局以实名举报了相关问题。但是,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主管副局长程法光、监察局权局长、法规司胡金木司长将她出卖了。泄密 后鞍山国税局组织大规模毁证、造假,侦查难度加大(据中国公安部公布:光是公安部门侦查追捕腐败案的平均成本,就高达每贪官百万元)。

共产党迫害好人的手段之残酷,人们时有所闻。例如唐山市书记把上访农民塞进焚尸炉吓唬李文娟呢,差点被当作非典患者整死!刘光明们公然叫喊: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威逼不成恼羞成怒的刘光明在电梯里对李文娟拳打脚踢,李文娟被打得昏死过去。刘光明把李文娟拖出电梯,拖到自己的办公室。等李文娟从昏死中醒来后,刘光明 继续试图录李文娟口供,不让她上厕所李文娟被劳教一年,罪名几次变化,一开始是毁谤,最后是多次上访扰乱秩序这与共产党迫害道义人士有何 不一样?!

李文娟幸免遇难是偶然的、侥幸的。她对记者说:个人力量太渺小了!
共产党不给民众民主、自由,个人怎么不渺小!它要的就是民众的渺小,否则它自身的渺小就不能显示出强大了。

有清醒的作者提出14个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为什么充当保护伞?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领导这么害怕将调查结论告诉举报人?按国家政策规定,3个月办结 的举报案件,为什么税务总局领导办了一年零四个月,并剥夺了举报人索取结论和签署意见的权利?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做的结论非得要在省局见面?为什么国家税 务总局领导违反信访条例和党的纪检规定将上报给中纪委的结论拖延4个月才和举报人见面?而且只是口头见面?不给举报人结论,不许举报人看结论,不许举报人 签署意见?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办案违反规定只由一个人办案?为什么办案避开举报人?为什么泄密?为什么办案期间,举报人反映鞍山国税局正在进行组织上百人 的造假时,国家税务总局不予制止?为什么举报人要求与鞍山局领导有利益相牵的胡金木回避而国家税务总局不采纳?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想巧借审计署大牌来拿结 论?为什么举报人对审计署拿的材料(非证据)提出质疑,审计署退出不做结论后,鞍山国税局给举报人荒唐地捏造了一封举报信?国家税务总局高级领导如此 办案国家有多少税款流失?税务总局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何止是14个问题!


二,反腐败元勋们的代价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 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我只有使用理性之刀砍向黑暗,才能怀抱破冰的期待。

李文娟的遭遇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千千万万正义民众的一个缩影。解剖共产党的腐败机制,首先一个事实是:如果知情民众不能冒着种种危险,反反复 复、坚持不懈地向共产党的监督机关举报腐败事实,共产党反腐败就会完全沦为官场内斗的一部分。历年来的相关报道表明:被举报出来的腐败案占到了81% ~90%以上。各类各级举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群众举报的奋起成为人治体制下反腐的主力军。而且越是大案,越是靠知情民众的顽强举报才硬捅开的。

褚时健受贿贪污大案:1995年2月,中纪委信访室收到一封发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信,举报者指控该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以行贿手段从云南玉溪卷烟厂 套购香烟,获利818万元。按举报信提供的线索,中纪委立即派员对该案展开调查取证。一年以后,案情大白,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与他的亲属总共贪污受 贿7000多万元。邓斌非法集资、王宝森贪污串案:1994年6月,中共江苏省纪委收到一封署名深受其害的单位的举报信,揭露无锡新兴总公司 非法集资诈骗案。举报信首先使非法敛财32亿元的特大诈骗犯邓斌被绳之以法,接着,牵出了她的后台北京兴隆公司总经理李明,接着又牵出了李明的后台北京市 公安局副局长李敏、李敏的后台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陈健、陈建的合伙人首钢总经理周北方,最后牵出了王宝森及其后台陈希同,可谓一举惊人。

在我对相关报道的记忆中,凡是地市级以上的贪官都是由举报而揭出来的,没有一例出于共产党的自我完善。

第二个事实是:举报者基本上没有敢于领取举报奖金的。举报奖是要由检察院主持颁发的,举报者不敢前往检察院,能怪举报者胆小么?曾被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个实 名公开领奖的举报人南京的兰贵来先生,在他领奖之后,人们纷纷担忧他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其实,兰先生早已失业了。搞笑的是,有记者居然跑到监狱与被 举报的贪官对证,然后告诉公众说:正在服刑的伯乐冰箱厂原厂长说我不会不服,我在服刑也不可能实施报复。

共产党专制下的报复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是例如刘文娟收到的种种直接又被举报人实施的报复;第二是主犯不动手由主犯的关系网实施的包袱;第三是只要举报人 的身份被暴露,整个权力控制的社会便会到处出现对举报人的冷漠、排斥。南京的兰贵来尽管家境贫寒,后来虽一时得到临时性工作,但不久又被辞退。这第二、三 种报复都是无形的。

第三个事实是:民众举报取证难、被受理难、被打击报复后获得补偿难。这里举一些笔者早年剪报得到的案例,也举一些税案。

案例一:举报人隋莉女士1994年到某县科技园区税务所负责税务征收工作。在1995年的国家财政税收大检查中,她负责30多个企业的纳税检查工作。刚查 了几个企业,她就发现偷漏税额达几百万。该税务所管辖700多户企业,大多没有高科技证书,却都享受高科技减免所得税。她向所长汇报,所长却不让她细查, 并要她适应形势。1995年12月,单位要强行调动她的工作,出于无奈,她只好开始了自己的公开举报之路。为此,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首先是她的工作 由税务征管人员变为卖发票人员,最后到工会;然后,她发现家里的电话被人监控了。(这是专政部门侵犯人权的惯伎,当然,也少不了官办电信的一份功劳) 1997年9月30日,她被本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回想起这些遭遇,隋莉就止不住地落泪。但她说:我不能如此不了了之!

案例二:东北的汉子李长太回想起自己历时7年多的举报略显伤感地说:我是在黑头发时举报的,可现在都快变白头发了,还没有个结果。1991年,他所在 的运输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汽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李长太认为公司应到工商局变更经营手续,并到税务局登记备案,按个体价格工商户 纳税。但运输公司依然按国有企业纳税。当年3月19日,他将一纸举报信亲自交到了县税务局长的手里。但他的举报同样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而他举报单位时, 只有他和税务局领导在场,可单位很快知道了他举报的事,他被停止了工作。1991年12月,他去税务局查询结果,局领导告诉他,运输公司已经补交了 5000元税款,并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去领取奖金。李长太对记者说:国家的大头没有入库,我个人拿钱是可耻的。在7年中,李长太也干过一些零活儿, 以养家糊口。对于自己的困境,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后悔。他是铁了心了,非要举报到底不可,要让偷、漏的税款全部入库。

案例三:王日忠得到了2000元的举报奖金,但他并未去领这个奖。他公开以自己的身份举报了本单位的九个部门,而杭州地税局仅仅查了一个部门就草草结案; 他举报的税额达300万元,目前查实的只有57万元,而他自从1994年走上举报这条路以来,王日忠一家已经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他的欠债总额已达7 万元之多,从1997年至今,他未领到分文工资。他说,自己现在打官司都要高利借钱。由于他的举报,原来那个还算宽裕的家已不复存在,孩子辍学,自己受到 监视,并几次险遭诱捕。举报的路太难了。王日忠多次向记者发出如此感慨。他说,妻子和孩子都不理解他,其他人也不理解他,说他怎么做这种傻事。但已 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因为相信国家才走了这条路。

案例四:恩威集团偷逃国家税收的行为被举报后,偷漏税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查处,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来。参与举报的恩威集团原财务部副经理 被停发工资,其妻子儿女也受到株连,妻子被解雇,儿女被就读的双流县中学赶出。专政真够全面的!另一位举报人,恩威集团原副总经理、北京恩威妇女 儿童保健品联合公司总经理、四川省内江市人大代表荣金明,作为恩威的创业者之一,曾为恩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在举报活动中更是历尽坎坷。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较量,最惊心动魄的或许要算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了。国贸城系列贪污受贿窝案涉及处以上干部就达140多人。51岁的于新华第一个以匿名的 方式举报国贸城的花花太岁张庭浦。因有人通风报信,于新华的举报行为被暴露,张庭浦立即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于新华临危不惧,13次进京上访到中纪委。 而在冰城哈尔滨,于新华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监视。1994年11月21日下午5点半,于新华下班时在家门口的楼梯转弯处,突然遭到两个歹徒的袭击,她的头 部和臀部被连砍数刀。这一大案虽然过去了10多年,但例如把栽赃陷害的时哈尔滨市长朱胜文千年忽然在狱中神秘跳楼自杀,朱的妻子悲痛中坚持不断上 访,至今无果。

面对令人恐怖的局面,人们说:别举报了。是啊,有网友看了李文娟的遭遇说:中国的腐败案多如牛毛,敢于举报的人实在太少了。匿名举报么,除非运气好,否则 公检法联动,匿不了;匿名也难得到受理。关键当然不在是否匿名,而在有没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政治的法律的机制。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打击报复郭光允八年案发 后,人们说:何止是河北省!是的,我本人就曾经在1998年试图调查江苏塔陵巨额集资诈骗案,找到一些离退休受害人,个个都不肯配合,说公安局到处监控着 他们的一言一行,涉及到省里的头头脑脑,上访到中央都没用哩。


三,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

李文娟是举报人,但举报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远非李文娟们的一种方式。那些数年十几年艰行于漫漫上访路上的农民,他们的血泪上访难道不是举报?那些受到不 公对待,奔走在劳动仲裁机构与法院之间的市民,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医生草菅人命、为了教育乱收费、为了控告垄断行业的掠夺,而奔波于各类各级部门的正 义之士,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抵制暴力征地而聚拢在田头路边的群众,是不是举报人?那些因为工厂被贱卖而得不到起码补偿而下岗失业的工人,他们的静坐、 绝食是不是一种举报?

据官方披露的消息,近年接到各类信访多达3000万件,发生各类群体抗争事件超过了10万起,这些当然也都是一种举报!

在我看来,全部网友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批判言论,全部报刊杂志乃至书籍影视中的各种批判,甚至一些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揭露、批判,这些也都是一种举报,而且是更重要更彻底更理性的举报。

可是,众所周知,有多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和道义人士,因为上访、因为静坐、因为发表批判言论,而遭到减薪、开除、围殴、抓捕、劳教、劳改等歧视与迫害呢?

这一回面对李文娟事件,又有论者重提加强对举报人的保护问题,很多论者都认真探讨、急切呼吁建立举报人保护法。但是,我对建立相关法律的效用心存疑虑。长期以来,举报人得不到保护,固然有法制不健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有法不依造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 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 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4条规定: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征或者少征应征税款,致使国家 税收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些法律不能说很完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有法不依的呢?我就不赘言了。请看网友们的议论吧。
  
  
附录2006年3月28~30日《天涯网站》关于李文娟事件的部分跟贴摘录: (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70799.shtml):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网友说得最多的话,只是没有何祚庥的幸灾乐祸,而只有无奈与叹息!

  胡金木称他的调查报告已和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研究,他说的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究竟是哪位?是什么力量养着这个国税局?

  快烂透了,不能吃了!

  有没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支持李文娟啊?唉!!!!!!

  什么世道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可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

  专制到顶峰--张志新就是喊毛主席万岁再提意见,也是先抹脖再枪毙!腐败到极致--李文娟就是为当国堵堵窟窿,也是大牢伺候往死里整。

   这就是中国特色呀,捞不着贪谁还当公仆呀!

  正义已经战胜不了邪恶了。

  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实在不行,那就同唱《国际歌》。

  程法光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胡金木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局长。网友不做一个字的评论,就把共产党的人事腐败这一腐败的祸根揭出来了!

  辽宁国税务局网站打不开了,是心虚吧。

  同胞们,唱国歌吧!革命是不拘一格的。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总有一天这歌声会埋葬李文娟的敌人们!

  光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是行不通的。可惜,只爱国家不爱民的人物们不承认这一点。

  新华网昨天发了同时也开了评论,可评论开了几个小时后,就给关了大家说原因是什么呢?

  在最后央视的呼吁中(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怎么怎么样的老调),我失望透了因为,如果你正义了,在你遭受苦难之后,你不会被认为是正确的、正义的,甚至没有同情,只有嘲笑,被央视当作节目,让你面对没有情感的主持人再自揭痛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腐败!

  这个案件牵涉面太广了,如果真查的话,腐败的重点就是这里,整个国内要经历一次大洗牌了!与网友的愿望相比,审计署的清官作为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是啊,看了电视了,问她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的话,还会不会举报?答案是不,权力不够大!!!

  公安机关是市长、利益者、权事者的狗,让咬谁,就咬谁;可共产党的瞎话说不完:人民公安、人民税务

  专政国家以法律为武器以法律的名义对人民执行专政,说了这么久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明就是把党和人民分开了的嘛,明明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嘛。立法司法机关可以不对法律负责,但不能不对党和政府负责,官官相护吗!

  弱弱的问上一句:即使把税收齐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GCD的统治也不长久;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每个单位都有黑暗的一面,包括我们学校,谁敢告状就整谁。
  昨晚看凤凰卫视有个大学毕业生代村民告状,四上北京,不也历尽磨难!

  我突然想起,袁世凯称帝后有一口号 ,八个字,总记不清了,谁能告诉我?好象是帝制共和。

  领导又要出国了,收起来也是供领导吃喝、出国,何必收呢?
  看来我们国家当前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无法控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了,只会喊口号了。照此下去,也到了该涅盘的时候了。等着吧!全中国受苦的奴隶。

  怪不得现在打 国.税 2字都是敏感词。

  如果把举报人举报的机构变成军队,可能现在的评论会更好玩。那个时候,举报人还有机会 感动中国么?会被钉成HJ,PG吗?

  人间正道是创伤!

  这年头,抬头三尺无神明,出门半步须小心!

  呼唤劫富济贫的大侠,宰了这帮贪官污吏。

  一起赵反,看有没有用。

  完了,这个中国。

  中国的改革已经走上歧路了!!!!

  事情已经比较明朗,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让人心寒。

  作者:徐高登 回复日期:2006-3-29 19:48:54我是鞍山人。国税局的办公大楼确实是超豪华的纳税人的钱变成国税局的囊中物了。  

  无论任何政党,任何阶级代表,最需要的是制约,而不是高薪。一个系统的既得利益受威胁时,群体腐败和群体暴力是非常可怕的,当这个群体凌驾在社会之 上就更为可怕与可悲。因为这个小群体会让整个群体所依附的群落急剧堕落和剥离于社会正义,最终,这个群体是否能被社会机制所惩罚

  我们在纵容一些人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直到无法挽救。我们真的会再次感受到一种悲哀,叫无家之人!

  自从四大从宪法中取消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这个样子。

  作者:昏天暗 回复日期:2006-3-30 2:50:56我想颠覆共产党。昏天暗网友还有共产党可颠覆吗?早被自个儿颠覆完了。

  作者:S40 回复日期:2006-3-30 08:55:30不知道天涯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拭目以待

  作者:jando 回复日期:2006-3-30 09:33:47共产党,该是醒醒的时候了!看看你从头到根的腐烂的惨状吧!现在不但地方政府每个可能的环节都在肆无忌惮的贪和败, 就连中央最顶部的也开始彻底的帮权和腐败,何处有青天啊???!!!

  中国已经被当局害成一个贬义词。

  作者:macrea 回复日期:2006-3-30 11:31:47阿扁别独立了!回归大陆参选吧!我们一定选你当国家领导人!

  作者:xiaohu31 回复日期:2006-3-30 16:58:15 中国没救了,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从上到下,无官不贪,从下到上,贪欲无边。价值观沦丧,道德观败坏!中国休矣!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平心而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一直是过得去的节目。最近它披露了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女士,举报该局领导非法大规模截留、不征、少征国家税收的 犯罪事实,受到严酷打击报复的悲剧,引起舆论强烈反响。(参见本文附录:天涯网站2006年3月28~30日的网友议论)

我相信,如果没有太多的鞍山国税黑幕,没有太多的权贵偷漏税,没有保护权贵的累退税制,这个国家的税收说不定能够增加一倍,2005年的税收会达到 30万亿!而现在号称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的共产党,每年在教育、医疗和其它社会保障方面,用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钱,总共也没有超过一万亿。首先安排好老百姓 的生活完全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事实上,始终不断地压迫剥削老百姓才是真相!
  

一,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鞍山市,也就是著名道义人士王泽臣所在的地方,这些年虽然钢铁搭上了黑暗的房地产快车,这个港城人民的收入里当高一些,但失业、贫困依然纠缠着这里的普通市民。一个国税局就使国家数以亿计的税收流失,整个鞍山市的腐败给人民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少?

鞍山少征的国税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鞍钢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12月少征增值税款2200万元;辽阳石化鞍山炼油厂2001年12月增值 税少交约1071万元;鞍钢集团自动化公司2001年12月增值税少交各类税款682万元仅这几家大型企业就出了9762万元的窟窿!

2000年末,鞍山国税局将用巨资兴建的市国税局大楼约三分之一面积,用于开办国府大酒店、五星级标准、设总统套房,利用税务局与企业的征管关系,让有关 企业到国府大酒店用餐,给各分局摊派任务;每年截留国家税收几千万鞍山国税局长刘光明涉嫌大肆受贿和向国外转移资产李文娟举报后,刘光明一天不停 地派人对她跟踪、威胁、监视、想方设法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在全局大会上公开辱骂、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迫使李文娟漂泊在外、夫离子散 (两次离婚),八十多岁的老母病到在床无人照顾,哥哥受惊吓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孩子在家长年无人照顾这是不折不扣的黑社会统治下的现象。

2002年5月李文娟向中纪委、税务局以实名举报了相关问题。但是,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主管副局长程法光、监察局权局长、法规司胡金木司长将她出卖了。泄密 后鞍山国税局组织大规模毁证、造假,侦查难度加大(据中国公安部公布:光是公安部门侦查追捕腐败案的平均成本,就高达每贪官百万元)。

共产党迫害好人的手段之残酷,人们时有所闻。例如唐山市书记把上访农民塞进焚尸炉吓唬李文娟呢,差点被当作非典患者整死!刘光明们公然叫喊: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威逼不成恼羞成怒的刘光明在电梯里对李文娟拳打脚踢,李文娟被打得昏死过去。刘光明把李文娟拖出电梯,拖到自己的办公室。等李文娟从昏死中醒来后,刘光明 继续试图录李文娟口供,不让她上厕所李文娟被劳教一年,罪名几次变化,一开始是毁谤,最后是多次上访扰乱秩序这与共产党迫害道义人士有何 不一样?!

李文娟幸免遇难是偶然的、侥幸的。她对记者说:个人力量太渺小了!
共产党不给民众民主、自由,个人怎么不渺小!它要的就是民众的渺小,否则它自身的渺小就不能显示出强大了。

有清醒的作者提出14个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为什么充当保护伞?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领导这么害怕将调查结论告诉举报人?按国家政策规定,3个月办结 的举报案件,为什么税务总局领导办了一年零四个月,并剥夺了举报人索取结论和签署意见的权利?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做的结论非得要在省局见面?为什么国家税 务总局领导违反信访条例和党的纪检规定将上报给中纪委的结论拖延4个月才和举报人见面?而且只是口头见面?不给举报人结论,不许举报人看结论,不许举报人 签署意见?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办案违反规定只由一个人办案?为什么办案避开举报人?为什么泄密?为什么办案期间,举报人反映鞍山国税局正在进行组织上百人 的造假时,国家税务总局不予制止?为什么举报人要求与鞍山局领导有利益相牵的胡金木回避而国家税务总局不采纳?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想巧借审计署大牌来拿结 论?为什么举报人对审计署拿的材料(非证据)提出质疑,审计署退出不做结论后,鞍山国税局给举报人荒唐地捏造了一封举报信?国家税务总局高级领导如此 办案国家有多少税款流失?税务总局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何止是14个问题!


二,反腐败元勋们的代价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 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我只有使用理性之刀砍向黑暗,才能怀抱破冰的期待。

李文娟的遭遇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千千万万正义民众的一个缩影。解剖共产党的腐败机制,首先一个事实是:如果知情民众不能冒着种种危险,反反复 复、坚持不懈地向共产党的监督机关举报腐败事实,共产党反腐败就会完全沦为官场内斗的一部分。历年来的相关报道表明:被举报出来的腐败案占到了81% ~90%以上。各类各级举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群众举报的奋起成为人治体制下反腐的主力军。而且越是大案,越是靠知情民众的顽强举报才硬捅开的。

褚时健受贿贪污大案:1995年2月,中纪委信访室收到一封发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信,举报者指控该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以行贿手段从云南玉溪卷烟厂 套购香烟,获利818万元。按举报信提供的线索,中纪委立即派员对该案展开调查取证。一年以后,案情大白,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与他的亲属总共贪污受 贿7000多万元。邓斌非法集资、王宝森贪污串案:1994年6月,中共江苏省纪委收到一封署名深受其害的单位的举报信,揭露无锡新兴总公司 非法集资诈骗案。举报信首先使非法敛财32亿元的特大诈骗犯邓斌被绳之以法,接着,牵出了她的后台北京兴隆公司总经理李明,接着又牵出了李明的后台北京市 公安局副局长李敏、李敏的后台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陈健、陈建的合伙人首钢总经理周北方,最后牵出了王宝森及其后台陈希同,可谓一举惊人。

在我对相关报道的记忆中,凡是地市级以上的贪官都是由举报而揭出来的,没有一例出于共产党的自我完善。

第二个事实是:举报者基本上没有敢于领取举报奖金的。举报奖是要由检察院主持颁发的,举报者不敢前往检察院,能怪举报者胆小么?曾被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个实 名公开领奖的举报人南京的兰贵来先生,在他领奖之后,人们纷纷担忧他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其实,兰先生早已失业了。搞笑的是,有记者居然跑到监狱与被 举报的贪官对证,然后告诉公众说:正在服刑的伯乐冰箱厂原厂长说我不会不服,我在服刑也不可能实施报复。

共产党专制下的报复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是例如刘文娟收到的种种直接又被举报人实施的报复;第二是主犯不动手由主犯的关系网实施的包袱;第三是只要举报人 的身份被暴露,整个权力控制的社会便会到处出现对举报人的冷漠、排斥。南京的兰贵来尽管家境贫寒,后来虽一时得到临时性工作,但不久又被辞退。这第二、三 种报复都是无形的。

第三个事实是:民众举报取证难、被受理难、被打击报复后获得补偿难。这里举一些笔者早年剪报得到的案例,也举一些税案。

案例一:举报人隋莉女士1994年到某县科技园区税务所负责税务征收工作。在1995年的国家财政税收大检查中,她负责30多个企业的纳税检查工作。刚查 了几个企业,她就发现偷漏税额达几百万。该税务所管辖700多户企业,大多没有高科技证书,却都享受高科技减免所得税。她向所长汇报,所长却不让她细查, 并要她适应形势。1995年12月,单位要强行调动她的工作,出于无奈,她只好开始了自己的公开举报之路。为此,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首先是她的工作 由税务征管人员变为卖发票人员,最后到工会;然后,她发现家里的电话被人监控了。(这是专政部门侵犯人权的惯伎,当然,也少不了官办电信的一份功劳) 1997年9月30日,她被本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回想起这些遭遇,隋莉就止不住地落泪。但她说:我不能如此不了了之!

案例二:东北的汉子李长太回想起自己历时7年多的举报略显伤感地说:我是在黑头发时举报的,可现在都快变白头发了,还没有个结果。1991年,他所在 的运输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汽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李长太认为公司应到工商局变更经营手续,并到税务局登记备案,按个体价格工商户 纳税。但运输公司依然按国有企业纳税。当年3月19日,他将一纸举报信亲自交到了县税务局长的手里。但他的举报同样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而他举报单位时, 只有他和税务局领导在场,可单位很快知道了他举报的事,他被停止了工作。1991年12月,他去税务局查询结果,局领导告诉他,运输公司已经补交了 5000元税款,并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去领取奖金。李长太对记者说:国家的大头没有入库,我个人拿钱是可耻的。在7年中,李长太也干过一些零活儿, 以养家糊口。对于自己的困境,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后悔。他是铁了心了,非要举报到底不可,要让偷、漏的税款全部入库。

案例三:王日忠得到了2000元的举报奖金,但他并未去领这个奖。他公开以自己的身份举报了本单位的九个部门,而杭州地税局仅仅查了一个部门就草草结案; 他举报的税额达300万元,目前查实的只有57万元,而他自从1994年走上举报这条路以来,王日忠一家已经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他的欠债总额已达7 万元之多,从1997年至今,他未领到分文工资。他说,自己现在打官司都要高利借钱。由于他的举报,原来那个还算宽裕的家已不复存在,孩子辍学,自己受到 监视,并几次险遭诱捕。举报的路太难了。王日忠多次向记者发出如此感慨。他说,妻子和孩子都不理解他,其他人也不理解他,说他怎么做这种傻事。但已 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因为相信国家才走了这条路。

案例四:恩威集团偷逃国家税收的行为被举报后,偷漏税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查处,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来。参与举报的恩威集团原财务部副经理 被停发工资,其妻子儿女也受到株连,妻子被解雇,儿女被就读的双流县中学赶出。专政真够全面的!另一位举报人,恩威集团原副总经理、北京恩威妇女 儿童保健品联合公司总经理、四川省内江市人大代表荣金明,作为恩威的创业者之一,曾为恩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在举报活动中更是历尽坎坷。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较量,最惊心动魄的或许要算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了。国贸城系列贪污受贿窝案涉及处以上干部就达140多人。51岁的于新华第一个以匿名的 方式举报国贸城的花花太岁张庭浦。因有人通风报信,于新华的举报行为被暴露,张庭浦立即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于新华临危不惧,13次进京上访到中纪委。 而在冰城哈尔滨,于新华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监视。1994年11月21日下午5点半,于新华下班时在家门口的楼梯转弯处,突然遭到两个歹徒的袭击,她的头 部和臀部被连砍数刀。这一大案虽然过去了10多年,但例如把栽赃陷害的时哈尔滨市长朱胜文千年忽然在狱中神秘跳楼自杀,朱的妻子悲痛中坚持不断上 访,至今无果。

面对令人恐怖的局面,人们说:别举报了。是啊,有网友看了李文娟的遭遇说:中国的腐败案多如牛毛,敢于举报的人实在太少了。匿名举报么,除非运气好,否则 公检法联动,匿不了;匿名也难得到受理。关键当然不在是否匿名,而在有没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政治的法律的机制。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打击报复郭光允八年案发 后,人们说:何止是河北省!是的,我本人就曾经在1998年试图调查江苏塔陵巨额集资诈骗案,找到一些离退休受害人,个个都不肯配合,说公安局到处监控着 他们的一言一行,涉及到省里的头头脑脑,上访到中央都没用哩。


三,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

李文娟是举报人,但举报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远非李文娟们的一种方式。那些数年十几年艰行于漫漫上访路上的农民,他们的血泪上访难道不是举报?那些受到不 公对待,奔走在劳动仲裁机构与法院之间的市民,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医生草菅人命、为了教育乱收费、为了控告垄断行业的掠夺,而奔波于各类各级部门的正 义之士,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抵制暴力征地而聚拢在田头路边的群众,是不是举报人?那些因为工厂被贱卖而得不到起码补偿而下岗失业的工人,他们的静坐、 绝食是不是一种举报?

据官方披露的消息,近年接到各类信访多达3000万件,发生各类群体抗争事件超过了10万起,这些当然也都是一种举报!

在我看来,全部网友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批判言论,全部报刊杂志乃至书籍影视中的各种批判,甚至一些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揭露、批判,这些也都是一种举报,而且是更重要更彻底更理性的举报。

可是,众所周知,有多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和道义人士,因为上访、因为静坐、因为发表批判言论,而遭到减薪、开除、围殴、抓捕、劳教、劳改等歧视与迫害呢?

这一回面对李文娟事件,又有论者重提加强对举报人的保护问题,很多论者都认真探讨、急切呼吁建立举报人保护法。但是,我对建立相关法律的效用心存疑虑。长期以来,举报人得不到保护,固然有法制不健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有法不依造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 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 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4条规定: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征或者少征应征税款,致使国家 税收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些法律不能说很完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有法不依的呢?我就不赘言了。请看网友们的议论吧。
  
  
附录2006年3月28~30日《天涯网站》关于李文娟事件的部分跟贴摘录: (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70799.shtml):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网友说得最多的话,只是没有何祚庥的幸灾乐祸,而只有无奈与叹息!

  胡金木称他的调查报告已和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研究,他说的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究竟是哪位?是什么力量养着这个国税局?

  快烂透了,不能吃了!

  有没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支持李文娟啊?唉!!!!!!

  什么世道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可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

  专制到顶峰--张志新就是喊毛主席万岁再提意见,也是先抹脖再枪毙!腐败到极致--李文娟就是为当国堵堵窟窿,也是大牢伺候往死里整。

   这就是中国特色呀,捞不着贪谁还当公仆呀!

  正义已经战胜不了邪恶了。

  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实在不行,那就同唱《国际歌》。

  程法光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胡金木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局长。网友不做一个字的评论,就把共产党的人事腐败这一腐败的祸根揭出来了!

  辽宁国税务局网站打不开了,是心虚吧。

  同胞们,唱国歌吧!革命是不拘一格的。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总有一天这歌声会埋葬李文娟的敌人们!

  光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是行不通的。可惜,只爱国家不爱民的人物们不承认这一点。

  新华网昨天发了同时也开了评论,可评论开了几个小时后,就给关了大家说原因是什么呢?

  在最后央视的呼吁中(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怎么怎么样的老调),我失望透了因为,如果你正义了,在你遭受苦难之后,你不会被认为是正确的、正义的,甚至没有同情,只有嘲笑,被央视当作节目,让你面对没有情感的主持人再自揭痛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腐败!

  这个案件牵涉面太广了,如果真查的话,腐败的重点就是这里,整个国内要经历一次大洗牌了!与网友的愿望相比,审计署的清官作为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是啊,看了电视了,问她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的话,还会不会举报?答案是不,权力不够大!!!

  公安机关是市长、利益者、权事者的狗,让咬谁,就咬谁;可共产党的瞎话说不完:人民公安、人民税务

  专政国家以法律为武器以法律的名义对人民执行专政,说了这么久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明就是把党和人民分开了的嘛,明明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嘛。立法司法机关可以不对法律负责,但不能不对党和政府负责,官官相护吗!

  弱弱的问上一句:即使把税收齐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GCD的统治也不长久;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每个单位都有黑暗的一面,包括我们学校,谁敢告状就整谁。
  昨晚看凤凰卫视有个大学毕业生代村民告状,四上北京,不也历尽磨难!

  我突然想起,袁世凯称帝后有一口号 ,八个字,总记不清了,谁能告诉我?好象是帝制共和。

  领导又要出国了,收起来也是供领导吃喝、出国,何必收呢?
  看来我们国家当前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无法控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了,只会喊口号了。照此下去,也到了该涅盘的时候了。等着吧!全中国受苦的奴隶。

  怪不得现在打 国.税 2字都是敏感词。

  如果把举报人举报的机构变成军队,可能现在的评论会更好玩。那个时候,举报人还有机会 感动中国么?会被钉成HJ,PG吗?

  人间正道是创伤!

  这年头,抬头三尺无神明,出门半步须小心!

  呼唤劫富济贫的大侠,宰了这帮贪官污吏。

  一起赵反,看有没有用。

  完了,这个中国。

  中国的改革已经走上歧路了!!!!

  事情已经比较明朗,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让人心寒。

  作者:徐高登 回复日期:2006-3-29 19:48:54我是鞍山人。国税局的办公大楼确实是超豪华的纳税人的钱变成国税局的囊中物了。  

  无论任何政党,任何阶级代表,最需要的是制约,而不是高薪。一个系统的既得利益受威胁时,群体腐败和群体暴力是非常可怕的,当这个群体凌驾在社会之 上就更为可怕与可悲。因为这个小群体会让整个群体所依附的群落急剧堕落和剥离于社会正义,最终,这个群体是否能被社会机制所惩罚

  我们在纵容一些人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直到无法挽救。我们真的会再次感受到一种悲哀,叫无家之人!

  自从四大从宪法中取消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这个样子。

  作者:昏天暗 回复日期:2006-3-30 2:50:56我想颠覆共产党。昏天暗网友还有共产党可颠覆吗?早被自个儿颠覆完了。

  作者:S40 回复日期:2006-3-30 08:55:30不知道天涯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拭目以待

  作者:jando 回复日期:2006-3-30 09:33:47共产党,该是醒醒的时候了!看看你从头到根的腐烂的惨状吧!现在不但地方政府每个可能的环节都在肆无忌惮的贪和败, 就连中央最顶部的也开始彻底的帮权和腐败,何处有青天啊???!!!

  中国已经被当局害成一个贬义词。

  作者:macrea 回复日期:2006-3-30 11:31:47阿扁别独立了!回归大陆参选吧!我们一定选你当国家领导人!

  作者:xiaohu31 回复日期:2006-3-30 16:58:15 中国没救了,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从上到下,无官不贪,从下到上,贪欲无边。价值观沦丧,道德观败坏!中国休矣!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平心而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一直是过得去的节目。最近它披露了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女士,举报该局领导非法大规模截留、不征、少征国家税收的 犯罪事实,受到严酷打击报复的悲剧,引起舆论强烈反响。(参见本文附录:天涯网站2006年3月28~30日的网友议论)

我相信,如果没有太多的鞍山国税黑幕,没有太多的权贵偷漏税,没有保护权贵的累退税制,这个国家的税收说不定能够增加一倍,2005年的税收会达到 30万亿!而现在号称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的共产党,每年在教育、医疗和其它社会保障方面,用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钱,总共也没有超过一万亿。首先安排好老百姓 的生活完全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事实上,始终不断地压迫剥削老百姓才是真相!
  

一,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鞍山市,也就是著名道义人士王泽臣所在的地方,这些年虽然钢铁搭上了黑暗的房地产快车,这个港城人民的收入里当高一些,但失业、贫困依然纠缠着这里的普通市民。一个国税局就使国家数以亿计的税收流失,整个鞍山市的腐败给人民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少?

鞍山少征的国税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鞍钢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12月少征增值税款2200万元;辽阳石化鞍山炼油厂2001年12月增值 税少交约1071万元;鞍钢集团自动化公司2001年12月增值税少交各类税款682万元仅这几家大型企业就出了9762万元的窟窿!

2000年末,鞍山国税局将用巨资兴建的市国税局大楼约三分之一面积,用于开办国府大酒店、五星级标准、设总统套房,利用税务局与企业的征管关系,让有关 企业到国府大酒店用餐,给各分局摊派任务;每年截留国家税收几千万鞍山国税局长刘光明涉嫌大肆受贿和向国外转移资产李文娟举报后,刘光明一天不停 地派人对她跟踪、威胁、监视、想方设法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在全局大会上公开辱骂、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迫使李文娟漂泊在外、夫离子散 (两次离婚),八十多岁的老母病到在床无人照顾,哥哥受惊吓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孩子在家长年无人照顾这是不折不扣的黑社会统治下的现象。

2002年5月李文娟向中纪委、税务局以实名举报了相关问题。但是,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主管副局长程法光、监察局权局长、法规司胡金木司长将她出卖了。泄密 后鞍山国税局组织大规模毁证、造假,侦查难度加大(据中国公安部公布:光是公安部门侦查追捕腐败案的平均成本,就高达每贪官百万元)。

共产党迫害好人的手段之残酷,人们时有所闻。例如唐山市书记把上访农民塞进焚尸炉吓唬李文娟呢,差点被当作非典患者整死!刘光明们公然叫喊: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威逼不成恼羞成怒的刘光明在电梯里对李文娟拳打脚踢,李文娟被打得昏死过去。刘光明把李文娟拖出电梯,拖到自己的办公室。等李文娟从昏死中醒来后,刘光明 继续试图录李文娟口供,不让她上厕所李文娟被劳教一年,罪名几次变化,一开始是毁谤,最后是多次上访扰乱秩序这与共产党迫害道义人士有何 不一样?!

李文娟幸免遇难是偶然的、侥幸的。她对记者说:个人力量太渺小了!
共产党不给民众民主、自由,个人怎么不渺小!它要的就是民众的渺小,否则它自身的渺小就不能显示出强大了。

有清醒的作者提出14个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为什么充当保护伞?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领导这么害怕将调查结论告诉举报人?按国家政策规定,3个月办结 的举报案件,为什么税务总局领导办了一年零四个月,并剥夺了举报人索取结论和签署意见的权利?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做的结论非得要在省局见面?为什么国家税 务总局领导违反信访条例和党的纪检规定将上报给中纪委的结论拖延4个月才和举报人见面?而且只是口头见面?不给举报人结论,不许举报人看结论,不许举报人 签署意见?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办案违反规定只由一个人办案?为什么办案避开举报人?为什么泄密?为什么办案期间,举报人反映鞍山国税局正在进行组织上百人 的造假时,国家税务总局不予制止?为什么举报人要求与鞍山局领导有利益相牵的胡金木回避而国家税务总局不采纳?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想巧借审计署大牌来拿结 论?为什么举报人对审计署拿的材料(非证据)提出质疑,审计署退出不做结论后,鞍山国税局给举报人荒唐地捏造了一封举报信?国家税务总局高级领导如此 办案国家有多少税款流失?税务总局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何止是14个问题!


二,反腐败元勋们的代价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 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我只有使用理性之刀砍向黑暗,才能怀抱破冰的期待。

李文娟的遭遇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千千万万正义民众的一个缩影。解剖共产党的腐败机制,首先一个事实是:如果知情民众不能冒着种种危险,反反复 复、坚持不懈地向共产党的监督机关举报腐败事实,共产党反腐败就会完全沦为官场内斗的一部分。历年来的相关报道表明:被举报出来的腐败案占到了81% ~90%以上。各类各级举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群众举报的奋起成为人治体制下反腐的主力军。而且越是大案,越是靠知情民众的顽强举报才硬捅开的。

褚时健受贿贪污大案:1995年2月,中纪委信访室收到一封发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信,举报者指控该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以行贿手段从云南玉溪卷烟厂 套购香烟,获利818万元。按举报信提供的线索,中纪委立即派员对该案展开调查取证。一年以后,案情大白,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与他的亲属总共贪污受 贿7000多万元。邓斌非法集资、王宝森贪污串案:1994年6月,中共江苏省纪委收到一封署名深受其害的单位的举报信,揭露无锡新兴总公司 非法集资诈骗案。举报信首先使非法敛财32亿元的特大诈骗犯邓斌被绳之以法,接着,牵出了她的后台北京兴隆公司总经理李明,接着又牵出了李明的后台北京市 公安局副局长李敏、李敏的后台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陈健、陈建的合伙人首钢总经理周北方,最后牵出了王宝森及其后台陈希同,可谓一举惊人。

在我对相关报道的记忆中,凡是地市级以上的贪官都是由举报而揭出来的,没有一例出于共产党的自我完善。

第二个事实是:举报者基本上没有敢于领取举报奖金的。举报奖是要由检察院主持颁发的,举报者不敢前往检察院,能怪举报者胆小么?曾被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个实 名公开领奖的举报人南京的兰贵来先生,在他领奖之后,人们纷纷担忧他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其实,兰先生早已失业了。搞笑的是,有记者居然跑到监狱与被 举报的贪官对证,然后告诉公众说:正在服刑的伯乐冰箱厂原厂长说我不会不服,我在服刑也不可能实施报复。

共产党专制下的报复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是例如刘文娟收到的种种直接又被举报人实施的报复;第二是主犯不动手由主犯的关系网实施的包袱;第三是只要举报人 的身份被暴露,整个权力控制的社会便会到处出现对举报人的冷漠、排斥。南京的兰贵来尽管家境贫寒,后来虽一时得到临时性工作,但不久又被辞退。这第二、三 种报复都是无形的。

第三个事实是:民众举报取证难、被受理难、被打击报复后获得补偿难。这里举一些笔者早年剪报得到的案例,也举一些税案。

案例一:举报人隋莉女士1994年到某县科技园区税务所负责税务征收工作。在1995年的国家财政税收大检查中,她负责30多个企业的纳税检查工作。刚查 了几个企业,她就发现偷漏税额达几百万。该税务所管辖700多户企业,大多没有高科技证书,却都享受高科技减免所得税。她向所长汇报,所长却不让她细查, 并要她适应形势。1995年12月,单位要强行调动她的工作,出于无奈,她只好开始了自己的公开举报之路。为此,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首先是她的工作 由税务征管人员变为卖发票人员,最后到工会;然后,她发现家里的电话被人监控了。(这是专政部门侵犯人权的惯伎,当然,也少不了官办电信的一份功劳) 1997年9月30日,她被本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回想起这些遭遇,隋莉就止不住地落泪。但她说:我不能如此不了了之!

案例二:东北的汉子李长太回想起自己历时7年多的举报略显伤感地说:我是在黑头发时举报的,可现在都快变白头发了,还没有个结果。1991年,他所在 的运输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汽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李长太认为公司应到工商局变更经营手续,并到税务局登记备案,按个体价格工商户 纳税。但运输公司依然按国有企业纳税。当年3月19日,他将一纸举报信亲自交到了县税务局长的手里。但他的举报同样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而他举报单位时, 只有他和税务局领导在场,可单位很快知道了他举报的事,他被停止了工作。1991年12月,他去税务局查询结果,局领导告诉他,运输公司已经补交了 5000元税款,并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去领取奖金。李长太对记者说:国家的大头没有入库,我个人拿钱是可耻的。在7年中,李长太也干过一些零活儿, 以养家糊口。对于自己的困境,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后悔。他是铁了心了,非要举报到底不可,要让偷、漏的税款全部入库。

案例三:王日忠得到了2000元的举报奖金,但他并未去领这个奖。他公开以自己的身份举报了本单位的九个部门,而杭州地税局仅仅查了一个部门就草草结案; 他举报的税额达300万元,目前查实的只有57万元,而他自从1994年走上举报这条路以来,王日忠一家已经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他的欠债总额已达7 万元之多,从1997年至今,他未领到分文工资。他说,自己现在打官司都要高利借钱。由于他的举报,原来那个还算宽裕的家已不复存在,孩子辍学,自己受到 监视,并几次险遭诱捕。举报的路太难了。王日忠多次向记者发出如此感慨。他说,妻子和孩子都不理解他,其他人也不理解他,说他怎么做这种傻事。但已 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因为相信国家才走了这条路。

案例四:恩威集团偷逃国家税收的行为被举报后,偷漏税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查处,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来。参与举报的恩威集团原财务部副经理 被停发工资,其妻子儿女也受到株连,妻子被解雇,儿女被就读的双流县中学赶出。专政真够全面的!另一位举报人,恩威集团原副总经理、北京恩威妇女 儿童保健品联合公司总经理、四川省内江市人大代表荣金明,作为恩威的创业者之一,曾为恩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在举报活动中更是历尽坎坷。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较量,最惊心动魄的或许要算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了。国贸城系列贪污受贿窝案涉及处以上干部就达140多人。51岁的于新华第一个以匿名的 方式举报国贸城的花花太岁张庭浦。因有人通风报信,于新华的举报行为被暴露,张庭浦立即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于新华临危不惧,13次进京上访到中纪委。 而在冰城哈尔滨,于新华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监视。1994年11月21日下午5点半,于新华下班时在家门口的楼梯转弯处,突然遭到两个歹徒的袭击,她的头 部和臀部被连砍数刀。这一大案虽然过去了10多年,但例如把栽赃陷害的时哈尔滨市长朱胜文千年忽然在狱中神秘跳楼自杀,朱的妻子悲痛中坚持不断上 访,至今无果。

面对令人恐怖的局面,人们说:别举报了。是啊,有网友看了李文娟的遭遇说:中国的腐败案多如牛毛,敢于举报的人实在太少了。匿名举报么,除非运气好,否则 公检法联动,匿不了;匿名也难得到受理。关键当然不在是否匿名,而在有没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政治的法律的机制。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打击报复郭光允八年案发 后,人们说:何止是河北省!是的,我本人就曾经在1998年试图调查江苏塔陵巨额集资诈骗案,找到一些离退休受害人,个个都不肯配合,说公安局到处监控着 他们的一言一行,涉及到省里的头头脑脑,上访到中央都没用哩。


三,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

李文娟是举报人,但举报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远非李文娟们的一种方式。那些数年十几年艰行于漫漫上访路上的农民,他们的血泪上访难道不是举报?那些受到不 公对待,奔走在劳动仲裁机构与法院之间的市民,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医生草菅人命、为了教育乱收费、为了控告垄断行业的掠夺,而奔波于各类各级部门的正 义之士,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抵制暴力征地而聚拢在田头路边的群众,是不是举报人?那些因为工厂被贱卖而得不到起码补偿而下岗失业的工人,他们的静坐、 绝食是不是一种举报?

据官方披露的消息,近年接到各类信访多达3000万件,发生各类群体抗争事件超过了10万起,这些当然也都是一种举报!

在我看来,全部网友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批判言论,全部报刊杂志乃至书籍影视中的各种批判,甚至一些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揭露、批判,这些也都是一种举报,而且是更重要更彻底更理性的举报。

可是,众所周知,有多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和道义人士,因为上访、因为静坐、因为发表批判言论,而遭到减薪、开除、围殴、抓捕、劳教、劳改等歧视与迫害呢?

这一回面对李文娟事件,又有论者重提加强对举报人的保护问题,很多论者都认真探讨、急切呼吁建立举报人保护法。但是,我对建立相关法律的效用心存疑虑。长期以来,举报人得不到保护,固然有法制不健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有法不依造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 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 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4条规定: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征或者少征应征税款,致使国家 税收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些法律不能说很完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有法不依的呢?我就不赘言了。请看网友们的议论吧。
  
  
附录2006年3月28~30日《天涯网站》关于李文娟事件的部分跟贴摘录: (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70799.shtml):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网友说得最多的话,只是没有何祚庥的幸灾乐祸,而只有无奈与叹息!

  胡金木称他的调查报告已和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研究,他说的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究竟是哪位?是什么力量养着这个国税局?

  快烂透了,不能吃了!

  有没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支持李文娟啊?唉!!!!!!

  什么世道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可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

  专制到顶峰--张志新就是喊毛主席万岁再提意见,也是先抹脖再枪毙!腐败到极致--李文娟就是为当国堵堵窟窿,也是大牢伺候往死里整。

   这就是中国特色呀,捞不着贪谁还当公仆呀!

  正义已经战胜不了邪恶了。

  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实在不行,那就同唱《国际歌》。

  程法光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胡金木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局长。网友不做一个字的评论,就把共产党的人事腐败这一腐败的祸根揭出来了!

  辽宁国税务局网站打不开了,是心虚吧。

  同胞们,唱国歌吧!革命是不拘一格的。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总有一天这歌声会埋葬李文娟的敌人们!

  光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是行不通的。可惜,只爱国家不爱民的人物们不承认这一点。

  新华网昨天发了同时也开了评论,可评论开了几个小时后,就给关了大家说原因是什么呢?

  在最后央视的呼吁中(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怎么怎么样的老调),我失望透了因为,如果你正义了,在你遭受苦难之后,你不会被认为是正确的、正义的,甚至没有同情,只有嘲笑,被央视当作节目,让你面对没有情感的主持人再自揭痛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腐败!

  这个案件牵涉面太广了,如果真查的话,腐败的重点就是这里,整个国内要经历一次大洗牌了!与网友的愿望相比,审计署的清官作为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是啊,看了电视了,问她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的话,还会不会举报?答案是不,权力不够大!!!

  公安机关是市长、利益者、权事者的狗,让咬谁,就咬谁;可共产党的瞎话说不完:人民公安、人民税务

  专政国家以法律为武器以法律的名义对人民执行专政,说了这么久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明就是把党和人民分开了的嘛,明明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嘛。立法司法机关可以不对法律负责,但不能不对党和政府负责,官官相护吗!

  弱弱的问上一句:即使把税收齐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GCD的统治也不长久;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每个单位都有黑暗的一面,包括我们学校,谁敢告状就整谁。
  昨晚看凤凰卫视有个大学毕业生代村民告状,四上北京,不也历尽磨难!

  我突然想起,袁世凯称帝后有一口号 ,八个字,总记不清了,谁能告诉我?好象是帝制共和。

  领导又要出国了,收起来也是供领导吃喝、出国,何必收呢?
  看来我们国家当前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无法控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了,只会喊口号了。照此下去,也到了该涅盘的时候了。等着吧!全中国受苦的奴隶。

  怪不得现在打 国.税 2字都是敏感词。

  如果把举报人举报的机构变成军队,可能现在的评论会更好玩。那个时候,举报人还有机会 感动中国么?会被钉成HJ,PG吗?

  人间正道是创伤!

  这年头,抬头三尺无神明,出门半步须小心!

  呼唤劫富济贫的大侠,宰了这帮贪官污吏。

  一起赵反,看有没有用。

  完了,这个中国。

  中国的改革已经走上歧路了!!!!

  事情已经比较明朗,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让人心寒。

  作者:徐高登 回复日期:2006-3-29 19:48:54我是鞍山人。国税局的办公大楼确实是超豪华的纳税人的钱变成国税局的囊中物了。  

  无论任何政党,任何阶级代表,最需要的是制约,而不是高薪。一个系统的既得利益受威胁时,群体腐败和群体暴力是非常可怕的,当这个群体凌驾在社会之 上就更为可怕与可悲。因为这个小群体会让整个群体所依附的群落急剧堕落和剥离于社会正义,最终,这个群体是否能被社会机制所惩罚

  我们在纵容一些人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直到无法挽救。我们真的会再次感受到一种悲哀,叫无家之人!

  自从四大从宪法中取消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这个样子。

  作者:昏天暗 回复日期:2006-3-30 2:50:56我想颠覆共产党。昏天暗网友还有共产党可颠覆吗?早被自个儿颠覆完了。

  作者:S40 回复日期:2006-3-30 08:55:30不知道天涯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拭目以待

  作者:jando 回复日期:2006-3-30 09:33:47共产党,该是醒醒的时候了!看看你从头到根的腐烂的惨状吧!现在不但地方政府每个可能的环节都在肆无忌惮的贪和败, 就连中央最顶部的也开始彻底的帮权和腐败,何处有青天啊???!!!

  中国已经被当局害成一个贬义词。

  作者:macrea 回复日期:2006-3-30 11:31:47阿扁别独立了!回归大陆参选吧!我们一定选你当国家领导人!

  作者:xiaohu31 回复日期:2006-3-30 16:58:15 中国没救了,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从上到下,无官不贪,从下到上,贪欲无边。价值观沦丧,道德观败坏!中国休矣!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平心而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一直是过得去的节目。最近它披露了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女士,举报该局领导非法大规模截留、不征、少征国家税收的 犯罪事实,受到严酷打击报复的悲剧,引起舆论强烈反响。(参见本文附录:天涯网站2006年3月28~30日的网友议论)

我相信,如果没有太多的鞍山国税黑幕,没有太多的权贵偷漏税,没有保护权贵的累退税制,这个国家的税收说不定能够增加一倍,2005年的税收会达到 30万亿!而现在号称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的共产党,每年在教育、医疗和其它社会保障方面,用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钱,总共也没有超过一万亿。首先安排好老百姓 的生活完全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事实上,始终不断地压迫剥削老百姓才是真相!
  

一,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鞍山市,也就是著名道义人士王泽臣所在的地方,这些年虽然钢铁搭上了黑暗的房地产快车,这个港城人民的收入里当高一些,但失业、贫困依然纠缠着这里的普通市民。一个国税局就使国家数以亿计的税收流失,整个鞍山市的腐败给人民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少?

鞍山少征的国税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鞍钢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12月少征增值税款2200万元;辽阳石化鞍山炼油厂2001年12月增值 税少交约1071万元;鞍钢集团自动化公司2001年12月增值税少交各类税款682万元仅这几家大型企业就出了9762万元的窟窿!

2000年末,鞍山国税局将用巨资兴建的市国税局大楼约三分之一面积,用于开办国府大酒店、五星级标准、设总统套房,利用税务局与企业的征管关系,让有关 企业到国府大酒店用餐,给各分局摊派任务;每年截留国家税收几千万鞍山国税局长刘光明涉嫌大肆受贿和向国外转移资产李文娟举报后,刘光明一天不停 地派人对她跟踪、威胁、监视、想方设法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在全局大会上公开辱骂、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迫使李文娟漂泊在外、夫离子散 (两次离婚),八十多岁的老母病到在床无人照顾,哥哥受惊吓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孩子在家长年无人照顾这是不折不扣的黑社会统治下的现象。

2002年5月李文娟向中纪委、税务局以实名举报了相关问题。但是,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主管副局长程法光、监察局权局长、法规司胡金木司长将她出卖了。泄密 后鞍山国税局组织大规模毁证、造假,侦查难度加大(据中国公安部公布:光是公安部门侦查追捕腐败案的平均成本,就高达每贪官百万元)。

共产党迫害好人的手段之残酷,人们时有所闻。例如唐山市书记把上访农民塞进焚尸炉吓唬李文娟呢,差点被当作非典患者整死!刘光明们公然叫喊: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威逼不成恼羞成怒的刘光明在电梯里对李文娟拳打脚踢,李文娟被打得昏死过去。刘光明把李文娟拖出电梯,拖到自己的办公室。等李文娟从昏死中醒来后,刘光明 继续试图录李文娟口供,不让她上厕所李文娟被劳教一年,罪名几次变化,一开始是毁谤,最后是多次上访扰乱秩序这与共产党迫害道义人士有何 不一样?!

李文娟幸免遇难是偶然的、侥幸的。她对记者说:个人力量太渺小了!
共产党不给民众民主、自由,个人怎么不渺小!它要的就是民众的渺小,否则它自身的渺小就不能显示出强大了。

有清醒的作者提出14个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为什么充当保护伞?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领导这么害怕将调查结论告诉举报人?按国家政策规定,3个月办结 的举报案件,为什么税务总局领导办了一年零四个月,并剥夺了举报人索取结论和签署意见的权利?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做的结论非得要在省局见面?为什么国家税 务总局领导违反信访条例和党的纪检规定将上报给中纪委的结论拖延4个月才和举报人见面?而且只是口头见面?不给举报人结论,不许举报人看结论,不许举报人 签署意见?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办案违反规定只由一个人办案?为什么办案避开举报人?为什么泄密?为什么办案期间,举报人反映鞍山国税局正在进行组织上百人 的造假时,国家税务总局不予制止?为什么举报人要求与鞍山局领导有利益相牵的胡金木回避而国家税务总局不采纳?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想巧借审计署大牌来拿结 论?为什么举报人对审计署拿的材料(非证据)提出质疑,审计署退出不做结论后,鞍山国税局给举报人荒唐地捏造了一封举报信?国家税务总局高级领导如此 办案国家有多少税款流失?税务总局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何止是14个问题!


二,反腐败元勋们的代价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 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我只有使用理性之刀砍向黑暗,才能怀抱破冰的期待。

李文娟的遭遇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千千万万正义民众的一个缩影。解剖共产党的腐败机制,首先一个事实是:如果知情民众不能冒着种种危险,反反复 复、坚持不懈地向共产党的监督机关举报腐败事实,共产党反腐败就会完全沦为官场内斗的一部分。历年来的相关报道表明:被举报出来的腐败案占到了81% ~90%以上。各类各级举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群众举报的奋起成为人治体制下反腐的主力军。而且越是大案,越是靠知情民众的顽强举报才硬捅开的。

褚时健受贿贪污大案:1995年2月,中纪委信访室收到一封发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信,举报者指控该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以行贿手段从云南玉溪卷烟厂 套购香烟,获利818万元。按举报信提供的线索,中纪委立即派员对该案展开调查取证。一年以后,案情大白,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与他的亲属总共贪污受 贿7000多万元。邓斌非法集资、王宝森贪污串案:1994年6月,中共江苏省纪委收到一封署名深受其害的单位的举报信,揭露无锡新兴总公司 非法集资诈骗案。举报信首先使非法敛财32亿元的特大诈骗犯邓斌被绳之以法,接着,牵出了她的后台北京兴隆公司总经理李明,接着又牵出了李明的后台北京市 公安局副局长李敏、李敏的后台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陈健、陈建的合伙人首钢总经理周北方,最后牵出了王宝森及其后台陈希同,可谓一举惊人。

在我对相关报道的记忆中,凡是地市级以上的贪官都是由举报而揭出来的,没有一例出于共产党的自我完善。

第二个事实是:举报者基本上没有敢于领取举报奖金的。举报奖是要由检察院主持颁发的,举报者不敢前往检察院,能怪举报者胆小么?曾被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个实 名公开领奖的举报人南京的兰贵来先生,在他领奖之后,人们纷纷担忧他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其实,兰先生早已失业了。搞笑的是,有记者居然跑到监狱与被 举报的贪官对证,然后告诉公众说:正在服刑的伯乐冰箱厂原厂长说我不会不服,我在服刑也不可能实施报复。

共产党专制下的报复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是例如刘文娟收到的种种直接又被举报人实施的报复;第二是主犯不动手由主犯的关系网实施的包袱;第三是只要举报人 的身份被暴露,整个权力控制的社会便会到处出现对举报人的冷漠、排斥。南京的兰贵来尽管家境贫寒,后来虽一时得到临时性工作,但不久又被辞退。这第二、三 种报复都是无形的。

第三个事实是:民众举报取证难、被受理难、被打击报复后获得补偿难。这里举一些笔者早年剪报得到的案例,也举一些税案。

案例一:举报人隋莉女士1994年到某县科技园区税务所负责税务征收工作。在1995年的国家财政税收大检查中,她负责30多个企业的纳税检查工作。刚查 了几个企业,她就发现偷漏税额达几百万。该税务所管辖700多户企业,大多没有高科技证书,却都享受高科技减免所得税。她向所长汇报,所长却不让她细查, 并要她适应形势。1995年12月,单位要强行调动她的工作,出于无奈,她只好开始了自己的公开举报之路。为此,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首先是她的工作 由税务征管人员变为卖发票人员,最后到工会;然后,她发现家里的电话被人监控了。(这是专政部门侵犯人权的惯伎,当然,也少不了官办电信的一份功劳) 1997年9月30日,她被本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回想起这些遭遇,隋莉就止不住地落泪。但她说:我不能如此不了了之!

案例二:东北的汉子李长太回想起自己历时7年多的举报略显伤感地说:我是在黑头发时举报的,可现在都快变白头发了,还没有个结果。1991年,他所在 的运输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汽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李长太认为公司应到工商局变更经营手续,并到税务局登记备案,按个体价格工商户 纳税。但运输公司依然按国有企业纳税。当年3月19日,他将一纸举报信亲自交到了县税务局长的手里。但他的举报同样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而他举报单位时, 只有他和税务局领导在场,可单位很快知道了他举报的事,他被停止了工作。1991年12月,他去税务局查询结果,局领导告诉他,运输公司已经补交了 5000元税款,并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去领取奖金。李长太对记者说:国家的大头没有入库,我个人拿钱是可耻的。在7年中,李长太也干过一些零活儿, 以养家糊口。对于自己的困境,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后悔。他是铁了心了,非要举报到底不可,要让偷、漏的税款全部入库。

案例三:王日忠得到了2000元的举报奖金,但他并未去领这个奖。他公开以自己的身份举报了本单位的九个部门,而杭州地税局仅仅查了一个部门就草草结案; 他举报的税额达300万元,目前查实的只有57万元,而他自从1994年走上举报这条路以来,王日忠一家已经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他的欠债总额已达7 万元之多,从1997年至今,他未领到分文工资。他说,自己现在打官司都要高利借钱。由于他的举报,原来那个还算宽裕的家已不复存在,孩子辍学,自己受到 监视,并几次险遭诱捕。举报的路太难了。王日忠多次向记者发出如此感慨。他说,妻子和孩子都不理解他,其他人也不理解他,说他怎么做这种傻事。但已 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因为相信国家才走了这条路。

案例四:恩威集团偷逃国家税收的行为被举报后,偷漏税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查处,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来。参与举报的恩威集团原财务部副经理 被停发工资,其妻子儿女也受到株连,妻子被解雇,儿女被就读的双流县中学赶出。专政真够全面的!另一位举报人,恩威集团原副总经理、北京恩威妇女 儿童保健品联合公司总经理、四川省内江市人大代表荣金明,作为恩威的创业者之一,曾为恩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在举报活动中更是历尽坎坷。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较量,最惊心动魄的或许要算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了。国贸城系列贪污受贿窝案涉及处以上干部就达140多人。51岁的于新华第一个以匿名的 方式举报国贸城的花花太岁张庭浦。因有人通风报信,于新华的举报行为被暴露,张庭浦立即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于新华临危不惧,13次进京上访到中纪委。 而在冰城哈尔滨,于新华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监视。1994年11月21日下午5点半,于新华下班时在家门口的楼梯转弯处,突然遭到两个歹徒的袭击,她的头 部和臀部被连砍数刀。这一大案虽然过去了10多年,但例如把栽赃陷害的时哈尔滨市长朱胜文千年忽然在狱中神秘跳楼自杀,朱的妻子悲痛中坚持不断上 访,至今无果。

面对令人恐怖的局面,人们说:别举报了。是啊,有网友看了李文娟的遭遇说:中国的腐败案多如牛毛,敢于举报的人实在太少了。匿名举报么,除非运气好,否则 公检法联动,匿不了;匿名也难得到受理。关键当然不在是否匿名,而在有没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政治的法律的机制。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打击报复郭光允八年案发 后,人们说:何止是河北省!是的,我本人就曾经在1998年试图调查江苏塔陵巨额集资诈骗案,找到一些离退休受害人,个个都不肯配合,说公安局到处监控着 他们的一言一行,涉及到省里的头头脑脑,上访到中央都没用哩。


三,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

李文娟是举报人,但举报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远非李文娟们的一种方式。那些数年十几年艰行于漫漫上访路上的农民,他们的血泪上访难道不是举报?那些受到不 公对待,奔走在劳动仲裁机构与法院之间的市民,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医生草菅人命、为了教育乱收费、为了控告垄断行业的掠夺,而奔波于各类各级部门的正 义之士,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抵制暴力征地而聚拢在田头路边的群众,是不是举报人?那些因为工厂被贱卖而得不到起码补偿而下岗失业的工人,他们的静坐、 绝食是不是一种举报?

据官方披露的消息,近年接到各类信访多达3000万件,发生各类群体抗争事件超过了10万起,这些当然也都是一种举报!

在我看来,全部网友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批判言论,全部报刊杂志乃至书籍影视中的各种批判,甚至一些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揭露、批判,这些也都是一种举报,而且是更重要更彻底更理性的举报。

可是,众所周知,有多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和道义人士,因为上访、因为静坐、因为发表批判言论,而遭到减薪、开除、围殴、抓捕、劳教、劳改等歧视与迫害呢?

这一回面对李文娟事件,又有论者重提加强对举报人的保护问题,很多论者都认真探讨、急切呼吁建立举报人保护法。但是,我对建立相关法律的效用心存疑虑。长期以来,举报人得不到保护,固然有法制不健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有法不依造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 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 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4条规定: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征或者少征应征税款,致使国家 税收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些法律不能说很完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有法不依的呢?我就不赘言了。请看网友们的议论吧。
  
  
附录2006年3月28~30日《天涯网站》关于李文娟事件的部分跟贴摘录: (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70799.shtml):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网友说得最多的话,只是没有何祚庥的幸灾乐祸,而只有无奈与叹息!

  胡金木称他的调查报告已和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研究,他说的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究竟是哪位?是什么力量养着这个国税局?

  快烂透了,不能吃了!

  有没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支持李文娟啊?唉!!!!!!

  什么世道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可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

  专制到顶峰--张志新就是喊毛主席万岁再提意见,也是先抹脖再枪毙!腐败到极致--李文娟就是为当国堵堵窟窿,也是大牢伺候往死里整。

   这就是中国特色呀,捞不着贪谁还当公仆呀!

  正义已经战胜不了邪恶了。

  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实在不行,那就同唱《国际歌》。

  程法光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胡金木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局长。网友不做一个字的评论,就把共产党的人事腐败这一腐败的祸根揭出来了!

  辽宁国税务局网站打不开了,是心虚吧。

  同胞们,唱国歌吧!革命是不拘一格的。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总有一天这歌声会埋葬李文娟的敌人们!

  光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是行不通的。可惜,只爱国家不爱民的人物们不承认这一点。

  新华网昨天发了同时也开了评论,可评论开了几个小时后,就给关了大家说原因是什么呢?

  在最后央视的呼吁中(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怎么怎么样的老调),我失望透了因为,如果你正义了,在你遭受苦难之后,你不会被认为是正确的、正义的,甚至没有同情,只有嘲笑,被央视当作节目,让你面对没有情感的主持人再自揭痛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腐败!

  这个案件牵涉面太广了,如果真查的话,腐败的重点就是这里,整个国内要经历一次大洗牌了!与网友的愿望相比,审计署的清官作为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是啊,看了电视了,问她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的话,还会不会举报?答案是不,权力不够大!!!

  公安机关是市长、利益者、权事者的狗,让咬谁,就咬谁;可共产党的瞎话说不完:人民公安、人民税务

  专政国家以法律为武器以法律的名义对人民执行专政,说了这么久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明就是把党和人民分开了的嘛,明明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嘛。立法司法机关可以不对法律负责,但不能不对党和政府负责,官官相护吗!

  弱弱的问上一句:即使把税收齐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GCD的统治也不长久;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每个单位都有黑暗的一面,包括我们学校,谁敢告状就整谁。
  昨晚看凤凰卫视有个大学毕业生代村民告状,四上北京,不也历尽磨难!

  我突然想起,袁世凯称帝后有一口号 ,八个字,总记不清了,谁能告诉我?好象是帝制共和。

  领导又要出国了,收起来也是供领导吃喝、出国,何必收呢?
  看来我们国家当前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无法控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了,只会喊口号了。照此下去,也到了该涅盘的时候了。等着吧!全中国受苦的奴隶。

  怪不得现在打 国.税 2字都是敏感词。

  如果把举报人举报的机构变成军队,可能现在的评论会更好玩。那个时候,举报人还有机会 感动中国么?会被钉成HJ,PG吗?

  人间正道是创伤!

  这年头,抬头三尺无神明,出门半步须小心!

  呼唤劫富济贫的大侠,宰了这帮贪官污吏。

  一起赵反,看有没有用。

  完了,这个中国。

  中国的改革已经走上歧路了!!!!

  事情已经比较明朗,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让人心寒。

  作者:徐高登 回复日期:2006-3-29 19:48:54我是鞍山人。国税局的办公大楼确实是超豪华的纳税人的钱变成国税局的囊中物了。  

  无论任何政党,任何阶级代表,最需要的是制约,而不是高薪。一个系统的既得利益受威胁时,群体腐败和群体暴力是非常可怕的,当这个群体凌驾在社会之 上就更为可怕与可悲。因为这个小群体会让整个群体所依附的群落急剧堕落和剥离于社会正义,最终,这个群体是否能被社会机制所惩罚

  我们在纵容一些人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直到无法挽救。我们真的会再次感受到一种悲哀,叫无家之人!

  自从四大从宪法中取消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这个样子。

  作者:昏天暗 回复日期:2006-3-30 2:50:56我想颠覆共产党。昏天暗网友还有共产党可颠覆吗?早被自个儿颠覆完了。

  作者:S40 回复日期:2006-3-30 08:55:30不知道天涯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拭目以待

  作者:jando 回复日期:2006-3-30 09:33:47共产党,该是醒醒的时候了!看看你从头到根的腐烂的惨状吧!现在不但地方政府每个可能的环节都在肆无忌惮的贪和败, 就连中央最顶部的也开始彻底的帮权和腐败,何处有青天啊???!!!

  中国已经被当局害成一个贬义词。

  作者:macrea 回复日期:2006-3-30 11:31:47阿扁别独立了!回归大陆参选吧!我们一定选你当国家领导人!

  作者:xiaohu31 回复日期:2006-3-30 16:58:15 中国没救了,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从上到下,无官不贪,从下到上,贪欲无边。价值观沦丧,道德观败坏!中国休矣!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平心而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一直是过得去的节目。最近它披露了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女士,举报该局领导非法大规模截留、不征、少征国家税收的 犯罪事实,受到严酷打击报复的悲剧,引起舆论强烈反响。(参见本文附录:天涯网站2006年3月28~30日的网友议论)

我相信,如果没有太多的鞍山国税黑幕,没有太多的权贵偷漏税,没有保护权贵的累退税制,这个国家的税收说不定能够增加一倍,2005年的税收会达到 30万亿!而现在号称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的共产党,每年在教育、医疗和其它社会保障方面,用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钱,总共也没有超过一万亿。首先安排好老百姓 的生活完全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事实上,始终不断地压迫剥削老百姓才是真相!
  

一,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鞍山市,也就是著名道义人士王泽臣所在的地方,这些年虽然钢铁搭上了黑暗的房地产快车,这个港城人民的收入里当高一些,但失业、贫困依然纠缠着这里的普通市民。一个国税局就使国家数以亿计的税收流失,整个鞍山市的腐败给人民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少?

鞍山少征的国税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鞍钢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12月少征增值税款2200万元;辽阳石化鞍山炼油厂2001年12月增值 税少交约1071万元;鞍钢集团自动化公司2001年12月增值税少交各类税款682万元仅这几家大型企业就出了9762万元的窟窿!

2000年末,鞍山国税局将用巨资兴建的市国税局大楼约三分之一面积,用于开办国府大酒店、五星级标准、设总统套房,利用税务局与企业的征管关系,让有关 企业到国府大酒店用餐,给各分局摊派任务;每年截留国家税收几千万鞍山国税局长刘光明涉嫌大肆受贿和向国外转移资产李文娟举报后,刘光明一天不停 地派人对她跟踪、威胁、监视、想方设法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在全局大会上公开辱骂、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迫使李文娟漂泊在外、夫离子散 (两次离婚),八十多岁的老母病到在床无人照顾,哥哥受惊吓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孩子在家长年无人照顾这是不折不扣的黑社会统治下的现象。

2002年5月李文娟向中纪委、税务局以实名举报了相关问题。但是,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主管副局长程法光、监察局权局长、法规司胡金木司长将她出卖了。泄密 后鞍山国税局组织大规模毁证、造假,侦查难度加大(据中国公安部公布:光是公安部门侦查追捕腐败案的平均成本,就高达每贪官百万元)。

共产党迫害好人的手段之残酷,人们时有所闻。例如唐山市书记把上访农民塞进焚尸炉吓唬李文娟呢,差点被当作非典患者整死!刘光明们公然叫喊:谁敢举报,就整死谁!

威逼不成恼羞成怒的刘光明在电梯里对李文娟拳打脚踢,李文娟被打得昏死过去。刘光明把李文娟拖出电梯,拖到自己的办公室。等李文娟从昏死中醒来后,刘光明 继续试图录李文娟口供,不让她上厕所李文娟被劳教一年,罪名几次变化,一开始是毁谤,最后是多次上访扰乱秩序这与共产党迫害道义人士有何 不一样?!

李文娟幸免遇难是偶然的、侥幸的。她对记者说:个人力量太渺小了!
共产党不给民众民主、自由,个人怎么不渺小!它要的就是民众的渺小,否则它自身的渺小就不能显示出强大了。

有清醒的作者提出14个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为什么充当保护伞?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领导这么害怕将调查结论告诉举报人?按国家政策规定,3个月办结 的举报案件,为什么税务总局领导办了一年零四个月,并剥夺了举报人索取结论和签署意见的权利?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做的结论非得要在省局见面?为什么国家税 务总局领导违反信访条例和党的纪检规定将上报给中纪委的结论拖延4个月才和举报人见面?而且只是口头见面?不给举报人结论,不许举报人看结论,不许举报人 签署意见?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办案违反规定只由一个人办案?为什么办案避开举报人?为什么泄密?为什么办案期间,举报人反映鞍山国税局正在进行组织上百人 的造假时,国家税务总局不予制止?为什么举报人要求与鞍山局领导有利益相牵的胡金木回避而国家税务总局不采纳?为什么国家税务总局想巧借审计署大牌来拿结 论?为什么举报人对审计署拿的材料(非证据)提出质疑,审计署退出不做结论后,鞍山国税局给举报人荒唐地捏造了一封举报信?国家税务总局高级领导如此 办案国家有多少税款流失?税务总局对举报人如此打击、压制、报复、陷害,难道不是对中纪委保护举报人有关规定的亵渎吗?

何止是14个问题!


二,反腐败元勋们的代价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 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我只有使用理性之刀砍向黑暗,才能怀抱破冰的期待。

李文娟的遭遇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千千万万正义民众的一个缩影。解剖共产党的腐败机制,首先一个事实是:如果知情民众不能冒着种种危险,反反复 复、坚持不懈地向共产党的监督机关举报腐败事实,共产党反腐败就会完全沦为官场内斗的一部分。历年来的相关报道表明:被举报出来的腐败案占到了81% ~90%以上。各类各级举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群众举报的奋起成为人治体制下反腐的主力军。而且越是大案,越是靠知情民众的顽强举报才硬捅开的。

褚时健受贿贪污大案:1995年2月,中纪委信访室收到一封发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信,举报者指控该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以行贿手段从云南玉溪卷烟厂 套购香烟,获利818万元。按举报信提供的线索,中纪委立即派员对该案展开调查取证。一年以后,案情大白,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与他的亲属总共贪污受 贿7000多万元。邓斌非法集资、王宝森贪污串案:1994年6月,中共江苏省纪委收到一封署名深受其害的单位的举报信,揭露无锡新兴总公司 非法集资诈骗案。举报信首先使非法敛财32亿元的特大诈骗犯邓斌被绳之以法,接着,牵出了她的后台北京兴隆公司总经理李明,接着又牵出了李明的后台北京市 公安局副局长李敏、李敏的后台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陈健、陈建的合伙人首钢总经理周北方,最后牵出了王宝森及其后台陈希同,可谓一举惊人。

在我对相关报道的记忆中,凡是地市级以上的贪官都是由举报而揭出来的,没有一例出于共产党的自我完善。

第二个事实是:举报者基本上没有敢于领取举报奖金的。举报奖是要由检察院主持颁发的,举报者不敢前往检察院,能怪举报者胆小么?曾被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个实 名公开领奖的举报人南京的兰贵来先生,在他领奖之后,人们纷纷担忧他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其实,兰先生早已失业了。搞笑的是,有记者居然跑到监狱与被 举报的贪官对证,然后告诉公众说:正在服刑的伯乐冰箱厂原厂长说我不会不服,我在服刑也不可能实施报复。

共产党专制下的报复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是例如刘文娟收到的种种直接又被举报人实施的报复;第二是主犯不动手由主犯的关系网实施的包袱;第三是只要举报人 的身份被暴露,整个权力控制的社会便会到处出现对举报人的冷漠、排斥。南京的兰贵来尽管家境贫寒,后来虽一时得到临时性工作,但不久又被辞退。这第二、三 种报复都是无形的。

第三个事实是:民众举报取证难、被受理难、被打击报复后获得补偿难。这里举一些笔者早年剪报得到的案例,也举一些税案。

案例一:举报人隋莉女士1994年到某县科技园区税务所负责税务征收工作。在1995年的国家财政税收大检查中,她负责30多个企业的纳税检查工作。刚查 了几个企业,她就发现偷漏税额达几百万。该税务所管辖700多户企业,大多没有高科技证书,却都享受高科技减免所得税。她向所长汇报,所长却不让她细查, 并要她适应形势。1995年12月,单位要强行调动她的工作,出于无奈,她只好开始了自己的公开举报之路。为此,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首先是她的工作 由税务征管人员变为卖发票人员,最后到工会;然后,她发现家里的电话被人监控了。(这是专政部门侵犯人权的惯伎,当然,也少不了官办电信的一份功劳) 1997年9月30日,她被本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回想起这些遭遇,隋莉就止不住地落泪。但她说:我不能如此不了了之!

案例二:东北的汉子李长太回想起自己历时7年多的举报略显伤感地说:我是在黑头发时举报的,可现在都快变白头发了,还没有个结果。1991年,他所在 的运输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汽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李长太认为公司应到工商局变更经营手续,并到税务局登记备案,按个体价格工商户 纳税。但运输公司依然按国有企业纳税。当年3月19日,他将一纸举报信亲自交到了县税务局长的手里。但他的举报同样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而他举报单位时, 只有他和税务局领导在场,可单位很快知道了他举报的事,他被停止了工作。1991年12月,他去税务局查询结果,局领导告诉他,运输公司已经补交了 5000元税款,并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去领取奖金。李长太对记者说:国家的大头没有入库,我个人拿钱是可耻的。在7年中,李长太也干过一些零活儿, 以养家糊口。对于自己的困境,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后悔。他是铁了心了,非要举报到底不可,要让偷、漏的税款全部入库。

案例三:王日忠得到了2000元的举报奖金,但他并未去领这个奖。他公开以自己的身份举报了本单位的九个部门,而杭州地税局仅仅查了一个部门就草草结案; 他举报的税额达300万元,目前查实的只有57万元,而他自从1994年走上举报这条路以来,王日忠一家已经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他的欠债总额已达7 万元之多,从1997年至今,他未领到分文工资。他说,自己现在打官司都要高利借钱。由于他的举报,原来那个还算宽裕的家已不复存在,孩子辍学,自己受到 监视,并几次险遭诱捕。举报的路太难了。王日忠多次向记者发出如此感慨。他说,妻子和孩子都不理解他,其他人也不理解他,说他怎么做这种傻事。但已 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因为相信国家才走了这条路。

案例四:恩威集团偷逃国家税收的行为被举报后,偷漏税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查处,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来。参与举报的恩威集团原财务部副经理 被停发工资,其妻子儿女也受到株连,妻子被解雇,儿女被就读的双流县中学赶出。专政真够全面的!另一位举报人,恩威集团原副总经理、北京恩威妇女 儿童保健品联合公司总经理、四川省内江市人大代表荣金明,作为恩威的创业者之一,曾为恩威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在举报活动中更是历尽坎坷。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较量,最惊心动魄的或许要算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了。国贸城系列贪污受贿窝案涉及处以上干部就达140多人。51岁的于新华第一个以匿名的 方式举报国贸城的花花太岁张庭浦。因有人通风报信,于新华的举报行为被暴露,张庭浦立即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于新华临危不惧,13次进京上访到中纪委。 而在冰城哈尔滨,于新华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监视。1994年11月21日下午5点半,于新华下班时在家门口的楼梯转弯处,突然遭到两个歹徒的袭击,她的头 部和臀部被连砍数刀。这一大案虽然过去了10多年,但例如把栽赃陷害的时哈尔滨市长朱胜文千年忽然在狱中神秘跳楼自杀,朱的妻子悲痛中坚持不断上 访,至今无果。

面对令人恐怖的局面,人们说:别举报了。是啊,有网友看了李文娟的遭遇说:中国的腐败案多如牛毛,敢于举报的人实在太少了。匿名举报么,除非运气好,否则 公检法联动,匿不了;匿名也难得到受理。关键当然不在是否匿名,而在有没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政治的法律的机制。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打击报复郭光允八年案发 后,人们说:何止是河北省!是的,我本人就曾经在1998年试图调查江苏塔陵巨额集资诈骗案,找到一些离退休受害人,个个都不肯配合,说公安局到处监控着 他们的一言一行,涉及到省里的头头脑脑,上访到中央都没用哩。


三,有多少李文娟需要保护?
  
我对李女士的遭遇固然怀有最深厚的同情,但说实在的,由于一直关注中国方方面面的现实,这回李文娟女士的遭遇已经不像将近十年前,我看到哈尔滨于新华女士的遭遇时,那样发指、那样怒不可遏了。墨汁一样凝结的黑冰塞满了我的记忆与感知,使我艰于呼吸。

李文娟是举报人,但举报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远非李文娟们的一种方式。那些数年十几年艰行于漫漫上访路上的农民,他们的血泪上访难道不是举报?那些受到不 公对待,奔走在劳动仲裁机构与法院之间的市民,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医生草菅人命、为了教育乱收费、为了控告垄断行业的掠夺,而奔波于各类各级部门的正 义之士,是不是举报人?那些为了抵制暴力征地而聚拢在田头路边的群众,是不是举报人?那些因为工厂被贱卖而得不到起码补偿而下岗失业的工人,他们的静坐、 绝食是不是一种举报?

据官方披露的消息,近年接到各类信访多达3000万件,发生各类群体抗争事件超过了10万起,这些当然也都是一种举报!

在我看来,全部网友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批判言论,全部报刊杂志乃至书籍影视中的各种批判,甚至一些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揭露、批判,这些也都是一种举报,而且是更重要更彻底更理性的举报。

可是,众所周知,有多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和道义人士,因为上访、因为静坐、因为发表批判言论,而遭到减薪、开除、围殴、抓捕、劳教、劳改等歧视与迫害呢?

这一回面对李文娟事件,又有论者重提加强对举报人的保护问题,很多论者都认真探讨、急切呼吁建立举报人保护法。但是,我对建立相关法律的效用心存疑虑。长期以来,举报人得不到保护,固然有法制不健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有法不依造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 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 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4条规定: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征或者少征应征税款,致使国家 税收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些法律不能说很完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性吧。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有法不依的呢?我就不赘言了。请看网友们的议论吧。
  
  
附录2006年3月28~30日《天涯网站》关于李文娟事件的部分跟贴摘录: (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70799.shtml):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网友说得最多的话,只是没有何祚庥的幸灾乐祸,而只有无奈与叹息!

  胡金木称他的调查报告已和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研究,他说的国家税务总局领导究竟是哪位?是什么力量养着这个国税局?

  快烂透了,不能吃了!

  有没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支持李文娟啊?唉!!!!!!

  什么世道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可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

  专制到顶峰--张志新就是喊毛主席万岁再提意见,也是先抹脖再枪毙!腐败到极致--李文娟就是为当国堵堵窟窿,也是大牢伺候往死里整。

   这就是中国特色呀,捞不着贪谁还当公仆呀!

  正义已经战胜不了邪恶了。

  沉重!

  他们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实在不行,那就同唱《国际歌》。

  程法光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胡金木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局长。网友不做一个字的评论,就把共产党的人事腐败这一腐败的祸根揭出来了!

  辽宁国税务局网站打不开了,是心虚吧。

  同胞们,唱国歌吧!革命是不拘一格的。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总有一天这歌声会埋葬李文娟的敌人们!

  光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是行不通的。可惜,只爱国家不爱民的人物们不承认这一点。

  新华网昨天发了同时也开了评论,可评论开了几个小时后,就给关了大家说原因是什么呢?

  在最后央视的呼吁中(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怎么怎么样的老调),我失望透了因为,如果你正义了,在你遭受苦难之后,你不会被认为是正确的、正义的,甚至没有同情,只有嘲笑,被央视当作节目,让你面对没有情感的主持人再自揭痛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腐败!

  这个案件牵涉面太广了,如果真查的话,腐败的重点就是这里,整个国内要经历一次大洗牌了!与网友的愿望相比,审计署的清官作为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是啊,看了电视了,问她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的话,还会不会举报?答案是不,权力不够大!!!

  公安机关是市长、利益者、权事者的狗,让咬谁,就咬谁;可共产党的瞎话说不完:人民公安、人民税务

  专政国家以法律为武器以法律的名义对人民执行专政,说了这么久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明就是把党和人民分开了的嘛,明明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嘛。立法司法机关可以不对法律负责,但不能不对党和政府负责,官官相护吗!

  弱弱的问上一句:即使把税收齐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GCD的统治也不长久;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每个单位都有黑暗的一面,包括我们学校,谁敢告状就整谁。
  昨晚看凤凰卫视有个大学毕业生代村民告状,四上北京,不也历尽磨难!

  我突然想起,袁世凯称帝后有一口号 ,八个字,总记不清了,谁能告诉我?好象是帝制共和。

  领导又要出国了,收起来也是供领导吃喝、出国,何必收呢?
  看来我们国家当前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无法控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了,只会喊口号了。照此下去,也到了该涅盘的时候了。等着吧!全中国受苦的奴隶。

  怪不得现在打 国.税 2字都是敏感词。

  如果把举报人举报的机构变成军队,可能现在的评论会更好玩。那个时候,举报人还有机会 感动中国么?会被钉成HJ,PG吗?

  人间正道是创伤!

  这年头,抬头三尺无神明,出门半步须小心!

  呼唤劫富济贫的大侠,宰了这帮贪官污吏。

  一起赵反,看有没有用。

  完了,这个中国。

  中国的改革已经走上歧路了!!!!

  事情已经比较明朗,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让人心寒。

  作者:徐高登 回复日期:2006-3-29 19:48:54我是鞍山人。国税局的办公大楼确实是超豪华的纳税人的钱变成国税局的囊中物了。  

  无论任何政党,任何阶级代表,最需要的是制约,而不是高薪。一个系统的既得利益受威胁时,群体腐败和群体暴力是非常可怕的,当这个群体凌驾在社会之 上就更为可怕与可悲。因为这个小群体会让整个群体所依附的群落急剧堕落和剥离于社会正义,最终,这个群体是否能被社会机制所惩罚

  我们在纵容一些人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直到无法挽救。我们真的会再次感受到一种悲哀,叫无家之人!

  自从四大从宪法中取消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这个样子。

  作者:昏天暗 回复日期:2006-3-30 2:50:56我想颠覆共产党。昏天暗网友还有共产党可颠覆吗?早被自个儿颠覆完了。

  作者:S40 回复日期:2006-3-30 08:55:30不知道天涯的影响力会有多大?拭目以待

  作者:jando 回复日期:2006-3-30 09:33:47共产党,该是醒醒的时候了!看看你从头到根的腐烂的惨状吧!现在不但地方政府每个可能的环节都在肆无忌惮的贪和败, 就连中央最顶部的也开始彻底的帮权和腐败,何处有青天啊???!!!

  中国已经被当局害成一个贬义词。

  作者:macrea 回复日期:2006-3-30 11:31:47阿扁别独立了!回归大陆参选吧!我们一定选你当国家领导人!

  作者:xiaohu31 回复日期:2006-3-30 16:58:15 中国没救了,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从上到下,无官不贪,从下到上,贪欲无边。价值观沦丧,道德观败坏!中国休矣!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