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林彪对毛泽东的背叛
刘晓波 (北京)



林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但在毛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选择,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由于中共的黑箱政治,林彪在文革中的大起大落及其死亡,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从中共自己公开的材料上看,无论如何,把文革的主要罪责归咎于林彪或四人帮,都 有欠公允。我陈述如下史实,并非为了证明林彪多么清白,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没有毛的支持,林彪和四人帮很难在文革中风光无限,毛才是一切灾难的首要罪 魁。文革前五年发生的种种暴行,毛泽东是第一罪人,林彪是第二罪人。

从钦定接班人到死无葬身之地,林彪之所以最终背叛毛泽东,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中还有种为人仗义的倔强,二是因为他深知毛的自负、暴虐、多疑的性格,一旦被毛的怀疑,无论怎样输诚,也无济于事。所以,选择继续效忠,结果也是身败名裂;而选择背叛,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林彪深谙伴君如伴虎的独裁官场生存术,他曾做过极为直率地坦承: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 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 义,不然是书呆子。 (见冯建辉:《林彪与个人崇拜》,载于《炎黄春秋》1999年第10期)

林彪践行这套奉承术,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为了确立自己在党内的至尊地位,极力拉拢林彪来打击他的政治对手。1942年2月8日,林彪从苏联返回延 安,毛亲自接机并举行盛大欢迎会,这在当时的延安是非同寻常的高规格待遇。在此之前,象周恩来和朱德这样的元老从外地返回延安,毛都没有亲自迎接。所以, 在随后为林彪举行的欢迎大会上,林致辞说:季米特洛夫说:苏联的党,由于团结在斯大林同志的周围,而有今天伟大的联共党,中国的党,应该团结在毛泽东同 志的周围,以便建设起伟大的中国党,建设起伟大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251)
   
1949年后,林彪在韩战问题上让毛泽东吃了软钉子,他以身体不佳为由拒绝出任志愿军总司令,使毛不得不找彭德怀填补。但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林被 毛钦定上山。他配合毛整肃彭德怀,在历史问题上对彭落井下石,由此林取代彭出任国防部长。他上任后便在军内率先发起学毛著运动运动,不遗余力地吹捧 毛。

文革之初,林彪全力配合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并把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可以说,在公开场合,林对毛的肉麻吹捧,堪称党内高官之最。他鼓吹四个伟大、 一句顶一万句、顶峰的顶峰。中共九大,林被钦定为毛的接班人,理应继续紧跟毛,即便不能提前接班,也可以等待毛的自然死亡。但恰恰在这段关键时 期,毛突然对林产生怀疑,而林也违背了独裁官场的紧跟术,不再容忍毛的多疑霸道和翻云覆雨,特别是在毛已经点名批林之后,林仍然倔犟地不肯向毛低头,极大 地冒犯了毛,这就注定林的最后结局。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中的相关记述证实了这一点。林彪因主张设国家主席而令毛产生怀疑,因为毛对国家主席这一职位极为敏感,大跃进的失败曾使毛 不得不声称退居二线,让1959年当上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一线,随着刘的权力和威望的提升,毛对刘的不满也不断上升,最终发动文革将刘置于死地。帮助毛 打倒了刘的林彪,在刚刚被钦定为接班人之后,马上就提出重设国家主席,必然招致毛的猜忌,毛、林冲突便不可避免。

庐山会议前,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林的分歧已经出现,毛开始流露出对林彪和陈伯达等人的不满。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 开,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长篇讲话,又拿出捧毛的老一套,大讲天才论,把毛捧为天才的天才。第二天分组讨论,各大组的发言都是紧跟林彪和陈伯达,支 持设国家主席,拥戴毛当国家主席。因为,与会者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林拥毛当国家主席,怎么会惹得龙颜大怒。

25日下午,政治局召开常委扩大会,各大组长也参加。在会上,毛突然发难,致使形势急转直下。毛作了三项指示:一、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在开幕式的讲 话。二,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三、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陈伯达在华北组的发言是违背九大方针的。毛最后就设国家主席问题气愤地说:你们继续这 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毛当面对林说:我劝你也别当国家主席。谁坚持设谁去当!

9月1日,毛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它是批陈整风的纲领性文件;9月6日,毛在闭幕式上发表了批陈讲话,公开发泄对林的不满;到这时,与会者也都看得出,毛发起批陈整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

尽管,庐山上的毛、林冲突的结果以毛的胜利告终,陈伯达做了林彪的替罪羊,但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处于绝对弱势的林却始终没有顺从毛。对毛发动的 批陈整风运动,他采取拒不出席会议的消极抵抗态度,多少还有点站在失败者一边的为人义气;对毛多次要求林认错的威逼,他表现出决不检讨的倔强。而周恩 来再次扮演为主席分忧的忠臣角色,周曾苦口婆心地力劝林彪出面主持政治局的批陈会议,被林拒绝。周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便充当批陈运动的前台主角。

翻阅《文稿》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从1970年9月到1971年8月,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对批陈整风的批示高达20多次,林彪的亲信黄永胜、吴 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先后向毛递交了检讨信,毛也多次对这些人的检讨信作了批语。1970年10月10日,毛对吴法宪检讨信的批语多达十条;15 日,毛对叶群检讨信的批语也多达十二条。这些批语,无论是明确点到林彪的名字,还是旁敲侧击的点拨,实质上都是针对林彪的,每次批语的最后一条都是林、 周、康及其有关同志阅。(参见《文稿第十三册》P126-241)由此可见,毛让这些人检讨且做出多条批语,完全是为了给林彪看,目的是催促林也认错 检讨。或者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一直在等待林主动向他检讨。

然而,无论毛如何逼迫,也无论周恩来如何劝说,林彪就是不低头。他不仅拒绝主持批判陈伯达的高层会议,而且在毛的多次催促下仍然不主动检讨。这在1949年之后的中共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林彪也成为敢于犯上的第一位高官。

据时任政治局委员的李德生回忆:从1970年12月22日到1971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毛的指示召开批陈的华北会议,会议本想让林彪主持,但林 拒绝,改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的罪行,并宣布了党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军区的决定:任命李德生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 毛在任命宣布前亲自和李谈了话。接着,毛又指示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会前,周恩来特意带着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去北戴河劝说林彪。周向 林转达毛的指示,要求林参加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也算是下个台阶。然而,这台阶与其说是毛出于挽救林的一片苦心而为林准备的,不如说是毛 为自己准备的。只要林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就等于林向毛的屈服,毛也就保住了一言九鼎的龙颜。而林见到周一行人后,只叫黄、吴、李、邱检讨错误,而他自己 却不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周等人回北京后,马上去见毛,汇报了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听后大怒,当面指着黄、吴、李、邱呵斥道: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 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李德生在回忆中指出:对林彪的态度,毛主席满脸不高兴,但当时因有黄、吴、李、邱在场,他没有说什 么。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底,七个多月中,林彪对他在庐山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毛主席多次给他机会,让他下台阶,他 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终于发展到走向反革命道路,自绝于人民。(李德生:《从庐山会议到九一三事件的若干回忆》,载于《缅怀毛泽东》中央 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尽管如此,毛泽东也还留有余地。林决不对陈伯达落井下石的仗义和决不向毛低头的倔犟,也可从他在中共庆典上的表现看出。在中共党内,凡是公开的庆典或集会,谁出场谁不出场以及出场的先后秩序,对于每个高官的仕途前景来说极为重要,特别是在党内斗争极为频繁的毛时代。

1970年国庆,刚刚开过团结胜利的九大。一来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写进党章,得到了正式确立,他理应随毛泽东一起登上天安门,共渡国庆之夜,以示党的 团结。二来就在国庆前的9月6日,毛正式发动针对林的批陈整风运动,党内高层斗争已见刀光剑影,林应该识趣,利用与毛同上天安门的机会,当面向毛认错 输诚。然而,林彪选择却是决不再紧跟,也不低头。

据毛的一位御用摄影师回忆:10月2日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毛与林在国庆之夜同登天安门的合影是假的,因为国庆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上,林来后仅仅坐了一小 会儿,就不知去向。这位摄影师只拍到一张毛与林坐在同一个圆桌前的远景照片,照片上只能看到林的侧影,而根本就没有拍到毛、林两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镜头。 这位现场见证人评述说,林出现在天安门上仅仅是应景而已,他压根就对在国庆之夜跟随毛登天安门全无兴趣,更不要说与毛亲切交谈了。在此之前,林曾以身体不 好为由拒绝出席,直到国庆那天,周恩来亲临林彪住处好言力劝,林才勉强答应出席夜晚的观礼。(见《凤凰大视野:说不尽毛泽东》共10集,2004年1月1 日首播)

1971年五一劳动节,林彪再次露一面就开溜。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但毛万万没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辞而别,表现出对毛的拒绝态度。据董保存 回忆:五一晚上,毛泽东比较早地来到天安门的休息室,穿的中山装很不合体,帽子也没戴好。而直到焰火晚会就要开始时,天安门上仍然林彪的身影。当工 作人员请毛泽东等人上城楼、毛泽东已经起身往外走时,林彪还是没有出现。周恩来很着急,叫秘书打电话询问林彪来了没有。

董保存评论说:对于林彪没有到,毛泽东肯定是有感觉的。但他依然不露声色,通过翻译和西哈努克交谈着。林彪的身影终于出现,披一件军大衣,脸上毫无表 情。他一反常态,谁也没理,既不向毛打招呼致意,也没有和外宾打招呼,就直奔那个属于他的座位,落座后也不说话。这次也象1970年十一上天安门一 样,林只坐了一小会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董保存评论说:这太反常了!他这是不辞而别,在这样重大的政治场合,不辞而别就是一种难以表述的东 西

周恩来没想到林会这么快离开。林走后,周再没心思看焰火了,他担心难以向国内外舆论交代。因为,毛、林同登天安门共渡五一的新闻,第二天必须见报, 还要有电视片和记录片。但林只是蜻蜓点水地坐了一下,除了一张光线不好的林彪个人照片外,摄影师再没有拍到任何影像资料,特别是没有林与毛在一起的影像。 为此,很少向工作人员发火的周恩来,这次却向中央新闻组组长杜修贤大发雷霆。董保存回忆到:周恩来说,大家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 上说好不来参加活动,是我亲自去请他,他才来了。这样的活动要面对全国人民,面对全国观众。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为什么 不拍呢?有人向周解释说:我们想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谈话的镜头。

周一听更火了,大声质问:林副主席来了没有?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你们都看见了,你们等什么?等他们讲话?什么时候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你 们头脑里不知想什么。记者难道不懂得抢拍?新闻就是时间,新闻是等来的吗?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国家安定,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和人民群众一起 欢度节日,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这是安定人心的事情,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行吗?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不是解释。你们都是 有经验的新闻记者,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有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准备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下不为例。 (董保存:《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林彪为何不辞而别?》;载于《强国论坛》2006年4月30日)

林彪的以上种种不合作,使一直等待林主动服软的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毛在1971年8月到9月的南巡期间,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毛一路会见当地的 党政军负责人,也一路发表倒林讲话。毛从他所认定的九次党内路线斗争讲到庐山会议的第十次路线斗争,他说: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 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 设国家主席,就是 天才 ,就是反对 九大 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取。接着,毛直接点了林的名字: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指林彪在1970年8 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起先那么大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 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实事嘛!什么 顶峰 啦, 一句顶一万句 啦,你说过头了嘛。什么 大树特树 ,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还有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亲自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 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见《文稿 第十三册》P242-249)

9月12日,不知为什么,毛突然改变计划,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火车站对前来接驾的李德生等人说: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毛还要李德生马上调 一个师来南口,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毛如此部署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海外的913林彪事件。再后来,从1971年12月到1972年1 月,中共中央下发了经过毛审阅批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之二、之三等文件。

我相信,在庐山的九届二中全会后的批陈整风运动中,如果林顺从毛的意志,哪怕亲自主持一次批陈整风的高层会议,亲笔给毛写一封检讨信,或在党内高层会议上 作一次检讨,即便林的检讨没有周恩来式检讨的自我作贱,而仅仅学习刘少奇,在被毛点名之后检讨一下,毛大概也不会倒林,因为倒林的政治代价之大, 毛这样的权术老手不会不知道。毕竟,林是毛钦定的接班人,刚刚写进党章不久,如果公开倒林,无异于毛的自打嘴巴。所以,毛即便在南巡途中公开发表了批 林讲话,但仍然留有余地。毛特别提到: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九次不同。前九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 任。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对这些人怎么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回北京以后,我还要找他们 谈话。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过来,有的可能救不过来,要看实践,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 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见李德生回忆)

即便如此,倔犟的林彪始终没给毛下台阶的机会,正如他在韩战之初拒不担任志愿军总司令一样。正因为如此,林才死得尸骨无存。林彪之死给了毛泽东1949年 以来最为沉重的政治打击,不仅是毛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加速了毛的病,更重要的是,913事件从反面唤醒了中国民间对文革和毛的权威的怀疑。

在林不明不白地死后,毛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公开过作为林彪集团反毛反党的证据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这一材料的民间效应与毛的预期恰恰相反,非但 无法抹黑林彪集团,反而使林彪赢得了一部分民心。因为纪要的主旨是否定文革和毛泽东,其中的一些提法深得民。现摘录如下片断:

关于党内斗争: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军队受压,军心不稳,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小撮秀才 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 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关于社会状况,纪要说: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 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 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关于国际冲突: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关于毛泽东的整人术,纪要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 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 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 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 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纪要中最具启蒙意义的一段话是: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 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 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 君。

该纪要还提出: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可以说,在文革后期的中国,林彪之死是民意觉醒的转折点,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另类思想启蒙,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觉醒,不仅使毛的权威迅速下降,文革正确 性也遭到了民间怀疑。人们隐隐约约第感到:林彪固然不是好东西,但毛泽东未必就是好东西。如果没有纪要所罗列的文革罪恶,后来的四五运动未必会把 矛头指向毛泽东,发出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呐喊。

曾亲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的林彪,却在毛的威逼下不得不选择背叛,以尸骨无存的惨烈代价,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2006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林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但在毛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选择,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由于中共的黑箱政治,林彪在文革中的大起大落及其死亡,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从中共自己公开的材料上看,无论如何,把文革的主要罪责归咎于林彪或四人帮,都 有欠公允。我陈述如下史实,并非为了证明林彪多么清白,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没有毛的支持,林彪和四人帮很难在文革中风光无限,毛才是一切灾难的首要罪 魁。文革前五年发生的种种暴行,毛泽东是第一罪人,林彪是第二罪人。

从钦定接班人到死无葬身之地,林彪之所以最终背叛毛泽东,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中还有种为人仗义的倔强,二是因为他深知毛的自负、暴虐、多疑的性格,一旦被毛的怀疑,无论怎样输诚,也无济于事。所以,选择继续效忠,结果也是身败名裂;而选择背叛,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林彪深谙伴君如伴虎的独裁官场生存术,他曾做过极为直率地坦承: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 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 义,不然是书呆子。 (见冯建辉:《林彪与个人崇拜》,载于《炎黄春秋》1999年第10期)

林彪践行这套奉承术,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为了确立自己在党内的至尊地位,极力拉拢林彪来打击他的政治对手。1942年2月8日,林彪从苏联返回延 安,毛亲自接机并举行盛大欢迎会,这在当时的延安是非同寻常的高规格待遇。在此之前,象周恩来和朱德这样的元老从外地返回延安,毛都没有亲自迎接。所以, 在随后为林彪举行的欢迎大会上,林致辞说:季米特洛夫说:苏联的党,由于团结在斯大林同志的周围,而有今天伟大的联共党,中国的党,应该团结在毛泽东同 志的周围,以便建设起伟大的中国党,建设起伟大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251)
   
1949年后,林彪在韩战问题上让毛泽东吃了软钉子,他以身体不佳为由拒绝出任志愿军总司令,使毛不得不找彭德怀填补。但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林被 毛钦定上山。他配合毛整肃彭德怀,在历史问题上对彭落井下石,由此林取代彭出任国防部长。他上任后便在军内率先发起学毛著运动运动,不遗余力地吹捧 毛。

文革之初,林彪全力配合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并把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可以说,在公开场合,林对毛的肉麻吹捧,堪称党内高官之最。他鼓吹四个伟大、 一句顶一万句、顶峰的顶峰。中共九大,林被钦定为毛的接班人,理应继续紧跟毛,即便不能提前接班,也可以等待毛的自然死亡。但恰恰在这段关键时 期,毛突然对林产生怀疑,而林也违背了独裁官场的紧跟术,不再容忍毛的多疑霸道和翻云覆雨,特别是在毛已经点名批林之后,林仍然倔犟地不肯向毛低头,极大 地冒犯了毛,这就注定林的最后结局。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中的相关记述证实了这一点。林彪因主张设国家主席而令毛产生怀疑,因为毛对国家主席这一职位极为敏感,大跃进的失败曾使毛 不得不声称退居二线,让1959年当上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一线,随着刘的权力和威望的提升,毛对刘的不满也不断上升,最终发动文革将刘置于死地。帮助毛 打倒了刘的林彪,在刚刚被钦定为接班人之后,马上就提出重设国家主席,必然招致毛的猜忌,毛、林冲突便不可避免。

庐山会议前,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林的分歧已经出现,毛开始流露出对林彪和陈伯达等人的不满。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 开,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长篇讲话,又拿出捧毛的老一套,大讲天才论,把毛捧为天才的天才。第二天分组讨论,各大组的发言都是紧跟林彪和陈伯达,支 持设国家主席,拥戴毛当国家主席。因为,与会者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林拥毛当国家主席,怎么会惹得龙颜大怒。

25日下午,政治局召开常委扩大会,各大组长也参加。在会上,毛突然发难,致使形势急转直下。毛作了三项指示:一、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在开幕式的讲 话。二,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三、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陈伯达在华北组的发言是违背九大方针的。毛最后就设国家主席问题气愤地说:你们继续这 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毛当面对林说:我劝你也别当国家主席。谁坚持设谁去当!

9月1日,毛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它是批陈整风的纲领性文件;9月6日,毛在闭幕式上发表了批陈讲话,公开发泄对林的不满;到这时,与会者也都看得出,毛发起批陈整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

尽管,庐山上的毛、林冲突的结果以毛的胜利告终,陈伯达做了林彪的替罪羊,但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处于绝对弱势的林却始终没有顺从毛。对毛发动的 批陈整风运动,他采取拒不出席会议的消极抵抗态度,多少还有点站在失败者一边的为人义气;对毛多次要求林认错的威逼,他表现出决不检讨的倔强。而周恩 来再次扮演为主席分忧的忠臣角色,周曾苦口婆心地力劝林彪出面主持政治局的批陈会议,被林拒绝。周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便充当批陈运动的前台主角。

翻阅《文稿》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从1970年9月到1971年8月,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对批陈整风的批示高达20多次,林彪的亲信黄永胜、吴 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先后向毛递交了检讨信,毛也多次对这些人的检讨信作了批语。1970年10月10日,毛对吴法宪检讨信的批语多达十条;15 日,毛对叶群检讨信的批语也多达十二条。这些批语,无论是明确点到林彪的名字,还是旁敲侧击的点拨,实质上都是针对林彪的,每次批语的最后一条都是林、 周、康及其有关同志阅。(参见《文稿第十三册》P126-241)由此可见,毛让这些人检讨且做出多条批语,完全是为了给林彪看,目的是催促林也认错 检讨。或者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一直在等待林主动向他检讨。

然而,无论毛如何逼迫,也无论周恩来如何劝说,林彪就是不低头。他不仅拒绝主持批判陈伯达的高层会议,而且在毛的多次催促下仍然不主动检讨。这在1949年之后的中共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林彪也成为敢于犯上的第一位高官。

据时任政治局委员的李德生回忆:从1970年12月22日到1971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毛的指示召开批陈的华北会议,会议本想让林彪主持,但林 拒绝,改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的罪行,并宣布了党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军区的决定:任命李德生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 毛在任命宣布前亲自和李谈了话。接着,毛又指示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会前,周恩来特意带着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去北戴河劝说林彪。周向 林转达毛的指示,要求林参加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也算是下个台阶。然而,这台阶与其说是毛出于挽救林的一片苦心而为林准备的,不如说是毛 为自己准备的。只要林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就等于林向毛的屈服,毛也就保住了一言九鼎的龙颜。而林见到周一行人后,只叫黄、吴、李、邱检讨错误,而他自己 却不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周等人回北京后,马上去见毛,汇报了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听后大怒,当面指着黄、吴、李、邱呵斥道: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 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李德生在回忆中指出:对林彪的态度,毛主席满脸不高兴,但当时因有黄、吴、李、邱在场,他没有说什 么。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底,七个多月中,林彪对他在庐山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毛主席多次给他机会,让他下台阶,他 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终于发展到走向反革命道路,自绝于人民。(李德生:《从庐山会议到九一三事件的若干回忆》,载于《缅怀毛泽东》中央 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尽管如此,毛泽东也还留有余地。林决不对陈伯达落井下石的仗义和决不向毛低头的倔犟,也可从他在中共庆典上的表现看出。在中共党内,凡是公开的庆典或集会,谁出场谁不出场以及出场的先后秩序,对于每个高官的仕途前景来说极为重要,特别是在党内斗争极为频繁的毛时代。

1970年国庆,刚刚开过团结胜利的九大。一来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写进党章,得到了正式确立,他理应随毛泽东一起登上天安门,共渡国庆之夜,以示党的 团结。二来就在国庆前的9月6日,毛正式发动针对林的批陈整风运动,党内高层斗争已见刀光剑影,林应该识趣,利用与毛同上天安门的机会,当面向毛认错 输诚。然而,林彪选择却是决不再紧跟,也不低头。

据毛的一位御用摄影师回忆:10月2日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毛与林在国庆之夜同登天安门的合影是假的,因为国庆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上,林来后仅仅坐了一小 会儿,就不知去向。这位摄影师只拍到一张毛与林坐在同一个圆桌前的远景照片,照片上只能看到林的侧影,而根本就没有拍到毛、林两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镜头。 这位现场见证人评述说,林出现在天安门上仅仅是应景而已,他压根就对在国庆之夜跟随毛登天安门全无兴趣,更不要说与毛亲切交谈了。在此之前,林曾以身体不 好为由拒绝出席,直到国庆那天,周恩来亲临林彪住处好言力劝,林才勉强答应出席夜晚的观礼。(见《凤凰大视野:说不尽毛泽东》共10集,2004年1月1 日首播)

1971年五一劳动节,林彪再次露一面就开溜。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但毛万万没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辞而别,表现出对毛的拒绝态度。据董保存 回忆:五一晚上,毛泽东比较早地来到天安门的休息室,穿的中山装很不合体,帽子也没戴好。而直到焰火晚会就要开始时,天安门上仍然林彪的身影。当工 作人员请毛泽东等人上城楼、毛泽东已经起身往外走时,林彪还是没有出现。周恩来很着急,叫秘书打电话询问林彪来了没有。

董保存评论说:对于林彪没有到,毛泽东肯定是有感觉的。但他依然不露声色,通过翻译和西哈努克交谈着。林彪的身影终于出现,披一件军大衣,脸上毫无表 情。他一反常态,谁也没理,既不向毛打招呼致意,也没有和外宾打招呼,就直奔那个属于他的座位,落座后也不说话。这次也象1970年十一上天安门一 样,林只坐了一小会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董保存评论说:这太反常了!他这是不辞而别,在这样重大的政治场合,不辞而别就是一种难以表述的东 西

周恩来没想到林会这么快离开。林走后,周再没心思看焰火了,他担心难以向国内外舆论交代。因为,毛、林同登天安门共渡五一的新闻,第二天必须见报, 还要有电视片和记录片。但林只是蜻蜓点水地坐了一下,除了一张光线不好的林彪个人照片外,摄影师再没有拍到任何影像资料,特别是没有林与毛在一起的影像。 为此,很少向工作人员发火的周恩来,这次却向中央新闻组组长杜修贤大发雷霆。董保存回忆到:周恩来说,大家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 上说好不来参加活动,是我亲自去请他,他才来了。这样的活动要面对全国人民,面对全国观众。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为什么 不拍呢?有人向周解释说:我们想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谈话的镜头。

周一听更火了,大声质问:林副主席来了没有?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你们都看见了,你们等什么?等他们讲话?什么时候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你 们头脑里不知想什么。记者难道不懂得抢拍?新闻就是时间,新闻是等来的吗?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国家安定,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和人民群众一起 欢度节日,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这是安定人心的事情,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行吗?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不是解释。你们都是 有经验的新闻记者,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有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准备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下不为例。 (董保存:《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林彪为何不辞而别?》;载于《强国论坛》2006年4月30日)

林彪的以上种种不合作,使一直等待林主动服软的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毛在1971年8月到9月的南巡期间,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毛一路会见当地的 党政军负责人,也一路发表倒林讲话。毛从他所认定的九次党内路线斗争讲到庐山会议的第十次路线斗争,他说: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 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 设国家主席,就是 天才 ,就是反对 九大 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取。接着,毛直接点了林的名字: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指林彪在1970年8 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起先那么大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 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实事嘛!什么 顶峰 啦, 一句顶一万句 啦,你说过头了嘛。什么 大树特树 ,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还有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亲自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 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见《文稿 第十三册》P242-249)

9月12日,不知为什么,毛突然改变计划,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火车站对前来接驾的李德生等人说: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毛还要李德生马上调 一个师来南口,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毛如此部署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海外的913林彪事件。再后来,从1971年12月到1972年1 月,中共中央下发了经过毛审阅批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之二、之三等文件。

我相信,在庐山的九届二中全会后的批陈整风运动中,如果林顺从毛的意志,哪怕亲自主持一次批陈整风的高层会议,亲笔给毛写一封检讨信,或在党内高层会议上 作一次检讨,即便林的检讨没有周恩来式检讨的自我作贱,而仅仅学习刘少奇,在被毛点名之后检讨一下,毛大概也不会倒林,因为倒林的政治代价之大, 毛这样的权术老手不会不知道。毕竟,林是毛钦定的接班人,刚刚写进党章不久,如果公开倒林,无异于毛的自打嘴巴。所以,毛即便在南巡途中公开发表了批 林讲话,但仍然留有余地。毛特别提到: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九次不同。前九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 任。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对这些人怎么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回北京以后,我还要找他们 谈话。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过来,有的可能救不过来,要看实践,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 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见李德生回忆)

即便如此,倔犟的林彪始终没给毛下台阶的机会,正如他在韩战之初拒不担任志愿军总司令一样。正因为如此,林才死得尸骨无存。林彪之死给了毛泽东1949年 以来最为沉重的政治打击,不仅是毛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加速了毛的病,更重要的是,913事件从反面唤醒了中国民间对文革和毛的权威的怀疑。

在林不明不白地死后,毛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公开过作为林彪集团反毛反党的证据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这一材料的民间效应与毛的预期恰恰相反,非但 无法抹黑林彪集团,反而使林彪赢得了一部分民心。因为纪要的主旨是否定文革和毛泽东,其中的一些提法深得民。现摘录如下片断:

关于党内斗争: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军队受压,军心不稳,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小撮秀才 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 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关于社会状况,纪要说: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 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 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关于国际冲突: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关于毛泽东的整人术,纪要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 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 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 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 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纪要中最具启蒙意义的一段话是: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 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 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 君。

该纪要还提出: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可以说,在文革后期的中国,林彪之死是民意觉醒的转折点,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另类思想启蒙,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觉醒,不仅使毛的权威迅速下降,文革正确 性也遭到了民间怀疑。人们隐隐约约第感到:林彪固然不是好东西,但毛泽东未必就是好东西。如果没有纪要所罗列的文革罪恶,后来的四五运动未必会把 矛头指向毛泽东,发出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呐喊。

曾亲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的林彪,却在毛的威逼下不得不选择背叛,以尸骨无存的惨烈代价,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2006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林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但在毛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选择,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由于中共的黑箱政治,林彪在文革中的大起大落及其死亡,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从中共自己公开的材料上看,无论如何,把文革的主要罪责归咎于林彪或四人帮,都 有欠公允。我陈述如下史实,并非为了证明林彪多么清白,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没有毛的支持,林彪和四人帮很难在文革中风光无限,毛才是一切灾难的首要罪 魁。文革前五年发生的种种暴行,毛泽东是第一罪人,林彪是第二罪人。

从钦定接班人到死无葬身之地,林彪之所以最终背叛毛泽东,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中还有种为人仗义的倔强,二是因为他深知毛的自负、暴虐、多疑的性格,一旦被毛的怀疑,无论怎样输诚,也无济于事。所以,选择继续效忠,结果也是身败名裂;而选择背叛,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林彪深谙伴君如伴虎的独裁官场生存术,他曾做过极为直率地坦承: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 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 义,不然是书呆子。 (见冯建辉:《林彪与个人崇拜》,载于《炎黄春秋》1999年第10期)

林彪践行这套奉承术,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为了确立自己在党内的至尊地位,极力拉拢林彪来打击他的政治对手。1942年2月8日,林彪从苏联返回延 安,毛亲自接机并举行盛大欢迎会,这在当时的延安是非同寻常的高规格待遇。在此之前,象周恩来和朱德这样的元老从外地返回延安,毛都没有亲自迎接。所以, 在随后为林彪举行的欢迎大会上,林致辞说:季米特洛夫说:苏联的党,由于团结在斯大林同志的周围,而有今天伟大的联共党,中国的党,应该团结在毛泽东同 志的周围,以便建设起伟大的中国党,建设起伟大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251)
   
1949年后,林彪在韩战问题上让毛泽东吃了软钉子,他以身体不佳为由拒绝出任志愿军总司令,使毛不得不找彭德怀填补。但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林被 毛钦定上山。他配合毛整肃彭德怀,在历史问题上对彭落井下石,由此林取代彭出任国防部长。他上任后便在军内率先发起学毛著运动运动,不遗余力地吹捧 毛。

文革之初,林彪全力配合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并把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可以说,在公开场合,林对毛的肉麻吹捧,堪称党内高官之最。他鼓吹四个伟大、 一句顶一万句、顶峰的顶峰。中共九大,林被钦定为毛的接班人,理应继续紧跟毛,即便不能提前接班,也可以等待毛的自然死亡。但恰恰在这段关键时 期,毛突然对林产生怀疑,而林也违背了独裁官场的紧跟术,不再容忍毛的多疑霸道和翻云覆雨,特别是在毛已经点名批林之后,林仍然倔犟地不肯向毛低头,极大 地冒犯了毛,这就注定林的最后结局。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中的相关记述证实了这一点。林彪因主张设国家主席而令毛产生怀疑,因为毛对国家主席这一职位极为敏感,大跃进的失败曾使毛 不得不声称退居二线,让1959年当上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一线,随着刘的权力和威望的提升,毛对刘的不满也不断上升,最终发动文革将刘置于死地。帮助毛 打倒了刘的林彪,在刚刚被钦定为接班人之后,马上就提出重设国家主席,必然招致毛的猜忌,毛、林冲突便不可避免。

庐山会议前,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林的分歧已经出现,毛开始流露出对林彪和陈伯达等人的不满。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 开,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长篇讲话,又拿出捧毛的老一套,大讲天才论,把毛捧为天才的天才。第二天分组讨论,各大组的发言都是紧跟林彪和陈伯达,支 持设国家主席,拥戴毛当国家主席。因为,与会者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林拥毛当国家主席,怎么会惹得龙颜大怒。

25日下午,政治局召开常委扩大会,各大组长也参加。在会上,毛突然发难,致使形势急转直下。毛作了三项指示:一、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在开幕式的讲 话。二,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三、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陈伯达在华北组的发言是违背九大方针的。毛最后就设国家主席问题气愤地说:你们继续这 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毛当面对林说:我劝你也别当国家主席。谁坚持设谁去当!

9月1日,毛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它是批陈整风的纲领性文件;9月6日,毛在闭幕式上发表了批陈讲话,公开发泄对林的不满;到这时,与会者也都看得出,毛发起批陈整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

尽管,庐山上的毛、林冲突的结果以毛的胜利告终,陈伯达做了林彪的替罪羊,但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处于绝对弱势的林却始终没有顺从毛。对毛发动的 批陈整风运动,他采取拒不出席会议的消极抵抗态度,多少还有点站在失败者一边的为人义气;对毛多次要求林认错的威逼,他表现出决不检讨的倔强。而周恩 来再次扮演为主席分忧的忠臣角色,周曾苦口婆心地力劝林彪出面主持政治局的批陈会议,被林拒绝。周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便充当批陈运动的前台主角。

翻阅《文稿》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从1970年9月到1971年8月,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对批陈整风的批示高达20多次,林彪的亲信黄永胜、吴 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先后向毛递交了检讨信,毛也多次对这些人的检讨信作了批语。1970年10月10日,毛对吴法宪检讨信的批语多达十条;15 日,毛对叶群检讨信的批语也多达十二条。这些批语,无论是明确点到林彪的名字,还是旁敲侧击的点拨,实质上都是针对林彪的,每次批语的最后一条都是林、 周、康及其有关同志阅。(参见《文稿第十三册》P126-241)由此可见,毛让这些人检讨且做出多条批语,完全是为了给林彪看,目的是催促林也认错 检讨。或者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一直在等待林主动向他检讨。

然而,无论毛如何逼迫,也无论周恩来如何劝说,林彪就是不低头。他不仅拒绝主持批判陈伯达的高层会议,而且在毛的多次催促下仍然不主动检讨。这在1949年之后的中共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林彪也成为敢于犯上的第一位高官。

据时任政治局委员的李德生回忆:从1970年12月22日到1971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毛的指示召开批陈的华北会议,会议本想让林彪主持,但林 拒绝,改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的罪行,并宣布了党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军区的决定:任命李德生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 毛在任命宣布前亲自和李谈了话。接着,毛又指示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会前,周恩来特意带着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去北戴河劝说林彪。周向 林转达毛的指示,要求林参加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也算是下个台阶。然而,这台阶与其说是毛出于挽救林的一片苦心而为林准备的,不如说是毛 为自己准备的。只要林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就等于林向毛的屈服,毛也就保住了一言九鼎的龙颜。而林见到周一行人后,只叫黄、吴、李、邱检讨错误,而他自己 却不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周等人回北京后,马上去见毛,汇报了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听后大怒,当面指着黄、吴、李、邱呵斥道: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 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李德生在回忆中指出:对林彪的态度,毛主席满脸不高兴,但当时因有黄、吴、李、邱在场,他没有说什 么。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底,七个多月中,林彪对他在庐山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毛主席多次给他机会,让他下台阶,他 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终于发展到走向反革命道路,自绝于人民。(李德生:《从庐山会议到九一三事件的若干回忆》,载于《缅怀毛泽东》中央 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尽管如此,毛泽东也还留有余地。林决不对陈伯达落井下石的仗义和决不向毛低头的倔犟,也可从他在中共庆典上的表现看出。在中共党内,凡是公开的庆典或集会,谁出场谁不出场以及出场的先后秩序,对于每个高官的仕途前景来说极为重要,特别是在党内斗争极为频繁的毛时代。

1970年国庆,刚刚开过团结胜利的九大。一来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写进党章,得到了正式确立,他理应随毛泽东一起登上天安门,共渡国庆之夜,以示党的 团结。二来就在国庆前的9月6日,毛正式发动针对林的批陈整风运动,党内高层斗争已见刀光剑影,林应该识趣,利用与毛同上天安门的机会,当面向毛认错 输诚。然而,林彪选择却是决不再紧跟,也不低头。

据毛的一位御用摄影师回忆:10月2日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毛与林在国庆之夜同登天安门的合影是假的,因为国庆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上,林来后仅仅坐了一小 会儿,就不知去向。这位摄影师只拍到一张毛与林坐在同一个圆桌前的远景照片,照片上只能看到林的侧影,而根本就没有拍到毛、林两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镜头。 这位现场见证人评述说,林出现在天安门上仅仅是应景而已,他压根就对在国庆之夜跟随毛登天安门全无兴趣,更不要说与毛亲切交谈了。在此之前,林曾以身体不 好为由拒绝出席,直到国庆那天,周恩来亲临林彪住处好言力劝,林才勉强答应出席夜晚的观礼。(见《凤凰大视野:说不尽毛泽东》共10集,2004年1月1 日首播)

1971年五一劳动节,林彪再次露一面就开溜。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但毛万万没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辞而别,表现出对毛的拒绝态度。据董保存 回忆:五一晚上,毛泽东比较早地来到天安门的休息室,穿的中山装很不合体,帽子也没戴好。而直到焰火晚会就要开始时,天安门上仍然林彪的身影。当工 作人员请毛泽东等人上城楼、毛泽东已经起身往外走时,林彪还是没有出现。周恩来很着急,叫秘书打电话询问林彪来了没有。

董保存评论说:对于林彪没有到,毛泽东肯定是有感觉的。但他依然不露声色,通过翻译和西哈努克交谈着。林彪的身影终于出现,披一件军大衣,脸上毫无表 情。他一反常态,谁也没理,既不向毛打招呼致意,也没有和外宾打招呼,就直奔那个属于他的座位,落座后也不说话。这次也象1970年十一上天安门一 样,林只坐了一小会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董保存评论说:这太反常了!他这是不辞而别,在这样重大的政治场合,不辞而别就是一种难以表述的东 西

周恩来没想到林会这么快离开。林走后,周再没心思看焰火了,他担心难以向国内外舆论交代。因为,毛、林同登天安门共渡五一的新闻,第二天必须见报, 还要有电视片和记录片。但林只是蜻蜓点水地坐了一下,除了一张光线不好的林彪个人照片外,摄影师再没有拍到任何影像资料,特别是没有林与毛在一起的影像。 为此,很少向工作人员发火的周恩来,这次却向中央新闻组组长杜修贤大发雷霆。董保存回忆到:周恩来说,大家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 上说好不来参加活动,是我亲自去请他,他才来了。这样的活动要面对全国人民,面对全国观众。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为什么 不拍呢?有人向周解释说:我们想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谈话的镜头。

周一听更火了,大声质问:林副主席来了没有?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你们都看见了,你们等什么?等他们讲话?什么时候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你 们头脑里不知想什么。记者难道不懂得抢拍?新闻就是时间,新闻是等来的吗?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国家安定,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和人民群众一起 欢度节日,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这是安定人心的事情,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行吗?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不是解释。你们都是 有经验的新闻记者,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有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准备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下不为例。 (董保存:《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林彪为何不辞而别?》;载于《强国论坛》2006年4月30日)

林彪的以上种种不合作,使一直等待林主动服软的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毛在1971年8月到9月的南巡期间,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毛一路会见当地的 党政军负责人,也一路发表倒林讲话。毛从他所认定的九次党内路线斗争讲到庐山会议的第十次路线斗争,他说: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 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 设国家主席,就是 天才 ,就是反对 九大 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取。接着,毛直接点了林的名字: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指林彪在1970年8 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起先那么大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 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实事嘛!什么 顶峰 啦, 一句顶一万句 啦,你说过头了嘛。什么 大树特树 ,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还有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亲自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 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见《文稿 第十三册》P242-249)

9月12日,不知为什么,毛突然改变计划,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火车站对前来接驾的李德生等人说: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毛还要李德生马上调 一个师来南口,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毛如此部署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海外的913林彪事件。再后来,从1971年12月到1972年1 月,中共中央下发了经过毛审阅批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之二、之三等文件。

我相信,在庐山的九届二中全会后的批陈整风运动中,如果林顺从毛的意志,哪怕亲自主持一次批陈整风的高层会议,亲笔给毛写一封检讨信,或在党内高层会议上 作一次检讨,即便林的检讨没有周恩来式检讨的自我作贱,而仅仅学习刘少奇,在被毛点名之后检讨一下,毛大概也不会倒林,因为倒林的政治代价之大, 毛这样的权术老手不会不知道。毕竟,林是毛钦定的接班人,刚刚写进党章不久,如果公开倒林,无异于毛的自打嘴巴。所以,毛即便在南巡途中公开发表了批 林讲话,但仍然留有余地。毛特别提到: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九次不同。前九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 任。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对这些人怎么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回北京以后,我还要找他们 谈话。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过来,有的可能救不过来,要看实践,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 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见李德生回忆)

即便如此,倔犟的林彪始终没给毛下台阶的机会,正如他在韩战之初拒不担任志愿军总司令一样。正因为如此,林才死得尸骨无存。林彪之死给了毛泽东1949年 以来最为沉重的政治打击,不仅是毛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加速了毛的病,更重要的是,913事件从反面唤醒了中国民间对文革和毛的权威的怀疑。

在林不明不白地死后,毛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公开过作为林彪集团反毛反党的证据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这一材料的民间效应与毛的预期恰恰相反,非但 无法抹黑林彪集团,反而使林彪赢得了一部分民心。因为纪要的主旨是否定文革和毛泽东,其中的一些提法深得民。现摘录如下片断:

关于党内斗争: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军队受压,军心不稳,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小撮秀才 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 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关于社会状况,纪要说: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 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 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关于国际冲突: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关于毛泽东的整人术,纪要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 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 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 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 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纪要中最具启蒙意义的一段话是: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 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 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 君。

该纪要还提出: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可以说,在文革后期的中国,林彪之死是民意觉醒的转折点,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另类思想启蒙,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觉醒,不仅使毛的权威迅速下降,文革正确 性也遭到了民间怀疑。人们隐隐约约第感到:林彪固然不是好东西,但毛泽东未必就是好东西。如果没有纪要所罗列的文革罪恶,后来的四五运动未必会把 矛头指向毛泽东,发出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呐喊。

曾亲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的林彪,却在毛的威逼下不得不选择背叛,以尸骨无存的惨烈代价,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2006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林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但在毛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选择,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由于中共的黑箱政治,林彪在文革中的大起大落及其死亡,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从中共自己公开的材料上看,无论如何,把文革的主要罪责归咎于林彪或四人帮,都 有欠公允。我陈述如下史实,并非为了证明林彪多么清白,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没有毛的支持,林彪和四人帮很难在文革中风光无限,毛才是一切灾难的首要罪 魁。文革前五年发生的种种暴行,毛泽东是第一罪人,林彪是第二罪人。

从钦定接班人到死无葬身之地,林彪之所以最终背叛毛泽东,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中还有种为人仗义的倔强,二是因为他深知毛的自负、暴虐、多疑的性格,一旦被毛的怀疑,无论怎样输诚,也无济于事。所以,选择继续效忠,结果也是身败名裂;而选择背叛,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林彪深谙伴君如伴虎的独裁官场生存术,他曾做过极为直率地坦承: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 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 义,不然是书呆子。 (见冯建辉:《林彪与个人崇拜》,载于《炎黄春秋》1999年第10期)

林彪践行这套奉承术,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为了确立自己在党内的至尊地位,极力拉拢林彪来打击他的政治对手。1942年2月8日,林彪从苏联返回延 安,毛亲自接机并举行盛大欢迎会,这在当时的延安是非同寻常的高规格待遇。在此之前,象周恩来和朱德这样的元老从外地返回延安,毛都没有亲自迎接。所以, 在随后为林彪举行的欢迎大会上,林致辞说:季米特洛夫说:苏联的党,由于团结在斯大林同志的周围,而有今天伟大的联共党,中国的党,应该团结在毛泽东同 志的周围,以便建设起伟大的中国党,建设起伟大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251)
   
1949年后,林彪在韩战问题上让毛泽东吃了软钉子,他以身体不佳为由拒绝出任志愿军总司令,使毛不得不找彭德怀填补。但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林被 毛钦定上山。他配合毛整肃彭德怀,在历史问题上对彭落井下石,由此林取代彭出任国防部长。他上任后便在军内率先发起学毛著运动运动,不遗余力地吹捧 毛。

文革之初,林彪全力配合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并把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可以说,在公开场合,林对毛的肉麻吹捧,堪称党内高官之最。他鼓吹四个伟大、 一句顶一万句、顶峰的顶峰。中共九大,林被钦定为毛的接班人,理应继续紧跟毛,即便不能提前接班,也可以等待毛的自然死亡。但恰恰在这段关键时 期,毛突然对林产生怀疑,而林也违背了独裁官场的紧跟术,不再容忍毛的多疑霸道和翻云覆雨,特别是在毛已经点名批林之后,林仍然倔犟地不肯向毛低头,极大 地冒犯了毛,这就注定林的最后结局。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中的相关记述证实了这一点。林彪因主张设国家主席而令毛产生怀疑,因为毛对国家主席这一职位极为敏感,大跃进的失败曾使毛 不得不声称退居二线,让1959年当上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一线,随着刘的权力和威望的提升,毛对刘的不满也不断上升,最终发动文革将刘置于死地。帮助毛 打倒了刘的林彪,在刚刚被钦定为接班人之后,马上就提出重设国家主席,必然招致毛的猜忌,毛、林冲突便不可避免。

庐山会议前,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林的分歧已经出现,毛开始流露出对林彪和陈伯达等人的不满。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 开,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长篇讲话,又拿出捧毛的老一套,大讲天才论,把毛捧为天才的天才。第二天分组讨论,各大组的发言都是紧跟林彪和陈伯达,支 持设国家主席,拥戴毛当国家主席。因为,与会者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林拥毛当国家主席,怎么会惹得龙颜大怒。

25日下午,政治局召开常委扩大会,各大组长也参加。在会上,毛突然发难,致使形势急转直下。毛作了三项指示:一、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在开幕式的讲 话。二,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三、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陈伯达在华北组的发言是违背九大方针的。毛最后就设国家主席问题气愤地说:你们继续这 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毛当面对林说:我劝你也别当国家主席。谁坚持设谁去当!

9月1日,毛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它是批陈整风的纲领性文件;9月6日,毛在闭幕式上发表了批陈讲话,公开发泄对林的不满;到这时,与会者也都看得出,毛发起批陈整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

尽管,庐山上的毛、林冲突的结果以毛的胜利告终,陈伯达做了林彪的替罪羊,但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处于绝对弱势的林却始终没有顺从毛。对毛发动的 批陈整风运动,他采取拒不出席会议的消极抵抗态度,多少还有点站在失败者一边的为人义气;对毛多次要求林认错的威逼,他表现出决不检讨的倔强。而周恩 来再次扮演为主席分忧的忠臣角色,周曾苦口婆心地力劝林彪出面主持政治局的批陈会议,被林拒绝。周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便充当批陈运动的前台主角。

翻阅《文稿》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从1970年9月到1971年8月,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对批陈整风的批示高达20多次,林彪的亲信黄永胜、吴 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先后向毛递交了检讨信,毛也多次对这些人的检讨信作了批语。1970年10月10日,毛对吴法宪检讨信的批语多达十条;15 日,毛对叶群检讨信的批语也多达十二条。这些批语,无论是明确点到林彪的名字,还是旁敲侧击的点拨,实质上都是针对林彪的,每次批语的最后一条都是林、 周、康及其有关同志阅。(参见《文稿第十三册》P126-241)由此可见,毛让这些人检讨且做出多条批语,完全是为了给林彪看,目的是催促林也认错 检讨。或者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一直在等待林主动向他检讨。

然而,无论毛如何逼迫,也无论周恩来如何劝说,林彪就是不低头。他不仅拒绝主持批判陈伯达的高层会议,而且在毛的多次催促下仍然不主动检讨。这在1949年之后的中共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林彪也成为敢于犯上的第一位高官。

据时任政治局委员的李德生回忆:从1970年12月22日到1971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毛的指示召开批陈的华北会议,会议本想让林彪主持,但林 拒绝,改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的罪行,并宣布了党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军区的决定:任命李德生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 毛在任命宣布前亲自和李谈了话。接着,毛又指示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会前,周恩来特意带着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去北戴河劝说林彪。周向 林转达毛的指示,要求林参加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也算是下个台阶。然而,这台阶与其说是毛出于挽救林的一片苦心而为林准备的,不如说是毛 为自己准备的。只要林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就等于林向毛的屈服,毛也就保住了一言九鼎的龙颜。而林见到周一行人后,只叫黄、吴、李、邱检讨错误,而他自己 却不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周等人回北京后,马上去见毛,汇报了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听后大怒,当面指着黄、吴、李、邱呵斥道: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 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李德生在回忆中指出:对林彪的态度,毛主席满脸不高兴,但当时因有黄、吴、李、邱在场,他没有说什 么。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底,七个多月中,林彪对他在庐山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毛主席多次给他机会,让他下台阶,他 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终于发展到走向反革命道路,自绝于人民。(李德生:《从庐山会议到九一三事件的若干回忆》,载于《缅怀毛泽东》中央 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尽管如此,毛泽东也还留有余地。林决不对陈伯达落井下石的仗义和决不向毛低头的倔犟,也可从他在中共庆典上的表现看出。在中共党内,凡是公开的庆典或集会,谁出场谁不出场以及出场的先后秩序,对于每个高官的仕途前景来说极为重要,特别是在党内斗争极为频繁的毛时代。

1970年国庆,刚刚开过团结胜利的九大。一来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写进党章,得到了正式确立,他理应随毛泽东一起登上天安门,共渡国庆之夜,以示党的 团结。二来就在国庆前的9月6日,毛正式发动针对林的批陈整风运动,党内高层斗争已见刀光剑影,林应该识趣,利用与毛同上天安门的机会,当面向毛认错 输诚。然而,林彪选择却是决不再紧跟,也不低头。

据毛的一位御用摄影师回忆:10月2日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毛与林在国庆之夜同登天安门的合影是假的,因为国庆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上,林来后仅仅坐了一小 会儿,就不知去向。这位摄影师只拍到一张毛与林坐在同一个圆桌前的远景照片,照片上只能看到林的侧影,而根本就没有拍到毛、林两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镜头。 这位现场见证人评述说,林出现在天安门上仅仅是应景而已,他压根就对在国庆之夜跟随毛登天安门全无兴趣,更不要说与毛亲切交谈了。在此之前,林曾以身体不 好为由拒绝出席,直到国庆那天,周恩来亲临林彪住处好言力劝,林才勉强答应出席夜晚的观礼。(见《凤凰大视野:说不尽毛泽东》共10集,2004年1月1 日首播)

1971年五一劳动节,林彪再次露一面就开溜。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但毛万万没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辞而别,表现出对毛的拒绝态度。据董保存 回忆:五一晚上,毛泽东比较早地来到天安门的休息室,穿的中山装很不合体,帽子也没戴好。而直到焰火晚会就要开始时,天安门上仍然林彪的身影。当工 作人员请毛泽东等人上城楼、毛泽东已经起身往外走时,林彪还是没有出现。周恩来很着急,叫秘书打电话询问林彪来了没有。

董保存评论说:对于林彪没有到,毛泽东肯定是有感觉的。但他依然不露声色,通过翻译和西哈努克交谈着。林彪的身影终于出现,披一件军大衣,脸上毫无表 情。他一反常态,谁也没理,既不向毛打招呼致意,也没有和外宾打招呼,就直奔那个属于他的座位,落座后也不说话。这次也象1970年十一上天安门一 样,林只坐了一小会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董保存评论说:这太反常了!他这是不辞而别,在这样重大的政治场合,不辞而别就是一种难以表述的东 西

周恩来没想到林会这么快离开。林走后,周再没心思看焰火了,他担心难以向国内外舆论交代。因为,毛、林同登天安门共渡五一的新闻,第二天必须见报, 还要有电视片和记录片。但林只是蜻蜓点水地坐了一下,除了一张光线不好的林彪个人照片外,摄影师再没有拍到任何影像资料,特别是没有林与毛在一起的影像。 为此,很少向工作人员发火的周恩来,这次却向中央新闻组组长杜修贤大发雷霆。董保存回忆到:周恩来说,大家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 上说好不来参加活动,是我亲自去请他,他才来了。这样的活动要面对全国人民,面对全国观众。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为什么 不拍呢?有人向周解释说:我们想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谈话的镜头。

周一听更火了,大声质问:林副主席来了没有?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你们都看见了,你们等什么?等他们讲话?什么时候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你 们头脑里不知想什么。记者难道不懂得抢拍?新闻就是时间,新闻是等来的吗?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国家安定,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和人民群众一起 欢度节日,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这是安定人心的事情,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行吗?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不是解释。你们都是 有经验的新闻记者,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有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准备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下不为例。 (董保存:《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林彪为何不辞而别?》;载于《强国论坛》2006年4月30日)

林彪的以上种种不合作,使一直等待林主动服软的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毛在1971年8月到9月的南巡期间,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毛一路会见当地的 党政军负责人,也一路发表倒林讲话。毛从他所认定的九次党内路线斗争讲到庐山会议的第十次路线斗争,他说: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 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 设国家主席,就是 天才 ,就是反对 九大 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取。接着,毛直接点了林的名字: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指林彪在1970年8 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起先那么大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 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实事嘛!什么 顶峰 啦, 一句顶一万句 啦,你说过头了嘛。什么 大树特树 ,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还有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亲自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 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见《文稿 第十三册》P242-249)

9月12日,不知为什么,毛突然改变计划,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火车站对前来接驾的李德生等人说: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毛还要李德生马上调 一个师来南口,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毛如此部署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海外的913林彪事件。再后来,从1971年12月到1972年1 月,中共中央下发了经过毛审阅批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之二、之三等文件。

我相信,在庐山的九届二中全会后的批陈整风运动中,如果林顺从毛的意志,哪怕亲自主持一次批陈整风的高层会议,亲笔给毛写一封检讨信,或在党内高层会议上 作一次检讨,即便林的检讨没有周恩来式检讨的自我作贱,而仅仅学习刘少奇,在被毛点名之后检讨一下,毛大概也不会倒林,因为倒林的政治代价之大, 毛这样的权术老手不会不知道。毕竟,林是毛钦定的接班人,刚刚写进党章不久,如果公开倒林,无异于毛的自打嘴巴。所以,毛即便在南巡途中公开发表了批 林讲话,但仍然留有余地。毛特别提到: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九次不同。前九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 任。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对这些人怎么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回北京以后,我还要找他们 谈话。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过来,有的可能救不过来,要看实践,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 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见李德生回忆)

即便如此,倔犟的林彪始终没给毛下台阶的机会,正如他在韩战之初拒不担任志愿军总司令一样。正因为如此,林才死得尸骨无存。林彪之死给了毛泽东1949年 以来最为沉重的政治打击,不仅是毛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加速了毛的病,更重要的是,913事件从反面唤醒了中国民间对文革和毛的权威的怀疑。

在林不明不白地死后,毛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公开过作为林彪集团反毛反党的证据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这一材料的民间效应与毛的预期恰恰相反,非但 无法抹黑林彪集团,反而使林彪赢得了一部分民心。因为纪要的主旨是否定文革和毛泽东,其中的一些提法深得民。现摘录如下片断:

关于党内斗争: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军队受压,军心不稳,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小撮秀才 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 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关于社会状况,纪要说: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 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 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关于国际冲突: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关于毛泽东的整人术,纪要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 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 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 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 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纪要中最具启蒙意义的一段话是: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 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 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 君。

该纪要还提出: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可以说,在文革后期的中国,林彪之死是民意觉醒的转折点,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另类思想启蒙,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觉醒,不仅使毛的权威迅速下降,文革正确 性也遭到了民间怀疑。人们隐隐约约第感到:林彪固然不是好东西,但毛泽东未必就是好东西。如果没有纪要所罗列的文革罪恶,后来的四五运动未必会把 矛头指向毛泽东,发出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呐喊。

曾亲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的林彪,却在毛的威逼下不得不选择背叛,以尸骨无存的惨烈代价,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2006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林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但在毛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选择,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由于中共的黑箱政治,林彪在文革中的大起大落及其死亡,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从中共自己公开的材料上看,无论如何,把文革的主要罪责归咎于林彪或四人帮,都 有欠公允。我陈述如下史实,并非为了证明林彪多么清白,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没有毛的支持,林彪和四人帮很难在文革中风光无限,毛才是一切灾难的首要罪 魁。文革前五年发生的种种暴行,毛泽东是第一罪人,林彪是第二罪人。

从钦定接班人到死无葬身之地,林彪之所以最终背叛毛泽东,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中还有种为人仗义的倔强,二是因为他深知毛的自负、暴虐、多疑的性格,一旦被毛的怀疑,无论怎样输诚,也无济于事。所以,选择继续效忠,结果也是身败名裂;而选择背叛,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林彪深谙伴君如伴虎的独裁官场生存术,他曾做过极为直率地坦承: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 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 义,不然是书呆子。 (见冯建辉:《林彪与个人崇拜》,载于《炎黄春秋》1999年第10期)

林彪践行这套奉承术,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为了确立自己在党内的至尊地位,极力拉拢林彪来打击他的政治对手。1942年2月8日,林彪从苏联返回延 安,毛亲自接机并举行盛大欢迎会,这在当时的延安是非同寻常的高规格待遇。在此之前,象周恩来和朱德这样的元老从外地返回延安,毛都没有亲自迎接。所以, 在随后为林彪举行的欢迎大会上,林致辞说:季米特洛夫说:苏联的党,由于团结在斯大林同志的周围,而有今天伟大的联共党,中国的党,应该团结在毛泽东同 志的周围,以便建设起伟大的中国党,建设起伟大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251)
   
1949年后,林彪在韩战问题上让毛泽东吃了软钉子,他以身体不佳为由拒绝出任志愿军总司令,使毛不得不找彭德怀填补。但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林被 毛钦定上山。他配合毛整肃彭德怀,在历史问题上对彭落井下石,由此林取代彭出任国防部长。他上任后便在军内率先发起学毛著运动运动,不遗余力地吹捧 毛。

文革之初,林彪全力配合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并把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可以说,在公开场合,林对毛的肉麻吹捧,堪称党内高官之最。他鼓吹四个伟大、 一句顶一万句、顶峰的顶峰。中共九大,林被钦定为毛的接班人,理应继续紧跟毛,即便不能提前接班,也可以等待毛的自然死亡。但恰恰在这段关键时 期,毛突然对林产生怀疑,而林也违背了独裁官场的紧跟术,不再容忍毛的多疑霸道和翻云覆雨,特别是在毛已经点名批林之后,林仍然倔犟地不肯向毛低头,极大 地冒犯了毛,这就注定林的最后结局。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中的相关记述证实了这一点。林彪因主张设国家主席而令毛产生怀疑,因为毛对国家主席这一职位极为敏感,大跃进的失败曾使毛 不得不声称退居二线,让1959年当上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一线,随着刘的权力和威望的提升,毛对刘的不满也不断上升,最终发动文革将刘置于死地。帮助毛 打倒了刘的林彪,在刚刚被钦定为接班人之后,马上就提出重设国家主席,必然招致毛的猜忌,毛、林冲突便不可避免。

庐山会议前,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林的分歧已经出现,毛开始流露出对林彪和陈伯达等人的不满。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 开,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长篇讲话,又拿出捧毛的老一套,大讲天才论,把毛捧为天才的天才。第二天分组讨论,各大组的发言都是紧跟林彪和陈伯达,支 持设国家主席,拥戴毛当国家主席。因为,与会者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林拥毛当国家主席,怎么会惹得龙颜大怒。

25日下午,政治局召开常委扩大会,各大组长也参加。在会上,毛突然发难,致使形势急转直下。毛作了三项指示:一、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在开幕式的讲 话。二,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三、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陈伯达在华北组的发言是违背九大方针的。毛最后就设国家主席问题气愤地说:你们继续这 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毛当面对林说:我劝你也别当国家主席。谁坚持设谁去当!

9月1日,毛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它是批陈整风的纲领性文件;9月6日,毛在闭幕式上发表了批陈讲话,公开发泄对林的不满;到这时,与会者也都看得出,毛发起批陈整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

尽管,庐山上的毛、林冲突的结果以毛的胜利告终,陈伯达做了林彪的替罪羊,但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处于绝对弱势的林却始终没有顺从毛。对毛发动的 批陈整风运动,他采取拒不出席会议的消极抵抗态度,多少还有点站在失败者一边的为人义气;对毛多次要求林认错的威逼,他表现出决不检讨的倔强。而周恩 来再次扮演为主席分忧的忠臣角色,周曾苦口婆心地力劝林彪出面主持政治局的批陈会议,被林拒绝。周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便充当批陈运动的前台主角。

翻阅《文稿》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从1970年9月到1971年8月,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对批陈整风的批示高达20多次,林彪的亲信黄永胜、吴 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先后向毛递交了检讨信,毛也多次对这些人的检讨信作了批语。1970年10月10日,毛对吴法宪检讨信的批语多达十条;15 日,毛对叶群检讨信的批语也多达十二条。这些批语,无论是明确点到林彪的名字,还是旁敲侧击的点拨,实质上都是针对林彪的,每次批语的最后一条都是林、 周、康及其有关同志阅。(参见《文稿第十三册》P126-241)由此可见,毛让这些人检讨且做出多条批语,完全是为了给林彪看,目的是催促林也认错 检讨。或者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一直在等待林主动向他检讨。

然而,无论毛如何逼迫,也无论周恩来如何劝说,林彪就是不低头。他不仅拒绝主持批判陈伯达的高层会议,而且在毛的多次催促下仍然不主动检讨。这在1949年之后的中共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林彪也成为敢于犯上的第一位高官。

据时任政治局委员的李德生回忆:从1970年12月22日到1971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毛的指示召开批陈的华北会议,会议本想让林彪主持,但林 拒绝,改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的罪行,并宣布了党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军区的决定:任命李德生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 毛在任命宣布前亲自和李谈了话。接着,毛又指示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会前,周恩来特意带着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去北戴河劝说林彪。周向 林转达毛的指示,要求林参加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也算是下个台阶。然而,这台阶与其说是毛出于挽救林的一片苦心而为林准备的,不如说是毛 为自己准备的。只要林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就等于林向毛的屈服,毛也就保住了一言九鼎的龙颜。而林见到周一行人后,只叫黄、吴、李、邱检讨错误,而他自己 却不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周等人回北京后,马上去见毛,汇报了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听后大怒,当面指着黄、吴、李、邱呵斥道: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 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李德生在回忆中指出:对林彪的态度,毛主席满脸不高兴,但当时因有黄、吴、李、邱在场,他没有说什 么。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底,七个多月中,林彪对他在庐山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毛主席多次给他机会,让他下台阶,他 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终于发展到走向反革命道路,自绝于人民。(李德生:《从庐山会议到九一三事件的若干回忆》,载于《缅怀毛泽东》中央 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尽管如此,毛泽东也还留有余地。林决不对陈伯达落井下石的仗义和决不向毛低头的倔犟,也可从他在中共庆典上的表现看出。在中共党内,凡是公开的庆典或集会,谁出场谁不出场以及出场的先后秩序,对于每个高官的仕途前景来说极为重要,特别是在党内斗争极为频繁的毛时代。

1970年国庆,刚刚开过团结胜利的九大。一来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写进党章,得到了正式确立,他理应随毛泽东一起登上天安门,共渡国庆之夜,以示党的 团结。二来就在国庆前的9月6日,毛正式发动针对林的批陈整风运动,党内高层斗争已见刀光剑影,林应该识趣,利用与毛同上天安门的机会,当面向毛认错 输诚。然而,林彪选择却是决不再紧跟,也不低头。

据毛的一位御用摄影师回忆:10月2日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毛与林在国庆之夜同登天安门的合影是假的,因为国庆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上,林来后仅仅坐了一小 会儿,就不知去向。这位摄影师只拍到一张毛与林坐在同一个圆桌前的远景照片,照片上只能看到林的侧影,而根本就没有拍到毛、林两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镜头。 这位现场见证人评述说,林出现在天安门上仅仅是应景而已,他压根就对在国庆之夜跟随毛登天安门全无兴趣,更不要说与毛亲切交谈了。在此之前,林曾以身体不 好为由拒绝出席,直到国庆那天,周恩来亲临林彪住处好言力劝,林才勉强答应出席夜晚的观礼。(见《凤凰大视野:说不尽毛泽东》共10集,2004年1月1 日首播)

1971年五一劳动节,林彪再次露一面就开溜。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但毛万万没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辞而别,表现出对毛的拒绝态度。据董保存 回忆:五一晚上,毛泽东比较早地来到天安门的休息室,穿的中山装很不合体,帽子也没戴好。而直到焰火晚会就要开始时,天安门上仍然林彪的身影。当工 作人员请毛泽东等人上城楼、毛泽东已经起身往外走时,林彪还是没有出现。周恩来很着急,叫秘书打电话询问林彪来了没有。

董保存评论说:对于林彪没有到,毛泽东肯定是有感觉的。但他依然不露声色,通过翻译和西哈努克交谈着。林彪的身影终于出现,披一件军大衣,脸上毫无表 情。他一反常态,谁也没理,既不向毛打招呼致意,也没有和外宾打招呼,就直奔那个属于他的座位,落座后也不说话。这次也象1970年十一上天安门一 样,林只坐了一小会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董保存评论说:这太反常了!他这是不辞而别,在这样重大的政治场合,不辞而别就是一种难以表述的东 西

周恩来没想到林会这么快离开。林走后,周再没心思看焰火了,他担心难以向国内外舆论交代。因为,毛、林同登天安门共渡五一的新闻,第二天必须见报, 还要有电视片和记录片。但林只是蜻蜓点水地坐了一下,除了一张光线不好的林彪个人照片外,摄影师再没有拍到任何影像资料,特别是没有林与毛在一起的影像。 为此,很少向工作人员发火的周恩来,这次却向中央新闻组组长杜修贤大发雷霆。董保存回忆到:周恩来说,大家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 上说好不来参加活动,是我亲自去请他,他才来了。这样的活动要面对全国人民,面对全国观众。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为什么 不拍呢?有人向周解释说:我们想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谈话的镜头。

周一听更火了,大声质问:林副主席来了没有?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你们都看见了,你们等什么?等他们讲话?什么时候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你 们头脑里不知想什么。记者难道不懂得抢拍?新闻就是时间,新闻是等来的吗?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国家安定,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和人民群众一起 欢度节日,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这是安定人心的事情,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行吗?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不是解释。你们都是 有经验的新闻记者,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有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准备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下不为例。 (董保存:《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林彪为何不辞而别?》;载于《强国论坛》2006年4月30日)

林彪的以上种种不合作,使一直等待林主动服软的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毛在1971年8月到9月的南巡期间,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毛一路会见当地的 党政军负责人,也一路发表倒林讲话。毛从他所认定的九次党内路线斗争讲到庐山会议的第十次路线斗争,他说: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 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 设国家主席,就是 天才 ,就是反对 九大 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取。接着,毛直接点了林的名字: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指林彪在1970年8 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起先那么大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 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实事嘛!什么 顶峰 啦, 一句顶一万句 啦,你说过头了嘛。什么 大树特树 ,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还有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亲自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 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见《文稿 第十三册》P242-249)

9月12日,不知为什么,毛突然改变计划,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火车站对前来接驾的李德生等人说: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毛还要李德生马上调 一个师来南口,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毛如此部署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海外的913林彪事件。再后来,从1971年12月到1972年1 月,中共中央下发了经过毛审阅批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之二、之三等文件。

我相信,在庐山的九届二中全会后的批陈整风运动中,如果林顺从毛的意志,哪怕亲自主持一次批陈整风的高层会议,亲笔给毛写一封检讨信,或在党内高层会议上 作一次检讨,即便林的检讨没有周恩来式检讨的自我作贱,而仅仅学习刘少奇,在被毛点名之后检讨一下,毛大概也不会倒林,因为倒林的政治代价之大, 毛这样的权术老手不会不知道。毕竟,林是毛钦定的接班人,刚刚写进党章不久,如果公开倒林,无异于毛的自打嘴巴。所以,毛即便在南巡途中公开发表了批 林讲话,但仍然留有余地。毛特别提到: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九次不同。前九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 任。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对这些人怎么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回北京以后,我还要找他们 谈话。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过来,有的可能救不过来,要看实践,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 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见李德生回忆)

即便如此,倔犟的林彪始终没给毛下台阶的机会,正如他在韩战之初拒不担任志愿军总司令一样。正因为如此,林才死得尸骨无存。林彪之死给了毛泽东1949年 以来最为沉重的政治打击,不仅是毛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加速了毛的病,更重要的是,913事件从反面唤醒了中国民间对文革和毛的权威的怀疑。

在林不明不白地死后,毛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公开过作为林彪集团反毛反党的证据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这一材料的民间效应与毛的预期恰恰相反,非但 无法抹黑林彪集团,反而使林彪赢得了一部分民心。因为纪要的主旨是否定文革和毛泽东,其中的一些提法深得民。现摘录如下片断:

关于党内斗争: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军队受压,军心不稳,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小撮秀才 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 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关于社会状况,纪要说: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 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 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关于国际冲突: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关于毛泽东的整人术,纪要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 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 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 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 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纪要中最具启蒙意义的一段话是: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 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 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 君。

该纪要还提出: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可以说,在文革后期的中国,林彪之死是民意觉醒的转折点,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另类思想启蒙,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觉醒,不仅使毛的权威迅速下降,文革正确 性也遭到了民间怀疑。人们隐隐约约第感到:林彪固然不是好东西,但毛泽东未必就是好东西。如果没有纪要所罗列的文革罪恶,后来的四五运动未必会把 矛头指向毛泽东,发出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呐喊。

曾亲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的林彪,却在毛的威逼下不得不选择背叛,以尸骨无存的惨烈代价,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2006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林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但在毛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选择,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由于中共的黑箱政治,林彪在文革中的大起大落及其死亡,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从中共自己公开的材料上看,无论如何,把文革的主要罪责归咎于林彪或四人帮,都 有欠公允。我陈述如下史实,并非为了证明林彪多么清白,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没有毛的支持,林彪和四人帮很难在文革中风光无限,毛才是一切灾难的首要罪 魁。文革前五年发生的种种暴行,毛泽东是第一罪人,林彪是第二罪人。

从钦定接班人到死无葬身之地,林彪之所以最终背叛毛泽东,一是因为他的性格中还有种为人仗义的倔强,二是因为他深知毛的自负、暴虐、多疑的性格,一旦被毛的怀疑,无论怎样输诚,也无济于事。所以,选择继续效忠,结果也是身败名裂;而选择背叛,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林彪深谙伴君如伴虎的独裁官场生存术,他曾做过极为直率地坦承:党性,遵命性也。遵命乃大德、大勇、大智。民主集中制服从纪律。勿 讲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众,他一个人顶亿万人,所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对群众搞好了,这是最大的选票。决议不好也同意头等意 义,不然是书呆子。 (见冯建辉:《林彪与个人崇拜》,载于《炎黄春秋》1999年第10期)

林彪践行这套奉承术,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为了确立自己在党内的至尊地位,极力拉拢林彪来打击他的政治对手。1942年2月8日,林彪从苏联返回延 安,毛亲自接机并举行盛大欢迎会,这在当时的延安是非同寻常的高规格待遇。在此之前,象周恩来和朱德这样的元老从外地返回延安,毛都没有亲自迎接。所以, 在随后为林彪举行的欢迎大会上,林致辞说:季米特洛夫说:苏联的党,由于团结在斯大林同志的周围,而有今天伟大的联共党,中国的党,应该团结在毛泽东同 志的周围,以便建设起伟大的中国党,建设起伟大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P251)
   
1949年后,林彪在韩战问题上让毛泽东吃了软钉子,他以身体不佳为由拒绝出任志愿军总司令,使毛不得不找彭德怀填补。但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林被 毛钦定上山。他配合毛整肃彭德怀,在历史问题上对彭落井下石,由此林取代彭出任国防部长。他上任后便在军内率先发起学毛著运动运动,不遗余力地吹捧 毛。

文革之初,林彪全力配合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并把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可以说,在公开场合,林对毛的肉麻吹捧,堪称党内高官之最。他鼓吹四个伟大、 一句顶一万句、顶峰的顶峰。中共九大,林被钦定为毛的接班人,理应继续紧跟毛,即便不能提前接班,也可以等待毛的自然死亡。但恰恰在这段关键时 期,毛突然对林产生怀疑,而林也违背了独裁官场的紧跟术,不再容忍毛的多疑霸道和翻云覆雨,特别是在毛已经点名批林之后,林仍然倔犟地不肯向毛低头,极大 地冒犯了毛,这就注定林的最后结局。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中的相关记述证实了这一点。林彪因主张设国家主席而令毛产生怀疑,因为毛对国家主席这一职位极为敏感,大跃进的失败曾使毛 不得不声称退居二线,让1959年当上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一线,随着刘的权力和威望的提升,毛对刘的不满也不断上升,最终发动文革将刘置于死地。帮助毛 打倒了刘的林彪,在刚刚被钦定为接班人之后,马上就提出重设国家主席,必然招致毛的猜忌,毛、林冲突便不可避免。

庐山会议前,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林的分歧已经出现,毛开始流露出对林彪和陈伯达等人的不满。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 开,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长篇讲话,又拿出捧毛的老一套,大讲天才论,把毛捧为天才的天才。第二天分组讨论,各大组的发言都是紧跟林彪和陈伯达,支 持设国家主席,拥戴毛当国家主席。因为,与会者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林拥毛当国家主席,怎么会惹得龙颜大怒。

25日下午,政治局召开常委扩大会,各大组长也参加。在会上,毛突然发难,致使形势急转直下。毛作了三项指示:一、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在开幕式的讲 话。二,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三、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团结起来,陈伯达在华北组的发言是违背九大方针的。毛最后就设国家主席问题气愤地说:你们继续这 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不要再提了,谁坚持设国家主席,谁就去当,反正我不当!毛当面对林说:我劝你也别当国家主席。谁坚持设谁去当!

9月1日,毛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它是批陈整风的纲领性文件;9月6日,毛在闭幕式上发表了批陈讲话,公开发泄对林的不满;到这时,与会者也都看得出,毛发起批陈整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林彪的。

尽管,庐山上的毛、林冲突的结果以毛的胜利告终,陈伯达做了林彪的替罪羊,但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处于绝对弱势的林却始终没有顺从毛。对毛发动的 批陈整风运动,他采取拒不出席会议的消极抵抗态度,多少还有点站在失败者一边的为人义气;对毛多次要求林认错的威逼,他表现出决不检讨的倔强。而周恩 来再次扮演为主席分忧的忠臣角色,周曾苦口婆心地力劝林彪出面主持政治局的批陈会议,被林拒绝。周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便充当批陈运动的前台主角。

翻阅《文稿》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从1970年9月到1971年8月,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对批陈整风的批示高达20多次,林彪的亲信黄永胜、吴 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先后向毛递交了检讨信,毛也多次对这些人的检讨信作了批语。1970年10月10日,毛对吴法宪检讨信的批语多达十条;15 日,毛对叶群检讨信的批语也多达十二条。这些批语,无论是明确点到林彪的名字,还是旁敲侧击的点拨,实质上都是针对林彪的,每次批语的最后一条都是林、 周、康及其有关同志阅。(参见《文稿第十三册》P126-241)由此可见,毛让这些人检讨且做出多条批语,完全是为了给林彪看,目的是催促林也认错 检讨。或者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毛一直在等待林主动向他检讨。

然而,无论毛如何逼迫,也无论周恩来如何劝说,林彪就是不低头。他不仅拒绝主持批判陈伯达的高层会议,而且在毛的多次催促下仍然不主动检讨。这在1949年之后的中共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林彪也成为敢于犯上的第一位高官。

据时任政治局委员的李德生回忆:从1970年12月22日到1971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毛的指示召开批陈的华北会议,会议本想让林彪主持,但林 拒绝,改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的罪行,并宣布了党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军区的决定:任命李德生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 毛在任命宣布前亲自和李谈了话。接着,毛又指示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会前,周恩来特意带着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去北戴河劝说林彪。周向 林转达毛的指示,要求林参加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也算是下个台阶。然而,这台阶与其说是毛出于挽救林的一片苦心而为林准备的,不如说是毛 为自己准备的。只要林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就等于林向毛的屈服,毛也就保住了一言九鼎的龙颜。而林见到周一行人后,只叫黄、吴、李、邱检讨错误,而他自己 却不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周等人回北京后,马上去见毛,汇报了北戴河之行的情况。毛听后大怒,当面指着黄、吴、李、邱呵斥道:你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沿了!是跳下去?还是推下去? 还是拉回来的问题。能不能拉回来全看你们自己了!李德生在回忆中指出:对林彪的态度,毛主席满脸不高兴,但当时因有黄、吴、李、邱在场,他没有说什 么。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底,七个多月中,林彪对他在庐山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毛主席多次给他机会,让他下台阶,他 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终于发展到走向反革命道路,自绝于人民。(李德生:《从庐山会议到九一三事件的若干回忆》,载于《缅怀毛泽东》中央 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尽管如此,毛泽东也还留有余地。林决不对陈伯达落井下石的仗义和决不向毛低头的倔犟,也可从他在中共庆典上的表现看出。在中共党内,凡是公开的庆典或集会,谁出场谁不出场以及出场的先后秩序,对于每个高官的仕途前景来说极为重要,特别是在党内斗争极为频繁的毛时代。

1970年国庆,刚刚开过团结胜利的九大。一来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写进党章,得到了正式确立,他理应随毛泽东一起登上天安门,共渡国庆之夜,以示党的 团结。二来就在国庆前的9月6日,毛正式发动针对林的批陈整风运动,党内高层斗争已见刀光剑影,林应该识趣,利用与毛同上天安门的机会,当面向毛认错 输诚。然而,林彪选择却是决不再紧跟,也不低头。

据毛的一位御用摄影师回忆:10月2日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毛与林在国庆之夜同登天安门的合影是假的,因为国庆之夜的天安门城楼上,林来后仅仅坐了一小 会儿,就不知去向。这位摄影师只拍到一张毛与林坐在同一个圆桌前的远景照片,照片上只能看到林的侧影,而根本就没有拍到毛、林两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镜头。 这位现场见证人评述说,林出现在天安门上仅仅是应景而已,他压根就对在国庆之夜跟随毛登天安门全无兴趣,更不要说与毛亲切交谈了。在此之前,林曾以身体不 好为由拒绝出席,直到国庆那天,周恩来亲临林彪住处好言力劝,林才勉强答应出席夜晚的观礼。(见《凤凰大视野:说不尽毛泽东》共10集,2004年1月1 日首播)

1971年五一劳动节,林彪再次露一面就开溜。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但毛万万没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辞而别,表现出对毛的拒绝态度。据董保存 回忆:五一晚上,毛泽东比较早地来到天安门的休息室,穿的中山装很不合体,帽子也没戴好。而直到焰火晚会就要开始时,天安门上仍然林彪的身影。当工 作人员请毛泽东等人上城楼、毛泽东已经起身往外走时,林彪还是没有出现。周恩来很着急,叫秘书打电话询问林彪来了没有。

董保存评论说:对于林彪没有到,毛泽东肯定是有感觉的。但他依然不露声色,通过翻译和西哈努克交谈着。林彪的身影终于出现,披一件军大衣,脸上毫无表 情。他一反常态,谁也没理,既不向毛打招呼致意,也没有和外宾打招呼,就直奔那个属于他的座位,落座后也不说话。这次也象1970年十一上天安门一 样,林只坐了一小会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董保存评论说:这太反常了!他这是不辞而别,在这样重大的政治场合,不辞而别就是一种难以表述的东 西

周恩来没想到林会这么快离开。林走后,周再没心思看焰火了,他担心难以向国内外舆论交代。因为,毛、林同登天安门共渡五一的新闻,第二天必须见报, 还要有电视片和记录片。但林只是蜻蜓点水地坐了一下,除了一张光线不好的林彪个人照片外,摄影师再没有拍到任何影像资料,特别是没有林与毛在一起的影像。 为此,很少向工作人员发火的周恩来,这次却向中央新闻组组长杜修贤大发雷霆。董保存回忆到:周恩来说,大家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 上说好不来参加活动,是我亲自去请他,他才来了。这样的活动要面对全国人民,面对全国观众。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为什么 不拍呢?有人向周解释说:我们想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谈话的镜头。

周一听更火了,大声质问:林副主席来了没有?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你们都看见了,你们等什么?等他们讲话?什么时候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你 们头脑里不知想什么。记者难道不懂得抢拍?新闻就是时间,新闻是等来的吗?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国家安定,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和人民群众一起 欢度节日,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这是安定人心的事情,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行吗?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不是解释。你们都是 有经验的新闻记者,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有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准备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下不为例。 (董保存:《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林彪为何不辞而别?》;载于《强国论坛》2006年4月30日)

林彪的以上种种不合作,使一直等待林主动服软的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毛在1971年8月到9月的南巡期间,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毛一路会见当地的 党政军负责人,也一路发表倒林讲话。毛从他所认定的九次党内路线斗争讲到庐山会议的第十次路线斗争,他说: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 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 设国家主席,就是 天才 ,就是反对 九大 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取。接着,毛直接点了林的名字: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指林彪在1970年8 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起先那么大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 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实事嘛!什么 顶峰 啦, 一句顶一万句 啦,你说过头了嘛。什么 大树特树 ,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还有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亲自指挥的,缔造的就不能指挥呀!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 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见《文稿 第十三册》P242-249)

9月12日,不知为什么,毛突然改变计划,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火车站对前来接驾的李德生等人说: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毛还要李德生马上调 一个师来南口,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毛如此部署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海外的913林彪事件。再后来,从1971年12月到1972年1 月,中共中央下发了经过毛审阅批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之二、之三等文件。

我相信,在庐山的九届二中全会后的批陈整风运动中,如果林顺从毛的意志,哪怕亲自主持一次批陈整风的高层会议,亲笔给毛写一封检讨信,或在党内高层会议上 作一次检讨,即便林的检讨没有周恩来式检讨的自我作贱,而仅仅学习刘少奇,在被毛点名之后检讨一下,毛大概也不会倒林,因为倒林的政治代价之大, 毛这样的权术老手不会不知道。毕竟,林是毛钦定的接班人,刚刚写进党章不久,如果公开倒林,无异于毛的自打嘴巴。所以,毛即便在南巡途中公开发表了批 林讲话,但仍然留有余地。毛特别提到: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九次不同。前九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 任。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对这些人怎么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回北京以后,我还要找他们 谈话。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过来,有的可能救不过来,要看实践,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 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见李德生回忆)

即便如此,倔犟的林彪始终没给毛下台阶的机会,正如他在韩战之初拒不担任志愿军总司令一样。正因为如此,林才死得尸骨无存。林彪之死给了毛泽东1949年 以来最为沉重的政治打击,不仅是毛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加速了毛的病,更重要的是,913事件从反面唤醒了中国民间对文革和毛的权威的怀疑。

在林不明不白地死后,毛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公开过作为林彪集团反毛反党的证据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这一材料的民间效应与毛的预期恰恰相反,非但 无法抹黑林彪集团,反而使林彪赢得了一部分民心。因为纪要的主旨是否定文革和毛泽东,其中的一些提法深得民。现摘录如下片断:

关于党内斗争: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军队受压,军心不稳,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小撮秀才 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 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关于社会状况,纪要说: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 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 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关于国际冲突: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关于毛泽东的整人术,纪要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 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 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 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 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纪要中最具启蒙意义的一段话是: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 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 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 君。

该纪要还提出:对过去B-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可以说,在文革后期的中国,林彪之死是民意觉醒的转折点,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另类思想启蒙,启动了中国社会的觉醒,不仅使毛的权威迅速下降,文革正确 性也遭到了民间怀疑。人们隐隐约约第感到:林彪固然不是好东西,但毛泽东未必就是好东西。如果没有纪要所罗列的文革罪恶,后来的四五运动未必会把 矛头指向毛泽东,发出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呐喊。

曾亲自引领了捧毛的造神运动的林彪,却在毛的威逼下不得不选择背叛,以尸骨无存的惨烈代价,把他亲手建造的神像撞出第一道醒目的裂缝。

2006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